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什么甜甜的小故事?

疫情期间,我主动去当志愿者,挨家挨户上门做核酸。

好死不死,居然撞到了两年未见的前男友。

他帅气依旧,而我穿着防护服。

从他的眼神,就能猜到,他一定没认出我。

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长得很哇塞的女孩。

我手一抖,不小心弄疼了他……

这是人干的事?

1

这是我第六次登门给他做核酸。

希望他没认出我。

一开门,看到是我,他细长的眼尾瑟瑟抖动了几下。

这几天,咽拭子,鼻拭子,轮番上阵,捅捅更健康。

我抬起尊贵的小手,熟练地抽出检测棉棒,他眉峰紧皱,语气清冷:

「你别告诉我这次是肛拭子!」

我愣了一下,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放心,不会让你唱菊花残。」

他挑挑眉,凶了我一眼,我吓得棉棒差点掉地上。

我太紧张了,这下捅得有点深,那双招人的桃花眼,微微抽搐了几下。

「对……对不起……」我目光躲闪,刻意压低嗓子,生怕他听出来。

他吞咽了口唾沫,皱着眉,目光冷峻,显然有些不太高兴。

「没事,你们工作也不容易。」他揉了揉喉咙,声音清冷。

我长出了一口气,鞠了个躬,给他做完全家捅,正要跑路,他忽然清了清喉咙,声音冷冽地问:

「这次测完,是不是就不用测了?」

我点点头,依然哑着嗓子回答:「对,这次没事你就自由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我,「这个是给你的。」

我一愣,接过来一看,原来是盒润喉糖。

怎么我捅了他,他却还给我糖吃?

他居高临下地盯着我,唇角一扬,嗤笑了几声,「听你嗓子哑了,专门给你的。」

我被劈得外焦里生,失声问:「这你都能听出来?」

他神色恹恹,「防护服后面写着呢!我认识字儿,陈音。」

我脑袋嗡了一声。

原来他早就认出我了,我接都没接,连滚带爬地跑了。

救命!

2

赵察是我初恋,上大学时,我倒追的他。

他人长得帅,性格又好,追他的人老多了,别的妹子软萌能掐出水,我却虎得能掐出鼻涕泡。

可能是因为一个地方来的,他对我格外照顾,我家庭条件不好,勤工俭学,他每天带着我一起吃食堂,一起打篮球。

整天跟着他和一群男孩子厮混,我也渐渐汉化。

短发,篮球背心,大短裤。

如果抛去基本的女性特点,说我是男孩子也有人信。

可能是日久生情,他居然喜欢我这款的。

好景不长,大学毕业以后,他就去国外留学了。

但异地恋维持感情太难了,开始我们每天都有联系,可后来,他就和我断了联系。

信息不回,电话不接,整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

没想到三年后,竟然因为疫情碰到了他。

他比以前更帅了,但白皙的面庞透着分明的冷峻,那双招人的桃花眼,也泛着冷漠气质。

三年时间,他变化好大。

他和现女友一起住,只有我还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

我隐隐感觉,和他之间的距离,并不止一套防护服那么简单。

3

小区解封了,但防疫工作不容松懈,今天我在小区门口执勤,严防死守。

正值夏天,防疫服又闷又热,我摇摇欲坠,还碰到一个不肯扫码的家伙。

一来二去就吵了起来,他硬要往里闯。

我只是一个内心长满胡茬的弱女子,怎么可能挡得住他。

正束手无策,身后忽然响起一声冷笑,「欺负女孩子算什么?」

紧接着,这家伙已经被赵察推倒了。

「我靠!你敢推我!」这家伙爬起来要和赵察理论。

「这个你先拿着。」赵察将两杯奶茶塞进我怀里,然后挡在我的前面。

他接住对方的拳头,手腕轻轻一翻,这家伙疼得单腿跪地嗷嗷直叫。

这时候,另一个小伙伴也闻讯而来,幸而避免了一场武斗的发生。

见现场有两男人替我撑腰,这家伙立马怂了,道歉态度很诚恳,被教育了一番,灰头土脸地乖乖按流程办事。

这人走远了以后,李奇然紧张地问:「音音,你没事吧?」

这声「音音」,叫得我魂儿差点没了。

我莫名地有点心虚,条件反射似的瞅了赵察一眼。

他嘴角挑着,勾起一抹凌厉地弧度,眼神冷峻锐利,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刚才他太勇了,除了帅,浑身上下还充斥着荷尔蒙的味道。

「哦,没事。」我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

「都怪我不好,刚才不应该离开。」李奇然很自责。

「也没什么了。」

我冲他笑笑,侧过脸看向赵察,把两杯奶茶递给他,结果他没收。

「送你们了。」

我犹豫了一下,「不太好吧!而且我们现在也没法喝。」

他眉峰一挑,露出几分不耐,「那就等完事了喝。」

说着,他顿了顿,又说:「我送出去的东西,什么时候往回要过?」

「哦。」我心跳忽然加速。

草莓奶冻,少冰,是我最喜欢的味道。

分开这么久,他居然还记得。

收了奶茶,这家伙依然面如中风,但心情明显转好,眼神不再那么锐利了。

可还不等我展开幻想,一个柔软清脆的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

「赵察……」

我转头看去,一个软妹子欢快地跑到他身边。

她是那种软萌可爱型,锁骨发,桃花眼,身材娇小玲珑。

我狠狠地 emo 了,拿着送我的奶茶,却为别人甜甜的恋爱干杯。

她眼神复杂地看了我一眼,仰着头问赵察,「我的呢?」

赵察冷漠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我带你再去买。」

我心里一咯噔。

他的眼神温温柔柔,宠一个人,眼神是藏不住的。

「好呀!」她拉着赵察,欢天喜地地离开了。

他们走后,我有些恍惚。

他刚才拼命护着我,让我以为回到了以前,可紧接着,幻想就泯灭了,我只不过是前女友而已。

望着他孤傲修长的背景,我忽然意识到,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我认识的温柔大男孩了。

