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记录以来亲手杀人最多的人是谁?

提名贾文革。

因身背 42 条人命,最终被处决了 42 枪。

在一个能装下 2 吨土豆的地窖里,扔着的,都是被害者的尸体……

求生

1990 年 11 月,黑龙江讷河。

东北的寒冬向来难熬,为了囤白菜,囤土豆,家家户户都有一两个地窖。

地窖大多宽一米,深度六七米。

25 岁的徐丽霞,就是在这样的地窖里醒来的。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四周一片漆黑,鼻间充斥着一股难以形容的臭味。

徐丽霞本能地寻找着光源。

发现在自己的头顶上,有条小缝隙,透进来一丝微弱的光线。

也正是这光线,让她看清了周围的景象:

尸体!全是尸体!

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地窖里,堆放着一个个死人!

而且,这些人死状惨烈又诡异。

有的人被割掉了生殖器,有的人被切掉了胸部……

徐丽霞被吓疯了。

她想要尖叫,却怎么也叫不出声。

此刻的她,心中只剩一个念头:

爬出去!活下去!

徐丽霞顾不得身上的伤,也顾不得脚下踩的是谁的尸体。

将近七米深的地窖,她就这么徒手向上爬!

终于,徐丽霞摸到了窖顶。

她使出浑身解数,拼尽全力去推头顶的盖子。

当时的她,满脸、满手、满脚都被铁链勒出了血。

双手也因为攀爬,变得血淋淋。

只听「咚!」地一声,压在上面的重物,硬是被徐丽霞推倒了!

窖顶的盖子被掀开,徐丽霞终于得见天日。

在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总算是回到了人间,可以顺畅地呼吸。

可就在此时,一个男人突然出现了!

徐丽霞一眼就认了出来:他就是对自己先奸后杀、并把她扔到地窖的凶手!

刚刚点燃的希望,一下子就被扑灭了。

徐丽霞本以为,自己已经侥幸活下来,却万万没想到,刚逃出来就撞上了这个魔鬼!

但她此刻不知道的是,她现在浑身是血,人鬼莫辨。

对面男人也被她吓坏了:「你!你!你是人是鬼?你怎么上来的?」

不过,徐丽霞没有回应他。

她再一次晕倒在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丽霞再次醒来。

虽然仍旧被捆着,但这一次她没有在地窖,而是在屋子里。

男人发现她醒了,走过来说:「你胆子真大!换了别的女人,吓也吓死了。」

凭借求生的本能,徐丽霞一开口就是恳求。

男人似乎很满意她的反应,回答道:

「不杀你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跟着我干吧!」

「这几天,我查过你了。你好像有个儿子?如果你不干,我们先杀了你儿子!」

徐丽霞一听,连忙不住地点头。

男人又说:「那行,你先做一件事。」

在他的推搡之下,徐丽霞再次走到地窖口。

随后,男人突然递给她一把刀,让她对着地窖里的尸体捅两刀,并拍照,就算入伙了。

徐丽霞颤抖着接过刀,照做了。

等她再次从地窖爬上来,男人笑着伸手拉了她一把。

这一拉,算是认可了她。

也正是从这一刻起,徐丽霞再也回不了头了。

诱骗

在落入地窖前,徐丽霞跟老公大吵了一架,独自离开了家。

平时遇到这种情况,她都是去大姐家小住几天。

但这次却破天荒地没有。

她不想再让大姐为自己操心了。

在凛冽的寒风中,徐丽霞来到了齐齐哈尔火车站。

从未出过远门的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只好在车站徘徊。

徐丽霞身材高挑,面容姣好,脸颊略带些婴儿肥,在人群中很显眼。

很快,便有人盯上了她。

徐丽霞

一个帅气的小伙朝徐丽霞走了过来,主动搭讪道:「美女,你要上哪儿啊?」

徐丽霞正六神无主,下意识回答不知道。

小伙见徐丽霞愁容惨淡,便又多聊了几句,顺便问要不要找工作。

一听有工作,徐丽霞顿时来了精神。

原本,她是齐齐哈尔市一家幼儿园的老师,工作又苦又累。

正巧跟老公吵架了,不如换个工作,换换心情。

之后,徐丽霞便试探着问,「你那边是什么工作?」

小伙一听,立刻掏出了一张营业执照。

他自我介绍说,自己叫贾文革,是开糖果厂的,厂子在讷河。

徐丽霞看了看男人,又看了看营业执照。

这人长得不像坏人,还有合法证件,应该可以相信吧?

