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最好的复仇是怎样的?

前几天,我手机没带,用男友手机登微信,无意中看到他妹妹发的朋友圈。

配文:今日新入的宝贝……

她身上那件衣服,是我衣柜里的 Fendi 针织裙。

看来她很乖呢,正一步步往我圈套里走。

1

化学系的女生都调侃,打着灯笼外加高频成像都找不到我男友这样的完美伴侣,确实,我对覃浩一见钟情,在一起三个月,他对我呵护备至,温柔至极,有一点点矛盾,他都会率先道歉,哄着我,捧着我。

直到那天,我在他手机上发现了一个备注叫『baby plus』的昵称。

他对我的备注是『baby』。

虽然很土,但这个所谓的『baby plus』一定是比我更重要的人。

我觉得覃浩可能脚踏两只船。

但又怕盲目询问误解了他,便悄悄观察。

第二天,覃浩请我吃饭,刚夹了一筷子开水白菜,覃浩便说:「婷婷,我有件事要你帮忙,这不放暑假吗,我妹妹想来北京这边玩,我觉得住外面不方便,你房子很大,还空着,能不能让她先住一段时间,我付房租给你。」

他语气温柔,看着我时又带着歉意,我有些怔愣,虽然我们才恋爱三个月,这个要求略显突兀,但与我而言好像也不是什么特别的麻烦,于是我就答应了他。

然后,覃浩当着我的面拨通了那个备注为『baby plus』的号,「妹妹,婷婷答应你借住了。」

我没想到,这个举措却成为揭开我五年噩梦的开始。

2

一周后,学校陆续放假,覃浩让我开车带他去高铁站接妹妹,我在车里等,他去接。

不一会,覃浩推着一个银色行李箱出来,脸上布满淡笑,那是我未见过的快乐,怎么说呢,覃浩和我在一起也笑,但那笑容里总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现在这种笑,十分温馨。

他旁边跟着一个戴口罩的女孩,女孩扎着双马尾,穿着洛丽塔裙子,怀里还抱着一个邦尼兔。

两人走到车边,我降低车窗,打开后备箱。

覃浩替洛丽塔放行李。

上车后,我和洛丽塔打招呼,她眉眼弯弯,笑的很甜:「姐姐……这是我带的特产,给你喝。」

她递给我一瓶白花蛇草水,我还没反应过来,她从包里又掏出一个粉粉嫩嫩的瓶子,某大牌的限量气泡水,递给覃浩。

她双标的举动让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覃浩这妹妹,不简单。

一路上,覃浩一直在说我把房子给洛丽塔住的事,洛丽塔一直『嗯』『嗯』,或者感谢覃浩,总之,没有提及我半分半毫。

我心里有些不满,碍于覃浩在场,也没说的特别明确,只是提醒:「妹妹,我家里的装修风格是新古典主义风,借给你住,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奥。」

洛丽塔重重『嗯』了一声:「都可以的,装修不好看也没关系,能住就行,谢谢哥哥帮我向姐姐借房子!」她扭头一把搂住覃浩,整个人靠在他怀里:「哥哥最好了。」

我心底的不满升级,房子明明是我的,这女孩怎么一点眼力见都没有?不知道感恩?

3

到家,洛丽塔下车,解开口罩,一张娇若粉晶的脸蛋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我的心一怔,那种无法呼吸的感觉罩得我整个人瑟瑟发抖,但我生生忍住了,我看着洛丽塔,指甲几乎陷进肉里:「我带你上去。」

