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炫富真的很爽吗?

跟男朋友进了同一家公司实习。

同部门的学姐一直暗示他分手,说我没钱没靠山,会耽误他的前途。

我:?

公司都是我爸的。

明天我就让他继承皇位。

1

男朋友第八次被学姐叫去「修」电脑的时候。

同期进来的实习生柯珂忍不住跟我吐槽,

「学姐是不是对你男朋友有意思?不然她是电脑智障?」

我当时虽然心里有点介意,但没往这方面想。

直到男朋友走后,学姐又把我叫进办公室。

「徐斯年是你男朋友?」

我点头。

「你们不合适,早点分了吧。」

我瞬间蒙了。

我没听错?

「你们俩的实习简历我都看过了。都没什么背景,谈谈不费钱的校园恋爱还可以,以后工作了,两个穷人拿什么谈?」

我越听越不对劲。

什么时候谈恋爱还得看家庭背景了?

再说了,她一个同事,跟我聊谈恋爱的事儿,聊得着吗?

学姐接着说,

「你要真喜欢他,就别耽误他了。徐斯年我觉得很不错,愿意栽培他。」

学姐叫温语,是同校大我们三届的学姐。

现在是我们实习这家公司的人资经理,听说进公司后一路飞快晋升。

本来想,实习能遇到同校学姐,是种缘分。

可刚刚听她的意思,是想潜规则我男朋友?

徐斯年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也挺多人追的。

但是,很少有人会这么明目张胆当着我的面让我跟他分手。

理由还是因为我没钱?

我装作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

「感谢温经理的好意,我们确实年轻,所以想要的都可以通过自己奋斗得到。」

温语嘲笑,「没靠山你拿什么奋斗?劝你还是别耽误徐斯年的前途。」

真是越说越气。

我没靠山?

放屁!

其实这公司老板是我爸。

简历那是我乱填的,当时我就想靠自己的实力面试进公司。

我继续装傻,

「我觉得咱们公司还是比较看重员工实力的,相信只要我够努力,公司一定能够看到。」

「是吗?那你尽管试试看。」

温语带着一脸看职场萌新的不屑,轻飘飘扔下这话就走。

2

回办公室后我越想越不安心。

趁着手头没工作,决定去徐斯年谈谈。

我把他拉到楼梯间。

想了一下,还是委婉点说,

「虽然我们现在没钱,但是未来有一天,我们一定会有的,你不要着急,知道吗?」

徐斯年看着我,眼神里微微透着点疑惑。

好吧,你不知道。

干脆直说算了。

「就是,温语学姐那边,以后除了正常的工作交流,私底下你们尽量不要接触,可以吗?我觉得她……」

徐斯年瞬间懂了,眼里疑惑变成笑意漾开,人过来勾我的手,

「知道了,以后会离她远点。」

我故意说,「那万一她说可以给你买房买别墅……买豪车……让你少奋斗 30 年呢?」

他愣了一下,最后揉着我的头发说,「放心,不会的。」

这预防针打得还算成功,我步伐欢快地回了办公室。

刚拿起手机,一看,脸瞬间垮。

温语开始搞事了。

她在群里说要请客,让同事们接龙点单。

长长一条接龙,五花八门点什么的都有。

最后直接指定我,【岑依依,你去帮大家订餐吧。】

我只能按着大家的要求一一把外卖订好。

外卖到的时候,又是我负责去前台一家家确认后拿回来。

光是能让大家吃上饭,已经耗费了我大半天时间。

把温语那份饭拿给她的时候,我顺便问她要订外卖的钱。

她一脸不耐烦,「我有说不给吗?等攒到一定数额再转给你。」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温语都在群里让大家接龙订饭。

无一例外,最后都让我负责跑腿,钱也照旧没有给过我。

这个星期,我大部分精力都耗费在了帮同事们跑腿,买吃喝上。

人事的业务是半点没有接触到。

但是,不学习人事部的业务,我怎么通过实习考核?

我决定去找温语谈谈。

我带着积攒了一星期的小票找到她,「麻烦温经理报销。」

温语又用同样的话搪塞我,「又不是不给你,你着什么急?」

钱我是不急也不缺。

但客是她要请的,人情也是她的。

她出钱天经地义。

我没有让步,

「麻烦温经理给个准确的时间,毕竟我一个小实习生,薪水本来就少到可怜,可垫付不起这么多钱。」

「像温经理这样善解人意的领导,肯定会体恤下属的。」

我说话的音量不小,引来了同事们侧目。

温语面子上挂不住了,拿起手机转账给我,「转你微信了,多的不用还了。」

「温经理,没有多,还少了 120 块。」

「看你那穷酸样。」温语尴尬得又拿起手机给我转了钱,「现在可以走了吗?」

当然不行。

我接着说,

「温经理,我想在上班时间多做点跟部门业务相关的工作。」

她讽刺,「怎么,觉得让你一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干些跑腿打杂的活儿,委屈了?」

