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为什么有的富人装穷人很像,有的穷人装富人一眼就看出来?

室友嫌贫爱富,一身 A 货,削尖了脑袋想吊富二代。

本来与我无关,但她总爱酸我几句。

忍无可忍,我喊了青梅竹马:「开上你车库里最贵的车,带上你那几百万的手表,现在,立刻,来假扮我男朋友。」

果然,她上勾了。

1

大一报到,我第一个到宿舍。

收拾好东西,我坐在床上,等待室友的到来。

最先进来的是姜蓝。

她身材高挑,穿着花呢镶珠的香奶奶裙子,背着黑色 LV 包包。

我跳下床,咧着嘴走到她面前:「你好,我叫苏芯,是你的室友。」

在我的认知中,她应该会回以问候。

结果她后退一步,上下打量我,皱了皱眉头,一脸嫌弃。

「外地人口音真重。」

我当即愣住了。

我是南方人,有口音不假,应该远不会达到「真重」吧?

可姜蓝的反应让我自我怀疑了一秒,于是下意识重复了一遍:「我叫苏芯。」

她摆摆手:「行了,我知道了。」

也没打算介绍自己,扭头收拾东西去了。

诡异的氛围中,我迎来了第二位室友,陈慕慕。

她是跟妈妈一起来的。

陈妈妈拎着一只爱马仕,我正准备打招呼,刚刚还十分冷漠的姜蓝立马迎了上去。

「你好,我叫姜蓝。」

我一愣。

姜蓝很快跟她们母女聊了起来。

「原来你们是 A 市人?我听说那里很多做大生意的,阿姨你们家应该也是吧。」

陈妈妈笑笑:「小本生意而已。」

这时,母女俩终于看到坐在上铺的我。

陈慕慕有点疑惑:「同学,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

我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姜蓝,收回视线:「因为咱们俩是一个高中的。」

姜蓝一愣:「那你也是……」

「A 市人。」我笑笑,「家里做小本生意的。」

2

我跟陈慕慕是老乡,可在姜蓝眼里,我是口音重的外地人,陈慕慕是大老板的千金。

原因无非是我一身简朴,陈妈妈拎了一只爱马仕。

我家里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我妈也有很多爱马仕。

只不过她倡导孩子要自强自立,很少给我买奢侈品,生活费给得也不多。

经过初次接触,我认清了姜蓝嫌贫爱富的性格。

但同住一室,我礼貌性地加了姜蓝微信。

她朋友圈都是豪车豪宅,之后还时不时晒一些奢侈品。

可我们从来都没见她用过。

我还有个室友叫程可怡,普通家庭出身,生活费不多。

姜蓝对她的嫌弃简直溢于言表。

我们四个人,姜蓝只跟陈慕慕玩,每天「慕慕」「慕慕」地叫得可亲近了。

但她不知道,陈慕慕私下跟我们说:「姜蓝微信列表里都是卖 A 货的,她前两天买的宝格丽项链一眼假,估计是最低端的 A 货。」

那条宝格丽项链,姜蓝可没少跟我们炫耀。

不过事情到这里,我只觉得她爱慕虚荣嫌贫爱富,倒没觉得她人品有多败坏。

直到程可怡交了个富二代男友。

3

那个男孩是程可怡的高中同学。

两人互有好感,但程可怡觉得他们家庭差距太大,就一直没有接受。

有次程可怡在宿舍吐露心声,被姜蓝听到了。

她向来看不上程可怡,这次居然主动搭话。

「那个男生叫什么啊,也是咱们学校的?」

程可怡愣了下,也没多想:「他叫谢鸿,是咱们学校工学院的。」

姜蓝神色淡淡地「哦」了一声。

当时我们都没有在意,因为在那之后不久,谢鸿深情表白,程可怡终于松口,答应和他在一起。

祝贺声中,姜蓝一句「怎么也没送点东西」显得尤为刺耳。

我们也习惯了,没人理她。

只有陈慕慕怼了回去:「送不送跟你有什么关系?」

姜蓝当即冷着脸出去了。

那次之后,她也不再讨好陈慕慕了。

我们都以为她终于有了点骨气,结果没过多久,程可怡就在谢鸿手机里发现了姜蓝的骚扰信息。

