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请问有哪些好看的规则类怪谈?

高考开始,广播播放考场纪律。

1.不要在白天写语文作文

2.监考老师只有两只眼睛,穿红衣服,拿红笔,而不是电棍,也不是试卷

3.不要喧哗……

录音戛然而止。

三名穿白衣服的监考老师带着试卷走进考场。

他们都有三只眼睛,拿着试卷,没有红笔。

1.

「滋……滋……滋……」

电流声混杂着人的惨叫。

「滋……下面播放考场纪律。一,提前熟悉考场。考前必须在规定时间熟悉考场。因进错考场、坐错座位而耽误正常考试者,责任自负。正式开考后仍未在规定座位考试的,按违纪处理……」

我看向讲台,三个穿着白衣服的监考老师安静的站着,他们只有两只眼睛,拿试卷,而不是红笔。

但我刚刚明明看到她们有三只眼睛。

主考官的眼睛在眉心,像二郎神,女考官的眼睛在左胸,像刀口,还有一个考官没有嘴,嘴的位置长着一个眼球掉出的眼睛。

可他们现在都是正常人。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而且其他考生看起来也很平静。

难道刚才是幻觉?是我压力太大了?

广播终于播完了。

铃声响起,监考老师开始发卷纸和答题卡。

第一科是语文。

但发下来的卷纸却是英语。

我把答题卡压在卷纸上,写姓名考号等个人信息。就在这时,透过答题卡,我隐约看到试卷上竟然有好几行红色的字!

【《高考存活法则》】

【1.不要在白天写语文作文】

【2.监考老师有两只眼睛(很粗的笔在「两只眼睛」上花了好几个圈以表示强调),穿红衣服,拿红笔,而不是电棍,也不是试卷】

【3.不要喧哗,保持安静,否则你会死】

【4.不要拒绝魔鬼的任何要求,尤其是他们穿白衣服且持有试卷的时候】

【5.天黑时不要答英语】

「好了,同学们都拿到试卷和答题卡了吗?」主考官问。

他穿着白衣服。

他手里有试卷。

等等?他不是刚把试卷发下去吗?

「下面开始发数学试卷。」另外两个老师开始发数学试卷和答题卡。

我盯着主考官的手。

他手里凭空出现了一摞语文卷纸!

2.

高考,不是应该一科一考吗?

怎么一下子就把语数英三科的卷纸全发给我们了?

就在这时,女考官出现在了我桌边。

她把卷纸递给我。

她今天穿着白色上衣和白色一字裙,像一个圣洁的天使。

「别紧张,好好考。」女考官温柔的说。

语文试卷上的《高考存活法则》不见了!

女考官踩着半高跟,恬静的走到我前桌发卷纸。

我看见她穿的雪白的玛丽珍小皮鞋里,是一对染血的山羊蹄子。

语文试卷上的《高考存活法则》重新慢慢浮现。

【6.不要让人发现你能看见山羊蹄】

3.

女考官还在发卷纸。

每走一步,地上就留下一个血脚印。

我屏住呼吸,心跳如擂,冷汗遍布全身。

「这位同学。」女考官忽然回头看我!

她的脸上挂着亲和的笑容,如春风般温暖和煦:「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她的白上衣衬得她气色极好。

也使她左胸那颗鲜血淋漓的眼睛格外明显!

考场里的所有人都很安静。

仿佛只有我能看见那血淋淋的眼睛。

我努力笑了笑:「我肚子痛,想去卫生间。」

「快去吧,尽量在考试之前回来。」女考官立刻去找流动监考。

很快,一个穿黑衣服的女人进来了。

「是你要去上厕所吗?根据规定,我得全程和你在一起。」

我点了点头,发现女考官胸口的血眼睛不见了。

4.

流动监考带我去了同层的女厕所,我在隔间里,她在门口守着。因为我已经看过试卷,为了防止作弊,我不能关门。

好在她也是女的,看就看了。

高考在防作弊这块儿很严格,连厕纸都不能用自己的。

我展开流动监考递给我的卷纸,展到第二层的时候,里面竟然有字。

【7.穿黑衣服的人可以信任。但是不要使用他们给你的任何东西。】

流动监考穿着黑衣服。

厕纸……是她给我的。

5.

「好了吗?」黑衣监考问我。

我犹豫了片刻:「……好了。」

「那快擦干净回去考试呀。」

我握着厕纸的手微微颤抖。

我要相信那些凭空出现的字吗?

「诶?李老师,你在这啊。」就在此时,一个穿红衣服的流动监考走了进来:「怎么了?又有学生刚开始考试就上厕所?」

「唉,是啊,她吃坏肚子了。」黑衣监考叹了口气:「高考呢,怎么吃东西还这么不小心?」

我手一滑,厕纸掉进蹲便。

红衣服的流动监考老师递给我一包纸巾:「别紧张,好好考!」

「谢谢老师。」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没用黑衣服监考老师给我的厕纸。

我回到考场,隐约瞥见大家都在答英语卷。

天忽然黑了。

6.

