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哪些令人浑身发抖的故事?

深夜我收到室友的求救短信,她在的厕所隔间外站着一个人。

我本打算装睡,却不小心接通了她打来的视频。

一张辨别不出五官的脸猛地出现在了镜头里。

那个女人正死死贴在地上往里面看。

我立即捂住嘴巴才没叫出声音。

烂脸女,她就是帖子里所说的诡异的烂脸女!

随即,我听到旁边的隔间里传来开门的声音,那个女人好像是进去了。

1

23:50,我收到了室友发来的短信:

【小叶!现在能不能快来厕所接我,有个人停在了我的隔间外面。】

我想起我刚刷到的一个帖子:

【女生宿舍 B 栋三层,十一点半熄灯后,会有一个烂脸的女人拿着绳子在走廊行走。】

几天前下面出现一层楼说要去会会这个发帖人编造的女人,楼主每天都在更新,两天前,她说她好像看到那个人了。

时间也是 23:50,从那刻起,这层楼就再也没有更新过。

我的汗毛根根倒竖。

B 栋三层,正是我所居住的地方。

我们宿舍住在楼道的最东边,旁边挨着一个洗衣房,而厕所在楼道的最西边。

也就是说,如果我要出去,那么一定是要穿越整条走廊的。

走廊回环曲折结构复杂,而那个拿着绳子的烂脸女会躲藏在哪,我想想都觉得后怕。

我只能拼命祈祷这个帖子是一群无聊之人的恶作剧。

【小叶!求求你快来接我一下吧,我蹲得腿都麻了也不敢出去,那个人一直站在外面一动不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真的害怕得要死。】

贾荨还在拼命催促。

黑暗里,手机屏幕射出的白光刺得我眼睛生疼,我攥着手机,思考要不要假装已经睡了。

正是暑假,楼里绝大部分同学都回家了,我的两个舍友也都出去和男朋友旅游,宿舍里只剩下我和贾荨。

晚上超过十一点整栋宿舍楼都没电,我就算有尿意也都会选择憋住,而不去提心吊胆走那一趟。

我自问我不是个善心爆棚的人,我和贾荨不过只是两个瘦弱平凡的女大学生,如果此刻站在她隔间外的真的是个坏人,那我现在过去也不过是再多送一条命。

该死,贾荨就不能假装给人打电话走出去,非得要让我去接她,我胆子明明比她还小。

最近正是角逐保研名额的关键时刻,我要是直接拒绝了她,万一被她出去说我人品败坏,肯定会影响我在老师心目中的形象的。

我狠狠心决定装作已经睡了按下关机键,然而下一秒,贾荨打来了视频电话。

我的手指不慎按了下去,视频接通的那一刹我的心都凉了半截。

借着厕所窗外渗透进来的光,我看到贾荨整个人都在发抖,她拼命用手指封住嘴巴示意我不要出声,然后,将手机镜头翻转。

一双很脏的女士球鞋站在外面,那个人不知是在等什么,就静静地站在外面。

一片死寂里,夜里的虫叫声格外瘆人。

突然,那双鞋后退了两步。

有几缕头发垂了下来,紧接着,一张辨别不出五官的脸猛地出现在了镜头里。

那个女人正死死贴在地上往里面看。

我立即捂住嘴巴才没叫出声音。

烂脸女,我确信她就是那个帖子里所说的诡异的烂脸女!

贾荨不知是怎么回事还没意识到这个情况,等我再次鼓起勇气看向镜头想要提醒她时,门外的鞋子已经不见了。

随即,我听到旁边的隔间里传来开门的声音,那个女人好像是进去了。

我松了口气,正想要提醒贾荨可以趁机飞快地开门逃出来时,我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厕所有两排蹲厕,能被月光照到的是北面一排,这一排里有两个隔间,贾荨在其中一个,而另一个隔间里,是早已沦为摆放工具用的废弃的马桶。

