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哪些细思恐极的故事?

我从二手市场买回来一面镜子。

午夜十二点,镜子上突然出现一排血字:

「千万不要坐车牌号 XXX58 的车!!」

笑话,我上班从来都坐地铁。

第二天,经理临时通知出差,并派了车来接我。

车牌号赫然就是 XXX58!

1.

我看着面前汽车的车牌号,脸色惨白。

昨晚,工作到深夜,洗澡出来,就看到客厅镜子上出现一排血字:

「千万不要坐车牌号 XXX58 的车!!」

但我是绝对的唯物主义者,不信鬼神。

很快找到了解释。

是有人搞的恶作剧。

用特殊的笔写上去,氧化过后就变成血字。

谁这么无聊,用这种拙劣的方式吓唬我?

可惜我是厦大毕业的,不怕吓。

现在,大白天的,我却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因为,恶作剧不可能未卜先知。

「小杨,怎么还不上车?接完你还得去接经理,王经理说和客户约好十点半……」

司机在催促。

我心中不安,有个声音告诉我,绝对不能坐上那辆车。

于是,我给经理打了一个电话。

「经理,我拉肚子,要么您先去,我待会儿去搭高铁……」

电话那边的经理很不高兴。

「赶不上算了,我让小张去。」

小张是 00 后,一张嘴很会说,拍马屁一流,所以,在公司很混得开。

他抢了我好几单生意,还闹到经理面前。

经理只是拍了拍我肩膀,说要有容人之心,把我气得够呛。

简而言之,我和小张有仇。

经理这么安排,明显就是对我的行为很不满。

这单生意是我一直跟下来的,这么拱手相让,我很不甘心。

但是,我又不想坐上这辆车……

我一咬牙:「您让小张去吧。」

2.

车扬长而去。

我上了楼,观察着那面镜子。

那是一面全身镜,一人高,镶嵌在木头里。

我坐在那里,又有些后悔。

说不定搞恶作剧的是熟悉的人。

那台车是公司用车。

就算我今天不出差,以后也会出差,肯定会有坐这辆车的机会。

我又想,这恶作剧不会是小张干的吧。

那二手市场就在小张家不远,我记得小张说过,他一个亲戚就在二手市场里摆摊。

他故意吓唬我,让我不敢去出差,他刚好抢了这单业务。

我正在后悔不迭的时候,突然接到同事的电话。

「小杨,我刚听说公司的车在路上和货车相撞,车都撞扁了,里面的人肯定都没了!」

我坐在那里,身体发凉。

同时,又有些庆幸。

要是我去出差的话,坐在那辆车上被压扁的就是我了……

晚上,经理和小张死亡的消息就在公司群里传开了。

同事们唏嘘不已。

也有知情的,私聊我说我运气好。

不,不是运气好。

而是这面镜子救了我一命。

小张是它替我找的替死鬼。

晚上,我没有睡,而是坐在沙发上,盯着那面镜子。

午夜的灯光下,那镜子也泛着幽幽的光。

随着手机上的时间跳到「0:00」,镜子上并没有出现血字。

因为公司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都休假在家。

我天天待在家,观察着那面镜子。

几天下来,那镜子上都没有出现血字,就像一面普通的镜子。

周四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了警局的电话,让我去警局一趟。

3.

到了警局,年轻的警员就给我放了一段视频。

那是一段监控视频。

路口,一辆装满沙子的货车在红绿灯前停下。

后面跟着的汽车没有减速,甚至有些加速,猛地撞上了那大货车。

转瞬间,那汽车就撞瘪了。

那汽车车牌号赫然就是 XXX58!

「这不是简单的一起车祸,经过调查,是发生事故的车辆刹车出了问题。」

我的脸色有些白。

不是简单的车祸,难道是谋杀?

