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什么时候被狗的智商震惊了?

2005 年,台州。

正当叶家夫妻因为儿子消失不见,非常煎熬时,一只黑狗叼着一只断手,敲响了他们家的门……

1

最初,叶家夫妻心里惦记着宝贝儿子,并没有对这只黑狗多注意。

但随着天色慢慢暗下来,叶家的五金店突然回荡起奇怪的声响。

「当……当当。」

有人在敲门?

叶爸爸以为有顾客买东西,于是急忙从二楼下到一楼店面。

咦,根本没人呀!

叶爸爸心想,是不是听错了?

于是,他转身上楼。

此时,「当当」的声音再次响起。叶爸爸瞪大眼睛发现,原来是相邻店面的小黑狗。它在用自己的额头,撞击玻璃门。

它撞门干什么?

叶爸爸顺手将一楼的灯光打开。

叶爸爸这才发现,小黑狗嘴里叼着一个像鸡爪子的东西。

小黑狗用额头撞击玻璃门的样子,像极了那「鸡爪子」在敲门。

一心想着儿子的叶爸爸,见此诡异情况,本能的闪过了一个不详的念头。

于是,他快步上前,仔细查看黑狗嘴里的「鸡爪子」。

这一看可不得了。

狗嘴里叼的哪里是什么鸡爪子,这分明是一只人手呀!而且还是小一号的人手,或者说是小孩子的手。

惊恐之余,叶家夫妻连忙拨打了报警电话。

2

叶家的「枫南五金店」,位于浙江省台州市开元路的商业街上。

台州是浙江重要的地级市,案发地位于椒江区的经济开发区,是台州经济腾飞的重点区域。

小孩儿残肢的出现,在广大商户和居民中间,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台州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接警后,对案情非常重视。不到十分钟,便将叶家的五金店及周边,进行了严密封锁。

图 1 开元路商业街位置图

因案情重大,市公安局向市委做了通报。

时任市委书记蔡奇、市公安局局长陈子敬等领导,对案件非常关注。下达了成立专案组,并限期破案的指令。

市公安局副局长许德佳亲自挂帅专案组组长,率领刑侦支队支队长应小华等十几名得力干将,第一时间赶赴案发现场。

然而,到达现场的应小华却不急于查案,反倒四处东张西望。

原来,他对报信的黑狗很有兴趣,本想让它带路,看看还有啥新发现。但这会儿,黑狗却不知所踪了,应小华只能先从其他线索入手。

经初步认定,断手属于未成年人残肢,而且从切割痕迹判断,很像是刀斧一类利器所为。

此刻,叶家人已经哭成一团。尤其是叶妈妈,甚至几度昏厥。她恳求专案组领导,一定要把小叶活着找回来。

叶妈妈撕心裂肺的哀鸣,刺激着专案组每个人的神经。

难道小叶真的惨遭毒手了吗?

也不一定……

通过叶家人的辨认,并没发现断手上,有小叶的体表特征。

所以,断手是否属于失踪的小叶,法医还需要做 DNA 比对。

假设断手属于小叶,凶手又为什么要选择他呢?

是被「丐帮」掳走,致残后作为乞讨工具?

或是绑架、仇杀?

专案组结合掌握的线索,当即兵分三路。

第一路,断手交法医做鉴定。

第二路,在开元路及周边进行地毯式搜查,看是否还有其他人体残骸。

第三路,对小叶失踪前后,进行细致走访。

3

小叶,今年 10 岁,在开元路附近上小学,成绩在班里属中游。

因为这孩子长得漂亮,老师和同学们都喜欢他。

经调查,小叶的准确失踪时间是,3 月 13 日下午 16 点 40 分左右。

当天,叶爸爸带着小叶,在附近的椒江银行商城买了一张小床。

回到五金店后,叶家夫妻在二楼,为小叶收拾新床铺,而小叶则自己出去玩了。

据叶家夫妻回忆,当天小叶没有什么异常表现。

因此,专案组首先排除了,小叶离家出走的可能性。

叶家夫妻不久前才经营了这家五金店。他们平时待人和善,从不与人结仇,所以仇杀基本上不可能。

如果是绑架呢?

小叶失踪后,叶家夫妻并没收到任何勒索信息,所以是否遭到绑架,还要再看。

就在应小华和干警们悉心分析案情时,法医的 DNA 鉴定出炉了。

断手属于小叶,而且曾被蒸煮过。

为什么要对断手进行蒸煮?应小华心中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小叶会不会已经遇害了?

