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哪些完结爽文?

室友找了个富二代男友,非要请我们吃大餐。

晚上回来却说要 AA,翻着白眼问我们,「没钱去吃什么?」

我听得窝火,「饭钱我们给,你把生日礼物还回来。」

她嗤笑一声,「那个麻袋包?转你五十吧。」

我亮出收款码,「麻烦你自己查一下,巴黎世家的 Barbes 手提包,人民币一万三。」

1

大一,二十岁生日,我妈送了我一款爱马仕 Birkin。

我妈说,我人生中的第一只爱马仕,必须由她来送。

我妈是个浪漫至上的女人,但我显然没有遗传到她这一点。

我性子务实,虽然家庭条件还算优渥,但买东西还是喜欢货比三家,追求性价比。

收到包,在我妈的催促下,我拍照发了条朋友圈。

室友宋禾秒评:「哪买的?做工挺像真的。」

我皱皱眉,没回复。

然而,半分钟后,她的消息发了过来:

「嘉嘉,其实你应该和你男朋友沟通一下,没钱不丢人,但是送 A 货就不地道了。」

??

我想发作,但考虑到大一开学不久,不想闹得太僵,勉强忍下这口气,淡定回复:

「不是我男朋友送的,我妈买的,不是 A 货。」

隔了半小时,宋禾回复了一句「哦」,外加一个捂嘴笑的表情。

看那样子,就知道她没相信我的话。

但我这人比较佛系,也没多作解释,本来以为这事就此翻篇了,然而——

某天夜里失眠,刷微博时,意外刷到了宋禾的微博。

今天晚上 11 点 16 分,她发了一条微博,第一张是她的自拍照,第二张是我朋友圈的那张包包照片。

并配文:「男朋友送我的爱马仕,好喜欢!」

2

我愣了几秒,没忍住,截图发给了男朋友时逸:

「看看,我的小偷室友。」

夜深,时逸却几乎秒回:「怼回去啊。」

我说我不会,时逸便手把手地教我去评论:

「这不是我妈买给我的生日礼物吗?我妈什么时候成你男朋友了/笑/。」

没撕破脸,我又有点解气。

再去刷新时,发现宋禾那条微博被删了。

同在一间宿舍,她深夜滴滴我:

「尹嘉,你别误会,我男朋友也给我买了个爱马仕,过几天就到,所以先拿你的包发个微博。」

我笑了。

她是谈了个富二代男朋友,但是,据我所知,对方可不太大方,买双鞋都要她软磨硬泡。

「好啊,那你包包收到了别忘了借我看一下。」

宋禾回复了一条「OK」的表情。

可是,第二天吃午饭时,室友青青和我悄声说:

「嘉嘉,你说宋禾是不是看你妈给你送了个包,她眼红了啊?」

我一怔,「怎么了?」

「今天宋禾给我看她手机里的段子,刚好一个微商的消息弹了出来,宋禾昨晚在她那买了个 A 货爱马仕,花了八百多。」

宋禾一个月生活费大概一千五,花八百多买个会被人嘲的假包,这不纯纯大冤种吗。

周末,宋禾拎着快递箱,当着我们的面拆她的爱马仕。

忍了又忍,我没忍住,「宋禾,爱马仕哪有用塑料袋包装的?」

她笑容有点僵,「我不喜欢花里胡哨的包装,让我男朋友要的简装。」

呵。

我笑笑,她开心就好。

3

看过热闹,我下楼去约会。

我和时逸是高中同学,暗恋彼此三年,在高考后才走到一起。

他在同城的一所医学院,离我大概半小时车程。

楼下。

时逸站在树荫下,穿着他一成不变的白色 t 恤,身形颀长,清隽好看。

我小跑过去,「等了很久?」

「没有。」

他拎着我最爱的葡萄撞奶,笑意温柔,「今天想吃什么?」

我偏着头想了想,「火锅吧。」

「好。」

时逸牵起我的手,笑意温和。

饭后,我们牵着手在广场里散步。

走了一圈后,我才后知后觉的知道,今天是情人节。

怪不得街上一群卖花的姑娘。

路过一家花店,时逸握着我的手微微收紧,侧头看我,「买束花吧?」

我摇头。

「不要,又贵又不实用,而且拿回宿舍太显眼了。」

时逸无奈笑着,「我就知道。」

然后——

他在送我回学校时,带我去取了提前寄存在某商店的礼物。

因为我总和他抱怨宿舍的床睡起来太热,凉席也不舒服,然后,他送了我一款 LOEWE 的凉席。

我一边感慨这真是贴心又务实的礼物,一边顺嘴问了一下价格。

听完以后,我沉默了。

为了给他回礼,我这两天又要吃土了。

4

送别时逸,我拎着凉席上楼。

一回宿舍便看见了准备出门的宋禾,她精心打扮过,一看就是要出门约会。

看见我,宋禾上下打量一番,故意问:

「这么快就回来了!今天情人节,男朋友没给你送礼物吗?」

「送了。」

我把凉席往床铺上一扔,「这呢。」

宋禾围过来看了看,然后捂着嘴笑,

「嘉嘉,你男朋友也太直男了吧,哪有人情人节送女朋友凉席的?」

笑够了,她开始给我灌鸡汤,

「嘉嘉,男生嘛直男一点没关系,但是不能这么抠门啊,你要慢慢引导,谈恋爱嘛,不就是要让男朋友花钱的?」

「你看,今天情人节我男朋友送我包不说,还送了我施华洛世奇的项链。」

我扫了一眼,笑了。

最经典的白天鹅,小款,某东自营也才一千不到。

拧开桌上的矿泉水喝了一口,我漫不经心地说,

「我没觉着我男朋友抠门啊,这凉席也不便宜。」

宋禾笑了笑,

「我男朋友买项链花了一千多呢,昨天还给我买了包。你这个破凉席能值多少钱?」

「也不贵,这破凉席就卖 3600 吧。」

5

宋禾的笑僵在嘴角。

「3600?」她惊呼出声,「骗谁呢?一个凉席而已,学校门口几十块就有得卖!」

我没说话,直接亮了 logo。

宋禾一脸不信地拿起手机开始搜索。

几分钟后。

她脸色难看,不自然地嘀咕道:「三千多买个破凉席,真是冤大头……」

这话听得我很不爽,前两次是顾忌着开学不久,不想立马撕破脸,但总不能让人一而再的阴阳怪气吧。

而且……

阴阳怪气而已,谁不会呢?

我「哦」了一声,慢悠悠地放下水杯,正色道:

「我男朋友可不是什么冤大头,他就是有钱而已。」

想了想,我又补了刀:「而且还舍得给我花。」

「三千多买个凉席,就为了能让我睡得舒服点,你说这样的男朋友去哪找呢?」

宋禾没说话,尴尬地笑了笑,走了。

而我心情大好。

事实证明,这种人就不能惯着,不怼回去她就能一直阴阳怪气。

不过……

那天晚上,宋禾没回来。

她给我们宿舍「老好人」顾茹发了消息,说她今晚有事不能回来,查寝时让她帮忙打个掩护。

顾茹是个很乖的姑娘,出身小县城,家里条件不太好,平日里很节省,人也温柔。

宋禾正是吃准了她这点,才打电话求她帮忙。

第二天,宋禾逃了课,再回来时,已是下午。

状态可以说是满面桃花开。

而且,身上还多了一只某轻奢品牌的新款包包,价格不算便宜,几千块。

宋禾的二代男朋友忽然对她大方起来,而且,是在她夜不归宿之后。

这事本就算不得光彩,偏偏宋禾还爱显摆,背着她的新包到处转悠。

可她不知道,外面谣言已经满天飞了。

6

半月后,宋禾生日。

她说她的二代男朋友要请我们全宿舍吃饭,并且重点强调,要让我们带上男朋友。

我原本不想去,可架不住她一直在旁边阴阳怪气地激我。

我这人最受不住激将法,一时冲动,应了。

晚上 7 点,大学城附近的某法式餐厅。

这家店我和朋友来过,味道不错,价格不便宜。

落座后,我们也第一次见到了宋禾的富二代男友秦利。

秦利看上去是那种典型的富二代。

我虽然对奢品不太了解,但那晃眼的 Gucci 标还是认识的。

人齐后,大家开始点餐。

宋禾故意把菜单递给我,「嘉嘉,你看看,你喜欢吃什么?」

我没接,「你们先点吧。」

宋禾勾了勾唇角,可能是认为我怂了。

她没做声,把菜单递回给了秦利,可是——

秦利却在低头玩手机,「你先点吧。」

宋禾愣了一下,再想递过去时,秦利蹙起的眉间已经染上了几分不悦。

骑虎难下,宋禾只能勉强翻开菜单。

菜单是全法文的,没有中文翻译。

扫了一圈,她指了指菜单,「要……这个。」

服务生看了她一眼,面露难色,「抱歉,这是我们的店名。」

气氛有些安静。

为了缓和气氛,宋禾勉强笑了笑:「今天我过生日,点瓶红酒吧。」

服务生很有眼色,听了这话,立马把菜单翻到了酒水那页。

宋禾扫了几眼,指向其中一款,「麻烦拿一瓶这个 1945 年的红酒。」

服务生沉默了一下,小声纠正,「不好意思女士,1945 是价格。」

我没忍住,勾了勾唇,笑得很含蓄。

听了价格,宋禾有点拿不准了,转头看了秦利一眼。

秦利终于抬了头,「没事,点吧。」

这位公子哥在钱上倒是不含糊。

可能也觉着宋禾刚刚丢人,秦利息了屏,接过菜单替他和宋禾点了菜。

丢了人,宋禾一脸愤慨,抢过菜单再次塞给了我。

这是第二次被塞菜单了,再拒绝就真的会让宋禾看了笑话。

于是,我随意翻了翻,前菜和主菜都点的这边特色,上次吃过,味道不错。

把菜单递给时逸时,他却没看,直接合上菜单,「她刚刚点过的,同样给我拿一份就好。」

另一边,传来一道很低的轻笑声。

我抬头去看。

是宋禾。

我有点无语。

时逸有选择恐惧症,向来不爱点菜,她不会觉着时逸也看不懂菜单吧?

