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上海焰火

01

酒醉之后,我发现我搂着嫂子睡了一夜。

睁开眼,怀里就是房东嫂子沈瑜。

我和她没做什么吧?我偷偷掀开毛毯,差点鼻血狂喷。

沈瑜依然满嘴酒气,还说着醉话,抱着我的胳膊,瘫软如泥。

嫂子平时对我极好,我敬她如同亲嫂子……我恨不得扇自己几耳光。

哎,不对,人都说酒醉心明,怎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昨晚我和女朋友吵架分手了,我喝多了就啥都不知道了。

怎么就和沈瑜……

「叔叔,你怎么在我妈床上」

我心里咯噔一声,糟了,沈瑜的女儿小布丁撞见了。

我忽悠小布丁说我和她妈妈玩游戏,叮嘱她不要说出去。

然后我屁滚尿流地跑回家,心跳如同打鼓一样。

希望沈瑜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口袋里的电话忽然响起,不会是沈瑜的老公王哥打来的吧?

王哥和我女朋友在酒吧认识的。

他是道上混的,吃喝嫖赌一应俱全。

我们租住的上海万宜坊边上的弄堂房子,就是王哥前妻沈瑜嫂子的一处房产。

而且月租只有 2000 块,这可是寸土寸金的上海市中心。

女朋友说这是王哥给她面子。

02

拿起手机一看,是我前女友赵小婉打过来的。

我刚想接听,却听到对门沈瑜那边传来醉意汹汹的叫骂声。

甚至,还有将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

噼里啪啦的抽打声也响了起来。

不用说了,王哥回来了。

他们离婚了,但是没分居。

这家伙一喝醉就喜欢打老婆,我搬来三个多月,就听了不下七八回。

噼里啪啦的皮带抽打声也响了起来。

我一个直男看不惯这些,走到门前想去制止。

但我停了下来,踌躇着,还是没过去。

王哥家暴、找女人,沈瑜也反抗过。

半年前和王哥离了婚,不过王哥还是死皮赖脸地和沈瑜住在一起。

我再看不下去,也只能忍了,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

手中的电话不依不饶地响着,我接通了电话。

我和我前女友是大学四年情侣。

进入社会后,赵小婉眼界高了,看不上我这个程序猿了。

三天小吵,七天大吵,大学纯真的感情终于消磨殆尽。

昨晚,赵小婉和我摊牌,说要娶她必须在上海买房,年前付清首付。

握草,我只不过是个 996 的苦逼码农,一个月拼死拼活就两万多块。

多给我一点拼博的时间不行?

因为这事,我和赵小婉吵架分手,心情极度不爽的我便多喝了几杯。

喝断片了的我完全不知道我怎么就铸成大错……

「许鑫,我的电话你都敢不接了?」赵小婉气呼呼的声音传来。

「你不是说和我彻底分手,再也不见吗?」我心中也有气。

「呵呵,行啊许鑫,你睡我几年,你不得赔我青春损失费?」

听到她的话,我狠狠地吸着手中的烟,呛得直咳嗽。

她不会真的这么狠吧?

「你看看人家王哥,初中学历现在五六套房,还接了工程,你个 211 有什么用,废物一个。」

「告诉你,陪了你五年,给我五十万。我就算出去卖也值这个价。」

「一个星期内凑齐,要不然,我告你强奸。我有证据!」

赵小婉噼里啪啦地说着,翻脸无情。

我感到极度的愤怒和无助,这女人吃我的用我的,到头来还狠宰我一刀。

同时,我还很怕,如果她不讲任何情谊,真去告我强奸怎么办?

我强忍着一口气,说先给她二十万,我现在只能拖延时间。

也许哄哄她,她便会回心转意。

03

我躲在家里,整整吸了两包烟。

临近夜幕,弄堂里泛起秋天宁静的气息,

我如同行尸走肉出门想找点吃的。

刚开门,便看到对面的门也打开了。

是沈瑜。

领口低开的连体针织衫,白色的。

外搭一件粉色的开衫毛衣向我走来。

长腿下高跟鞋咯咯地踩着地板,敲得我心里痒痒的。

完美的身材让我脑海里回荡着五个字:鲜花插牛粪。

她有颜有钱,却找了王哥那样的混混,28 岁就离了婚。

王哥所谓的五六套房子,其实都是沈瑜的。

她家之前挺有钱的,父母在上海都小有名气,可惜一场车祸……

往日里我都是热情招呼,喊着嫂子,但今天我却如同小偷遇到警察一般畏惧,飞快地想溜下楼道。

她在我身后,温温柔柔地叫住我。

「啊……什么事,嫂子。」我停下脚步尴尬地回应着。

她花一般的俏颜浮现起笑意,腼腆地说浴室的水管坏了老漏水,问我能不能帮她修理。

我偷摸看她,她表情如常。

但今天她身上的香水味……

gucci 的斩男香,要命了。

看来,她真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我稍稍放心了些,便自来熟地往她家的浴室跑。

一拉开浴室的门……

卧槽,面前的一幕差点没把我眼珠子瞪下来。

衣架上,满是琳琅满目的黑色的,粉色的,纯白的。

一件件,还滴着水。

我一张脸都涨得通红,把眼睛一闭。

脑海之中闪过 C 罗,梅西,内马尔……

我上学时粉的这些球星,现在看来都不如维多利亚。

外面沈瑜,还在热情地给我泡茶,让我出去喝。

心想一会要让沈瑜知道我看到了她的秘密,不会把我给打出家门吧。

突然门外传来沈瑜有些惊慌的声音。

「许鑫,你先出来,让嫂子收拾下再修理好么?」

沈瑜羞怯又温柔地说着,甚至还用着商量的语气。

她终于想到了这浴室里有什么。

门儿吱呀一声被拉开,她探出羞红的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幽怨地看着我。

和她一样,我也尴尬得要命。

「啪!」什么东西砸到了我头上。

我颤抖着手去拿它。

「握草……」我下意识叫了一声。

我拿着沈瑜的秘密,整个人都傻在了那儿。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看到这,沈瑜实在是忍不住了,满脸火烧,白了我一眼,默默地收起衣服。

