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如果中国爆发丧尸怎么办?

丧尸爆发,学校成了人间炼狱,一块面包都价值千金,而我是唯一一个不会被丧尸攻击的人,食物唾手可得。

往日的霸凌和欺辱消失了,每个人都向我摇尾乞怜,只为得到一口吃的。

1.

6 月 9 日,丧尸爆发第三天。

教室的门窗被桌椅堵得严严实实,窗帘挡住了所有的光线,连缝隙都没有。

全班四十一人饥肠辘辘,喉干唇裂,但没有人敢去找食物,连拉开窗帘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因为怕被丧尸发现。

外面依旧是人间地狱,每天都有惨叫声传来,不知道是不是别的教室的幸存者被抓住了。

我缩在角落里,头痛欲裂,全身都在冒冷汗。

我发烧了。

我体质弱,从小就容易得病,这次遭遇了丧尸吓出了病,加上三天没有吃任何东西,体能已经到了极限。

没有人理会我,班上的同学一直骂我是药罐子,在往常都不会跟我接触,更别提现在了。

「我这里还有一口水,谁实在坚持不住了,先喝吧。」有个女生忽地举起了自己的水壶。

她叫郭佳,是个很娇弱的女孩,曾经是我同桌,对每个人都很好,包括我。

但后来我被班长带头霸凌,郭佳也不敢接近我了,只能经常同情地看我。

「给我给我,我必须保持精力,别忘了是我教大家布置教室躲起来的,不然我们早就完了。」一个高挑的女生站了起来。

她就是班长黄琪。

很多人都想喝水,但见黄琪要喝,只能放弃。

我虚弱地开口:「郭佳,给我可以吗?我发烧了,好痛……」

我平时是小透明,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声,现在我太需要一口水了。

全部人都看了过来,露出晦气的表情。

黄琪不等郭佳考虑,一把抓过了水壶直接喝掉,然后指着我骂:「陈芊,你要跟我抢水?你喝了有什么用?看看你那病恹恹的样子,给你就是浪费!」

黄琪以前霸凌我的时候还会装一下,尽量不亲自动手。

但现在,她不装了,因为她是教室里的老大。

「黄琪,算了,安静点,免得引来了丧尸。」一个男生开口,他留着刘海,戴着一块腕表,哪怕在末日里也显得干净清秀。

我眼睛一红,看向他,章岳。

他是我高二的同桌,我们暧昧过,也承诺过一起上大学。

但后来我被黄琪霸凌,黄琪还成了他的女友。

「你看我男朋友干什么?以为他帮你说两句话就是喜欢你?他只是怕引来丧尸!」黄琪冷笑着走向我。

章岳叹了口气,看向了别处。

在全班人的注目下,黄琪抓住了我的头发:「你以前就勾引章岳,还给他写情书,以为我不知道?现在丧尸都来了,你还不死心?」

我没有勾引章岳,我只是写信跟章岳揭穿黄琪的恶毒。

但章岳连信都没有看,直接扔了。

我头发要被扯断了,整个人的力气更加微弱,只能嘶哑求饶:「对不起……我心脏病要犯了,求求你……」

我有先天性心脏病,体质又弱,根本不是黄琪的对手。

她丢开我,看看班上的同学,忽地提议:「我们让陈芊出去看看吧?如果能求救最好,找不到救援也可以找点食物回来,学校超市不远的。」

2.

黄琪的提议立刻引燃了大家的希望。

「对,必须派人出去看看,今天的惨叫声已经弱了很多了,可能没多少丧尸在附近了!」

「这里去学校超市只需要两分钟,去找点吃的回来很简单!」

大家都看着我。

我浑身颤抖,我都被吓得高烧了,哪里还敢出去?

我连忙摇头:「不要,我跑不动的……」

「陈芊,你必须去,你个药罐子从来没有对我们班集体做出什么贡献,连郊游都是吊车尾,现在你去找点水和食物回来,当你做贡献了!」黄琪将我拉了起来。

我甩开她,使劲往角落里缩。

「来几个人帮忙!」黄琪叫人。

一个男生和两个女生走了过来,他们平时没少欺负我,现在更不留情。

「偷偷打开一扇窗,让陈芊爬出去。」

黄琪指挥,接着看我:「陈芊,你只要找到食物回来,我们会让你进来的,你也别想吃独食,只有这里是最安全的!」

「我不要!」我疯狂摇头,但被他们几个推着去窗边。

一些同学移开了目光,或者低着头保持沉默。

郭佳颤巍巍地帮我求情:「班长,陈芊发高烧了,很难行动的。」

「她能动,就是想躲着,看着都烦!」黄琪哼了一声,让人偷偷开窗。

两个男生小心翼翼地拉开窗帘,先看了一番,接着轻手轻脚地开窗。

外面似乎没有丧尸了。

黄琪将我推到了窗边,她的帮手将我抬了起来,往外丢去。

无论我怎么求饶,他们都不肯放过我。

「再叫!丧尸都吸引过来了,你要是嫌命长就叫吧!」黄琪骂道,再一次警告,「找到食物赶紧回来,不然我还会派人出去找,下一个就是郭佳!」

「啊?」郭佳脸色惨白,吓得当场哭了起来。

我滚到了走廊上,同学们立刻关闭窗户,窗帘也合拢了。

我激烈颤抖着,汗水已经流到了眼睛里,极度的恐惧让我浑身没力,我只能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我足足缓了两分钟才喘过气来,接着尝试开窗,可里面锁死了。

