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为了钱做过做疯狂的事是什么?

我把一条高仿四叶草项链当成正品挂在了二手平台,在价格栏填了 9000。

简介里写着:前男友劈腿,低价甩卖,九九新。

最后卖了六千。

「林小姐您好,这里是生命余额管理中心,这边查看到您的余额只剩三天,请问您需要充值吗?」

接到这个电话,我第一反应是打开国家反诈中心 app。

然后点了录音键。

1、

「怎么充?」

「是这样的,如果您按天充值的话,是一天一千块钱,如果按月充值,每个月一万块……但我们这边现在有个周年庆活动,如果您一次充到一百岁,可以给您一个超大折扣……」

这年头,不仅作者要开脑洞,连诈骗犯都开始开脑洞了。

编,接着编,我拿小本本记下来当素材。

「一共一百万就可以。」

「我没有这么多钱。」

「那你有多少?」

诈骗客服这么不专业的吗?一听说客户没钱连您都不说了?

我不高兴。我用沉默代替回答。

十几秒后,诈骗犯又说话了,「我查了一下你的净资产,加在一起才八千块?」

这不屑的语气彻底激怒了我。

八千块怎么了?八千块不是钱?

「林小姐,你得赶紧赚钱啊,否则你就活不到端午节了。」

这叫什么话?骗不到钱就开始诅咒了?

「滚!不充!毁灭吧!赶紧的!」

我挂了电话,反手就是一个举报。

三天后,我正在跟催稿的编辑瞎扯,说我心梗了,刚在医院做完手术,稿子晚两天再交。

我的心脏就一阵抽抽,痛得我喘不过气来。

完了,不会真的心梗了吧。

编辑我错了,我保证再也不拖稿了。

我摸到手机,想打 120,可我的手抬不起来。

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

我眼睁睁的看着手机自动接听,然后那个诈骗犯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真是天使又魔鬼。

「林小姐,充值吗?」

「充充充!」

「我这边建议您先充一天,然后尽快凑够一万,续费一个月。」

「可以。」

只一秒,我就活了过来。

我赶紧去查了一下银行卡余额,然而并没有减少。

半小时后,我一切如常的坐在床上吃宵夜,开始觉得刚刚发生的事情都是幻觉。

但,稿子是真不能拖了,我现在好怕有报应。

我前所未有的勤奋,第二天就把稿子交了。

编辑开心坏了,给我点了一杯奶茶,什么小料都给我加了一遍,我快快乐乐的躺在床上刷剧,突然一块布丁卡住了喉咙。

什么情况?

布丁那么软,为什么会卡住!

我掐着自己的脖子,眼睛红的像是刚哭过三天三夜。

手机又响了,还是自动接听。

「林橙橙!为什么今天不充值!」

骗子救我!我充!我充!八千都给你!

可我现在说不出来话。

完蛋了完蛋了,这次我真要死了。

突然,空中炸开一团白烟,然后一个穿着制服戴着口罩,酷似黑天鹅配送小哥的人出现在了我面前。

他抓起我,将我上下颠了十几下。

然后,那块布丁松动了一点,我能发出声音了,我赶紧说:「我要充值!所有钱都充给你!”

银行卡清空的那一刻,布丁顺滑的滑进了我的食道。

我又活了。

真 TM 太刺激了。

黑天鹅配送小哥转身要跑,我一把抓住他。

他的工牌上写着:沈禹。

呵,催命鬼也配有这么好听的名字?

沈禹闭上眼,掩耳盗铃似的,「不可以不可以,守则上说我不可以跟客户见面的。”

