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在容错率几乎为零的行业工作是什么样的感受?

急诊抢救,不容有错。

我的一个女病人,上着班突然便血不止,人都拉虚脱了,躺在 icu 随时醒不过来,父母赶到后第一时间问的是,会不会影响生孩子。

这个女病人本来好端端上着班呢,去了个厕所,突然拉血不止,跟下雨似的,马桶上染红一片,整个人都虚脱了。

她马上电话告诉了老公,老公赶到公司后火速把她送到了我们医院。

来的急诊,刚好是我值班。那天也是我在急诊科待的最后一个班。

女病人 32 岁,刚结婚,还没小孩。由于双方父母催得紧,一直在加紧备孕当中。

她说这几天一直有便血,断断续续的,不过真没多严重,也就没当回事。本来打算等周末再来医院的,没想到今天突然大出血了。

我看她脸色苍白,全身直冒冷汗,赶紧让护士把她推进了抢救室。

心电监护一接上,看到血压偏低、心率偏快。

血压低是休克晚期的征象,患者已经是休克了,而且是失血性休克,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我忍不住数落他们:

「你俩胆子忒大了,这种情况应该直接打 120,你还找你老公送你来,脱裤子放屁。下次还有这种情况应该第一时间找 120,耽误了可是会出人命的。」

患者表示是下面出血,量很大,她老公在旁边一直问我,会不会是流产了。

流产是阴道出血,听患者描述,她这个是肛门直肠出血,两码事。

但女性下面出血有时候是需要认真鉴别的,你以为是直肠肛门出血,实际上可能是阴道出血,必须得检查才知道。

可是患者害羞,老说下面出血,具体哪个下面说不明白,只能立马安排检查。

进了抢救室,护士帮忙脱开患者裤子,检查后确定是便血,消化道出血,不是阴道出血,不是流产。

患者自己也说是拉血,这一个多月来拉了好几次,今天这次最严重。

当然严重,裤子全是血,床单也染红了。护士换了一次床单,又红了,都是血。

再看血压,都已经跌到 88/40mmHg 了。

这个数据是什么概念呢?这已经是失血性休克,是急症,会死人的,得立即输血补液抗休克。

患者老公还在问,真不是流产吗。

我有点生气了,不是流产,消化道出血怎么扯得上流产呢。流产不一定死人,但是消化道出血不及时处理好,可能人就没了。

他这才闭嘴,不再问流产相关问题。

规培医生说,患者失至少得流失 2000ml 血了。

这意味着什么?这么说吧,咱们成人人体血管内的血液也就 5000ml 左右,当短期内失血 400ml 一般无碍(献血量),但如果超过 800ml 就会有休克可能了。

患者失血已经超过 2000ml,那是肯定休克了,非常危险。

如果不及时补充血容量,患者很快就会因为缺血缺氧昏迷,继而死亡!

我叮嘱规培医生,赶紧给患者抽血化验,联系输血科,要血,红细胞、血浆都要一些。

患者老公大概是被我们的架势吓到了,浑身打哆嗦,拉着我问怎么就这样了。

他不明白,老婆上午还好端端的,便血也不是啥大事,怎么进了我们急诊,人就突然不行了。

我顾不上跟他解释,只能先安慰他坚持住,他可不能倒下,病人在抢救,还有很多东西要他签字呢。

为了让他平复一下心情,我让他到外面等着,并且正式给他下了病危通知书。

他语无伦次地表示,不管任何代价,花多少钱都无所谓,一定要把人抢救好。

不能保证,但是一定会全力以赴。这是我的原话。

急诊科没有任何疾病是能够保证的,时间太短了,很多时候判断不清楚病情,这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可能人就没了。