打定主意后,徐丽霞便跟着他走了。

事实证明,不论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都不要跟陌生人走!

(这句话请大家默读三遍!!!)

很快,徐丽霞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们去的根本不是糖果厂,而是讷河县的一个小破院子。

一进门,原本温和的男人就变了脸。

他不知从哪拿出一个瓶子,照着徐丽霞的脸猛地一喷!

徐丽霞一时没反应过来,顿时晕了过去。

看着被迷晕的徐丽霞,贾文革满意地笑了笑,便开始扒徐丽霞的衣服!

紧接着,他就强奸了她,并拍了不少裸照。

其实早在 4 个月前,同样是在火车站,贾文革遇到了一个主动搭讪他的失足女。

聊了没几句,他把那个女人带到小院,两人发生关系。

事后,女人向他要钱。

他不但没给,还活活掐死了那个女人,并把她的财物搜刮了个干净。

那是贾文革第一次杀人。

由于没有经验,他没有立即抛尸,而是跟尸体睡了一晚。

到了第二天,他才想起小院里有个地窖,之后就把尸体扔了进去。

那次事后,贾文革心里暗爽了好久。

既能睡到女人,又能抢到钱,这种「不劳而获」简直不要太爽!

更重要的是,他发现根本没有人追究这件事!

于是,贾文革就「大开杀戒」。

他经常到火车站去物色「猎物」,想方设法骗回小院,先奸后杀。

在遇到徐丽霞之前,贾文革已经杀了十多个人了。

今天带回来的徐丽霞,他也想如法炮制。

可连贾文革也没想到,就在他施暴过程中,这个女人竟然醒了过来!

醒来的徐丽霞,发现自己全身赤裸,手脚也被铁丝绑紧,立即尖叫了起来。

贾文革却一点也不慌张。

他熟练地恐吓道:「不许出声!不然我这就杀了你!」

徐丽霞立刻就清醒了。

可此时她忘了,一个强奸犯的嘴里,能有一句真话吗?

很快,贾文革就用铁丝绑住了徐丽霞的手脚,准备将她杀掉。

在动手之前,贾文革和徐丽霞还有过一段对话。

「喜不喜欢我?」

「不喜欢。」

「好,我让你死得明白。」

「你要杀我就杀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既然一心求死,贾文革也没犹豫,用一根铁丝勒紧了徐丽霞的脖子。

直到她窒息过去,翻了白眼,才肯停手。

随后,贾文革熟练地将徐丽霞抛在地窖中,又用水缸压紧了窖盖。

做这一切时,他没有仔细确认这个女人到底死没死。

因为他觉得,只要进了那个地窖,就算原本没死,也会被活活吓死!

然而,这条预判在徐丽霞身上却失效了。

她不仅醒了过来,还徒手爬出了七米深的地窖!

贾文革正是看中了她的这份「胆魄」,才想到了拉她入伙。

可对于徐丽霞来说,入伙后的日子,才是真的生不如死。

入伙

有了徐丽霞,贾文革作起案来就更得心应手了。

她到底能「帮」贾文革做什么呢?

很简单,勾引男人。

勾引谁?

外地来的商人。

1991 年的讷河县,还是齐齐哈尔市下面的一个县,相对偏僻和落后。

这里盛产大豆和土豆,许多商人为了进这两样东西,慕名而来。

不过,因为讷河交通不便,他们只能通过「火车、转客车、再转步行」的方式,到当地现场采购。

商人们身上大都携带着大量的现金,来到这里后,又无法与家人及时联系。

于是,他们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贾文革的作案目标。

白天,贾文革带着徐丽霞前往火车站,让她出卖色相,引诱这些男性商人。

如果引诱成功,徐丽霞就把商人带到那个小院里。

之后再由贾文革出手,谋财害命。

如果这天没「开张」,晚上受到蹂躏的,就是徐丽霞本人。

这种非人的日子,徐丽霞很快就忍不了了。

她想逃跑。

讷河站

想逃跑没那么容易。

因为徐丽霞面对的不只是贾文革一个人。

这是一个犯罪团伙。

在徐丽霞加入之前,就已经有了 5 个人。

除了贾文革,还有两个男人,李秀华、孙文力;两个女人,李艳珍、王艳玲。

这两个男人,一个是蔬菜公司的屠宰员,一个是跟贾文革同村的农民。

俩人都是长相粗犷、膀大腰圆,一身的蛮力,贾文革拉他们入伙不算奇怪。

而那两个女人的关系就比较奇葩了。

李艳珍,是贾文革的妻子;王艳玲,是贾文革的情人。

其中,妻子李艳珍竟然还是讷河农机厂厂长家的宝贝女儿!