我尴尬极了,把秘密递给沈瑜:「嫂子,不好意思,它自己掉下来的,我没想要拿!」

「你先出去吧,我收拾一下。」她温婉地说着。

听着她清脆动人的声音,我只觉得心脏乱跳,仿佛有火在烧。

沈瑜没有关门,她伸手,踮脚,针织衫那儿纤细白皙的腰便露了出来。

我连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看。

04

修好水管后,沈瑜要留我吃饭。

小布丁也拉着我的裤腿不放,直喊着叔叔陪我玩。

坐在餐桌前,小布丁乖乖地坐我身旁,沈瑜帮我盛着饭。

恍然间,我有种错觉。

人生最大的幸福,不就是回家有那么一声温柔的问好,有这么一口热饭好菜,再加上一个乖

巧懂事的女儿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你么?

沈瑜不停地给我夹菜,说昨天看我和女朋友吵架,现在应该消气了吧,叫我去哄哄女朋友。

我做贼心虚地看了她一眼。

我说男人太难了,996 和无数行代码没有难倒我,但却是败在一份曾经纯洁的感情上。

她劝我耐心一点,爱情中总有人要付出,男人在外面打拼辛苦,双方应该互相体谅。

我打开了话匣子,把赵小婉逼我给她五十万的事也说了出来。

我怎么也没想到一份浪漫的爱情,会变成这样。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她说着,忽然眼眸中云雾弥漫。

点点泪花掉在桌上,她给我倒满啤酒,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小布丁奇怪地看着我们,她只是拿着纸巾递过来,奶声奶气地说叔叔妈妈,不要哭。

我们俩同时接过纸巾,手指无间中触碰。

两个人都触电般回缩,却又相视一笑。

她的手好冷,需要有人给她一点温暖。

可我不敢,也不能。

擦掉了眼泪,沈瑜主动向我敬了一杯酒。

我心情好多了,与她重重碰了一杯。

她一饮而尽,体会着啤酒的苦涩,看向窗外的月亮。

我感觉到她眼底中有更甚于我的哀伤。

这么好的女人,这么乖巧的女儿,王哥他怎么就不珍惜,还和沈瑜离了婚呢……

小布丁硬是要我抱,钻进我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沈瑜忽然低声说起她和王哥的事。

她说她少不更事,被王哥死缠烂打在一起了。

有了女儿后她才知道,世间的男人,还是像我这样普普通通的好。

她说到像我的时候,又拿那哀怨又妩媚的眼眉儿看我。

或者说。

撩我。

我口干舌燥。

她说家就是一起做饭,一起哄儿女,一起散步,这才是岁月静好的人生。

可惜她回不去了。

我问她,男人,真的普普通通就好么?

她看着我,只是忽然笑了。

我有些恍然,沈瑜可是个大富婆,在上海可是有五六套房子。

五六百平,身价数千万。

像她这样的有钱大富婆,可不就追求个简简单单普普通通么?

