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什么特别大快人心的报复经历(尤其是对绿茶婊)?

高考结束,我爸妈忽略我直接去给我的双胞胎妹妹去办升学宴。

明明分数还没出来,他们便认定妹妹一定比我好。

结果在妹妹升学宴之前,我接到了清北的招生电话。

甚至我的亲生父母找到了我,我看了眼她手上的江诗丹顿手表,毅然决然跟着他们走了。

1.

高考结束没多久,分数还没出来,我的双胞胎妹妹顾瑶已经在家里大肆宣扬了。

「爸妈,我刚刚对了答案,估了分,这下肯定能上清北!」

我爸妈瞬间放下手头的事情,惊喜交加,「哎呦,我的宝贝瑶瑶,你一直这么优秀聪明,你不上清北谁上清北!」

我妈说完还横了我一眼。

我撇了撇嘴角,无所谓。

「爸妈,你们可说好了的,要是考得好会给我办个最风光的升学宴。」顾瑶故意把升学宴三个字咬得重重的。

我爸拍了拍我妹的肩膀,一脸得意,「瑶瑶,爸都给你酒店找好了,爸就知道你一定可以考这么好!」

「谢谢爸妈!」顾瑶放甜了声音,把爸妈哄得高高兴兴的。

我对这种父慈女孝的场景没兴趣,转身进了房间,没想到过了一会,顾瑶直接推门而入。

「顾南,你这么丧着脸,该不会发挥失常了吧?」她环着手臂,居高临下的姿态。

「万一分数比你高呢?」我来了兴致,故意刺激她。

「怎么可能,你明明高考前一天还感冒了,怎么还能考得比我高?」顾瑶吹眉瞪眼。

「所以,我房间的空调是不是你调低并且藏了遥控器?」我冷了眼。

「别胡扯,你有证据吗?」顾瑶翻了个白眼,「反正,你别指望爸妈给你办升学宴。」说完摔门而去。

我叹了口气,明明是双胞胎,亲姐妹,我不懂为什么从小到大顾瑶一直这么针对我。

在爸妈面前编排我的坏话,把自己的低分试卷塞到我的书包里,甚至不愿意在同学面前介绍我和她是双胞胎姐妹。

更别提这么多年没叫过我一声姐姐。

也许是顾瑶比我更好看,伶牙利嘴,更会哄爸妈开心,哪怕小时候爸妈对我和她没什么差别,但是爱的天平越来越倾斜。

他们只会更加关注顾瑶的生活,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上,我得到的永远都只是附赠品。

而现在高考终于结束了,我终于可以摆脱这样的家庭,去大学里过自己的生活,不过一个升学宴罢了,我也不在乎。

随着日子的推进,顾瑶的升学宴酒店已经确定了,她此刻正在沙发上给同学们发请帖。

在她和爸妈眼里,清北是稳了。

结果这个时候,我爸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您好。」

因为没开免提,所以我听不到对面在说什么。

「啊?招生处老师啊,是清华啊?」我爸满脸喜悦,顾瑶迫不及待抢过手机按了免提。

对面传来招生处老师的声音,「顾爸爸,我们这边来电是想祝贺顾南同学在本次高考取得了相当优异的成绩,不知道顾南同学对我们清华有没有什么兴趣啊?」

电话这头突然陷入了沉寂,我妈抬头看了我一眼,神色复杂。

我爸清了清嗓子,语气带着不确定,「老师,您说的是顾瑶吗?」

「顾南,顾南同学。」

顾瑶瞬间挂不住脸,原本我想上去接个电话,没想到却被我爸抢先回复。

「老师啊,是这样的,我家还有个女儿叫顾瑶,分数肯定能上清华,不知道您是否可以查看一下。」

「不好意思啊顾爸爸,我目前负责对接的是顾南同学,如果后续有顾瑶同学的消息,我们一定会给您再来电的。」那边给出详细解释。

「好,好的,我们家顾南嘴笨,我替她表达一下哈,现在成绩还没出来,我们也不好贸然下定论,想等等后面什么情况,要是我们决定好了,随时跟老师您联系。」

我站在原地,看着顾瑶拉着脸,我妈拉着她的手安慰她,而我爸明明接到关于我的电话却依旧想着顾瑶,我看着这心各怀鬼胎的一大家子,心彻底凉了。

我轻叹了一口气,回了房间,眼下最重要的是,尽快决定好是去清华还是北大。

2.