走廊尽头的厕所还传来了丧尸的叫声。

我心里一抖,求生的本能给了我力量,我流着泪捂着嘴,往另一边挪去。

我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只知道要离开这里。

然而,挪到楼梯口,我跟好几只丧尸碰面了,它们或许是听到了我刚才的叫声,一起上楼了。

我吓得僵在原地,随后在丧尸的吼声中转身就跑。

「开门,快开门啊!」我跑回教室,用力拍打门。

身后是越来越近的丧尸,更恐怖的是,走廊尽头的厕所方向也出现了五六只丧尸。

我被堵在了走廊上。

「开门,救命!」我声嘶力竭,又去拍窗户。

窗帘终于被拉开了,同学们惊惧地看来,黄琪指着我大骂:「让你去找食物,你把丧尸引来了,你这个贱人!」

「救我!开窗啊!」我吓疯了,拼命拍窗。

「挡住窗!」黄琪下命令,几个男生挡住窗,让我快滚开!

下一刻,一头丧尸将我扑倒在地,一只又一只丧尸扑了上来。

我惨嚎不已,最后的求生本能让我奋力往前爬。

「快拉回窗帘,全部闭嘴!」我听见了黄琪的声音,章岳也在急促道:「不要管陈芊了,大家快退后,躲起来!」

我的世界彻底晦暗了。

3.

痛,难以形容的痛。

像是被凌迟了一样,脑袋要炸开了,心跳飙升,全身血液都在沸腾。

等我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趴在楼梯口,附近全是血。

原来我爬到了楼梯口,接着就被丧尸抓住撕咬,再也爬不动了,昏死了过去。

只是,为什么我还活着?

我感觉身体里有奇怪的东西在冲撞,思维渐渐恢复了,力气也回来了。

等心跳恢复正常,我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精力十足,连头痛发烧都没有了!

我一下子爬了起来,看见自己身上有很多伤口,都是被丧尸咬出来的。

但这些伤口都很浅,只是牙印。

也就说是,丧尸们咬了我一口,就放弃了。

我不好吃?

我更加惊奇,身体里也涌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舒畅感,这是健康体魄的美妙气息!

我不是药罐子了,我可能什么病都没有了!

正惊奇着,嘶吼声传来,几只丧尸从楼下走了上来,一直乱嗅。

它们肯定是闻到教室里的人味了,找个不停。

我心里惊惧,转身就走,结果迎面而来两只丧尸,我又被堵住了!

但奇怪的是,它们嗅着味道,竟然不冲向我。

等它们走近了,我绷紧腿站着,它们看了看我,再闻闻味道,就这么走了。

我全身一松,大喜过望!

我被咬了不但没有变异,身体还好了很多,而且不会被丧尸咬了!

不可思议!

我立刻想回教室,但马上止步,心中怒火中烧。

我还回去干什么?

拯救黄琪、章岳,还有那帮冷漠的同学?

里面除了郭佳,没一个算人!

我捏了捏拳头,快步往楼下跑去。

我要再试验一下会不会被咬。

试验了三次后,我确定丧尸不会咬我了,哪怕我走到丧尸堆里,它们都不会咬我。

偌大一个校园,到处都是游荡的丧尸,满地都是支离破碎的人体残渣。

只有我一个大活人,站在这可怖的末世中,呼吸着血腥的空气,露出了久违的笑。

4.

我从来没有这么舒畅过,强健的体魄让我有一种起飞的感觉。

我看着那些到处游荡的丧尸,再看看教学楼一些门窗紧闭的教室,竟然有一种快意。

学生们要被饿死了!

我被霸凌太久了,无论是黄琪还是章岳,亦或者一些外班的学生,都欺负过我,甚至就连班主任也打过我,并且间接地害死了我奶奶。

我对这里的人,对这所学校,存在太深的恨意了!

深深地呼吸一口浑浊的空气,我朝着超市跑去。

我太饿了。

整整三天滴水未进,就算现在体魄强健也架不住饥饿感。

我健步如飞,很快到了超市。

超市大门开着,到处都是血迹,里里外外倒着十几具尸体,基本只剩下骨架了。

几只丧尸正在超市里游荡,听见我的脚步声纷纷看了过来,还吼了一声。

我一怔,莫名有种感觉,它们是在跟同类打招呼。

我赶紧摸摸自己的心脏,还在跳动,说明我还活着。

我不是丧尸的同类,只是被它们认可了。

「吼!」我鬼使神差地叫了一声,它们全都乱叫了起来,也不知道叫什么。

我不再理会,进去胡吃海塞。

矿泉水管饱,面包、火腿要多少有多少,还有袋装的熟食鸡翅和鸡腿。

我狼吞虎咽,从来没觉得这些东西这么好吃过。

吃饱喝足,我肚皮都鼓起来了。

太爽了!

我歇息了一会儿,想到了郭佳。

她会被黄琪逼着出来找食物的,如果我不回去,她必死无疑。

我心里冷然,除了郭佳,其余人都该死!