明知道违规还是跑出来帮我,男圣母啊你是。

我觉得这人一定好欺负,所以紧紧拽着他,想让他再给我打个折。

他为难极了,「我只是基层员工,这是我能给到的最大折扣。」

这套路我熟,「要不你打电话问问你领导?」

他给了我一个白眼,「你不想充可以不充。」

这就生气了?真是小心眼子。

算了,还是不惹他了,毕竟我现在小命在人家手上捏着。

「那我换个问题,为什么昨晚充值没扣钱?」

他仿佛明白了为啥我今天狗胆包天不充值,「软妹币转化成生命币需要时间啊你个蠢……」

我瞪他,他缩了缩脖子,声音都变小了,「你个纯纯的小可爱。」

又勇又怂,还蛮可爱。

我松开了他,只一瞬,这人就不见了。

只留下了一句余音袅袅的忠告。

「林橙橙,记得挣钱啊,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2、

哎,我万万没想到,我低消费低欲望,以为能随随便便苟到老,没想到,苟着的梦想就这么破灭了。

为了活下去,我开始搏命打工。

生命进度条只剩七天,我得在这七天里凑够一万块保命钱。

时间紧任务重,我干劲满满,早上五点起,凌晨一点睡,穿梭在各种便利店、火锅店、酒吧之间,不时见缝插针送个外卖代个驾什么的。

如果让我去回答「为了活命你到底有多拼」这个问题,大概就是:谢邀,人在猝死路上……

唯一庆幸的是,我不会死,毕竟我是尊贵的付费生存用户。

干了三天,我数了数手上的钱,一共一千。

我心态当下就崩了,真的。

我突然意识到,除非试试刑法上的那些赚钱途径,否则我不可能凑够钱。

我充满幻想的去问我编辑,我的稿子有没有可能爆,月入好几万那种爆。

她说宝啊,这个文情感线处理的不太好啊,需要修改,你是不是没有谈过恋爱。

恋爱我当然谈过,但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对于我写小甜文没有半点帮助。

现在也没工夫扯这有的没的,挣钱要紧。

我改,我马上改。

我强撑着,改文改到凌晨两点,想到五点就要去便利店换班,嗷一嗓子就哭了。

你们见过一边哭一边写作业的小孩吗,那就是我现在的样子。

小甜文硬生生被我改成了大虐文,编辑表示很满意,因为——「情真意切」。

又过了两天,穷途末路的我开始变卖家产。

我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挂到了咸鱼上,然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加在一起不到一千块钱。

我又哭了,然后,我看到了抽屉里的高仿四叶草项链。

我斗胆把它当成正品挂了上去,颤抖着手在价格栏填了 9000,简介里写着:前男友劈腿,低价甩卖,九九新。

我害怕有人买,又怕没人买。

一直到倒计时结束的前一天晚上,才有人问我:六千卖不卖?

六千?这不是巧了吗这不是?我正好差六千。

我痛快的接受了她的大刀,满怀愧疚又迅速的给她发了快递。

哎,林橙橙啊林橙橙,你终究还是为了活命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买家是个好人,收到货立刻就确认了。

我看着银行卡里正正好的一万块,给沈禹打了电话。

他这几天也没闲着,每天都在督促我赚钱,吓唬我不充钱会死得多惨。

也不知道这充值到底怎么操作,每次只要我亲口说充值,以及充值的数额,我银行卡里的钱就会凭空消失。

沈禹声音非常愉悦,「林小姐,恭喜您续命成功,下个月也请继续加油哦。」

我只有在这一刻才能感受到自己是尊贵的甲方,平时沈禹可是动不动就朝我咆哮。

一想到下个月我还得这么累,我就心如死灰,「沈禹,我死了能当你同事吗?我也想当催命鬼,你能帮我内推一下吗?我不想努力了,我想死。」

「不可以哦,我们这个编制很难考。」沈禹的声音充满了嘚瑟,「我可是通过了录取比例万分之一的考试才得到了这份工作呢。以你的智商,挣一万块钱都这么费劲,恐怕是考不上的。」

「滚!」

3、

距离我下一次交保命费还有一个月,上一次的有惊无险让我膨胀了,我觉得一个月绰绰有余。

于是月初我疯狂放纵了几天。

然后我就接到了沈禹的电话,他很严肃的警告我:不干活,不仅没饭吃,还会死。

我真的很想一脚踹到他脸上,但他从来都是只打电话,除了我差点被噎死那晚,就再也没出现过。

我只好扛着锄头上工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只要你肯努力,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

我勤勤恳恳码字,兢兢业业打工,只用了二十天就攒够了一万块。

我开心极了,给沈禹打电话,结果电话还没接通,我就掉进了一个没有井盖的下水道里。

所谓乐极生悲,就是为我而生的成语。

住院费花掉了五千块。

我盯着病房的天花板,一滴眼泪都没有,感觉死在这里倒真是应景。

累了,倦了,不会再爱了。

死吧,活得这么累还不如去死。

沈禹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我都没有接。

哪怕他开启了自动应答,我也是一句话都不说。

然后这家伙又突然炸开一团白烟,出现在我面前。

「林橙橙,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不吭声,横竖都是死,我干嘛还要鸟他。

沈禹闭上眼睛,似乎在翻查档案,过了片刻,他恍然大悟道:「你掉粪坑了啊。」

「你才掉粪坑,你全家都掉粪坑!那是下水道!」我才不承认那是粪坑!那……那顶多就是有点生活废水而已。

「可粪坑就是粪坑……」

他还说!

我气不过伸手去捂他的嘴,却不小心把他的口罩拽了下来。

怎么说呢,从这一刻开始,我宣布,沈禹不是催命鬼了,他是吸血鬼。

为什么?当然是因为长得帅啊!