千万不能给家属任何保证,这都是血的教训。

我告诉他说,目前除了尽快给患者补充血液,最关键的是,赶快找出到底是哪个地方出血,然后马上止血。

我们急诊科是没有能力止血的,这种情况得赶紧联系消化内科帮忙。

消化内科医生有内镜,很多消化道出血都需要内镜下止血的,要么是烧灼止血,要么是套扎止血,光凭几个止血药是无济于事的。

止血药这个名字听起来很牛逼,实际上碰上大出血,止血药怂的跟孙子一样。

他是懂非懂点头,嘴唇都在发抖。

签好字后,我们继续处理病人。

这个时候患者意识开始模糊了,问她哪里不舒服时,已经回答不清了。

换句话说,患者已经一只脚迈入了鬼门关。

消化内科医生随后也匆忙赶到,听诊患者腹部肠鸣音比较活跃,确认就是消化道出血。

但是人体消化道很长,拉直的话有好几米长,具体是哪个部位出血呢?又是一道难题。

消化道分为上、下两部分。上消化道是从口腔开始,一直到食管→胃→十二指肠→部分空肠(以屈氏韧带为界)。

下消化道就是空肠→回肠→结肠→直肠,一般情况也把空肠、回肠统称为中消化道,这样上、中、下就更好理解。

消化内科医生认为患者是下消化道出血,尤其可能是结肠出血的可能性大,否则不会拉这么多鲜红色血便,建议马上做结肠镜。

如果镜子进入看到有流血点,马上止血治疗就好了。

消化内科医生这个建议是很正确的。

患者老公这时候已经六神无主了,反复表态,只要有帮助的治疗,都做,都签字。钱不是问题,大不了卖房卖车。

为了证明他是真心实意救治的,他直接到收费处交了 10 万押金。

我俩都傻眼了,看来他是怕我们不够积极治疗啊。

一切准备就绪后,准备去内镜室做结肠镜。

这时血库的血送来了,我赶紧让先输上血。

这时的我,就好像一个等待援兵的落败守城将士,如果血制品不及时送过来,加上患者又不断出血,那真的会兵败如山倒的。

结肠镜虽然效果好,但也不是说做就能马上做的,从说做到最后镜子进入患者体内,起码都得几十分钟时间啊,一分一秒都耽误不起。

但这时候,我有些犹豫了,直接就拉过去内镜室做吗?患者现在血压都有点偏低了,万一在内镜室出事了怎么办?

消化内科医生跟我想一块去了,说要不还是去 ICU 做吧。

上一次有个出血的病人在内镜室,还没来得及麻醉,人就室颤了,最后抢救了几十分钟,虽然命保住了,但是因为大脑缺血缺氧时间长,最终成为了植物人。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我也是知道的。

不单只我害怕,消化内科医生自己也害怕。意外这东西,谁也说不好,我们必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有足够的把握才行。

最后消化科医生建议,在 ICU 密切监护下,我们来给她做结肠镜,看看能不能止血。

我赞成,是的,万一心跳停了或者什么别的意外,可以立马组织高效抢救。有 ICU 医生保驾护航,做的也放心些。

那就得麻烦 ICU 的医生了。

可是,正准备上 ICU,患者就昏迷了,呼叫没反应了。

患者老公吓得失声痛哭。护士把他请出了抢救室,怕影响我们抢救。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该不会还没来得及做肠镜人就不行了吧。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够呛了。

