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脑洞:如果丧尸爆发了,你应该怎样生活?

重生高考考场,我发疯一样冲了出去,因为考完英语后,监考老师会变成丧尸,世界末日就此降临!

我必须在英语考试的两个小时内,囤积足够多的物资,躲进安全的地方,熬过最混乱最危险的前七天。

1.

坐在考场,看着面前刚发下来的英语试卷,以及墙上指向下午三点的挂钟,我全身都在发抖。

尤其是看见那个秃顶监考老师的大嘴和黄牙,我确信自己重生了。

在两个小时后,交卷那一刻,监考老师会突然抽搐,接着张开血盆大口扑向最前排的女生,我同学赵雅。

一口咬下,惨嚎惊天。

前一世,我在混乱中瞎跑,成了逃离尸海的幸运儿之一,开启了长达三年的末日生存。

后来在无数丧尸的包围中,跳楼身亡,重生到了现在,高考最后一科的考场上。

我深呼吸,冷静思考,很快平静了下来。

三年的末日生存,已经造就了我良好的心理素质,短暂的震惊过后,我立刻规划好了逃亡步骤。

第一,我必须尽快囤积一定量的物资,最起码可以让我消耗七天,因为前七天是最混乱最恐怖的丧尸爆发期,几乎每个暴露在外的活人都会被咬死然后尸变。

第二,我必须找到一个可以抵御丧尸的安全屋,绝对不能像上一世那样乱跑了,上一世运气好,这一世未必运气好。

我目前只需要考虑这两点,也只能考虑这两点,因为时间不够了。

对应这两点,我选定了两个地方。

一是食堂旁边的超市,二是我的宿舍。

超市可以买货,宿舍我能快速布置防御措施—我们学校是考场之一,我宿舍离我现在的位置也就三分钟距离。

我也考虑了一下要不要离开学校去找更安全的地方,毕竟学校人太多了,容易出事。

可短短两个小时,实在无法让我考虑得更加周全了,我现在只能就近囤货、快速躲藏。

不再多想,我站起来,捂着肚子往外跑:「老师,我腹痛!」

两个监考老师一愣,很多学生也看了过来,不悦地皱着眉。

我不理会,径直往外跑。

「站住,你干什么?」留着长发的女监考老师锐利看我,可能觉得我要作弊。

我哪里会站住?要是被她缠上,时间就更不够了。

我猛冲出去,监考老师又惊又气,赶紧来追,考场有点骚乱。

前排的赵雅沉着脸骂我:「她是我们班倒数第一的,不要理她,真是神经病!」

我已经跑到楼梯了,一跃而下,嘴里喊着:「老师,我要窜稀了,我去一楼厕所!」

「你给我等等!」监考老师是要盯着我上厕所的。

但她腿脚不利索追不上我,我迅速跑进了一楼厕所,将一个隔间门关闭假装自己在里面,然后从窗户爬了出去。

等老师进来,我已经从厕所后面绕到了通往食堂的校道。

由于是高考,到处都静悄悄的,校道上鬼影都没有一个。

我冲到超市喊道:「老板,帮我抱两箱矿泉水!」

老板正在玩电脑,见我突然跑进来不由发懵:「你哪儿来的?不是高考吗?」

「我一道题都不会,不考了,买点东西请全班同学吃,吃了散伙。」我一边说一边抓起袋子扫荡物资。

2.

由于超市不大,物资还是不太丰富的,我主要是拿火腿肠、饼干、鸡腿、鸡翅、牛肉干这一类零食。

老板帮我抱了两箱矿泉水,打趣道:「你真牛逼啊,高考都不考了,回家被你爹妈打死。」

「没事,我家有钱。」我家其实很穷,我是奶奶养大的,前些年奶奶也去世了。

我用存了很久的生活费,将能买的都买了,老板特意找来一个大箱子让我装,装得满满的。

我预估得有上百根火腿肠,饼干三十包,其余能果腹的零食加起来也有百余份。

我让老板再拿一个箱子来,我继续买。

他拿来了,我开始装日用品,包括姨妈巾、消毒液、绳子、剪刀之类的。

我还买了一把西瓜刀,足足半米长。

老板又懵:「这些也是给你同学的?」

「我们高考后准备去野营,带上这些有备无患。」我解释。

老板这才了然:「要不要我帮你搬?」

我可不能让老板帮我搬,那样会暴露宿舍位置。

我说不用,我多跑几趟就好了,你得看店。

老板没强求。

我不再贪婪物资,因为我的时间实在太少了。

我给了钱,用力扛起装食物的箱子,朝着宿舍跑去。

宿舍不远,而且我的宿舍在二楼,方便我搬运。

当然,我躲进最高层的七楼是最安全的,可每个宿舍都锁着门,我只有自己宿舍的钥匙,加上时间紧迫,我只能躲二楼。

到了宿舍楼,舍管阿姨疑惑看我。

「我是超市的员工,有同学让我帮忙运东西去她们宿舍,说是散伙用。」我微微低头,不让舍管阿姨看我正脸。

舍管阿姨不记得我这个小透明,让我自己折腾,她忙着刷手机。

我流着汗上到了二楼,掏出钥匙打开门,将东西放了进去,立刻又折返超市。

这样往返了三次,我终于把所有物资搬进来了。

看看时间,竟花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有不到 40 分钟考试就结束了。

我抓紧布置宿舍。

门必须反锁,我不打算放任何人进来,上一世我见证了太多的人心险恶了,这一世我不亲近任何人。

反锁了门,盖住了窗,我将床推过来抵着门,西瓜刀直接放在床上。

随后我抱起舍友们的床单跑去小阳台,挂在了防盗窗上。

防盗窗很大,从外面可以直接看到我们宿舍内部。

所以我必须把床单挂起来,隔绝外界的视线。

宿舍内光线一下子就暗了,但让我安全感十足。

我再跑去厕所,把所有的桶都接满水—这是宿舍最大的优势,我可以囤很多水,如果后期无法逃离这里,水就是命。

我再把厕所的窗户关闭,因为二楼比较低矮,我怕有人通过窗户爬进来。

做完这一切,下午 4:59 分。

还有一分钟,考试结束!