回到房间后,我原本还在查资料,突然门被打开,我回头看过去发现是我爸。

他端了一杯牛奶过来。

真稀奇。

我把头转过去,当什么都没看见,事到如今我也算是看透他们了。

「南南,爸爸没想到你这次考的这么好。」他的语气我一时分辨不清,不过他没想到也正常,哪次考试他们的注意力是在我身上的,哪怕我考的比顾瑶好,他们也听信顾瑶的话,觉得我只是靠作弊和运气考得好。

「爸,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我不想听他弯弯绕绕的话。

「南南,这么多年,爸爸确实忽略了你的感受,但是瑶瑶是你妹妹啊,今天接电话还是要照顾一下瑶瑶的感受的。」

果然来找我,句句不离顾瑶。

「如果顾瑶考得好,自然会接到电话的。」

「对,但是这种事也说不准,毕竟清北的机会很难得,我来是想说,这次给顾瑶办升学宴,要不也顺便给你一声办了。」

我抬头看着我爸,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是顺便,我真的成了什么好打发的附赠品了吗?

我原本想说不必了,结果刚张口,顾瑶突然进来了。

「爸,我不要跟她一起办,凭什么要给她办,不是说好了给我办的吗!我也能上清北!」房间里充斥着顾瑶的尖叫声。

「瑶瑶,别闹。」

「爸,你要是给她办了,就别给我办!」顾瑶尽情撒泼,惯用伎俩。

果然我爸搂着顾瑶带她出去了,嘴里还说着,「好好好,爸只给你办。」

我扯了扯嘴角,结局不早就注定好了吗?还好我根本没有期盼过。

升学宴还是会如期进行,只是顾瑶越来越焦虑,她从早到晚都守着家里的座机,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电话。

这天中午,电话突然响了。

其实我有点好奇会不会是北大打来的电话,但是顾瑶已经抢先一步接了电话。

「您好。」一副乖学生的语气,礼貌又期盼。

但她好像却没有听到想听到的,眉头逐渐皱了起来,声音也不装了,「哪儿来的骗子,我有亲爸亲妈,怎么可能是你的亲生女儿,再说我就报警了!」

顾瑶原本的期待落空,语气因此特别尖酸刻薄,愤愤挂了电话。

倒是我爸我妈突然脸色有些变了。

我也没多放在心上,结果傍晚出去散步的时候,被一对夫妻拉住。

「铮铮?」这位妇女拉着我的胳膊,力道很轻,但我依旧感觉出她的颤抖。

我有些疑惑:「阿姨,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叫铮铮。」

这位阿姨听到我说话,瞬间红了眼眶,眼角泛着泪光,「你是铮铮,你是不是肩膀右侧有一颗硬币大的黑痣?」

我心一咯噔,确实有。

我突然联想到顾瑶接到的那个电话。

「铮铮,我是你妈妈啊!」面前的阿姨哭出了声,肩膀剧烈抖动着,她身后的男人扶住了她。

「铮铮,这件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你妈现在情绪激动,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跟我们去找个地方坐下来谈一谈。」男人情绪还算稳定,但也能看出来他眼里的激动的情绪。

「可以。」我决定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要不跟我们上车?」他指了指身后那辆车,我不傻,我不能贸然跟着上啊。

「不用,这附近就有家咖啡厅。」我伸手指了指公园外路口那家咖啡厅。

「好,听你的。」男人点了点头。

我带他们去了咖啡厅,点了三杯咖啡。

「铮铮,妈妈给你和悠悠打过电话,那天她不信我说的。」这位阿姨明显情绪稳定下来了。

「阿姨,你口中的悠悠是顾瑶?」

「对。」

交谈大概进行了半小时,我差不多弄明白了。

我跟顾瑶,或者说我跟秦悠是眼前这位阿姨的亲生双胞胎女儿,小时候因为被人拐走,后来被现在的父母领养。

后来这位阿姨因为情绪受到打击,离了婚,嫁给了现在这位叔叔。

但显然,我跟顾瑶都不知道这件事。

「铮铮,妈妈知道是我没有看好你们,一直到今天我都在找你们,我知道我问出这句话会显得很自私,你和妹妹愿不愿意跟我回家,我们一定好好补偿你。」她噙着泪,满眼真诚。

我轻叹了一口气,哪儿有什么自私不自私的呢,于我而言,哪怕在现在这个家庭里长大,又得到过多少母爱呢?

