menu

女人最无声的炫富是什么?

室友生日 party 在我家的五星级酒店举行。

可她嫌我穷,没邀请我,还在那天和我男友官宣了。

在酒店碰见,她挽着我男友的手,阴阳怪气:

「怎么,我都没邀请某人,她还舔着脸过来?」

谁知她天天吹的有钱哥哥跑过来,对我毕恭毕敬,「您怎么也来了?」

1.

室友宁钰举办生日聚会。

地点是本地最大的五星级酒店。

她给专业九十几个人全都发了请帖,除了三个人。

我和我的两个好朋友。

级群热闹得不行,都在恭维她,

宿舍也是吵吵闹闹。

「哇,铂丽圣典酒店诶,五星级大酒店,长这么大我从来都没有去过这么高档的酒店。」

「多亏了宁钰,我们才有机会去这么高档的地方。」

「是啊,有生之年竟然能体验豪门生活,宁钰家里好厉害。」

宁钰开口:「没啦,我跟着我爸从小出入这种场所都习惯了。」

我戴着耳机,在看书。

却也没法阻住这堆人的叽叽喳喳。

我:「你们讨论能不能小点声?吵到我了。」

声音小了一些。

却有人故意道:

「啧啧啧,宁钰不就是没请她嘛,用的着这么酸吗?」

「对啊,语气也太酸了吧。」

「不过我说,乔唯你长这么大,听说过铂丽圣典吗?」

这五星酒店我熟悉得很。

这酒店是我老爸的金誉集团旗下的品牌。

我如实道:「嗯,我家开的。」

果然,这话一出。

她们哄堂大笑。

宁钰冷笑着问:「笑死我们对你有什么好处?」

另一个舍友张娅配合道:「当然有好处啊,笑死我们之后她就可以不用酸了啊。」

「哈哈哈哈哈。」

我心里不住地发笑,在我家的酒店举办生日聚会,还说我酸?

这时,我爸打电话给我。

「宝贝女儿,爸爸周六在铂丽有个晚宴,你想不想去?」

「我想去。」

我刚说完,就看见几双眼睛看向我。

不想别人听着讲电话,我去了阳台。

我爸说,「行,你也可以带朋友一起过来噢,要几张邀请函,我叫人给你送过去。」

「三张吧,我两个好朋友,还有我男朋友。」

「呦,男朋友都带来了啊。」

「到时候你给他引荐几个优秀的人,他很优秀的。」

等我回到宿舍。

宁钰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得意:

「想去参加我的生日聚会你就直说,不丢人,还躲到外面去讲,没必要。」

我愣了下。

很想笑。

估计她们以为我说的「我想去」,是我想去参加她的生日聚会。

她狂了两年了。

正好借这个机会,让她认清认清现实。

张娅还在自顾自地继续:

「都是同班同学,又是同一个寝室,说不定你说点好话,钰钰心软就带你去见识见识。」

宁钰:「也不是没可……」

我打断:「得了,别自作多情了,净给自己脸上贴金,害不害臊?」

宁钰愣住。

反应过来后,她死死瞪我。

张娅赶紧道:「咱们不跟她一般见识,让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去吧。」

2.

刚上大学那会,我帮好友转发了个拼多多砍一刀链接。

被宁钰贴上了「穷」的标签。

我也懒得解释。

高中时因为全校都知道我爸是给学校捐过两三栋楼的人,我被对门职校的混混拦路打劫过。

当然,他们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我爸怕我再有这种事。

在上大学前叮嘱我,非必要的时候——

千万别露富,要低调行事。

所以别人觉得我穷这件事,我其实比较无所谓。

不过真正让宁钰处处阴阳我,看我不顺眼的原因。

估计还是因为,她军训时捧花表白喜欢的男生,结果转头男生拒绝她,转头借花献佛跟我表了白。

我当然拒了,都不认识这男的。

可宁钰很不服。

她觉得自己明明给这个男生送这个送那个贵重物品,最后反而被我这个穷人给捡了便宜,私下说我明知她喜欢那个男生我还故意勾搭。

戏多到令人发指。

那之后,她到处利用自己白富美的人设,蝇头小利拉拢人心。

搞小团体孤立我。

我无所谓,也懒得花时间刻意去发展什么人际关系,有必要吗。

我爸安排我认识的叔叔伯伯我都认识不过来了。

还大学同学?

大学毕业后估计就再也不会见了。

who care?

此时此刻,宁钰在级群里阴阳怪气,说什么宿舍有「酸黄瓜」,「某人柠檬精转世羡慕嫉妒恨」,「仇富的人真的好讨厌」,等等言论。

煽动路人对我掀开一轮又一轮的嘲讽——

没有点名道姓。

却相当于跳到我脸上舞了。

呵,我不会一直这么佛系。

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3.

宿舍空气有些浑浊。

我收拾了下,去见我男朋友顾影风,他是我当年入学时主动帮我搬行李的学长,现在大四了。

长得帅,绩点高,优秀又上进。

「亲爱的男朋友!你周六晚上有没有空,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我满心欢喜,看着顾影风这张帅脸。

心情净化了许多。

「周六啊,我刚好那天没空,周日可以吗?」

「为什么啊,你周六要干什么?面试?」

他迟疑了片刻,才说:「嗯。」

「真的假的,你的表情有点不自然诶,我周六想带你去我爸……」

他忽然打断我:「乔唯,我不想骗你,其实你室友宁钰邀请我去她的生日聚会,我得抽空参加一下,周日再陪你好不好?」

我顿时手脚发凉。

「你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清楚她是怎么对我的?」

宁钰和我不对付,顾影风不是不知道,相反,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人了。

我之前没少跟他吐槽。

而顾影风经常开导我,说我不要和这人计较。

让我不要生这种人的气,否则会变丑。

只是我没想到,顾影风所说的不计较是这种不计较。

「我知道你讨厌宁钰,但是私人感情和公事要区分开来宝贝。」

我有点生气:

