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为她赎罪

我们村来了个支教的美女老师。

校长说,「只要老师来了,我们就有办法留下。」

我以为这次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她最后还是会嫁给村里的男人,生下和我们一样穷的孩子,像我妈一样一辈子困在这个地方。

没想到,她居然挺着肚子,把村里的男人都送进了监狱。

1、

五年级刚开学,校长说我们来了个美女老师,明天就到,全村都很高兴,尤其是村里的那群男人。

美女老师来的第一天就被安排在了村子最中间的房子里。

那个位置据说特别安全,也、特别方便,因为在最中间。

下课后,狗蛋哥约我去看美女老师,我们一行六七个小伙子偷偷的趴在房子后面,从缝隙往里面看去。

「谁?」

美女老师很敏锐,狗蛋哥几个蹭的窜了出去,一瞬间就没了踪影。

我慢了半拍,被美女老师看到了。

她走了过来,看见我后,还笑着问。

「你怎么在这?你叫什么呀?」

她看向我的时候,我觉得她的眼睛像是带着光,神采奕奕,似乎觉得可以拯救我们穷苦山区里的孩子。

她的声音也很好听,我呐呐的开口回答。

「陆宇」

她很意外的看着我,我知道,她是好奇我的名字,我们村子里的孩子,很少有我这么好听的名字的。

「我是新来的语文老师,你可以叫我杜老师。」

她的声音温温柔柔的,我很喜欢,我冲着她笑了笑。

如果可以,我希望美女老师可以永远都有这样的眼神,给人带来希望。

我刚要转身走,她就叫住了我。

「小宇,你等会。」 

杜老师很快就走了出来,把手里的苹果塞给我,还带着一个精致的包装,她说这叫平安果。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收到来自别人的礼物。

一开始,我其实是不想跟着去看的,我对这些美女老师没兴趣,因为我妈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女。

我妈说、她最后悔的就是来了山平村。

每次我妈说这个话题的时候我都不敢答。

我感觉我爸对她很好,但是她看我爸的眼神,总是带着一股恨,后来我长大才明白,她可以有很好的未来,却断送在这个穷苦的山区了。

那天我拿着那个苹果回了家,我妈看着那个包装看了好久,最后才说,「陆宇,别人怎么样我不管,你要是敢学坏,我杀了你。」

我妈看我的眼光很凶狠,那一刻,我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的。

我奶说我还在她肚子里的时候,我妈就无数次想办法堕胎,最后还好她看的紧,我们这个地方也偏僻,联系不到外界,我才能出生,等我生了后,她又几欲想掐死我,最后都被我奶救了下来。

我被吓得点点头,我爸连忙笑着打哈哈,哄着我妈去做饭。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杜老师做了自我介绍。

「同学们,我是你们的支教老师,我叫杜然,希望接下来我们一起度过愉快的三年。」

校长在一旁带我们鼓掌欢迎,我们很欢迎她,我们村里又来了个女人。

「小杜老师,你先和同学们熟悉一下,有什么事情随时联系我。」 

「好!」 

我们班上总共 32 个孩子,不管哪个年纪,都在这一个班级里,自然也是闹哄哄的。

我看着小杜老师从一开始的兴奋到无奈,再到后面,就只教我们这十几个想学的。

半个月后一天,我看见小杜老师找狗蛋哥谈话,「你不想好好学习,走出大山吗?」 

狗蛋哥嗤笑了声,把放在她胸口的视线移开,转身跑了出去。

我看着,觉得小杜老师还是太天真了,比我们这群孩子还天真。

她转身看着我,「只有考出去了,才能改变你们目前的一切,这个地方太穷了。」

「老师,考出去之前,得先活着!」我说完这话就跑了。

小杜老师沉默了。

我们是实打实的穷,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努力学习走出大山的,能安心学习的都是幸运的人,我也是。

生活还算平静,又一天,一声尖叫划破云霄,小杜老师上厕所被偷窥了,这大山区的厕所,连做到完全遮挡都不可能。

小杜老师看着厕所对面房顶上坐着的狗蛋哥几个,一脸不可思议,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这是流氓行为?」

