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迄今为止知道的最惊悚的故事是什么?

「人脸解锁失败。」

凌晨三点,我听到我放在客厅充电的手机发出了语音提示。

我浑身寒毛瞬间竖起。

一直以来,我都有一个习惯。

睡前手机充电,一定是放在客厅里。

「人脸解锁失败。」

我又一次听到了这个提示。

01

为了更好地照顾八十岁高龄并且患有轻微老年痴呆的外婆,我的门一直是虚掩着的。

一开始,我以为我的手机出现故障了。

但很快,我就发现不是。

因为我听到了人的喘息声。

很轻,就那么一下,但我的耳朵还是清楚地捕捉到了。

此刻,我心跳得很快。

冷汗从我后背缓缓渗出。

一个念头清晰地在我脑海里浮现。

有人进入了我的家中。

会是谁?

贼?

还是什么入室抢劫犯?

不管是哪个,我都希望他能知难而退。

家里根本没多少现金,所有的钱都在我的支付宝里。

唯一的现金,只有我今天留给外婆的一百块钱。

但很显然,他还在试图解锁我的手机。

我蹑手蹑脚地下了床,悄悄地扒在门边,探出头。

这一瞬间,我瞪大了双眼。

我看到一个很高的女人站在我放手机的桌子前。

她探着头,弯着腰,身体扭曲成一个奇怪的弧度,伸长脖子。

而我的手机不断地发出「人脸解锁失败」的提示。

我紧张得冷汗都出来了。

我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女人。

她的头发很长,像杂草一样,胡乱地堆在肩膀上,似乎很长时间都没有梳理过了。

她的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绣花鞋,这种绣花鞋非常老式,现在已经很少能看到了。

我家房子的门锁是防盗锁,走廊上没有监控,但一直以来都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

这个女人到底是如何进来的?

这时,我看到了厕所的门晃了一下,我感到了微弱的风。

很显然,厕所的窗户没关。

我们住的地方厕所的窗户对着外面的公用通道。

那女人是从厕所爬进来的!

外婆的房间就在我隔壁,我心里拼命祈祷着外婆不要起夜上厕所。

但是我的祈祷并没有生效。

我听到了外婆下床的声音。

女人伸着的脖子一下子缩了回来,她猛地扭过了头。

我躲在门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女人手里握着的是一把尖锐的刀。

我是个平凡的记者,外婆又已经八十岁了。

我们根本打不过那个身强力壮的女人。

而我的手机,偏偏还在那女人面前。

隔壁的门开了。

我听到了外婆蹒跚的脚步声。

漆黑中,她的视线不太好。

很显然,她看到了那个女人。

但她以为那是我。

「小柚,你怎么大晚上穿着外面的鞋子啊?你刚下班回来吗?」

我听到了外婆的声音。

我心里疯狂大喊着:「外婆,那不是我!」

「不要靠近她!」

「外婆,快点回去!」

那女人动了。

虽然我看不见,但我听到了脚步声。

外婆终于意识到了那人不是我。

「你是谁?你怎么在我家房子里?」

外婆虽然有老年痴呆,但犯病的时间不固定。

她有时候是清醒的。

这一刻,她显然非常清醒。

我焦急地死死攥紧拳头。

外婆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

那女人是拿着刀的。

我必须立刻出去救外婆。

但同时,我却发现,自己懦弱得竟然迈不动脚步。

强烈的恐惧,让我只能缩在门后面。

02

我外婆还在大声询问那女人是谁,但紧接着,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就这么一下,外面就死一片的寂静。

我的心脏快要从胸膛里跳出来。

这时,我听到了外婆一声闷哼声。

下一秒,是利器刺入皮肉的声音。

我的眼泪从眼里喷涌而出。

我肩膀颤抖不已,紧紧地捂住嘴巴。

我知道,外婆被她杀害了。

我蹲在地上,屏住呼吸。

「不要发现我。」

「不要发现我。」

我不断地祈祷着。

但上帝没有听见。

我感觉到了上面传来了呼吸声。

我抬头,看见那女人的头从门缝里探了进来。

她咧嘴笑着看着我,眼睛瞪得极为夸张。

我能看见她眼里的红血丝,如同蛛网一般。

我惊恐地尖叫起来。

女人高高举起刀,朝我扑了过来。

我感受到了一阵尖锐的疼痛。

但下一刻,我失去了意识。

03

我猛地惊醒过来。

墙上的时钟刚好走向了三点。

刚刚的一切,难道是梦境?

