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见过的最漂亮的打脸是怎样的?

我在学校里的人设是富二代。

起因是开学那天,我背了个香奶奶新款包包。

后来我爸开着面包车、脚踩凉拖来看我,我的人设变成了「装 13 怪」。

他们不知道的是,我背的那个包,是我家最不起眼的一个。

1

男朋友带小美女去度假村玩被我发现了。

我缩在一旁的角落,喝着椰汁,看他们一起玩水,你来我往,好不惬意。

俊男靓女,还挺养眼。

如果不是我男朋友就更好了。

李俊搂着美女上了岸,二人黏黏糊糊的,恨不得长在一起。

看他拿起手机,我给他发了一条,「在干嘛?」

「宝贝,正在开会,晚点聊。」

给我发消息的时候,他一只手还往人家腰里挠呢。

其实他做得很谨慎,跟我说是去出差,还给我看了飞邻市的机票。

不仅如此,他的朋友圈也同步更新,不是今天和某某老总喝酒,就是明天和某某董事长打高尔夫。

换作是一般人吧,这一通操作下来,怎么可能起一点疑心呢。

但我不是一般人。

这个度假村是我家开的。

而我呢,是个彻头彻尾的恋爱脑,酷爱在朋友圈秀恩爱。

所以我的朋友们基本都知道我男朋友长啥样。

这不,一朋友来我家度假村玩,发现了端倪,连忙发消息给我。

就是这么巧,我看李俊要出差,没人陪我玩,所以我打个飞的回家了。

没想到我们是以这种方式,在海滨度假村相遇。

朋友见我什么动静都没有,小心翼翼地说:「宝,你别难过啊,姐带你去手撕渣男绿茶!」

「你知道那绿茶是谁吗?」

她眉头一皱,「你认识?」

「嗯,咱们院院花。」

我就读于美女众多的商院,而赵楚楚,人如其名,楚楚可怜,凭借小白花一般的容貌,成功摘得院花的桂冠。

没办法,谁让咱们学校男生多,而很多男生就吃她这一款呢。

「小姐姐,给我再来个椰子,拿工具来,我自己开。」

服务员很快给我拿来开椰器,我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拿来砸人刚好。

朋友连忙劝我,「宝,你冷静一点!就为了这么两人,上社会新闻不值得!」

「我很冷静啊。」

这里好多人都知道我是少东家,如果我在这丢人,让我爸的老脸往哪儿放?

这事吧,得从长计议。

2

说起来,李俊和赵楚楚能搭上线,还多亏了我。

我从小就读于各类贵族学校,身边的朋友,吃的穿的,都是往好了挑。

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

直到大一开学那天,我背了个香奈儿的新款包,和某一线女星同款。

她抢到这个包的当天,还拍照发了个微博,「心水了很久的包包 ~」

就这么的,这个包进入了大众视野。

而我,也成为了大家的饭后谈资。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就有人喊我「小富婆」。

其实在那之后我就很低调了。

我不再穿有 logo 的衣服,甚至连名牌衣都穿得很少。

我妈知道了,直接买下一间设计师工作室,让他们专门为我设计衣服。

我心想这回够低调了吧,结果反转来了。

某天,我爸在 C 市买了块地,去工地视察时,心血来潮想来看我。

司机不在身边,他也没折腾,搭上工人的顺风车就来了。

「闺女!」

我睡得迷迷糊糊,猛然听到这么一声叫唤。

往阳台一看,嘿,我爸在围墙外朝我招手。

那时候正值封校,我爸进不来。

他给我打了几个电话,但我忙着午睡,没接到。

他一寻思,反正我寝室就在围墙旁边,嚎一嗓子看能不能找到我。

我爸这脑回路也够新奇的,但出乎意料的管用。

我也没想到一睁眼就会看到我爸,连忙下楼。

我们父女俩,一个在墙这头,一个在墙那头,对着傻笑。

他打趣自己,「看看你爹,像不像插完秧刚回来的?」

还挺像。

身后一辆面包车,身上都是灰,因为面包车上空调效果不行,他怕热,还卷起了裤腿。

可不就一个农民伯伯的形象嘛。

开车的伯伯夸我,「赵总女儿不仅漂亮,还有出息嘞,在这么好的大学读书!」

我爸深表赞同,乐呵呵地问我:「钱够花啵?」

「上个月你给我打的钱还没用完。」

一个月十万呢,难顶。

主要是封校,没地方玩。

衣服香水化妆品什么的,光是我妈给我寄过来的都用不完,也没花钱的地儿。

「诶,别省,不够爸还有。」

我爸万分赞同「女儿要富养」这个观点,从小到大都给我最好的。

我哥就不一样了,现在还在公司搬砖呢。

聊了没几句,「太热了,闺女你回去吧,爸下回再来看你。」

说是这么说,他还是依依不舍,「要不在学校旁边买栋房子,爸一想你就……」

我朝他摆摆手,「没必要,真没必要,没人住。」

我从小到大都住家里,被我妈管得严严实实,好不容易进大学放飞自我,怎么可能自找不痛快呢?

