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听过最毁三观的故事是哪个?

我一合租室友,26 岁小姑娘,特别漂亮,为了钱,竟然和 53 岁的房东大爷搞在了一起。

俩人爱得如胶似漆,天天在公共区域秀恩爱,辣眼睛那种。

这震碎我三观的事还得从我找合租说起。

我喜欢上了公司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同事,听说他最近在找室友合租。

我想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一咬牙就退租了自己本来住的房子,假装也在着急找房子。

然后我就和他顺利地合租了一套四室一厅,四户同住。

合租最容易日久生情,住进来第一天我甚至都想好周末去哪里吃饭逛街看电影了。

结果,另一个女室友出现了。

她,特别漂亮。

1

我称呼她为李甜吧,因为她说话真甜。

她是这个房里的 4 号租客,住我对门,是个国际贸易公司的销售。

李甜搬家那天,是我开的门,当我打开门的一瞬间,我就愣住了。

这是哪来的仙女?

她一身法式复古穿搭,肩上挎个小 ck 法棍包,完美诠释了什么是「真·都市丽人」。

但她这一身精致的装扮,和身后 N 大箱行李家具放在同一个画面里,就实在格格不入了。

穿成这样咋搬家?

这得搬到几点?

没想到,是我活得太简单。

进门后,搬家公司的师傅把李甜的全部家当都堆在了客厅,收钱走人了。

我以为李甜会先回到房间换件衣服,开始收拾。

没想到她只是站在原地,放下包包,然后随意而「费力」地搬起一个箱子,往前走一小步,之后又把箱子重重地放了下去。

「唔……好沉。」

???

如果我眼睛没瞎,你这箱子里只有一些化妆品,什么水乳霜能重成这样?

结果我还在疑惑李甜这不能自理的样子如何在这大城市里存活的时候,两位男室友同时冲了出来。

「来来来,我们来帮你搬吧!」

我暗恋的同事昊哥刚刚还在打游戏,听到一句「好沉」瞬间撂下手机走了过去,也不管敌军 5 秒到没到战场。

随后另一个男室友也小跑着跟了过去,还贴心地拿了瓶水。

「不麻烦两位哥哥了,我自己慢慢搬。」

「小事,玩了一天游戏也腻了,我们就当锻炼身体了。」

昊哥笑着说,另一位也在附和,「是啊,我们闲着也是闲着,女孩子不应该干这种重活。」

俩人说完就往门口走,还左右手挺起了自己的卫衣袖子,故意露出肌肉发达的那一段儿。

……

大哥,当时我搬来的时候,我一个人哼哧哼哧搬一个多小时,你们愣是在沙发上打了五局王者,三胜两负我记得清清楚楚!

怎么?漂亮女孩子就是女孩子?

普通女孩子就变男孩子了?

李甜的到来,让我不自觉警惕了起来。

2

某天晚上下班,我连托带抱地拎了个八斤麒麟大西瓜回家。

昊哥喜欢吃西瓜。

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

我哼哧哼哧终于把西瓜抱回家,一开门,发现里面没开灯。

奇怪,今天他们仨都加班?

我边疑惑边开灯,谁知道我刚按下开关,客厅就传来了一声李甜茶香四溢的「哎呀~」

我靠?

开灯漏电了?把李甜电到了?

我扔下包,抱紧西瓜,快走几步走到客厅。

我被定住了。

此时的李甜,正跟昊哥「依偎」在沙发上,她抱着双腿坐在那儿,披了个超大披肩,身形有些微侧。

而昊哥的一条胳膊,就搭在李甜的背后,一脸享受。

电视里投影的是一部爱情片,《爱在黎明破晓时》,一部讲述两个陌生男女彼此走进对方内心成为灵魂伴侣的故事……

结果俩人正沉浸在爱情的酸臭味中时,被我开灯打断了。

李甜拿着遥控器暂停了电影,看了看我。

「这么大的西瓜?」

「对!我想吃西瓜了!」

「买盒果切不方便吗?」

靠……

李甜说的对呀!

