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最爽的一次炫富经历是什么?

被经理穿小鞋,我把她开了。

她大怒。

「你脑子有病去医院看看,你以什么身份开除我?」

「公司是我家的,我想开你就能开你。」

她先是一愣,然后大笑了起来。

「我们老板姓梁,你姓宋,你撒谎能不能有点儿水平,宋妍?」

「老板是姓梁没错。」

「可老板娘,我亲妈,姓宋!」

1

毕业后我拒绝了我爸安排的「好职位」,靠自己面试进了财务部。

没想到过了两天,HR 就让我到工程部实习。

「小宋,我们考虑了一下觉得工程部比较适合你,你看看你愿不愿意过去?现在财务不缺人。」

我寻思这意思不就是,我要是不去工程部,公司就不要我了呗?

「请问一下为什么之前面试的时候没有提呢?

「公司是不能随意调岗的吧?」

我一个学财务的,去工程部干吗?

HR 还算客气。

「是不能随意调岗,但征得本人的同意后是可以安排的。」

「当然这也是我们的疏忽,不该在财务部不缺人的时候选择招聘,只不过我很看好你,工程部其实是一个更锻炼能力的岗位,你先过去学习,等财务部有位置的时候我再把你调回来,这样能接受吗?」

这饼画得,狗听了都摇头。

我刚想拒绝,脑海里却响起自己对我爸信誓旦旦的承诺。

「我一个 985 的本科学历还不能靠自己了?我非得靠自己混出个名堂。」

自家公司才上这两天就被辞退,以后还怎么服人?

「工程部其实更能锻炼一个人的能力,像我们公司那些中上层领导们,都是从工程部开始做起的。」

这话 HR 说得倒是没错,工程部是技术岗,懂技术的人永远有说话的底气,我爸本科也是学工程的。

「可我本科学的不是这个专业,我怕不能胜任这个工作。」

HR 笑了,笑容中像是带了点儿得逞的意味。

「其实你们本科学的东西和工作几乎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来了公司都需要重新学,退一万步讲,你们部门的经理很厉害,就没有她带不会的学生。」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 HR 的笑容我隐隐地有点儿不舒服。

2

HR 见我同意了,立马领着我去见了我的直系领导,那速度倒像是拼命地要把我往工程部推。

「宋妍,这是你们部门经理林念,你以后就跟着她学。」

我礼貌地伸出手,看着眼前比我大不了两岁的女人,妆容有点儿厚。

我心里有些佩服她年纪这么小就能做上这样的岗位。

「你好,我叫宋妍。」

林念像是没看见我伸出的手,转身。

走了两步回头,脸冷了下来。

「还不跟上?」

我也没见我爸那级别的人这么惜字如金?

连说个「跟我来」都像是要她命一样。

我顿时对这个新领导的好感全无。

我还是跟上了林念的脚步,走着走着,她突然转身拿了一堆图纸给我。

「这一些,你晚上看,明天我提问。」

我随手翻了两下,这些图纸包括了电路原理图、拓扑图、地基图……先不说我有没有这方面的基础,就是老工程师也不见得一晚上能看几百页的图纸吧?

「我没有学工程的基础,我怕……」

「新人刚进来谁有基础?这不是你懒惰的理由,宋妍,公司不是学校,没有人会罩着你。」

我怎么感觉林念好像在针对我?我抬头仔细地看了她几眼,可确实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认识的话怎么会针对我?

难不成这就是她带新人的方式?