《高考生存法则》第 5 条:天黑时不要答英语。

但同学们都在奋笔疾书。

天完全黑了,教室里没开灯,所有人的脑袋就像点燃的蜡烛,在黑暗中发着温暖的光。

所有人都在写英语。

会有恐怖的事情发生吗?

我的心悬到了嗓子眼。

三个白衣服的老师都在等我回座位,我看向他们,他们全身都散发着圣洁的白光,没有人有第三只眼。

我回到座位上,低头看着卷纸上的《高考生存法则》,久久不能平复。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此时,我的余光里,周围黑暗的光线竟然逐渐变亮了。

我抬起头,发现前桌男生的衣服正在变色发光。

他今天本来穿的是扎染的深色花纹半袖,但是现在,他的上衣在肉眼看见的褪色、变白、逐渐发出和监考老师一模一样的圣洁白光!

更可怕的是,我清楚的看见,他的后背长出了两个飞速增大的翅膀!

7.

这是什么?

天使吗!

我不敢呼吸。

光越来越多、越来越亮,我惊恐的发现,周围所有同学的上衣都在变色。

进考场时,大家都花花绿绿的穿着自己的衣服。可是现在,所有人的衣服,都在飞速变白。

除了我!

我拿笔的手开始颤抖。

英语试卷上,《高考生存法则》的字迹越来越红。

【5.天黑时不要答英语!!!!!!】

我看见上面不知什么时候凭空多出了六个巨大的感叹号。

可是周围所有人都在答英语。

他们都变成了天使。

而我……

隔着书桌,我惊恐的发现,我的双脚,正在变成山羊的羊蹄……

8.

我哆哆嗦嗦的打开英语试卷。

【5.天黑时不要答英语!!!!!!】上面的感叹号是手写的,因为用力而划破了纸。

但周围的人都在答英语。

他们长出了天使的翅膀。

而我长出了山羊蹄。

我为什么要相信纸条上的话?

这只是一些凭空出现的无厘头的东西。

为什么白天不能写语文作文?

为什么天黑的时候不能答英语?

为什么穿黑衣服的人可以信任,但穿白衣服就是魔鬼?

没有理由,没有依据,不值得相信!

我在英语试卷上写好了自己的名字。

「The price of the shirt is nine pounds and fifteen pence……」

英语听力自动开始。

我看见我脚上的羊蹄飞速褪去,我的条纹上衣开始褪色发光,我的后背痒痒的,似乎有什么在长大。

终于,我也变成了翅膀合拢的天使。

9.

试卷上血红的《高考生存法则》消失了。

我在圣光的沐浴下安心答题。

「滋……滋……」

短暂的电流声后,英语听力停止,取而代之的是老人慈爱的声音。

「我的孩子,请你相信我。外面是炼狱,这里是唯一的净土。」

「只有遵守以下规则,才能永远留在这里。」

「第一,天亮之后,一定要写语文作文。」

「第二,监考老师有三只眼睛,两只眼睛看尘世,第三只眼睛通鬼神。他们穿白衣服,拿象征权威的戒尺,还有象征智慧的试卷。」

「不要相信拿红笔的人,红笔代表欺骗、蛊惑、罪恶和污蔑。」

「第四,远离穿红衣服的魔鬼!」

「第五,天亮后不要答英语。」

「第六,山羊蹄是罪恶的标志。当你看到,请立刻通知监考老师。他们会杀死魔鬼保护你。」

「第七,没有人穿黑衣服。如果你看到了,请立刻报告穿白衣服的监考老师,请他带你就医。」

广播被打断了。

因为监考老师在这个教室的考生中,发现了一个穿红衣服的人。

10.

「现在请所有同学停止答题。」

广播声后,教室里的所有同学就像同时接到指令的机器人,动作整齐的将笔放在桌面上,端端正正坐好。

我夹杂其中,不知不觉间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像个小学生似的挺直了脊背。

只有穿红衣服的考生还在奋笔疾书。

我努力用余光瞄他的卷面。

「这位同学。」圣洁如天使的女监考老师笑吟吟的走到我面前,她从包臀裙里抽出了一根电棍。

等等,电棍?

我头皮发麻。

她是怎么把这么大的东西塞进那么紧的裙摆的?

她笑眯眯的看着我,胸口逐渐浮现出那只血淋淋的刀口似的眼睛。

「考试不可以作弊哦。」电棍上闪电缠绕、噼啪作响。

我还来不及反应,她就笑吟吟的将电棍顶端顶在了我的腰上。

灼痛传来,我失声尖叫。

与此同时,我的脑海里骤然浮现出卷纸上的《高考生存法则》。

——3.不要喧哗,保持安静,否则你会死

11.