原来她早就转移了目标。

是姜蓝主动加的谢鸿。

估计谢鸿也是病急乱投医,想让姜蓝帮忙追程可怡。

姜蓝表面也出主意,但每次聊天,都会把话题往暧昧的方向带。

谢鸿有所察觉,不想撕破脸皮,就渐渐开始疏远。

没想到姜蓝变本加厉,甚至在谢鸿跟程可怡在一起后,还时不时给他发骚扰信息。

谢鸿删了,她又用小号发。

程可怡差点没气炸。

当即回宿舍找姜蓝对峙。

姜蓝前一天去了夜店,正躺在床上补觉。

听见动静,眼罩一摘:「吵什么,我睡觉呢,看不见!」

程可怡气势顿时软了下去:「姜蓝,谢鸿是我男朋友,你跟他发那些消息是什么意思?」

「你俩结婚了?」

程可怡一愣。

「你俩又没结婚,我爱发什么发什么。」

程可怡憋得脸通红,我在一旁看不下去了。

「你骚扰人家男朋友还有理了?」

谁知她冷笑一声:「苏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有这时间去端盘子多挣俩钱不好吗?就你那一百块两瓶的爽肤水,我擦脚都嫌脏。」

爽肤水又招谁惹谁了?

便宜大碗又好用还是它的错?

我也不气:「没办法,我什么都不擦,皮肤都比你好,就你脸上那痘,多厚的粉底都盖不住。」

姜蓝从床上跳下来:「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我挑眉笑笑:「是吗?我瞧着你这黑眼圈也不轻,都耷拉到下巴了。」

程可怡也难得硬气一句:「姜蓝,你再骚扰谢鸿,我就在校内论坛挂你!」

姜蓝脸色非常精彩,丢下一句「你俩给我等着」,睡衣都没换,就冲出宿舍。

可惜陈慕慕不在,没看到这出好戏。

程可怡小声问我:「苏芯,姜蓝不会报复我们吧?她总跟我们说她家那些厉害的亲戚……」

我拍拍她肩膀:「放心,她要真有那些亲戚,就不会沦落到买 A 货了。」

姜蓝两天没回宿舍。

第三天,辅导员把我和程可怡叫到办公室。

姜蓝就站在那里,满脸得意。

「老师,她们俩每天都在宿舍霸凌我,不让我睡觉,还对我言语攻击。」

辅导员问:「陈慕慕呢?」

姜蓝赶紧否认:「她没有。」

啧,都到这会儿了,还这么势利眼。

我正想开口,忽然扫到辅导员手腕上的手链。

一眼假的宝格丽,跟姜蓝那条应该一批货源。

辅导员皱眉看着我们:「都是一个宿舍的同学,这么做合适吗?」

程可怡解释:「老师,我们绝对没有这么做,我……」

我伸手拦住她。

向前一步,笑笑:「收学生的贵重礼物不好吧,老师。」

4

辅导员一愣,下意识把双手交叠:「苏芯同学,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

我也不反驳,就盯着她遮起来的手腕。

「老师,我要她们俩给我道歉。」姜蓝在一边嚷嚷。

辅导员再次把视线落在我们身上。

「你们……」

「老师。」我打断她,「你这手链,看着不像正品啊。」

她一愣。

下意识看了姜蓝一眼。

原本气焰嚣张的姜蓝也跟着停了两秒。

「你瞎说什么!」她反驳我。

「不信可以去专柜验货嘛。」我笑笑,「如果还有其他东西,建议一起去验。」

「你……」

「姜蓝。」辅导员脸色很不好看,「这事儿闹大了对你们谁都不好,你先回去。」

姜蓝一脸不可思议:「老师,她们霸凌我,那宿舍我不能回去!」

「有我在,她们不敢,你先回去。」

「我……」

「回去。」

辅导员口气非常严厉,姜蓝也察觉到,没再继续辩解,抬头狠狠瞪了我一眼,甩手走了。

我撇撇嘴,准备走,又被辅导员叫住。

「你们俩,今天发生的事,最好不要往外说。还有,下次再让我听到你们宿舍有霸凌事件,就都等着领处分吧。」

这番话一听就是吓唬人,我倒无所谓,程可怡却担心得不行。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后悔:「早知道就不跟姜蓝吵架了,现在她一口咬定我们霸凌她,要是真被处分,该怎么办。」