颜霸,这就是四千年难得一遇的颜霸,我想粉他,我想跟在他后面叫「giegie」……

「沈禹,你这条件,真去当黑天鹅配送小哥也绰绰有余。」

「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他把口罩抢回去重新戴上,像班主任催我学习一样,语重心长面目可憎,「还有三天时间,别放弃。」

我一秒被拉回现实,不管是催命鬼还是吸血鬼,那都是鬼,不是好人!

「你放过我好不好?你让我死了行不行?」我嗷嗷大哭,「你知道我有多努力吗,我为了挣钱,连水都不敢喝,就怕上厕所耽误时间,每天微信运动四万步,人家都问我是不是把手机绑狗身上了,我不活了,我真不活了,我还不如重新投胎,哪怕做条狗也比现在好……」

沈禹一开始还在听我哭,后来就频繁看手机,再后来,他冷漠的打断了我。

「那你自己考虑清楚吧。」

说完他又腾一下消失了。

我哭得更惨了,这个死沈禹,安慰一下我会死吗?

长得帅没人性,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最后一天,眼看着离死亡时刻越来越近,我也越来越不甘心,还想再抢救一下自己,于是打算借钱续命。

但我爸我妈都离婚再婚了,我和孤儿没什么差别,我大学的学费他们都互相推诿不肯付,更别说现在。

我的朋友要么比我还穷,要么嫌弃我不上进早就不屑与我为伍。

我试着打了几个电话,没有人肯借我。

思来想去,我郑重的打通了沈禹的电话。

他无语了,「林橙橙,你可真有创意,你找债主借钱?」

求生欲使我卑微,「借我五千,求你了,我保证下个月一定还你。」

「我不能借你,违背员工守则是要出大事的。」

「顶多不就是被开除吗?」

他声音听起来有点沉重,「开除的后果很可怕……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具体怎么不简单他不肯跟我说,正在我琢磨去网贷的时候,这家伙像听到了我心声一样。

「林橙橙,你趁早打消借钱这个念头,借来的钱是不能用于充值的。」

什么狗屁生命余额管理中心,简直比网络诈骗还变态。

我愤怒的挂掉了电话。

然后,奇迹发生了。

4

编辑突然敲我吐槽,说有人想花五千买我的版权,虽然我的文不爆,但这个报价也太羞辱人了。

我眼睛一亮!五千!这命定的数字!

我赶紧说我要卖,条件是一小时内必须打款。

编辑觉得我疯了,反复问我你确定吗,我郭芙蓉上身: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拿到钱后,我仰天长笑。

恭喜林橙橙,小命再次续杯成功!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火速给沈禹电话充值。

沈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疲惫,「马上为您服务。」

看看看看,一听到有钱,你就在心上了!

我哼了一声,「好好服务,否则我投诉你。」

结果手机里却传来了嘟嘟嘟的挂断声。

不是吧,这点玩笑都开不起?

过了很久,他都没有给我打电话。

没他催我挣钱,我有点慌,这家伙该不会真生气了吧?

然而没过多久,我就见到了他,在抖音里。

他红了。

我万万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去做了黑天鹅配送小哥。

虽然他戴着口罩和鸭舌帽,但我一眼就认出了他。

因为盘太靓条太顺,所以各大网红都跟风拍他,他一天要送十几个蛋糕,累得眼睛都无神了。

哈哈哈哈,一想到他现在比我还累,我就觉得无比痛快。

可是这家伙为什么要打工,他不是有一份万分之一录取率的好工作吗?

好奇心使我勇敢作死,我倾囊而出,订了我平生以来见过的最贵的蛋糕。

沈禹敲开门,看见我就哭了。

「林橙橙,你是不是疯了?」

「你态度好点,小心我投诉你。」

沈禹紧紧抱着蛋糕,「我帮你转卖吧,你别吃了行吗?」

「我不。」

「下个月的保命钱攒够了?」

「当然没有,我的财务状况你不是最清楚吗?」

「那你为什么要任性?」沈禹痛心的说,「你可知道三千块很难赚。」

「想让我转卖蛋糕也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打工?」

沈禹想了想,真诚的给出了一个骗鬼的答案,「我想体验一下人间疾苦。」

正当我想喷他一脸的时候,他手机响了。

「什么?是假的?你要报警?别别别,我马上就过来。」

挂了电话,他狠狠瞪了我一眼,拎着蛋糕就走。

我觉得古怪,就悄悄跟了上去。

他去了三环边一个商场的梵克雅宝专柜,然后被一个胖女人骂的狗血淋头,不断道歉,最后那女人扔给他一个盒子走了。

那个盒子,好像就是我卖的四叶草项链的盒子!