小布丁在我的怀里睡着,她陪在我的身边。

我与她一起看向天边的月亮,弄堂里秋天的蝉鸣渐渐微弱。

05

「叔叔,下雨打雷了,小布丁好怕,要抱抱。」

外面大雨,弄堂里哗啦啦如同瀑布。

我一直陪着她玩,玩了几个游戏后,她吵着要玩捉迷藏。

抓到我几次后,又要我藏好点。

我直接便躲到了床底下。

小布丁找了半天也没找见我,沈瑜却回来了。

外面大雨,沈瑜一身湿透,开始换下那身湿透的衣服。

世上最美的美景,都在我仰望的视角下展开。

我几乎不能呼吸……

06

沈瑜好像没有发现床底下,我一直在看着她。

她脱掉湿透的衣裳,嘴里哼着歌儿。

散开高盘的云鬓,黑亮亮的头发散落在腰间。

轻轻地晃了晃头,那黑色瀑布温柔得像海,能让任何男人心甘情愿溺死。

也不知道沈瑜今天为什么这样好的心情,她轻轻地摇动着腰肢,打开了音响,随着音乐翩然而舞。

「盼我疯魔还盼我孑孓不独活,想我冷艳还想我轻佻又下贱。」

「要我阳光还要我风情不摇晃……戏我哭笑无主还戏我心如枯木……」

舞步之中红色高跟鞋咯咯直响,风情万种。

一个女人,竟然能美到如此地步。

沈瑜忘情地摇曳在这曲歌中,而门口小布丁这才想起来还和我捉迷藏呢。

「妈妈妈妈,看到了叔叔吗?他和我捉迷藏,不知道躲在哪。」

幼稚的童音,让沈瑜回过神来。

她才意识到家里还躲着个男人,而她现在浑身上下……

情不自禁地抓起一件湿衣服挡住自己,她的眼神还是与床下的我撞在了一起。

「对……对不起,我……我和小布丁捉迷藏,没想到你回来了,更没想到你……」

我爬出床底下,尴尬得几乎想挖个地缝钻进去。

沈瑜脸色羞红,红的都快滴下血来。

我以为她会骂我,甚至打我。

但她没有。

她只是轻轻叫我快走。

我连滚带爬地跑出她家……

07

夜上海的弄堂,安静又带着喧哗。

躺在床上,隔壁传来沈瑜床铺的吱呀声,那般的温柔如水。

老弄堂隔音效果确实不行。

我刚入睡,又被乱哄哄的声音吵醒。

是王哥回来了,他还喝醉了。

他发现了什么,指责沈瑜背着他偷男人。

我还听到了皮带抽打空气的声音。

「臭婊子,你偷男人?不是说水管坏了吗,就你能修好?」

「你叫了哪个狗东西过来鬼混?」

王哥在破口大骂,皮带抽得呼呼生风。

「我没有,再说我们已经离婚了,我有自己的自由。」沈瑜无助地争辩着。

这话把王哥更加惹火了,大骂着就算是离了婚沈瑜也是他的女人,不顺从他,他就打。

甚至,他还要打女儿,把小布丁带走,让沈瑜一辈子也看不到。

沈瑜吓到了,她在意的只有女儿,她终于不敢反抗,任由皮带狠狠地抽在她身上。

她只是极力地压抑着,生怕因为疼痛而产生的呜咽被别人听去,坏了她平日里优雅又温柔的形象。

小布丁也醒了,她哭着喊爸爸不要打妈妈。

一骨碌爬了起来,我很想冲过去帮沈瑜。

听到她被打的声音,我几乎都快气炸了,就像是有人动了我最珍贵的东西。

我捏紧了拳头冲到门口,却突然泄了一口气。

我不能去。

沈瑜不肯说是我修的水管,显然是怕王哥牵怒于我。

我这要是过去,事情就更说不清,王哥一怒之下杀了沈瑜都有可能。

我自己无所谓,但是沈瑜不能有事。

那边,王哥越来越暴怒,一边打一边骂。

他说不准沈瑜和任何一个男人说话,她永远都是他的奴隶,仆人,和性……

见到沈瑜强忍着就是不喊疼,王哥变态的心理无法抑制。

他拿出一根钢针,奸笑着说既然为了奸夫不怕被打,连眼泪都不流一颗,那肯定是喜欢被男人扎。

今天他就要用这针给沈瑜扎个够。

沈瑜终于惨叫了,她的声音依然压抑,凄厉得如同受伤的猫。

我可以想像,她被一针一针狠狠地扎着。

牙都咬得咯咯直响,我想冲过去保护她。

我很愤怒,比赵小婉要告我强奸还要愤怒。

我很内疚,我只是帮沈瑜修了下水管,就让她被王哥如此毒打虐待。

几分钟后,我听到重重的撞击声,像是沈瑜被王哥重重地推到窗台上。

「你停手,不要碰我……」沈瑜绝望无助地叫着,抽打与针扎都没有让她如此。

我还听到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王哥这个畜牲。

王哥呼吸急促地骂着,骂沈瑜是个贱女人,不就是想男人了……

我死命地堵着耳朵,但那砰砰的撞击声,还是一声声入耳。

沈瑜再也没有发出声音。

我……我忍不……

08

我还是没有迈出那一步。

但我知道,我会让王哥付出代价的。

王哥第二天偷偷摸摸地在家里各个角落都装上了摄像头。

这个王八蛋有被绿妄想症。

我在隔壁阳台都看见了,但我没有吭声。

我心里只是想着沈瑜,也不知道她被伤的重不重。

我恨我自己为什么没有站出去阻止王哥的恶行。

我真的很恨自己。

下班回来时,我在楼梯那与沈瑜再次相遇。

一身民国风格的旗袍,尽显她独特又别致的曼妙身姿。

旗袍有种摄人心魄的魅力,但却对穿着者极为挑剔。

必须有东方女性柔媚温婉,高贵典雅的气质,才能相得益彰。

沈瑜就是这样绝美的女人。

王哥昨晚那般暴怒,都舍不得伤到她的脸一丝一毫。

二十八岁的她,依然有一丝丝的青涩少女感,但绝大多数,都是一种叫做初熟的感觉。

一头漂亮的酒红色大波浪,在她圆润的肩头跳着舞,凹凸有致的衣线紧贴着她的身姿。

这一切美不胜收。

但,也只有我知道。

这温娴雅致的旗袍下,是伤痕累累。

沈瑜看到了我,笑着和我打招呼。

她不想她的伤痕和疼痛,在我面前显露。

我也客气地回应,走过她的身边。

也许是衣服摩擦着伤口,她忍不住口中轻呼,秀气的眉都蹙在了一处。

脚下也有些不稳。

我连忙扶住她,抓住她的玉腕。

而她更是痛叫,旗袍下的血红浮现。

「嫂子,你……王哥这样打你,为什么你还不离开他?」我心疼极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份

心疼从何而来。

我好想把这可怜的女人抱进怀里。

「我已经离开他了,我和他离婚了。」她低着头说着:「我没事……」

我明白沈瑜的委屈求全,说找药来给她擦擦伤痕。

几乎是下意识地,我想拥她入怀。

沈瑜却触电般缩回去。

她满脸羞红,飞快地瞥了我一眼。

「你骗小布丁的事,我可都知道。」

扔下一句话,她离开了。

我懵了。

难道前几天晚上我和她的事,她都知道?

