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钱人都是怎么低调的?

我家是开公司的,财富可以上福布斯排行榜的那种,只是家里比较低调。

我有很多车,帕拉梅拉、大 G、阿斯顿马丁等,但日常只开比亚迪。

为了锻炼我,我爸让我在公司基层当小职员,我顺便把男朋友也弄了进来。

本想锻炼他一段时间给他弄个经理当当,可他以为我是个没前途的穷逼,生日当天甩了我和总经理的外甥女在一起了……

这谁见了他不说一句傻逼?

01

晚上男朋友洗澡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卫生间里水流哗哗作响,他没听到,我走过去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来了一条短信。

我拿起手机。

是 LV 官网的短信。

「姜蔚先生,您购买的货品已于 2022 年 6 月 7 日上午送达您指定的地方,祝您购物愉快。」

我笑了。

明天是我的生日,这些天看姜蔚一直没动静,我还以为他忘了呢。

我虽然不太喜欢 LV,可是这毕竟是他的心意,我还是打开了他的手机上了官网看了看他下的订单。

果然,他买了一个两万左右的蓝色小包。

很清新,很适合夏天。

这个颜色我挺喜欢的,看来他是用心选了。

我看了一眼卫生间的方向,把短信标记未读。

姜蔚应该是打算给我一个惊喜,我就假装不知道好了。

过了这半年,我也打算给他一个惊喜。

其实我们现在实习的盛扬是我家的公司,我爸就是董事长盛开强。

毕业的时候为了更快让我接受家里的生意,我爸决定把我踢到基层,从小职员做起。

「不许跟任何人说我是你爸!你给我老老实实自己干!」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迟早要继承家业,了解了解公司文化也挺好。

但是我还是跟我爸多要了一个名额,把姜蔚也塞进了公司。

毕竟以他的二本学历是不可能通过投简历进盛扬的。

那之后姜蔚对我千恩万谢,这些日子一直对我很好。

我也觉得他是个知道感恩的人,打算过段时间把事情跟他说清楚,看看结婚后能不能培养他在公司做个经理的职位。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

我等着姜蔚的惊喜。

可是直到第二天,我都没有收到关于这个包的任何消息。

姜蔚连一句生日快乐也没跟我说,

他和往常一样坐着我的车上班,下车的时候还让我把车停远一点,别跟他一起进去。

「阮阮,我没别的意思,」姜蔚面色诚恳。

「我就怕他们不允许办公室恋情。」

其实没有,盛扬对办公室恋情一直是不支持不反对的态度。

不过我也能理解姜蔚对这份工作的重视,把车停到了地下停车场,自己上楼了。

一进办公室,我就看到了沈恬雅身上背着的包。

蓝色的,summer stardust 系列,很小一只的手袋,官网售价 20400。

是姜蔚昨天下单的同款。

周围几个同事围着她正在开玩笑:

「又换新包了?好幸福啊你!」

「这包之前看过,两万多,确实好看,谁送的啊?」

一个同事冲沈恬雅挤了挤眼睛,沈恬雅碎发捋到了耳后,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男朋友送的,这不是纪念我们在一起了嘛。」

「昨天刚到的。」

我愣愣地看着她手里的包,一个系列、一个款式、一个时间。

如果说这是巧合,那未免也太巧了吧。

我心里一沉。

同事们纷纷笑道:「谈恋爱了啊,恭喜恭喜,你男朋友是对你真好!」

「我们恬雅长得好,家里有钱,是标准的白富美,你男朋友太有福气了,什么时候领我们见见啊!」

一边沈恬雅瞥了我一眼,轻笑道:「快了,等让他请你们吃饭。」

……

一整天我都心事重重。

我想,或许真的只是个巧合。

我跟姜蔚在一起三年了,从大一开始到现在大四实习,我们都是彼此的初恋。

他对我那么好,他应该不会背叛我的。

可是直到晚上,姜蔚也没有提过包的事情,他只是跟我说今天同事要约他吃饭,要晚点回来。

我静静的握着手机,在一片黑暗里等着姜蔚回来。

可他一夜未归,打他的电话都是关机。

凌晨三点,我看到沈恬雅发了个朋友圈,照片上两只手十指相扣,甜蜜的氛围都要从屏幕里溢出来了。

我瞪着酸涩难耐的眼睛,一字一句地看着那条配文:

「蔚来可期,余生请多指教。」

相处 3 年,一千个日日夜夜,那只手就是化成灰了我也能认出来。

那是姜蔚的手。

2022 年我生日这天,我就这样被分手了。

02

早上姜蔚回来的时候,我没说话。

他带着满身的春风得意和香水味,坐到了我身边。

最后还是他忍不住先开了口。

「你都看见了吧。」

我抬起头看着这张熟悉的脸。

毫无疑问,姜蔚是好看的。

俊秀的面容,183 的身高,之前追他的女生能排出几支足球队。

可他从来没回应过,我一直以为,他是不一样的。

一夜未睡,我的嗓子已经干得不成样子,我坐在沙发上哑声道:

「为什么?」

我以为他会说什么遇见了真爱,他喜欢上了沈恬雅之类的,可他想了想却道:

「我想留在盛扬。」

我愕然。

「什么?」

姜蔚认真地看着我,曾经他眼里全都是天真的爱慕,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那双眼里的复杂已经让我看不清了。

「阮盛,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儿了。」

「你哪里都很好,我很喜欢你,但是喜欢是不能当饭吃的。」

我看着他怔怔道:「那沈恬雅好在哪里呢?」

姜蔚低头笑了笑。

「她哪里都不如你,但是她舅舅是盛扬的总经理。」

「阮盛,我只是个二本,即使你帮我拿到了实习资格,我能留下的几率有多大呢?」

「我想留在盛扬,我只能靠她了。」

我看着姜蔚认真的表情,讷讷无言。

这太离谱了。

我想跟他结婚让他当总经理,他却要甩了我跟总经理的外甥女在一起!