5.

我用塑料袋装了一点食物,包括一瓶矿泉水、一个面包、一个鸡腿,别的都不装。

我再拿了一把水果刀放兜里,就这么提着食物朝教学楼走去。

走到半路忽地听见有人喊我。

「陈芊!你过来!」不远处的一楼厕所门口,几人正惊奇又激动地看我,为首一个披头散发的妇女朝我招手。

我拳头瞬间捏紧了,那是我的班主任范秋玲!

我被霸凌的时候,无数次向她求助,她都说我没有证据,不耐烦了还骂我。

我后来才知道,黄琪家给她送过礼,价值好几万。

这一点其实不是最可恨的,最可恨的是她害死了我奶奶。

上年教师节,我奶奶亲手织了一条围巾让我送给班主任,表达一下心意。

我送了,结果班主任当众数落我,说什么年代了,还送这个,不如买两斤苹果。

我哭着回家,奶奶知道后连夜去买新礼物,掉进了路边的水沟里,再也没有起来。

我奶奶没有文化,一辈子对人卑躬屈膝,就怕我在学校受欺负,老师不满意礼物,她就要去买新礼物,把命都丢了。

「陈芊,你聋了吗?快过来啊!」班主任加大了声音,又忙捂住嘴,生怕惹来丧尸。

我面无表情地走过去,一群人都兴奋地看我手中的袋子。

等我走近了,班主任一把抓来:「是吃的吗?给我给我!」

我躲过了。

班主任一愣,惊怒地骂我:「你干什么?我是你老师,你要饿死我?」

「是。」我点头。

班主任更惊了,抬手就是一巴掌:「你有毛病是不是?」

这一巴掌把我打得脑袋嗡嗡响,让我想起了她以前在办公室对我的辱骂。

眼见她俯身又来抢食物,我猛地一巴掌抽了回去:「贱人!滚开!」

我比班主任矮,又瘦,要是以前我肯定不是她对手,但现在我浑身都是力量,一巴掌就把她抽翻在地。

她满嘴流血,难以置信地盯着我。

那几个学生吓了一跳,嚅动着干渴的喉咙面面相觑。

6.

班主任气疯了,捂着嘴爬起来大骂:「陈芊,你敢打我?给我抓住她!」

学生们还在发蒙。

「抓住她啊,她殴打老师,不是个东西!」班主任再次大骂。

几个学生终于反应过来,试探性地逼近我。

我掏出了水果刀对准他们,冷冽道:「这是我跟范秋玲的私事,你们滚一边去!」

水果刀在手,他们不敢妄动了,估计也被我的气势吓到了。

「陈芊,你想干什么!你眼里还有没有老师!」班主任也有点怕水果刀,不过依旧怒火中烧。

我咧嘴一笑:「老师,你饿吗?」

班主任当即吞口水:「当然饿!」

「你们饿吗?」我又看那几个学生。

他们疯狂点头,口水不断。

我将袋子一倒,矿泉水、面包、鸡腿都落在了地上。

他们眼睛都冒绿光了,又不敢靠近。

「我只有这么点,你们分了吧,对了,范秋玲食量大,又仗着自己是老师,肯定想多分的,我建议你们不要分给她,不然会饿死的。」我很善良。

学生们对视,纷纷看班主任。

班主任大惊失色,暴怒大骂:「陈芊,你个神经病,你不得好死!」

「你会先死。」我耸耸肩,再叮嘱那几个学生,「如果范秋玲分到了食物,哪怕只是一点残渣,我都不会再来这里了,记住了吗?」

学生们一听,喜出望外,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还会给他们送食物的!

不再多说,我转身就走。

身后立刻传来哄抢的声音。

三男两女抢夺一瓶矿泉水、一块面包、一个鸡腿。

一男生在大骂:「范秋玲,你别抢,滚开啊!」

「就是,你枉为人师,死了算了,吃什么吃!」

「别让范秋玲碰到食物,踢开她!」

我笑着,走着。

走远了回头一看,那边已经被好几只丧尸围了。

厕所门紧闭,学生们拿了食物躲进厕所,而范秋玲趴在门外大叫:「放我进去,你们这些挨千刀的,开门!」

她被学生抛弃了。

「陈芊,你不得好死!」范秋玲又回头大骂我,然后赶紧逃跑,身后跟了一大串丧尸。

我不再多看,走了。

7.