「你别叫我宝贝,我不是你宝贝。」

他越说越急,「你听我说,我不想因为私人情感,就错过了这种拓展人脉,融入上流社会的机会,乔唯你理解一下我好不好?!」

我看着他。

发现我有些看不清这个男人了。

那个在我眼中清风霁月,心怀赤子之心的男生好像不见了。

我说:「凭借你的实力,也是能够就走正常程序进大公司的啊。」

「你这个年纪你还不懂,我要的不止是门票,我要的是快速往上爬的机会!」

「我想带你去见我爸爸,也许他可以帮你呢。」

那一瞬,我看见顾影风眼底闪过的不屑。

他皱眉:「乔唯,别闹了,宁钰说她哥哥也会去,我是为了我的前途才答应的,你别耍小孩子脾气行不行?」

言下之意,是让我别挡道。

不然就是不懂事,耍小孩脾气。

他还牵着我。

温度明明还是我熟悉的。

可我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已经变了。

我本来打算想跟他说——

我爸是金誉集团老总这件事。

现在,我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

我默默放开他:「OK,你要去就去吧,我不阻拦你,你尽管去拓展你所谓的人脉吧。

4.

晚上,家里司机打电话来。

司机说他到了,送来了周六晚宴的请柬。

我收拾了下心情,然后和我好友莉莉一块出门去找司机。

司机开着我家最低调的那辆保时捷,给我送来了三张和黑金色请柬。

我不需要邀请函,因为我一般直接刷脸进。

转了个弯,莉莉用手肘使劲戳我。

我顿时如坠冰窟。

不远处,顾影风和宁钰说说笑笑地,朝我们这边走来。

两人的手背还时不时碰到,距离颇为暧昧。如同即将捅破那层窗户纸的前兆。

而且顾影风脚下——

穿的还是我七夕送他的那双限量版球鞋。

可他穿着去见了我最讨厌的人。

看见我,顾影风脸上笑意凝固住了。

我还记得,我对他说过,我最喜欢他笑起来的模样。

他还跟我承诺:「你这么喜欢我笑,以后我只对你笑。」

可这一瞬,有什么在我心底坍塌。

我看着顾影风:「聊的挺开心的啊。」

「乔唯,你先回宿舍吧,我和宁钰只是商量点事。」

「顾影风你到底是谁的男朋友啊?」莉莉看不过眼,「穿着唯唯买给你的鞋子去见别的女人,你好意思吗你?」

宁钰在一旁看戏看够了,忽然歪了歪头,模样天真道:

「你们别误会噢,乔唯,顾学长对你好好的,为了争取给你也参加我生日 party 的机会。」

她说着,拿起手里的奶茶晃了下。

「还特意给我买了喜茶呦,你要体谅一下学长的良苦用心呀。」

我盯着顾影风好一会儿,忽然笑了。

其实从他沉默着不朝走过来第三秒开始,我已经对他彻底失望透顶了,现在半个字都不想多说。

「你的生日 party,我根本不 care,别来恶心我。」

说完,我拉着莉莉离开了。

一直以来,我知道顾影风家境一般,所以连奶茶,他也只给我买过蜜雪冰城。

可他却给宁钰买了喜茶。

一定不是我太脆弱。

可我的眼眶怎么就突然就开始泛酸。

我仰起头,拼命告诉自己。

不值得,这种人真的不值得。

我撕掉了最后一张请柬,扔进了垃圾桶,然后给顾影风发最后一条消息:「我们到此为止吧。」

5.

深夜。

宁钰赶在门禁之前,春光满面地回到了宿舍。

张娅兴致勃勃迎上去:「怎么样怎么样,不是说跟男神约会了吗,拿下了没有?」

我想起前些天。

宁钰每次回到宿舍,都会说她和他男神去了哪里散步,聊了什么,可我到今天才知道——

这个「男神」,就是顾影风。

原来他们不是早就见过很多次,我像个傻子似的被蒙在鼓里。

宁钰:「不知道呢,不过我亲了他,他没说什么,你们说这是拿下还是没拿下?」

我呼吸猛地一滞。

一种恶心感涌上来。

手机震动,顾影风回了我消息:

「乔唯,有时候人必须达到目的,必须做出一定的牺牲。」

还发了个「摸摸」的表情包。

「所以她亲你你不躲,也是你的牺牲?」

他:「是。」

「一边为了什么人脉资源巴结着宁钰,还要一边让我理解你对你不离不弃,你怎么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真把自己当香饽饽了?」

过了很久,顾影风都没回。

过了好一会儿,他接二连三发来消息。

而且还是语音消息——

以为他是要说一大堆挽留的话,结果——

「乔唯,我真的受够你了!」

「你能不能学学宁钰,她即使和你有私人恩怨,但最起码她没迁怒到我身上,还大方邀请我去参加她的生日 party。」

「而且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宁钰针对你的话,为什么她唯独针对你不针对其他人呢,你难道就不会自我反思一下吗?」

「本来宁钰跟我说你不好我还不信,现在我才发现她说的是对的,你没有公主命却有公主病,清高又自以为是,分就分吧。」

「微信互删。」

「就是以后你别后悔。」

我直觉得悲哀又可笑。

又有些庆幸,在我介绍他给我爸认识前。

我看清楚了这个男人。

我后悔?

这两个人以为他们是谁啊?

我把他删掉了,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这样放过他们了。

好友群里,我的两个好友肺都气炸了。

「你还没跟他说分手,就敢这样了,他这样就是脚踏两只船。」

「我拍了那对狗男女的照片,乔唯,你把你们的聊天记录发过来!!我要让他们直接在学校论坛出道!!」

我忍着怒火:「不,先别这样,」

我:「他们不是去我爸酒店开生日 party 吗,那么明天,我要让她跳得多高,就摔得有多惨。」

「至于顾影风,他很快会知道,自己从头发到位就是个笑话。」

6.

