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没有什么巨爽无比的爽文?

丧尸病毒爆发,我竟被老公和婆婆扔出去喂丧尸。

他往我胸口踢了好几脚,他妈用刀扎我的手,他小情人就用高跟鞋砸我的脑袋。

在我被丧尸撕扯啃食血肉、痛不欲生时,他们脸上的冷笑刻在我脑海。

重生后,我给他们留了几把张 x 泉菜刀,潇洒离开,在囤好的丰富物资里幸福躺平。

1

「啊!」

我大口喘着气,双手不停地挥舞。

但是眼前除了一道熟悉的门之外,没有可怕的丧尸,也没有腐肉和血污的臭味。

我检查身体,内脏没有被拉出来,四肢齐全。

拿出手机一看,时间回到了丧尸爆发的 7 天前!

我,重生了!

还没有来得及接受这个事实,家门被推开。

我的男朋友陈皓露出脸来,不解道:「你在外面鬼叫什么呢,妈要的东西你买好了没?」

渣男!

见到他的脸,我脑海里面立刻浮现出复仇的计划。

我用尽所有理智才平静下来,跟他进了门。

客厅里开着空调,陈皓他妈杨玉芬和所谓的表妹实际的情人杨薇就坐在沙发上享受。

一见到我,杨玉芬脸上的笑容就没了,「于桐桐,我要的东西买到了没?」

我记起来了,这天杨玉芳要我帮她买护肤品,她故意找茬说我买得不对,还不让我网购,逼着我在大热天下跑了好几趟。

我拿出花了几千块买的抗老面霜,直接砸到她跟杨薇的脚边,面霜四分五裂。

杨玉芬吓了一跳,尖厉地道:「你干什么!」

我沉着脸懒得解释。

陈涵和杨薇赶紧护着她,质问我怎么回事。

看看,人家才是一家人。

我现在只想回房间好好消化重生这事,但杨玉芬显然不会放过我,冲过来抬起手就要扇我巴掌,「你个贱人赔我面霜!」

我早有准备,一把抓住杨玉芬的手,用力甩开她,她还抬着手,巴掌甩到杨薇的脸上,杨薇的脸立刻肿了起来。

都要末日了,我还忍什么!

没等他们反应,我就进了房间。

倒在柔软的床上,我没有哭,只有笑。

虽然我重生回 7 天前,但对我来说,陈皓把我丢出去的时候不过是几个小时前的事。

丧尸病毒爆发半个月,家里吃的东西按照杨玉芬的要求让她管着,但无论怎么省吃俭用家里的物资还是很快见底,于是他们三人就决定把我丢去喂丧尸。

多可笑,我在那天才知道杨薇已经怀了陈皓的孩子。

我死死扒住门哀求陈皓的时候,他往我胸口踢了好几脚,杨玉芬用刀扎我的手,杨薇就用高跟鞋砸我的脑袋。

比死更绝望。

这一世,我一定要报仇!

2

我正准备出去,走到门边却听到外面的议论声。

「妈,我平时都说让你别太针对她,你就是不听。」

没等杨玉芬开口,杨薇说话了:「皓哥,你怎么能帮她呢。」

「看来你还是被那个贱货迷上了,是不是连我这个妈你也不认了?」

「你俩……你别忘了这房子还要她还房贷呢,万一你们把她逼跑了怎么办,你们还啊?」

另外两人不说话了。

杨玉芬的声音重新响起:「那不然你要我怎么办?去跟那贱人道歉?」

呵呵。

我在他们来找我之前推开门走出去,赔笑道:「阿姨,都怪这天太热了,我这脾气也有点收不住。这样吧,我请你去参加豪华旅游散散心怎么样?」

「豪华?」杨玉芬果然只听懂了这两个字,凑过来跟我一起看手机,我挑了最贵的给她看,页面奢侈的介绍让她那张尖酸刻薄的老脸都笑开了,不停跟我说贵的好贵的好。

杨玉芳一直嫌弃我是个带货主播,骂我不正经,根本配不上她的大学生儿子,但用着我做主播赚来的辛苦钱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我提议陈皓也请年假一起去,他果然心动立刻请了假。

见杨薇羡慕的样子,我忙道:「杨薇也去吧,帮我照顾阿姨和陈皓。」

杨薇果然没有拒绝,还甜甜地喊谢谢桐桐姐。

我拿着手机跟陈皓说:「我卡里的钱不够,你先帮我付好不好?我之前那笔卖货提成快发了,到时候还你两倍。」

陈皓开始不乐意但一听我说两倍还他,开心地就把这次豪华旅游的钱付了,连杨玉芬也没有阻止。

我在心里冷笑。

就算我们住到一起,这个渣男还是事事要跟我 aa 制,有一次我要周转找他借,隔几天就还了他还是跟我冷战了几天。

只能说我上一世是个傻逼,把陈皓当一切。

当晚我在客厅查了一夜资料,第二天看他们热烈讨论旅游收拾行李,恶心到不行。

但我又需要他们暂时离开这个家几天。

我借口去上班,实际上开着自己拉货的五菱神车到处找房子。

终于找到一栋位置合适的顶层公寓,我立刻联系房东把租约谈了下来,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去找装修公司。