狗蛋哥几个笑了笑,吹着口哨,语气轻佻。

「老师,看看怎么了?早晚不都是让男人看的吗?」

狗蛋哥说完,身边的几个也跟着吹口哨。

小杜老师气得够呛,冷着脸斥道,「让你们家长来学校一趟。」

「好!」狗蛋哥几个丝毫不惧。

毕竟、村子里家长的教育都是,女人就是给男人睡的,男人在家就是天。

「你、你们!」小杜老师气得浑身发抖,狗蛋哥几个笑嘻嘻的跑掉。

谁也不会觉得这是件大事。

当天晚上又发生了一件事,小杜老师的房子里,传出了杀猪般的叫声。

这次村子里的众人没再同往常一样无视,因为这次是男人的惨叫声。

「怎么了?」

「那小杜老师的院子里。」 

「走走走。」

众人围住了小杜老师家的院子。

小杜老师扯着衣服跑了出来,借着灯光下,我看到了她脸色惨白的拽住校长。

「校长,狗蛋他闯进我的房间,想要强奸我。」

最后几个字,她说的艰难,眼中还带着一抹红。

她说完,我就看见狗蛋哥捂着脑袋走了出来,脑袋上已经见血了,像是被东西砸的。

人群里狗蛋奶奶走了出来,心疼的抱着狗蛋哥,一脸怨恨的看着小杜老师,「哎呦,你个小婊子,你竟然敢害我孙子。」

村里的人也看着也开始帮腔。

「小杜老师,这可是我们村子里的男娃,你这下手太狠了,给狗蛋砸傻了咋办。」

「贱货,我孙子就是睡了你又咋的,还不是你整天打扮的和个妖精似的。」 

「专门来勾男人。」

我躲在我爸身后看着小杜老师倔强的拽着校长。

「校长,我要报警。」

校长脸色变了变,连忙说好话,「小杜老师,实在是对不起,但是你看我们这上下山一次就要六个小时,这大半夜的,也没办法报警。」

「还有、狗蛋家不容易,就剩下他和他奶奶,如果你要是报警了,这孩子这辈子就毁了。」 

我看着小杜老师委屈的模样,心里闷闷的。

最后、所有人都走了,在狗蛋道歉后,校长强硬的压下了这事。

我留下了,我看着小杜老师,我想安慰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眼神有些发直,「我刚刚要是不答应,我也出不去这山平村吧?」

我没回,因为我知道,不管她答不答应,从她进来那一刻,命就是注定好的了。

校长爷爷说,他做了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为了我们这些大山里的孩子能有走出去的机会,他必须要把老师留下来。

