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太白金星:我现在慌得一匹

1

今天会议的主题是讨论「如何处置孙悟空」,其实说白了就是研究找什么理由搞死他。

主持会议的是警务处处长李靖,参会领导有保卫科科长巨灵神,执法大队大队长二郎神,以及玉帝办公室主任太白金星。

「玉帝受到惊吓身体抱恙,所以今天咱们四个要在他老人家恢复之前拿出一个处理方案,替领导排忧解难,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意见吧。」

巨灵神率先开口了:「李处,我是负责天庭安保的,那我就先说了——这孙猴子寻衅滋事,暴力殴打安保人员,我看应该从严从重处置!关进天牢!」

李天王淡淡道:「老巨,咱们开会要讲究实事求是,不能光喊口号,你拿个结论出来。」

巨灵神见李处这是同意了,立刻大着胆子喊:「我说就判他五百年!」

这五百年吧,说少不少,说多不多,算个标准答案。但李天王微微一笑,继续喝茶。

杨戬知道李天王是对这个数字不满意,便发话道:「老巨,你也太温柔了,那孙猴子是寻衅滋事吗?他那是公然冒犯天庭权威!我看,不如就判他两千年!」

众神心想:两千年,别说牢底坐穿了,恐怕死后棺材都要锁在栅栏里。

李靖还是不置可否,他瞅了一眼太白金星:「老白,你年纪最大,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太白金星装作沉思的样子:「李处,玉帝一直号召要建设法治天庭,虽然大闹天宫没有写在天条里面,但我觉得咱们可以援引以前的判例,以免有失公正。」

「那上一个大闹天宫的人是谁?」

「据我所知,应该是二郎神杨大队长。」

太白金星所言不假,二郎神确实曾经大闹天宫,但最后无罪释放。这个事的前前后后,大家心知肚明,只是从来不放到台面上说。

杨戬有点不淡定,他一拍桌子:「老白,你提这个可就没意思了!我这是内部矛盾,他孙猴子能和我一样吗?」

这时候李靖突然发话了:「我觉得吧,五百年,两千年,或者无罪释放,你们其实都搞错了这件事的性质。」

众神一脸懵逼,李靖微微一笑。

「在你们看来,他可能只是大闹天宫,但在我看来,他孙悟空其实是行刺玉帝。」

众神闻言一惊——李处这意思,是要往死刑上靠啊。

太白金星慌得要死。

如果他孙猴子判了死刑,那引荐他上天庭的自己该怎么办?

他能不受牵连吗?

2

太白金星急忙找到被收押的孙悟空,怒骂这泼猴狼心狗肺恩将仇报。

「泼猴!你快想想自己可有什么救星?要不然你马上就没命了!」

孙悟空觉得好玩,心想掉脑袋的明明是自己,这臭老头急什么?

「你去寻我师傅吧,我是菩提祖师的弟子,恐怕只有他能救我了。」

太白金星大喜,他知道菩提祖师不是寻常人物,如果孙悟空是他的弟子,那说不定真有办法。

于是他急忙赶到方寸山,找到菩提祖师,但他不提救人的事情,反而说孙悟空经常吹嘘自己是菩提祖师的弟子,现在天庭人人皆知他菩提教出来个杀人犯。

菩提祖师气得七窍生烟,他早就知道孙悟空天生反骨,多次嘱咐他不能报出自己的名字,结果方寸山快要招生了却一盆子屎扣过来,晦气,真是晦气!

