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世上有比南大碎尸案还恐怖的碎尸案吗?

有,「香港油炸人肉案」。

将人杀死,灵牌镇魂,火酒烧尸。

这还远远不够,

将人体的各个器官剁开,骨头劈开,放在油锅里炸煮至金黄……

这不是惊悚故事,而是真实发生过的香港十大凶案之一。

寻找死者

1993 年 7 月 8 日

香港大埔金山郊野公园

重案组新人警官阿源有些紧张,又有些激动,这是他毕业后第一次办凶杀案。

跟着师傅宽叔到达现场时,公园门口早已有同事布好警戒线,闻风而至的小报记者都被挡在外面。

「情况怎么样,发现什么线索没?」

宽叔喘着粗气询问法医,他是个大胖子,匆匆赶来还有一段半跑半走的,可把他累得够呛。

「大概能判定死者是年轻女性,年龄在二十五到三十五岁之间。」

尸体残块铺在绿色塑料席上,法医已经拼出了大概的人形。

只是,这人形不够完整,缺了头部和半条小腿。

警员发现盛有死者残肢的塑料袋

阿源走近一点,一股恶臭直冲鼻腔,面前由小块拼成的尸体呈现出金黄的色泽;绽翻着的皮肉上,蛆虫蠕动,苍蝇嗡嗡乱舞。

根据法医病理学线索,死者为女性,身高约 1.5 米,中等身材,有过生育史。

从尸块腐烂程度看,死亡时间大概在三到四天前。

分尸器具非常锋利,切口利索,几乎都是一刀斩断,部分大骨头上有锯痕。

「这颜色是怎么回事?」

「死者被分尸后,经过高温液体处理……」

「什么?」

「就是被油炸过,内脏和肉基本熟透了。」法医站起来摘下手套,「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在场所有人都感觉不可思议,饶是做了大半辈子刑警的宽叔也不停挠头。

警察抵达现场取证

「我猜凶手的目的是想掩盖死者身份。」阿源提出观点。

弃尸的白色塑料袋随处可见,无法从商家追溯源头;

袋子里也找不到任何能证明身份的物件;

而尸体本身,不但缺少头部,因为高温油炸,也没有指纹;

弃尸的郊野公园是全天开放的公共区域,并没有监控摄像头(90 年代监控尚不普及)。

如果说凶手一系列行为,是为了掩盖受害者身份,的确很有可能。

毕竟香港有几百万人口,警察去哪里找一个已经被炸熟的无名受害者呢?

「那还不如绑块石头丢海里,何必花这么大力气!」

「会不会是什么镇魂仪式?」一个警察忽然说道。

阿源打了个激灵,他在警校时看过案例,有凶手怕死者报冤,用各种法器镇压亡魂,场面十分惊悚。

「不好说。」宽叔缓缓吐出一口烟,「六扇门里呆久了,什么怪事都能遇上。」

为了明确受害者身份,也为了找到剩余的残肢(尤其是头部),警方迅速扩大了搜索范围,密集排查整片山坡,同时派潜水员下到水塘里搜寻。

警方在弃尸地点附近搜索

在此之外,一部分警力负责排查近期人口失踪报警数据,另一部分则到公园附近,挨家询问可疑线索。

阿源在师傅的指示下,给各家出租车公司打电话,询问近几天有没有载过携带白色塑胶袋的乘客到金山公园。

「此人应该身材偏瘦弱,或者是女性。」宽叔特意强调。

见阿源疑惑不解,宽叔耐心解释:

凶案发生后,凶手为了自保,第一反应往往是如何处理藏匿尸体。有的把尸体沉入海底,有的浇筑进建筑工地。总之,尸体越隐蔽,凶手越安全,最好永远从世间消失。

这起案件中,凶手将尸体剁碎,说明有匿尸的准备。

但为什么最后只是丢到公园树林中呢?

公园不是原始森林,放在这里迟早会被人发现的呀!

很有可能是凶手本想挖坑深埋,但提着尸块爬上山坡时已经累到不行,不得不草草丢弃。

此外,尸块切口整齐,说明凶手刀功很好。

但骨头上的锯痕说明,在处理大一点的骨头时,凶手需要用锯子切割。

这样做无疑效率会低很多,是什么让 TA 舍快求慢?

