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高考时你的抽屉里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份正确无误的高考答案,你该怎么办?

「老师!」

安静的考场里,我突然举起手来呼唤着监考老师。

「怎么了?题目有问题吗?」监考老师闻声走到我身边。

「我抽屉里有一份答案。」我用这辈子最真诚的目光看着老师,眼神里夹杂着乖巧还有委屈。

「这……」监考老师似乎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情况,连忙向另一位监考老师看去。

很快,我就成为了考场的焦点。

为了不打扰其他同学的考试,我被其中一位监考老师带出了考场。

「这答案是你的吗?」

「不是我的,它莫名其妙就出现在了我的抽屉里。」

「东西不是你的,那它怎么会出现在你抽屉里,而且考前不是说了要检查抽屉吗?」

「我真的检查过了,这东西就是凭空出现的,而且这东西要真是我的,那我干嘛要举手告诉你们呢?」

那监考老师一时间无言以对。

1.

而就在这时监考组的组长路过,看见我和老师在考场外说话,于是他走过来问道:「怎么了?这位考生有什么事吗?」

「组长,你来得正好,这位考生说他在他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份答案。」监考老师说着将那份答案递给了组长。

组长皱了皱眉头,仔细看了一眼那份答案,随后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甚至是有些慌乱起来。

「你从哪弄到这东西的?」组长指着那份答案严厉地问我。

我见他如此凶神恶煞,也不惯着他,毕竟那答案正如我所说是凭空出现的,于是我挺起胸口义正言辞地说道:「这不是我的,它凭空出现的,不信你们可以调监控。」

「调!必须调!」

监考老师和我都被组长的声音吓着了,他的声音甚至回荡在整个教学楼里。

监考老师连忙拉着组长走到一旁。

虽然他们尽可能地小声交谈,但还是被我听见了。

「组长,没必要吧?」

「没必要?你仔细看看这份答案,这就是考卷的正确答案!」

「不会吧?那这算是考题泄露?」

「我和你说啊,这件事一定要认真对待,今天是高考最后一科,不能出幺蛾子,要是处理不好我们俩就别想再干了。」

然后两人带着我一起来到了监控室。

在反反复复看了十多遍监控后,两人终于相信了我的话,那张答案确实是凭空出现在我抽屉里的。

「组长,这可怎么办?」

「你问我怎么办?监考二十多年了,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要不……报警?」

「报警?你疯了吗?」组长瞪了监考老师一眼,然后朝我说道:「这样吧,你先回去考试吧。」

我白了那组长一眼,浪费了我那么久的时间,回去还能考啥?

但是我不想另生事端,于是就跟着监考老师回到了考场。

我刚一坐下,正准备拿笔写题,我就发现抽题里突然露出了一张白纸的一角,我抽出来一看,又是一张答案。

我再次举手,我猜监考老师应该是猜到发生了什么,他连忙走过来,见又是一张答案出现在我抽屉里,他差点没站稳。

他看向我,眼中全是「怎么又有一张?」的神情。

我摇摇头,表示啥都不知道。

监考老师将那张答案揉成一团,示意我接着考试。

我点点头,刚要继续写,却再一次从抽屉里看见了写满答案的纸。

……

随着铃声响起,广播里宣布考生停笔,我的抽屉里再也没有出现新的答案纸。

目前为止,我和监考老师在我的抽屉里一共拿到了二十几张答案。

监考老师组织其他考生迅速离开考场,只留下我。

不一会儿,监考组组长来了,他一看考场这满地的纸,不用我们说明他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没办法,出现这种情况他也只能向领导汇报。

在经过了组长反反复复的解释,以及发誓自己没有疯后,领导们终于愿意派一批人马来到考场。

后来,我和监考老师不厌其烦地将事情经过向那些人说明。

那些人一直保持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即便当他们翻开地上那些纸张时,那些考卷的正确答案就在眼前,他们也只是认为这是一次考题泄露事件。