「如果说同事们偶尔需要帮忙,我很乐意。但让我只做跑腿打杂的工作,我觉得不太合适。」

「温经理是管人资这一块的,怎么培训新人,我相信您比我清楚得多。」

温语不耐烦了,「怎么安排是我的事,你听就做,不听大可以走人!」

看来是执意要给我穿小鞋了。

3

果然,第二天温语直接把我抽调到了后勤部,去协助管理仓库。

借口还找得冠冕堂皇。

说是要多熟悉各部门,实际就是不想我接触人事部业务。

管仓库的大哥看我细胳膊细腿的,就没安排我干什么重活,只让我在旁边对对数。

然后被下来巡视的温语看见了。

她指着还没入库的一堆箱子,「让你下来干活,不是让你下来享福的,把这些都搬进去。」

箱子又大又沉。

别说我搬,就算是男员工搬也够呛。

就是故意整我。

我没动,「温经理,刘工给我安排数数的活我还没干完。」

「虽然现在你人在后勤部,但我才是你的领导。领导安排的事你要是不干,我随时可以扣你的实习考核分。」

我们实习生进来是有考核评分的。

实操考核占百分之八十,剩下百分之二十是平时表现分,由部门主管来打分。

现在温语就是用这百分之二十威胁我。

就让你嘚瑟。

我微笑,「好的,我搬。」

看最后到底是谁斗得过谁。

温语离开后,管仓库的大哥还是过来给我帮忙了。

「妹子,你是不是得罪你们领导了?」

我也没明说,含糊地点头,「大概是哪里让她不满意了吧。」

「你们这温主管挺厉害的,没记错的话她进来是一路提拔。这样的人你还是少惹,否则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我倒是来了兴趣,「她的后台多硬?」

「这哪儿能让我们知道啊。」

连续几天我都待在仓库忙活,连带着跟男朋友的联系都少了。

今天早上,柯珂突然下来拽我,

「一猜你就是没时间看手机,快点,实习生开会就差你了。」

「谁被批评了?」

每次实习生集中开会都没好事,一般都是某个人犯严重错误了。

先在部门批评一番,然后再拉到实习生面前骂一顿。

以儆效尤。

柯珂顿了一下,「你家大宝贝。」

我愣了。

徐斯年?

刚进会议室,就看到徐斯年站在台上,技术部组长对他劈头盖脸地骂,

「我一再强调,这个软件对客户很重要,一定要在见客户之前测试好。」

「你倒行,见客户的时候给他看了全是 BUG 的软件,弄得客户暂缓签合同了!」

「还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就会纸上谈兵,屁大点用都没有!」

「啪」——组上往他脸上甩了一沓作废的合同。

「我们这儿不养废物,待会儿回去收拾东西滚蛋!」

4

徐斯年被砸得偏了头,眉头微微拧着。

我有些心疼,攥着拳头站起来,

「严组长,公司有规定,实习生是不能直接参与有关公司利益的项目的。」

「您这样把所有错误都推到一个实习生身上,是不是不太合适?」

而且刚刚我也听技术部的实习生说了。

徐斯年在整个环节中其实就是个炮灰。

他并没有直接参与软件开发,不过是负责在经理谈合同的时候,把软件带过去。

最后软件出问题了,组长不想背锅,就把责任都推到实习生身上。

分明就是故意欺负他。

严组长把目光转向我,「你是哪个部门的?这是什么场合,轮得到你说话吗?」

「我不过是就事论事,徐斯年的错误不至于被开除,因为这件事原本就违背了公司实习生管理条例。」

「是您违背条例在先,所以后面的整件事,他理应不用负任何责任。」

「你——」

「岑依依,给我出去!」

温语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趾高气昂地站在会议室门口吼我。

我没动。

「连我都叫不动你了?你的实习分是不是不想拿了?」

严组长也嘲讽,

「原来是人事部的,怪不得在这里给我背实习生条例呢。条例是不是也规定了,实习生要服从领导的一切安排?你领导让你出去,你还不出?」

两个领导一起施压。

旁边的实习生还挺害怕这场面的。

偷偷在底下劝我,

「依依你别跟他们对着干,没好处的……」

「先出去吧,有事情私底下再说。领导最忌讳下属当众驳他的面子了。」

「……」

这些我都无所谓。

他俩算什么领导。

在我爸面前还不够看。

我就是看不得徐斯年受委屈。

但他这个时候,似乎也在担心我。

大概也是怕以后这两个人一起给我穿小鞋。

最后我还是出了会议室。

会议结束后,徐斯年直接被严组长带回技术部了。

一天下来,我没有再听到跟这件事有关的任何消息,不知道后续处理结果究竟怎样。

跟徐斯年也一整天没联系了。

直到第二天,柯珂黑着脸下来找我,

「你家大宝贝没事了。」

我刚露出笑容,又听到她说,

「听说是温语亲自给他说情,他才能留下继续实习。而且,你看。」

她给我看了一张照片,是徐斯年和温语两个人单独在餐厅吃饭。

「昨天晚上我偶然看见的。你不是说他贫贱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吗?怎么昨天跟温语吃完饭以后,他就没事了?」

「白瞎你当时在会议室里替他说话。」

4

我放大了照片看。

坐在餐桌两边的,确实是徐斯年和温语。

而且没有第三人。

可是昨天跟徐斯年谈的时候,他明明答应得好好的。

我一直想去找徐斯年当面问清楚。

可自从那天从会议室出来后,温语更是狠了心地整我,不停地给我加工作。

从早到晚。

我每天几乎忙到八点多才能离开公司。

这样的高强度工作差不多持续了一个星期。

周二下午,我终于空闲了些,决定去找徐斯年一起吃饭。

结果到技术部的时候,徐斯年的位置却是空的。

他们组另一个实习生告诉我,徐斯年跟严组长和温语去谈上次没谈成功的合同了。

我皱眉,「温经理?她一个人事,为什么也要去?」

「这我就不清楚了。好像上次徐斯年能留下来,就是严组长看在温经理的面子上吧。」

「条件是要徐斯年谈成这单合同。」

「温经理大概是担心徐斯年应付不过来,所以就一起过去了。」

我沉默地走出公司。

温语真是不留余地地进攻。

那么徐斯年……的态度呢?

