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些人可以恶心到什么程度?

我妈拿着戒尺逼着我给我表妹替考。

我强忍住嘴角的笑意,噙着泪装作无奈地点头。

她们不知道,昨天自习课的时候,班主任悄悄把我叫到了办公室,当时办公室里坐着几个不认识的老师。

班主任介绍说,这是清华招生办的老师。

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稳了……

1

高三的第一次摸底考试,我超常发挥考了全班第一名。

放学后薛静把我堵在厕所里,揪着我的头发掌攉:「考第一名真了不起啊!你是学霸吗?」

她的小跟班在旁边助威:「要不打断她的手指头吧,看她还怎么写字。」

薛静转头狠狠的盯着小跟班:「放屁!她手指头坏了,我怎么办?」

我抱着头蹲在地上,任由她们发泄。

我之前也不是没有还手过,后果就是我被打的更厉害,然后回到家我妈还会再打我一顿。

就因为薛静是金贵的小公主,我是卑贱的私生女。

可是,我并没有求着她把我生下来,凭什么要这么对我呢?

我拖着疼痛的身体回到家,刚进门就挨了一巴掌,我妈手里拿着一把痒痒挠在等我。

这个痒痒挠是竹子做的,是专门用来惩罚我的戒尺。

我抬头,看到薛静捧着一碗双皮奶,站在我妈身后幸灾乐祸的看着我。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要帮助你妹妹!你考第一名,妹妹考了三十二名,妹妹心里多难过!」我妈挥动着戒尺,在我背上打了一下。

我原本就受伤的背,立刻火辣辣疼了一片。

其实,我都习惯了。

从小学开始,薛静就一定要比我学习好,她家里有钱,父母都很疼爱她,她要全方位的碾压我。

她什么都要比我强,我和我妈寄人篱下,靠着薛静才能混上一口饭吃,我得让着她。

到了高中,她的课业跟不上了,每次考试都比我差,于是我就每次都要挨打。

我一个私生女,凭什么比金尊玉贵的公主学习好呢?

这是我妈的原话。

我也曾试着去唤醒我妈的人性,你替我大姨照顾薛静,她们给你工资,这是应该的,为什么连我也要卑微的去跪舔薛静?!

我妈一巴掌打我脸上:「你没良心!要不是你大姨,要不是有薛静,你能有今天的好日子?你连薛静脚底板的一块泥都不如,你也配和薛静比?」

暑假里,我在奶茶店打工,还给同学补课,赚了三千块钱,我妈拿到钱转身买了两条裙子,一条给薛静,一条给她自己,母女装。

我妈还说她一直想要一个薛静那样的女儿,聪明、大方、会弹钢琴会画画、还嘴甜。

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送我去上课外班,就连买学习辅导书,她都会骂骂咧咧好几天才给我钱。

我妈打累了,坐在凳子上喘气,跟我说:「去把厨房里的碗洗了!别在这里杵着,看的我心烦。」

我把书包放下,走进厨房,灶台上横七竖八的摆着几副碗筷,我知道我妈把中午用过的碗也给我留着呢。

这时,薛静走了进来,故意展示她刚吃完双皮奶的碗:「二姨做的双皮奶真好吃!就是有人不配吃。」

说完,她把碗扔进水槽,溅了我一脸水。

我转过头,看见我妈正望着薛静笑的一脸慈爱,那一瞬间,我感觉薛静的脸和我妈的脸重叠了,这两个人竟然长的一模一样。

2

我全身的伤口都在疼,我只好拿着零花钱去小区的药房买药。

进门就看见二班的班长陆嘉宁,我低下头,转身就走。

「安羽!你这是怎么了?」他喊住我,看来我脸上的伤真的是戴口罩也遮盖不住。

我只好走到柜台:「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舅舅开的药房,他今天有事,让我过来看着。」陆嘉宁是我们学校的校草,人长的好看,又十项全能,这次摸底考试,他全校第一,我第三。