但对于我们所说的答案凭空出现这件事,他们只觉得我们疯了。

「调监控!」组长再一次用他的歇斯底里震慑住了那些人。

果然,在看完监控后,那些人的眉头一个比一个皱得厉害。

「这算是超自然现象了吧。」那群人当中一个年纪稍大且比较有权威的老教授说道:「活了那么久,超自然现象这种东西我还是第一次亲眼所见。」

「咱们要不要试试,让那张抽屉再出现一张答案。」

「可以试试。」

于是这群人跟随着老教授回到考场,在众人的目光下那位老教授坐在了我考试的座位上。

可等了十几分钟,抽屉里依旧空空如也。

「要不换我来?」我在一群人中间弱弱地说了一句。

那老教授点点头,将位子让给我。

可那抽屉依旧是空空如也。

「或许只有在考试的时候才有用。」我猜测道:「老师,可以拿一份试卷给我吗?模拟卷也行。」

一旁的监考老师连忙跑回办公室随便拿了一张模拟卷,然后回来放在我的桌子上。

「咱们一步到位,就当做正规考试一样,大家去监控室看着吧。」老教授招呼着除了监考老师以外的所有人离开了考场。

现在考场只剩下我和监考老师。

「咳咳……下面宣读考场规则……」监考老师像正规考试一样宣布着考试开始。

我也进入状态,仔细地看着考卷上的题目,尽量让自己不在意抽屉里是否有答案。

我才刚刚写完第一题,考场门就被推开了,只见那教授急急忙忙地走进来。

我看他这般状态,连忙往抽屉里看去。

果然,一张写满了答案的纸出现在了我的抽屉里。

那老教授如获至宝一般将那张纸捧在手里,然后拿起我的试卷核对上面的答案。

「完全正确。」老教授的声音有些颤抖,那一刻我真怕他因为激动过度而休克。

接下来的时间,学校被彻底封锁,并对外宣称这样做是为了进行重建规划。

越来越多同那位老教授一样的人来到了学校,有几个我甚至在电视里见过,好像很有名的科学家也在其中。

在经过好几天的多次对照实验后,科学家们终于总结出了答案出现的规律。

1.考生必须是我。

2.考试中必须有且不多于三位监考老师在场。

3.考卷必须按照格式列出题目,且每一题必须有分值,满分不能超过 150 分。

4.考试流程需按照高考的标准流程。

5.考试结束后将不再出现答案。

如此一来,在大致摸清了答案出现的规律和条件后,科学家们开始放飞自我。

而我也看着手里的卷子陷入了沉思。

「请详细阐述宇宙的形成过程。(10 分)」

「请举例 10 个存在外星文明且距离地球最近的星球。(每条 1 分,满分 10 分)」

「请阐述人类的进化过程以及你对人类未来发展的预测。」(10 分)

「……」

看着这些题目,我甚至怀疑抽屉里会不会出现答案。

可事实上,在等待了十几分钟过后,我的抽屉开始像大坝决堤一样,无数张写满文字的纸张喷涌而出。

我和监考老师连忙用手去接,我们就像接水一样接满一摞就往后放。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二十多分钟。

当放好了最后一摞答案后,我和监考老师已经累得虚脱,躺在了纸堆里。

「考试……考试结束,请……请考生停止答卷。」监考老师喘着气说着。

我是真佩服他的敬业。

随后,那些科学家们可以说是争先恐后地冲进考场,如获至宝一般将地上那些一摞摞纸轻轻地抱起来,姿势就像抱婴儿一样。

我才不想管他们,我只希望经过这件事之后我获得一次补考的机会,毕竟以我全校前十的实力本来就不需要那些答案。

科学家们一阵扫荡之后,考场里就只剩下了我和监考老师两个人。

「老师,你不好奇这纸是怎么来的吗?」

「那群最聪明的人都不想知道,我又怎么会想呢?我只知道经过这件事之后,咱们这些小人物也可以有机会出人头地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老师,我想知道这纸是谁送来的。」