女人为什么要进入那里。

我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唯一的解释,是她想要站上去,然后……

「啊!」

贾荨突然发出尖叫,屏幕里显示,一个黑影猛地从上空扑了下来,她一下子撞在门上,手机也掉到了地上。

我惊恐地听着手机那头传来的疯狂撕咬的声音,贾荨拼命拍打着门,我听到她凄厉的哭嚎声逐渐消失。

愧疚,恐慌,让我的心脏像是被一双大手拼命揉搓。

下一秒,一双沾满鲜血的手将手机从地上捡了起来。

那个烂脸女的嘴角还挂着几根头发,她向我露出一个可怕的笑容。

我可以辨认出,她是在用口型对我说:

「我来找你了。」

视频电话被人挂断。

2.

空旷的走廊里,传来老木门被推开的吱呀声。

我立即下床想要逃出去,可为时已晚,我听到走廊里传来飞快移动的脚步声,那串脚步声咚咚咚踏在我的心上,我立即将门反锁,惶恐地祈祷她不知道我在哪一间宿舍。

很快,走廊里的声音消失了。

一切归于寂静,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将耳朵贴在门上,试图探听外面的声音。

下一秒,突然,「咚」的一声重响,宿舍门被人用力一击,原来那个人一直站在门外!

这声音把我吓坏了,就在我哆哆嗦嗦想要拨打报警电话的时候,阳台传来窗户被推开的声音。

我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人,手脚并用地从窗外爬了进来。

3.

死亡的那一刻,我看到的是女人那对像卫生球一样翻白的眼珠。

4.

23:40.

关门的声音将我吵醒。

我脖子还疼得厉害,方才被死死吸住啃咬的触感犹在,我怔怔地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

「贾荨!」

我立即坐起来大喊,走廊里传来她的回应:

「叫什么叫吓我一跳,我去蹲个坑,你继续睡。」

我一愣,旋即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

难道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

那这个梦也太真实了。

不过幸好是梦,还好是梦。

我使劲拍拍自己的胸口让自己平静下来,打开抖音靠刷视频来驱散恐惧。

23:50,就在我刷视频刷得起劲的时候,微信弹出的消息,让我如坠深渊。

【小叶!现在能不能快来厕所接我,有一个人停在了我的隔间外面。】

极度的恐慌袭来,我甚至分不清到底是我方才做了个梦还是此刻的我已经死掉了,就在我四肢僵硬不知该如何办的时候,贾荨很快发来第二条信息:

【小叶!求求你快来接我一下吧,我蹲得腿都麻了也不敢出去,那个人一直站在外面一动不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真的害怕得要死。】

一字一句刻进我的眼睛,我的感受是如此真切,我立即拨通报警电话给警察说了现在的情况,求他们赶快前来,与此同时,我紧张地跳下床,连鞋都没穿。

是的,我要逃。

贾荨对不起,我和你都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我能做的都做了,现在我只想要保全自己的性命,请你理解我。

5.

我的呼吸沉重,颤抖着打开房门,往走廊里去,只要走到一半我就能看到楼梯,那我就有救了。

我轻手轻脚地走在地上,生怕惊动那个女人,可我还没走两步,手机屏幕亮了。

是贾荨打来的视频电话。

我突然意识到这一次的进程比方才经历的要快,很快,视频电话自己挂断了,我毛骨悚然地听到,厕所的老木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

我的腿立即软了,求生的本能让我不管动静大小疯狂地往前冲,我大声尖叫着几乎是连滚带爬,眼泪都急出来了。

而走廊的对面,一个人影也从黑暗中冲了出来,她的速度是我的好几倍,我听到女人阴阴的怪笑逐渐逼近。

在我的手即将触碰到楼梯把手的那一刹,我被人紧紧抓住了头发。

两根手指直接插进了我的眼睛。

……

6.

再次醒来是在 22:00.