洛丽塔进去后先是对我家感叹一番,然后对覃浩说:「哥哥,你以后也给我买这样的大房子,好吗?」

覃浩宠溺的点点头。

那一刻,我心底的窒息感无限扩大。

安顿好洛丽塔,吃完饭,我送覃浩回去。

覃浩突然停下脚步:「婷婷,其实你来接我妹,她都到车边了,你应该下车和她打个招呼,而不是坐车里吹空调。」

他的语气依旧温柔,和平时一样,可我的心却不再平静。

我脸色比夜还冷,第一次对覃浩发了脾气:「我接你妹是情分,不接是本分,我借她房子住她有说过一句谢谢?我当时开车已经很累了,而且招呼了她,你还要我怎么样?」

我太生气了,覃浩连忙摩挲我的肩膀安慰我:「对不起,婷婷。」

我在气头上,便追着问:「对不起什么?你哪里错了?」

覃浩愣了一下,一时语塞。

我便再次追问,「对不起什么?」

他小声喃喃,「对不起,婷婷。」仍旧不说自己哪里错了。

我像是突然顿悟,以往我生气,覃浩都是立马道歉,但我从未追问过他哪里做错了,现在想想,他可能纯粹是用『对不起』三个字熄灭我的怒火,他根本不觉得自己有错。

想到这,我愈发生气,我决定之后观察一下覃浩的表现,看是不是这样。

我带着不悦的心情回到家,看见洛丽塔翘着脚坐在沙发上,零食洒了一地,沙发上也洒了。

看到我,洛丽塔依旧笑的很甜:「姐姐,你回来了啊。」

我冷眼看着一地薯片碎,和桌子上那瓶品客,木然道:「扫干净。」

4

洛丽塔有些无辜:「姐姐,你家有扫地机器人哎,没想到姐姐在哥哥面前和我面前是两种人啊。」

我笑道:「是呀,我也没想到你表面穿的干净,实际这么邋遢,表面和实际是两种人啊。」

说完,我就回房了。

十二点,覃浩给我发微信:婷婷,覃颜没带睡衣,我觉得你两身材差不多,可不可以给她一套先穿着?

我在『我觉得你两身材差不多』这句话上徘徊了足足十分钟才回复:好。

与此同时,一个计划在心底生成。

我拿出自己最好的一款睡衣,La Perla 刺绣蝴蝶给覃颜,带上门的那一刻,我看到她趴在床上搜索睡衣价格。

回到房间,我回复覃浩:给她了,你这个做哥哥的还真关心妹妹,身材都能比较出个一二。

附带一个无语表情。

覃浩回我:对不起。

我直接打过去,问覃浩,为什么说对不起?

结果,覃浩避开话题。

他和我猜测的一模一样,习惯性抱歉,并非真觉得对不起,他在伪装,他的完美形象在我心底开始崩塌。

夜深人静,我盯着黑暗的房间,多年来又一次失眠,脑子里都是覃颜那张脸。

她是我整个初中到高一的噩梦。

5

我的鼻子是整的,因为它曾经断过,始作俑者是覃颜。

我原本叫沈婷,我妈一婚嫁给了一个喜欢酗酒,一无所有的男人,因此,我那时很自卑。

在宿舍,更是成了被欺负的对象。

覃颜和我一个宿舍,她长了一张清纯脸,看起来无害。

当时,我们睡上下铺,覃颜最喜欢叫我抓着护梯被她踩背爬上爬下,如果我不同意就会遭到殴打。

我时常躲在厕所哭,怕被她们听见,甚至捂着嘴。

我也哀求过,我跪在地上,抱着覃颜的腿,求她不要再欺负我,她笑的很开心,她说,求有什么用呢?有些人,天生就是被人欺负的。

她边笑边用指甲戳我的脸,然后拿镜子给我看我布满指甲印的脸,叫我丑八怪。

我崩溃的大吼,一个劲拿头去撞床架子,她却说,哭累了就要吃东西,又当着我的面把她吃剩的酸辣汤倒进我买来的半个西瓜里,逼我不许用筷子,只能舔。

我舔的时候,她就在旁边用香蕉皮摩擦我的头发。

可悲吧。

在无人救赎的青春里,我被欺负的想死,走在路上也时常恍惚,像个机器,不知疲倦。

直到覃颜在我跑步时把指甲放进我的鞋垫里,导致我脚流血,我才彻底爆发。

我跑到办公室告诉老师,泣不成声,覃颜却说自己剪指甲不小心蹦进我的运动鞋里。

老师相信了她,让我和覃颜互相道歉,大事化了。

我最后的光灭了。

我开始不说话,像一个哑巴。

直到初中毕业。

我本以为我和覃颜不会在同一个高中,可命运给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我和她不但在同一个高中,还在同一个班,同一个宿舍。

她继续着初中的恶劣行径,在高一下学期,甚至做了一件几乎毁掉我人生的事。

6

我永远也忘不掉那一天。

那段时间,我爸妈离婚,我妈的初恋知道后重新追求我妈,更是对我频频示好。

覃颜却在外造谣我被老男人——也就是我妈的初恋包养,还说我和我的亲妈抢男人。

她描述的绘声绘色,以至于老师都找我了,恰逢我妈摇摆不定,拒绝了她的初恋,我更是百口莫辩。

我彻底崩溃了,找到覃颜,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第二天,她在校门外拦住我,带着一群小混混,一边扒我衣服,一边扇我耳光,我都不记得扇了多少,只觉得脸肿的眼睛都看不见,天都变黑了。

后来,我休克被送到医院,鼻梁骨折,鼻翼戳穿,耳膜穿孔,惨吧!

我站在医院的天台下准备往下跳的时候,我妈说,我要是死了,她也跟着死。

我对着车水马龙的大街咆哮,问老天:为什么?