所以、我也是其中一员,我也有罪。

「我要走!」她目光坚定。

她又看向我,「小宇,你是个好孩子,你以后要努力走出这片大山。」

「好!」我点头。

「嗯,你先回去吧,回去睡一觉,什么都不要说。」 

我转身就走,却没走远。

我看见小杜老师收拾了东西,她没从我们常走的那条路下山,走了后山的一条陡峭的路。

我回了家。

我爸和校长爷爷都在我家。

校长爷爷笑呵呵的问,「小宇,小杜老师跑了吧?」

我咬唇,「嗯!」

「哪条路呀?」

「后山!」

我爸和校长爷爷一起笑了。

我知道,他们猜到了。

我们村子晚上一直有人守着,小杜老师能离开,只可能是校长爷爷让人离开了。

我看着他,「校长爷爷,小杜老师是好人。」

「对,所以我要帮你们把好老师留在这。」

校长爷爷摸着我的头,笑的开心。

「那为什么不直接拦住她?」

「我们这下山要六个小时,她一个城里的女孩,早就要筋疲力尽了,这时候再绑回来,会老实的多。」  

我没说话,但是我看到床上的我妈突然睁开眼睛,那双眼睛里满是恨。  

2、

我一宿没睡,坐在村子入口那等着,快天亮的时候,村子里的叔叔伯伯们压着小杜老师回来了。

她看到我了,看我的眼神也是木木的毫无波澜。

校长爷爷走了过来,一脸痛心疾首。

「小杜老师,我们知道,是狗蛋的不对,但是你一个女孩子,大半夜的出去多危险你知道吗?」 

「程校长,我要回去!」

小杜老师无比认真的看着程校长,再没有前几天来到这、眼底的光。

「小杜老师,你签约的是三年,你也要为你自己的未来着想,还有、你要实在是不解气,我让狗蛋来给你道歉。」 

校长爷爷说的义正言辞,这件事情最后以小杜老师被强制带回了她的屋子结束。

我回家了,我蹲在锅炉前一边帮我妈烧火,一边想着小杜老师。

「陆宇,你去看她了吗?」

我妈忽然和我说话。

我抬头看向我妈,这是为数不多她主动来和我说话。

「谁?」

「小杜老师!」

「没!」

我低头烧着火,有些蔫蔫的回道。

我隐约觉得我错了,但是我又觉得很正常。

「呵,都是一样的东西!」我妈的语气很怪,我不敢接茬。

她又开口,「陆宇,你知道要是没有你,没有山平村,我会是怎么样的生活吗?」 

「我家虽然不富裕,但是也是小康家庭,我会找一个爱我的男人结婚,生一个我爱的宝宝,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没事回家看看爸妈,假期的时候全家一起出去旅游,那才是我的世界,而不是困在这个恶心的地方。」 

我妈情绪有些激动,我心里难受极了,我知道,她说那个她爱的孩子,不是我。

但是她描述的那些,又令我迷茫,我不知道怎么样才是对的。

我想得到她的认可,我想了一会。

「妈,我会努力考出大山的。」

我妈看着我,那目光令我到现在都无法忘怀,她的声音尖锐。

「是用我们这些人的未来作为代价吗?那我希望你一辈子窝在这个贫困的山区里,不要祸害别人。」 

我跑了出去,心里有点难受。

我看到了狗蛋哥正带着几个小伙伴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笑闹。

「陆宇,干嘛去?」

「去找小杜老师!」

几个男孩子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我皱眉看着他们,「狗蛋哥,小杜老师人很好的。」 

「是很好啊。」

「狗蛋哥,你们不要欺负小杜老师了好不好,我们好好学习,才能走出这大山里,我们要尊敬老师。」

我很认真的说着,他突然咧嘴一笑。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天真。」 

我懂了又没懂。

「我们几个,学习学习不行,怎么出去啊?出去干苦力吗?受人白眼,所有人都瞧不起,然后还是连媳妇都娶不上,出去过这样的生活吗?」

我茫然的看着他。

不是这样的,外面的世界很好,我妈妈说过她的世界很好。

「陆宇,别太天真,就算是你考上了大学,那又怎么样,在外面不还是让人瞧不起,你知道大山哥怎么死的吗?在那个大学就因为穷被人霸凌,被人瞧不起,最后抑郁自杀的,还有小树哥,最后也不过就是个打工的。」 

「穷人,就该有穷人的觉悟!在这片山区里,我可以睡到那个老师,让她给我生孩子,在外面呢?呵!」

狗蛋哥他们几个说完就走了,我站在原地满脸茫然,我们考出去是为了什么,我忽然不知道了。

我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小杜老师家外面。

她坐在窗边发呆。

我走了过去,「小杜老师。」

「嗯!」

「小杜老师,外面的世界真的那么好吗?」我第一次产生了怀疑。

「嗯,很好!」

「那我们这不好吗?」

她看了看我,忽然笑了笑,笑的很痛苦。

「我来之前很理想化的以为,我就是为了山区孩子们送希望的,我可以告诉你们外面的世界有多好,尽情的在这个地方挥洒热情,可以让你们有个奋斗的希望。」

「但是我却忘了人的劣根性,在极度贫困下,能做出多可怕的事情。」

她忽然看向我,「陆宇,你们之前有支教老师吗?」

「有!」

「她走了吗?」

小杜老师看着我的目光带着一丝希冀,我知道,她想听什么答案,但是很遗憾,我的答案,会让她害怕。

鬼使神差的,我说谎了。

我冲她笑了笑,「走了。」

她忽然松了口气,小声道,「对,我也一定能走的。」 

「嗯!」我应着,陪她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妈来找我回家吃饭,也是她第一次来找我回家吃饭。