我承认,我心里动摇了,与其在现在这个关系不对等的家庭里长大,还不如去自己的亲妈那儿。

「阿姨,我没什么太多的想法,但是估计我妹妹不太愿意。」

她巴不得我离开现在的家,这样她就不用争宠了。

「那,你看我方不方便去你家拜访一下?」

我想了想,最终点了头。

3.

「什么亲生妈妈,哪儿来的骗子!」我站在一旁,看着沙发上的顾瑶情绪崩溃,尖叫出声。

「悠悠,我真的是你的亲妈啊!」秦女士坐在她一旁,想伸手抚慰顾瑶。

「你走开,我才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别想来拆散我的家庭。」顾瑶甩开她的手。

「悠悠,如果你愿意跟我回家,我一定好好补偿你!」

「跟你回家?」顾瑶上下打量着秦女士和她的现任老公,嘲讽地笑了一声,「你们这样能补偿我什么,再怎么说我现在这个家想要什么有什么,你能给我什么?」

我这才注意到,秦阿姨穿的相对朴素,对比之下,我爸妈穿的倒是有点小富的意思。

但我还是注意到了秦阿姨手上的那块江诗丹顿的手表。

我静静看着顾瑶。

「要走,你让她跟你走,让顾南跟你走!」顾瑶伸手指着我,眼神却没有落在我身上,好像我是什么不该存在的东西一样。

我不置可否,只是看向了我爸妈。

我以为他们会说什么,结果我看着我所谓的妈一把抱住顾瑶,眼泪汪汪,「秦阿姨,你也看到了,瑶瑶不想走啊,看着我们把她养这么大的份儿上,别带她走好吗?如果,如果实在不行……」

我妈看了看我,似乎狠下心,「实在不行,我们一人一个,让南南跟你走行不?」

「李洁!」我爸似乎有点看不下去了,哦不对,现在应该叫他顾国真,他出声斥责李洁。

秦阿姨看着我们,有些为难,但她居然破天荒地不再要求顾瑶跟她走。

我对上她的眼神,声音掷地有声,「妈,我跟你回去。」

李洁,顾国真还有顾瑶都愣住了,齐刷刷地看向我。

「既然你们这么不待见我,那我跟我自己亲妈走没什么错吧?」

我挑了挑眉,顾国真却有些慌了,「南南,爸爸没有这个意思。」

「好了,不用多说了,我也清楚什么情况了,今天我就带南南走。」秦阿姨,不对,现在应该改口叫妈了,我妈看向顾瑶一家的眼神冷了几分,过来拉住我的手,温暖带有力量。

她看向我,「南南,你去收拾一下东西吧,今天跟妈妈走好吗?」

「好。」

我简单收拾了最重要的东西。

临走前,我跟顾瑶说,「先别急着扔我的东西,毕竟下周我还要来参加你的升学宴,结束后我再仔细收拾。」

顾瑶又恢复正常,满脸都写着高兴,终于把我赶走了。

我只希望,她以后不要后悔,希望她能对得起这一家给她的偏爱。

4.

我妈还有现在的爸爸带我去了停车场,他们按了车钥匙。

果然,是辆宾利。

上车后,我妈跟我坐在后排,她握住我的手。

「南南,其实妈妈来找你之前已经打探过顾家的情况了。」她叹了一口气,「原本我是不相信他们那么偏心的,直到今天我算是见识了,这么多年,委屈你了。」她捋了捋我额前的发丝。