我为啥要像个挑山工一样抱个西瓜回来?

李甜笑了笑甜甜地对我说。

「麻烦关下灯哈!」

……

尴尬,失望,丧气。

整个过程里,昊哥的脸一直对着李甜,看都没看我一眼。

我先是把西瓜送回自己卧室,又冷着脸出来给他们关了灯。

回去一刷朋友圈,发现李甜下午新发了一条:这个配色据说很贵?

配图是一双椰子 350 淡粉满天星,图片角落里还出现了一双我无比熟悉的手。

昊哥的。

那一晚,我吃西瓜吃到蹿稀,我的爱情就像那稀,痛快地离我而去。

李甜和昊哥的发展犹如驾驶着筋斗云一般神速,我觉得再过几个月,她怕是要在这套四室一厅里解决掉人生大事了。

万万没想到,我猜中了过程,却没猜中结果。

李甜后来确实跟这房子里的人领证了,但却不是陪她看电影买椰子的昊哥。

3

某个周末,我们的洗衣机坏了。

从阳台上正滴水的衣服来看,这台洗衣机是李甜洗衣服还没来得及甩干的时候,坏掉了。

我之所以那么确定,是因为李甜之前说过她绝不会手洗衣服,毕竟那双小白手也算重金打造。

正巧这时李甜从卧室出来,我直接说,「李甜,我们的洗衣机坏了。」

「哦,是吗?坏就坏了吧。」

「最后一波洗的衣服是你的吧?现在阳台上挂着的那些。」

一听我这么问,李甜的脸色显然有些急了,她把两只手张开抻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是自己手洗的,你可别赖我!」

随后,李甜转身回了卧室,啪!拍上了门。

……

不是你干嘛要急眼?

我瞅了瞅堆在卫生间的那堆拆下来的床单被罩,叹口气,拨通了房东的电话。

房东是个大爷,姓王,特抠搜。

每次找他维修东西,他总是阴阳怪气地说不是自家东西不知道珍惜,但也不给换新的。

这次也是,我刚跟王大爷在电话里说明情况,他就直接就回绝了。

那高情商话术,年轻人都得学学。

「洗衣机是你们弄坏的,要买也是你们买啊孩砸。」

「而且啊,我觉得你们换个二手的就行,买新的比较亏。」

「要实在觉得贵,合伙找人修一修,你们挣钱也不容易。」

总之就一个意思:我理解你,心疼你,但我就是一分钱也不出。

说完,他啪挂了电话。

那个利落劲儿,跟李甜刚刚关门时一模一样。

我坐在客厅里无语望天,爱情爱情轮不到我,怎么坏个洗衣机还得我背锅?!

「洗衣机坏了,咱出来开个会吧。」我往群里发了个消息。

4

餐桌两边,双双落座。

毫无疑问,李甜和昊哥坐一边,我和另一个男室友坐一边。

「实在不行,咱们一起买个吧。」

我把给房东大爷打电话的情景描述了一遍,率先开口建议。

我看了眼昊哥,他点了点头。

「换新的呀?不知道一个洗衣机贵不贵呀?」

李甜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懵懂天真转头问身边的昊哥,长睫毛还一眨一眨的。

那模样,可爱是可爱。

但怎么看都像个已成年的……智障。

不过有些人就吃这一套,比如坐在我正对面的昊哥,此时已经化身大方体贴的「老大哥」。

「没事,你是新搬进来的,这洗衣机我们仨买就行。」

???

大哥,你还有底线吗?

咱能别只看胸不看自己兜里的钱吗?

「是啊,李甜刚搬进来,这钱我们摊吧。」

看,还有个憨憨在跟风。

我刚准备为自己的钱包辩驳几句,李甜突然开口了,提出了一个建设性意见。

「哎呀让你们花钱怪不好意思的。」

「我去试试跟房东沟通吧,也许能行呢~」

我其实对此非常存疑,毕竟跟房东斗智斗勇快一年,我就没赢过。

但出于自己想看李甜出糗的阴暗面,我第一个表示了赞同。

没想到两天后,李甜真的做到了。

5

那天是个周末,李甜一大早就进了卫生间,在里面叮叮咣咣很久。

我出来一看,她那双小白手竟然在手洗衣服,指甲上的大水钻闪闪发光。

不过这手法给我看愣了!