我重新回了一趟超市,提着新的食物往教室赶去。

教学楼静悄悄的,只有丧尸的吼声。

还有不少教室门窗完好,里面都是幸存者。

如果不是丧尸群起而攻,教室的防御还是不容易突破的。

但所有幸存者都没有吃的,他们撑不了几天了。

我回到了教室,正好看见窗户打开,黄琪恶毒的声音传出:「郭佳,轮到你出去找食物了,不要挣扎了!」

「不要啊!我一直都很听你的话,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郭佳嚎啕大哭。

「你先出去探探路,如果安全,我们也会去,你怕什么?」章岳不满道。

一些同学也开口,他们都是黄琪的狗腿子,逼郭佳出去呢。

郭佳被推到了窗边,双手抓住窗户不肯放开。

黄琪用力捶她的手:「放开!你想大家都饿死是不是?」

郭佳一个劲儿地哭,梨花带雨。

我大步上前:「我回来了!」

全部人都吓了一跳,郭佳颤巍巍地看我,瞳孔都瞪大:「陈芊?你……你……」

「陈芊?你不是被丧尸咬了吗?」黄琪探头看我,惊呆了。

章岳他们也看,班上骚乱无比。

我呵呵一笑:「我逃走了啊,滚下楼梯跑了,那几只丧尸腐烂得牙都掉了,咬不动我。」

我这理由很假,但他们不信也得信。

黄琪惊奇过后立刻盯上了我手里的袋子:「你拿了食物回来?快给我!」

她竟俯身出窗来抢。

我往后一退,笑得很开怀:「不着急,你们人太多了,我只找到这么点食物,你们要排队。」

「排什么队?你赶紧给我,我快饿死了,没了我,谁带领你们逃出这里?」黄琪气急败坏。

章岳也呵斥我:「陈夕,快把食物丢进来,我们会让你进来的,不然你就在外面等死吧!」

我眸子泛冷,二话不说就将手里的食物往后一丢。

啪啦一声,食物掉到一楼去了,还砸中一只丧尸,引得它怒吼了一声。

所有人都惊呆了。

黄琪爆裂的嘴唇发抖,破口大骂:「陈芊,你疯了!」

「再叫大声点,吸引更多丧尸过来。」我无所谓地笑着。

黄琪要气晕了,扶着额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章岳想骂我,但不敢了。

一个女生讨笑道:「陈芊,你不要怄气,快去捡回来吧。」

「对对对,捡回来,不要浪费了。」全部人都太饿了,就盼着那一口吃的。

我点点头:「可以,不过黄琪和章岳得跪下求我,一边求一边抽自己耳光,直到我满意。」

「陈芊,你这个贱人!」黄琪暴怒。

我迈步就走:「拜拜。」

「别啊别啊,陈芊,你别走!」一班人都急了,纷纷挽留我。

章岳脸色青白一片,忽地道:「陈芊,枉我以前还觉得你心地善良,现在看来都是装的,恶心!」

8.

我笑了,你章岳有什么脸说这种话?

我看着这个曾经让我仰慕无比的男生,有点生理反胃了,我怎么会喜欢他呢?

看他一眼我都觉得脏了眼!

「我可不是装的,我善良得很。」我扫视全班同学,再看向郭佳,「郭佳出来跟我去捡食物,她得帮我吸引丧尸的注意力,我这样够善良了吧?」

我回来的目的只有一个,救郭佳。

除了郭佳,其余人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丢掉食物,就是要找个借口带走郭佳。

「郭佳,你快出去!」众人看见了希望,纷纷催促郭佳。

为了吃的,他们才不会想那么多,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郭佳吓了一跳,她哪里敢面对丧尸?

不过由于是我叫她,她还是鼓起了勇气走向窗边。

「不行!你要是带着郭佳跑了,我们怎么办!」黄琪忽地喝骂,让人拦住郭佳。

章岳一步上前,拉住了郭佳,恶狠狠地盯着我:「你想带走郭佳?你以为我们是傻子吗?没了郭佳,你压根不会回来了!」

这狗男女还是有点脑子的,不好骗。

我无所谓地撇嘴:「那你们派另外的人帮我吸引丧尸的注意力呗,反正食物就在楼下,矿泉水、面包、鸡腿都在袋子里……」

我说着,指向黄琪,让她跟我下楼去捡。

黄琪吓得脸一白,立刻往后缩了缩。

我又指别的同学,他们全都摇头摆手,哪里敢出来?

「看来只有你章岳能帮我了,你来吧。」我朝章岳勾了一下手指,「快点,你肯定比我还善良,不想眼睁睁看着同学们饿死吧?」

章岳喉头一动,不自觉地放开了郭佳。

郭佳颤巍巍地开口:「还是我去吧,陈芊不会害我的,我也一定会带回食物的。」

这下没人有意见了,只能选择相信郭佳。

我扶着郭佳出来,她腿都是软的,必须有人扶着。

「郭佳,你快去,要是敢不回来,我饶不了你!」黄琪恶狠狠地叮嘱。

郭佳发着抖点头。

我二话不说,拉着她走人。

9.

我带郭佳走了。

一路上我都很小心,因为怕丧尸咬郭佳,所以只要看到了丧尸,我就会叫一声打招呼。

这也是我的实验,我想看看丧尸会不会给我「面子」。

还别说,只要打了招呼,丧尸压根不会靠近我。

我放下心来,拉着郭佳跑下了楼。

她有点发蒙:「陈芊,怎么丧尸不来咬我们?」

「别问了,我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我不解释。

很快我们路过那袋食物旁边,郭佳大喜,一把捡起来,说可以回去了。

我呵呵冷笑,回去?

我接过食物,直接往楼上一扔,只听嘭的一声,食物砸在了窗户上。

班上同学开窗,忍不住大喜:「食物回来了,就在窗外,快捡!」

他们乱作一团,估计要疯抢了,跟一群狗一样,简直可笑。

郭佳更震惊了,不可思议地看着我:「陈芊,你就这么扔上去了?那可是三楼啊,你力气好大!」

她不说我都忽略了,我的力气确实好大。

要是以前,我投篮都费劲儿,毕竟我是药罐子,现在随手就把食物扔上三楼,轻轻松松。

我看看自己的手,又一次感受到了那种强健的力量。

太爽了!