贾文革曾经在讷河农机厂做过工人。由于长得帅、嘴又甜,成功俘获了厂长女儿李艳珍的芳心,并顺利结婚。

可像他这种不安分的人,婚后也没少跟其他女人搞暧昧。

老丈人实在忍受不了,就把他开除了。

谁知道,李艳珍不但不离婚,竟然还跟着他跑了出来,同时还接受了他的情人!

离开工厂后,贾文革找了个杀牛的工作。这才赚了点钱,租了这个小院,还注册了糖果厂。

可这个「糖果厂」最大的用处,就是被贾文革拿来招摇撞骗。

徐丽霞当时也是看了那张营业执照,才被骗来的。

跟这群奇葩人渣混在一起的日子,徐丽霞一天也不想过了。

虽然看管她的有 5 个人,但她还是找到了一个机会,偷偷跑了出去!

可没等她跑多远,男人们就追了上来,把她抓了回去。

一回到小院,贾文革立即发号施令:「我看你是活腻味了!给我打!」

徐丽霞立即被几人一顿毒打!

打完之后,又被扔进了满是尸体的地窖。

可即便如此,徐丽霞还是尝试了第二次逃跑!

然而,她再一次失败了。

这次遭受了更重的毒打,关地窖的时间也更长了。

几天后,贾文革打开地窖,重新把她拎了出去,威胁说如果再敢跑,就杀她全家!

从此,他们对徐丽霞看管更严了。

徐丽霞被折磨怕了,也害怕他们真的对自己家人下手,只好安分下来。

可在之后的日子里,贾文革又一次刷新了她对「恶」的认知。

一天,徐丽霞与往常一样,哄骗了一个外地的推销员回来。

进了院子后,推销员立即被麻醉剂迷晕。

一般来说,接下来的流程就是搜身、勒死、扔地窖。

但这次,贾文革却玩出了「新花样」。

他先是把人绑了起来,然后用刀割下了这个人的睾丸!

紧接着,又是挖眼睛、割耳朵,还活生生地开了膛,挖出了肾脏!

做完这一切,贾文革才吩咐徐丽霞:「把人扔地窖吧。」

徐丽霞看到残缺不全的尸首,被吓得心惊肉跳。

但她不敢说也不敢问,只能默默照做。

之后,她发现那个男人的内脏,竟然被贾文革煮熟吃掉了!

不仅如此,他还拿男人的睾丸泡酒喝!

喝酒的时候,贾文革甚至还得意洋洋地说:「你们不懂!这叫吃啥补啥,以形补形!」

那段时间,他们疯狂作案。

最频繁的时候,只隔 4 天就会杀死一个人。

院子里那个能装「2 吨」土豆的地窖,很快就被填满了。

为了能继续抛尸,贾文革和李秀华、孙文力又合力挖了一个新地窖。

就这样,讷河逐渐流行起一句话:「不想活,上讷河。」

也正是这句话,把贾文革一伙,从讷河逼了出来。

流窜

刚听到「不想活,上讷河」这句话时,贾文革还挺得意。

是啊,单凭自己一个人,就能让讷河全国闻名,属实是「壮举」。

但很快,贾文革就发现,问题大了。

因为失踪的人越来越多,已经没有商人敢来讷河了。

他们不来,贾文革就没有了「生意」。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离开讷河。

贾文革带着李秀华、徐丽霞,先后到过长春、沈阳、杭州、金华、福州、厦门、宁波等地。

由于失去了小院和地窖作为藏尸地,他们的作案方式也变了。

从「杀人越货」变成了「仙人跳」。

而这对于徐丽霞来说,工作内容其实没啥变化,都是去火车站勾引男人。

1991 年 10 月 21 日,三人来到苏州火车站。

徐丽霞像往常一样,上前跟男人搭讪。

不过她机敏地注意到,不远处似乎有巡逻的民警。

如果是普通的罪犯,此刻一定会选择停手,先躲过警察再说。但徐丽霞却有了别的想法。

她不但没有停下,反而更卖力地勾引男人。

很快,徐丽霞就跟一个男人谈好了价钱,两人并肩离开了火车站。

她领着男人来到一个僻静的小巷子,跟在后面的贾文革和李秀华,立刻就跳了出来。

贾文革一把就将那个男人摁在了墙上,大骂道:「你是谁啊?敢调戏我老婆?」

男人顿时蒙了。

贾文革借势继续大骂,甚至挥起拳头就要打人。

这时,李秀华上来拉住了他:「兄弟,别急着动手,打人犯法。」

贾文革继续演着,还反手给了徐丽霞一巴掌!