「身正不怕影子斜,她还真能无中生有?凡事讲究一个证据,她什么都没有,全凭一张嘴,如果别人相信,要么是偏心,要么是收礼了,就像咱们辅导员。」

程可怡一愣:「收礼?」

我把辅导员手腕上的宝格丽告诉她。

「原来是这样!」程可怡也火了,「我说辅导怎么一开始就对咱们那么大敌意。」

「以后在宿舍,咱们尽量别跟她产生交集,免得又被她污蔑。」

程可怡点点头。

5

之后,我私下把这事儿告诉了陈慕慕。

可能是姜蓝平时在她面前表现得过于温柔,陈慕慕甚至不太相信她会闹得这么凶。

「我一直觉得她除了爱慕虚荣,其他都还挺好的。」

看着她不可置信的样子,我笑笑,没再说什么。

毕竟姜蓝对陈慕慕确实还不错,我没必要让陈慕慕也讨厌她。

这件事之后,宿舍里,姜蓝再不搭理我和程可怡,只跟陈慕慕说话。

有时陈慕慕也不想搭理她,她就不回宿舍,在班里到处造谣我们孤立她。

像一只苍蝇,无时无刻不在扰民,赶不走拍不死,一旦与她对峙,又被她抓住把柄大闹一通,好像我们真的在「霸凌」她。

好在她平时忙着跟各类有钱朋友社交,只有晚上睡觉时会回宿舍,极大减少了我们需要面对她的时间。

倒也算得上相安无事。

就这样过了大半个学期。

某天,我表哥突然要来学校看我。

其实我挺不想让他来的。

他跟我是完全相反的性格,我做事低调,而他却极尽张扬,从小到大,我妈都拿他当反面例子教育我。

但他大老远跑来,我也不能不见。

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低调,还特意约在了学校人最少的北门见面,就怕他给我整什么幺蛾子。

果不其然,大老远看到他那辆颜色骚包的跑车,我万分庆幸没遇见熟人。

我戴好口罩,走过去:「都说了低调点,你这是干吗?」

他「啧」了一声:「大表妹,哥这是给你撑面子。」

我翻了个白眼:「快走,我们去外面吃饭。」

「这么着急干吗,我们再站这儿聊会儿。」

说着,还不忘环顾四周,似乎在寻找什么。

我当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语气严肃:「想撩妹去别的地方,别祸祸我们学校的女孩子。」

「瞧你这话……」

还没说完,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我们。

「苏芯?」

我一愣,回过头。

得,不仅见到了熟人,还是最不想见到的那个。

姜蓝看看我,又看看我表哥:「这位是……」

「苏芯表哥,李朔。」表哥非常装绅士地微笑,「你好。」

姜蓝眨眨眼,面上是我从未见过的娇羞。

「你好,我是苏芯的室友,我叫姜蓝。」

两人很快聊了起来,全然忘了我的存在。

我盯着他们谈笑风生,忍不住嘴角抽搐。

李朔是那种看见漂亮妹妹就要撩一撩的性格,姜蓝又看中了他这辆豪车。

一拍即合,相见恨晚。

「那个……」我打断两人,看向表哥,「我们还去吃饭吗?订的位置要迟到了。」

6

餐厅里,我兴致缺缺。

「怎么了?」表哥问我。

我斟酌一下:「我那个室友跟我的关系……不是太好。」

「是吗?」他好像不是惊讶。

「她有点……总之,你以后尽量少跟她接触吧。」

表哥笑笑:「我又没她联系方式,也没机会跟她接触啊。」

听他这么说,我放心了不少。

姜蓝出了名的嫌贫爱富,万一跟他纠缠不清,以后可没好日子过。

吃完饭回到宿舍,三个室友都在。

程可怡走过来小声问我:「苏芯,今天开豪车载你的人是谁啊?」

我一愣,怎么大家都知道?

