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最漂亮的一次「打脸」是怎样的?

去军训的前一晚,我爸三令五申:

「不许搞特殊,不许爆马甲,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没想到系主任的女儿,仗着身份拉拢老师、联合同学、讨好教官。

三番五次针对我,还想拿走我的荣誉?

最后我爸他老人家,自己忍不了了。

带着整个学校的老师,跑到军训营地要个说法。

1

我爸年轻的时候当过兵,风吹日晒,枪林弹雨,屁事儿没有,还混了个校长当。

我妈从小娇生惯养,皮肤白里透红,嫩得能掐出水。

轮到我的时候,基因强强联合,喜提紫外线过敏。

一晒太阳,皮肤就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去军训之前,我妈妄图让我爸帮我请假。

惨遭拒绝。

只甩给我一张紫外线证明。

用他的话说:「军营是人性化的,会给紫外线过敏的同志,提供一片阴凉。」

除此之外,拒绝让我搞特殊。

有父爱,但不多。

2

军训当天,早上六点学校集合,统一发车,将我们打包到军训营地。

当我轻装上阵,只背着一个双肩包,赶到学校门口时,被震撼了!

人多,可以理解。

但是……

「这位同学,请问你能不能挪一下行李箱?让我过一下?」

不是我找茬儿啊!

这姑娘行李也忒多了!

4 个行李箱,3 个手提包,还站在大门正中间。

把本就不宽敞的门口,堵得严严实实。

听到我说话,抱着双臂昂着下巴的女生,上下打量了我一下。

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随即扭过头,假装没听见。

我这个人,懒得很,同样的话从来不说第二遍。

于是我也不理她,发挥身高与腿长的优势,直接从她行李箱上迈过去了。

刚才还假装看不见我的女生,瞬间扭过头:

「哎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素质!把我箱子都弄脏了!」

我反唇相讥:「我没有素质,你没有教养,互相伤害、互相原谅呗!」

眼瞅着对方被我气得说不出话,我心满意足地去报道了。

3

我找到自己的班级报道处,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同学了。

戴着眼镜的辅导员,在名册里上下找:「米乐同学是吧?在这里排队等着发车。」

等待的间隙,我自来熟地跟周围的同学打招呼,没一会儿大家就熟络起来。

等十几辆大巴车到达的时候,大家排着队准备上车。

没想到,刚走到车附近,就被辅导员挥手拦下了。

「你们,先站这等一会儿。」

大家不明所以地站住。

这时,另一头浩浩荡荡地涌来了一群人,架势堪比皇上出巡。

我眯着眼睛仔细一看。

呦呵!这不是刚才那个「行李姐」吗?!

只见她周围簇拥着几个同学,有男有女,帮她提着行李。

「行李姐」两手空空,一脸高贵地走在中央。

在辅导员的示意下,径直走上了我们面前的大巴车。

我向来心直口快:「老师,请问为什么她不排队,还先上车?」

辅导员回头白了我一眼:「赵静雅同学的身份能跟你们一样吗?老实排你的队!」

身份?什么身份?

我爸在学校打饭都排队,她莫非是什么隐藏大佬?

我还想说什么,被刚认识的同学莫莫捅了一下。

正好捣在我肋叉子上,疼得我倒吸一口冷气!

被我爸训练多年,大小也算个高手,没想到栽在这丫头的偷袭之下了!

上车以后,赵静雅仿佛知道我在辅导员那里吃瘪了,挑衅般地朝我笑了一下:

「人呐,贵在有自知之明,什么身份就什么待遇。」

引来一片吹捧与附和声,夹杂着对我的嘲笑。

「人家可能刚从乡下进城?可以理解~」

「穿个洗掉色的 T 恤就出来了,估计家里是种地的吧。」

「别看人家无知,但是人家还真是什么都敢说,也不看看自己和静雅同学的差距。」

我:???

这帮人该不会有什么大病吧?!

从封建君主制社会穿越来的?!

