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哪些学生毁掉老师的案例、经历?

我的快递被本校一个老师十六岁的儿子偷了。

老师不但不道歉不赔偿,还威胁让我毕不了业。

不仅如此,还打电话给我父母,说我在学校犯了错,若不认错,就会被劝退。

但很快,她就被狠狠打脸了。

1

五一期间,我的快递不翼而飞。

监控里,小偷骑着电动车,直奔我包裹而去。

下车就拿,拿了就走。

一顿操作行云流水。

我怒了,报了警。

警察效率极高,一个多小时,找出了罪魁祸首。

「找到了,是你们学校一个老师的儿子,十六岁,还没成年。」

在领我前去协商赔偿的路上,警察这样告诉我。

这走向简直离谱,但我放心不少。

为人师表的人,肯定明事理。

监控室里,一个青春期的十几岁男孩站着,母亲陪同着。

我刚要打招呼,男孩母亲了开口。

「作为一名老师,这件事情我得好好说说你!既然是对你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放在楼下呢?你这是对你自己的不负责!这件事情,你有很大的责任!」

原以为,我会得到真诚的道歉。

但刚见面,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

我懵了。

所以,我的错?

看她是老师,我压住怒气:「我的快递呢?还给我。」

「扔了!小孩儿嘛,不懂事儿,就是单纯贪玩,想要个玩具。发现东西不喜欢,就扔了。」

她昂首挺胸,毫无愧疚之意。

小孩儿?

十六岁的小孩儿?

我彻底愣住。

上千块的足金长命锁,我已逝外婆留下的遗物啊!

那是对我独一无二的东西。

一股火气在我心里燃烧。

见我表情不好,她的和蔼可亲忽如其来。

「我知道,你也不是故意放在楼底想弄没的。你送货的快递员呢?他把你的快递弄丢,不应该赔偿吗?你有他电话吧?电话给我,你不好找他,我帮你!」

话里话外,尽是推卸责任。

却说得自己多么热心肠一般。

什么明事理?

是我天真了。

有的人是老师,但不配为人师表。

想推卸责任?

我非要和她掰扯掰扯不可。

「您是我们学校的老师?那您应该知道,宿舍楼下的桌子是专门用来存放快递和外卖的。『快递、外卖存放处,请勿擅自拿取』。您儿子比我小几岁?连桌上贴着的这几个字都看不懂?快递员按规矩办事,有什么责任?」

想对我 PUA?

想祸水东引?

真以为我好糊弄。

她脸上笑容僵了,又很快调整好。

「哦对,你是商学院的?我正好是商学院的老师,我姓谭。你叫什么?哪个班的?辅导员是谁?我了解了解,以后说不定还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很好,她威胁我。

2

我被刷新了三观。

巧合到离谱的走向,迷惑至极的人品。

她以为我会怕?

不,她低估了我。

我要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我笑了笑:「谭老师好,我叫林小杨,20 会计 1 班,导员肖岳。」

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我倒要看看,她能怎么搞我。

「肖岳啊!我知道。这样,之后你要是有什么事就来找我,我一定帮忙!」

见我坦诚,她满眼得意。

她以为拿捏了我。

「不好意思,我跟这女孩子聊两句。」

这时,一旁陪同协商的警察开口打断,将我叫到一旁。

「你别怕。他确实未成年,立案金额也没达到,这件事情不好强硬处理。但是要求赔偿是你的权利。你大胆提要求,不用担心别的。」

见我被谭老师打压,警察看不过去,一番话,给我打气撑腰。

我点点头。

回到谭老师面前,我笑着:「谭老师热心肠,愿意帮助学生真是太好了!」

一听我这话,她觉得自己达到了目的。

「我现在就需要老师帮忙!希望老师能尽快帮我解决快递赔偿的问题。」

看她瞬间垮掉的表情,我很痛快。

「是,当然。我们在这儿不就是谈这件事吗?你说,你想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

咱就是说,问我?

有东西还东西,没东西赔钱。

这么简单的道理,不懂?

