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在家里窗户目睹了对面单元楼窗户一个人杀人,但凶手发现你了还发出瘆人的微笑。以这为开头如何写故事?

你在家里窗户目睹了对面单元楼窗户一个人杀人,但凶手发现你了还发出瘆人的微笑。

你有些慌张,立刻拉上了窗帘。

你很害怕,但理智告诉你应该报警。

从窗帘缝隙探出手机录像时,你发现凶手已经不见了。

你颤抖着拨了报警电话,「110 吗?嘉营小区 13 栋 21 楼有人行凶,我不知道是哪一户,就在我家对面……」

你报了自己的地址,希望警方能根据这些信息定位凶案现场。

接线员说他们很快会出警,让你在家中等待。

1

你刚刚大学毕业,找了份还算满意的工作,才租下这个不大的房子,准备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就在你搬进来的一周后,就在你拿着瓶可乐在窗边看城市夜景的时候,你看到了一个趴在窗前的女人。

看不清表情,只能看到窗户上的血,还有她背后的人。

你,目睹了一场凶杀案。

虽然只有短短几秒,但凶手看到了你。

尽管看了很多警匪片和恐怖片的你以为自己身经百战,但真的遇到这样的事时,你吓得都无法站起来。

巨大的恐惧让你忘记了凶手的长相,但你记得那个笑,有些瘆人的微笑。

他看到你了。

你安慰自己,距离不近,他应该也没有看清你的长相。大不了,明天一早就从这里搬走。

希望警察能够抓住他。

正想着,你的门被人敲响。

你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门口是身穿制服的警察,他向你的猫眼出示了警官证。

警察终于来了,你安全了。

你打开门,警察看着你笑了。

是那个,瘆人的微笑。

你反应过来,想要关上房门,却被他一脚踢开。

你想往房间里跑,却被他从后面死死卡住脖子。

「大哥,大哥,」你疯狂地拍着他的手,「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会说出去,我才二十一,我不想死,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

「你看到了不该看的,得死。」耳边是他咬牙切齿的声音。

「我没看到,我没看到,距离这么远,又这么黑,我真的没看到……」你开始哭喊。

「嘘。」他捂住你的嘴,一刀捅上了你的腰。

起初,你只觉得冰凉,然后,剧痛让你无法呼吸。

你死了,死在你目睹这场凶杀案的十五分钟后。

2

你突然有了呼吸,睁眼,窗户对面的凶手正看着你笑。

你一下瘫坐在地上,刚才发生的事在你脑海中翻涌。

你摸了摸自己的腰,没有伤口,但痛感依然清晰。

「怎么回事?」你问自己。

再探头出去时,对面已没了凶手的影子,只有窗户上的血迹提醒着你,凶杀案再次发生了。

你,回到了十五分钟前。

你认为这是老天给你活下去的机会。

这一次,你飞快地冲出家门,敲响了隔壁女邻居的房门。

无人应答。

无奈之下,你只好去敲另一户。

那一户住着一个男人,每天上班时你都会碰见穿着西装的他,彬彬有礼。

他开了门,见你神情紧张便赶紧让你进来并询问缘由。

你跟他讲了对面的凶杀案,他问你是否报警。

你摇了摇头,说自己太害怕,连手机都没带就冲出来了,并问他可不可以借手机给自己报警。

他把手机递给你,你伸手去拿时发现他并不松手。

你抬头,发现你的邻居正在盯着你看。

顺着他的目光,你意识到自己穿着有些轻薄的睡衣。

「不好意思,我想先用一下卫生间。」你想赶紧离开这里。

他给你指了指方向,眼神并未从你身上离开。

你先是朝他指的方向走了两步,然后向大门跑去。

你想开门,发现门已反锁。

突然,你被一个大力拖拽过去。

男邻居把你按在了沙发上,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放开我!」你挣扎,他却丝毫不肯停手。

他伸手想捂住你的嘴巴,你咬了他一口,然后用膝盖朝他的生殖器狠狠顶了一下。

他疼得翻倒在地上,骂着你。

你趁机想跑,他却攥住了你的脚腕让你重重摔倒在地。

他爬上你的身子,给了你一巴掌。

「臭婊子,穿成这样不就是想让我上你吗?」

他力气很大,耳鸣让你的意识有些模糊。

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你的身体上,让你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恶心。