担心什么来什么。

晚上大概十点左右,柯珂给我发了一张朋友圈截图。

是严组长发的朋友圈。

【就把你俩送到这里了。】

配图是温语扶着喝得烂醉的徐斯年,走进酒店。

柯珂:【人家应酬完都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你家大宝贝倒好,跟学姐开房去了。】

柯珂:【还好我截图截得快,严组长已经把这条朋友圈给删掉了,你差点就被蒙在鼓里。】

柯珂:【等着吧,明天你家乖乖大宝贝,估计又有好事宣布了。】

图片看得我眼睛酸涩。

我给徐斯年打了电话。

一直没有人接听。

直到第三遍。

被人挂断。

我愣了。

自嘲地笑了笑。

把手机丢一边。

徐斯年……

当时找实习公司的时候,我没有任何犹豫投了我爸的公司。

他知道以后,也是二话不说地跟我投了简历。

虽然我爸的公司规模已经不小,但凭他的能力,完全可以选择更好的大公司。

当时他室友还打趣说他是昏君自毁前程,笑我是红颜祸水。

他导师也劝说过他留校,往科研那一块发展。

他都一一婉拒了。

我本来是打算过了实习期,就告诉他我真正的身份。

然后让我爸慢慢培养,便于他以后接手公司。

但是现在……

是不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5

第二天,我在仓库灰头土脸地整理物资。

柯珂像一个幽灵飘到我的身边,

「『天大的好消息,』徐斯年加入了一个大项目,而且是唯一一个能够参与那个项目的实习生。」

「我听说了,要是这个项目做成,别说是转正了,直接提拔升职都不是问题。」

我抿了抿唇,没说话。

「你家大宝贝可真行,大腿是抱得不遗余力啊。」

徐斯年一个实习生,参加大项目的消息传出来后,温语特意把我叫回人事部炫耀,

「徐斯年加入了公司的大项目,如果表现得好,以后在公司的成长不是问题。至于你——」

她从上到下扫了我一眼,满脸嫌弃,「也就在仓库数数东西,数到实习结束吧。」

我攥了攥拳头,「是你让他进去的?」

「你说呢?」温语笑,「人啊,有时候还是要看清现实。」

我满脑子浮现的是她跟徐斯年一起吃饭,和那张进酒店的照片。

「温语,不要太得意。」

总不能,什么都让你如愿。

「是你自不量力,早知道早点离开不就行了?何必留下来让自己难堪。」

「温经理就这么肯定,我不能继续留在公司吗?」

「那你认为,实习考核里,哪一部分你占优势?」

不管是哪部分内容,温语都将我打压得死死的。

先是不让我接触人事业务那一块,实操考核我可能没办法通过。

部门主管打平时分部分,温语大概巴不得给我零分。

但是,我偏不认输。

而且,我还要赢得漂亮。

「如果说,到最后,我能留下来呢?」

「就你?你要是能留下来,我走,人事部门经理的位置让给你。」

我笑,「好。」

我继续在仓库任劳任怨工作。

温语突然过来,丢给了我一份策划案,

「不是想证明自己吗?一个星期后公司举办员工联谊会,由你全权负责。」

我大致看了眼策划案,没什么问题。

我主要负责订场地和场地的布置。

后面一段时间,我全身心投入活动策划中,除了累些,目前一切顺利。

到联谊活动开展前一天。

我让温语去验收场地。

结果温语逛了会场一圈,说了句不错。

我以为我的工作到此结束。

她话语一转,又说,

「忘记告诉你了,公司明天要召开一个重要会议,所以联谊活动改到后天进行了。」

「要不你问问看场地的负责人,能不能留到后天给我们?」

6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气炸,「温语,你故意的?」

重要会议不可能今天才临时通知。

温语应该是早就知道消息,就是故意压着没告诉我。

或者,在她把方案给我的那天,她就知道明天要开会。

但她依旧没有改方案上联谊活动的召开时间。

她是想故意看我笑话,欣赏我忙活一个星期的心血付诸东流。

「这是个证明你能力的机会,可要抓住了。要是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那我很难给你留下来的理由啊。」

一般场地都要提前预订,特别是相对好一些的场所。

我找到的这个场地,也只能今天留给我们公司,接下来半个月都排满了。

联谊会改到后天,我去哪里临时订场地?