宿舍里的人还在讨论宁钰的生日聚会要穿什么礼服,很是聒噪。

我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有点累,我直接叫司机来学校门口接我。

宁钰故意叫住我:「哎呀乔唯大晚上的你去哪儿啊,住酒店可不安全噢。」

我吐出一个字:「滚。」

坐在我家的迈巴赫车上,宁钰挑衅似的给我发微信。

「你以为你长得好看就有用啊,我告诉你,男人都是很现实的。」

我:「噢你也知道我长得比你好看啊,挺有自知之明的啊。」

宁钰:「呵呵,你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

「我哥哥有自己的上市公司,而且和金誉关系非同一般,还能给他事业上的帮助,而你呢,无权无势无钱,你能给顾学长什么?」

我:「当小三还被你当成光宗耀祖的事了是吧?」

「你说我小三也好,小四也罢,朋友,这个社会,比你想象得残酷得多。」

我:「你说得都对。」

我:「我祝你们渣男贱女,百年好合,锁死。」

顺便,把这几张聊天记录截了个图。

既然她这么想显摆,那么她生日那天,我没理由让她不「出出风头」。

「爸,你那辆买给我的劳斯莱斯,钥匙放在柜子哪格抽屉?」

我走进去,就看见客厅坐着不止我爸。

清冷矜贵的男人坐在皮质沙发上,手臂上,低调奢华的表盖上泛着淡色光芒,他视线不冷不淡地扫过我。

「宁叔叔。」我赶紧跟他打招呼。

「嗯。」他对我笑笑。

我爸欣慰地点头:「终于不让你的劳斯莱斯在车库吃灰了,在倒数第一格抽屉。」

7.

晚上,我在我家几百平的玫瑰庄园放空纳凉。

月光皎洁。

手机突然震动。

竟然是顾影风发来的短信。

「我必须强调一件事,虽然宁钰家境比你好很多,但我和你分手的根本原因绝不是这些外在因素,而是我们三观和性格都不合。」

「我顾影风向来行得正坐得直,绝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性子,好了,你不用回我。」

我真的会笑。

你是因为什么都与我无关。

好友小群里。

我的朋友们都呕了:「他真的好贱啊,此地无银三百两吧这是,我以前还说过想找他这样上进优秀的,现在我只想 yue!!」

我在好友小群说:「那我们就来浅浅期待一下,他到底是不是嫌贫爱富咯。」

忽然听见身后有脚步声。

一转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灰色西装裤下包裹着长腿。

宁砚礼走到我身边。

嗓音低沉磁性:「谁欺负我们家小公主了,跟叔叔说说?」

8.

第二天,我换上前不久定制的春夏高定礼服,背上爱马仕。

去车库开了我爸买给我的那辆劳斯莱斯,盛装出席铂丽晚宴。

在酒店最大的宴会厅门口。

我遇到了浩浩荡荡的来给宁钰庆生的同班同学们。

同学们看见我,有意外,更多的是惊艳。

看来我爸请来的顶级造型师,确实有两把刷子。

相反,宁钰眼影浓重,穿着亮片抹胸裙。

艳是挺艳的,但是很俗。

瞥见我时,宁钰脸色变了一瞬,却很快得意扬唇:「怎么,我都没有邀请某人,还舔着脸过来啊?」

刚好她说完,顾影风走了过来,他看见我也意外了一瞬:「乔唯?」

他手腕上,还多了个卡地亚手表。

他可能也是想起自己「不嫌贫爱富」的言论,默默地拉下袖子遮住。

宁钰顺势挽住了他的胳膊,下巴微抬。

「既然你不请自来,那我也介绍下,这是我男朋友,顾影风。」

「我对你的事不关心,而且,」我微笑,「麻烦你自己看清楚,这地方是你的生日 party 的场地吗?」

旁边女生转头看了下。

说:「哇赛,铂丽金池晚宴,上次我在新闻上看见过,听说当地有头有脸的人能参加,乔唯她们总不可能是来参加这个的吧?」

莉莉出声道:「我们就是来参加这个的玩,谁稀罕你的什么 party 啊。」

说完,我们转身朝着入口处走去。

身后是宁钰不屑的声音:「笑死,她们怎么可能进得去……」

恰好这时,晚宴门口的服务生认出了我。

他毕恭毕敬地朝我鞠躬:「乔小姐这边请。」

我都不用拿什么请柬,带着好友畅通无阻地进入了。

宁钰神色讶异了瞬。

下一秒她就志在必得,当即也迈着步伐想进来。

却被服务生伸出的手拦在门口。

「请您几位出示一下请柬。」

宁钰脸上一僵,「请柬?没有。」

服务生程式化的笑容变得冷冰冰:

「那不好意思呢,您不能进去。」

宁钰:「你们什么意思,刚才那个女生没请柬都能进去,为什么我们不能?你让这种人浑水摸鱼?」

服务生:「乔小姐和你不一样,她是我们的贵宾。」

张娅指着宁钰说:

「那你知不知道我们家宁钰是谁?」

服务生微笑脸:「不知道,没见过,也没听过呢。」

「……」

宁钰和顾影风表情皆是一僵。

有同学的嘴巴已经呈「o」形了。

服务生说完,转身招呼其他贵宾们,不再理会这群人。

一旁身着名贵礼服的小姐姐,进去时瞥了宁钰她们一眼,掩着嘴轻笑出声:「真是丢人现眼。」

9.

宁钰脸上有些挂不住。

但她还是极力保持着面上的微笑,转身道:「怎么说呢,其实我哥说要给我几张请柬,谁让我还要举办生日聚会呢,所以我说不用了,我们走吧。」

顾影风被她挽着往回走。

却频频回头向晚宴方向张望。

有被笑到。

进去后不久,莉莉把群里的消息给我看。

「乔唯好牛啊,她竟然可以参加铂丽的晚宴,听说那是社会名流才能参加的,感觉她不简单啊。」

张娅道:「说不定是进去做礼仪小姐的呢真的是,这年头大学生兼职不是很正常?」

同学:「可是她穿得礼服好像是高定的呢,包包也是爱马仕啊……」

宁钰出声:「这年头租这些东西又不是不可能。」

张楠:「就是啊,宁钰家里有很多这种高定礼服。」

莉莉在里面发:「是嘛,有那么多的话,那今天她怎么不穿出来呢?」

群里突然有些静默。

还有个大聪明发了个「疑惑挠头.jpg」的表情包。

一堆人也跟着发着表情包。

「乡下人的目光.jpg」

「土狗在土里不敢说话.jpg」

「一下子接受不了吧,我两下子就接受了.jpg」

宁钰才发:「好啦宝子们,我向来低调,就一个生日没必要像某些人那样打扮得公主似的~」

莉莉笑趴在我的肩:「她低调吗,她就差全校我最有钱写在脸上了。」

潜水已久的我冒泡,领了这个夸奖:

「谢谢你夸我像公主噢~」

有人说:「虽然但是,乔同学今天确实漂亮。」

啧,难得这群人今天眼睛雪亮。

这时,顾影风又给我发来短信:

「乔唯,你在铂丽晚宴上兼职当礼仪小姐?」

我真不知道他有什么脸,发短信给我。

最搞笑的是他接下来的是这一句:「今天是宁钰的生日,我希望你识趣点做好你的工作,不要惹得她不开心。」

「你捧好你家千金小姐的臭脚就行了,社会上的事情少打听。」

说完,我直接拉黑了他的手机号。

10.

而另一边在级群里,张娅正在转移话题:

「哎我偷偷跟你们说件事,本来钰钰低调不想说的,她爸爸给她买了辆车当做生日礼物呢。」

「哇塞什么车呀?」

张娅:「现在还保密噢,给个小提示,是白色的噢。」

「不过我刚才在门口看见一辆崭新的白色劳斯莱斯噢,嘿嘿嘿。」

「对对我也看见了,我当时还远远地拍了张照片。」

「宁钰能不能把送劳斯莱斯的爸爸让给我呜呜呜。」

我看着这些聊天记录,真的有被笑到。

她这生日 party,难不成人人都捧着个手机在水群。

而且这同学拍的照片,不就是我今天开来的那辆劳斯莱斯嘛。

「笑死,他们竟然说你的车是她爸买给宁钰的生日礼物,而且宁钰不说话,好像就是默认了。」

「她怎么敢的,哈哈哈。」

急什么呢,这只是开胃菜呢。

笑着笑着,我叉了块精美的小点心,送进嘴里。

忽然就对上了宁砚礼的眼睛,他举起手里的红酒杯,在空中与我轻轻撞了下。

成熟英俊的男人,像是上好的红酒,香醇迷人。

「今天你心情看着好很多了。」

我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当然,心情非常舒畅。」

「刚才被拦在门口的,是你那个前男友?」

我抿了抿唇:「对。」

「他配不上你。」

「你值得更好的。」

宁砚礼在我眼中,从来都是在生意场上运筹帷幄、杀伐果决的商人形象。

他比我大七岁,却是和我爸爸是一个辈分的。

从来没想过,他会对我说这种话。

我心头莫名有些荡漾,「哈哈,叔叔说得有道理。」

11.

我爸从台上发表讲话下来后。

我挽着他的手,跟着他去和他的生意伙伴打招呼。

空下来后,他问我:「唯唯,不是说要介绍男朋友给爸爸认识嘛?」

我眼神一暗:「不用见了,他嫌我没权没实力,说受不了我的公主脾气,跟我分手了。」

我爸脸色顿时冷下来:「我家里从小宠着惯着的小公主,怎么就有公主病了?」

「是啊,他投奔另一个有钱女同学去了,他前段时间给我们家公司集团总部投了简历呢。」

我爸立即唤来总助。

总助:「董事长,什么事?」

「吩咐总公司和分公司人事部,留意一个叫顾影风的年轻人的简历,无论面试现在进行到哪一步骤,终止此人进入金誉旗下任何公司,同时跟和金誉有合作关系的各大公司打声招呼。」

总助点头:「明白,我立刻跟进。」

我靠在我爸爸胳膊:「谢谢爸爸。」

「敢欺负我女儿,我要他在 A 城直接出道!」

「哈哈哈爸,我教你的网络用语不是这样用的啦。」

另一边,我在群里看到宁钰那边的 party 接近尾声,也准备离开。

果不其然,在中间的望江观景台上。

我同她们浩浩荡荡一群人碰面了。

宁钰扬起下巴:「乔唯,今天打工的感觉还好吧,特意租了高定礼服也是难为你了。」

「租?亏你真敢说。」

她自顾自的继续:「没来过这种高级的星级酒店吧,也蛮难怪的,虽说都是同个宿舍的,你没送我生日礼物不是你的错,毕竟你挣几个钱也不容易,大家说是吧?」

宁钰笑里藏刀。

看得出来,她很想用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狠狠扳回一局。

她这话一说,其余同学的立即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顾影风也露出「我早就猜到了」的神色。

我却没有被她激怒:「哎呀,你那个富得流油的哥哥,今天好像并没有来参加你的生日聚会噢,说好的介绍给大家伙认识呢?」

莉莉:「是啊是啊,难不成你根本没有这样的哥哥吧?」

她慌了一瞬,然后道:「我哥哥确实来了啊,他说一会就过来。」

这时,有眼尖同学看见了对面走来的宁砚礼。

男人身上的非凡气质,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他和助理说着话,并没有注意这边,目测是要离开。

「那个是财经杂志上的商界大佬,宁砚礼!听说他年轻轻轻就稳坐现代集团的一把手,超牛批的。」

「现代集团?」

「是啊,现代集团去年现代行业排行榜全球第三名呢。」

张娅立刻化身小迷妹:「哇,宁钰你哥哥原来是宁砚礼呀。」

12.