「啊!!!」

我痛苦的嚎叫着。

女监考官终于拿走了电棍,我瘫软在地。

她依然笑眯眯的,拿着电棍,抱着试卷袋,温柔的低头看我:「这位同学,考试不可以作弊哦。」

「不要……杀我……不要……」我大口喘息着。

她微笑着看了我半响,终于蹲下身子,轻轻摸了摸我的脑袋:「不要喧哗,保持安静。否则……」她靠过来,用只有我们能听见的声音笑道:「你会死。」

我愣了一下,脑子里骤然浮现出两篇规则的内容。

——1.不要在白天写语文作文

——第一,天亮之后,一定要写语文作文。

——2.监考老师有两只眼睛,穿红衣服,拿红笔,而不是电棍,也不是试卷

——第二,监考老师有三只眼睛,两只眼睛看尘世,第三只眼睛通鬼神。他们穿白衣服,拿象征权威的戒尺,还有象征智慧的试卷。

——4.不要拒绝魔鬼的任何要求,尤其是他们穿白衣服且持有试卷的时候

——第四,远离穿红衣服的魔鬼!

——5.天黑时不要答英语

——第五,天亮后不要答英语。

——……

卷纸上的《高考生存法则》,和老人播报的注意事项,是一一对应,且全部互斥的!

但是,老人播报的注意事项,没有「第三」。

而卷纸上的第三条是:【3.不要喧哗,保持安静,否则你会死】

这正是女监考老师对我说的话!

老人的第三条注意事项去哪儿了?

女监考老师为什么对我说出《高考生存法则》的第三条?

难道她知道我看到了那个时隐时现的法则?

或者说,这一条法则,因为某种原因,双方通用?

我不知道!

我的脑子乱成一团。

按照《高考生存法则》的说法,穿白衣服且有三只眼睛的人,是魔鬼。

「这位同学。」宛若天使的魔鬼向我伸出白皙的手:「起来吧。吃点水果放松一下,然后专心答题。」

12.

我这才注意到,其他考生全都离开了座位。

他们围着教室站成了一圈。收拢在背后的翅膀连成密不透风的白墙。

我发现我的翅膀不见了。

之前的红衣考生也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堆草莓。

一堆奇形怪状,汁水横流的草莓。

女监考老师笑着说:「大家,都过来拿水果吧。」

长翅膀的考生们安静的排着队伍,每个人都去那里,拿一滩草莓。

那真的是一滩草莓。

软软的,很粘稠。就像融化的山楂雪糕。

终于轮到了我。

我学着其他考生,蹲下去,拿一滩草莓。

「等等。」第三考官拦住了我,她的嘴巴又变成了眼睛。说话的时候眼球在外面一弹一弹的,仿佛随时会掉下去。

「你的翅膀呢?」

考场里的所有考生都有翅膀,只有我没有。

13.

我的翅膀不见了。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忽然不见了。

主考官拦住了第三考官,眉心的第三只眼睛耀耀生辉:「没关系,她只是犯了所有考生都会犯的错误。她会改正的。」说完,他问我:「对吗?」

我看见女考官手里的电棍雷链环绕。

我连忙点头:「对!」

「好孩子,快吃吧。」主考官亲自给我盛了一滩草莓。

我双手接过。

浓郁的血腥味中,我隐约看到了一颗牙齿。

一颗人类用于咀嚼的臼齿。

14.

「吃吧。」主考官慈爱的说。

我捧着「草莓」,浑身僵硬。

我猛然想起了那个穿红衣服的考生。

他去哪了?

「你怎么不吃呀?」女考官问。

电棍噼啪作响,仿佛近在耳畔。

我拼命止住呕吐,小心翼翼的吃了一撮。

「不好吃吗?」女考官又问。

那一瞬,不知是不是错觉。

我口中软糯且带着铁锈味的奇怪组织,竟然真的变成了酸甜可口的草莓。

且,颗颗分明。

可是之前,它们看起来明明很像融化的雪糕啊。

15.

我看向那滩草莓。

竟然真的只是草莓。

就连里面的牙齿都不见了!

「吃好就快回座位上继续答题吧。」女考官说。

她手里的电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草稿纸组成的试卷。

其他考生都安静守序的回到了座位,好像一群服从指令的机器人。

我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安静的回到座位上答题。

就在这时,天亮了。

16.

天是忽然亮的。

太阳就像一个用开关控制的白炽灯,刚刚是关闭的,这时候打开了。

阳光照进来,灼烧考生的翅膀。

他们的翅膀和羽毛在火中悲鸣。

「不要喧哗,保持安静。」女考官温柔的叮嘱大家:「天亮之后,一定要写语文作文。」

我握着笔,不知所措。

——1.不要在白天写语文作文

——第一,天亮之后,一定要写语文作文。

我到底该听谁的?