我可能在进化!

「先不说这个,快跟我走。」我拉着郭佳继续走,找个安全屋才行,她毕竟还是有危险的。

郭佳一边跑一边迟疑,说不回去吗?

我回头看她,语气严肃:「你觉得回去后,你会成为什么?」

郭佳一滞,神色晦暗。

她其实明白的,回去就是当奴隶,只是她心地太善良了。

「食物已经丢回去了,你没有食言,我们可以走了。」我不由分说,带着她跑去了教师宿舍,后面跟了十几头丧尸了。

丧尸们被郭佳的气味吸引,好在一直有我在,不然郭佳不可能跑到这边来的。

郭佳又吓坏了,跟着我钻进了教师宿舍。

我们找了一间开着门的进去,检查一番后,我安顿好郭佳。

这间教师宿舍很不错,防盗门完好,又位于四楼,安全性足够了。

郭佳长松一口气,瘫坐在沙发上。

「我们以后就在这里住着,别怕。」我安抚郭佳。

她嗯嗯点头,忽地泪流满面,给我跪下了。

我问她咋了。

她痛哭流涕:「陈芊,只有你对我这么好,我以为自己死定了……

「我对不起你,我其实给校长写过匿名举报信,希望校长帮你,但一直没有回应。

「我没有勇气帮你了,我太害怕了……」

郭佳有点语无伦次,哭得鼻涕乱流。

我用力抱紧她:「没事了,放心吧,我们都会活下去的。」

10.

安置好了郭佳,我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了。

当然,我们这里缺少食物,所以我再次前往超市,准备囤点货。

走下楼,丧尸竟然越来越多了,它们的吼声似乎在传递信息,相互告知这里有活人。

我琢磨了一下,跑远点瞅着那些丧尸,然后也吼了起来。

我有种奇怪的感觉,我的吼声像是在召唤它们一样。

不一会儿,丧尸们竟然全都过来了,朝着我低吼。

这个太厉害了!

我乐了好一会儿才办正事。

我用一个纸箱子装了满满一箱子食物,扛在背上往宿舍赶去。

正想着今晚可以跟郭佳开派对了,一个小红点打在我眼睛上,让我眯了一下。

我定睛一看,那小红点是一道光,从前方的行政楼上射出来的。

在最高层的一扇窗后,有人用激光笔照射我。

显然,有人跟我求助。

在行政楼的无疑是领导了。

我并不理会,埋头往前赶。

激光就乱晃,使劲儿晃我的眼睛。

我再次看去,竟看见班主任范秋玲在窗边指着我,满脸怒气,但不敢叫骂,估计怕引来丧尸。

我眸子立刻阴沉了,范秋玲竟然还活着!

她可太能跑了,都跑进行政楼躲着了,她身后还有一些人影,估计是一窝领导。

我依旧不理会,反正她要么被咬死要么被饿死,我搭理她作甚?

我往宿舍走去,渐渐远离行政楼。

范秋玲这时终于忍不住了,她怒吼出声:「陈芊,你这个狗东西,你不得好死,跟你奶奶一样,你也迟早掉沟里淹死!」

我全身一绷,所有血液都在沸腾,无法抑制的怒火让我眼睛都变得血红。

「陈芊,你听见了没有?你想害死我?哈哈,你以为我会像你奶奶那么倒霉吗?我活得好好的!

「校长办公室都是食物,我能等到救援,等丧尸病毒被控制了,我要起诉你,你这个狗东西!我让你坐牢!」

范秋玲一直叫骂,发泄着怨恨。

不少躲着的人都偷偷张望。

我牙齿要咬碎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范秋玲,必须死!

无论校长办公室有没有食物,我都不能让范秋玲活着,她对我奶奶的侮辱触碰到了我最后的底线!

我其实从来没考虑过真正杀人,无论是对范秋玲还是对黄琪、章岳,我都是让他们自生自灭。

但现在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仇人不死,等他们翻身了,死的就是我!

一旦丧尸病毒被控制住了,范秋玲、黄琪、章岳,乃至那帮同学,都会报复我,公布我的「罪行」,话语权依旧在他们手上!

我眼神阴冷,死死盯着范秋玲,如同一只丧尸盯着一个活人。

11.