我似乎明白他为什么要打工了。

我给我编辑打电话,让她帮忙查买版权方的转账名,编辑说这不太合规矩,我问她是不是姓沈,她反问我怎么知道。

我猜对了。

哪有那么多命定的数字,每次在最后一刻帮我补足保命钱的都是沈禹。

他为了我拼命打工,然后再用合法的手段把钱送给我。

怪不得看我点黑天鹅,他会那么崩溃,因为我花的是他的血汗钱。

怪不得他那么忙,最近也不管我了,原来他在为我当牛做马。

我感动了,我长这么大,就没人对我这么好。

沈禹下凡就是为了渡我,他真是比男圣母还男圣母。

呜呜呜世界上最好的沈禹!我想嫁!

我热泪盈眶心潮澎湃,沈禹发现了我。

他朝我走了过来,一句话击碎我所有幻想。

「别想太多,你是我第一个客户,你要是在我手上死了我会很麻烦。」

我……

好吧,我就知道这世上没有那么多旷世奇恋。

沈禹蹲在商场前面的地铁站门口摆摊卖蛋糕,我作为始作俑者也不好意思走,就蹲在他旁边。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

「真想谢我的话拜托你好好赚钱。」

「我会的,我向你保证。」

那个蛋糕太贵,没卖出去,我和沈禹吃了,好甜,真的好甜。

沈禹却吃出了心绞痛的表情,「我要搬你家去住,这蛋糕吃掉了我一个月的房租。」

我表面为难内心窃喜的答应了下来。

可是,「员工守则难道允许跟客户同居?」

「不允许,但别被发现就行了。」沈禹惆怅的说,「等你赚够一百万,我就可以回去了。」

我心里默默的想,那你可能要跟我住一辈子了。

5、

事实证明,要是保证有用的话,还要合同干什么?

我狠狠给沈禹上了一课。

当我发现他比我更怕我死之后,我开始心安理得摆烂。

反正有他在给我打工,我不怕续不上杯。

沈禹快气哭了,他每天东奔西跑送蛋糕,而我就在家吃吃喝喝,时不时还让他给我送个外卖。

他一开始还想鸡血我,然而我躺平数年早就对鸡血免疫,他只好放弃。

沈禹为了省钱,开始学习做饭。

他说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窘迫过。

我嗤道:「你这辈子?有三十年吗?」

他故作高深,抚了抚不存在的胡子,「三百年啦。」

「胡扯吧你。」我揪揪他的脸,细腻饱满有弹性,「你到底是人是鬼还是神?」

「你说呢?」

我看出来了,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仔细观察,他吃喝拉撒睡与我无异,也不怕光,好像也没什么弱点。

应该……是个人吧。

又过了两天,他向我证明了,他确实是个人。

他感冒了,还是重度感冒。

神和鬼怎么会这么脆弱?

高烧烧了三天,他坚持不去医院,后来烧昏迷了,我叫了救护车。

因为拖的时间太久,已经变成了很严重的病毒感染。

很好,我们再一次在医院花光了所有的钱。

沈禹醒来之后气得咬牙切齿,「我就说不来这个鬼地方,太黑了,比我们收费还贵!」

「你终于承认你们黑了?」

「我们哪里黑了,交钱就能活命,这地儿行吗?」

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只好安慰他,「没事的,钱没了还可以再挣,你先好好休息。」

他斜睨着我,毫不掩饰鄙视和唾弃,「距离你交保命费只剩下十八天,你确定我能好好休息?」

「瞧不起人了是吧,我自己不会挣钱吗?」

「呵呵。」

我林橙橙这辈子最吃的就是激将法!

我立马上网搜高薪工作,查到了一家药企在招试药员,周薪一万。

瞧,又是命定的数字,这就是写着我名字的工作!

我很快就通过了面试和体检,住进了试药中心。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试药要没收手机。

我赶紧给沈禹打电话,说要出差几天。

沈禹表示怀疑,「你不会要去卖肾吧?」

「卖 NM 的肾,我是去给医疗事业做贡献!」

试药中心的护士人特别好,每天都笑眯眯的看着我把药吃下去才离开。

我们几个住同区的没有手机玩,百无聊赖,很快就混熟了。

然后,我们就发现有点不太对劲。

招我的人说给我试的是治疗心绞痛的药,可是他们几个都不是,他们分别是:高血压、荨麻疹、糖尿病……

这不就奇怪了吗?