只不过同个姓氏。

这都能猜,我简直要惊掉了下巴。

宁钰没否认。

看到我惊讶的反应,她显然很满意。

「我哥哥很忙的,日理万机,有机会我会让他请大家聚餐,当然,我还是不会邀请某些人。」

这就是向大家暗示,宁砚礼就是她哥哥。

这时,我看见顾影风牵着她的手收紧了些。

「是么,」我笑了,扬声朝宁砚礼招手,「哥哥,可以过来一下嘛?」

同学们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乔唯脸皮好厚啊,别人的哥哥都敢叫。」

宁砚礼停住脚步。

朝我们这边走来。

我小跑过去,挽住他的胳膊。

「砚礼哥哥,想不到我同班同学是你妹妹啊。」

我抬头,只是对上他深邃的眼,宁砚礼立即明白了状况。

「妹妹?」

顾影风紧紧皱着眉,看着我和宁砚礼挽在一块的胳膊。

而他身旁,宁钰腮红都遮不住她此刻发白的脸色,雕塑似的凝固着。

这时,顾影风忽然抬手,对宁砚礼伸手道:「您就是宁钰的哥哥吧,初次见面,我叫顾……」

「自我介绍就不必了,我过来只是为了说明一件事,」宁砚礼轻蹙眉头,「我家中没有任何妹妹,不要乱认亲戚。」

一石激起千层浪,同学们的表情精彩万分。

「o」型嘴重出江湖。

「我去,厚脸皮的原来是宁钰啊。」

低头看我时,宁砚礼神色柔和下来:「乔唯是我世家的妹妹,如果非说有的话,也只有她一人。」

宁钰不可置信的眼睛朝我看来。

说着,宁砚礼对我笑,帅呆了一众女同学。

他说,「我还有事忙,唯唯,一会微信联系。」

顾影风嗫嚅:「乔唯,你……」

我看都没看他。

13.

「啧啧,原来厚脸皮的是宁钰啊。」

「都是你们猜的,我没说我哥是宁砚礼,你们自己要乱猜。」

宁钰的火冲着围观群众一通乱发。

人群中有抱怨的声音:「什么啊,要是不是的话你自己不会说一声啊,自己故意不就是故意想让我们误会的啊,无语他妈给无语开门,无语到家了。」

其余附和:「就是啊,自己虚荣作祟。」

「我虚荣什么啊,我爸在老家是首富,我哥哥是金誉这边的高管,」宁钰语气并不如一开始那般盛气凌人,有点乱了阵脚。

「乔唯,就算你是宁砚礼世家也不用得瑟,我出身也不比你差。」

我,「哦。」

下一秒,宁钰的真哥哥来了。

宁钰抓住救命稻草似的:「哥哥,这边!」

同学们半信半疑地眼神随之看去。

一个穿西装打领带,耳朵别着麦克风的男人走了过来。

我也看了眼,这人我熟啊。

这不是酒店的大堂经理宋经理嘛真的是。

宋经理原本也在跟宁钰招手,下一秒他看见我,神色立即变得毕恭毕敬,对着我深深鞠了一躬:

「乔小姐,您怎么来了?」

「????」

同学们头顶仿佛出现无数个问号。

「我来参加铂丽晚宴啊。」

宋经理:「那您辛苦了,包包我帮您拎吧?」

我笑了笑,在众人的视线中,把包包递给他。

「行,那你帮我拿着吧。」

这时,宋经理才看向宁钰,对我说:「你和乔小姐认识?」

莉莉适时开口:「是呢,你妹妹刚才说乔唯舔着脸来这儿呢,你做哥哥的不管教管教?」

宋经理一惊:「真的假的?」

小颜也道:「怎么没有,我都录音录下来了呢。」

小颜话不多,直接放出了录音:

「没来过这种高级的星级酒店吧,也蛮难怪的……」

宋经理和气的脸色大变:「乔小姐,我表妹不懂事,我代她向您道歉,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她计较。」

宋经理说话时,还着重强调了「表妹」二字。

「行吧,你记得好好管教她。」

「会的会的。」

这一幕,让宁钰半晌才说出话:

「哥你用得着这样吗,难道她是你的再生父……」

「宁钰,你闭嘴!乔小姐是金誉集团的千金小姐,这铂丽圣典酒店就是她家的,她在这里是理所当然!你听听你说的那些话,我这个做表哥的都觉得丢人。」

「还有,乔小姐肯让你在这里举办生日聚会,没把你轰出去,都是她大度了!」

听到这酒店是我家的,同学们的脸色都变得非常之不自然。

我淡淡一笑:「所以,现在你知道我来没来过了吧?」

宁钰眼神躲闪。

我继续:「噢,不过你说我在这里挣钱,从另一种意义来说,这确实没错,你来这里开 party 的钱,大部分都是进了我家的口袋,谢谢了啊。」

14.

事已至此,宁钰牵着顾影风的手,转身就走。

脚下的恨天高,在地上撞出巨大的声响。

顾影风频频回头,脸上是极度难为情,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的神情。

搞笑得很。

我全然好似没看见,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宁钰表哥的赔礼道歉。

心里数着数。

一秒,两秒,三秒——

礼仪小姐微笑着拦住宁钰:「不好意思小姐,这里是贵宾专属电梯通道,普通客人的电梯在另一边。」

宁钰:「你这是歧视!电梯难道还分高低贵贱啊?」

宋经理飞快跑过去,声音带着隐忍的怒火:「你就别再给我添乱了,这边不是你们能坐的电梯!」

我慢慢悠悠走过去。

宁钰气冲冲地和拉着顾影风往反方向走去。

礼仪小姐姐对我露出灿烂微笑:「乔小姐,您里面请。」

我对其他同学说:「大家就在这边坐吧,空间大,等的人少,不用再绕到那边去了。」

宁钰:「我就不……」

「放心,我是说你们两个除外,因为,」我笑笑说,「你们不配。」

除了宁钰的「好姐妹」张娅没有倒戈,其他人都跟着我坐贵宾电梯。

众人欢呼。

「谢谢乔唯!」

「乔唯人也太好了吧。」

此起彼伏的感谢声响起。

15.

