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没有那些真实的案件,看上去真的特别像是灵异事件似的?

2005 年春节,西安雁塔区,零点的烟花照亮城市,流浪汉猛然发现,他新捡到的皮衣上,分明有一颗乳头。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空。

西安市人皮杀手案,再次案发。

警车蜂拥而至,新上任的刑警队长文峰火速赶来。自从当了刑警以后,他已经见惯了血腥暴力的现场,可眼前的一切,仍让他深受震撼。

用人体的部位做成灯笼、马甲、碗,花坛里藏着部分被肢解的尸体,凶手好像在用尸体庆祝春节。

案子一出,立马引发全城热议,各类小报记者举起长枪短炮,齐刷刷对向警局门口。市、区各级领导轮番训话,让文峰苦不堪言。他刚从外地调来西安,上任刑警队长不久,没想到遇到的第一个案子,就是从警生涯的最难挑战。

按照以往的经验,碎尸案大多数是熟人作案,只要找到尸源,案子基本就破了一半。可现在尸体被制成手工物品,完全变了形,特征骨也被抽走大半,死者身份、年龄、死亡时间无从得知。凶手不仅行事狠辣,心理素质极强,具备反侦查能力,甚至还精通解剖。局里几位年轻法医经验不足,面对这么个对手,着实有点力不从心。

文峰没了办法,每天跑省厅搬救兵,希望上级大笔一挥,给他调来全省最顶尖的法医团队。可家家都有难念的经,能挑大梁的法医,全都分散在案子上,谁也没工夫过来支援。

文峰大挠头皮,眼看将陷入绝境,一糟老头来到他办公室,请求给自己一个机会。

此人名叫老张,是局里退休的老法医。文峰上下打量这老头,邋里邋遢,不修边幅,浑身散发着浓烈酒气,右手像是得了帕金森,一刻不停地抖动。如果不是证件核实无误,文峰都想以扰乱警方工作的罪名,把这人扣进拘留室里。

文峰连推带搡将老张请出办公室,没过一会儿,局长亲自过来,举荐老张,说他水平绝对没问题。面对如此强硬的关系户,再念及现在法医团队人手不够、经验不足,文峰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勉强答应让他过来试试。

一连几天过去,这人磨磨叽叽,没有任何消息。

文峰再也坐不住了,堵在解剖室门口要结果,却撞见老张正把尸块塞进高压锅里熬煮。当一注白色蒸汽从高压锅盖喧闹而出时,这老头闻了闻味,还不忘往嘴里灌口白酒。

面对这幅荒唐场面,文峰满肚子怒火,心疼自己居然把破案的黄金时间,寄希望于一个每天喝酒混日子的老关系户。他赶紧叫停老张的实验,质问道:

「这就是你说的有把握?」

老张只当听不见文峰发难,依然我行我素,用酒精将人骨部分皮脂去除,仔细观察骨面表面凹凸的沟壑,一系列试验后,确定鉴定结果:

「被害人是名女性,45 岁左右,身高 1 米 7 上下,体重不超过 65 公斤。」

老张十分淡定,告诉文峰,凶手很熟悉解剖学,明显知道肋骨、胸骨可以推断年龄,分尸后没留下多少特征骨,让年轻法医们有些手足无措。

但是他不知道,与其他骨骼相比,其实耻骨更能准确识别死者信息,因为它所在的位置,极少因受外界影响而产生变化,我用高压锅熬煮,是为了将耻骨皮下组织去除,用此推断的结果,年龄误差不会超过两岁。

文峰看着眼前白纸黑字的结果,对老张刮目相看。

但没想到刚验完尸,老张就忍不住捂紧口鼻,奔到洗手池狂吐了半天。

 

2.旧案

文峰十分好奇,这老张干了一辈子法医,讲起验尸头头是道,什么场面没见过,为什么验尸的时候还会吐?