「同学们,坚持一下。」女考官鼓励大家:「凤凰要涅槃,才能浴火重生。这些痛苦都是上苍对你们的恩赐!是福报!」

同学们纷纷顶着灼烧,在语文作文的答题纸上奋笔疾书。

我紧张的用翅膀包裹住自己。

这对纯洁的雪白羽翼,并没有被阳光烧毁。

他只是变得越来越透明。

「又是你。」女考官用卷成纸筒的卷纸敲了敲我的桌面:「不是说了天亮之后一定要写语文作文吗?你在干嘛?」

17.

我知道那个纸筒是电棍变的。

虽然不知道原理,但我实在不想再被电一次了。

我只好拿起语文卷纸开始写作文。

就在我的笔尖落到答题卡上的一刹那,似乎启动了什么开关。我正在变得透明的翅膀重新变成实体,阳光落在上面,我翅膀上的羽毛和其他考生一样,被阳光点燃。

18.

痛!

好痛!

点燃的仿佛不是翅膀,而是我的整个躯干。

我不想写了!

但女考官就站在我桌前,微笑着盯着我。

「老师,您别看我了,我太紧张了不知道写什么好。」我小声哀求。

「老师……求求你,别在我这儿盯着我看了。」我快奔溃了。

「你这样如果影响我的高考成绩,你负的起责吗!」我要疯了!

一直微笑着盯着我的女考官,终于有反应了。

她不以为然的扯了下唇角:「你以为,你爸妈送你进到这个考场,还会在乎你的高考成绩吗?」

19.

爸妈……

考场……

记忆袭来,我头痛欲裂。

但我的翅膀更疼!

我翻出我的英语卷,我要答英语!

写英语的时候,翅膀会变通明。透明就不痛了……

「啪!」女考官的电棍杵到桌面上,压住了我的试卷:「我不是刚说过吗?天亮之后,一定要写语文作文!」

20.

「为什么?」

「不许问,服从命令!」

「凭什么?」

她再次举起电棍。

电棍朝我身上狠狠抽来,我的翅膀被阳光灼烧殆尽,只留下一地暗红色的灰烬。

我疼得满地打滚,又因为极强的电压无法动弹。

我的意识逐渐模糊了。

只是有一个声音反复在我的心底回响。

——为什么?

——凭什么?

——我没错。

21.

过了不知多久,我终于醒了。

躺在学校的绿化带里。

我的鼻尖有一团揉皱的方格纸。上面用不同的字体写满了同一句话:

【我没错!】

这些字都是红色的。

《高考生存法则》第二条:【2.监考老师有两只眼睛,穿红衣服,拿红笔,而不是电棍,也不是试卷】

红色的字,是用红笔写的吧?

22.

我艰难的从绿化带里爬了起来。

电棍、草莓、灼烧的翅膀……

穿白衣服的不是什么好人。

毫无疑问,我陷入了一个非常古怪的情况,而逃离这里唯一的办法,就是遵守这里的规则。

——2.监考老师有两只眼睛,穿红衣服,拿红笔,而不是电棍,也不是试卷

我决定找到穿红衣的人。

我要找到真正的监考老师,帮大家赶走教室里的白衣恶魔。

23.

「我没错……我没错……」梦游般的声音传来。

嘶哑,绝望。

我赶紧躲进最近的灌木丛后。

一个穿着破烂红裙的妙龄少女,披头散发,面如枯槁,正如丧尸般伸着手向我走来。

她的眼眶上插着一根很大的冰锥,呈几乎垂直插进脑子,血和脑浆混在一起从洞里流出来,看得我胃里一阵翻腾。

「我没错……」她梦游着向我走来。手里抓着一把崭新的红笔。

一袭红裙,灿若天边朝霞。

「抓住它!快抓住它!」一群穿白衣服的男人追了出来。他们扑向行尸似的红裙少女,将她套在麻袋里装了回去。

「我没错……我没错……」红裙少女挣扎着说。

血流了一地。

她曾经站着的地方,遗落着一根红笔。

她有两只眼睛,穿红裙子,拿了红笔,而不是电棍,也不是试卷。

可她……还是人吗?

24.

我等了很久,直到确认白衣男人们不会出来,才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红笔面前。

这是一根普通的签字笔,笔尖的保护套还在,似乎从没用过。

我把它捡了起来,握在手里。

笔杆上是一行隽秀的小楷:

【在拥有以身殉道的觉悟之前,不要接触任何红色的东西。尤其不要把红笔握在手里。】

我说:「艹!」

25.

我已经把红笔握在手里了。

它却告诉我,不要握在手里。

我硬着头皮转动笔杆,看到了另一面的字。

【just a joke】

我弘扬国粹。

26.