「杨小姐,我听你同事说,那天去出差的本来是你,后来临时换成了其他同事?」

我点了点头。

「对,我那天早上肚子有点疼,我让经理等一下我,经理说时间紧急,就安排其他同事去了……」

我没提镜子的事。

镜子的事太诡异了,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

而且说了,他们反而会越觉得我在撒谎,在掩饰着什么,更可疑。

「杨小姐,我听说你和其中一位死者有冲突……」

我连忙解释:「我和张资伟确实有些小矛盾,我们都是业务员,他抢过我两次单子,但是这都是同事间的小矛盾,我完全没必要去害他的命!而且,我对车子一窍不通,根本不知道怎么在车子的刹车上动手脚……」

「杨小姐,你别激动。我只是问几个问题,做个笔录,没其他的意思。」

对方顿了顿,继续道:「而且,我刚说的,和你有矛盾的死者,并非张资伟,而是黄勇。」

黄勇?

黄勇是司机,我听一些同事说,黄勇这人有点色,但是因为我长得比较安全,黄勇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举动。

「我们这里有一份你的报警记录,你曾报警说黄勇性骚扰你。」警官继续道。

我有些懵。

「黄勇性骚扰我?没有这事,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年轻的警员在那一堆资料里翻找了一遍,找出一份资料,放到我的面前。

看到签名和字迹,我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

是对方搞错了。

我们公司有两个人的名字一样,都叫杨妮。

我进公司早一些,年纪大一些,为了区分,大家叫我大杨妮,叫另一个小杨妮。

小杨妮长得很漂亮,据说有一次出差,被黄勇性骚扰了。

这事闹得挺大,后来还报了警。

只是那黄勇是老板的叔叔,出来后继续在公司上班。

反倒是同事们对小杨妮指指点点,说她不要脸,穿得那么少,勾引男人……

再后来……

小杨妮跳河了。

我解释了一遍,之前报警的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位同事。

年轻的警员也被两个「杨妮」绕得有些头晕。

又问了其他几个问题,就让我回去了。

4.

回到家,我总有些心神不宁。

我想到了小杨妮。

小杨妮很漂亮,她一出现,就会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公司的很多男同事都喜欢她。

我也暗暗羡慕她。

出了那件事后,同事们对她指指点点。

我也忍不住说了她几句坏话。

小杨妮出事后,我就很后悔,觉得自己就是其中一片雪花……

我又想到了镜子的事。

即使说那辆车出事是人为,也改变不了镜子未卜先知的事实。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凶手故意在镜子上留下字提醒我……

但是,凶手是怎么知道我会买下这面镜子的呢?

我突然想到,前几天和同事说起想去二手市场买一面全身镜。

难道凶手故意准备好镜子,放在二手市场的?

凶手是我认识的人?

一想到认识的人里可能有杀人犯,我就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算了,还是等警局那边的调查结果吧……

傍晚的时候,困意袭来,我便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我按亮手机,手机屏幕闪烁着幽幽的冷光,显示时间刚好是午夜十二点。

由于这几天养成的习惯,我第一反应去看镜子。

这一看,瞳孔猛地瑟缩了一下。

只见镜子上赫然是几个血红的大字:

「远离穿黑衣服的男人!!」

5.

我坐在那里,看着那冰冷刺眼的红字,感觉到一股冷意从背后冒出来。

前几天,镜子上一直没出现字。

再加上车祸是人为的缘故。

我觉得那血字可能是凶手留下的。

但是现在,这血字又出现了。

我先去检查了房门。

大门锁上,并未有被撬开的痕迹。

我又把房间每个角落检查了一遍,确保没藏人。

我住在二十五楼,不可能有人从窗户里爬进来。

所以,房间里不可能进人。

我壮着胆子,去看那镜子上的血字。

血淋淋的,滑落下来,像是真血。

会不会……

这镜子里藏着一只鬼?

我心里有些发毛。

想到镜子的提示,我打定主意,接下来几天都不出门。

然而,第二天早上,刷牙的时候就发现水管堵了。

我连忙给物业打电话。

大概两个小时后,敲门声响起。

我本来想开门,想到镜子的提示,透过猫眼往外看去。

便看到一个穿着黑衣、拿着工具箱的男人!

那男人戴着鸭舌帽,突然抬起头,那双眼睛格外瘆人!

6.