明摆着就是为难我。

午饭时间,柯珂知道这件事后,气得直接拍桌,

「也太欺负人了,这不就是想赶你走吗!」

我们在公司的餐厅,她嗓门不小,引来了许多人的目光。

技术部的人恰巧也这个时候来餐厅吃饭。

徐斯年看见我们,走了过来。

「怎么了?」

我看了他一眼,没理,继续低头吃饭。

自从那天柯珂把照片发给我以后,我们几乎没怎么联系。

他有提前告知我,最近加入大项目,大概会很忙,可能没办法及时回复消息。

我没有给他发过消息。

我没说话,柯珂开口呛他,

「还不是你的温语学姐干的好事,后天就举办联谊会了,让她去哪里订场地?」

在柯珂心里,徐斯年已经跟温语暗渡陈仓了,也就差最后没有挑明了跟我说分手。

「柯珂,你小声点。」

「我就骂他怎么了,你怎么这时候还维护他。」

算了,我闭嘴。

徐斯年知道了个大概,思索了会儿,「先吃饭,别担心。」

柯珂继续怼,「不是你走,你当然说得轻巧。依依走了,你就可以如愿跟温经理在一起了。」

「……」

下午我还是尝试联系了一些场地。

但是意料之中的,全部空不出时间。

好一些的场地,甚至已经排到了三个月后。

我有些绝望了。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正准备离开公司,手机突然响了。

「请问是岑小姐吗?您今天说要预订的后天的场地,现在空出来了,您可以直接使用。」

……

7

第二天,温语大概笃定我办不成,甚至直接发了辞职信的模板给我,说是有备无患。

「温经理,我想试试再打几个电话。」

订到场地的事情,我要先实地确认,保证万无一失了再告诉她。

免得她再从中作梗。

温语哼了声,「不撞南墙不死心。」

我亲自跑了一趟场地,跟负责人对接后,发现连场地布置都免了。

是现成的已经布置好的场地留给我。

我连连对他表示感谢。

回到公司已经是下午。

温语看到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我淡定地说,「温经理,我订到场地了。」

温语脸色一变,「不可能,现在这个时间,你去哪里订场地?」

「别是为了完成任务,随便拿一个破烂地方敷衍我们。」

我笑,「你放心,场地如果出了任何问题,我直接走人。」

联谊会如期举行。

场地和环境布置,都比上一个场地高级许多。

参加的员工满意度很高。

只有温语的脸色极其难看,「你是怎么订到这个场地的?」

「大概是人品好,所以运气好。抱歉,让温经理失望了。」

柯珂在我旁边大笑出声。

温语更气了,「得意什么,考核的时候看你还笑不笑得出。」

说完踩着高跟鞋要走。

我叫住她,提高了音量,「温经理,联谊会办成了,我能申请一件事吗?」

温语看了周围一圈,有人事部的,也有其他部门的员工。

我完成了任务,合理地讨个奖励。

喜欢在别人面前扮演好领导的她,现在没理由不答应。

温语被迫摆出好领导的模样,「当然该奖了,想要什么?」

「我申请以后都留在人事部帮忙。」

实习期已经过半,可我对人事部的业务还一知半解。

这样下去,实习考核我别说通过了,是做都不会做。

所以,我要趁这次机会,让自己回人事部,抓紧学习人事部的业务。

温语这才意识到自己落套了,但反悔已经来不及。

只能咬着牙笑,「你是人事部的实习生,当然应该回人事部学习了。」

我也笑,笑得真心实意,「谢谢温经理。」

8

回人事部后,我全身心投入人事部业务的学习。

理论和实操一起抓。

白天在公司请教完柯珂和前辈,回家再自己复习一轮。

那段时间,我每天的睡眠时间也就四个小时左右。

努力不会骗人。

我总算熟悉了人事部的业务。

带我的前辈看完我刚做完的表格,拍了拍我的肩膀,很是欣慰地说,

「不错,进步很快,还会举一反三了,这表格做得比我还要好。」

不知不觉,实习期接近尾声,迎来了实习考核。

「人事部的考核内容是,根据公司现有情况,做一份可行的绩效考核方案。」

「给你们一星期时间,一个星期后,在会上展示你们的成果。」

温语宣布考核内容后,轻蔑地看向我,

「这次考核成绩很重要,直接决定了你们的去留,各自做好心理准备。」

挑衅的意味很明显。

是迫不及待想要我走了。

不过,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我直接应了句,「谢谢温经理提醒。」

温语脸瞬间绿了,哼了一声,最后把李曼叫进她的办公室。

人事部的实习生除了我跟柯珂,还有一个李曼。

但我们跟她不太熟。

一来是因为她性子高傲不太合群,二来是她几乎不怎么在公司上班。

一般都是打卡然后消失。

温语不管,前辈们也没人过问,大家都默认了这种行为。

不过这种时候把她叫进办公室……

柯珂凑过来跟我说,「我早就觉得这李曼不简单,她该不会是温语内定的留下来人选吧?」

我以前想过,李曼或许就是来混个实习证明的。

但看温语现在这个架势,也不排除柯珂说的可能性。

但是,在我爸的公司,我怎么能允许她这么乱搞?