正当我以为那只是一个可怕的噩梦的时候——

我听到了客厅传来了那个让我毛骨悚然的声音。

「人脸解锁失败。」

我猛地一下子坐了起来。

不是梦。

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回来了。

回到了凌晨三点这一刻。

或许这是上天给我的一次机会。

我攥紧拳头。

我必须要拯救外婆和自己。

我看了眼墙上的钟表。

再过一分钟,外婆就会起来上厕所。

我必须趁着这一分钟,进入外婆的房间,阻止她出来上厕所。

我悄悄探出了头。

女人还站在那儿,伸着脖子,尝试解锁我的手机。

我想要迈出脚步。

但恐惧让我犹豫了。

我低头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只剩下 30 秒钟了。

这一刻,我鼓起了全部的勇气。

我以最快的速度一侧身,闪进了外婆的房间,又反手锁了门。

外婆刚好准备下床。

她茫然地看着我。

她刚要开口,我冲过去捂住了她的嘴巴。

「别出声。」

我压低声音,喘着粗气说道。

外婆被我吓到了,不明所以地委屈地看着我。

我没有时间和她解释。

我拿起外婆放在床头的手机,准备报警。

但让我绝望的是,她的手机没电了。

「为什么不充电?!」我气急败坏地压低声音问道。

外婆委屈地看着我,摆了摆手,「我忘记了,忘记了。」

她的表情无辜得像个孩子。

我知道,她犯病了。

此刻我又绝望又无奈。

唯一可以联系外界的手机,也暂时没电了。

但好在我已经锁上了门,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充电,然后开机报警。

突然,我听到了脚步声。

那个脚步声很奇怪。

就好像那人是踮着脚尖走路的。

那女人朝着这里过来了!

等等!

突然,我浑身一个激灵。

我的房间的门锁上插着钥匙。

这个钥匙,也可以打开这扇门。

「躲起来!」

我焦急地想让外婆躲在床下。

「床下脏,我不去。」

外婆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我急得快要哭了。

脚步声停在了门口。

我听到了钥匙被拔出来的声音。

完了。

来不及了。

我发疯似的将外婆往床下推。

可是外婆就是固执地不进去。

这一刻,我彻底崩溃了。

我哭着爬进了床底。

巨大的愧疚彻底将我淹没。

我做了一个这么肮脏的事情。

我放弃了外婆,自己躲进去了。

04

很快,我听到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那女人进来了。

巨大的恐惧扼住我的心脏,我喘不过气来。

「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外婆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但很快,她的声音便在闷哼中戛然而止。

我的眼泪,早就糊满了整张脸。

外婆倒了下来。

似乎是巧合,她的身躯刚好堵住了床的缝隙。

女人一时并没有发现躲在床底下的我。

但是那女人杀死外婆后,没有离开。

她在寻找我。

她知道这里住了两个人。

我浑身颤抖不已。

那女人在房间里徘徊了很长时间,但似乎并没有发现我。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我觉得身后传来一道毛骨悚然的视线。

我颤抖着转过头。

一张诡异带笑的脸贴在地面,眼珠子凶狠地瞪着我。

她的一只手伸进床底,抓住了我的脚踝。

我拼命地用力踹着女人的手。

可她像是不知道疼痛一般,硬生生地将我从床底拖了出来。

下一秒,我又看到了那高高举起的刀。

疼痛感再度袭来——

我再次失去了意识。

我粗喘着惊醒。

又是凌晨三点。

我再一次回到了这一时刻。

而此时客厅再次传来那个让我恐惧的声音:

「人脸解锁失败。」

经过前两次的尝试,我变得冷静了很多。

我意识到,我似乎在经历一次次循环。

就像我最近看过的电视剧《开端》一样。

每一次复活,我都会苏醒在凌晨三点这个时刻。

这一次,我没有丝毫犹豫地冲出门,拔出了钥匙。

但不可避免地,我发出了响声。

我看到了那女人缓缓地抬起头,和我四目相对。

她的眼睛瞪得很大,十分夸张,似乎用尽全力在瞪眼。

冷汗从我额头冒了出来。

她突然快速朝我冲了过来。

我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房间,正当我想要关门的时候——

一只枯瘦如柴的手猛地伸了进来。

她的指甲留得很长,指甲上涂着鲜红的指甲油。

我用力地将关上了门。

她的手在被夹到的那一刻,缩了回去。

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我迅速反锁好门。

外婆呆呆地看着外面,「那是谁呀?」

「是坏人,一个很可怕的坏人,我们现在要玩捉迷藏,坏人是鬼。」

外婆听到捉迷藏,非常高兴地点头。

她最喜欢和我玩的游戏便是捉迷藏。

只不过因为我工作繁忙,所以很少陪她玩这个游戏。

「你躲到床底下好不好?」我耐心地哄着外婆。

外婆像个孩子一般乖乖点头,她爬到了床底下。

爬进去之前,她还对我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很明显,外婆以为这是一场游戏。

可她不知道,外面那个人,随时随地都能要了我们的性命。

「不要发出任何声音,你乖乖躲好我明天带你去吃冰淇淋。」

我立刻将外婆的手机充上电。

此刻我十分后悔当初为什么给外婆买的是这种老式手机。

这种老式手机有一个很明显的弊端,电量耗光以后要重新开机会变得非常慢。

突然,我听到了门被人疯狂地砸动。

「开门。」

「开门。」

女人的声音十分尖锐刺耳,就像是在砂纸上摩过一样。

她机械地重复这样一句话。

「小柚,那是谁在说话啊?」

床底下的外婆好奇地问道。

「是坏人,你要躲好不能被她找到。」我语气急促地说道。

咣咣咣。

门激烈地摇晃着。

突然,尖锐的刀刺破木板。

05

我被吓了一跳,可手机屏幕还是显示黑屏。

「开门。」

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尖,几乎是在尖叫。

原本就已经老化的木门很快就破了一个洞。

一只死死瞪大的眼睛出现在了洞口。

她的眼白处因为过度用力瞪大,布满了蛛网般的红血丝。

「我已经报警了!」

我恐惧地大喊道,试图吓退女人。

「你是谁,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你要钱的话,我可以马上转给你!」

女人咧开嘴唇,露出一个似哭似笑的笑容,「钱?钱有什么用?」

「我的甜甜已经回不来了。」

「而你们每一个人,都有错。」

「你们该死,我要杀掉你们每一个人。」

我浑身僵硬在了那里。

甜甜这个名字,我非常熟悉。

我也在此刻,认出了这个女人是谁。

她叫做王翠兰。

是我们小区里一个专门做皮肉生意的女人。

而甜甜,是她的妹妹,是个二十岁的弱智。

上次见到王翠兰,已经是半个月前了。

短短半个月,她苍老得太快,仿佛一下子老了十来岁。

再加上这种诡异的打扮,所以我并没有认出她来。

王翠兰古怪地笑了起来,「你没有报警,你在骗我,因为你的手机屏幕是黑的。」

我没想到王翠兰的视力竟然这么好。

眼看门上的洞越来越大,情急之下,我吃力地推着衣柜,堵住了门。

「小柚,我趴在地上好冷啊,游戏可不可以结束了,我不想玩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外婆想要从床底下爬出来。

我急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再躲一下,求求你了,就一会儿。」我哭着说道。

外婆似乎被我的眼泪吓住了。

她颤巍巍地抬起头,擦了擦的我的眼泪,然后乖乖地又钻回到了床底下。

很快,衣柜也开始剧烈晃动了起来。

但幸运的是,手机终于开机了。

我立刻拨打了报警电话。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跟警察说明了情况。

警察让我一定要找地方躲好,他们二十分钟就到。

挂断电话之后,我又联系了楼下的保安。

保安表示自己立刻会上来。

衣柜的晃动突然停止了。

我紧张地看着门外。

突然,床底下的外婆说道:「阳台上站着的那个,是谁呀?」

我僵硬地扭过头。

王翠兰就站在了阳台上。

她的脸紧紧地贴着玻璃门,面孔被挤压到了扭曲。

但她的眼睛,是瞪大看着我的。

我浑身颤抖着往后退。

我忘记了,从我的房间窗户外,到外婆房间的阳台,是有一条极为狭窄的通道的。

由于我这里在二十五楼,那通道窄得连站个成年人都费劲,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往那里想去。

王翠兰涂满红色指甲油的手搭在了玻璃门的把手上。

来不及了。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唯一的祈望,就是希望王翠兰不要发现床下的外婆。

但我没想到,这个时候,外婆竟然从床下爬了出来。

我来不及阻止,就看见她跑到了王翠兰的面前,歪着脑袋问道:「你是坏人吗?」

「回来,回来!」

我撕心裂肺地尖叫起来,然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外婆,倒在了我的面前。

06

我猛地睁开双眼。

我再一次回到了凌晨三点。

客厅熟悉的语音提示再次响起。

比起前三次,这一次的我更加冷静了。

我不能再让王翠兰从阳台上进来。

但是要怎么做?