我依依不舍地看着沈瑜上楼,手中的电话响了,是赵小婉打来的。

她要我马上去见她。

半小时后我不到场,她就告我强奸。

09

「五十万,凑到没?」

赵小婉坐在我面前,轻蔑地双手抱胸,很是鄙夷地看着我。

「小婉,我哪有五十万那么多钱……」我还想哄哄她。

毕竟男女朋友一场,没必要把我往死里逼吧?

可她却猛拍桌子,大叫道:「王哥,我就说了这家伙不到黄河不死心。」

王哥带着几个混混走了进来,搂住了赵小婉的腰。

我看到这一幕,真是如遭雷击!

妈的,这该死的王哥,原来他一切都是早有计划。

我说他怎么会这么好心,就把极为紧俏的房子低价租给她。

万宜坊单价 12 万的房子可有的是人租。

他是看上了赵小婉,要近水楼台先得月。

赵小婉这个贪慕虚荣的女人,现在合起伙来坑我。

「小赤佬侬想死是伐?小婉现在可是我的女朋友,侬睡了我女朋友这么久,五十万青春损失费不合理?」

王哥凶神恶煞,很满意我惊诧的表情。

我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大骂道我和赵小婉之前都是谈恋爱,根本谈不上强奸。

可我的反抗,在王哥这老油条面前那般的无力。

赵小婉拿出手机,里面是我和她缠绵的画面。

画面中,她尖叫着说不要,而我在兴头上抓着她的手,在她不停的反抗中……

其实这都是她说想玩角色扮演,要我陪她玩的。

甚至这是她当着我的面,用手机拍下来的。

我以为是情侣间的游戏,没想到现在却成了我强奸赵小婉的罪证。

我怀着满心的恨意,几乎咬碎了牙。

怎么说也是恋人一场,她怎么就狠得下心如此对我。

与沈瑜一比,这赵小婉简直狼心狗肺。

好汉不吃眼前亏。

在想到反击计划前我只能装怂装孬,降低王哥和赵小婉的警惕性。

我装着极度害怕的样子,直接交出了所有积蓄。

二十万,原本是想和赵小婉结婚买房,做为首付一部分。

现在,她却喜笑颜开地和王哥搂在一起,拿着钱扬长而去。

他们骂我是废物,喝令我一周内交出剩下那三十万。

他们离开后我才抬起了头,目光是那样的冷。

10

我并不在意剩下那三十万怎么凑,我只有满腔的恨意在胸。

深夜,我回了家。

可我刚走到房门前,便听到一个幽幽的声音:「你女朋友在家吗?」

茫然地回头,是沈瑜。

我苦笑着说她和我都分手了,怎么可能会在。

话还没完,沈瑜便翩然进了我的房间。

从我身边经过,我闻到她发丝上浓郁的香味。

和老上海弄堂里那一株兰花一般,沁人心脾。

「你家有跌打药酒吧?」她进了门,低着头说着。

我仿佛明白了什么,直接点头。

她示意我把门关上。

我很听话地关上门,回过身,却是看到让我血脉喷张,无法自控的一幕。

沈瑜背对着我,正在解开腰肢边上的扣子。

旗袍半遮半掩。

很快,无数条血红的鞭痕在这玉脂的皮肤上浮现,带着异样的暴力美感,和无助柔弱。

她回首,美眸流转:「伤药我擦不到后背,你帮帮我,行吗?」

这话儿,哀怨非常。

我无法拒绝。

怜惜无比地为她上药,我忍不住问道:「嫂子,既然你都和王哥离婚了,就彻底离开他吧,带着小布丁远走高飞。」

「远走高飞……我能去哪?」沈瑜趴在沙发上,低低地说着,整个人都没有生气。

我心情一激动,手指稍稍用了些力,便让沈瑜疼得整个人都是轻轻一颤。

「啊……疼……」

这一声疼痛难忍的轻呼,简直就是点燃了我心中的火。

她的眼泪掉了下来,终于忍不住告诉我一切。

十七八岁的时候,她被不良少年王哥死缠烂打,慢慢爱上了他。

不顾所有人的反对,与他在一起。

她以为她一片柔情,能和天若有情里的吴倩莲一样,能换回浪子的真心。

但没想到,电影只是电影。

王哥坑蒙拐骗,抢劫盗窃,吃喝嫖赌是无恶不作。

甚至,他还偷偷卖粉。

前两年沈瑜的父母车祸身亡,若大的公司,房产全交到了沈瑜的手中。

王哥便把沈瑜当成了摇钱树,不停地问她要钱去赌去嫖,去做各种伤天害理的地下黑产。

沈瑜第三次抓奸在床后,终于绝望了,于是提出了离婚。

王哥是道上混的,很要脸面,干干脆脆地离了婚。

但他却以女儿小布丁为威胁,天天赖在沈瑜家中。

一喝醉,就家暴,一没钱,就打人。

沈瑜这两年几乎生活在地狱之中,每天都是度日如年。

忽然,情绪失控的她突然翻身,搂住了我的脖子。

尖尖的下巴搁在我肩头,一颗接一颗的眼泪掉了下来。

昨天她受尽凌辱都没有哭。

但现在,她却搂着我,哭得梨花带雨……

我忍不住也用力地抱紧了她。

我闻到她的香,搂住了她的细腰,柔软与曼妙。

这一下,简直就是点燃了我心中的火。

「嫂子,是我让你被打成这样,是我害了你。」

「我……我要解救你,我要带你脱离苦海。」

我和她,都有共同的敌人。

他抢走了我的女友,抢走了我五十万,把我当成泥一般在地上踩。