可,后来的事还是不尽如人意,未成年的保护伞加上别的同学的大人物家长周旋,覃颜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只是帮我付了医药费。

而我,得了抑郁。

半年后,我妈果断带着我跟着她的初恋离开了那座城市。

再之后,他们给我整容修复,带我治抑郁,我跳级,改名随继父姓陈叫陈婷,一切蒸蒸日上。

我本以为我会忘记那样黑暗的过去。

可覃颜的再次出现就像涌入的一阵风,把我带回过去。

我庆幸,她没认出我。

更庆幸,我继父教会我自信和沉稳,让我有勇气应对如今的覃颜。

她和以前一样,没变,骨子里的自私和爱慕虚荣呼之欲出。

不过,我不明白,她是独生女,为什么会有覃浩这个哥哥?

7

第二天一早,因为心里非常抵触覃颜,我选择去好友家借住,当然,这也是我计划的一部分。

我信口胡诌了一个理由给覃浩。

我说,我朋友生病了,需要人陪,我暂时过去住几天,过一段时间就回来,同时,我加了覃颜微信,让她有事告诉我。

覃颜一开始不愿意:「为什么要加微信呢,姐姐,我只是住在这,过几个月就走了啊,你有事联系我哥哥就行了。」

我笑着说:「这么大一个家,总需要人管吧,就比如,我家衣帽间经常有人来借衣服,哪天谁还了衣服我肯定都不知道呢,我是一个大大喇喇的人,所以啊,需要你帮我看家啊……」

覃颜不相信:「你衣帽间都是大牌吗?谁会一直借?我看你是真小气,不就是昨晚穿了你的睡衣吗?又没坏,找什么借口?」

我没解释。

因为,没关系,这在我预料之中。

回到房间,我发信息给一个经常借衣服的模特好友,把我的计划告诉了她,她义愤填膺的选择帮我。

收拾好东西出来的时候,手机恰到好处响了,是模特好友。

我佯装不知道:「还衣服,什么衣服?奥,奥,我忘记你什么时候借的啦……这件不用还我,其实,我有一模一样的,没关系的,如果你不喜欢,倒是可以还回来……」

挂断电话,覃颜看着我,双瞳锃亮:「你买了很多一模一样的衣服?」

8

鱼儿要上钩了吗?

我点点头,「是啊,我有很多一模一样的衣服。对了,昨天我和你哥吵架了,所以才对你态度不好,扫地机器人确实可以清理的很干净,但那个沙发很贵,需要请人清洗,我这次搬出去住是因为朋友确实有事,不过你有事随时找我,我会抽时间照应你的。」

覃颜这才乖巧道:「姐姐你走吧,我会好好帮你看家的。」

我嗯了一声:「我如果要回来,会提前给你打电话……另外,不要随意碰家里的东西奥……里面有监控。」

覃颜四处扭头看了看:「骗人吧,我怎么一个监控都没看到。」

我没说话,笑了笑。

离开后,我又打电话给覃浩:「覃浩,我不能时时刻刻看着覃颜,你有空就多去看看她,我之后会请你们吃饭的。」

覃浩没有多言。

到了闺蜜家,闺蜜打了一个电话给她爸爸,她爸爸是我住的小区的弱电承包商,摄像头都是他们安装,所以可以轻而易举拿到进出人员的监控。

监控里,我看到我走的第二天,覃浩就过去了,一整天都没出来,第二天也是,第三天也是。

我冷笑着,不信他只是纯粹陪妹妹!