冷汗从我额头滑落。

如果王翠兰可以从外面的通道来到阳台,那么我也可以。

我走到门边,轻轻地拔下了钥匙。

这一次我的动作无比缓慢,所以没有发出声音。

女人还在那里伸长脖子,对着手机,并没有发现我。

我的背后此时已经大汗淋漓。

拔下钥匙之后,我小心翼翼地推开窗户。

冷风吹了进来,我浑身一哆嗦。

视线里的通道格外狭窄,而我还有轻微的恐高症。

我的心脏狂跳。

但我已经听到了外婆咳嗽的声音。

没有时间了。

我鼓起所有勇气,爬到了通道上。

我用手攀扶着墙壁,小心翼翼地一点点挪动了过去。

终于,我来到了阳台。

外婆刚准备下床,看见我,惊讶地想要说话。

我对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迅速地关上了门。

我依旧用捉迷藏的理由让外婆躲在了床底下,然后将手机充电。

这一次,似乎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客厅里响起了脚步走动的声音。

声音朝着我们所在的房间靠近。

哪怕我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还是来到这里了。

我紧张得捏紧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和保安的电话。

我用衣柜将门堵得严严实实,这次,时间十分充足。

保安以最快的速度来到这里,大约需要三分钟。

三分钟,足够了。

「开门。」

王翠兰的声音尖锐地响起。

我没有出声,死死地盯着手机上的时间。

还有一分钟。

保安就会破门而入。

我和外婆就能活下来。

终于,我听到了外头保安用力撞击门的声音。

门轰隆一声,倒在了地上。

我激动地大喊道:「我在这里!」

外面很快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

小区的保安是一位非常高壮的男人。

王翠兰显然不是他的对手。

「林小姐,她已经被我弄晕过去了。」

我高高提起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

「外婆,你可以出来了,坏人已经被制服了。」

外婆慢悠悠地爬了出来。

正当我准备去开门的时候,外婆却死死地抓住我的手。

她瞪大眼睛,满头大汗地对我摇了摇头。

我疑惑地看着她。

「林小姐,您这里有绳子吗?我要用绳子绑住她。」

「有的,我出去给你找。」我连忙说道。

但外婆这一次却用两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臂。

她脸皮不住地颤动着,我从没有想过,她的力气会这么大。

「外婆,你到底怎么了?」

我也察觉到有一点不对劲了。

「林小姐,我找不到绳子,她好像很快就要醒来了,您可以出来帮我找一下吗?」保安的声音再次响起。

见外婆实在反应强烈,我放弃了开门的打算。

「绳子就在进门的柜子里,你打开门就可以看到。」

这绳子是每个租户都会发的应急逃生绳。

但外面却无人回答我的话。

我又重复了一遍,「绳子就在进门的柜子那里。」

外面死一般的寂静。

我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将耳朵贴在了门上。

突然,刀猛地穿破门板,插在了我的耳朵上方仅仅几厘米的位置。

「真可惜,位置错了。」

我看到那瞪得极为夸张的眼睛,出现在了洞口。

但是外面,却传出的是保安的声音。

07

王翠兰能模仿别人的声音。

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

我也想起来一个月前某次加班回来的夜晚,我曾经在小区里遇见过王翠兰。

她喝得醉醺醺的,衣着暴露地躺在小区的长椅上。

小孩子们嬉笑着朝她丢石头,我皱着眉头赶走了那些孩子。

正当我要走的时候,王翠兰抓住了我的手。

她朝我喷出一口酒气,眼里闪烁着水光。

「你知道吗,我以前还是歌剧团的呢。后来歌剧团倒闭了,我又带着甜甜,没办法,我们没办法才…….」

后面的话,我没有继续听她说下去。

因为我并没有耐心听一个做皮肉生意的女人的经历。

她学过歌剧,所以她能完美地模仿别人的声音。