我大汗淋漓,坐在床上手脚有点发麻,那种在末日里的紧张感一阵阵袭来。

但我的脑子依旧冷静,最后一分钟,我飞速考虑了一下隐患,这是在末日生存养成的好习惯。

最大的隐患应该是门锁,我们学校的宿舍门是铁门,但门锁年久失修,要是被一直撞击大概率会脱落。

我假设最坏的情况:如果有人破门而入,我应该怎么处理?

下一刻,铃声响起。

我听见了欢呼声、脚步声、议论声,随后是尖叫、哀嚎、惊哭……

学校乱了,整个世界也开始乱了!

上一世,幸存的人做了猜想,说丧尸病毒随风而来,免疫力差的人、有各种疾病的人会第一波中招。

如果七天过后还没有变异,说明熬过去了,可要面对的是成群成群的丧尸。

3.

我听着外面刺耳的惨嚎声,心里却渐渐平静了下来。

我已经习惯了。

无论是谁死在我面前,我都不会有任何波动。

不多时,惊叫声蔓延到了宿舍楼,一些离这里近的学生没头没脑地往宿舍跑。

这是我料到的,也是隐患之一。

还好每个宿舍都锁了门,那些学生只能跑去自己的宿舍。

楼梯上全是脚步声,渐渐的也有了丧尸的嘶吼声。

猛地,嘭声炸响,有人惊慌地撞到了我的宿舍门。

我还听见了钥匙的声音,有人在开门!

是我的舍友,同样盯上了宿舍。

我微微皱眉,该来的还是来了。

这是选择宿舍囤货最不安全的一点,我充分发挥了宿舍的优势,但现在得面对宿舍的劣势了。

我先不出声,过去摁住门把手,加上我已经反锁了,钥匙是打不开的。

只要打不开,外面的人大概率会继续逃,去别的宿舍求助。

「打不开!谁反锁了?有人在里面!」我听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班长兼舍长周琪琪,她有钥匙。

我已经忘了很多人了,但一直记得周琪琪。

她被男生背地里封为校花,加上成绩名列前茅,是当之无愧的校园大明星。

但是,她对我很不好,我还记得她在女厕朝我吐口水,将脚底踩在我的脸上,可以说,我成绩差是她一手霸凌出来的。

逃亡三年,我还记得她,可见我当初多么恨她。

只是我不记得她为什么霸凌我了,好像跟一个男生有关?

我不去多想,这些事对于我来说已经无足轻重了。

重要的是,我不能放他们进来!

床抵着门,我也用力抵着门,只需要稍等片刻,丧尸追来了他们就不得不离开。

这也是我提前想好的,丧尸爆发,活人不可能一直盯着一间宿舍的。

「肯定有人在里面,开门啊,我们要进去!」一个男生大叫,我再次皱眉,他们人不少,或许是逃亡路上结伴了,一起跑来宿舍。

「谁躲在里面?外面全是怪物,让我们进去!」还有男生叫骂,开始撞门。

好几个男生一起撞,女生则扒拉窗户。

窗户我也用衣服挡住的,但这时有一件衣服掉了,正好让外面的人看见我的半边身子。

「陈夕!」

我暴露了。

4.

周琪琪见到我气得破口大骂:「陈夕,你神经病是吧?给我开门!」

我眉头紧皱,如果他们没发现我,可能就走了,但发现了我,就相当于看到了希望,反而不肯走了。

这是人性。

但我不为所动,只等丧尸赶紧追过来,赶跑他们。

但事与愿违,丧尸没来,外面的活人太多了,吸引了丧尸,这里反而很安全。

男生们更加疯狂地撞门,撞得门锁吱吱响,一直在松动。

我暗骂一声,这样下去不行,真被撞开就完了。

好在这种突发情况在末日里很常见,我应对过好几次了,所以并不慌,迅速改变策略。

「不要撞了,撞坏了谁也没法躲!」我厉喝,「你们相互检查,谁身上有伤的,无论是什么伤,都不能进来!」

男生们终于不撞了,但搞不懂我为什么这样要求。

「相互检查,不然等死!」我再次喝骂。

他们也是怕死,加上丧尸的声音开始接近了,赶紧敷衍地相互检查。

我再道:「被抓伤咬伤的会变异成丧尸,你们最好检查仔细点,不然我们全部人都要完蛋!」

这话惊醒了他们,他们认真了。

「没有伤口,我们都躲开丧尸的!」检查完毕,他们回应。

一个女生迟疑道:「班长的脚在流血耶。」

我走到窗边看出去,周琪琪连忙解释:「刚才被石头划伤的,我鞋都跑掉了。」

她抬起赤脚,脚背上赫然有一道清晰的伤痕。

我一看就知道是丧尸抓的!

「周琪琪,你不能进来,其余人可以进来。」我做出了决定。

「凭什么?陈夕你为什么那么针对我?」周琪琪脸色大变,一转眼就泪眼婆娑,天见犹怜。

大家都劝我:「班长是被石头划伤的,没事吧?快开门让我们进去!」

「继续撞吧,撞烂了一起死。」我冷漠无比,不作任何解释,因为他们只会相信周琪琪。

我其实巴不得她继续跟我斗嘴,拖延住时间等丧尸过来。

周琪琪嘴唇发抖,眼中都是阴毒,但泪水长流,表现得十分可怜。

「琪琪,你走吧。」一个男生忽地开口,我没看见他在哪里。

5.

「陆丰,你……」周琪琪有点不敢置信。

那男生二话不说,拉着周琪琪走开了,两人一起离开。

我觉得男生的声音有点耳熟,是谁呢?