虚伪至极。

「这样吧。本来我是想着东西还给我就行的。但现在东西不是扔了?那就赔钱吧。我这有当初的购买发票,咱加个微信,你转我就行。」

加了微信,看了发票金额,她又开了口。

「那你觉得我应该赔多少?」

语气客气,但假惺惺。

这种问题,也有脸问?

我开了眼界。

这样没脸没皮的老师,我第一次见。

「我花多少,你赔多少。」

「你确定?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这是觉得她吃了亏,我得了赢?

笑话!

外婆留下的遗物,不是金钱

照价赔偿,便宜她了!

「其实本来是不该要原价的。毕竟金价上涨得厉害,我那长命锁的价格远高原价。但是看您儿子还小,我就给您免了,按原价算就行。您不用不好意思。」

我笑着,恭恭敬敬,十分替她着想。

她不是要装?

谁不会?我陪她装。

话说到这份上,她要是不要脸,大可以拒绝,好让我要求她赔偿现值。

「好,可以。既然你坚持,那就这么办吧。」

警察在场。

我又将要求说得清楚明白。

她不得不答应。

离开前,警察给我留下了联系方式:「之后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我。」

3

爸妈总说,长大后,社会会教育我。

但还在学校,我就被狠狠教育。

谭老师以微信没钱为由,提议第二天现金赔偿。

我不信,但无奈不能上手检查,只能答应。

但一连三天,她消息不回,电话不接。

我的赔偿,连影子都看不见。

忍无可忍,我再次报警。

一分钟后,受到警察督促,谭老师来电。

「谭老师,请问赔偿金准备好了吗?」

「林同学,我劝你识时务。」

这次,她连装都不装。

「我是老师,你是学生,你惹不起我。让这件事情过去,我能饶过你。否则,我让你毕不了业。」

威胁,从暗戳戳,变成了明晃晃。

现在的老师,居然还有这副德行的?

电话被迅速挂断。

而我,被气得发抖。

回拨过去,已是无人接听。

对此,警察表示无可奈何。

立案金额不足,对方未成年。

哪怕是他们,也只能建议协商解决。

负责案件的警官向我保证,会积极督促谭老师。

让其依照协商结果,尽快赔偿。

但我知道,没用。

不愿赔偿,谭老师是铁了心。

即使如此,强制措施不能实行,犯错方不受丝毫惩罚。

我不愿意。

老师就能为所欲为?

学生就要忍气吞声?

没有这样的道理。

这次轻易放过他们,他们只会变本加厉,难保不会再出现其他受害者。

「对哦!其他受害者!」

我脑中灵光一现。

视频中,那男孩动作娴熟,像个惯犯。

找到其他受害者,一起报案,不但能达到立案金额,还能加大影响力。

我不信,谭老师能不顾忌自己名声,不顾忌儿子未来。

4

说干就干。

我立刻编辑文案,在校园墙发布。

这件事迅速引其热议。

很快,不少调看监控后的同学联系到我。

如我所料,男孩就是惯犯。

找到我的同学有十几个,全居住在同一片宿舍区,都是商学院的学生。

汇总损失金额,已足够立案。

损失汇总表格发在了群里,供大家确认。

只要无误,明天一早我就报案。

我很得意。

事情已然越闹越大。

我想看看,谭老师还能怎样只手遮天。

这次,我要她得到教训。

这时,没有缘由的,辅导员来电。

辅导员说:「有事儿要和你谈谈。」

直觉地,不太妙。

办公室里,辅导员皱着眉,神色凝重。

「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他没说话,低着头,抽着烟。

直到一根烟抽完,才开口。

「快递的事儿我知道了,闹得很大。」

果然,是为了这事儿。

辅导员怎么得知此事,我不知道。

总归,和谭老师脱不了干系。

我阴沉着张脸:「所以呢?老师是受谭老师所托,来阻止我的?」

我印象里,辅导员好说话、明事理。

他不该是这样的人。

「这件事闹大了,对学院影响不好。」

我笑了。

对学院影响不好,所以牺牲学生的权益?