为什么会有人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开这么傻 x 的玩笑。

我骂骂咧咧的放松下来,一团巨大的阴影忽然罩住了我。

浓重的血腥味儿从四面八方袭来,我背对着飞速下沉的太阳,看到我和怪物的影子都被越来越长。

怪物的影子看起来是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圆形堆成的巨大蘑菇冠上到处都是张牙舞爪的触手,瘦长的躯干上不时伸出小丫。

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大,高度很快就超过了两个我。

我拔腿就跑。

27.

「我没错!」

「我没错!」

「我没错!」

铺天盖地的声音从怪物身上传来。

它似乎浑身上下长满了嘴,少年绝望的嘶吼、少女痛哭的哀求、有的愤怒、有的绝望、无数负面情绪随着声浪奔涌而来,压得我无法呼吸。

它颤颤悠悠的向我跑来,血肉颠落了一地。

我强忍恶心,拼命冲进最近的建筑,它急切的向我跑来,最终被教学楼的坚实骨架挡在楼外。

我一口气在黑漆漆的走廊里冲了足足十多米。

「我没错……」梦游般的声音从教室里传来。

我抬起头,还没喘匀的呼吸,彻底窒在喉咙里。

28.

黑暗中,无数穿着破烂红裙的丧尸少女向我聚来。

她们呢喃着,眼眶上全都深深的插着一个巨大的冰锥,手里拿着不同数量的红笔。

「呜呜呜,我记不得了,我什么都记不得了。」

「我没错……医生。我没错。」

她们哀怨的向我聚拢。

我仿佛看到了一群变成厉鬼的丧尸。

教学楼外是巨大的怪物,阳光刺目惊心。

教学楼里充满了丧尸少女,黑暗吞噬一切。

我被包围了。

我无路可退。

我低头看向一直下意识握在手里的红笔。

【在拥有以身殉道的觉悟之前,不要接触任何红色的东西。尤其不要把红笔握在手里。】

我松开红笔。

红笔坠落在地。

笔被摔散了。红色油墨流到地上,就像女监考逼我吃的草莓泥。

丧尸和怪物全都消失了。

29.

这是……怎么回事?

我又把红笔捡起来。

无事发生。

我把红笔装好。

四周依旧空荡荡的,安静到我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地上的红色油墨消失了。

变成了密密麻麻爬来爬去的蚂蚁。

我蹲下身仔细查看,原本该是墨迹的地方,竟然是一堆残有暗红色血渍的卷曲毛发。

30.

红笔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我心跳骤停,屏住呼吸,再次看向刚刚组装好的红笔。

【你没错。】

我看到笔杆上用不同字体,密密麻麻写满了同样的字。

我仿佛又听见了怪物身上传来的铺天盖地的声音。

我将笔杆转了又转,仔仔细细的看了无数遍。

只有这三个字!

那条长长的警告不见了。

那句让我爆粗的英文也不见了。

为什么!

难道又是幻觉吗?

我是不是已经换上了什么精神疾病……

31.

「同学,快出来!」走廊的门忽然开了。

外面的阳光倾泻而下,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他穿着黑上衣、黑裤子、白大褂的胸前口袋里,插了很多支红笔。

「快出来!里面危险!」

他话音刚落,四周的教室便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不!

周围哪还有教室!

所有教室都变成了密封的手术室。穿红群的女孩子们像畜生一样被拴在墙角,无影灯下,脏兮兮的手术台上,几个穿白大褂的男人正拿着冰锥往女孩子眼眶里砸。

苍蝇在空中嗡嗡作响。

我呕吐不止,在四面八方惨叫声中失去了意识。

32.

「醒醒,同学,快醒醒。」

「现在可是高考!」

我擦了擦脸上的口水,茫然的睁开眼睛。

我又回到教室里了?

女监考老师生气的皱着眉:「干嘛呢?口水都流到答题卡上了。快编一编,还有半小时收卷。」

她有两只眼睛,穿红衣服、拿红笔,而不是电棍,也不是试卷。

我松了口气。

书桌上只有数学卷纸。

这是我最不擅长的科目,自上高中以来,大部分数学课我都是眼睛一闭一睁直接睡过去的。

我也不想睡,我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很催眠。

我揉了揉眼睛,拿起签字笔准备继续答题。

刚才的梦境好真实啊……

我的笔尖没有墨水流出。

我以为笔芯堵了,仔细查看,却发现签字笔里根本没有笔芯。

取而代之的,是一撮残有暗红色血迹的头发。

33.

我要么根本没做梦,要么陷在了梦境里。

我拼命翻找起来,试图找到那张标有《高考生存法则》的纸。

没有!

不见了!