同批进来的人,应该试同一种药才对。

我们惴惴不安。

试药本来就有副作用,如果试的是违禁药物那后果可大可小。

我们约定每个人偷藏一片药,出去之后让人鉴定,但护士们看得都特别紧,根本没有机会。

于是我提议,等护士下班之后,去护士站偷几片。

夜深人静,我们分工合作,有两个伙伴去遮监控,有一个伙伴去门口把风,而最重要的工作就交给了我——偷药。

我们白天偷看了几次护士摁密码,所以我很容易就进了护士站。

但是配药柜上也有锁。

我正一筹莫展之际,空气中炸开了熟悉的白烟。

6、

沈禹穿着病号服落在了我面前。

颜霸就是颜霸,这么丑的衣服竟然被他穿出了超模的效果。

我花痴的看着他,口水流一地。

沈禹嫌弃的看我一眼,「你还真是什么钱都敢挣!」

我进试药中心之后,他就去查了这家药企。

「去年有好几批这家的试药员无故死亡,但因为死亡时间距离试药时间有三个月到半年不等,所以药企以没有直接关联为由拒绝承担责任。」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和沈禹都心知肚明,这药,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指着锁,充满希望的示意沈禹打开。

沈禹无语,「我是正经有编制的公务员,邪门歪道不会。」

好吧,还是得靠我自己。

我抢了沈禹的手机,现场百度如何开锁。

试了无数个方法,终于打开了。

外面却响起了鸟叫声。

这是放风伙伴的暗号。

我赶紧拿了几片药,塞给了沈禹,「你快走。」

「你不走?」

「我又不会炸烟,我走哪去?」

他伸手,把我往怀里一勾,霸气十足,「来自星星的你没看过?瞬移可以带人。」

「那你把我瞬移回我床上,赶紧。」

沈禹点头,我抱紧他,眼睛一闭一睁,我就回到了家里。

我锤他,「错了错了,我说的是试药中心的床。」

「为什么?」沈禹不理解,「好不容易出来了,你还要回去?」

我给沈禹解释,我签了合同,如果中途退出,我要赔钱,违约金一百万。

沈禹再次无语,「你们这地方是真黑!」

我抱着沈禹,本打算这次一定要看看他是怎么瞬移的,结果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回到了试药中心。