第四天,我联系了我那个模特好友去我家还衣服,顺便帮我做一件事。

她立刻答应了。

做完这一切,我发微信告诉覃颜,我朋友要去还衣服,叫她帮我开一下门。

趁此,我还去看了她的朋友圈。

她朋友圈显示半年可见,大部分是自拍和美食,更新的频率是一天一条,或者一天两条,而现在,四天没有更新。

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她没发,第二种,屏蔽了我。

9

直觉有什么端倪,我决定通过覃浩来判断。

我约了覃浩吃饭,短短几天,他居然有些心不在焉,少了以前的温柔,多了丝不耐烦,我知道,肯定有覃颜的原因。

可我实在太恨覃颜了,也顾不得许多。

我对他放烟雾弹:「这段时间太忙了,没顾及你,也没问你的近况,你最近还在那家电脑公司兼职吗?」

覃浩轻轻点头:「是,最近早出晚归,很忙。」

我笑了:「那你妹妹怎么办?」

覃浩轻描淡写:「随她吧,她过个暑假就回去。」

聊了一会,我关掉手机,让覃浩把手机借我:「我手机没电,你有赵楠微信吧,借我给她打个语音,我有些事忘记交代她了……」赵楠就是我那个模特好友。

覃浩神色有些异样,但还是给了我手机,只不过直接调整到和陈楠的聊天页面。

我走的离远了些,但也在覃浩视线内,插入耳机,微侧着身子站着。

微信可以一边语音一边发消息。

这样,通过耳机,覃浩会一直以为我和赵楠在语音,而他,又看不清我的手在做什么。

我迅速打开覃颜朋友圈,果然,她屏蔽了我。

前几天她都是正常自拍,第四天,也就是赵楠还衣服的那天,覃颜用『诱惑女友』的拍照姿势秀大长腿,配文:今日新入的宝贝……

照片里,她穿着的依次是我的 Fendi 短袖针织裙,B 家虎头 Polo,D 家紫藤花真丝裙。

呵!果然上钩了。

我迅速退出,却在对话框瞥到一条信息:哥,你什么时候甩了那个叫陈婷的,我听到名字带婷的女人就烦,你还记不记得高一,你父母帮我搞定沈婷那事?那个沈婷差点害我退学,你甩了她好不好嘛?

覃浩的回答是:好,等你住完回青岛我就提分手。

覃颜发了一个微笑表情:哥哥最疼我啦,上次我说来玩,你说一定会为我找一个好住处,哼,没想到你的办法是找一个富婆谈恋爱,坏哥哥,不许对陈婷好。

10

我的心冷的像冰,脖颈后面都是汗,我把消息合并转发到我微信,然后删除转发记录,中断通话,走回去,把手机还给覃浩。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和覃浩告别的。

我整个人都浑浑噩噩。

他的父母竟是当年帮覃颜逃脱罪罚的人,他和我谈恋爱竟是因为给覃颜寻一个住处?可笑啊,多可笑啊,我还以为他喜欢我,是发自内心的。

原来,一起都是预谋,都是为了覃颜。

太恶心了。

冷风灌进我口中,我哭的岔气,最后一个趔趄,跌倒在地。

黑暗中,我抱着自己,眼泪不停滴在地上,牙齿颤的合不上,我彻底恨透了覃浩,想报复两人的情绪也更浓烈。

这时,我继父打电话给我,我便哭着把发现的事告诉他。

当晚,他就帮我查了我不愿面对的过去。

原来,覃浩是我隔壁的隔壁班的。

他和覃颜虽然都姓覃,却不是一家人,因为覃这个姓很特殊,所以不少人以为两人是兄妹,两人也从不否认。

几天后,继父又告诉我,覃浩和覃颜一直在瞒着所有人恋爱,从高二开始,那些追求覃浩的女生都对覃颜很好,覃颜心安理得享受她们给的贿赂,其中,奢侈品留下,一般的全扔。

覃颜在青岛上学后,两人开始异地,不过没分手,年前,覃颜还在 INS 上传了两人亲吻的照片。

听完,我狠狠咬着唇,不让自己出声。

我决心要连覃浩一起报复,继父想帮我,但我更想亲手为自己复仇。

11

我塑造了一个假象,一个我很忙,无暇他顾,我朋友极度需要我的假象。

同时,我又联系了几个朋友把我以前借出去的衣服还回来。

当然,这里面也有限量款,有的动辄近十万。

中间,我打过一次语音给覃颜,我说:「覃颜,你看一下,我柜子里是不是有两件紫色的一模一样的薄针织,我朋友问我借三件,我只有两件,你帮我送到保安亭,我朋友等会来拿。」

覃颜欲言又止:「好!」

挂断电话,我有些好笑,那件外套我有三件,覃颜不反驳我,目的显而易见,我为什么如此笃定呢,因为高中时,她在覃浩的追求者的家里做过一模一样的事,我现在照搬过来,把她往笼子里赶。

几天后,我在监控里看到覃颜穿着我那件紫色薄针织出门,我一路跟踪,在商场里假装偶遇,说朋友请吃火锅,让他们一起。

当然,我表现的对覃颜身上那件紫色薄针织毫不在意。

覃颜一开始还很紧张,后来就放开了。

我要让她知道,我是真的衣服多的自己都忘了。

我闺蜜被叫来扮演请吃饭的人,整个饭局,她十分热情,不停给覃颜夹菜,夸她品味好,夹菜时还把汤『不小心』洒了一些到覃颜身上。

饭后,我们『分道扬镳』。

我在思考,这件紫色薄针织不可水洗,干洗必坏,总之,一句话,就是奢侈品公司卖的一次性产品,售价不便宜,质量差。

现在它被洒上菜汤了,覃颜会怎么做呢?