这简直何其可笑?!

姜蔚继续道:「我不想出去打工,朝九晚九挣一个月几千块钱,盛扬是大厂,我真的很想留下。」

「对不起。」他说。

「但是没有物质的感情就像一盘散沙,都不用风吹,走几步就散了。」

「阮盛,我没有办法,要怪就怪你舅舅不是总经理吧。」

我人傻了。

这一刻,我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伤心,我只是觉得很魔幻。

是,我舅舅是不是总经理,我也不知道我舅舅是干啥的。

但是,我爸是盛扬的董事长啊!

我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半晌后我叹了一口气,直直的注视着姜蔚。

「好,我成全你。」

「祝你幸福,希望你不要后悔。」

姜蔚笑了,他凑上来轻轻地帮我整理了一下头发。

「我不会后悔的,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阮盛,希望你能早点看开。」

「这个社会是很现实的。」

我点点头:「是啊。」

「确实很现实。」

「谢谢你教会我这一课。」

……

我跟姜蔚就这么分手了。

以一种极其戏剧化的方式。

没了男人,我开始把所有的心思都投入进了工作,每天加班到凌晨。

最近企划部有一个合作项目,我一直在加班做提案。

这个项目并不算大,但是因为之前被总裁亲自问过,所有各个部分都很重视,竞争非常激烈。

如果我的提案被采纳,就能顺利地留在盛扬。

或许将来就能参与规模更大的项目。

之前跟姜蔚住在一起,我因为熬夜工作怕影响他休息,甚至跟他分房睡了半个月。

熬了整整一个多月,我终于做好了提案。

到最后因为昼夜颠倒,我都开始心慌气短,我知道是因为太过劳累,但是这次的项目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想不靠我爸自己在公司做出成绩,这就是我最好的机会!

第二天一早的交流会上,我拿着我早就准备好的提案打算一鸣惊人。

这个提案耗费了我不少心血,其实对于一个实习生来说难度实在是有些高,但是好在我在家里常年听这些商业信息,多少有一些了解。

我排在第五个,等着前面几个人讲完,可是等沈恬雅上去的时候,我却愣了。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职业套装,脸上的妆容无可挑剔,正微笑着讲着手里的提案。

可是那提案……分明是我之前熬夜工作写出来的内容!

我大脑嗡了一下,瞬间一片空白。

沈恬雅微笑着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饱含嘲讽和恶意,她嘴角勾起,熟练地讲解着我的每一条构思。

这不可能!

沈恬雅甚至和我都不是一个组,怎么可能会拿到我的提案?!

而且我的电脑密码只有我知道,即使我把电脑留在了公司,也没人能打开啊。

我睁大眼睛,看向一边的姜蔚。

他坐在会议桌最角落的地方,看到我看他,姜蔚微微低头避开了我的眼神。

这一下子,我什么都明白了。

如果说只有一个人知道我的电脑密码,那必然就是姜蔚。

我从来对他都不设防,他在家经常用我的电脑。

是他拿走了我的提案,然后交给了沈恬雅!

这一刻,我看着正眉飞色舞口若悬河的沈恬雅,气得几乎眼前发黑!

我自问从来都没有对不起姜蔚,他劈腿把我当傻逼耍,我也体面地跟他分手了,分手后也没再跟他联系,可他为什么这样对我?!

多日以来的紧绷和此时的愤怒糅杂在一起,让我几乎浑身颤抖。

这时候沈恬雅已经快讲完了,我的提案本来就几近完美,再加上她的口才不错,还没说完我就看到几个领导面露微笑,满意地点点头。

沈恬雅更加得意,快速地把剩下的内容说完,优雅地站定。

「不错、不错。」部门经理率先鼓掌,「小沈的提案非常好,可行性很高,一看就是用了心的。」

随即他转过头来看我:「小阮,你的提案呢,也上来说说吧?」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沈恬雅,把手里的提案合上了,站起了身来道:

「沈恬雅手里的提案就是我的。」

「她偷了我的提案。」

03

会议室里安静了一瞬,然后瞬间炸开了锅。

沈恬雅蹙了蹙眉道:

「阮盛,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不过公是公私是私,你总得分分场合吧?」

我看向姜蔚,语气里压抑着愤怒。

「是你偷走我的提案给她的吧,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了这个提案熬了付出了多少心血吗?」

部门经理皱眉看我:「姜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姜蔚站起来,他没有看我,而是侧身注视着部门经理,低声道:

「我不知道阮盛在说什么,提案就是沈恬雅的。」

我脑子嗡的一声就炸了!