贾荨还没回到宿舍,不知在哪。

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我好像进入了一个循环。

时间每次都在提前,每次贾荨死后下一个遇害的就会是我,可我是无辜的,循环就是老天给我的逃生的机会。

我立即打电话给贾荨,接通后我用最快的速度向她讲述了这一切,不出我所料,贾荨不以为意,以为我是在恶作剧。

「……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给她讲电话,「那别怪我没提醒你,今晚 23:50,你再急也别去厕所。我不回宿舍住了,你自己小心。」

我收拾好东西打车去了市中心最繁华的街段,咬咬牙住了个价格有些昂贵的宾馆。

我事先给前台说好,希望 23:50 他们能准时来敲一下我的房门,今晚我可能会遭遇一些事情。

入住后我又仔仔细细地将房间检查了一遍,又锁好了门窗,我想我终于安全了吧。

我自己给自己打气,希望能顺利熬过今晚破除循环。

23:30,贾荨问我在哪,我如实作答并问她要不要一起来,她没有回应。

我关灯后躺上了床,这才发现,床边墙上还挂着一幅油画,是一个女人的背影。

不枉我花了那多钱。

23:40,我给贾荨打了一个视频,看样子她一点事也没有,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吃零食,我稍稍安了安心。

然而才过了两分钟,贾荨突然发来一条微信:

【小叶,我对不起你。】

我瞳孔一震,追问可她不再回复,我打电话她也不接,直到 23:45,贾荨才终于接通了我的电话。

「贾荨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什么对不起我,怎么了,你是不是见到那个女人了?」

「对不起小叶,我,我……」贾荨支支吾吾地说着,声音都在哽咽。

「快说啊!」我都要急死了,「没事你说,我早就提醒过你了你非不听,快告诉我,有危险我早做准备!」

「哈哈哈,逗你玩的!」贾荨突然大笑起来,「就是刚才班长查寝,我帮你蒙混过去啦。」

「……有病。」

我悬起来的心刚沉落下去,可紧接着,我房间的门被人敲响了。

「你好女士,送夜宵的。」

我僵着声音道:「不用了,谢谢。」

门外的人没有声音了。

直觉告诉我,她没有离开。

「贾荨,」我压低声音说,「你今晚没去上厕所吗,你没有看到我说的那个女人?」

「上厕所了,但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贾荨好像在吃着什么东西,声音听着有些含糊:「为了避开你说的那个时间,我十一点半的时候提前去上了趟厕所,被你吓得都忘了带手机,回来发现宿舍的门开着,还以为进贼了呢,吓我一跳。」

「……」

十一点半。

我看着微信界面上的信息,心脏如坠九渊。

那个时间贾荨没有带手机,所以,那个跟我发信息、问我在哪的人是谁?

「小叶你还在听吗,我感觉你就是最近学习学得太累了,把做的梦都当成真的了,咱们当代大学生可是得信奉唯物主义,不能这么迷信啊……」

我木然地听着贾荨的话,后背一片寒凉。

因为我发现了一件更令我恐惧的事。

床边的墙上,是个窗户啊。

此刻我正恐惧地看着这座城市的夜景,刚才出现的那个女人的背影已然消失。

直到——

「滴」的一声传来。

房门被人打开了。

漆黑的走廊里,女人站在门口,那张烂了一半的脸正对我露出可怕的笑容。

她捏着一条很粗的绳子,将门关闭。

……

在我闭上眼睛的那一瞬,我听到门外传来前台的声音。

可惜晚了。

7.

再次醒来,时间提前了足足一周。

我突然意识到,并不是我因贾荨而死,而是从一开始,被那个女人盯上的人就是我。

无论我躲到哪里,她都会找来,贾荨不过是前两次一个倒霉的、被我连带的人罢了。

我惶恐不已,决定趁这一周时间提前给宿舍楼道的同学们说一下这件事,希望大家能齐心协力抓住那个凶手。

可无论我怎样费尽心力去讲述那三次的经历,都没有一个人相信我。

毕竟大家晚上起夜从来没遇见过那个女人,所以她们都觉得这荒谬至极,甚至还有人怀疑是我精神出了问题要报告老师。

我无言以对。

我突然想起那个帖子,发帖人肯定是知道什么的,不出意外她也住在我们这个楼层,她一定会相信我!