「我努力。」

3

回了工位,我戳了戳一个挂着「刘亮」牌子的三十岁出头的男人。

「我想请教一下,这些图纸我该怎么看?」

刘亮转了过身。

「你就是我们部门新来的实习生?」

我点了点头。

他欲言又止,像要说点儿什么。

林念踩着高跟的声音从我们面前经过。

「长得漂亮也是一种本事啊。」

听着有点儿阴阳怪气,说完走回办公室拿起一个蔻驰的包又往外走。

话被打断,我又问刘亮。

「你刚刚想说什么?」

他摇了摇头。

「没事。」

「你问图纸是吧?我教你,你先看端子,端子连接的是……」

听他讲我稍微懂了一点,但只是皮毛。

看图纸看着看着就看到了下班的点儿,刘亮收拾完东西拍了拍我肩膀。

「早点儿下班,你才刚来,不着急。」

我点了点头,又埋头在图纸之中。

4

第二天我眼下一片青黑,看了一晚上图纸,才堪堪地看了二十页,也只懂了个大概的框架。

但班,还是要上……

「妍妍,让你爸载你去吧,正好车上补补眠,看你这一脸憔悴的。」

我妈摆着餐盘,边伸手拍了我爸一下。

「就顾着看报纸,看把闺女折腾成啥样了。」

我爸是个妻管严,马上放下报纸,义正词严。

「公司有人欺负你?」

我连摆摆手。

「没有,才上这么一天班能有谁欺负我?」

「有人欺负你你告诉爸,自家公司还能让人给欺负了不成?」

「知道啦。」

这才第一天,啥形势都没搞清楚,还是别贸然行动了。

「爸载你去吧?」

我想了想拒绝了。

「算了,就五分钟的路,我骑小电驴去就行。」

「也行,趁着这个机会锻炼锻炼。」

说完他看了我一眼,眼里带着些期许。

「顺便趁着这个机会帮爸爸找找公司里的蛀虫。」

我理解我爸的想法,公司里的那些人精们知道我爸是老总,在他面前总是把最美好的一面表现出来,但他们见我就不一样了,我啥都不是,实习生一个,他们才不屑于在我面前伪装。

我妈不满地嘟囔。

「锻炼啥呀,这大太阳的,小电驴多晒,要我说你先给闺女买辆车吧?」

「哎,不用。」

说着我挎上包骑小电驴出门。

刚到公司,就看到林念站在门口等着我,我从小电驴上下来。

「早呀。」

我露出笑容,打了卡。

但发出的善意并没有得到接收,林念盯着我的小电驴,不知道在看什么。

又将视线移到我脸上,阴阳怪气。

「当初我做新人的时候,都是比规定打卡时间早到一小时的,哪像现在的年轻人,踩着点儿打卡。」

我看了眼打卡时间。

7:50

8:00 上班,这也还没踩着儿吧?

「要是人人早一小时,那为什么要规定打卡时间?」

「林经理不仅做新人早一小时来公司学习,现在当领导了也早一小时来抓新人,真是给公司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阴阳怪气谁不会?

果不其然,林念的脸黑了下来,冷哼一声。

「真是朽木不可雕。」

我不理她,刚要上楼,没想到林念又拦住了我。

「昨天的图纸看得怎么样了?」

在公司大门口问?

这不是明摆着要让我难堪吗?

打卡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不明所以地看看林念,又看看我。

「大概看了一些,但还有一些细节问题不清楚……」

「不清楚?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

「你一个 xxx 学校的高材生,这么浅显的东西不懂?真给你们学校丢人。」

我都还没说哪里不清楚,大早上就开始骂人?

「想必林经理刚实习是一点儿问题都没遇到,一天追赶老工程师?」

林念的脸色越发难看。

「你一个新来的……」

「一大早在公司门口吵什么?」

是我爸的声音。

「老板好。」

林念的声音一下子就软了下来,恭恭敬敬地给我爸问好。

「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新来的实习生不懂事。」

我还没开口,林念又打断了我。

「老板,不打扰您了,我带着小宋先到部门里学习。」

这会儿倒成了小宋了?

我向我爸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插手。

6

我跟着林念走,她瞥了一眼图纸,随手放到一边。

又从包里抽出一沓文件。

「这些材料你给我整理好,明天开会要用。」

「我一个人整理?」

她冷哼一声,环着手。

「你有意见吗?」

我点了点头。

「林经理不觉得这个工作量太大了吗?尤其对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来说。」

没想到这句话触到了她的逆鳞,她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我是你上级,我说的话,你只有服从的道理。」

所有工程部的同事都转头看向我们,我抬头看她,她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自然。

行呗,你职位高,你说了算。

我坐了下来,看着她一脸得意地踩了高跟往办公室里走。

左右想不通,我只好问刘亮。

「林经理都是这么对新人的吗?」

刘亮压低声音。

「只有你一个。」

我有这么大的面子?值得她这么对我?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私怨?」

我再次想了想,依旧一点儿也想不起这张脸。

见我摇了摇头,刘亮又开口。

「那她怎么会特地把你要来我们部门?我以为你们是什么亲戚呢。」

特地要的我?

所以也就是说,她提前和 hr 串通好,把我要到了工程部整我?