4

我怀疑赵察故意嘚瑟,每天只要我的班,总能看到他背着手晃悠。

他像领导视察工作似的,频繁在我面前出现。

烦死了。

每次还不空着手,昨天是奶茶,今天是咖啡、水果,而且见者有份,身边的小伙伴也有,保证雨露均沾。

几天下来,不仅输送了大量物资,还让大家对我们的关系,越发好奇。

李奇然终于绷不住了,今天我俩把守南大门,他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那个每天给你送吃的帅哥,和你什么关系?」

我一愣,尴尬得不知道怎么回答。

李奇然笑了笑,摸摸鼻子,「没事,你不想回答就算了,我就是感觉你们之间气氛很奇怪,很熟但又没什么话说。」

不怪他有这样的疑问,我也很迷。

三年前他忽然玩失踪,现在每天又对我送吃送喝,他到底想干啥?

我心里酸酸涩涩,莫名的有些委屈。

「我不想提这个人,以前和他是一个大学的校友,后来……」

后来谈过恋爱几个字还没出口,忽然耳边响起了一声冷哼。

一抬头,赵察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深暗的眼底仿佛凝结成冰。

该死!

话没说完,居然被当事人听到了,他宝相庄严地站在我面前。

没说话,但处处都流露着爷很生气的冷漠气质。

「咳咳,你们聊,我去那边看看……」李奇然识趣地到一边假忙去了。

我心里一咯噔,瞅了一眼他手里拎的零食,急中生智,「零食是给我的?」

他摇头,冷着脸,「不是……」

「……」

死渣男,嘴真硬啊!这兜子里零食都是我爱吃的,还说不是给我的!

我抱着胳膊冷笑,「哦,没想到你女朋友吃零食的口味和我一样……」

他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愕然,唇角松动了几下,似乎想说点什么。

这时候,忽然响起一阵尖叫声,赵察顺着声音瞥了一眼,忽然脸色大变。

「小心。」

他大喊一声的同时,把我重重推了出去。

我还没整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推了出去,踉跄倒地,摔得我七荤八素,差点眼前一黑。

紧接着,一辆电动三轮撞到了我刚才站着的地方,桌子都被撞变形了。

砰的一声巨响,然后就是人们的惊呼声,各种杂乱无章地声音往我耳膜里钻。

李奇然冲过来把我扶起来,「音音,你没事吧?」

我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动了一下,疼得我眼泪都下来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刚才睡着了……」电动三轮门开了,颤颤巍巍地下来一个人,小脸煞白。

「你怎么开车的!」

李奇然怒不可遏,然后对赵察说:「你的车呢!赶紧送音音去医院。」

「快啊!愣什么呢!」

李奇然见他不动,吼了一嗓子。

我也抬起头。

赵察站在原地袖手旁观。

他脸如土灰,紧绷着唇,死死盯着那辆电动车,额头上青筋直蹦。

其实我没什么事,只是刚才连摔再吓的,人有点蒙。

他这是吓傻了,还是鬼上身了!?

我正想叫他,李奇然忽然蹲下身,背起我就往医院冲……

5

李奇然搭好心人的车把我送到医院。

一番检查,胳膊腿都是擦伤,除此之外最严重的就是右脚崴了。

医生开了些抹药,李奇然跑去结账拿药。

我在走廊坐着发呆,今天这一幕真把我吓到了,要不是赵察反应快,后果真不堪设想。

可后来他无动于衷的反应,又让我很疑惑。

他老是这样,忽冷忽热,若即若离。

我低着头想心事,一双长腿忽然在视线里出现。

抬起头,一双深沉似海眸子,闯进了我的视野。

即使戴着口罩,也挡不住他的帅气。

我一怔,「你怎么来了?」

他表情有点复杂,没正面回答,「你怎么样?」

我抹了一把鼻子,「右脚崴了。」

「我看看。」

他立马蹲下来,看着我肿胀的脚踝,语气里竟然流露出几分担心,「没伤到骨头吧?」

我摇摇头,这会儿李奇然回来了。

「音音,药拿完了,我们可以走了。」他像没看见赵察一样。

我下意识地瞅了一眼赵察,他眼角的弧度渐渐扬起,语气很淡,「我送她回去就行,多谢你送她来了。」

「不用了,我们打车就可以。」

赵察一跨步挡住他,语气不容置疑,「我说了,我会照顾她。」

李奇然冷冷地盯着他,眼神里充斥着不满,「你早干嘛去了!我会送音音回去,你一边待着去。」

他扒拉了赵察一下,结果后者纹丝未动。

李奇然瞪起眼睛,语气充满了攻击性,「你什么意思?」

「我要说的,刚才已经说清楚了。」

夹在他们之间,左右为男,我这个愁啊!