在案情分析会上,专案组其他成员也认为,小叶十有八九已经被害,并且很可能被凶手残忍分尸。

谨慎起见,专案组领导下令,除非找到其他人体残骸,不然不能草率下定论。

接下来,专案组又调集了 100 多名警力,扩大了地毯式搜查的范围。

但令专案组头疼的是,如此大费周章的排查,竟丝毫没有进展。

会不会孩子还活着?所以……

应小华心里盘算着。

此时,那只黑狗又溜溜达达出现在街头,应小华眼前一亮。

跟着它,看看能否有什么突破?

小黑狗先是在开元路上转了一圈,最后对附近机场路的绿化带产生了兴趣。

起初,它对着一块翻新过的土壤开始狂叫,之后干脆上爪子乱刨。

警员们觉得有门儿,跟着黑狗一起开挖。

又是一只断手,小孩儿的……

黑狗再立一功。

事后,商户们纷纷议论,黑狗与小叶是好朋友,以前经常在一起玩闹。

或许黑狗帮忙破案,是冥冥中受到了什么指引吧?

数小时后,法医告诉应小华,第二只断手也是小叶的,也被蒸煮过。

应小华点点头,看来小叶凶多吉少。

从目前断手被抛弃的位置看,破案重点应集中在,小叶失踪前的活动轨迹上。

图 2 发现第二只断手位置图

4

如果此案发生在近几年,我们有「天网监控系统」,只要回看 3 月 13 日的视频录像就好了。

但早在 2005 年,「天网」还没普及到每一个公共区域。开元路又是新开发的商业区,所以更没有能派上用场的监控了。

为了提高破案效率,专案组请来了台州的民间搜救组织,协助警方在半径 3 公里的水陆区域,对其他残骸持续搜索。

图 3 民间组织搜索尸块现场

而专案组则集中精力,对小叶的周边关系,以及商业街上每一个人,进行走访、摸排。

在诸多线索中,一个神秘女人,引起了专案组的注意。

据叶爸爸回忆,3 月 13 日下午 5 点时左右,他曾去周围的商铺找过小叶,但没找到。

旁边经营魔法用品店的老板说,小叶从他家出去后,跟一个女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跟着她往东去了。

这家魔法用品店,位于叶家五金店以东,相邻 30 米。

小叶跟神秘女人朝东走了,去干嘛?

当时叶爸爸很纳闷,便和妻子顺着街道,一路向东找了下去。

商业街向东是机场路,人比较少。叶家夫妻沿途找了很久,根本没见到小叶的影子。

想着小叶平时胆子小,而且天又快黑了,叶爸叶妈觉得小叶也许回家了,于是就停止了寻找。

一个胆子并不大的 10 岁男孩,为什么会随随便便就跟着陌生人走了呢?

神秘女人会不会是人贩子?因为小叶不听话,所以被害了。

或者真被「丐帮」看上了?

应小华觉得这些设想,都有其不合理的地方。

不过「机场路」方向,倒是与第二只断手的发现位置相吻合。

沿着这条线索,专案组分出两名警员,专门追踪神秘女人的踪迹。

应小华刚布置完任务,忽然一名警员气喘吁吁地跑来,跟他低声耳语了几句。

5

原来是摸排的警员,在小叶的学校,访出了一条重要线索。

本周五,也就是 3 月 11 日,小叶曾在放学时,向一名同学说:「周一我给你看样好东西,肯定把你吓一跳。」

「吓一跳?」

是什么?会不会跟小叶被害有关?专案组立即展开调查。

一番细致询问后,同学们和老师都不知道「吓一跳」的东西是什么,而且就连叶爸叶妈也不知道。

不过,据叶妈妈回忆:「孩子这些天确实迷上了什么,还向我要过钱,但我当时没理会……」

现在想想,叶妈妈非常后悔,或许给了钱,小叶就可以躲过一劫?

根据男孩比较贪玩儿的共性,这会不会是什么玩具?

应小华冥冥中感到,只要解开这个谜题,或许案件就能侦破。

专案组再次分出两名警力,沿着玩具这条线寻找答案。

案件似乎见到了一丝曙光,应小华轻轻呼了口气。

这时,小叶的班主任一脸惊恐地找到应小华。

「您有事吗?」

「是这样……班里有个男生说,在案发后曾见过小叶。」

天呐,什么情况?