见我疑惑,她掏出手机:「有人在学校北门看到一辆豪车,拍下来挂表白墙了,这照片里跟司机说话的人不是你吗?」

我看了一眼。

还真是……

然后我瞬间明白姜蓝为什么会这么碰巧出现在那里。

原来是闻风而动了。

这样想,我下意识往她的方向看去。

恰好与她对视。

她立刻移开视线。

临近熄灯,我在卫生间刷牙,姜蓝忽然走进来,并带上门。

「苏芯。」她小声叫我。

这大概是两个多月以来,她第一次跟我说话。

我叼着牙刷看她。

「有事?」

「你能不能……把你表哥的微信推给我?」

我一愣。

她还真想当我嫂子啊?

「我们很熟吗?」

她像吃了苍蝇,噎了两秒,但很快恢复:「我们是室友啊……」

我叹为观止。

这表情管理能力,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现在想起我们是室友了?」我笑笑,「不过我表哥是外地人,口音很重,可能也会『霸凌』你,像你这种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肯定受不了。」

一通话终于给她说破防了。

她跺了下脚,扭头出去了,狠狠甩上门。

啧,门又招谁惹谁了。

熄灯后,程可怡给我发微信:你在卫生间跟姜蓝吵架了?

程可怡:她又说你霸凌她?

我觉得事情说起来有些复杂,就没解释。

我:差不多吧。

程可怡:别理她,马上放寒假了,她申请了换宿舍,下学期就看不到她了。

我:希望如此吧。

7

最后一门考完,迎来了寒假。

我早早买了回家的机票,坐上飞机那一刻,终于松了口气。

怕家里人担心,跟姜蓝的不愉快,我始终没提。

这样过了几天,表哥来我家做客。

闲聊中,他说他要去机场接一个朋友,问我要不要一起。

我想出去透透气,就跟他一起去了。

没想到路上他突然问我:「你不知道是谁吗?」

「谁啊?」我漫不经心地问。

「没事,惊喜。」

我把能想到的人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也没想到会是谁。

于是不再思考,低头专心玩手机。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李朔给了我一个巨大的「惊喜」。

当我看到姜蓝拉着行李箱走出安检口时,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转向表哥,「你们两个为什么会有联系?」

「苏芯,这事跟你哥没关系,都是我自作主张。」姜蓝赶紧为他辩解。

「我还没问你呢!?我不是没给你微信吗,你怎么联系上的他,偷翻我手机?」

「没有!」她不承认,「你给他打完电话手机没关,我不小心看到了号码……对不起。」

我血压高得简直要掐人中。

我表哥还跟没事人一样在旁边添油加火。

「都是小事,没必要较真,姜蓝这次来也是我鼓励的,毕竟你们都是室友,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什么事当面说清楚就好了。」

这话说得好像我是那个小人。

「苏芯,我跑这么远来,主要是想跟你道歉,上学期做了很多错事,对不起。」

我冷笑声藏都藏不住。

「你要真想跟我道歉,至于在学校一句话都不跟我说?现在跑来我家说是道歉,你觉得我会信吗?」

我表哥没忍住:「苏芯,人家大老远跑来也不容易……」

「李朔你脑子是不是有坑?!当时答应好好的不跟她接触,怎么现在她说两句软话就把你骗得团团转?」

「你冷静一点,她这不是骗我……」

我扭头就走了,直接打车回去。

回去的路上,越想越气。

本来姜蓝都已经申请换宿舍了,下学期搬走,我们就再不会有交集,结果她上赶着追到我家来恶心我。

还有李朔,撩妹行为不分场合,什么人都敢招惹。

就在此时,手机亮了。

又一个我不太想搭理的人开始冒泡。

宋祁:放假没?

宋祁:小爷回国了,速速出来接驾。

我想都没想,熄灭了屏幕。

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我:你还单身吗?

「对方正在输入」了三分钟,他才回我。

宋祁:你不对劲。

我:帮我个忙。

宋祁:?

我:假装我男朋友。

8

我跟宋祁,算是青梅竹马。

但从小到大,我俩都是针锋相对,水火不容。

宋祁估计也没想到我会来这一出。

宋祁:你精神状态没问题吧?