这要是她亲戚,只怕也是倒霉亲戚。

「我不知道呀,我以前没有见过她。」

「那就奇怪了。」

我突然就想开了。

她特地把我要来,肯定要好好地整我,不会那么轻易地就把我给辞了。

7

于是我开始按部就班,从工程的基础学起,她说的材料能整理多少就整理多少。

到了第二天,我把整理了一半的材料交给她。

她盯了我很久,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笑得有点儿让人头皮发麻。

我以为她就这样放过我了。

没想到会开完了,她让大家留下,又单独地把我拎出来。

「不是我不给新人留面子,你们看看她做的这都是什么垃圾?这水平,专科生都做得比她好。

「从内容到排版到语句,你敢说你不是野鸡大学毕业的吗?」

要是别人,可能被单独地拎出来讨伐会有点儿羞愧,刚出社会的女生脸皮都比较薄。

但是,知道她针对我,我就躺平了。

「我才刚来,还有很大的学习空间。」

「再说了,你不是很清楚我的学校吗?昨天不是在公司大门都给我念出来了?

我不甘示弱,场面顿时变得有点儿争锋相对。

其他同事见状忙说好话。

「宋妍才刚来,还什么都不懂。」

「多学学,很快地就会了。」

林念却不听。

「不懂就要多花点儿时间学,你自己看这些内容,你自己不觉得羞愧吗?」

说着她把文件甩到我面前。

「请问是什么内容?我觉得没问题啊。」

从她开的会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完全是照着 PPT 读的,半点儿没自己看法,我这个没半点儿工程基础的人都觉得她的内容没半点儿水平,照着念谁不会?

再说了她老说我整理的材料内容有问题,倒是指出有什么问题啊!

「什么没问题,你自己不会看看?」

「这么简单还需要我给你指出来?」

搞半天,还是没说什么问题。

其他同事又纷纷开口。

「宋妍刚做的报告肯定没有老练的工程师做得好,你就别和她计较了。」

「是啊,算了。」

半晌她才冷哼一声。

「今天就先放过你。」

我笑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呢?

8

刚出会议室,刘亮悄悄地和我说。

「你以后别和她对着干,她有后台的。」

我听了来了兴趣。

「展开说说。」

刘亮却「嘘」了一声。

把声音压得更低。

「具体是什么后台,没有人知道。总之她说什么,你左耳进右耳出就可以了。」

我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干了坏事,迟早都会露出马脚的。

接下来的两周,林念又指使着我做这个、做那个,甚至端茶倒水的事也让我来做。

我能干就干,不能干、不想干就不干,她对着我骂骂咧咧却无可奈何,常常气得什么难听的话都骂。

其他同事见状纷纷安慰我让我别和她一般见识,我佯装难过,捂着脸说自己笨。

「你已经很好了,又上进又细心。」

「她刚来公司的时候也犯了很多错误的。」

「你别说她刚来,就是现在也……」

「嘘。」

后面的话被打断,但我多少也猜得到。

林念的我水平和我差不多,甚至每天只是来公司打个卡,一整天都没在办公室里。

有需要她签字、过目的地方就叫我们先放着,等她回来处理,常常一等就是一整天。

工程部私下里对她意见不小。

只是还没摆到面上。

本想让我爸把她给开了,可她怎么坐上这岗位的问题还没搞清楚……

再说因为「名不副实」这个理由开除她还得付她几倍的赔偿金。

钱也不多,但花在她身上,我不乐意。

好不容易闲了会儿,我仔细地研究了下她的朋友圈,全是晒包、晒车、晒高端局的。

一片岁月静好。

但我盯着一张照片,看出了点儿门道。

这不是我去过的会所吗?