同学们对视,纷纷拍门,还有人继续撞:「他们走了,快开门啊,丧尸来了!」

「班长走了,陈夕你再不开门我们就同归于尽,我们活不了你也别想活!」还有人发了狠,竟然助跑来撞!

妈的脑残!

我很怕门锁被撞坏了,但我知道周琪琪肯定没走,她跟我玩小把戏呢。

行,那就放进来,我当老大,他们当我在末世里的手下,后期面对人祸会很有用,这一点我有丰富的经验,我手底下曾经有几十个活人。

我自信可以将这帮人变成手下,因为周琪琪的伤可以利用,她会尸变的,一旦尸变,只有我能应对。

到时候我一刀砍下周琪琪的狗头,我自然就是老大了!

「进来吧。」我推开床,打开门,一脸阴戾。

不料才开一条缝,门被巨力撞开,我猝不及防被撞得鼻血长流,翻倒在地,西瓜刀都脱手而出。

「陈夕,你真自私!」一个高大英挺的男生拉着周琪琪快步进来,就是他踹开的门。

周琪琪心有余悸地辱骂我:「陈夕,你真是个贱人,要不是我假装走了,你肯定会眼睁睁看着我们被咬死!」

我捂着鼻子,盯着踹门的男生,终于想起他是谁了。

我高一的同桌,陆丰。

那时候他成绩不好,是我帮他辅导起来的,外界都传言我们是情侣。

但陆丰一直否认,他有一次甚至说他脑子有病才会喜欢我。

至此我们分道扬镳,他越来越优秀,跟周琪琪走到了一起,而周琪琪对我依然不放心,各种霸凌我,导致我成了吊车尾垃圾学生,再也不可能跟陆丰有关系了。

这是一对狗男女啊。

「快抢刀,陈夕这个杂种太贱了!」众人已经全都涌了进来,有人抓起了西瓜刀,有人摁住我,有人锁住了门。

其余人看见一宿舍的物资,纷纷大喜:「太好了,有吃的!」

他们二话不说,拿水咕噜噜地灌,撕开零食填肚子,明明只是没有吃午饭而已却跟饿死鬼投胎一样,估计逃亡消耗太多能量了。

我心里在滴血,现在一宿舍足足八个人了,还狂吃海喝,食物不可能撑过七天。

而且我被暗算了,我没想到陆丰会踹门,我鼻子痛得厉害。

但我很冷静,这种意外情况在末日里并不少见,我受过的伤不下百处,我不需要急,等周琪琪变异了,我就能夺回控制权。

「我也是为了安全起见才不让你们那么快进来,而且这些东西是我专门买来给大家当散伙礼物的。」我人畜无害地解释,鼻子还在流血。

「你滚一边儿去,贱人!」周琪琪踢了我一脚,也去拿水拿食物。

一群人又渴又饿,全都在吃喝。

我尝试站了起来,摁住我的人已经不理我了,也要喝水。

但西瓜刀在一个男生手里。

我走去门口,再次推床抵住门,口中安抚:「大家别怕,咱们的军队肯定能收拾丧尸的,我们在这里有吃有喝,等着就是了。」

「陈夕可算是做对了一件事,给我们准备了散伙饭。」同学们放松了起来。

陆丰扫了我一眼,冷冰冰的,随后关心地蹲下看周琪琪的脚,一脸心疼。

周琪琪一边吃鸡腿一边装可怜:「陆丰,我被石头划得好痛呀。」

「班长,这里竟然有消毒水!」一个女生发现了别的物资。

周琪琪一喜:「那快给我消消毒。」

女生把消毒水给陆丰,陆丰正要消毒,周琪琪忽地指我:「陈夕,你过来给我消毒,你刚才那么贱,气死我了,过来!」

我眸子眯了一下,杀心涌现。

末世三年,我杀的人不下五十个,今天倒是虎落平阳遭犬欺了。

6.

周琪琪让我帮她消毒,无疑是要羞辱我,就跟她以前做的事一样。

我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我的西瓜刀,西瓜刀被一个寸头男生抓着,他正在看戏。

大家都在看戏,全都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由于我之前不肯开门,这帮人全都很厌恶我,我被周琪琪羞辱正合他们的意。

「愣着干嘛啊?叫你过来!」周琪琪一把将吃剩的鸡腿砸过来,正中我的脸,我一脸她的口水和油渍了。

我手指猛地一捏,怒火直冲脑门,要是刀在手,周琪琪的脑袋已经落地了!

「陈夕,是你不对,你太自私了,不过看在你准备了食物的份上,我们可以接纳你,你给琪琪消毒,再道个歉,这事就过去了。」陆丰开口,漠然地看着我。

接纳我?

我怒极反笑,这就是我前世仰慕过的男生?

「好,我道歉。」我深吸一口气,走了过去,蹲下给周琪琪消毒。

当然,消毒是假,查看她伤口是真。

她被丧尸抓了,伤口都是血,我只有近距离才能看清楚。

消毒水倒下去,冲刷血迹,那伤口就明显了,大概半厘米深,是被丧尸某一块指甲划出来的。

其中还有几条已经发灰的血丝,散发着若有若无的臭味。

以我老道的经验可以判断出,周琪琪大概在明天下午变异。

她已经没救了。

我目光闪动,明天下午,砍下周琪琪的头颅,重掌控制权!

「痛死我了,你他妈会不会消毒!」周琪琪忽地给了我一脚,怨我弄疼她。

我坐倒在地,心头冷冽。

周琪琪痛就对了,丧尸造成的伤口跟普通伤口不一样,普通伤口痛那么一下就过去了,但丧尸造成的伤口会持续疼痛,痛入骨髓。

尸毒越重,痛感越强!

周琪琪会痛苦一天一夜,明天下午变异!