「老师,学院包庇这样的老师,打压、威胁学生,传出去,对学院的影响才更不好吧?」

辅导员深叹口气,神情无奈:「小杨,有些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老师知道你是受害者,你没有错,错的是我们。但是学校是个小社会,很多事情不是想做就能做的。老师这也是在保护你。所以,放弃吧。」

「老师,这样的保护,我不需要。我需要的,是公平。」我站起身,转身离开,「对不起,我非做不可。」

「你的决定,老师无法改变。但这件事,恐怕不会如你想象中顺利。你也要做好准备,面对不妥协带来的后果。」

后果?

所以老师真的可以胡作非为?

后果该做错事的人承担。

而我,没错。

这话,听得我生理不适。

我不想回答,只想径直离开。

「小杨,对不起!之后,我会尽力护你。但我只是个讲师,在学校,资历、人脉都不如他。你自己也要小心。」

我心一软。

这次,他也该是迫不得已。

我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老师。老师,您是我在大学里见到的,最好的老师。」

回到寝室,我点开群聊,准备告知大家方才的遭遇。

群里,众人却已经表态,不愿参与此事,纷纷退群。

我刚想私下一一询问,却发现,大半人将我拉黑删除。

其中一个女孩,私下与我关系不错,打来了电话。

「小杨,除了你,我们所有人都被集体约谈了。我们辅导员威胁我们,让我们自行掂量,不要为了点蝇头小利,得罪学校。我们都很生气,都很想帮你。但是对不起,我们真的不敢了。看样子,那个老师在商院权势不小,你多当心。」

我心里一沉。

是啊,我辅导员都找到了我,他们又怎能避免被威胁、约谈?

5

挂断电话,我垂头丧气。

学院这番行径,令人恶心。

我是真的不服气。

犯错的人高高在上,得意张狂。

凭什么?

室友得知此事,也很无奈:「学校里的学生真是可怜,完全的食物链最低端!要是上次也就算了。你上次没的那个快递对你来说谈不上多重要。可这次这个,不但价值高,而且对你意义非凡。」

我呆愣两秒。

要不是有她提醒,我真要忘了丢失的第一个快递。

一套护肤品,不贵重,但也要几百。

当时我嫌麻烦,并未追究。

现在想想,那个快递倒能助我一臂之力。

两个快递金额相加,恰巧足够立案。

顿时,我看到了希望。

算算时间,监控室还没下班。

我夺门而出:「谢了!要是事情解决,请你喝奶茶!」

再次来到监控室,我已经熟门熟路。

屏幕上出现的,正是那个熟悉的面孔。

我笑了。

感谢那男孩的惯犯属性,真是帮了我大忙。

第三次报警,终于成功立案。

立了案,性质就截然不同。

警察告诉我,鉴于对方未成年,先柔性规劝。

如果规劝无效,我再加以坚持,就可以追究刑事责任。

未成年又如何?

留下案底,就是影响一辈子的大事。

我等。

等那狂妄自大的谭老师,亲自求我。

6

几天过去,没等来谭老师的悔过自新,倒是等来老妈的电话。

「你在学校惹事儿了?」

这是接通电话后的第一句话。

惹事儿?

我?

简直离谱。

我冷哼一声:「谁跟你说的?我导员?」

「那倒不是。你们学校一个姓谭的女老师。她说你在学校惹了事儿,如果不乖乖认错,就要给你劝退,让我好好劝劝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跟我说呢?」

呵,又是谭老师。

她可是真是神通广大。

不好好反思自己,找我家长吹耳边风?