还是个网红聚集地,之前我去过看到一堆人围在一起拍照,我嫌乌烟瘴气,后来再没有去过。

到了周末,我让司机送我过去碰碰运气。

没想到还真碰上了林念。

和几个打扮精致的女人围在一起,对着一个奢侈品包包猛拍。

一会儿这个背一下,一会儿那个背一下。

我笑了。

没想到林念是个假名媛。

我挎了个爱马仕的包走到她面前,佯装偶遇。

「林经理,好巧啊。」

林念听到声音,猛地抬头,脸突然黑了下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不是周末吗?怎么了,我不能来?」

林念盯着我的包,眼神像要把我给吃了。

半晌又笑了笑。

「看来咱们是一样的人。」

「哦?怎么看出来的?」

我把包放在了桌上,那些所谓的名媛眼睛发光。

「这不是已经绝版了吗?你是怎么搞来的?」

「我先拍,我先拍。」

她们拿出手机,就要对着我的包包拍照。

我对着她们露出一抹笑,把包收了起来。

「不好意思,私人物品,不接受大家拍照。」

林念突然站了起来。

「宋妍,你装什么呢?」

我转头看着她。

「怎么了,我不能有钱吗?」

我今天就是故意的,故意给林念找不痛快。

我们公司工资再高,也不可能一个月能让她买一个小几万的包,除非她有金主。

但就算有金主,看来对她也不怎么样啊,难为她在这里当这个假名媛。

「你有钱你在公司穿那么随便?你有钱你能处处受我的气?」

我笑了。

「你也知道你处处针对我?

「我有钱,也要学习,也要工作,我的衣服没有 Logo 不代表它不是大牌。

「林念,承认自己爱慕虚荣那么难吗?」

林念站了起身,叉着腰。

「你就是说破天,我也不信你有钱,你的包是你的吗?你怎么证明?你说衣服是大牌它就是大牌了?像你这个年纪谁会有钱还这么朴素?」

我气笑了。

「林念,我没必要向你证明。」

9

但没想到我还没回到家,公司群里就炸开了锅。

「宋妍是假名媛?」

「看不出来啊,她平时也没怎么发朋友圈吧?」

「那她当这个假名媛的意义在哪里?」

「会不会她有其他平台的账号?」

往上一滑是我的爱马仕包包被其他三个假名媛拍了的照片,被林念发到了群里。

她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据我所知这款包包已经断货了,全球才五个。」

然后又发了一张我从那个会所挎着包包走出来的背影照。

看似不经意的照片,却引发了无限的遐想,间接地坐实了我「假名媛」的事实。

断货、绝版,然而包括我在内,全球五个的包,我们几个人里就有了四个。

这不是假名媛是什么?

看到群里一条条的消息。

我回了一条。

「这周邀请大家到我家游艇上开派对。」

听到我这话,群里再次炸开了锅。

我承认,我落俗了。

我是有钱人,我为什么要让别人误会?

10

和林念打了一周太极,她倒是没怎么难为我。

想来是要等着我周末出丑。

我提前让人布置好现场。

终于到了周末。

同事们登上游艇,左看看右看看。

我对着她们随口说。

「你们自己随意点儿,别拘束。」

眼睛瞄到了林念,她站在人群之外,脸上带了些许不自然的神色。

我朝她露出一个笑容。

没想到她还真来了。

同事亲昵地挽着我的手。

「哇,你家真的好有钱啊!宋妍,之前我不该在群里跟着起哄的,我误会你了。」

「但你平时怎么这么低调?藏得太深了吧?」

「原来妍妍才是货真价实的名媛。」

妍妍?

我微微一笑,把手从她怀里抽了出来,这种塑料姐妹情,没有什么经营的必要。

我走到林念面前。

「林经理,谁是真名媛,谁是假名媛,你还要和我掰扯吗?」

她脸上的血色尽褪:游艇可以是租的,你没有证据……」

我打断她的话,甩出一个游艇购买的发票记录。

「前两年我爸送的生日礼物,你要不要看看?」

半天,她都没有任何的动作,睁大了双眼盯着我,像是要将我生吞活剥一般。

其他同事见状,忙转移话题。

「宋妍,你家这游艇多大啊?」

「这要买的话得多少钱啊?」

我瞥了林念一眼,转过了身,顺着同事们的话头,给她留了点儿面子。

「大概七十八英尺吧,不算是最大的,但让咱们工程部的聚在一起玩还是够的。

「买的话,大概几千万吧。

「发票上都有。」

11

本以为经过了这件事后,林念多少会收敛一点,没想到她越发嚣张,过了两天她把我叫到办公室。

「有个项目你去跟。」

说完从包里拿了份材料出来,丢给我。

我指了指自己。

「只有我?」

「只有你,怎么,你有意见?」

很有意见!

「我单独地跟这个项目是不是不合适?」

林念冷哼一声。

「我是上级,你是下级,我的命令,你只能服从。」

好一个下级服从上级,真把自己当老板了?