只能解释为凶手力量不足,无法挥刀砍断大骨。

综合以上两点,宽叔给凶手简单画像:

身材瘦弱,有可能是女性,擅长使用刀具。

阿源皱皱眉,为什么不能是和你一样的大胖子呢?

当然,这话他打死也不敢在宽叔面前说出来。

事实证明,老警察就是老警察,阿源很快接到一位的士司机的回复:

7 月 6 日傍晚,也就是发现尸体两天前,他曾载过可疑乘客从大埔宝湖花园街市到金山郊野公园。乘客是名成年女子,个子不高,帽檐压得很低,因此看不清面相和年纪。

与她同行的还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俩人在公园门口下车,然后就不见了。

大埔宝湖花园离金山公园有二十多公里远,难道被害者在那边居住?

正当宽叔和阿源思考时,一个新的关键线索「自投罗网」了。

一名男子报警称自己的老婆自 7 月 5 日起便失踪了,该女子身高年纪均与被害者接近。

「他住在哪里?」阿源抢先问道。

「大埔墟波仔记烧腊店。」

阿源与宽叔对了下眼神,看来大埔那边一定有戏!

涉案的「波仔记」烧腊店

阿源和宽叔在烧腊店里见到报案人罗福成。

罗福成,三十三岁,神情沮丧,眼睛熬得通红。

「阿 sir,我老婆失踪了!」

「你怎么这样肯定?会不会是心烦出去呆几天?」

「一开始我的确以为她只是出去走走,但昨天我收到这封信。」

罗福成颤抖着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作业纸。

我恨死你了,几年前已经知道你与阿祖上床,现在我知道我该功成身退了……

钟彩娟

「阿祖是谁?」宽叔立刻追问。

罗福成满头汗水,嚅嗫着说清来龙去脉。

罗福成自幼跟随父亲学烧腊手艺,长大后和老婆钟彩娟开了这家夫妻店。

钟彩娟

由于味道好、生意公道,很多顾客慕名而来,一家三口小日子过得颇为充实。

变故发生在数年前。

一天,罗福成订菜时错拨了电话号码,对方是位女士,两人聊了几句,相谈甚欢,进而约会见面。

女人名叫钱燕荷,也就是信上说的「阿祖」,她比罗福成大十三岁,独自带外孙女生活。

罗福成遂雇钱燕荷到烧腊店帮忙,钱燕荷手脚麻利能说会道,很快成为店里的台柱子。

只是老板娘钟彩娟无论如何想不到,日久天长,丈夫竟然和钱燕荷有了苟且之事。

罗福成经常借机和钱燕荷出去开房,店里伙计都心知肚明,只瞒着老板娘一人。

为了掩盖奸情,钱燕荷劝罗福成在几条街之外的宝湖花园街市开设分店,由她在那边负责。

这样一来可以开拓生意,二来也有了安全的偷情场所。

罗福成照办了,他在分店附近为情人租下公寓,两人还有了一个儿子。

奈何纸里包不住火,1993 年 4 月,钟彩娟无意中得知丈夫的秘密。

她气愤至极,跑到分店与钱燕荷大吵一架。

「贱女人,不看看自己那张老脸,居然抢人家老公,不嫌丢人吗?」

钱燕荷被戳到痛处,当下恼羞成怒,与钟彩娟撕打在一起,好不容易才被食客拉开。

回到家里,钟彩娟大骂罗福成负心,勒令他撤销分店,不许再见钱燕荷。

罗福成只得找机会偷偷去看情人,钱燕荷也骂他胆小鬼,敢做不敢当。

夹在两个女人之间,罗福成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他想拖上一段时间,看在孩子份上,老婆自然会消气。

但他万没想到,没有任何征兆,钟彩娟居然离家出走了。

开始他以为钟彩娟赌气回娘家,后来他给岳母打电话,发现妻子没在那边。

正当他坐立不安的时候,收到了那封信,罗福成马上感觉到事情不对。

信上根本不是钟彩娟的字迹,语气也不像。

更蹊跷的是,信居然是情人钱燕荷送来的!

联想到报纸上公园碎尸案的消息,他隐约觉察到危险,急忙以人口失踪名义报警。

听完罗福成的故事,宽叔立刻让同事提取了钟彩娟的日常使用物品,以备做 DNA 鉴定。

然后马上带着阿源去找钱燕荷,这个神秘女人与钟彩娟的失踪大有关系!