「别管她,我们做自己的。」

我一心投入方案。

方案从初稿改到了十几稿。

在展示会前的最后一天,才终于定下来。

下午临近下班的时候,徐斯年突然发消息给我,

【方案完成得怎么样了,需要我帮你看看吗?】

徐斯年很优秀。

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就经常帮导师接一些活,杂七杂八的什么事都做过,几乎是个全能型人才。

我想了下,我们这段时间,其实疏远了很多。

我正好有些话要问他。

于是让他过来。

柯珂还是把他当仇人,直接无视他就下班走人了。

倒是温语,平时一下班就准点走的她,这会儿依旧坐在工位上。

徐斯年挺认真地在帮我检查方案构架。

在他检查到最后的时候,我去了一趟洗手间。

回来的时候,徐斯年被已经被温语叫了过去。

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安静地站着看了一会儿,才喊他,「徐斯年,走吧。」

一起离开公司的时候,徐斯年问我,「饿吗?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他神色如常,状态依旧。

并没有认为我们现在的关系有丝毫不对劲。

这段时间,大概都是我在单方面冷战。

而他毫不知情。

他一直在忙项目的事情。

我看着他的眼睛,「徐斯年,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他眼神闪烁了一下,没说话。

徐斯年其实不擅长撒谎。

他一定意义上就是个好学生。

如果非要他去隐瞒一件事,那他最多能做到的就是对这件事闭口不谈。

交往那么久,这点我还是足够了解他。

我笑了下,「我懂了,徐斯年。」

「再见。」

8

第二天,开始正式汇报之前,柯珂有些紧张地在我旁边深呼吸,

「直觉告诉我,温语肯定会想方设法让李曼上位,你看她那得意样儿。」

李曼穿得花枝招展,化了个浓妆,踌躇满志地在旁边坐着。

「不过没关系,我很满意我的方案,这就足够了,管他结果怎样。当然,你的方案比我精彩那么一丢丢。」

柯珂心思敞亮,我们都看过对方的方案。

她也挺乐观,在她眼里,就没什么可以让她难过两天的事儿。

所以对李曼的事,她听听也就认了。

「听说是当场打分,真想看看温语用什么办法让评委们给你打低分。」

没想到,我的方案连打分的机会都没有。

汇报开始之前,温语突然站起来,

「为了让汇报进程快一些,我先给大家演示一下步骤。」

她打开了一份绩效考核方案做演示例子。

方案才下滑到考勤制度。

柯珂猛地抓住我的手臂,「那是你的方案!」

我紧紧盯着屏幕。

温语用来做演示案例的方案,的确是我一个星期辛辛苦苦做的。

分毫不差,甚至没有改动,就是直接拷贝上去。

这无异于在告诉我,我的方案作废了。

好样的温语,原来是用这招。

温语挑衅的目光投过来,「展示的顺序我直接定了,岑依依,李曼,柯珂。」

说完还特意补了一句,「希望能看到你们不一样的精彩汇报。」

柯珂在我旁边骂,

「肯定是徐斯年给她的!你昨天的最后定稿也就他看过。亏你还整天把他当大宝贝疼,他早就投入别人的怀抱了,死渣男!」

我不说话。

那天,徐斯年确实是最后一个看了我的定稿方案。

「要不你把我的方案拿上去讲吧,我弃权。反正左右都是李曼转正,考核结果怎样无所谓了,我就看不得温语整天欺负你的样子。」

我攥拳,「不用,我拿这个就行。」

「你这样上去,会被温语再给安上别的罪名的。待会儿她说你抄袭,说你态度不端正,这些都会记入实习手册的。要不我们俩一起弃权,这破部门谁爱待谁待……」

柯珂还在我旁边絮絮叨叨。

我直接走到台上。

「我是人事部实习生岑依依,接下来由我来展示我所做的绩效考核方案。」

我如常在屏幕上投屏我的方案。

不过才讲到第一部分,就被考评员打断。

「岑依依,你是在拿考核开玩笑吗?还是认为我们看不出你的方案,跟温经理做范例放出来的那份例子一样?」

温语也说,「岑依依,麻烦给个解释。」

会议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我,在等我的回答。

我冷笑,「难道不是应该温经理解释,为什么你主持的会,要拿我忙了一个星期的方案做例子吗?」

「你拿什么证明是你做的?」

「我当然可以。」

在考核题目出来的时候,我就猜到温语大概会在我的方案上做文章。

所以,我一直想办法证明方案就是我自己做的。

每天做方案的时候,我都会特意拍一些小视频,记录每天做方案的过程。

我将这些视频投放到屏幕上。

温语大概没想到我会录这些视频,脸都绿了。

但她还是嘴硬,

「做方案你为什么会准备这些?不就是为了开脱做准备,现在视频造假的技术那么高,随便一些零碎的视频放出来就能作证了吗?」

垂死挣扎。

「温经理确定要继续让我查证下去吗?」

如果要继续,就不止把我的方案还给我那么简单了。

温语依旧一口咬死,「查!我倒要看看你能倒腾出什么花来!」

9

「那就麻烦温经理查一查这个星期以来『休息吧』的监控,应该可以看到我一直在那里做方案。自己公司摄像头拍的,您总不会认为是假的了?」

公司的摄像头不少,但是唯独「休息吧」那里有个摄像头是对着桌子的。

除了自己录视频意外,我还特意到那里去做过方案,就是为给自己留下铁证。