「你怎么了?需要什么药?我给你找。」他热情的询问。

我低着头,不想让他看到伤口:「就云南白药就行。」

他没有再询问,弯腰从柜台下拿出一盒云南白药,一盒消炎药,一瓶消毒酒精,还有一罐膏药。

这些药并排躺在玻璃柜台上,我看着他,他指了指我的脸:「先用酒精擦一下,然后再敷药。家里有冰袋的话,最好冷敷一下。」

我没敢再说什么,低着头赶紧付钱,然后逃一样的跑回家。

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过的这么惨,尤其不想让陆嘉宁知道。

因为在我心里是他我想超越的人,只要我再努力一点,我也能全校第一。

家里,我妈和薛静正躲在主卧里说话,不时传来一阵笑声。

我给自己涂好药,打开课本开始复习,我想要考上一个好大学,然后远远的离开这个家。

离开我妈,离开薛静。

我学习的时候,我妈和薛静都不会打扰我,因为她们要求我给薛静补课,考试的时候给她打小抄。

这次摸底考,我和薛静不在一个考场,我才考好了,才惹来一顿打。

薛静最近都住在我家,跟我妈睡在一起,她亲妈我大姨去外地开会了。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只要我大姨不在家,我妈就会把薛静接到我家来,给她买东西,给她做饭,像伺候公主一样的照顾她。

3

早上 6 点,我起床晨读,我抱着书本出门去。

小区楼下的花园里没有人,我可以大声的背诵语文和英语,背了一会,就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

是我大姨,她开会回来了。

我大姨和我妈长的很像,但是性格完全不一样,我大姨严肃,固执,做事情非常认真,所以她考上了大学,成为了一家公司的总监,虽然后来离婚了,但是她有钱有地位。

我妈懒散,暴躁,喜欢占小便宜,年轻时被别人骗,未婚生子,然后借着给我大姨带孩子才得以在这个城市生存。

我跟我大姨也没有什么话好说,我其实很恨她,如果不是她天天忙自己没时间照顾薛静,薛静也不会天天在我家生活。

我大姨跟我打了个招呼便走了,但是我晨读的好心情被破坏的一干二净。

提前结束晨读,我走回家。

坐在书桌前根本看不下去书,我抱着笔发呆。

「她是不是出去了?」是薛静的声音。

「是,你再睡会吧,多睡才能长个。你看你比她都快高出一个头了,就是你睡眠好。」我妈温柔的哄薛静。

「我想吃巷子口的那家小馄饨,你让安羽去给我买。」

「知道了。我这就给她发信息。再给你来两只生煎包配馄饨好不好。」

「好。妈妈最好啦!」

我猛地站起身,走到她们卧室门口,她们两个都吓了一跳。

「你是死人吗?怎么没有声音的?」

我盯着薛静:「你为什么管我妈叫妈妈?」

薛静张了张嘴,然后看向我妈。

我妈愣了一下,伸手打我:「姨妈也是妈!她妈妈不在家,我就是她亲妈!快给我滚去买早饭,小静要是上课迟到,看我不打死你!」

4

我不是个傻子,正常人谁会管小姨叫妈?

这些年的我因为薛静挨打的事情一幕幕展现在我脑海里,我突然觉得,我妈可能就是薛静的亲妈。

那我的亲妈是谁呢?

要想证明一件事很简单,只需要有证据就好了。

我悄悄的在厕所里找到了我妈的头发,薛静的头发,还有我自己的头发,并且都做了编号。

现在只需要一个 DNA 检测了。

但我不知道未成年人是否可以去申请,或者申请的步骤是什么。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第二次模拟考来了。

这一次我和薛静被安排在同一个考场,她坐在我的后桌。

考试前,薛静给我买了一个棒棒糖,她笑嘻嘻的跟我说:「别忘记。」

到了考试的时候,我把卷子故意倾斜,放在桌面的左下角,薛静就可以抄下上面的答案。

这是我们约定的暗号。

我只有这么做,才能换来一时半刻的平静。

考试结束,陆嘉宁找到我:「安羽,数学的最后一道大题,你的答案是多少?」

我说出了答案,陆嘉宁拉着我问解题步骤,我突然想到,上次遇见他是在药店。

他舅舅是开药店的!

我赶紧低下头十分认真的给他写下了我的解题步骤。

他认真看题的时候,我问他:「就是你知道怎么去做亲子鉴定吗?」

他猛然抬起头:「你?」

「嘘~」我小声说:「帮我个忙。」

我把那个样本装进一个纸袋交给他,需要多少钱告诉我就行。

等待鉴定结果的日子,有点难熬,我只好用拼命学习来缓解。

我大姨回家来了,给我带了一份礼物,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

巧克力很好吃,可不是我想要的。

其实,我也曾经向她求助过,那是初中的时候,她出差回来给我买了一条连衣裙。

我哭着跟她说,我妈不喜欢我,总是打我,总是骂我。

我多么希望她能把我抱进怀里,像我妈抱着薛静那样,安慰我,哄哄我。

或者她去劝劝我妈,让她对我好点。

但是她没有,她只是冷漠的说,你妈做的事情都是为你好!

