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所做过的最坏的事是什么?

2016 年,一个富豪在郊外建了一个山庄。

山庄里,豢养少女。

而我,是帮他绑架少女的人。

吴念是我绑过最好看的女孩。

可她只是长得温柔,心里却像条野狗。

她被关在院子里的狗窝,拴着铁链,饿着,冻着,全天不让睡觉。

这是「山庄」里最重的处罚,惩罚那些性子最烈的女孩。

其他人,不到三天就会服软,求饶。

可是吴念,坚持了十五天。

第十五天,我看不下去,想要偷偷放她走。

可她对着我笑,说:「害怕了?」

「你想过没有,我是故意被你绑来的?」

01

我叫周云,从 2016 年开始,我帮杨总绑架少女。

杨总做房地产,我跟他时,他已经有钱到能做到任何事。

他出资,在某三线城市和燕京接壤的地方,找了一片湖,在湖边,建了一栋山庄。

山庄里,他豢养少女。

他常宴请他的各界朋友来山庄,吃农家菜,打高尔夫,钓鱼,开通宵的 party。

而少女们,是山庄的招牌。

她们是以招聘形式骗来的。

招聘网站上写「招聘酒店管培生」。

「月薪一万以上,有提成,大专以上学历,专业不限,应届生。」

「提供食宿。」

「面试地点在燕京远郊,提供专车接送。」

而我,是那辆车的司机。

02

那是一辆七座商务,二、三排座椅被调成了对坐。

「招聘」时,会所的主管韩先生坐在第二排,在车上,展开「初面」。

每次面试三人。

韩先生选人的标准很清晰。

样貌要美,却不能有攻击性,眉目有英气,就不好管。

身姿苗条,却又不能过瘦,不然进了山庄,身子扛不住。

最重要的,是「背景」。

本地的不要。

言谈自信,气质清冷,衣着昂贵的富家女,也不能要。

要了,都是山庄的隐患。

几分钟的交流之后,不合格的,会拿到两百块「面试费」,被要求下车。

留下的,都是「美且好欺负」的少女。

车子会带着她们,离开城区,驶上无人的公路。

这时,韩先生就开始他的「二面」。

只一句话。

「把衣服脱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会点起雪茄,昂起下巴,坐直他一米九十多的魁梧身躯。

他混过多年黑道,一句话,一个眼神,都有巨大的压迫感。

少女虽然害怕,但仍会拒绝,会要求下车。

韩先生便打开车门,说:「随时可以下车。」

说完,他便拽住少女的头发,将其大半的身子都推出车门。

并将少女的头,直接按向路面。

80 公里以上的速度,如刀子般的风,离脸颊只有十厘米的,极速略过的粗糙公路。

少女们会哭嚎,求饶,拽住韩先生的手臂不放。

半分钟后,她们坐回车子,什么话都听了。

韩先生很得意自己的两轮面试。

因为这样,就省去了进入山庄之后,更多的「驯服」步骤。

我做「司机」的这几年,看见每一个过来的女孩,都是这样。

从挣扎,到被驯服。

唯有吴念,不一样。

03

吴念很漂亮。

身材纤细,眉眼楚楚可怜,说话柔声细气。

在车里,她没任何反抗。

「把衣服脱了。」

韩先生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她没犹豫。

软软地呢喃:「嗯,好。」

我忍不住,从后视镜里看她。

只见她一个一个地解开大衣的扣子,腰带,露出纤细的腰身。

短靴,纯白的袜子,牛仔裤,毛衣。

一件一件,缓缓褪下。

然后,她蜷缩着。

双手轻轻交叠在身前,俏丽的脸颊,贴在圆润白皙的肩上。

「有点冷。」她嘟囔。

我甚至能感受到,连韩先生都愣了一下。

半晌,我听见那女孩问:「还……继续吗?」

细如蚊声,因为寒冷,还在微微颤抖。

韩先生竟然,叹了口气。

「不用了,就这样吧。」

04

吴念再也没穿回她的外套。

进山庄之后。

她留在车子里的衣服,证件,手机,都被我销毁了。

我当时还不知道,吴念,会改变杨总。

05

她进入山庄的那一晚,杨总正在开趴。

吴念被带进了顶层最大的包间,金碧辉煌。

近十个男人相互吹嘘,饮酒。

女人的数量,是男人的两倍,每一个都穿着艳丽,欺身男人的左右。

正对门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只穿了丝绸的睡袍。

高大,发福,头发蓬乱,脸色潮红,眼神兴奋却僵直。

那是这轰趴的主角,杨总。

06

韩先生和我带着吴念一起推开两米高的门,杨总看见吴念的第一眼,就被迷住了。

他站直身子,眼神落在了吴念身上。

女孩低着头,咬着下唇,赤着脚。

暖色的灯光里,她玲珑、修长、光洁,宛如神女。

他上下打量了吴念半晌,又环顾了一下整个包间。

「呜!」

他尖叫了一声,跳起来,双脚重重地跺在地上。

继而,夸张地笑起来。

「老韩,这姑娘叫什么?」

「吴念。」韩先生说。

「真好,你带来的,最好的!」

07

他走下来,拿了一瓶威士忌,倒了一满杯。

韩先生低声提醒吴念,「这是你以后的老板,他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杨总走上近前,端着那杯酒,「喝了。」