温语瞬间失语。

她碰到过我在那里工作。

当时她还冷嘲热讽,「换地方就能想出精妙绝伦的方案了?」

我只是低头不说话。

现在,无话可说的是她。

「查监控是要权限的,不是你想查就能查!」

「请问温经理,什么样的级别才可以查监控,董事长行吗?」

「开口就是董事长,你以为董事长有时间理你这个抄别人方案的实习生?」

「温经理的意思应该是可以,那稍等,我打电话给我爸问他到哪里了。」

温语嘲笑,「你以为在学校呢,出事了就找爸爸解决问题,别再搞七搞八浪费我们的时间,没方案就没方案,下一个,李曼上来!」

「我女儿给我打个电话都不行吗?」

会议室门口响起我爸的声音。

他带着助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西装革履的人。

这几个人,我在实习生入职仪式那天见过。

他们在领导台上发过言,应该是公司高层。

「岑……岑董!」

会议室里,所有人全部都齐刷刷站起来。

温语恐慌地看向我,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我朝她微笑。

其实我爸这段时间已经不常来这边的公司了。

最近他在外地忙着拓展新的领域,顺便带我妈在那边体会新的风土人情。

今天之所以过来,是我提前给他打的电话。

也就是通过电话他才知道,女儿进自家公司实习了。

「爸,麻烦你开金口跟温经理说一句,让她查查这一周以来我在『休息吧』做方案的监控。」

我爸多年浸润职场的气势不是白搭的。

他一个眼神往温语那里一瞟。

还没开口。

温语的脸色就开始发白,身体抖如筛糠。

后来的事情,进行得很顺利。

送来的监控视频证明了方案是我做的。

温语只能脸色惨白地宣布汇报继续进行。

最后考评结果出来,第一名是我,第二是柯珂,第三名是李曼。

李曼展示时的表现,连狗都看不下去。

她的方案还不错,但讲解的时候磕磕绊绊,考评员问的一些方案细节她也答不出来。

一看就是没有做任何准备。

或者说,这份方案压根儿就不是她做的。

考评结果刚出来,温语就拿起包,弯着腰想偷偷摸摸离开会议室。

我叫住她,「温经理,我觉得我们之间的事,还没完。」

10

众目睽睽之下,温语仿佛被最强的探照灯照射,人直挺挺地定在原地。

「温经理,我以一个普通实习生的身份进来,你因为私人感情原因,处处针对我。」

「先是把我调离人事部,然后故意给我错误的联谊会时间,想借此逼我辞职。」

「发现事情不成功,最后就拷贝我的方案先一步展示,只为了让我考核失败。」

「如果说,今天我不是董事长的女儿,只是千万个普通实习生之一,是不是就算我有再多真才实学,都比不过你一句话,想要谁留下就让谁留下?」

「身为公司的人资经理,请对你的行为做出解释!」

温语血色全无。

慌乱之下,急病乱投医,她望向那帮高层。

「吴叔叔,你快帮帮我!」

原来所谓强硬的后白,就是他。

吴建本来一直努力把自己隐藏起来,现在被迫承受众人目光,赶紧摆手为自己开脱。

「你瞎喊什么!」

不过是掩耳盗铃。

我爸立即召集高层召开会议。

隔日,吴建的处分决定下来。

三年前,是他利用职权通过一些不正当手段将温语招进来,然后三年以来一路提拔她,这才让她坐上了人资经理的位置。

而温语,则被要求就工作失职这件事,在全体职工大会上做出说明。

她这三年来做的违反职业规则的事情都被迫一一罗列出来,在大会上自我反省。

会后,她提交了辞职报告。

但是,她申请继续留在公司一个星期,用来交接工作。

其实,是为了看我的笑话。

她特意找上我,

「别高兴得太早,徐斯年的事情,你解决了吗?」

「他一个实习生,为什么可以破格加入大项目……你的方案我到底是怎么拿到的 ……」

「你当时故意没在大会上查这一点,欲盖弥彰就是想保他吧?」

「我已经提交了举报信,我倒要看看,这件事你怎么给员工一个交代!」

这段时间,其实我一直都在避免去想徐斯年的事情。

他当初到底是不是真的靠温语才留下来。

那天晚上,他跟温语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

他又是不是,因为温语才能加入大项目的。

他跟温语,到底什么关系。

这些,我都是打算处理完温语的事情以后,再去找徐斯年当面问个明白。

不管结果如何,我都想体面地处理。

但温语却直接在公司里捅了出来。

把最后一丝体面给扯没了。

12

温语的举报信直接公开在公司内网。

她检举揭发徐斯年靠关系才能获得进大项目的资格。

还举证,是徐斯年偷了我的方案给她。

自从上次的事情后,我爸召集高层开完会议,公司就开通了专门的举报渠道。

公司员工可以举报公司内各种不正规入职、晋升现象。

而我是负责处理举报信的小组组员之一。

公司里的人大概都知道徐斯年是我的男朋友。

包庇。

还是彻查。

压力给到我这边。

柯珂私底下跟我聊,

「查啊,往死里查!谁让他背叛你,以为自己抱了大腿,没想到你才是最大的金主爸爸。」

我爸也知道了徐斯年是我男朋友的事,拉我过去谈话。

「听说这小子是你男朋友?」

我说是。

我爸噼里啪啦说我看人眼光不行,最后发现我没吭声儿,又说,

「很喜欢那小子?实在不行,就把这事兜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兜下来确实不是不行。