从那天开始,我就恨她了。

她送给我的连衣裙,巧克力,虽然都很贵,但是有什么用呢?

5

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那天,我们刚举办完运动会。

同学们都去操场上玩,我在教室刷题。

陆嘉宁走进来,递给我一个牛皮纸的袋子。

说不紧张肯定是假的,但是我还是故作镇定的接过纸袋,放在了一边,继续刷题。

陆嘉宁想说什么,但是最终也没有说。

鉴定证书,就在我手边,但是我没有打开,就像我有时候自虐一样,越是想要的东西,我越是要故意压制,故意拖延。

放学后,我拿着纸袋来到小区的公园。

头发的标准本我是装在保鲜袋里的,每一个保鲜袋我标记了记号,1 号是我妈,2 号是薛静,3 号是我。

那个盖着红章的鉴定证书上明明白白的显示着:1 号和 2 号亲子关系 99.999%,为父母关系,1 号和 2 号存在母系亲缘关系。

猜测变成了现实,薛静是我妈的亲生女儿。

而我的亲妈应该是我大姨。

我咧开嘴大笑,真有意思,真他妈太有意思了!

收拾好情绪,我把鉴定证书撕得粉碎,然后分批次扔进了 6 个垃圾桶。

我的妈妈,也是我的二姨,李金凤女士,应该早就知道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了,再往深里想,更可能是她偷偷调换了两个孩子吧!

毕竟李金凤只是一个未婚生女的社会底层,她的亲姐,李金梅可是大公司的总监,有钱有能力。

想让亲生女儿过的好,那必须有个好的家庭环境,这跟争抢买学区房一个道理。

然后,她再以自己没工作,想照顾孩子为由,租住在亲姐的楼下,一手抚养着两个孩子,亲生的还能在身边。

她们是亲姐妹,长相,血型都有相似,我和薛静长的也相似,根本不会有人发现,两个孩子被调换了。

只是,她为什么要虐待我呢?

如果不虐待我,这件事还真有可能永远不被发现呢!

6

薛静最近一次考试,成绩排名不错。

李金梅给她奖励了一万块钱,她拿着钱请狐朋狗友去高级餐厅吃了一顿。

出发前跟我说:「我就不邀请你了。反正你也不合群。」

我其实根本不在意这个,更不想跟薛静一起吃饭。

我回到家,李金凤在视频,看到我进门立刻说:「你去玩吧,好好玩。她回来了。」

原来我在她嘴里都不配有姓名!

「回来了,就去做饭吧。」她收起手机,冲我说:「我都快饿死了。」

我突然很想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按理说,我才是她和薛静能过上好日子的源头:「我今天不饿,你想吃什么自己做吧。」

「你是翅膀硬了是吧?」她顺手一掌打在我背上:「我管你饿不饿,去给我做饭。」

我站在那里瞪眼看着她:「别的高三生,妈妈恨不得捧在手心里,你为什么总是让我伺候你和薛静?」

她愣了一下:「你瞪什么瞪!我看你的眼神就烦。」

说着拿起旁边的戒尺,不由分说的打在我背上。

我一动不动,承受她的怒火,我心里想,好啊,打吧,打死我算你赢,打不死我一定会报复回来的。

她看我不动也不哭,就冷冷的看着她,她似乎有些心虚了,放下手中的戒尺:「你要记得,没有薛静,你连学都上不了!」

「为什么?」我反问她:「我的学费是薛静给的吗?」

「因为有薛静,我才可以用照顾薛静的借口让你大姨给开工资,我有钱才能养你。」

「养我很贵吗?我不上辅导班,穿的都是薛静的旧衣服,学校也不收学费。我暑假自己打工都能赚到三千块,你出去打工不能吗?」

「你什么意思?你竟然让我出去打工赚钱给你吗?你也配?要不是……」

「要不是什么?」我咄咄逼人,追问:「我真的不配活着,你当初为什么要生下来?」

她扬起戒尺,却没有真的落下,我想是因为我的眼中的恨意已经无法隐藏了。

她不说话,悻悻地走开,去做饭了。

我很想很想立刻质问她,很想把亲子鉴定的结果公之于众,但我现在还不能冲动,我在等一个机会。

再过两个月我就满十八周岁了。

我要在成年那天,解决这个事情,然后心无旁骛的去参加高考。

自从上次找陆嘉宁帮忙后,他最近看我的眼神,总是一言难尽。

我实在受不了了,跟他说:「拜托,你能不能稍微克制一点?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为啥这么不淡定。」