ICU 医生几分钟就到了,评估完情况后,很爽快地把病人接到了 ICU。

这事还真得他们出手,ICU 虽然不是保险箱,但是他们抢救设备多,手段丰富,对病人来说也是多一层保险。

当然,如果血止不住,该不行的还是不行。他也跟家属说了,ICU 只能提供一个抢救场所,并不保证患者能一定活下来。

患者老公又签了字,同意上 ICU。

上了 ICU,患者的血压进一步稳住了,那是因为快速输血补液的缘故。

但是出血还没完全停啊,时不时还会从肛门这边流血出来。

眼看着鲜红的血液从患者肛门流出,真的好像刀割一样着急。我们都恨不得直接伸手进去掐住出血口。

真有这么容易就好了。

消化内科医生推着内镜来了。

ICU 医生三两下就给病人做了气管插管,这样做是安全的。

因为患者已经昏迷了,不排除是脑袋的问题,万一是脑出血或者脑梗死,可能下一步会影响到呼吸中枢,出现呼吸衰竭。

而且昏迷病人也容易误吸,有气管插管保护就能减少误吸发生的概率,减少肺炎的发生。

家属也是同意的,进了 ICU 还有什么不同意的呢,统统签字。

结肠镜从患者肛门进入,一直看到了直肠、乙状结肠、降结肠、横结肠、升结肠……

反复看了好多次,也冲洗很多次,愣是没有看到出血点。

消化内科医生都快哭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分析,可能根本就不是结肠出血,结肠镜只能看结肠,没办法看更上面的回肠和空肠,毕竟结肠镜这么粗并且就这么点长度,大把地方是它鞭长莫及的。

说不定出血点是在空肠和回肠。甚至胃出血也是可以导致便血的,但是一般情况下胃、十二指肠出血不大会引起鲜红色血便,一般会是黑色便。

为什么?因为胃和十二指肠这么高位的肠管出血,血液经过好几米肠的小肠再排除肛门,早已经不新鲜了,早就在肠道内被消化掉了,变成黑色了。

ICU 医生建议,要不做个胃镜看看?

这也是无奈的选择了。肠镜没发现问题,做个胃镜或许会有发现,也或许没发现,但还能怎么样,现在只能走一步见一步。

可惜的是,胃镜也没发现问题。

这么看来,说不定是中消化道(空肠、回肠)那里就有一个血管破裂了,正气势汹汹地出血,而我们的胃镜肠镜都没办法达到中消化道,所以没办法止血。

幸运的是,患者出血自行止住了。

生命体征趋于稳定。

第二天我回到了 ICU,也主动请缨继续管这个患者。

看来我是个福将,主任说,因为我一回来,患者就清醒了,拔掉了气管插管,而且出血似乎已经停止了。

既然如此,咱们就拉出去做个 CT,从头到腹部扫一遍,看看有没有异常发现。

毕竟患者之前昏迷过,如果是低血压导致的昏迷那还好,就怕是有脑出血或者脑梗死等疾病。

另外,消化道出血也可能是脏器病变,做个 CT 更放心。

推出去做了,但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头颅是完好的,肚子也没异常。唯一的异常就是胰管有个小白影,估计是个结石,但很小,也可能是伪影,不大可能是这里出血。

我有点失望。

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当天下午患者又开始便血了。

我也头大,看来患者不出血仅仅是表象,毕竟没有找到真正的出血灶。

经过输血补液后,患者情况还是总体稳定,就是出血原因不明、部位不明。

我跟主任说,要不把介入科医生找来看看,兴许介入看看,能发现是哪里出血。

主任同意我的建议。

但家属不理解什么叫介入。有没有生命危险?敢不敢做?这是他关心的问题了。

我告诉他患者已经病危了,这时候能救命的措施都可以考虑,你只要考虑有没有帮助,而不是要考虑有没有危险,她已经很危险了。

初步怀疑患者便血原因在小肠,可能是小肠里面的某一根血管破裂了,造成大出血。

介入的原理很简单,就是通过小肠的血管进行造影。

首先在患者大腿根部做动脉穿刺,然后把一根导管放入动脉里面,顺着这个导管打入造影剂,造影剂流经小肠的动脉,哪里有血管破裂出血,那么造影剂也会泄露出去。

我们在 X 光下就能捕捉到这个出血点,然后再把一些止血的物质填充上去,堵住这个出血口,从而达到止血的目的。

患者老公听后,似懂非懂地点头。

这时候患者的父母也赶来了,问我这个介入会不会有副作用,影响到以后生孩子之类的。

我哭笑不得,这时候还说什么以后生小孩啊,先救命啊。当然,介入本身也不会影响到生小孩。

后来我才知道,患者是独生女,父母都很期待她能多生几个小孩,可命运就是捉弄他们,结婚了几年,肚子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最近备孕,正准备去做检查,没想到就发生这事了。