护士正在敲门,「林小姐睡了吗?医生要给你做检查。」

我让沈禹躺在被窝里不要动,然后走过去开门。

门一开,我愣住了。

我交往三年的前男友陆泽出现在我面前。

就是这个人,让我这辈子都写不出来甜文。

冷暴力、劈腿、pua……渣男会的他全会,渣男不会的他也会。

高仿四叶草就是他送的,以此为交换,他骗我用奖学金给他买了一个 ipad。

也是这个家伙,盗取了我的毕业论文,害我交不出来,没能拿到毕业证。

我如今这么落魄,全是拜他所赐。

他就是渣中龙凤,贱中翘楚。

可恨杀人犯法,否则我早一刀捅死他了。

陆泽举着听诊器,公事公办的让我把衣服脱了。

我不,我打死也不。

我跟护士申请换个医生。

护士表示值夜班的只有陆医生。

我便说:「那你们请回吧,我没什么问题。」

陆泽不耐烦的说:「你有没有问题是我说了算,不是你说了算。」

他示意护士来帮忙脱衣服。

我突然明白过来,他们不是要给我做检查,而是要搜身,他们一定已经发现药片少了。

就在我双拳难敌四手的时候,身体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然后,我就变成了寡姐。

我左手轻轻一挥,护士就在空中打了几个滚,摔倒在地昏过去了。

我右脚刚刚抬起,陆泽就飞了出去,后背撞在门上,吐了一口老血,爬不起来。

我看着自己白嫩嫩的手和短短的腿,简直不敢相信。

耳边响起沈禹的声音:「不是一直都想揍他吗?还要我教你?」

7、

哇哦,原来是沈禹给我开了电影特效。

哎呀呀,有高人撑腰的感觉可太爽了。

我凶狠的逼近陆泽,把他按在墙角一顿猛揍。

等外面的人破门而入的时候,陆泽已经半死不活。

他惊惧的看着我,我却撩了撩额前的碎发,无辜极了。

「这个药的副作用有点强啊,我不太能够控制自己。」

保安想抓我,呵呵,凡人还想抓寡姐,我一套连环拳加回旋踢,那些人鼠窜而出。

我把半截身子爬出房间的陆泽拽了回来,骑在他身上,左右开弓的扇他巴掌。

陆泽彻底服了,「林橙橙,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现在就给系里打电话。」

这还差不多。

陆泽颤抖着打完电话,我的电话就响了。

系主任让我近期回一趟学校,给我补办毕业证。

我开心极了,但我还是阴沉着脸看陆泽:「你以为这就完了?你还差我一个正品四叶草。」

「我马上给你转账。」

陆泽转了两万给我,我放了他。

再次关上门,沈禹就出现了。

我冲上去抱紧了他。

他个子太高,我勾着他的脖子脚腾空而起,开心的在空中旋转。

「木登登,你快下来,勒死我了。」

「沈小禹,我爱死你了。」

沈禹身体僵了僵,轻轻的说:「你要是爱死我就赶紧赚钱,别再逼我给你打工了。」

「我有钱了,两万块呢。」

沈禹把我放下,敲了敲我的额头,「你有点志气行不行,你打算一辈子都这样?你不想赶紧交一百万获取自由?」

「不想啊。」现在的生活很好啊,沈禹给我打工,管我吃喝,还带我虐渣,我就想一辈子这样。

沈禹恨铁不成钢,「出息!我看你就是想榨干我!」

我嘻嘻傻笑,假装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第二天晚上,警察就来查封了这家试药中心,沈禹带出去的药片经过检测,确实是违禁药物。

沈禹来接我的时候,我的小伙伴们眼睛都直了。

「林橙橙,你什么狗屎运,竟然交到这么帅的男朋友?」

沈禹朝她们笑,一开始并没有否认。

我挽着沈禹的手,心里甜得想立马写一万字小甜文。

多希望能够一直这样下去,甜到一百岁。

但是沈禹不是这么想。

他摸了摸我的头,对围观的小伙伴说:「我是她哥,亲哥。」

我的脸垮了下来。

回家后,我闷闷不乐的问他为什么要撒谎。

他一本正经的说:「木登登,你不会是喜欢我吧?你知道的,我们神仙都不让谈恋爱。」

「你不是鬼吗?」

「鬼也只能跟鬼谈恋爱。」

看出来了,他对我没意思。

行吧,那我们就保持纯洁的债务关系吧。

我微微笑,「太巧了,我也只跟人谈恋爱。」

8、

沈禹每天都费尽心思想要帮我攒够一百万。

病好之后,他就重返了工作岗位。

而我,重新开始了每天躺在床上长蘑菇的日子。

有天晚上沈禹非常开心,说自己接了大单子,陪一个客户去三亚旅游,能赚五万。

这听上去可不像什么正经买卖。

我找他要了客户的照片,是个很漂亮也很有气质的姐姐。

虽说配这样的姐姐沈禹也不吃亏,但我反对。

「你不许去。」

「我都答应人家了,不去不行,而且,天天送蛋糕什么时候能赚够一百万。」

我学作精小女友,生气瞪他,「你要是敢去,就别回来了。」

沈禹根本不吃我这套,他非常迅速的收拾好了行李。

第二天一早,他跟躺在床上生闷气的我告别,「我走了,你……算了,你别把自己饿死了就成。」

门关上之后,我却再也躺不住了。

总觉得床上有虱子咬我,哪儿都不舒服。

我看到桌上有一盒沈禹吃剩的绿豆饼,突然就拎了起来,朝着机场奔去。

一路上我疯狂打沈禹电话,他都没有接。

等我赶到机场,才发现去三亚的航班已经起飞了。

我在机场嚎啕大哭,就像在预演我们的分别……

我清楚的意识到,我不可以失去沈禹。

不管他是人是鬼是神,我都不想失去他。

五天之后,沈禹回来了,他憔悴了不少,一进门就说自己要洗澡。

我站在浴室门外,听着哗啦啦的水声,心情五味杂陈。

沈禹脏了。

为了帮我活命,他脏了,他好可怜。

沈禹洗完澡,去冰箱拿了罐啤酒,瘫在了沙发上。

「木登登,来给我按按肩,这五天我一直没歇着,快累死了。」

富婆需求这么旺盛吗?

可怜的沈小禹,姐姐疼疼。

我抱住他,声音哽咽,「我会努力赚钱,我不会再让你去做这种事。」

沈禹一巴掌拍在我大脑门上,恼怒的说:「胡说八道什么,我去三亚拍广告的好不好!」

原来那个客户是婚纱摄影店的老板,想拍旅拍的宣传片,才找的沈禹。

我喜极而泣,沈小禹的身 han 他的心,都还没有受到污染。

但我还是决定痛改前非。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有富婆真的想囚沈禹做金丝雀怎么办?