陆嘉宁看着我,郑重的说:「你有需要我的时候,随时提。」

我其实挺感动的,我一直没有什么朋友,从小到大,只要我和谁玩的好,薛静就一定要把这个朋友抢走,顺便告诉对方,我是没有爸爸的小孩,甚至我的姓都是找人借的。

时间久了,没有人愿意和我这样一个异类玩。

我唯一有的就是拼命学习得来的成绩,考第一名,考全校第一名,是我的动力。

某种意义上,陆嘉宁算是我第一个好朋友。

在薛静还没有发现之前,我想好好的保持这份友谊。

说起薛静,她最近好像不怎么来找我茬了,难道是在酝酿什么新的招数吗?

7

我们学校在高考前是会有差不多十轮的模拟考试,目的就是让大家适应高考的氛围,养成习惯,以及不断以排名来寻找发挥稳定的尖子生。

第七次模拟考,我终于超过陆嘉宁,拿到了全校第一的名次。

陆嘉宁看到名次就来找我,他跟我说:「安羽,我还会继续努力的,我要夺回来这个第一名。」

嘴上撂狠话,但是他的眼神是和善的。

我笑了:「我也会继续努力,最终鹿死谁手我们拭目以待。」

还没有说两句话,薛静就冲过来,揽着我的肩膀,对陆嘉宁说:「我妹妹最近学习真的很努力,你不要吓唬她。」

她矫揉造作的语气,让我恶心,我抖了抖肩膀,甩开她的手。

她感觉到了,手顺着我的背滑下来,然后狠狠的掐了一把我的腰。

我很疼,却把疼痛都咽到心里,快了,很快我就能摆脱她了。

我回到家,客厅里坐着三个人,李金凤、李金梅姐妹俩,还要薛静。

看来今天是薛静出新招数的一天。

我故意做出灿烂的笑容:「大姨好,妈妈,我今天考了全校第一名!你开心吗?」

李金凤的脸原本是拉长的,听到我的话,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但是笑意又没法到达眼底,形成了一个肉笑皮不笑的表情。

李金梅脸上是尴尬的笑容,有些不好意思。

至于薛静,她有些洋洋得意:「安羽,你可真厉害,随随便便就考了全校第一呢。」

我放下书包,故意笑着跟她说:「哪有那么容易呢?我是拼了命的在学习。把你逛街喝奶茶玩游戏的时间拿出来学习,你也可以的!」

薛静的脸扭曲了一下,但她很快调整过来:「我不需要。」然后她转向李金凤:「二姨,你跟安羽说!」

李金梅拦住了话头:「要不算了吧!」

李金凤站起来,握住我的胳膊,生怕我跑了,嘴里说到:「怎么能算了。安羽,你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我老老实实的坐下,想知道这三个人到底商量了什么大招来对付我。

李金凤按住我的手:「安羽,妈没有本事,能把你养这么大全是靠你大姨接济。你长大了,有出息了,这几次考试都考的很好。妈知道你脑子好使,人聪明。但是你妹妹薛静不行,她没你学习好。」

我抬眼望着薛静,她正努力遮掩自己的鄙视和愤怒。

李金凤接着说:「我和你大姨是亲姐妹,你和薛静也是亲姐妹。这个时候,你作为姐姐,你要帮助她!」

来了,来了,她们的诡计来了!

我故意装的很懵懂:「那我知道了,从今天起,我每天都抽出 2 个小时给薛静补课!」

「谁稀罕你!」薛静在后面叫道。

我委屈的看着李金凤:「她不愿意。」

李金凤打了一下我的手,提高了音调:「现在补课哪里还来得及!我想了想,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你从下次考试开始,每次考试的卷子上都写薛静的名字和学号,高考的时候也是。你和薛静交换一下身份,这样薛静就能考上好大学了!」

我真的要笑尿了!

这三个人,算计了半天,想出这么一个招数!