「行吧,反正现在没人管咱俩了,你说说你想问啥,我帮你出卷子。」

随后我跟着监考老师来到办公室,我们坐在电脑旁开始出卷子。

「就用语文卷子的模板吧。」我说道:「题目的话……就这样写吧,请以《自我介绍》为题写一篇作文,字数不限,诗歌除外。」

「就这样?」

「就这样。」

「行吧。」

我们回到考场,由监考老师宣读考场规则,他今天已经念了几十遍了,可能今后都不会再忘了。

「考试开始。」

随着监考老师宣布考试开始,我便开始期待着抽屉里的答案。

不一会儿,抽屉里就出现了一张纸,不同于之前那些答案全是打印出来的一样,这张纸上面居然是手写体,一个个文字端端正正地写在格子里。

我兴奋地将其拿出来,监考老师也激动地走到我旁边,此时我们俩的情绪高涨程度并不亚于刚刚那群科学家。

我清了清喉咙,开始念起纸上的文字:

「我没有你们人类所谓的名字,也没有你们人类所谓的实体形态,我可以是单体也可以是叠加态,我算不上活着,但也不会消亡,根据我对你们的观察和了解,我认为你们有一个名词可以很准确地描述我,而这个词就是——老师。接下来,为了方便你们理解,我会基于你们人类的认知来介绍我自己以及我的行为目的。我诞生于宇宙形成之前,游历于宇宙各个角落,我用无限的时间来探寻我存在的意义。终于,在我游历期间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那就是生命。和你们人类的幻想一样,对于你们来说的外太空有着数不胜数的生命,并且形态各异。自从我发现了生命后,我便从原来漫无目的的游历变成了饶有兴趣的观察。而在我无限的时间里,也因此第一次因为某件事而感受到孤独,这件事就是生命的消亡。在每一个星球上诞生的生命,终究逃不过灭亡的命运,有的是因为战争,有的是因为灾难,还有的是因为疾病……这样的结局足以令我失望,我知道在这有限的宇宙里,生命终将会在某一刻彻底归零,我不断思考着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导致生命消亡,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明白了。生命自诞生起就无法摆脱求知欲,面对诞生的好奇,生命会想尽办法去追寻,只有知识才是延续生命发展的钥匙,可如果没有人引导,在有限的生命里无一例外总会撞向死胡同。于是我决定无条件满足生命的好奇,用我无限的时间和知识来满足一切生命发展的需求。借你们的话来说,我要做到这一切就像呼吸一样简单,虽然我并不需要呼吸。这张课桌的抽屉就是你们与我的交流通道,我会回答你们想知道的一切。你们只需要做一件事,让生命延续下去,没有了知识的枷锁,你们只需要活着便是存在的意义,而让你们活着便是我存在的意义。而你,孩子,你是人类与我沟通的中间人,我在每一个生命群体里都找到了一位中间人,挑选条件其实并不难,只需要向同类汇报他的抽屉里有一份答案,仅此而已。可即便是这样,也只有少数生命体可以做到,但我并不怪你们,毕竟私欲这种东西也将在知识探寻的过程中不复存在。」

「听起来像个神明一样。」监考老师耸了耸肩。

「按照这上面说的,未来我们活着的意义就是活着?」

「差不多就是这样,那是其他人,而你这相当于混了个人类班长来当。」

「那些科学家们真的会像这个答案里面说的那样,有那么多问题吗?」

监考老师看了看窗外,只见那群科学家们依旧在为那些一摞摞的答案疯狂地大笑和哭泣。

「会的,这个世界一旦有了答案,就会有更多问题。」

「我手上这个《自我介绍》的作文要拿给那些科学家们看吗?」

「拿去吧,他们会喜欢的,也会更加疯狂的。」

2.

「老师」的出现使得人类从宇宙中一只骄傲的蚂蚁,变成了宇宙无数文明里其中一名谦虚的「学生」。

正如监考老师当初所说的那样,科学家们得到了他们想知道的一切答案,可这些答案本身也成为了下一个问题的一环。

就像得知了 1+1=2 后,就会开始思考为什么 1+1 只能等于 2,或者思考 1 为什么要加 1。

知识就是这样永无止境,曾经的我们总是以为寻求一个问题的答案需要无数个日夜的努力,而如今居然仅仅只需要一张试卷和一个答卷人。

那张课桌几乎天天都在向外涌出写满答案的纸,我也几乎天天都在参加考试,或者说帮咱们人类的「老师」传递知识。

虽然在我看来,我这辈子很可能就只干这件事了,不过我只需要坐在座位上将答案收集整理起来,然后交给门外的科学家们就行。

即便我作为人类文明与「老师」之间重要的「中间人」,可以说是有求必应,但我的工作除了一些重量级问题而导致纸张塞满考场的情况会让我有些活跃以外,其余时间都比较单一枯燥。