想来想去,这事,还得他亲自跑一趟。

于是他找到了自己在天庭的朋友太上老君,两人一起吃了个饭。喝茶的时候,菩提祖师假装不经意间问起孙悟空的案子。

「孙悟空他一个猴子,怎么可能去行刺玉帝?这罪名重了,太重了!」

太上老君自然知道菩提是什么意思,他故意沉吟道:「这事儿是人家李处的意思,我一个快退休的老领导,不好煞他的风头啊。」

菩提微笑道:「我看你那炼丹炉也有些年头了,改天,我让弟子给你送一台西门子的,又能蒸又能烤,上档次多了!」

太上老君笑逐颜开,连忙说这事自己再想想办法。

第二天李天王就把众人召集起来开了个会,说是把孙悟空的判决再研究一下,猴命关天,不能草率决定。

太白金星知道是自己的努力起作用了,不禁微微一笑。

但他没想到又杀出一个程咬金。

「那个孙猴子,必须判死刑!这事我说了算!」

李天王赶紧去请那人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毕恭毕敬道:「赤局,您亲自来指导工作,怎么不提前给我说一声?我派我秘书去接你啊!」

这个人,正是赤脚大仙。

3

赤脚大仙好像是一路跑过来的,累得吹胡子瞪眼,大肚子一挺一挺,李天王赶紧亲自奉茶倒水。

「小李啊,你可千万不能放过那只死猴子!一定要让他为自己的罪行付出血的代价!」

「是是是是,那孙猴子蔑视天庭死有余辜!」李天王满口答应下来。

赤脚大仙走后,二郎神和巨灵神对视一眼,小心问道:「李处……那咱们还商量孙悟空的刑期吗?」

「商量个屁!明天执行死刑!」

太白金星真是恨得牙痒痒,前一秒还说猴命关天,怎么后一秒就改口啦?你就不能有点自己的立场啊?

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李天王是赤脚大仙一手提拔上来的,他怎么可能对曾经的老领导说个不字呢?

没办法,太白金星只好找到孙悟空,问这泼猴到底哪里得罪了人家赤脚大仙。

孙悟空两手一摊:「我那天看见他从七仙女的宿舍走出来,还从七仙女身上搜到了他的内裤。」

太白金星两眼一黑:「泼猴,你惹谁不好,偏要寻人家赤局的把柄?这下菩提老祖也难救你了!」

「这倒不一定,我其实还有一个救星。」

太白金星心想这家伙可真是死到临头还嘴硬,便问道:「你还有什么救星,你倒是说说看?」

孙悟空微微一笑:「我可曾跟你说过我母亲是谁?」

4

孙悟空给了太白金星一个地址和一块石头碎片,让太白金星寄出去。

太白金星虽然不知道这臭猴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照办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结果到了第二天,天庭来了两位客人,差点惊掉太白金星下巴。

这两位都是少女,其中一位手持盾剑,威风凛凛;而另一位手持净瓶,眉目慈悲。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位都是蛇尾人身。

李天王见到两位少女,膝盖一软就跪下来了,恭恭敬敬地说:「小神李靖有失远迎,请女娲使者赎罪!」

两位少女也不跟他废话,而是亲自交给李天王一道手谕,便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后来李天王一个人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抽烟,那烟味一直飘到了九重天外,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里面烧炭自杀呢。

太白金星拿捏不准情况,只能偷偷在门外观望。

到了午时三刻,按理来说该下令斩首了,但李天王迟迟不出来,巨灵神也不敢进去问,他撺掇着让哪吒进去探探口风。

结果哪吒出来的时候,脸上多了五个手指印。

到了半夜十二点,太白金星忽然接到李天王秘书电话,通知李天王现在要开会。

跟他同去的,还有巨灵神、二郎神,三人站在李天王的办公室里大眼瞪小眼。

「我今天叫你们来,是因为我信任你们,我跟你们说的话,不能有第四个人知道。」

李天王向他们简单传达了两件事情:

第一,孙悟空一定要判死刑,而且罪名必须坐实。

第二,一定要查出是谁她妈帮孙悟空给女娲通风报信。

太白金星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己闯大祸了。

他去见孙悟空的时候,应该没有留下证据,但那孙猴子会替他保密吗?

