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们说……咱们中国的神仙和西方的神打起来,谁更牛逼?

巨灵神正在南天门吃着火锅唱着歌,

突然一声雷鸣,尘封千多年的南天门,炸了。

「我,万神之父宙斯,赐予你们臣服的荣耀。」

宙斯举起雷霆权杖,巨灵神万丈法身,轰然跪倒。

巨灵神瞪起他那铜锣大小的眼睛。

扯着嗓子大声喊道:「三只眼!三只眼!你快滚出来!快来救命啊!」

1

巨灵神是一个憨货。

这么多年了,一直被憨货憨货地叫,连巨灵神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憨货。

他的职责就是镇守南天门,和千里眼、顺风耳兄弟两人一起。

本来应该是十万天兵共同镇守的,但是那猴子成佛以后,南天门便日益清冷,最后南天门干脆整个封住。

反正天人相隔,神仙不能下凡。南天门的意义,早就不存在了。

巨灵神乐得清闲,干脆日日拉着顺风耳、千里眼哥俩,在天门划拳饮酒,逍遥得很。

结果这一日,天门被轰开了。

巨灵神还在划拳。

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一声雷鸣,南天门,尘封千多年的南天门,天庭威严的象征,南天门。

炸了。

整个炸开了。

仿佛炸在了巨灵神的脑壳上。

巨灵神本就不多的智慧,一下跟着炸了。他操起自己的两柄宣花板斧,大吼一声便冲了出去。

巨灵神大声骂道:「哪来不开眼的小毛神,敢在南天门口撒野?」

「站出来给你爷爷我砍上五百斧!」

「我操?」

万里无云。

万里皆是一个又一个的璀璨神明,无云彩一丝一毫容身之所。

满天神明。

为首之人举起了手中权杖。

他开口便是天地意志。

「我,万神之父宙斯,赐予你们臣服的荣耀。」

他身后的神明一同开口。

「臣服!」

「臣服!」

「臣服!」

2

巨灵神狞声狂笑。

「臣服你奶奶。

「区区散修毛神,也敢冲撞你仙界南天门。」

说话之间,巨灵神身形膨胀,高万丈,头顶日月脚下幽冥。

「千多年前,弼马温闹天宫的时候我就想着,什么时候爷爷也能出一把以一敌万的风头。」

巨灵神俯瞰脚下,连绵的神明有如星辰降世。

「今儿你爷爷就出一次风头。」

巨灵神手中板斧挥舞如同风车。

万丈身高挥舞起的风车。

那是浩劫。

一个又一个神明攀附到巨灵神的身上。

一团又一团光芒炸开。

那是死亡的序章。

开天辟地以来仅有一块补天灵石。

所以仅有一个大闹天宫的孙悟空。

巨灵神,终归不是那个千多年前的弼马温。

宙斯掣住雷霆。

神王之罚。

罚不敬。

万丈法身,轰然跪倒。

3

巨灵神被捆住了,顺风耳和千里眼更不济。

巨灵神天生高大,收了法身也有十二丈的身高。

宙斯皱着眉头,看着面前满身创伤的大个子,突然笑道:「我很欣赏你。」

说来也怪,神明之间也应该有语言的壁障,但是宙斯的口吻语气,都是流利熟练至极。

巨灵神一口啐了出去,骂道:「你家爷爷不需要这假惺惺的赞赏。」

宙斯不以为忤,继续说道:「我很好奇,东方的神明应当极为古老,但为什么这片东方的土地上没有信仰?」

宙斯看着脚下,凡间仍是奔波忙碌,丝毫不知天上境况。

巨灵神咕哝道:「还不是那弼马温干的好事。」

宙斯温言笑道:「我想,我们可以谈谈。」

巨灵神眼睛一瞪:「谈什么?」

他眼睛极大,这么一瞪,真的是有如铜锣。

宙斯轻声说:「我爱上了凡间的一个女子,可我却不知如何与她相会。

「你们的凡间,有一些古怪,我的神力在东方的凡间无法施展。

「我不能成为她窗边的飞鸟,成为她耳边的花朵,成为她怀里的白猫。

「我无法亲近她,我很苦恼,所以我想知道这古怪的来由。」

巨灵神神色古怪。

「所以你这厮,是个淫神?」

他不可置信地大吼:「你炸了南天门,居然只是因为你不能用下作手段占有一个女子?」

他的眼睛,真的很像铜锣。

4

宙斯神色很冷。

他威严的时候,便是那个万神之父。

举起权杖的时候,他是雷霆的掌控者。

他是神王宙斯。

他说:

「既然你是如此没有情调的蠢笨东西,那我便不必向你展示我的慷慨和仁慈。

「没有浪漫的神明,不配称为神明。

「我,万神之父宙斯,将以雷霆剥夺你的全部神力。

「判你永生囚禁于高山之巅,日日承受飞鹰啄食之苦。」

宙斯举起权杖,满天神明便重新站成璀璨星河。

只不过不再圆满,那是巨灵神以蛮力轰出的口子。

「这凋敝的天门后,居然只剩你一个神明。

「还是一个徒有勇武而无智慧的所谓神明。

「如此无能,如此置信徒于不顾。

「我,宙斯将代替你,代替你们的腐朽神族,重新赐凡人以信仰。

「我允许你说出最后的遗言。」

巨灵神瞪起他那铜锣大小的眼睛。

扯着嗓子大声喊道:「三只眼!三只眼!你快滚出来!这厮脑子坏了!以为仙界就我一人了!

「快来救命啊!」

宙斯愕然。

半空中有个懒散嗓音。

「你不是说要学弼马温吗?我给你这个机会啊。」

巨灵神冲着宙斯挤眉弄眼,洋洋得意。

「我要智慧做什么?浪漫是啥玩意儿?爷爷给你教个好,那些玩意儿,有了没用。」

他被捆着,所以行动很不方便地,扭曲地,挤了挤胳膊。

「看见没,这腱子肉,你家爷爷要是看上了哪家姑娘,根本不用那些下作手段,这身腱子肉就够了。」

「肯定够了。」

清风在巨灵神面前汇聚成人形。

眉心开有竖眼的俊美男子,没好气地拍了拍巨灵神的脑袋,发出了震天响的轰鸣。

神明举起武器,神王的权杖还没有放下,满天雷霆,星河璀璨。

这是诸神的愤怒。

他站在中央,巨灵神身旁。

神色自若却如同春日阳光。

「显圣真君杨戬,见过西方神王。」

5

杨戬的刀很快,三尖两刃刀,是能和猴子那根哭丧棒正面硬撼的勇武。

杨戬的术法很多,七十二变随心所欲,眉心竖眼还开出了天赋的第七十三变。

巨灵神天生骨骼庞大,有古神刑天之相,是玉帝钦点的先锋官。

他崇尚勇武。

所以他打心底里钦佩猴子当年的以一敌万。

所以他打心底里钦佩杨戬现在的以一敌万。

这些怪物啊,仿佛和其他人不是沐浴着同一片阳光,不是头顶着同一片天空。

不是亲眼看见,谁会相信有人是天生的沙场万人敌呢?

风可以是杨戬,鸟可以是杨戬,头上的花环可以是杨戬。

他从各个不可思议的地方走出来,浑身刀意炸开,便必然有一位神明要陨落。

他的变化太多,世间万物都是他。

他的刀太快,世间万物都拦不住他。

数万神明在杨戬面前便如同蒲公英。

一颗又一颗璀璨星辰变成了天际的流星,燃烧殆尽之后死亡。

6

巨灵神一屁股坐在地上,没注意还压着顺风耳的脚了,给人疼得龇牙咧嘴。

巨灵神只是瞪大着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无数神明。

和压着他们打的杨戬。

这便是震撼。

宙斯狂怒而起,纵身飞入天穹,权杖高举。

无数西方神明后退,再退,三退。

他们退入天空,在那里重新站出了星河璀璨,神王的权杖上有电浆翻滚。

巨灵神看得出来,这一道星河,是集过万神明之力摆出的战阵。

借诸天星辰大势而攻守。

雄浑神力流淌其中如大河滚滚。

浩荡雷霆蓄而不发。

那是浩劫之力。

杨戬也不曾追击,只是后退站定。

他没有披甲,身上白袍甚至还是广袖。

右手袖口有些破损,胸口衣襟上还吐了些血。

他伸了个懒腰,大声笑道:「畅快啊!」

一条细长黑犬一路撒着欢凑到了他的脚边。

杨戬弯腰摸了摸黑狗的脑袋,轻轻倒提起长刀,走出了南天门。

他仰头,满天神明居高临下。

一人一狗。

一骑当千。

7

宙斯低声怒吼,听得出来,他已经极其克制了,但仍是满腔怒意:「你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杨戬耸耸肩膀:「是你们来攻打南天门,不是我去找你们。」