12

她有三条路,第一,买一个真的替换,第二,干洗,干洗后发现它坏了,第三,买一件一模一样的 A 货代替。

抑或者,最恶劣的,她真的认为我根本不记得我有三件,把它扔了。

接下来,我又让不同朋友归还了几件一模一样的衣服。

并且在数量上大多都对覃颜报了相差一件的数,真假参合。

监控里,她明目张胆穿我衣服的次数开始增多,更胜者,她在 INS 也 po 了衣服的照片,覃浩小号也点赞了,我还去找了一批水军阶梯式递增赞她,增加她的虚荣心,把她捧得越来越高。

同时,我开始塑造一个又傻又白还深爱覃浩的人设。

我给覃颜和覃浩更多独处空间,有时还向覃颜诉苦感觉覃浩不爱我,找她出主意。

最后,覃颜甚至沾沾自喜的和我炫耀起来。

一个月多月后,眼见暑假即将结束,我开始计划着收网,一箭双雕。

我先是邀请班里最开朗,最守不住秘密的几个人来家里玩,当然,这个家,就是我借给覃颜住的地方。

这个地方呢,主楼四层,旁边连接两层,是个宽敞的多媒体室,其中内镶影院,主楼二层是住人的,全景玻璃,因为吸音,两边听不见声音,但多媒体室可以看见主楼,反之不行。

3 月 8 号那天,在监控里看到覃浩过去,我立马邀请几人来看电影。

电影放到一半,覃浩搂着覃颜出来,两人一开始在那亲吻,后来尺度越来越大,同学里,有人问我,「那是覃浩吧,他不是你男朋友吗?那女的是谁?」

我不说话。

另一个人说:「这明显就是出轨了啊,还问什么,什么完美男神,垃圾……」

13

事情很快传播开来。

以两种方式。

第一种,校园论坛,我在上面发匿名帖,标题:某化学系男神脚踏两只船,在女友家里和别人乱搞。

当然,没指名道姓。

第二种,那几个守不住秘密的在好友群里谈论,一传十十传百。

覃浩很快也知道了。

不过,他没有跟我解释,而是要我澄清,澄清我不是他女朋友。

这一刻,我心底毫无波澜,只觉得可笑。

我想看,看真实的覃浩到底是什么模样,于是我没回他。

他立马火了:「陈婷,我跟你本来就是朋友关系,还没到恋爱那一步,是你自己贴着我……现在只是叫你澄清,你为什么不肯?还有,我看到同学群里有我和覃颜打马赛克的照片,那是不是你拍的?我可以告你,你知不知道?」

我冷笑:「不好意思,不是我拍的,我还真以为你不发火,一直对我好呢,原来发火后判若两人啊,谈恋爱真应该看看男人发火前后的对比。覃浩啊,你不是一直拿我当女友,以女友的身份来叫我接覃颜吗?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啊,怎么现在为了自保,过河拆桥啊?」

覃浩冷哼一声,直接跟我撕破脸,原本的伪装散的一干二净:「什么过河拆桥,你觉得我会看上你?顶多试试,现在不合适就分了……」

我简直气笑了。

这样的人渣,和覃颜真是绝配。

怪不得他高中会帮覃颜洗脱罪名。

我决定现在就实施我的计划,于是对他说:「可以,既然不是女朋友,房租付了。」

他说:「什么房租?」

我说:「借给覃颜住的房子啊,你不是一开始就说给房租?那是别墅,还定时有佣人上门打扫,这里是北京,你知道吧,我这个房子地段不差,少说一个月 7 万,我也不要多,覃颜住了一个月十七天,给我 10 万吧,我去帮你澄清。」

覃浩脸都绿了。

可他当下最需解决的是风言风语,于是答应了,还跟我签了合同,白纸黑字一个星期内付清。

比翻脸,谁怕谁呢?

给覃颜洒了一个网,覃浩自然也不能放过啊,该收尾咯!

14

很快,因为我的间接性澄清,那些风言风语少了不少。

但是呢,眼见开学,覃浩却没钱给我,他对我说再等等。

我问:「什么时候可以给呢?」

他让我再给他一段时间。

哎,他是借不到钱的,虽然风言风语少了,可那几个同学眼见为实啊。

大家不仅对他出轨这件事心知肚明,还以为我是被他强迫澄清的,怎么肯借钱给他?