我抓住外婆的手,颤颤巍巍地对她说道:「躲好,坏人就在外面。」

可外婆突然又犯病了。

她坚决不肯躲在床下。

我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

距离警察过来还有十分钟。

我必须再拖延十分钟。

王翠兰用刀破开门,只是迟早的问题。

一个想法突然从我脑海里猛地闪过。

这里的户型,阳台距离楼下的阳台很近。

如果我跳下去,向邻居求助的话,再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到楼上,也许来得及。

「外婆,求求你,最后一次好不好?」

我颤抖不已地抓住外婆的手,哀求她躲到床下。

这一次,外婆答应了。

她平静地看着我,像是似乎清醒了。

「小柚,小心一点。」

说完这句话,外婆钻到了床底下。

我长舒一口气,迅速打开阳台的门。

风很大,很冷。

我很害怕。

但我已经没有时间去害怕了。

外婆在等着我。

我跳到了楼下的阳台上。

但我没有站稳,我清晰地听见自己脚踝处的骨头发出了咔嚓一声。

剧烈的疼痛袭来。

我顾不上疼了。

我跌跌撞撞地去拍打阳台的门。

发出绝望的求救声。

卧室里,是躺着人的。

借着外面的月光,我看到有两个人躺在床上,似乎正在熟睡。

「救命!救救我!」我疯狂地拍打着门。

其中一人听见了。

因为我看到他吃力地极其缓慢地扭过了头。

但就在这一刻,我也看清楚了。

他们的身上,全是血。

08

我浑身僵硬在了原地。

他吃力地朝我抬起手,嘴唇抖动了几下。

一大口鲜血从他嘴里喷涌而出。

紧接着,他身体抽搐了几下,再也不动了。

他死了。

王翠兰是先杀死了我楼下的邻居,再上来的。

我知道她为什么要杀死我们的原因。

小区里的人都不喜欢王翠兰,尤其是小区里的女人和老人。

这其中,也包括我。

王翠兰就住在 23 楼,房子也是租过来的。

有时候在电梯里,我会看见她挽着不同男人的手。

这个时候,我都会默默地避让,哪怕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我也会去等下一趟。

王翠兰每一次都会对我露出一个尴尬又礼貌的微笑。

我对她的工作非常鄙夷。

我也不止一次看见她被几个女人抓着头发拖出来,一顿暴打。

王翠兰被打得满脸都是血,严重的时候连头发都能被扯下来很多。

小区里的人见怪不怪,从来就没有报警过。

他们觉得这是王翠兰罪有应得。

我也曾经看到她带着甜甜去医院。

作为一个二十岁的女孩,甜甜其实长得挺漂亮的。

她经常傻乎乎地冲我笑着。

但是甜甜在一个月前死了。

凶手是我们小区里的所有人。

一个月前的凌晨三点的时候,小区发生了一场火灾。

火灾发生的地方正是王翠兰和甜甜住的地方。

那天,王翠兰没有回来,甜甜一个人独自在家。

她无聊了,便开始玩家里的打火机。

一不小心,就点燃了窗帘。

甜甜一定很害怕,她不懂得采取急救措施。

火势蔓延得非常快。

楼下的邻居闻到了很大的烟味,他报了警。

消防车十分钟就赶到了小区门口。

但是他们很快便遇到了难题。

小区里的路非常狭窄。

道路两旁停满了私家车和电瓶车。

消防车根本开不进来。

消防员急得满头大汗,他们疯狂地拨打车上的电话。

可是打了很久,才有人迟迟下来挪车。

小区里的人都三三两两地下来了。

他们丝毫没有担心火灾,反而在抱怨。

王翠兰赶到的时候,火已经被扑灭了。

消防员抱着一具烧焦的身体,放到了王翠兰的面前。

王翠兰疯了,她大喊大叫地哭,哭得撕心裂肺。

但是她的妹妹,还是回不来了。

甜甜死在了所有人的冷漠中。

如果当时能早个五分钟进去,也许甜甜还能活下来。

那天,我刚好通宵加班回来。

我看见了整个过程。

王翠兰跪在我的面前,她恳求我把这件事写出来。

她要让全社会都知道甜甜真正的死因。

她只需要一个道歉。

我颤抖着扶起了她。

我说:「好的。」

09

「许柚,抬头。」

我听到了王翠兰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我抬起头,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外婆被王翠兰压在了阳台的栏杆上。