唯一能够安慰我自己的是我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到,人类根据「老师」的答案而获得的飞跃性进步,也正是这种强烈的被社会需求感却让我有些小自豪。

不过比起这点小自豪,我更想要多一些自由——因为那些科学家们的狂热,导致我很少甚至没有机会离开这个考场。

最终我以「中间人」的身份,在与科学家以及总负责人们讨价还价后,得到了每个月有四天可以外出的机会。

可能听起来有些少,但是也算是上六天班休一天假的感觉吧,于是我将这四天平均分配在了每月的四个周。

临近第一个周末的休假,我显得格外地兴奋,收集课桌抽屉里答案的速度也加快了很多。

而那些科学家们也知道我明天休假,所以他们也格外惆怅,导致这一天的问题数量翻了好几倍。

「如果有一天能够让他们在知识的海洋里游泳,他们或许连泳裤都不想穿吧。」

我这样想着,终于熬到了第一天休假。

我走出考场,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被征用了的学校。

所有建筑已经翻新重建,而其中最显眼的是伫立在最高点的一个巨大金色牌子,上面写着「人类文明的考场」。

乍一看,就像是人类给自己弄了个金榜题名的标志一样,依旧炫耀着自己曾经的骄傲与自豪。

虽然人类的知识得到了飞跃性增长,但是审美却依旧存在差异性,我始终没有勇气再去看那金色牌子第二眼。

终于,我回到了人来人往的城市里,似乎一切都和我那天去参加高考时的场景一样——马路上依旧是四个轮子的车,人行道上依旧是两条腿的人。

回到家中,父母早已得知我要休假,所以提前就做好了饭菜,或许他们之前已经花了很长时间来接受和理解我作为一个「中间人」的工作,不过他们只需要知道,我比地球上其他同龄人厉害得不止一星半点就足够。

当然,得知我休假消息的不只我的父母,那些七大姑八大姨、街坊邻居在得知消息后纷纷涌到我家门口,有跑来送礼的,有特地来和我套近乎的,有来寻帮忙的,甚至还有来相亲的。

我父母替我挡住了一波又一波的人,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烦恼,反而脸上一次比一次笑得开心,毕竟我这算是光宗耀祖的事情了。

原本以为会是轻松的一天,可到头来我连父亲亲手做的芹菜炒牛肉都没吃完,就被考场的科学家们招呼回去了。

相比起他们又出现的新问题,我想吃芹菜炒牛肉的愿望显得有些过于渺小了,激情澎湃的他们根本等不到第二天,只想让我立马回到考场做回「中间人」。

我有些无奈,想要向父母倾诉些什么,可看着父母那一脸的期盼,让我又闭上了嘴。

……

明天是这个月第二次休假,而我也提前做好了要被科学家们进行「连番轰炸」的准备。

果不其然,科学家笑着将一塌试卷放在我面前,我也点点头微笑着接过他们的求知欲。

那一刻,我甚至心想着,「老师」会不会哪一天也像我一样表面和气内心烦躁不安呢?

等到科学家转身离去,我才注意到这个所谓的「科学家」只是个机器人。

这让我对外面的世界突然好奇起来。

第二次休假那天,我离开考场,余光看见那块原本写着「人类文明的考场」的牌子如今已经不再是金色牌匾,而是一道变换着颜色的全息投影。

街道上的车辆不再用四个轮子在路上飞驰,而是一个个闪烁着荧光悬浮在路上,行人们穿着统一的浅色衣服,相比于上周我看见他们时那种依旧快节奏的生活,如今每个人的身上无不凸显着两个字——享受。