应小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果这是真的,那专案组在忙什么?

应小华正打算亲自询问。

此时,摸排的另一路警员,也传回来一条重要线索。

他们发现了一辆可疑的「三轮车」。

开元路东西口,有两处开发商装的监控。

监控拍到,3 月 13 日的 17 点左右,这辆三轮车穿街而过。

骑车的人头戴一顶棒球帽,而且帽檐压得非常低,还不时的左顾右盼,显得非常警觉。

更可疑的是三轮车的车斗,被一条破毯子盖了个严实,还鼓鼓囊囊的。警员们目测车斗的大小,如果藏一个小男孩,还是富富有余的。

两条线索都很重要。

应小华命令两名女警留在学校,自己则前往监控室。

反复观看了几遍监控后,应小华迅速联系了商业街的保安。

保安们观看了监控,并纷纷摇头,他们都说以前没见过这辆三轮车。

应小华没办法,只得将视频截图发给交管部门,希望可以协助查找三轮车的行踪。

6

学校这边,两名女警见到了那名男生。

在谈话间,男生显得十分紧张,这让两名女警提高了警惕。

「我昨晚回家时,在枫南路看见的,他就站在路边。」

男生说话时,眼神游移。

两女警对视了一眼,继续问。

「小叶当时穿的什么衣服?」

男生摇摇头。

「他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男生仍旧摇头。

女警朝班主任摇了摇头,接着让男生先行离开了。

男生在说谎。

原因很简单。小叶的两只手,就存放在法医室内。没有手的小叶,其特征应该是显而易见的。

不过,该男生为什么要说谎呢?

交通部门在看到应小华的视频截图后,依靠交通部门的监控系统,迅速锁定了三轮车的行驶轨迹。

最后,专案组在枫南路的一家废品收购站内,找到了骑三轮车的人。

专案组同时在废品收购站内,查获了视频中的可疑三轮车。

经过对三轮车的技术检测,以及对骑车人的相关调查,最终遗憾的排除了与小叶失踪案的关联。

但是,骑车人犯有其他罪行,那就是盗窃。

案发当天,他以收废品为名,偷了不少东西。比如:空调室外机、铝合金门窗等。

学校这边,经过班主任协助调查,也最终有了结论。

那名男生的确在撒谎,原因竟是想引起同学们的关注。

截止到 3 月 17 日傍晚,专案组已经在发现断手后的短短 3 天内,获得了几百条破案线索,并且针对每条线索进行了逐一排查、筛选、抽丝剥茧,但案情仍没有突破性进展。

连续作战令专案组成员们有些疲惫。

他们刚想打个盹儿,一条爆炸性的消息,扑面而来。

开元路再发血案。

据报案人称,自家住在开元路东口附近小区,楼上 3 层是一名女性住户,但平时很少回来住。

上个周末她突然回来了,至今一直没见离开。

这两天,楼内逐渐泛起了一股股浓烈的血腥味儿。邻居们循着味道一闻,是从 3 层飘出来的。

想到近期发生的断肢案,该楼居民非常恐慌,于是报了警。

7

当地派出所第一时间出警。

在走访过程中,他们了解到,3 层女住户回来的时间,恰巧是 3 月 12 日,也就是小叶失踪的前一天。

出于谨慎考虑,派出所果断通报了专案组。

应小华得知此线索后,当即眼前一亮。

女性,住在开元路商业街东面小区。

这与叶爸爸所述,神秘女人领着小叶往东走的线索,完全重合。

而住在 2 层的居民也表示,这个女人长得比较漂亮,但她平时神神秘秘的,跟周围邻居从来不走动,甚至连招呼都不打。

这次她回来,家中出来进去有不少人,好像是有什么事发生。

尤其是 3 月 13 日晚上,她家屋内曾传出「当当当」的声音,好像在剁什么东西?

剁东西?

应小华不敢怠慢,迅速联系物业,用钥匙打开 3 层房门,进入了该住户家中。

图 4 可疑房间位置图

当专案组成员们进入室内后,发现其客厅和卧室并没有什么异常,但一股浓浓的腥臭味,将警员们引到了厨房。

嚯,这儿果然有不同寻常的景象。

厨房内,遍布着大量的点状血迹,而且肉眼可辨,是喷溅所致。

厨房角落里,警员们发现了一个铁盆,里面是鲜红的血。居民们闻到的浓烈味道,源头就在这里。

交警部门提供的视频资料显示,这个女人于 3 月 14 日凌晨 4 点多,便离开了小区,这也使其避开了邻居的视线。

3 月 13 日晚,小叶被神秘女人带走,而 3 月 12 日这个女人回到家中,3 月 14 日凌晨又悄悄离开,期间邻居们还听到其剁东西的声音?