我:你如果答应,算我欠你个人情。

再次「对方正在输入」三分钟后。

宋祁:成交。

以我对姜蓝的了解,她只是喜欢有钱人。不管对方是否单身,都上赶着往上贴。

李朔明显就是跟她周旋暧昧,铁定不会在她身上花什么心思。

这个时候,我把「男朋友」宋祁介绍给她,以宋祁的家世财力,只要稍微给姜蓝点甜头,她肯定立刻上钩。

毕竟她最喜欢做抢别人男朋友的事了。

是她上赶着恶心我在先,就不要怪我针对她了。

李朔陪着姜蓝逛了几天后,估计腻了,不怎么搭理她了。

姜蓝开始给我发消息。

不是问我李朔的行踪,就是跟我套近乎,问我能不能见上一面。

她这几天一直住在酒店,花费可能是李朔那个冤大头给的,现在冤大头走了,她也待不了几天了。

于是我带着宋祁出现了。

我故意让他把车库里最贵的车开出来,腕上再戴块几百万的表。

宋祁满脸不情愿:「你不是让我假装你男朋友吗?这是干吗,炫富?」

「猜得真准。」

「……」

直到姜蓝出现前,宋祁都一直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

果不其然,看到宋祁第一眼,姜蓝眼睛一下亮了。

她这几天估计一直在绞尽脑汁吸引李朔,现在骤然出现新目标,肯定激动得不得了。

我朝她笑笑:「这是我男朋友,宋祁。」

宋祁还没回应,姜蓝一下握住他的手:「你好,我是苏芯的室友,我叫姜蓝。」

宋祁皱了下眉,但很快恢复,面无表情地抽回手:「你好。」

两人简单寒暄过后,姜蓝迫不及待地加了宋祁微信。

我故意找个理由把宋祁拉到一边。

「我这室友,最喜欢勾搭别人有钱的男友了。」

他把姜蓝摸过的那只手使劲往我身上蹭,咬牙切齿:「苏芯,有你这样把朋友往火坑里送的?」

「放心,我怎么舍得。」

9

拉宋祁演完戏不久,姜蓝就飞回家了。

整个寒假,宋祁没一天清净。

姜蓝每天想方设法找他聊天。

跟她当初找谢鸿时一样,不管聊什么话题,都能往暧昧的方向带。

宋祁一边痛苦,一边又不得不按照我的指示不能置之不顾。

见他有回应,姜蓝变本加厉,甚至时不时给宋祁发两张自拍,问他好不好看。

时间久了,宋祁似乎免疫了。

面无表情地回道:磨皮磨得五官都平了。

啧,不愧是跟我从小斗到大的男人,这嘴还是一如既往地毒。

因为姜蓝的事,整个寒假我都没怎么搭理李朔。

他察觉出我的不悦,又是买礼物,又是请吃饭。

毕竟他也没做什么实质性的错事,我最后还是松口原谅了。

他叹了口气:「不怪你怨我,我跟姜蓝相处几天,才明白你们关系为什么不好,这姑娘,实在物质。」

看吧,不管在谁面前,她都改不了爱慕虚荣的本质。

而微信上,她已经开口问宋祁要生日礼物了。

宋祁非常无语地把聊天截图发给我。

我笑笑。

我:你送个包吧,假的就行。

寒假过得很快。

开学后,我再次回到宿舍。

刚一进门,我就看到姜蓝背着宋祁送的香奶奶的羊皮包,极为刻意地走来走去。

陈慕慕心直口快:「你不是申请换宿舍了?」

姜蓝扬着下巴,一向讨好陈慕慕的她竟然有些爱答不理。

「不想换了。」

我在一旁忍不住笑,她这是觉得能傍上宋祁了?