我抵着门站着,身体止不住地发抖。

敲门声还在继续。

我租的是公寓,门口是长长的走廊,这敲门声空旷,透着惊悚。

我想起前两天看的一个案子,说一个人伪装成水管工,杀了一个独居女性……

过了一会儿,敲门声才停止。

我从猫眼往外看去,那男人已经不在了。

过了一会儿,我又接到公司的电话,让我去公司一趟。

人事打来的,说老板会来,每个人都要到,要是不去,就等着被辞退。

我想着自己的房贷,还是出门去了。

走出公寓楼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幸好没再遇到那水管工。

为了避开黑衣服的男人,我没有坐地铁,而是打了车。

见司机穿的白色长袖,我才放心坐上去。

一到公司,大家都来了。

对于前一段时间的事故,大家都闭口不言。

公司要求统一着装,所以,同事们都穿着白衬衫蓝裤子,没人穿黑衣服,我松了一口气。

下班后,老板请客。

公司除了老板一共二十个人,打了五台车。

我扫了一眼,大家依旧穿着白天的衣服,没有人穿黑衣服。

我看到一辆车的司机穿的绿衣服,想上他的车,便被一个人叫住了。

「小杨,你和老板坐一台车吧。」

对方的语态有些暧昧,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和老板,平时除了工作沟通,没什么交集。

不一会儿,老板就来了。

当看到老板的穿着时,我的瞳孔猛地瑟缩了一下。

老板穿的居然是黑色西装。

「愣着干吗,快上车啊。」

老板说着,就打开副驾驶的位置,要推我上车。

平时,老板对我挺温和的,但是这一次的态度特别强硬。

他的双手,像两根冷硬的铁棍似的,押着我。

说的话也很难听:「小贱人,装什么呢!快上车!」

我挣扎着看去,就觉得老板的脸阴森森的,像是变了一个人!

7.

好在我力气大,奋力挣扎,终于挣脱了老板。

恰好一个女同事走了过来,还故意撞了我一下。

老板变回了温和的模样。

刚刚老板那可怖的模样仿佛是我的幻觉一样。

「小杨啊,老板让你坐他的车,你怎么还推三阻四的呢?」

这女同事叫陈晓微,是公司的财务,据说和老板有着不寻常的关系。

她对我的态度带着敌意。

「你不坐我坐。」

说着,就坐上副驾驶,系安全带,很熟练的样子。

刚刚老板那一下真吓到我了。

我找了一个借口不去参加聚餐,打车回家。

回到家,我把门紧紧关上,手里拿着手机。

心神不宁的,总觉得要发生什么。

一个小时后,手机突然弹出一条通知。

「XX 大桥上,一辆汽车发生爆炸,火光冲天。」

不久后,又收到同事发的消息。

「小杨,老板的车爆炸了!幸好你刚刚没坐老板的车!」

「陈晓微抢着坐老板的车,这是上赶着找死啊!」

我看着接连发来的两条消息,并没有太震惊。

我看向静静矗立在客厅角落、闪着幽幽光亮的镜子。

它第二次救了我。

8.

公司接二连三发生事故,老板还出了事,自然没法继续下去。

同事们都各自找后路。

我在家待着,刷招聘网站,不停地投简历。

接下来的几天,那镜子没有再出现任何血字。

而我,再次接到警局的电话,让我去做笔录,了解情况。

这次,接待我的不是上次的年轻警员,而是换了一位年长的警官。

「杨小姐,我姓张,我们又见面了。」

对方笑得温和。

我盯着对方,却没有任何印象。

「一个月前,杨小姐报警说公司有人骚扰你,是我出的警。杨小姐后来怎么样了?」对方的语气中带着关心。

我的脸色却很难看。

之前那个年轻的警官,因为名字一样,把小杨妮误认成我就算了。

但是,为什么眼前这个警官也会认错呢?

我和小杨妮长得并不像。

小杨妮留着长发,脸很小,眼睛很大,长得很漂亮。

而我,一年到头都是穿长裤,剪着短发,同事们都说我没女人味,像个男人,一拳能打死一个变态。

我们俩是截然不同的人。

我勉强露出一个笑。

「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没报过警……」

「我这人其他好不好不敢说,就是记性好。」张警官的语气很肯定,「杨小姐当初的手臂还受伤了,是我送杨小姐去的医院。」

我看向我的手臂,那里确实有一道疤痕。

我盯着那道伤疤,有些失神。

我忘记这伤疤是怎么来的了。

之后,我都有些心不在焉。

在对方说老板的车祸也是人为后,我依旧很平静。

回到家,打开灯。

看着客厅那闪着幽光的镜子,我走了过去。

当看到镜子里映照出的人时,我愣住了。

一股寒意从脚底冒出,直冲天灵盖。

镜子里的人身形娇小,小小的脸,大大的眼睛,虽然剪了短发。

根本不是我。

而是小杨妮的脸!