但你摸索到桌上有一个烟灰缸,你抄起烟灰缸,朝他头上砸过去。

他抖了一下,然后趴在你身上不动了。你用全力推开了他,然后夺门而出。

偏偏在这个时候,凶手刚从电梯出来。

他的眼睛上戴着面具,但你还是认出了他,因为那个笑。

一刀入腹部,痛苦很快消失。

你又死了,死在你目睹凶杀案的十分钟后。

3

当你再一次看到那个瘆人的笑的时候,你意识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时候。

想起刚刚发生的事,你恼怒得想要拿起菜刀把你的猥琐邻居砍了。

但是你很快冷静下来,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活下去。

你头很疼,虽然跟凶手见了两次,你却丝毫不记得他的模样,只记得那个笑容。

你回想了一下,第一次报了警,凶手扮了警察。而刚刚没报警,凶手来得更快。

于是,你选择了报警,告知警察凶手极有可能会来找你,然后反锁好房门,静静地在家中等待。

很快,敲门声响起。

你看了一眼手机,九点十四分。

刚刚太慌乱,你依稀记得第一次凶案发生,你掏出手机想要录像的时候是九点整。

那么,这一次应该跟第一次情况相同。

门口的,是凶手。

通过猫眼你看到了他,害怕极了,再次拨通了报警电话。

你告诉警察,凶手可能穿着警察的衣服,站在你家门口。

接线员告诉你,确实没有警察去你家,并再三叮嘱你千万不要开门,他们马上就派人过来。

这个时候,你隔壁的邻居被敲门声惊扰,开门探头查看。

穿着警察制服的凶手瞪了他一眼,他便缩了头回去。

你心中暗骂一声,他不光是个猥琐男,还是个缩头乌龟。

见敲门无果,凶手开始敲你隔壁的房门。

「警察,来了解情况。」他说,并出示了警官证。

那个猥琐男开了门,凶手进去了。

没过多久,你听到了一声男人的喊叫。

你推测,你的邻居应该被凶手杀了。

还没等你反应过来,你便听到了窗户碎裂的声音。

回头,你发现凶手从窗户闯进了你家。

你从未想过这种方式,这可是 21 楼啊。

你再一次被杀害了。

4

当那个瘆人的笑容再次进入你视线的时候,你果断地拉上窗帘,拨打了报警电话,这样起码能为你争取五分钟时间。

这五分钟,也许是因为警车的声音让他意识到你报了警,于是他潜藏在暗处偷袭了警察,换上警服并上门找你。

不管他如何,经历了三次死亡的你只知道待在这里一定活不了。

你匆忙穿好了衣服,出门时不小心碰翻了花瓶。

但是你顾不了那么多了。

你冲出家门,看了一眼手机,现在是九点十分,四分钟后,凶手就会出现,那么,他现在应该已经在这栋楼的门口了。

你看了看电梯,决定不去冒险,转身进了楼梯间。

你下楼的时候,一道手电光照了过来。

你慌了,以为凶手走的是楼梯。

「你没事吧?」

声音不是凶手的,你松了口气。

仔细看时,你发现迎面上来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男人。

「我……我没事。」你往下走。

那人说:「电梯里见过你,我知道你住我楼上。」

「你怎么在这儿?」你有些警惕,大晚上怎么会有人在这么黑的楼梯间?

你回想起隔壁那个衣冠禽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我听到楼上脚步声匆匆忙忙,还有什么东西碎了,我想着可能是出什么事了,想去看看。」那人解释道。

你意识到他应该住在你家正下方,从他的描述来看,他并无恶意。

你对他说:「哦,你应该住我楼下,我急着出门所以……」

「你不坐电梯吗?」他问。

「电梯坏了。」你不想多费口舌,于是推开他往下跑。

电梯声响起,你知道凶手来了。

楼梯间的声音吸引了刚走出电梯的凶手的注意。

他冲进来,杀了那个男人,又追上来杀了你。

5

「不要!」你大喊一声,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窗前。

对面,依旧是窗户上的血迹和瘆人的微笑。

这一次,你报警之后决定去找住在你楼下的男人。

因为,刚刚看到拿着刀的凶手时,他的第一反应是挡在你前面。

他不是个坏人。

你从门口拿了外套,边穿边下楼。

很快,你到了他家门口。

你抬手刚要敲门,门却从里面打开了。

他看到你时,呼吸还很急促,额头上是豆大的汗珠。

还没等你说话,他一把将你拽了进去,然后关上了房门。

你连连后退,之前试图强奸你的邻居带给你的记忆仍然清晰,你不由得对面前这个更加强壮的男人有了更多的防备。

见你神色慌张,他也后退一步,说:「我不会伤害你。」

你在想如何跟他解释自己这么晚跑他家里的原因。

他问:「你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吗?」

「我目睹了一场凶杀案,凶手看到了我,想要杀我。」你没说多余的话。

他点点头,问:「你怎么会来找我?」

「因为……」你该怎么说?实话实说,告诉他他刚刚救了你?