罗福成

宝湖花园街市的波仔记烧腊店卷帘门紧闭,旁边商户说今早没看到钱燕荷过来。

两人来到钱燕荷租住的 B 座 16 楼 B5 单位,应门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

「阿婆,有两位叔叔找你!」小姑娘怯生生地喊。

阿源亮明身份,一个满脸警惕的中年女人把门打开条缝,正是钱燕荷。

她身材瘦小,虽已年近五旬,但皮肤保养得不错,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

阿源注意到她一直试图用长发遮挡左侧脸颊上的一串伤疤。

透过门缝,能看出室内没什么装修,四面白墙,地板破旧。

屋里到处堆放婴儿用品和杂乱衣物,像在做大扫除。

公寓内景

由于未取得正式搜查令,阿源只能按规程简单询问。

「请问你最后一次见到钟彩娟是什么时候?」

「好久以前了,我不记得具体时间。」

「那你为什么会有她写的告别信?」

「是她自己塞进我店门的。」

「真是这样吗?」

「你是在审讯我吗?」钱燕荷提高调门,「我是守法公民,你没有权力随便质问,小心我向警务司投诉!」

气氛一下子僵住了,阿源挠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好意思,能借用一下卫生间么?」一直没出声的宽叔忽然插话。

「不行!」钱燕荷说罢,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阿源心里一沉,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难道就这样断了?

「先回警局,等鉴定结果出来再说。」宽叔转身走向楼梯。

正当两人快走出单元门时,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叔叔,叔叔!」刚才那个小女孩气喘吁吁追来。

「我知道你们在找什么……那天我醒来,阿婆一直在洗手间里梆梆梆剁东西,我尿急,阿婆要我去楼下公共洗手间,后来她带我把袋子丢远。」

「袋子里装的什么?」

小女孩垂下眼睛:「我想是阿娟姨吧……」

凶案现场

根据小女孩的证词,嫌疑人钱燕荷被迅速控制。

同时,警察对公寓展开搜查。

警察将鲁米诺试剂喷在公寓内,洗手间里马上显出大片蓝色光斑,证明这些地方曾沾染过血迹。

入户门旁有一处模糊血印,通过技术复原,是手掌按压留下的痕迹。

分析表明,现场血迹与失踪者钟彩娟的血型一致。

此间公寓很可能是第一案发现场。

但是,公寓里明显没有可供油炸的场所。

难道,是烧腊店?

警察急忙赶往烧腊店搜查,当卷帘门打开,扑面而来是浓厚的肉香。

柜台上挂着烧鹅和吊烧鸡,叉烧肉、卤肉、乳猪、乳鸽摆在大盘子里,香气四溢。

呆在这样的厨房里,谁都会情不自禁吞口水。

但阿源却嗅到一股似曾相识的味道,甜腻中混合着丝丝恶臭,上次嗅到这种味道是在郊野公园的抛尸现场。

顿时,他浑身泛起鸡皮疙瘩。

警察很快发现物证,垃圾桶内有被烧掉半截的长裙,剩余部分被血迹浸透。

经罗福成证实,这正是钟彩娟失踪前穿的衣服。

锅台上放着一只卤肉桶,一名警察小心翼翼地将卤肉转移出来。

快要清到桶底时,他忽然丢下卤肉桶,跑到一边狂吐不止。

警方对烧腊店进行排查

他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珠顺额角流下。

一边呕吐,一边指向卤肉桶,满脸惊恐之色。

阿源好奇地围过去,眼前一幕让他如遭雷击。

在卤汁中赫然浮出几截已经烂熟的、泛着肉香的脚趾头。

这显然不是动物的脚趾,因为趾甲上还涂着红色指甲油。

这场面太可怕了,连宽叔也不禁面容扭曲。

法医走过来,将卤肉里疑似人体组织的部分挑出来,装进证物袋。

阿源跑到门外大口喘气,他觉得店里那股肉香简直有毒,吸一口会要人命!