想来想去,最稳妥的办法,就是让死猴子永远闭嘴。

这一次,孙悟空一定要死。

5

太白金星主动承担下查实孙悟空犯罪证据的这项重大任务,出发前,李天王语重心长地说:「记住,一定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太白金星点点头,没有人比他更希望孙悟空死,他一定不辱使命。

太白金星调查过孙悟空,知道他有几个不干不净的结拜兄弟,其中狮驼王和大鹏王最近办了个旅游公司,他打算以游客的身份调查一番,看能不能往涉黑上靠。

到了狮驼岭景区,太白金星就看到拿了个导游旗的狮驼王在殷勤拉客,说他们是深度游纯玩团,童叟无欺,他顺理成章地上了旅游车。

这一车大概坐了二三十人,开车后,操着东北口音的大鹏王给大家发矿泉水,拿着麦克风的狮驼王给大家讲荤笑话,气氛和谐愉快。

开了一个小时左右,狮驼王忽然说发动机温度有点高,可能缸裂了,公司立即给大家换车,请各位游客到前面的休息区稍等片刻。

太白金星下了车,发现这个休息区其实是个纪念品销售中心,里面卖的都是玉石、茶叶、象牙。

游客们对玉石茶叶司空见惯,但对象牙很感兴趣,因为买卖象牙是违法的。

这时一只穿西装打领带、斯斯文文的白象精向游客介绍:「我们家的象牙,都是人工养殖过程中换掉的乳牙,比野生大象牙更加珍贵。」说完,他就开始介绍人工养殖象牙都有哪些优点。

几名游客被这么一忽悠,立即打算刷卡,但白象精却阻止了他们,他问收银小妹:「你给这些客人打了几折?」

「打了九折。」

「今天这些客人对我脾气,你给他们打五折。」

收银小妹面露难色,说折扣是老板规定的,哪怕白象精是少东家,也没有这个权限。白象精一拍桌子:「我迟早是这家店的老板,我说五折就五折!」

众游客听得心花怒放,赶紧又多拿了好几件象牙,甚至给七大姑八大姨的礼物都买好了,拿不下的就顺风寄件,白象精表示一定今天发货。

太白金星见多识广,知道这些所谓的象牙不过是塑料制品,但他看破不说破,打算早早离开此地。

结果他却被大鹏拦了下来。

「这位客人,你还没消费呢,着什么急啊?」

太白金星毕竟是天庭的神仙,底气还是有的,他戳着大鹏王的胸口:「我告诉你,我是有身份的人,你要是敢动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大鹏微微一笑:「你不想买东西也可以,那你把车上喝的那瓶矿泉水钱付了,250 一瓶。」

太白金星简直觉得离谱,心想 2 块一瓶农夫山泉你卖我 250?这不是明抢吗?

「我们这是环境保护区,2 块钱是矿泉水的钱,剩下 248 是景区环保费用,我们是明码标价,你可以去举报我们。」

太白金星气得没办法,只好举起手机扫了 250,大鹏这才让他上车,一路上还拿着喇叭阴阳怪气,说什么出来玩不花钱,迟早被撞死,狮驼岭不欢迎穷光蛋。

太白金星憋着一肚子火,回去后就立刻杀到狮驼岭土地办公室,要求土地必须严惩狮驼三兄弟,给自己一个说法。

土地耐着性子听完太白金星抱怨,两手一摊:「白主任,那狮驼王是文殊菩萨的关系户,大鹏王是如来佛祖的舅舅,我一个臭拿工资的,拿什么管人家啊?」

「你不会出台一个景区管理法吗?」

「你说景区管理法?我都觉得有点好笑!」

6

太白金星知道李天王肯定不敢动那西天的两位大人物,狮驼三兄弟这条路子算是走死了,他只能另想办法。

于是他来到花果山,他寻思着孙悟空治理花果山多年,应该有不少黑料。

太白金星生怕这些猴子嘴巴紧,于是便包了个包间,请了几只老猴,用酒把他们一个个灌醉,然后问起孙悟空的事情。

老猴们一聊起他们的老领导,激动得两眼放光,纷纷都说孙悟空杀敌在前,吃桃在后,真是猴中楷模。

太白金星不信,他深信人无完人,猴无完猴,他孙悟空还能是个清官?