「沈小禹,美色能卖钱的话,不如卖给我吧。」

「你有钱买?」沈禹嗤之以鼻。

「我们合伙开公司,利润五五,怎么样?」

「说来听听。」

我跟沈禹说了我的想法,大概就是借助他现在的名气,孵化他成为网红,然后接推广,这是最快的来钱渠道。

沈禹表示同意,但利润他一我九,因为他希望我尽快攒够一百万。

我原本以为从零到一百需要至少十年,没想到短短两个月就达成了目标。

嗯,是我太低估了沈禹美色的价值。

沈禹在各个平台开了个人号之后,粉丝就跟丧尸围城一样,疯狂的拥了上来。

一周之后就有人来跟我接洽商务合作,价码一开始是一万,后来是五万,再后来是十万……

我们的推广多的接不完。

沈禹开心得不行,但我却越来越看他不顺眼。

很多推广都被我拒掉了。

沈禹提醒我,「木登登,虽然我们有一百万利润,但你九我一,所以你个人名下的钱还是不够,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当然明白,可我不明白,「你就那么想让我交满一百万,然后永不相见吗?」

沈禹很果断的点头。

一股邪火从我脚底窜了上来,「可我累了,我不想干了。」

沈禹像头猪一样,「那没事,你把对接的微信号换成我的,我来跟甲方对接。」

我冷笑,「公司还没做大,你就想跟我争权了?你休想!」

沈禹生气了,「我是这个意思吗?」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天天打着为我好的旗号剥削我折磨我,还不是为了完成你的业绩。我就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啊,我就想每个月交租得过且过啊,你凭什么把我改变成你想要的样子!你就是个小人,人渣,渣男……」

我自顾自的玩起了接龙,沈禹的脸色冷了下来。

我有点后悔,但气氛都烘托到这了,我不能认输。

片刻之后,他很平静的说:「既然你这么讨厌我,那我就先回去了,反正现在凑齐一百万只是时间问题,到时候你再联系我。」

沈禹走了。

我浑浑噩噩过了很久,又到了必须要交保命费的那一天。

9、

那天的最后一小时,沈禹给我打了电话。

「林橙橙,为什么又不充值?」

他真的对我彻底失望了吧,他都不叫我木登登了。

我没有说话。

过了会儿,他出现在我面前,没有久别重逢嘘寒问暖,只有冷冰冰的一句:「别再耍小孩子脾气。」

「我没钱充值。」

沈禹眼睛瞪得像铜铃,「为什么?我走的时候你不是有九十多万吗?」

「我赌博输掉了。」

沈禹无法相信,他闭上了眼。

我知道他肯定又在翻阅档案,我很淡定,因为我没有说谎。

我去了一趟澳门,那可真是个销金窟,九十万,不到两个小时就输光了。

如果有钱就没有沈禹,那我宁愿永远穷下去。

我不要一百万,我只要他。

沈禹睁开眼,冲到我面前,揪住了我的衣领。

「你是不是疯了!你真不想活了?」

我笑了,看透生死一般的笑,「是啊,活腻了。」

他把我扔到沙发上,然后疯狂在咸鱼上买我的闲置,然后疯狂给我的书打赏。

「来不及了,马上就到时间了。」

我盯着墙上的时钟,还有五分钟,就到最后时间。

沈禹气得爆炸。

我问他:「你生气是因为你业绩完不成,还是因为我要死了?」

我还没来得及听到他的回答,就眼前一黑,心脏骤痛。

怎么回事?不是还没到时间吗?

我原打算赌一把,看他对我到底有没有感情。

生死关头,他的回答一定会是真心的。

不管他回答什么,我都会让编辑把扣着的稿费立马给我发过来。

可我万万没想到,家里的钟慢了五分钟。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缓缓睁开眼睛,发现我没死,我还是在我家,地板上坐着气喘吁吁的沈禹。