当然了,介入也不是万能的,也有可能发现不了出血灶,或者即便发现了也不一定能很好止血,我提醒家属得有这个心理准备。

患者老公签了字,一切准备就绪,绿色通道开启,患者一边输血一边送去介入科。

所有人都等着介入科医生终结这次出血难题。

因为胃镜肠镜都没发现问题,说明出血的血管在中消化道,只有介入的方法才能找到肇事血管了。

只要造影剂从血管打入,然后看哪里有渗漏的造影剂,那里就是血管破裂了,再针对性地推入一些细小的弹簧栓之类的东西堵住破口,就能止血。

介入科医生也胸有成竹,但在家属面前,还是不能把话说死。毕竟凡是都有意外。你说一定能发现问题处理问题,万一不行,那就打脸了。

一语成谶。

介入科医生在台上流了很多汗,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反反复复造影,愣是没看到哪里血管破裂出血。

别说明显的口子,就是微小的口子都没见到。

介入科主任都上台了。

好在患者血压还撑得住,并且没有看到很明显的便血了。否则在台上出现血压掉下来的情况就被动了。

这事也不是没发生过。而且经常是一茬接一茬地来,比如你这边出血点没找到,那边又在不断地出血,血压又掉了,心率又快了,甚至病人心脏室颤了,那就悲剧了。

今天好运,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

但没有看到出血点啊。

我赶紧跟主任汇报了,说胃镜、肠镜、介入都没看到出血,不知道是不是自行止血了,还是没找到出血灶。

主任皱眉头了,点燃一支烟(大家不要学),说不管是哪个,都不是好消息,自行止血,也就是说患者还会再次出血。

这个未找到的出血口就是个定时炸弹,你根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又跳出来。

介入做了好久,由于没找到出血病灶,只能下台了。介入科医生说,可能是自己止血了,看不到破口,没办法止血,只能等着了。

什么叫只能等着了?家属不明白。

就是等下一次出血,再出血的时候重新做介入,或许能发现出血部位。

就好像警察抓小偷一样,小偷现在溜走了,你抓不到他,只能等他下次出来作案,我们再及时出警,就可能逮个正着。

大概这么回事。

我讲得算比较通俗了,他们也理解了。

本来说介入没发现问题,患者父母已经有些不开心了,病人折腾了,钱又花了,还冒了险,怎么能说没看到就没看到呢。

没办法,疾病就这样,不总是一帆风顺。也幸亏我们从头到尾都没有把话说死,否则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问题来。

让我感到精疲力尽的是,刚回到 ICU 后,患者就说不舒服了,肚子有点痛,想要拉稀。能不能下床。

当然不能啊,ICU 的病人怎么能够下床呢,虽然人是清醒的了,但随时可能出血啊。

我话刚落音,患者表情痛苦地望着我,说忍不住了,已经出来了。

我们掀开被子一看,糟糕了,这哪是拉稀啊,这又是一滩血啊。

患者还在出血!

这真的是折磨人,除了折磨患者本人,折磨她家属,还折磨我们。

主任也是一连无奈,再不找到出血灶及时止住血,患者就玩完了。

没别的办法了,只有开腹探查了,主任吩咐赶紧联系外科会诊。

我问主任,要不要尝试着先做介入。

主任摇头,说如果介入还是没发现问题,家属就要发飙了。

患者可能是很小的血管出血,出血到一定程度就流出来,不一定是短期内大量出血,她的血压还是一直比较稳定的。

这么小的血管出血,即便再做几次介入都不一定能看得到。

主任分析有道理。

那就找外科医生吧,这通常是最后一招了。

外科医生过来后,评估了,听说胃镜肠镜介入都没发现出血部位,说那还等什么,赶紧推手术呗,只要家属同意,咱们就剖开她肚子看看。

我找来了家属,跟他们解释外科手术的必要性。

一般来说,一个消化道出血首先都会用内科保守方法处理,如果都不行了,才会考虑剖腹探查,毕竟手术创伤太大,不是最必要都不会轻易开展。

患者父母坚决反对,说手术风险太大,患者有个叔叔就是做手术死掉的,尸体都被拉去火化,回不到老家。

我说任何治疗都是有风险的,现在做外科手术当然有风险,但是不做的话危险性也是很大的,权衡利弊,做手术的好处大过坏处。

外科医生也来了,也说了一通,大概是这个意思,但外科医生很淡定,一句话,做不做你家属给个痛快话,别犹犹豫豫,如果我们外科医生都跟家属一样犹豫,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了。