「你听她忽悠?这才多大点儿事儿?怕你担心,我就没告诉你。」

事情前因后果,我原原本本告诉了妈妈。

「我就是一口气咽不下去。这件事,你别劝我。」

外婆走得突然,最后一面我都没见上。

那长命锁,是她临走前,特意吩咐留给我的。

是她对我的心意,我对她的念想。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我说呢,要真有这么大的事儿,你肯定也得跟我说。」

「闺女,这件事我支持你。你不要怕,妈妈是你的后盾。要是她真敢滥用职权,我们就往上告!那是你外婆专门留下的东西,珍贵异常。咱不去惹事儿,但别人也不能欺负咱。公道,咱得讨回来。」

妈妈的支持加持,我浑身都是干劲。

立刻,我给警官发去消息。

谭老师拒不配合,我只能要求严加处理。

人,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在我要求之下,那男孩被即刻拘留。

十六岁的年纪,三千多的涉案金额。

已达追究刑事责任的标准。

没多久,谭老师也打来电话。

「林同学,老师知道错了。我们好好谈谈,我赔钱,你不追究责任行吗?」

我笑笑:「好啊,明日,我们公安局详谈。」

第一次协商,我尚且心软、天真。

这一次,我的要求可不会那么简单。

7

「你这是敲诈!」

听了我的赔偿要求,谭老师拍案而起。

我要求足金长命锁按现金价赔偿,400 一克。

护肤品原价赔偿。

还有一千的精神损失费。

说是精神损失费,不过是替其他受害者讨要的赔偿金。

这些赔偿项目,都是我在警察建议之下列出。

我是受害者,我有这个权力。

法律完全支持我。

我耸耸肩:「谭老师,我的要求合情合理。这是在公安局,警察都在呢!我提出的赔偿要求,警察都是认可的。不存在敲诈一说。」

「你的损失金额才三千出头,你向我要价八千,还不是敲诈?现在的大学生,就这个素质?你也不怕给当代大学生丢脸!」

原价赔偿她尚且不愿,更不用说,按现价赔偿。

我觉得可笑,白眼一翻。

她有脸质疑我的素质?

现在,可不是我在求着她。

「谭老师,黄金可是保值的。按现价赔偿,难道不理所应当?你可还是商学院的老师,这都不知道?」

「你别太过分!按原价赔偿,我立刻给钱。你别以为报了警能怎样!我儿子未成年,法律也没法拿他怎样!」

几句话,一旁的警察都黑了脸。

既然未成年这般厉害,她还找我商讨什么?

真当我年龄小,不懂法吗?

这样吓唬、哄骗的手段,令人作呕。

「是吗?既然如此,我们还有什么谈的必要呢?警官,这件事,该怎么处理,你们就怎么处理吧。」

我站起身,就要离开。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还要这样做事。

别怪我不给她面子。

「我答应!我答应行了吧?」她急了,立刻叫住我。

生怕我反悔,拿起手机就给我转钱。

先前微信没钱的托词,被她彻底忘到脑后。

什么未成年免责?

她什么都清楚。

不过不甘赔偿罢了。

「这下可以把我儿子放出来了吧?」

我看警察一眼,利落签下谅解书:「警官,辛苦你们了,放人吧。」

转头看向谭老师,我笑得得意:「还请谭老师好好管教自己的儿子,别再因为偷东西被请到警察局来。希望我们,再也不见!」

8

这件事,我赢得彻底。

我心情舒畅,满脸笑意。

但谭老师不同。

她脸色阴沉,直勾勾盯着我。

眼中、脸上,满是阴狠。

我知道,她,我得罪得彻底。

室友提醒我接下来小心行事。

但我不在意。

但凡她敢做些什么,我都不会忍气吞声。

眼见一个学期过去,新学期学期开学。

我一切如常,没遇到任何磕绊。

我的生活中,再无谭老师的身影。

正当我以为这件事彻底过去,却在新学期再次见到了她。

9

新学期的第一节宏观经济学课程,惊现谭老师那张熟悉的面孔。

她看到了我,却神色如常。

她面带笑意,温和有礼。

活生生是我我初见她那天伪装出的模样。

我愣了愣,连忙拿出手机,查看课表。

开学前,课表上宏观课程的老师绝不是她。

我记得清楚。

可现在,授课教师一栏,明明白白写着她的名字。

我确信,我没有记错。

下了课,我走到她身旁:「谭老师,还说再也不见呢!没想到,你居然是我宏观的授课老师。」

「可不是吗?」谭老师笑笑,「真巧!这个学期你得好好学习,我的宏观课可不是那么好过的。」

她笑意不达眼底。

旁人听来,一句老师规劝学生认真学习的话语。

我与她之间,便是别有深意。

巧合?