我笑笑:「你不换,出去再跟别人说我们『霸凌』你?」

姜蓝一愣,竟没有怼我。

「苏芯,上学期我们之间有点误会,我都跑去跟你道歉了,你就原谅我吧。」

我真没看出她这么能屈能伸。

但说到底,她还是改不了嫌贫爱富的本质罢了。

程可怡回来后,姜蓝对她依旧是爱答不理,好像之前骚扰谢鸿的事没发生过一样。

那次她说我多管闲事,现在,她转而骚扰我「男朋友」,那我做什么,应该就不是多管闲事了。

终于,在姜蓝明目张胆跟宋祁说些露骨的话时,我收网了。

我把宋祁发给我的聊天截图,以及之前程可怡保留的姜蓝和谢鸿的聊天内容,整理一起,写了篇小作文,贴到校内论坛。

题目就叫《扒一扒我那嫌贫爱富最爱抢别人男朋友的极品室友》。

帖子一出,直接平地惊起一声雷,蹿升至热门。

好奇的吃瓜群众迅速占领前排。

帖子中我并没有指名道姓,但已经有熟悉的同学在评论区指出这个极品室友就是姜蓝。

平静的周六,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姜蓝甚至都不在学校。

直到晚上,她才怒气冲冲回到宿舍。

刚一进门,直接把椅子踹翻在地。

「帖子谁发的!?」

见没人理她,她继续发疯,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都扫到地上。

看来这是准备撕破脸皮了。

「我发的。」我站起来,「你勾引我男朋友,我曝光你,有问题吗?」

她把肩上的包取下,捏在手里朝我晃,好似耀武扬威。

「我可没勾引,你男朋友送我的生日礼物,你觉得他是什么意思?」

我轻飘飘瞥了一眼,忍不住冷笑:「我知道啊,毕竟是我让他送的,再说一个假包而已,也不知道你天天背着嘚瑟什么。」

姜蓝一愣,脸色瞬间白了:「你胡说什么!」

「不信你去专柜验。老实说我们买这假包费了不少工夫,不像你,买假货的渠道那么多。最近背着它跟不少人炫耀了吧,懂货的不知道在心里怎么嘲笑你呢。」

姜蓝尖叫一声,直接把包摔在我面前。

「苏芯,你这个贱人,你给我等着!」

混乱过后,姜蓝摔门而去。

整个过程,程可怡缩在一旁不敢出声。

陈慕慕先回过神:「苏芯,看她那架势,肯定要报复你。」

我耸耸肩:「无所谓,我又不怕。」

我也不是第一天被姜蓝恶心到,但她寒假上赶着去招惹我,礼尚往来,我不介意跟她撕破脸。

10

姜蓝连着两天又没回宿舍。

周一,不出所料,我又被辅导员叫去办公室。

姜蓝站在我面前,明显没了上次的胜券在握,相反,倒显得有些忐忑。

看来上次她送的假货,辅导员已经发现了。

见我进来,辅导员把手机拍在桌上。

「都说说,怎么回事。」

屏幕上,正是我发在论坛的帖子。

「帖子我发的。」我没有逃避,「她先是勾搭程可怡的男友,又勾搭我男朋友,这些全是事实。」

辅导员转向姜蓝:「是真的吗?」

「老师,她们几个联合起来孤立我,就算是聊天截图,也是可以造假的。」

我简直被她气笑了。

「需要我把我男朋友的手机借来吗?」我反问。

姜蓝一下没了声音。

办公室还有其他老师,辅导员估计也不想把事情闹大,皱着眉:「姜蓝,你跟她道歉,苏芯,她道完歉你就把帖子删了,传到网上,对学校声誉不好。」

听到这个解决办法,我心里忍不住冷笑。

她还真是不了解姜蓝。

果不其然,姜蓝猛地尖叫:「凭什么,我凭什么跟她道歉!」

这一嗓子直接把其他老师的目光吸引过来。

辅导员明显想息事宁人:「姜蓝你不要激动。」

「我凭什么不能激动?!」她叉着腰,指着辅导员,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她发帖子在网上侮辱我,你非但不管,还让我给她道歉?!亏我之前对你那么好,买什么东西都想着你,给你送那么多礼物……」

辅导员毕竟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听到这儿脸一下白了:「别说了!」

但已经晚了,姜蓝已经把送礼的事一股脑抖了出来。

办公室里的领导全听到了。

数秒的安静后,主任慢慢走过来,神色不明地看向辅导员。

「你跟我出来一下。」

11

因为收礼的事,辅导员被停职了。

姜蓝只被要求写了检讨,倒没收到什么实质性的处罚。

我的帖子因为影响不好,被论坛管理员删了。

一切似乎重新回到原点。

连宋祁都忍不住问我:姜蓝最近没找我了,你那边的事情解决了?