「不要大惊小怪,赶紧回去做事!」宽叔狠狠瞪了他一眼。

阿源惊魂未定地转回身,他绝想不到,更惊悚的还在后面。

在角落里有一只大号不锈钢保温桶,桶盖标签显示,里面盛着昨晚炸食物剩余的热油。

阿源强抑内心紧张,用颤抖的手打开桶盖卡扣。

嘭!桶盖自动弹起,浓烈的香味扑鼻而来。

桶内装着约半桶热油,阿源探头过去,看到了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画面。

在油层表面浮起一只骷髅,一丛长发缠在头骨顶部。

骷髅的肌肉部分已经熟透剥落,骨头被热油炸成金黄色。

它在油面上浮沉不定,嘴巴大大张开,仿佛仍有生命存在。

两只空洞的眼窝,死死盯向阿源,目光中充满怨念。

最可怕的是,伴随这幕恐怖画面的,却是勾人食欲的肉香。

美味与惊悚的组合,重重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

阿源感觉头发根根立起,冷汗唰地一下浸透衣服。

他再也控制不住恶心,弯腰呕吐起来。

几乎所有警员都吐了,几名本辖区派出的警察更是吐到脸色发青。

因为他们过去经常从这家烧腊店订餐。

宽叔和法医板着脸,用捞肉的钢钩探进桶内,把骷髅捞起。

在剩余热油中,又找到半只未融化的耳朵。

以上所有尸体残块,经过 DNA 验证,都属于钟彩娟。

钱燕荷杀人碎尸确凿无疑,只是她为何要下如此狠手?

警察在烧腊店的下水道内寻找残尸

凶案经过

据钱燕荷交待,正是 4 月里那场冲突让她心态破防。

钟彩娟把她的丑事公之于众,让她在街坊面前丢尽脸面,严重伤害了自尊心。

这场风波后,她总觉得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店里生意也大不如前。

钱燕荷向罗福成哭诉,没想到这个软骨头居然站在老婆那边。

她经营的烧腊店该续交租金了,罗福成推三阻四,最后干脆不接她的电话。

房东不停催款,钱燕荷心烦意乱,她把一切问题归咎到钟彩娟头上,心中愈发怨恨。

7 月 5 日清晨,她带着外孙女去找钟彩娟,提议坐下来商议解决问题。

她们在波仔记门外相遇,当时店铺还没开门,三人回到宝湖花园公寓。

钱燕荷提出,同罗福成分手可以,但希望由她继续经营波仔记分店,这是她唯一的收入来源。

钟彩娟则表示,前几天她已经亲自打电话给市政局,注销了分店的营业牌照。

一两周后市政局专员会过来清查,禁止「波仔记」分店继续营业。

她绝不允许钱燕荷与「波仔记」再有任何瓜葛。

争议太大,谈判僵住了。

上午十点,两个女人出门买了蛋糕和饮品,回到公寓继续聊。

从白天一直谈到深夜,不管钱燕荷如何恳求,钟彩娟的态度始终强硬。

「阿娟,这些年我为罗家付出好多,你们至少要出一万块把租金偿清……」

「你疯了吗?抢我老公还要抢我的钱!别说一万块,一分一毫都不会给你!」

「但是我要养孩子呀,孩子是罗福成的,总不能全推给我吧?」

「你说是就是?天晓得是哪个野男人的种!」

钱燕荷被彻底激怒了,抓起桌上的水果刀刺向钟彩娟。

钟彩娟的手流血不止,她跳起来大喊救命,逃向门口。

门边的血手印,就是这时印上去的。

钱燕荷沉着脸,把钟彩娟强拉回房间,用绳子捆在椅子上。

为了让钟彩娟闭嘴,钱燕荷用一根绑带勒住她的脖子,然后用力拉紧。

钟彩娟拼命挣扎,忽然头一歪停止动作。

再看她的心跳和鼻息,已经全部消失了。

这一切发生得很快,等钱燕荷清醒过来,不禁吓了一大跳。

毕竟人命关天,她虽然心有怨恨,但从没想过自己会亲手杀人。

转念又一想,没有钟彩娟,自己就能明正言顺嫁给罗福成,也不必担心烧腊店被夺走了。

「若不是钟彩娟欺人太甚,我也不会动手杀人,是她自找的。」

想到这里,钱燕荷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让钟彩娟人间蒸发。

但是,怎样才能让尸体消失呢?