「林经理,这涉及公司利益,你觉得这么安排合适吗?」

「合不合适,不是你说了算,是我说了算!」

「再说了,我们公司不是慈善机构,你就算有钱又怎么样?没能力也一样滚蛋。」

我忍住了冲上去扇她一巴掌的冲动。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谈不下来,你就把我开了?」

林念不置可否,扬了扬她那「高贵」的头颅。

「你就不怕我向上级反馈你针对新人?」

听到这话她轻蔑一笑。

「你大可以去反馈。」

她的态度更让我坚信了她的后台就是公司某高层领导,所以她才敢这般肆无忌惮。

「行,我跟。

「但你敢不敢和我赌一把?」

看到她不屑的眼神,我接着说。

「如果我谈不下来,我走人,干干净净地走。但如果我谈下来了,你当着全公司同事的面,向我赔礼道歉,说自己不该狗眼看人低。」

我赌她对自己的自信,赌她在几次三番被我呛后,巴不得我早点儿离开公司的心。

因为就算我拿不下项目,她也没资格开除我。

她估计巴不得我这么说,还免了她去找理由。

果不其然,她只是犹豫了一下,立马应下。

「行啊。」

还冷嘲热讽了句。

「有钱有什么用,权力才是最重要的。」

12

她这么轻易地应下这件事,想来这项目不会太容易。

我跑去问刘亮,没想到他比我还生气,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

「她让你去跟这个项目?」

我点了点头。

「怎么了吗?技术问题很复杂吗?」

刘亮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

「技术问题不复杂。」

「那是什么原因?」

「哎,你才刚来还不知道,这个项目有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没什么钱,销售也不太上心,觉得流标了也就流标了。第二个就是这个甲方是个笑面虎,你摸不透他心里的想法,可能陪着玩了半天,最后项目还是落在别家公司手里。」

见我蹙起眉头又安慰我说。

「不过和我们工程部应该没关系的,一般是销售去陪客户、拉项目,而我们只是去回答技术层面的问题,就算谈不下来,责任也不在我们身上。」

听了他的话我并没有放宽心。

和林念的赌约还历历在目,这可不是轻飘飘的一句「责任不在我们身上」就能解决的问题。

我能做的就是尽力而为。

销售不上心,我得上心。

我把手头的材料整理了一下。

有来工程这段时间积累的知识,有刘亮带着我学项目的经历,加上这个项目确实不算太难,我花了两天就把技术问题搞了清楚。

但客户那边的态度确实难以把握。

他们像个笑面虎,却没有透露出一点儿关于这个项目花落谁家的苗头。

「小宋,你别太上心了,这个项目对我们公司来说不重要。」

销售部的同事纷纷劝我,他们对这个项目处于一种佛系的态度。

想来也是,又没几个钱,抽成也抽不了多少。

可我不像他们,这个项目是我能不能留在公司、能不能给我爸争一口气、能不能在公司站稳脚跟的关键。

13

我和销售一早把客户约了出来,销售对我的执着不解,只当我是个不听劝的小姑娘,无所谓地陪着我逛。

等我把客户带到了高尔夫球场的时候,他们格外惊讶。

「小宋,听说你家有钱,没想到这么有钱啊。」

我扯了扯嘴角,勾起一个笑容。

「咱们今天玩个尽兴,尤其是江总,大老远来一趟,要是哪里不开心了就是我的不是了。

「除了高尔夫,这里还设有按摩、温泉服务。此外,我晚上还定了 xxx 会所,歌舞表演、酒水饮料一应俱全。」

听了我的话,江总冲我笑得开心,还伸出手鼓了鼓掌。

「还是小宋会安排,深得我心。」

陪着人打了一早的高尔夫,江总兴致勃勃地就要去下一场。

我及时地把人拦住。

「江总,您看能不能吃饭的时候抽点儿时间听我讲讲,我准备了些材料,保证不打扰您宝贵的娱乐时间。」

玩了一早上,客户们心情都不错,尤其是江总,脸上笑开了花。

「当然可以了,听你讲完我们再去吃饭,不差这一点儿时间。」

「那再好不过了。」

我把准备好的 PPT 放映到大屏幕上,深吸了一口气后才开始讲。

「此次投标我们公司具有以下优势:首先在产品上,我们公司不仅满足了贵司所要求的稳定性和准确性,在速度和使用寿命上也优于市场上同类型的其他公司;其次,我们公司的售后服务在业内一向广受好评……(巴拉巴拉),绝对不会出现推卸责任的现象;最后,我们公司所生产的每道工序都有据可循,皆是按照国际标准……(巴拉巴拉),安全性绝对可以保证!