宙斯说:「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你很强,但是你不可能强过过万神明。

「当我以万神之父的名义联结全部神力,你也不过是一只强一些的羊羔罢了。」

宙斯将漫天雷霆汇聚于手中权杖:「现在,你再也不能弑杀任何一位神明。」

杨戬叹了口气:「是啊,我打不过你们。

「本来我以为当初我打架打赢了弼马温,他能闹天宫,我也能做到八九不离十。

「可惜了,我没有那一身铜皮铁骨。

「单打独斗,我略强于他。冲锋陷阵,我远不如他。」

杨戬捂着嘴又咳了两声,胸前血渍更浓。

宙斯微笑:「你本可以选择臣服。

「我尊重你的强大。

「但你对高贵的奥林匹斯神族,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是你,开启了神战!

「死亡,或是我赐予你死亡。

「这就是你最后的归宿。」

杨戬神色古怪:「你果然是脑子不好。

「我打不过你们,那也只是我。还有其他人呢。」

话音刚落。

一层层一重重的浓郁云霞,将整个南天门狠狠裹住。

无风而云动。

未见有人,便有调笑意味十足的声音响起。

「真君居然和巨灵神那憨货一样,也起了攀比之心。」

「稀罕,稀罕!」

「要不真君也来闹一次天宫?我保证我不出手,让你一路打上凌霄殿!」

「我也保证。」

「我也可以哈哈哈哈。」

畅快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杨戬面色无奈,说道:「好了,这是西方神王宙斯,先别闹。」

一刹那。

云霞四散。

有人渐次站出,朗声说道。

「天庭急先锋,哪吒,见过西方神王。」

「四大天王,魔礼兄弟,见过西方神王。」

「托塔天王李靖,见过西方神王。」

一声声,一句句,最后声音汇聚,宏大如地龙翻滚。

杨戬最后轻轻抱拳,仿佛老友见面般,对着宙斯拱手一礼。

不知何时他已披甲在身。

「显圣真君杨戬,率天兵二十万,见过西方神王。」

宙斯身后神明璀璨如星河。

那二十万天兵,就是整个星空。

杨戬眯着眼睛,轻声说道:「你刚刚说,我开启了神战?」

他举起三尖两刃刀,放声大笑。

「那这就是神战!」

8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黑发碧眼的年轻人转头,笑着说道,「虽然我很不喜欢你们东方的气味,但是我很喜欢这个句子。」

屋子里还有一个老人,两鬓雪白,清癯如鹤,只是坐着喝茶,并不出声。

年轻人也不以为意,他自顾自走到落地窗边。

楼高何止百尺。

他一边哼着轻快的小调,一边抬头望向天空。

漆黑如地狱般的瞳子里,倒映出无数流星。

那是陨落在天穹深处的神明。

「我有点想念那个天国了。」年轻男子喃喃说道。

他的影子开始扭曲,开始拉长。他的影子变得无比幽深,好像里面就有一个完整的地狱。

屋子里的老人轻轻放下茶杯,然后咳了一声。

他站直了身体。

他的声音很哑,好像此前说了太多话,以至于嘶哑。

老人说:「我劝你最好冷静一点,撒旦。」

撒旦碧绿色的眼睛里有火光点燃。

撒旦脚底下的影子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椭圆形阴影,他的身周开始有鬼啸声,有一点两点三点无数点鬼火渐次点燃。

阴影将他裹住,地狱在他脚边。

喝茶的那个老人,他穿着有些复古的黑色长衫,没有什么动作,更没有什么气势,硬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他身形很挺拔。