「至于你妹妹,她不愿意走,我也不强求,也许她对他们是有真感情的。」

我反握住我妈的手,轻声道,「妈,你不是说我叫铮铮吗?以后还是叫我铮铮吧。」

「好,跟妈姓。」我妈红了眼眶。

莫名地,我也红了眼眶。

秦铮。

终于摆脱了过去不被坚定选择的人生。

「对了铮铮,妈妈还去找人查了你的高考分数,清北肯定没问题,就看你想去哪一所,你舅舅是大学教授,人脉广,可以给你多讲讲区分。」

「好。」

「你妹妹分数比你低一些,应该刚好可以达线,如果你不愿意跟她一个学校……」

「没事的妈,我不介意。」

一个学校,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对了,忘记说了,你哥也在北大。」

「我哥?」

「哦忘记说了铮铮,我儿子,谢听。」我爸开着车,透过后视镜对上我的眼。

「知道了爸。」

许是我的突然改口,他明显愣了一下,随即笑弯了眼,「突然多个从聪明乖巧的女儿,下半辈子有的享福了。」

我爸打着趣,车里的氛围轻松了许多。

车子使劲别墅区,就算我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我依旧震惊了一把。

还没回过神,车门被人拉开。

一阵热气涌了进来,耳边是傍晚的蝉鸣,车门旁靠着一个陌生的身躯。

我抬头看过去,对上他漂亮的眼,眼底没有我担心的那种排斥与偏见,只有温柔。

「妈,这是铮铮?」他开口询问,眼神却留在我的脸上。

「这都猜的出来?她和悠悠长得挺像的。」

「直觉。」他勾了勾唇。

下车后,他们带我进了家,谢听把我领进我的房间。

「你的房间。」他指了指。

「谢谢。」我进去放下我的包。

「怎么不叫声哥哥?」他环着手臂靠在门口,原来他褪去温柔后,居然有些痞帅。

「怕你介意。」

我实话实说,毕竟家庭里突然多了一个成员,我怕他真的会介意。

一如当初的顾瑶,哪怕我跟她从小一起长大,以亲姐姐的身份照顾她,她依旧那么排斥我,甚至在高考前一晚,故意把我房间的空调温度调低。

我看着谢听,心里依旧有些忐忑。

「不介意。」谢听神色里多了几分认真,随即又恢复揶揄的语气,「如果叫我声哥哥,明天带你去逛街。」

他挑着眉,我在喉咙里酝酿着想要叫出「哥哥」,结果依旧难以启齿。

谢听笑了笑,「没事儿,不急这一时。」

虽然我没叫他哥哥,谢听第二天一大早就把我叫了起来。

他往头上盖了两条裙子,「你回来之前,妈妈给你们准备的,那个人不愿意回来,那她的就全是你的。」

我把裙子拉下来,淡紫色的长裙,以前在家里,他们只会给顾瑶买裙子,只因为我从来没主动张口要过,他们便从来没有问过我想不想穿裙子,所以至今衣柜里一条裙子都没有。

我简单洗漱了一下,套上了裙子,下楼的时候,爸妈和谢听在餐桌前等我了。

「铮铮啊,你穿这个裙子真好看,真衬你肤色。」我妈笑着,满脸欣赏。

「是啊铮铮,今天让你哥带你多买些裙子回来,小姑娘就该穿裙子。」我爸也很捧场。

谢听没说话,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我捏着裙边,有些无措,又觉得有些温暖,这是第一次,有人的目光为我停留,珍惜疼爱的目光。

5.

吃完早饭,谢听开车载我去了商场。

「想好买什么东西了吗?」谢听停好车,偏过头来问我。

「没。」

「爸可是跟我说了,随便买,别客气。」

我摆了摆手,感觉有些夸张了。

其实我来商场的次数屈指可数,也不了解一些大牌,每次节假日都是顾瑶拉着爸妈过来给她买东西。

这么多年我习惯了,对我而言,够穿够用就行。

谢听领我去了四楼女装区,他说先挑衣服,再去买包搭配。

逛了前几家,感觉风格有些太成熟了,现在进的这一家倒是挺符合我的审美的。

谢听指了条白色的公主裙让我进去试试。

穿出来之后,谢听点了点头,看样子他觉得不错。

我走到镜子前,打算仔细看看,结果转身的时候,瞥见了顾瑶。

她和她的几个好姐妹也在逛街。

「哎,顾瑶,那不是你姐姐吗?她怎么也来逛街了?」她旁边的女生周菲碰了碰她的手肘。

「是啊,她穿了裙子我差点以为我看错了,而且旁边那个帅哥是谁啊,不会是她男朋友吧?」这个说话的我也认识,顾瑶隔壁班的邹文。

「怎么可能,她能找到男朋友?」顾瑶提高了声调,语气里充斥着鄙夷和嘲讽。

不知道她是为了让我难堪,还是想引起谢听的注意。

我转了过去,没理会她,谢听的视线在那几个女生之间转了一圈。

就在我以为顾瑶不会再挑事儿的时候,我透过镜子看着她去拿了件一模一样的裙子进了试衣间。

我在心里苦笑,顾瑶果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拉踩我的机会。

顾瑶穿着裙子出来了,估计是挑了最小号,整个人看着比我瘦一些,加上她今天又化了妆,整个人看着比我出挑。

「顾瑶,你穿这个裙子真好看啊!」周菲在旁边捧场。

「对啊,买吧,真的好公主!」

我看了眼谢听,显然他也看出来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示意他我想离开这里,结果谢听却把店员叫了过来。