这时候,李秀华又说话了。

他熟练地走上前去,跟那个男人说:

「你调戏我嫂子,按理说应该揍你一顿。」

「但我这大哥刚从号子里出来,不想再闹大了。你给两千块钱,咱们私了吧。」

那个男人原本还慌得一批,听完这话反倒笑了。

他终于明白自己被「仙人跳」,马上就大喊着要报警。

嫖客遇上仙人跳,比的就是胆子大。

看到这反应,贾文革立刻火冒三丈,一拳就打在男人脸上,还朝他肚子狠踹了几脚!

就在这时,他们的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别动!警察!」

几人一听这话,慌得撒腿就跑。

但为时已晚。

在他们争执的时候,警察早就把他们包围了。

讯问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贾文革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因为「仙人跳」,第一次走进了派出所。

10 月 21 日当晚,他们先被带到了苏州收审所。

警方搜查了贾文革一伙随身携带的旅行包。

包里有 3000 多元现金,3 张身份证,以及几十支麻醉剂。

苏州警方先是联络了那 3 张身份证所属地的派出所。

结果发现,其中有 2 个人早已联系不上,家属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报了失踪。

唯一能联系上的,是一个杭州萧山人,姓谢。

这位老谢交代,自己前天刚刚遭遇了「仙人跳」,不但被抢了一万多块钱、还被打断了腿。

而作案人正是贾文革一伙,案发地点就在杭州湖滨地区。

因此,根据公安机关立案管辖地的规定,贾文革一伙需要移交杭州公安。

10 月 22 日凌晨,杭州警方来到苏州接人。

徐丽霞坐在警车最后一排,在她的前面,坐着一个面善的警官。

从其他人口中,徐丽霞得知,这位警官姓黄。

一路上,她时不时会望向这位黄警官,仿佛想要向他求助。

巧合的是,此后分管审讯徐丽霞的,正是这位黄警官——黄国华。

当晚,审问正式开始前,徐丽霞主动开口提了个要求:「警官,能不能帮我买包卫生巾?我来例假了。」

黄国华有点尴尬,但他还是立即让女同事去帮忙买了。

随后的审讯进行得很顺利,杭州这起「仙人跳」案件很快就问清楚了。

在审讯的最后,黄国华例行公事地问了一句:「除了这个案子,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听到这句话,徐丽霞突然激动了起来。

她大声地说道:

「我还有一个大案子,比这个案子大得多。如果说了这个,我肯定是死,你肯定立大功。」

「我们在东北,半年之内杀了 20 多个人。」

这三句话,震得在场所有民警全都瞠目结舌。

要知道,在当时,辖区内死亡两人都已经算是大案、重案了。

半年?

杀了 20 多个人?

这女人不会是精神有问题吧?

民警们的震惊,徐丽霞并不意外。

她完全知道,自己和贾文革每天做的事情有多恶毒、多没有人性。

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轻易相信她的话。

之后,徐丽霞舒了一口气,继续说:「我希望,你们局长能来见我。」

当时的报道

10 月 23 日,徐丽霞见到了「赵局长」。

不过,对方是派出所的赵副所长假扮的。

见自己的条件被满足,徐丽霞便低着头说,「这一年来,我过的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紧接着,徐丽霞就把自己的经历,全都告诉了这位「赵局长」。

