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在外伤中,绝对致命伤都有哪些?

破伤风。那年清明节,一个怀疑破伤风的病人差点死在我手上。

那天我在急诊值班,印象特别深刻,虽然我们医务人员都是无神论者。

但是遇上清明节、中元节等还是会心里有点疙瘩,因为这意味着可能会特别忙。

就跟新手值班一样,不忙到脱一层皮都算好的。

夜里 11 点,救护车拉回了一个病人。

是个青年男性,32 岁,胸闷气短 5 小时,以为在家休息一下能好,没想到越来越差。

他老婆赶紧打了 120,送到医院来。

出车的医生告诉我,做过心电图了,除了心率偏快,其他好像没什么异常。

我见患者口唇苍白,又有点发绀,不敢大意,迅速安排他进了抢救室。

几个护士围了过来,给他接上了心电监护,开通了第二条静脉通道。

血压偏高,心率偏快,这都没什么。

重点是他的血氧饱和度只有 94%(正常是 98%-100%),而且还是吸氧状态下,这是不正常的。

你可能要问,这个数据意味着什么?

这代表病人要么是严重的肺炎,要么是严重的心脏疾病,比如重症心肌炎或者心肌梗死。

而上面这几种疾病,稍不注意,都会要了他的命。

病人说句话都喘,全身冒汗,很紧张,而且说话的时候感觉全身都在抖,似乎要耗尽全身力气一样。

我让他休息就好,由他老婆代述,同时让规培医生再给他重新拉个心电图。

他老婆告诉我,今天傍晚吃完饭后就有点发烧,吃了退烧药就好了,但是胸口不舒服。

后来胸口越来越不舒服,不够气,动一下就有点喘,还头痛。

想起去年家公(病人父亲)心梗去世,他们俩也更紧张了,怕也是遗传性的心梗。

心梗不是遗传病,但既然患者的父亲因为心梗去世,算是有家族史,那我就更不能大意了。

除了做心电图,赶紧让护士给他抽血,查心肌酶、肌钙蛋白、脑钠肽及常规生化那一套。

我问患者本人,是不是胸口像有石头压住一样,喘不过气,又痛。

他点头,小声说是的,难受。

规培医生把心电图拉出来了,我一把抢过来,期待发现点什么,又想着千万不要有什么异常。

如果还是心肌梗死,估计能把他吓死。

幸亏,心电图没有发现典型的 ST-T 段改变,意味着可能不是心梗。

但也别开心过早,我提醒规培医生,心肌梗死患者心电图变化是有时间顺序的,刚开始发病几个小时未必有典型改变,要动态复查,过半小时再复查一个。

我给他听诊了心肺,心跳很快,除此外没有别异常,双肺有少许湿罗音,可能有肺炎。

患者本人非常紧张,我听诊器靠近他胸膛,都能把他吓一跳,全身绷得紧紧地。

我安慰他,不像心梗,别太担心。即便是心梗,来到了医院,只要及时开通被堵塞的血管,大概率能活,而且活得很好。

他点头,低声说了句谢谢。

但我依然能感觉到他全身肌肉都紧绷着,浑身打冷战。

护士给他量了次体温,38.9°C,发热了,难怪他有这个表现。

患者有明显的胸闷喘气,发热,结合听诊器闻及的肺部湿罗音,初步考虑是个肺炎、脓毒症。

下一步我得让他拍个胸片,甚至直接拉过去做个胸部 CT。

得尽快,因为患者血氧不是很好,怕随时病情加重会加剧缺氧,那就棘手了。

患者老婆同意胸部 CT 检查,而且我给他下了病重通知书。

这种病人,稍不注意可能就要上 ICU 了,必须提前沟通好。

然后让护士通知急诊药房,赶快发药,抗生素是最关键的。

碰上重症肺炎,越早用抗生素,患者存活率越高,这都是血的教训。

一切准备妥当,准备出发去 CT 室,我亲自陪同。

可就在准备推出抢救室门口时,患者突然惊恐地喊了一句,不要过来,走开。

声音不大,听的不是很清楚,但很瘆人。

我们几个先是愣了一愣,没弄清楚发生什么事。

患者接着对旁边又说了一句,叫你们走开,没听到吗。

这次大家都看得听得清清楚楚了,一个护士吓得脸色苍白,顿时后退了几步。

说实话,我也被吓到了。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患者肯定是出现了幻觉。