这时,服务生已经把菜单递给了坐在我右侧的顾茹。

顾茹接过菜单,一脸窘迫。

可作为今天的东家,宋禾也不帮她解围,反倒笑吟吟地等着顾茹也陪她出笑话。

我看不过眼,替她出声,

「要不你们也和我一样吧?我点的都是他们店的特色,我之前吃过,味道不错。」

顾茹松了一口气,「好啊。」

一旁,宋禾倒开始了阴阳怪气,「这家餐厅很贵的,嘉嘉,你什么时候来过啊?」

我不爱理她,淡淡应道:「和朋友一起来过。」

「哦。」

「那你这朋友很有钱啊,带你来这里吃饭,你男朋友不吃醋吗?」

她捂着唇笑,意有所指。

我实在是懒得理会,甚至都懒得告诉她,我口中的朋友是五个女生,而且,那顿饭是我请的客。

……

这顿饭,宋禾除了过了点嘴瘾外,还是有点憋屈的。

没装到,反而自己丢了人。

桌上,宋禾没怎么吃饭,反倒一直在喝她那瓶 1945 元的红酒。

然后——

夜里,酒劲开始上头,宋禾把我们三个从床上拽了起来。

双手抱臂,「我男朋友可没有义务请你们吃饭,咱们这顿饭 AA 制,你们记得把钱转给我!」

7

我揉着眼,睡意散了几分。

一旁的顾茹急得快哭了,她家条件不好,平时生活上特别节省,如果不是宋禾强烈要求,她不可能跟去吃这么贵的一顿饭。

听说要 AA,顾茹慌了,「我没有那么多钱啊……」

宋禾是真的喝多了,当即翻了个白眼,「没钱你还去吃?」

我看不下去,

「我们不去,你非软磨硬泡让我们过去,而且顾茹也给你送了礼物,要不我们和你 AA,顾茹就算了。」

「呵……」

宋禾冷笑一声,「礼物?就那一瓶子星星?值几个钱啊?」

「拜托。」她看向顾茹,「都什么年代了大姐,哪有人生日礼物还送这个的。」

顾茹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我听得窝火,「那这样,饭钱我们一分不落地 A 给你,你把生日礼物还回来,怎么样?」