「是因为我给你挡了一刀吗?」他问。

「你记得?」你有些惊讶。

「说实话,还……挺疼的。」他摸了摸刚刚被凶手刺中的伤口。

他说,他本来在家里睡觉,听到楼上的脚步声和东西碎裂的声音,便想上楼看看情况,然后就遇到了下楼的你。

还没说几句话,就莫名其妙死了,然后一睁眼,又回到了九点整。

他缓了一会儿,以为自己做了个梦,但再次听到楼上慌乱脚步声的他还是决定上楼找你。

没事最好,有事还是要帮一把。

只是他开门的时候,你已经在门口了。他意识到刚刚应该不是梦,你遇到了危险,于是将你拽进了他家。

你见他还算可靠,便告诉他你已经死了四回,这是你第五次目睹那场凶杀案了。

他没有犹豫,选择相信你。

你看了看他家墙上的时钟,九点十分。

凶手离你们已经很近了。

「他不会知道你在我家的,这一次我们等警察来。」

于是你再次拨打了报警电话,告诉了警方你们现在的情况,并说凶手非常危险,让警察一定要多派人手。

「别紧张,不会有事的。」他从冰箱里取出一瓶水,拧开递给你。

经历了这么多事,你还是有戒心,就没有喝水。

等待太难熬,你决定跟被你拉进这个事情的男人找点话题打发时间。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喻漾。」你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我叫陆川。」

你环顾四周,随口问道:「你还在上大学吧?」

「嗯,」陆川见你盯着他家角落的健身器材,补充道,「我平时在健身房兼职。」

「怪不得。」你点点头。

陆川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说:「不过刚刚太突然,要是我做好了准备,一定打得他满地找牙。」