到了酒店一楼大厅。

我转过身,对原本参加宁钰的生日 party 的同学们道:

「各位同学,我给大家每个人准备了一袋伴手礼,下次有机会,希望大家继续光临我家的酒店噢。」

这些同学,好些个纷纷露出了羞愧难当的脸色。

宋经理叫人把礼物分派完。

此时,坐普通客梯下来的宁钰和顾影风以及张娅三人才到。

莉莉凑到我耳边:「注意看,小细节,渣男不牵宁某人的手了,真想采访他牵了个假公主,连带着被打脸的滋味好不好受。」

我慢悠悠走了出去。

已经有专人把我那辆纯白高奢的劳斯莱斯开到了酒店门口。

诶,但我偏不上,就是玩儿。

张娅出来看到那辆车后,眼睛都看直了。

「哇塞,我就说是劳斯莱斯诶,宁钰的爸爸其实也挺好啊,给自己女儿送了辆劳斯莱斯。」

众人原本带着鄙夷的目光,又不由得泛起了羡慕的光——

「虽然刚才被狠狠打脸了,但她家归根结底应该还是有钱的吧。」

劳斯莱斯两旁的后视镜,绑着两条酒红绸条。

这时我当时提车的时候店里的人绑上的,我开了没几次,就没拆。

车身在灯光下,熠熠发光。

宁钰回头看向同学们。

她高傲道:「原本还想以后经常带你们去兜风的,现在想想还是算了,我的车你们这些墙头草没资格坐,张娅,影风,我们走。」

张娅欣喜万分:「好!!」

说完,她又撒娇似的对顾影风说:「影风,你来开,我车技不熟。」

顾影风脸上终于又泛起了笑意,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他说:「行,钥匙给我吧。」

宁钰:「钥匙……应该在车上吧。」

随后,宁钰伸手拉我的车门,却怎么也拉不开。

我轻飘飘开口:「行了,别拉了,拉不开的,这是我的车。」

「而且,拉坏了我不敢保证你配得起。」

顾影风僵硬转身:「乔唯,这车也是你的?」

同学们的目光齐刷刷地扫向了我:

「什么,这车是乔唯的?!」

我晃了晃手中的钥匙,「不然呢?」

莉莉:「你们不知道吗,乔唯就是开这个劳斯莱斯载我和小颜过来的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我就说嘛,刚刚宁钰被打脸了这么多次,劳斯莱斯的人怎么可能会是这样是撒谎精买的起的啊。」

「还说什么不带我们兜风,这车都不是她的……」

宁钰肉眼可见地慌乱起来。

眼神畏缩地看了我一眼:

「这次我真的没有撒谎,我爸是跟我说买了劳斯莱斯。」

我特别了然地点头:「我懂,大家都明白的,你的车肯定又是在老家,因为你想低调没送过来。」

莉莉:「是啊,我们都可以理解你的呢。」

有同学五官几乎都要挤到一块去了——憋笑憋的。

这时,一个穿着顺丰快衣服的小哥走了进来:「请问哪位是宁钰?」

宁钰有些欣喜道:「是我。」

「好嘞,你的车你出来马路边签收下吧,酒店这边不让送进来。」

张娅笑嘻嘻问:「是劳斯莱斯吧?」

快递小哥一脸震惊地看过来:「什么劳斯莱斯啊,年轻人可真敢想啊,那是一辆白色电瓶车!运费是到付的,80 块,你看看是微信还是支付宝?」

人群中,「噗」地好几声。

众人终是没忍住,笑声冲出了天际。

宁钰在涨红了脸色,脸色臭到了极点。

在大家眼中俨然成了个笑话。

「简直了,这应该是劳斯莱斯被黑的最惨的一次了吧。」

「宁钰简直是刷新了我的世界观。」

「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的一晚上憋了太多次笑了人都要憋坏了哈哈哈哈哈。」

在嘈杂的人声中。

顾影风羞愧难当,低声问我:「乔唯,那天你原本想给我的,是铂丽晚宴的请柬吗?」

「是啊,不过现在已经撕掉了,这辈子你别再想了。」

他急急地拦住我的去路:「我们现在可以谈一谈吗?」

我抬手,直接甩了他一巴掌,冷冷道:

「你也配?滚。」

莉莉:「你这个出轨渣男,少来碰瓷我们唯唯,快去坐你女朋友的电瓶车后座吧!」

众人又是哄笑一团。

我拉开了劳斯莱斯的车门,带着我的两个好友,干净利落开车离开了。

16.

回到学校。

我已经一战成名。

群里的风向变了。

莉莉故意问:「大家今天玩得开心不?」

「开心!!我们都收到了铂丽酒店的 VIP 伴手礼。」

张娅冒泡:「??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我们后面不是和唯唯一起走了嘛,她叫宋经理给我们每个人都送了一份贵宾伴手礼,有丝巾和杯子,还有兰蔻和金誉联名款的护肤小礼盒,嘿嘿嘿嘿。」

宁钰的生日,参加 party 的人又不可能空手去。

比起给别人礼物,大部分人更喜欢收礼物。

那些伴手礼酒店有大把,对我来说,不过就是顺水人情。

宁钰给过他们的小恩小惠,顶多不过是在大学两年里,请他们喝过几次奶茶。

有的比吗?

张娅:「我去,竟然还有这种好事?!」

「是嘞,谁让你不和我们一起坐贵宾电梯,亏大发喽。」

从我回到宿舍以来。

宁钰就一直拉着床帘,没有任何动静。

估计是没脸见人了。

此时,我故意扬声问:「张娅,需不需要,需要的话也送你一份。」

张娅语带惊喜,小声道:「可、可以的吗?我确实想要……」

床帘里宁钰突然大叫:「张娅!」

张娅急忙摆手:「算啦算啦,我不要了。」

她要不要我毫不 care,反正让宁钰心里不舒服了,比什么都爽。

群里还在热烈讨论着。

「其实乔唯人还是挺好的,主要是有点外冷内热,只是看着不好接近而已。」

「乔唯不好意思啊,以前是我们误会你了。」

「主要是有些人说你坏话,搞得我们先入为主,没想到你真的好低调,早就想说跟你贴贴了呜呜。」

这时,我把之前宁钰大言不惭的知三当三发言截图,发到了群里。

片刻后,我慢悠悠地撤回:「不好意思,手滑发错了~」

但群里已经炸了。

「宁钰这人有病吧,当小三也能自豪起来了?」

「我靠,我这人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小三了!!」

「乔唯你放心,下次见面我帮你骂死她!」

一时间群情激奋。

如果说刚才大家是被我的钞能力影响,那么现在,他们就是真情实感地在唾弃这人本身。

而我手机也接二连三,传来了顾影风的微信好友验证消息。

我没通过。

「唯唯,我们之间可能存在一些误会。」

「能不能找个机会,我们见面好好聊一聊?」

我烦的要死,添加了他的好友,准备拉黑。

下一秒,顾影风的语音通话就拨过来了。

我正要挂断:

忽然想到什么。

我打开声音外放出来,里面传来顾影风着急的声音:「乔唯,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是我误会你了,我不该听宁钰乱说一通的。」

「是吗,她不是你的真爱吗?」

「不是,绝对不是!是我那时候头脑不清醒,听信了她的话,无论有钱没钱,你一直都是个很好的女生,是我的错。」

「不好意思,我从来不回收垃圾,你这样的人只会让我觉得恶心。」

而我接这通电话。

没有什么目的,单纯只是为了让宁钰听见罢了。

果不其然,我听到她在床上框框当当的发出声音,像在泄愤。

17.