宋禾耸耸肩,「扔了。」

我知道她扔了。

因为今天她拿着礼物扔进楼下垃圾桶时,我刚好在远处看见了。

我故意说:「没事,扔了那就折现吧,我们转给你饭钱,你把礼物折现转给我们,公平吧?」

宋禾想都没想的,同意了。

在她看来,我们送的那些礼物都不值什么钱。

顾茹没钱,送的是亲手折的满满一罐子星星,我亲眼见她熬了几夜才折完。

另一位室友盼盼家庭条件也一般,送的是一款很可爱的毛绒玩具。

宋禾笑了,立马拿起手机给她们俩一人转了一百块,

「礼物钱转给你们了,你们也转我饭钱吧。零头就不算了,这顿饭一共五千,6 个人,你们一人转我八百吧。」

我拍拍她肩膀,「你是不是忘了算我的礼物了?」

宋禾嗤笑一声,「你的?那个麻袋包?算你一百都多了,转你五十吧。」

「麻袋?你见过一万多的麻袋吗?」

宋禾愣住了。

我搭在她肩上的手微微用力,

「麻烦你自己去查一下,巴黎世家的 Barbes 手提包,人民币一万三。」

这包是我姑姑送我的,几个月了,因为太丑被我闲置在衣柜里。

因为是全新的,所以就顺手拿来送给她当生日礼物了。

当然,其实我一开始不知道具体价格的。

对这些奢侈品我向来不了解,看它像个麻袋,本以为最多上千块,结果刚刚一查……啧。

我收回手,亮起收款码递到宋禾面前,

「她们俩的饭钱也都算我的,我们仨一共两千四。」

「零头也不给你算了,再转我一万就行。」

8

宋禾愣住。

几秒后,她开始惯用的招数——耍无赖。

「你说一万就一万?有证据吗,我还说那破包就三十块呢。」

我笑,「巧了,还真有。」

说着,我转身去衣柜抽屉里翻出了那只包的发票。

但凡宋禾收到礼物打开过这包,她都不会错过这张发票,更不会错过上面那醒目的价格。

发票一直在包的夹层里,我没打开过。

直到今天我把它从垃圾桶里捡出来,顺手打开,才看见。

说起来,这包也怪可怜的。

价格不菲,但到我手里几个月了,如果不是把它从垃圾桶里捡出来,我甚至都没正眼看过它。

宋禾捏着发票,看样子想撕,被我手快地抢了回来。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证据。

不过,其实我们仨的礼物都被我悄悄捡回来了,都是钱来的,哪能说扔就扔呢。

但我当然不会告诉她。

于是,被我连逼带吓唬后,宋禾怂了。

她没什么底气地哼了一声,

「你这都是几个月前买的包了,凭什么要我一万三?」

「这样吧,咱们各退一步,礼物被我扔了,饭钱我也不要你们的了,行吧?」

我同意了。

反正三份礼物都被我捡回来了,总不能真讹她一万块。

不过,也许是我答应得太痛快了,让她心生怀疑,又或许她就是心里不爽。

总之,那天过后,宋禾开始在班里到处抹黑我。

说她生日我送了个假包,还要讹她一万块。

我听的得想笑。

还讹她一万块,好像她赔的起一一样。

9

宋禾被她的二代男朋友甩了。

就在她生日的两天后。

不知是因为她那天当众丢了人,还是秦利真的腻了。

总之,两人的分手来的措不及防。

宋禾求和无果后,蒙在被子里失声痛哭,不过……

他们分手几天后,有人看见秦利带着系花去了学校附近的某高档酒店,一晚低消几千块。

当初跟宋禾,秦利带她去的却是某知名快捷宾馆。

想想宋禾当初拿来炫耀的那款轻奢包,再想想系花跟着秦利后身上背着的 LV……

宋禾瞬间成了大家可怜的对象。

不过被甩的半个月后,她忽然又满血复活了。

而且,她似乎是找到了新男友。

又开始了夜不归宿,而且,没再要我们帮忙应付查寝。

奇怪的是,偶尔有学姐来查寝,也都自动略过了宋禾的床位,像是提前打好了招呼一般。

还有,宋禾最近的经济明显宽裕了,虽说不至于买些奢侈品,但吃穿用行质量都有所提高。

而且……

学校的助学金名额下来了。

顾茹家庭条件差,平时生活里也是省吃俭用,助学金有她一份,基本是大家认为板上钉钉的事。

但是今年,顾茹的助学金名额被人抢了。

对方是宋禾。

宋禾家里虽算不上有钱,但也吃穿不愁,按理说,这助学金怎么也轮不到她。

这事有蹊跷,于是,我在顾茹的央求下陪她找去了导员那里。

原本是想去问问清楚,可没想到,导员的态度十分强硬。

他先是官方地说,助学金的名单都是他通过对学生们家庭条件的调查与了解,再由这些同学们填写的助学金申请表统一上交,由学校选出来的。

可顾茹提出要看宋禾的助学金申请表时,导员又变了脸色。

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板着脸吓唬人时特有一套。

没有其他老师的办公室里,他冷着脸威胁,说名单都是学校评定的,如果顾茹再无理取闹,他就只能把顾茹带去校方领导那里。

抿了一口茶,这个姓林的导员意味深长地看了顾茹一眼,

「顾茹啊,你就安安心心地学习吧,你成绩不是还不错吗?好好学,到时候拿个奖学金,又有钱又争气,对不对?」

「再说了——」

导员语气忽低沉了下去,

「你再闹下去,最后闹到领导那,到时给你弄个处分,我看你怎么和家里交代?家里供你出来读书不容易吧?」

我在旁听得心里直窝火,正准备开口,一旁的顾茹却怯弱地出了声。

「我知道了,老师,打扰了。」

说着,她竟要拽着我走。

我忍不住出声,「这你都信?」

这明显是导员糊弄人的说辞,只是要个说法而已,怎么就能闹到领导那里给她处分了?

也就顾茹这种小可怜才会相信。

可是顾茹却低声给辅导员道了歉,然后拽着我离开了。

那么沉闷瘦弱的小女生,力道却大得惊人。

出了办公室,顾茹松开我的手,快速地朝宿舍走去。

我跟在后面,一脸的莫名其妙。

回了宿舍,才发现顾茹坐在床边哭,哭得肩膀一耸一耸的。

我皱眉。

我向来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可现在也还是有点恨铁不成钢。

「你现在哭有什么用啊?刚才在办公室,林军两句话就把你吓住了,他就是……」

我话没说完,忽然被顾茹打断。

她哽咽着吼我: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家里有钱,你父母都疼你,你什么都不用管,想闹就闹!」