反正我爸的公司,爱怎么弄怎么弄。

但是,我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查是肯定要查。

而且,我也想弄清楚一些事情。

「查。」我说,「不过我身份特殊,就退出这次调查。」

这件事出来就有很多人在看好戏,所有人都想知道我怎么去解决这件事情。

闲言碎语已经传满天。

「之前她在会议室的时候,还信誓旦旦说杜绝公司的『后台文化」,到最后,自己包庇了自己的男朋友?」

「怪不得徐斯年的晋升速度比当时的温语还快,原来后台比温语还要硬啊。」

「也没有吧,据我了解,徐斯年也挺有实力的……」

「再怎么有实力,一个实习生也不可能直接参与公司的大项目,实习生本来就不算公司的员工,这其中的风险有多大,你难道不清楚吗?」

「……我可以接受她一开始就以大小姐的身份进来,坦荡地直接提拔自己的男朋友。但是我不可以接受她装好人扮正义,假装为我们这些没背景的人打抱不平,私底下却偷偷摸摸搞动作提拔自己的男朋友。这不是又当又立是什么?」

「……」

温语的确给我留了一颗炸弹。

怎么拆除,我却毫无头绪。

除了等待调查结果,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

一个早上过去,事情愈演愈烈。

各种流言蜚语漫天。

甚至,已经有人开始牵出了徐斯文年跟温语的八卦。

「他们两个……好像关系不一般。」

「估计是实习生想抱人资经理的大腿转正,但没想到自己的正牌女朋友才是真千金吧。」

「说实话,私事被闹成这样,在公司还挺丢脸的。」

我低头吃饭。

柯珂气不过,「听说今天早上举报信出来以后,徐斯年就借口有事请假离开公司了。」

「真是够可以的,心虚了直接丢下你跑路。」

我特意去技术部看了,徐斯年确实不在部门。

13

下午,我刚从我爸办公室出来,柯珂突然冲到我面前,

「浅宇的董事长来了!」

浅宇是一家实力强硬的集团,整体规模比我爸的公司大一些。

上次技术部接到的大项目,就是跟浅宇合作的。

公司有合作,对方的董事长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柯珂激动个什么劲儿……

「哎呀!就是……反正你快去大会议室吧,有惊吓!不是,有惊喜!」

浅宇董事长来了,当然得我爸这级别的人物去接待。

我爸就顺便把我给捎上了。

只是,到的时候我发现,徐斯年站在浅宇董事长的旁边

他今天穿得格外正式,西装革履,在人群中异常惹眼。

我不解地看着他。

什么情况?

徐斯年过来捏了捏我的手,低声说,「抱歉,待会儿再跟你解释,我们先把事情解决了。」

那边,浅宇的董事长已经在跟我爸谈工作,还见缝插针地解释,

「跟你们公司合作的项目,是我私底下嘱咐必须让斯年参与的,这点希望你们谅解。」

「他是我外甥,其实我一直希望他来我的公司,奈何他对你的公司情有独钟。没办法,只能让他加入项目,我才安心。」

就是说,浅宇董事长是徐斯年的舅舅?

我蒙了。

他上午不在公司的原因,原来是特意去浅宇找他舅舅来解释?

好大的……排场。

所以徐斯年是因为他舅舅才会加入这个大项目。

温语只是借机放烟雾弹给我,故意误导我,让我以为徐斯年能加入项目是她的功劳。

玩人心,借助信息差。

温语的确很会这一套。

徐斯年站了起来,

「举报信的事我知道了,所以邀请我舅舅来替我澄清第一件事。相信他的话,比我自己解释十遍都有说服力。」

的确。

如果是他自己说,估计没人相信,并且还会说他在白日做梦。

没什么比浅宇董事长亲自到场来得有说服力。

「至于第二件事,我偷了依依的方案。」徐斯年略微皱眉,「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相信这个说法。」

「依依是我女朋友,我为什么要偷她的方案给别人?我应该比任何人都希望她能够顺利转正。」

大概是想到我是董事长女儿这件事。

他停了一下,然后浅笑,

「当然,那是在知道她是董事长的女儿之前。」

「如果你们不信,我也有证据。今天早上,我让明朗拿了依依做方案的笔记本去检测,发现她笔记本里被人安装了病毒。」

「明朗,麻烦你了。」

明朗把两台笔记本都连接了投影仪,然后边操作边解释。

「温语是通过在依依的电脑里安装病毒,然后远程窃取里面的文件。」

怪不得明朗今天早上突然说,要借我的笔记本电脑用一下。

那台笔记本是后面温语发给我的,说是用来办公。

原来她在那个时候就给我设下了圈套。

她想要诬陷徐斯年,为了破坏我跟他的感情。

明朗的操作和解析,十分清楚地展现了温语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我的笔记本里偷方案。

下边的人看了后唏嘘不已。

14

举报信上的事都被澄清了。

流言蜚语也不攻自破。

特别是关于徐斯年为了转正故意巴结温语这件事……

毕竟,人舅舅是浅宇的董事长,何必去巴结你一个小小的人资经理?

送客时候,徐斯年的舅舅跟我爸寒暄完后,特意走到我跟前,笑着问,

「你就是斯年的对象吧?」

算是见长辈,我有些无措,只能老实巴交地点头。

「今天斯年专门过来找我,就是为了让我来说这事。还有前段时间,他突然开口说跟我借一下浅宇的场地,我当时就觉得肯定有情况。」

我眨了眨眼。

所以当时我在那么紧急的情况下能订到场地,是因为徐斯年找他舅舅了?