我愤怒地冲上去扯住他的衣服领子骂道:「你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在家熬了整整一个月,你会看不见?!」

沈恬雅快步走过来,一把拽开了我。

「阮盛,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脑子不好就去看医生,你在说什么胡话?!」

「你一个实习生才来了多久,怎么可能写出这种提案来,你撒谎也有点谱行吗?!」

沈恬雅很聪明,她知道应该从哪里反驳我,果然她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就集中在了我身上。

部门经理有些不悦地看着人事道:「你怎么招的人,怎么什么人都往里放?」

人事也愣住了,赶紧站起来斥责我道:

「阮盛,你别发疯了!」

沈恬雅挑衅地睨着我。

好一招一石二鸟,既拿到了我的提案在领导面前露脸,又顺利铲除了我这个前女友!

我看着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恨得牙根儿痒痒。

「出去出去,」人事上来推我,「赶紧收拾东西,明天就别来了!」

我冷笑一声,推开他的手,朝着沈恬雅道:

「你应该再晚点偷那份提案的。」

「姜蔚给你的压根儿就不是我的最终稿,里面有几个漏洞,难道你没看出来吗?」

沈恬雅愣了一下,随即面色瞬间泛起青白,但她还是硬着头皮道:「你在说什么?」

「阮盛,都叫你走了,你没听明白吗,别在这自取其辱了!」

人事部想把事情闹大,又要上来拉我,部门经理却开了口。

「等等,让她说完。」

「阮盛,你说有漏洞,漏洞在哪里?」

我看了一眼面色惊慌却强装淡定的沈恬雅,走上去挤开了她,打开我的提案。

「首先,这次与天华的合作,沈恬雅说天华现在的在线用户是 1300 万,这就是错的。」

「据我后来查询统计,除去重复账号和无效账号,天华的实际用户大概在 900 万左右,所以这个价格给得太高了。」

「其次,天华的信誉也并非提案里说的那么好,虽然他们的官网没有显示,但是我查到他们在 21 年还有一笔坏账没有结清,这很可能会导致他们的资金链断裂!」

我微微抬头,瞥了一眼沈恬雅,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沈恬雅,你偷走提案的时候压根本就没仔细看过吧,只是直接拿过来了。」

「我劝你没这个本事,就别吃这碗饭。」

部门经理得面色严肃起来。

「你说坏账?拿给我看看。」

我走过去把提案交给部门经理,他一目十行看完那一页,沉思道:

「我记得的确天华有这么一笔账,你说得不错。」

他这话一出口,沈恬雅的脸瞬间煞白起来,姜蔚也面色铁青地盯着我。

所有人都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

「小沈,」部门经理脸色微沉。

「小姑娘有进取心是好事儿,但是用错了地方就不好了。」

「经理,」沈恬雅身体晃了晃,颤声道,「不是这样的,您听我解释……」

「别说了!小阮,一会儿把提案送到我办公室。」

部门经理打断了她的话,瞥了一眼她和姜蔚,转身出去了。

我对着沈恬雅微微一笑,如愿看到了她咬牙切齿的表情。

「你别得意得太早,」沈恬雅眯着眼道,「阮盛,我舅舅是经理,这件事儿对我不会有任何影响!」

我白了她一眼,懒得和她说话,转身出去了。

03

晚上下班的时候,我刚想上我的小破车,手腕却突然被人拽住了。

姜蔚语气很不好:「阮盛,你今天为什么要那么让恬雅下不来台?!」

我简直惊呆了,转身瞪他:「你没毛病吧?!有病就赶紧治!」

「那个提案对你来说又不是很重要!」他烦躁地揉了揉头发。

「你以后还会有很多这种提案,但是这个机会对恬雅来说特别重要,她本来有可能升组长的!」

「偷别人的东西去升职吗?」

我看着眼前的姜蔚,只觉得特别陌生。

「我本来说好给她提案,她升组长就会去求她舅舅把我留下!」

姜蔚皱眉看着我,脸上全是不赞同。

「你现在让我怎么办?!阮盛,你只是一个实习生,你又不缺那份提案。」

「你去跟部门经理说说好不好,你就说是你胡说的,把你的最终版发给沈恬雅,事情还有的挽救!」

我彻底被姜蔚的不要脸震撼到了。

之前我没看出他是这样的一个人啊,短短几个月,一个人真的会变得面目全非吗?

我呆呆道:「那我呢?」

「我怎么办?」

姜蔚一愣,随即侧过脸去轻声道:「我会跟恬雅说说,让她把你留下。」

我气笑了。

「姜蔚,你说这话自己信吗?」

「有多远滚多远好吗,再他妈跟我放这些狗屁我就去把事情闹大,她沈恬雅能留下,你就得他妈收拾铺盖走人了!」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姜蔚微微睁大眼睛,「你以前很善解人意的。」

我感觉再多跟他说一句话都要吐出来了,要不是我爸不许,我现在就要回家让他把这对狗男女踢出去!