他们都同情我,所以,覃浩只能找父母要。

我早料到这种情况,几天前就特意给他的父母打过电话。

我说,覃浩有各种奖金,打工的钱也挺多,但都给覃颜买东西花掉了,覃颜就是个吸血鬼,我不是真的逼他给房租,只是想让他认清现实。

为了增加可信度,我哭的梨花带雨,说自己还爱覃浩,又把打听来的覃颜品行不端的事说了几件,两老气愤极了,说覃浩接下来说什么他们都不会信,最后,我以我过段时间和覃浩和好就去看他们为由结束了这段通话。

当然,这只是暂时拖住两人,这件事,是纸包不住火的,覃浩很快也知道了。

他来质问我,眼里猩红,问我和他父母说了什么,就差打我了。

我按捺不动:「这里有监控,覃浩,你营造的化学系完美男神人设崩了哎,其实呢,你跟我谈恋爱,不是为我考虑,而是不屑,无所谓,所以我做什么你都没反应……你现在没钱交房租是不是?你可以找覃颜,你平时给她不少钱吧,她肯定会帮你的。」

覃浩被我气的呼吸急促,仿佛他什么都没做错,只是被我这个大恶人给害了。

我想起他和覃颜对我做过的那些事,审视着他:「……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真恶心。」

15

我回到住所,看见覃颜还在。

她依旧翘着脚,在那小口吃着薯片,整个人看起来又乖又软。

真不要脸。

看到我,她笑了:「姐姐,你比我想的聪明呢,你不是说你回来就给我打电话吗?为什么偷偷回来?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和覃浩在一起的?」

我看着她:「你怎么这么安稳呢?」

覃颜无所谓:「反正这里的人又不认识我,而且男朋友没了可以找下一个啊。」

我看她很久,道:「你知道你住在这要付 10 万房租吧,覃浩没钱给,我打算起诉覃浩,他和我签了合同,可能到时候你也会受牵连,必要时,我会连你一起起诉,起诉状我会寄到你们教务处奥……」

覃颜懵了:「什么合同?什么起诉。」

我笑而不语,等她表情再也维持不住,才开口:「覃颜,给我滚出我的房子,明天,我不想再看到你。」

覃颜越发得寸进尺:「你激动什么,嫉妒了,还是觉得自己蠢?我告诉你,陈婷,覃浩高二就和我在一起了,像你一样蠢的女人一直追着他的多得是,知道他为什么和你谈恋爱吗?因为想找一个好房子给我住啊,你充其量只是他的提款机而已,不,是我和他的提款机……」

我面无表情:「所以,你是说覃浩一直脚踏两只船?他在学校看起来挺完美的,还很绅士,原来本性这么恶劣啊。」

覃颜哼一声:「只能说你蠢。」

第二天,覃颜走了。

三天之后,覃浩给了我 10 万。

我当然知道这个钱从哪来的,这也是我计划的一部分。

真正的收网开始了。

16

一个星期后,学校开学,新生入学,所有年级的学生都在操场开会。

覃浩作为学生代表上台讲话,正讲到一半,两位警察走了过来,守在一边。

「我们是海淀派出所的,初步怀疑你和一起盗窃案有关,请和我们回去,协助我们调查。」

因为整个讲台都是扩音的,警察的话传遍整个学校,操场上立刻炸开了锅。

底下哗然一片,传来窃窃私语:

「居然偷东西,看不出来啊。」

「靠,什么男神,骨子里烂透了。」

「啧啧,恶心死了。」

「他偷的不会是陈婷家的东西吧。」

一字一句,像刀子割着覃浩,我倒是想知道营造高高在上完美人设的人,在被大众又一次议论之后心理的承受能力会崩溃到什么程度。

他的思绪很快乱了,整个人瑟瑟发抖,脸色铁青。

底下的争论仍旧不休。

也因此,他做了最严重的一件事,他在挣脱警察束缚的过程中袭警了。

他狼狈的在束缚下咆哮,头发乱了,眼泪婆娑,哪还有形象。

之后,海锭的警方联系了青岛那边的警察,覃颜也被押送了过来。

她同样神色憔悴,此时,覃浩正好被行政拘留三日释放。

派出所里,覃颜,覃浩,我,都坐在那,赶来的还有覃浩父母。

老两口见到我,气的破口大骂。

我看着他们的脸,无动于衷,直到他们骂累了,才缓缓道:「你们儿子那样的败类,谁摊上谁倒霉。他变成现在这幅模样,父母的教育应该很失败吧……」

老两口还想到动手,被警察警告了。

在派出所里,我把事情原封不动说了。

「我是前几天发现我衣柜里少了很多衣服,因为我买衣服喜欢买同样的,但每样有几件其实心里都有数,这次,我数下来发现一共少了十五件,一件紫色紫藤花真丝,一件黑色……一件……」

我说的越清楚,覃颜的脸越惨白。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你都记得?」

17

我点点头:「是啊,我自己的衣服肯定知道啊,毕竟都是花大钱买的,我可以提供付款证明,而且,我不放心陌生人,所以离开之前全都统计了一遍……」我转头看着警察:「这段时间,只有覃颜覃浩住在这,所以,我觉得他们把我的衣服偷走了。」