「行吧行吧,那爸就走了啊。」

外边实在是热,我火急火燎上了楼,结果发现自己没带门禁卡。

刚准备敲门,就听到宿舍里有动静。

「我还真以为陈斐有几个钱呢,结果他爸就是个穷搬砖的,还装大款。」

「他男朋友有钱啊,她那些吃的用的,肯定都是他男朋友给的。」

李俊年少有为,自己创办了一家科技公司,做得风生水起。

我是个恋爱脑,男朋友这么牛,我当然得发朋友圈夸夸他吧?

这一来二去,我男朋友什么底细,她们也都清楚了。

「那公司也不大,他怎么舍得花几十万给陈斐买包啊?」

「我当时就说那包是假的,你们都不信,一个两个都吹捧她,说她是小富婆。」

「你傻啊,你没听出来嘲讽的意思啊,怎么跟陈斐那个傻子一样,真以为大家在夸她呢。」

她们聊得热火朝天,只有赵楚楚从始至终没有发表任何诋毁我的话。

我怒从心头起,刚准备踹门,想了想也没必要。

这本来就是我想要的效果啊。

低调点好,不然下次被谁绑了都不知道。

所以我也懒得解释,她们也就在背地里说说,起不到什么实际伤害。

后来赵楚楚求我找个兼职的地儿,我记得她的好,而且看她有男朋友,就没设防,让李俊帮了个忙。

没想到啊,这才多久,她就给我来了一出农夫与蛇。

3

我拍了几张照片,就拉着朋友离开。

「宝,你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急什么,好戏好在后头呢。」

这地方是我家开的,时间还长着,还愁拍不到有意思的东西吗?

更何况,让李俊和赵楚楚在这丢脸有什么意思?

得让他们一个在公司、一个在学校,双双社死。

我在他俩房间的斜对面住了下来,视野很好,只要他们不拉窗帘,房间里什么情况我都一清二楚。

主要还是李俊抠,带人家女孩子出来玩,连海景大房都舍不得。

如果真是个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房间,能给我这种可趁之机吗?

观察他们一天,想拍的我也拍到了,是时候吓吓他们了。

我找上了大堂经理,随手一指,「我想穿那身衣服端盘子。」

我常年带朋友来这开 Party,他不仅认得我,还知道我爱整蛊人。

此时他面露难色,「您这是……」

「嗯,我爸让我来的,他让我从基层做起,锻炼锻炼自身能力。」

这话一出,他哪敢怠慢,给我找来了一身干净的侍应服。

我先让人往赵楚楚那儿泼了一身。

果汁从她胸口处一直往下落,她精心设计的妆容也毁于一旦。

这会儿可不楚楚动人了哈,这会儿像只可怜的落汤鸡。

「你们怎么搞的!」

她的一声怒喝,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

李俊好面子,丢不起这个人,让她赶紧去房间收拾。

我暗自窃喜,见她离开,端起盘子就往李俊那桌走。

「先生,这是您的牛排。」

「斐斐?」

他看着惊讶又慌乱。

「阿俊,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 D 市吗?」

「合作谈得很顺利,合作方是这的股东,邀我们过来玩玩。」

瞧瞧这应变能力,就这么短短几秒,马上想出了合适的谎话。

如果我不知道真相,就我这恋爱中智商为零的德行,可能真的会信。

「那你对面那人呢?她怎么不在?」

「哦她啊,合作方,临时有事,先走了。」

他面不改色,视线却有意无意划过电梯方向。

他怕赵楚楚动作太快,让我俩一撞上,谎言不攻自破。

「那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他喝了口水,「嗯,坐吧。」

我吸着果汁,而他笑容温柔,替我擦去额头的汗水。

这谁不迷糊啊,年轻有为,长相俊秀,彬彬有礼。

我常年和那些不可一世的富二代鬼混,突然出现个这么一人,让我眼前狠狠一亮。

自然而然……就坠入爱河了。

4

「斐斐你不是在学校吗?怎么来这儿了?」

我咬了咬唇,答得磕磕绊绊,「我爸……和这酒店老总是朋友,送我来这体验生活。」

这酒店五星级,全国连锁,老总也是百亿级别的,就连他也和人家搭不上线。

所以他当然不信我爸会认识这个层次的人。

「斐斐,你是小镇做题家也没关系,我不会轻视你,但你没必要……」

他叹了口气,没把话说完。

但我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是吗?」

想必赵楚楚和他说了不少关于我的话吧。

说我用他送给我的礼物,给自己打造出了一个富家女的形象。

他也不想想,就他送的那些玩意儿,我妈看到了都得说我一句「寒碜」!

要不是爱屋及乌,谁愿意带着那些东西招摇过市啊?

「斐斐,我没有这个意思。」

他想替我别头发丝,被我躲开了。

「有没有这个意思你心里知道。」

我重重放下果汁。

但这次他没有哄我,反而冷着脸,「我不想吵架。我们都各自冷静一下吧。」

反应还真快。

比起被我质问,让我揪他的错,不如先发制人,说我爱慕虚荣。

这不,矛盾就转移了。

「你还小,这种做法也无可厚非,但是虚荣心这种东西要不得的。它会毁了你的。」

切。

要不是虚荣心,你以为赵楚楚会跟你在一起啊?

她那男朋友可比你帅呢。

口口声声说着为我好,其实话里话外都是贬低我。

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李俊他这么会呢?