当务之急就是赶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行了行了,你们谁我都不用。」

我只是大猪蹄子崴了,蹦跶着往外走。

眼看就要脱离他俩的视线范围,一阵温热的气息喷到我脖梗子里。

「非得让我抱你,才肯和我走吗?」

6

我是个颜狗,这么多年,还这么吃他的颜。

赵察抱起我迈着长腿往外走,转到停车场,抱着我走到一辆黑色捷豹前面停下。

我惊了!这货出息了。

车门打开,他一弯腰,把我放进后排。

这样一来,我们俩肢体接触就在所难免了,我整个人贴着他,头扎进他的胸口。

他身上那股淡淡的薄荷味,疯狂地往我鼻子路钻。

他的脸离我很近,只要我下巴微微一扬,就能亲到他的脖子。

要命。

「你耳朵怎么这么红?」放下我后,他忽然问。

「……」

别说耳朵了,我现在小脸爆红,幸亏戴着口罩看不出来。

赵察后知后觉,眉头一皱,用教育般的口吻说道:「陈音同学,你不要老有那种世俗的欲望。」

汰!

这句话点燃了我的斗志,忍不住脱口而出:「我就想挑战一下自己的道德底线。」

赵察一愣,深吸一口气,没搭理我,直接关上车门。

把我放到后座以后,他把副驾驶往前调了调,后面的空间一下宽敞了不少。

「你可以躺下休息会儿,这下宽敞多了吗?」

他忽冷忽热让我气不过,这算什么?

呵!

我没领情,冷哼了一声,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嗯,你过来一起躺都没问题。」

「……」

短暂的沉默之后,赵察叹了口气,「几年不见,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啊!」

他语气里似乎透着嫌弃,我心里一咯噔,他果然不喜欢我这样的了。

一路寂静。

到了我家门口,他一点走的意思都没有,一扬眉,「密码。」

「950804。」我小脸爆红。

他眼尾闪过一丝愕然,情绪明显好了一些。

抬眸扫了我一眼,眼睛里藏着几分笑意:「这么久不见,还用我生日当密码呢!」

7

打开门,赵察的长腿刚迈进去,就缩了回来。

转过头看向我,「你家里养哈士奇了?」

我一脸愕然,「没有啊!」

「那怎么这么乱?」

我:……

呵呵。

不知道了吧!美女的房间,一般都是乱的。

赵察一点想走的意思也没有,进门先老干部似的把各个屋视察了一遍,那小表情仿佛十分后悔踏入我家。

「家里这么乱?你是怎么做到的?开挖掘机都没这么乱……」

我暗暗握紧了拳。

「事物都有两面性,你不能因为我漂亮可爱的外表,忽视我狂野不羁的灵魂……」

赵察哽住,叹了口气,有条不紊地开始收拾卫生,然后又跑到厨房,开火做饭。

我震惊了,蹦跶着过去瞅他展现真正的技术。

赵察嘴角往上挑了挑,撸胳膊挽袖子,想在我面前露几手。

他一挽袖子,我看到他从手腕内侧,居然有一条长长丑陋的疤痕。

我心里和他煎的鸡蛋,一块翻了个面。

8

赵察的手艺完全可以去开餐厅了,但我毫无食欲。

从看到他手腕上那条疤,各种偶像剧殉情割腕的场面,就源源不断从我这颗聪明的小脑瓜里发散。

我的心情一下跌入谷底,想到他这么作践自己,我就来气。

「做得不好吃?」赵察清冽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不是,没胃口。」

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做的都是以前你最喜欢吃的。」

我咬了咬嘴唇,「现在不喜欢吃了。」

赵察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那你想吃什么?我给你订,这些我吃,别浪费。」

「我想喝奶昔。」我说话没过脑子,当初撒娇时经常说的这句话,脱口而出。

说完,我就后悔了,正想找补几句,他忽然轻笑了一声,「还是牛油果口味,对吗?」

说着,他拿起手机看了几眼,笑道:「还有十分钟就送到了。」

我:?

他白了我一眼,「以前上学,你每次磕了碰了,屁大点儿伤都哭着喊着要喝牛油果奶昔,刚才做饭时候就给你订了。」

我的心毫无征兆地跳慢了半拍。

这么多年,原来他一直记得。

我收起情绪,赶紧低下头假装干饭。

「亏你还记得,不容易啊!」我心跳如擂鼓,但依旧嘴硬。

「你不也是也记得我生日嘛!彼此彼此。」

嘿!这事还过不去了!

9

奶昔让我摧眉折腰,暂时将原则和立场放到一边,嗍起了奶昔。

他还点了两杯,我心里有些不忍。

「怎么点了两杯?」一杯就够了,两杯我喝不下啊!

他将另一杯仔细装好,「哦,我给李艺带了一杯。」

我一愣,「谁?」

「我家里还一人啊!你做核酸见过她。」

我愣住了。

眼前掠过那张漂亮的瓜子脸。

我像被兜头泼了盆冷水,心一下就沉了下去。

好吧!我可以把不忍收回了。

赵察没有看出我的异常,站起身,从袋子里拿出药膏,「把袜子脱了,我给你上药。」

我下意识地缩回脚,踌躇着说:「这样不好吧!我自己来就行。」

折腾了一天,还没洗脚呢!这要脱了袜子,我怕他顶不住足香。

他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陈音,上学的时候我还帮你擦过身子搓出泥儿呢!那时候你怎么不说?」

有一次我不小心把大腿摔骨折了,住院那些天,都是赵察照顾我,洗脸擦身体什么的都是他。

他家庭优越,根本轮不到他干家务,很难想到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居然还会照顾人。

我正感受青春,他已经亲自动手了,脱掉袜子那一刻,他微微皱了下眉,开始往扭伤的部位涂药。

「这两天受伤的脚先别碰热水,等过两天我再用热毛巾给你热敷消肿。」

什么?他要每天亲自给我上药?

他女朋友就住楼上,又对我这么好,我真不知道这算什么!?