「而其他公司,参照此前你们所选择的公司,皆存在以下……(巴拉巴拉)的问题。」

讲了近四十分钟,江总在内的客户却只是笑着对我点了点头,依旧没有任何要选择我们公司的表示。

我气极。

渣男的态度都没有这么暧昧。

但卑微乙方,我,只得面上不动声色地把人带去吃了午饭又做了按摩。

14

销售见我这样,也开始上心了起来。

晚上我们把客户带到包厢,叫了些酒,和客户扯着皮。

「小宋酒量怎么样?能喝吗?」

江总状似不经意地问我,销售正要替我拒绝,我忙应了下来。

横竖是豁出去了。

「能喝。」

我酒量一般,属于中等水平,和这些老酒鬼拼酒肯定是拼不过,但我一定得喝,不仅得喝还得喝得连亲妈都不认识,才能让他们看到我的态度。

我倒了满满的一杯酒。

「江总,我先敬您,感谢您今天的捧场。」

说完猛地抬头往里灌。

又一杯杯地敬了所有在场的甲方们。

不知道喝了多久、喝了多少,我的胃里火辣辣地疼,直到我吐了几次,晕沉沉地不省人事。

(女孩子在外还是要保护好自己,别喝太多酒)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头疼得不行,刚想下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小宋,醒了吗?」

意识不甚清醒,我捂着脑袋。

「你谁啊?」

「我销售啊,我打电话就是和你说,客户已经承诺我们公司了,你昨晚喝那么多,现在就安心地休息吧。」

听到这话我突然就清醒了过来。

头也不疼了,胃也不辣了,火速收拾好就去了公司。

我进了部门,同事们纷纷迎上前来祝贺。

「宋妍,可以啊,看不出来你这么拼。」

「小小年纪还挺会来事儿。」

「刚刚销售特地来我们部门夸得你。」

我打断他们说的话。

「林经理在吗?」

他们不明所以,还是回答了我。

「好像在办公室里吧。」

我推开他们就往林念办公室里走。

「林经理,你是不是该向我赔礼道歉了。」

我开门见山。

林念的脸色难看,却依旧强撑。

「他只是口头应允,还要等最后的合同。」

「那咱们,等着看呗。」

我又不差这两天的时间。

15

如预期般,没过几天,合同签下来了。

我又去找林念,她却不认账了,理直气壮地反驳我。

「我没有说过这话。」

我看着她的脸,气笑了。

「林经理,你的脸皮比你的妆还要厚。」

「说出口了又做不到的人,还怎么当领导?」

林念一脸「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看着我。

我把手机打开,播放录音。

「有个项目你去跟。」

「只有我?」

「只有你,怎么,你有意见?」

「我单独地跟这个项目是不是不合适?」

「我是上级,你是下级,我的命令,你只能服从。」

「林经理,这涉及公司利益,你觉得这么安排合适吗?」

「合不合适,不是你说了算。」

「再说了,我们公司不是慈善机构,你就算再有钱,没能力也一样滚蛋。」

「你的意思是我谈不下来,你就把我开了?」

「你就不怕我向上级反馈?」

「你大可以去反馈。」

「你敢不敢和我赌一把?如果我谈不下来,我走人,干干净净地走。但如果我谈下来了,你当着全公司同事面前向我赔礼道歉,说你不该狗眼看人低。」

「行啊。」

「有钱有什么用,权力才是最重要的。」

来来回回地播放着,林念脸上的血色一寸寸地褪尽,最终,她忍不住了。

「宋妍,你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我指了指自己。

「我?」

「我过分?和你比起来,我做什么都不过分。」

「只要你在所有人面前向我道歉,这段录音就从来没有存在过;否则,这段录音就会在全公司的广播系统中不断地播放。」

林念还是软了声音。

「宋妍,对不起,是我错了。

「但我不能在那么多人面前向你道歉,我希望你能理解。」

我环着手,笑了笑。

「我不能理解啊!怎么就不能?