患者老公同意手术,但很显然,这次他不是话事人了。最后的决定权在患者父母手里。

但其实他们无路可走了。

如果不手术的话,只能再冒险做一次介入,但这一次介入可能还是无功而返。

不知道他们怎么商量的,10 分钟后,他们叫我出去,患者父母认命了,罢了罢了,那就手术吧。

当天患者妈妈就先回去了,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回家烧香了,求佛祖保佑。这事不能换别人,不能代劳,必须亲力亲为,否则佛祖不会显灵。

说实话,我也希望佛祖显灵。

但我知道,还得靠我们自己,靠外科医生。

患者老公,眼前这个中年男子,终于扛不住了,在接待室哭了出来。

哭归哭,签字归签字,手术还是要做的。

外科医生得知患者家属同意手术,把他们主任也叫上了,碰上这种复杂的病例,有主任坐镇会好一些。

手术开始,无影灯亮起。

外科主任打开患者肚子后,本以为轻松就能发现患者问题,没想到里里外外翻了几遍,都没看到明显的出血点。

我估计他们的心情就跟介入科医生的心情一样,也跟消化内科医生心情一样,就千万匹草泥马在胸口奔过,就三个字,想骂娘。

当时我也在台上观摩,找不到出血部位,我心情也郁闷极了。

真是见鬼了。

外科主任做了分析,说我们看到的是肠子外面没有出血,但不排除是肠子里面出血。

我们总不能把所有肠子都切开翻开来找,但我们可以在肠子中间切开小孔,把内镜伸进去,总有机会发现问题的。

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

说做就做,他们选择了肠道的中间部分,开了个小口,然后把内镜伸进去,先往上走,走至空肠,十二指肠,甚至到了胃部,都没有发现出血点啊。

往下也没看到出血啊。

几个医生都冒汗了。

天啊,到底是哪里出血啊。我瞄了一眼患者心电监护,还好,血压还扛得住。

主任突然兴高采烈地喊了一句,好家伙,原来藏在这里啊。这个空肠这里有几个小出血点,跟米粒般大小,如果不仔细看,非常容易漏掉。

主任兴奋了起来,大家重新再仔细看了一遍,嗯,空肠这里的确有几个小的出血点,有些红,太小了,可能比米粒还小。

我有点疑惑,这出血点很小,能解释患者这么大量的出血吗?