「白主任你有所不知,我们花果山其实以前算个贫困县,都是孙猴王带我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们感激他还来不及呢!」

「那你们领到贫困补助了吗?」

猴子们摇摇头,表示自己从来没有收到过钱。

太白金星大喜,这每猴补助虽然没多少,但加起来可不是个小数字,他终于抓到孙悟空的把柄。

他四处明察暗访,发现这么多年,花果山的猴从来没领到过补助,数字之大让人瞠目结舌!

太白金星心想:如果只是自己提交证据恐怕还不够,他要把这件事闹大。

于是他拿了个大喇叭,每天在花果山宣传补贴政策,教这些猴子如何用法律武器捍卫自身权力,撺掇着让它们到天庭告状。

这些猴本来不信他,但渐渐也被忽悠得群情激奋,纷纷购买了上天庭的车票。

太白金星赶紧回到天庭,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场万民请愿的好戏,这一次,一定要办死他孙悟空!

他等了足足一个月,却一只猴子也没见到。

猴呢?

太白金星来到花果山,却发现那些猴早就出发了,花果山里一根猴毛都没有!

难道这些猴上西天告状去了?

他找到花果山土地,土地神秘兮兮地把他领到一个院子里,发现院子里面全住的是那些猴子!

「白主任,我们已经把这些要告状的猴给扣下来了!」

太白金星不解。

土地只好解释:「这是人家李处的意思,说但凡上天庭告状的猴,必须在出站之前接走,我们好几班人没日没夜地蹲守,可辛苦了!」

太白金星只好找到李天王,询问他为什么要把那些告状的猴子扣下来,李天王赶紧关上办公室的门,骂道:「你个老白!你干工作这么多年了,这些事不明白吗!」

他紧接着说道:「那花果山这么多年的补助,你我可都签了字,不把这事办妥,咱们都要遭殃!」

太白金星瞬间明白。

这笔钱,猴子没见过,孙悟空没见过,他没见过,李靖也没见过。

这一次,他孙悟空 facebook。

7

李天王出了个主意:既然这孙悟空没什么黑料,那就给他「加」点料。

太白金星本来是不想这么干的,他很清楚这是违法的事情,但李靖说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让他放机灵点。

没办法,太白金星只能用起他的「春秋笔法」。

孙悟空曾经从傲来国偷过一批杂耍用的棍棒,太白金星大笔一挥,把「棍棒」变成了「重型军火」。

孙悟空曾经从东海龙王那抢过定海神针,在定损的时候,太白金星给损失金额的后面又加了几个零。

对于大闹天宫造成的损失,太白金星把「十天兵」改成「十万天兵」,把「轻伤」改成「重伤」,把「重伤」改为「重伤不治」。

差不多把罪名凑足了,李天王这才满意,拿起文件夹准备到玉帝办公室汇报。

望着天庭的满天星汉,太白金星不禁唏嘘——自己上天庭,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他本来是名校出身,法学硕士,初到天庭时也是一腔热血。

但这么些年过去了,地位高不成低不就,人变成了一根老油子,专业也荒废了。

太白金星接到李天王的电话,让他现在到办公室去一趟。

「玉帝已经批示了,十日后,孙悟空猴头落地。」

太白金星抖了一下,他望着自己的双手,仿佛上面沾满了鲜血。

「但这事还没完,老白,我在那猴子身上发现了这个东西,你怎么解释?」

李天王拿出一根长约一尺的白色须发,那须发在灯光下几乎透明,但却是如山铁证。

太白金星吓得瘫倒在地上,他急忙解释当初是害怕被猴子连累才出此下策,他求李天王看在同事的情面上给自己一个机会。

李天王冷哼一声。

「你知道我这个人最讨厌叛徒,你还想让我原谅你?好,你去把旁边马桶里的水给我喝干净,我就当没这回事!」

太白金星愣了一下,但李靖已经推着他来到厕所,看着马桶上斑黄的尿渍,他陷入了沉思。

喝,还是不喝?

他应该跪着享受滋润,还是站着失去所有?

他忽然想起多年以前,步入大学时看到的那句迎新标语——

要留清白在人间!