我没有再搭理范秋玲的叫骂,先回了宿舍。

郭佳立刻来迎接,惊疑不定地询问:「陈芊,我刚才好像听到班主任的声音,她在骂你?」

范秋玲嗓门大,估计半个学校的幸存者都听见了。

「不用搭理,我们先吃东西。」我放下食物,自己也有些饿了。

郭佳更是饿疯了,毕竟她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了。

我俩大吃一顿,舒舒服服的。

郭佳就开始犯困了,她现在终于可以安稳下来,吃饱了自然要睡觉。

等她睡着了,我空着手出门,去往行政楼。

片刻后,我走进了行政楼。

行政楼早已成了修罗场,这里的老师、领导,不知道变异了多少,楼道间全是血和尸体骨架。

当然,还有一只只丧尸。

我直接上到了最高层,站在了校长办公室外面。

办公室门窗紧闭,但我依旧能听见里面的声音,大概是因为我听力也进化了。

「陈芊那个贱东西真该死,以前就是个垃圾吊车尾学生,现在竟敢害我,我弄不死她!」范秋玲的声音压得很低,但听在我耳中跟打雷一样。

她还在辱骂我,跟领导们告状呢。

「她能拿到吃的,我看路上的丧尸都不攻击她,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我们还是得向她求助才行。」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是校长。

校长显然也很久没吃东西了,所谓的办公室全是食物完全是范秋玲吹的。

「我们轮流盯着超市方向,只要看见陈芊了,立刻跟她打招呼,范秋玲就不要露脸了。」又一个妇女提议。

「对,秋玲不要骂她了,等把陈芊骗过来再说。」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表示赞同。

他们在商量怎么让我施救。

范秋玲十分不爽,说我是该死的狗东西,就该骂。

校长沉声叮嘱:「秋玲,你不要气了,当务之急是把陈芊骗过来,她一定有办法躲避丧尸的,如果我们知道了办法,那就得救了。」

「把她抓起来,不说办法就打!」那个妇女恶狠狠道。

范秋玲当即兴奋:「好,我来收拾她,我看她说不说!」

「等她说了办法后,怎么处理她?」校长沉声询问。

「当然是把她丢下楼去,绝对不能让她活着,否则以后她告发我们怎么办?」范秋玲提高了声音,「我知道你们都不敢杀人,那就我来,妈的!」

「那秋玲看着处理吧。」

12.

我的心里冰冷一片。

我跟这些领导无冤无仇,但末日里,他们根本不在乎我的命,只想要吃的,同时还不想暴露自己低劣的人性。

我心里冷哼一声,再无一丝顾虑了。

末日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问心无愧!

我抬手敲了敲门。

屋里立刻安静了,众人估计吓了一跳。

随后一个中年人小心翼翼地拉开窗帘看出来。

我故作欣喜地挥手:「老师,你们没事吧?」

全部人都看出来,个个乐坏了!

范秋玲猛地开门,就这么扑了上来,一把将我压在地上,满脸恶毒和亢奋。

其实以我现在的力量,一脚就能把她踢开了。

但我没反抗,只是惊慌道:「班主任,你干什么?」

「干什么?你这贱种自己送上门,太好了,你不是要我死吗?我先弄死你!」范秋玲对我怨恨极大,使劲儿掐我脖子。

其余人忙拉开她。

「把陈芊拖进来,快,免得丧尸来了!」校长催促。

我被拖了进去,随着门被关闭,一屋子七个领导陷入了狂喜当中。

他们得到救星了!

范秋玲还不甘心,掐住我脖子骂:「你不会带点食物过来?没用的东西!」

「我这就去拿,你们让我走。」我故作害怕地提议。

「不用了,你告诉我们,你是怎么避开丧尸的?」校长吞了吞口水,深沉的眼睛盯着我。

其余人也望眼欲穿,全盼着我说出办法。

我打量校长,他高大威武,着装得体,真不愧是最大的领导。

「校长,你以前听说过我的名字吗?」我不答反问。

校长皱眉:「陈芊?没听说过。」

「你再想想,会不会在什么书信里见过,比如举报信。」我面沉似水。

校长还是摇头。

「那黄琪呢?听说过吗?」

「黄琪?」校长的表情明显有了变化。

范秋玲再次骂我:「黄琪的爸跟校长是朋友,怎么没听说过!」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举报信没用,我被黄琪霸凌了那么久,校长都无动于衷呢。」我咧嘴笑了。

校长脸色一变,看来是终于想起郭佳写的举报信了。

他也想起我这个受害者了。

13.

校长想起了,但依旧嘴硬:「我平时忙,学生们的书信不常看,不知道黄琪跟你的恩怨。」

「那世界正常后,校长会帮我处罚黄琪吗?」我又问。

校长脸色更不自然了。

范秋玲给我一巴掌:「闭嘴,你算什么东西?校长怎么做轮到你来教?给我说,你到底是怎么避开丧尸的!」

「以后的事以后再处理,当务之急是求生。」一个主任也开口,让我快说办法,别纠结什么黄琪不黄琪的了。

行,我不纠结了。

我笑得有点病态:「我也想告诉你们方法,可我刚才听见你们要杀人灭口,我说了办法,范秋玲就要弄死我。」

全部人都吃了一惊,个个视线乱飘。

范秋玲却无所谓,抓住我的头往墙上撞:「是又怎样?你说不说!」

「不说。」我反手扣住了她的手,猛地一口咬了下去,咬得她皮开肉裂。

范秋玲惨叫不已,痛得疯狂甩手。

我阴恻恻地笑,我体内可是有丧尸病毒的,已经侵入范秋玲体内了。

「陈芊,我杀了你!」范秋玲在剧痛中抓起了凳子,朝着我疯狂砸来。

我眼疾手快,一把抢过凳子,照着她砸去!

我现在都进化了,范秋玲哪里是我的对手?