外科主任说,小是小了些,但是个数多,的确有可能造成大出血。

而且患者出血暂时中止了,所以出血点看起来比较模糊,可以理解。

除了这块有问题,整个肠道都没问题了啊。应该就是它了啊。

前后好几个出血点,主任决定切掉这段肠管,一不做二不休,总共长 15cm,切断并且丢弃了,然后把两端的肠管吻合起来。

切断肠子的事情,外科医生经常干,不好的肠子留着也是祸害,倒不如切了一了百了。

我还担心肠子少一截有没有大影响,主任说影响不是特别巨大,跟出血相比那就可以忽略不计了,人体肠子都有好几米长,少 15cm 不算什么。

手术结束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几个手术医生衣服都湿透了。

家属看到被切出来的 15cm 肠子,心情估计是难以言表的,对这段肠子当然是又爱又恨。

幸运的是,患者住院期间再无出血,血红蛋白稳步提升,人也清醒精神了,最后转到外科继续恢复。

看来,真的是那段小肠血管惹的祸,整一节断掉以后就没问题了。最初我还担心患者还会出血呢,看来是瞎担心了。

后来听说病人恢复不错,准备出院了。

可就在准备出院的前一天晚上,患者病情又发生了变化。

而且又是一次差点丢了性命的危险变化。

患者再次发生便血,而且又是一次来势汹汹的大出血,真的是剧本都不敢这样编写,太曲折太困难了。

外科医生让我火速去会诊的时候,患者已经休克,意识模糊了。

患者老公又哭得一塌糊涂,这次患者父母不在,因为是深更半夜。

我让他们一边补液输血一边送来 ICU,同时紧急请其他几个专科会诊,商讨对策,看看需不需要立即手术止血。

外科主任赶回来了,脸色铁青,他不敢相信患者还有出血。

本来说不管如何先送手术室手术止血的,但患者老公打了电话给岳父岳母,两个老人家说无论如何也要等他们赶到医院再做决定,不可轻易送入手术室。

上次送进去已经后悔不已了,事实也证明,手术是无效的,否则不可能还会有第二次出血。

所有人都愣住了。

那就先来 ICU 吧,万一心跳停了还能抢救一下。

主任也赶回来了,重新翻开了患者既往的 CT 片子,觉得上次拍片说胰管上有个小石头,该不会那里有问题吧,这么久以来,大家一直忽略了对胰腺的检查。

主任推来彩超机,直接给病人做个腹部彩超,看看会不会有别的发现。

主任之前专门到外地学习了半年彩超,我们科也开展了好几年彩超,都是给自己病人做,主任在这方面还是有经验的。

主任就是想看看胰管的石头有没有增大了或者滑出来了,划破血管的可能性有没有呢?没人知道。但就是这一次不经意的彩超检查,竟然发现了大问题。

主任说,患者的胰管似乎比较大啊,胰头部的胰管扩张比较明显啊,而且里面的确还有石头。会不会是胰管出血。

我一听,蒙了,上一回做了 CT,CT 也看到胰管有结石,但当时认为结石稳定,大家都不认为是胰管出血可能。

这一回,看来要打脸了。

胰管出血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一辈子也见不了好几个。所以大家也没往这方面去想。

如果真的是胰管出血,那么赶紧叫胃镜过来看看。

胰管,就是胰腺里面的一个管道,是胰腺液体分泌后储存和分泌的管道,可以理解是胰腺里面的高速公路。

胰管开口在十二指肠,也就是说,胰腺分泌的液体会通过胰管流入十二指肠。当然,如果胰管出血,那么血液也会流入十二指肠。

而我们做胃镜,除了能看到胃,再往下一点就能看十二指肠了。

所以,此时此刻的胃镜检查是至关重要的。

胃镜室医生来了,急诊做了床边胃镜。镜子经过患者口腔,进入胃,再一拐弯,进入十二指肠……

大家看到这一幕,终于确定了真凶。

胃镜看到十二指肠乳头处,不停有鲜血冒出,而这个鲜血,就是来自胰管的可能性最高。因为胰管的出口就是十二指肠乳头。

「不用说太多了,就是胰管的出血。」内镜室医生淡淡说了句。

我疑惑了,那为什么上次胃镜没发现呢?

出血不是时时刻刻的,可能是断断续续的,上次没看到不出奇。而且上一次可能重点都在看胃里面,而不是十二指肠,这次专门也看了十二指肠,尤其是专门看了十二指肠大乳头,毕竟我们主任怀疑可能是胰管出血,有针对性的看自然更容易发现问题。

怎么办?既然是胰管出血的话,看来还是得手术了。

我把情况跟患者老公说了,他同意手术,可是岳父岳母不同意啊。

那俩个真是老糊涂啊,我暗骂了一句。但同时想到自己之前搞错了,切了 15cm 本来可以不切的肠子,也难怪他们会有犹豫。

很快,患者父母也赶到现场了。

先是责骂了女婿一顿,然后又埋怨了我们。

还好我们主任和外科主任都出面跟他们解释,才消了两个老人家的气。

外科主任坦诚跟他们说,上一回那 15cm 肠子不一定是症结所在,今天这个胰管才是凶手。

患者老公胆战心惊地问我们,是不是确定了这个是出血病灶?