不仅如此,此时此刻,我的桌面,只有数学。

「老师,我要上厕所!」我前桌的同学忽然说。

他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变红了。

折断的翅膀只剩下两个截面,血淋淋的挂着烧焦的骨肉。

第三考官过来带他走。我清楚的看见,他的皮鞋里没有脚,脚踝的部位露出一截精瘦的山羊腿。

——6.不要让人发现你能看见山羊蹄

——第六,山羊蹄是罪恶的标志。当你看到,请立刻通知监考老师。他们会杀死魔鬼保护你。

经过之前的种种,我早已知道该相信谁。

我沉默着,对山羊蹄视而不见。

第三考官将红衣同学带出教室,在走廊里活活撕碎。

34.

是的。

他把他活撕了。

惨叫声响彻整个教学楼。

很快,他回到了教室,走到我左前方的红衣服考生身边:「你要去厕所吗?」

红衣考生疑惑的摇了摇头:「不啊。」

第三考官好像没听到,又问:「你要去厕所吗?」

他的嘴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横过来的眼睛。眼球从里面伸出来,直勾勾的看着那个考生,近得几乎贴到她脸上。

红衣考生紧张的吞了吞口水:「不去……」

第三考官笑了。嘴巴那里的眼睛,像嘴巴一样笑了。

「你要去厕所。」

一股无形的威压蔓延开来,连我都感觉难以呼吸。

红衣考生瑟瑟发抖的站起来:「那还是去吧……」

第三考官把他带到走廊。也活活撕碎了。

35.

教室里穿红衣服的考生被陆续带走。

无人生还。

终于,考官走到了我的面前。

「你要去厕所吗?」

我紧张的吞了吞口水,后知后觉的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的上衣也变红了。

现在,我也是红衣考生。

36.

「你要去厕所吗?」

「不。」

「你要去厕所吗?」

「不!我要答题!」

「你要去厕所。」

他第三只眼睛里的眼球伸出来,直勾勾的盯着我,近得几乎贴在了我的笔尖上。

我的身体像是被什么紧箍住了,无法动弹。

「……好。」

「不!他不想去!」一个穿红衣服的女生忽然站了起来:「老师,他说很多遍了,他不想去!」

我身上的禁锢消失了。

第三考官转过身去,用探出眼眶的眼球,直勾勾的怼到红衣女生脸上:「你说什么?」

「我说,他不去!」红衣女生大声说:「之前那些去厕所的同学呢?为什么还没回来。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第三考官没有立刻回答。

另外两个考官走下讲台,他们三个将女生团团围住,异口同声,且得意洋洋的问:「他们死了。你没看到吗?」

37.

「你们有三只眼睛,你们是长着山羊蹄的恶魔,你让我们分食同类的身体,你们应该下地狱!」红衣女生被她们围在中间,歇斯底里的呐喊着:「同学们,我们要反抗,不要再让他们肆意欺负我们了!」

哐!

金属交鸣。

女生的呐喊戛然而止。

一根长约四十厘米的冰锥,从她的眼眶,垂直插进了脑子。

她像开在悬崖上的蒲公英,在我面前被风凋零。

「你要去厕所吗?」这一次,说话的人是主考官。

他微笑着,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右手还拿着将冰锥插入女生颅骨的锤子。

38.

「我……去。」

我行尸走肉般站起来,跟着主考官走向走廊。

身后,女监考老师笑着说:「大家,都过来拿水果吧。」

考生们纷纷走到女生的身体旁。他们的衣服各不相同,有的是格子,有的是条纹,有的带图案,有的是牛仔。

但是,当他们走向老师,所有人的衣服都开始飞速褪色。

「来,一人一捧草莓。」女监考老师捧起地上那滩有牙齿的草莓。

我想起我吃过的草莓,眼泪流了下来。

第一个领草莓的人把草莓吃进了肚子里。

我看到他的格子衫飞速退色,变得雪白。

他长出了翅膀。

和我之前在阳光下灼烧的翅膀一模一样。

39.

「同学,快走啊,我陪你去上厕所。」主考官面无表情的催促。

我望向地上的草莓,想起另一个教学楼里汪洋似海的丧尸少女。

丧尸少女有两只眼睛,穿红衣服,拿红笔,而不是电棍,也不是试卷。

我说:「1949 年的诺贝尔医学奖,授予了外科医生慕尼斯,以表彰他发明的前额叶白质切除手术。」

主考官停住了脚步。

所有考官的动作都中止了。

地上的草莓流淌起来,勾勒成一对殷切的红色眼睛。

「你知道的太多了。」

主考官伸出双手,他的手臂充气似的快速变大,膨大的肌肉让他看起来像一个畸形的龙虾。

他抓住了我的双臂。

他想把我撕碎。

40.

「章老师。」清脆的女声响起。

是送我去卫生间的流动监考老师。

她穿着黑色的衣服。

主考官的手臂迅速恢复正常。地上的草莓不见了,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你们考场怎么缺这么多人?」

「他们啊,都迟到了。」

不是的!

他们被杀了!

但我发不出声音。

「哦,这样啊。」流动监考老师笑了笑,她指着我:「那她呢?你们在这儿干嘛呢?」

「她要上厕所。」

「好的。」流动监考老师走到我和主考官中间:「我带她去吧。」

41.