李甜先是把两件 T 恤丢进脸盆里,又倒了一盖子洗衣液,两只手左三圈、右三圈胡乱搅着水,皮肤被冰的都有点发红了。

每隔一会儿,她还把手从水里捞出来,伸在面前左右打量一番,然后又泡进水里。

难道这是保养双手的新技能?

不一会儿,房东王大爷突然登门了,一脸不耐烦。

王大爷是个北方人,身材魁梧,加上中年发福,走起路来像个移动的小山。

我刚准备礼貌性地叫大爷,李甜的一句「大哥~~~」就脆生生喊出口了。

我的妈,真喊得出口。

喊昊哥叫哥,喊大爷叫大哥,合着差出去的 30 岁用一个「大」就概括了?

「别愣着呀,去给大哥泡杯茶。」

李甜见我傻愣愣地杵在那里,回过头对我眨眨眼。

看着这热情劲,王大爷脸上的不耐烦一扫而空。

本着尊老爱幼的优良传统,我去厨房给大爷倒了一杯自己常泡的菊花茶。

可刚回到客厅,却见他们两个人居然在这短短几分钟里聊得火热。

李甜把自己泡的发红的双手秀在大爷面前,娇滴滴地说:「大哥你看看我这手,洗衣服都快洗坏了。大哥家大业大,是顶梁柱,我们只是北漂小年轻,希望大哥多照顾照顾。」

然后,我就见王大爷露出一副心疼的表情,迅速伸出了咸猪手,想要抓起李甜的手掌,「哎呦是吗,哪里起皮了,让我看看。」

老头儿耍流氓???

李甜平时再怎么过分,也不能受了这种欺负。

我加快步伐走了过去,老头儿要是敢动手动脚我就把菊花茶倒他那秃头上。

没想到,我完全多虑了。

6

李甜眼疾手快,躲了过去。

只要大爷一伸手,她就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来回两三次。

跟逗狗玩儿似的。

但偏偏大爷吃这套,没急没恼,还一脸笑呵呵。

然后,李甜无比自然地从兜里取出一支护手霜,细细涂完之后冲大爷笑了笑,继续撒娇。

「大哥,我这手啊以前都是滑滑的,现在摸起来都有些粗糙了呢。」

「所以,咱能买个新的洗衣机吗?」

这个声音,就像我在读书时代老师的粉笔尖,划过黑板的刺耳摩擦声,让我的手臂上瞬间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但是看王大爷笑得合不拢嘴的样子,估计是享受的很。

毕竟都到了这把年纪了,还能有这么漂亮的年轻妹子热情相待,他整个人都快飘到天上去了。

大爷痴痴地望着李甜,用他一边笑一边用那带着老茧的大手搓着沙发面。

「您喝茶。」

我也不知道该叫大哥还是大爷了,直接把茶递了过去。

大爷这才如梦初醒般地接过茶,喝了一口,然后拍了拍膝盖,对着李甜保证道。

「买买买,我现在就在网上买,小李你帮我看看?」

「没问题大哥!」

那一刻,我对李甜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是个狠人!

李甜,你为这个家,哦不,为这台洗衣机付出太多了。

转天,洗衣机来了。

最新款、全自动、洗衣烘干一体机。

7

自那天起,李甜在这个家的地位直线上升。

在两位男室友的心里,李甜就是「人美、心善、有能耐」的典型代表。

至于对方怎么要来的洗衣机的,可惜了,他们俩正好出去打篮球,没看到。

对此我还懊恼过几秒,毕竟李甜的「真实实力」目前只有我知道。

不过,我还发现了个怪事儿。

最近一段时间,李甜前脚刚下班到家,房东王大爷就来按门铃了。

如果有一天李甜加班晚回家,大爷就不来了,有规律的很。

大爷来了以后什么也不干,只会笑眯眯地摸着新洗衣机问,「这新款用着怎么样啊?」

李甜微笑地回应:「特别好用呀大哥。」

这王大爷买个洗衣机又不是送套房,至于天天来问一遍么?