「妈!」

她走了进来,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小杜老师,「晚上锁好门,有机会就跑,下月十六,会有人来山平村采访。」 

小杜老师眼神瞬间亮了,像是看救星一样的看着我妈。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我妈嘲讽的看了看我,「不走,你就和我一样的下场。」 

3、

之后的日子里,小杜老师依旧每天来给我们上课,只是那双眼睛再没有之前的光彩。

她经常会看着窗外发呆,我知道,她是在等,等十六号的到来。

我每天都会去小杜老师家看一眼,确保她的安全。

路上我遇见过很多次狗蛋哥若有似无看向小杜老师家房子的眼神,却没有动作。

我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校长提前就已经和村子里的人都打好了招呼。

「十六号会有电视台记者来村子里,大家都把家里的管好,别惹出事。」

「等电视台播出后,就会有人给我们捐款了。」

村子里的孩子们都很兴奋,我们很快就能上电视了。

只有我在人群中静默,期待这天不要来。

十六号了,一早上校长爷爷带着村子里几个男人去山下接人。

小杜老师被人锁在家里了,早上我去看她的时候,她给了我一支笔做纪念,我给了她一把钥匙。

她看着我,目光是我看不懂得复杂,「谢谢你。」

「陆宇,你不要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

「嗯!」

我答应了,我想变成妈妈和小杜老师都喜欢的人。

我坐在教室里,捏紧手中的笔,听着外面传来喜气洋洋的声音,校长爷爷带人来了。

几乎整个山平村的人都出来看热闹了。

班里的这群孩子几乎也要坐不住了,但是校长说了,我们要营造出一个很好的学习氛围,所以我们不能动。

所有人都乖乖的坐在椅子上。

门口很快就进来了几个陌生的人,看起来年纪也不大,他们手里扛着摄像机等设备。

进来对着我们就开始照相,录视频,我们也按照提前彩排好的背课文,展现我们认真刻苦的一面。

还有两个年轻的姐姐来合照。

她的手虚扶在我的肩上,等相机移开后,刚刚笑的灿烂的脸顺便变得样子,去从她的包里拿湿巾用力擦拭着。

她一边擦着,一边和同伴嘟囔着,「真脏。」

我有些尴尬,狗蛋哥一把搂过我的脖子,「陆宇,都给你说了,外面的娘们看不起我们。」 

我眉头紧皱,思绪也有些动摇。

但是我此刻更关心,小杜老师跑出去了吗?

村子里忙活了一天,采访的人要在这住一晚。

一天风平浪静,让我微微放下心了,已经晚上了,小杜老师应该到城里了吧。

晚上看着我妈心情也不错。

这是我难得能在她脸上看到的笑脸。

我心中闷闷的,却也有一种别样的开心,希望小杜老师回到她的世界,还可以笑容如初。

一夜好梦,第二天一早起来,村子里一片嘈杂。

我清楚,肯定是小杜老师逃跑被发现了。

我穿好衣服,照常往小杜老师家里的路走去,很快,我就听到了一声尖锐绝望且熟悉的叫喊声。

我心中一凉,快速的往那个方向跑去。

门口已经围了一堆的人,还有校长爷爷痛心疾首的指着狗蛋哥骂,「臭小子,告诉你别赶着这个时候,别赶着这个时候的,你就知道找事。」

狗蛋哥衣服还没穿好,笑的一脸得意,「校长爷爷,这不是她跑了吗,害得小四哥给我们送回来。」

「今晚要不是小四哥当值正好遇见她,我可就没媳妇了,可不得给个教训?」

「我奶说了,睡了之后再打一顿,就听话了。」

我听了心中都微微有些凉意,我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我知道发生类什么。

不仅我,所有人都知道的,小杜老师留下来,不过就是早晚的事,不是吗?