他轻轻摊开手,声音沙哑着说道:「我让你冷静一点。

「撒旦。

「听不懂吗?」

9

撒旦的地狱突然崩溃。

毫无征兆。

他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抬头问道:「为什么我在你们东方的凡间,完全调动不了神力?」

老人坐下继续斟茶倒水,浑不在意,说道:「你不是还能调动一部分的地狱吗?已经算是很强的神仙了。」

撒旦盯着老人的眼睛:「我想知道原因,孙先生。

「你知道的,对于我这种主神,神力,是不可能被隔绝的。」

老人无奈一笑:「事实就是你和你的神力,被隔开了。

「天条,你听说过吗?所有神仙都要遵守的规则,就叫天条。天条规定凡间不能使用法力,神仙不能干涉凡间事务。

「所以你就不能使用法力,不能干涉凡间事务。

「能召唤出地狱的异象吓唬吓唬人,已经算是很高明的手腕了。」

老人冲着他笑道:「事不过三,你逾矩了两次,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他笑得温暖,语气冰凉。

「你应该不想死吧?」

10

撒旦站在落地窗边上。

老人估计是喝完了茶,与他并肩站着。

撒旦说:「老头儿,能不能别这么严肃,我害怕。」

老人冲他笑笑,然后说:「别怕,我最近脾气很好,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脾气很好?

好你妈。

这次攻打东方仙界的人有两拨,宙斯带来的神明在天穹深处死一片,死成流星雨。

撒旦更凄惨些。

宙斯好歹摸着了人家的大门,撒旦刚刚踏入了东方的地界,就遇到了这个老头儿。

老人也是这般温和笑着,说:「我在地府超度亡魂千多年了,脾气好得很。

「就用佛陀的手段吧,温和些。」

佛陀的手段就是从天而降的巨大手掌吗?

佛陀的手段就是用大山活活镇死数万堕天使吗?

啊呸。

撒旦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一下。

撒旦回头,看到那个老人笑眯眯地说:「我听到你在心里骂我了,你最后一次机会用完了。

「再有一次逾矩,我杀了你。」

老人笑眯眯地补充道:「我能看到你的想法,我会他心通,这可是正儿八经的佛陀手段。比那一巴掌还正统的佛陀手段。」

撒旦愣住了。

鼻子有点酸,眼眶也有些。

他在心里,恶狠狠地、用力地骂道。

「赞美孙先生,真是天降善人,大爱无疆。」

老人挑起一根大拇指:「上道。」

11

杨戬站在云海上。

他没有披甲。月白长袍大袖鼓荡,浑身都是神仙风流。

他的眉心竖眼睁开,眼瞳轻轻流转,便将三界纳入眼底。

天地之间无大事,人鬼神仙不能藏私。

杨戬喃喃道:「我就知道,另一路西方神明该是被猴子通通打杀了。」

他看到了高楼里的撒旦,还看见了和他并肩而立的那个白发老人。

杨戬冷笑。

「这猴子变化成了一位老叟。

「瞧着还真有慈眉善目那么回事儿。」

白发老人冲着杨戬遥遥举起茶杯,然后低头抿了一口。

杨戬丢下一句「我不在的时候,南天门李靖做主」便化作云雾。

南天门没什么动静。

撒旦吓得不轻。

他回头惊愕道:「孙先生,你认识那位恐怖的神明?」

老人报以冷笑:「不认识,不知道,没见过。」

撒旦大怒:「我刚刚明明看到你朝他举杯示意了!」

老人面无表情:「你看错了。」

撒旦正要说话。

有人推门进来了。

浑身白袍翩然如飞。

撒旦闭上了嘴。

说什么都没用了。

人生啊!