3

昨晚查到的资料十分有用,房子怎么看怎么不安全。

我让装修师傅把所有的玻璃都换成单向防弹玻璃,原本的窗户虽然本身都有防盗网,但我还是觉得加一层内置防盗网更安全。

窗帘要完全不透光的,就算是住顶层我也不会大意。

这商品房的防盗门我是最不满意的,换上了加重加厚的门后,我又让师傅在外面再加一道结实的铁门。

多一道防线肯定不会错,毕竟,我已经见识过比丧尸更可怕的东西。

装修师傅都傻了,他问小姑娘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只好敷衍他我是怕遭贼和恐高。

给了加急的钱,装修开工,我又急忙赶去另一个地方,订了太阳能发电板,老板和小工风风火火地去开工后,我又去订了 20 个电瓶和煤气瓶。

今天的任务结束,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打算好好休息明天继续购买物资。

客厅居然没人。

杨玉芬在这个点应该是去跳广场舞了,前阵子她带着一群老太太靠睡大马路抢到了篮球场,她肯定不会错过炫耀的机会。

我自己开了瓶饮料,却隐约听到客房里传来奇怪的声音。

走过去一听,差点没吐出来。

「皓哥,我这样你喜欢吗?我叫你老公好不好?」

「喜欢!最喜欢你亲亲老婆了!」

他们肯定以为我有工作,才这么肆无忌惮。

奸情撞个正着,我发现自己内心竟然可以这么平静,甚至可以一边录音一边用手机购物。

我洗完澡锁门睡觉,翌日起床,陈皓竟然一点都不心虚,还很贴心地说知道我工作累了,他昨晚是睡客厅的。

我忽然想起来,以前有多少个夜晚陈皓都用这种借口。

杨玉芬瞪了我一眼,「你作为一个女人,再累也不能让我儿子睡客厅啊!没爹没妈,就是不懂伺候男人。」

我赶紧说不敢,内心冷笑。

作为一个女人,我不仅能让你儿子睡客厅,我还能让你儿子横尸客厅。

他们三人开开心心地提着行李去旅游。

关上门,我的眼神立刻冷了下来。

我翻出了自己所有的银行卡和首饰清点,悲哀地发现陈皓居然没送过我一样首饰。

我没忘记,杨玉芬生日的时候,陈皓还让我送她一条翡翠项链,在杨玉芬面前搂着我自豪地说是两人一起买来孝敬您的。

一条短信提示音打断我痛苦的回忆。

点开一看,我的心情阴转晴。

之前的直播提成终于到手了,再加上存款,买物资肯定不成问题。

说来也是好笑,我偷偷存钱是为了还清房贷给杨玉芬证明自己配得上陈皓。

现在,我呸!