我不认为事情能巧合到这种地步。

下了课,我立刻联系认识的 18、19 级学姐。

除非老师退休、外出学习,否则,各专业授课老师固定不变,各届一致。

这是我校的惯例。

但同为会计专业的学姐,无一人认识谭老师。

反观经济学学姐,则对这老师极其熟悉。

一同级经济学专业的同学告诉我说:「自谭老师来我们学校以来,就一直交的是经济班的宏观课程。但这学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们经济班的老师忽然和你们会计班的老师对调了。听说是谭老师自己要求的。我还觉得奇怪得很!」

这下可以确定,谭老师居心不良。

什么巧合,不过是人为制造的假象。

这个学期,我要加倍小心。

10

宏观称不上会计专业正经的专业课,却也占着三个学分,和专业课占比一样重。

为了学分,和不给谭老师借题发挥的机会。

这门课,我上得格外认真。

无一缺勤,次次全神贯注。

一整个学期下来,眼见即将结课,出乎意料的,她没给我使任何绊子。

但我越发觉得不对劲。

煞费苦心来我会计班授课,她总得做些什么。

如果目的不是在日常学习中让我不痛快,就只能是在期末的功夫上了。

我校为督促学生学习,将补考难度设置得极大。

一旦挂科补考,影响颇多。

谭老师一不画重点,二不画范围。

加之宏观课程本身就难度不小。

为顺利通过,我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

确保其他课程能够顺利通过后,所有时间,我都放在了宏观的复习上。

明天,就是宏观课程考试的日子。

书本内容,我掌握得清晰。

通过考试,绝无问题。

当然,前提是,谭老师不做任何手脚。

隔壁寝的同班同学忽然闯进寝室,将一叠资料扔下就跑。

「我有急事儿,宏观题库放你们这儿一会儿。等我回来再取。」

题库?宏观?

这种东西,我从没听说,更没见过。

顿时,我觉得有问题。

「什么题库?」

不止我,我的所有室友都懵了。

对此,她们也一无所知。

考虑一二,我拨通了学委的电话。

「啊?你们不知道题库的事儿?你们是不是把群屏蔽了?宏观老师把题库发微信群里了,说考试就考题库上的内容呀!」

我们一个寝室四个人,沉默着,面面相觑。

微信群?

我们可是从没进过。

我冷笑一声。

怪不得,最后一节课,都没人提议划重点、圈范围。

这样看来,平时不找我麻烦,一点儿也不奇怪。

所有的坑,都在期末等着我呢。

「我们不在那微信群里,什么都不知道。麻烦你把文件发我们一份吧。还有,这件事别让宏观老师知道。拜托了!」

「啊?好,我知道了,马上发你们。你们别担心,还有时间。」

挂断电话后,室友发飙了。

「我真无语!这什么老师?真让人恶心!」

我的室友和谭老师无冤无仇,只能是因为我。

为了杜绝我其他渠道获得题库的可能性,牵连我整个寝室。

她确实够毒。

我叹口气:「是我牵连了你们。」

「别这么说,孰是孰非我们还是分得清的。这不是你的错,我们支持你!她就是想搞你。我们绝对不能挂科,不然不是让她如愿了?快,题库发来了,立刻开始学习,我们一起狠狠打她的脸!」

瞬间,寝室全员进入学习状态。

还有半个下午加一个晚上。

二十来页的题库。

确实赶了些,但我们向来认真上课,这些东西,不成问题。

将题库里的题目过完三遍,我已经胸有成足。

谭老师确实鸡贼。

题库里的题目略偏,纵使我自行复习,但缺少题库加持,也难得高分。

可惜,她千算万算,算不到老天助我。

这题库资料还是落到了我手上。

她想挂我?门都没有!

11

第二天,考场之上,所有题目,我异常熟悉。

答案深印在我脑海里。

短短五十分钟,我答满了试卷。

这份试卷,九十分以上,我把握十足。

走到讲台前,已经准备提前交卷。

但我有些犹豫。

题我确实答了,但若是谭老师不管不顾,非要我挂科呢?