我装作赌气,收了托盘就转身离开。

啊对,还顺手也把他联系方式都拉黑了。

来个欲扬先抑吧。

李俊一直想进军房地产行业,但愁找不到门路。

我爸不是在 C 市买了块地吗?他听见风声,也想分一杯羹。

有次我爸来看我的时候,吃早餐被他堵了。

我不想谈有金钱味的恋爱,所以他来找我爸的时候,我借口离开。

这才没掉马。

后来我旁敲侧击问我爸,李俊这人咋样。

我爸眉毛一皱,「年轻人眼高手低,什么都不了解就想一头扎进来。」

知女莫若父,「怎么?你看上人家了?」

「……没。」

「没有就好,爸以后给你找更好的!」

他这么一说,我还真不好意思告诉他,其实李俊已经是我对象了。

唉,怎么说呢,后来我真打算找个机会让他们见一面的。

毕竟李俊是我男朋友,有我爸带路,没准能在这块儿搞出个什么名堂来。

嚯,我是真没想到啊,他给我来了这么一出。

那我还能给他薅羊毛吗?铁定不能啊!

我是恋爱脑不错,我喜欢他的时候,能把他捧上天。

我不喜欢他的时候,他就跟地里的烂泥没什么区别。

更何况,现在已经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了,他对我的人格进行了侮辱。

所以吧,我也想戏弄一下他,让他死乞白赖求我复合。

5

我和李俊进入冷战阶段。

我那些室友很快就看出了端倪。

「斐斐,你最近周末怎么都不出去玩了啊。」

说话的人是我们寝的交际花陶晶。

她朋友一箩筐,每每来我们寝室,都要对我的桌面发出惊叹,「哇,好多大牌啊!」

这时候她会不经意翻着白眼,背地里对她的朋友说:「找了个好男朋友呗,每天在我们面前哼哼!我看她被甩以后怎么办!」

至于我怎么知道的,自然是她嘴巴太大,对谁都不设防,所以她的朋友转头告诉我了。

乔俏也和她一唱一和,「对啊,你怎么不去找你男朋友了呀?」

看着是关心我,其实就是幸灾乐祸、旁敲侧击。

我敷着面膜,「他最近有点忙。」

她们还以为我在逞强。

快用完的护肤品还没来得及补新的,新品口红也没入手……

这种种迹象都在说明,我和我男朋友可能出现了问题。

陶晶阴阳怪气,「忙?忙也不至于这么久一通电话都没有啊。」

我没好气,「你们怎么知道我们没打电话?你们管得有点宽了吧!」

「诶,我们就是好心开口问一句,你怎么还急了?」

赵楚楚开口了,「晶晶,斐斐最近心情不好,你们也体谅体谅她吧,她平时对我们都挺好的。」

这话表面上是向着我,其实就是在暗示我因分手而心情不佳这个「事实」。

我注意到,当我们开始说话的时候,正看剧的她摘下了一只耳机,就是为了听得更清楚。

看来在我和李俊冷战的这段时间里,她一直等着上位呢。

和我的低调低调再低调不同,赵楚楚从度假村回来后就春风得意。

不仅如此,她的护肤品和化妆品还一茬一茬地换。

不用说,就知道冤大头是李俊。

赵楚楚深知撒娇女人最好命。

她那男朋友就一穷学生,都能打三个月工,就为送她一只 LV 入门级的包。

更别说李俊这个年轻有为的创业咖了。

赵楚楚就是赵楚楚,能屈能伸。

没攀上李俊那会儿,对我嘘寒问暖,一得逞了,就露出真面目了。

我懒得和她吵,掉价。

这时候,有人给她打电话,让她下楼拿外卖。

她拿完上来,乔俏一看见外卖盒子就开始捧臭脚。

「我的天,这是云和大酒店的吧?楚楚,你男朋友给你的点的?这也太浪漫了吧!」

「不是。」

赵楚楚当然不想重蹈我的覆辙,被人酸找了个好男朋友。

更何况,她这明面上的男朋友啊,得省吃俭用一个月,才能让她吃上这么一口。

「我爸给我点的。」

捏妈!

这才是妥妥的,拿李俊的钱,给自己塑造形象啊。

她脸上那得意劲儿我看了都想揍。

陶晶的捧臭脚功力和乔俏不相上下,「我听说云和一般不送外卖的,除非是 VIP!你爸得在云和花了几十万才有这待遇吧?」

赵楚楚笑得从容,「差不多吧。」

「我不管,你要给我尝一口咯,我还没吃过云和的外卖呢。」

「我也要尝!」

赵楚楚为了压下嘴角的笑意,这会儿恐怕把这辈子难过的事情都想了一遍。

「就一个外卖,你们别大惊小怪,想吃就一起来吃吧。」

「楚楚真好,这才是被富养出来的女孩子啊。」

陶晶这话就是说给我听的,她们向来喜欢捧一踩一。

就当她放屁吧。

赵楚楚问我:「斐斐你吃吗?」

「不要。」

陶晶又说:「楚楚你又忘了,小富婆有洁癖 ~」

真可悲,她的酸味儿都快溢出屏幕了。

「晶晶!」

赵楚楚酷爱装好人,制止了她的冷嘲热讽。

算了,让子弹飞一会儿吧。

毕竟,将人捧得越高,才会让她摔得更痛。

6

这几天我忙着申请奖学金。

主要还是我爸,这奖学金是他设立的,他说无论如何我也得争口气,给他省那么五千块。

听得我直翻白眼。

「您这是舍不得钱么?您这是想要我的命!」

「闺女你又在逗你爹,我闺女这么优秀,不可能连个奖学金都搞不到吧?」

我哼哼着,没应。

「搞到了以后出门都要你哥给你拎包!」

「成!」

能欺负我哥的事,怎么不算好事呢?