并没有。

姜蓝像突然转了性,没有继续向我们大吼大叫,也不再跟别人造谣我们霸凌她。正常上课放学,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连程可怡都忍不住发问:「她是受到的刺激太大,突然变成好人了?」

谁知道?

但我总觉得,这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过于诡异。

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一个月,忽然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说我欠款多少钱,信用即将受到影响,让我赶紧往哪个账户上打钱。

我听了个开头就给挂了。

这年头,怎么还有这么老套的诈骗方式。

结果第二天,我又接到了同样的电话。

我银行卡流水也没多少钱啊,怎么诈骗电话总逮着我一人不放?

这次我耐心听完了全部,还不忘在最后嘲讽了两句。

这诈骗团伙终于放过了我。

可在一周后,我收到了催款威胁短信。

短信中把我的身份信息详细贴了出来,并威胁道:逾期不还款,将短信电话轰炸我的家人朋友。

这一刻,我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不对。

12

根据短信中提供的网站,我登上一个网贷平台。

查到客服电话,我打了过去。

听说我要查借款信息,接线员的态度并不好。

「借款一万,逾期不还,现在本息一起一共三万。」

果真是违规网贷平台,这利息涨得跟闹着玩似的。

「能帮我查查用我身份证借贷的是哪个账号吗?」我好声好气。

「妹妹我听着你年纪也不大,自己借钱就赶紧还,别到时候因为这点钱折腾你父母家人,就算传到你同学那里,也不好听吧?」

哟,这是威胁上我了?

我笑笑:「姐姐,且不说这钱压根不是我借的,就你们这违规借贷平台,不知道哪天就被捣毁了,你还是赶紧找下家吧,不然到时候成无业游民就不好了。」

说完我就给挂了。

不出所料,手机当即收到了威胁信息。

原本还带着点克制的借贷方直接破口大骂,还不忘威胁我要骚扰我父母。

其实我巴不得他们赶紧去骚扰我爹妈。

毕竟他们有专业的律师团队,总比我一个生活费不太多的女大学生容易解决。

但是吧,我向来不爱麻烦家里人,能解决的问题一定会自己处理。

我打开抽屉,从钱夹里拿出身份证。

没有收好身份证,是我的问题。

至于是谁盗用我的身份证借贷……

我看向姜蓝的床铺。

本来是室友间扯头花似的小打小闹,她非得做些违法的勾当。

既然她那么想做法制咖,我就勉为其难地成全吧。

于是我收拾收拾,去了学校附近的派出所报案。

报案理由不是网贷平台违规放贷,而是身份证被人盗用借贷。

毕竟借贷平台的事可以慢慢解决,但姜蓝,就在我身边。

13

被警察叫去派出所,姜蓝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应该没想到我二话不说就报了警。

毕竟在她看来,借的是小钱,就算本息一起涨了,我可能也会在借贷平台的暴力催款下,为了息事宁人先还上。

她能这么想,可能是因为上学期我一直对她的「忍让」。

说白了那不是忍让,只是我为人佛系,不喜欢咄咄逼人。

但她不知道,我更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

她坐下后,警察先是了解情况。

但她一口咬定是我诬陷。

「警察姐姐,我们在宿舍关系不好,但我绝不会做出这种事,一定是她自己借贷,想往我身上泼脏水。」

「你先别激动,如果是这种情况,我们也不会冤枉好人。你要相信,警察做事是讲证据的,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姜蓝一僵,点头说好。