我刚想激情开怼,就被莫莫拖到了车厢后面。

在她的八卦之下,我终于搞明白赵静雅为什么拥有「特权」了。

原来,赵静雅是学校系主任的女儿。

仗着这个身份,她在还没入学的时候,就拉了一个小群。

召集了一群「胸怀大志」的同学,俨然已经形成了以自己为中心的小圈子。

而辅导员也想通过巴结她,给系主任留下好印象,以后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

于是,赵静雅更加觉得全世界都应该围着自己转了。

「你小心点儿,你得罪了她,她肯定要报复你的。」莫莫担心。

我心大:「我离她远点儿呗。」

我倒不是怕了她,只不过我觉得,以后要当四年同学呢,没必要撕破脸。

但我万万没想到。

我的「麻烦大礼包」已经在派送中了。

4

在大巴车一路风驰电掣的颠簸下,我们终于到达了军训营地。

大家一脸菜色地下了车,七嘴八舌地抱怨着。

赵静雅也终于不再跟个孔雀似的,昂着脑袋。

而是一脸恶心,看起来很想 yue 的样子。

唯有我兴致勃勃地打量着这个军训营地。

这里不算大,条件自然也算不上好。

我倒是随遇而安,但是赵静雅很快就开始作妖了。

「你们,往那边挤一挤,这里要留出一个床位给我放行李。」赵静雅颐指气使。

军训的宿舍优点是很大。

缺点是班里所有的女生,都要挤在这一个宿舍里。

床位也是整整齐齐两排大通铺。

赵静雅这种「公主」怎么能忍受和别人挤在一起呢?

她自己占据了最边上的床位,还让大家把旁边一个床位空出来,给自己放行李。

大通铺硬是让她打造成了一个小隔间。

不干装修行业真是可惜了!

问题是本来我们班女生就多,床位一人一个才刚好够用。

让她这么一「装修」,剩下的人就要挤一挤才行了。

本来军训就辛苦,谁愿意和别人挤在一张床上呢?

看赵静雅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不是没人有怨言。

但是赵静雅的小跟班儿们在一旁虎视眈眈。

而且辅导员就在门外,明明听见了她不合理的安排,却没有出面,态度可见一斑。

没人愿意当出头鸟,纷纷眼疾手快地开始抢占床位。

反正倒霉的不是自己就行了。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剩下我和莫莫,站在最后一张床位前面面相觑。

我不理解!但我大为震撼!

还没等我说话,辅导员神兵天降般地出现在屋里。

我期待地看着她,等待她主持公道。

果不其然,「神兵辅导员」看了看屋内的情况,皱皱眉头开口:

「你们怎么还不收拾东西,一会儿该集合训练了!」

「看看人家赵静雅同学,怎么那么快就收拾完了,都向人家学习一下。」

对不起,我刚刚大为震撼得有点早。

我现在撤回重新说!

我试图挽救一下局面:「老师?你就没看出点儿……别的问题?」

比如「人家赵静雅同学」,她其实占了两个床位?

经过我这么一提醒,辅导员果然英明,再次开口:

「哦对,你不说我都忘了,床位的话……」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身上。

「不够的话,大家挤一挤,互相体谅。」

说完,还打量了我和莫莫一下:「你们两个都挺瘦的,不行挤一张床位吧。」

她理所应当的态度,让我恍然觉得,仿佛自己在无理取闹。

还不等我们说话,辅导员就施施然离开了。

赵静雅毫不掩饰地发出一声嘲笑:「跳梁小丑。」

引来小跟班儿们的一阵附和与笑声。

我深吸一口气,刚想说话。

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哨声。

辅导员神奇地再次出现在门口:「动作快!集合了!」

莫莫冲我使了个眼色:「算了,反正就 7 天,挤一挤吧。」

5

正是午后,太阳正烈。

我抹好防晒,戴好帽子,也防不住紫外线。

于是我拿着紫外线过敏证明,找到辅导员和教官。

「老师,教官,我有紫外线过敏,这是医院开的证明。」

辅导员皱眉没说话,教官点头表示理解,并让队伍移动到了比较阴凉的地方,这才开口:

「紫外线过敏啊,那正好,咱们每个班都要选一个通讯员出来。平时不用参加训练,主要是做一些宣传与后勤工作,就你吧!」

我还没说话,辅导员开口了:

「等等!通讯员的话,我觉得还是让赵静雅同学来担任比较好。」

没等教官说话,赵静雅就主动出列,凑到教官前面:

「教官好,我叫赵静雅。我平时经常会写一些文章,自认为比某些外行人,更适合担任通讯员这项高端工作。」

她一边说一边装出一副纯良无害的样子,朝教官撒娇一般眨眨眼睛。

教官被惊得倒退三步。

满脸都写着:妈耶!太可怕!

「啊……这个通讯员主要是班级内部决定,我也只是提个建议,你们自己看着办……」

说着,赶紧窜到了离赵静雅三米远的地方,心有余悸。

赵静雅皱眉看我:「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

我无语:这话应该我问你吧!