「你好,这位小姐身上的这条麻烦拿一件同尺码的全新的。」

「好的,您稍等。」

等我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谢听已经在结账了。

「先生,2800,请问怎么付款。」

「刷卡。」

我倒吸一口气,虽然我知道 2800 对谢听来说肯定不是小数字,但我还是有点心疼,一条普通好看的裙子要这么贵。

我无意看了眼顾瑶,她捏着裙子的吊牌,面露难色。

我知道,顾瑶肯定不愿意花这么多在一条裙子上,以前她最贵的裙子也不过 1000 出头,还是过年赶着有活动的时候买的。

许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顾瑶对上我的眼,眼神变得更加厌恶和冰冷。

「唉,真好,什么时候我也找个冤大头男朋友替我花钱啊。」顾瑶勾了勾唇,状似无意地恶心我。

她真的以为,我是找了个男朋友。

谢听拧着眉,看向顾瑶的眼神里充满不悦,我以为他会解释他是我哥哥,但他一句话都没说,拉着我离开了。

「她以前在家也这么跟你说话?」谢听看着我,眼里有些怒气。

「嗯,不过我习惯了,一般我都装听不到。」我点点头。

「同一个爹妈教这么多年,你跟她的性格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谢听冷着眼,说话毫不客气。

「对了,我听妈说你妹妹要办升学宴了?」

我点点头,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你到时候会去吧?」

「去。」

「嗯,去就行。」谢听眼神一亮,还没等我问为什么,又拉着我去别家买衣服了。

6.

谢听给我又买了几套衣服,我算了算,快花了两万多了。

我拉了拉他的胳膊,「不用再买了,真的够了。」

「行,衣服就先买到这,去买包。」谢听勾了勾唇。

我硬着头皮跟他去了二楼的包包区,平时看到这些名牌店我都是绕着走的。

谢听是 VIP,销售也是一对一服务,很快就帮我定了两款包,大小合适,颜色也中规中矩,跟今天买的衣服都比较搭。

结账的时候,依稀听到 6 万多,我倒抽一口气,突然感觉现在仿佛一场梦境。

谢听拎着包装盒,跟我出了门,让我在外面等他,他去开车。

我站在门口等他,好巧不巧,碰到了正在打车的顾瑶和她的朋友们。

我移开眼神,不想再有任何的语言冲突,但是顾瑶不想放过我。

「呦,怎么两手空空站在这里呀,你那有钱男朋友呢?把你甩了?」顾瑶看我一个人站在这里,眼里露出讥讽的笑意。

也许在她眼里,我就不能过得比她好。

「顾瑶,你没必要对我这么有偏见。」我轻叹一口气,我以为我离开了顾家,顾瑶对我的成见会少几分,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

「可我就是讨厌你啊,讨厌你每次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你真的以为自己很清高吗?」顾瑶提高了音调,好像这么多年真的是我在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可实际上呢?

因为我比她聪明,成绩比她高,她便要偷偷地撕碎我的试卷,往我的书包里倒水,就在我打算要去告诉爸妈的时候,她却把同样的伎俩用在她自己的身上。

她举着她的被撕碎的试卷,一脸得意地笑,「去呀,你去告状呀,我倒要看看爸妈相信谁。」

好像记忆里她就是这样,骄纵,甚至蛮横。

所以之后的大部分考试,我都选择故意不答几道题,成绩看起来平平无奇,不上不下。

哪怕我已经做到这份上了,她依旧霸占着爸妈的爱,开家长会也要以各种理由把爸妈拉过去给她开。

「滴滴。」耳旁传来的鸣笛声拉回我的思绪。

谢听冲我摇了摇手。

我走了过去,身后传来她们的声音。

「哇,保时捷跑车!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唉!」周菲感慨着。

「顾南的男朋友居然这么有钱,好羡慕啊!」

估计顾瑶实在听不下去,愤怒着叫出声,「闭嘴!有什么好羡慕的,靠男人算什么本事。」

谢听一脚油门,把那些杂言碎语甩在了后面。

「不用放在心上,过好自己的生活,一切顺利就好。」谢听握着方向盘,眼神看着前方。

我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现在的我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顾南,而是秦铮。

7.