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过段时间就要被人们逐渐忘记?

不。

第二天。

宁钰以「连续数次撒谎被秒打脸」的形象,等上了校园论坛的热榜。

话不多,总结能力一流的小颜同学,把事件的始末做成了清晰的思维导图。

发在了校园论坛。

标题是《震惊!任何人不看这份打脸指南我都会很伤心的 ok?》。

我的代号是「平平无奇的乔同学」。

宁钰则是直接用的大名,毕竟她可是两重罪名呢。

知三当三,外加装逼怪。

顾影风当然也是里面的重要嘉宾。

两个人都被牢牢盯在了耻辱柱上。

里头还总结了之前宁钰对我大大小小的讽刺。

配合着这份打脸指南食用,倍儿香。

「怎么会有宁某这种奇葩的人啊,简直就是每一个行为,每一句话都踩在我的笑点上哈哈哈哈。」

「心疼这位乔同学,这个叫宁钰撒的谎,简直就像是老母猪戴胸罩,一套又一套。」

「这脸打得好,打得好,打得呱呱叫啊。」

底下,还蹦出了几个我高中的校友。

根据关键信息辨认出了我就是那个「乔同学」。

「真的,虽然这个女的被打脸特别搞笑,可我特别心疼我们高中校友乔同学!当年我和她一个高中,她有钱但是特别低调,有两次学校里的同学生重病进了 ICU,乔同学二话不说就捐了一百多万,帮同学度过了难关!」

「是啊,而且乔同学成绩也特别好,没想到她竟然会遇到这么奇葩的舍友,太心疼了!」

「我高中和乔同学同个班,但是不熟,但是每次乔同学从家里带来的进口水果和零食都会分给我们吃,支持乔同学。」

还有的是骂渣男的——

「还有那个叫顾影风的傻逼男,又渣又傻!」

「有福侄女不如无福之家,恭喜乔同学扔了垃圾凤凰男。」

「我是和顾影风同届的,我来说个搞笑的,我家是表行,我一眼就看出装逼女送他的卡地亚手表是假货,他前几天天气冷的时候还故意穿短袖秀出来,我和我宿舍的哥们都笑疯了。」

「那个绿茶女,之前还追过我们系里的富二代,可惜人家看不上她,那哥们当时还说羡慕顾影风的女朋友呢,长得漂亮不说,绩点又高,国奖拿了两年,优秀得一批。」

在网上,这两人干的龌龊事无所遁形。

被扒了个底朝天。

一定意义上,宁钰实现了她万众瞩目的愿望呢,顾影风虽然没有拓展什么人脉,但成功让更多人认识到他了呢。

这盛世,如你们所愿呀。

嘻嘻。

18.

我安心睡了个午觉。

醒来时,再拿出手机,好友群和系群里信息又爆炸了。

「唯唯唯唯,宁某人今天的精彩事迹你看了没有?」

「什么,那个帖子吗,我看到了。」

「不是啊哈哈哈,她爸今天来学校找辅导员了。」

「噢?来给自己女儿伸冤吗?」

有点意思。

依稀记得宁钰说她爸在老家是首富。

我可不怕,我爸认识好几个校董,横竖不过是打个电话的事。

「不是伸冤!!她平时不是还挺大手大脚的嘛,原来是她上大学前,她爸爸中彩票中了三百万!本来是存在银行卡里打算有需要的时候才用,但是被宁钰偷偷取走拿去用了!」

「噢?」

事情的走向更加搞笑了呢。

真想看看顾影风此刻的表情。

他以为自己攀上了千金小姐,其实就是个偷彩票钱花的不孝女呢。

「你知道她爸说什么嘛,我一个当年级干部的同学在现场差点没笑死。」

莉莉开始模仿:

「三百万被你花得只剩十万,你才拿回来,家里这么多开销,都指望这十万块买菜吃饭。」

「你还逼着我给你买什么劳斯莱斯,说我给你买的电瓶车丢人,我怎么会生了个你这么虚荣的女儿?」

「而且我听你表哥说了劳斯莱斯的价钱,你是真敢想!你爹我就算卖一百个肾我都买不起!……」

「还有啊,说实话你要不是我女儿,我早就报警抓你了!」

我听完,就一个反应——

「本来以为已经够离谱了,没想到还有更离谱的。」

——

一传十十传百。

这种大跌眼镜的事,果不其然,被校友们自动搬运到了宁钰专属的打脸贴中。

众人纷纷感叹。

这个老父亲可真惨,摊上了这种败家女儿。

她自己作孽太多,名声闻名全校了都。

利用舆论攻击别人的人,终究会被这股力量所反噬。

我收拾着东西,准备离开。

这个宿舍我也不打算住了。

正当我收拾着行离,宿舍门被砰地一声关上。

宁钰回到宿舍,愤愤地盯着我:「姓乔的,现在事情闹成这样你满意了?」

19.