12

宙斯被俘身亡,撒旦以无数珍宝赎回己身。

举世动荡。

杨戬一战而惊三界,天上地下第一战神的名号一时无两。

还有一位不知名孙姓神明,撒旦对其评价「深不可测」。

西方诸神第一时间提出了抗议。

他们大肆集结军队,甚至放下了成见,开始联合。

不同的神王坐到了一张桌子上,不同的神明编成了一支军队。

他们要求东方天庭割让一部分凡间的治理权。

否则便视为对所有神明的宣战。

战书递到了凌霄殿。

而第一战神杨戬和「深不可测的孙先生」,却仿佛没事人一般坐到了云海上。

他们在一起观赏人间。

浑身赤金色的猴子,披上那么件大红袈裟,还真有些佛门气象。

猴子问道:「想去凡间走一走吗?」

杨戬说:「去凡间做什么?」

猴子轻声说:「原本我想让撒旦陪我逛逛的,结果你把他给放了,那就只能你陪我下凡去。」

杨戬摊摊手:「天条规定,神仙不能下凡。」

猴子翻了个白眼:「我定的天条,下不下凡,不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这么多年了,我很想念凡间。」

说完,猴子也不管杨戬的反应,袈裟鼓荡,一个跟斗翻到头,便稳稳地落在大地之上。

长衫漆黑,两鬓霜白。

清癯老人抬眼看了看四周,叹了口气。

「三千年没来过凡间了。

「三千年啊。

「上次来得匆忙,撒旦实在是不顶用。这回要多留会儿。」他喃喃自语。

杨戬身周金光消散,仍是站在他身边。不曾说话,嘴唇微抿。

大袖雪白,长发飘摇。眉心一道枣红刻痕。

他也长叹了口气。

这是诸神混战的时代,这是天地倒倾的时代。

西方已经开始了真正的宗教立国,神明之下皆蝼蚁,神国之中尽是信徒。

但古老的东方,这还是凡间第一次出现谪仙人。

因为天条规定天人永隔。

凡人管凡人,神仙管神仙。

猴子说就该这样,不服就打。

天庭当初不服。

结果家喻户晓。

13

猴子走在人间,他幻化出的老人相貌并不出众,本意是带着杨戬看看人间,有点微服私访的意思。

但是杨戬这厮,皮囊有些出色。

面容俊美,长发飘飘,眉心一道枣红刻痕更是一等一的气度风流。

被凡人盯得狠了,看得烦了,猴子干脆带着杨戬就纵身入了山林。说来也怪,两人明明是肩并肩走着,但却一言不发,没人开口说话,却也不尴尬。

两人越走越快,最后干脆变成了两道紧贴着山脉地形的流窜金光。

一前一后,站到了山顶上。

金光消散,猴子一身黑衫被风吹得猎猎作响,杨戬的雪白大袖飘摇更是激烈。

猴子轻声说:「你看得见我们凡间的信仰吗?为什么那些西方的神明都如此看重这个呢?」

杨戬点头道:「看得见。以前我们称之为香火。凡人香火供奉加持仙佛金身,修行事半功倍。西方所谓信仰大抵也是如此。」

猴子说道:「不信仰神灵,不供奉三清,凡间信仰之力却如此鼎盛,你说是为什么?」

杨戬摇头不语。

有赤金光芒从猴子眼底流淌出来。

宙斯为何发动神战?

猴子看得分明。

这片大地之上,如丝如缕缠绕着的浓郁信仰之力,稠黏如实质。这对神明来说就是蜜糖,是要命的诱惑。

猴子喃喃说道:「你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呢,我的真君大人。

「与天斗其乐无穷这句凡间俚语你总听过吧。

「我们庇佑的这个凡间,他们分明人人都信仰自己啊。」

心中有神,神即自身。

所以信仰尤其真,尤其定,尤其可贵。

14

「你看看啊!这片土地的人,他们分明都是信仰自己的!」

撒旦看着面前的一众神王,用力呐喊。

「这是什么!这是对神明的大不敬!