天底下的心眼子,都让她们长去了吧!

此刻,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很难看,李金凤死死的捏着我手:「安羽,你要懂事。你是姐姐,你得让着妹妹。」

这我要是不知道,她不是我亲妈,我的心要绝望而死。

但是现在,我明白,这都是算计,是一场用十八年时间来酝酿的阴谋!

我看向我的亲妈,李金梅,她的脸上满是尴尬,此刻根本不敢和我对视,但是这些表面的做作有什么用呢?

她不是也默许了这件事吗!?

一家人合伙起来,算计一个未成年的孩子!

这就是这家人真实的嘴脸!

我真想破口大骂,真的想抄起一根棍子,劈头盖脸打死这些不要碧莲的无耻之徒!

但是,我还是个未成年人!我还要高考,我还有未来,我不能拿我的未来去赌。

「你哭什么!」薛静朝我吼:「等我考上大学,你再复读一年就是了!而且,我妈会给你 3 万块钱!」

哦,原来我哭了,我原以为我已经看清楚这几个人了,我已经不会再难过了。

我怎么还流泪了呢。

李金梅女士终于开口了,她拿出给下属开会的气势说:「对,我会给你 3 万块钱的奖励,将来你的大学学费和生活费我也包了。」

呵,真够大方的啊!

我还是没有说话,李金凤把我抱紧怀里:「好了好了,不哭了。妈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啊,这事就这么定了!今天你大姨请我们吃大餐,妈带你洗把脸,咱们吃好吃的去。」

这是默认我肯定会答应。

我推开她,望着李金梅说:「我可以答应,但是我不相信你们会兑现诺言。除非你先给我一万的定金,然后写清楚借条,一旦薛静考上大学,立刻兑现给我全部的钱。我未来大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也要一次付清。给我十万块!」

薛静跳起来:「你真不要脸,你配这么多钱吗!」

8

李金梅推开薛静,冷静的看着我:「好的,我答应你。」

我找来纸笔,工工整整的写上李金梅欠我的钱,以及欠款的原因。

李金梅不亏是大公司的高管,看了之后说:「只需要写欠款金额就行,原因不用写。」

薛静不愿意:「那万一到时候她没让我考上大学,还找我们要钱怎么办?必须写上,只有我考上大学,还得是 985,才能给她钱。」

当然,最后是按照薛静的意思写的,然后我们四个人都签字按了手印。

我望着薛静:「从下次考试起,我就会在我的卷子上写你的名字和学号,你在你的卷子上写我的名字和学号,但是你要竭尽全力的去考试,否则我就毁约。」

薛静翻着白眼说:「知道了!知道了!」

其实,她们都不知道。

昨天,自习课的时候,班主任悄悄把我叫到了办公室,当时办公室里坐着几个不认识的老师。

班主任介绍说,这是清华招生办的老师。

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稳了。

招生办的老师跟我说还有一段时间才会高考,希望在高考前了解我的全部情况,然后近期有一个提前批次的录取,需要我专门去参加一些额外的考试。

我当时就同意了,我最怕的就是高考的时候会出什么问题,现在简直是雪中送炭。

薛静不知道,李金凤更不可能知道,只要我通过了这次的考试,高考的分数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

所以,我才假意反抗一下,就同意了她们愚蠢的要求。

只是没想到,李金梅也参与了,她自己就是通过高考从一个小山村走进大城市的,她难道不知道高考对一个穷孩子来说有多么重要吗?

大概一个人的良知永远敌不过嫉妒和自私吧!

参加清华提前批次录取考试那天正是我的生日,李金凤最近对我态度都很好,早上出门前跟我说:「给你定了个大蛋糕呢。放学早点回来吃。」

薛静在学校里,也丢给我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故意做出姐妹情深的样子:「生日快乐!」