在她 3 岁那年,母亲就去世了。

没多久,父亲也因病离世。

她和她的两个小姐姐,都是由比她大 12 岁的大姐一手带大的。

家里最难的时候,姐妹四个甚至只能吃榆树叶,再拿一块盐巴来各舔两口。

虽说家里穷,但大姐管她们管得很严。

徐丽霞也很争气,成绩一直很好。

高中毕业后,她就在当地做了一名幼儿园教师。

在姐妹四个里,徐丽霞是最漂亮、最有出息的一个。

或许是小时候穷怕了,在给她找对象的时候,大姐一心想找一个收入稳定的。

徐丽霞的丈夫就符合这个条件。

但是,他们夫妻俩的感情却并没有那么好。

结婚后,徐丽霞和丈夫经常吵架,她一受委屈就会去找大姐。

大姐希望她能保住这种安稳的生活,于是每次都劝徐丽霞忍一忍。

直到那次跟丈夫吵架后,徐丽霞没有再去找大姐。

就是这唯一一次独自出走,让她遇上了贾文革这个恶魔。

之后的事情我们就都知道了。

她被强奸,被勒得昏死过去,被扔进了满是死尸的地窖。

但好在她命大。

不仅活过来了,还从地窖里爬了出来。

后来为了活命,

为了让家人不受伤害,她只好加入了贾文革一伙。

他们在齐齐哈尔火车站、讷河火车站物色作案对象。

遇到单身男人,就让徐丽霞上;碰见单身女人,就是贾文革去搭讪。

把他们骗到院子里之后,男的就是抢劫杀害,女的就是先奸后杀。

有的死尸直接扔进地窖,有的会被残忍肢解之后,再扔进去。

「杀的人太多了,半年 20 多个不是夸张,可能还不止。」

「我只有两个要求,一是想见见我儿子,二是枪毙的时候,不要五花大绑。」

听到徐丽霞如此真实的供述,在场的民警们再次震惊了。

他们还是不敢相信,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直到审讯同伙李秀华的那组民警出来,他们彼此对了对供词,完全一致。

警方才终于相信。

之后,杭州警方立即向讷河公安拍了电报,进行核查。

所有人都想知道,贾文革一伙,到底杀了多少人?

恶魔

90 年代初期,长途电话尚不稳定,距离越远,越容易断线。

为了保证尽快联系上讷河公安,杭州警方选择了「加急电报」这种形式。

长途电话转播室

然而,他们等了整整一天,到了第二天傍晚时才收到回复。

回复只有短短的四个字:「查无此案。」

无奈之下,10 月 24 日,杭州警方又给齐齐哈尔市公安局拍了一封电报。

这一次,他们直接接到了齐齐哈尔警方的长途电话。

对方激动地说,现场已挖掘出 19 具尸体,情况比想象中要严重,目前仍在勘查。

「贾文革的妻子自杀了,嫌犯孙文力也已经落网。」

「我们马上派工作组到杭州,具体对接。」

得知情况后,黄国华来到看守所,将一切转告给了徐丽霞。

徐丽霞立即说道:「这个地窖旁边,还有另一个地窖,里面也有尸体!」

在她的供述下,齐齐哈尔警方又打开了第二个地窖。

在这个地窖里,他们又找到了 22 具尸体。

再加上自杀的贾文革妻子李艳珍,现场尸骨共计 42 具。

事实上,地窖中的尸体早就腐烂发臭,还结出了一层厚厚的尸油。

残肢断臂搅在一起,根本就分辨不出谁是谁。

警方打开地窖后,尸臭瞬间就涌了出来。

法医想要进入地窖分拣尸体,必须佩戴防毒面具。

但由于腐坏气体太浓,防毒面具里的活性炭很快就失效了。

警方见状,只能用大型鼓风机向地窖里吹风,帮助地窖换气。

可即便如此,进入地窖长时间作业的法医裕文君,患上了不可逆的神经疾病。

法医裕文君在地窖中作业,图源见水印

发掘结束后的许多天里,尸臭味一直盘旋在方圆十几里的上空,久久挥散不去。

最终,警方确认死尸数目,只能依靠辨认出的头骨数量。

根据临床进行尸体辨认的步骤,法医需要把头骨里的肌腱组织清理干净,再放进水里煮。

这虽然是法医工作的正常流程,但平时也只是一个两个,在实验室里就可以完成。

这次由于数量太多,他们只能在院子里支起五六口大铁锅。

锅内热水翻滚,煮着的是几十个人的头骨。

那诡异的场景,光是想想,就让人浑身发麻。

更可怕的是,后经贾文革供述,他不仅向地窖里抛尸,也曾经肢解、焚烧过尸体。

也就是说,他手上的人命,其实还远远不止这 42 条!

或许你想问,这么多条人命,当地的公安机关干什么去了?

这样一个凶犯,为什么能逍遥法外这么久?