王翠兰用刀抵着她的喉咙。

我崩溃了。

「王翠兰,我有罪,但我的外婆,她什么也没有做啊!她患有老年痴呆,她什么都不知道!」我哭着大吼道。

王翠兰歪着脑袋,她那张原本还有几分姿色的脸,此刻看着竟然像六十岁的老人。

「你们都该死,这个小区里的人都该死!」

王翠兰尖锐地吼道。

「是你们害死了我的甜甜!」

王翠兰突然盯着我,诡异地笑了起来。

「为什么你没有将这件事情发布出来?」

「你明明答应过我的。」

「你明明可以帮忙的,你是一个记者,你知道怎么才能让这件事情公布于众,可你没有这么做。」

「我等了一个月,也没有等来我想要的道歉,我去求你,你却把我关在了门外。」

「所以现在,我来做了,我来替甜甜惩罚你们了。」

王翠兰笑了起来,突然,她的手一划。

「不——」我撕心裂肺地喊叫。

外婆死了。

她被残忍地杀死了。

「她是你唯一相依为命的人了吧,甜甜对我来说也是的。」

王翠兰喃喃地说道。

此刻,楼下响起了警笛的声音。

警察终于来了。

我崩溃地瘫坐在地上,号啕大哭了起来。

我活下来了。

可是外婆她却死了。

王翠兰似乎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了。

她一跃而下,

像一只风筝一般。

我抬起头,与王翠兰的眼睛四目相对。

这一刻,我清晰地看到了她脸上的笑容。

一种十分复杂的笑容。

诡异的,解脱的,这一刻,都出现在了这个女人的脸上。

警察上来了。

一个女警察脱下身上的警服,披在了我身上。

她紧紧地抱住了我,说孩子不要怕。

对不起孩子,我们来晚了。

10

我再也控制不住,无声地啜泣了起来。

王翠兰说得没错。

我是个记者,我知道怎么将这件事情最有影响力地发布出来。

我确实在第二天就写出了这篇报道。

我拿着这篇报道给领导过目的时候,他却轻飘飘地丢来一句话:

「小许,你在我们这实习也有好几个月了吧?」

我愣住了。

和我一同进来的,有四个实习生。

而我,是学历最普通的那一个。

「按理来说,我们不会选择你,但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

「小许,你是一个聪明人。」

「你知道哪些报道应该发布,哪些不应该的。」

「这个小区里,住着我的岳父,我不希望他老人家再经历什么网暴了。」

领导微笑着对我说道。

回到家后,我把报道撕碎了。

我对不起王翠兰。

但我需要这份工作。

一份正式的记者工作,才能养活我和外婆。

我可以穷一辈子,但是外婆不行。

她已经八十岁了。

那天,我看见了王翠兰满脸憔悴,像个疯子一样站在我家的门口。

她看见我就激动地抓住我的手,「许记者,小柚,帮帮我,帮帮我好吗?你把这件事情发布出去,告诉整个社会。」

但最后,我松开了她的手。

「对不起,翠兰姐。」

我关上了门。

很快,我听到了门外传来王翠兰撕心裂肺的哭声。

我很难受。

11

循环似乎结束了。

因为我活了下来。

如果——

我再次死亡呢?