太白金星捏紧拳头,正视李靖双眼:

「李靖,孙悟空罪不至死,我定要为他伸张正义!」

李靖不怒反笑:

「这事儿玉帝都已经批了,我倒想看看你个老匹夫有什么本事!」

8

太白金星当天就交了辞职信,然后去书店一口气买了好几本专业书,开始温故而知新。

当年他不觉得这些书有多重,现在一把年纪,已经快要抱不动了,也不知道啃不啃得动。

但太白金星不想放弃,他觉得自己腰杆子好不容易硬一回,不能软了,否则一辈子都挺不起来!

而且,时间紧迫,他只有十天时间。

这十天时间肯定是不够的,所以,除了援引法律帮助孙悟空以外,太白金星还必须让这件案子退回到天庭。

要做到这一点,他能依靠的只有「人民的力量」!

于是他先在某乎上发了一个帖子,叫「一个无性别者受到的压迫和歧视」,文中称孙悟空作为一个无性别者,受到了天庭的不公正待遇。

于是 LGBT 群体闹上天庭,向天庭讨要说法,要求平等对待孙悟空,他们在天庭静坐了三天三夜,巨灵神害怕惹麻烦,也不敢动他们。

太白金星又发了一个帖子,叫「BLACK MONKEY LIVES MATTERS」,称孙悟空在被捕过程中因为肤色问题先后遭遇殴打、狗袭等一系列私刑。

愤怒的有色族裔立刻包围了杨戬的办公室,他们用石块和棒球棍砸碎办公室的玻璃,把电脑、打印机、电话等东西纷纷搬走,吓得杨戬只能装成保安匆匆逃离。

太白金星最后发了一个帖子,叫「世界上最后一只神奇动物」,文中称孙悟空作为石猴,全球仅此一只,已经被《科学》杂志认定对人类具有重大意义。

于是动保组织集体出动,他们在高速上截停了押运孙悟空的车辆,打晕了司机和天兵,把孙悟空保护了起来。

李靖知道是太白金星在背后搞鬼,但他现在拿太白金星没有一点办法,毕竟在单位他是领导,辞了职他又算老几呢?

而且太白金星在天庭干了这么多年,人脉还算不错的,李靖也不可能随便捉拿他。

所以李靖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对簿公堂!

而这也正中太白金星的下怀。

只要在「法」的领域,他就有自信!

他想到动保组织找孙悟空,让孙悟空跟他一起上法庭,结果动保组织的人却告诉他:那只石猴自己撬了锁,已经跑了!

太白金星一拍脑门,大呼失策,只能赶紧去找。

如果孙悟空不出庭的话,那就是默认了那些莫须有的罪名,从此一辈子都是逃犯!

太白金星心想:自己虽然还不了他自由,但至少要还他一个清白。

9

太白金星找到牛魔王,他知道孙悟空的结拜兄弟里面,他和大哥牛魔王的关系最铁,而且牛魔王也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

正在家中哄儿子的牛魔王本不打算搭理太白金星,但太白金星把其中利害说得明明白白,牛魔王最终被他说服。

「我六弟这会儿正和狮驼三兄弟在一起,他们计划帮悟空偷渡到太极国去,你如果去得早,应该可以赶上。」

太白金星赶紧跑到狮驼岭,找到正在抽烟打牌的孙悟空,拉着他的手说:

「你现在不能随便逃跑,一定要跟我上法庭对质,这一次,我当你的律师。」

孙悟抽了一口烟,打出一张八条。

「请你相信我,我虽然不能帮你脱罪,但一定能帮你主持公道。」

孙悟空笑了,公道?

如果天庭自有公道在,他还用得着大闹天宫?

这不开玩笑嘛!