我信心满满地给同学们打赌说我有证据,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无论我怎么搜索也搜不到那个帖子。

它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在网络上不留一点痕迹。

这下彻底好了,所有人都会认为我是个疯子,没人会相信我的话,我只有死路一条。

这天晚上,就在我绝望地瘫在床上时,贾荨浑身湿漉漉地回来了。

「我天,外面下雨了?」我一下子坐起来,发现微信上贾荨在半小时前给我接连发了好多条消息。

「不好意思我没看到你给我发的消息,淋到你了真是抱歉!」我赶忙道歉,贾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难看,但她什么都没说,对我摆了摆手。

我很愧疚,怕她生气,便给她泡了杯红糖姜茶,贾荨喝了后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她惊魂未定地对我说:

「你知道吗,咱学校出事了!」

「什么?」我立马想到了那个烂脸女的故事。

「咳咳,不是你想的那个,」贾荨看出了我的意思,她凑过来低声道,「你知道为什么你搜索不到你说的那个帖子吗,因为咱学校有个女生被强暴了!学校为了封锁消息开展净网行动,一块把以前的很多帖子都删了,所以你找不到也正常。」

我打了个激灵。

「强……暴?」

「对。」不知是不是贾荨离我太近的缘故,头顶的吊灯衬得她脸色苍白,眼珠也有几分吓人,「被一个喝醉酒的农民工拖进小树林里强暴的,更可惜的是她本来能获救的,当时有人路过,但不知怎的,那几个路过的都没人听到动静过去看一看,然后她就……」

「太惨了。」我叹气道。

「是啊,」贾荨说,「最惨的还在后面,那个女生回去后就上吊自杀了。学校为了压下来这个消息,让她宿舍的其余三个人都保研了,啧,吃自己舍友的人血馒头啊。」

贾荨说完就去洗澡了,我呆呆地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太遗憾了,一个花季少女就这样无辜凋零。

生命真的好脆弱,死亡离我们其实是那么的近。

可眼下我来不及慨叹和惋惜,再过一周我也会面临同样的结局。

不过贾荨刚才的话点醒了我,既然帖子被人删了,那我就凭借我的记忆重新发一个,只要舆论制造起来了,总会有人相信我说的话。

当夜,我拿出我注册了几年一直在潜水的小号登录了学校贴吧。

这条帖子一经发出就被很多人顶了上去,但可惜的是大家都当追小说一样当做故事看,没几个人把它当成真的,底下的评论大都是:

【太魔幻了,不过还挺好玩的。】

【刺激刺激,期待更新啊。】

【我现在正在厕所蹲坑,大大加油继续写啊。】

……

也许就因为这样,学校没有把我这条帖子再次删除,尽管依旧没一个人相信我,但我也没有放弃,因为我记得再过一天就会出现一个勇敢的「探险者」。

而她会坚持每天更新,直到遇害。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个叫「口吞十」的新号出现了,她说既然发帖人坚称这件事是真实存在的,那她就来亲自验证一下,揭穿发帖人的骗局。

8.

为了不被人说这是我找的托,在她会遇见烂脸女的这天晚上,我特意在楼道里放了一部手机,提前调整好角度能让我实时看到走廊的全貌。

23:30,一个穿着连帽睡衣的女孩出现在了楼道里。

她的身影我看了有些眼熟,但由于她脸被帽子遮住了,所以我一时也分辨不出她到底是谁。

我只知道还有二十分钟她就会面临人生最可怕的一幕,这一切因我而起,所以我会尽力挽救她。

紧张和恐惧让我无暇思考别的,我提前拨打了 110,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次我没有把我进入循环的事情说出来,我只是告诉警察,拜托他们准备好,再过二十分钟我和一个女生将会面临生命危险。

到了 23:45,警察叔叔打电话问我有什么异常吗,我怔怔地握着手机,不知该如何作答。

按照原本事情发展,那个烂脸女应该快出现了,她至少应该已经出现在楼道,潜伏在某个角落了吧,可为何我们什么都没有察觉到。

「口吞十」甚至都倚在墙上打哈欠,她在对着手机讲话,看来像是要准备离开。

难道因为我的介入改变了原本事情发展的时间线?