沈瑜被他家暴,生不如死,每天都活在地狱。

抱着痛哭的她,我鬼使神差地吻上了她的脸,想要吻去她那些晶莹的泪珠。

但她却吓了一跳,用力地将我推开。

我手足无措,低声道歉。

她却狠狠地咬着银牙,穿上旗袍离开。

我都没有回头看,我只是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根烟。

烟雾袅袅,心里满腔的仇恨与柔情交织,我下定了决心。

我不但为了自己,我也是为了她。

我一定要让沈瑜脱离苦海,让她摆脱王哥的魔爪。

我不知道的是,当我下定决心时,沈瑜也背靠着我家的房门,痛苦地泪流满面。

她不是怪我吻了她,她是担心我惹恼了王哥。

毕竟王哥可是从小在道上混的,打断人手脚的事没少做……

她擦着眼泪,门却突然开了,她一声惊呼摔进我的怀里。

「嫂子,陪我演场戏,我要帮你,也要帮我自己……」

11

我循规蹈矩了二十几年,我一直想做个好人。

但这都是赵小婉和王哥逼我的。

我开始精心计划。

我要让赵小婉得到应有的惩罚,让王哥滚回他该去的监狱,然后,彻底解救沈瑜。

我从来没有如此精密地安排和谋划,如同一台人形电脑开始疯狂运转。

沈瑜答应和我配合,她太想要自由了。

有她的支持,我的计划才得以全部展开。

最近,由于韩国一部名为鱿鱼游戏的大逃杀电视剧爆火,APP STORE 上一款一二三木头人的小游戏也跟着大火。

这个游戏的制做人英文名很巧合地与我重名。

当初我看到新闻时,我还觉得同样的名字人家就火到天边,而我还是个普通码农,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但这一次,真是天赐的机会。

我飞快地辞职,甚至连工资都不要了,同事们惊讶无比,而我却是兴奋异常地请他们吃饭。

不管他们怎么追问,我就是不说为什么辞职,为什么请客。

他们的八卦之火开始熊熊燃烧,都以为我是中彩票了。

租来了一辆价值五百多万的保时捷,我故意开着兜风让之前的同事看到。

同事问我怎么突然买的起如此豪车,我笑笑不说话。

他们想来想去,发现 APPSTORE 上大火的游戏制作者就是我的名字。

他们以为,是我偷偷制作了这款游戏,现在成了亿万富翁。

于是,他们在朋友圈晒我的保时捷豪车,羡慕我同样身为码农,突然就暴富了。

赵小婉也看到了。

我约她见面。

豪爽地把尾款扔到她的面前,我冷冷地说五十万已经给清,请她不要再来找我。

然后,扭头就走。

她偷偷跟在后面。

而我快步走了两个街区,才上了保时捷豪车,风一般走远。

赵小婉呆愣在那儿,她怎么也想不通我一个普通的码农,是怎么开上保时捷这样的豪车。

「哼,开了跑车还要偷偷躲着我,三十万这么简单就拿出来了,这许鑫是真的发财了?」

「他真的做了款爆火的游戏?」

赵小婉一个劲地想着这件事。

她忽然觉得和我分手,似乎有些草率了。

这时候,沈瑜也找到了她……

12

沈瑜抱着小布丁,柔弱又无助。

她苦苦哀求,说小布丁不能没有父亲。

她求赵小婉离开王哥,给她和女儿一个完整的家。

赵小婉很得意,得意于她明明姿色身材都不如沈瑜,但王哥却选了她。

肯定是因为她玩得够开,床上够浪。

一看沈瑜这种女人就是保守得不行,不知道给男人更多的刺激。

赵小婉毫无保留地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嘲笑沈瑜守不住男人,自鸣得意乐不可支。

沈瑜拿着纸巾不停擦泪,一时心急口快地说道:「小婉,其实你不知道,王哥那点钱在许鑫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这话一出口,沈瑜便面色一变,闭口不说。

这更让赵小婉好奇。

几番追问之下,沈瑜这才期期艾艾地说之前看到我在家里写程序做游戏。

还把游戏给小布丁玩,简单有趣让小布丁都有些入迷。

现在鱿鱼游戏这部剧爆火,一二三木头人的小游戏也跟着大火。

「许鑫,他做的游戏爆火,一下就发财了,不过他让我不要告诉你,你别说是我说的。」

「小婉,你离开王哥吧,许鑫还爱着你,现在他又年轻又有钱,那游戏让他身家上亿,你何

苦和我抢王哥呢?」

沈瑜情真意切,不停哀求。

赵小婉不傻,相反,她还很精明。

看到小游戏制做人的英文名和我一模一样,加上之前的一切,赵小婉只信了五成。

她冷冷一笑,问小布丁:「许叔叔是做了这款游戏吗?」

她故意下载了一个类似的游戏。

可小布丁摇头,说叔叔做的游戏不是这样的。

赵小婉再把现在爆火的那个小游戏下下来,放在小布丁面前。

小布丁拍着手说就是这个,叔叔当时给她玩这个,好有趣。

长舒一口气,赵小婉彻底信了。

三岁多点的小孩子哪会撒谎?