「消毒肯定痛的,正常。」我已经恢复如常了,显得娇弱又无害。

周琪琪又骂了我一声,揉揉脚,起身往浴室走去。

「琪琪,你去哪里?」陆丰跟上去。

「洗个澡,好好睡一觉,说不定明天就有人来救我们了。」周琪琪爱干净呢。

然而,水厂出事了,压根没有水,只有我提前接好的八桶水。

「断水了,烦死了,只能用桶里的冷水了!」周琪琪气得跺脚,不忘质问我,「陈夕,你连水都等好了?」

「我回宿舍的时候就发现水很小了,想着可能断水,所以提前接好了。」我找了个理由。

「不错,你虽然贱,但学雷锋学得挺好。」周琪琪嗤笑一声,开始洗澡,陆丰到外面等着了。

我听见一阵阵的水流声,还有水桶挪动的声音。

我的心又在滴血了,这些水是用来保命的,却被周琪琪用来洗澡,她至少要用两桶!

终于,她洗完了,一身舒爽地走了出来,头发湿漉漉的,陆丰赶紧拿毛巾和睡衣给她。

我过去一看,八桶水竟然只剩下一桶了!

我人都气疯了,大骂道:「周琪琪,你是弱智吗?丧尸围城,任何一滴水都弥足珍贵,你洗个澡用了七桶水?」

7.

我着实气炸了,对于一个在末日里活了三年的人来说,我太珍惜水了。

所以直接爆粗。

周琪琪被我骂得一懵,接着指着我破口大骂:「陈夕,你敢骂我?你什么狗东西?」

她不仅骂我,还下命令:「把陈夕丢出去,让她被丧尸咬死算了!」

同学们对视,没有动手。

他们是讨厌我,但他们作为象牙塔里的乖学生,哪里有胆量杀我?

丢我出去不就是杀人吗?

陆丰冷冷看我一眼,然后安抚周琪琪:「琪琪消消气,不用跟陈夕一般计较,你用多少水都行,毕竟你爱干净,我是知道的。」

「水桶本来就不好用,我又要洗头发,又要洗澡,还要搓脚,用多点水怎么了?」周琪琪冷哼着。

同学们也说没事,反正他们又不洗澡,全给周琪琪用都行。

我真的气笑了,一群该死的弱智!

「哎呀,好痛,老是一阵一阵的!」周琪琪忽地尖叫一声,赶紧去床上坐下了。

大家都关心地围了过去,陆丰更是蹲着捧起她的脚:「琪琪,没事吧?怎么还痛?」

「不知道啊,是不是消毒液是假的?陈夕你个贱人,买到假货了!」周琪琪又骂我。

我不理,看向那个寸头男生,他还抓着我的西瓜刀,我要夺回来的概率很低。

目光一转,我先离间一下。

「周琪琪,你是被丧尸抓了吧?感染了丧尸病毒可能就会一直痛了。」我丢出了一枚炸弹。

同学们都吃了一惊,不自觉后退了两步。

周琪琪眼中的惊慌一闪而过,立刻大叫:「陈夕,你休想污蔑我,你知道大家都爱我,你嫉恨是吧!」

「我现在又不痛了,刚才可能是碰到水了而已,陈夕你真歹毒!」

周琪琪骂着,眼泪就下来了,楚楚可怜。

陆丰一把抱住她,冷冽地看我:「陈夕,你给我闭嘴!」

同学们也相信了周琪琪,纷纷不爽地看我,让我滚一边去。

「好,你们都讨厌我,那我去浴室待着。」我顺势跟他们隔离开来。

因为周琪琪会突然变异暴起伤人,我虽然经验老道,但也不能确保万无一失。

可若隔离开来了,那就安全了十倍。

众人自然不会拦着我,巴不得我滚远点。

我拿了一些水和食物,径直进了浴室,把门关住反锁。

这样隔离其实还不是绝对安全,毕竟浴室门一撞就开,我也没有武器在手,最好的隔离办法应该是换一间宿舍。

可惜换不得。

「看不见陈夕真是舒服,大家都好好休息吧,说不定明天就有人来救我们了。」周琪琪很乐观。

同学们都还算乐观,他们吃饱喝足了还能睡觉,比在外面强太多了。

8.

天色暗了下来,宿舍里渐渐安静了,一群人都休息。

他们今天也是累坏了,在这里又安全感十足,自然得休息。

我坐在水桶上冷笑,以他们的警惕心,在末日里活不过三天!

我考虑要不要去偷回西瓜刀,但一番思索后放弃了。

因为现在偷回西瓜刀并没有什么好处,我不如等周琪琪变异了,咬死几个人我再出手。

这群废材必须吓破了胆才会臣服于我!