他嘴里还有一句话,没敢说出来,大概是,你们可别搞错了啊。上一回说是小肠出血,还切了 15cm。这一回又要切胰腺组织,万一又是误杀,岂不是天大的冤枉。

外科主任解释说,患者诊断胰管出血,按理来说,这个也属于上消化道出血,但胰管的位置太特殊了,太边缘了。

我们通常说的上消化道指的是食管、胃、十二指肠等高速公路,很少会联想到高速公路旁的乡道(胰管)也是上消化道,要知道,胰管最终也是汇入十二指肠的,肯定属于上消化道啊。

但不切,也已经切了。总不能因为上次做错了,就不理会这次正确的做法了吧。

家属最终同意了手术。

患者父母一直在门口祈祷,希望佛祖保佑。

外科医生这回看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了胰头十二指肠切除。

术后恢复不错。

此后半年,患者再无出血。看来这回真解决问题了。外科医生也很懊恼,白白切了 15cm 肠子,虽然说那段肠子也有出血点,但估计不是最主要的凶手,但不切也切了。如果家属真的要闹事,也是够棘手的。

但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每一场手术都要确保医生判断不出错,一出错就要接受惩罚,那对医生来说似乎也是不公平的,毕竟这是人体,不是手机。

两难。

科普小课堂:看似常见的便血,什么情况需要立马就医?

常见的便血原因有什么?

便血原因很多很多,最常见的有痔疮、直肠癌、结肠癌、肛裂、肠结核、血管瘤等,普通人很难区分得清楚便血的病因是什么,即便是专业的医生,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搞清楚便血的原因。

但如果你本身有痔疮,那么便血多数是痔疮引起的,如果伴随疼痛,可能是外痔或者肛裂,小量出血问题不大,出血量大必须要去医院就诊,查清楚是什么原因,可能要做结肠镜,要做直肠指检等。

黑便和血便有什么区别?

黑便、血便都是消化道出血,但是两者不一样,一般黑便意味着是上消化道出血,比如胃出血或者十二指肠出血,因为消化道很长,如果是开头部出血,那么血液经过整条消化道的消化吸收,红色的血液会变成黑色了。所以上消化道出血多数是黑便。

而下消化道出血,比如结肠癌出血,或者痔疮出血,比较靠近肛门了,血液出来之后很快就会通过肛门排出来,来不及吸收代谢,所以出来的血液都还是红色的,感觉比较新鲜。

但是也不总是这样,有时候上消化道大出血也会有红色便,比如上消化道大量出血,因为出血量巨大,很多血液来不及代谢吸收就直接排出来了,也会有红色便。具体那个部位,一般做胃镜、肠镜都是可以搞清楚的。

如果是中消化道,那就没办法,因为胃镜和肠镜都够不着,只能考虑胶囊内镜了。这个内镜好像一个胶囊一样,吃进去,会一路在消化道拍摄相片,到时候拉出来,就可以把相片拷贝出来好好看了,如果中消化道有出血,胶囊内镜一般也能发现。少数情况下不好发现。

便血会死人吗?

小量的便血,问题不大,比如痔疮出血,结肠癌出血,一般量不大,不会致命。但如果是大量出血,比如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结肠癌破裂出血等,出血量巨大的,是可以发生失血性休克的,这时候患者会有心慌、冒冷汗等表现,一定要尽早到医院处理。

生活中如何避免自己便血?

这个很难,因为导致便血的疾病那么多,不可能每一个疾病都能避免到。但是最常见便血的疾病是痔疮啊、结肠癌、十二指肠溃疡、胃溃疡这些,所以针对这些疾病还是有些办法的。比如痔疮,防治痔疮就得预防便秘、多吃新鲜蔬菜水果、养成良好的大便习惯。

胃溃疡呢?那就得戒酒啊,饮食清淡一些啊,及早做胃镜了解情况,积极药物治疗啊,才能避免溃疡加重而出血。

结直肠癌就没很好办法预后了,只能尽早发现,过了 40 岁,最好每 2-3 年就查一次肠镜。备案号:YX11MrAjx8X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