9.

我把家里的所有镜子都翻找出来。

但是,每张镜子上映照的全是小杨妮的脸!

我有些崩溃。

我为什么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一晚上没有睡,第二天早上再去照镜子。

镜中的人头发凌乱,眼睛发红,眼下发黑,透着憔悴。

依旧是小杨妮的脸。

经过一晚上,我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一些。

既然结果已经这样了,再歇斯底里也没用。

唯一的办法,就是去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我这诡异的遭遇,多半和这诡异的镜子有关。

小杨妮已经死了,肿胀地泡在河水中……

难道这镜子里藏着的东西,能改变一个人的样貌?

要验证这件事其实很简单,只要找到镜子的上一任主人就行了。

在去往二手市场的路上,我想到一个可能。

这镜子的上一任主人,会不会就是小杨妮?

我从小就明白一个道理,得到什么,就要付出什么。

这镜子救了我两次,它要的,会不会就是我的命。

我的身体已经变成小杨妮的了,灵魂会不会也被侵占?

我想着这种可能,大热天的,背后冒出了冷汗。

转眼,就到了二手市场。

10.

我去了买镜子的那一家。

那家老板是个瞎子,不记得我买镜子的事。

幸好,他记得那面镜子。

「那镜子是小杨的。」老板道,「小杨是个好姑娘,看我是个瞎子,有什么不要的东西都给我。」

小杨……

不用照镜子都知道,我的脸色肯定难看极了。

「大爷,您说的小杨全名叫什么?」

「杨……」大爷想了一会儿,吐出一个名字,「杨妮。」

我背后的冷汗冒得更加厉害了。

真的是小杨妮的镜子,看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那镜子,正一步步让我变成它主人的模样!

「大爷,您知道杨妮家住哪里吗?我在那镜子的缝隙里发现一只耳钉,可能是杨妮掉的,我想还给她。」

大爷摇了摇头,并不知道小杨妮的住址。

我回到家里,看着那面镜子,只觉得毛骨悚然。

我想把那镜子砸了。

但是,小杨妮的鬼魂说不定就藏在里面,砸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我总觉得那镜子里,有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

就像盯着猎物。

我扯下窗帘布,将那镜子裹起来,放在了角落里。

那种被窥视的感觉终于消失了。

我给公司人事发了信息,让她帮忙查一下杨妮的住址。

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去小杨妮生前住的家里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到晚上的时候,人事才给我发来小杨妮的住址。

外面天已经黑了,我再大胆,也不敢天黑去。

我裹着被子,在床上睡去。

醒来的时候,刚好凌晨十二点。

四周透着诡异的寂静。

我盯着客厅的方向,眼中闪过犹疑。

那镜子上会不会出现血字?

明知道那镜子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心里还是产生浓浓的好奇心。

去看一眼。

就一眼。

最终,我还是从被窝里走出来,来到了客厅。

我走到角落,那裹着镜子的窗帘解开。

当解开最后一层的时候,我的瞳孔地震,下意识地将镜子扔出去!

镜子上是血红的一排大字:

「不要去!!不要去!!不要去!!」

11.

那镜子里藏着的东西果然是小杨妮的鬼魂!

不去,难道任由自己慢慢异变。

变成另外一个人?!

这一次,我不会再听镜子的指示。

我将镜子上的血字擦掉,重新裹上窗帘布,放在角落里。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了人事给我的地址。