我总得留些证据吧?

我看眼教室前后的摄像头,陷入了沉思。

这俩摄像头,距离远,像素低,根本证明不了试卷的详细情况。

看着眼前的监考老师,我开了口:「老师,咱能商量件事儿吗?」

期末考试,实行交叉监考制度。

负责监考我院的老师,来自政法学院,最是刚正不阿。

在我院再有权势,谭老师的手,总伸不到政法学院吧?

听了我的要求,监考老师虽然迷惑,但还是答应了。

拿着监考老师的手机,我将写完的试卷拍得仔仔细细。

随后,上交试卷,归还手机。

待考试结束,监考老师将照片发送给我。

「多谢老师!」

看着手机上的照片,我笑得得意。

照片上,字迹清晰。

监考老师对我印象深刻。

人证物证具在。

谭老师胆敢以权谋私,我就上告领导。

无理还能胜过有理不成?

12

「小杨!宏观成绩出来了,你快看看!」

学习通课程聊天框中,谭老师发出了消息。

「各位同学,宏观成绩已经上传系统完毕,可以查看。大家考得很好,只有一个同学挂科。希望挂科同学吸取教训,再接再厉。」

这次,总群里发布消息,倒不是她的作风。

59 分。

成绩查询系统里,鲜红的分数、不及格的字样。

她还真敢!

改卷迅速,大群公布。

怕是只为隔应我。

先前的经历,还是没让她明白,我不是羔羊,会任人宰割。

立刻,我给谭老师打去电话。

接通电话,她早等着我了:「林同学,对成绩有疑问是吧?我在办公室等你。」

13

办公室里,见到我,谭老师笑得张狂。

桌面上,两张宏观期末试卷,都写着我的名字。

字迹,却是截然不同。

一张出自我手,字迹工整,填满了题目。

另一张则大半空白,字迹潦草。

「你复习得确实不错。卷子我看了,答得近乎完美。原本,这样的卷子,我能给 97 的高分。可惜,这是你的卷子。」

早早撕破了脸面,面对我,她没有伪装的理由。

「你不怕我举报你?」

「举报?」

她像是听到了笑话。

当着我的面,将我试卷撕碎,扔进垃圾桶。

「我是你的任课老师。我说你的试卷是哪张,就是哪张。谁能质疑?更何况,你的平时分我给打了满分。人人都只会以为我已经尽力捞你,是你烂泥扶不上墙。至于补考,你当然也过不了。」

她翘着二郎腿。

面对我,尽显虚伪、自大的本性。

「我不是早就警告过你了吗?是你不听。公安局里,我拿你没办法。但学校是我的地盘。你斗不过我。我打听过了,你是入党积极分子,马上就要成为发展对象。我明确地告诉你,你只能止步于此。」

学校是她的地盘?

真是好大的口气。

我冷静异常。

慌乱,只会如她所愿。

「你就笃定,我没有证据?」

「你以为,教室里的监控能证明什么?证据?完全没用的东西!」

她天真了。

监控?

这东西当然有用,但可不是我手里的王牌。

她考虑到的东西,我更考虑得仔细。

「既然谭老师执意如此,那我们走着瞧。这么大个学校,你是老大不成?很快,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对我的话,她毫不在意。

她眼中的嘲讽和轻蔑,我看得清楚。

她认为自己高高在上,而我卑微如尘埃。

我的狠话,她根本没放在眼里。

「好啊,那我等着你!」

她太过自信。

忘了她曾栽在我的手上。

她眼里的学生性格懦弱,行事冲动。

我却不是这样的人。

我的手机上,录音标志不断闪动。

我们的谈话,被全程录音。

学生愚蠢单纯?

太过天真,毫无戒备的,是她。

14

从谭老师办公室出来,我径直敲响副院长办公室的门。

「老师,我要举报。」

副院长看着我,一阵上下打量,神情晦暗不明。

「你是会计班的那个林小杨?」

我眉头一皱。

怎么?这是副院长也站在了谭老师一边?

