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支教回忆录

我跟我女朋友到贫困山区支教,支教队伍里还有两个女生。

当踏入村子的那一刻,我后悔了,村里的那些老光棍看着前来支教的女生,那眼神,就像盯上了肥美的肉……

1

村子很穷,支教的时候每天都是吃土豆、白菜,好的时候才能吃上一颗鸡蛋。

其实这倒还好,我跟我女朋友都能接受,毕竟支教嘛,肯定是得吃苦的。

唯一让我厌烦的是队里另外两个女生,原本她们想走后门直接保研,被我女朋友举报了,不得不过来支教。

因为这事,她们怀恨在心,经常有事没事挤兑我女朋友。

支教环境艰苦,这两个女生,一个叫刘月的受不了每天吃土豆白菜的日子,每次村里有人吃火锅,把她喊上,她二话不说就过去了。

另一个女生吴娟更奇葩,为了洗热水澡,直接搬去别人家住,只因为那家人家里有卫生间和热水器。

村里人爱嚼舌根,很快,关于她们的流言蜚语在村里满天飞,还传得特别难听。

队里因为这两朵奇葩丢尽脸面,然而这两个女的脸皮贼厚,纵使外人如何说,她们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我女朋友不愿跟她们同流合污,这两个女的就开始挤兑我女朋友,背后说我女朋友假清高、装模作样。

有次更过分,这两货在村里造谣说我女朋友在学校被人包养过,后来从良了找上了我这个接盘侠。(至于我怎么知道,从我学生口中知道的。)

这事把我气得,直接冲去她们宿舍,一脚把她们宿舍门给踹开。

要不是我女朋友拦着我,我特么的直接上前给她们两个大嘴巴子。

我警告她们嘴巴放干净点。

她们两个,一个装无辜,一个死不承认。

我女朋友劝我不要把事情闹大,我只好忍了。

本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可我没想到,这两个女的,心思歹毒得令人发指。

周末的时候,我去学生家家访。

我女朋友因为要备课,没有跟我一起去。

那两个女的找上门了,说在镇上订了个包间想请我女朋友过去吃饭,因为之前的流言蜚语,她们想郑重向我女朋友道歉。

我女朋友人心软,看在她们一脸诚恳又是校友的份上,便同意了。

中午的时候,我给我女朋友打了个电话。

当我听她说在镇上饭店跟那两个女的吃饭时,我心中就有种隐隐的不安的感觉。

我问她在哪家饭店,她说了饭店名字,我立马往镇上赶去。

当我赶到饭店时,推开包间门看到那一幕,我彻底怒了。

我女朋友喝得醉醺醺倒在椅子上,一个男的站在她面前解裤带。

2

我冲上去揪住那男的往死里打,饭店的人听到动静了,连忙过来把我们拉开。

那男的我认识,是村里的一个老光棍,之前请刘月吃过火锅的。

当时我气炸了,甩开拉住我的人,往那老光棍头上连捶了好几拳。

老光棍被我打得哭爹喊娘,让我别打了,说再打就出人命了。

后来好几个人过来才把我给拉住,那老光棍一溜烟就跑了。

我把我女朋友带回去,直到下午醒来,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气得把她骂了一顿,说她差点被人强了。

她一脸惊恐,我把事情跟她说了一遍,她顿时大哭了起来。

她说没想到那两个女的这么恶毒,难怪吃饭的时候一直劝她喝酒。

她说那酒很奇怪,没喝几杯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我听得咬牙切齿,拉着我女朋友回她宿舍找那两个女的算账,刚到宿舍门口,就听到那两个女的嬉笑的声音。

「那王婷现在在饭店估计已经没人样了,哈哈,看她以后还怎么清高。」

「唉,早知道多叫上几个,让王婷多贡献贡献。」

「对了,你应该把你相好的虎哥叫上,你不是说他底下可多单身小弟。」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