去学工办交资料的时候,刚好撞上王磊。也就是赵楚楚的院草男友。

我们大一的时候同是学生会干事,虽然不在一个部门,但也算聊得来。

「那个,陈斐,楚楚最近心情是不是不太好啊。」

「也没有吧。」

她正做着她的公主梦呢,心情好得不得了。

「那她最近怎么不太回我消息?是不是兼职太忙了?」

不是啊,你清醒一点,想回你消息的人,就算手机丢了,也能想办法回你消息的。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说。

告诉他他女朋友和我男朋友在一起了吧,怕他想不开找我男朋友对线,那我的整个计划就泡汤了。

所以我比较委婉,「可能是学习太累了,她周末都经常通宵在南山楼学习呢。」

话已经说到这里,就等你自己悟了。

「哦对,她跟我说过的,最近打算考证,学习压力比较大。」

好像没听出来。

我的意思是你女朋友经常夜不归宿啊喂!

「我应该多体谅体谅她的,还跑来问你……害,谢谢你啊。」

你比我还恋爱脑啊你!

孺子不可教也!

「我请你喝个奶茶吧。」

「不用了不用了。」

恋爱脑!退退退!

我怕和他相处久了,也会智商骤降。

「那我买杯奶茶,你帮我带给楚楚吧。」

同是天涯沦落人,他比我更惨,还被蒙在鼓里。

我心软了,「行吧。」

寝室里,赵楚楚正忙着在电脑前算学分。

「楚楚,你男朋友给你买的奶茶。」

赵楚楚就看了一眼,眉毛一皱,「给你喝吧斐斐。」

我陈斐,向来不吃嗟来之食。

意识到刚刚的语气有点嫌弃,她紧急救场,朝我笑了笑,「最近在减肥,不喜欢喝奶茶,更喜欢咖啡。」

这是飘了吧。

她现在觉得十几块一杯的奶茶都配不上她了。

「我自己点了喝的,你这杯我喝不下了。」

也不等她反应,我就把奶茶放她桌上了。

乔俏刚从外边回来,她就顺手把奶茶给她了。

「楚楚,你综测分算得怎么样了啊?」

「差不多了。」

「多少啊?」

她面色看起来不太好。

「快九十了,还有几个竞赛分没加。」

她哪里有竞赛?

她每天都忙着在李俊那儿做「兼职」呢,哪还有时间参加竞赛?

这时间管理大师非她莫属了啊!

可能就是装个 13 吧。

虽然存疑,但我也没拆穿她。

去打水的时候,谜底就揭晓了。

赵楚楚站在走廊尽头,压低了声音说:

「你那个写小说的比赛得了几等奖来着?你把奖状拍个照发给我。」

好家伙。

我可没听她吹牛说参加了什么写作竞赛,还拿了奖。

这种竞赛应该用的是笔名,所以她才打算冒用别人的成绩,给自己加分。

属实是个大聪明了。

他们俩前脚刚打完电话,后脚王磊就给我发消息了。

「陈斐,谢谢你啊,经过你一提点,我们又和好如初了。」

她哪是想跟你和好如初啊傻小子,人家是想评奖学金,拿你的比赛成果加分呢。

赵楚楚有这心思,有这韧性,干什么不好,非得用在歪道上。

这不,又被我抓到一个小把柄了吧。

7

我爸又来 C 市了。

刚好这次用餐的地儿,就是上次李俊堵他的地方。

「那李俊又来找我了,这小子能力不怎么样,倒是蛮锲而不舍的。」

这还夸上了?