4

我依旧开着五菱神车去拉货。

毕竟是个带货的,本地我也认识不少农产品老板,我打了几个电话,他们都给了我优惠价,还主动表示可以送货到我租的房子。

为了不惹人注目,我拜托他们用没有标识的纸箱帮我装好。

到了超市,我用公司采购为借口,直接找经理按箱订货。

见来了大客户,经理带着我去空调房舒舒服服地选购。

各种自热食品,泡面,饼干,熟食罐头,水果罐头,茶叶咖啡,各种干货,瓜子薯片辣条肉干糖果巧克力都买上了。

调味料当然不能少,除了油盐酱醋等等,还有国民女神老干妈。

我又订了很多速冻食品和水果蔬菜,等我买好冰柜再让他们送货。

还有锅碗瓢盆刀筷勺子,电磁炉煤气炉,净水器,水壶,煤油灯,风扇,手动和充电款手电筒,收音机,对讲机……

我不知道末世后,自己一个人会待多久,于是特意挑了舒服的床垫和沙发,床上用品,毛巾,拖鞋,各种浴室用品,纸巾还有卫生巾……

看着大卡车被填得满满的,我心情畅快。

正准备离开,忽然看到旁边放着很多菜刀。

看到张 x 泉三个字,我笑了,问经理能不能送。

经理奇怪:「老板要这个做什么?都是要退回厂家的。」

我随意敷衍,经理就送了我三把。

简单吃过午饭,我又赶去药店。

但因为现在药物管制,我跑了不少地方才买齐了需要的药。

发烧消炎感冒抗生素维生素,各种消毒药水和纱布绷带止血贴。

到租房附近的店订了几十桶桶装水,想想还是觉得不够,又去买了几个大型储水桶和雨水收集器。

独自生活肯定会无聊,我去买了书和十台笔记本电脑和平板,不管什么电影电视剧音乐单机游戏都下载了。

过了两天,租房终于装修完毕。

超市和厂家送货的队伍浩浩荡荡,小区的人见这阵仗虽然很好奇,但一听说我这是搬家就没了兴趣。

终于把储备物资整理好,把房子都堆满了,但我还觉得不够,请人抬了几担土上来,买了很多菜种化肥,还搬了几盆草莓回来。

离开花卉市场,路过五金店,我又进去逛了一圈,买了些需要的工具,万一到了逼不得已的时候,把刀绑在棍子上我也要保护好自己。

付款的时候,意外发现有用的工具,头盔,防切割手套,伸缩棍,便携喷火器我都买了一堆。

忙碌了一天,看着整整齐齐的物资,我终于松了口气。

忽然电话响起,通知我快递到了。

快递是送到我那个曾经的家,我心里一喜,立刻开车赶了回去。

5

我买的是家庭用的监控器。

所以我需要他们三人都不在家,我才好安排一切。

为了不错过任何精彩画面,每个房间我都安了两个,甚至在门口也装了一个。

之前要的菜刀我也换了,顺便把吃的整理出来,给他们留下两三天的份量。

丧尸病毒爆发的前几天,是最慌张无知的,食物短缺之后,我真的很想知道陈皓跟他的母亲和情人会做出什么事。

正准备离开,陈皓居然打电话过来。

我皱眉接起电话:「有事?」

他温柔道:「这几天很忙吗?」

想到自己被他这语气骗了多少次,我快要恶心到吐了。

「别累到自己了,我会心疼的宝贝。」

我扶着墙干呕,又听到他话锋一转,「我们今天晚上回来,你给我们多做点好吃的。」

好吃的?

香烛纸钱要不要吃?

「我今晚真的有事。」我冷漠道,「你也知道我老板不好惹,如果不去,说不定连上次的提成都没了。」

陈皓一听这话果然不让我做饭了。

挂了电话,我心里生起一丝忐忑不安。

陈皓不会无端打电话来「关心」我的。

今晚我留在租房,正好试试新安装的监视器。

我打开电脑,随手撕开一包薯片吃了起来。

客厅的监控上,终于出现陈皓一家人。

从豪华旅游团回来,三人脸上都是开开心心的。

全然不知迎接他们的是末日。

杨玉芬从行李里掏出好几大袋土特产干货,「我得快点把这些东西收起来,别让于桐桐见着。」

这监控器真不错,杨玉芬自私的声音听得真清楚。

陈皓坐在沙发上,杨薇给他倒饮料,然后就挨在他身边坐,小鸟依人般。

杨玉芬收拾好又进厨房,出来就开始跟陈皓抱怨我不懂事。

「一个女人连饭都不会做!我说她工作的地方肯定不正经,哪有老是在晚上上班的。」杨玉芬满嘴喷粪,「儿子,她跟她老板肯定有问题!」

陈皓脸色沉了下来。

杨玉芬道:「你也别太在乎,就当是养了只鸡,反正钱都是进咱们家的口袋。」

杨薇也附和:「就是呀皓哥,还有我向着你呢。」

「你别多嘴了,快去做饭。」

「妈,薇薇还怀着孩子呢,做饭太辛苦了。」

杨玉芬怎么可能会宠着杨薇,「做个饭算什么,我怀着你的时候还下地呢!杨薇,再懒你就跟于桐桐一个样,到外面张开腿就不辛苦了!」

杨薇只好去做饭。

高清摄像头就是好,连杨薇怨恨的眼神也能看清楚。

我看得开心,又撕开一包肉干。

但下一刻我就笑不出来了。

杨薇做着菜,突然跑出来道:「皓哥,你之前怕她出轨,我不是建议你偷偷在于桐桐的手机里安装了个定位 app 吗?现在一查不就可以知道她在哪。」

6

我浑身一僵。

阴森森的凉意爬遍四肢百骸。

立刻拿出手机检查,真的发现了一个被故意隐藏起来的 app。

我赶紧长按卸载,但理智让我停住手。

如果我删了,不就把自己暴露了吗?

可是,只要陈皓一查这几天我走过的路线,肯定知道我停留在租房很长时间,就算他不确定哪套房,到时候以未婚夫身份问肯定能问出来。

这么多物资,就算不是末日,凭杨玉芬胡搅蛮缠的手段都能全部抢走了,就算我把自己锁里面,她也会在外面闹,到时候很有可能引来警察……

我握紧拳头,不甘心地瞪着电脑屏幕上的三人。

不行,我不服!

我扇了自己一巴掌。

于桐桐,这就是你识人不清的代价!