顾瑶的升学宴如期举办,我作为她的亲生姐姐肯定要到场的。

只不过谢听比我更在意。

他一早把我叫醒,催着我去洗漱,等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请了一位化妆师到家里来。

「这是?」我有些困惑。

「都去参加升学宴了,不打扮一下?」谢听挑了挑眉,不等我回复,就把我按在了椅子上。

「安心让他化,别让我这五千块打水漂了。」谢听示意化妆师开始,我赶紧闭上了眼。

差不多化了快一个小时,再次睁眼的时候,我被镜子里的自己惊艳到了。

面部所有的优点都被放大了,大眼睛闪着光,小巧的鼻头透着淡淡的粉。

尽管我的上唇有点薄,但是化妆师特意把口红晕出边界,视觉上看嘴巴小而饱满。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谢听突然在旁边给我拍了几张照。

我看过去,有点无措。

「很好看。」谢听盯着我,发自内心的称赞,「好看的事物值得纪念。」

他冲我眨眨眼,我不知道他还做了什么。

等我坐上他的车前往顾瑶的升学宴的时候,我才知道他刚刚的眨眼是为了什么。

谢听居然拿我的手机把我的照片发在了朋友圈!

我闭了闭眼,不敢去看底下的几十条评论,太羞耻了,我还没发过自拍。

我索性关了手机,看着谢听一脸笑意,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生气。

等到了酒店门口,大家很快就注意到了我们。

谢听今天开的车是大红色的。

真是一点都不低调。

由于我穿着高跟鞋,下车有点不稳,谢听赶紧过来搀扶着我。

李洁和顾国真在门口迎客,顾瑶也在接应自己的同学,看到我的到来,他们陷入了一小会的沉默。

「南南来啦。」顾国真率先开口。

我点点头,听到顾瑶那边的议论。

「哎顾瑶,没想到你姐姐化了妆这么好看。」

「是啊,穿着白色裙子确实好公主,这不是上次你没买的裙子吗?」

「你看她的包,天呐,是 prada 的!我妈好几年才舍得买一个。」

估计顾瑶要气炸了。

我向李洁和顾国真介绍,「这是我哥哥。」

听到此话的顾瑶按捺不住,凑了过来,「这是你哥哥?」

她脸上一阵绿,一阵白。

「嗯。」

「你到底在装什么啊,他要是你家的人,怎么可能这么有钱,你在哪里找的演员配合你演出。」顾瑶皱着眉,不相信这是我哥哥,或者说她不愿意相信我家里居然比她家有钱多了。

「信不信随你。」谢听在一旁忍不住出声,「当初你不愿意跟我妈回家,现在你又关注这个做什么?」

顾瑶突然说不出话,愣在原地,好像在思索什么。

我没理会他,跟谢听道了别,我直接进了酒店里面,总不能不招待我吧?

进去后我看到一大桌同学,便径直走了过去,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突然身边的同学凑了过来,「天呐,真的是你啊顾南,我刚刚差点没敢认!」