我女朋友直接破门而入。

两个女的还没反应过来,我女朋友扬手就给她们一人一个耳光。

那两个女的想还手扑向我女朋友,被我直接扯开。

因为有我的加持,刘月和吴娟被我女朋友打得鼻青脸肿。

因为这事,我们跟这两个女的彻底翻脸了,只是没想到,这两个贱女人接下来做的恶心事已经不能用人来形容她们了……

3

当晚她们搬离了宿舍,撂下狠话让我们走着瞧。

就这样,女教师宿舍就我女朋友一个人住。

当时支教分男女教师宿舍,我那时就跟三个男老师住一起。

我本想着搬过去跟我女朋友一起住,但学校不同意,说影响不好,只好不了了之。

可没想到没过多久就出事了,那天我女朋友跑到宿舍向我求救。

她边哭边跟我说她床底下有人。

我跟我那三个舍友拿起棍子去了她宿舍,过去一看,人早就跑了。

我安抚我女朋友,她情绪稳定后,跟我说她上完课回到宿舍,刚坐到床上,底下就有只手伸出来摸她的腿,吓得她赶紧跑出来。

我问她有没有看清那人的脸。

我女朋友摇头,说吓都吓死了,哪顾得了这些。

发生这样的事,当天晚上我陪我女朋友住她宿舍。

可没想到,那家伙色胆包天折了回来。

半夜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

我看见那人朝床边走了过来,虽然黑灯瞎火的,但我能看见是个男人的身影。

当他伸手过来时,我一把拽住他的手,反手擒拿将他压制在身下。

我女朋友连忙跑去开灯。

我一看,竟然是饭店那老光棍,气得我恨不得把他胳膊给拧断。

我女朋友大声喊人,惊动了隔壁不远的男宿舍的老师。

那三个男老师一股脑冲了进来,围着那色狼老光棍揍了一顿。

那老光棍被打得嗷嗷叫。

我问他哪来的钥匙,那老光棍一开始不肯说,最后被我们打得受不了了才说出来。

原来这事是刘月和吴娟搞的鬼,她们把宿舍钥匙给了老光棍,让他去骚扰我女朋友。

我没想到这两个女的竟能恶毒到这种地步,但她们也没想到,她们之后会因此付出血的代价……

4

这事村长出面,依旧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

我和我女朋友不同意,要将那老光棍送去派出所。

老光棍耍起无赖,说他什么都没干,我们无缘无故打他,要我们赔医药费。

村长装模作样地把他臭骂了一顿,说他还嘴硬就把他赶出村,直接送进派出所。

紧接着,村长替老光棍求情,说他家还有个八十岁的老母,身体不好,要是他进了号子,他老母在家就得饿死了。

我女朋友听后,心软了,说不报警可以,要求老光棍给她道歉,并保证以后不再干这种龌龊事。

在村长的呵斥下,老光棍有些不情愿地道了歉和做了保证。

我恶狠狠地警告老光棍,要是被我再发现他不怀好意,直接把他三条腿给打断。

本人一米八的高个,身强体壮,老光棍怂得连说不敢了。

最后,我们还是放他一马。

可没想到,这是我们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

当初就应该把那该死的老光棍直接送派出所,可惜我跟我女朋友圣母心作祟,最终害的是自己。

事后那该死的老光棍竟在村里到处散播谣言。

这事后面再说,先说说那两个女的。

经过这事,我女朋友恨不得将刘月和吴娟给手撕了。

可那两人仿佛人间蒸发似的,好几天了没来学校上课。

秉着对支教老师人身安全负责的态度,支教的负责人通过电话分别联系刘月和吴娟。

电话接通了,接电话的却不是刘月和吴娟本人,而是声称自己是她们的父母(刘月父亲和吴娟母亲),都说自己女儿已经回家了。

支教负责人依旧不放心,再次打电话过去,声称是刘月父亲的很不耐烦地说句「别再打电话过来」就挂机了,另一个一接通就直接挂机。

到最后打电话过去,都提示对方关机了。

之前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有个支教老师在学校没待几天就直接收拾包袱走人,连声招呼都不打。