虽然你被父母抛弃,但你努力工作,把生活过得有模有样,你为什么要相信陈皓那些 pua 的话术?

伺候他妈,她把你当鸡,收留杨薇,她直接绿了你。

我用力擦干净眼泪。

没时间哭了。

不甘心和求生的欲望激发我的意志,我飞快给自己花了一个妆,换上漂亮的裙子,确定陈皓他们开车过来「捉奸」,我才带着 gopro 出门。

我把手机丢在停在租房楼下的车里,只带着 gopro 到附近拍风景。

幸好这边有条小吃街,我装着是美食博主在录视频。

好歹我也是个主播,话术一流,很快就有老板邀请我进来吃东西。

现在最流行就是美女不顾形象大吃特吃,我点了二十斤变态辣大闸蟹,架好 gopro 就吃了起来。

周围的人一直在吆喝让我继续吃,我辣得眼泪鼻涕直流,妆全都花了,像个小丑。

余光看到陈皓三人闻声凑过来,我一口把蟹腿吃掉,辣得眼泪直迸。

「于桐桐!」

我转身看到他们,假装很震惊。

陈皓目光疑惑,但杨玉芬和杨薇都露出轻蔑嘲笑的表情。

「你吃播就吃播,怎么弄成这么难看?」

我刚擦干净脸,就听到陈皓语气厌恶地问我。

「越奇葩越多人来看啊。」我堵他的话,「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么邋遢,所以这阵子才疏远了你。陈皓,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陈皓听完果然释然了,还一个劲儿地喊宝贝真棒。

我看到杨薇妒忌得快要冒火的目光,心里有一丝畅快。

我跟他们说这阵子到处找好吃的,就这家辣得最过瘾,和老板对接了几次才给拍摄。

他们绝对猜不到我安了监控,见我连变态辣都吃下去,就相信了我的话。

杨玉芬赶紧追问:「就你这样的能赚多少啊?」

我敷衍她:「不多吧,一晚几万肯定是有的。」

杨玉芬果不其然露出贪婪的目光。

我带他们去停车的地方,发现陈皓看手机又看路牌,我心想他肯定是在对地址。

他什么都没有质问,我知道我可以松口气了。

听着陈皓和杨玉芬毫不避忌地讨论怎么用我的工资买楼,我握紧方向盘,表情冰冷。

距离丧尸病毒爆发,只剩下两天。

只让他们死在丧尸口里可不够,在那之前我必须出一口气!

7

回到家,我可不想跟陈皓同床,就说要用电脑熬夜编辑视频,留在客厅睡。

陈皓说好,然后我就看到杨薇偷偷拽了他一下,陈皓立刻改口让我睡房间,他在客厅。

我完全没意见。

深夜,我毫不意外听到隔壁客房传来开门关门的声响。

我勾唇无声地笑了,打开手机看监控,点击录制。

第二天大早,杨玉芬去买菜,我立刻提议陪她去。

杨玉芬巴不得我跟着去付账,到超市挑了各种平时她自己舍不得买的高价菜都买了个遍。

我全都付了,顺便叫了送货服务,杨玉芬第一次享受这种高级待遇,嘴快咧到耳朵边。

但她并不知道东西都送到了我的租房。

回到小区,大家都开始活动,人来人往。

我偷偷给一个物管工作人员发信息。

我们的小区有安装广播喇叭,几天前我注意到这件事,心里便有了一个好主意,提前花钱托人办事。

昨晚录下了那么劲爆的内容,我连夜就剪辑好发了过去。

杨玉芬还在抱怨送货太慢,小区突然喇叭发出刺耳声,然后便是各种不可描述的声音。

男人像野狗似的吼,女人放浪地帮他喊加油。

小区里所有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纷纷跑出阳台看好戏,有的哈哈大笑,有的厌恶。

我抬头,看到陈皓和杨薇也跑出来了。

主角都到齐了呢。

好戏开始了。

杨玉芬发出嗤笑:「这种女人真是不知检点,浪成这样的我还真没见过。」

不,你天天见。

我问她:「那男的呢?」

她义正词严:「哼!男的都是被这种骚女人勾走的。」

我冷笑。

广播喇叭里的「鼓掌运动」结束,那女的喘着气唤道:「皓哥,你可真厉害,刚才我都受不了了呢。」

「薇薇还是你最好,知道怎么让我舒服。」

「皓哥不如你让于桐桐每天准时回来做饭好不好,我和儿子都累坏了。」

「没问题,怎么也不能累着我儿子。」

「谢谢老公!还有,妈什么时候回乡下住啊,她老是对我黑着脸,把咱们儿子都吓着了,到时候生出丑八怪怎么办?」

「可别吓到了,我答应你,过几天就骗她说把黄泥屋拆了盖新房,把她弄回乡下。」

「老公对我真好!亲亲你!」

听到这里,杨玉芬再迟钝都听出两位主角是谁。

我没等她开口,用尽全力一巴掌扇了到她脸上。

这一巴掌,我等得太久了!