我心里堵得慌,直截了当拒绝了他的好意。

「倒也不必,谢谢你的好意,我自己弄就行。」

他脸色一僵,吸了一口气,耐心地说:「没关系的,我怕你弄不好。」

「你都有女朋友了,还是别了。」我臊眉耷眼地无情拒绝。

他眉毛一挑,露出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唇角渐渐上扬,「你说李艺啊!她不是我女朋友。」

我惊了,开始往不好的方面展开联想,「难道是……你们的关系这么复杂吗?」

赵察露出一个很无语的表情,叹气道:「她是我妹妹。」

我一愣,竟然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原来是这样,海岛和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

我终于恢复了理智,强压着心头的狂喜,抑制着渐渐上扬的嘴角,很淡定地说:

「你姓赵,她姓李,是表妹呗!」

「不是,她是我继父的女儿。」

10

短短几句话,我像坐了趟过山车。

躺在床上扭成了蛆,就是睡不着。

一闭上眼,就是他和李艺出双入对的画面就往我眼底钻。

几年前,他突然音讯全无,我以为时间的消磨,已经让我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

可意外相遇,心跳告诉我,我放不下。

我还来不及开心,李艺的出现,又把我打入谷底。

算了,智者不入爱河,睡觉睡觉!

没睡几个小时,我就被一股饭菜的香气熏醒了。

这是饿迷糊了?

我开始以为是做梦,结果发现不是幻觉,以为家里来贼了,吓得我麻溜爬起来,推开门就看见了赵察。

「你怎么不打招呼就进来了?」

他眉毛微皱,「你这记性也太差了,昨晚走之前和你说了。」

我这才想起来,他确实提过这么一句,但我没当回事。

赵察神色复杂地盯着我,视线渐渐下移,忽然叹了口气,「平时你在家,都这么随性吗?」

我愣了几秒,低头看了看,小脸爆红。

汰!

我忘了穿的是白色衬衫睡裙了,只盖过屁股,若隐若现,朦朦胧胧。

我蓬头垢面,脸肿得像个馕,衬衫凌乱,这件睡裙被誉为纯欲天花板,愣被我穿成了绝望地下室。

「我去洗个澡!」

沉默几秒,我嗖地一声冲进浴室,开启快速换头模式。

幸亏我有一双巧手,我妆出来的漂亮和元气少女的打扮,成功遮住了我二哈气息。

装嫩背带裤,清纯白体恤,又撸了个心机妆。

素颜大妈,秒变人间富贵花。

好了,我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怎么穿成这样?还化妆?要出门?」

我心里直翻白眼,钢铁直男令人窒息。

「不出门!」

赵察幽深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我觉得你平时那种肥体恤,大裤衩,穿着就很好。」

我扬起大脸,「你几个意思?」

「我想说……就是你不打扮不化妆的样子,很舒服。」

很舒服?

「对啊!就是看起来很舒服,也许不是很漂亮,但耐看,舒服。」

我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几年不见,这家伙实事求是的务实作风倒是一点没变。

我正要干饭,他忽然和我要手机,「把手机给我。」

我一愣,「干嘛?」

「给我。」

吃人嘴短,我乖乖上缴。

他试着输入密码,嘴角旋即挑起一抹笑,「这么多年,连手机密码也没换!」

我干脆没理他。

「加你微信了,有事随时联系。」

我装做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不敢抬头。

这时候,忽然有人敲门,应该是快递小哥到了。

我正要起身去恭迎,赵察一把将我按住了。

「你别动,我去开门。」

说着,他迈着长腿走过去。

我刚咬了一口三明治,李奇然震惊又愤怒的声音忽然从外面响了起来,「你怎么在呢?」

11

「我怎么就不能在?」赵察波澜不惊。

我麻了!三明治都不香了!

门口火药味十足,我赶紧单腿蹦过去,缓解气氛。

「奇然,你来了……」

李奇然看到我,眼神温和了不少,「我过来看看你好点了吗?顺便来给你送点吃的。」

他停顿了一下,瞥了赵察一眼,「他怎么也在?你一个女孩子,让一些不太熟的人来家里,总是不好。」

我瞄了赵察一眼,正想解释,他目光冷峻,冷飕飕地开口:「我们应该比你熟。」

李奇然不以为然,「不就是大学同学嘛!她毕业之后上班就是我带她,工作上我还是她师兄呢!」

事实上,我没法反驳,工作以后就是他带我,一直很照顾我,当志愿者,他也是被我硬拉来的。

赵察嗤笑了一声,「那你可能不知道,她还是我女朋友,我们异地恋,几年没见了。」

他亲口说出来,我不由自主地恍惚了一下,心里莫名地开始难过。

原来这么多年,我一直不能释怀。

不甘心也放不下。

李奇然原地愣住,愕然地盯着赵察,眼神渐渐变得凶狠冷漠。

「原来你就是害音音难过的那个混蛋!」

他红着眼扑上去,揪着赵察的衣领,情绪激动,「你好端端地玩消失,知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

赵察瞬间愣住,本来按住他的手忽然一僵,声音低沉:「你说……」

「奇然,算了,我不想提了。」我别过脸,那段黑暗期我不想再提。

我一直把李奇然当哥哥处,我的很多事情,他都知道。

李奇然眼睛血红地瞪着赵察,喘了几口粗气,直到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不甘心地松开了手。