我握紧了手机,已经能想象到明天我会经历什么了,在我死前我怕是还会经历一场网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走廊里一点异常都没有,「口吞十」已经开始准备离开,我无力地向警察叔叔道歉,刚挂断电话,突然,面前的屏幕一黑。

像是被什么东西特意遮挡了,紧接着,我听到那头传来女生的声音:「你是谁?」

我大呼不妙,这一瞬间我本能地冲出了宿舍的门,可令我震惊的是,走廊里居然空荡荡的,什么人也没有。

我诧异地前去查看我放置在角落里的手机,不知是不是我精神太过紧张,我每走一步都感觉身后有人跟着我在前进,可地上的影子分明只有我一个人。

我强忍着不适走到角落里,发现原来只是手机电量不足息屏了。

可就在我打开的时候,屏幕却没有如往常一般直接亮起,而是缓缓出现了一行红色的字体:

【不要抬头。】

一只冰凉的手突然按住了我的肩膀。

我本能地抬起脸,发现那个烂脸女从天花板上垂了下来。

她手中的绳子紧紧勒住了我的脖子。

在我死亡的那一瞬间,窗外一道雷电劈进来,我惊恐地看到,地上分明有一排带血的脚印,一直延伸到角落里。

9.

我已经是第五次醒来了。

这次提前到了放假前一天,宿舍的舍友们都还在。

我看着大家兴致勃勃收拾行李商量放假去哪,心中五味杂陈。

「诶小叶,你放假打算去哪啊?」

刘珊突然问我。

我有气无力地说:「反正我爹妈都忙着工作不管我的死活,我就干脆在宿舍躺着,不回去了。」

「这哪行啊,你一个人住宿舍多无聊,要不你也跟我们出去玩吧?」另一个舍友赵娜娜说。

我看了一眼在一旁看书仿佛什么都没听到的贾荨,慢慢收拢了四仰八叉的腿,回道:「哪里我一个人啊,贾荨每次放假都留在宿舍,有她在我怎么会无聊。」

「她那是家里穷连车票都买不起,不留在宿舍白蹭水电能去哪?」刘珊嘲讽地说,没好气地将衣服摔进行李箱。

「是啊,」赵娜娜冷笑道,「咱卡里还留那么多钱,她怎能放过?土包子一个找不到男朋友,也就只配在宿舍待着。小叶你长这么漂亮怎么能跟她一样啊,快点脱单带个男生回来给我们看看啊,哈哈哈。」

「哎呀你别说了。」我心里堵得慌,尽管贾荨还是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专注读书,可我知道那俩人的声音并不小,贾荨挺直的腰板微微颤抖,明显暴露了她都听进去的事实。

可我又能说什么呢,我只能在她俩出去吃饭时递给贾荨一包零食让她别生气,贾荨很勉强地对着我笑了笑。

「她俩说话一直都很难听,对我也是,你别放在心上啊。」

贾荨嗡声道:「我知道,我家是农村的,从一开始她们就看不起我。」

她扯着薯片的包装袋别过头去,我看到她的肩膀微微抽动。

是啊,从开学第一天晚上,贾荨拿出一个很简陋的雪花膏时,赵娜娜和刘珊对她的笑容就逐渐消失了。

铺床的时候,贾荨的被褥有些发黑破旧,刘珊住在她临铺,直接一脸嫌弃地让她别越界。

第二天我们宿舍一起出去吃火锅,付款的时候贾荨看着二百多的总金额睁大了眼睛半天没说出话来,那时候赵娜娜就很不耐烦了。

贾荨平时吃食堂就是一个馒头一个土豆丝,赵娜娜和刘珊因此都觉得坐在她对面是一种丢人;贾荨的衣服裤子都是过时的或者自己母亲做的,因此没少招来那俩人的笑话和背后非议。

更过分的是,赵娜娜和刘珊到处添油加醋地说贾荨有多不爱干净多不卫生,还发动别的同学孤立她……

也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从前我都是一个漠视者旁观者的角色,如今我都快要死了,也难得心软了一把。