我就这么靠着墙,坐在水桶上休息了一晚上。

其间偶尔会有拍门声传来,不知道是幸存者还是丧尸。

每次拍门声一响我就会醒来,骨子里的警觉性容不得我睡死。

倒是周琪琪那帮人一直睡得很死。

不过早上七点来钟,周琪琪忽地痛叫一声,整个人卷成大虾,不自觉地抱住了自己的脚。

众人都惊醒了,一看大吃一惊。

周琪琪的脚掌都黑了,伤口处在冒脓水,黑红黑红的,宿舍里顿时臭气熏天。

我走出浴室,平静地站在床边,眼角余光在西瓜刀上。

西瓜刀放在靠近阳台的上铺床位,寸头男生正坐在刀上看下来。

「好痛!痛死我了……陆丰,陆丰……」周琪琪已经没法忍了,丧尸病毒深入骨髓,带来的疼痛爆发了。

陆丰又惊又惧,不过还是抱住了周琪琪:「琪琪,你怎么了?脚怎么肿了?」

同学们脸色惊疑不定,终于有人冒汗道:「班长被丧尸抓伤了?」

一些人回头看我,我摊手:「可能是她十年脑淤血转移到了脚上,大家放心。」

「陈夕,你还敢嘲笑我!我绝对没有被咬!是……是不是空气中的病毒通过我的伤口传进去了?」周琪琪拼命找理由。

不得不说,她脑子还是灵光的,竟然找到了不错的理由。

「八成是这样,丧尸病毒肯定是通过空气传播的,不然不会突然让那么多人发狂!」一个女生点头。

「那现在怎么办?班长不会有事吧?」寸头男跳下床,依旧抓着西瓜刀,刀不离身。

「我不会有事!我要止痛药……对了,我们的手机在老师的办公室,如果能拿回来说不定可以报警,肯定还有警察的!警察可以送我去医院,或许只有我们学校有丧尸呢!」

周琪琪属实是急病乱投医,竟然想到报警。

不过现在确实还可以报警,网络在的,卫星和基站短时间不会出事。

但什么警察局、医院、消防局都沦陷了,突然尸变的人实在太多了。

「对啊,我们高考,手机被收上去了,如果能拿回来,我让我爸来救我们,他开大货车的,压死丧尸!」寸头男也兴奋了。

「军队肯定镇压丧尸了,我们不会出事,拿到手机就能求救了!」

他们一致觉得必须拿回手机。

很天真,天真得好笑。

一道道目光就看向我了,陆丰立刻给我安排任务:「陈夕,你学习不行,但跑步很快,你去拿手机,还有,记得去医务处拿点止痛药回来,快去!」

哈?

我真笑了,我跑得再快,能快过你们这帮男生?

「陈夕,你笑什么!我痛苦你很开心吗?信不信我把你丢出去!」周琪琪再次骂我。

一群人都看着我,逼我去拿手机。

他们其实不在乎谁跑得快,他们只是不想自己死,而我死不死无所谓。

所以只能我去拿手机。

9.

「好,我去拿手机和止痛药。」我脸色平静了下来,心里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我求之不得呢。

「那你赶紧去!」周琪琪痛得冷汗直流,催我快点。

我指了指寸头男生手里的西瓜刀:「刀给我,我总得防身,不然死在半路上还怎么拿手机?」

这是他们无法拒绝的理由。

寸头男直接提刀过来。

眼见我能拿到刀了,陆丰忽地开口:「慢着,你拿了刀万一跑了怎么办?」

「对啊,陈夕拿了刀不回来了,我们岂不是亏死?」众人反应过来。

我心里暗骂一声,盯着陆丰。

他对我依旧冷漠,接着两步过来,一把扯下了我脖子上的吊坠。

那是一枚很老旧的吊坠,玉质很差,但却是我奶奶留下的唯一遗物。

我带了很多年了,也只告诉过陆丰一个人。

我没想到他会突然抢走我的吊坠,不由急怒:「陆丰,你干什么!」

「陈夕,你也别怨我,我们必须拿到手机求救,只要你回来,吊坠就还给你,不然我就摔碎!」陆丰抓着吊坠阴沉道。

我嘴唇发抖,胸中的怒气一波接着一波。

最后我用力呼了口气:「好。」

「你先出去,我们把刀从窗口丢出去。」陆丰又道。

周琪琪拍手:「陆丰,你太聪明了,真棒!」

是啊,真棒。

我大步走向门口,听了听外面的动静,随后推开了床,再谨慎地打开一条缝。

众人都紧张了起来。

我看出去,没看到丧尸。

丧尸是逐人而动的,二楼这么低矮的地方,已经找不到暴露在外的活人了,丧尸也就不聚集在这里。

我打开门,走了出去。

陆丰立刻过来关了门,寸头男打开窗,将西瓜刀丢了出来,我一把接住。

「陈夕,速去速回!」陆丰晃了一下手中的吊坠便关了窗,用衣服紧紧盖住窗户。

我提着刀,眼观八方,一路谨慎地走到了舍管处。

舍管阿姨只剩下骨架了,屋子里还有几具尸体,时不时抽搐一下,看情况数个小时后才会变异。

我并不畏惧,在末日里,遇到少数量的丧尸其实很安全,因为它们速度很慢,我能一刀一个。

可怕的是被丧尸包围了,活生生饿死。

所以在末日生存,最多三个月就要换一个地方,因为人味已经吸引来太多丧尸包围住处了。

我走进去,在一个柜子下面找到了一大串钥匙,那是各个宿舍的钥匙。

随后我提着钥匙摸回了二楼。

这一带没有逃亡的活人,丧尸也不见一头。

我行动自由,回到了 201 室,里面就是周琪琪他们了。

当然,我不会开门进去的,我要进的是隔壁 202 室。

找到钥匙打开门,里面安安静静整整齐齐,显然没有人躲进来。

我关好门反锁,听见了隔壁宿舍的嚎哭:「好痛啊!陆丰,我要痛死了呜呜,陈夕那个贱人什么时候回来啊!」

10.

我听着周琪琪的嚎哭,露出了冷冽的笑。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最多三小时后,周琪琪就要变异了!

我换了个宿舍反而更安全了。

而且我拿到了西瓜刀,有武器在手,能干的事太多了。

当然,现在我什么都不用干,只需要等。

等周琪琪变异,那就是我的主场了。

宿舍的物资依旧会回到我的手里!

校园里哀鸿遍野,惨叫声不时传来,逃亡的人一个接一个遭殃,令人胆寒。

隔壁的人已经开始慌了,他们确实安全,可听着外面不时传来的惨叫和尸吼,再看看逐渐发臭的周琪琪,能不怕吗?

我可以料定,周琪琪现在脸色一定很黑,脚掌必定满是脓水了,而血管里全是病毒。

没多久,我听见隔壁开始乱了。

「班长,你没事吧?」寸头男的声音很有中气,他是最壮的,第一个按捺不住了。

「班长好像有点意识不清了,会不会是变异了?」有女生心惊胆战。

周琪琪竟还有力气骂人:「你才变异!我……我就是痛,等陈夕拿手机来了,我让我爸派直升机来接我去医院!」

她家真是有钱啊,直升机都安排上了。

「那也带上我们啊,大家一起坐直升机走。」同学们有点兴奋。

周琪琪说没问题,除了陈夕,其他人全都带走!