小杨妮的家是一片老旧住宅区,楼栋密密麻麻的,采光很差。

远远看去,透着一股阴森森的感觉。

我来到那栋楼,上了三楼。

我本来觉得,自己进小杨妮的房子轻而易举。

因为,我的脸已经变成小杨妮的脸,只要找物业开门就行了。

但是,这住宅区的老旧超乎想象,居然连物业都没有。

最后,只能找来一个开锁的,将门打开。

我走进了房间,一股怪异的味道扑面而来。

很浓郁的香气,香得呛鼻。

和小杨妮身上的味道不一样。

她身上也香,但是淡淡的清香。

这里是一室一厅,因为采光不好,很潮湿。

我在客厅转了一圈,打开了卧室的门。

卧室收拾得很干净。

我的目光,很快落在角落的箱子上。

那箱子是木箱,一眼看去,有些像棺木。

这箱子,说不定就藏着小杨妮的鬼魂为什么在镜子里的秘密。

我猜测,小杨妮的家人知道什么秘法,将小杨妮的鬼魂封在镜子中。

将镜子放在二手市场,静静地等待着容器。

容器会变成小杨妮的样子,装纳着小杨妮的灵魂。

那时候,小杨妮将复生。

我就是被选中的容器。

这箱子里藏着的应该就是小杨妮的尸体。

如果将小杨妮的尸体送去火葬场,是不是就能化解?

我深吸一口气,将那箱子打开。

里面果然躺着一具尸体。

但是,看见尸体的脸时,我脑袋轰的一下,突然懵了。

箱子里躺着的,肿胀腐烂的,居然是我的脸!

12.

我想起来了。

我全都想起来了。

死的不是小杨妮。

而是我。

我有傍晚跑步的习惯。

十天前,我沿着河堤跑步的时候,突然看到一抹熟悉的穿着白裙子的女人跳入河中。

那一带很偏僻,没什么人。

我没有多想,就跳下去救人了。

我把人救了上来,自己却因体力不支,淹死了。

再有意识的时候,我就成了鬼魂。

我的鬼魂藏在家中的镜子里。

或许是冥冥之中注定的,那面镜子,居然被小杨妮买了回去。

我是因为救小杨妮死的!

她欠我一条命!

我的鬼魂慢慢侵占着她的身体……

这里也不是小杨妮的家。

而是我的家。

那面镜子,也是我给二手市场的那位瞎子大爷的!

因为我顶着小杨妮的身体,所以老板对我的态度才那么暧昧!

我回到家。

将那面被我塞在角落里的镜子拿了出来。

拆掉了裹在上面的窗帘布,又用抹布将上面的灰尘擦了一遍。

这镜子镶嵌的木头是槐木。

槐木招鬼……

但是,我还是有些不安。

总觉得自己还是忽略了什么……

晚上,我被尿憋醒了。

当我走到客厅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门口多了一双鞋。

那是一双球鞋,男人的鞋。

我独居,家里怎么可能有男人的鞋?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

家里进人了。

我咽下一口口水,目光扫过客厅,不放过任何可以藏人的地方。

我的目光停在窗户旁。

那里影影绰绰的,鼓起,仿佛站着一个人。

似乎有一双眼睛,透过薄薄的窗帘布,冷冷地盯着我。

13.

我转身想跑。

却在下一瞬僵住了。

一只骨节粗壮的手突然落在我的腰上。

「妮妮,是我。」

男人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我转过头来看,便发现是一年轻人,长得还挺好看的,只是刘海有些长,半遮挡着眼睛,看起来有些阴郁。

妮妮……

语气这么亲密。

而且,他是开门进来的,说明他知道公寓的密码。

难道这人是小杨妮的男朋友?

绝对不能让他发现这身体里已经换了芯子。

我努力扯出一个笑,让自己的表情没那么僵硬。

「大半夜的,你吓死我了。」

我借着去上厕所的机会,将手机里的软件都翻了一遍。

试图找到和这男朋友有关的蛛丝马迹。

但是,什么都没找到。

既然是男朋友,为什么一点痕迹也没有呢?

他真的是小杨妮的男朋友吗?

我躺上床的时候,他也自然而然地躺上来,从背后抱住我。

我身体僵硬得厉害,几乎一晚上没睡,就这么到天明。

14.