他走到我身边,用警告地语气对赵察说:「你赶紧走吧!音音不想再看见你。」

赵察目光一转,直视我的眼睛,神色复杂,「你真的不想看到我?」

我哽了一下。

忽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找不到一个答案。

李奇然不屑一笑,语气里带着刺,「你看到没,音音已经用沉默回答你了,不回答也是一种回答。」

赵察眼尾微微抽搐,滑过一抹无奈的笑意,带着一股探究的神色,凝视着我好一阵,叹了口气,压着情绪转身离开。

目送着他离开,我心里像被他落寞的背影刺了一下。

「音音,等我一下。」

我转身走回屋,李奇然愣了一下,也跟了进来。

12

李奇然看我情绪不高,不放心我,也跟了进来。

「音音,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他就是那个玩消失的渣男?」李奇然跟在后面,还在说。

我支支吾吾,「哦,我也没想到会遇见他。」

「你啊!就是遇人不淑,就因为这渣男影响,后来你再谈男朋友,不到三月就分手了。」

我摸摸鼻子,「那和他没关系。」

毕业以后我不停被催婚,开始我还直接拒绝,后来挺不住压力,试着谈了几个月,但没感觉就分了。

「反正以后离他远点儿,我不会让你再受伤害。」

他凝视着我,眼睛里的光撞过来,感觉和赵察很像,可我却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

李奇然一直很罩着我,所以很多事我都愿意和他讲,包括感情问题。但他给我的感觉,仅限于哥哥。

我沉思几秒,笑了笑,「奇然哥,你放心,我都大人了,拎得清。」

这声奇然哥把他叫愣了,他笑容有点僵,无辜地望着我,「音音,这么多年,你就一直把我当哥哥看?」

我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是啊!从刚上班就是你带我,感情的事我都肯和你说,你别告诉我,你不把我当妹妹?」

他是聪明人,应该听得懂我想说什么。

李奇然神色一僵,认真地看着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我当然把你当妹妹,所以才不想看见你再受伤。」

13

接下来几天,赵察依然关心我的脚伤,可也仅限于微信上的关心,明显能感觉到他的冷淡。

好像有一堵墙,横在我俩之间,推不动,翻不过。

似乎注定了,和他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脚好得差不多,我又跑回去当志愿者每天负责盯着扫码。

不知道是不是李奇然刻意安排,现在换了个小姐妹和我搭班,和他搭档这么久,我一时有些不习惯。

我每天执勤的这个点儿,刚好是赵察下班回家的时间,几天没见,想到马上就要见到他,我心里忽然有些忐忑。

人来人往。

终于,一个熟悉的身影,撞进了我的视线里。

我心脏咚咚狂跳。

可下一瞬间,一个娇俏的身影,从拐角出现,蹦蹦跳跳地跑到他身边。

我像被人重重打了一拳!

眼看着他们走到面前,我严肃地看着他,「您好,请扫码。」

赵察瞥了一眼旁边小妹儿,眼底闪过一丝愕然,乖乖扫码。

「这个给你。」扫完码,他把一个方形纸盒子塞给我。

说完,他不做停留,直接走了。

愣了一下,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个网红的冰激凌小蛋糕。

我馋了这款蛋糕很久了,但价格不是我这个消费水平所能承受的,他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

一个念头,忽然从脑袋里一闪而过。

我猛地想起来,信女在朋友圈许过愿,想吃这款冰激凌蛋糕,但那已经是两个月以前的事了。

他翻过我的朋友圈?

带着疑问目送着他们登对的背影消失,叹了口气,把蛋糕转手交给身边那个姐妹。

「你吃吧!」

小姐妹大为震惊,「帅哥送你的,你居然不吃!?」

我摸着肚子,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我今天不舒服,不能吃凉的。」

小姐妹放下思想包袱,开开心心地吃了起来。

刚把蛋糕给她没多久,我感觉一道冰冷的目光从身上扫过。

顺着目光看去,赵察修长的身影,刚好从旁边掠过。

他怎么又回来了!?

我一脑袋问号。

大概又过了几分钟,他抽着烟,拎着外卖转了回来。

他眼睛扫了扫小姐妹手里的冰激凌蛋糕,不羁的脸上紧绷着,晃了下绿码,都没看我一眼,直接扬长而去。

我也没理他,臊眉耷眼地给谁看?!

14

站岗结束,没来得及喝口水,李奇然发微信喊我去办公室帮忙弄物资。

到了办公室,我刚推开门,就听砰的一声,一顿彩花喷到了头上。

我一下愣住了。

开始我还有些蒙,直到小伙伴们已经唱上了生日歌,我才猛然想起来。

原来今天是我生日。

这几天忙得脚不离地,早把生日这事忘了。

切蛋糕之前,我开开心心地拍了照发朋友圈。

晚上,我洗完澡躺床上刷朋友圈。

看到赵察点赞,脑袋里忽然嗡的一声。

他送我冰激凌蛋糕,不会是因为我生日吧!?

15

防控升级,小区排队做核酸,我忙得脚不离地。

今天从早晨八点一直忙到下午五点,赵察排在最后一个,插着兜,懒洋洋地走到我面前。

我硬着头皮采集完,他却似乎没有想走的意思,和我玩大眼瞪小眼。

气氛就此陷入尴尬,我硬着头找话题:「李艺呢?她今天怎么没来?」

「她今天在别的地方已经做了。」

他打量了我几眼,唇角扬起一抹嘲弄的弧度,「怎么这么关心我的家人?」

什么态度?

我气得不行,没好气地说:「我就关心下都做没做,你继父和妈妈他们呢?不住一起?」

他逐渐上扬的嘴角瞬间僵住,眼尾泛起一抹猩红,沉默了几秒,「不在。」

我觉得奇怪,忍不住追问:「他们都留在国外?」

赵察摇摇头,声音低沉地嘶吼:「他们都死了。」

我像被雷劈中了,当场愣住。

他转身走了。

我想说些什么,张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

愣愣地目送他的背影逐渐消失,我心里说不出有多难受。

我忽然意识到,分开这么久,他身上都发生过什么,自己一无所知。

16

不小心揭开了他的伤疤,我心里过意不去,辗转反侧。

捧着手机纠结了很久,我忍不住给他发了条微信道歉。

想来想去,最后只给他发过去「对不起」三个字。

他秒回了,也只有三个字。

然后呢?