威士忌,往往都只倒一个杯底,配大块的冰来饮用。

可杨总倒满了。

吴念接过来,喝了一小口,眉毛局促在一起。

「喝干净。」杨总又说。

吴念于是一小口,一小口,勉强地喝了干净。杯子干了,她向后踉跄了一步。

可她立刻又被杨总揽在了怀里,捏紧了下巴。

杨总拿起了整个酒瓶,对着吴念的嘴倒下去。

吴念双手无助地挣扎,可杨总开始大笑。

韩先生轻轻碰了下我。

我识趣,跟着他走出了屋子。

可离开房间时,我回身关门,却忍不住看向房内。

那瓶酒已经被倒空了。

杨总居高临下站着,魁梧得像只熊。

而吴念跪坐在地上,捂着胸口,不断咳嗦。

全身被酒水湿润,发丝贴着脸颊,很狼狈。

关门的一刹那,她看向我。

深深地看向我。

我知道那眼神。

她在求救。

我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攥紧了,暗暗痛了一下。

可是,我还是关上了大门。

「各位,给新来的姑娘接风!」

杨总兴奋地喊着。

不一会,那门里,传出哭喊。

08

我能看出杨总喜欢吴念。

可是我没想到,他会对吴念着迷。

09

进入山庄的少女,不可能再走出来。

这是杨总亲自立下的规矩。

那山庄,是杨总的秘密。所有的少女,都是知道秘密的人。

山庄里有安保,有集体宿舍,并且有一些只有韩先生才知道的,残酷管理方式。

少女在里面,待上十天,就会被完全洗脑。

她们会臣服,会畏惧,会像面对统治者一样面对韩先生和杨总。

她们出不来,也不会想出来。

但这一天,我载着杨总参加一个慈善酒会。

吴念,竟然和杨总一起。

她挽着杨总的手臂,一同进了那辆幻影的后排。

吴念穿得很美。

深 V 的晚礼服,纯黑色,金光闪耀。

最诡异的是,她的眼神。

娇媚,温柔,有爱意。

那是幸福者的眼神。

我的视线在吴念身上大概多停留了一秒。

立刻被杨总识破了。

他笑着问我:「怎么了,小周?」

我不自主地一抖,立刻摇头,说没事。

然后,启动了车子。

那之后,我没再敢看后视镜。

因为吴念和杨总,一直在缠绵。

杨总喜欢在有观众的时候做这些事。

10

那天的酒会之后,又是酒宴,杨总喝多了。

回杨总家的路上,他一直躺在在吴念的怀里,不知在嘟囔着什么。

到了家,他被家里的保姆搀走。

我则一个人,送吴念回山庄。

车子没油了,中途,进了一家加油站。

我下去加油,吴念也走了下来。

她问我借钱,想要买一瓶百事,说在山庄的食堂里不提供,结果今天的酒宴上,也没喝到。

她身上又没钱。

我于是跟着她,一起进了加油站的便利店,说你买一箱吧,带给山庄里其他人。

她摇头,说一瓶就好了。

路上要喝完,不然被韩先生发现,会被罚。

重罚。

她买了可乐,和我回到车上,却直接坐上了副驾驶。

我没阻拦,开着车子,驶上了无人的公路。

吴念忽然,轻声问:「周先生,你刚才,不怕我跑了吗?」

「不会的,你和杨总出来,韩先生一定知道。他的手段,你清楚。」

「那如果你帮我,成功的概率会不会大一点?」

「我凭什么帮你?」

她沉默了好一会,终于深吸了一口气。

「周先生,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11

这女人很诡异。

况且,杨总的女人,我根本不敢碰。

我于是不答话。

「别担心,我没想让你帮我做什么。」她嘟囔着,「我只是觉得,你和他们不一样。」

「没什么不同。」我沉声说,「他们做这些事,我也有份。」

「你不一样,你没碰过我们。」

「你们?」

「山庄里的,每一个女孩。」

「我只是个司机而已。」

「不仅这样。」她的声音越发柔和,「那天我在车里,脱了衣服,你悄悄调高了热风是吗?」

「嗯。」

「周先生,这些天里,只有你把我当人。」

12

「吴念,说话最好小心点。」

「周先生,我只是想提醒你,觉得危险的时候,就逃。」

她语气很轻,也很真诚。

正恍惚着,忽然车子正前方,出现了一头小鹿。

我刹车,下意识地扭了一下方向盘,很小的角度,却让整个车子转了半圈。

车子停下的时候,我愣了半天。

小鹿很镇定,静静跑远。

而吴念,也很镇定。

「你没事吧?」我喘着粗气,问。

她摇头,忽地笑了一下,「我刚刚在想,如果就这样死了,也挺好的。」

说完,她看向我,凑近身子。

吻上了我的脸颊。

13

那之后,吴念仍然经常和杨总一起出入各种场合。

俨然,成了杨总的正牌女友。

可她的实质地位没变。

还会在杨总参加各类活动之后,被我送回山庄。

我始终不明白,她那天说的「危险」是什么。

直到一个月后,杨总的生日宴。

那天晚上,在那个巨大的包厢里。

吴念差一点,杀了杨总。

第二章:吴念

我叫吴念,我想要,杀掉杨国豪。

可我一个人做不到。

而周云,是我唯一的希望。

01

一年前,他还是个独立的调查记者。

那天我走进他的工作室。在桌子上,放了一张卡。

「我叫吴念,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我说,「卡里的 10 万,是报酬。」

「想我调查什么?」

「不止调查,是杀人。」

02——仇

2007 年,我 13 岁,杨国豪强拆了我的家。

那天午夜,他带着十几个兄弟,提着铁锹,铁镐,闯进了我家,砸烂了所有能砸的东西。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我爸爸跪在地上求饶。