「是。」

「为了期末成绩的事?」

我点点头。

他短短两句话,我已经看到了结果。

「现在的学生,自己不好好学习,期末挂科,就来找老师的麻烦?你应该好好反思反思自己。」

我沉默着,点开了我与谭老师的对话录音。

副院长却依旧神情不变。

对于方才对我错误的指责,他理直气壮,毫无歉意。

对录音中的内容,也毫不惊讶。

「这又怎样?得罪了老师还想顺利通过期末?你不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吗?」

妙啊!

该付出代价的不是谭老师,是我。

从头至尾,副院长看我的眼中,满是审视。

我就那么站在办公室门口。

连门,他都没让我进。

话不投机半句多。

显然,这儿,得不到我想要的结果。

我不愿多费口舌,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叫骂声。

「你有没有礼貌?我是你的长辈,学院里的老师,连招呼都不打就走。简直目无长辈!」

我只觉得火气蹭蹭往头顶上冒。

成功克制情绪,没对他破口大骂,是我讲礼貌这一品质的最好证明。

院长是我剩下的唯一希望。

下午再走一遭,堵住院长,是我的计划。

然而,院长的身影,在我回寝的路上出现。

一起的,还有副院长和谭老师。

三人站在一起,聊得开心。

我站在不远处,听得清楚。

出现在他们聊天中的人物,是我。

他们嘲笑我。

天真蠢笨,弱小不堪,不尊师长。

是他们对我的评价。

他们说得热火朝天,我的身影,无一人察觉。

一段新的录音,出现在我手机中。

他们的动作、神态,尽数落入我眼中。

自私虚伪,贪婪恶毒。

我确实天真。

原以为,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却不曾想,老鼠窝才是这地方的真实本貌。

一个个自以为手上握着些许权力,就为虎作伥。

这样的人,配不上为人师表。

但我,确实如他们嘲笑的那般,已经束手无策。

我一无人脉,二无靠山。

我院院长已是我能轻易找到人的最大官职。

再往上,校长?校党委书记?

我连去哪儿找都不知道。

毫无食欲,心烦意乱。

我坐在湖旁,发着呆。

这天下,还属于他们胡作非为的人了?

15

「林小杨?」

「徐警官。」

是负责我那起偷盗案件的警官。

学校里又出现了盗窃案件,他来处理。

「这次的嫌疑人,还是那个老师的儿子。你说气不气?还好你的赔偿追回来了。其他人的涉案金额太小,你们那谭老师又无赖,几乎没有要回来的可能。」

听见这话,我的心情简直雪上加霜。

「怎么?心情不好?」

我将事情经过讲述给他。

他皱起了眉:「她居然无耻到这种程度?」

「可不是嘛?她说的没错,我天真了。现在的我,想对付她,根本手无足措。我能想到的办法,能找到的人,都站在她那边,跟她一样无耻。」

「不如……我帮你想想办法?」沉思几秒,徐警官开了口,「既然校内没法自己解决,不是还有教育局?你把各色证据整理好,还有人证的联系方式。又是封校,又是考试,你不方便出去,我帮你向教育局举报。」

我别无选择,大不了破罐子破摔。

当即,我点了点头。

16

当天下午,就有了反馈。

教育局负责调查此事的工作人员要找我面聊细节。

原本,疫情封校,我出不去。

在教育局默许和徐警官的帮助之下,我坐着警车,出了校。

面对教育局工作人员,我口述经过,由专人记录口述内容,还有录音笔录音。

很是正式,也很重视。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手上的证据也都交给你们了。如果还需要其他证据,学校的监控,还有给我监考的老师,都能为我作证。」

工作人员点点头:「你放心,这件事情教育局高度重视,所有证据我们都已经收集。我只是再了解一下详细情况。很快,我们会还你公道。」

我点点头,刚想说什么,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谭老师来电。

我看一眼工作人员:「这……那个谭老师的电话。」

「接吧,开免提。」

我点头,接通了电话。

下一秒,谭老师得意的声音传来。

「林同学,听说你找副院长告了我的状,还把我们的聊天内容录了音?有用吗?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现实了吧?早说了,你斗不过我,可你偏不信。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你知道该怎么做。只要我高兴了,我就放你一马。」

「听谭老师这意思,是要我贿赂你?」

谭老师笑得狂妄:「这不叫贿赂。我是师长,你是学生,你这叫孝敬。还有院长和副院长,别忘了也要好好孝敬孝敬他们。」

真是猖狂!