狗蛋哥说完又看见了我,一脚照着我的屁股踹了过来,「臭小子,是不是你差点放跑我媳妇?」

我没说话,微微有些发酸的眼睛扒拉开狗蛋哥,向屋子里冲进去。

我妈已经坐在了床边,她把小杜老师抱在怀里,「对不起。」

小杜老师裹着被子哭的厉害,漏出来的地方满是青紫。

这是我第一次对我们这个地方产生了厌恶。

不知道小杜老师哭了多久,她猛然抬头,看向窗外,目光忽然坚定。

「大姐,你有衣服吗?」

我看着小杜老师,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变了。

「有。」

我妈来的时候就准备好了,她有经验。

我想到这,忽然顿住。

我妈是不是也经历过这些?

一想到那个场景,我几乎控制不住的想要把那人杀了。

我第一次清晰的了解,我妈对我厌恶的感觉了。

我是她耻辱的证据。

我紧紧地攥着拳头,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小杜老师急吼吼的穿好衣服,跑了出去,直奔扛着摄像头的崔导演。

她死死地抱住人。

「救我,我是来支教的,但是他们强奸我,不让我走,他们打着支教的名义,干着拐子的勾当。」

崔导和身后一起来看热闹的两个小伙子也是一脸惊讶,显然也没想到会遇见这种事。

狗蛋哥刚想上来揍人,校长爷爷就直接一脚把人踹开,又找了个孩子去他们家取东西。

小杜老师还拽着那城里的男人,在诉说我们村子的恶行,不少山平村的人都急了。

唯有校长爷爷十分淡定,看着跑回来的孩子,他笑呵呵的开口,一如往常。

「崔导,让你看笑话了,这姑娘是来支教的老师,签了合同的,三年,到了时间我们肯定放人走的,我们这又不是土匪窝。」

「老爷子,我们做人还是要讲究点的,你知道这件事情多严重吗?」

崔导面无表情,身后跟着的两个小伙子也是一脸义愤填膺。

「崔导,你知道,我们这个地方穷,没老师愿意来,我也是没办法的,不这样做,我们的孩子一辈子走不出大山。」

我死死地盯着校长,如果是要小杜老师和我妈妈这样无数的女人作为代价,我忽然觉得,走不出去就走不出去吧。

校长爷爷笑了笑,打开了他让孩子拿来的那个包,里面有几沓的钞票。 

他塞到了崔导的手里,「崔导,我也是为了孩子,您就当做个好事?」

4、

崔导捏了捏那几沓钞票,在众人紧张的视线中,拍了拍小杜老师的身子,一脸语重心长。

「姑娘,你既然已经选择来了,那肯定是要做好你的义务的。」

「支教是个伟大的事情,你怎么能半途而废呢?」

校长笑了,狗蛋哥也笑了,所有人都笑了。

只有小杜老师,我清晰的看到她眼里的崩溃,她仿佛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瘫倒在地。

他们走了,我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小杜老师眼神变得和我妈一样。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绝望到极致的恨。 

我妈走了出来,她没扶起小杜老师,而是在一旁坐在,轻轻的笑,「小杜,好好活着,哪怕最后我们走不出去,还可以一起拖他们下地狱。」

「好。」

我看着她们的眼神,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那天之后,好像是开启了什么默认的规则,去小杜老师房子里的不只是狗蛋哥了。

我熟悉的大鱼哥,黑子,西边的六伯、那个老光棍王叔……

还有……

校长爷爷! 

我无数次想要冲进去,但是被打了几次后,我不敢了。

我只能懦弱的蹲在小杜老师院子外,听着她撕心裂肺的声音。

「陆宇,蹲这干嘛呢?你也想睡她啊?你太小了,哈哈哈哈。」

狗蛋哥笑的一脸流氓。

我鼓了好大的勇气才开口,「狗蛋哥,放了她可以吗?」

狗蛋哥的脸立马冷了下来,一脚踹了过来,我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陆宇,那娘们注定是我媳妇,你再敢起别的心思,我就去告诉校长,你学也不用上了。」 

我傻傻的看着他走了进去,没一会屋子里就传来了小杜老师痛苦叫骂的声音。

我每晚都在守着她,每晚都阻拦不了进去的人。

直到我看见了我爸,他是摸黑来的。

我气得浑身发抖。

我也不知道我在气什么,可能是在气他为什么要背叛我妈,或者是在气他为什么和村子里其他男人一样。

「小宇,你怎么在这?」我爸看着我蹲在墙边皱了皱眉,「你还小,现在……」 

我浑身还在颤抖着,我想骂他,我想问他为什么。

但是可笑的是,这一切,我早就知道答案不是吗?