钱燕荷把尸体搬到洗手间浴缸内,天亮后她先回店里照常营业。

可能是因为心里有事,她在炸食物时烫伤了脸颊,不过这给了她一些启发。

上午,钱燕荷带着菜刀和锯子回到公寓。

在回家路上,她顺便买了火酒和灵牌。

灵牌是安抚亡魂的,钱燕荷希望死者不要回来找她麻烦。

拜祭过后,她把火酒浇在尸体上,然后点燃。

皮肤迅速鼓胀滴油,空气中充满烤肉的焦香味,

这是做广东烤鸭的常规手法,钱燕荷希望高温让尸体内的血液迅速凝固。

但当她在尸体上砍下第一刀时,血浆仍然喷溅出来,钱燕荷的脸上和双手上沾满鲜血。

她顾不得清洗,举起菜刀,狠狠剁下去。

而此时,她的外孙女和小儿子正在隔壁看动画片。

凶手在这个洗手间内分尸

洗手间内发现死者的肢体残渣

中午,钱燕荷将尸体分解成大块,装在塑料袋里,提回烧腊店。

除了头部不好处理外,其他尸块已经看不出是人体组织。

炉子上有半桶卤肉,她把死者的头颅压入酱油色的卤汁中,然后压紧桶盖,开火炖煮。

尸体残块则放在案板上,剁成更碎的小块。

肉汤咕嘟作响,从锅盖缝隙弥漫出诱人又诡异的香气。

笃、笃……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钱燕荷心头一惊,探头出去,门外并没有人。

但敲门声并未停下,依旧笃笃作响。

钱燕荷毛骨悚然,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厉鬼诈尸?

还是说钟彩娟的冤魂回来报仇?

她举起菜刀护身,巡视一圈后发现,声音竟然是从卤肉桶里传出的。

钱燕荷壮着胆子,用长杆挑开桶盖,一团白气蒸腾而出。

等水气散尽,眼前的场面差点把她吓晕。

只见钟彩娟的头颅披头散发从水中浮起,皮肉烂了一半,两排牙齿大大张开,表情狰狞至极。

卤汁从头颅七窍流出,咕噜咕噜冒着气泡,如同喷血一般。

这是因为头颅浮力较大,加热后在水面翻滚,不断撞击桶盖发出声响。

钱燕荷却以为是冤鬼索命,吓得闭上眼睛高念佛号。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阿弥陀佛,菩萨保佑!」

过了半晌,见头骨没有什么反应,她收稳心神,恶念复生。

「死婆娘,死后还来吓唬老娘,我要让你万劫不复!」

钱燕荷捞起头颅,丢入滚烫的油锅中煎炸,直到皮肉脱落,看不清面目,再丢入热油桶。

她又把热油淋在其他尸块上,然后放入烤烧鹅的炉子中烘制。

「老板娘,今天的烧腊格外香呀!」熟识的顾客过来打招呼。

钱燕荷强掩慌张,放下案板上的人肉,照常做生意。

谁都不会想到,这间肉香四溢的小店里正在上演可怕的恶行!

钱燕荷被警方蒙头带走

傍晚收摊后,钱燕荷将尸块塞满三只垃圾袋。

她自己提不动,于是叫上外孙女帮忙。

「不管别人问什么,你都说不知道!」她严厉吩咐。

正如宽叔推断那样,刚走到半山坡,钱燕荷已经累得喘不上气。

恰好这时有游客走近,情急之下,她将垃圾袋丢入草丛,迅速离开。

至于头颅和其他尸体残块,她打算找机会丢在别处。

同时,为了安抚罗福成,钱燕荷伪造了那封告别信,不料正是这封信让她露出马脚。

「阿 sir,我真没存心杀她,那只是个意外。」在审讯室里,钱燕荷如是说。

各位,换成你们是法官,会相信她的解释吗?

别意外,有人真信了。

审判及分析

钱燕荷炸尸案被媒体曝光后,在香港市民心头扔下一枚重磅炸弹。

媒体极力渲染恐怖细节,各种惊悚标题耸人听闻。

人肉天妇罗!

烧腊店内油炸死尸!