「向我道歉是会让你少块肉还是少根骨头?林念,做错了事,就要承担,你既然同意了和我的赌约,做不到的话怎么给属下树立好榜样?

「你问问自己,要是这个项目没有谈下来,你会放过我吗?」

林念恨不能将我生啖其肉,瞪着我。

最终她妥协。

「给我两天时间。」

「好啊,我等着。」

许是权衡再三,林念选择公开向我道歉。

只不过说得含含糊糊的。

「我不该因为自己资历深就有了优越感,不该拿公司的利益来打赌,做事不该不计后果。

「对不起宋妍,是我错了,这个赌约,我输了就会认!」

整了半天,她这道歉一点儿诚意都没有,还给自己立了个信守承诺的人设。

我走到她面前,当着同事的面。

「林念,你可不止是有优越感啊,你让我给你端茶递水,处处为难我,既然做出了这些事,你自然就该道歉,在这给自己装什么信守承诺呢?若不是我手上有你的把柄,你会乖乖地向我道歉吗?」

我没想到,林念居然哭了。

眼泪就像自来水,说来就来。

我天生的冷硬心肠,看着她的眼泪不仅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点儿想笑。

「我就想问问,你针对我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我已经和你说对不起了,你还想怎么样?不管怎么说我都算是你的领导。」

还是有不少同事吃她的这套,纷纷劝我算了,别在公司闹得太难看。

我瞥了一眼她梨花带雨的模样。

真,白林莲念花。

再怎么不得劲,道歉的事还是过去了。

最起码,我让林念低下了头向我认错。

16

「给你买了辆车,你去看看。」

刚吃完早饭,我爸不经意地开口。

「啊?怎么这么突然,买了什么呀?」

我爸把我拉到自家车库前。

「你不是嫌爸的这些车颜色太单一了吗?这回趁着你拉了个项目,我给你买了辆橙色的,女孩子还是少晒太阳,开个电动车不安全。

「你快看看喜不喜欢?」

是一辆橙色的宝马 mini,虽然和车库里的其他车没法比,但却正中我心头好,因为这就是我最近看的韩剧中女主开的车。

没想到我看剧的时候随口一提好看,我爸就记在了心上。

「爸,你也太好了吧!」

我激动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但对新车的喜爱在开着它的第一天就到了尽头,小电驴五分钟的路程,开车要开二十分钟!

等我到公司了又没有停车位,我只好临时找了个犄角旮旯一停。

彼时我和林念已经有一阵子相安无事了,她见着我就当没看见,我除了必要的签字也不主动地找她,我们就像同一个部门里的两个陌生人。

因为第二天要出个外差,那天没到下班的点儿我就下了楼去停车场取车。

没想到等我上车了后,我却看到了一个活色生香的场面。

林念楼着一个中年男人在她车里亲得难舍难分。

趁着他们没注意,我拿出手机按下了快门。

巧的是,这个男人我也认识,是制造运营部的总监。

还是我爸看他能力强,特地从别家公司挖过来的。

可我记得他有家室啊,晒的还是爱妻的人设。

见他们拉拉扯扯,我心里暗骂。

「能力和人品,果然没什么太大关系。」

我又故意把汽车喇叭打开,从他们面前驶了过去。

果不其然,他们两人惊跳了一下。

我清晰地看到了林念见了鬼的表情。

心情很好地开车回家,不过一分钟,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承认,我这个人就是睚眦必报的个性,心里有不舒服,我就要把这个情绪发泄在让我不舒服的人身上。

所以当我看到手机闪烁不停时,我开了静音。

一夜好眠。

第二天我又一大早出差,借着出差的机会看看风土人情,欣赏欣赏美景,心情十分愉悦。

闪烁的手机屏幕越发让我心情舒展。

17

等我出了差回来,果见林念在公司门口等我,眼下一片青黑,足以证明她这些天有多难熬。

她压低声音,怕在公司丢脸。

「宋妍,我求你不要揭发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你要我给你跪下都可以。

「真的,我求你了!」

我经过她,不作停留,抬脚就往里走。

林念追了上来,手上使了猛力把我拉到她办公室里。

「宋妍,我劝你好好听我说话。」

被她拽得胳膊疼,我再一次惊讶于她的无耻。

「林念,你一个高材生,怎么能去破坏别人家庭呢?」

不想我刚说完,林念却笑了。

「宋妍,你从小要什么有什么,怎么会理解我?