我傻了,反复琢磨着他的含义,研究了很久,也没想明白个所以然。

反复输入半天,最后我心一横,把皮球踢给了他。

我:你说吧!

赵察:我还没吃晚饭。

我哭笑不得。

耍无赖是吗?一下颠覆了他给我的认知。

我:那我请你吃宵夜,楼下那几家你随意挑。

赵察:倒也不必!楼下就是 24 小时便利店,我买上来,在你家凑合吃点儿就行。

我无语了!

现在太晚了,他来我家……

本想拒绝,可编辑好文字以后,今天他转身前那个眼神,忽然不自觉从眼前冒了出来。

我心里像被刺了一下。

手一僵,考虑了几秒,删掉重新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过去……

17

十多分钟后,赵察带着宵夜,在我面前坐下了。

他没来之前,我想认认真真和他道个歉。可本尊出现,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也不敢再瞎问,干脆闷头吃饭。

「我上来,不是看你吃播表演的。」

他忽然开口,吓我一跳。

我一愣。

抬起头,忽然撞进他情绪复杂的眼底。

我心里一紧,「那你……」

让我当面道歉?

我一不小心,勺子没拿住,汤洒到手上,烫得我一哆嗦。

他神色一变,动作麻利地抽出纸巾,一把抓住我的手擦掉汤汁。

「粗手粗脚。」他皱着眉,低声说了一句,语气中却有种宠溺的味道。

温热的感觉从他手心传来,他的手修长有力,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我心跳骤然加速,脸红着抽出手,「我去洗一下。」

仓皇逃到卫生间,用冷水反复冲洗着手,心神恍惚,脑袋里全是以前和他的一些碎片画面。

大学时候,他参加合唱团,为了不给别的女生可乘之机,我夫唱妇随,也报名参加了。第一次上台前我紧张死了,他当时握着我的手,就是这种感觉。

大考之前,我在自习室学到深夜,结果赶上下暴雨,他背着我在没过小腿的大雨里艰难穿行。

我撑着伞在他背上趴着,自己的心跳声在雨夜中格外清晰。

后来他出国了,直至毫无音信。

这些遥远的记忆,在他刚才拉我手时,重新清晰起来。

洗完手,毛巾不小心掉地上了,我蹲下去捡,起来时不小心脑袋磕到洗手池了。

「咚」的一声。

我惨叫一声,一股巨大的钝痛感冒了出来,疼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直接跌坐在地上。

18

我胡乱摸了几下,张手一看,满手血。

赵察听见声音推门冲了进来,一看我这副惨状,赶紧把我抱出来在沙发上放下。

「怎么样?」他声音紧张。

「头晕,疼……」我疼得快哭了。

「你忍下,先给你止血。」他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他手忙脚乱地给我止血,很快他手上就蹭到了不少血。

缠纱布的时候,他的手一直抖,脸上冷汗涔涔,汗珠都掉到了我脸上。

简单的包扎完,他把我抱起来跑到楼下。

靠着他的胸膛,能听到他鼓点般的心跳声。

不知为什么,他紧张得不像样。

被他抱在怀里,明显能过感觉到他浑身的僵硬,胸口一起一伏,嘴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他把我塞进车里,风风火火地往医院赶,我迷迷糊糊地躺在后面,耳边都是风声和他的喘息声。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赵察。

19

他把我抱进夜间急诊,我也倒霉,脑门磕洗脸池底部的铁支撑架伤了,磕出一个三角形开放性创口。

医生给我打了破伤风针,做清创缝合,缝针的时候我一直哭。

完蛋!

破相了,本来就没人要,以后看来要清仓处理了。

呜呜呜!

医生安慰我,「别怕,打了麻药不疼。」

「不是疼,是破相了。大夫,用的是美容线吗?」

「不是。」

「那会留疤吗?」

医生沉默几秒,「会。」

好的,我哭得更凶了。

赵察忽然凑了过来,贴在我耳边,「没事,有我呢!」

我愣了一下。

短短五个字,我却莫名地安心。

仰望着他那张被汗水布满的脸,我眼前一阵恍惚。

那个对我温柔的大男孩,好像回来了。

20

额头缝了五针,因为撞的是脑袋,我被按在医院,等着明早做 CT 检查。

折腾完已经夜里一点了,我太困了,脑袋刚沾到病床的枕头就睡着了。

我断断续续做梦,梦里都是我和赵察的回忆的碎片。

真希望这个梦能一直做下去,这样他就能一直牵着我。

不像现实里,以前隔着山海,现在隔着时间,误会,间隔。

也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双布满血丝、疲惫的桃花眼。

「你醒了……」赵察疲惫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你不会一宿没睡吧?不是有躺椅能休息嘛?」

赵察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沉默了几秒,吐出几个字:

「你一直喊我名字,我不敢走。」

「……」我尬得脚指头差点把床抠烂。

没多久,来了一位中年女医生,他一介绍我才知道,原来是他姑姑。

简单聊了几句,他就被医生拉了出去。

我好奇有什么是我不能听的,门刚关上,我翻身下床,蹑手蹑脚地溜到了门边,支棱着耳朵偷听。

「她没什么大碍,倒是你……」医生欲言又止。

我一愣。

赵察低沉的声音,紧接着就响了起来。

「我好多了,昨晚上她受伤,看到伤口和血,我一下就想起来了……」

「那你……」

「我扛过来了。」

外面沉默了几秒,医生温柔的声音才再次响起,「这也是件好事。」

「但我宁可不让她受伤。我先回给她买早饭,等会才做 CT 呢!」

说完,外面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我愣住了。

想起昨晚他的异常,心里渐渐升起一个疑问。

这三年,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21

我想找个机会问问他。

可犹豫了好几次,也没张开嘴,纠结的时候也轮到我做 CT 了。

做完头部 CT 扫描,万幸没问题。

从科室出来,赵察去交费取药,我对着墙上的镜子,看着额头缝合的口子,直接猛女落泪。

本来长得就不好看,这回脑门上又多了一道疤,丑死了。

「小音,别看了。」一阵热气吹进了我脖颈子。

赵察把我扳过来,拿出纱布和医用胶带贴住了伤口。他屈着膝,动作轻柔,像羽毛从我脸上掠过。

他俊俏的嘴唇就在我眼睛上方,仿佛透着某种魅惑,牵引着我的情绪。

「放心,我会给你买最好的祛疤膏。」

我转身坐下,叹了口气,「那也得留疤,我上网查了,这种伤多少都得留疤。」

赵察在我面前单膝蹲下,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散着难以抵抗的魅力。

他伸手摸着我的额头,语气宠溺得像贩卖温柔,「我想……我的这只手,能在往后余生里给你抚平。」

我人直接没了。

「以前是我把你弄丢了,现在我想把你找回来,行吗?」

我的心跳忽然剧烈加速。

三年了,我还是抵挡不了他的温柔。

关键时刻,一个急切的声音,忽然很不合时宜地冒了出来。

「音音……」

我和赵察同时抬头,李奇然正朝这边跑过来。

有什么东西正从赵察眼底迅速退潮,我头皮都麻了,这两人不会又干起来吧?!

「这你也告诉他?」赵察语气有些不悦。

「不是,应该是我和组长请假,组长告诉他的。」我声音很低,口气像在解释什么。

李奇然呼哧带喘地跑到我面前,紧张地问:「我听说你磕伤了?怎么磕到额头了,严重不?」

「就缝了几针,做了 CT 扫描,医生说没事。」

李奇然转头看向赵察,语气就没那么好了,「你怎么这么不会照顾人?破相留疤怎么办?」

「我会负责的。」

我扯了扯李奇然的衣角,硬着头皮说:「是我不小心磕到头了,赵察送我来的医院。」

李奇然白了赵察一眼,没吭声。

他不说话,赵察却忽然开口,「小音没告诉你,你怎么自己跑来了?」

我麻了,按下葫芦浮起瓢。

这两人……

李奇然这次居然没有恼,横了他一眼,语气淡淡地说:「怎么?我妹妹受伤了,我来探望下不行吗?」

赵察一怔,「你妹妹?」

李奇然腰杆一挺,「对!前几天认的,不行吗?」

赵察瞅瞅我,又看看李奇然,强压着嘴角,「行行,没说不行。」

22

出院当天,下午我就重返岗位。

我额头贴着纱布,李奇然不让我在守门口,就派我给 10 楼独居老人送菜。

拎着东西走到电梯口,我就傻了,正赶上电梯维修。

维修师傅说暂时无法使用,我硬着头皮去爬楼梯。

好死不死,楼道灯早就坏了,一直没人维修。

抬头一看,伸手不见五指。

我一手拎菜,一手打着手机的手电筒往上爬。

叹了口气,我正要往上爬,赵察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响起来。

蓦然回头,他迈着大长腿,正快步朝我跑来。

我一愣,「你怎么来了?」

「我刚去门口找你,李奇然告诉我的,我想起来电梯正维修呢!就赶紧跑过来找你。」

他伸手把装着物资的袋子接过去,「我陪你一起去。」

同时,牵住了我的手。

我心脏扑通扑通狂跳起来,他忽然声音温柔地说:「这样,你就不怕黑了。」

我叹了口气,想不到三年不见,他又在我心上放了一把火。

给老人们送完物资,电梯还没修好,我腿都软了。

我住 15 楼,想到还得爬楼,我简直想哭。

「我背你。」赵察走到我前面蹲下。

我愣住了,什么意思,要背我?

「什么意思?」

「你不是走累了嘛!上来,我背你。」

我犹豫了,红着脸说:「那个……我挺沉的,你背得动吗?」

他回头瞅了我一眼,「我体力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脸一红,「你正经点!」

赵察的眼神像看神经病似的,「我是想说,以前又不是没背过你,你想成什么了?」

「……」

我红着脸,磨磨蹭蹭地爬上他的背。

趴在他背上,我心跳得像擂鼓。

赵察没走出去几步远,忽然停下,侧过头看了我一眼,「都背着你了,你还怕黑?」

我一愣,「不是啊!怎么了?」

他嘴角轻扬,「你的心跳好快。」

我握紧了羞羞的铁拳,死男人,故意的!

说实话我挺沉的,背着我爬了几层台阶,他呼吸明显乱了。

「放我下来吧!」

「不放!以前放过一次了,这次说什么也不放。」

23

我鼻子一酸。

早干嘛去了!?