但还是不够,我反手又给了她一巴掌。

杨玉芬大概是被我打蒙了,完全是一副要晕过去的样子。

我从包包里掏出伸缩棍,帅气地一甩就变成长棍,在她手上狠狠鞭笞。

十指痛归心,更何况我手上的棍子还是实心的。

杨玉芬发出杀猪般惨叫,怒瞪着我大骂:「你个小贱人!狗东西!你敢打我!」

周围的人围了过来,我立刻喊道:「你还好意思骂我?杨薇勾搭陈皓这丑事现在整个小区都知道了,杨薇不就是你带来的吗,你还说她是陈皓表妹!」

围观群众都露出鄙视的神色,杨玉芬心虚了,但没理她就习惯性耍赖,突然表情凶狠朝我扑过来,那样子堪比丧尸。

「mlgb!」我一脚踢过去,直接把她踢到旁边的水池里。

杨玉芬一边痛叫一边爬起来,还要过来掐我。

我根本不怕,「杨玉芬,你的好儿子带着小三过来了哦,她偷偷联合你儿子要把你赶回乡下住危房,你打我有什么用?」

8

杨玉芬闻言果然一愣。

转头看向跑过来的陈皓和杨薇,眼里充满恶毒阴冷的恨意。

杀人诛心啊!

我冷眼看着杨玉芬吼着「小贱人」朝杨薇扑过去,一下子就把昨晚累坏的杨薇扑倒在地上,不停往她脸上招呼巴掌。

陈皓根本没看我,把他发疯的妈推倒在地上,把杨薇扶了起来。

这一幕明显刺激到杨玉芬,但她又不敢打心爱的儿子,只能坐在地上开始耍赖,垂着胸口哭喊:「造孽啊,我辛辛苦苦把你生下来,你竟然帮着外人不帮你亲妈!」

陈皓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在人面前向来都是正经的公务员形象,今天不仅坐实了出轨,还有个不讲道理的妈给他丢脸!

「妈,你先起来。」陈皓耐着性子拉杨玉芬起来,但在气头上的杨玉芬怎么可能如他愿,索性睡在地上,大喊着要大家给她评理,还要找警察把迷惑她儿子的杨薇抓起来。

杨薇怕得脸色发白,躲在陈皓身后。

杨玉芬见状又利落地爬起来朝杨薇扑过去,陈皓护着杨薇,猝不及防被我一脚踢飞出去。

陈皓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摔在地上,我立刻过去,照着他的胸口猛踩。

对了,忘了说,我今天穿的高跟鞋。

「陈皓你个死渣男!亏我那么好心收留你妈和杨薇,你竟然瞒着我做出这种事!」我不停爆粗,把他家亲戚问候了个遍。

一见儿子被打,杨玉芬都顾不上杨薇,赶紧把我拉开,护住陈皓。

我又看向杨薇,一巴掌扇她脑门上,「小三!绿茶!不要脸……」

终于除了口恶气,我赶紧收手离开。

但实际上我还躲在角落看好戏。

陈皓好不容易才站起来,痛苦得脸上没半点血色,在众人指指点点中,由他妈扶着回家。

路人认出我,都用可怜的目光看我。

我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从来没笑得这么开心过!

「别看我了,你们赶紧去囤点吃的喝的,信不信随你们,反正世界末日要来了。」

这是我最后的善良了。

在他们看疯子一样的目光中,我潇洒离开。

矛盾的种子我已经放下,好戏还远远没结束。

回到租屋,超市送的货也到了。

我打开电脑监控,边看边煮大龙虾。

杨玉芬还在闹,帮陈皓揉完红花油,指着杨薇不停咒骂,骂她从小就不要脸勾搭陈皓,以前害他差点没去上大学,现在还想跟她抢房子。

「你个表子!这么浪你去勾引别人啊!我看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儿子的。」

「妈,你别乱说。」

「我怎么乱说了?她勾搭你的时候不是还有男朋友吗?谁能保证他们后来没有做过?」

陈皓看杨薇的表情微妙起来。

「皓哥,你千万别信她!我的身体是属于你的!」

在杨玉芬和杨薇开始对骂的时候,我的龙虾熟了。

我尝了一口,好吃!

买十几个回来冷冻起来也不错啊。

想到就做,我吃完龙虾,赶去超市买了几箱海鲜和杀好的活鸡鸭,带回家冷冻起来。

9

晚上我找到很多种菜的视频正在研究,陈皓居然打电话过来了。

我一接起他就哭着跟我道歉还说爱我。

傻逼!