队里的人说这两个女的一看就是吃不了苦的,跑回家正常。

我心想估计这两个贱人是怕被我们报复,所以才跑得这么快。

然而这事,并没有我想的这么简单。

5

不久,村里又起了流言蜚语(就是那老光棍造谣的),说我女朋友勾引光棍,为了吃顿好的,跑去镇上跟人开房了。

村里的长舌妇多,那些流言蜚语越传越难听,最后传到我女朋友耳里,气得她好几天没去上课。

最后村长出面,村里的人才收敛闭嘴。

然而有个调皮捣蛋的学生在我背后调侃我是绿头王八,说我女朋友是荡妇。

我怒了,体罚了他,拿起戒尺狠狠地打了他的手心,质问他这些话是跟谁学的。

他说村里人都这样说,还说我和我女朋友不配当老师,让我们滚出村子。

我顿时心寒了。

我跟我女朋友不远千里过来支教,每天勤勤恳恳地教授孩子们知识。

可村里的人,听信谣言,不断地抹黑我和我女朋友。

我女朋友也心灰意冷了,跟我说她想回家了,不想支教了。

我说好。

我们订好了车票,约定第二天跟支教团队申请退出支教,也不管队里同不同意了,这里我们是不愿意待了。

可是没想到,第二天我女朋友失踪了……

6

宿舍里有她收拾一半的行李,手机、身份证都在,就是没见她人。

一开始我以为她去教室跟孩子们道别了,可我过去一问,孩子们都说没见王老师过来,问学校的老师,也都说没有见过我女朋友。

我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把整个学校都翻遍了,依旧没见我女朋友踪影。

我隐隐有种很不好的预感,立马选择了报警。

没多久,派出所就来人了,给我做了笔录询问情况。

警察进村惊动了村里人,村长也连忙赶来了,了解了情况后,开始埋怨我小题大做,说我女朋友才不见半天就劳烦警察同志,还说我女朋友估计回家了,前些日子就有两个支教女老师不告而别。

我说不可能,我女朋友手机、身份证都没带,怎么可能独自离开。

有个嘴碎的大妈说我女朋友估计跟村里的哪个男人鬼混去了,所以好半天才寻不到人,还说我报警压根不是找我女朋友,而是让警察过来找奸夫的。

特么的,要不是有警察在,我恨不得当场把那死八婆的嘴给撕烂。

警察登记了我女朋友的相关信息,让我等通知,随后就离开了。

像这种成年人失踪未满二十四小时的情况,警方虽然会受理,但不会当即立案侦查。

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可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我突然想到了那老光棍,他三番四次地骚扰我女朋友,会不会……

我找到了那老光棍家,看见他提着手电筒,鬼鬼祟祟地进了地窖,随后没多久地窖里面隐隐传出女人的哀嚎声。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连忙偷偷进入地窖。

地窖很深,充斥着各种难闻的味道。

到了底下居然是个通道,而通道的尽头亮着昏暗的灯光,里面似乎有个房间。

此时女人哀嚎声已经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男人的呼吸声。

我悄声地朝里走去一看,特么的,竟看到那老光棍……

7

我顿时炸毛了,跑过去一脚将那王八蛋踹翻在地。

这时,我才看清女人的面目。

女人蓬头垢面,神情有些呆滞,身上伤痕累累,脚上戴着铁链,看样子平时没少遭受虐待。

那老光棍倒在地上,颤颤巍巍地试图爬起来。

女人突然发疯似的朝老光棍扑去,抄起地上的一块石头不停地往老光棍头上狠狠地砸去,嘴里歇斯底里地喊着去死、去死、去死。

老光棍起初还哀嚎挣扎,随即闷哼了几声就不动了。

我赶忙上前。

可当我一靠近,那女人抬眸死死地盯着我,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

石头一下一下地砸在老光棍的头上,鲜红的血溅在了她脸上,那模样如同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我看到那老光棍头上有摊白色的东西流了出来,顿时寒毛竖起,脚不听使唤地后退了几步。