她被我打得哀嚎不断,脸都烂了。

校长他们终于反应过来,全部冲向我。

我丢下凳子,转身跑出办公室了,正好有丧尸走过来,校长他们吓得退了回去,关紧门窗。

「你这个学生真是畜生不如!」校长在窗内骂我,气得不轻。

「丧尸过来了,她死定了!」还有领导发现丧尸正在靠近我,料定我完了。

范秋玲捂着鼻子,一头血地爬起来,竟还有力气。

她走到窗边,跟饿狼一样盯着我:「陈芊,你死定了……你奶奶死得好啊!哈哈,你气不气?

「我知道你恨我,因为我间接害死了你奶奶是不是?哈哈哈,死得好,老不死的早该死了!」

她疯狂辱骂,兴奋地看着丧尸逼近我。

领导们全都看着,盼着我被咬死。

终于,丧尸逼近了,张着嘴朝我嗅来。

「哈哈,死吧!她吓傻了,动都不敢动哈哈!」范秋玲张狂大笑。

领导们都盯着看,一眨不眨。

然而,丧尸嗅了嗅我,走了。

14.

一帮领导惊呆了,个个瞪大眼睛难以置信。

范秋玲指着我结巴道:「你……你……怎么可能!」

话落,她忽然哇地吐出一口黑血,整个人激烈抽搐,瞳孔反白,倒在地上跟蛇一样扭曲。

领导们吓了一跳,那个妇女本能地去扶范秋玲,但下一刻就被范秋玲一口咬住了脖子,活生生撕下一块肉来。

「啊!」惨叫冲天,整个办公室都乱了。

领导们这才意识到,范秋玲成丧尸了。

他们赶紧往外跑,可这里的动静吸引来了好几只丧尸,堵在门外了。

领导们进退两难,在嚎叫声中,鲜血把窗户都染红了。

这是一场血腥的屠杀。

我面无表情,转身离开。

等我走到楼梯,办公室里已经没有惨叫声了,只剩下丧尸的嚎叫声。

我继续下楼,发现一个房门悄悄打开,有幸存者惊奇地看我。

我并不理会,他们朝我招手:「快进广播站来,这里能躲!」

我扫了他们一眼,摇了摇头。

随后我出了行政楼,呼吸了一口浑浊的空气,还挺好闻的。

随便逛了逛,我回宿舍去。

回去一看,我皱了眉头,因为郭佳不见了!

「郭佳?」我找了个遍,愣是没发现她,而且连食物都少了一半。

我有个不祥的预感,难道郭佳带着食物回去救人了?

这个大圣母!

我赶紧往教室跑去,发现一路上丧尸稀少,反倒是学生宿舍那边吼声遍地。

显然,学生宿舍那边的防线被攻破了,可能有不少人出来找吃的,吸引了众多丧尸。

郭佳趁着教学楼丧尸少,就带食物回去救人了。

跑到教室一听,果然不出我所料。

教室里全是吞咽的声音,郭佳拿了不少食物回来。

郭佳还在那儿体贴地安抚众人:「大家慢点吃,别噎着了。」

「还是郭佳好,不像那个陈芊,真不是人!」同学们都很感动,痛哭流涕了。

我本想一脚踹开门的,听见这话停住了。

「我不好……你们慢慢吃,我回来拿点东西。」郭佳原来要拿东西。

她估计去自己座位了。

很快,她拿到了东西,打算走了。

「我走了,你们好好保重。」郭佳要开门。

「等一下!」黄琪的声音响起,她冲过来抓住郭佳,「你不能走,你回来是要拿东西,不是真心给我们送吃的,你不会再来了对不对?」

黄琪的话引起了众人的警觉,章岳也开口:「不能让郭佳走,我们把郭佳绑起来,威胁陈芊送食物,这样才保险!」

「对对对,绑起来!」众人全都反应了过来。

郭佳难以置信:「你们怎么能这样?」

「闭嘴!」黄琪抽了她一巴掌,逼她交出拿到的东西。

郭佳忍不住哭了起来:「只是我父母的照片而已,他们三年前就去世了,我一直把照片放在桌子里……」

「给我!」黄琪一把抢了过来,郭佳想夺回来,但被踹翻在地。

「绑起来!」众人全都动手。

我在外面听得一清二楚,猛地一抬脚,嘭的一声将大门踹开了。

那门锁都被崩飞了!

15.

尖叫声四起,同学们吓得不轻。

黄琪惊愕看来,难以置信有人能把大门踹开。

「陈芊,你……你……」章岳目瞪口呆,嘴唇都在抖。

郭佳趁机夺回照片,赶紧跑了过来,紧紧抓住我的手。

「陈芊对不起,我……我不该回来的……」郭佳一边哭一边道歉。

我不说话,让她往后站站。

黄琪一咬牙,厉喝道:「同学们,陈芊把门破坏了,我们完了,跟她拼了!」

「杀了她,真是个贱人!」章岳指着我大骂。

同学们对视,很多人都发了狠。

他们吃了东西,有了力气,加上人多势众,根本不怕我。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我给过你们机会了,看来是我太仁慈了。」