那买不起房的臭码农,还真的发财了。

嫌贫爱富的她立刻便把王哥从她心里踢了出去。

现在我身家亿万,与王哥这吃喝嫖赌的男人孰轻孰重,她再傻也分得清。

只要和我重归于好,她立刻就能成为身家亿万的富豪正妻。

她激动得浑身发抖。

13

赵小婉的演技不错,她跑来找我,跪在我面前泪流满面。

她主动将威胁我的视频全部删掉,诅咒发誓。

「许鑫,其实你误会我了,那五十万是王哥那个狗东西逼我问你要的。」

「他……他带我去的地下赌场赌博,我被他骗了,欠下了高利贷。」

「他说要找你要一百万,我情愿死才让他降到了五十万,我……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你啊!」

「如果我不这样做,王哥会砍死你的,现在他对我的戒备少了我才敢来找你说明真相。」

赵小婉抓着我的腿,哭得梨花带雨,满脸都是我误会了她的表情。

我坐在沙发里,冷冷地看着她。

现在的她,就像一条向主人摇尾乞怜的宠犬,毫无尊严。

她见我不说话,也没有把她推开,便扭着腰肢贴了上来。

扯着我的衣服,赵小婉低低地在我耳朵叫着,咬着我的耳朵说对不起我,她要拿一辈子来赔偿。

就在她气喘不已要解我皮带的时候,我猛地将她推开了。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我五十万还不是进了王哥的口袋?」

我厉声地质问着。

赵小婉茫然不知所措。

我牢牢地盯着她的眼睛,叹了口气说和她毕竟相恋多年,还有感情。

我可以原谅她,不计前嫌。

但王哥坑我五十万这事,我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

我要王哥身败名裂,一辈子在监狱出不来。

赵小婉很同意这一点,她巴不得让王哥早点去死,省得让如哽在喉的她不快乐。

她立刻说王哥抢男霸女无恶不作,最近还不怕死地卖粉可以报警抓他。

我摇头,说现在一切都要有证据,王哥那家伙狡猾得很。

毕竟这家伙是道上混的,要是知道我们对付他,一定会报复。

赵小婉有些迟疑。

看了看她,我直接站起身。

我说她根本不爱我,不为我们以后的家庭解决最大的麻烦,以后我们俩还怎么过日子?

我们俩,家庭,过日子。

这样的字眼撞开了赵小婉的心防。

她急于和我重归于好,成为身家亿万的贵妇,哪怕是要她拼出这条命她也敢赌。

她再一次跪在地上,抱紧了我的腿连声答应。

只是到时候我没了保时捷的时候,她会如何?

呵呵……

14

赵小婉有多拼,我事后才知道。

为了拿到王哥的犯罪铁证,她出卖色相,与王哥不少手下鬼混。

甚至不惜成为王哥资源交换的工具,陪不少老板各种海天盛宴。

她终于获得了王哥绝对的信任,可以自由出入所有潜藏在地下的场所。

她拍下了无数视频,偷录了无数犯罪过程。

王哥怎么也没想到,手上最听话的一朵交际花背地里却是居心叵测。

赵小婉以为她在王哥的会所赌场里滥交,我不会知道她做了什么。

所以她肆无忌惮,各种风流。

她以为只要她搬倒了王哥,让我出出气,再对我嘘寒问暖娇声软语我就会败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她太天真。

她和王哥都是我的棋子,在我所布的局上厮杀。

我就是遥控一切的棋手,控制着他和她的一举一动。

15

王哥喝醉了,他摇摇晃晃地回家,脚步踩响上海老弄堂的夜。

我坐在门前的摇椅上等着他。

他看到我,第一反应就是轻蔑。

毕竟女朋友被他抢走成了手下头牌,还坑了我五十万,他怎么会不得意?

「小赤佬,港督,呸!」

他吐了一口浓痰在我脚边,满脸嚣张地拿出钥匙想开门。

结果,他打不开。

「沈瑜!」王哥火了,一脚接一脚地踹门。

「不用踢了,她走了,房子,是我的了。」

我笑着把房产证拿了出来,上面明晃晃的许鑫两个字刺痛他的眼。

他大怒,抢过房产证撕了个粉碎,他不相信我会把价值千万的房产买下来。

「用得着买么?」

「沈瑜她……就不能送给我?」

与之前他看我的脸色一样,我也满是轻蔑。

王哥更是气得快要爆炸,一脸狰狞。

我的笑声在弄堂里回荡。

「你抢走了赵小婉,我就不能抢你的沈瑜?」

「王哥,有句老话你忘了吧?」

这句话我没说,但王哥却是懂了,一拳朝我打了过来。

他醉的厉害,站都快站不稳,这一拳又怎么可能打到我。

我稍稍一个闪身,王哥便趴在了地上,哇哇大吐。

「再不离开我家,我就报警。」

我一脚把王哥踢下了楼道。

摔得一头鼻青脸肿的王哥第二天酒醒了,气势汹汹地带着人过来找我麻烦。

但我,沈瑜还有小布丁,都已不知所踪。

王哥提着砍刀大骂要我等着。

我等着!