我直接启动了车,一眼都没看他就踩了油门冲出去。

姜蔚被我带了个趔趄,还在后面喊我:「阮盛!阮盛,你再考虑一下!」

……

因为姜蔚的一番话,恶心的我直到第二天还心情很不好。

我正坐在桌前完善提案,一边的同事突然小声叫我:

「阮阮,沈恬雅晚上要请咱们部门吃饭,你去不去啊?」

自从我跟沈恬雅闹了那么一次之后,我俩就算彻底撕破脸了。

她看我那眼神儿恨不得要从我身上撕下肉来似的,我也不知道人怎么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可能这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吧。

龙找龙虎找虎,癞蛤蟆找蝲蝲蛄。

沈恬雅因为总经理舅舅的原因,到底没受什么影响,部门经理给了她一分面子,没再提起这件事。

连带着姜蔚也被保了下来。

不过我也并不是很在意,等我接手了公司,有我治他们的时候。

且让他们再蹦跶一会儿。

我还没答话,沈恬雅就来了我们办公区大声道:

「晚上我请客,和盛楼,大家务必赏光啊!」

同事有些愿意捧她臭脚,恭维道:

「沈大小姐出手就是不一样,和盛楼人均不得好几百,今晚上又能享福了!」

「是啊,也就跟着恬雅沾沾光,我们自己哪舍得去,一定去一定去。」

……

我转过去假装没听见,沈恬雅却特意走到了我跟前。

她身上还背着姜蔚送她的 lv,走到我跟前有意无意地展示着那个包。

「阮盛,你今天晚上也会去的吧?我们之前可能有点误会,不过同事之间哪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她笑着看着我,瞥了一眼一边的同事。

「对啊,」那个同事会意附和道,「去呗,恬雅都亲自邀请你了,不去可就是不给人家面子了啊。」

我看着沈恬雅眼底深处隐藏不住的恶意,心说我他妈给你们这群 B 什么面子?!

你们也配?

但是盛扬底层的风气已经不太好了,关系户横行,我想去看看他们真实的样子到底是怎样的,于是点点头道:

「好啊,我肯定赏脸。」

沈恬雅表情一窒,片刻后咬着牙道:「那真是太好了。」

04

这场饭局是沈恬雅为了彻底平息之前的风波,堵住同事的嘴请的。

因此选的地方还不错,属于中上等,人均大概四五百。

我开着我的小破比亚迪就到了饭店。

其实我毕业的时候我爸送了我几辆车,帕拉梅拉、大 G、阿斯顿马丁,但是我不喜欢那么高调,几乎从来没有开过,连姜蔚都不知道。

一到门口,我就看到所有人都在围着沈恬雅,众星捧月似的。

连之前态度特别不好的人事都对着她笑出了一脸褶子。

姜蔚在她身边微笑着,感受着与有荣焉的自豪。

这场景看得我很不舒服,我不想过去凑热闹,沈恬雅却一眼就看到了我。

她眼睛一亮,在人群中伸出手来指着我大声喊道:

「阮盛!」

我顿了一下,转回头来跟几个同事打招呼。

人事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沈恬雅一眼,假装没看到我似的扭过头去。

沈恬雅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印着奔驰车标的车钥匙递给了一边的服务员,居高临下道:「给我把车去停一下。」

服务员恭敬地接过钥匙,出门按开了一辆奔驰 S 级。

其他几个同学都恭维道:还得是恬雅啊,又换车了?我记得之前还是路虎的!

「对啊,咱们恬雅自己是白富美,舅舅又是总经理,人生赢家啊。」

「找了个男朋友还这么帅!」

沈恬雅嘴角露出一丝骄矜的笑意:「行了行了,对了阮盛,你开的什么车啊,让服务生帮你停一下啊。」

我摆摆手:「不用,我车停地下了。」

「哦?」沈恬雅睁大眼睛做出一副好奇状,「你开的什么车啊?」

我平静道:「比亚迪。」

「啊?」她夸张道,「我看你背的包都挺好的,还以为你家里条件很好呢。」

「哎呀,哪有那么多你这样的白富美啊,你就是太天真了恬雅!」

人事也点了点头,意有所指道:「现在有些小姑娘啊,就是太虚荣了,用那种贷款买包呢,你条件这么好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包。

爱马仕喜马拉雅钻扣,我妈给我买的,我也忘了具体多少钱了,大概能买两辆奔驰 S 吧。

其实我对奢侈品是完全不追求的,但是我妈经常给自己买的时候也捎带着给我买一个,我家里的包多的都装不下了。

这些包对我来说跟帆布包没啥差别,我都是换着背,之前可能背过 gucci 和香奈儿什么的被沈恬雅看到了。

「都是高仿罢了,」人事继续道,「我朋友圈就有卖的,一个 A 货才几百,你可别被骗了,有些人不是真的白富美,就爱装白富美!」

沈恬雅一听这话,捂着嘴笑了。

「还真是长见识了。」

一边的姜蔚表情复杂地看着我,似乎有些怜悯,又似乎有些鄙夷。

我看着人事,不知道她对我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恶意。

明明我从来没得罪过她。

不过转念我就明白过来了,人事最近正面临着升人事经理的岗位,有不少人都在盯着这个岗。

她知道我跟沈恬雅之间有矛盾,想踩着我讨好沈恬雅,让她在她舅舅面前美言几句。

我看了一眼人事,记下了她的名字。

这个小人我必须铲除,最晚年底就得让她下岗。

这种东西如果当了人事经理,掌管盛扬的人事,盛扬岂不要变成关系户的天下?!