「我信你,但我还是希望抓坏人的事交给警察叔叔比较好。」

突然,有人敲门。

陆川示意你不要出声,自己去门口查看情况。

你跟过去,发现门口是一男一女两个警察。

你们确认过眼神,打开了房门。

两位警察介绍了自己,你们想让他们进门。

就在这时,凶手出现了。

这一次,你虽然报了警,但是他并没有换上警服。可能是因为警察多派了人手,他没有找到袭警的机会。

你依旧无法通过长相辨认这个凶手,让你认出他的是那个瘆人的笑容。

「小心!他在你们背后!」你大喊一声。

凶手出刀很快,离他最近的女警因为没有防备中了一刀,男警察掏枪出来却被凶手踹开,两人开始搏斗。

枪在你脚下,你捡起来,却无法瞄准目标。

陆川也上去跟凶手扭打。

可凶手拿着刀,男警察和陆川都被刺伤。

事不宜迟,你扣动扳机,却没有子弹射出。没有经验的你,没有打开枪的保险。

凶手将你踹翻在地,一刀刺中你。

6

这一次,还没等你下楼,陆川就自己找了上来。

他拉着你直接进了电梯,按下 B1。

「我们去警察局。」

你也知道,待在这儿应该没有活下去的机会。

你跟着陆川来到了地下车库,他解锁了一辆黄色的吉普。

他让你导航最近的警察局,开着车驶出了小区。

导航显示,最近的警察局有十五分钟车程。

现在已经是九点十分,凶手应该还在小区,而你们已经脱离了死亡。

「姐姐,你别害怕。」陆川安慰着你。

红灯闪烁,转绿时,车子开了出去。

不巧的是,一辆大货车的司机因为疲劳驾驶闯了红灯。

你们撞了上去。

7

这一次,陆川依旧来找你,你们还是做了去警局的决定。

在红绿灯路口,你们多等了两秒。

但大货车依旧闯了红灯,撞上了你们旁边加速起步的油罐车。

火光吞噬了黑暗。

应该是你们本不该出现在这条路上的车搅乱了时间线。

在感受到灼烧之前,你决定下次不去警察局了。

8

这是你第八次回到这晚的九点钟。

因为死了太多次,你明显感觉到自己适应的时间变长了。

陆川的敲门声把你从虚无缥缈中拽出来。

这回,你们商量了一个不算完备的计划。

你报了警,并告知警察凶手一定会来找你,还有可能袭警抢夺警服,请他们务必着便装。

而你和陆川通过对话跟凶手拖延时间,等待警察的到来。

九点十四,凶手穿着警服站在你家门口。

警察发了短信告诉你,他们还有五分钟才能到。

你知道,应该是凶手自己提前准备了警察的衣服,知道你报警便换上警服博取信任。

「警察,过来了解情况。」凶手站在门口,出示了警官证。

你在手机上打字给陆川,他照着念出来。

「请问有什么事啊?」陆川冲门外喊。

凶手明显愣了一下,随即问:「不是您报的警吗?或者,是您女朋友?」

「我没有女朋友,我们这层都没女的。您走错楼层了吧?」陆川按照你的意思说。

这个时候,你隔壁的男邻居打开了门。

你感觉到情况不妙。

「警察,他撒谎,我隔壁明明住了个女的。」邻居说。

凶手眉头一皱,顺着邻居开着的门进了他家,留下一脸懵的男邻居站在楼道。

「他要破窗!」你开了房门,拉陆川往外走。

「警察!他们出来了!」邻居拦住你们。

你朝着猥琐邻居的脆弱部位狠狠一击,他跪倒在地骂着你。

凶手追出来,陆川把你护在身后。

「你快跑!别管我!」

手无寸铁的陆川根本不是凶手的对手,凶手很快杀了陆川并追上了你。

这个时候,警察来了。

凶手把刀抵在你的脖子上,以你做人质威胁警察。

你看着躺在血泊中的陆川,自己拿脖子抹了凶手的刀。

陆川是被你扯进来的,他命不该绝。就算你被警察救下,他也活不了了。所以,你选择了自杀。

9

「可恶!」

回想起那个令人讨厌的邻居,你攥紧了拳头。

「你们之前有仇吧?」陆川问,「刚刚你那样踢他。」

「第二次,我去他家求助,结果他却想……」你说着,见陆川起身便拉住了他,「你干吗去?」

「教教他怎么做人。」

「事情还没发生,再说了,我已经踢了他两回,还算解气。」

陆川见你跟他刻意保持距离,于是说:「你放心,我不会对你那样的。」

「嗯,我知道。」你点了点头。

你们报了警之后,去了邻居家。

当然,是你敲的门。

陆川躲在猫眼的盲区。

邻居开了门,发现门口站着陆川时明显不悦。

「我们是警察,要征用你的房子。」你说。

你知道,就这样贸然去他家,等到装扮成警察的凶手来时,他又会坏事。

所以,用警察的身份压住他应该管用。

「警察?」男人有些怀疑地打量了一下你们。

「谢谢配合。」陆川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

你跟在陆川身后进去了。

男人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关上了房门。

你注意到,男人的眼睛在瞟你。

「管好自己的眼睛。」陆川挡在你身前。

邻居打量着你们,说:「有警官证吗?你们好像也没有枪……」

「事发突然,我们本来潜伏在这栋楼,但恐怖分子临时来了,所以借用你家等待支援。」你故意把事情说得很严重。

陆川打断你,严肃道:「小喻,他不用知道这么多。」

「是,陆队。」你对陆川表现得很恭敬,好像他真的是你的队长。

见你们这样,邻居也有些信了。

这时候,穿着警察制度的凶手开始敲你的房门。

邻居听到动静,去门口查看。

「你们的同事来了。」邻居说。

「过来,他是恐怖分子。」陆川把邻居从门口拉过来。

「你们才是恐怖分子吧……」邻居打量了你们一下,开门向凶手跑去,「警察,救命!」

第九次,你又死于凶手刀下。

10

这次,陆川的敲门声晚了一些。

你打开门,看见陆川手里提着一个不大的包。

他跟你想到一起去了。

你去敲邻居的房门,陆川躲在暗处。

门一开,陆川把那人按回去,你赶紧进去并关上房门。

「别动!」陆川把那人反扣在墙上。

男人问:「你们是什么人?」

陆川说:「只要你听话,我们不会伤害你。」

「跟他废话什么?还是杀了吧!」你对陆川说。

你凶狠的眼神吓住了猥琐男,他连忙说:「别别别……我听话,我听话。」

既然上一回他以为你们是坏人,那这一回你们就当一回坏人。

你和陆川拿绳子绑住了邻居。

邻居还在求饶:「你们要钱我可以给,就在我卧室,密码也告诉你们,你们放了我吧……」

「闭嘴!」你觉得他聒噪,拿胶布封上了他的嘴。

这次,应该万无一失了。

九点十四,穿着警察制服的凶手开始敲你的门。见无人应答,又去敲了女邻居的房门。

依旧无人应答。

正当他准备敲你们的门时,警车鸣笛声在夜晚格外响。

你看了看时间,九点十八分。

凶手犹豫了一下,然后走了。

你想起上次的经历,又打了报警电话,告诉他们凶手刚走,让警察多带几个人上楼,务必注意安全。

两分钟后,警察上门。

陆川打开门。

邻居见状,挣扎着从地上起来,一跳一跳过来。

警察问你们是怎么回事,你们如实解释。

你说,因为太害怕了,所以才和陆川闯进了邻居家。

邻居太慌张,你们只好绑住了他。

「他们是恐怖分子!」邻居撕掉了嘴上的胶布,指着你们。

「警察同志,等您看了楼道监控,一切都清楚了。」

你们三个人被带去了警察局。

你们不是嫌疑人,所以被一起带进了问询室。你们的邻居由于太害怕你们,被带去了另一间。

坐在警察对面的时候,你才松了口气。

「不过,事发前你怎么会去她家?你们之前认识吗?」警察问陆川。

「我是健身教练,拉客户来着,」陆川解释道,「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她惊慌失措的。」