女人收回了目光,拿起石头砸得一下比一下重,近乎癫狂般,喊着去死吧、去死吧。

我连忙爬出地窖,拿出手机报警。

报警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我说有人杀人了,让警察赶快过来。

在等警察过来期间,我又大着胆子回到地窖。

我很好奇这女人的身份,她的处境让我联想到被拐卖到山区的妇女。

而且我隐隐感觉她身上可能有我女朋友失踪的线索。

我再次走入那个房间。

女人就站在那老光棍尸体前,目不转睛地盯着,手上依旧紧拽那块石头。

她的手,连同那块石头已经被染成血红色了。

血滴从石头上滴落。

她转头看向我,眼神空洞,指着地上的尸体笑着说他死了。

我不敢靠近她,小心翼翼地尝试和她沟通。

我说我可以帮她,问她是不是拐卖来的。

女人眼神空洞,傻笑着说拐来的,地窖里有好多拐来的女人。

我顿时意识到了什么,我女朋友很有可能就在村里的某个地窖里,于是连忙问她哪家地窖有很多拐来的女人。

她神情呆滞,突然指着不远处的角落说有宝贝,让我挖出来。

我有些迟疑,这女的已经精神不正常了。

她看向我,露出一个瘆人的笑容,说挖出来就告诉我藏女人地窖的位置。

为了得到我女朋友下落的线索,我只好照做。可挖着挖着,我隐隐闻到一股臭味。

我没在意,继续挖,不一会儿,一个布包裹显露了出来。

女人看到那布包裹,顿时癫狂地冲向我,却被脚上的铁链拽住,只能冲着我歇斯底里地喊我的宝贝,把我的宝贝还给我。

我很好奇这到底是什么宝贝,能让这疯女人癫狂成这样。

于是,我打开一看,顿时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包裹里,居然是一具婴儿尸体……

8

我问她,这是她的孩子吗。

她疯狂地点头,让我把孩子抱给她,说她孩子饿了,要吃奶了。

我说孩子已经死了。

她顿时歇斯底里了起来,说她孩子没有死,只是睡着了,让我把孩子还给她。

我不敢动地上的婴儿,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了,我甚至都不敢多看一眼。

女人不停地在叫,歇斯底里地哭喊,说所有人都是坏人,害死了她的孩子。

渐渐地,女人哭累了,神情呆滞地坐在地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地上的婴儿。

见她情绪稳定后,我问她是谁害死了她的孩子。

女人转头看向我,眼睛恢复了清明。

她举起两根手指,笑着说她有两个宝贝。

笑着笑着,她看向地上的婴儿,眼神愤恨而悲痛,说都死了、全都死了。

她又哭又笑,说一个被捂死的、一个被摔死的。

我心里一揪,不知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眼前这个可怜的女人。

她抬眼看向我,说这里有个吃人的魔鬼,吃了她的宝贝。

我以为这女人又开始发疯了。

然而没想到,她接下来说的话让我毛骨悚然。

她眼里满是恐惧,说孩子被捂死了,他就把孩子给吃了。

她歇斯底里地冲我喊,说他把孩子给吃了。

我问女人,他是谁,是不是老光棍。

她摇了摇头,说他家地窖有好多女人,好多好多女人,她就是从那个地窖里过来的。

我顿时心急了起来,问那个人是谁。

她笑着说,那个人就在你身后……

我急忙转身,还没看清那人的样子,顿时觉得大脑一阵剧痛,紧接着眼前一黑。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来时,发现自己手里拿着那块沾满血的石头,手上也全是血。

而那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就躺在自己的跟前。

我吓得连忙后退,环视周围,那个疯女人已经不见了。

就在这时,一群警察冲了进来,将我压制在身下。

审讯室内,我戴着手铐,坐在审讯椅上。

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我女朋友的一丁点音讯,我心急如焚,说他们抓错人了,让他们放了我,我要出去找我女朋友。

然而面前的两位民警并不理会我说的话,神情严肃地问我为什么杀人。

我满脸不可思议,我说我怎么可能杀人。

两位民警面无表情,让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我耐着性子解释说我没杀人,是那疯女人杀的,我只是去找我女朋友,碰巧撞见那老光棍鬼鬼祟祟地进地窖,我跟了进去,然后看见那老光棍强那疯女人,那疯女人发疯了,用石头把老光棍给砸死了。

民警说现场除了我和那具尸体,没有第三人在场的痕迹,也就是说现场根本没有我口中说的疯女人。

我都无语了,我说这不是废话吗,那疯女人都跑了。

民警劝我最好配合调查,如实供述罪行可以从轻处罚。

我说我很配合,我根本没有杀人,杀人的是那个疯女人。

民警再次强调现场没有第三人在场的痕迹,说那块石头上只有我的指纹,证据确凿,让我不要再狡辩。

我忍不住烦躁了起来,说我没有杀人,我只是过去找我女朋友,我女朋友都已经失踪快两天了,你们民警怎么就置之不理。

其中一个民警问我,女朋友失踪了怎么不报警。

我说我报警了,派出所的人都进村了。

然而民警却说,据他们调查,我根本就没有报警记录。

我说怎么可能,我明明报警了,派出所的民警过来给我做了笔录,不信你们可以查查。

民警说当地派出所确实出警,给我做过笔录,但不是关于我女朋友失踪的,而是另外两个支教女老师失踪的案件,报警人是学校的校长,在笔录中我说我没见过那两个支教女老师,之后没多久另一个支教女老师也失踪了,这些警方统统都有记录,而且警方还怀疑那三个支教女老师的失踪跟我有关,让我最好积极配合调查。