我被她吼得一愣。

简直莫名其妙。

「你……」

然而,我一开始,顾茹却抹着眼泪跑了出去。

这一来一回的,弄得我心里也格外憋火,果然,这闲事就是管不得。

接下来的两天,寝室里气氛格外压抑。

唯一开心的,就是宋禾。

她向来是高调的,拿了助学金没几天,立马就跑去商场,从头到脚买了一身,拎着一堆购物袋招摇地回来了。

购物袋上的 logo 格外刺眼。

这事引得不少同学议论,可宋禾根本不在乎。

可我没想到,关于助学金这事还有后续。

有天中午,我正坐在床边敷面膜,寝室门忽然被人踹开,宋禾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

「尹嘉,你就看我不顺眼是吧?」

她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是一顿质问。

我敷着面膜,抬头看她,「有病吧你?」

她冷笑,「你还装什么啊,林……」

略一顿后,她换了话音,「都有人跟我说了,就是你实名写信举报的我!」

「现在我助学金没了,弄不好还要受处分,你他妈满意了?」

10

听她这么问,我如实地点点头。

「虽然这事和我无关,但是,听起来还挺满意的。」

宋禾愣了一下,扑上来就要打我。

那我能让?

我常年健身,虽说没有腹肌,但力量也远不是宋禾这种跑八百米能要半条命的小姑娘能比的。

我轻轻松松,将她反揍了一顿。

好了,我们虚伪的室友情算是彻底宣告破裂。

宋禾又气又丢人,一怒之下直接搬出了宿舍。

听说,她又找了新的男朋友。

还是个三十多岁的老大叔。

我当然不会闲得没事去打听这些,不过,我倒是对那天宋禾说的事情比较上心。

她说,我写信实名举报了她助学金的事。

我可没有那么闲,但是,宋禾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不像作假。

应该是有人冒充我,给学校写了举报信。

那个人是谁——

不用猜都有答案。

当然,我也只是怀疑。

顾茹。

宋禾那事过后,我去问过顾茹,她胆子小,眼底一闪而过的慌乱那么明显,却又咬死不肯承认。

这事也揪不出什么证据,我也懒得去逼问,便就想先这么算了。

——

周五中午,我忽然接到了我爸的电话。

「饿不饿?」

「饿。」

「走,带你吃你们学校临街的牛排。」

我爸顿了顿,有点喘,「出来吧,我在你们学校后门。」

我飞快地出去,然而,见面后,我终于知道他为啥喘了。

我爹居然是骑自行车来的。

他爱好健身,对各类运动更是尤为钟爱,尤其是骑行。

我在他身旁站定,刚叫了一声「爸」,视线中便出现一人:宋禾。

宋禾似乎有点惊讶,目光在我爸那一身看不出牌子的运动装上扫过,最后落在了他的自行车上,唇角勾起了几分不易察觉的笑。

收回目光,她匆匆离开。

不过,她倒是没能听见我和我爸之后的对话。

我:「你这啥破自行车啊,连个后座都没有,要不我坐横梁上吧?你载我过去。」

我爸恨不得一脚把我踢走:

「想什么呢?你爸这自行车三十来万,你还想坐横梁?」

「……」

我和我爸便就着这个问题互相鄙视了一番,我说他大冤种,他说我啥也不懂。

最后,我们是推着自行车去的餐厅。

那天,我的冤种老爹推着售价 27 万的 PG 自行车,请我吃了 58 块的牛排,还悄悄吐槽,说这肉真贵。

11

我知道宋禾因为助学金的事记恨我,所以,在她栽赃我是小偷时,我一点也不意外。

宋禾搬出寝室一周后,中午忽然回宿舍取东西。

可是,她打开没上锁的衣柜后,突然惊叫着说刚买没多久的香水和护肤品丢了。

连伪装都没有,她直接跑到我面前质问,「尹嘉,你说,是不是你偷的?」

我掏掏耳朵,有点不耐,「没有。」

可宋禾不依不饶,非要我打开柜门供她检查。

耐心快被她耗尽,我皱着眉问了一句,「什么牌子的香水和护肤品?」

宋禾仰了仰下巴,「香水是迪奥的,护肤品是全新未拆封的雅诗兰黛。」

我没说话。

这在学生党中,算是价格较贵的了,但是——

我对护肤品毫不感兴趣,却偏偏有一个热衷于把她的化妆品强塞给我的亲妈。

在宋禾不依不饶的纠缠下,我起身,打开柜门,掏出了里面全新未动的几套护肤品:赫莲娜,海蓝之谜……

全是我妈买了不喜欢,强塞给我的。

这宋禾错愕的目光中,我转头问她,「这些,应该比你丢的贵吧?我用得着偷你的吗?」

宋禾回过神来。

压下眼底的惊讶,她嗤笑道:

「那谁说的准呢?有些人可能就是心里不健全,就看不得别人好。」

「再说了——」

她扫了一眼柜子里,「谁知道你这是不是几十块买的假货?」

我笑,「我可没有买假货的习惯,八百块买个爱马仕的假包,结果遇上不地道的微商,用塑料袋给你包着邮过来了。」

宋禾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她恼羞成怒,非要翻我的箱子,说是检查。

我不肯。

争执声很快引来了舍管阿姨,阿姨问清了缘由,提出她来检查一下,我同意了。

阿姨在我衣柜里翻了一圈,无果,宋禾却又指了指我床下,

「阿姨,她还有个行李箱呢,一直上着锁,谁知道有没有藏在里面!」

舍管阿姨拖出了我的行李箱,并交给我开了锁。

然而——

箱子打开,里面零星地放了一些衣服,阿姨随手翻了翻,却翻出来一瓶香水!