如果是正规借贷平台,警察可以通过联网直接查到借贷人的注册信息,但姜蓝找的是个违规平台,警察暂时查不到。

做好笔录,警察让我跟姜蓝先回去,有消息会及时通知。

走出派出所,我拦住姜蓝。

「你知道我表哥有钱,我男朋友有钱,但你应该不会想到,我家庭条件比他们都好。」

姜蓝脸色一白。

我继续:「你做过很多错事,但都算不上真正意义的大事,唯有这件事,你错得很离谱,相信我,我一定会跟你死磕到底。」

说完,我根本不看她的反应,扭头就走。

我直奔马路对面的律师事务所。

14

律师给出建议,如果要起诉姜蓝,需要提供是她盗用我身份证借贷的证据。

现在警方那边还在搜查,我又无法提供,事情陷入僵局。

而在这时,不知是出于紧张还是后悔,姜蓝自曝了。

某天回到宿舍,陈慕慕和程可怡不在,只有我们两人。

我感觉不舒服,正要离开,姜蓝叫住我。

「苏芯。」

这个姿态语气,跟她寒假飞到 A 市,在我表哥面前信誓旦旦说要跟我道歉时一模一样。

我当即猜到她可能要透露些什么。

于是悄无声息地打开手机录音。

「有什么事吗?」我放平语气。

「网贷的事……你解决了吗?」

「没有。」

「不然我帮你还上吧?」她忽然激动,「行吗?」

我盯着她:「你为什么要帮我还?」

她低下头,顿了许久才开口,却没有直接回应:「我帮你还,你不要再追究了行吗?」

「你是不想让我再追究你盗用我身份证的事是吗?」

姜蓝没有回答。

但这段沉默已然是默认。

「我考虑一下。」

我故意这样说。

随后结束了录音。

拿着这段录音,我迫不及待直奔律所。

路上接到警察电话,说事情有了新的进展。

我又转而去了派出所。

警方得到了申请借贷时「我」手持身份证的照片。

那张照片中的人并非是我,而是姜蓝。

警察姐姐忍不住吐槽:「这种一看就不是一个人的手持身份证照片,也只有违规网贷平台能给通过。」

有了这张照片,姜蓝再多的解释都是辩解。

虽然她没借多少钱,但已经属于冒用他人身份证的违法行为。

我没有协商调解,而是直接提起诉讼。

一方面撤销我的信用影响,另一方面要求姜蓝还贷并进行赔偿。

这段时间,我借网贷不还的事在校园里不胫而走。

甚至引起了社会上的讨论。

一时间大学生借贷的话题甚嚣尘上。

脚指头都能想到是谁说出去的。

如今事情一百八十度转变,我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直接把当天那段录音甩在了网上。

讨论热门从「大学生借贷」一下变成「身份证盗用」。

甚至各路普法博主出面,教大家如何避免出现类似情况,以及出现后如何解决。

这件事下来,姜蓝其实经济损失不大,只是还了款,外加少许赔偿。

更多损失,是社会面的。

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社会性死亡。

相信她以后毕业工作,甚至恋爱结婚,可能都会受到影响。

但没有人会同情她,毕竟从头到尾,都是她在自作自受。

15

经此事后,姜蓝终于搬出了宿舍。

程可怡长舒一口气:「苏芯,谢鸿让我谢谢你,终于让这颗雷主动离开了。」

「这跟我没关系。」我耸肩,「她自己做的恶,自己承担。」

我永远忘不了,在第一次见到姜蓝时,她上下打量我,并用极为嫌弃的语气说出的那句「外地人口音真重」。

当然我也忘不了,她离开那天,恶狠狠给我甩下一句「你给我等着」,并把我们所有人的微信拉黑。

我一直等着,但也并没有等到什么。

只知道姜蓝后来转了专业,去了别的学院,又因为跟那里的同学闹矛盾,嚷嚷着要自杀,最后被老师劝退,休学了。

再后来她怎样,我一概不知。

其实我相信人性本善,也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闪光点。

但我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的为人处世,注定无法与之融洽相处。

16

在这之后不久,我接到了宋祁的电话。

「那个借贷平台被捣毁了。」

这事闹得这样大,他知道也正常。

「噢。」

「反应这么平淡?」

「不然呢?」

他顿了数秒:「你不问问怎么被捣毁的吗?」

我这才咂摸出味儿。

「莫非宋少爷的手笔?」

他沉默了。

「多谢了,改天请你吃饭。」

「苏芯。」他忽然叫我。「我们还没有『分手』吧?」

我一愣,才意识到自从让他假装我男朋友后,我似乎确实没有给这件事一个结尾。

「那我们现在就……」

「我想转正。」

少年认真的声音砸进我耳中,心口忽然剧烈跳动。

夕阳在天边汇集淡紫深红,有飞机掠过,「轰」地拉过一条洁白长线。

我抬起头,连日来的烦闷终于在这一刻消散。

「看你表现。」

我笑着答道。

(完)备案号:YX11WQWjMxY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