16

沈瑜从王哥的世界中消失不到一周,王哥的邮箱中,出现大量的视频与录音。

都是他包娼庇赌,抢男霸女,甚至倒卖各种粉的罪证。

王哥暴怒,掀翻了桌子,却不知道对手是谁。

他做恶多端,仇人一抓一大把。

这样的罪证只要往警察那儿一送,他铁定死路一条。

「是谁,是谁出卖我。」

王哥提着砍刀,眼睛瞪得血红。

很快,他知道了。

赵小婉的电话打了过来,轻蔑地告诉他罪证都是她收集的,要王哥将三百万打进她的户头。

王哥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我给,我给你三百万,你把视频录音全部销毁!」王哥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说着。

「打过来再说。」

赵小婉也没和他客气,直接挂了电话。

王哥气得一刀将桌角都剁飞了。

他四处凑钱,但却凑不到三百万,只凑到了一百七八十万。

「小赤佬侬想死是伐?侬睡了老娘这么久,三百万青春损失费不合理?」

赵小婉把那天他对我讲的话,又还给了他。

王哥脸红脖子粗,差点没爆了血管。

可他只能像条赖皮狗一般苦苦哀求,求赵小婉给他时间凑钱。

赵小婉把他羞辱了一顿,让他先转帐了一百八十万,还威胁他一周后再不看到尾款,就直接报警。

这女人也是心狠。

我只是让她把五十万要回来,把王哥送进监狱就行了。

但她却狮子大开口要了三百万,真是扒了王哥一层皮……

17

王哥跑路了。

他凑不出钱,赵小婉已经将罪证交给了警察。

脚底抹油溜得比谁都快的王哥,成了公安部 A 级通缉犯。

「我知道他的性子,他躲过了风头,一定会来找我们报复的。」

沈瑜忧心忡忡地对我说。

我看了看墙上隐蔽处的摄像头,微微一笑。

当初王哥怀疑沈瑜偷情,家暴之后偷偷装上了摄像头。

他应该不会想到,这些摄像头,会把他送上死路。

我赖在沈瑜的房中不走,看着她哄睡了小布丁。

隐蔽处的摄像头,突然有极不显眼的暗红灯光闪动了一下。

开机了。

王哥这家伙,在逃亡的路上还担心脑袋上一片大草原,想通过摄像头看沈瑜是不是真的偷人。

那我就让他看场好戏。

我凑到做饭的沈瑜耳边,吹了口气。

「我要和你演个亲热戏,别生气,我们都是为了配合警察抓住王哥。」

「嫂子,我想要」说完我就开始飙戏。

好像是演,但又不是演。

这别样的称呼,立刻让这美艳又温柔的女人心上泛起了阵阵涟漪。

她抬起羞红的脸。

仿佛是为了抗议,她没有回应我。

只是有些小女人般赌气,将秀美的长发挽了扎成了一个丸子头。

这一下,仅仅只有一丝丝的少女感消失了。

随之而来的是爆棚的风姿韵味。

成熟与迷人。

撅起的小嘴,如电影明星般的侧颜,美艳成熟性感的味道在她的身上弥漫开来。

「沈瑜。」

我的话音有些重,甚至还伸出手,将她柔润的肩头扳了过来。

沈瑜不敢直视我的眼睛,低下头蚊声软糯。

她说我是坏蛋,占她的便宜。

她那般温柔地看着我,并不拒绝我按在她肩头的手。

外面老弄堂里的路灯,将灯光轻轻地洒了进来,照在她的身上。

她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如同最美的女神。

我情不自禁地将她抱紧,抱进我的怀里。

低下头,我不敢闭眼。

因为我怕我闭上眼,就看不到她那鲜红如同菱角般的嘴儿。

沈瑜慌了,她的腰肢开始向后倒,不敢相信地依靠着窗台,半个身子几乎都到了窗外。

路灯照亮她的俏脸。

凝视在一起的眼神仿佛荡出了无数秋水。

旗袍,被我搂出了无数皱褶。

盈盈一握的小腰儿,终于被我一手掌控。

「娶我吗?」

沈瑜双手抵在我的胸前,尽量地让自己弯腰,延迟我快要落在她嘴上的吻。

到最后,她仿佛认命般地轻轻一哼。

幽幽怨怨地抬起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她无助地闭上。

这时的她,整个人都散发着让人爆炸的诱惑。

我狠狠地低下头,让隐藏的摄像头拍下一切。

「娶你,下辈子我还要娶你。」

18

如我想的一样,王哥在摄像头中看到了我和沈瑜缠绵在一起的画面。

他几乎气到疯癫,气到痛哭!