第二天起来,我没看到那人的踪影。

我松了一口气。

这里不能待了。

如果他真的是小杨妮的男朋友,发现我不是小杨妮后,肯定会报复我。

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换个住处,再想后续怎么办。

我简单收拾了两样东西,刚打开门,表情突然僵住了。

那男人正站在门口。

走廊有些暗,男人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妮妮,你要去哪里?」

他似乎在笑,只是那笑容很怪异,瘆人。

我的腿有些软,勉强镇定道。

「我……我去面试……」

他的眼神似乎阴沉了几分。

「妮妮,今天陪陪我,陪我最后一天,明天再去面试好不好?」

他的声音温柔,眼神却偏执阴郁。

但是我丝毫不怀疑,我要是说不,他随时可能掏出一把刀。

我只能勉强扯出一个笑。

「好。」

这一天,我们一起吃饭、看电影,像普通的小情侣一样。

实际上,我的精神高度紧绷着。

生怕他发现我不是小杨妮。

或许是因为白天精神高度紧张,太累了,晚上,我竟然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手机发出幽幽的光。

我拿过手机,就发现上面有一条新的短信。

当看清上面的内容时,我的困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杨小姐,我是张警官,收到这条信息的时候,请务必保持冷静,因为你正在和一个杀人犯待在一起。」

「我们将在半个小时后到达你的公寓,你找机会藏起来,以防他将你作为人质。」

我深吸一口气。

这男人根本不是小杨妮的男友。

而是个杀人犯!

我正和一个杀人犯躺在一张床上。

突然,一口冷气喷在我脖颈间,令我脊背发凉。

我转头,就见那男人已经醒来,正撑着上半身。

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的手机。

15.

「别半夜玩手机,对眼睛不好。」他说。

说完,就躺下了。

我轻轻呼出一口气。

好险。

幸好,他并没有看到那条信息。

我努力平复着呼吸。

张警官这条短信是二十分钟前发的。

等于他们还有十分钟就到公寓了。

只留给我十分钟躲起来的时间。

否则,我将作为人质,陷入危险。

麻烦的是现在,这杀人犯的手正紧紧地搂着我的腰。

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

「我去下洗手间……」

那搂着我的手放开了。

我起身,刚走两步。

「慢着。」

男人突然开口,我的心又狂跳了起来。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就在我心脏狂跳的时候,男人只是把一双拖鞋放在我的面前。

「怎么总不穿鞋?小心着凉。」

说着,把拖鞋套在了我的脚上。

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那一眼很复杂,像是要将我的脸深深刻入脑海。

我不及深想,连忙进了洗手间,把洗手间的门紧紧关上。

我的背紧紧地抵着洗手间的门。

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流逝,一分一秒,格外难熬。

生怕外面的男人发现异常,撞门而入。

窗外,警笛声响起。

我刚松一口气,敲门声突然响起。

那敲门声越来越急促。

后面变成了撞击声。

我紧紧地抵着门。

但是,门外的人跟疯了一样,力气奇大。

门被撞开了。

男人撞了进来,眼神阴冷,将我逼到了墙角。

「妮妮,是你报的警吗?你刚拿手机是在报警吧?为什么要报警?!」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

突然伸出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窒息的感觉席卷全身。

好难受……

我失去了意识。

也在那瞬间,我似乎听到公寓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16.

我再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在医院,病房里充斥着消毒药水的味道。

看来我没死,得救了。

我在医院住了两天。

刚出院,就遇到了前段时间警局见到的老警官,张警官。

我也从张警官的口中,知道那个案子的后续。

那犯人叫赵承峰,那一天,警察冲进来的时候,犯人或许觉得无路可逃,转身就从窗户上跳下去,当场死亡。

赵承峰并非我想的针对独居女性下手的连环杀手。

而是害死小张、黄勇、经理还有老板、陈晓微五个人的凶手。

他从事汽车研发,很懂车辆,对那两辆车动了手脚。

所以,才有了那两场事故。

「这两个案子,赵承峰是凶手,证据确凿,唯一的问题是,我们找不到赵承峰谋害这五人的动机。」

张警官锐利的眼神盯着我:

「杨小姐,根据你同事的证词,那两次事故,本来该坐上车子的都是你,但是你都拒绝了。如果一次是巧合,那这两次,也未免太巧了。」

当然不是巧合。

是我自己给自己的预警。

我的鬼魂藏在镜子里,慢慢侵占着小杨妮的身体。

作为鬼魂,也有一些未卜先知的能力。

所以,通过镜子告诉了自己。

但是,这是我的秘密。

不能告诉任何人。

我冷静开口:「确实是巧合,第一次是肚子痛,第二次是老板对我的态度很奇怪……」

张警官明显不信。

「杨小姐,我们找到赵承峰摔坏的手机,还原了里面的信息,有两条删掉的短信引起我们的注意,这两条消息,都是赵承峰发给杨小姐的。」

「第一条是:千万不要坐车牌号 XXX58 的车。」

「第二条是:远离穿黑衣服的男人。」

我顿时愣住了。

这怎么可能?!