我笑了笑,抬眼的时候,对上一个目光。

周宇,那个当初说对我有好感结果不出三个星期被顾瑶迷得七荤八素的男的。

他盯着我看,眼里透着惊讶。

我笑了笑,冲他点点头。

他张了张嘴,刚想要说什么,被走过来的顾瑶狠狠掐了一把,「周宇,你在干什么?」

同学们见怪不怪,毕竟顾瑶向来爱耍小脾气,对周宇上手打闹,再正常不过了。

只是今天周宇却突然翻了脸,「顾瑶你在搞什么啊,能不能别有这些小动作,我很好欺负吗?」

周宇一声吼,把我们吓一跳,纷纷看着他们,顾瑶脸色一僵,估计也是没料到周宇突然急眼,往常哪次不是周宇哄着她。

但顾瑶是那种明明知道自己错了却不主动低头的人,哪怕周宇愤然离席了,她也没追上去。

她憋红了脸,估计一时没处撒气,又盯上了我。

「顾南,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早就不叫顾南了,你忘了吗?」我冲她笑了笑。

「秦筝。」她咬牙切齿,「你出来。」

「你让我出去我就要跟你出去,你以为还在顾家呢?」

顾瑶估计气上头了,抓起我手上的包把我往外拉。

我站起身,把包从她手里夺回来,「别急啊,要是拽坏了,你可得让你爸妈给我赔钱呢,这可不是小数字。」

顾瑶拉着脸,把我带到一个小角落。

「秦铮,我告诉你,你我还是亲姐妹。」顾瑶环着手臂,恢复高高在上的姿态。

我摇了摇头,「亲姐妹」三个字,实在有些可笑。

「第一次是她给我打的电话,问我要不要回去,是我误会她是骗子了,现在我想好了,我要回自己真正的家。」

8.

看着她翕动的唇,我一下子愣住,我真的没想到,顾瑶会有这种想法。

我还没反应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李洁冲了过来。

「瑶瑶,你刚刚说什么?你要离开妈妈了?」李洁满眼难以置信。

顾瑶也是没想到刚刚的话被她妈听到了,面色一下有些难堪。

她支支吾吾道,「我只是觉得她是我亲妈,我按道理应该回去看看她的。」

「可是那天不是都商量好了吗?她带了南南回去,你留在我身边啊!」李洁抓着顾瑶的肩膀,神情有些崩溃。

「我知道,我只是回去看看。」顾瑶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

李洁这么崩溃我也能理解,毕竟这么多年,李洁在顾瑶身上倾注了太多的心血,毫不夸张的说真的是在富养顾瑶,哪怕她知道有的时候是顾瑶在针对我,她也会偏心顾瑶,从来不愿意指责她。

我没兴趣看她们哭哭啼啼,准备抬脚走人,却被顾瑶拉住。

「你把她联系方式给我,我给她打电话。」

我不禁觉得有些可笑,之前嫌弃亲妈穿着朴素不愿意跟她走,现在意识到了又想要舔着脸去给她打电话。

「我为什么要给你?」

「就凭你是我亲姐姐!」她的声音逐渐刺耳。

「如果能重来,我一定不会选择跟你做双胞胎姐妹。」

「你不给我,我也有办法找到她。」

「啪!」顾瑶话音刚落,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她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李洁,「妈,你居然打我?」

李洁颤抖着手,但脸色已经冷了几分,「顾瑶,我不管你是被什么鬼迷心窍了,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不可能你说离开我就离开我,何况她当初已经答应了你留下来。」

我叹了一口气,快步离开。

身后继续传来李洁的声音,「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呆在我身边,我不会让你跟着她走的。」

或许当初我的果断离开,是正确的决定。

这个家庭早就变得病态了。

我给谢听打了电话,让他来接我,他问我怎么这么早回去,我一时说不清。

谢听很快就来了,他开了车门,看向我,一脸担忧。

「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就是顾瑶……」

我话还没说完,身上突然冲过来一个身影,扑到了谢听的怀里。

「哥哥,我要跟你回家,我要跟你回家!」顾瑶带着哭腔,死死地抱着谢听的手臂。

谢听看了我一眼,一下子明白怎么一回事了,他皱着眉,把顾瑶从怀里推出去,奈何顾瑶依旧缠着他。

「你这是做什么?」

「我是你的妹妹,是秦秋月的亲生女儿,你带我回去!」顾瑶歇斯底里。

「我没权利带你回去。」谢听冷冰冰的回复。

那边李洁也赶了过来,一把拉住顾瑶,「你别胡闹,跟我回去。」

「我不,哥哥,她说回去之后要把我关起来不让我出门!」顾瑶苦苦哀求着。

「怎么可能呢,你妈妈这么疼你,要不然这么多年也不会这么配合你对付你姐姐啊。」谢听忍不住嘲讽。

「你别听她乱说,今天是她升学宴,怎么能让她这个主角离开。」李洁出声解释。

「对,升学宴,不知道升的是哪个学校?」谢听一边扒开顾瑶的手,一边慢悠悠地询问。

「到现在还接不到清北的电话,我看是没戏了。」谢听毫不留情地打击她。

「不会的,哥哥,你们家这么有钱,一定可以帮我找到关系想到办法的对不对?」顾瑶一脸慌张。

「别叫我哥哥。」谢听不装了,满脸的嫌弃和不屑。

李洁一用力,把顾瑶拉开了。

「姐姐,你跟妈妈说好不好,让她来接我。」

我看着顾瑶哭花的脸,心底里升起一股悲哀。

好歹李洁对她也是真情实感,她居然就真的想离她而去。

「我们回去吧。」谢听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点了点头。

9.