辅导员苦口婆心:「米乐同学,通讯员这个工作真的不适合你。赵静雅同学见识广,经验多,写出来的东西更有深度,老师建议你不要跟她竞争,这样对你自己也好。」

我差点笑出声:这辅导员为了让赵静雅当上通讯员也是拼了!

不过嘛,我还真没打算跟她争通讯员这个活儿。

她以为通讯员是个美差,不用训练,动动笔张张嘴就行。

但我可是门儿清!

傻子才干这个!

明天估计她肠子都该悔青了!

6

当通讯员的名单报上去之后,赵静雅扬眉吐气。

我在心里暗戳戳地想:

希望明天她还能维持这种状态。

有一说一,至少当天下午,赵静雅过得美滋滋。

在我们被教官站军姿、踢正步、向左转向右转一通狠练的时候。

赵静雅坐在屋檐下,喝着辅导员赞助的「快乐肥宅水」。

假惺惺拿着个笔和本,举着相机对着我们胡乱拍了几张照片,就算完成任务了。

其间还特意在我面前晃悠了几圈,脸上的得意根本掩饰不住。

等晚上大家洗漱完,抱怨着教官训练得太狠的时候。

赵静雅开始凡尔赛:

「哎呀,其实通讯员也挺无聊的。就拍拍照片,写写文章,画画板报,还不如训练有意思。」

在顺利听到了一片羡慕之声后,赵静雅又说道:

「你们可别羡慕我,我也是一直坚持写文章,这才有资格当选通讯员。哪有那么容易,可不是拿个过敏证明就能当上通讯员的。」

咱就是说,大可不必这么针对!

不过既然有人挑衅,我也不客气:

「那你写文章拿过奖吗?」

此言一出,宿舍里一片安静。

赵静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逞强道:「当然拿过!」

「什么奖?」

显然赵静雅公主殿下凡尔赛之前,没有做足功课,支支吾吾说不上来。

我点到为止,并没有追问。

在我看来,女生的小心思嘛,没必要较真儿。

毕竟咱是走大开大合路线的~

7

第二天一早,刚刚 5 点,起床的铃声就响了。

大家兵荒马乱地一窝蜂去洗漱、穿衣服、叠被子。

宿舍一片嘈杂与混乱中,赵静雅猛地从被子里探出头:

「烦死了!小点声!自己不睡还不让别人睡!」

有人小心翼翼地说:「该集合了啊。」

「我又不用集合训练,你们都小点声,别打扰我睡美容觉,不然我告诉老师去!」

说完,「公主殿下」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大家敢怒不敢言。

也有人羡慕地小声说道:

「谁让咱没人家那个身份背景呢?想搞特殊也搞不了。」

8

教官长着一张英俊潇洒的脸,训练起来却毫不留情。

我们从早上五点半开始,围着操场一通疯跑。

随后用十分钟敷衍了一顿早饭。

接着就被拉到靶场,开始了今天的射击训练。

饶是我身体素质过硬,也忍不住问了教官一句:

「你是魔鬼吗?!」

教官羞涩一笑,带着我们抢占了一个阴凉处,随后无情地回答:

「被你发现了。」

不过射击训练相对于昨天的踢正步来说,确实有意思多了。

至少同学们看起来兴致高昂,一个个跃跃欲试。

在这样的氛围里,大家也很快熟悉起来,一边训练,一边说说笑笑。

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公主殿下」。

当赵静雅拿着相机慢悠悠来到靶场时,正好轮到我射击了。

赵静雅不放过任何一个「碾压」我的机会。

「土老帽儿,第一次摸枪吧?」

听她这么说,我的好奇心被勾引上来了:

「你以前摸过枪?」

看着不像啊!

赵静雅骄傲:「我妈以前带我去过射击俱乐部!我成绩可好了,教练都说我有天赋。」

你要是说口舌之争,我真没什么胜负欲。

但你要说真刀真枪,我还真就不困了!

胜负欲飙升!

我征求了教官的同意后,把枪递给她。

赵静雅疑惑:「干嘛?」

「比试比试呗~让我这个土老帽见识一下!」

9

瞬间,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我俩身上。

就连隔壁班的同学都在往这里张望。

就差把「有热闹看了」五个大字写在脸上了。

赵静雅咬牙:「比就比!你要是输了,就在全校人面前给我鞠躬认错!」

我挑眉:「那你要是输了,也一样呗!」

「好!」

随着众人的起哄声响起,赵静雅接过枪,走到射击位。

她转头朝我笑了一下,用只有我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你以为我作文拿奖是假,射击就也只是在说大话吗?」

话音未落,她转头全神贯注瞄准。

虽然动作略有青涩,但能看得出来,她确实不是第一次射击。

随着子弹一枚枚冲出枪膛,赵静雅的射击成绩也趋于稳定。

从一开始的 2 环、3 环,到 5 环、6 环。

赵静雅的表情也越来越轻松,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最后一发子弹,破天荒打出了 8 环!