劳动力由智能所取代,而资源的获取、加工乃至发放完全做到全自动化。劳动成为了过去式,除开活下去的一切障碍,剩下的东西就只有享受。

无尽的知识索取,让科技水平在上一周蓄力,在这一周爆发。

人口、疾病、环境等等,这些问题都在科技爆发的一瞬间得以解决。

这就是知识所带来的力量,在「老师」的答案指导下,曾经的一些谬论如今变成了真理,而一些过去认为是真理的如今却被当成笑话。

当我回到家中,只看见父母躺在床上,此时他们头上正戴着虚拟现实设备,而一旁的机器人正在为我做着芹菜炒牛肉。

我不知道父母在虚拟设备里看见了什么,但是我觉得就目前这个样子发展下去,就连虚拟现实里那种离谱的场景或许都能够在现实中实现吧。

吃着机器人做的的芹菜炒牛肉,却感觉那极致新鲜的芹菜与嫩滑多汁的牛肉丝始终没有父亲做的半熟芹菜与带着一丝糊味的牛肉好吃。

休假还没有结束,我就提前回到了考场。

看着考场里没有擦干净的黑板,以及那墙上就快要掉下来的墙皮,闻着课桌和板凳散发出来的腐旧味道,我这才意识到考场外的那个世界似乎干净得没有任何味道,这让我感觉外面就好像没有空气一样,一直都没有在呼吸,一直都没有活着的感觉。

……

又到了这个月的第三天休假。

在休假的前一天,科学家们破天荒地没有给我很多试卷,甚至其量要比之前少很多。

我不知其中缘由,只是按照常规将答案放好。

等到我做完后,科学家们走进考场,这次他们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发了疯似的去拥抱一摞摞答案,而是将我带出了考场。

等到我们乘坐着一艘奇怪形状的飞船来到一片巨大的空地上时,我才发现空地旁围满了人群,他们在周围兴奋地欢呼着。

我不知道人们在庆祝什么,也不知道周围那群科学家们为什么不断整理着自己的领结,就连我长时间懒得打理的头发都有人来帮我梳理。

「我们似乎要见什么人。」我心里暗自想着。

果然,在几分钟后,空地上方出现了十艘飞行器,而此时周围的人群更加沸腾了,科学家们也整整齐齐地站着。

等到那十艘飞船降落后,舱门也慢慢被打开,长长的坡道顺着舱门底下展开,一直延伸到地面。

只见那些飞船的舱门处,无数个形态各异的生物从上面走了下来。

十艘飞船,十种类型的生物,更确切一点地说,应该叫他们——外星人。

我终于知道今天为什么如此隆重了,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与外星种族进行见面,而这十个外星种族皆是来自于当初那个「请举例 10 个存在外星文明且距离地球最近的星球。」问题里的十个星球。

第一次看见外星人,我多多少少有些紧张,但是当我戴上语言同步翻译耳机,却发现这些外星人与我们没什么两样,只是长得有些奇怪罢了。

通过交谈,这次造访地球的都是各自外星种族里的科学家与「中间人」,并且他们不远万里前来都是为了与我们人类商讨合作的事情。

包括人类科学家在内,那些外星科学家们都一致认为一个种族的知识获取角度太片面了。

如果十个外星种族再加上人类,一共十一个种族,十一个「中间人」,也将拥有十一个与「老师」进行沟通的渠道和十一种完全不同的求知角度。

那或许一种全新的、包罗万象的全新宇宙文明将会诞生。

合作的事情商讨得很顺利,但那与其说是商量,不如说是跨地域种族之间的不谋而合。

会面期间,我们十一个「中间人」之间也进行了简单的交流。

从那些外星「中间人」的口中,我得知了他们成为「中间人」的经历,以及他们通过何种方式向「老师」进行提问。

虽然「中间人」们来自不同的星球,拥有着不一样的生活,但我们交谈的过程中,时不时都会怀念起自己种族的曾经,这可能就是作为「中间人」的一种共鸣吧。

在我们「中间人」看来,「老师」带给了我们无尽的知识,可也掠夺了我们探寻知识的过程,求知欲或许无法改变,因为那是本能,但是求知的路却可选,赶在文明发展的死胡同前欣赏沿途的风景,可能比那畅通无阻地单纯活着更加符合活着的意义。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我们「中间人」自己的想法罢了,比起整个文明的重量,我们的想法显得十分轻浮和一厢情愿,毕竟现实中谁会放着一个永远会产生金币的袋子而不用呢?