担保老张的局长告诉文峰,这是老张的心理阴影,他并不是第一次处理这个案子。

12 年前,在浐灞的水面上,一艘拖船的推动器坏了,停船靠岸检查,发现螺旋桨被啥东西卡住了。当人清理完,把这摊囊状物体平摊开时,才发现,它居然是张人皮。

随后,在拖船附近河域,找到部分尸块。

为了得到死者信息,老张处理了尸体,也像今天这般,把骨头放进高压锅,识骨寻踪。

然而,当越来越多的线索出现后,老张才发现,锅里煮的,正是自己的妻子。

老张常年在外奔忙,一有命案就加班,丝毫没注意到,妻子已经消失了好多天。

从那以后,每次一煮骨头,他就忍不住会呕吐。

之后西安发生多起剥皮案,凶手专挑 40~50 岁的中年女性下手,将人皮做成马甲,被大伙称为人皮杀手。

再后来凶手销声匿迹,十二年里没再犯过案。

可这十二年来,老张一直没放弃寻找凶手,这次得知人皮杀手重新犯案的消息,他十分激动,三番五次申请加入专案组。

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有生之年,能将杀妻凶手绳之以法。

 

3.缉凶

得知老张是整个市局对此案件最熟悉的人,文峰一改之前的态度,拿上聘书到老张家里,返聘其回归专案组,参与破案。

老张将死者信息逐步精确,交给文峰发出协查通报,针对全市符合条件的失踪人口,进行大规模走访。可结果非常不理想,尸源没有找到,目击证人也没有,调查仍没有任何进展。接触过人皮杀手的老同事都不太乐观,早在十二年前,他们就经历了失败,清楚地知道对手的实力。对他们而言,如果凶手能轻易露出破绽,反倒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整个专案组垂头丧气,气压低沉。可文峰偏不信这个邪,天下没有破不了的案子,再小心的凶手也会露马脚出来。同样笃定这信念的人,还有老张。

十二年追凶,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老张不肯放过一丝一毫,通宵达旦泡在解剖室。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他在细微之处发现了线索。

部分尸块上提取到特殊物质,经鉴定显示,是硫酸。

「已发现的尸块数量,只有死者的十分之一,其他尸块很可能遭到硫酸溶解,被凶手冲进下水道了!」

老张的提醒,反倒让文峰更加疑惑,凶手完全可以将尸体全部溶解,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抛十分之一的尸块出来?思来想去,他提出推测:

「会不会凶手在溶解尸体的过程中,把下水道堵了,迫不得已才把未溶解的尸块扔掉?」

文峰决定调转枪头,把调查目标对准全市下水道。

这种地方就是城市的阴暗面,什么残羹剩饭、卫生巾和塑料袋,全都往里面招呼,简直是蛇虫鼠蚁的天堂!尤其是在采集废水、擦拭洞壁上的样本时,那股扑面而来的呛鼻恶臭,更是让大伙苦不堪言。

文峰和老张也加入钻井盖行列,当看到肮脏的地下世界,老张忍不住眼眶泛红,十二年前,妻子竟被倾倒在这种地方。

几天时间,各小区街道的采集信息接连进入警局。文峰、老张和全体警员一样,在不断听到否定结论后,又义无反顾地去到下一处地方。

随着调查区域不断缩减,支队里年轻小伙们每天浸泡在酸臭味里,猜起谁会中奖,被分派到雁塔区城中村,那是全城最脏的区域。

这天,中奖结果出炉,大伙等着看中奖者的笑话,可谁也没想到,原本预计最脏最臭的区域,下去后却异常干净。

同事之间苦中作乐的小玩笑引起了文峰的注意,特别是当他调查发现,最近一年,市政府都没对这个区域进行过清扫。

事出反常必有妖,文峰和老张当即赶往城中村调查。

村四周高楼环绕,阴暗逼仄的街道两侧,盖满各式违章建筑,给人十足的压迫感。这里住满了来城市拼搏的民工,地摊、苍蝇、馆子也随处可见,无论怎么看,下水道都不可能在一年不扫的前提下,保持整洁。

老张提着手电筒,小心翼翼地从最隐蔽的管道内壁上采集样本,带回了局里化验。

终于,案情迎来了一线曙光!

检测结果出炉,发现了与死者相同的 DNA。

文峰基本可以确定,这片城中村中,很有可能存在第一凶案现场。

 

4.爽!