我将自己屯了好久的零食都给了贾荨,还把我没舍得剪吊牌穿的一条裙子也给了她。

面对贾荨的不解,我叹气道:「你拿着吧,反正我也不需要这些了,你穿更好看,真的。」

实话实说,贾荨是我们几个中长得最漂亮的一个,在被赵娜娜和刘珊造谣之前她也是学院里不少男生暗恋的女生。

我有时候在想,或许就是因为她贫穷却拥有了一般人所没有的美貌,才招来舍友的妒忌。

「小叶……谢谢你。」

贾荨的眼底闪着晶莹的水光。

第二天晚上,刘珊和赵娜娜就要回家了,她俩请我出去吃了顿饭,没打算叫贾荨,贾荨也很知趣地提前离开宿舍去图书馆上自习。

我们点了好多菜,还喝了酒,从前我滴酒不沾,可如今心头烦闷,便也跟着喝了几杯。

回宿舍的路上刘珊突然想吐,可附近都没厕所,她踉踉跄跄地往草丛里跑,我头也晕得不行就没跟过去,见她越走越远,赵娜娜不放心就追了过去。

这晚下了小雨,有逐渐加大的态势,路上的同学都在用书本顶着头快跑,我注视着这匆忙的人流,心里莫名感觉有些慌乱。

联想到上次循环里贾荨告诉我的那个被强暴的女生,我此刻看着小树林深处,仿佛能幻听到凄厉的惨叫。

过了好久我都没见赵娜娜和刘珊回来,我正要过去看,却见两人一副很紧张的样子跑了回来。

她俩仿佛酒醒了大半,哪怕步伐依旧摇晃,舌头也大着,但眼神是慌乱而清醒的。

「小叶,快走,回宿舍!导员查寝!」

「对,导员要查寝了,快走!走啊!」

刘珊架起我就要走,赵娜娜在后面推我,我被她俩折腾得想吐,可她俩死命推着我不让我回头,经过小道尽头的时候,我好像听到远处有女生在哭。

10.

那天晚上贾荨没回来,第二天刘珊和赵娜娜不告而别,我午觉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宿舍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贾荨过了会浑身湿着回来。

「我天,外面下雨了?」我揉了揉眼睛,一下子坐起来,发现微信上贾荨在半小时前给我接连发了好多条消息。

「不好意思我没看到你给我发的消息,淋到你了真是抱歉!」我赶忙道歉,贾荨的脸色看起来有些难看,但她什么都没说,对我摆了摆手。

她身子好像有些沉重,很疲倦地坐到椅子上,昏暗的台灯下,我看到她的食指好像黑了一截。

「那个,你饿不饿啊,我有泡面,你吃吗?」我不好意思地问。

贾荨回过头来看着我,她微微笑着说:「你昨天才给了我很多零食,你不记得了吗?」

「嗯……记得,但零食又怎么管饱,天冷还是吃点热的好。」

我被她看得有些不自然,贾荨慢慢地说:「是啊,还是吃点热的好。」

她重复着说:「热的好。」

「你没事吧?」我小心翼翼地看着她,「赵娜娜和刘珊都回家了,宿舍里现在就咱俩人,你有事可以给我说的,昨晚你干啥去了?」

贾荨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只说了一句:

「我知道啊,她俩走了。」

11.