其实,这与一次工作疏忽有关。

在租住了小院儿之后,贾文革曾经办理过一次户口迁移。

原户口所在地的民警,没有按照程序进行审批,擅自撤销了贾文革的重点人口审批表。

也就是说,贾文革的新户口,没有纳入派出所的监控范围。

即使是派出所遇到案件,想要筛查,也查不到他的头上。

再加上他选择的作案目标,不是失足女、小混混,就是外地人。

要么是没有人报案,要么是在外地报案。

即使有少数几个讷河本地人报案,当地民警也是草草了事。

他们走访两三户人家,就向上级汇报:没有可疑人员。

看这工作态度,也就不难理解「查无此案」的四字回复了。

在贾文革案之后,讷河县的公安局长、政委、派出所所长全部都被撤职。

连讷河县「撤县设市」的申请,也被延后了一年。

轻松

交代完案情的徐丽霞,心情无比轻松。

在看守所里,她甚至唱起了歌——那是她在幼儿园当老师时,每天给孩子们唱的歌。

黄国华仍旧常常去看她,还曾经问过她:「为什么你在苏州时不交代,反而在我这里交代?」

徐丽霞只是简单地回复道:「因为黄警官对我很好,所以我就讲了。」

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触动了徐丽霞。

就是那包卫生巾吗?

那其实是一个很正常的举动,难道这就足以触动徐丽霞吗?

或许是可以的。

因为当时的她,真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当成一个「人」来对待了。

1991 年 11 月 8 日,齐齐哈尔公安局派出的押解组到了杭州。

随后,徐丽霞、贾文革、李秀华三人被押上专列,踏上了回乡的路。

就在列车即将启动的时候,徐丽霞突然跪了下来。

她浑身发抖,哭着说:「黄警官,我不想回去,那是我噩梦开始的地方!我死也要死在杭州!」

然而,这不是黄国华能够决定的。

他还是只能把她送上车——送她最后一程。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黄国华对这位女嫌犯有很多了解。

他一直认为,徐丽霞也是一位受害者,她不该死。

黄国华曾经多次强调:

「如果不是她主动交代,这个案子不知道还会隐藏多久,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被杀。」

杭州公安也出了一份红头文件,作为徐丽霞有重大立功表现的证明。

在结案后,黄国华被授予了「个人一等功」。

但那之后不久,他就辞去了职务,去警校做了一名教官。

现在的黄国华

由于案情重大,贾文革一案甚至惊动了公安部,黑龙江省公安厅也成立了专案工作组。

为确保这趟押解万无一失,公安部甚至专门下了一道命令:

「这列火车每停一站,当地公安局的一把手都必须到火车站进行检查。」

针对贾文革和李秀华,押解组采取了脚镣 + 头盔 + 手铐 + 蒙眼 + 堵耳的方式,以防其自残。

而对待徐丽霞,押解组决定,不给她戴重刑具。

上车之后,徐丽霞变得十分平静,一路上都是沉默不语。

反而是罪魁祸首贾文革,还想为自己开脱,口中时不时地就念叨一声:「我在黑龙江可没犯什么事儿……」

终局

作恶多端的贾文革会是什么下场?

配合侦破案件,被胁迫犯罪的徐丽霞,又是什么样的结局?

1992 年 1 月 8 日,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判。

除去自尽的李艳珍,贾文革、李秀华、孙文力、徐丽霞均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只有王艳玲情节较轻,被判处 17 年有期徒刑。

案犯 5 人受审

1992 年 1 月 24 日,贾文革、徐丽霞等人在讷河市监狱执行枪决。

冬日讷河的清晨,有零下三十几度。

徐丽霞身上穿的新衣服,是她的大姐一针一线做出来的。

在临刑前,她见到了她的大姐、丈夫和儿子。

当时年仅 3 岁的儿子还在半梦半醒之中,徐丽霞抱了抱他,痛哭不止。

她对家人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向拉扯她长大的大姐说:「大姐,我对不起你。」

同时,她给家人留下了长达 12 页的遗书,也留下了对儿子的叮嘱:

望你听你奶奶和父亲的话,热爱生活,珍惜生命,努力成为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成为让妈妈放心的好孩子。