我挣脱了警察,进入了电梯,来到了二十三楼。

那是王翠兰的家。

她住的地方已经被修复过了。

这场事故,被彻底掩埋了下来。

我似乎看见了窗户里出现了甜甜的身影。

那个傻乎乎朝我笑的女孩。

我心里难受极了。

「许柚,你要做什么!」

之前的女警察站在楼下,紧张地冲我大喊着。

我闭上了眼睛。

「我要救外婆。」

我从二十三楼一跃而下。

我要赌这么一次。

12

我睁开双眼。

果然,我赌成功了。

我再次回到了凌晨三点。

我要救下外婆。

这一次,我不再逃避。

我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人脸解锁失败。」

我走了出去,「王翠兰。」

王翠兰缓慢地扭过了头,瞪大着眼睛,看着我。

随后她咧开了一个微笑,举起刀,就要朝我冲来。

「王翠兰,对不起。」我颤抖着说道。

王翠兰顿在了原地,她怔怔地看着我。

「我本来是可以让全社会都知道甜甜死亡的真相的,可我没有那么做。」

「我对不起甜甜,对不起你。」

我流着眼泪说道。

两行泪水从王翠兰的眼里流下。

她的脸皮不自觉地抖动,举着刀的手也在颤抖着。

「王翠兰,放下刀吧,我会把这件事情报道出来,让整个小区的人都向甜甜道歉。」

我跪在了她的面前。

恳求她放我和外婆一条生路。

王翠兰露出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

「原本,我只是想让你们给我的妹妹道歉而已。」

「我明明只需要一个道歉,我不要赔偿,我只要他们告诉我,他们做错了。」

「但是你拒绝了我。」

「所以后来,我改变主意了。」

「我要让你们也尝尝重要的人死去的滋味。」

我的身体猛地一颤。

我的话没有让王翠兰改变主意。

刀尖对准了我的喉咙。

我看到了王翠兰那双仇恨又绝望的眼睛。

那是一双母亲的眼睛。

难道,这一次,还是什么都改变不了吗?

我闭上了眼睛。

但预想之中的疼痛却没有到来。

因为我的外婆挡在了我的面前。

刀插在了外婆的胸口。

「外婆!」

「外婆!」

我手足无措地哭喊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外婆清醒了?

「小柚。」

外婆吃力地扭过头,看着我。

我急忙抱住了外婆。

「小柚,不要再进入循环了。」

外婆握着我的手,声线颤抖地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浑身一颤。

13 外婆视角

我有一个从小相依为命的孙女,叫做许柚。

我告诉她,她的父母在她三岁的时候出车祸死了。

但其实这是我骗她的。

小柚并不是我的亲孙女。

她是我捡到的一个孩子。

我的丈夫死得很早,女儿也因病离开了我。

从此只有我和小柚相依为命。

她很优秀,很懂事,也很努力。

她考上了 985 大学,成为了一名记者。

我多么希望,多么希望能再陪她久一点。

可是我老得太快了。

慢慢地,我开始记不起以前的事情。

小柚带我去看了医生,医生说我患上了老年痴呆。

我会慢慢忘记所有事情,最后也会忘记小柚。

这一点,比什么都让我害怕。

我不能忘记小柚。

所以我每天都会一遍遍地看照片,告诉自己,这是小柚。

是我最宝贝的孙女。

今天晚上,我出来上厕所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女人。

我一开始以为她是小柚,可是她不是。

她冲了过来,将刀插在了我的胸口。

临死之前,我倒了下来。

我用最后的力气扭头看小柚的房间。

太好了,她没有出来。

但我没想到,我没有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又回到了这个时刻。

这一次,我认出了那个女人是王翠兰。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心里很清楚地知道,我要保护好小柚。