我冷然听着,靠着墙一动不动。

很快,周琪琪病入膏肓了,剧烈的痛苦让她发出夜枭一样尖锐的嚎叫。

「突然更痛了,啊啊!陈夕,你个贱东西,贱东西,给我回来!」她盼着我拿手机和止痛药回去。

同学们又开始慌了,我看不到他们在干啥,但猜到他们缩在角落了。

他们一共有七个人,除了周琪琪和陆丰,剩下五个人肯定缩在一起,想跑又怕外面的丧尸,不跑又怕周琪琪变异。

陆丰这时还有闲情安慰:「琪琪忍住,你不会有事的!」

「陆丰……我好痛啊……再派人去拿手机,快!」周琪琪几乎濒死了,还要派人去拿手机。

可谁愿意去?

寸头男他们肯定躲得远远的。

我听见周琪琪的无能狂怒,可她命令不了任何人了。

她索性命令陆丰:「陆丰,你去啊……快……我要死了……」

陆丰没有声音。

我要笑死了。

你俩可真够恩爱的。

11.

周琪琪无疑是濒死了,我怀疑陆丰也吓坏了,开始远离周琪琪。

周琪琪绝望地开骂:「陆丰,你为什么走开了……回来!我好痛!」

陆丰还是不吭声。

我揣着小手手听戏,乐,太乐了。

结果还没乐一会儿,陆丰厉声道:「大家帮忙,把周琪琪丢出去!」

好家伙,不是很恩爱吗?

不过我预感到不妙,如果周琪琪被丢出来了,那相当于无事发生。

我囤货的宿舍依旧被陆丰那帮狗东西霸占,这是非常致命的,会严重打乱我的计划。

丧尸爆发期的七天,我大概率熬不过。

毕竟现在只是爆发期的起步阶段。

所谓的起步阶段就是丧尸到处追暴露的活人,等把外面的人全部感染了,才会进入巅峰爆发期。

届时,躲藏着的人就会被包围。

由于活人有气味,躲在哪里都会被包围,躲藏着的人就算不被逮住,也会活生生饿死,饿死了就会变异,因为活人全都中了丧尸病毒的。

想象一下,无论是阳光下还是屋子内都有丧尸活动,幸存者能怎么办?

我现在躲藏的 202 室绝对不行,因为没吃的,如果我不尽快离开,一旦被包围就会饿死在这里,这里就会多一头丧尸了。

毫不犹豫,我开门走了出去。

趁着走廊没有任何丧尸,我去将舍管处的一具尸体拖了过来。

这具尸体全身发黑发臭,正在不断抽搐,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

显然,它快变异了。

我用力将它扶起,让它趴在 201 室门上,我在后面抵着它,免得它摔下来了。

它很高大,我躲在它背后丝毫不起眼。

我一边观察附近,一边警惕着这头即将变异的丧尸。

201 室内,周琪琪鬼哭狼嚎:「陆丰,你要将我丢出去?你……你……哇……」

她在大口吐血!

全部人都吓得不轻,室内一阵混乱。

陆丰冷声道:「快动手,她马上变异了,我们都得死!」

「班长,对不住了,你还是出去吧!」寸头男应和,也是怕死。

周琪琪继续吐血,接着似乎扑倒在地:「陆丰!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她肯定是在地上爬了。

这时窗户上一件衣服掉下去了,那衣服一直不牢固。

我终于看见了里面的情形。

12.

陆丰六人躲在了阳台,而周琪琪奋力爬向他们:「陆丰……你这个负心汉……你是不是还喜欢陈夕?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我暗骂一声,关我屁事?

「动手!」陆丰用衣服裹住手,冲过去给了周琪琪一脚,差点将周琪琪的脑袋都踢歪了。

还有两个男生也动手,将周琪琪抬了起来。

女生则发着抖跑过来开门。

任由周琪琪怎么挣扎,大家都不放开她。

啪啦一声,门被打开一条缝,但迎接他们的是一头不断抽搐的尸体。

「啊!」开门的女生吓得尖叫后退。

男生们也吓坏了,寸头男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下子将门撞回去了。

门又关上了。

我伸手疯狂拧门把手,吓得他们大叫:「丧尸!丧尸在外面!」

我舒服了,丢下丧尸,躲回了自己宿舍。

也就半分钟不到,那丧尸就开始怒吼了,这次是真变异了。

陆丰等人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门不敢开了,而周琪琪也变异了!

一个女生尖叫:「快跑啊,班长变异了!」

宿舍大乱,脚步声、惊呼声、碰撞声,悦耳动听。

很快,我听见了陆丰绝望的哀求:「琪琪,是我啊,最爱你的陆丰,不要咬我啊!」

我差点没笑出声,他妈的弱智。

我聆听着隔壁的尖叫,用一块毛巾缠住西瓜刀柄,紧紧地缠在自己手上。

是时候夺回我的物资了!

没有过多墨迹,我开门出去。

201 室门口那头丧尸立刻看了过来,接着嘶吼着扑向我。

可惜速度太慢了,也就个头大而已。

我笑了笑,三年了,又一次直面丧尸了,还有 201 室内的尖叫和哀嚎当伴奏,真不赖!

一个猛冲,我微微一跃,手起刀落,锋利的西瓜刀将丧尸的脖子切断!

咚地一声,丧尸脑袋落地,嘴巴还不断张合着,身体则抽搐着缓缓倒下。

我再刺出一刀,将丧尸的脑袋刺穿,它彻底死了。

甩甩刀上的血,我看看附近,依旧没有什么丧尸,很安全。

我抬手敲门:「我回来了,开门!」

陆丰一帮人肯定跟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宿舍并不小,他们其实可以躲避周琪琪,比如爬上床躲着。

只是周琪琪太吓人了,吓得他们一直鬼叫。

「陈夕……陈夕回来了……快开门!」竟然是陆丰的声音,他不是被咬了吗?