我打得他这么惨,他还回来求我。

鳄鱼的眼泪当然不会打动我,我查了下监控,三人居然都在家里,同样的满脸焦急,竟然不闹了。

看来是互骂完之后,终于意识到还房贷的人不在家。

陈皓哭着求我回家,但我在监控上根本看不到他在哭。

我叹了口气:「我今晚就住外面,你给我时间冷静一下好不好?」

「好好!桐桐,我也很难受,今天看你离开比你打我还难受,我爱你你知道吗?」

「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懂你的。」我体贴入微地道,「你不要为难阿姨了,你是她唯一的儿子,她只是心疼你而已。还有杨薇,无论怎么样她都怀着你的骨肉,女人怀孕可辛苦了,你对她好点。」

这番圣母到极点的话让我倒胃口。

陈皓大概没想到我竟然这么善解人意,连忙应是。

「这样吧,明天中午我回去,到时候我带点好吃的,你们就在家里等我,有事我们慢慢商量。」

杨玉芬突然抢走手机,「桐桐!桐桐!都是阿姨把浪蹄子带进来,我们阿皓还是很爱你的!你原谅阿姨啊!」

我硬是挤出哭腔,「阿姨我知道,你答应我,明天不要出去,等我带好吃的回去孝敬您好不好?」

「好好。桐桐,阿姨以后肯定把你当亲女儿。」

晦气!

我直接挂了电话。

你们可千万别走啊,走了我还怎么看好戏?

丧尸病毒爆发的前一夜,我睡得特别沉。

一觉醒来,外面阳光灿烂。

我拿起手机看时间,wb 推送了一个新闻,是医院有昏迷的病人突然起来乱咬人,现在已经被控制住,官方建议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上一世没有留意,这场卷席全球的灾难就是这样开始的。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从一开始就被感染的。

然后,一切就开始混乱了。

不到两个小时,wb 就开始出现各种爆炸信息。

那些明明已经死去人,就算是只剩下一条断腿甚至半边身子都被吃得只剩骨头,也要拖着残体,面目狰狞地去扑咬活人。

做完早餐,我一边吃一边刷新闻,网上的消息一团糟。

我打开监控,发现陈皓他们正忙碌着把家里的一切吃的用的拿出来,放在一起。

杨薇不可置信:「家里就这么点东西吗?」

杨玉芬咬牙狠狠道:「肯定是于桐桐那个贱人趁我们去旅游不在,把东西都吃光了!」

我笑着点头。

是我是我。

这一家人只顾着骂我,都没有关心过我的死活。

陈皓打算出去抢吃的喝的,杨薇柔柔弱弱地表示自己肚子不舒服去不了,杨玉芬冷冷瞪她一眼,去厨房抄起菜刀,跟陈皓离开。

真好,还把我准备好的工具带上了。

我正惋惜看不到他们抢东西,没想到半个小时后,小区的业主 wx 群直接炸了。

10

「cnm 杨玉芬!你竟然为了一袋米拿刀砍我!」

「老东西你等着,我肯定去你家报仇!」

「那个贱人为了抢我手上的菜还咬了我,md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感染病毒。」

「她儿子才狠,我亲眼看到他把人推到丧尸堆,就为了自己能跑掉。」

「这一家人怎么这么奇葩!」

我看到杨玉芬坐在沙发上直接发语音。

「是啊,我有病毒,小心你一家惨死!」

「骂我儿子,吃屎吧你们!」

不愧是一家人,第一天就惹了众怒。

杨玉芬突然把带血的菜刀扔到地上,「这什么破刀,砍到货架就卷刃了!」

杨薇吓了一跳,「妈,皓哥,他们真的会跑到家里找我们算账吗?」

「会个 p,外面那么乱,他们敢过来?」陈皓脸上带了一抹狠意。

他们在清点抢到的东西,有一袋米和几把青菜腊肠,应该能苟几天。

不过没关系。

因为我早就拜托给我放广播的物业人员,在今天早上把他们的水闸关了。他见我被绿很义气地帮了我,我也提醒他去囤点吃的。

现在,只有厨房水池和热水器的储水,他们很快会发现没有水用。

我关了监控,开始研究怎么种菜。

到了黄昏终于下好了种子,我刚把箱子推到阳台,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嘶吼,接着便是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害怕被好奇出来探视的人发现,我赶紧躲回客厅,拉好厚重的窗帘,尽量低调。