为了报复他什么都顾不上了,从藏身之地冲回上海,想要亲手做了我和沈瑜。

可他拿着砍刀冲进房间时,里面又是空无一人。

暴怒无比的王哥把房间砸了个稀烂,气急败坏地下楼。

外面一大圈的警车包围了楼道,上百警察核枪实弹,将这里团团围住。

手中的砍刀当啷掉在地上,王哥看到了末日来临,浑身都没了力气。

他才明白我在引蛇出洞。

被两个警察押上警车的时候,王哥无意中扭头。

天已经要亮了。

老上海弄堂上空出现的朝阳,明媚地让习惯黑暗的他睁不开眼。

他只是依稀看到。

我抱着小布丁,和沈瑜站在一起。

19

涉黑,涉赌,涉毒,蓄意谋杀,强奸抢劫。

王哥所有的罪行都被挖了出来,数罪并罚,判处死刑。

所有非法所得充公,合法财产由小布丁继承。

死刑前的一天,只有我一个人去看了他。

他的狐朋狗友没一个来的。

沈瑜再不想见到他,就连小布丁也不肯去。

「王哥,下辈子不要再巧取豪夺了。」

「老实人拼起命来,远比你狠。」

我的话让一脸死灰的他号啕大哭,不知道是后悔惹了我,还是做了这么多的坏事。

---

上海的雪姗姗来迟。

这时候的赵小婉打扮得如同校园里的女学生,清纯如水。

她一见到我,就亲密地搂着我的胳膊,说王哥坑我的五十万已经打给了我。

一分不少。

她说要陪我去三亚旅游。

而我却甩开了她的手。

赵小婉诧异地看着我,她隐隐猜到了什么。

我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张照片,手机里开始播放一段段视频。

全是她放浪形骸,与王哥手下鬼混,或是与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滚床单的视频。

视频里的她无比主动,浪到不行。

赵小婉浑身发软,站都站不住了。

她知道,这肯定是我很早就布了局,买通了王哥的手下拍来的。

和之前一样,她又跪下来。

她说这都是为了帮我报复王哥,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帮我?」

「为了帮我,就和几十个男人上床?甚至三人行五人行?」

我摇头,冷漠得如同天空落下的雪。

赵小婉坐在地上,披头散发。

她歇斯底里地叫骂,说我利用她坑了王哥,现在过河拆桥。

我根本就不想做任何解释。

我只是轻描淡写,把一张红彤彤的东西在她面前展现。

这是一张红色的喜帖。

打开。

照片上是我和沈瑜靠得很近,两人都在甜甜地笑。

「年底我和沈瑜订婚,欢迎来参加我们的订婚宴。」

我平静地说着。

「你真的在利用我,你在利用我!」

赵小婉几乎气疯了,撒泼一般大叫着。

这能怪谁?

我抬腿就走,回头扔下一句话:「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保时捷是我的,也没说过那个爆火的游戏制作人是我,我更没说过我是有钱人。」

「一切,都是你自己要做的。」

我要摧毁她,摧毁赵小婉最后一道心防。

谁知道,她却神经质般地尖声笑了起来。

「保时捷根本不是你租的?你还想骗我。」

「你当老娘那么容易上当?我找人查过了,保时捷写的就是你的名字。」

我回过头,不敢相信地看着她。

这盘棋,不止我一个人在下?

她疯狂地笑。

她也不亏,除了还给我 50 万,她还坑了王哥一百多万,够她潇洒快活的了。

20

后来,听说道上的人物在找赵小婉。

又听说她为了躲避追杀,整容了好几次。

还听说她整容失败又爱赌,一百多万没多久就花了个精光。

我以为我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她,没想到……

为了抄近路去一家很有名的蛋糕店,我走过街心花园。

树林里几个老头鬼鬼祟祟地围着个女人。

那女人的身材很像赵小婉,就是脸太丑了,一点也不像。

我随意看了一眼,连忙收回眼神。

早就知道街心公园有专门为那种七八十岁的老头服务,几十块钱可以上下其手。

看来那女人就是。

「靠,都烂得有菜花了,晦气。」

有个快八十的老头忽然大叫了起来,甩甩手,柱着拐闪到一边。

其它原本还围着的老头一哄而散。

「老不死的东西,五十块还想要啥,给钱。。」

「想当年,道上赫赫有名的王哥也是我姘头。」

那女人骂骂咧咧地追着那个老头。

我忽然看清了那女人的脸部轮廓,还依稀有些影子。

我知道她是谁了。

她把老头口袋里的钱都掏了个精光,这才得意地转过身来。

与我的眼神对撞。

她愣住了,脸色忽然都变得惨白。

我淡淡地笑了笑:「好巧啊,看不出你现在这么有爱心,关爱老年人了」

「好巧…你什么意思?」她下意识地回应。

「我还有事,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大步经过她的身边,没有再回头。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痛苦到绝望的呜咽。

然后,是无地自容的号啕大哭。

21

提着生日蛋糕,我开着保时捷回到万宜坊。

这辆明明是租来的车,却被沈瑜用我的名字偷偷买下。

她一开始还不告诉我,怕我有压力。

对我,她是真心舍得。

小布丁和沈瑜欢快地跑出门接我,小布丁开心地喊着爸爸万岁。

三个人欢欢喜喜地抱着蛋糕回到家,为小布丁过她四岁的生日。

当开心的小布丁终于睡着,我在窗户中透下的月光中,抱住了沈瑜。

她温柔地回过身,也抱着我。

我忽然有些好奇,问她当初她说她知道的事,到底是什么。

沈瑜有些脸红,只是埋首在我的怀里。

她说如果她真的说出来,希望我不要生气。

原来那天我躲在床底下,她刚脱完衣服就知道了。

「那你为啥还要跳舞?」我开始心跳加速。

「不知道,我就是想为你跳……」她吃吃地笑。

我在她的耳边问,那一晚是不是我和她……

她不说,只是让我抱着她进房。

22

沈瑜在厨房做饭的时候,我倒了杯酒自饮自酌。

小布丁忽然说今天幼儿园老师告诉她,撒谎不是好孩子。

她说她骗了我,她不是好孩子。

我笑了,摸着她的小脸问她骗了我什么。

她说那天晚上我醉乎乎地回来,是妈妈迎上前抱着我。

妈妈叮嘱她,早上看到我醒过来,就说为什么叔叔抱着妈妈睡觉觉。

然后,妈妈钻进了被子,搂住了我的脖子。

嗯?

我愣住了。

情不自禁,我看向厨房里哼着歌做着饭,浑身都散发着女人味的沈瑜……备案号:YX017JlAwd3AzQV0b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