迪奥的。

舍管阿姨愣了一下,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从衣服下掏出了一盒护肤品。

都是宋禾口中丢了的牌子。

一瞬间,我成了「人赃并获」的小偷。

我回过神,转头看向顾茹。

我的行李箱密码,只有她知道。

许是心虚,顾茹在我看过去的那一刻,偏过头去,不敢同我对视。

「顾茹,为什么?」

明明抢了她助学金的人是宋禾,我想不通,她怎么会联合宋禾一起诬陷我?

可顾茹只是偏开头,不肯说话。

我心里清楚事情始末,却拿不出证据,之前的争执声引来了不少周围宿舍的人。

我「小偷」的形象瞬间被坐实且传播开。

宋禾明显是为了报复,当然不可能善了,她把事情闹到里辅导员林军那里。

12

办公室内。

林军冷眼看着我,目光在办公桌上的「赃物」上扫过。

「尹嘉啊,老师之前还以为你是个很乖的孩子,没想到啊,你想要变美老师理解,但你不能偷别人的东西啊!」

没有调查,没有过问,他直接定了我的「罪」,并要求我写下一份自己偷了东西的检讨。

我冷笑着拒绝。

当我傻?

如果检讨写了,就真没人能证明我的清白了。

而且,学校对偷窃一事可是很看重的,受处分都是轻的。

林军坐在椅上,抬眼看我,

「尹嘉,别怪老师没提醒你,你现在认个错,趁着事情没有闹大,也就写个检讨书,等事情真闹到系里去,老师就是想帮都帮不了你了。」

说着,他瞥我一眼,语重心长道:「到时候,往小了说是给你记个处分,往大了说……」

他眯了眯眼,语露威胁,「那可能是要退学的!」

气氛有点严肃,可我被他逗笑。

「林老师,我可不是顾茹,没那么好吓唬。」

「您要是能调查呢,就抓紧去调查,还我一个清白,如果不能调查,要么,把校长找来咱们当众查看,要么我现在报警。」

辅导员被我气笑,

「尹嘉,别怪我没警告过你,你要是执意闹到校长那里,可就不是写一份检讨的事了。」

「哦。」

我同他对视,「所以,给校长打电话吧。」

林军没动。

我挑挑眉,掏出手机,「你不打?那我来打。」

话音落下,我掏出手机,拨通。

对面很快被接通。

「尹校长,麻烦您来一趟林军老师的办公室,我被人诬陷是小偷,需要您来调查一下。」

说完,我挂断了电话。

我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对面的林军笑了笑,「您猜,校长和我为什么都姓尹?」

林军说不出话来。

因为,校长是我姑妈,我爹的亲姐姐。

办公室里空荡荡,只有我们三个。

林军脸色开始变了,他几番欲言又止,最后走到我面前,语气比起之前不知软了多少倍:

「嘉嘉啊,你看,其实就是同学之间的一点误会,老师之前让你写检讨也是为了处理事情,缓和你们同学之间的关系嘛。」

我:「哦。」

如果只是误会了我,林军不可能这么紧张。

我猜,他还有别的事情,害怕校长一同牵连起来。

至于是什么事……

我看了一眼身旁同样有点紧张的宋禾,忽然猜到了几分。

13

姑妈来得很快。

她关了门,先是关切地看了我一眼,随即将目光落在了林军和宋禾身上。

林军连忙起身,姑妈却径直坐在了另一边空着的办公桌前。

平日里,姑妈是不让我在学校里暴露和她的关系的。

但今天听见我受了委屈,她来的比谁都快,坐在桌前时,还能听见她喘着粗气。

「说说吧,怎么回事?」

姑妈是个很严肃的中年女人,不过,想想能送我那个「麻袋」包的女人,这种性子也不奇怪。

林军硬着头皮,把「我」偷宋禾护肤品的事情略微美化地说了一遍。

当听见我「偷」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时,姑妈嗤笑一声。

多少是带点不屑。

看了我一眼,她问道,「你的行李箱密码都有谁知道?」

「我另一位室友。」

姑妈点点头,「带我去见她。」

于是,身为校长的姑妈单独见了顾茹,没有人知道她都和顾茹说了些什么。

但是,能在四十来岁当上大学校长的女人,那都是人精。

不到一刻钟,顾茹就全都招了。

她是受宋禾威胁,才在宿舍没人时,把宋禾事先交给她的东西悄悄放进了我行李箱里,用来栽赃。

办公室里,我十分不解,「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选择去帮那个抢走她助学金的宋禾来陷害我?