到家后,我感觉一身疲惫,进了房间躺下。

晚饭之前,我妈敲门进来。

她坐在我的床边,摸摸我的额头,我握住她的手,贪恋这一份温暖。

来自亲人的温暖。

说实话,顾瑶说她也要回来的时候,我怕了。

我怕她又会再一次夺走本该属于我的爱。

我看着妈妈,眼里有些迷茫。

「铮铮,妈妈知道你在想什么。」她索性睡在我的身边,把我抱在她的怀里,「我想这样抱着你已经想了很多年,当我查出顾家对你有偏见的时候,我真的很心疼很心疼,可你偏偏看着又这么懂事理智,不争不抢。」

「铮铮,你不用害怕,当初你妹斩钉截铁说不愿意跟我回来的时候,我在心里已经做好抉择了,我知道我也对不起你妹妹,可你妹妹长这么大也算是受人宠爱没有受过什么伤害,反而是你,去了顾家却没有得到父母的爱。」

「妈妈既然选择把你接回来了,就一定会加倍地对你好,你不喜欢的,我不会强求你,你想要的,我一定尽量满足你,好吗,铮铮,妈妈这次一定只向着你一个人。」

我鼻子一酸,把脸埋进妈妈的怀里,眼角一点点被泪水浸湿。

来自妈妈的爱,原来是这种感觉,让我安心,一份被坚定选择的安心。

我在她怀里沉沉地睡过去。

我突然不想再跟顾瑶计较,在这之前,我确实存了点想「复仇」的心思,可一切的一切比上现在家庭给我带来的安全感,都不值一提。

再次醒来的时候,楼下飘来饭菜的香味。

谢听过来敲门,让我下楼吃饭。

我刚打开房门,谢听一边指着我的脸,一边憋笑。

「怎么了吗?」我下意识去摸。

「你自己去照照镜子,变成小花猫了。」谢听双手搭着我的肩膀,把我推到化妆镜前。

我一看,估计是刚刚哭的狠了,满脸的眼线液。

「什么嘛,这眼线液质量这么差。」

我伸手想要擦,却被谢听拦住。

「笨蛋吗,要用卸妆湿巾。」谢听伸手拿了片卸妆湿巾,掰过我的脸,细细地帮我擦。

「铮铮,你想出国吗?」谢听语气温柔。

「其实,我还挺喜欢瑞士的。」

「是吗,我也很喜欢。」谢听勾了勾唇,「要不我们出国吧,一是想带你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二是,我不希望顾瑶再来打扰你的生活。」

我笑了笑,「我不在乎她了。」

「我在乎,我不想看到她对你再做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举动。」谢听停下手,满眼认真。

「好,我也想出去看看,那学校那边……」

「爸爸会帮你搞定的,你放心。」

我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我逐渐依赖他们。

谢听带我下楼的时候,我忍不住握住他的手,「谢谢你,哥哥。」

发自内心的感谢,感谢他没有缘由地对我好,维护我,在乎我。

谢听一愣,偏过头直直地看着我,随即笑了笑,却什么也没说。

我知道他都懂。

后来,通过同学得知,李洁逼着顾瑶和周宇分手了。

顾瑶因为分数不够,也没能去上清北,被迫去了她不喜欢的专业。

李洁让顾国真卖了房子,准备去顾瑶大学所在的城市买房,这样更方便看管顾瑶。

也许是知道我准备出国了,顾瑶在家被软禁的时候,选择了跳窗,却不小心摔断了腿,现在在医院住院。

我妈给她家一笔钱,算是和她们彻底了断。

我坐在飞机上,看着窗外层层叠叠的云,心里没什么波澜,只有对未来的隐隐期盼。

我转过头看着爸妈,还有哥哥,心里非常动容。

因为有他们,我才是幸运的。

(全文完)备案号:YX11bvOwO2y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