我没有能力去对抗这个女人,小柚也没有。

那么我唯一能为她争取的,就是时间。

小柚,外婆不能看你结婚了。

对不起啊,但是外婆一定要让你活下来。

只要我能吸引王翠兰的注意力,让她先来杀死我,小柚活命的机会就越大。

但我没有想到,小柚也进入了循环。

她也是一样,拼了命地想要让我活下来。

但我很清楚,如果要争取到足够多的时间,我们只能活下一个。

于是我装作犯了痴呆,我知道小柚想让我躲起来。

可是我不能。

我必须挡在我的孙女面前。

小柚不知道,我比她先进入了循环。

结束循环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小柚活下来。

那一次,我倒在了小柚面前。

小柚躲在了床底下。

我用最后的力气,挡住了床下的小柚。

活下去,小柚。

14 许柚视角

听到外婆的话,一瞬间,我明白了一切。

外婆也在经历循环。

她不是犯病,而是故意吸引王翠兰的注意力。

她每一次都在用弱小的身躯,去保护懦弱的我。

她比我更早地进入了循环,每一次,她都用自己的生命,给我尽力争取活下去的机会。

楼下响起了警笛的声音。

王翠兰呆呆地看着窗外,「甜甜,姐姐来找你了。」

她一步一步地走向了窗户,然后一跃而下。

我抓紧了外婆的手,绝望地大哭着。

「小柚,我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看到你穿上婚纱的样子了。」

外婆的脸色迅速地惨白了下来,但她还是硬生生露出一个微笑。

「外婆,外婆,求求你,不要死。」

我抱着外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想起了很多和外婆的过往。

小时候,我因为没有父母,经常被学校里的同学欺负。

他们骂我是没爹没娘的孩子,放学后把我堵在小巷子里,用小石头扔我。

是外婆,迈着年迈的身躯,一次次地赶走那些孩子。

她告诉我,小柚,虽然你没有爸爸妈妈,但是你有外婆,只要外婆还活着一天,就会永远保护你。

初中的时候,班上的女生嘲笑我穿的衣服土,为此我哭着央求外婆去给我买商场里的衣服。

那时我不知道,为了给我买商场里的衣服,外婆整整去捡了两个月的垃圾。

但是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笑着把衣服递到了我手上。

「小柚,别人有的,外婆也会尽力去给你。」

我的眼泪不断地流下。

外婆她没有食言,她真的做到了用尽全力在保护我。

「答应我,不要再进入循环了,没有用的,你说服不了她。」外婆艰难地说道。

「我家小柚这么优秀,外婆都知道,你好不容易考上了这么好的大学,找到了这么好的工作,外婆真的很替你高兴。」

「你的人生还很长,我不能成为你的拖累。」

「答应我。」

外婆用最后的力气,抓紧了我的手。

下一刻,外婆的手松开了,软软地垂了下来。

她闭上了眼睛,永远停止了呼吸。

她再也没有力气,去抓住我的手了。

我像一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外婆,外婆!」

这时,警察、医生破门而入。

循环,似乎彻底结束了。

我看着外婆被抬走,女警察同情地给我披上了衣服。

我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如果,如果你知道你最重要的人会死,结局也无法改变,你还是会去选择救她吗?」

女警察先是一愣,随后坚定地点了点头。

「我会的,哪怕只有那么一丝一毫的机会。」

我看着她,露出一个微笑。

我毅然而然地转身,来到了窗户前,再次一跃而下。

这件事情因我而起,该去终结的,也应该是我。

哪怕有一丝一毫的机会,我也要去试试。

外婆,我来救你了。

15 番外

我再次回到了凌晨三点。

「人脸解锁失败。」

这一次,我不会选择去逃避了。

「王翠兰。」

我走出房间,平静的喊出了她的名字。

王翠兰猛地扭过头来。

她布满红血丝的眼睛瞪到最大,看着我。

「王翠兰,我知道你要找什么。」

「那份没有发出去的稿件,就在我的手机里。」

王翠兰的脸上出现了强烈的情绪波动,她的脸皮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你想报仇,你想让我也尝尝失去最爱的人的滋味。」

「你想靠杀死我们引起社会的关注,让大家知道事情的真相。」

「王翠兰,你已经杀死了楼下一家人了,现在,收手吧。」

「是我违背了对你的承诺,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但是,给我一个机会好吗?」

我颤抖着,泪流满面的说道。

外婆突然从房间里冲了出来,猛地抓住了我的手。

「小柚,为什么…为什么你又进来了?」

我没有回答外婆的话,径直走到了王翠兰面前。

她后退了两步,颤抖着举起刀。

「我最开始,想要的不过是一句道歉而已。」

「王翠兰,把手机交给我,我现在就会把稿件上传到网上,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

「再相信我一次好吗?」

我流着眼泪,跪在王翠兰面前,重重的磕了一下头。

王翠兰喘着粗气,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她用力的抓住了我的头发。

「许柚,我凭什么,再相信你一次,啊?凭什么?」

刀尖对准了我的脖子。

那种濒临死亡的恐惧感再次袭来。

但是外婆,明知道她自己会死亡,却义无反顾的一次次挡在了我的面前。

明明这个老太太,是看到蟑螂都会尖叫的胆小的不行的老太太啊。

「翠兰!」

外婆冲了过来,她抓住了王翠兰的刀。

鲜血从她的手心滴下。

「王翠兰,放过小柚吧。」

「外婆!」

我连忙抓住外婆的手,她的手心早已鲜血淋漓。

王翠兰定定的看着我们,很久。

最后,她丢下了手里的刀,大声哭泣起来。

楼下响起了警笛的声音。

我拿起了手机,将一直保存在草稿箱里的稿件发送了出去。

「翠兰姐,很快,大家都会知道甜甜的事情了。」

王翠兰抬起头,疲惫的看了我一眼。

她摇摇晃晃的走到窗前,我想要去阻止,已经晚了。

王翠兰的身影,消失在了窗前。

警察,医生破门而入。

循环结束了。

我抱住了外婆,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起来。备案号:YX11VXYWz1g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