……

几个人奚落了我一番就围着沈恬雅进了包厢,沈恬雅坐在主位上,随便把我安排进了一个角落。

我也不在意,自己吃自己的菜,可沈恬雅还是不打算放过我。

她指着我身上的包笑道:

「阮盛,你这个是喜马拉雅吧,做得还挺真的,你这个多少钱啊?」

「背个假包也不嫌丢人,」人事轻蔑地看了我一眼。

「背个高仿更丢人好吗?」

沈恬雅笑着点点头:「对啊阮盛,我没有别的意思,但是做人最好别太虚荣,你说呢?」

整个包厢都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我。

大家都感觉到气氛变了,沈恬雅已经开始对我集中火力了

我有点烦了。

这群人平时不好好工作,给他们发钱就在这勾心斗角。

这可是我家的公司啊!

可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一边坐着的王姐就开口了。

「沈恬雅,你那车是租来的吧,一天多少钱啊?」

我惊讶地看着她。

王姐也是人事部门的,但她家是真有钱,是最早的一批拆迁户,她出来工作纯粹是为了实现人生价值。

早听说她不喜欢沈恬雅的做派,没想到居然这么大庭广众就跟她撕起来了。

沈恬雅脸色瞬间僵硬了,她磕磕巴巴道:

「什、什么租来的,王姐你说什么呢?」

王姐笑了。

她拿出手机来找出一个人的朋友圈:「你这辆车我朋友也租过,沪 T431X,因为是我的生日我就记下来了。」

「没钱就别硬装,连奔驰也得租,做人最好别太虚荣,你说呢?」

沈恬雅面色一白,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

其实她那辆车的车牌号我们压根就不记得,但看她这个反应,所有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这个白富美还真是装出来的。

这是刚刚沈恬雅说的话,我一听就乐了。

沈恬雅看见我笑,顿时大怒道:「你笑什么啊阮盛,你天天背个破高仿你有意思吗?我车是因为去 4s 店保养了才租了辆车,你呢,你那辆破车卖废铁都不要吧!」

我笑道:「急了急了,我这包能买你两辆车,你装什么啊?」

「两辆车?!」

沈恬雅轻蔑地笑了:「谁不知道你天天开个不到十万的车上下班,你能背两百万的包会开这种车?你撒谎也有个限度好吧?!」

一边的人事也附和道:「对啊,吹牛逼也有个度,阮盛,虚荣还无所谓,撒谎就是人品问题了!」

姜蔚满脸失望地看着我。

「阮盛,你什么条件我最了解了,你跟恬雅认个错,把这事儿翻篇吧。」

我被这群傻逼气得正要拍案而起,一边的王姐却突然拿过我的包,认真地看了看后表情严肃下来。

「爱马仕的喜马拉雅铂金包,还是钻石扣的,雾面白色。」

「这确实是真的,我也有一只,不过我的是普通款的,阮盛,你深藏不露啊。」

别人说话这些人还不信,但是王姐一开口,所有人就都震惊了。

大家都知道王姐家有钱,什么爱马仕对她来说就跟玩儿一样,她的眼神是不会出错的。

沈恬雅的表情十分精彩,她愣愣地看着:

「什么?」

王姐轻轻摸了一下包面,赞叹道:「我也想买这个来着,没买到,不过对于奔驰都要租的人来说,你应该见都没见过吧。」

「没见识不可怕,没钱还要硬装就……」

王姐把包递给我,朝着沈恬雅挑衅地抿了抿唇。

「怎么可能!」沈恬雅失态地大喊,「我不信,姜蔚明明告诉我你很穷的!」

姜蔚也不敢置信地看向我。

所有人看着沈恬雅的目光都冷了下来。

本来以为是家里有权有势的白富美,没想到连车都是租的。

我没搭她的话,跟同事们笑道:「大家吃饭啊,这家虽然便宜,但是菜还是挺实惠的。」

同事们对我的态度客气了很多,目光似有如无的流连在我的包上。

接下来的半场,沈恬雅一句话都没有说,强撑着挺到最后去结了账。

我走出酒店,跟沈恬雅笑道:「快把车还回去吧,晚了就要加钱了!」

同事们纷纷捂着嘴偷笑,沈恬雅恨恨地瞪了我一眼,如果目光能杀人,她可能就要把我钉死在这了。

……

晚上回家的时候,姜蔚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你这么有钱,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的?!」

「你怎么能这样,阮盛,你一直就没信过我!」

我冷笑一声,拉黑了姜蔚的所有联系方式。

晦气!

05

这件事过后,我跟沈恬雅真正势同水火起来。

我的提案通过了,顺利的凭着自己留在了盛扬。

姜蔚也留下了,因为沈恬雅跟人事打了招呼。

我们三个也不知道是什么孽缘,都被分配到了一个小组。

这天下班的时候,我被同事叫住了。

「副经理让你去一趟办公室。」

他的表情欲言又止,我估计没什么好事儿,果然一进办公室,我就看到了人事、沈恬雅、姜蔚都在屋里。

有这几个人在保证没好事儿,我有些烦躁,看着副经理等他说话。

副经理点了点人事:「你把具体情况跟小阮说一下。」

人事斜睨了我一眼,不怀好意道:「是这样的,张总,第三组的人太多了,其他组都控制在 10 个人以内,只有第三组是 11 个人。」

「我们觉得这样下去会增加公司的运营成本,应该从第三组裁掉一个人。」

沈恬雅嘴角勾起。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八成又是她搞的事,只不过这次来了个釜底抽薪,打算把我踢出去。