因为我看见他对我妈的好,我就刻意的去忽略,他也一直是个十恶不赦的人。

我不也是在这种情况下被生下来的孩子吗?

我从没有一刻觉得自己这么恶心过。

「陆宇!」

「爸,别让我恨你。」我张开手,拦在小杜老师门外。

我爸看着我,点了一支旱烟。

好久之后他才转身走了。

我瘫坐在了地上。

「回去吧。」

我听着声音,转头。

小杜老师看着我爸来的小路,眼神坚定。

那之后的三个月,我更觉得小杜老师就像是一个打不倒得勇士。

小杜老师又来给我们上课了,她不会再来和我们闲聊,却尽职尽职的在完成自己的工作。

但是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

村子里的男人们看着小杜老师逐渐屈服,一个个笑的更是开心得意。

狗蛋哥更是在我面前炫耀,「看吧,那女人现在老实了吧,我算了日子,这孩子是我的。」

所有人都觉得,小杜老师怀了孩子,听话了,认命了。

但是我觉得,这更像是爆发前的沉默。

农历冬月十二。

我们马上就放假了,校长爷爷带着一群男人下山去置办年货。

虽然我们村子穷,但是过年的时候,总还是隆重些的。

家家户户也都等着过年吃顿好的。

我妈和小杜老师在院子里洗菜,目送我爸和校长爷爷等人离开。

但是防备并没有松懈。

每次有人下山的时候,其余村子里的男人就会把下山的路口守死,以防让村子里的女人跑了。

我原本以为我妈和小杜老师会抓住这个机会,但是没想到,她们并没有一点行动的意思。

「小宇,过来帮忙。」小杜老师冲着我招手。

 我走了过去,小杜老师大个肚子在择菜。

「小杜老师,你不跑了吗?」

我问出了犹豫了很久的问题。

「陆宇,你知道你妈为什么不跑吗?」小杜老师忽然开口,看着在厨房做饭的我妈。

 「她跑不掉。」

我心里闷闷的,我其实可以帮我妈,但是我私心里并不想。

我想,我先努力的考出去,然后再把他们接出去,校长爷爷就不会阻拦了。

 「不是,这么多年了,你爸还有村子里的人对她的警惕已经小了,她再想跑,已经不是很难了。」

我诧异的看向厨房我妈忙碌的背影。

「她恨你,但是在你活下来后,她又不得不承认你是她生下来的事实。」 

 「所以她是爱我的?」我抬头茫然的看着小杜老师。

  小杜老师摸了摸肚子,「这种感觉太痛苦了,我绝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境地。」 

 我心中一惊。

我觉得她和我妈有秘密,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

傍晚 7:30

从小杜老师家回家,我看见村子四处涌入了大量的陌生人。

我吓了一跳,连忙去看守夜站岗的位置,六伯已经被人控制住按在了地上。

那些人拿灯照到我的一瞬间,我就被人扑倒在地,手腕被戴上了手铐。

很快,四面八方的黑衣人越来越多,半个小时后,整个村子灯火通明。

男人们被戴上手铐,无法反抗。

孩子们的叫骂声,老太太哭天喊地的声音,还有几个笑着笑着就哭出来的女人。

只有我妈和小杜老师,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

我看着几个女警察上前安慰村子里的女人,了解情况。

我知道、我猜的没错。

她们从没放弃过挣扎。

「妈,怎么做到的啊?」

我声音中都带了一丝哭腔。

我想过小杜老师和我妈会离开,但是我没想过,他们会把村子里的男人都送进监狱。

我有点怕了。

我知道我不会进去,但是我不知道,把村子里的男人送进去这件事情,有没有我的帮助。

「傻孩子,小杜不是告诉过你,你爸对我已经放松了警惕。」

我妈笑着,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语气平静。

「我本来是想着等你考出去以后,我就把这村子里的人一个个都杀了。」

「但是小杜说不值,而且她也等不了那么久。」 

「我想着是啊,我当年没能弄死你,我不能让小杜和我承受一样的痛苦。」 

 我在寒风中听着我妈的话,只觉得这个冬天冷的似乎过不去了。