「哦,活该。」

我说。

她失心疯似的:「现在你就满意了?」

我淡淡道:「请问,哪一件不是你自作自受?」

她说话支支吾吾:「但你网曝我,你……你这是不对的。」

「呵呵,我网曝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再说这种事我根本不用下场,目睹你翻车的观众有这么多,他们不会上网打字么。」

我语气平缓,微笑着道:「以前不对付你,是我觉得跟你这种人计较,很掉价,没想到你是一天天地蹬鼻子上脸啊。」

说着,我朝她走近一步。

宁钰后腿了两步。

「你远在乡下的爸爸能在这个节骨眼赶到学校,又在疫情期间进来,还在这个偌大的校园里准确地找到辅导员的办公室,你觉得这只是个偶然吗?」

讲真我也不知道他爸怎么找到的,但是看着她惊恐的模样,我不介意用用这件事。

宁钰睁大了双眼:「你……」

我:「你记住,我要对付你,手段远比发帖子这种单纯骂人的方法更实在,还想试试吗?」

她反应过来后,苦苦哀求:「求求你了,乔唯,放过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造谣针对你的……」

「求求了,怎样你才肯放过我……」

这时,张娅走进了宿舍。

理都没理宁钰,讨好地走到我身边:

「哎呀,乔唯,你怎么这么快就搬出去啊,我都还没来得及好好跟你说声抱歉呢。」

我冷淡地嗯了声。

这墙头草我也不稀罕。

她又问:「要我叫点朋友来帮你搬行李嘛?」

「不用了,我爸会叫专人过来。」

宁钰整理了下表情:「张娅,我让你帮忙带的饭呢?」

张娅嫌弃地翻了个大白眼:「没有,自己买,我又不是你丫鬟。」

宁钰:「不是张娅你什么态度?」

「我什么态度?对待你这种人我就这态度。」

张娅说:「还有,以后我们断绝姐妹关系,还想我给你做牛做马啊,这两年被你耍的团团转,现在和你走在路上恐怕都是要被人扔臭鸡蛋了。」

宁钰:「你这个贱人!穷逼!你没资格说我!」

张娅:「你更贱,你爸在老家压根就不是什么有钱人家,你偷拿了他中的彩票钱挥霍装千金小姐,还逼着你爸卖肾给你买劳斯莱斯,还害得我都丢尽了脸!!」

眼看她们就要打起来了,我悄无声息离开了宿舍。

给她们腾让出位置,才好发挥嘛。

20.

第二天下午,我叫人搬空了我的宿舍行李。

宁砚礼也来了。

他来接我吃饭。

那天他问我,谁欺负我了之后,我没忍住就跟他和盘托出了。

从那之后,我和他的关系密切了很多,

动不动就找他微信聊天,他不忙的时候都会很快回复我。

发现我以前就是对他有了长辈滤镜。

其实他超级耐心听我讲话的,根本不会端什么长辈架子。

「宁叔叔,我一会就来,你等我一下哈。」

他说:「不急,你慢慢来。」

可我才走出宿舍。

就看见胡子拉碴的顾影风地走过来,「我这儿等了你一夜。」

我眼神都没有给他一个。

他可真的是会自我感动。

「唯唯,以前是我被猪油蒙了心,轻信了宁钰的话,你能不能给我……」

「打住!承认自己嫌贫爱富有这么难?」

可他打不住。

一直跟着我来到了校门,嘴巴喋喋不休。

宁砚礼身穿笔挺的西装,气质矜贵不凡,冷若冰霜的眼在看见我时,染上了笑意。

「唯唯。」

我心情瞬间好了很多,顺势走过去握住他的手。

男人温热的掌心包裹住了我的手。

顾影风追过来,死死盯着我和他牵着的手,脸色苍白,无力地嗫嚅着:「你们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与你无关。」宁砚礼牵我的手走过去,单手提起他的衣领。

「我舍不得碰一根头发的小公主,你怎么有胆子欺负的?」

说完,宁砚礼松开他。

他对身后的保镖做了个手势。

五大三粗的保镖立即把顾影风挡在身前,抬手直接给了他来了一拳。

他弱不禁风地跌坐在地,连连后退。

两米身高的保镖:「以后别再骚扰乔小姐,你连给她提鞋的资格都不配,还不滚蛋?!」

我上了宁砚礼的车。

可男人握紧我的手没松,我心跳也有些不自觉加速了。

「叔叔……」

他松开我,笑笑,「害羞?」

「才没有啦。」

脸上有些烫,我忙转移话题道:「那个阴阳我的女生,她爸找来学校了。」

宁砚礼点头:「我知道。」

「你知道?」电光火石间,我想到什么,「宁叔叔,是你把他找来的嘛?」

「嗯,不过也不能这么说,这位父亲一直想找她女儿,」宁砚礼淡淡敛眸,「我只是顺手帮了他一把而已,是不是?」

我笑:「对!」

说完,他揉揉我的脑袋,「对于欺负你的人,我不会手软。」

21.

后来的事我也只是当笑话听——

顾影风毕业后在 A 城混不下去了,我爸跟几个大公司的领导人都打过招呼了。

他这个名字在行业内都臭了。

没人敢收他。

他在宿舍楼下当着所有人的面,摔碎了宁钰送他的假表,然后灰头土脸地收拾行头回了老家。

而宁钰自然在学校「出了名」,走到哪那里就是舞台。

哪里就有目光,她天天藏在宿舍里不出门。

还跟老师申请转专业。

但她成绩又太差,挂科多,申请理所当然被驳回了。

半个月后,她承受不住众人对她的讨伐,也灰溜溜收拾东西休学回家了。

闹剧结束了。

我的生活依然再继续。

只不过身边多了很多巴结我的人,我统统不予理会。

与其在外在赋予的光芒和声音中迷失自我,我更希望我有拿得出手的能力和成绩,有立身之本。

这,才是我乔唯。

22.

半个月后,在我生日那天。

许愿之前,我悄悄瞥了眼沙发上的男人,然后闭上眼,许下我的生日愿望。

别墅僻静处,宁砚礼问我:

「刚刚许的什么愿望?」

「不告诉你,这是保密的,说出来可能就不灵验了。」

他笑,深邃漆黑的眼望着我:

「那不一定,也许说出来,我可以帮你实现。」

「想要一个帅气成熟体贴温柔的男朋友。」

其实不是的。

我许的是,我想要宁砚礼当我的男朋友。

他朝我走来,「考虑下叔叔如何?」

!!

我喜上眉梢,点点头。

他伸手揽过我的腰,吻了下我的唇:

「别只点头,说话。」

「好呀。」

(全文完)备案号:YX11QLRrwY0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