徐斯年过来牵我的手,「舅舅你先回去,我晚些再去您家。」

「别自己一个人来,一个人来我不欢迎,记得带上小姑娘。」

徐斯年的舅舅坐车离开。

我爸咳了两声,看到徐斯念依旧牵着我的手不放。

骂了声臭小子,然后哼哼唧唧回办公室去了。

现在单独面对徐斯年,我不太敢看他的眼睛。

心虚。

刚想着怎么跟他道歉,自己暗地里对他误会很深的事。

「我听到她们的流言了,对不起。」却是他先开口道歉,「是我自以为跟温语清清白白,加上忙于项目,没注意原来在其他人眼里,我跟她有暧昧关系。所以,没能及时向你解释。」

我……

我该怎么说。

我确实是已经将他误会到底,甚至已经做好了分手的打算。

但是,到最后却发现,不过是我自己上演了一场男朋友为了金钱和权利出轨的独角戏。

初入职场,我们忙于拼搏。

感情的事,我没有细问,他不懂自己该解释。

一切误会的源头。

但现在该问还是得问。

把心里的疙瘩都解除。

「当时你被严组长骂着辞职的时候,那天晚上,为什么单独跟温语吃饭?」

「她说想跟我了解签合同那天发生事情的具体经过,所以就约在了餐厅。」

「没了?」

「嗯。」

「那后面是她帮你求情,让你留下来的吗?」

徐斯年眼神很是不解,

「她为什么帮我求情?是我自己向严组长申请把软件修好,并且保证让客户签合同,所以他才让我留下。」

原来都跟温语没关系。

「那你们去应酬的那天晚上,你跟温语一起去酒店……」

「那是我舅舅的酒店,我在去之前已经跟他的助理打好招呼了,让他在大厅等我,温语并没有送我上楼。」

徐斯年很认真地跟我解释,

「如果你是在意她扶我进酒店这件事。我保证,下次绝对不会再让自己喝醉。」

要签合同,喝酒在所难免。

如果客户还是个爱喝酒的,那么还得陪他喝到开心了才行。

徐斯年的酒量确实不好。

温语这样上赶着的,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大概也是她主动上手。

好在徐斯年提前联系了舅舅的酒店。

「那你,要去你舅舅的公司工作吗?」

他笑着勾了一下我的鼻子,

「不去,先在这儿陪你。」

「等你站在公司站稳脚跟。」

14

回去的时候,温语的办公桌已经是空的。

碰到她的同事告诉我,在知道徐斯年是浅宇董事长的外甥以后,温语马上就拎包跑了,连办公桌上的私人物品都没有收拾

她大概是知道自己所有的谎言都露馅了。

千算万算。

温语大概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徐斯年的舅舅是浅宇董事长。

最后,人事部转正的实习生是柯珂。

李曼是温语的表妹,本来想靠着温语暗地里操作让她转正,没想到温语先倒了。

而她实习的这段时间又什么都没有学到,还时常旷工。

对她最后的处置是,没有在公司达到相应实习时长,不予开具实习证明。

还有技术部的严组长。

当时合同的事情本该是他负责,但最后却推脱到实习生身上。

好在最后挽救及时,没有对公司造成实际性的损失,所以对他做降级处理。

人事部这边,温语走后,经理的位置就空出来了。

我爸原本是想直接任命我上去,不过我拒绝了。

最后提拔了一位资历较深、各方面能力都相对强的员工担任人事部经理。

我只当了人事部一名小小的正式职员。

至于徐斯年,他是以项目合伙人的身份留下来的。

他们技术组转正的是另一个实习生。

有一回,我偷偷扯过他问,「你有没有生气,我一直隐瞒你我是董事长女儿这件事?」

毕竟当初我在追他的时候,一直都是以普通家庭女孩的身份。

甚至于是进公司以后,都还一直瞒着他。

他笑着摇头。

我们是什么家庭条件,这跟我们是不是要谈恋爱,都没有关系。

而且他还告诉我,浅宇虽然是他舅舅的公司,但他父母本身都是中学老师。

所以家庭条件这一块,他是从来没想要刻意隐瞒,或者是「装穷」的。

15

有一回毕业季,我跟柯珂回母校招聘。

其他招聘 2 人以上的岗位报名的人都爆满。

唯独只招聘 1 个人的岗位无人问津。

这个岗位,恰恰是所有岗位中薪资待遇最好的。

起初我跟柯珂都觉得一头雾水。

正常情况来说,不应该是薪资待遇越好,报的人越多吗?

直到有两个毕业生来我们展位前。

她们看着那个岗位在报名与不报名之间犹豫,最后被同伴扯了扯,

「算了,这种薪资待遇好又只招一个人的岗位,肯定是挖好的萝卜坑,我们还是别去给人当炮灰了。」

一句话解开了我们的疑惑。

柯珂直接站起来对她们说,

「我们公司没有萝卜坑这一说,有能力的就投,公平竞争,强者胜。」

「你们年纪轻轻的,怕什么职场潜规则,遇到就干翻他们啊。」

「你要有真本事在,恶鬼都要给你让路。」

柯珂推了推我,让我也说句话。

我朝她们笑,

「如果害怕不公,那就带着你们的实力和勇气来推翻这些,亲手创造你们理想的公平制度。」

「我欢迎你们。」

(全文完)备案号:YX11XNWWoXy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