「我特别害怕,想着凶手看到了我,所以不敢多待。」

「那你们为什么去了邻居家?还把他绑起来了?」

「因为凶手知道我在这一层,所以我担心邻居也有危险,所以才去他家。但是我们怕他相信门口的凶手,他可穿着警察的衣服,所以只能吓吓他……」

事情解释清楚之后,警察通过监控确认了之前上门的并不是他们的人,那人极有可能是凶手。

而你看到的对面那栋楼的女人,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身亡。

你们走出问询室,在大厅碰上了邻居。

邻居见到你们往后退了一步。

刚跟你们问话的警察拍了拍邻居的肩膀,道:「人家可救了你。」

「那谢谢了。」邻居极不情愿地道了谢。

警察说你们可以走了,但是暂时不要回家。

「你有地方可以去吗?」陆川问你。

你摇摇头。

毕了业,你从大学到了这座陌生的城市,还没来得及跟旧友联系,也没认识什么新的朋友。

「要不去我哥们儿家借住一晚?」

「不用了,我去酒店住一晚就好了,明天再想别的办法吧。」

「你带身份证了吗?」

你一拍脑袋,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

「姐姐,我都在警察局晃了一圈了,你要出事警察第一个就找上我了,我真不是坏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把你扯进来真的很抱歉,还要麻烦你……」

「别客气了,咱俩都是过命的交情了。」

陆川给他好哥们儿打了个电话,你们在警察局门口等了一会儿车就到了。

「你丫这么晚搞到局子里来了,就小爷能来救你!」那人下了车,搂上了陆川的脖子。

陆川拍拍他,示意你也在。

那人看到你,立马撒了手,小声道:「这美女谁啊?女朋友?」

「我邻居,家里出了点事,去你家借住一晚。」

「不是女朋友啊,」那人挂上一脸笑,朝你伸手,「你好,我是陆川的好朋友楚子丰。」

「你好,喻漾,麻烦您了。」你去握手。

陆川一把把楚子丰拉走,你们上了车。

「喻小姐,有男朋友吗?」楚子丰问。

「问这个干吗?」陆川打断道。

「我就问问怎么了?男未婚女未嫁的,还不准我问了?」

「你别理他啊,这货每次见我身边带的人都不一样,花心得不得了。」陆川转头对你说。

「陆川,你给小爷闭嘴,不然让你露宿街头。」

正说着,车子突然被撞了一下。

「谁他妈不看路撞老子车?」楚子丰下了车。

这条路比较偏僻,路灯很黑,你朝后看去。

突然,楚子丰的脸出现在车窗上,他的手从窗户上滑下,血迹模糊了玻璃,你看到了他身后的人。

那个瘆人的微笑又出现了。

「锁好车门别动!」陆川回头对你说,然后下了车。

你拿出手机颤抖着拨了报警电话。

你相信,隔那么远,凶手一定不会看清你的长相。他应该是等在警察局门口,等你们出来便跟上了。

你是唯一的目击者,杀了你他才能有机会逃脱法律的制裁。

对面刚接通,车窗便破了,玻璃碎了你一身。

你来不及反应,便被凶手一刀割喉。

11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你告诉警察,你担心凶手在暗处,希望可以让警方做一个掩护。

警察为了你们的安全,先开了一辆警车出去混淆视线,然后让你们坐了另一辆非警用车出了警察局。

一路无事发生。

陆川带你去了楚子丰家。

「你丫这么晚……」楚子丰看到你时清了清嗓子,小声问,「这是?」

「我女朋友,家里出了点事,得在你这儿住一晚。」

「我靠,你什么时候找的女朋友?」

「要你管。」

「今儿嫂子在这儿我就不跟你动手了,改天去酒吧喝不死你!」说着,楚子丰去收拾房间。

陆川解释道:「我怕他又烦你,所以……」

你点点头,表示理解。

「就那个房子,哥们儿给你都准备齐全了。」楚子丰拍了拍陆川的肩膀。

陆川把你带进一间客房,你看到了床头柜上的一个蓝色盒子,立马错开了眼睛。

原来准备齐全是指这个……等等,他不会只准备了一间房吧?