我越来越委屈,压抑了很久的情绪,忽然就爆发了。

「你早干什么去了!让我下来!」

我吼了一声,从他背上挣脱下来。

「小音……」我突然爆发,赵察有些手足无措。

「走开!」

我一把推开他,咬着牙飞快往下跑。我忽然有点庆幸楼道里黑漆漆的,至少他看不到我的眼泪。

赵察喊了一声,从后面追上来。

「你慢一点儿,小心脚下。」他追上来,抓住我的手。

我一把甩开,声音嘶哑地冲他吼道:「要你管!之前干什么去了?」

刚转过身,我就被他抓住,硬生生地被他扳过来。

我整个人被他按在墙上,挣脱半天,动弹不得。

他离我太近,粗重地呼吸打在脸上,我的呼吸也乱了。

四目相对!

我瞪着他,眼泪却不争气地往外冒。

他凝视着我,眼尾勾着红,像燃烧的烙铁,猩红中闪烁着点点泪光。

僵持了几秒,他喉咙吞咽了几下,忽然捧住我的脸,一个来势汹汹地吻堵住了我的嘴。

几年来压抑着的情绪,似乎都在这一刻被勾了出来。

我被冲昏了头脑,愣了几秒之后,居然木讷地回应着他。

救命……

24

思来想去,我决定不再追问三年前的事了。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原因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我们又走到了一起。

因为失去过,重逢才格外有意义。

赵察和以前判若两人,只要一见面,保证寸步不离地黏着我。

复工第一天,下班他开车来单位接我,在众多小姐妹羡慕的目光中,我钻进了他的车。

刚上车他就把脸凑了过来,我手疾眼快,赶紧挡住。

同事还没走净,我可不想给广大吃瓜群众输送谈资。

「疫情期间,注意间隔一米。」我义正严词地拒绝了他。

他收回嘴,「我带你去个地方。」

「哪啊?」

「我家!带你见见我妹,咱们一家三口吃顿饭。」

我心里一沉。

或许是她和赵察的相处方式,让我觉得心里不舒服。

到了他家,李艺正在厨房里忙。

我无比震惊,人家姑娘长得漂亮不说,做饭也是一把好手。

这就手艺,我开着挖掘机也赶不上。

「我帮你。」赵察卷起袖子就往厨房走。

我也不能只帮着吃,也跟进了厨房,李艺甜甜一笑,「哥你出去吧!这里有我和嫂子就行。」

这声嫂子叫得我那叫一个舒服!

赵察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充满了对我厨艺的担忧。

我以为他会留下来助阵,没想到居然点点头,「那我就等着吃好了。」

说完,他轻笑一声,迈着长腿出去了。

我第一次和李艺单独相处,气氛说不出来的尴尬。

李艺倒是挺热情,我们俩的话题都是紧紧围绕着赵察展开,我感觉她对赵察的感情,已经超越了他们的关系。

她说到马上要去读书了,我不由得一愣。

「你要去读书了?还去国外吗?」

她摇摇头,「一场疫情,让我觉得还是家里头好。」

「那你……」

她灿烂一笑,「我要去南方学医了,以后我哥就托你照顾了。」

25

第二天一早,李艺就走了。

赵察帮她搬着行李下楼的时候,我已经醒了,但假装还在睡。

她这一去不知道多久才回来,我想给他们兄妹多留点时间单独相处。

我在阳台上目送着李艺离开,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我赶紧钻进被子继续假寐。

赵察蹑手蹑脚地走进房间,我听到他在床边坐下,过了一会儿,一股温热的气息喷到我的脖子里。

「别装睡了,人都走了。」

……

我一个骨碌爬起来,「你怎么知道我醒了?」

他伸手轻轻刮了一下我的脸,「就我还不了解你?你睡熟的时候会打呼……」

我捏了捏他的脸,「瞎说什么大实话!又不会哄人又嘴硬。」

他眼睛里泛着危险的光,唇角逐渐勾起一抹诱人的弧度,意味深长地说:「我嘴硬不硬,你亲一下就知道了。」

我伸手把他凑过来的脸扒拉开,从他枕头下面摸出两盒药,赵察脸色瞬间一变。

「这两盒药我都查了,是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到底怎么回事?」

早晨,我迷迷糊糊地在枕头下面摸手机,无意中发现了这个。

赵察凝视着我,沉默片刻,终于淡淡开口:

「我出国以后,发生了一场交通事故,我妈和李艺的爸爸当时都在车上……」

我浑身一震,难怪他在说父母去世时那么激动,原来……

他低着头,摩挲着手臂上那条丑陋的疤痕,「那场车祸,只有我活了下来,一直是李艺照顾我,以后我俩就相依为命。当时我能不能走路都是个问题,就不敢让你知道这一切。万幸养好了,但还是有后遗症。」

他扬了扬下巴,苦笑了一声,「就是你说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只要看到车祸,或者受伤什么的,就觉得不舒服。」

我心如刀绞,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难怪上次我差点被电动车撞,和磕破了脑袋时,他反应那么强烈。

「那你现在……」

他轻笑,擦了擦我的眼角,「前几天送你去医院,我发现自己好多了。」

我摸了把脸,「那你回来怎么不找我?」

「找过。但你身边已经有了一个人,我就没敢打扰。」

我愣了一下,揉了揉鼻子,像解释般地说:「我和他就交了三个月,不合适就分了。」

他笑了笑,宠溺地摸着我的头发,「后来我就要到了你的地址,和你住在了同一个小区,正想着怎么接近你,没想到因为疫情被你发现了。」

顿了顿,他摸了摸喉咙,笑容逐渐苦涩,「说起来……你下手也够重的,公报私仇!」

「我没有。」

他捉着我的手,用下巴抵着我的头,语气酥软得要命:「这一次,我真的不会再放手了。」

我握紧了他的手,心脏咚咚狂跳!

这种感觉,是兜兜转转,过了很久很久以后的,又一次心动……

作者:大雪满弓刀备案号:YX11EnMxlQj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