我再次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卫生间隔间。

流动监考在门口守着。

我展开流动监考递给我的卷纸,展到第二层的时候,看到了里面的字。

「快跑。」

卷纸里还藏着一把车钥匙。

——7.穿黑衣服的人可以信任。但是不要使用他们给你的任何东西。

流动监考穿着黑衣服。

她让我快跑,给了我一把车钥匙。

42.

「好了吗?」黑衣监考问我。

我犹豫了片刻:「……好了。」

「那快擦干净回去考试呀。」

我握着厕纸的手微微颤抖。

《高考生存法则》没有骗我,白衣服的真的是恶魔。

那我,要接受车钥匙吗?

「诶?李老师,你在这啊。」就在此时,又一个流动监考走了进来。但她穿的衣服是白色的。

「怎么了?又有学生刚开始考试就上厕所?」

「唉,是啊,她吃坏肚子了。」黑衣监考叹了口气:「高考呢,怎么吃东西还这么不小心?」

一切似曾相识。

但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问白衣监考:「老师,您听说过冰锥疗法吗?」

43.

狂风席卷而来,黑暗侵袭了一切。

我的脑袋炸裂般绞痛起来。

——3.不要喧哗,保持安静,否则你会死

——这些痛苦都是上苍对你们的恩赐!是福报!

——你以为,你爸妈送你进到这个考场,还会在乎你的高考成绩吗?

——我没错……医生。我没错。

白衣服的监考老师身上,忽然散发出剧烈的光。

我被光灼得睁不开眼,只能模糊看到她圣洁的白色羽翼上,白骨森森!

每一片羽毛,都是骸骨。

我看到了她雪白的山羊蹄,还有她头顶直插云霄的恶魔角。

她身上全是眼睛!

黑衣服的监考老师虔诚的跪在她脚下:「您是我见过最高尚的人。」

高尚?

哪里高尚?

你难道看不见她浑身骸骨?

可我说不出话!

白衣监考张开翅膀,像模像样的轻抚黑衣老师的额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我说不出话来。

我看到黑衣老师的后背,有鲜血淋淋的字凭空出现。

【快跑!!!】

44.

我扭头就跑。

白衣监考振翅欲飞,黑衣监考虔诚的抱住了她的腿。

她飞不动了。

越来越多的白衣监考冲进楼道,他们雪白的翅膀像骷髅做成的拼盘,他们向我追来,骸骨叮当作响。

我无路可逃,从二楼一跃而下。

45.

我掉在了一堆鲜血淋漓的脑袋里。

他们的脖子都被拉得长,像一束庞大的气球,更像一朵巨大的蘑菇云。

那些脑袋无时无刻不在用不同的声音呐喊:「我没错!」

我随着脑袋前进,血腥和颠簸使我想吐。我坐在这样血腥的云上,鸟瞰操场。

丧尸少女如潮水般涌了进来。

托着我的脑袋纷纷向两侧分开,我顺着他们的脖子滚了下去。

我滚入尸潮,在少女们汹涌的红裙中奔逃。

「我没错……医生。我没错。」她们哀鸣着,被展翅飞下的天使斩断。

残肢断臂如雨倾泻,混乱中,我终于冲进了车库。

我摸出钥匙。

——【7.穿黑衣服的人可以信任。但是不要使用他们给你的任何东西。】

但是我必须驾车逃离这里!

我顾不上法则,钻进驾驶舱。

启动发动机的一瞬,我在驾驶舱的玻璃上,看到了那位穿黑衣的监考老师。

她陷在无数白衣监考之中,远远看去,渺小如雪原上的一点墨。

车子轰鸣着开出车库,黑衣老师的衣服迅速变红,然后被白色迅速吞没。

「离开这儿。」我的耳边骤然响起黑衣监考老师虚弱的声音:「带好证据,救所有人离开。」

46.

我睡了很久。

我知道这不是梦。

可我,必须承认,这只是一场梦。

47.

不要在白天写语文作文。

因为有些真相见不得光。

监考老师穿红衣服,拿红笔,而不是电棍,也不是试卷。

因为权威不该源于暴力和信息壁垒。

不要喧哗,保持安静,否则你会死。

因为枪打出头鸟。

不要拒绝魔鬼的任何要求,尤其是他们穿白衣服且持有试卷的时候。

站在道德高地且政治正确的人不会错。

天黑时不要答英语。

纵使形势灰暗也不要盲目从众。

不要让人发现你能看见山羊蹄。

保护好自己,在能战胜恶魔之前。

穿黑衣服的人可以信任。但是不要使用他们给你的任何东西。

……

梦境结束。

我醒了。

48.