陆川见你面色尴尬,然后看到了床头柜上的避孕套,赶紧拿起来揣在兜里,暗骂一声:「这孙子……」

「你就锁上门安心睡,我跟他通宵游戏,不会过来的。」陆川走出去,帮你关上了房门。

你刚要去锁门,便听到外面两人的对话。

「有病吧?你不陪女朋友待我房间干吗?」

「你准备得挺好啊,下次别准备了。」

「怎么?牌子不好用还是尺寸不对啊?」

「别废话,上号。」

你被逗乐了,然后锁了门,卸下心里防备的你睡得很好。

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你醒了。

你,终于活到了第二天。

天亮了,你也没那么害怕了。

你告诉陆川:「我先回家拿东西,然后找酒店住着,凶手总会落网的。」

「我也准备回家了,他看到的是你所在的楼层,你要不先来我家吧。」

「我……」

「要算你房租的,不过比酒店便宜。」

见陆川这样说,你便答应了。

回到家,你打开门,飞快地进去并关上房门,直奔卧室收拾东西。

你很害怕,手都是颤抖的。

你真的不想再死一次了。

你走进卫生间,想要拿一些洗漱用品,突然从后面被勒住了脖子。

你抬头,通过镜子看到身后的那个人,那种笑。

他早就在这里等着你了。

你无法呼吸,然后失去了知觉。

12

「怎么回事?」陆川问。

他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结果一睁眼又回到了这晚九点。

「凶手早就潜入了我家,把我勒死了。」你解释道。

「报警了吗?」

「还没来得及,」你推了推陆川,「你走吧,这件事本来跟你没关系。」

「我不能见死不救,我们先离开这里。」

陆川开车带你离开。

在车上,你们意识到,只有凶手被当场抓住或者击毙,你才能活下来。

因为无论你们是否逃离,只要凶手没被抓住,他总会找到你。

但是警察赶过来的时间是你们无法改变的客观条件,而凭借你们自己的力量也根本无法制服凶手。

从事发到凶手出现的短短十五分钟里,你们什么也做不了。

这一次已经被你们浪费了,白白等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的感觉太差了。

你们决定自杀。

不过,撞上货车之前,你们想了新的招数。

一直都是敌明我暗,这一次,你们要诱敌上钩。

失败的话,大不了再死一次。

13

九点,你立刻报警告诉警察发生了凶杀案。

九点十分,陆川才开车从地下车库驶出。你穿着凶手看见你时的衣服,白色的,在夜晚格外明显。

你们在等,等凶手看到你们。

凶手九点钟看到你之后,应该在处理现场他留下的痕迹,这才为你们争取了些时间。

九点十二分,一个人从对面的楼跑过来。

你知道,那就是凶手。

陆川故意开车从他身边经过,凶手看到了你。

车开得很慢,你们希望凶手跟上来。

「鱼上钩了。」陆川说。

从后视镜看,你发现一辆车跟上了你们。

你报了警,告诉警察你目睹了一场凶杀案,而凶手正在追你。

你知道提前告诉警察你们的计划没用,面对警察也必须实话实说,所以才选择了这个时候跟警察说明情况。

警察给了你们一个地址,说他们会在那里设置路障,沿途也会有车悄悄跟上。

陆川开着车在车流里穿梭,给凶手一种他在摆脱追踪的感觉。

不过他的车是黄色的,很大也很显眼,甩开之后凶手还能跟上。

路上的车越来越少,你们朝偏僻的地方开去。

如果让凶手进了闹市,会很难抓捕,也很危险。

这条路上,只剩下你们的车了。

见状,凶手一脚油门将车开到了你们的车旁,然后向右撞了一下你们的车。

陆川稳住方向盘,加速朝前开。

就在你以为你们又要死在凶手手里的时候,你看到了前方的警车和路障。

凶手也看到了,立刻掉头。

这时候,后面的警车也追了上来,将凶手的车逼停。

警察冲上来,将你和陆川保护起来。

然后另一队人持枪靠近凶手车辆。

突然传来一声枪响。

「凶手持枪!」一个警察大喊。

「车里面的人,你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立刻投降。」在你身边的一个警察拿着喇叭喊道。

但凶手并没有下车的意思。

「狙击手确认目标。」他们的对讲机传来声音。

「开枪。」你身边的警察说。

「砰!」一声枪响,子弹穿过玻璃,凶手身亡。

你跑过去,警察都没拦住你。

你确认了车中尸体确实是凶手时,这才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一切都结束了。」陆川蹲下,把你搂在怀里安慰着你。