这个女人的行踪轨迹,让专案组成员们嗅到了胜利的气息。

应小华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将血迹样本交给法医。

只要厨房的血迹属于人血,并且能够与小叶的 DNA 相吻合。那么,犯罪嫌疑人就可以确定了。

专案组成员们个个摩拳擦掌,等待着最后的确认。

然而,会议室里兴高采烈的气氛,很快便被压抑的情绪所取代。

经过反复检测,确定厨房里的血迹,全部是鸡血,没有任何人血成分。

「什么?」

应小华反复确认着鉴定报告。

随后,专案组对 3 层女住户的当面排查,也证实了,这是个乌龙事件。

该住户在温州经商,周末回来是为了和几名当地朋友联络,准备在台州开展新业务。

3 月 13 日晚上,她在家中请朋友吃饭,并且杀了两只鸡煲鸡汤。

居民们听到的「当当」声,其实是剁鸡块的声音。

那铁盆里的鸡血,是其朋友帮忙杀鸡所致。只是朋友们散去时,忘记了帮她处理掉鸡血,从而导致天热「发酵」。

当天的几名参与者,向专案组证明了一切。

这次的失败,令整个专案组非常懊恼。

三天黄金破案期已过,难道「断手案」要成悬案吗?

为什么连日的摸排,都无功而返?率先冷静下来的是应小华。

是否还有什么地方没想到?

应小华打算再去一次叶家,但老实讲,他真的很怕。

很怕看见叶妈妈期盼的眼神。

至今她还幻想着小叶能被警方找回来,哪怕他失去了双手。

应小华一边安抚着叶家夫妻的情绪,一边拿起桌上的全家福照片。

照片上的小叶五官精致、阳光快乐,长大后一定是个帅小伙儿……

可惜了。

距离案发,已经过去几天了。

叶爸爸也从悲痛中缓解了一些,又和应小华谈了很多案发前的细节。

这次的走访,令应小华发现了一个之前忽略的问题。

当初,说看见神秘女人带走小叶的,是距五金店不远的魔法用品店老板。

但专案组在走访这家魔法用品店时,老板却没有提到过「神秘女人」。

这么重要的线索,难道是忘了?

于是,应小华安排了两名最得力的警员,打算好好跟魔法店老板聊聊。

8

3 月 17 日下午,警员们来到了这家魔法店,但令人意外的是,这里居然大门紧闭。

好好的生意不做啦?