世上不可能存在鬼神,清明节之所以忙碌,那是因为天气的问题,不是闹鬼。

我大声跟旁边人说,患者出现了幻觉,要准备咪达唑仑和氟哌啶醇了。

咪达唑仑是一种镇静药,氟哌啶醇是一种抗谵妄、抗精神分裂药。

患者表情古怪,估计不是开玩笑的,应该是真有幻觉了。

CT 室暂时不能去了,先处理好病人。

患者老婆慌张至极,一个劲问我怎么办,她显然也被吓到了。

我那时候没办法分身安慰她,因为患者的病情变化超出了我的意料。

我一直以为他是个严重肺炎,或者有潜在的心肌梗死、心肌炎等,但这些疾病再严重也不可能会有幻觉的。

除非肺炎非常严重,有呼吸衰竭了,严重缺氧了,缺氧确实会导致精神错乱,甚至有幻觉。

但患者缺氧不算是很严重,而且经过吸氧后血氧饱和度已经升至 96% 了。

心肺疾病不能解释他的幻觉。

我问家属,患者家里有没有精神分裂症的情况,比如爷爷奶奶、姑姑叔叔之类的。

回答是没有。别说他家没有,他老婆家也都没有。清清白白的。

家属告诉我,患者一直都很正常的,从来没有幻觉,就是有时候精神压力比较大,因为是个大厂的程序员,工作负荷什么的都比较大,但不至于有幻觉啊。

我能感觉她快要崩溃了。

我又注意到了患者的肢体情况,他入院至今身体都是绷得紧紧的,很紧张。

我起初以为他是紧张给闹的,现在不得不怀疑是他脑子出问题了。

如果患者没有精神分裂症病史,那么此刻出现幻觉,一定要考虑会不会大脑出了问题,比如脑出血、脑肿瘤等。

结合患者还有发烧的情况,脑炎、脑膜炎也是要考虑的。

对了,尤其要警惕化脓性脑膜炎啊,规培医生附和说。

但化脓性脑膜炎可能会有颅内高压表现,会有剧烈呕吐、头痛等。

患者老婆跟我们说,他确实有头痛。

我伸手压了压患者脖子,他也挺配合,脖子僵硬得不得了,我没办法让他脖子屈曲回来。

我让他再放松一下,但试了一下,脖子依旧硬得跟木头一样,不能屈曲。

「这是什么表现?」我边检查边问规培医生。

「颈项强直。意味着患者脑膜受到刺激了,可能真有脑炎或者脑膜炎。」

规培医生瞪大了眼睛,似乎发现了新大陆,异常兴奋。

我又简单看了患者四肢,还是绷得比较紧,肌张力有点高,这是不正常的。

我特意看了躯干和四肢有没有皮疹,结果没有,部分化脓性脑膜炎患者会有典型的皮疹,如果能发现皮疹,诊断就更加明确了。

但即便没有皮疹,单纯有上述客观证据,尤其是脑炎脑膜炎可能引起肢体肌力、肌张力的变化,并且患者出现了幻觉,我就迫不及待想让家属做个头颅 CT 了。

脑炎或者脑膜炎一旦误诊,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尤其是化脓性脑膜炎,虽然好发于儿童,但是年轻人一样可以发生的,而且死亡率、致残率都挺高的。

一想到这里,我后背就发凉,得马上把头颅、肺部 CT 一起做了,然后请神经内科医生下来会诊。

规培医生又糊涂了,脑炎、脑膜炎会导致患者呼吸不好、喘憋缺氧吗?

当然可能,虽然不常见,但是有可能。

呼吸是大脑控制的,如果大脑出了问题,呼吸能独善其身吗?

我跟家属沟通,说患者除了有肺炎,可能更关键的还是有脑炎、脑膜炎。

细菌或者病毒可能是从呼吸道进入血液,然后钻入大脑,引起大脑炎症的,所以会引起他头痛、发热、颈项强直、肌张力增高,连喘憋、缺氧都可能是跟脑炎脑膜炎有关。

如果不及时处理,脑炎脑膜炎都可能死人的。

从这点来讲,我下病重通知书没错。

而且我让及时把抗生素拿回来用也是没错,不管是治疗肺炎,还是脑膜炎,都得靠抗生素,因为致病菌多数是细菌。

除了要做 CT,更重要的是要做腰椎穿刺,把脑脊液抽出来化验,如果真的有细菌或者病毒感染了,一目了然。

但患者在急诊是不合适做腰椎穿刺的,急诊太忙了,腰椎穿刺也不是三两下就能做好,我分身乏术,只能等上到神经内科的时候再做了。

家属听说是脑袋出了问题,直接吓哭了。

我安慰她,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先把 CT 做了,再请神经内科医生会诊,尽早诊断尽早治疗,是有机会医治的。