因为杨国豪闯进卧室,把我拖了出来,按在了我爸面前。

杨国豪捏住我的脸,拿了把刀子,在我眼前晃。

「老吴,拆迁办跟你谈的钱,我出双倍。」

他的手下扔出了一个袋子,砰地砸在地上。

「160 万,现金。」杨国豪说,「你不要,我就刮花你女儿的脸。」

我爸怕了。

他一直不愿拆迁,不是为了钱。

是因为这是他和妈妈一起建的民房。妈妈不在之后,这房子,是他最重要的念想。

可是……

「行,怎么都行,别动我女儿。」

杨国豪愣了一下,继而高兴地拍手,「这不就好了吗?拆迁办早他妈找我,早就完事了!」

他拿出合同,让我爸按手印,又检查了一番,这才小心翼翼叠起来,放进了公文包

「现在,可以放了我女儿了吧?」我爸沉声问。

「马上,别急。」杨国豪笑着,打开了那装钱的袋子。

可那里面,根本没有现金。

全是冥币。

「老吴,钱我给了,」他点燃了一只打火机,扔进了那袋子,「只不过,是给你老婆的。」

所有冥币,都被引燃了。

「你……」

我爸想要发作,却又不敢,因为哭着的我还在杨国豪手上。

「对了老吴,以后这会变成我的楼盘。所以,别惹事。」杨国豪晃着我的脸,「不然下个被烧的,就不只是纸钱了。」

说完,他将我一推,我爸赶忙抱住我。

火堆前,满屋的狼藉里,父亲抱着我,不吭声,也不反抗。

可是,我能感受到,他的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着。

我以为,他在害怕,于是悄悄摸他的脸。

可当我看见他的眼睛,立刻就明白了。

那不是害怕。

是愤怒。

「走了。」杨国豪很满意,领着所有人往外走。

可就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看见了地上的一张照片。

是我妈妈的照片。

杨国豪很自然地吐了口痰,正落在那照片上。

就在此时,爸爸离开了我。

随手抄起一片碎玻璃,一道影子似的,扑向了杨国豪。

「我要你的命!」

03

「打手太多了,他伤不了杨国豪的。」周云嘟囔着。

「是啊,可是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能划破杨国豪的脖子。」

我忍着眼泪,脑子里,当年的画面,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不,那些画面,还在我眼前。

一丝一毫都没有褪色过。

爸爸靠近杨国豪的那一瞬间,铁镐砸中了小腿。

他跪倒,又立刻站起。

可那铁镐,又砸中了他的脑袋。

他仍然想要爬起,只是,动作变得很艰难。

那人还要打他,却被杨国豪一手推开。

接着,杨国豪抢来了那把铁镐,高声骂了一句,便将那铁镐,高高扬起。

04

「我想跑上去,却被一个打手拽住了头发。

「于是啊,我就只能,只能眼睁睁地,

「看着杨国豪……凿碎了我父亲。」

05

「他们没杀你?」周云问我。

「他们想杀的,只是没动刀子。」我深吸了几口气,停了眼泪,「他们走的时候锁了门,在门外放了火。」

「你逃了?」

「那屋子后面,有一个小洞,只有我能钻出来的小洞。」

「逃出来之后,报过警吗?」

「没有,我 13 岁,已经知道,那样没用。」

「那你凭什么觉得我有用?」

我心里一动。

因为周云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很明显。

他想帮我了。

「你是调查记者,我看过你以前的报道,你正义,不怕死。」

「干我们这行的,都正义,都不怕死。」

「但是,只有你是心理学博士出身。」

周云一愣,继而深深地看着我,似乎,在权衡。

「小姑娘,你想要复仇,想要杀了这个杨国豪,自己去就好了,别拉上我。」

「你说的对啊,周记者,可是,谁说我只是要复仇了?」

我拿出一叠照片,铺在他面前。

那是近期我偷拍的,杨国豪的犯罪证据。

「周记者,这些照片,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这些是什么?」

「杨国豪,在燕京郊外,建了一座山庄。」

「山庄?」

「对,山庄。他在山庄里,豢养少女。」

06

我将杨国豪在山庄里的所作所为,全告诉了周云。

我告诉他,我要做的事远不止复仇。

「我想要杨国豪死,但这远远不够。

「山庄里的每一个客人,都该受到惩罚,

「而那些,受尽折磨,却连反抗都不敢的女孩,

「我得救她们。

「我不救她们,就没人会救她们了。」

07

周云沉默着,而我心里,也越发焦急。

毕竟我要让周云对付的,是一个地产商,有权有势,且视人命如草芥。

况且,周云大概也不缺我那一笔报酬。

我们就这样,默默坐着,他一直在抽烟,燃尽了,又点一根新的,燃尽了,又点新的。

大概十几分钟,他终于开口。

「吴小姐,你知道,这么难的事,它的解法,并不多。」

我鼻子忽然一酸。

「所以,你打算帮我了?」

「还没有,」他抬手打断我,「帮你之前,我要知道,你能为此,牺牲多少?」

「我……」

「别急着回答我。」他目光锐利,似乎要看穿我的所有想法,「好好想,你能牺牲多少?」

我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牺牲一切。」

第三章:周云

吴念看错我了。

我并不正义。

她的血海深仇,也根本没有打动我。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

决定帮她,只是因为这件事有趣。

富豪,草芥人命,贩卖人口,满足私欲,杨国豪一定是个又残忍又聪明的人。

调查他,甚至,扳倒他,会很有趣。

而且……

「好好想,你能牺牲多少?」

「牺牲一切。」

「很好,吴小姐,你知道,只 10 万块,我是不会替你冒险的。」

01

之后的三个月,我找到了杨国豪有记录以来,所有生平,所有的投资行为,所有的公开演讲。

他有诸多丑恶。

傲慢,善妒,易怒,贪婪,好色。

但这些都不致命。

他真正的弱点只有一个:

好胜。

极度的好胜。

因为好胜,杨国豪有极强的权利欲、控制欲。

因为好胜,他在失败时,会失去理性,会急于翻盘。

所以,我对吴念说:

「你要利用他的好胜。」

她问,怎么利用?