「哐哐哐」调查警员敲了半天门,但不见有人。

此时已经天黑了,警员们绕着魔法店转了几圈,发现里面竟然有灯光。

有灯光就有人。

警员敲了这么半天门,里面不可能听不见,除非不想接受警方的询问。

难道说,店老板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图 5 枫南五金店与魔法店位置图

警员们提高了戒备。

「快出来,我们知道里面有人。」

在警员们不停地喊话下,店老板终于现身了。

开门的,是一名 20 岁上下的年轻男性。

在被问及为何不开门时,这个店老板只是敷衍说,没听见。

在后续的询问中,警员们发现,这名魔法店的老板眼神不定,神情恍惚。

警员们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

随后,警员们装作若无其事,进店转了一圈。

这时才发现,店里面还有一个年轻男子,看上去比刚才那个还年轻一些。

两名年轻人中,年龄大一点的叫胡星合,当时是 20 岁。小一点的叫黄鹏,当时 19 岁。

他们都是温岭大溪人,在开元路商业街做生意,不到一年时间。

他们经营的这家魔法店,以销售电影道具和传统魔术器具为主。

因为当时《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盛行,所以催生了其衍生道具的热销。

了解清楚两人的基本情况后,走访警员特意将两人分开进行询问。

问题的核心,当然是关于那个领走小叶的神秘女人。

这两个人都说,确实看到过小叶被一个女人领走。之前走访时没对警员说,是因为怕乱说话给自己惹麻烦。

嗯,这个理由倒也说得过去。

「3 月 13 日下午,就在店门口,有个女人跟那小孩说了几句,然后她们就一起向东去了。」

胡星合这样回答。

「这个女人多大年龄?」

警员继续问话。

「有 30 岁左右吧?」

起初几个问题,胡星合与黄鹏的回答倒还基本一致。

「身高是多少?」

「体型是胖还是瘦?」

「头发的长度……」

随着警员们问题的深入,两人开始抓耳挠腮,回答也逐渐漏洞百出、前后矛盾。

看来胡星合与黄鹏,有重大作案嫌疑。

专案组于 3 月 18 日凌晨,将这两人带回开发区分局做深入调查。

9

在审讯室中的胡星合与黄鹏,完全一副滚刀肉的做派,咬紧牙关不张嘴。

对于小叶的案子,更是一问三不知。

应小华判断,这两人应该是利用案发后的时间,订立了攻守同盟,所以不拿出些真凭实据,他们是不会交代案情的。

3 月 18 日清晨,应小华亲自带队,将魔法店内上下两层,进行了一番搜查。

为了方便经营,商业街店面都由开发商统一建造。一层为对外的门面,二层可供经营者居住。

进入一层,魔法店各种陈设显得整洁有序,倒是看着没什么破绽可言。

二层可以居住,配有卫生间和厨房。

在勘验第二层时,应小华却嗅到了浓重的洗洁精味道。

他拿起洗洁精查看时,其瓶底竟然还有暗红色痕迹。

像是血迹……

「看……」一同上来的警员喊了一下应小华。

他顺着警员手指的方向,发现厨房和卫生间的墙壁上,有很多奇怪的锐器刮痕。而且,这些刮痕一看就是不久前造成的。

而应小华最大的发现,莫过于厨房门槛上米粒大小的东西。

这很像是脂肪组织啊?

应小华立刻将其交给法医,连同瓶底痕迹去做鉴定。

经过一个上午的等待,法医部门终于给出了令人振奋的消息。

血样和脂肪组织来自于人体,并且均属于失踪的小叶所有。

图 6 发现脂肪组织位置图

得到这个结论后,专案组成员们兴奋得振臂高呼。

「我们终于不负台州人民的期望,抓到了犯罪嫌疑人。」

在如山的铁证,和强大的法律攻势下,胡星合与黄鹏终于交代了「3.13 杀人分尸案」的全部过程。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震惊全市的分尸大案,竟是两个胆小鬼所为……

10

胡星合与黄鹏是同乡,两人自幼就厮混在一起。

眼看着各自都成年了,但俩人依旧过着无所事事的生活。

这两人都没什么文化,也没有一技之长,因此只能琢磨着做点小生意。

那些年,由于好莱坞系列电影《哈利波特》的热映,以及春晚上各类魔术节目大行其道,从而带动了魔术道具行业的火热。

胡星合与黄鹏认为,经营魔术用品店倒是个生财之道,又时尚又符合自身的兴趣爱好。

于是,两人从家里东拼西凑借了些本钱,在开发区的商业街上,开启了这家魔法用品店。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在经历了将近一年的经营后,魔法店并没给两人带来满意的收益。

相反,房租即将到期,他们连续约的钱都拿不出了。

「不能瞪眼看着魔法店关门,咱们必须得想办法过这关。」

2005 年还没有网贷,所以想救急只能去求人借钱。但亲属的钱,能借的已经都借过了。老账没还,再借新债基本没可能。

于是,胡星合咬着牙提议,干脆去抢劫,这样来钱多快呀!