 那天,全村 27 个男人都被带到了警局,只有 4 个被放了出来。

 两个月后,山平村强奸案开庭,轰动全国。

全村坑害支教老师 16 个,其中支教老师多为孤儿和家境不好。

校长在庭上交代了他这几十年的罪行,他通过贿赂挑选合适的支教老师,因为只有这些人的家庭,才没有金钱支撑他们寻找失踪的女儿。

 而这一切,并不是为了山里的孩子走出去,而且要在那高高的山顶,建立一个男人们的世外桃源。

我颤抖的坐在法庭上,听着他们当年如何坑害我妈。

和小杜老师如出一辙,支教,囚禁,村子里男人们的强奸,被迫生下了我。

我妈没小杜老师幸运,她的那个年代连手机都没有,所以她没能跑掉。

而小杜老师虽然也是家境贫寒,但是很早的就接触电子设备,她让我妈偷了我爸的手机,定时在下山的时间给公安局发了短信。

山上没信号不要紧,山下有!

只要我爸下了山,那短信就会自动发出去。

为了防止意外,她们编辑了很多条短信和邮件。

终于、她们跑掉了。

我也看到了山平村外面的世界,我妈第一次对我和颜悦色,她带我走了很多地方。

她会给我说她年轻在学校的一些事,有个追她的人,她很喜欢,原本准备支教完就结婚的。

她给我说,她曾经梦想是,做个伟大的老师。

她会一边讲,一边柔情的看着我,给我披着衣服,她领我去饭馆吃了碗牛肉面,她会把牛肉都夹给我。

我发现她和在山平村不一样的,她就像是个全心全意爱着我,对我没有任何隔阂的妈妈。

「妈,我会努力考上大学,让你过好日子的。」

我吃了口面,抬眼看她,郑重承诺。

等了很久,我没听见她说话。

玩了几天,她把我送到了山平村的脚下。

「小宇,你有你自己的人生,妈妈不能陪你了,我要去回去看看我爸妈了。」

「当人儿女,我没能尽到自己的责任,还让他们为我操心了一辈子。」

「小宇,妈妈走了。」

我咬唇,蹲在一棵树后面躲着,看着她的背影走远,直到什么都看不到,我心里还是空唠唠的。。

我回了山上,村子里安静地可怕。

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妈妈,想这个罪恶的地方,那群欺负过我妈的畜生。

每一个画面都涌进我的脑海。

我要好好努力学习的心,越来越深刻。

我偷偷去了我妈的房子,我按下了门,并没有锁。

我诧异的打开门,进去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

我妈躺在床上,手腕处有个深深的口子,血流了一地,身子都已经散发出了味道。

我哭的崩溃。

我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不是一直想出来吗?

为什么要死啊?

我跪在地上哭的喘不上气。

我看见了桌子上的信。

「小宇,我去看了我爸妈家,他们在我失踪十二年的时候,就已经因病去世了,听说他们死的时候都还在念着我。」

「妈妈起初确实是恨你的,恨你的存在,但是后来我没舍得走也是因为你,我恨你,却也怕你变成那个村男人一样的人。」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去了山平村,这个毁了我一生的地方,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是爱你的。」

「只是我没办法陪你继续走下去了,看见你,就像是看见了我那么多年的屈辱,你好好的活下去,连带着我的那份。」

我陪我妈在床上躺了一夜,我叫了火葬场的车,陪了她最后一程。

我曾想去偷偷的看看小杜老师,后来我想,也许我的不打扰才是对她的尊重。

七年后,我考了本省的法学专业。

我知道,我这辈子不会成为律师,因为我的政审不过关,但是我想去一些村子做法律科普。

希望普法可以少点悲剧发生。

我的余生都走在赎罪的路上,带着小杜老师送我的那支笔。

(全文完)

作者:暖儿备案号:YX01nJnKvLrvxEAnd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