听完我都糊涂了,这特么的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我说警察同志,这怎么越扯越离谱了,我女朋友失踪怎么就跟我有关,要是我知道她在哪,我特么的还到处找她干吗,我脑子有病啊。

我情绪有些激动。

民警沉默地看了我一眼,说根据他们调查,我根本没有女朋友,而且我一直处于单身状态。

9

我顿时火大,说他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怎么就没有女朋友了,我女朋友叫王婷,她是支教老师,我跟她一起过来山村支教,我们在读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

见我情绪激动,两位民警没有说话。

等我情绪平复后,其中一位民警说我根本不是支教老师,也没有上过大学,更没有在大学认识的女朋友。

我都彻底无语了,心想这警察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然而他接下来的话,让我如遭雷击。

他说我只是牛山村的村民,叫刘大根,今年三十四岁,小学没毕业,在家靠务农为生,没结过婚也没谈过感情……

我顿时怒火中烧,指着那个民警怒吼,说你特么的胡说八道,我叫王俊书,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跟女朋友过来牛山村支教,我女朋友叫王婷,村子里的人都知道。

民警神情严肃地看着我说,刘大根,王俊书已经死了,地窖里的那具尸体就是王俊书,他才是那个过来支教的大学生,而你,是你口中的那个老光棍……

10

我看着那位民警,又气又好笑,说你是神经病,还是你特么的眼瞎啊,我怎么可能是那个矮穷矬的猥琐老光棍,我是大学生,跟我女朋友过来支教的,我叫王俊书,我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我说到最后几乎是咆哮出来的。

这里的人都不正常,我明明是大学生王俊书,长得又高又帅,我跟我女朋友是过来支教的,我怎么可能是那老光棍,那老光棍又矮又丑,我不可能是他。

民警沉默着,没有说话,朝耳麦吩咐了几句话。

不一会儿,有民警将一面镜子抬了进来,立在我面前。

审讯的民警又开始问话了,让我抬起头,好好看看镜子里的人是谁。

我抬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我崩溃了。

镜子里的人皮肤粗黑,蓬头垢面,脸上满是沟壑。

我难以置信地摇头,镜子里的那个丑老光棍也摇头。

我冲镜子咆哮说,这不是我,这根本不是我。

而镜子里的老光棍也冲我咆哮。

我挣扎着要起身,我要打烂那块镜子。

然而审讯椅牢牢地将我困住,任凭我如何挣扎咆哮,都无济于事。

民警见我情绪异常激动,连忙让人撤走镜子。

我无力地瘫坐在审讯椅上,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突然,我想明白了,连忙跟民警说,警察同志,是那疯女人把我变成这样的,那疯女人是鬼,是妖怪,是她把我变成了老光棍,你们快去把她抓回来,让她把我变回原来的样子。