你从未想过流泪,但活下来的感觉真好。

你回到家,准备开门,却发现忘记拿钥匙了。

无奈之下,只好下楼找陆川。

陆川给你腾出了一个房间。

你洗漱完,发现客厅还亮着,灯光通过门缝透进来。

你打开房门,发现陆川站在客厅阳台。

「你怎么不睡?」你问他。

「睡不着,发生了这么多事,有点没缓过来。」

「我也是,」你叹了口气,「居然死了十几回,想都不敢想。」

「姐姐,你说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吧?」陆川拧了瓶水给你。

你喝了一口,说:「希望是。」

你突然觉得有些头晕,转身想回房休息。

突然,你腿一软。

陆川从身后架住了你,让你没有一下跌在地上。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

你看着他,目光落在了桌子上的那瓶水上。

你记得,刚见面时,他也递了水给你,但你没有喝。

水有问题。

14

「姐姐你开门,我能解释!喻漾!喻漾!你开门!」

陆川在你门外。

你又回到了晚上九点。

这一次,你不会开门引狼入室了。

你也没报警,因为你有些灰心。

好不容易从凶手那里逃出来,又被一起共过生死的人害死了。

本来凶手就不好对付,你还失去了一个搭档。

这下,你要永远困在这十五分钟里了。

除此之外,你觉得自己的心像被撕碎了。

你以为陆川是一个很好的人,他却从一开始就想拿那瓶水害你。

九点零八分,凶手快来了。

门外很安静,你从猫眼看出去,陆川背对着门站着。

「凶手要来了,你快走吧。」你对门外喊。

「我不走,我要保护你。」陆川没回头。

九点零九分,你没忍心,打开了房门,让陆川进来。

你手里握着一把菜刀。如果他要害你,你便自杀重启。

「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被凶手杀死的。」陆川冲你笑了一下。

「既然一开始就要害我,何必又一次一次帮我?」

「我就知道你一定是误会了。」

陆川说,他的水真的没问题,你倒下后,他也倒下了。

失去意识前,他看到有人开了他家的房门。那人带着过滤口罩,应该是用什么气体迷晕了你们。

陆川刚解释完,凶手已经在你们门外开始撬锁了。

陆川从你手中拿过菜刀,拽你进了卧室,反锁了房门。

你们怀疑,凶手不是一个人。

你们每次报警,凶手都会穿上准备好的警服。没有报警,凶手就还是穿着原来的衣服并且戴着面具。他是怎么判断你是否报警的?

所以,他一定有同伙在其他地方监视。

「他的同伙会不会是警察?这样,警服的事也能解释清楚了。」陆川推测道。

你摇摇头,说:「如果是,上一次凶手就不会进我们的圈套了。」

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凶手毙命,同伙报仇。

你们听到,大门已经被打开了。

凶手朝着唯一关上门的房间走来。

陆川站在门背后,手在胸口拍了拍让你放心。

凶手踹开了房门,直接朝你刺来。

这时候,陆川从背后拿刀砍上凶手的背。

这一次,凶手没有防备,倒在了地上。

你拿手试了试,他还有呼吸。

你们找了绳子,捆上他,然后报了警。

二十分钟后,警察赶到。

你们被带去警察局,说清了一切,并告诉警察,他还有同伙流窜在外,你们会很危险。

陆川凭借自己上一次的模糊记忆画了一幅画像给警察,告诉他们这就是凶手同伙的长相。虽然戴着口罩,但是眼部特征很明显。

在问到你们的关系时,警察拿了一段监控给你们看,是陆川在你门外待了九分钟的视频。

显然,健身教练拉人的说法已经没办法解释了。

「警察同志,我和我女朋友闹分手,她把我所有联系方式都删了,我是上门想找她复合来着。」陆川解释道。

你知道,多解释只会越描越黑,便赌气似的说:「哼,谁是你女朋友?」

「那个女的跟我真的没关系,你听我解释啊。」陆川一脸委屈。

「好好好,你呢,给你女朋友慢慢解释,待在警察局你们就是安全的。」果然,警察相信了你们在闹分手,就没再多问。

「姐姐,你还会演戏啊。」陆川冲你眨眨眼。

「你不是还会画画?」你问。

他画的凶手同伙的画像还挺逼真的。

「我是美术专业,学设计的,」他笑了笑,「你要是喜欢,我也可以给你画。」

你突然鼻头一酸,说:「对不起啊,之前怀疑你。」

「没关系的。」

警察居然很快就抓到了那个同伙。

你们没想到,那个同伙竟一直在警察局周围潜藏着,一切都要归功于陆川的画像。

警察把你和陆川送回了小区。

这回,你终于可以睡个踏实觉了。

电梯到 20 楼,陆川没下,坚持要送你回家。

你按着开关赶他下去,笑着说没关系。

他回头看了看你,然后挥手告别。

你出了电梯,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邻居打开房门,探头出来。

「这么晚才回来啊?」他问。

看到他道貌岸然的样子,你觉得胃里一阵恶心,还是勉强冲他挤出了一个微笑,心中已经揍了他千百回。

该死,这门为什么半天打不开?