13.

陆丰听出我的声音,让人开门。

「蒋凡,你开门,你离得近!」宿舍内乱糟糟。

「我不敢下床啊!太可怕了,班长她……」蒋凡都吓哭了,一个大男人声音在抖。

我不耐烦地骂道:「让人拍打阳台玻璃制造噪音吸引周琪琪,其余人不要出声,再来个人开门!」

「好好……」有人回应我,接着宿舍内安静了下来。

有人指挥了,他们就知道怎么做了。

很快,阳台的玻璃门响了,被人用脚踹的。

「吼!」周琪琪一声怒吼,扑向了阳台那边。

我甩了一下手,紧盯着门。

终于,门开了,一个女生发着抖打开,又立刻窜上床去。

我推门一看,只见周琪琪全身扭曲,站在阳台玻璃门前乱嗅。

而地上已经倒了两具尸体,都是脖子被咬断的。

而陆丰几个幸存者躲在上铺,用被子盖着自己,露着头瑟瑟发抖。

「陈夕……快快……」陆丰脸色惨白,哪里还有往常的冷冽样子?

四个幸存者,都等着我呢。

我不急,将门锁好,再推床挡住。

「快杀了周琪琪啊,你在干什么?」大伙催促我,吓破了胆。

我依旧不急,因为周琪琪的威胁很小,宿舍的防御才是最重要的。

抵住了门,我再用衣服盖住门窗—我怕突然有丧尸过来看见我们了,多数新变异的丧尸还拥有视力,一旦发现了我们就会乱叫唤,吸引更多的丧尸过来。

「陈夕……你有病吗?周琪琪找你了!」陆丰恐惧之中骂我。

而周琪琪嘴里发出吼声,已然发现了我,开始扑过来了。

我提刀在手,眼见她逼近了,直接一刀横切过去!

周琪琪那扭曲可怖的脸颊一下子僵硬了,一个大好人头脱落,血洒半空!

「啊啊!」陆丰他们又尖叫了,这一幕太可怕了。

我波澜不惊,上前一步,一刀捅进了周琪琪的脑袋中。

她嘴巴大张,发出无声的嘶吼,黑灰色的眼神黯淡了。

我抽刀甩血,又去将那两具尸体的脑袋捅穿了,免得他们变异。

至此,一切危险解决。

宿舍重归我手!

我都不累,擦了擦西瓜刀上的血,免得恶心自己。

陆丰几人还不敢下来,哆哆嗦嗦地看着,个个都尿失禁了。

刚才开门的女生颤声道:「陈夕……你……你杀了班长?」

「你没看到吗?要不要我再演示一遍?」我冷冽得很。

「不用不用……你太厉害了……我……对不起……」女生有点胡言乱语。

我不理会,举着西瓜刀指了指他们:「全部下来,立刻!」

他们吓了一跳,以为我要砍他们,一时间不敢动。

「下来!」

14.

「下来!」我可没有什么好声好气了,现在我是这个宿舍的主人!

那女生最先下来,她手脚无力滚了下来,摔得头都破了。

寸头男也活着,爬了下来,整个人萎靡不振,都要呆滞了。

陆丰跟另外一个女生也陆续下来了。

他们站在一起发抖,不敢看地上的尸体。

我一一检查他们,发现陆丰手臂上在流血,黑色的。

「除了陆丰,还有谁被咬了?」我逼视他们。

「我没被咬……」寸头男立刻回应,两个女生也说没有被咬。

陆丰脸色惨白:「我……我是刮伤的,陈夕,我其实一直很爱你,只是不懂得表达……」

陆丰捂着流血的手臂,急着掩饰。

我朝他一笑:「是吗?你很爱我?」

「对,我爱你!都怪周琪琪一直蛊惑我,她该死!」陆丰鼓起勇气看周琪琪的脑袋。

我笑而不语。

陆丰喉咙一动,竟冲过去一脚将周琪琪的脑袋踢飞了。

「你看,我巴不得她死,她算什么东西!一个贱人而已!」陆丰谄笑着,然后干呕起来。

其余三人不忍直视,表情恐慌又古怪。

「不错,我相信你了。」我点头,伸出了手,「吊坠呢?」

「在这里,我一直贴心保管的!」陆丰取出了我奶奶的吊坠,还擦了擦,恭恭敬敬地还给我。

我收好了,揉了一下脖子:「我原谅你了,现在,我要你们四个把尸体搬出去,搬到教学楼门口。」

「啊?」几人全都吓惨了,哪里敢搬?

「不搬的话,尸体发烂了,我们都会空气中毒,必死无疑。」我看了一眼尸体,「我在外面逛了一圈了,附近没有丧尸,你们必须抓紧时间。」

他们四人面面相觑,显然不放心。

「怕回来了我不给你们开门吗?」我一笑,取出了隔壁宿舍的钥匙,「拿去吧,这是 202 室的钥匙,就算我这里不开门,你们还能去隔壁。」

陆丰一把抢过。

几人将信将疑,但好歹有了点底气。

「快搬,我没有耐心了。」我用西瓜刀敲着床位,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几人已经被我吓破了胆子,只能硬着头皮搬尸体。

我亲自去打开了门,让他们拖尸体出去。

几人浑身发软,好半响才将尸体拖了出去。

陆丰竟然试了一下钥匙,发现能打开隔壁房门,不由大喜过望,几人见状也长松一口气。

我没骗他们。

我心里冷笑,提议道:「这样吧,我给你们一点食物,你们躲在隔壁算了,毕竟我特别想杀人,还是一个人住好点。」

「啊?好!」几人喜出望外!