「臭老头,当年可是你耍我在先,现在你还想让我相信你?」

「就是,你别听这山炮蒙你,一会儿船来了你就走!哥仨帮你收拾他!」

孙悟空举起手,示意大鹏王先别激动。

「我就问你一句话,这一次,你骗没骗我?」

太白金星苦笑:「我饭碗都没了,还骗你作甚?我只求你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孙悟空叹了口气,熄了手中的华子。

「我不服天,是觉得天道不公,你若能用『法』还我公道,我就信你一次,大不了我再闹一次天宫。」

10

李靖本以为孙悟空肯定会畏罪潜逃,已经提前让二郎神带了人马去蹲点围堵,并吩咐二郎神一定要在行动中「失手」擒杀孙悟空。

但他却没想到孙悟空和太白金星居然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被告席上,他惊讶得合不拢嘴。

开庭后,李靖立刻细数孙悟空的各项罪状,除了他让太白金星添油加醋的事情以外,还添加了诸如「欺男霸女」「不尊不孝」等罪状,气得孙悟空火眼金睛都亮了。

而太白金星则是递交了回避申请,他的理由是此事牵扯到的天庭官员众多,如果让天庭官员出任法官难免有失公正。

于是,这场庭审被移送到了西天,而主持的法官也变成了如来。

李靖知道,如来佛祖不但能看前世今生未来,还能看遍三千世界,明察秋毫,如果编造证据的话恐怕会对自己不利。

他收敛了很多,只把有确切证据的罪行说了出来。孙悟空嘲弄道:「臭当官的,你晓得如来厉害,现在不敢满嘴喷粪了?」

太白金星则针对李靖列出的罪状开始辩护:

一是关于「如意金箍棒」的归属问题,太白金星认为如意金箍棒的制造人是太上老君,当年大禹治水也只是借用,留在东海纯属遗落,根本不属于东海龙族资产,所以孙悟空顶多有归还的义务,但绝对不算抢劫。

二是关于「大闹阎罗殿」的问题,太白金星认为长生不老的孙悟空被拘魂这本身就属于地府程序错误,而后双方发生口角,孙悟空修改的生死簿也只不过是一本台账,花果山猴子依然正常生老病死,没有造成实质性损失。

三是关于「大闹蟠桃宴」的问题,太白金星认为孙悟空身为在册员工却没有受邀参加年会,这明显是职场歧视,而且蟠桃会并没有明文规定每个员工可以吃多少蟠桃,因此犯罪事实不成立。

太白金星口若悬河,说得头头是道,李靖急得吹胡子瞪眼。两人硬是在法庭上掰扯了一天,饶是智慧如佛祖,也有些头大,只能休庭。

庭外,李靖戳着太白金星的胸口骂道:「好你个糟老头子,敢和天庭作对,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太白金星淡淡道:「李靖,请你注意你的发言,我是可以告你故意威胁对方律师的。」

李靖没料到这老匹夫居然这么有骨气,很吃惊,一边回头一边走了。

第二天开庭,太白金星立刻提交了天庭未经审判使用私刑折磨孙悟空的证据,包括火烧电击的伤痕照片,以及一份由三甲医院提供的火眼金睛检查报告。

「这些证据都能充分证明:被告之所以采取暴力行为『大闹天宫』,是饱受私刑后的心理创伤导致的,也就是我们熟知的 PTSD。」

李靖气得直跺脚——如果真的把孙悟空认定为 PTSD,那他岂不是从自己的天罗地网里逃之夭夭了?

如来沉吟半晌,忽然转头问孙悟空:「本法官问你——你真的有 PTSD 吗?」

孙悟空大笑:「我才没病呢!有病的是这个天!」

「嗯,看来你果然有病。」

11

最终,如来宣判结果如下:

孙悟空捡到如意金箍棒,据为己有却不积极归还,太上老君保留追偿权力。

孙悟空大闹阎罗殿和蟠桃宴会,属于违反公司条例,只违规不违法,因此不做追究。

孙悟空大闹天宫,暴力抗法,打伤天兵天将,实属违法,但鉴于被告的精神处于亚健康状态,因此判断被告不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出现,如来决定孙悟空必须接受如来指定的心理疏导课程,参与到取西经项目中去,修身养性。