后来他看出李甜也有些不耐烦了,终于不提了。

但是频繁上门这个事儿他还在继续保持,不是在房间里擦擦洗洗,就是换换灯炮、修修水管。

再后来,王大爷跑得越来越勤快,还经常给我们带水果,甚至做晚饭。

准确来说,是给李甜。

从常见的苹果香蕉,到贵重的榴莲车厘子,都轮番送了个遍。

大爷每次都是把切好的水果,插上牙签,殷勤地送到李甜面前,有时候还会搞饭店的那种摆盘。

到了中秋节,大爷竟然还在家张罗了一桌子菜!

那天晚上,大爷好像喝了不少,他大舌头地对我们说:「我这房子可真真是我一个人的,我想给谁给谁,你们别不信……」

「信信信,我们信。」

我和憨憨男室友应付着大爷,私下里还感慨了一番,王大爷中秋节都不回家,估计长年就是一个人过,?想想也挺惨。

而李甜这边呢,笑眼眯眯地对大爷说:「今天谢谢大哥,辛苦了呢。」

大爷满意地连连回应:「不辛苦,你吃好了就行。」

这下连瞎子都能看出来,大爷是在给李甜献殷勤,我们只是沾了点光罢了。

李甜会不会就被大爷这迷魂阵给绕进去?

我瞥了一眼对面的昊哥和男室友,高大帅气,青春逼人,而大爷,就是个遛早大爷。

应该不会的。

以李甜的条件,再怎么着也不能看上王大爷那样的吧?

8

李甜买了个 LV。

但我确认不是昊哥送的,因为他俩已经互不理睬了,两人见面再也不打招呼,昊哥的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嫌弃。

难道昊哥舔狗舔得够够了?

早上出门上班,我和李甜一同坐电梯,没忍住多问了一句。

「你最近发财了?」

「我前几天才看到某红书上晒这款式,你就已经入手了,不便宜吧?」

「还好吧,我最近开了个大单。」

李甜说完这句话,冲着我眨眨眼,得意一笑。

等到了晚上,我看到了李甜又新发了一条朋友圈。

「喜欢的颜色要等一个月,期待嘤!」

配图是一个订单截图。

好家伙,奔驰 C 红色款!

等我退出来继续刷朋友圈,发现李甜还在评论区补了一句:男朋友买的,谢谢亲爱的。

原来如此,是昊哥的椰子输给了某神秘男子的奔驰。

那要这么说,李甜口里的大单,估计是她的新男友,而且还挺有钱。

最起码要比昊哥有钱。

9

三天后,我就见到了李甜男朋友。

由于前一夜晚上着凉感冒了,今天请假在家休息。

结果就在我随意地上个厕所的时候,却看了比我上厕所还随意的画面。

李甜!

和房东王大爷!

竟然在客厅的沙发里亲得难舍难分???

!!!!!!

What the f**k!

那一秒钟,新世界的大门向我打开,也接通了我智慧的高地。

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李甜口中的「大单」是什么单了,这单子是真的有点大。

年龄大。

一个 53,一个 26,这当父女都算晚婚晚育了。

趁着他们没注意,我火速上了个厕所又溜回了房间。

我的动静不算小,不过热吻中的两个人都没注意到我的存在,从客厅那两米半沙发的这一头滚到了另外一头,大爷一手抓着李甜的屁股,嘴里喊着「宝贝儿」「亲爱的」一类的尿骚味情话。

李甜则是嗯嗯啊啊地回应着,声音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似的。

我的胃里不禁一阵翻涌,差点就把昨天晚上吃下去的牛肉火锅顶出来,我要吐了。。

就大爷脸上的那些皱纹,李甜是怎么下得去嘴的???