但在屋里我可以为所欲为,拿了火锅底料和食材直接开煮,没有人抢,放开肚皮随便吃,一口虾滑一口啤酒就是爽啊。

晚上躺在我的床上,看电视剧看到睡着,就这么轻松地度过了末日的第一晚。

第二天我睡到自然醒,但我根本不想动,索性把零食和饮料堆到床上,继续看电视剧打发时间。

日子真是优哉游哉。

但渐渐地天气越来越热。

今年本就热得异常,这几天热得像在火炉里。

为了安全我没有装空调,只能吹电风扇吃冰棍、挂着冰凉脖圈将就一下。

我打开电脑看监控,笑了。

杨玉芬居然跪在陈皓面前,不停地磕头求饶。

而陈皓拿着手机拍视频,杨薇则是神色蔫蔫地冷眼看着。

拍完之后,杨玉芬就一擦眼泪鼻涕,仰头把剩下的瓶装水喝光,「渴死老娘了。」

我忽然想到什么,打开业主 wx 群,果然看到陈皓把刚才拍的视频发出来了。

视频里杨玉芬号啕大哭,咚咚地磕头,「之前都是我错了,我给你们磕头了,可是我们家真的是一滴水都没有了,求求你们给点水吧,你要我死都可以。我连尿都喝了啊,你们可怜可怜啊……」

业主群里没有人理她。

但下一刻我就发现自己被拉进另一个群,群主没有拉陈皓。

「一个老人家这样也太惨了吧……」

「就是啊,把我家老妈子都看哭了。」

「杨玉芬那老娘们是活该!」

「你们谁爱救谁去呗。」

「唉,每个人都有父母,你们真的这么无动于衷吗?」

「就是啊,如果在末日不互相帮忙,我们跟外面那群丧尸有区别吗?我们每个人都是杀人凶手!」

我一点都不惊讶有圣母出现,但你帮也要帮值得的人啊。

我乐于助人,把刚才黄玉芬喝水的监控截取发了出来。

业主们都愤怒了,刚才义正词严喊「杀人凶手」的人不敢说话。

之前那个群索性解散了。

陈皓傻眼,不停咒骂。

如果说之前的陈皓是斯斯文文,现在他已经有了斯文败类的样子。

这正是我想要的。

我最后的复仇!

11

发现停水停电已是好几天后,我正在用无烟烧烤机烤羊肉串。

天天吃肉不太好,我给自己拌了盘沙拉,加了长好的草莓,吃完就开始给我的生菜苗苗浇水。

为了安全,我已经不把箱子推去晒太阳,而是改用白炽灯,幸好家里有太阳能发电板和电瓶,我不用担心用电问题。

电脑上的监控传来说话声。

我凑过去看,好戏来了。

吃的喝得都快见底,小区里没人理他们,又不能出去,陈皓三人都各怀心思。

我看到杨玉芬把陈皓拉进厨房,低声商量:「乖儿子,那个杨薇给你戴绿帽,怀着孩子吃的又多,留下来又不能帮你找物资,不如我们把她赶出去吧。」

陈皓沉默,但我可以看出他在犹豫。

杨玉芬大概也看出来了,继续劝道:「等病毒过去,杨薇这种女人你要多少没有?她一个初中毕业的,可配不上你。」

陈皓点头了,两人低声商量明天就干。

连我也没想到的情节来了,晚上睡觉杨薇居然开始勾陈皓鼓掌。

我恶心死了,关了视频只留下声音。

杨薇不停说老公我好爱你,但陈皓不再像以前那样回应。

一分钟后,杨薇喘着气跟陈皓说今天看到杨玉芬把吃的藏起来了,然后就隐晦地暗示把杨玉芬赶出去,反正她老,本来就活不了多久,她和儿子才是陈皓未来的家人。

精彩啊。

我关了电脑,早点休息准备看明天的压轴大戏。

一边是无论怎么都会维护自己的母亲,一边是怀着孩子又听话的小情人,陈皓到底会怎么选呢?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来了,用电饭煲做了肉丝粥,吹着风扇美美吃了起来。