文峰立即抽调重兵,对城中村进行全方位走访。城中村大多数是外来租户,其中一个房东向警方反映,最近有个中年男人来租自己的房子。房东本来觉得大男人,日常生活应该非常脏乱差,自住的房子原本不想租给他。没想到这人非常讲究卫生,每天打扫房间,比女同志还勤快,甚至没事还去疏通下水道。唯独一点不好,就是经常带陌生女人过夜。

文峰和老张当即拿了手续,去到这男人出租房门口。

当房东将门打开时,此处几乎一尘不染,墙面和地板被擦得锃亮,,怎么看都不像案发现场的样子。老张俯下身子,瞄着地板夹缝,刮出些许血迹:

「即便他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把血液痕迹完全清理掉。」

随即,老张拿出调制好的发光氨试剂,喷洒了整个室内。

文峰曾听人说起过,这试剂是个新鲜玩意,学名叫鲁米诺试剂,即使凶手把血液清洗得再彻底,只要喷上这东西,也能使其显形。

喷洒完毕后,拉上窗帘关上灯,文峰再次大受震撼,整个房间显现出喷射状阴蓝色的光。这栋看似干净整洁的房子,实则喷溅了受害者无数的鲜血。

随后老张进行多项检测,判定这间屋子就是第一犯罪现场!

文峰在蓝光中随意走动,推开厕所门时,在墙上看到一个蓝色血字:

「爽」

仔细查看下,这个字是用手指蘸血写上的,周边还显现出少量指纹。

凶手的变态行径不断刷新着文峰的三观:

「这绝对是个变态,他杀完人后非但没愧疚感,反而极其兴奋。」

凶手十二年来,第一次露出破绽,面对近在咫尺的真相,老张止不住地颤抖。他从怀里掏出酒壶,不停向嘴里猛灌。

文峰从没见过老张这副模样,看起来有些扭曲,更觉得恐怖,在担忧中,他向老张问出:

「我们找到凶手后,你会怎么做?」

老张没有答话,可文峰却愈发担忧,他一直有意无意地瞟着老张的法医工具箱。

如果老张真要铁了心复仇,这些解剖尸体的利器,会不会让老张变成第二个人皮杀手?

 

5.妻子的秘密

房间血液样本被文峰送往警局,经过 DNA 比对,除与被害人比对成功外,还有多位不同女性受害者的血液。

受害者不止一个,其他人生死未卜。

电脑屏幕上,从现场提取的指纹,正在数据库快速比对,文峰守在门口,老张也寸步不离,两人坐在排椅上相视无言。

文峰盘算着,真凶身份出来以后,他该如何控制住老张。但没想到的是,鉴定报告出炉后,他们惊讶地发现,那枚指纹的主人,竟然是当地的税务局副局长。

副局长是变态杀手?

两人走访之后,立马打消了这个荒唐的念头。因为这位副局长,是个将近五十岁的女人,姓王。

文峰和老张找到了王女士的老公,告诉他,他妻子很有可能已经遇害。没想到这男人却毫不在乎:

「中年男人有三大幸事,升官发财死老婆,她失踪了,正好省得离婚,还不用多花我一半财产。」

这话虽然令文峰极其厌恶,但也给他带来了一个全新的破案思路上:

「会不会凶手一开始瞄准的目标,就不是中年女人,而是夫妻感情不和的人?」

老张听到这分析,像是被踩了尾巴,异常激动,称自己调查凶手十二年,凶手只会无差别攻击女人,不可能下手前还去考虑目标婚姻生活如何,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文峰没有理会老张的话,法医领域他确实服老张,但在刑侦领域,自己也是老资格了。虽然有时候只是一瞬间的灵感,看似毫无逻辑,但在案件陷入僵局时,这灵感往往是破局的关键。

不久,现场负责整理证物的警员传来消息,在现场发现了一本被凶手藏起笔记,上面记载了所有被害人的名字,和她们的联系电话。

而笔记第一页第一行,正是老张妻子的姓名。

凶手为什么记录被害人名字和电话?难不成在杀她们前,要和她们保持某种联系?