我听了很不爽,所以把事情都告诉了我爸。

包括我怎么和李俊在一起,又怎么发现他给我戴帽子。

我爸听得火冒三丈,刚刚存下来的好感一点不剩。

「死皮不要脸的渣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一点都不自爱!」

他骂舒服了还不忘安慰我。

「闺女,咱不委屈啊,这种男的要不得,爸给你找更好的。」

「我想让他来求我。」

他那是一个恨铁不成钢啊。

又不忍心骂我,只得小心翼翼地问:「闺女,你还想跟着人渣复合啊?你到底看上这狗东西哪里了?我让他改还不成吗?」

「爸,他来求我,我不一定答应啊,就算答应,也可以逢场作戏呀。」

我手机里还有一沓渣男渣女的照片没用上呢。

听完我的计划,我爸大手一挥,「好!爸替你出这口恶气!」

我爸这人贼护犊子,一心疼,就容易跟着我胡闹。

这不,马上就答应了。

但他偏要给自己加戏。

在揭晓奖学金名单的时候,他也来了。

急得我赶紧给他发消息,「爸,你来学校干啥!方向错了!咱要拿下的人是李俊!」

我爸很傲娇,看了眼手机,就朝我扬了扬下巴。

一副「包在我身上」的表情。

这哪跟哪啊。

颁完奖后,台上一男一女主持人一唱一和。

「咱们这一届的同学真是非常幸运。」

「诶这话怎么说呢?」

「今天呀,咱们志德奖学金的设立者也来了现场。」

「哇,以往的同学们还真是没这种待遇呢!」

「对呀,现在我们让他来讲几句话,大家欢迎!」

我爸听着掌声,雄赳赳气昂昂地上台。

「我来呢,也不是为了别的,就是看看我闺女。」

「大家也知道,这个奖学金是颁发给学校优秀学生的,每个学院就这么几个名额,诶,我闺女拿了一个。」

「我心里挺高兴的,说明她学习用功啊,比我那会儿强多了。」

「没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意思啊,我这不是一高兴,又赶忙增设了几个名额么?」

我爸还是那么幽默,几句话,就把台下那些学生逗得开怀大笑。

「我闺女低调得很,也不让我来学校看她,这不,我借着这个机会,逛逛她读书的地方,瞅瞅她过得咋样。」

「顺便呢,也拍几张她领奖的照片,给她妈看看,让她妈也高兴高兴。」

底下的讨论热火朝天。

「谁呀?」

「妈呀,顶级富二代竟然就在我身边。」

「我放眼整个学校,也没谁看上去比咱们有钱得多啊。」

有人翻阅花名册,「不会是赵楚楚吧,他俩一个姓。」

真不巧,我还真不是跟我爸姓的。

我爸妈可不重男轻女,家里也没有皇位要继承。

只是觉得陈斐念着比赵斐好听,就让我跟着我妈姓了。

这不一个大乌龙吗?

「诶真的诶,赵志说话的时候朝这边看了!」

陶晶用手肘戳了戳旁边的人,「诶,楚楚,那真是你爸啊?」

赵楚楚一愣,然后笑而不语。

不是吧,我可没你这么一个好姐妹哈。

我是真没想到,一个敢猜,一个敢装。

这玩意儿一不小心就会翻车啊。

赵楚楚你最近有点太飘了!

乔俏拿着手机,「哎呀,肯定八九不离十了,你们看,赵志他媳妇儿和楚楚长得很像。」

哪里像了啊!

都说相由心生,我遗传了我妈,都是风风火火的性格,五官大气,眉眼深邃。

而赵楚楚就一邻家小白花啊!

这群人睁眼说瞎话。

赵楚楚腼腆一笑,微微低头,「没有啦,你们别瞎猜。」

这表情,这小动作,这台词!

欲拒还迎,轻松拿捏。

这下大家更是相信,她就是那个低调的顶级富二代了。

8

「不是你是谁啊,拿到奖学金的四十个人里面,就你姓赵。」

「对啊,你那些吃的用的,哪一个都不便宜好吧。」

真可笑,她们根本没见过什么好东西。

直到我爸下台,他也没说他女儿是谁。

很快,仪式就结束了。

我们班的人却还簇拥着赵楚楚,舍不得离开。

「是啊,楚楚,你以前怎么瞒着我们啊。」

「咱们一个班的都还藏着掖着,太不够意思了,得罚你!」

赵楚楚从容一笑,「那我请你们吃个饭吧。」

我爸走了,她更是肆无忌惮,牛也越吹越大了。

「我们也要去!」

「我也要我也要!」

能有这么一个好机会和富二代接触,谁不想抓住啊。

赵楚楚的脸色有些难看,人一多,她这负担,就可有点重了啊。

可骑虎难下,她这会儿也只能说好。

我在心里乐得嘎嘎笑。

我爸给我发了一条消息,「怎么样?你爹爹我棒不棒?闺女你被夸得舒服啵?」

明明是为了在所有人面前炫耀自己有个好女儿。

还说是为了安慰我。

我爸真幼稚。

被众星捧月的赵楚楚还不忘回头看我一眼,「斐斐,你也一起来吧。」

哟,打算给我个下马威呢。

我那些室友听见这话,脸上或多或少都洋溢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是啊,遮遮掩掩的「真」千金,打脸我这个爱装 13 的「假」千金,谁看了不说句「妙啊」。

大家都等着看我笑话呢。

但我偏不给你们看。

「爸,你待会和肖叔叔在哪个酒店吃饭呢?」

「云和,怎么了,你要过来?肖叔叔他儿子也在呢,刚从国外回来,比你大三岁,要不你来见见?」

「好啊,咱们待会见。」

大家正讨论着去哪吃饭。

我提议,「去云和大酒店吧,楚楚,你爸不是那儿的 VIP 吗?」

神助攻乔俏上线,「对啊,楚楚她爸爸还经常给她点那儿的外卖呢。」

「好吧,就去云和大酒店吧。」

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到了酒店后,大堂经理倒也真认识她,应该是李俊带她来过几次。

「赵小姐,今天带朋友过来啊。」

这一句「赵小姐」多长面啊,说明人家是常来的。

几个同学对视一眼,觉得「赵楚楚是赵志女儿」这事八九不离十了。

「吴经理,开个包厢吧,我们这十二个人。」

「好嘞,马上给您安排。」

到了包厢,赵楚楚点餐,其他人就随意聊了会儿。

有个女生起了话头,「救命!你们看了昨天的金花奖红毯视频吗?杨星大翻车!」

陶晶白眼翻上天,「我还挺喜欢她的,结果……她本人根本扛不住生图,是那种丑到我脱粉都得回踩一下的程度!」

不至于吧,因为这一次红毯翻车就回踩?