以这个案件为素材拍摄的恐怖电影更是将它传遍世界。

有人传言钱燕荷将尸块混入叉烧肉内对外售卖,引发社会恐慌。

一时间大埔医院门前,脸色苍白的市民排起长队,要求做洗胃处理。

有人因此终身不吃烧腊,甚至一提到烧腊就恶心呕吐。

罗福成的波仔记烧腊店关张大吉,他本人一夜白头。

事实上,据警方查证,混入尸块的食品并没对外出售,只是坊间谣传而已。

部分香港媒体对此案的报道

这个案子实在太过惊悚,吸引了公众的极大关注,大家都期盼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

1994 年 6 月 22 日,钱燕荷杀人一案在香港高等法院开庭审理。

香港实行陪审团制,法官要求七名陪审团成员在以下两项罪名中做出选择:

故意谋杀,或者误杀。

陪审团由四男三女组成,按照香港司法制度,他们必须达成一致或多数压倒意见才能做出裁决。

争议焦点集中在几个细节上:

第一,钟彩娟是否挑衅了钱燕荷,导致后者情绪失控杀人。

第二,钱燕荷的行为是否与精神病症有关,比如重度抑郁等。

第三,钱燕荷是否强迫钟彩娟跟她回到公寓。

第四,钱燕荷索要一万元「赔偿金」,是否有敲诈的意图。

钟彩娟已经死了,证据只有钱燕荷的口供,但她的陈述可信吗?

陪审团一直讨论到晚上八点钟,没能得出有效意见。

第一次审判失败。

7 月 5 日,高等法院重审此案,这次的陪审团由五男二女组成。

经过五小时的闭门商议后,大法官赖恩宣布:

钱燕荷的行为是「可怕的」,她不仅拘禁、捆绑、杀害死者,更在事后作出「可耻野蛮」的行为。

但是,法院重点关注杀人过程,至于死后的尸体处置情节,对量刑影响不大。

经陪审团裁定,钱燕荷谋杀罪名不成立,误杀罪名成立。

法院最终判定钱燕荷有期徒刑六年。

坐在被告席上的钱燕荷喜极而泣。

台下旁听的市民舆论大哗,认为量刑过轻。

钟彩娟的家属当即宣布抗议,他们发起了签名请愿活动,要求律政署进行司法复核。

一天之内便有超过一万名香港市民签名响应,可见判决引发多么强烈的民间反响。

很可惜,律政司表示,没有足够理由支持复核,法院判决有效。

直到二十多年后,还有人组织抗议,要求重审此案。

只不过这些都无法改变现实了。

钟彩娟家属向律政司递交请愿书

钱燕荷在 2000 年出狱,自此不知所踪。

但对她的犯罪讨论一直没停过。

有医生分析称,钱燕荷疑患有被迫害妄想症,她过于夸大现实的威胁,在精神恍惚中犯下大罪。

更多人认为,她的精神状态与其成长经历密切相关。

1947 年,钱燕荷出生在香港一个贫寒之家,小学只读到四年级便被迫辍学。

她进入制衣工厂里当女工,每日做满十二小时,挣取微薄的薪水糊口。

十六岁那年,钱燕荷结婚了,可惜贫贱夫妻的生活并不幸福。

丈夫嗜赌贪玩,经常夜不归宿,不太顾及妻子和一对儿女。

钱燕荷失望之极,她怀疑丈夫在外另有新欢。

三番五次的吵闹跟踪后,丈夫果真出轨了。

钱燕荷愤恨不已,那段时间她染上酗酒的恶习。

她经常责骂孩子,理由是他们站在父亲一边,合伙哄骗自己。

后来她离婚了,女儿嫁给摩星岭木屋区一户人家。

不料,女儿刚成家不久就酿出血案。

1982 年,钱燕荷的女儿因为家庭琐事与公婆争吵,挥刀暴起。

公公被砍伤,婆婆被砍死,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

由于年纪轻,钱燕荷的女儿获得了英女王特赦,改终身监禁为 11 年有期徒刑。

女儿留下的孩子则交由钱燕荷抚养。

这对母女的命运惊人般相似,到底是母亲影响了女儿,还是女儿刺激了母亲?