天呐,李甜为了我们,为了这个家,付出太多了。

10

是我单纯了。

原来李甜已经和大爷确定恋爱关系了。

在李甜眼里,她和大爷就是帝都版朱锁锁叶谨言。

可在我眼里,李甜或许还能是朱锁锁,但大爷,只能是苏大强。

试图追求李甜的昊哥,直接住朋友家去了。

他私聊我的原话是:「知道被强喂粑粑的感觉么?」

不知怎么回事,我看到这句话甚至有些暗爽。

这段老少恋已经从地下发展成半地上的状态了,他们举止亲密无间。

我每次看着大爷超市购物回来,里面装着几个避孕套,就生理性呕吐。

王大爷不仅会帮李甜做家务、洗衣服,还给她买各种化妆品、衣服和包包。

而李甜呢?

除了在自己身上花钱,也在大爷身上花钱,每到周末就去奥莱逛街,拉夫 x 伦一买好几件,还去花大价钱植了发。

别说,大爷被这么收拾一波,还真就焕发出了第二春,少说年轻了七八岁。

但好看是好看,大爷好像不这么好意思往外这么穿。

因为我好几次都看见大爷一下楼,就去小区角落里换回他原来的羊毛马甲和中山装外套,收拾齐整了再离开。

我一边躲着他们,一边找房子,想着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但没想到,有人突然找上门了。

11

原来,大爷跟李甜不是丧偶黄昏恋。

人家老伴儿健健康康的呢!

原来李甜做了小三?还是个 60 岁老头儿的小三?

大妈来时是我开的门,其实叫大妈也不太合适,大爷是真大爷,大妈最多称呼大姐就够了。

大妈的皮肤保养得当,留着短发大卷,穿着一套端庄大方的连衣裙和一双坡跟儿小黑鞋,胳膊上挂着个爱马仕,腰板挺得顶直,活脱脱一个「成功女企业家」。

因为从来没见过,我警惕地问了一句,「请问您找谁?」

她的目光在我身上流转了几秒,又看了看门内,然后伸出了戴着大绿镯子的手,轻轻拨开了我。

此时大爷就坐在李甜的旁边,手上还拿着替她削了一半的苹果。

我庆幸。

还好,俩人裤子都穿的好好的。

还好,俩人没有跟往常一样激情似火。

大妈径直走到看电视的李甜跟前,站定,微笑着上下打量她。

……

整个屋子,安静如鸡。

李甜被大妈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感觉也不太舒服,干脆推了推身边的大爷,从先前的小祖宗秒变小绵羊。

不过说实话,当大妈和李甜面对面一对比,我确实感觉到年轻真好。

大妈再怎么会保养,岁月还是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不少印子,什么法令纹、抬头纹、鱼尾纹之类的,遮是遮不住的。

反观李甜这边,肌肤紧致的和剥了皮的鸡蛋一样,吹弹可破,再加上精致的五官、高挑的身材,任谁看了都得选李甜。

那么此时的大爷呢?

看着自家正宫找上门,那个八尺的北方大爷,屁都不敢放一个,身体还往沙发里缩了缩。

大爷你还能更怂一些吗?

我以为大妈会骂骂咧咧拽头发,或者一哭二闹三上吊,没想到大妈根本不在乎李甜。

只是特别有气场的往前挪了一步,盯紧了李甜的双眼。

12

大妈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你就是李甜?」

「你要嫁给我老公?」

「让他跟我离婚?」

大妈根本没多问,就这三句话。

这可出乎了我的意料。

李甜没有回答。

但怂了吧唧的大爷却突然来劲了,从沙发上一跃而起。

这是吃了弹簧了?

然后指着大妈大喊起来。

「对!离婚!我告诉你,我早就受够你个老太婆了!」

嚯!