这两条信息,明明是镜子告诉我的。

怎么可能是赵承峰告诉我的?!

17.

我觉得我自己肯定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回到家,我将整个家都翻了一遍,想要找寻什么。

但是,直到筋疲力竭,我什么都没找到。

我疯狂地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像疯子一样。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两样东西。

一封信,一只旧手机。

我打开手机,里面有陌生号码发来的两条信息。

「千万不要坐车牌号 XXX58 的车。」

「远离穿黑衣服的男人。」

显示「已读」。

我知道,这陌生号码,就是赵承峰的。

我打开那封信,上面的笔迹熟悉又陌生: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你这个真相,其实,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根本没有什么鬼魂,你就是小杨妮。」

脑袋一针刺疼。

我终于知道,我忘记了什么。

18.

我叫杨妮。

外人眼里,我很漂亮,性格温婉。

实际上,我是个内向而自卑的人。

我父母在我初中的时候就去世了。

我寄养在姑姑家,从小,我就很懂事。

从来不和表弟表妹起争执,即使受了委屈,也默默忍受。

两个月前,刚毕业的我,进了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做销售。

有一次,招待客户。

结束后,回到酒店。

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压在我身上。

我醒来,发现是司机黄勇,奋力挣扎起来。

后来,我终于逃脱了黄勇的魔爪。

我报了警,要告他性骚扰。

但是,他却给我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我不堪入目。

我从警局跑了,也不敢告他。

这只是我噩梦的开始。

很快,公司就传开了。

说我是狐狸精,勾引黄勇。

老板和经理也有那些照片,借此威胁我。

也不肯让我离开公司,否则就将照片发给我的亲朋好友。

陈晓微是老板的小三,小张向我告白,被我拒绝,这两人很恨我。

很多流言,都是从他们口中传出。

绝望之下,我选择跳河。

是大杨妮救了我,而她自己却……

在这刺激下,我精神崩溃了。

我分裂成了两个人。

一个是大杨妮,一个是我自己。

大杨妮勇敢、坚强,谁敢欺负她,她总会勇敢地反击。

我偷偷观察她,羡慕她,想成为她这样的人。

变成大杨妮的我,也有勇气去面对公司的那群豺狼虎豹。

而赵承峰,是我的初中同学。

我跳河的那一天,他也在附近。

他听了我的遭遇后,说替我解决。

初中的时候,我被坏学生欺负了,赵承峰也是这样,转头就将欺负我的那些人打一顿。

「大杨妮」睡着的时候,那个胆小懦弱的我就会出来。

收到赵承峰的短信后,我将警示用红色的笔,写在镜子上。

赵承峰为了保护我,在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紧紧地掐着我的脖子。

将我塑造成一个完美受害者。

他选择死亡,将一切秘密带入地底。

我还是那个懦弱的我,躲在赵承峰保护之下。

如果我勇敢一些,大杨妮不会死,赵承峰也不会死。

对不起。

我拿着那封信,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去。

我不能再这么懦弱下去了。

我走到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缓缓地站直了身体。

学着大杨妮的样子,露出一个冷静自信的表情。

19.

第二天,我找了张警官。

将所有的真相,都告诉了他。

张警官听完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最后,只说了两句话。

「你还年轻。」

「好好活着吧。」

我会好好活下去。

走完司法程序。

我去了医院,看了医生,吃了药。

我换了一份工作,搬了家。

开始了新的生活。

我去看了赵承峰。

墓碑上照片中的青年,和记忆中的少年,重合在一起。

黄昏的夕阳下。

少年和我并肩朝着家的方向走。

「妮妮别怕,谁欺负你,告诉我就行了。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后来,爸妈出事,我搬去了姑姑家,转了学。

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恍惚间,照片上的青年像是朝着我笑了笑。备案号:YX11MrzGprj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