很可能是种恶性循环,使她们的性格全部畸形发展。

过去一提到冷血凶手,我们通常会想到反社会型人格障碍。

其实反社会型只是人格障碍中的一种,钱燕荷的行为,即表现为典型的偏执型人格障碍。

偏执型人格障碍的通常表现

在《默沙东诊疗手册》中,对偏执型人格障碍是这样描述的:

偏执型人格障碍的特点是普遍存在对他人的不合理的不信任和怀疑,包括将他们的动机解释为敌对或有害。

关键词:不信任、敌对。

患有偏执型人格障碍的人,总是怀疑其他人正计划利用、欺骗或伤害他们。

他们觉得自己随时会遭到攻击,尽管没有证据,他们却坚持自己的想法。

如果这些想法是负面的,一旦在心里生根,他们会时刻不停地循环放大,让怨毒不断累积。

直到怒气冲破心理临界点,这时往往容易出现极端事件。

以钱燕荷为例,在她心中,钟彩娟一直在故意针对,导致自己退无可退,惟有反击一种选择。

最终,她举起屠刀。

这种极端案例让人不寒而栗,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经常遇见性格执拗的人,难道他们都是定时炸弹?

必须明确一点,偏执是常见的性格特征,只有极少数偏执者才会发展到人格障碍程度。

即使在确诊的偏执人格障碍人群中,也仅有极小比例导致犯罪。

所以不应将偏执污名化,也无需反应过度。

如果你身边有性格偏执者,这里有一些相处建议:

在与偏执的人沟通时,注意不要带着刻意的同情或贬低心态,这样容易被曲解为你瞧不起他们。应该保持平常心态,换位思考,多站在对方角度考虑问题。

不要妄图强行纠正对方,避免与之争论高下,尤其是没有标准答案的主观问题。偏执者习惯于自己的一套逻辑系统,他们不喜欢对立的观点,在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上,要尽量避免发生无谓争执。

尝试带给他们安全感。很多偏执表象的内核是缺乏安全感,我们可以坦然地表达善意,豁达一些,别钻牛角尖。

此外,在快节奏生活压力下,我们自己或亲人朋友,有时不免也会陷入偏执状态,如果你发现了偏执的苗头,要学会及时排解。

提醒自己不要陷入「敌对心理」之中,事先自我警告,不要过度解读别人的反应。这样可以明显减轻敌意心理,避免出现强烈的情绪反应。

多与三观正确、充满正能量的人交往,避免自我焦虑恶性循环。偏执很容易受到环境影响,走出封闭的小环境,学习他人乐观开朗的人生态度,不知不觉中自己也会变得更达观。

选择适当的体育运动,亲近大自然。运动分泌的多巴胺可以缓解固执低落的负面情绪,徒步观鸟等亲近自然的活动亦有助于克服偏执心态。

只要坦然正视,生活绝不会被偏执压倒。

相反,发挥好其中认真不苟的积极一面,还可成为人生的助推器。

此外,本案中还有一名隐形的关键人物,那就是罗福成。

如果不是罗福成脚踏两条船,惨案根本不会发生。

据统计,感情纠纷是当代社会引发命案的重要原因。

2020 年,江苏省检察院发布数据,在当年省内所有命案中,因婚恋、家庭矛盾引发的占比为三分之二,个别地区高达八成。

越是经济发达地区,因感情纠纷引发的血案比例越高。

这是因为随着经济发展,人的欲望空间愈发高涨,情感忠诚度降低。

婚外恋、畸形恋爱观在部分人群中滋生且得不到及时纠正,形成犯罪的温床。

对此,除了提高个人道德修养外,有关部门也在努力。

比如,浙江省永康市利用大数据技术,推动情感类纠纷排查化解。

当平台发现有人因情感纠纷报警时,会自动将预警信息推送到辖区派出所、妇联等部门,各方及时介入,避免情感纠纷演化为刑事案件。

这种机制让当地的情感类纠纷警情同比下降了 11.7%,而婚恋情感类纠纷化解率达 98%。

这是一种值得鼓励的尝试。

无论如何,焦虑、偏执都是现代生活的产物,无法一刀割除。

作为现代人,我们必须培养强大乐观的内心,与负面情绪共生。

愿人人降伏心魔,平安喜乐。

主要参考资料

东网:《东网光影:1993 年大埔宝湖花园恐怖烧尸案》

成报:《大埔炸尸案》

TVBS 新闻网:《人肉叉烧包翻版!小三勒毙正宫炸尸,做成烧腊卖客吃》

备案号:YX11j3Pd9bJ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