收受贿赂,被说成理所应当。

「那如果,我说不呢?」

「不?你说,你挂科重修,上的会是谁的课?你但凡有一点让我不满意,我就让你永远过不了我的课。到时候,被学校劝退,可没人能帮得了你。」

电话那头,谭老师肆无忌惮。

她以为,我已经束手无策,只能乖乖听话。

但她不知道,电话这头,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已经黑了脸。

现在,我的人证又多了。

还有这段通话的录音,可是教育局官方录制。

「谭老师是吧?看来,贵校贵院的管理制度很是完善啊!」

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听不下去,开口反讽。

听到陌生的声音,谭老师顿了顿,再开口,依旧张狂。

「你又是那个学生?少多管闲事!」

「我?学生?」工作人员直接被气笑,「听好了,我这里是教育局。」

这回,谭老师懵得彻底。

几秒后,没等来谭老师的回答,传来的是挂断电话的忙音。

教育局三个字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现在,她和院长、副院长三人,怕是一阵兵荒马乱。

注定,教育局是他们的噩梦。

17

第二天中午,我正吃着饭,就收到教育局工作人员发来的处分文件。

处分对象,院长、副院长、谭老师。

谭老师,通报批评、撤销职务、永不录用。

院长、副院长,通报批评,降职处理。

校长亲自找到我,道歉之余,保证类似之事,绝无再发生的可能。

我以为,事情闹到了教育局,校长多少会有些怪罪。

毕竟,我校素来以人文关怀出名。

今日丑闻,怕是要让历年累计的美名,毁于一旦。

但校长却表示感谢。

「若不是你揪出这几个害群之马,之后,我们学校怕是要深陷舆论的泥潭。我真的非常感谢你。关于你成绩的事情,我们会妥善解决。」

而后,成绩查询系统上,我的成绩已经进行修改。

99 分的高分,其他宏观老师联合批改的结果。

我挑挑眉,笑得开心。

那三人,罪有应得。

期末最后一门考试结束,我收拾好行礼准备离校。

刚下楼,就见到他们三人的身影。

谭老师正被保安强行向外带离。

院长、副院长站在一旁规劝。

看见我,谭老师情绪激动,仿佛我是那救命的稻草。

可惜,我可能是稻草,但我不救命。

相反,我想要命。

「林同学,你再给老师一次机会吧?只要让老师留下来,处分、降职,老师都愿意。而且,老师一定会好好补偿你。」

补偿?怕不是贿赂吧?

机会,我早给了。

是她没能抓住。

而现在的我,放过她,绝不可能。

更何况,现在,可不是我愿不愿意放她的问题。

是学校要处理她,组织要处分她。

我走到谭老师身前,满脸笑意:「谭老师……哦不,现在不能叫老师了。应该是谭女士,我给你个忠告。多行不义,必自毙。我祝你,前途无量啊!」

两位院长站在我身旁,陪着我,一起看着谭老师被拖离学校。

我正拖着行李箱准备走,身后传来院长的声音。

「林同学,你可真有几分本事。居然敢告上教育局。我和副院长没能如你所愿被撤职,你是不是很遗憾。」

「院长,不对,老师。你称呼错了,现在,你们可不是院长和副院长了。我奉劝你们,已经挨了处分,可别再自找不痛快。否则,再来一出什么事,怕是你们再怎么厉害,再怎么有人脉,也难逃谭女士一样的命运。」

按理来说,收受贿赂,和谭老师合谋打压学生,他们该和谭老师收到同等处分。

但他们没有。

其中的花花肠子我无法深究,但他们若还要再犯,我绝不会怕了他们。

完备案号:YX11jaxv4wL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