太白金星长舒一口气。

他本以为只要能保住孙悟空的性命就不错了,没想到居然成功争取到了无罪辩护,这事儿,他能吹一辈子。

如来指定的心理疏导课程在五指山,是封闭式的,一年要花不少钱。但孙悟空毕竟家大业大,由他造吧。

出发前,太白金星亲自送孙悟空上车,孙悟空握住他的手,看来他已经尽释前嫌。

「你为我打完官司,天庭定然不会容你,你可有什么去处?」

太白金星摇头苦笑:「我准备回老家开个小律所,帮人写写状子糊口,人老了,花钱少,怎么都能过。」

孙悟空语重心长地说:「倘若天道一直如此,我孙悟空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大闹天宫的人,但如果是你,说不定可以阻止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说完,他就上车了。

太白金星把孙悟空这句话念叨了很久,他忽然觉得:也许,自己真的可以做点什么。

回家后,太白金星就写了很多文章,大部分是关于「法治」的重要性。

同时,他联系了自己的母校,希望可以继续深造,攻读法学博士学位,如果可以的话最好给他一份教书的兼职让他糊口。

就这样,头发花白的太白金星每日往返于图书馆与教室之间,他兢兢业业,写了很多文章,指出现行法律存在的种种问题,并提出「人治」与「法治」并不矛盾,可以有机结合。

同时,他积极投诉各类违法涉黑事件,狮驼三兄弟只好赶紧整改,规规矩矩运营景区,再也不敢随意宰客了。

就这样过了些时间,一日,李靖忽然找到正在教室里吃盒饭的太白金星,他殷勤地请太白金星出去喝酒,太白金星答应了。

两人在学校外面找了个川菜馆,李靖叫了六两散装竹叶青,点了鸡片黄瓜皮蛋花生,没有一点当年的领导架子,反而像个多年的老朋友。

李靖说自己当年因为孙悟空的事情最后背了处分,被调到了一个闲职,不过好歹是保住了处长的待遇,现在他每天喝茶看报斗地主,逍遥多了。

两人干了几碗酒,六两竹叶青很快喝完了。

太白金星忍不住问道:「我当年拆你的台,你难道不记恨我吗?」

李靖叹道:「我自己也奇怪,但我不但不恨你,甚至还有些佩服你,奇怪吧?大概,我也想活成你洒脱的样子吧……」

太白金星知道李靖不是坏人,只是大家都是男人,为职业家庭所累,有时候说些违心的话,做些违心的事,属实不得已。

「我有一件事不明白,到最后怎么玉帝就肯放过孙悟空了?他就不怕孙悟空到处胡说?」

李靖嘿嘿一笑:「这还不多亏了你,你把那猴子说成神经病,神经病的证据是没有法律效力的,玉帝自然高枕无忧了呀。」

太白金星哑然失笑,他还以为自己机关算尽,没想到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12

李靖今天来的事有两件,除了找太白金星叙旧以外,还通知他天庭准备返聘他回去,继续当办公室主任,兼职法律顾问。

太白金星欣然同意,毕竟他确实不是搞学术的料,他更适合搞管理。

来到天庭后,太白金星在玉帝授意下修缮法度,明确各种规章制度,增加了很多解释和具体条例。

虽然「法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他对自己的工作很满意。

如果说有什么不满意,那就是他现在这个位置……还是个科级。

巨灵神提了,坐上了以前李靖的位置;二郎神也提了,现在是巡查组组长,两人好不威风。

太白金星知道自己年纪大了,现在干部队伍都讲究一个年轻化,提拔恐怕不太可能了。

而他的学术水平也高不成低不就,当「院神」的希望十分渺茫。

某日,已经成佛了的孙悟空找他喝酒,太白金星无意中说起自己的遗憾,孙悟空笑道:

「这有何难?你回去就上表玉帝,以天庭的名义办几场佛学交流会,把那些大仙大佛都请来,这么一来二去地,关系不就熟络了吗?」

孙悟空又递给太白金星一张名片,说如果要举办会议的话,一定要联系这家公司参与竞标。

「这个大概不违法吧……」

醉醺醺的太白金星这么想着,把名片装进了自己口袋。备案号:YX01djnnRgbbrV3nP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