我把礼物放进书桌里,提着文具袋去参加竞赛考试。

在考场上,我遇到了陆嘉宁,我们相视一笑。

竞赛的题目自然很难,很多题都是考察思维能力和计算能力,比平时模拟考的难度高很多,我沉了沉心,拿出了笔。

这些年,我已经把自己修炼成了石头人,只要我开始做题,我就能全身心的去投入。

我的心里,只有跳动的数字和文字,周围的一切都与我无关。

交卷铃声响起的时候,我正好做完最后一题,我放下手中的笔,活动了一下手腕。

走出考场的时候,我长舒了一口气,陆嘉宁快步走到我身边:「看样子,你考的不错。」

我笑笑:「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他也笑了:「嗯,大学见吧!」

9

后面的几次模拟考,我确实都在自己的卷子上写了薛静的名字,但是也没有把成绩考的特别好,毕竟她一个班级中下游,如果突然考上前几名也很奇怪。

我的成绩,却因为都是薛静考的,而一落千丈。

周围的同学看我的眼神都带着不可思议,陆嘉宁还专门来问我:「你这是怎么了?」

我摇摇头:「不可说。」

班主任也把我叫进办公室问我怎么回事。

这一次,我毫不隐瞒的把李金凤和薛静威胁我的事情全部交待出来了。

班主任气懵了,当即把我带到了校长办公室,把这件事告诉了校长。

我假装胆怯的跟在老师背后,等她说完情况,适时的哭了起来。

校长也气坏了,拍着桌子骂:「这也太丧心病狂了!谁给她们的胆子!」

然后他拿起电话就要给双方的父母打电话,我阻止了他:「求您不要打电话,如果这件事透露出去,我就没有家了!」

说完我嚎啕大哭。

这一次的哭,我是带着点真情实感的,因为我知道,我真的没有家,我真的没有亲人。

校长拨号码的手停住了,班主任老师把我揽进怀里,她是一个 40 来岁的的中年女子,平时对我们严厉,对课业严谨,但是此刻她抱着我,用的却是一个慈母的心。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母亲的味道吧。

「那这要怎么办?」班主任望着校长。

校长也一筹莫展。

我擦了擦眼泪:「校长,老师,我已经想好了,高考我不参加了。」

「那怎么行!你是咱们学校的尖子生,如果能考上全省状元,学校还会给你一大笔奖励的,足够你将来读大学。不高考,你怎么办!」

班主任老师示意校长冷静:「其实,我刚才接到了清华招生办的电话,安羽同学在上次竞赛中取得了满分的好成绩,已经获得了提前录取的资格。」

校长痛心疾首:「好好的一个孩子,就这么被他们毁了!不行,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处理,报警吧!让警察来解决!」

10

警察听了我的故事,也大为震撼。

李金凤和李金梅双双来到学校的时候,脸色十分难看。

薛静先走进来的,她看见我被老师护在身后,立刻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我。

我假装害怕,往老师身后躲了躲。

李金凤进门就要把我从老师身后扯出来:「安羽,你过来。你是不是在学校犯什么错误了!你赶紧道歉。」

「我没有!」我大声的说。

老师也阻止了李金凤的动作,看着她说:「最近安羽同学的学习成绩下降的厉害,我找到了她的卷子做对比,发现她卷子上的笔迹和之前薛静的笔迹一样。而写着薛静名字的卷子上是安羽的笔迹。我们认为存在作弊的嫌疑。」

老师刚说完,李金凤就喊起来:「那肯定是安羽作弊了,薛静不会作弊的。」

班主任看了看我,眼神中充满了同情:「请问你是薛静的妈妈还是安羽的妈妈?」

李金凤这才不好意思的后退一步,让身后的李金梅站出来:「我是安羽的妈妈,薛静的妈妈是我姐。」

老师点点头:「我们报警了,如果查出两位同学都有作弊的嫌疑,那么我们将会给两位同学处罚。」

「什么?那怎么可以?」李金凤又冲出来:「这都是安羽的错,跟薛静没有关系啊!」

班主任严厉的盯着她:「你到底是不是安羽的妈妈?」

李金凤没有来得及说话,李金梅阻止了她:「我是薛静的妈妈。我认为两个孩子可能是因为调皮才出现了这种情况,报警就不用了。我们把孩子带回家好好教育就是了。」

班主任看向我,我伸手掏出了那张协议书。

「不,我要报警。我不接受私下教育。我被威胁了,我害怕。」我把那张纸交给了班主任。

李金梅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李金凤冲上去就要抢夺那张纸,但是我摇了摇手机告诉她:「我拍了照片。并且已经发给了老师和校长,还有警察。」

李金凤气急了,双眼通红恶狠狠的盯着我:「你这个白眼狼!你不得好死!我饶不了你!」

班主任看了她那个样子都有些害怕,还想把我护在身后,但我还是站了出来,正视李金凤恶恶毒的眼神,一字一顿的说:「我怀疑你不是我的亲妈,你是薛静的亲妈。我要求亲子鉴定。」