登上刑车后,徐丽霞又唱起了那首她经常唱给幼儿园孩子们的歌。

到了行刑地,她对当地公安局的老局长鞠了个躬,彬彬有礼地说:「谢谢您对我的照顾,这辈子我报答不了您,下辈子再还您吧。」

徐丽霞写给大姐的遗书,图源见水印

因身背 42 条人命,贾文革最终被处决了 42 枪。

而被胁迫入伙,并主动揭发罪行的徐丽霞,是被一颗子弹送走的。

当时的她,年仅 27 岁。

最后,附上徐丽霞写给大姐和儿子的遗书。(格式稍作调整)

亲爱的姐姐您好:

代问二姐,三姐及姐夫们好。

今天提笔给你和二姐,三姐写下这有生以来第一封信,同时也是最后一封信。

由于我现在心情难以平静,手中的笔都为之颤抖,所以我无法像平常那样给家人写信。

信的内容只好随心所欲了。

想念的大姐,我现在心里想您和二姐,三姐,想得好苦好苦。

回想起我们姐妹四人在一起的情景,就像电影一样在我眼前环绕。

往事不堪回首。

回想小时候,您像母亲一样疼我,爱我,含辛茹苦地把我培养成人,盼望我能成为对国家对社会有用之人。

您把您全部的爱心都给了我,您在我心目中的形象高于任何人。

您用您瘦弱的身躯支撑着那面临绝境的家。

您永远是我心目中最神圣,最伟大,最亲爱的姐姐,同时又是我心目中的妈妈。

姐姐我现在真的无脸再见您一面。

做梦也没有想到,在开庭时还能看到姐姐们,听到姐姐们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我的心都碎了。

您知道这一面对我来说太难过了。

没想到姐姐们还没有放弃我,还认我这个有罪的妹妹。

姐姐您知道小妹我有多想多想您们啊。

看见姐姐们的那一瞬间是多么的短暂啊,我真盼望奇迹出现,能让时光停留在那一瞬间,能让我永远能看见姐姐们,和您们一起共享天伦之乐。

姐姐。

悔恨我当初没有听姐姐的忠告,走上了犯罪的道路,成了千古罪人,辜负了姐姐对我的养育之恩。

您恨我吧,姐姐,狠狠地骂我一顿吧!这样我这颗忏悔的心才能好受些。

亲爱的姐姐们,在一年前,我们分别后,我万万没有想到,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您们了。

人生好比一场梦。

它有时像海水一样色彩斑斓,像仙山琼阁一样无处寻觅,只有上天入地才能找到归宿。

姐姐做梦也没有想到天真活泼的小妹转眼之间转变成为令人憎恨的杀人魔鬼。

说句心里话,我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惨无人道地杀人,食人心人肝,心甘情愿地去勾人杀人。

我被一群恶魔纠缠得无法脱身。

致使我走到今天这种地步的原因,有许多因素。

一个您是知道的,我的婚后生活不幸福,有许多难言之隐无处诉说。

对于生活我失去了信心,已经心灰意冷,所以一时想不开,便离家而去。

等到后悔的时候已经晚了,我已身陷泥潭不能自拔。

事到如今,我只能恨自己,怪自己,恨我太软弱,太单纯,没有看到社会的黑暗面。

怪就怪在我不懂法,轻信了坏人的谎言,上当受骗才走上了犯罪道路。

亲爱的姐姐,您们想都不敢想像,您们的小妹,在魔窖里被恶魔折磨地死去活来,他们用他们配制的药水,拿我做试验。

喷在我的面部,把我弄昏了过去。

之后强奸了我,又拍了许多我的裸体照。

然后用铁链把我的手脚铐上,把我扔到他家的地窖里。

当时窖里装着死人的尸体,他要杀我,问我喜不喜欢他,我说不喜欢。

他说好,我让你死得明白。

我说,你要杀我就杀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他听了反而放弃了杀我的念头。

之后他给我吃了安眠药,又给我扯下一个床单,让我在死尸上睡了一觉。

之后,他盖上窑盖,又用水缸压在窑盖上就走了。

不知过了多久,由于窑内缺氧,加上尸体腐烂的气味,我不知不觉醒了过来。

醒来以后,求生的欲望迫使我,我不知什么力量的支撑,使我把窖盖推开,从鬼门关爬了出来。当时我满脸,满手,满脚都被铁链勒出了血。

双手也爬得血淋淋的。

简直是无法形容当时的惨状。

爬出来后,我想喊又喊不出声,这时魔鬼又出现了。

他发现我出来以后,大吃一惊,问我你是人还是鬼,是怎么爬上来的。

这时我再也支撑不住便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醒了过来。

醒来之后,这个可恶的魔鬼对我说:

「我非常佩服你的胆量,同时也非常欣赏你这个人,你是我遇见过所有的女人中,最让我佩服的女人。我现在不想杀你了,但你必须得入伙跟我们干。你在地窑里的时候,我和我的同党已经上你家了,把你家的情况调查得一清二楚。如果你不干去报案,我们就派人把你爱人和孩子一起骗过来杀掉,让你悔恨终身。」

再说公安局是抓不到他的,再说他有药品,到头来我和孩子还是逃不过他们的魔掌。

就这样我答应了他们,希望他们不要加害于我的孩子。

而后他们骗到一个人,杀了以后,让我下地窖去补刀。

这以后我便和他们参与杀人抢劫。

在勾人杀人的过程中,我能放走的就放走,实在放不走的我也没有办法。

有一次,我趁他们不注意时,跑了出来。

被他们抓住后一顿毒打,然后把我关在地窖里。

我又推墙跑了出来。

他们又再次抓住我,把我推在装有尸体的地窖里,对我进行精神上的折磨。

当时我在这群魔鬼面前只有恨,没有泪。

复仇的火焰占据了我的脑海。这以后我就再也不敢贸然行事了。

只有干一天算一天。为了家人和孩子能安生,我忍受了这巨大的痛苦,不敢向公安机关报案。

就这样我彻底绝望了。

请求他们实行他们许下的诺言,保证我亲人的生命安全。

在他们的协迫下,我越陷越深,难以自拔,杀死了许多无辜的人。

致使许多家庭失去丈夫,儿子,女儿,母亲的悲惨……

我的心像刀绞一样难受。谁又知道此时此刻我的心在流血。

虽然我罪孽深重,但是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使这场特大杀人抢劫案得到了终止。

是小妹我主动揭发的,虽然我从前错了,但是我的内心此刻得到了一点宽慰。

亲爱的姐姐们,我在这人世间停留的日子不多了,有许多心里话要对姐姐们说,生活对于我来说已经暗淡无光了,我渴望平凡的生活,但生活先无情抛弃了我,并总是和我过不去。

从小我就失去了母亲,是苦命的姐姐把我培养成人,成家后又历坎坷,尝尽生活的甜酸苦辣,如今又受到血与火的洗礼。

我这颗破碎的心再也经不起任何打击,我的内心在流血,在呐喊,在无言地呐喊!呐喊上帝救救我吧,给我勇气,给我机会,让我把这些痛苦的烦恼统统丢进河里,埋在土里,不再想它。

让我干干净净走向极乐世界。

姐姐,送给您真心的祝福,无论将来您在何处。

过去我们同甘又共苦,如今就要各奔前程,别后不如意无处诉,我们要写信互相倾诉,遇到困难不认输,要有宽宏的气度,受到了创伤绝对不能哭。

将来会结束的。

亲爱的姐姐们,不要恨我,也不要因失去我而痛苦,我的确是罪有应得,如果我的死能让受害人家属解恨,我就死得无憾。

我到了天堂找爸爸妈妈,做一个孝敬听话的好孩子。

不再任性,痛改前非,重新做人,来报答姐姐对我的养育之恩。

亲爱的姐姐,我不知道这封信您能不能收到,但我不灰心,我坚信,虽然我是害人精,但是我的经历会得到他人的同情,会把这封信送到亲爱的姐姐手中。

好心人,总是会有的。借我手中的笔,祝福这位好心人,一生平安,万事如意。

亲爱的姐姐们,再见了。

以前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悲剧再也不会有了。

我曾经热爱生活,但生活却没有善待我,虽然我也知道生活岂能总是让人称心如意。

我现在唯一的遗憾是,我再也不能和这个世界上爱我的人重聚了。

我这颗破碎的心,能让我在心底再对这人世间的亲人表达我最真心的祝福。

亲爱的姐姐们,祝你们一生平安,幸福快乐。

小妹 绝笔

主要参考资料

《对贾文革,鲁林两个特大流窜犯罪团伙的剖析》,邹学忠、武志坚 ,《净月学刊》1993 年第 3 期

《讷河往事 「我肯定是死,你肯定是立大功」》,真水无香公益

《黑龙江讷河 42 死命案纪实,主犯受审时仰天长叹:一切都坏在女人手里》,江城晚报

备案号:YX11KrPR1NW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