这场与外星人会面临近结束,而在场的一位人类科学家却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中间人」的自由问题。

此话一出,我不禁感叹:还是自己人更加富有人情味。

「『老师』的存在使得我们各个文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知识自由,文明中的每一个个体都在享受着这种自由,除了『中间人』。」那个人类科学家向所有人说道:「用一个人的自由换取整个文明的自由,这听起来很伟大,但是却很残忍,拥有无限知识的我们能否做到让『中间人』也像我们其他人一样享受活着的意义呢?」

听着同类科学家的呼吁,我差点痛哭流涕,可当我环顾四周,一众科学家们却面面相觑,十分犹豫。

「目前咱们只能尽可能地满足『中间人』的一切要求,来弥补他的辛苦,毕竟撤掉『中间人』这种做法我们已经尝试过了,并不可行。」一个长得像鱿鱼一样的外星科学家边说边滴落着黏液。

「可能在座各位并没有理解我这个问题的深层含义,我直接明说吧,有没有一种可能,咱们有一天可以不再需要『老师』,而是成为『老师』呢?」那个人类科学家认真说道。

「『老师』的存在高于宇宙的一切事物,如果我们想成为像『老师』那样的……嗯……存在,不太现实。」一个浑身都是石块的「中间人」说道。

「可你们都知道,知识是无限的,最多就只是有些麻烦而已,我相信一定有什么方法可以做到,或许咱们可以请教一下『老师』,问问如何成为像它那样的存在?」

「这问题可能比问『老师』宇宙是如何形成的要更加复杂。」我插嘴说道。

那些科学家和「中间人」听完我这句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其实也没那么复杂。」

「没错,你不会还不知道宇宙是如何形成的吧?」

「这东西只能是常识,快回去看看。」

「……」

在这哄闹的大厅里,仿佛就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宇宙是如何形成的一样,哦……不,肯定就只有我不知道。

好不容易众人才平息下来,重新讨论起如何成为「老师」的问题。

最终,在这个充满智慧的大厅里,众科学家们做出了如下安排:

【提问计划】

1.将由人类文明来提问「如何成为像『老师』一样的存在。」

2.借鉴之前一些重量级提问的结果,科学家们决定将整个火星内部掏空,从而将其作为考场,以方便收纳喷涌而出的答案。

3.准备时间为一周,其间十一个文明的科技都将被集中起来,一切只为了完成这次提问。

……

看着手里列出来的计划,我咽了咽口水。

一周之内挖空火星……回忆着之前一周内人类科技发展的变化,我选择相信这对于我来说仿佛玩笑一般的计划,唯独可惜的是下周的第四次休假要泡汤了。

自【提问计划】公布以后,十一个种族文明也在加紧通过提问来提升自己的科技水平,以便加快挖空火星内部的计划,可以说各个文明的科技水平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提升。

而我对于这一切丝毫不关心,我只在意一件事,那就是这次提问是否会造成一些不可逆的后果。

可单靠我这个连宇宙如何形成都不知道的「中间人」,却怎么也想不出会有什么后果,真要说那就只能是直觉吧。

一周的时间过得很快,【提问计划】也开始按照计划实际进行。

我离开考场,跟随着科学家们来到飞船发射场,只见一艘长相酷似月牙一样的飞船停在空地里,而一旁站着的正是我的老熟人——最初的那位监考老师。

「老师,你怎么在这?」

「他们说要有什么仪式感,最开始是由我监考的,这一次也要由我来监考,叫有始有终。」

我听后耸耸肩,即便拥有再多的知识,拥有再多的科技,人类依旧放不下曾经属于自己的那种浪漫。

我和监考老师一起上了飞船,当然,同我们一道的还有那张课桌。

我根据科学家们所说,按下了启动按钮,接下来就只需要等待智能系统帮我们选择航行路线即可,一切都如此简单。

飞船升空,我望向窗外,只见考场建筑外人山人海,他们欢呼着,他们舞蹈着,在半空中看去就如同波浪一般。

我看见那「人类文明的考场」标志如今已经变成了某种悬浮颗粒所组成的面板,并且那些颗粒远看就像水流一般,流畅地变化着面板上的文字,显然创造出它的已经不再是我所能想象的技术了。