顾茹哭得厉害。

她告诉了我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宋禾用奖学金和明年的助学金威胁她。

宋禾告诉顾茹,她和辅导员的关系不一般,而且,顾茹能不能拿到奖学金,全都是她一句话的事情。

而且,她今年自己能拿到助学金,明年就也能帮顾茹拿到助学金。

顾茹哭着握住我的手,

「嘉嘉,求求你了,别把事情闹大,我会被处分的……我是我家里唯一的希望,如果事情闹大了我被退学了怎么办?」

她哭得很惨,说自己只是一时糊涂。

可我却半点可怜的感觉都没有。

她一时糊涂。

那她有没有考虑过我?

如果我没有做校长的姑妈,如果在事情发生时我慌乱地没有报警,如果我在林军的威逼利诱下稀里糊涂地写了检讨……

那我也会因为偷窃而被处分甚至退学吧?

谁还不是家里的希望呢,我还说我是全村的希望呢。

而且,我给过她的机会,够多了。

圣母不好当,我也不想当。

于是,我甩开她的手,将一切交给了校方处理。

没想到,学校还给了我惊喜。

此事一经调查,还牵连了一些其他事情,比如……

宋禾和林军关系「过于亲密」。

此事一经核实,校方立马严肃处理,林军被停职,宋禾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以及教唆他人偷窃栽赃等行为被退学,顾茹也被记了处分。

闹剧收场,我心情大好,专门买了一把瓜子坐在床边,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着宋禾收拾衣柜里那些她之前没拿走的东西。

宋禾脸色十分难看。

临了,走时她还给我放了一句狠话:「尹嘉,咱们走着瞧。」

我笑着吐掉瓜子皮,没把这话往心里去,「好啊,慢走不送。」

宋禾灰溜溜的离开了。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我脸上的笑意才渐渐淡去。

其实,也是有点感慨的。

何必呢,十几年寒窗苦读,好不容易考上了这所大学,就因为最初的嫉妒与攀比使然,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地步。

她自己日后回想起来,怕也是要后悔的吧?

然而我没想到,宋禾可没有后悔,她还在退学后,在背后狠狠地黑了我一把。

14

宋禾退学不到一个月,我忽然火了。

关于我换衣服的一段视频,忽然出现在我们学校各个社交平台上。

贴吧,论坛……

随处都是。

幸好,视频里我并不是一丝不挂,被偷拍的我在空无一人的宿舍里换衣服,露过内衣裤,而且,全程露脸。

得知这个消息,还是从室友盼盼口中。

我咬着牙将那段视频看完,然后又看了眼评论区……

不堪入目。

很多男生在下面评论,说我是自导自演,就是为了火一把。

还有人对我的身材点评,诸如「腿玩年」等过时八百年的词汇都数不清。

也有一些女孩子说我明显是在宿舍换衣服时被偷拍,要严究偷拍者,却又很快被那些调侃的评论淹没。

我浑身颤抖,甚至险些握不住手机。

宋禾……

一定是她!

联想到她临走时说的那句话,我愈发笃定。

然而,就在我费尽心思在想办法删掉那些视频时,忽然收到了时逸的电话。

犹豫再三,我还是接了。

「喂。」

我尽量装出很平静的样子。

「你在哪?我马上到。」

他语气低沉,少有的认真。

看来,他还是知道了。

被时逸看见那段视频,以及网上那些评论,我忽然就觉着有些难堪,鼻子一酸,眼泪倏地落了下来。

我强忍着没有让自己发出声音,可时逸还是注意到了。

他沉默两秒,声音哑得厉害。

「嘉嘉,你别哭,你一哭我都想杀人。」

他语气低沉,「你放心,一切交给我。」

「嗯。」

挂断了电话,我听话地下楼。

不出十分钟,时逸的身影出现在我视线中。

他风尘仆仆赶过来,将我拥进怀里。

「别怕,我会处理的。」

我点点头,眼睛酸涩得厉害,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其实,原本只是觉着羞辱和愤怒的,可是他出现了,我就觉着委屈得不得了。