见我这副样子,两位民警面面相觑,其中一位民警问我,刘大根,你是不是没正确意识到自己的身份。

我怒了,说我不是刘大根,我是大学生王俊书,是那疯女人把我变成了老光棍的样子,让警察快去把她抓回来。

两位民警却无动于衷。

我很愤怒,拍着桌子质问他们为什么不相信我说的话。

民警试图在安抚我的情绪,问我那疯女人长什么样子。

我说她缝头垢脸,身上伤痕累累的,脚上还被铁链拴住。

民警拿了张照片给我看,让我确认一下,是不是这个女人。

照片里一个女人蓬头垢面、衣不蔽体地被铁链拴在墙角处。

尽管照片有些老旧,但我依旧能一眼认出里面的人就是那疯女人。

我说是,就是她,就是这疯女人杀了人,还把我变成了老光棍的模样。

民警说在二十年前,警方曾在那个地窖里解救出一个被拐卖的女人,那个女人是个研究生,被关在地窖里长达十四年,解救出来的时候已经精神不正常了。

我一脸迷茫,问这是什么意思。

民警神情严峻地看着我,说这疯女人是我的母亲。

我笑了,说怎么可能。

民警继续说,刘大根,你父亲是个人贩子,把你母亲拐到了牛山村,生下了你,你所说的疯女人就是你印象中的母亲……

11

我无法接受,怒吼着说不是,我不是刘大根,我不是刘大根。

我不愿意接受,然而脑海里的记忆被一点点地打开。

我叫刘大根,我妈是被拐来的,被我爸关在地窖里。

每次进地窖看我妈,她经常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脚上永远锁着铁链。

我爸让我不要靠近她,说她很恶毒,会把我杀了。

我不明白,村里的孩子都说自己娘很疼自己,她是我妈,不应该疼我爱我吗,为什么要杀我。

我爸说我妈有病,她讨厌孩子。

我妈神志清醒的时候,会安静地坐在角落里,可看向我的眼神永远只有厌恶。

她说我恶心,跟我爸一样恶心,当初生出来的时候都已经捂死了,怎么就活下来了。

她让我去死,说我不该活在这世上。

这话被我爸听见了,我爸把她打了,打得很惨,浑身没一块好的地方。

我妈再也不敢跟我说那样的话了。

没多久,我弟出生了。

我爸很高兴,可我妈不愿给我弟喂奶,把我弟饿得哇哇叫。

我爸急了,又对我妈动手。

我妈被打怕了,说她愿意喂奶。

可她接过我弟时,我眼睁睁地看着她将我弟高高举起,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

12

我爸连忙抱起我弟,可我弟不哭了,再也不哇哇叫了。

我爸勃然大怒,拿起大棍子打我妈,把我妈打得浑身是血。

我妈却笑了,恶狠狠地看着我说,都是孽种,全都该死,都该死。

我爸让我看清楚了我妈的真面目,她是真的有病,她一点都不爱我和我弟弟,她真的会杀了我。

之后,我爸不让我给她送饭。

两天后,我家破天荒地开始炖肉。

我爸让我把那一锅肉端去给我妈,叮嘱我不能偷吃,否则打断我的腿。

我连忙说不敢,因为我爸打人是真的狠。

可家里一年到头没吃过一顿肉,天天都是土豆、白菜,眼前的肉香,馋得我直流口水。

我再也忍不住了,偷偷吃了两块。

太好吃了,又香又嫩,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肉。

我把肉端去给我妈。

我妈已经饿了两天了,看到那锅肉直接狼吞虎咽了起来。

我站在一旁馋得直流口水,却不敢靠近,我怕我一靠近,我妈就会把我给杀了。

等我爸过来时,我妈已经把那锅肉吃得一干二净,锅里面只剩下骨头。

看着锅里的骨头,我爸问我妈,自己儿子的肉好吃吗。

13

我吐了,差点把肠子都吐出来了。

至此之后,我妈彻底疯了,见到我爸就癫狂,说要杀了我爸,让我也去死。

我爸知道我吃了肉,扇了我一耳光,说以后我要是再不听话,就把我宰了喂我妈。

我不敢不听我爸的话,因为他真的会这么干。

有一天,我爸抱了一个婴儿回来,说卖了能挣大钱。

那婴儿很乖,不哭也不闹,就静静地睡觉。

我抱着婴儿,才发现,原来不是他乖,而是他已经没有呼吸了。

我爸发现了,责怪自己药下得太重了。

他把婴儿埋在地窖里,我不知道。

我给我妈送饭,她说那里有宝贝,让我去挖。

我信了我妈的话,去挖宝贝,却挖出一具腐烂的婴儿尸体,吓得我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我听见我妈在笑,说我终于死了。