「哦对,」邻居转身回了屋子又出来,递给你一个纸袋,「客户给的柚子茶,我没时间喝,要不要尝尝?」

你本能向后退。

「不用了。」陆川突然出现,把你护在身后。

「你是?」邻居打量了一下陆川。

「我是她健身教练。」

「健身教练管这么宽啊。」邻居笑了一下。

「那您又是……」陆川看向他。

「我是她邻居,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远亲不如近邻嘛。」

「我对柚子过敏,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你对邻居说。

你准备开门,陆川却抢先一步用他手中的钥匙开了你的门。

「姐姐,你从我们家出去的时候,把钥匙拿错了哦。」陆川冲你笑了一下。

怪不得打不开门。

既然如此,倒不如借陆川彻底让猥琐男对你死心。于是,你把陆川拽进了家中。

五秒之后,你听到了楼道传来的巨大摔门声。

「又猥琐又胆小,脾气还大。」你评价道。

「姐姐,你要不搬家吧?隔壁住着这种人,太危险了。」

「你也挺危险的,还敢偷换我的钥匙。」你看着陆川,回想起他应该是在电梯里调包了你们的钥匙。

「我是真心想看到你安全到家,所以才……」

「好啦,谢谢你,刚已经让他死心了。」

「这种人报复心很强的。」

「立马下单防狼喷雾,防身用。」你拿出手机。

陆川伸手挡住你的手机,说:「姐姐,要不我当你男朋友吧?你看我,身强力壮,也能防身。」

「你?」

「我明年就毕业了,工作也找好了,你放心,工资绝对能养活两个人!三个人都行!」陆川连忙摆手,「啊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我们确实一起经历了生死,你对我有好感可能是吊桥效应产生的错觉。」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你也有这种错觉。毕竟,你们都还不了解对方。

「那我明天再来找你,」陆川走到门口,又走回来,「不行,我不放心。」

「坏人已经被抓了。」

「你隔壁有变态哎,我不管,今晚我睡这儿了,姐姐晚安。」陆川躺在沙发上,背对着你。

你见他心意已决,便锁了卧室门休息。

早上起来的时候,客厅已经没人了。

应该是沙发睡着不舒服,陆川早就回去了。

你想着,年轻人挺没毅力,前脚说要追你,后脚人就不见了,真是靠不住。

简单收拾了一下,你准备出门上班。

打开门时,你发现陆川正靠着墙等你。

不得不承认,他穿得还挺帅的。

这时候,邻居也开了门。

陆川直接揽上你的肩宣示主权,悄悄说:「昨天准备不充分,不过我今早五点就起床收拾自己了,穿了我最帅的衣服,喷了最贵的香水,绝对能让他知难而退。」

「你还挺会。」你笑了一下。

电梯到了,陆川拉着你的手进了电梯,邻居也跟进来。

「疼,」陆川突然喊了一声,「腰好疼,都怪你。」

你看了一眼邻居,他的脸色更难看了。

电梯门开,邻居气冲冲走出去。

「弟弟,以后说话注意点。」

「我实话实说啊。」

「你腰疼……」你突然觉得自己声音有些大,然后压低了声音,「你腰疼怪我?」

「怪你让我睡沙发了啊,」陆川低头看你,「姐姐,你想哪儿去了?」

「我没……」

「你脸红了!」

「你还没睡醒,赶紧回去补觉。」你推了推陆川。

「我可清醒了,我查了那个吊桥效应,也想清楚了。我就是挺喜欢你的,我一开始觉得你好看,之后又发现你还挺勇敢的。而且,你不觉得跟我挺有默契吗?」

「我很难追的。」你挑眉。

「我怎么感觉已经快追到了呢?」

「健身教练海王可多了,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养鱼呢?」

「你不喜欢的话,这个兼职我立马不干了,我又不是奔着赚钱去的。」

「那你奔着什么去的?健身房里的美女吗?」你眯了眯眼。

「这不是之前看你拎了个健身房的包,想跟你搭讪来着,结果你根本就没去过。」

「那是健身房刚开业,他们在小区发的。」你笑着解释。

「啊?」

「我觉得你比我的邻居更危险,脑子里计谋挺多啊。行了,不跟你说了,我上班要迟到了。」

陆川追上来,道:「姐姐,我送你吧。」

「我们还不了解,你别一时兴起了。」

陆川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你,说:「这是我的简历,之前一起进过警察局了,你也知道我没前科。」

「嗯,如果以后想跳槽来我们公司,我会帮你说句好话的。」你接过他的简历,笑着走了。

【后记】

我是陆川。

居然在知乎翻到了姐姐三年前写的文章,还没结尾。

蹲文的各位,文章不会有后续了。

她很忙。

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她已经是我老婆了。

不过,我还是喜欢叫她姐姐。

行了,登她的号只是告诉大家一声别苦等了。

女儿哭得厉害,我得赶紧去哄了。

  • 完 -

□ 易过敏体质备案号:YX111R9OzQ0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