我有时候真的很佩服沈恬雅,她真是坚持搞事从不松懈,就好像我是她杀父仇人一样。

我没搭理人事,直直地看向副经理。

这个副经理平时就跟沈恬雅走得很近,估计这次只是走个形式,想要把我直接劝退。

果然,副经理点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那你觉得应该裁掉谁呢?」

人事上前一步道:「第三组最新来的有沈恬雅、姜蔚和阮盛。」

「沈恬雅工作努力认真,参与了不少项目,能力杰出。」

「姜蔚为人处世也很好,小伙子很有潜力,也爱学习。」

「阮盛,」她白了我一眼道,「阮盛在同事里风评挺不好的,仗着家里有钱,工作不认真,也不团结同事,总是跟同事有矛盾,张总,我觉得应该裁掉阮盛!」

我被她瞪眼说瞎话的本事气笑了。

「何姐,我来了三个月交了四个提案,我工作不认真?我仗着家里有钱又是怎么仗了?你说我跟同事有矛盾,说的是哪个同事啊?」

人事连看都没看我,轻蔑道:「这就是你跟前辈说话的态度?你父母没教过你什么叫教养?」

副经理也皱眉道:「小阮啊,一个巴掌拍不响,别人说你有问题是希望你进步,你不要总从别人身上寻找问题,年轻人要谦虚一点!」

沈恬雅得意地看着我,一边的姜蔚也点头道:「张总,我可以作证。」

「阮盛确实总是跟同事有矛盾,之前恬雅请同事吃饭想缓和一下关系,阮盛说话夹枪带棒的,我同意何姐的说法。」

副经理仰在真皮座椅上看着我,装腔作势道:「你看,小阮,不是我不护着你。」

「实在是你引起了众怒啊。」

他们几个一唱一和,简直跟他妈讲小品一样。

我感觉心里压抑着的怒火越来越盛,面无表情地看着副经理道:

「说白了不就因为她舅舅是总经理吗,你装什么逼呢?」

「你怎么说话的!」副经理勃然大怒,拍桌子道。

「你有没有教养!」

我冷笑一声。

「如果说趋炎附势的拍马屁,给人下绊子就是教养,那我确实没有,我这脸皮都长你们脸上了,瞅瞅这一个个脸皮厚的他妈跟城墙似的!」

人事鄙夷道:「你舅舅要是总经理,你也行,没本事就别说这些废话!」

「有钱有什么用?有钱充其量是个暴发户,有权才是真的!」

这一刻,我出离愤怒了!

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我的男朋友嫌贫爱富跟我分手,女同事知三当三插足我的感情,我都没有说什么,我只是在努力工作,想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

只因为一个在他们眼里看来有权有势的人看我不顺眼,这些压根就不了解我的人就上赶着落井下石,讨好别人,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太过隐忍,从一开始我就把他们都开了!

我注视着人事,平静地开口:

「你的意思是,谁有权有势,谁就有话语权?」

「当然!」人事讥讽地笑道。

「这是社会!你还以为是你学校里那一套呢?!」

姜蔚也附和道:「对,阮盛,你总是这么天真,你醒醒吧。」

我点点头。

「行,我知道了。」

说着我转头对副经理道:

「给董事长打电话。」

副经理一怔:「你疯了吧阮盛,你就是告到董事长那也没用!」

我摇摇头。

「你猜我什么叫阮盛?」

这一句话问得没头没脑,副经理拧眉道:「你叫什么关我什么事?」

我慢悠悠道:「因为我妈叫阮扬,我爸叫盛开强,我跟我妈姓。」

「盛扬就是用了我爸的姓和我妈的名,你现在懂了吗?」

这一下子,办公室里所有人都笑了。

沈恬雅笑得尤其夸张,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阮盛,你是不是受的刺激太大,失心疯了,需要我给你叫救护车吗,这也太牵强了吧?」

「对啊,识相点你就赶紧收拾东西走人,不然我给你简历上写点什么,看哪个公司还敢要你!」人事也满脸嘲讽的笑意。

「胡说八道也不能太离谱,你是董事长的闺女,我还是董事长的爹呢!」

「谁是我爹?」

06

「谁是我爹?」

办公室的大门被猛地推开,我爸面色铁青地出现在了门外。

总经理带着所有的部门经理跟在他身后,面色惊恐地看了进来。

我心里突然很委屈,走过去站在我爸身边,指着副经理道:

「爸,他要开除我。」

话音刚落,满场皆惊!