「我求你当作没看见好吗?接下去我不会再为难你,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让我往东我绝对不会往西。」

我把她的手从我胳膊移开。

「林念,我常常惊讶于你的无耻,你是怎么说出这种话的?

「你不在工作上多上点心,专门干一些这种不下流的事,就算你得到权势了,你能安心吗?

「你别干了,准备离职吧。

林念的笑声一声比一声大。

「我不走,你不就是有点儿钱吗?在权力面前,金钱算得上什么?

「脑子有病去医院看看,你以什么身份开除我?」

「公司是我家的,我想开你就能开你。」

我摊牌了!

我不装了!

老子就是你的金主爸爸!

她先是一愣,然后大笑了起来。

「我们老板姓梁,你姓宋,你撒谎能不能有点儿水平,宋妍?」

「老板是姓梁没错。

「可老板娘,我亲妈,姓宋!

「我跟着我妈姓。」

林念却始终不信,直到我拿出手机,打开我们一家三口的照片递到她面前。

她突然像受了什么大刺激一般,发疯地捂着耳朵。

「我不信,我不信,你说谎,宋妍,你骗人!」

我一步步地往前,逼近她,把她捂着耳朵的手挪开。

「要不要再给你看看我们家的户口本?还是你要亲自上去问问董事长,让他给你看看亲子鉴定?」

林念突然大叫了一声,同事们不明所以,跑进来看。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凑近林念耳朵,压低声音。

「林念,林大经理,我决定不开你,我会让你会自动请辞!」

18

不得不说,林念的心脏还真是顽强。

早上过完她下午又正常上班,脸上的神情没有任何波动。

直到总监的老婆来了公司,扯着林念的头发,从公司头骂到公司尾,她的脸上才有了一丝裂痕。

但不管怎么被打、被骂,别人怎么看她笑话,她依旧天天来公司里上班。

就这样维持了几天。

直到总监被他老婆一起拉着过来了。

「我和这个 j 人,你选哪个?」

总监老婆强势,拉着总监非逼着他做出选择。

林念期待的双眸终于落空。

因为显而易见。

林念就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当着全公司同事的面前。

「林念,对不起,我有老婆,还有儿子,给不了你想要的。」

林念终于崩溃大哭。

同一天她递了辞呈。

等交接了一阵子的工作,她收拾了东西要走。

没有任何人和她说上一句话,她早就成了公司的边缘人物。

我追到了公司门口,拦住她。

「宋妍,你还要怎么看我的笑话?我这样还不够吗?」

「我还没有见人落魄补刀的习惯。

「我就是想知道,林念,你到底为什么针对我?我们以前认识吗?

林念嘴角扯了扯,最终无所谓地扯出了一抹笑。

「你不知道?」

「也是,像你这种没有心的人,别人铆足了劲儿地去争、去抢的东西,你不过眨眨眼就有,你哪会在意?」

越听我越听不懂。

「怎么?我是抢了你什么宝贝了?」

「宋暮,你认识吧。」

「嗯哼?」

「我追了他整整三年,他却一眼不看我;但你呢,你招招手,要什么他马上给你送到面前。」

「所以,你得不到他就作贱自己?」

「你这种天生凉薄的人懂什么?难不成我追他一辈子吗?」

话不投机半句多。

「林念,你猜,宋暮为什么姓宋?」

「因为他是我舅舅的儿子,他大学照顾我,是因为我是他的家人!」

林念转过身,满脸错愕,最终大笑出声。

「原来从头到脚,都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

19

林念辞职后不久,制造运营部的总监也辞职了,也是,毕竟出了这种事,谁不想去一个没人知道自己所做的龌龊事,能重新开始的地方呢?

至于那个一开始就给我画饼的 HR ,她见林念走了知道形势不对,也递了辞呈。

我不知道林念是出于什么理由没把我的身份揭开。

而我自然也不会主动说出自己的身份,因为只有一步一个脚印,才能真正地站稳脚跟。

我又继续苟在工程部干了三年,而三年后,我成了经理。

在不断学习的过程中,我见了很多牛鬼蛇神,不乏有像林念那种德不配位的存在,但事实也证明,他们在职场中走得并不长远。

一次两次或许是侥幸,但没有真正的实力,家族的荣光再盛,也终会消失殆尽。

(完)备案号:YX1108yR0QR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