「你说什么屁话?你这个该死的杂种!」黄琪抓起了一把扫把,鼓动性十足,「同学们,陈芊想把我们活生生饿死,我们杀了她是正当防卫!」

「对!」章岳动手了,他跑去堵着门,几个男生见状,用座椅堵门,怕我跑了。

黄琪露出了满意的笑,一步步逼近:「陈芊,你不让我们活,我们也不让你活!」

我漠然地看她,讥笑了一声。

这样的人,只有死了,下了地狱才会认错。

我又看围过来的同学,一字一句地问:「我被黄琪霸凌那么久,你们当真不知道吗?」

同学们一怔,依旧一脸愤怒,他们根本不在乎我有没有被霸凌。

「我最后问你们一句,也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是我该死还是黄琪该死?」我的声音嘶哑又低沉。

众人对视,不明所以。

黄琪哈哈大笑:「你脑子有病吗?笑死我了,你该死!」

「陈芊,你该死!」章岳大骂。

随后,全班同学纷纷骂我:「你该死!」

「黄琪该死!」郭佳颤抖着,用尽全力反驳。

「你俩都去死吧!」黄琪冲了过来,同学们也全都动手。

我微微昂头,像是发泄多年来的不满和委屈一样,发出了一声丧尸才有的吼声!

16.

这一刻,无数吼声回应我。

从食堂到行政楼,从操场到宿舍,但凡有丧尸的地方,都有吼声。

全都在回应我!

整个学校都是激烈、可怖的吼声。

黄琪等人吓得一激灵,不少人更是腿脚发软,脸色惨白地摔在了地上。

门口的章岳也吓坏了,惊惧地看向外面。

也就两秒,他惊恐大叫:「丧尸来了,丧尸来了!」

密集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无论是哪里的丧尸,都来找我了!

教学楼的丧尸距离最近,来得也最快。

它们跟一群恶狼一样,争先恐后,马不停蹄!

章岳吓瘫了,趴在地上往里面爬,门口的几个男生也吓惨了,赶紧往屋里躲。

黄琪颤颤巍巍地命令:「堵门啊……堵门……」

可哪里还有人敢堵门?

眨眼的工夫,几只丧尸就撞开了座椅冲了进来。

它们是来找我的,可看见一教室的活人,当场兴奋发狂,扑了上去。

我拉着浑身颤抖的郭佳,转身走了出去。

一只只丧尸前仆后继,从我们身边冲过。

我面前是可怕的尸潮,而后方是惊天的惨叫。

我像个逆行者,走在人人唾弃的道路上。

郭佳吓晕了。

我背着她,一步步离开了教学楼。

走远后回头看看三楼教室,那里已经被丧尸包围了。

全校的丧尸几乎都冲到了教室,挤成了罐头,别的教室迟早会受到牵连,可以说,整栋教学楼的学生都极其危险了。

我沉默地站了很久,把郭佳安置好后,走向了校外。

学校大门开着,外面马路上游荡着零零星星的丧尸,数量并不多。

只有活人多的地方,丧尸才多。

我站在校外的河边空地上,又沉默了许久,内心有种空荡荡的感觉。

大概是复仇了吧,该死的人都死了。

学校内,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多了起来,是别的幸存者被丧尸发现了,尤其是教学楼的幸存者。

我手指捏紧了又松开,最后还是张嘴发出了尸吼。

学校里沸腾了,无数丧尸吼叫着冲了出来,脱离了学校。

眼见引出了丧尸,我返回学校,再入行政楼,找到了那个广播室。

里面有活人的,之前还让我进去躲着。

我拍了拍门,几个老师打开了门,战战兢兢的。

「丧尸突然跑去校外了,你们可以用广播通知大家一起搬东西去堵住校门口,这样就安全了。」我开门见山。

老师们认出了我,但很惊疑,一个看着很英气的女老师眼睛一亮:「丧尸确实往外面跑了,只要我们把发电机启动,不但能发广播,还能启动全校的电力系统,校门口的大门也可以关上!」

「那快去吧。」我笑了笑,转身走了。

他们又蒙圈了,惊疑不定地嘀咕:「她到底是谁?」

17.

当天,学校电力系统恢复了,这是校内的独立系统。

学校大门重新关闭,无数师生跑出来帮忙,用各种东西将大门口堵得严严实实的。

一些勇敢的人自发组织了队伍,去清剿残余的丧尸,学校里终于安全了。

我坐在阳台上,看着下面活动的学生,他们如获新生,喜极而泣。

郭佳已经醒来了,她站在我旁边,畏畏缩缩地道:「陈芊,我们的同学,全被咬死了吗?」

「你觉得我做得不对吗?」我扭头看她。

她忙摆手:「没有不对……我在想,如果世界正常了,你的事被查出来了,我帮你顶罪吧。」

我没忍住笑出声,你顶罪?

我越想越觉得好笑,笑着笑着眼泪都下来了。

这真是个大圣母啊。

「放心吧,世界不会正常了,新世界即将开启,就从我们学校开始。」我站了起来,感受着远远近近无数丧尸的吼叫,知道再也回不去了。

人类只能在夹缝中求生。

「新世界?什么意思?」郭佳一头雾水。

「字面意思,或许,我可以当新世界的王,你觉得我像不像?」我臭美一番。

郭佳眨巴眨巴眼,用力点头:「像!」

作者:尘二二备案号:YX11nRAVzov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