副经理猛地站起身来,见了鬼一样惊声道:

「爸?!」

我爸冷笑一声:「不敢,我可生不出你这么大的儿子,你要开除我闺女,我倒想问问你开除的理由是什么?」

人事震惊地看着我爸,满脸煞白,脚下一软就倚在了墙上。

副经理额头早已冷汗涔涔,他瞪着我的眼珠子几乎都要从眼眶里出来了,随后一下子反应过来赔着笑道:

「董事长,这都是误会。」

「什么误会啊」

我爸踱步进来,一屁股坐在了副经理的真皮座椅上。

「我倒想知道我闺女犯了什么错,刚才隐约听着你们说她没有教养,可能是我的家教出了什么问题,你说说,我也改进一下。」

他冷眼看着副经理,语气不虞。

副经理冷汗已经顺着脸滴下来了,讷讷地说不出话来,只是弓腰在一边站着不敢抬头。

沈恬雅和姜蔚早就吓傻了,在一边傻愣愣地站着,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我叫你到基层工作是为了你将来更好地接手公司,你怎么这么不争气,什么臭鱼烂虾都能欺负你?!」

我爸不满地盯着我。

我冷哼一声道。

「谁让人家的舅舅是总经理呢?

我又没有关系,人家看不起我也是正常的。」

「舅舅?」我爸眉头拧紧,看向一边的总经理。

总经理愣了一下,惊慌道:

「什么舅舅,董事长,我不知道啊。」

透过办公室透明的玻璃,我看到外面的同事都看好戏似的往这边伸着脖子。

董事长来了,还带着所有的经理,这么大阵仗大家还是第一次见。

在听到董事长是我爸爸后,同事们的表情都惊愕无比,手头的工作也不干了,恨不得把耳朵伸进来听八卦。

「老杜,哪个是你外甥女,也不给我们引荐引荐?」

我爸斜了一眼总经理。

他话里话外透露着不满,总经理早就吓坏了,立马解释道:

「盛董,我是真的不知道啊,肯定是有人诬陷我!」

一边的沈恬雅,面色惨白上前一步,虚弱道:

「舅舅,我是恬雅啊。」

总经理皱眉看了她一眼。

「我是独生子,没有姐姐妹妹,哪来的舅舅,你不要乱攀关系!」

沈恬雅身子一晃,急道:

「我妈妈是田莹,是您的远房表姐,之前您回来的时候我们见过的。」

「田莹?」总经理沉思了一会儿义正词严道,「不认识,不要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就过来攀关系,盛扬不是拉关系的地方!」

我看了一眼总经理。

他倒是聪明,认不认识现在也不能认识了。

人事和姜蔚猛地扭头看向沈恬雅。

门外的同事们早已开始交头接耳,哪怕没听见他们说什么我也能猜得出来,他们一定是在议论沈恬雅。

因为他们都指指点点,表情惊讶中带着鄙夷。

总经理上前一步对着我爸表忠心道:「盛董,这种人我们公司不能留,您一定要相信我,我从来没有把亲戚安插进来过。

这事我是真的不知道!」

我爸不置可否地撇过头去问副经理。

「是我闺女说得这么回事儿吗,你们看不起他就要开除她?」

「我倒不知道,在我自己的公司里,还有人能开出我闺女,你好大的威风啊。」

副经理早已吓得两股战战,那边的人事更是简直就要当场晕过去了,一个劲儿地连说不敢,都是误会。

我爸没搭理他们,站起来走到我身边。

「公司的业务学得怎么样了?下个月开始你就接手吧,到管理层来。

基层的业务了解了解就够了,主要还是要做好公司的规划管理,盛扬以后还是要你撑起来的。」

我点点头道:「好的。」

然后我爸就带着一众的经理出门了,他不需要再多说什么,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他的态度。

总经理回过头来狠狠瞪了一眼部门副总,冲着我恭敬道:

「阮小姐您放心,这事儿我们一定会处理好的。」

我点点头跟着走出去。

从副经理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所有的同事们看着我的眼神都变了,他们面色严肃,都在假装工作。

之前帮沈恬雅骂过我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埋着头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

沈恬雅呆滞地跟在我后面出来,这一下子所有人都知道,总经理压根就不是她的亲舅舅。

她只是在扯着虎皮,拉着不知道哪门子远房亲戚的关系在公司里横行霸道。

之前还对她谄媚无比的同事现在全部都变了脸,大家早就受够了她那一套,纷纷落井下石嘲讽道:

「还真是长见识了,没见过上赶着攀关系的,这他妈不纯纯一个骗子吗?」

「牛皮都快吹破天了,一表三千里的表舅也能算舅舅,你舅舅简直要被你坑死了啊沈恬雅!」

「是啊,怪不得连车都是租来的敢情什么都是骗来的,要不要脸啊你?」

还有人直接去把她桌上的东西一把拿走道:「之前说你舅舅是董事长,把我的杯子和包都拿走了,好家伙,原来你这是诈骗啊!」

沈恬雅有些无助地退了一步,撞在了身后姜蔚的身上,她扭过头来,泪眼盈盈地看着姜蔚。

「姜蔚……」

姜蔚没说话,他表情很难看,一把推开了身前的沈恬雅道:

「你居然骗我?」

沈恬雅失魂落魄地看着他。

「我没骗你,他真是我舅舅,再说了你不是说跟我在一起是因为喜欢我吗?」

姜蔚冷笑道:「喜欢你,你也配?」

沈恬雅惊呆了,看着姜蔚说不出话来,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

我看着这一出闹剧,心里实在是有些厌烦,跟经理打了个招呼就提前回家了。

我想休息一下,可是没过多久我的门就被敲响了。

打开门一看,姜蔚正捧着一束花站在门口。

我心里实在叹服,这家伙变脸变得也太快了。

刚才还恨不得置我于死地,要把我踢出公司,现在就能屈能伸来给我送花了。

姜蔚满脸诚恳的看着我:「阮阮,之前是我鬼迷心窍,对不起。」

「我不喜欢沈恬雅,我真的就是一时糊涂,你能不能原谅我?」

我刚要说话,他又打断我道:「但是你也一直都不信任我,你如果早告诉我你爸爸是盛扬的董事长,我们也就不会分手了,你也有错啊!」

我简直无语至极。

我看着姜蔚道:「你既然这么想傍个老板,就不该来找我,你直接去找我爸就得了。」

姜蔚面色沉痛,扑通一声跪在了我面前哭诉道:

「阮阮,真的对不起。

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彼此都是初恋,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人都会犯错的,你得给我一次改正的机会啊!」

他哭的就好像死了爹妈一样,我看着他这幅作态心里作呕。

我轻声道:「你记不记得分手的时候我叫你不要后悔,你跟我说保证不会后悔。」

姜蔚凑过来抱住我的腿。

「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

但是我还是喜欢你的阮阮。

我跟沈恬雅在一起只不过是为了留在盛扬,我想等我扎根下来就跟她分手再回来找你的!」

我嘲讽地笑了笑。

「那我是不是还应该感到荣幸?」

「姜蔚,我本来是想半年后接手公司就让你当总经理的,但现在看来你似乎更喜欢当总经理的表外甥女婿。」

「别再来找我了,我们在一起三年,别让太我看不起你。」

说着我就把门狠狠关上了。

姜蔚在门外嚎啕大哭,哭得我心烦意乱,干脆走到卧室,把门关上大声地放起音乐。

他现在哭只是因为他后悔错过了当总经理的机会,但他后悔的从来都不是跟我分手。

这个人真的太现实了,我不禁想,钱有的时候真是个好东西。

就像照妖镜一样,能照出皮囊下到底是人是鬼。

……

那之后姜蔚又来找了我几次,只不过我态度都很坚决。

我跟他说,如果再来骚扰我就让我爸在行业内封杀他,他才不甘不愿地走了。

三个月后我空降到了公司,成了总经理。

再进公司的第一天,我就被沈恬雅叫住了。

她憔悴了许多,脸色枯黄,看起来过得不是很好。

那个一直背着的蓝色 lv 也消失了,听说是被姜蔚要回去了。

她拦住我,脸上的表情谦卑而恭敬,和之前的趾高气扬截然不同。

但我还是能看出她眼底深处隐藏着的不甘。

「阮盛,」她低头小声道,「之前是我太不懂事了,我为我的所作所为和你道歉,能不能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计较了?」

她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我这些天过得很不好,也算得到惩罚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求求你,如果离开盛扬我真的活不下去!」

「你发发善心好不好?」

我看了她一眼道:「在你仗势欺人的那一刻,就该想到有人也会这样对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不用我再教你了吧。」

「我给过你很多次机会,现在已经晚了。」

我转身把沈恬雅甩在原地,身后传来了她低低的哭声,绝望又无助。

……

升职的第一天,我就给全公司开了一次大会。

巨大的会议厅里乌泱泱的一片人,但我还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姜蔚和他身边面色苍白的沈恬雅。

主要是他俩的脸色太难看了,难看得特别出众。

之前针对过我的人我爸都没有开除,他的意思是把这些人留给我立威。

新官上任三把火,我站在台上拿着话筒,看着下面许多正低着头颤抖的人。

这些都是之前针对过我的人。

只不过现在他们的表情全然不同了。

我清了清嗓子。

「我们盛扬正在走在国际化的路上,是要把盛扬打造成国内外顶尖的品牌,而现在公司内出现了很多不良的风气,这是发展道路上不可避免的,但是我希望我上任之后不要再看到这种所谓的关系户横行,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凭着自己的真本事吃这碗饭,把盛扬一起打造得越来越好!

目前的乱象必须得以整顿!

沈恬雅、姜蔚、何琼,还有张启超,你们不想着怎么好好工作,天天把心思放在怎么拉关系攀高枝上,把整个盛扬的风气搞得一团糟,一会儿就给我收拾东西走人,财务会给你们多结一个月的工资。

盛扬不欢迎你们这种人!」

这几个人身子一晃,几乎支撑不住,面色惨白地低下头。

如果不是看过之前他们不可一世的样子,我还真不知道这些人都有两副面孔。

我站直身子,看着下面所有的人。

他们的表情有的畏惧,有的震惊,有的好奇。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不一样的,但他们眼里都有一种东西叫做臣服。

臣服于我的位置。

我突然明白了我爸为什么让我隐藏身份到基层体验生活。

其实这件事对我来说也不是坏事,如果我一直在我爸的庇护之下,那我是绝对看不到这些人真实的一面的。

我心里感慨万千,扫视了一遍所有人敬畏的目光,沉声道:

「散会。」

沈恬雅一下子歪倒了,愣愣地坐在了地上。

我看着这些人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突然释然了。

这些人不过是我人生路上的小小插曲,过眼云烟。

我走得越高,他们就越渺小。

我收回目光,朝着办公室走去。

今晚还有一个谈判,我得养精蓄锐。

我的路还有很远,未来一片光明。

迟早,我会不需要依靠我爸,让所有人对我真正臣服。备案号:YX11lvMKV12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