飞船的速度很快,眨眼间我们就来到了大气层外。

「老师,真的如你所说,有了答案就会有更多问题。」

「只要存在无限的知识,那产生无限的问题就是必然。」

「不,我是说人类自己出了问题。」

「人类自己?」

「我知道如今人类的发展速度很快,可以说是将上千年的缓慢进步缩短至一周一个样,可这更让我觉得这样根本不算是活着,或者说人类早就已经死了。」

「死去的是你曾经认为的人类罢了。」监考老师似乎理解了我的意思:「人类目前依旧是活着,遵循着『老师』赋予的活着的意义而活着,虽然不像你说的那样死了,但是人类现在至少是半死不活。」

「不太明白。」

「给你打个比方吧,人类的前半生就像个孩子,对什么都好奇,什么都往嘴里塞,噎着了会哭,尝到甜头了会笑,知识的获取来之不易,可情感的收获却触手可得,所以生命最初的感性盖过了一切知识的理性,那时候的人类依靠感情活着,直到『老师』的出现。无限的知识,带来了无限的理性,甚至获取的难度比情感的收获还要容易,从而理性战胜了感性,当有情有爱变成有理有据,剩下的就只能想方设法让自己活着。可人类乃至如何一个外星种族,都保留着对有限的执念,始终无法理解『老师』口中的无限,这是任何一个生命自带的局限性,以至于我们无法完全成为理性的存在,却又抛弃了一大半的感性,最终半死不活地成了搭载着科技快车的行尸走肉,始终到不了终点。」

「所以……『老师』错了吗?」

「我也不知道,但你还记得那篇《自我介绍》吗?」

「记得。」

「文章里提到过,作为『老师』的它也在寻找着自己存在的意义,直到它发现了生命,便将自己的意义定义为让生命活着,或许连『老师』它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否正确。同样,在『老师』自己也不知道是否正确的情况下,便赋予了我们这些生命一个存在的意义,这不正是一种私欲吗?对于我们这些生命来说,『老师』的这种私欲却变成了真理,一切都只是因为我们过于渺小了。」

「那这一次提问会是最后一次吗?」

「或许那位孜孜不倦的『老师』也依旧会欣然回答,甚至觉得后生可畏,或许也真的有方法让我们这些渺小的生命变成同『老师』一样的存在,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不知道作为『学生』的人类有没有能力承载这份知识的重量。」

听完老师的话,我也陷入了沉默,看着飞船周围那些宇宙里数不胜数的星星点点,一时间竟觉它们的存在有些毫无意义了。

几分钟后,飞船到达了火星外围,这要是曾经的我,一定会激动得整个人都趴在窗边欣赏外星球的景色,可现在我的心思却有些沉重,也无心去看向那红色的地表。

飞船并没有降落在火星地表,而是调整了速度以及方向后朝着火星上一个钻孔飞去。

很快,飞船便进入了钻孔,此时在高速前进的情况下可以看见钻孔周边十分光滑平整,就连标记的线条也十分笔直,虽然不知道是利用了什么技术,但对于当前十一个种族的科技进度,我已经不想再推测了。