学校贴吧里曝出了一条帖子。

有两具被烧得漆黑的女尸出现在图书馆地下室里。

她们死状奇惨,死前像是经历了什么很可怕的事情。

这条帖子很快被和谐了,看到的人也不多,因此还未掀起多大讨论,整日驻扎在贴吧上的我也并未因此心里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因为,与此同时还有一件于我而言生死攸关的事情。

那个有关烂脸女的帖子出现了。

时间与之前不差,不久后就会出现「口吞十」网友探秘,而很快我也会遭遇那个烂脸女的杀害。

在此之前,我一遍遍地做着垂死无力的挣扎,一遍遍绝望,可又一次接一次地不死心,想要再尝试一下存活。

我知道也许我真的逃不掉了,但这次,我突然很想亲眼见到那个女人,问问她为什么要杀我,至少给我一个理由,不要再让我这样无尽地循环在恐惧里。

我注册了一个贴吧号。

名字就叫「口吞十」。

我重复着记忆中那个楼主所做的事,直到这天夜里,23:30,我走出了宿舍的门。

12.

贾荨不知为何今晚没有回来,我发消息给她让她今晚就在外面住着吧,免得被我再牵连到。

我已经下定决心要求一个解脱了,如果逃脱不开注定要死的宿命,那不如坦然面对,干脆一点。

23:45,楼道的窗户突然开了,我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很快,有凌乱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

似乎不是一个人。

「小叶,快跑,快跑啊……」

「她不会放过你的,她要把我们全都杀死,全都杀死……」

两道熟悉的声音在下面响起,我来不及细听,声音便消失不见。

片刻后,我听到,有人上楼了。

一步,一步,沉重而缓慢,逐渐逼近。

有很淡的血腥味扑入鼻尖。

直觉告诉我,这次上楼的人,就是那个女人。

与我想象中的自己不同,这一刻,我竟没有多么恐慌无助,我只是静静地站着,等待她的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一条绳子,轻轻攀上我的脖子。

在她收紧的那一刹,我抓住了它。

「贾荨,你回来了。」

13.

身后的人猛地一颤。

14.

「原来你都想起来了,你早知道是我。」

她的声音很冰冷,我轻声说:「不,我也是后面才恢复记忆,明白那个女人就是你的。」

我的手慢慢握住她的手指:「你烧焦了一截的食指,是在图书馆地下室,杀死她们两个人的时候弄的吗?火烧到身上的时候,你一定也很痛吧。」

贾荨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是在给我机会,你没忍心上来就对我下手,」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那根手指,温声道,「谢谢你留我到现在,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的怨恨与不甘,我知道你是无辜惨死的。」

贾荨沉默着,过了不知有多久,她颤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进入了你的梦里,循环这么多次是因为我要找到真相,现在我终于知道了……该死的人是她们,她们都该死!」

「那个晚上,为什么她们听到了我的求救声而不救我,为什么要拉着你赶紧离开,为什么要让我那样屈辱地死去……」她的声音听起来濒临疯狂,无尽凄楚,「难道就为了那几个保研的名额,难道我的命在你们眼里都不值得一提?」

「是,我知道,从一开始你们就看不起我,我家里没钱,我又土又卑怯,我活该像狗一样被大家戏弄嘲笑,可你们知道吗,狗也是有心的,它感受得到痛,它什么都感受得到啊!」

贾荨声嘶力竭地哭喊着,我突然转过身,用力地抱住了她。

「你……」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紧紧抱着这具已经腐烂的身体,将体温传递到她的身上,「对不起,是我的冷漠造成了这一切,贾荨,过去对你造成的伤害我没有资格再说些什么,我也没资格祈求你的原谅。如果你要杀我,那就动手吧。」

我的眼泪缓缓滑落到她的身上,贾荨好像被我的眼泪刺激到而猛地一颤,她伸出手,也抱住了我。

我感受到那根绳子再次勒上我的脖子,我闭上了眼睛。

「谢谢你愿意给我一个痛快,不让我再受这种折磨。」

可出乎我的意料,绳子又慢慢地垂了下去。

「小叶……」

怀中的人发出低低的哭声。

她就那样抱着我,像个孩子一样委屈地哭着,像是要哭尽这些年她所受的委屈。

最后,我只听到她用很轻的声音对我说:「你的薯片很好吃,红糖姜茶也很暖,谢谢你。」

怀里的人逐渐软了下去,我知道,她的怨念消散了。

谢谢你,贾荨。我无声地说。

15.