黄鹏起初有点害怕,但面对眼前的窘境,也只能同意了。

两人偷偷买来了电警棍和大号扳手,打算去抢劫出租车。

然而,没有任何抢劫经验的胡、黄二人,真到该动手之际,他们又开始害怕了。

因为两人都身材瘦小,万一不能制服出租司机怎么办?岂不是不能达到目的。

于是,两人买来很多犯罪题材电影,在店里潜心研究。

在此过程中,他们发现,但凡犯罪高手,都会将整个犯罪实施过程,预演一遍。

于是,胡、黄二人产生了找人「练习」的想法。

此后的几天里,两人开始物色「练习」对象。

商业街上人来人往,他们看谁都觉得没有十足把握。

直到隔壁五金店的小叶出现后,两人顿时眼前一亮。

「这小孩想买魔术道具,去学校里表演,所以经常泡在店里。」

胡星合交代说。

11

3 月 13 日下午 4 点多,小叶再次兴致勃勃地走进了这家魔法店。

玩了一会儿后,胡星合说有更神奇的魔术可以教小叶,但为了不泄露秘密,必须得上二楼去演示。

小叶信以为真,跟着二人便上了楼。

谁料,小叶刚一上到二楼,胡星合便拿出电棍,电击小叶后颈部。

一时间「噼里啪啦」声直刺耳膜。

可能是因胆怯导致手抖,也可能是电棍质量不过关,在胡星合一通猛烈电击后,小叶居然没有晕倒,仅是因疼痛摔倒而已。

此时,连电带吓的小叶,竟高声惊叫起来。

「啊,救命啊……」

小叶地叫声刺激了胡、黄二人紧张的神经。

他们扑上来,一个捂住小叶的嘴,另一个举起扳手。疯狂地击打小叶头部,意图让其闭嘴。

据两名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从没想过会到死人的地步。只是一心想着练习好后去弄点钱,度过眼前的经济危机。

他们想当然的认为,电晕小叶后,再过会儿把他弄醒,然后白送他一件魔术道具也就糊弄过去了。

谁知,计划和实际完全不同。

他们几扳手下去后,小叶当即头部血流如注,但叫喊声却没停。

惊慌失措的胡星合与黄鹏疯狂了。

他们用尽全身力气,疯狂敲打小叶的头部,也不知道多少下……

打完后,两人见小叶居然还有呼吸。于是,他们又找来胶带,将小叶的头面部缠了个严严实实,打算憋死小叶。但由于小叶满头是血,胶带受潮后无法黏贴。

最后,丧心病狂的两人,轮流用双手掐小叶的脖子,直至小叶没有呼吸为止……

一个正直花季的生命,就被这两个愚蠢的东西给扼杀了。

图 7 第一案发现场示意图

杀死小叶后不久,叶爸爸登门询问小叶的去向。两人为了扰乱视听,于是谎称有个女人领走了小叶。

夜晚,两人看着小叶的尸体,思考着该如何处理。

最终,两人为了掩盖罪行,决定掩埋尸体,造成小叶失踪的假象。

除此以外,两人还从电影中获得了启发。

整体埋尸目标太大,容易被发现。应该先分尸,再分散掩埋残肢,这样更加方便且隐蔽。

「为什么要蒸煮尸体?」

应小华问。

「电影里说,尸体煮熟了可以破坏 DNA,这样即使残肢被发现,也没法辨认尸体。」

应小华摇摇头,竟然对电影内容深信不疑,真是无知者无畏。

两人连夜将小叶分尸,又放在锅里煮了煮,随后外出抛尸。

他们本打算将残肢分散掩埋,但在商业街附近刚埋了两只手,便感觉力不从心。同时,两人也感觉其行踪,容易被交通路口的监控拍到。

图 8 犯罪嫌疑人指认抛尸块现场

于是,剩余残肢两人打算简单处理,分别被他们扔到了温岭大溪、商业街附近的山林、村里垃圾桶、太湖水库附近的坟地里。

经过犯罪嫌疑人现场指认,专案组经过日夜打捞,终于找到了其他残骸。

图 9 犯罪嫌疑人指认抛尸块现场

至此,经过台州公安局日以继夜的艰苦奋战,终于可以向社会宣布,案件胜利告破。

案件的破获,虽然不能让死者复生,但对被害者家属也算是有了交代。

12

此案是典型的恶性要案,其犯罪动机恶劣,作案手法残忍至极。虽然发生于 17 年前,但对我们依然有着强烈的警示作用。

当我看到卷宗时,内心是五味杂陈的。

十岁男孩儿,花一样的年龄,去邻居家串了个门,便以极为惨烈的方式,告别了自己的父母。

再说胡星合跟黄鹏。他们也是才成年而已,却要为其愚蠢的行为,付出生命的代价……

此案的发生,我想还是跟当时社会大环境有关。

那个时候,中国经济飞速发展,人人都在不遗余力的「向钱看」,所以才催生了一些为了钱,铤而走险的人。

比如:案发于 2000 年 8 月 30 日的湖北麻城家族式系列抢劫、诈骗、杀人案。

还有案发于 2006 年 10 月 5 日的安徽祁门信用社抢劫杀人案。

这些都是为了钱,而犯下的罪行。

可以设想一下,即便胡、黄二人「练习」成功,最后等着他们的,终究还是法律的严惩。

老话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否则,害人终害己。备案号:YX1119kOjLR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