李金凤终于忍不住,扑上来就要打我,班主任没有提防,她一把揪住了我的头发,伸出巴掌就打在我的脸上,嘴里还说着:「你这个小贱人!不要脸的东西,敢跟我斗!」

我忍住痛一把推开了她,然后她在的腰上狠狠的拧了一下,然后狠狠一巴掌打在了站在旁边的薛静脸上。

李金凤看到薛静挨打,不顾一切的又要冲上来打我,我闪身一躲,她踹在了薛静身上。

这是十八年来,我第一次反抗她,这在我脑子里演变了无数次的场景,终于出现了。

薛静早就吓傻了,被一脚踹在腰上,疼的哭了起来。

李金凤抱着她:「我的宝啊,你没事吧!」

我捂着脸,看着李金梅:「你从来没有怀疑过吗?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人爱外甥女胜过自己的女儿吗?」

李金梅的脸色由刚才的铁青,变成了惨白。

11

事情闹的这么大,不做亲子鉴定就很难收场。

更何况李金梅不愿意再被蒙在鼓里,她也主张查清楚。

有了司法机关的介入,亲子鉴定的结果,快并且没有异议的出来了。

我确实是李金梅的亲生女儿,薛静自然是李金凤的亲生女儿。

亲子鉴定书公布的那天,李金凤在警察局又哭又闹,装疯卖傻,还说什么,她根本不知道两个孩子弄混了,她就是好心帮姐姐照顾孩子。

李金梅没有说话,却把薛静的身份证户口本等扔在了李金凤面前。

我已经成年了,在我的恳求下,派出所的人给我办了新的身份证,并把我的户籍变成了集体户口,很快我就要去上大学了,我的户口也没有必要跟李金凤在一起。

办好这一切,李金梅找到了我。

她沉默了许久跟我说:「对不起,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反问她:「不知道李金凤和薛静合伙让我替考?还是不知道李金凤偷换了孩子?」

「如果我知道你是我亲生的孩子,我不会那么做!」

「就算我不是亲生的,也是外甥女,你就可以那么做了?说到底你也不过是李金凤一样的货色!」

「我是你亲妈。」

「李金凤做了我十八年的亲妈呢,大姨。你该不会以为我都忘记了吧?我向你求助过,我也曾对你怀有期望。可你呢?」

「对不起。只要你还愿意回来,我可以负担你以后的生活……」

「不用了,我受不起。可能我这个人天生亲缘浅,以后,见面也就当不认识吧!」

我不管她再说什么,义无反顾的离开了。

我曾经对她有过期待,但是现在没有了,也不需要了。

12

我还是参加了高考,也许是没有了深藏于内心的仇恨,我失去了那股强烈的意念,高考我发挥稳定,却没有考到第一名。

我们市的第一名是陆嘉宁,上次竞赛考试,我比他分数高,这一次,他比我分数高。

薛静没有参加高考,她高高在上惯了,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眼神。

我和她被交换的事情发生以后,她就退学了,说是要换个城市复读,重新开始。

高考结束后,我递交了起诉书。

我要起诉李金凤故意调换孩子,并且虐待孩子。

起诉书发出去以后,就有记者来采访我,清华提前录取,高考全市第二的学生,起诉养母调换孩子,虐待自己,怎么看都是个大新闻。

我当然接受了采访,我详细的讲述了自己的故事,还把当时签订的协议照片展示出来了。

我就是要让这几个人被钉死在耻辱柱上。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我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陆嘉宁给我打电话:「我收到录取通知书了,你呢?」

「我也收到了。」我拍了一张照片给他。

然后很快收到了他发来的照片。

这一年,我考上了清华,他考上了北大,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

13

我的起诉书发出去一年后,我接到了庭审的通知。

李金凤因故意遗弃罪,被判刑三年。

薛静复读一年,连专科线也没有过,据说还是李金梅帮她安排了工作。

走出法院,我接到班主任老师的电话,她说看到了新闻,给我打个电话。

我明白她的意思,她知道我的处境,想要安慰我,又怕我自尊心太强,不接受。

但,怎么会呢?

这位老师在我人生最艰难的时候,收留我,支持我,帮我找回正义。

让我相信,这个世界仍然有光,也让我下定决心,将来也做一个像她这样的老师。

-完-

备案号:YX11Q2PjybD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