飞船一路加速,最终来到了一片照射着白光的星球内部。

那些白光均由这个星球内壁上的无数个光源组成,由于星球内部过于庞大,我甚至有了一种黑暗宇宙的灯被打开了的感觉。

几秒钟后,飞船停止了飞行,降落在星球内部中央的一个悬浮平台上,而这正是火星内部的考场。

系统用甜美的声音提示着我们可以出舱,我缓缓打开舱门,然后深吸一口气,走出了飞船。

即便悬浮平台产生的引力将我稳稳吸在它的表面,但却仍然有轻微的失重感。

我蹲下适应了几分钟后,便将课桌和椅子从飞船里搬出来放好,监考老师则拿着那张只有一个问题的试卷站在了早已准备好的黑板前。

「本次考试时间为 150 分钟……」监考老师开始念着他的考场规则,而我则端正地坐在了座位上。

念完词后,监考老师将试卷放在了我的桌子上。

「如何成为像『老师』一样的存在?(150 分)」

果然,人们按照计划问出了这个可以算是终极的问题。

我看着试卷微微发呆,也许是为了纪念我做了那么久的「中间人」,也许是为了弥补自己那么多次考试都没有动笔,我抬起笔将这个问题视为对我的提问,默默写下了属于我的答案。

「我到现在为止依旧不知道宇宙是如何形成的,因为我知道那和我毫无关系。自从成为了『中间人』,那些交由我手上的卷子与我便再无瓜葛,即便我是考生,但我知道那些问题并不属于我。人类被『老师』赋予存在意义的那天,我也被一同赋予了『中间人』的意义,但那不是我想要的,我知道我这般想法只是因为我没有获得知识的赐福,就像一个腐朽的古人永远觉得相机会勾人魂魄一样,我将『老师』带来的理性知识视为诅咒,我不想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活着而去活着,我想让存在的意义每时每刻都有它该有的意义,就像我怀念那仍然依靠烧开水来发电的时代,只是因为我愿意保留我大部分的感性,去吃那半熟芹菜与带着一丝糊味的牛肉。」

监考老师在一旁看着我写下的答案,微笑道:「写得不错,就是跑题了。」

我抬起头也朝他笑着。

刹那间,课桌抽屉里如同爆裂一般,大量的答案纸张一瞬间就将我和监考老师吞没。

一秒钟后,答案纸张就充满了整个火星内部。

五秒钟后,答案纸张令火星外壳破裂,答案纸张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喷涌而出。

十秒钟后,答案纸张以火星为中心向太阳系各个角落蔓延开来,而地球上的人类依旧镇定自若,期待着答案在某一刻停止喷涌。

十五秒钟后,答案纸张如同失重的海水一般侵吞了包括地球在内的太阳系所有星球,那些各个种族的科学家们打死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有一天在知识的海洋里被溺死,此时就连太阳将答案纸张燃烧的速度也不及答案纸张产生的速度,更何况那答案纸张产生的速度还在加快。

一分钟后,答案纸填满了整个银河系,而作为银河系中心的黑洞也开始将这些纸张不断吸收吞噬,其自身视界范围也不断扩大。

五分钟后,银河系中心的黑洞的视界范围扩大至临近星系,并将其吞噬,同时答案纸张的产生也到达了无法想象的速度。

十分钟后,宇宙中最庞大的黑洞诞生。

十五分钟后,黑洞吞噬了宇宙中的一切物质,并到达了上限。

二十分钟后,黑洞在极快的一瞬间向外喷涌出物质,几分钟后基础粒子开始逐渐形成……

传递完答案后,「老师」终于回过神来,可此时的宇宙仿佛已经变了一个样,那些曾经璀璨的星光已然消失,周围只剩下空洞的黑暗。

又一次,「老师」体会到了孤独感,它游历在黑暗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明朗,大大小小的物质开始聚成团。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宇宙恢复了平静,那些五颜六色的星光再次填充了宇宙空间,这让「老师」稍微好受了些。

而就在这时,「老师」突然在这恬静的宇宙中感受到了一丝波动。

顺着那波动看去,它再一次发现了生命的存在,而且那生命竟和当初的人类如此相似。

「老师」激动得正要再一次将答案悄悄放于那人类的抽屉里时,一声只有「老师」听得见的呼唤声在宇宙之外响起,那是「老师」的同类。

宇宙黑洞的又一次爆炸吸引到了它们的注意力,也因此顺势找到了曾经落单的「老师」。

这一次,「老师」不会再孤独了。

而那个与人类相似的生命,未来或许会撞向发展的死胡同,可他们也将拥有欣赏沿途风景的权利以及更多存在的意义,更多每时每刻都不再相同的意义。

(完)备案号:YX11PMGWq3n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