「示弱,是你的切入点。而不屈服,是你的保命手段。」

她说,不明白。

「你很快就会明白的。」我故意卖关子,「我已经应聘了杨国豪的专职司机,一个半月后,估计会打通更多的关系网。到时候,我需要你也到杨国豪身边。」

「我要成为他的员工?」

「不,你要成为山庄里,被他豢养的少女。」

我点烟,盯着吴念的反应。

「你……认真的?」她问。

「怎么?你说过可以牺牲一切的。」

02

我本以为,她会愤怒。

会质疑我的计划,甚至骂我。

可她却说,

「其实我也这么想。」

我惊讶,「你也这么想?」

「是啊,这确实是,唯一的解法。」

03——示弱

我没想过,吴念可以做得那么好。

绑她进山庄的车上,其实真正「面试」的不是韩先生,而是利用隐藏摄像头,监控一切的杨国豪。

我调查了山庄里的许多少女,总结出了最有利于「面试」的细节。

可是,吴念竟真的在「面试」里,完成了所有细节。

她顺从地脱下衣衫。

对着镜头展示出了腰身。

蜷缩的姿态,也保持着完美的角度。

并且即兴说了一句「有点冷」。

而第一次与杨国豪见面,她「赤脚」「缠绕手指」「低头」「轻咬下唇」,以及跪伏在地饮酒的姿态……

一切,都极致地展现了「柔弱」和「可控」。

她不见得是山庄里最美的女孩。

但只有她,满足了杨国豪所有的幻想。

杨国豪被她迷住了。

或者,从心理学角度上来说,被她催眠了。

04

可就在吴念获取了杨国豪所有的信任,按部就班地推进所有计划的时候,山庄里,死了一个少女。

小琪。

在杨总生日宴之前,不堪折辱,自杀了。

这其实,是山庄里少女的寻常结局。

可小琪,是吴念进来山庄之后,唯一的朋友。

05——车里的对话

「周先生,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那天在车里,吴念说了这句话。

我很惊讶。

因为我和吴念完全清楚,杨国豪的每辆车子都有监听设备。

而监听者,正是韩先生。

「别担心,我没想让你帮我做什么。」她嘟囔着,「我只是觉得,你和他们不一样。」

她的声音越发柔和,「那天我在车里,脱了衣服,你悄悄调高了热风是吗?」

她的每句话,都极危险。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在和我独处的敏感时刻,说这些话。

于是我不再敷衍,开始冒着风险提醒:

「吴念,说话最好小心点。」

可她看向我,眼里有泪光。

「周先生,我只是想提醒你,觉得危险的时候,就逃。」

06

后来我才明白。

她等不及了,小琪死了,她想,提前动手了。

早一点动手,就少一些女孩死于非命。

可她又怕自己会失败,连累我。

「可怎么把你撇干净呢?和你吵架?没理由;侮辱你?又太刻意。」

吴念的想法,在我的脑海里愈发清晰:

「那就勾引你好了,这样韩先生至少能确认,你和我不是一起的。」

她在我的脑海里,对我微笑。

「周记者,无论如何,你不会有事的。」

我愈发心痛。

我想提醒吴念,想告诉她别胡来。

我想告诉她,你如果让人拆穿了,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别以为我会救你!

所以,别冒险啊!

可我没机会,她被看得太紧。

就这样,一直到杨国豪的生日宴。

她动手了。

07

那天杨国豪没邀请社会名流,只将自己企业的高管请来山庄,也包括我。

在只有「下属」的场子,他会觉得,自己是王。

满身刺青的 DJ 在打碟,灯光迷幻。

杨国豪坐在场子里最高的地方,看着所有高管,以及山庄里的女孩,在他的脚下,疯狂地舞动。

而吴念一直坐在杨国豪的怀里。

化了浓艳的妆,喝了酒,或是磕了药,眼里全是迷醉。

快 12 点的时候,音乐达到了最高潮,忽然有人喊,杨总万岁。

接着,越来越多的响应。

吴念,被逗笑了。

她将身子抽离,站在杨国豪身前,用手指捻起对方的领带。

杨国豪被拽着起身,吴念则绕着他,翩翩舞动。

她身上只有薄纱,舞姿柔和娇媚,DJ 识趣,将电子乐换成了爵士。

灯光也变得昏暗,像月下的水。

场子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被吴念的曼妙吸引。

可我,有了可怕的预感。

吴念,太反常了。

虽然她的姿态,仍是在「诱惑」。

但方式变了,变得主动,有攻击性。

这就是,她说过的「危险」吗?

我怕了,想要跑上前阻止这一切。

而吴念此时已经缓缓俯下身子,手指从杨总的胸口,直滑落到脚腕。

整个人跪坐在地上,双手舒展,伸向身旁的桌角。

我穿过舞蹈着的人群,艰难地向她那里行进,可还有几步远时,便看见她悄悄侧头。

她看了我一眼,嘴巴轻轻开合。

那唇语是:「活着。」

「活着,别管我,活着。」

我心底,冷到了极点。

接着,吴念猛地起身。

手里泛出刀光。

她右手高举,手里的刀,瞬间划向杨国豪的脖子。

08

半空中,划出了一道血线。

整个场子,都安静了。

可下一瞬间,杨国豪捂着脖子退了两步,竟然重新站定。

随即,他松开脖颈的伤口,看了下手上的血。

露出了夸张的笑容。

伤口浅了。

没致命。

可她已经很努力了。她能偷来厨房的尖刀,能率先藏在桌角,能掌握好几乎所有时机。

她,远比我想象得凶猛。

可是,她仍然败了。

「吴念,想杀我?」

吴念愣了。

此时,韩先生已经抢上,站到了杨总和吴念之间,我也跟着几个安保,几乎要冲上台子。

可杨国豪抬手,将我们全部拦了下来。

「来啊?」

他对吴念招手。

「吴念,来。」

吴念大概第一次伤人,此时持刀站在杨国豪的对面,她的双腿,乃至全身都在颤抖着。

「再来啊?」

可是,在杨国豪第三次对她挑衅的时候,她仍然跨出一步。

将那把刀子,再次刺向了杨国豪。

啪。

杨国豪抬手便扣住了吴念的手腕,接着向外扭转。

吴念顺势便跪在地上,整个身子都没法挺直。

杨国豪凑近吴念的耳朵,「吴念,你今天,真比以前性感多了。」

吴念咬着牙,表情更加凶狠。

她用没被锁住的手,抄起了一支酒瓶,猛地在地上砸碎,继而要回身捅杨国豪。

可杨国豪更敏锐,操控着吴念的手腕,又扭转了一个角度。

吴念痛得叫了一声,再次伏在地上。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小白兔。」杨国豪笑着,「真没想到,你这么辣!」