杨星是我姐朋友,我见过几面,挺和善挺漂亮的一大美女。

我瞥了一眼那女生手机上的照片。

翻车吗?也不是很翻啊。

「没那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就这身材,后背肉太多,衣服都穿不好。」

我忍不住插嘴,「不是杨星身材不行,是腰那块儿没设计好,谁穿都那个样。」

那是一条 Azzaro 的裙子,去年春夏款,全球就两件。

上次我爷爷七十大寿,我就穿的这身礼服。

因为设计不太合理,我还请人改了改。

现在网上大把大把群嘲「杨星又长胖了」的人,而她和这个品牌有合作,又不好说是衣服的错,只能吃这个哑巴亏。

陶晶看向我,「是衣服的问题吗?我怎么没看出来啊。你知道得这么清楚,难道你穿过?」

我懒得和她多费口舌。

但我的沉默,却被她当成了心虚。

「切,某些人啊,真的喜欢搞什么人设,哪哪都要秀一下自己的优越感。这不,遇上真千金,这会儿不敢瞎嚷嚷了吧。」

9

「陶晶,你这话说谁呢?」

她这次仗着有人撑腰,可横了。

「谁搭理我了就是说谁。」

「真有意思,不知道是谁,每次都把我的化妆品护肤品当小样用,还说什么一合适就去买正装,也都这么久了,你的正装呢?怎么还没看见影?是不好用吗,不好用你干嘛总趁我出门偷偷抹?」

「陈斐!你别血口喷人!」

呵,我皮肤还不错,很少用化妆品,但是东西就是少得很快,想想也知道是谁干的。

「我根本就不屑用你的东西!你以为你那些东西来得光彩吗?!还不是你男朋友给你买的!」

「哟!看样子你家住海边,管得挺宽呢。我男朋友送我东西关你什么事情?!你挺酸啊,也想找个富一代?」

她气得想来挠我,却被同学阻止了。

真没品,君子动口不动手知不知道?

「我倒是认识不少老头子,给你介绍一个?」

她嚷嚷着:「你们放开我!我非得打烂她的嘴!」

耍嘴皮子我未必会输。

只要她话说得不太过分,我也懒得搭理她。

世界上那么多开心的事,那么多等着我疼的人,何必为了自己讨厌的人和事而烦恼愤怒呢?

赵楚楚见陶晶落下风,这才开口,「好了,晶晶,斐斐,你们别吵了。」

「是啊,你们都是一个寝室的,这样吵起来对谁都不好。」

陶晶现在可听「真千金」的话了,「好,楚楚,我就给你这个面子,咱们开开心心地吃个饭。」

这一场风波过去,话题的焦点又成了赵楚楚。

「楚楚,我真羡慕你,又漂亮又有钱又优秀,爽文都不敢这么写啊!」

「对啊,你爸爸一定很疼你吧。」

赵楚楚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

我来砸场子了。

「楚楚,既然你们家这么有钱,为什么还要我介绍兼职给你啊?」

她的笑容一滞,「我爸公司不在这边,我也不想麻烦他找朋友帮忙,到时候别人多多少少都会对我区别对待。」

连我爸公司在哪都清楚,看来提前做了功课啊。

「啧,楚楚跟咱们还真不一样,太励志了。」

「对啊,楚楚她爸也是白手起家的,跟家庭教育有关吧。」

她握住我的手,「斐斐,谢谢你,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可以找我。」

这就装上了?

「楚楚,那等我们毕业了,你也给我们安排点工作呗!那可是大厂啊!」

赵楚楚婉拒,「我爸不喜欢我插手这些事情,他觉得我快快乐乐的就够了。」

错!

我爸早就想做甩手掌柜了!

这话一出,大家都很失望。

大家这么捧着她的原因,就是想从她身上获利,认识点资源。

结果呢,人家一下就拒绝了。

搁谁身上谁能开心啊。

赵楚楚也看出来了,强行挽尊。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安排,到时候我试一试,跟我爸说一说吧。」

捏妈!这种海口你都敢夸!

10

气氛已经烘托到这里,该我找事了。

我对服务员说:「诶,你们怎么搞的,怎么菜还没上齐啊!」

「你们知不知道坐在我旁边的这个是谁?是晟填集团老总的女儿,你们旁边这栋楼都是他盖的!」

赵楚楚拉住我,「斐斐,你别为难人家。」

陶晶冷哼,「狗仗人势。」

不愧是 C 市最大的酒店,服务态度很不错,这会儿也能面带笑容。

当然,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认得我。

「小姐,您说的是赵志赵先生吗?」

我继续不可一世,「对啊,还能是谁?」

「他就在你们包厢隔壁哦。」

全场沸腾了,赵楚楚吓得脸都白了。

服务员非常体贴,「需要我告诉他一声,您在这边用餐吗?」

赵楚楚勉强维持着笑容,「不、不用了。」

「诶,楚楚,你爸在那边你都不打声招呼吗?」

「对啊,这样不太好吧,咱们一起去给叔叔打声招呼吧。」

要说来事还是陶晶会来事,这不,叔叔都喊上了。

我爸可没你这么一个侄女哈。

「我爸他、他不喜欢热闹。」

她紧张得额头的汗都冒出来了。

「那算了吧。」

经过这么一遭,菜很快就上齐了。

乔俏马屁拍在马腿上,「还是赵叔叔的名头好用。」

赵楚楚始终心不在焉,偶尔看向我时,也是恨恨地瞪我。

我耸耸肩,接下来你会更恨我。

这都是你自己自找的,我本来不打算来这么一出,谁让你非要装!