我以为下一句就要扯头发了,结果大妈淡定从容。

「可以。你现在回去拿户口本身份证,我们马上去民政局办离婚。」

「去就去,你就在这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放完狠话,大爷牵起李甜的手,向门口走去。

整个过程李甜一句话都没有,也没有一丝慌乱,只是淡定地躲在王大爷的背后,时不时邪魅地看向大妈。

那模样就像是在宣战。

我担心大妈被气出个好歹来,赶紧端了一杯刚泡好的菊花茶递给她。

「您消消气、降降火,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大妈莫名其妙地看了我一眼,反问道:「你从哪看出我生气了?」

13

原来,大爷出轨不是头一回了。

大妈娘家是做生意的,?但大爷家里穷,有四个兄弟,所以他就做了上门女婿。

「年轻的时候,我只顾着发展事业,结果他就在背后偷偷用我赚来的钱,成天花天酒地,给这个送,给那个买的。」提到这儿,大妈一脸不屑。

「要不是有一次做的过分了,让人家闹到家里来了,估计我现在都还蒙在鼓里。」

「他 32 岁那年,居然把一个女大学生的肚子给闹大了,被人家的家里人提着刀追来了我们家。」

「闹的人尽皆知,我妈那时候都给气病了。」

女大学生……

最大也就 22 岁吧?

原来大爷年轻的时候就好这一口啊!

「您没直接离婚?」

「离了,怎么没离。但是他只会花钱,哪里会赚钱?没过几个月,他钱花光了,又乖乖的回来找我了。」大妈泯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

「我那个时候本来没打算原谅他的,不过后来他当着亲朋好友的面,跪在地上求我,说是他一时糊涂,只是太想要一个孩子。」

「我看他还算有诚意,况且我因为身体的原因也确实给不了他一个孩子,于是给了他一次机会。」

蛤???

没想到王大爷还有这种魄力,直接下跪啊,还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想想一个膘肥体壮的八尺大汉,敢出轨不敢负责,敢离婚却没能力生活。

能当着亲朋好友的面,向女方跪地求饶,这可真是一般人做不出来的。

能屈能伸王大爷啊。

之后几十年,大爷都老老实实的,直到最近,大妈看大爷岁数也到了,就把名下的一套房放在了大爷名下,平时让大爷收收租,给自己攒点零用钱。

没想到半截入土的人,还搞出了这么一出。

我还在担忧大妈离婚后怎么办,结果大妈一句话就直接给我镶了个纯金的小丑面具。

「也不知道这小姑娘看上他什么,我就算离婚了,他也就最多能得到这套在房子。」

「就这么个四室一厅的小房子,也就一千多万吧。」

「为了一千多万,就找个上岁数的?现在小姑娘都挺潇洒啊。」

???

也就???

14

大爷大妈离婚了。

还没一周,大爷和李甜迫不及待地领证了。

他们拿证的那天晚上,李甜还邀请我们几个室友一起去酒店喝酒庆祝,然而被我们以项目进度紧张需要加班为由,通通拒绝了。

谁会上赶着辣眼睛呢?

李甜和大爷结婚之后,终于是真正名正言顺地有钱了,她让大爷带着她出去旅游度蜜月。

我在朋友圈时不时还能看到她秀出来的各种照片,不过上面只能看到她一个人。

都是女生,她那点心思不难猜,还是觉得大爷拿不出手。

度完蜜月一回来,李甜就辞了工作。

这下两个人的感情又双叒叕升温了,几乎是二十四小时黏在一起,走到哪都不分开。

就在我准备下个月搬家的时候,一个让大家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王大爷居然要卖房子。

房东在租客还住着的时候要卖房,本来是一件不太好处理的事情,但我和另外两个室友却连连点头,大度的表示只要把押金退了,什么补偿都不需要。

王大爷见我们懂事,一人给我们多退了五百块钱押金,说是当成红包,我们一直推脱不收。

「您俩结婚也一两个月了,我们没给您包份子钱,哪好意思要红包啊。」

「况且李甜平时的开销也不小,该省还是要省一点。」

大爷认同地点了点头,笑容满面地说道:「你说得对,是该省一点了,将来小孩的奶粉钱也不便宜呢。」

没想到这么大年纪的大爷对未来有如此美好的期许,我僵了一下,只能礼貌地说句吉祥话当结尾。

「那祝您早生贵子。」

大爷听完笑容更灿烂了,连脸上几条最深的褶子都被扯平了。

「快了,还有七个月吧。」

????