说完他松开手,起身,右脚向后荡起,凶狠地踢在吴念的腰间。

砰地一声闷响。

吴念甚至发不出声音,整个人向后滑出了一米多远。

她捂着肚子,蜷缩着,手里的刀,酒瓶,全都脱落了。

杨国豪勾了勾手指。

韩先生于是和几个安保,一同上前,迅速按住了吴念的四肢。

杨国豪捡起刀子,走上前,单膝猛地跪在吴念的小腹上。

吴念整个人都卷起,呕了一摊水。

可她又立即咬紧牙关,不吭声,更不求饶。

而我在一旁,指甲,已经扣进了掌心。

「别做傻事,吴念只是委托人,不值得你丧命!」

我一遍遍提醒着自己。

可此时,杨国豪将刀刃按在吴念脸上,「为什么?」

吴念不回答。

杨国豪问:「你不是警察,来山庄之前,我们甚至没见过,所以,为什么杀我?」

吴念仍不回答。

而刀子,已在吴念的脸上,划出浅浅的伤口。

一滴鲜血在俏丽的脸上滴落。

「我再问最后一次,为什么杀我!?」

不能说实话吴念!

记住,这时候,不屈服。

不屈服!

吴念终于抬眼看向杨国豪。

「杀畜生,需要理由吗?」

杨总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是啊,」他嘟囔着,「确实不需要。」

吴念回答得很好!

羞辱他,逼他想要征服你,而不是杀你。

我正思索着,可杨国豪忽然笑起来,「那我杀你,也不需要理由了?」

说完,他忽然高高举起刀子,眼看就要刺下。

凶恶的目光,正落在吴念的心脏。

09

「去你妈的臭婊子!」

我猛地大喝,上前,一脚踢在吴念的脸上。

「你他妈的!敢动杨总!」

我起脚踏在吴念的肚子上,很重。

我没办法了,这方式虽然刻意,可我没办法。

我要逼出杨国豪对吴念仅存的怜爱。

正当我要踹出第三脚的时候,杨国豪猛地挺身,一拳打在我下颚。

我仰倒,开始眩晕。

不行,不能晕倒,要再饶几句!

「杨总,杨总我……」我颤抖着,用极懦弱的语气解释着,「她刚才差点杀你。」

「我他妈会被她杀了!?」杨总大吼。

「杨总我不是这个意思……」

「吴念是你能碰的!?」

说着他猛跨了一步,一脚踢在我小腿上。

我开始借着剧痛哭喊,在地上趴,滚。

宛如丧家犬一般的姿态,成功逗笑了杨国豪。

「草,孬种。」

他啐了我一口,接着回身,看向吴念,自言自语着,

「吴念,只有他妈我能动。」

10

忽然,他俯身按住吴念的一只手臂,再次举刀。

只不过,目光落处,以不再是少女的心口。

一道冷光闪过,刀子插入了吴念的右手掌心。

金属声,血红色。

吴念挣扎着的双腿。

那刀子,猛又向下了一寸。

贯穿了手掌,刺入了木质的地面。

少女的惨叫,在整个大厅里回响。

11

「带她去狗窝。」

「杨总,不……处理掉吗?」

杨总抬起头,用手指戳着韩先生的胸口。

「别让她死。」

第四章:困兽

吴念被关进了会所院子里的狗窝。

燕京市远郊的深秋,只给了单衣和短裤。

脖子被套上铁链,拴在手臂粗的钢钉上。

那铁链只有一米左右。

所以吴念根本没法站直身子,做所有事,都只能蜷在地上完成。

一个狗棚,一个狗碗,一个痰盂。

那天我和韩先生在山庄里抽烟,远远地看着吴念在狗窝里,跪伏在地上。

我问韩先生,「准备关多久?」

「关到她说出来,为什么杀杨总。」

「还没说?」

韩先生笑,「小女孩性子烈,关多久都不会说。但是,我的手段,可不止关狗笼子。」

他舔了舔下唇,「你就等着看戏吧。」

01——周云

那之后,吴念没再睡过觉。

韩先生找人轮番值守,三班倒。

每个人一旦看见吴念睡着,就打开院子里浇花的水管阀门,用水柱将吴念打醒。

燕京的深秋,一天比一天冷。

吴念大概从第二天就开始发烧,嘴上全是疮口,整日都在半昏迷的状态。

于是韩先生叫来医生,给吴念打退烧药,打抗生素,打生理盐水和葡萄糖。

后来,韩先生拽着吴念的头发问,为什么要杀杨总时。

吴念已经精神恍惚,连脏话也骂不出来了。

就这样一直到第 15 天,韩先生用了他最后的,也是最直接的手段——毒品。

02

韩先生跟我说,他以前是贩过毒的。

「其实毒品啊,只有在毒瘾发作的时候,才能控制人。

「可给了药,毒瘾过了,这人就又恢复理智了。

「所以后来我们发明了一招。

「先摧毁神志,再给药。

「你看吴念,她现在,已经没什么神志可以恢复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韩先生很得意。