气氛正浓的时候,门开了。

我爸、肖叔叔、肖叔叔他儿子都在。

我爸诚不欺我,肖叔叔他儿子长得真还挺帅的。

身形挺拔,长手长脚,浓眉大眼,就是看着不怎么爱笑。

是朵高岭之花。

陶晶最先反应过来,「赵叔叔!」

我爸乐呵呵地应了,「听他们说我家闺女带着同学在这吃饭,我本来还不信,我闺女低调得很,哪会请同学来这里。」

赵楚楚脸白得要命。

「结果真来了!」

他朝我招招手,「闺女,过来。」

乔俏对着赵楚楚道:「楚楚,去呀,你爸喊你呢。」

大家都看着她。

她闭上眼睛,我知道,她恨不得这是一场梦,恨不得从来就没吹过这个牛。

但她睁开眼,一切都没有变化。

「去啊楚楚,你爸喊你呢。」

大家的话如同魔咒一般在她耳边响起。

她艰难地扯开一个笑容,缓缓起身。

我比她更快,「爸!肖叔叔!」

所有人原地石化,都看向我。

我爸对着肖叔叔的儿子道:「承允,你猜中了没,这才是我闺女!漂亮吧?」

我的脸不自觉抽了抽。

我爸怎么这么喜欢做这种不着调的事情啊!

肖承允点了点头,「嗯,猜对了。」

我爸乐开了花,「那这就是一见钟情啊!老肖,咱们抓紧点,先把他俩的证给扯了。」

肖叔叔也跟着他瞎乐,「好啊,就这么定了!」

陶晶看了眼我,又指着赵楚楚道:「赵叔叔,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这个才是你女儿啊。」

我爸眉头一皱,看上去很不开心,「我自己女儿是谁我不清楚?还要你来告诉我?」

席间传来一声,「卧槽!」

「这什么世纪狗血剧情啊!」

「赵楚楚胆子也太大了,我差点就被她骗了!」

「靠,陈斐还真是个富二代!卧槽卧槽,我以前有没有得罪过她啊。」

「敢情她一直知道赵楚楚在吹牛啊,这也太尴尬了哈哈哈。」

赵楚楚眼睛一红,跑了出去。

「陶晶,你主人都走了,你不跟着她去?」

陶晶想瞪我,却碍于我爸在场,又不太敢瞪我。

「晶晶,我们去看看楚楚吧,到时候她真出什么事可怎么办啊。虽然她骗了我们,但是……」

陶晶躲开乔俏的手,愤愤道:「要去你自己去!」

玩够了,我爸朝我眨眨眼。

「闺女,你们这桌爸已经买单了啊,你是打算跟着爸走,还是在这多玩一会儿?」

当然是跟我爸走了。

我可受不住这些人的吹捧。

11

之后我就搬离宿舍,住进了我爸给我买的公寓。

那天的乌龙也传开了,赵楚楚成了群嘲的对象。

陶晶多次想向我示好,我没搭理她。

这人典型的狗眼看人低,做不得朋友。

赵楚楚请了一个星期的假,然后还是来上学了。

某天有个不认识的号码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你男朋友出轨了。」

肖承云是这方面的人才,一查就查出来是赵楚楚。

她的公主梦已经破碎了,只能死扒着李俊不放。

我没想到她能无耻到这种程度。

她知道,如果我在李俊那儿挑明我的身份,他肯定舍不得跟我分手,所以干脆从我入手,让我主动和李俊分手。

我没想过让她如意。

本来还可怜她,哪想到她还是死不悔改。

那就放手去做吧。

自从度假村的事情过后,李俊对我的态度就很暧昧。

想哄我,可言语中还是透露出一种施舍和贬低的意味。

在一次宴会上,我爸带我去露了个面。

李俊也在场,当然,我们就是故意做给他看的。

「斐斐,你……」

我爸装作很诧异,「你们认识?」

我神情冷淡,「哦,前男友。」

「斐斐,我们从来就没分过手。」

我不理他。

但是从那之后,他对我的态度,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大弯。

不是今天送玫瑰,就是明天送项链。

还一咬牙,送了我一款限量版的包包。

可惜,这款包,我妈早就在我二十岁生日的时候送给我了。

后来他为了见我一面,在公寓楼下淋雨,第二天生病了。

我知道,是时候心软了。

我们重归于好。

「斐斐,以前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你要求太严格了,但那都是因为我太爱你,我怕你误入歧途。」