啥????

李甜怀孕了????

是沙发上那次?还是住进来那次?抑或是……

15

没过多久,昊哥突然来找我了。

我们聊天第一句,依然是李甜。

「李甜来找过你么?」

「没。」

「她来找过我,说请我吃饭。」

「然后?」

「她一上来就跟我诉苦,说王大爷骗了她,离婚了……」

离婚???

这不刚结婚没几个月吗???

我当即就有了种不好的预感,要说大爷去骗李甜,怎么都得再给智商加点码。

跟昊哥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大爷那四室一厅根本没卖出去。

本来李甜计划的很好,让大爷卖了这套房,换一套四环边上的小两居。

她都看好房了,谁知道大爷这房突然被银行收走了!

按照大妈的说法,大爷名下只有这一套房子,可流动的资金也就是这么些年收来的房租。

但估计早就被李甜买车买包给霍霍了。

也就是说,如果大爷的这套房子卖不出去,他就是穷光蛋一个。

费尽心思的李甜当然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果断离了婚。

至于那个孩子……

「具体我没多问,但总之不在了。」昊哥说。

我听到这倒吸了一口凉气。

大爷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生育个一儿半女的,这老来得子可让大爷兴奋的好几宿没睡觉。

就取一个孩子的名字,我听说大爷抱着字典翻了好几天。

最后取了 154 个名字,男孩 88 个,女孩 66 个,据说这样就能大概率生出男孩来。

可这一切,一夜全没了。

也不知道大爷受不受得了这样的打击。

16

还有更让人震惊的。

李甜当时以为自己马上就有钱了,所以各种超前消费,信用卡刷了个遍,少说欠了五六十万。

现在离了婚,自然得还钱。

找工作赚钱明显太慢,所以她就找上了之前的朋友,包括昊哥。

在那顿饭局的最后,李甜有意无意地暗示昊哥,「我陪你一晚……」

昊哥当场无语。

他自己也想不到,?曾经追求的一个漂亮姑娘,不仅跟房东大爷结婚又离婚,还用这种方式跟他借钱……

不知道有多少「追求者」会上当?

17

两年后,我从大妈的房子里搬走了。

因为跟大妈时常联系,所以她来送了送我。

临走的时候,我实在没忍住,问她,「阿姨,大爷他……还好吗?」

「回郊县老家了,一个人住呢。」

原来,大爷那套房子之所以不能卖,是因为大妈使了一计。

大妈是个精明女人,其实早就发现了大爷跟李甜在频繁联系,但是没做声。

她那段时间忙着做个项目,需要银行贷款,本来想着用其他房子抵押一下。

没想到正巧遇上了李甜这事儿。

看着大爷被迷的颠三倒四的模样,大妈气不打一出来,直接就把大爷那套房子抵押了。

「大爷不知道这事儿吗?」

「他哪能知道?当时被李甜哄的一愣一愣的,我给他签什么就签什么。」

房子一抵押,根本没有买家愿意买。

心急的李甜只想着赶紧捞钱,所以一听房子不能卖,直接跟大爷离了婚。

「阿姨,您好好的过,注意身体。」

「放心,好着呢!」

房东王大爷回了老家避风头,但过的一点都不如意。

就算大妈没有宣扬,大爷的丑事儿也很快传了回去,他就连出门买点烟酒,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原来的几个熟人更是对他避而不见。

大爷天天只窝在家里看电视,靠着年轻时候交的养老保险勉强糊口。

18

「在么姐妹?」

「能借我点钱吗?我妈住院了,需要做手术,我下个月肯定还你。」

李甜给我的微信。备案号:YX11Qp7aWOk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