老张也不知道,妻子是怎么和凶手认识的。

12 年的调查之后,他第一次发现,妻子或许对自己保有着什么秘密。

文峰和老张按照名单上的名字,挨个拜访,期望能从中找寻些线索。随后二人发现,这些女人果然和王女士一样,全都是婚姻不幸的女人,她们的丈夫极其冷漠。

老张看着这些丈夫熟悉的表情,联想起十二年前的自己,也曾经,忙于加班,甚至连妻子失踪了都不知道,内心愈发愧疚。

文峰根据这些信息,很快捋清了思路。

死者们都有个显著特点:夫妻情感不和。

因此,即使她们失踪了,丈夫也不会报案,这给凶手提供了充足作案时间,警方也难找到尸源。凶手极可能伪装了某个身份,骗取被害人联系方式,源源不断地吸引她们上钩。

可到底什么身份,能专门骗情感破碎的女人上门?

文峰苦思冥想之时,在报纸夹缝中看到了一条广告:

「高端私家侦探,十年工作经验,专业婚变调查,是您争取离婚财产的不二之选!」

 

6.侦探

婚变调查公司!文峰猛然意识到了其中的关键。

这些侦探常受雇于女性,专门调查丈夫出轨状况,一旦查出证据,女方便能在离婚官司中处于优势地位,甚至让男方净身出户。

随着离婚率的不断高涨,这种生意简直供不应求,一家又一家的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而报纸上的夹缝广告当中,极可能就掺杂着人皮杀手吸引猎物的诱饵。

文峰立马联系西安当地报社,收集了在报纸夹缝中刊登过的,全部私家侦探广告。经筛选调查,在一条署名为「赵老师」的广告上,找到一处联系地址,正好是刚刚查到的杀人现场——那间城中村的出租屋。

赵老师号称有十二年侦探工作经验,写明了地址和手机号码,

这一切都非常符合凶手的人物画像。

文峰让同事通过科技手段,追踪了这个号码的位置,发现此人正在莲湖区团结东路某居民区里。七八辆警车闪烁警灯,风驰电掣般开进这家团结东路的小区,并迅速包围了整栋楼。

文峰亲自带队,带领一大票刑警浩浩荡荡进入楼里,敲开了一户家门。这位赵老师睡眼惺忪,还没来得及弄清楚状况,便被刑警们带回了警局。

赵老师,原名胡跃龙,44 岁,无业,曾因盗窃被关押了两年。面对警方提出的问题,这位老哥只是两手一摊,一味回答说「不知道,不清楚,跟我没关系」。

只有嫌疑,还远不能将此人定罪。

此后几天,双方僵持不下,直到警方接到报案,雁塔区某出租房内,再次发现剥皮女尸。

文峰和老张赶到现场,在房门打开的瞬间,他们几乎看到了从警生涯以来最恐怖的景象:一具还没被剥完皮的女尸,倒挂在墙上,嶙峋的骨架上皮肉分离,旁边半加工的皮,被做成了椅子靠垫,上面堆满了片成薄片的躯体。

经老张初步检测,此人死亡时间还没过超过两天,照这么看,被关押在警局的胡跃龙的确没有作案的时间。

如果人皮杀手另有其人,那为什么胡跃龙会在夹缝广告中留下案发现场地址?

文峰抽了半包烟,守着案卷发呆,同样没办法的老张,彻夜不眠,对着尸体不停找线索。

翻阅这些年破获的碎尸剥皮的案子,文峰发现,去年由三省警方联手,破获了一起沈氏兄弟食人魔案(参见本专栏第 7 节),案情与本案极其相似。结合破案过程,文峰想到,如果人皮杀手不是一个人,而是像沈氏兄弟一样,系多人合伙作案,也完全能说通目前的情况。

事不宜迟,两人找来了胡跃龙所有档案,调查他的社会关系。果然发现,两年服刑期间,胡跃龙在监狱中结识了尹晓敏和曹英,而这两个人,正好在十二年前入狱,去年刚刑满释放。

再次提审胡跃龙,文峰发挥自己的审讯特长,谎称其他两人已经归案,并供出三人所有犯罪事实。

听到这话,胡跃龙万念俱灰,承认了自己和尹晓敏、曹英伪装私家侦探,以调查婚外情的服务为由,骗杀数名女人,并将她们剥皮碎尸的事实。

尹晓敏、曹英二人在西安居无定所,也没有固定工作,想找到他们,颇得费些功夫,为此文峰指挥全城公安干警,在整个西安市展开了一场秘密搜寻。

3 月 11 日凌晨,尹晓敏在一家休闲中心游玩时被发现,周边卡口警力立即响应,顺利将其抓获。两天之后的下午 4 点,曹英在跑回自己的一处临时居住地取东西时,被蹲守警察抓了个正着。而供出他这一地点的,正是同伙尹晓敏。