得意到,连笑容,都让我恶心。

03——吴念

「求你,求你,给我点。」

那天,我跪在地上,急促地喘气。

双手拽着杨国豪的裤子,渴求着。

我,有毒瘾了。

「我,听话了,让我做什么都行!」

杨国豪居高临下,看着我,志得意满。

「可是,你之前想杀我。」他说。

我愣了一下,「我错了,我错了!」

我不断拍打着自己的脸,说几个字,就打一下。

每一下,都用尽力气。

「是我不对!我错了!我错了!」

我开始哽咽,脸颊被自己打得很胀。

可是,没人让我停下,我就不停下。

终于,杨国豪俯下身子,捏紧了我的脖子。

「所以,你告诉我,为什么杀我?」他咬牙切齿地质问。

「因为……」我哭着,本能地哭着,也本能地想说实话。

实话是……

「因为我想,替小琪……报仇。」

「小琪?是哪一个?」他转头看向韩先生,而韩先生,对他耳语了几句。

「就因为一个女孩?」

杨总笑起来,忽然,他死死盯着我的眼睛。

「真的!?」

我被吓了一跳,开始哭嚎,慌乱地点头。

「真的!真的!」我开始磕头,「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终于,他从兜里拿了一包粉。

04

「吴念,其实你本该死的。但是呢,我又真的舍不得。所以,你会好好当我的狗吗?」

「我会,我会!做什么都行!做什么都行!」

杨国豪,将那包粉扔在地上,一脚踩爆了袋子。

他将脚拿开,之后点了一只烟。

而我,则在污秽泥土的缝隙里,一点点寻找,吸食。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真的很像一条狗。

可我如释重负。

因为几天前,周云交代的事,我都做到了。

05——周云

「别再继续下去了!」

那天晚上,趁看守偷懒,我冒险去找了吴念。

「别再继续了!」我看着她遍体鳞伤的样子,没法遏制地哽咽。

「吴念,我这就带你走,好不好?现在就带你走!」

说着,我抬手要拆她的铁链。

可她猛地张口,咬了我的手。

眼光凶狠,可嘴上,却没什么力气。

我没躲。

「害怕了?」她用力咬着,含糊着呵斥我,「杨国豪,你想过没有,我是故意被你绑来的?」

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滴落。

「吴念,是我,周云啊。」

我轻柔地告诉她,「我是,周云啊。」

她愣了一下,松开嘴巴。

「周记者?」

随即,她哭起来,

「帮我……周记者,帮我啊……」

06

「好,我现在就帮你拆铁链。」

「不……不!不是这样!」

「吴念……」

「我是说……你得帮我,继续我们的计划。」

「吴念,你别再继续了,外面,我有很多朋友,我……」

「周记者,你听我说……」

「我,能确保你从这里安然无恙地逃……」

「周记者!」

「……」

「周记者,我不逃。你教我,怎么继续,我们的计划。」

07

沉默了许久之后,我终于缓和了心神。

我不再允许情绪涌出来,干扰思考。

我逼自己,把吴念,想成一个早就准备好牺牲的人。

「好,那你就做好,做好两件事吧。」

「哪两件事?」

「一,无论如何,不能说出你父亲的事。二,先做好,杨国豪的狗。」

08

几天后,韩先生用毒品,几乎完全操控了吴念。

但即便是在发作时,她也遵守了我告诉她的两件事。

我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的。

杨国豪在对她进行「最后的拷问」之后,放她离开了狗窝。

然而,折磨还在继续。

他没真的放过吴念。

09

放出来后,吴念被勒令在宴会之后扫地,清理呕吐物,碎杯子,打扫厕所。

并被韩先生频繁地找茬,被当众羞辱。

韩先生也开始挑拨她和其他女孩的关系。

在吴念做错事之后,他故意让无辜女孩和吴念一起受罚,让吴念被人记恨。

于是不久,山庄里的姑娘,也开始欺负吴念。

毕竟「被统治者」,本来就很想去憎恨「更卑微的人」。

一开始,只是言语上戏弄,故意在她面前掀翻酒水;后来则演变成了打骂;最后,几乎每个女孩,都可以在吴念身上,发泄从客户那里的怒火。

10

这一切,当然都是杨国豪的意思。

杨的目的很明确。

他不喜欢自己动手,处理掉别人。

他喜欢看着别人,在自己的手段下,一步一步,被逼向死亡。

11

但他不会知道。

吴念,和别人太不一样了。

她太有魅力,以至于,那些女孩并没有真的厌弃她。

她们佩服她,尊敬她,甚至于陪着她,一起演戏。

并且,她不会被逼向灭亡。

她只会被逼得,无比强大。

12

「周先生,你教我做的事,我都做到了。」

那天深夜,山庄的暗巷。

我如约和吴念见面。

「周先生,我没骗你吧。所有事,我都能扛过去的。」

她笑起来。

那是经历过无尽辛苦之后,仍很纯粹的笑容。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最后一步计划了吧?」

13——吴念

周云也微笑。

和初见时一样,他点了根烟,想装出很拽的样子。

但他的打火机,点了三次才燃。

我挺过了一切,他大概,也很开心吧。

「等就好了,吴念。」

他吐出烟雾,说,

「我们一起,等一票大的。」

14——周云

2018 年,小年夜。

我从燕京的别墅里,将杨国豪接出来,送往山庄。

这天,他邀请了许多富豪,做他一年的地产庆功宴。

距离山庄五公里的时候,我看向后视镜,确认杨总和韩先生,仍习惯性地不屑系后排的安全带。

然后,开始悄悄加速。

在车子达到时速 130 公里时,我将方向盘转了九十度。

于是,那辆宾利在空中旋转了三四圈。

我只感到眩晕,周身都被纷飞的杂物撞击、刺伤着。

锐痛与钝痛交杂。

短暂的混乱里,我心里咒骂着自己:

到底还是为了那小女孩,疯了一回。

15

车子翻转着停稳。

韩先生晕厥了,而杨国豪,在剧烈的冲击下,竟仍然保持神志。

他气息微弱地骂着:「你妈的……混蛋……周云你混蛋……」

我一瘸一拐地爬下车,走到车后门,将他拽出车子。

「周云你他妈……」

我一巴掌,打断了他的话。

「你……」

又是一巴掌。

「我他妈弄死……」

又是一巴掌。

我拽着他的耳朵,在他的惨叫里,告诉他:

「杨国豪,今晚,你死定了。被你杀过的人,来寻仇了!」

16

我联系韩先生手下的安保负责人,告诉他,韩先生出车祸了,和别人起了冲突。

我发去了韩先生重伤的照片。

然后,发了一个完全错误的车祸地址。

「把能用的人,都调过来。」

挂断电话,我将杨国豪,放入了另一辆货车。

回身,打开了那辆宾利的油箱盖,将一件 T 恤卷起来,塞进去,做引线。

接着,点燃了那件衣服。

17——吴念

2018 年,小年夜。

所有宾客早已经开始了狂欢,跟先前每次一样,和山庄里的女孩们拥吻。

他们是各界的富豪,是有权有势,金字塔尖上的人。

可在这里,他们醉酒,赤裸着上身,肆意妄为。

忽然,音乐停了。

所有人被吓了一跳,以为杨国豪终于来了。

他们有些扫兴,因为杨总的庆功宴不重要,他们,只是来享受的。

可下一刻,所有人愣住了。

聚光灯照在舞台上。

一个巨大的木盒被掀起。

里面,是被绑在十字粗木上的,赤着上身,满是伤痕的杨国豪。

那是周云拼了性命,送我的礼物。

我看着舞台暗角里,浑身是血的他,点头致意。

接着走上前,手里,提了一只铁镐。

18

权贵们叫保安,却没人应,又几个已经想要离开。

可是刚走向大门,就被十几个人堵住。

每一个,都举着摄像机,并刻意将闪光灯开启,不断闪耀。

那些,是周云请来的记者朋友。

而那些闪光灯,正是某类人最害怕的东西。

「请各位坐回原来的位置,继续享受今晚的宴会吧。」我拿着话筒,在台上说,「你们,出不去的。」

权贵们面面相觑。

一个中年人走上前,声音洪亮地质问:「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知不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

「曲先生,我当然认识您,更知道您的权势。」

我尽量礼貌地笑着。

「不仅是您,周总,秦总,林总,徐先生,张先生……你们每一个人,我都认识,背景,我都清楚。」

「知道我们是谁,就应该知道,非法拘禁我们,对你没有好处!」曲先生继续威胁着。

「不是非法拘禁啊,是邀请各位,看一场节目。」

「什么他妈节目!」

「这个呀。」

我说着,抡起铁镐,直接砸进了杨国豪的小腿。

同时,山庄里的每一个女孩,同时抽出了事先藏好的美工刀。

二十几把刀刃,伴随着噼啪的金属音,被同时推了出来。

19

「吴念,你可以对杨国豪一个人复仇,但你不能对付所有权贵。」

一年之前,做计划的时候,周云警告过我。

我说:「凭什么?我恨不得,把每一个来山庄的人都阉了!」

他愣了下,忽然笑起来。

「笑什么?」

「想起来个好玩的……吴念你知道吗?不用古时候的方法,一样可以做到某件事。」

「打针?」

「那是短效的方法,针打完之后,一段时间就恢复了。」

「那你说的方法……是什么?」

「是 PTSD。这种,恢复不了。」

第五章:咒语

01——周云

权贵们,又坐回了沙发里。

而少女们,和先前一样,趴在他们身上。

用被训练出来的,被逼出来的技巧,抚摸,诱惑着权贵们。

但与此同时,吴念用水,将杨国豪弄醒了。

杨国豪立即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他挣扎了两下,开始求救。

「老韩!老韩!老韩……」

可他的呼救,被铁镐打断了。

吴念用尽全部力气,抡起铁镐,一下一下,砸在杨国豪的双腿上。

杨国豪开始惨叫,求饶。

「吴念……」

「吴念,你别再……」

「我什么都给你,你……」

「你饶了我……」

「吴念,我喜欢过你的,我……」

可是,他每求饶一句,吴念就抡动一次铁镐。

一次凶狠过一次。

「吴念,求你……」

「你住嘴!」吴念爆喝,「你他妈,去求我的父亲!」

「你父亲……你父亲是?」

「你,不配知道了。」

嗡。

那铁镐再次抡起。

砰!

一分多钟后,杨国豪的腿变得血肉模糊。

而权贵们,甚至山庄里的少女,堵在门口的记者,都被眼前的景象镇住了。

吴念浑身浴血,身子虽然瘦弱,却宛如恶魔。

机械地,重复着同一个,死神似的动作。

「够了。」

我在她近旁,想提醒。

却发现,她已经什么都听不见。

于是我走上前去,拽住了她的手臂。

「够了吴念!」

此时,我才看见,她已经满眼泪水。

被我拦下之后,她恍惚了片刻。

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完成着,我们的计划。

她匆忙擦干了眼泪,回身,面向台下的所有权贵,高声说:

「看见了么,杨国豪的下场?」

「看清了么?」她露出,从未有过的,阴沉笑容。

「记住!以后你们每个人,一闭上眼睛,」她指着那损毁殆尽的下半身,「就会想起,今天的杨国豪。」

02——咒语

「以后你们每个人,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今天的杨国豪。」

山庄的少女们,跟着,齐声复述这句话。

「以后你们每个人,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今天的杨国豪。」

她们的声音低沉,语速不急不缓。

将这句话,宛如诅咒般,不断地重复着。

「以后你们每个人,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今天的杨国豪。」

「以后你们每个人,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今天的杨国豪。」

……

第六章:最后的对峙

「真的有效吗?」

吴念在我身边,轻声问我。

「他们今天受到的威胁和冲击都足够大,保守说,有八成的人,会产生 PTSD,这个比例,行吗?」

吴念缓缓点头,「谢谢你啊,周记者。」

我说:「分内的事。」

正在此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门口涌入了许多穿黑色棉服的人。

他们行动敏捷,顷刻便制服了堵在门口的记者。

夺下了所有相机,没收了存储卡。

接着,黑衣人持续涌入,制服了我们所有人。

他们走上来,将我和吴念反剪了双手,逼我们跪在了地上。

我们所有人,都没反抗。

看着他们,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解放了所有权贵。

我知道,这是最后的凶险了。

01——周云

为首的黑衣人走上前,对着一个坐在沙发里的中年人猛地立正。

可他刚抬手,似乎要敬礼,便被那中年人按住了手腕。

那中年人警惕地看了一下吴念,目光,又落到了我身上。

他走过来,蹲在我面前。

「你是记者,对吗?」

我笑着,点头,「小姓周,调查记者。」

「这小姑娘做的一切,」他指了指吴念,「都是你在帮忙吧?」

「是。」

「辛苦了周记者。」他嘲讽着,「其实这些女孩,在这个山庄里,明明可以安生过活的,可是,你这么一闹,她们谁都活不成。」

「可是张先生,为什么我觉得,你今天,会主动放了我们呢?」

「为什么?」

「张先生,我在这山庄快一年了。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今天才第一次留存影像记录吧?」

02

「既然您问了,那我就告诉你,单是张先生你,在今年一整年,就光顾了山庄 19 次,其中有 11 次,我都进行了拍摄。

「我还把你拍得挺好看。

「当然,其他各位大人,我这边,也都有镜头。」

权贵们一阵骚动。

张先生的眼角在抖,语气却仍然沉稳。

「那些记录,在你的工作室?」

我点头。

「您的手下,现在应该快到我的工作室了吧?搜一下,就知道我有没有撒谎。」

张先生听完我的话,愣住了。

但很快,他便接到了一条信息。

「我没说错吧?」我问他。

而此时,有的权贵们已经坐不住了。

「销毁这些东西。」「老张,把这些都销毁掉!」「这个人,也不能留。」

可张先生仍然冷静。

「周记者,这些东西,你有备份吗?」

「张先生,我是一名调查记者,做得最好的就是两件事。」

「哪两件?」

「第一件,我记录的东西,都会复制很多份,这叫职业习惯;第二件,我总有信得过的朋友,会在我献身事业之后,把我留的所有猛料,全曝出去,这叫保命伎俩。」

03

「周记者,你带种。」

「是啊,不光我。这里的所有人,都带种。」

「好,很好。」

「那……怎么样呢,张先生?」

他环顾四周。

可整个场子,没人吭声。

末了,他叹了口气,摆了摆手。

「放人。」

04

两天以后,门户网站的头条新闻,是燕京远郊的度假山庄起火。

某地产董事长,死于火灾。

是那群「黑衣人」放的火。

吴念成功了。

报仇,惩戒权贵,并解救了所有女孩。

她让我把「罪恶山庄」的证据复制了二十几份,分发给每个女孩。

叮嘱她们,去医院做心理疏导,去找父母,并在近几年,远离这座城市。

她把一切都想好了。

那天夜里,所有的权贵都决定放过我们之后,我和朋友一起,将所有少女,带回市区,一个一个地给路费,送别。

她们每一个,都要抱着吴念哭很久。

但吴念没哭过。

即便是笑容,也很勉强。

所有女孩都走后,我问她,怎么了。

她说,事情做完了,突然不知道,该往哪走了。

「以后,什么打算?」

「祭拜一下父母,然后,先回养我的福利院帮工。」

第七章:尾声

01——吴念

我没回福利院。

那之后的几年,我用早年留下的存款,考了夜校,读了新闻学。

我成绩很好,大概是因为,复仇之后,这成了我唯一的目标。

而选这专业,大概,是因为周云吧。

他总爱摆出副很拽的样子,却挺可爱的。

想起那张脸,就想笑。

我一直有他的通讯方式和地址,但从未和他联系。

他是在父亲走之后,我唯一,全心全意依赖过的人。

可奇怪的是,那件事之后,我反倒不知该如何面对他了。

等想明白的吧。

等想明白,就去见他。

02——周云

那之后的三年,我一直没有吴念的消息。

她给我的那张卡,我没动过,一直想还给她,却没机会。

三年间,我又调查了不少恶性事件,好几次差点丢了命。

而当年的同行朋友,便大多没我幸运。

有的落下残疾,有的身死,有的忽然音信全无,凭空失踪。

三年过去,调查记者一行,十不存一。

我呢,过了 35,胆子越来越小,做事也开始畏首畏尾。思来想去,是到了转行的时候。

去做心理医生,或者专职写作,至少没有性命危险,至少敢谈恋爱,敢回到父母身边。

是啊,天下的恶那么多,我又能揭露多少呢?

那天,我整理自己的所有文件,正翻到当年「罪恶山庄」的纪实。

多年后读起来,仍然愤恨至极。

正在此时,忽然听见有人敲门。

打开门,竟然是吴念站在门外。

三年过去,她眼里的光亮,一如初见。

「我想明白了,我想跟你做记者。」

「什么?」

「我想,做调查记者,你带我。」

「额……好。」

她笑起来,满眼纯澈。

「饿了,有东西吃吗?」备案号:YX115kL3V51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