15

时逸替我请了假,把我送回了家。

路上,他小心翼翼地安慰我,并告诉我,他在来之前已经交代家里的公司帮我处理了。

时逸家里经营着一家互联网公司,人脉也极广,处理这些事情应该不算难。

那天晚上,我和时逸打电话到深夜,直到我睡着。

再醒来时,我第一时间拿起手机。

时逸没有骗我。

所有关于我的那段视频,全部都搜不到了。

所有相关言论都被抹得干干净净,一切像是从未发生过一般。

但是。

时逸说,一切可不能当作从未发生过。

说这话时,他在我房间里,掌心落在我头顶,轻轻揉着。

他说,「嘉嘉,报警吧,我陪你。」

我点了点头。

我报警了,那段视频,以及网上那些曝光的帖子,我都有留存作为证据。

因为宋禾嫌疑最大,她也第一时间被带去了警局审问。

短短一天,审讯便有了结果。

视频是宋禾偷录的。

她在搬离宿舍后,对我「举报」她助学金一事心怀怨念,所以偷偷买了针孔摄像头,藏在了我床铺对面的位置。

并在成功录到我换衣服的「不雅视频」后,又偷偷回宿舍撤走了录像。

然而。

视频却不是她流传出去的。

据宋禾交代,她手里攥着我的视频,几番犹豫却还是没敢发,因为她知道这是犯罪行为,视频一旦传出去虽然会影响我的名誉。

但是因为不是全 l,我并不会受到很大影响,她反而会被查出来违法偷拍。

但是,她在被退学后,在附近网吧交了一个富二代男朋友。

男朋友家里有钱,也花心,和宋禾好了没几天便想把她踹掉。

为了留住男友的心,宋禾便把我的视频发给了男友,供他娱乐。

视频,正是她的新男友发到兄弟群的,再被兄弟群扩散了出去,最后被发到我们学校论坛上,一发不可收拾。

而且,这还不是最奇葩的。

宋禾被带去审讯时,正在开车。

她无证,而且醉酒驾驶,副驾驶上疯狂起哄的年轻男人,正是她的新任富二代男友。

原本被抓到偷拍换衣服视频,往轻了说甚至只需拘留即可,可她偏偏随着男友作死,酒后无证驾驶。

这可的确够她喝一壶的了。

听说,宋禾的父母从外地赶来时,气得要命,又跑来学校,哭着求我放弃追究。

我推开宋禾母亲的手,「现在你女儿最严重的罪名是醉酒驾驶,可不是偷拍视频。」

宋母泣不成声,

「我们不懂这些,也怪我们教女无方,但是,你如果选择不追究的话,禾禾应该能轻判一点啊……」

「她才二十岁,未来才刚刚开始啊……」

我听不得这些,所以……

转身走了。

她的未来才刚刚开始,谁还不是呢。

如果我放弃追究,我就对不起自己承受的那些侮辱,更对不起那天时逸颤抖着说的那句想要杀人。

人啊,永远别做圣母。

临走前,我往她手里塞了一张纸巾,这应该是我最大的温柔了。

(尾声)

我们学校最近出了一个网红。

很帅的男孩子,在某音上爆火,学校的各个平台里,都是关于他的消息。

其实,帅不帅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爆火成功将我的那段换衣视频热度冲刷掉。

我始终悬而未落的一颗心,也终于渐渐落了底。

尤其,是在听盼盼说了一句话后。

盼盼平时话很少,但一针见血。

她说:「别焦虑了亲爱的,你想想,视频里你穿着内衣裤呢,谁游泳时还没穿过个比基尼啊?那群人太大惊小怪了。」

我茅塞顿开。

对啊。

穿着内衣裤……和穿泳衣有什么区别?

我彻底放下了这个心结,继续了和时逸没羞没臊地恋爱。

有次放假回家,晚上睡觉前我像往常一样和时逸通电话,不知怎么,就聊到了宋禾。

我忽然有点感慨。

「其实,我们学校虽说不是重本,但也是一所不错的本科院校。而且,宋禾本身长得挺漂亮,不然,也不能谈了一个又一个的富二代男友。」

我摇摇头,「那么好看的姑娘,可惜没有脑子。」

时逸被我逗笑。

隔着一根网线,他的声音响起在耳边,温和而坚定。

「没什么可惜的,都是成年人了,因为嫉妒与虚荣就能一步步走到这个地步,证明本身也非良类。」

「成年人,要为自己走的每一步路负责。」

难得见他这么严肃,我忍不住逗逗他,「那我呢?如果我走错路了怎么办?」

耳边传来时逸的轻笑声。

「没事,我永远会为你负责。」

我刚想吐槽他这是纵容,是溺爱,时逸的下半句话便顺着听筒传来:

「但是,我会保护好你的,不会让你走错路。」

我笑了,也忘了再感慨监狱里的宋禾,开始期待明天的约会。

我忽然想起,时逸也挺可怜的,别人约会的时候女朋友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可我们约会了这么多次,我连小裙子都没穿过。

于是,我试探性地问他,「要不……明天看电影我穿裙子吧?」

「不用。」

时逸声音温和,「穿你想穿的,我都喜欢。」

「可是,别的男朋友都喜欢看女朋友穿小裙子……」

话音被他打断。

他轻笑,「可是,我不喜欢小裙子,只喜欢你。」

(全文完)备案号:YX11KrPn21j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