「没有凡人信仰自己本土的神明,没有信仰之力的神族,即便能凑出二十万所谓『天兵』,那不过是太过久远古老的历史所带来的底蕴。

「他们,绝对敌不过我们所有神族的联手。

「让我们发动神战!我们要让东方的土地上,所有人都找到真正的信仰!」

底下神明的呼吸声,分明粗重了些。

信仰啊,要命的信仰,真是该死的诱惑。

撒旦心里很明白那个黑衣孙先生的战力。

所以他给出了「深不可测」这四个字的评价。

同时他告诉了耶和华,那孙先生比伟大的耶和华还是要逊色一些,和那所谓的战神杨戬联手应该能勉强拖住伟大的上帝。

他们能俘虏高贵的撒旦,只不过是一些阴谋诡计的使用,让撒旦大意了。

撒旦告诉整个世界,只要神族联手,即便东方有二十万神明作为底蕴,依旧不够看。

神明心动了,没法不心动。

谁都知道信仰之力的珍贵,东方人的信仰,很甜美。

撒旦大声笑道:「让我们一起出发,去征服东方,我们要成为这个世界的王!」

周围神明,轰然应是。

撒旦笑得畅快。

毕竟这里没有人会他心通。

他在心里,恶狠狠地、用力地骂道。

「赞美孙先生,真是天降善人,大爱无疆。」

15

猴子和杨戬于凡间流连三月。

两人不曾动用过一次法力。

勉强算是蒙混过关,没有触犯那个天条。

人间昌盛。

原本诸神四起,人类势弱,东方不曾有神灵降世,终归在气势上是弱了一筹的。

但毕竟,那个天上地下第一战神是东方的真君。

宙斯、撒旦全军覆没的事情,也还没那么快被遗忘。

东方的凡人,气势很足,声音响亮,即便对上神国也是如此。

他们似乎对神灵并不如何敬畏,甚至还有些厌憎。

猴子和杨戬在山顶上告的别。

杨戬说:「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回天庭了。」

猴子点点头:「三个月了,撒旦再怎么磨蹭,应该都能找到一支神灵大军吧。」

天空隐隐有金光,金光浮动之间人影绰绰,似乎云幕之后隐藏天兵无数。

猴子问道:「点够天兵了?」

「够了。」

「亲自去?」

「嗯。」

回到天庭的杨戬,先去和巨灵神吃了顿火锅。

主要是想给西方神明一个机会。

打仗也要有风度。

吃着火锅唱着歌,南天门炸了。

这就是杨戬给的机会。

征战西方,得师出有名,这就是打仗的风度。

你西方合力破我天门,我去杀你西方诸神。

过分吗?不过分。

可能是有经验了吧,这回巨灵神没有冲出去。

更主要的是因为。

百万天兵太多。

少他一个不少。

16

耶和华被俘的时候,仍旧是满脸不甘。

他将所有失败的原因归在了撒旦的叛变上。

他狠狠地一口啐在地上。

撒旦笑嘻嘻地,微笑着将耶和华的权柄握在手中。

他轻振衣袖,便有金光从头顶流淌至脚心。

撒旦摇身一变,就成了天国之主。

他笑着拍了拍耶和华的脸。

杨戬浑身披甲,站在云端。他其实有些无聊,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神战途中,他打了个呵欠。

正正经经地,打了个呵欠。

这次神战很无趣,没什么意思,比千多年前的猴子闹天宫无趣,更不要提更久以前的封神之战了。

实在是如同过家家一般的无聊。

他走下云端,提起三尖两刃刀,轻声说道:「好了撒旦,带我们去西方吧,一个一个将神灵的老巢扫灭。

「南天门破碎两次,不能没个说法。」

撒旦,不,是新晋的天国之主,他微笑着向杨戬欠身,然后说道:「好的,杨先生。」

他好心地提醒道:「杨先生,远征西方,数十万天兵就足够了,若是东方天庭没有神灵看守,被偷袭就不好了。」

他是真正被折服了,或者说被猴子打服了,居然说话处处都维护着天庭的利益。

杨戬笑道:「不必了,你真以为这偌大东方无人看管吗?」

他举起长刀,轻喝道:「六丁六甲,十方神灵,河伯土地,都出来见见我们的新晋天国之主。」

一刹那间。

天上地下,无处不是神灵。

何止千万。

杨戬轻声笑道:「凡人管凡人,神仙管神仙。我天庭不想干涉人间事务,不代表凡间不受我们庇佑。」

撒旦开始在心口刻画十字,明显是吓得不轻。

杨戬看向遥远的西方:「我们不想干涉凡间,但是西方都建立了神国。

「我东方凡人的国度被一帮神灵欺负,我们总不能坐视不管吧?

「我问猴子怎么办。

「猴子说,只要把神灵都杀干净,或者杀个七七八八,就可以了。

「宙斯说得很对。

「你们本可以选择臣服。

「但现在,这是神战!」

备案号:YX11oRzOVzq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