 

7.杀人诛心

真凶被抓,老张不断在凶手居住地附近徘徊,这里是自己每天上下班都会经过的地方,走路五分钟就到了,等了十二年,原来答案离自己那么近。

五分钟,他整整找了十二年!

老张申请与尹晓敏见面,文峰担心老张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老张却告诉文峰:「我身为丈夫之前,首先是人民警察,你要相信我,案子已经快到尾声了,我只求一个结果。」

文峰最终被说服,答应老张,在自己的完全监控下,可以会见犯罪嫌疑人。

老张见到尹晓敏的那一刻,眼中闪现出了光亮,整个人挺直了,严肃地望着主谋尹晓敏:

「请你告诉我,十二年前浐灞河的那具女尸,是怎么杀的!」

尹晓敏冷笑着说:

「我印象很深,第一次杀人嘛,没什么经验,过程并不完美。那女人太自卑,来找我调查她老公每天都在忙什么,说自己婚姻不幸福,想要离婚什么的。把她弄死,也好让她老公彻底解放,算做了件好事,她老公应该感谢我。」

老张从椅子上滑了下去,重重栽在了地上,眼泪断了线似的从眼里喷薄而出,「啊——」他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咆哮里夹杂了绝望与混乱的哀号。那咆哮,听者无不为之动容。

他终于要到了他的答案。原来,十二年前,妻子要等他忙完了再说的那件事,居然就是离婚。

 

8.审判

文峰安顿好老张,正式展开了对三个凶手的决战,他拿出审讯前通宵达旦准备好的资料,镇定自若,不到十分钟的对垒,三人招供。

在杀害王女士之前,他们已作案多起。无一例外,死者均为中年妇女,都怀疑丈夫有婚外情,请他们帮忙调查,结果都被抢劫、强奸、杀害、毁尸灭迹。

「刚开始下刀时,我感觉比较吃力,为了以后能够更加顺手,提高杀人毁尸的速度,我买了大量医学和解剖学方面的书籍来学习。分尸时间从最初的 20 个小时,提高到后来的 9 个小时。」

讲起杀人分尸,作为三人绝对核心的尹晓敏,讲得头头是道,甚至还讨论起了人体解剖学。

他自称杀人后很兴奋,会对尸体进行性侵,把受害者的皮剥下来,制作成各种东西,这是他的杰作,因为可以让他回味杀人时的爽感。

文峰看着厚厚一摞的罪行记录,心惊胆寒:

「你的良心就没有一点点过不去?」

尹晓敏面带笑意地回答:

「人是最不团结的群居动物。人的食性是很杂的,吃谷类、草类,也吃肉类,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大到大象、鲸鱼,小到老鼠、虾米,连对人类最忠诚的狗,也会烹而食之。人类的喜庆节日,也就是对动物生命的大屠杀日。如果一个人的智商不如一条狗,此人能食否?」

「这就是你可以杀人的理由吗!」

「她们命该如此!」

听到这,文峰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杀人诛心的感受。

结案之后,文峰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内心:

「毙掉!这三人杀上一百次,也不足以解恨!」

[图片]△从左至右 尹晓敏 曹英 胡跃龙

 

9.十二年

2006 年 4 月 25 日,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判处尹晓敏、曹英、胡跃龙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分别处以罚金后,三人在法定期限内没有上诉。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复核,三恶魔对所犯罪行均供认不讳。

在三人被押赴刑场枪毙的那天,老张来到妻子墓前,此刻的他并没有想象中的解脱,相反,更大的愧疚感袭来,此后,他再也没有复仇的借口去逃避对妻子的亏欠。他终于开始面对,让妻子自卑的帮凶,正是忽视家庭的自己。

 备案号:YX115kDYYgb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