教官计算给出成绩:「平均成绩 6 环。」

随即表扬:「作为学生来说,这个成绩相当不错。」

引来了同学们一阵惊叹。

「太厉害了吧!」

「我刚试了几次,根本都没打到靶上!」

「果然别人家的孩子,什么都学过!」

「那她不是赢定了!」

莫莫担心地看着我,小声:「怎么办?敌军太狡猾了!」

跟我聊得比较好的几个同学也一脸忧虑。

在所有人眼里,我输定了。

赵静雅挑衅地看着我:「你还要尝试吗?不如直接认输?」

我从容接过枪:

「当然尝试,不战而退岂不是逃兵?」

10

我走到射击位,花了一点时间估算位置与距离。

赵静雅的小跟班儿们以为我在拖延时间,开始起哄:

「装吧就,待会儿别忘了鞠躬认错!」

「自取其辱嘛这不是,还不如赶紧认输!」

「咱静雅姐就是最牛的!」

只有教官看着我的动作,若有所思。

在一众奚落声中,我举枪、瞄准、射击,一气呵成。

随着子弹出膛,赵静雅嘲笑道:

「脱靶了吧!就算打不出好成绩,好歹你得打在靶上吧!」

确实,对面的靶子上,白色外沿干干净净,一个洞都没有。

我难得带了几分傲气,微一扬头:

「咱就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子弹刚好打在了正中心的红点上?」

话音未落,赵静雅那一拨人就发出了尖锐的嘲笑:

「你以为你是神枪手呢?!」

「脱靶就脱靶,装什么装!」

「今晚做梦的素材有了!」

教官眯着眼睛确认再三,终于开口:

「10 环。」

此言一出,现场一片寂静。

我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

「其实吧,有点运气成分哈!」

我爸只是经常带我去射击俱乐部练习,教过我一些技巧,但我确实不是经常能打中 10 环的。

在大家还张大嘴,处于震惊中的时候,我已经快速打完了剩下的子弹。

只有两次打中 10 环,最差成绩 7 环。

教官给出了最终平均成绩:「8 环。」

现场在一片沉默之后,沸腾了。

与之相对的,是赵静雅阴沉得能滴出水的脸色。

有人带头:「赵静雅同学,是不是该履行赌约了?」

11

一片起哄声中,赵静雅骑虎难下。

她的小跟班儿试图挽救一下局面:「你们别太过分!」

我觉得好笑:「打赌的事儿,不是她提出的?」

「就是!玩不起就别玩!」

赵静雅咬着嘴唇,四处找救兵。

遗憾的是,辅导员此时并不在附近。

教官也并没有拔刀相助的意思。

最后赵静雅憋出一句:「你作弊!」

把我整笑了好吧~

「大家看着我打的十发子弹,众目睽睽之下,你告诉我,我怎么作弊的?」

赵静雅答不上来。

现场僵持着。

最后我也觉得跟她较劲有点没意思,反正胜负已分。

我半开玩笑地帮她解围:

「算了算了,军营禁止赌博,大家散了吧~」

赵静雅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似乎并不领情。

看起来是觉得我故意让她丢脸了。

教官突然开口:

「你射击成绩不错,专门练过?还是有人教过?」

我犹豫了一下:

「我爸当过兵,他教过我一点。」

教官追问:「呦~还是战友家的?当的什么兵种啊?」

我毫不犹豫:「炊事兵。」

有孝心,也不多~

12

此时,一个专门管通讯员的教官来了。

「赵静雅,你跑这儿来干嘛?快跟我去做通讯员的任务了!」

赵静雅如蒙大赦。

一秒恢复了她「公主殿下」的骄矜范儿。

要的就是这种「姐很特殊,姐要去干不一般的任务」的感觉~

她傲气凌人地扫了我一眼,却发现我脸上写满了同情。

但还没来得及细想,她就被教官拉走了。

莫莫有点羡慕:「通讯员不用训练真的好赞哦!」

没听到我的回复,莫莫奇怪地看向我。

我「Emmm…」了一声:

「我持保留意见。」

莫莫的不明所以,在我们训练结束,准备去食堂吃午饭时,得到了解答。

13

我们正在食堂门口排队,就看见赵静雅拎着个铁桶,狼狈不堪又步履匆匆地路过。

看见我们在这里,她掉头就走,似乎很想避开大家。

没想到她的小跟班儿们,没有正确领会「领导意图」。

「静雅姐!忙啥高端通讯员任务呢?」

我没忍住「噗哧」笑出了声。

赵静雅脸色更难看了。

小跟班儿不满地看了我一眼:

「你笑什么?会射击了不起?静雅姐的任务你干得了吗?!」

她以为自己在帮赵静雅挽回面子,殊不知赵静雅眼里已经要喷火了。

偏偏另一个小跟班儿不抛弃不放弃,锲而不舍地追问:

「静雅姐是不是出板报呢?还拎了个桶。」

赵静雅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忙不迭点头:

「对对对,不跟你们说了,人家还等着我画板报呢。」

说着就想火速逃离现场。

没想到教官这时刚好走过来,看见赵静雅,随口问道:

「厕所卫生打扫完了?」

14

沉默……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发出了笑声,但一发不可收拾。

我躲在莫莫后面忍笑。

我确实知道,很多军训营地,是要求通讯员打扫卫生的。

其中也包含厕所。

军训营地的厕所是老式旱厕,打扫起来……

挺恶心的。

我爸对此评价:苦和累,你总得选一样吧。

不苦又不累,军什么训!

这也是当时,我毫不犹豫把通讯员拱手相让的原因。

赵静雅沐浴在一片笑声中,咬牙切齿地看着我:

「你早知道对不对!」

还能不能讲点道理了!

又不是我让你去争着当通讯员的!

再说昨天你不是还美滋滋的。

此时,别的班级的通讯员跑出来找她。

「赵静雅,快点,大家等着你涮抹布呢!」

有人小声嘀咕:「公主殿下,该去画板报了!」

又是一阵笑声。

赵静雅狼狈地逃离现场。

这天过后,我和赵静雅都出名了。

大家虽然明面上不说,暗地里却说赵静雅偷鸡不成蚀把米。

假装自己作文获奖,抢着当上了通讯员,最后却沦落到扫厕所。

射击跟别人打赌,最后却出尔反尔,不履行赌约。

与之相反的是,我的人缘越来越好。

军训中各个项目成绩都很不错,性格又好,平时和大家嘻嘻哈哈打成一片。

就这样,赵静雅觉得我故意踩着她显摆自己,到处抹黑我。

不过班里的女生,也开始不买她的账了。

除了那几个「忠实跟班儿」,大家平时也不会主动跟她说话了。

于是,赵静雅开始向「友军」靠拢。

15

由于男生和女生是分开训练的,食堂是为数不多可以碰面的机会。

这天我们正在吃饭,就发现不远处的男生,正在冲着我指指点点。

隐约可以听见说话声:

「就是她,叫米乐那个。」

「家里有个当炊事员的爸爸,就以为军营是她家开的。」

「炊事员哎,不知道的以为她爸是什么领导呢!」

「人家系主任的女儿,不跟她计较就完了。她还没完没了,带头排挤赵静雅同学。」

「知人知面不知心。」

莫莫过去打听了一圈,回来气得跳脚:

「赵静雅借着通讯员的身份,经常去男生那边,跟他们抹黑你!」

我气定神闲地往馒头上抹酱豆腐:「哦。」

莫莫恨铁不成钢,夺过我刚刚抹好的馒头,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开口:

「你争点气啊!去解释一下!」

我沉默了一下:「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看上了我这块馒头……」

莫莫快速吃完,一抹嘴:「真香!」

我们笑着闹作一团。

解释是不可能解释的,毕竟我这么懒。

但很快,赵静雅自己暴露了。

16

虽然我不在乎男生那边的议论,但是班里的女生听不下去了。

在几次帮着我回怼那些不友好的声音之后。

赵静雅的报复来了。

军训营地食堂的饭,是公认的难吃。

茄子苦瓜一起炖,红烧肉上带着毛。

油条硬的随手抄起一根,就可以去打群架。

最好吃的莫过于馒头抹酱豆腐,每次上桌都一扫而光。

幸好大家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零食,这才没有忍饥挨饿。

其实军训营地是禁止吃零食的。

但是教官和学校领导对此,深表理解。

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只要你不拿到明面上吃就行了。

奈何「公主殿下」赵静雅,眼里见不得脏东西。

这天,熄灯之后,我们正在被窝里偷偷摸摸吃零食。

突然,宿舍的灯骤然亮起。

「全体集合!」

大家循声望去。

只见门口站着三个人,一个女教官、一个辅导员。

外加一脸得意的赵静雅。

大家只得从床上爬起来,在床位前站成整整齐齐的两排。

女教官一脸无奈,一副「我是谁,我在哪儿」的表情。

还是辅导员先开口:

「有人举报你们不遵守军训规定,私藏偷吃零食!现在要检查!」

随后示意赵静雅上前一一检查。

赵静雅毫不含糊,直奔我的床位就来了。

因为我和莫莫合睡一张床,所以被窝里的零食……

格外多。

赵静雅一脸得意,将我们的零食扔在地上,还踩了两脚。

随着所有人床位检查完成,只有赵静雅和她那几个跟班儿没有被检查出零食。

其他人全部中枪。

赵静雅丝毫不在意大家看向她几乎要喷火的目光。

「私藏零食,按规定,所有人绕着操场跑 5 圈。」女教官无可奈何地开口。

谁让这事儿闹到明面上了,她也没办法。

大家排着队到操场上接受惩罚。

赵静雅在一旁看热闹。

很快,我最先跑完五圈,走到操场旁边等大家。

赵静雅带着小跟班儿们走了过来:

「这下知道了吧?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的!」

「你爸当过炊事员又怎么样?真以为自己身份不一般呢?」

「我妈是系主任,马上就又要升职了,回了学校以后,你觉得自己还能混得下去?」

「让你的炊事员爸爸,来求求我妈,没准我还能赏你个毕业证?」

我扭头看她:「你举报大家私藏零食?」

「没错,」赵静雅洋洋得意,「我就是让你知道,少跟我作对!」

「我寻思我也没得罪过你吧?犯得上你花这么大力气?又是举报,又是在男生那边抹黑我。」

「我就是看不惯你无权无势,却处处压我一头!」赵静雅声音尖锐,「男生嘛,只要装装可怜,就同情心泛滥,说什么信什么,我看你回学校以后,怎么混得下去!」

此时大家基本都跑完了五圈,聚集了过来。

莫莫怕我吃亏,挡在我面前跟赵静雅争吵。

还没吵几句,大家的手机突然齐刷刷响起。

大家低头查看。

班级群里蹦出一条新消息。

赵静雅眯着眼睛点开,随即爆发:

「米乐!你敢录音!」

我无辜:「你都激情开麦了,我不录一下不合适吧?」

没错。

我把刚刚赵静雅和我的对话,完整地录了下来,并且发到了班级群里。

也让那些男生听听,他们眼中的「娇弱小公主」是如何评价他们的。

17

那天之后,男生那边派了个代表过来,郑重其事向我道歉了。

至于赵静雅……

吃了个大亏的她,开始频频用阴沉的眼神看我。

搞得我心里发毛。

不过也有好处,班级凝聚力更强了。

男生女生偶尔也在群里互相开开玩笑什么的。

距离军训结束还剩 3 天的时候。

大家开始为最后的阅兵仪式做准备,没日没夜地训练,只为最后一天呈现出最好的训练结果。

我比其他人更忙。

因为阅兵式上,需要 9 个同学组成最前面的护旗方阵。

教官第一个推荐了我。

我们 9 个人几乎所有时间都用来训练了,但是没人抱怨。

因为这份荣誉是对我们的肯定。

这天,我们正在操场上苦苦踢着正步。

赵静雅和辅导员找了过来。

18

教官示意我们先休息一会儿。

辅导员和赵静雅走到教官旁边,敷衍地寒暄了几句,随后直奔主题。

「教官同志,我们班想换一个人参加护旗方阵。」

教官满脸写着「我不理解」,开口询问:「换谁?」

「让赵静雅替换米乐同学。」

大家的目光瞬间集中在我的身上。

你们决定之前,是不是可以假装询问并参考一下当事人的意见?