率先反驳的是覃浩:「你有什么证据?我一个男人偷你衣服干什么?」

我不回应。

覃颜也反驳:「警察叔叔,实话告诉你,这个姐姐之前和我哥哥谈恋爱,她说她的衣服我都可以穿,随便穿没关系,我怎么知道她现在反过来说我偷呢?她说送给我的。」

警察问我:「有这件事吗?」

我说:「没有,我的衣帽间有很多贵重物品,虽然没安装摄像头,但是我在覃浩朋友圈看到覃颜穿和我一模一样的衣服发自拍。」

覃颜急忙打开朋友圈自证清明,里面空空如也,那些自拍也不见了,她还把自己手机上的其他软件也给警察查看。

我早知道,她会删除的一干二净,所以打开了当初截图的她发的 ins 相册,里面都是她穿着我的衣服。

我一个个展示,末了,告诉覃颜:「其实,警方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恢复很多东西的奥,你删除了也能恢复。」

之后,我把那些丢失的东西价格一一加上,其中有几个是专门针对 VVIP 客户的定制款,根本不对外出售,总价值高达四十多万,算上其他普通奢饰品,总价超过五十万。

描述完,我问警方:「多次盗窃,金额高达五十万的判刑多久?」

警方说:「五十万属于数额特别巨大的,十年以上吧。」

覃颜,瘫了。

18

她对我嘶吼,再次狡辩:「我没有偷你的衣服,是你污蔑我……你说过那些衣服都要送给我的,为什么又不承认?你是蓄谋已久,因为嫉妒我和我哥关系好才这样的!」

我淡定自若的看着她,缓缓掏出当初的录音。

录音里很明确的说,让她别碰我的东西。

同时,我还提供了小区的视频,里面都是她穿着我衣服的画面,铁证如山。

即便如此覃颜仍旧不肯承认,她说我是后来说的,我说,我后来根本没和她碰过面,仅有的一次碰面还是吃火锅,覃浩可以作证,我没做出任何送她衣服的承诺。

覃颜便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到覃浩身上。

可惜的是都这个时候了,我不信覃浩在经历过那样的屈辱后还会包庇覃颜。

另外,我还送了覃浩一份大礼。

果不其然,覃浩也说,我没做出送覃颜衣服的承诺。

覃颜彻底崩溃了:「覃浩哥哥,你不爱我了吗?」她泪流满面,楚楚可怜,一副无辜模样,只是这一次,没有人再帮她。

她看着我,好可怜:「姐姐,你后来说给我穿的啊。」

我摇摇头:「我没有奥,我是傻了吗?把价值五十万的东西给你,你这话骗谁呢?正常人会相信你吗?其实,警察叔叔,我还想说一件是,覃颜她其实是个惯犯……」

19

在覃颜离开北京后,我让继父帮我联系上当初几个被覃颜耍的团团转的覃浩的追求者,她们当中,有的人到现在都不知道两人不是兄妹关系。

其中有几个小姐姐,大大喇喇,因为不记得自己的衣服有多少,被覃颜偷了还不知道,还是偶然去衣帽间查监控才发现的,但她因为怕丢面子,所以一直忍着呢。

那个时候,学校纪律严格,证据少,很多事情要么不了了之,要么私下和解。

但,这些现在都是佐证啊,我联系她们后,她们都愿意提供当初的录像作为证据。

覃颜,插翅难逃。

未成年时的可怜如今一文不值。

警察听完全部证词后,让覃颜去调银行流水,一笔笔核对。

其中,警方查到覃颜最近收到一笔 20 万元的转账,其中 10 万元,开学前那几天转给了覃浩,另外 10 万被她自己花了,现在仅仅就剩 8000。

这是很可疑的数据。

一个学生哪来的 20 万?

给覃浩转 10 万元又是为了做什么?

于是我便又把覃浩覃颜在一起欺诈我租房子的事也说了,告诉了他们玩收租金的事。

警察听完,对覃浩冷笑一声:「你这是诈骗罪啊!另外,这覃颜穿她的衣服你知道吧?」

覃浩开始冒冷汗:「我不知道。」

我说:「警察叔叔,覃浩和覃颜在微信聊过诈骗我房子的事,其他朋友告诉过我,但是我当时没信,我想他和覃颜的聊天记录应该也有,你们可以看一看,这些内容如果删了,警方技术部门是可以恢复的吧?」

我稍微隐去了我看覃浩手机的事。

警方点头。

覃浩『砰』的一下砸了手机,他彻底失去了理智。

20

为什么我如此笃定?因为覃颜觉得覃浩是自己的一条狗,什么都告诉他,他都不会离开自己,我当时偷看两人的聊天记录也佐证了这一点。

最后,覃浩还是被恢复了聊天记录,所有证据都被警方拷贝下来了。

那里面清晰的记录了两人谈论我蠢,我笨,衣服可以随便拿的事,还有谋划和我谈恋爱骗房子的全部过程。

最终,事实摆在眼前,覃浩因为诈骗,且收了覃颜 10 万,变成了从犯,罪名是协助偷窃。

一切处理完毕,我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人,笑了:「忘记告诉你们了,我改名以前叫沈婷哦。」