监控里,陈皓三人都起床了,要省食材没有做早餐,瘫在沙发上发呆。

我看到杨玉芬给陈皓使了个眼色,陈皓立刻假装跟杨薇说话引开她的注意力,杨玉芬抄起花瓶砸向杨薇脑袋。

杨薇惨叫一声晕倒在地上,杨玉芬兴奋地和陈皓一起把杨薇搬到门边。

趁着外面没有丧尸,杨玉芬打开门,正要把杨薇丢出去,没想到杨薇竟然醒过来了,一见眼前的场景,死死扒住门。

这一幕就跟我上辈子一模一样。

杨薇绝望地痛哭哀求他们不要这样对她,让陈皓想想肚子里的儿子。

「什么儿子!就是野种,你就是想让我儿子戴绿帽!」杨玉芬跑进厨房拿菜刀出来,浑浊的眼恶狠狠又兴奋地盯着杨薇,抬起刀就往她身上砍。

这可是我精心准备的菜刀,直接咔嗒一声断成了两半。

杨玉芬见状都傻了,陈皓也骂了句脏话。

杨玉芬索性用断刀拍杨薇的脑门,血很快流了她满脸,剧痛和绝望激发了杨薇长久压抑的愤怒,她竟然挣脱了陈皓,抓起断开的菜刀疯狂往杨玉芬身上扎。

「死吧!死吧你个老妖婆!」

杨玉芬发出凄厉的惨叫,身上很快就被血染红,倒在地上,把满是血的手伸向陈皓。

「儿子,救救妈妈……」

12

陈皓惊恐地看着她们,吓得一动不动。

杨薇转向陈皓,他终于反应过来,两条腿都抖如筛糠,「薇薇,我们快把她丢出去,以后我一定好好对你……我爱你啊……」

杨薇面无表情,对着他举起刀。

但下一刻,她就被闻到血腥味赶来的丧尸扑倒在地,一个接着一个,受了重伤的杨玉芬也不能幸免。

我看到陈皓浑身都在抖,他想趁机关门,但门被杨玉芬的脚卡住,他毫不犹豫就把她推了出去,在一个丧尸扑向他之前关上门。

他一屁股倒坐地上,直接吓尿了。

「陈皓救救我!」

「救命啊!儿子救我!」

外面不停传来惨叫,但很快便没了。

随即门板被不停撞击,越来越用力越来越密集,整间房子仿佛都在震动。

陈皓满脸绝望。

求生的本能暴露了人藏在深处最恶的那一面。

今天我又见到了。

我用电脑控制打开监控的扬声器。

「陈皓,还记得我吗?」

陈皓猛地一抖,他现在脑子一片空白,惊慌地四处看,「于桐桐,你还活着?」

我没理他,继续道:「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我努力把我们的生活变好,有了房子车子,你为什么还要背叛我?」

陈皓跪在地上,胡乱地磕头,「对不起对不起,桐桐,求你过来救我吧……」

「身为孤儿的我只想拥有一个家,我以为你是我的归属,可你好像一直都是把我当提款机吧,你们一家人吸着我的血,末日了还要把我丢出去……」

「你个垃圾!妈宝男!死变态!」

「你知道我看到这一幕有多开心吗!」

陈皓一愣,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门板被撞破。

闻到了活人气味的丧尸蜂拥而入,朝陈皓扑了上去。

首当其冲的,就是面目狰狞扭曲的杨玉芬和杨薇。

我关了监控,痛快地长舒了一口气!

这就是我,最后的复仇。

13

末日躺平的第一个月,我终于吃到了自己种的生菜。

清脆可口,生吃还有点清甜。

为了庆祝收获劳动成果,我特别奖励自己一顿饺子,边看钢铁侠边吃,忽然听到窗外飞来一架无人机。

幸好玻璃贴了单向膜,他们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转了几圈就飞走了。

末日躺平的第二个月,极端酷热的天气终于下了一场雨。

我的雨水收集器有了作用,但我还是不放心,用净水器过滤了几次还是喝不下去。

家里除了我也没有活物,我只好牺牲自己一棵菜,每天浇几次看看会有什么变化。

幸运的是,水是安全的。

第三个月的某天,我被一声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到差点叫出来。

我通过监控看到是一个面黄肌瘦的男人在用铁棍敲门,铁棍沾满血混着脑浆的东西,不用想也猜到他花了多大的努力才过来的。

幸好,他没有其他同伴。

而我的门也十分牢固。

尽管如此,我还是紧握便携喷火器悄悄站到门边,在末世我不敢当圣母。

敲了几下敲不开锁,男人就放弃了。

我不敢熟睡,这是我这几个月来过得最惊心胆战的几天。

末日到来已经有六个月了,城里下雪了。

我拉开窗帘一条缝,用望远镜观察,发现寒冷天气让丧尸的活动变得很缓慢,尤其是长期吃不到活人,它们的身体开始变得干瘪。

我撕开一包凤爪,一边吃一边在收音机调频,终于接收到了信号。

官方消息让大家注意安全,国家还没有放弃,还请生还者尽量互相帮忙,有需要的话可以在巡逻的时候引起队伍注意,他们会给予食物。

虽然我家的东西很充足,但听到这样的消息还是感到很振奋!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能收到官方消息,我看到不少人壮着胆子出去寻找物资。

又过了半个月,天空突然飞来很多飞机,地上也开来很多车,开始喷洒消毒药水。

飞机车子过去后,我听到外面有人在欢呼,忍不住开窗跟他们一起大喊,然后越来越多人加入……

连续喷洒了好几天,终于看到穿着防护服的人开始清理丧尸,丧尸被爆头,一堆一堆地送走,我通过监控还看到有人开始在楼里清理漏掉的丧尸。

第二天,有人拿着大喇叭宣布小区安全了,生还者请下来登记。

我拉开厚重的窗帘,推开窗户,迎接新生的阳光。

我活下来了!备案号:YX1108yE8o5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