「你以后再这么作!我就真的不管你了!」

原来编辑着急睡觉,直接把稿费发了过来。

沈禹发现我卡里有钱,立刻拉着我的手摁了指纹,实现了物理转账。

原来充值方式除了意念,还有指纹。

沈禹一脸后怕,我很清楚的感知到,他害怕我死不仅仅因为我是客户,我肯定他对我有感情。

我冲动的抱住了他,刚想表白,却听到他叹了口气。

「林橙橙,不要在我身上浪费心思。」

原来沈禹不是不懂,他是一直假装不懂。

「我对你好,是因为内疚。」

沈禹叹了口气,说起我们的前尘往事,属于我们,然而我却不记得的前尘往事。

10、

其实我在十八岁的时候就接到过沈禹的电话。

那个时候我爸妈还没离婚,我就是那个年纪普遍的元气少女的样子。

一开始我也慌过,直说晦气,他却说我是运气好,不是每个人都能靠钱买命,只有极少数幸运鹅才能接到这个电话。

在他的安慰下,我很快就镇定下来,努力挣钱。

我很聪明,也很上进,按月交保命费,和沈禹合作非常愉快。

但有一次,我交租太晚,沈禹不小心睡着了,就忘了帮我把软妹币转化成生命币充值到他们的系统里。

所以我死了。

准确的说,是半死不活。

我的灵魂在生命余额管理中心待过一段时间。

因为这是他们工作人员的失误,所以我被赠送了六年生命作为赔偿。

我重新活过来之后,被洗掉了记忆,忘记了之前所有的一切。

但作为后遗症,我总是感觉累,慢慢就习惯了躺平。

沈禹拼命帮我,其实是为了补偿。

因为是他让我的人生横生波澜,是他让我变得颓废沮丧像滩烂泥。

所以他鼓励我,帮我,只是想让我重新变回 18 岁的我。

我听完整个故事,只觉得可笑。

可沈禹却很认真的跟我说:「林橙橙,我其实不是神,也不是鬼,我是人,我确实永生不灭永葆青春,但这些是有条件的,我跟你一样,必须不停的挣钱,定期交保命钱,我为你挣钱,其实也是为我自己挣钱,你明白吗?」

假的,都是假的。

那些沈禹给的温暖和甜蜜,原来都是乙方对甲方的奉承。

我木然的坐在地板上,听见沈禹又说:「其实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她还等着我回去跟她结婚,所以,如果你真的有那么一点喜欢我,请你尽快配合我完成这单,我会非常感谢你。」

我觉得羞耻。

自作多情到了我这个份上,真是无地自容。

我努力让自己若无其事,向他保证,「我会的,这一次,绝不骗你。」

沈禹回归之后,我们的公司继续日进斗金。

这次更快,存够一百万只用了一个月。

沈禹说他这次走了就不会回来,问我需不需要多存点钱,买个房子什么的。

我拒绝了。

我虽然废,但不喜欢接受施舍。

最后一次充值跟往常充值一样,并没有什么仪式感。

沈禹很客气的说:「希望您能幸福美满,快乐永恒。」

我平静的说:「我会的。」

沈禹再也没有出现过。

11、

我结束了我和沈禹的公司,拿到了毕业证,成了一名准时上下班的合格打工人。

有时候我会恍惚,所谓生命余额管理中心是否真的存在。

日子平静的过着,像是一潭死水。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林小姐您好,这里是生命余额管理中心。」

我心头一紧,但仔细一听,这声音不是沈禹。

「我们想跟您做个回访,对于业务员沈禹的服务,五星满分的话您打几颗星?」

「五颗星。」我答应了要给他好评的。

「谢谢您的配合。」

我忍不住说:「沈禹是不是已经结婚了?帮我跟他说句恭喜。」

那边沉默片刻,「林小姐,沈禹因为违规,已经被开除了,而且我从来没听说他有未婚妻。」

「他什么时候违规了?」

「你不知道?你倒数第二次充值。」

我想起来了,那次我作死把九十万输了个一干二净,到点没有充值,但我却没死。

沈禹跟我说是刚好稿费到了,他用我的指纹充了值。

但其实,没有指纹充值这个方式,时间过了,充值系统就对我关闭了,他其实是用自己的生命币直接帮我充了值,属于严重的违规操作。

我挂了电话,恍然若梦。

他说过的,开除会有很严重的后果,他都知道,他还是那么做了。

一瞬间,我想起了很多事情。

十八岁那年我的灵魂在生命余额管理中心寄存,是沈禹负责照顾我。

我见色起意,让他以身相许就不投诉他,他被迫亲了我。

后来,是他主动亲我。

再后来,是我们被迫分开。

我被他亲手洗掉记忆,因为他的组织威胁要将我的灵魂彻底毁灭。

他不是男圣母,他一直都爱我,他比我想象中更爱我。

原来我们早就相恋过,但是 BE 收场。

沈禹再次遇见我,便有意回避。

他不希望我再空欢喜一场。

回访的小哥跟我说,沈禹如果能找到另一份工作,就还可以跟以前一样,永葆青春不死不灭,如果不能,就会急剧衰老,然后跟正常人一样死掉。

他说沈禹因为我这个污点,恐怕是再也不可能在他们的系统里找到工作了。

我无声落泪。

我在心里向沈禹保证,我一定会努力的活下去,像他希望的那样:幸福美满,快乐永恒。

后来每年过生日,我都会斥巨资订一个黑天鹅。

三十岁生日这天,高大帅气的配送小哥把蛋糕放在我面前,问我要不要打开。

我盯着他,很久很久。

不是他。

我明知道不是他,却还是满怀希冀。

今年不是,那就等明年,明年不是,那就等后年……

我相信,沈禹,一定会回来。

(全文完)备案号:YX11Wg2L5Ep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