他们全都惊呆了,随后表情变得异常狰狞,但一切已经与我无关。

不久之后,两人入狱,覃浩判刑四年,覃颜因为情节严重,判刑十四年。

覃浩父母来找求情,我说:「上学那会儿我被打到住院,你们怎么不放过我呢?如果你们当初没帮覃颜,现在覃颜就不会和覃浩在一起,覃浩也不会入狱。」

这叫蝴蝶效应。

回到家,我把判决通告发到十三中校友群,也就是我曾就读的高中。

一直压在我心底那股痛也疏散了,看着群里都在讨论覃颜的种种不堪,我说:希望这个世界上多一些旁观者帮忙抵抗校园暴力,不要让被暴力者只能痛苦的自救。

21

我去监狱看覃颜。

她憔悴的很,失去了往日的光辉,怎么说呢,整张脸死气沉沉。

我仍旧面无表情:「其实呢,当初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想起了痛苦的往事,我真的好怕啊,怕你不上钩,怕你改了,怕你不再是自私自利、爱慕虚荣的覃颜,可你没变,我就在想,一定有很多人被你欺负过……

所以我故意让自己变的和那些人一样,纵容你。你应该偷惯了,不知道这是犯罪吧……你以为我会和那些人一样放过你?告诉你,不可能。」

覃颜抽噎着:「所以,你是一开始就准备报复我的,对不对?你一个圈套接着一个圈套,你让我忽视你,你让我和覃浩更亲密、肆无忌惮交谈……都是为了把我送进监狱,对不对?」

我笑了:「当初我打电话给那些追求覃浩的人,她们无一例外谈到一点,你偷东西,而且还全是奢侈品,那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不管,你会不会偷我的?

所以我撤走了家里所有的摄像头,然后让我的模特好友赵楠还衣服时特意告诉你这件事,还让她说我大大咧咧根本记不住哪些衣服是我的,具体又有多少件。她向你吐槽我的时候,你肯定很开心,以为我和赵楠关系一般吧?可是怎么办呢,这也是圈套啊!」

覃颜傻了,两个眼瞪着,死死看着我,都是恨。

我无动于衷,打开手机,打开群校友群聊天记录。

上面都是:覃颜好贱啊,我就说她装纯嘛,真的婊。

别提那个垃圾货了,十三中的耻辱。

当初她总喜欢欺负别人,以为谁都是她妈呢,呵,一辈子死在监狱里更好。

里面一句一句,都很恶毒。

覃颜的形象也毁了,她失声大叫,泪流满面。

我笑的很开心:「再告诉你一个秘密。」

22

我告诉她,我赶走她前一天,我微信开了语音聊天,语音的对象是覃浩,她那天说的话全被覃浩听见了,所以覃浩才选择不帮她,才选择和她闹掰,才会毫不顾忌找她要钱,不然以覃浩舔狗的身份怎么会舍得和她要钱?怎么会在警察局帮我?

她像个疯子似的乱砸一通,很快就被看守按住了。

看完她,我又去看覃浩。

他一言不发。

不过没关系,天之骄子落到如今这地步也的确没什么好说的,他苦心经营的男神象形再也没有了。

我告诉他:「其实那天我根本没打语音给赵楠,我是在看你和覃颜的聊天记录……覃浩,五年前,你是从犯,如今还是从犯……只是现在你得负责了。”

覃浩嗫嚅着唇:「什么从犯。」

我说:「想不起来了吗,再说一次,我本名叫沈婷哦,曾经在十三中外被打到休克,如果你还是想不起来,出狱后,去看你守护了五年的人,问一问她沈婷是谁。」

覃浩拍打着玻璃,恶狠狠喊我:「沈婷!」

呵,终于想起来了啊。

当初你们怎么对我的,我就怎么对你们。

谁叫覃颜那么贪婪呢?那么虚荣呢,她不那样,我也不会成功。

至于,覃浩,他是当初的帮凶,如今,也该知道帮凶的下场。

监狱外,我父母站在那,张开双手,等我回应他们的拥抱。

阳光,真好。

后记。

我终于敢穿运动鞋啦,其实我每次穿运动鞋,心理都害怕,害怕里面突然出现图钉,或者指甲。

把覃颜覃浩送进监狱后,时隔多年,我第一次穿上了运动鞋。

(全文完)备案号:YX11PMGgVLY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