教官皱眉:「米乐同学正步走得非常标准,是所有人里面最好的,为什么换下来?」

辅导员斟酌了一下,似乎想编出一个像样的理由。

但是还没等她开口,赵静雅就抢先开口:

「她伪造紫外线过敏证明!不配当护旗手!」

我沉默了一会儿:「你编理由的时候,能不能尊重一下大家的智商?」

赵静雅不依不饶:

「那你怎么证明你的过敏证明是真的?除非你去太阳底下晒一个小时!我就信你!」

赵静雅说完,其他同学都听不下去了,纷纷开口:

「赵静雅你别太过分!」

「你凭什么说人家证明是假的!」

「你太拿人家身体健康不当一回事儿了!」

我坚持不退让:

「教官、老师,我不会因为这么荒唐的理由,退出方阵的。」

开玩笑!

这本就是属于我的荣誉,凭什么要让!

19

事情僵持不下。

最后,辅导员眼珠子一转,瞄上了我们班另一个护旗手王丽丽,开口:

「那这位同学,你来换赵静雅同学吧!」

语气斩钉截铁,让王丽丽整个人都懵了。

我真是开了眼了:柿子捡软的捏?!

看我不好说话,就找好欺负的?!

别的班基本都只选出了一个护旗手,有的班甚至没有选出来。

我们班训练最刻苦,最后才破天荒给了两个名额。

她上下嘴唇一碰,就要拿走别人的荣誉?

王丽丽是个很老实的同学,家庭条件也比较普通。

她真的是很努力很刻苦才得到的机会。

我不止一次看见她自己私下加练。

我知道她有多看重这次机会。

此时,她不敢说话,眼泪一个劲儿在眼眶里打转儿。

教官也无可奈何,毕竟人选问题,大多还是掌握在老师手里。

他实在不好多说什么。

眼看事情僵持。

我叹了口气,心一横:

「算了,我退出。」

20

闻言,王丽丽眼泪下来了,拼命摇头:

「不用,我练的没有你好,还是我退出吧。」

我拉着她的手,半开玩笑:

「我掐指一算,阅兵式那天是个大晴天,搞不好我过敏呢?」

就这样,这场闹剧最终以赵静雅替代我参加护旗方阵而告终。

赵静雅扬眉吐气。

同学们打抱不平。

教官唉声叹气。

不为别的,主要是赵静雅正步踢的……实在有些惨不忍睹。

21

晚上,我爸给我打电话:

「闺女!军训怎么样?阅兵式有没有捞个护旗手当?」

我支支吾吾:「这个吧……」

我爸一秒变脸:

「什么!你竟然连护旗手都没当上!太丢老子的脸了!」

我大喊冤枉,把前因后果简单讲了一下。

没想到,我讲完之后,电话那头没了声音。

我担心地「喂」了好几声,电话才被我妈接过去。

「你爸气冲冲地出去了,说是要去参加你的阅兵仪式,给你撑腰……」

我扶额:「你咋没拦着他,说好的不爆马甲,不搞特殊呢?」

我妈小声说道:「你还不知道他?嘴上说得好听,心里比谁都怕你吃亏!」

22

最后的阅兵仪式终于来了。

很给力,是个阴天。

阅兵仪式比原定时间推迟了半个小时。

学校校长、领导和营地最高长官都还没到场。

莫莫小声说道:「搞什么,不会是校长迟到了吧?」

我无所谓地回答:「那就歇会儿呗,想想军训回去吃啥!」

虽然我没进入护旗方阵,但是教官还是把我放在了班级方阵第一个。

我们班方阵前面,就是赵静雅打头的护旗方阵。

她骄傲地频频回头向我示威。

我懒得理她。

就在这时,激昂的检阅进行曲响起。

大家赶紧站好。

随着音乐,主席台上浩浩荡荡走上来一队人。

我眯着眼睛一看,扶额:

这不是我爸和整个学校的老师吗?!

来真的啊?!

几十岁的人了!幼儿园大班行为吗?!

23

副校长作为主持人走上台,和我爸一通握手寒暄,随后激情开麦:

「同学们!经过为期 7 天的军训!我很高兴看到大家都有不小的进步!」

「今天,是检验你们军训成果的一天!」

「很荣幸,校长今天也到场了,一起见证大家的军训成果!」

「希望大家珍惜这次机会!展现自己最优秀的一面!」

我擦了一把汗。

前面的赵静雅已经骄傲地扬起了头,浑身散发着一种「看我看我」的气息。

同学们议论纷纷:

「咱这阅兵式太有排面了也!」

「可不!之前校长可没参加过阅兵仪式呢!」

「太厉害了!」

我腹诽:这位「厉害的校长」,今天是来挑事儿的……

24

阅兵式很快开始了。

大家正色,开始全神贯注展现自己的军训成果。

最先出场的,当然是护旗方阵。

赵静雅站在队伍最前面,努力让自己更明显一点。

但是当她走过主席台的时候。

台上众人脸色异彩纷呈。

就连副校长这种外行人,都露出了「这走的是啥」的表情。

赵静雅临时被强行塞进队伍,没有之前的训练基础,平时又娇滴滴。

短短两天时间,根本不可能走得漂亮。

双臂摆动不到位,腿也踢不直,甚至路线也歪歪扭扭。

她不知道,此时越突出自己,就越让自己变得可笑。

幸好紧随其后的,是我们的班级方阵。

整齐的口号,漂亮的动作,让副校长挽回了一些颜面。

等到所有方阵走完,大家在操场列队,等待领导讲话。

副校长客气地推让了一番:

「我是外行人,校长先说吧。」

我相信,这次客气,会给他留下终身阴影……

「挺好的,」我爸接过话筒,毫不客气地说道,「就是有点报看。」

25

此言一出,现场再次上演「死一般的沉寂」。

副校长脸色发青。

我爸继续激情发挥:「护旗方阵,第一个那个女生。」

赵静雅听到这儿,赶紧骄傲抬头,一脸「求夸夸」。

然而现实教她做人。

我爸毫不留情:「走的正步是个啥玩意儿?」

赵静雅一下愣住了,呆着那里不知所措。

副校长试图挽救一下:

「也有同学走得不错嘛,比如……后面那个高个儿女生,我看就走得很不错。」

他指着我,强行挽回颜面。

我爸点头:「我觉得也是,所以为什么最重要的护旗方阵,没让她上呢?」

这话就是在问负责军训的老师了。

人家也很无辜好不好!

幸好有「见义勇为的英雄」帮他解围了。

赵静雅大声说道:「米乐正步走得好有什么用!她弄虚作假!是人品问题!」

妈耶!

什么仇什么怨?

你当着校长和全校同学的面,说我弄虚作假?

我刚想说话,奈何我爸他不给我机会。

他老人家天真无邪地问道:「哦?她是怎么弄虚作假的?」

赵静雅无知者无畏:「她弄了个假的紫外线过敏证明!企图逃避军训!」

在一片寂静声中,我爸一字一句地问道:

「咱就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米乐的紫外线过敏证明,是我亲自去医院开的呢?」

26

现场至少沉默了一分钟。

大家的视线在我、我爸、赵静雅身上来回疯狂移动。

赵静雅傻眼,似乎完全没听懂,或者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我冲我爸使眼色:低调点!

我爸冲我点点头:收到!

随后,他看着赵静雅:

「我把她拉扯到 18 岁,过敏证明给她开了无数张!你跟我说我闺女这张是假的?」

我扶额:您刚才真的看懂我的意思了吗?到底为什么点头!

赵静雅整个人已经处于真空状态,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但现场的吃瓜群众表示:不答应!

莫莫第一个说话:「赵静雅才人品有问题!仗着自己是系主任的女儿,处处搞特殊!」

众怒难犯。

从莫莫开口那一刻,现场沸腾了。

大家七嘴八舌,将她从军训开始到现在,光辉的事迹一一抖落。

各位老师很快就听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系主任在我爸似笑非笑的注视中,一张脸通红。

我爸扬声道:「同学们,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在我的学校,没人可以搞特殊!这次,学校一定会做出严肃处理的!」

听到校长做出保证,所有同学欢呼起来。

唯有辅导员和赵静雅不知所措,火速逃离了现场。

27

最后,我还是拒绝了我爸带我一起回家的建议,坚持和大家一起坐大巴车回了学校。

赵静雅和辅导员没有出现在车上。

和来的时候一样,路况依然颠簸,但大家兴致高昂。

莫莫偷偷跟我说:原来赵静雅也没什么可怕的。

从退避三舍,到敢于正面硬刚。

其实不知不觉中,大家都改变了。

28

这场军训落下帷幕。

学校老师觉得自己丢人都丢掉军队中去了,回来之后大刀阔斧整治校规校纪。

系主任错失了近在眼前的升职机会。

辅导员被辞退。

赵静雅自己提出转班,后面几乎听不到她的消息了。

29

我笑着依然和众人闹成一团,开开心心享受自己的大学生活。

我没说与我爸相关的任何事情,也没有同学提起。

那场闹剧似乎被尘封。

大家默契地维持着单纯的友谊。

大家都知道:

任何身份都不值一提。

唯一重要的,是你选择成为怎样的人。

(全文完)备案号:YX11XbP0NRy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