我出院的那天,阳光非常明媚。

我的父母簇拥着校长和医生,满怀感激。

「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多亏有你们二位,我们才能帮她戒掉网瘾。」

「唉,小小年纪干什么不好?非要打游戏,你说那游戏,那就那么好吗?」

「她之前一直不听话……我们操碎了心。还说什么电竞国际大奖……那不就是打游戏吗?不务正业!」

我坐在轮椅上,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臂。

上面红痕遍布。

那是电击疗法留下的痕迹。

我本来没有神经病。我只是刚好青春期。

我不要福报。

也不要上苍的恩赐。

我只想做一个自由的人。

「放心吧,她现在很听话。明年高考一定能考出好成绩的。」

我摸了摸自己还算完好的上眼眶。

对,我明年一定能考出好成绩。

后记

我的高考作文轰动了全国。

因为我写了一篇零分童话。

我写道:

我是一只五彩斑斓的猫猫。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猫猫,白猫猫、红猫猫、灰猫猫、黑猫猫,但独独没有五彩斑斓的猫猫。

无论是哪种猫猫,他们都热爱生活。他们喜欢吃猫粮、喜欢散步、喜欢到处留下黑球球。

但是我爱学习。

我的妈妈对我说,你是猫猫,你应该好好吃猫粮,多长点肉,找一个心仪的猫猫生很多小猫猫。

可我不愿意。我就要学习。

妈妈为了拯救我,把我送进了好猫猫书院。

猫猫老师好漂亮啊,雪白的毛发,像一尘不染的天使。

猫猫老师说:「今天起你只许吃猫粮,不许学习。」

我说:「我可以吃猫粮,但我也要学习。」

猫猫老师生气了,用电棍捅我。

我还是不愿意。我就要学习。

渐渐的,开始有小猫猫跟我说:「我们是猫猫,我们应该吃猫粮,我们不能学习。」

于是他们也变成了雪白雪白的猫猫。

还有小猫猫跟大猫猫说:「我已经好好吃猫粮了,凭什么不让我学习?你敢打我,我要告诉妈妈去!」

小猫猫的妈妈来了,她听了小猫猫的话,说:「不打不成才,猫猫老师,你做的对!」

小猫猫被打的好惨。血染红了她的毛。她变成了红猫猫。

我跟其他小猫猫一起说:「我们是猫猫,我们应该吃猫粮,我们不能学习。」

我还对红猫猫说:「好好吃猫粮吧,别再学习了。」

红猫猫哭着对我说:「我没错!」

我也觉得她没错。可是猫猫老师打人好疼啊。

无论猫猫老师用电棍怎么打,小猫猫都不肯放弃学习。

后来,终于有一天,老师拿了一个冰锥,从她的眼窝插进去,在她的脑子里搅了好几下。

猫猫医生说,这叫前额叶白质切除手术,是获得过猫贝儿奖的好东西。

红猫猫做完手术果然安静了,她每天乖乖吃猫粮,再也不提学习。

越来越多的小猫猫被送进来,越来越多的小猫猫变成了白猫猫。

但红猫猫也越来越多。

有一只红猫猫力气很大,不许猫猫医生给她做手术。医生很生气,不小心把红猫猫做成了猫肉粥。

我们每个人都吃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像草莓的味道。

我决定装一辈子白猫猫。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了一只黑猫猫。

黑猫猫对我说:「我是一只白猫猫。」

我摇了摇头:「你不是白猫猫。」

黑猫猫又对我说:「我是阴影下的白猫猫。」

他混入了白猫猫。

有一天我偷偷学习被白猫猫发现了,黑猫猫说,不是的,这个小猫猫只是在销毁违禁品。

白猫猫在黑猫猫的软磨硬泡下放过了我。我问黑猫猫:「你真的是白猫猫吗?」

黑猫猫说:「我是猫猫。不管是什么颜色,我们都本该只是猫猫。」

我以为我习惯了只吃猫粮的生活,但我实在太爱学习了。

我准备了很久,我想逃跑。

逃跑那天,白猫猫成群结队的抓捕我,黑猫猫给了我一朵蒲公英。

「飞走吧。它会带你飞走。」

我抓紧了蒲公英。春风吹来,我被蒲公英带的越飞越高。

我看见黑猫猫被白猫猫们撕成碎片,白猫猫愤怒的大喊着:「叛徒!」

我从他们头顶飞过,害怕极了。

春风发出红猫猫的声音:「孟婆问我们想投胎成什么,我们说我们愿做其他小猫猫的一缕春风。」

我终于飞出来了,我跟爸爸妈妈讲了黑猫猫和红猫猫被杀害的事情。

没有人相信我。

我被送进了另一个好猫猫书院。

我只好假装我是白猫猫。

一年后,我顺利毕业。白猫猫对我的妈妈说:「放心吧,她现在很听话。明年吃猫粮一定能吃很多的。」

(全文完)备案号:YX11XbDPzOG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