「阿俊,我都知道。」

我恋爱脑的形象真的太深入人心了。

所以他就以为,我爱惨了他,只需要一个小小的计谋,就可以原谅他。

看我们重新秀恩爱以后,赵楚楚坐不住了。

「陈斐!你怎么还把垃圾当宝贝!」

她给我看了几张照片。

好家伙,主角都不是她,而是李俊和别的女人。

看她这个样子,她应该是早就知道了。

赵楚楚这人还真是忍辱负重啊。

我冷眼看着她,「你不会以为你给我看这几张照片我就会信吧。」

「赵楚楚,你是不是见不得我好啊,还故意 P 这种照片。」

「小心我告你诽谤!」

她没想到我是这种反应,有些恼怒,「我根本就没骗你!信不信由你!」

12

这只是个小插曲,我很清楚我要做些什么。

我很快就带李俊见了父母。

当然,我哥和我姐都不在。

就他俩那暴脾气,得来个手撕渣男。

李俊受宠若惊,花血本提了好烟好酒好奢侈品,就为给我妈留个好印象。

我妈知道他那些操作,根本对他没好脸色,但碍于我的计划,勉勉强强正眼看他。

吃饭的时候,我爸来了一波极致捧杀。

「小李啊,我呢,真的蛮欣赏你的,你年轻有为,还踏实肯干。不知道你是斐斐男朋友的那会儿,我对你印象就很好,也想带着你入行。」

我爸揽着他的肩,一副哥俩儿好的模样。

「你自己的公司也开得很不错,这样吧,等你和斐斐订婚以后,我会投资你一笔钱,让你把公司做大做强。至于房地产这块儿嘛,等你成了我女婿,我当然不会亏待你。」

李俊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角。

这一波属于是天上掉馅饼。

一样的道理,捧得越高,摔得越惨。

我故作娇羞,「爸,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呢。」

「我还能不懂自己闺女,你把他带来,不就是认准他了?」

我爸演技属实不错。

「但我现在还在读书啊,这……」

「你们俩先订婚嘛,结婚可以等你毕业了再做打算。小李这么优秀,你可要好好抓住啊!」

我偷偷瞄一眼他,撅嘴撒娇,「求婚都没有,哪来的订婚嘛。」

李俊心领神会。

13

后来李俊旁敲侧击问我喜欢什么样的求婚仪式。

我话里话外都暗示他,越浮夸越好,我要接受很多很多人的祝福。

这不,他的操作就来了。

李俊也是 C 大毕业的,几个月前我就知道校长有意让他回母校演讲,说说他的创业心得。

我说过的,得让他社死。

李俊口才很不错,高谈阔论一番,底下的学生都为之鼓掌。

创业部分完毕,我最期待的环节来了。

「其实我最感谢的,还是我的女朋友,是她一直以来鼓励我,在我陷入低谷时,在我勇攀峭壁时,在我……」

这段话听得我想 yue。

「所以斐斐,你愿意嫁给我吗?」

灯光变暗,他单膝跪地。

与此同时,投影仪也开始了工作。

「我靠!这就是爱?」

「这爱也太绿了,老学长玩得挺花啊。」

「诶,那不是咱们商院院花吗?叫啥来着,赵……楚楚!」

高校生很爱八卦,永远冲锋在吃瓜第一线。

这瓜还不够他们吃吗?

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录像了。

王磊愤怒的声音在此时响起,「曾经,我以为我和赵同学天生一对,但我没想到她竟然是这种人!」

我的天,太牛了。

但这和我想象中不一样啊。

我就让他放几张照片意思意思得了,结果他做了一个长达三十页的 PPT!

啧,这小子真不错。

咱虽然是恋爱脑,但咱也敢爱敢恨呐。

事发突然,李俊慌了,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

赵楚楚已经快疯了,「王磊你有病吧!你干什么!」

「我一直坚信我们可以奔赴更美好的未来,所以无论是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上,我都对她无微不至。」

「她参加任何比赛,背后都有我的影子。但她只是把我当成了工具人,而这位李先生,也同样是她的摇钱树!」

「他们是各取所需了,但却肆无忌惮地践踏着别人的感情和尊严!」

赵楚楚吹牛那事之后,王磊来找过我。

这人虽然恋爱脑,但还是明辨是非的。

他代替她向我道歉,说很抱歉给我带来了麻烦。

不像赵楚楚,那件事过后,不仅没有道歉,还变本加厉,一直想着搞事。

所以我把真相告诉了他。

我没想到,他竟然做了这样一个 PPT 来控诉她。

事情闹得这么大,我和王磊都受到了学校的处分。

属于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了。

反正赵楚楚的名声是臭了。

而李俊呢,他倒是还舔着脸来找过我几次,我让保镖把他轰了出去。

「多看你一眼,我都嫌脏。」

「男人不自爱,不如烂白菜。」

后来我在学校里见到过几次王磊,他瘦了很多,一个好好的院草,被打击成这个样子。

我和他聊了会儿天,尽力开导他。

最后,我拍拍他的肩,「王磊,下次再见的时候,我们一定都要幸福。」

他幸不幸福我不知道,反正我还有肖承允呢。

这朵高岭之花,还挺难摘的,得加把力。

  • 完 -备案号:YX11MLPW2Pn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