他们怕死我了,我现在又给住处又给食物,他们能不开心吗?

他们留下一个女生搬食物,其余人将尸体拖走。

等忙完了,安全回来了。

女生也搬走了食物,四人能在隔壁躲难了。

「食物不多,水也不多,不要浪费了,不然我可救不了你们。」我贴心提醒。

几人连忙说好,躲进了 202 室。

我露出了满意的笑,他们完了。

15.

我之所以那么好心,完全是要竖立一个靶子。

因为我知道,用不了两天丧尸就该来这里了,因为活人的气味藏不住的。

而我这里是二楼,首当其冲,丧尸大军绝对会第一个找上我。

但是,如果隔壁住了三个活人,气味就会比我重多了。

丧尸会包围他们,撞击大门,我就成了不起眼的小透明。

安全系数高了几十倍!

我再一次检查了门窗,将所有缝隙封锁,靠着墙壁闭目养神。

隔壁传来了窃窃私语声:「妈的,陈夕真他妈吓人,幸好不用跟她一起躲着。」

「是啊,看她那凶狠样子,一刀一个,太恐怖了,真不像个女生!」

「我们等救援吧,等一切恢复了,我们去告发陈夕!」

我听得嗤笑,真是该死啊你们。

不过你们得先解决陆丰。

陆丰要变异了。

果然,也就半小时后,我听见了寸头男的叫声:「陆丰,对不住了,我们也没办法,只能丢你出去了!」

「不要,我不会变异的!」陆丰绝望大叫。

可这次寸头男他们有经验了,不由分说,将陆丰丢了出来。

陆丰就来拍我的门:「陈夕,他们不要我了,求求你放我进去,我爱你,我一辈子爱你!」

我过去抵住门,不为所动。

只有一个人撞门的话,门是不可能打开的。

陆丰没卵用。

他痛苦流涕,跪地求饶了半天,我就是不开。

他就撞门了,嘴里大叫:「陈夕,你为什么这么狠心,你这个贱人,我跟你同归于尽!」

结果没撞一会儿,把楼上的丧尸吸引了下来。

在陆丰极度惊恐的嚎叫中,他成了盘中肉。

外面又安静了。

隔壁传来后怕的声音:「陆丰也死了,我们肯定安全了!」

「嗯,都不要说话了,等救援!」

16.

救援并没有来。

两天后,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

我听见了越发密集的吼叫声。

丧尸爆发期步入中段了。

外面的活人基本被咬死了,丧尸就开始追逐隐藏的人味,来宿舍了。

理论上来说,我是安全的,因为我一个人味道不大。

奈何这里是二楼,丧尸都要经过这里,我哪怕只有一点人味也容易吸引来丧尸。

我早有准备,去浴室将洗头水、沐浴露挤出来,再混合水,抹在自己全身,用香气掩盖人味。

再加上隔壁活人的气味重,我很安全。

不出所料,一群群丧尸上楼,一些停留在了宿舍外面乱嗅。

我抓着刀,一动不动地盯着门锁。

并没有丧尸撞门。

很快,202 室遭到了猛烈撞击,一头头丧尸将 202 室包围了。

「啊!」寸头男等三人一直不敢说话,现在直接吓得尖叫。

这一尖叫,彻底暴露。

「吼!」外面的丧尸跟打了鸡血一样,往死里撞。

「快挡住门啊!」寸头男大吼,三人不想死只能抵住门。

我嘴角勾起了笑容,好,很好。

他们三人抵门,跟外面的丧尸对抗,帮我熬过这最危险的时刻就行了。

砰砰砰!

撞门声不断,202 室都在晃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聚集在外面的丧尸恐怕有十几头了。

好在它们不能一起撞门,加上丧尸动作不灵敏,撞门其实不如人撞得猛。

所以,寸头男他们愣是坚持了一天一夜。

好,很好!

不过第二天下午,我听见了门锁崩裂的声音,我知道门彻底坏了。

「啊,救命啊!」女生尖叫,再也不敢堵门了。

门破开,丧尸蜂拥而入,开启了饕餮盛宴。

我又一次用沐浴露、洗头水涂抹全身,那一桶水用了三分之一了。

我也不动了,就蹲在满地的泡沫里,时不时涂抹自己。

当隔壁只剩下吼声的时候,我心脏紧了起来。

丧尸的嗅觉很灵敏,但凡嗅到附近还有一丝人味,它们都可能不会走。

我将几瓶沐浴露全部倒在了头上,整个人跟抹了胶水一样。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咚地一声,门被碰了一下。

我大吃一惊,但门外又安静了。

看来只是丧尸不小心碰到的。

渐渐的,吼声远去了,丧尸们上楼去,被更多的人味吸引走了。

我全身一松,坐在滑溜溜的泡沫里,露出了畅快的笑。

此后数日,我都这么煎熬着—其实也不算煎熬了,爆发期的中段,只有第一波是最危险的。

第一波过后,丧尸们基本都会包围人味重的地方,后续的丧尸就会响应吼声过去包围。

所以,第一波丧尸没有包围我,我这边没有吼声,丧尸就不会过来了,它们只会上楼去,类似于听从同类的召唤。

终于,第七天过去了。

丧尸爆发期结束,这七天内,没有自然变异的人都不会变异了,活下来的人就是新世界的苟活者了。

包括我。

我拉开阳台的窗帘,只拉开了一条缝,偷偷看出去,楼下游荡着漫无目的的丧尸,天际的夕阳很美,打在了我的眼睛上。

一切熟悉又寂静。

这就是末日。

这一世,我有了更好的规划,接下来就是清理宿舍楼,寻找活人,建立一个大的庇护区。

我是这个庇护区的主人。

微微一笑,拉回窗帘,再次擦拭西瓜刀,用毛巾将其紧紧绑在手上,我走向了门口。

该活动活动咯。

作者:尘二二备案号:YX11Q2G3nyk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