贾荨不知道,其实在第三次循环,当我看到那个女人的背影时,我就知道她是谁了。

因为最初,贾荨在厕所自尽时,躲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切的人,同样是我啊。

我看着她绝望地站上台子,我看着她瘦弱单薄的背影一晃一晃。

没有人知道,那一刻,我的心里有多痛快!

16.

从一开始,发帖的人就是我。

口吞十也是我。

贾荨,你不是想要真相吗,好,那我就让你进入我的梦。

但你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由我主导的。

17.

就在我满意地闭上眼睛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片刺眼的白光。

一本日记本掉到了我的面前。

在我看清封面的那一刹那我几乎是浑身震颤,我扑过去将这本日记按住,可是晚了。

一双不知从何伸出的手将日记本凭空抛起,雪花般的纸页纷纷洒落,我的瞳孔被上面的字迹刺痛。

【2017 年 9 月 1 日 好烦啊,宿舍里居然有个那么漂亮的舍友,赵娜娜和刘珊看起来好喜欢她啊,不行,我不能允许有人跟我竞选寝室长的位置。】

【真的太好了,我就随口编了几句谎话,赵娜娜和刘珊就相信贾荨是个手脚不干净的人了,她俩现在都对她没好脸色,我好开心。】

【9 月 2 日 靠,赵娜娜和刘珊是不是有病,要一起请贾荨吃火锅,她穷也不能让我们掏钱吧,我这就告诉她俩贾荨刚拿了五千助学金,我要让她们都认为贾荨是个爱占便宜的小人!】

【10 月 23 日 我受够了,我暗恋了那么久的男神居然要给贾荨写情书,凭什么?她配吗?

我一定要让所有人都认为贾荨是个不爱干净又很恶心的人,但我不能以自己的名义出去说,我要挑唆着赵娜娜和刘珊去说……】

……

【2020 年 6 月 23 日 真是烦死了,我居然还差一点才能保研,这该怎么办。贾荨真是好恶心,成绩都那么好了还天天学习,真想让她去死奥。】

【6 月 28 日 吓死我了,小树林里居然有个醉鬼撒尿,太可怕了,我很害怕就发消息让贾荨去那接我,没想到她真去了,那个醉鬼好像把她给……哎呀哎呀,这可不关我事啊,谁让她那么听话。】

【6 月 29 日 赵娜娜和刘珊是不是有病,我昨晚好心把她俩推走也是为了我们三个都保研,前年就有个学姐跳楼自杀后她的舍友成功保研,她们俩哪来的圣母心非要去管闲事,现在还什么良心发现要去找导员说清楚状况,拜托,她俩是不是傻啊!】

【我终于保研了。那件事必须成为一个永久的秘密,不能有任何人知道真相。】

……

……

我丑陋而龌龊的内心被剥光了暴露在这刺眼的白光下,我狼狈不堪地想要将所有的纸张都抓住塞嘴里咽下去,这样就没有人能窥探到我阴暗的秘密。

然而……一根很粗的绳子垂了下来。

我认出了,这就是贾荨上吊自杀用的那根绳子!

贾荨……天呐,贾荨居然还没走,她刚才是试探我的!!!

「叶夜,你一直都在伪装,甚至连你的梦都被你改变了,只可惜……」

18.

医院里,三个因在宿舍使用违规电器而引发爆炸的女孩正躺在病床上,其中一个不知经历了什么,面色格外痛苦。

门口站着几个警察,一个中年男人正满脸通红地与警察争辩着,直到其中一个警察拿出了一本日记本。

男人夺过去后草草翻了几页,头便再也抬不起来了。

深夜,23:50,一个医生说了句什么,紧接着围在那个女孩床边的家人们哭声一片。

其余两个人都有好转的迹象,唯独那个女孩,经历了过山车似的反复后逐渐失去生命体征。

「她才 21 岁啊……」女人哭得泣不成声。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一周前的 23:50,也有一个跟她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选择用绳子,在厕所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那天也正是她的 21 岁。

  • 完 -

□ 一点点备案号:YX11MrG8RG4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