14

我醒来的时候,被我爸扇了一巴掌,说我蠢,跟我妈一样脑子有病。

再后来,警察到我家,把我爸抓走了。

我妈也被警察带走了。

家里就剩我孤零零的一个人。

我很害怕,我在家经常听见婴儿哭的声音,我经常做梦,梦见我弟哭诉说我吃了他的肉,让我把肉还给他。

每次睡醒,我都惊出一身汗。

村长过来通知我,说我爸拐卖妇女儿童,被判了死刑。

我不知道什么叫死刑。

我只知道,至此之后,我再也没见过我爸妈了。

村里的人不喜欢我,说我是死刑犯的儿子。

他们还说我爸会吃小孩,我是我爸的儿子,我也会跟我爸一样吃小孩。

他们不允许家里的孩子靠近我,说我会吃人。

我不明白,明明吃小孩的人是我妈,怎么就变成我爸了。

村里的孩子见我就跑,有胆大的孩子会问我,有没有吃过人。

我说我不会吃人。

可我吃过人。

15

村里没人愿意搭理我,我孤零零的一个人长大。

村里的小男孩也都长大了,他们都娶了媳妇。

唯独我,没有娶上媳妇。

因为我又穷又矮又丑,没人愿意嫁给我,村里的女人看见我都是离我远远的。

直到有一天,村里来了一群大学生,听说他们是过来支教的。

我不明白什么是支教,但里面有三个女大学生,美得就跟天仙一样。

自从我看见她们的第一眼,我眼睛就挪不开了,她们实在是太美了。

每天晚上,我都会做梦梦见她们,梦见跟她们生孩子。

我再也忍不住了,每天在学校外面徘徊。

我注意到有个叫王俊书的大学生,长得高高帅帅的,很受那三个女大学生欢迎。

我很羡慕他,年轻、高大、英俊,学历又高,不像我,只是个整日只会在泥土里扒食的农夫,跟他一比,我就像村里的老野狗。

我幻想着如果我是他该多好啊。

晚上的时候,我梦见自己成为了王俊书,那三个女大学生都喜欢我,都愿意当我媳妇,我们在一起生活,生了好多孩子,过得特别幸福。

我从没有过这种感受,我甚至不愿意梦醒。我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做这样的梦,梦见自己就是王俊书,娶了三个女大学生当媳妇。

慢慢地,我开始分不清梦与现实了。

16

终于我遇见了那两个女大学生。

我问了她们的名字,一个叫刘月,一个叫吴娟。

她们问我为什么每天在学校外面徘徊,是不是想咨询关于家里孩子上学的事。

我说不是。

我鼓起勇气跟她们告白,说我很喜欢她们,每天来学校是为了见她们,我想娶她们当媳妇。

那两个女大学生瞬间变脸了,骂我变态、神经病。

我最讨厌别人这样骂我。

我要报复这两个女的。

于是我到处跟村里人说,这两个女大学生不知廉耻,一个跑去别人家里吃顿火锅就跟人睡觉了,另一个为了洗澡直接住人家家里。

这事越传越厉害,气得那两个女大学生直哭。

我感觉很快意。

然而没过多久,那群大学生找上门了,把我打了一顿。

有个叫王婷的女大学生替我说话,让他们别打我了,会打死人的。

他们住手了。

但那个叫王俊书的大学生临走前踹了我一脚,让我以后把嘴巴放干净点。

我被打得鼻青脸肿,浑身痛。

我不会就这样放过他们的,我要报复他们。

我以道歉为借口将刘月和王婷骗了出来。

女大学生真是好骗,又容易心软。

我把她们药晕,将她们藏了起来。

她们手机有人打电话过来,是学校的人来找她们了。

我假装成她们的父母,骗他们说她们已经回家了。

他们不信,还把警察招惹过来了。

警察找我问话,可我一点都不慌。

我连人都吃过,这点小场面有什么好怕的。

终于我蒙混过关了。

接下来,我要对王婷下手了。

17

等把她们都抓来了,我要把她们都关在地窖里,让她们都给我生孩子。

王婷是那三个女大学生中最漂亮的一个,但她有男朋友了,她跟王俊书谈对象了。

等等,我就是王俊书啊。

她跟王俊书谈对象,不就是跟我谈对象吗。

她是我女朋友啊。

我太高兴了,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欢快过。

我得赶紧把她接回家,让她当我媳妇。

我用刘月的手机给她发信息,让她到镇上的饭店。

她是我女朋友,很快就要成为我媳妇了。

我要待她好一点,所以我约她到镇上最好的饭店。

我在那订了一个包间,可贵了,花了我好几十块钱。

她果然过来了。

我这女朋友怎么就这么单纯,这么好骗。

可是她见到我,为什么这么惊恐。

我明明是她男朋友啊。

情急之下,我把她迷晕了,放在沙发上。

她好美。

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要她现在就成为我的媳妇。

18

可是裤子还没脱呢,门就被踹开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一顿劈头盖脸地打。

等我看清那个人的脸时,我懵了,是王俊书。

要不是有人拉着他,我就要被他打死了。

他很愤怒,对我咆哮,说我竟敢非礼他女朋友。

什么他女朋友。

王婷是我的女朋友。

等等,我才是王俊书。

可王俊书就站在我眼前,对我拳打脚踢,把我打得跟狗一样。

我向他求饶,说再也不敢了。

饭店的人怕出人命,把他死死拉住,我才得以逃跑。

回去之后,脑海里全是王婷。

她太美了,家里的那两个女大学生跟她简直没法比。

我从刘月身上找到了宿舍钥匙,偷偷地溜进了她的宿舍里。

我在床底下等她回来。

她回来了。

她的脚好白啊,跟春天时开的梨花一样,白白的,还透着粉色。

我忍不住了,伸手握住。

她吓得大叫,连忙跑了出来。

可我是她男朋友啊,她为什么要害怕啊。

我只好离开了。

但我总是忘不了,那手摸到她脚的触感,好滑好软。

等半夜静悄悄的时候,我又折了回去。

看到她躺在床上,我呼吸忍不住急促了起来。

19

刚一靠近,人还没摸到,就被压在身下了。

手被折了起来,感觉都快断了,她一个女人力气怎么这么大。

灯亮了,我回头一看,又是王俊书。

紧接着三四个人冲了进来,拎着棍子像打狗一样打我。

尤其是王俊书,打我打得最狠。

我恨他,我恨死他了。

明明我才是王俊书,王婷是我女朋友,他凭什么打我。

他们没把我打死,说要把我交给派出所。

我不能去派出所,警察会知道的,我家里还藏着两个女大学生。

不能,我不能去派出所。

我连忙求饶,我说我家里还有个老母亲,要是我去坐牢了,我娘无依无靠的,在家就得饿死了。

王婷心软了,选择放过我。

大学生就是心地善良。

但王俊书不愿意就这样放过我,警告我再有下次,就打断我的腿,然后送去派出所。

我连忙保证说不敢了,然后他们就放我走了。

我想不明白,明明我才是王俊书,王婷是我女朋友。

可为什么每次我想跟我女朋友亲近时,总会跳出另一个王俊书。

明明我才是王俊书啊。

王婷是我女朋友,她一直都是我女朋友,她是要当我媳妇的。

终于,我把我女朋友带回家了,我把她藏了起来。

可另一个王俊书又跳出来了,他偷偷跑进地窖里了。

不行,会被发现的!

为什么他总是会出现,我才是王俊书啊!

他是假的王俊书,他一定是假的!

我恨他,我恨死他了。

只要他在,我就不能成为真正的王俊书。

所以他得死,他必须得死!

于是我进了地窖,把他杀了。

我拿起石头一下一下地朝他头上砸去,他不动了。

他死了,假的王俊书终于死了。

我终于成为真正的王俊书了。

可是警察来了,一切的幻想皆成了泡沫。

泡沫被戳破了,我也醒了。

20

法庭上,法官在一一列述我的罪状。

我什么都听不进去。

我只是想不明白,我把那三个女大学生藏得那么深、那么严实,警察是怎么发现的。

我明明把她们藏得很好的,怎么会被发现了。

「被告人刘大根犯故意杀人罪,造成的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一锤落下,等待我的将是生命的尽头……

「312 病房的,开始吃药啦。」

看着眼前身着白衣的护士,我满脸的疑惑。

我环视了一下周围,都是穿着蓝色条纹服的人,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这里不是法庭啊。」我嘟囔了一句。

「什么法庭不法庭的,回神吃药啦。」护士将药递到我面前,「今天要乖乖吃药,你看你昨天不吃药,又犯病了吧,来张嘴,记住药不能停啊。」

我木讷地点了点头,乖乖张嘴,把药吃了。

另一个护士看着我,惋惜地摇了摇头:

「可怜的,女朋友死了就疯了,唉,长得这么帅,要没有精神病就好了。」

她对我笑了笑,说:「刚才你编的故事我都听了,把我鸡皮疙瘩都吓出来了,还好是假的。」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说:

「谁说编的故事就一定是假的,万一它是真的呢。」

 备案号:YX01R2RY9ee5Z9PMk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