患者除了表现得很紧张,没再说糊涂话,似乎幻觉是一过性的,护士帮他打针还会说谢谢,但还是说头痛。

我还是让护士准备好了咪达唑仑、氟哌啶醇,然后再出发去做 CT。

路上万一他幻觉起来了,或者出现了谵妄,如果没有药物,我们几个可能都摁不住他。

做 CT 的时候,他有些惊恐,焦虑。

我让他老婆穿好铅衣(防辐射服)陪着他,安慰他。

我则全神贯注盯着 CT 屏幕。

大脑快速回放了患者一系列表现,发热、头痛、幻觉、呼吸急促、缺氧、肌紧张、肌张力增高……

加上患者父亲死于心肌梗死,这算是有心脑血管疾病家族史了,这玩意是个脑出血,那就够折腾了。

脑出血的话单纯请神经内科还不行,还能把神经外科叫下来,看看要不要手术。

正当我思绪万千的时候,患者 CT 扫完了。

初步看起来,没有脑出血、脑梗死。

没有多大异常。

连脑炎、脑膜炎的迹象也没看到。肺部的确有点炎症,但不严重。

这让我有些奇怪。

可能是病情还处于早期,即便是有脑炎或者脑膜炎,CT 都不一定能看得出来。

我跟规培医生说,肯定不是重症肺炎,你看患者的双肺,都还算干净,不至于引起这么明显的呼吸喘憋,更加不可能出现幻觉。

一定是脑袋的问题。

回到抢救室,患者的抽血结果已经出来了,检验科的速度杠杠滴。

血常规提示各项指标都基本正常,其他的也没什么异常。

我让规培医生再次给他拉了心电图,结果依旧是正常的。

可以明确排除心肌梗死,我跟家属和病人讲,不要太紧张。

目前还是考虑大脑的疾病,我们联系神经内科,收入住院好好治疗。

患者同意住院,低声说口渴,想喝点水。

我见他口唇干燥,又出了这么多汗,让护士给他多补了两瓶液体。

本来一开始怕他会不会是心肌梗死或者重症心肌炎的,不敢多补液,怕加重心脏负担。

但现在肌钙蛋白、心肌酶都正常,提示不存在心肌坏死,也就不存在心衰可能,所以放心大胆补液了。

喝水的时候可能是太着急了,也可能是手抖,呛到了。

患者一脸惊恐,让他老婆赶紧拿开水,不要了。

「他怕水?」规培医生望着我。

我不不置可否。

他继续低声问我,病人会不会是狂犬病啊。

狂犬病也会有幻觉,发热、喘憋,而且恐水啊。

我一听,顿时手心冒汗,不会这么倒霉吧。

如果患者这个表现是狂犬病,那就处于兴奋期了,高度兴奋、恐惧不安、恐水、恐风、体温升高,而且会有咽喉肌肉痉挛,所以喝水容易呛,虽然口渴至极但不敢喝水。

另外,狂犬病也会有声带痉挛而导致声音嘶哑、说话不清晰……

严重的情况下,还会有幻觉。

我就一直觉得奇怪,他怎么这么明显的肌紧张呢,时不时感觉还有肌肉痉挛。

如果真的是狂犬病,那就真的糟糕透顶了。

我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不得不同意规培医生的想法。

患者还真有狂犬病的可能,因为很多症状都符合,尤其是头颅 CT 没见到异常。

我这时候多么渴望他是脑出血,或者脑膜炎,这些疾病虽然严重,但还不一定致命,用心搞一搞还是能够活得很好的。

但如果真的是狂犬病,那就大势已去了。

我把患者老婆来到一旁,悄悄问她,病人最近有没有被狗咬过,最近 1 个月,1 年,3 年,好好想想,有没有被狗咬过。

她一脸茫然,不知道我想问什么。

我直截了当地说,怀疑他有狂犬病,想了解有没有跟狗或者猫接触过。

她刚刚已经哭红了眼睛,擦干眼泪后跟我说,没有,不可能的,他们家从来不养宠物,因为要备孕了,怕有不好的影响。

而且患者本人也是很怕狗的,他们一起住了 5 年,从来没惹过狗,也没有被狗咬过。

我再三核实,真的没有狗咬史,也没有猫咬伤抓伤情况。

最近 5 年都没有,5 年之前,他们还没有一起住,那就不好说。

我长长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

看来不是狂犬病。

狂犬病的潜伏期一般也就几个月,个别超过 3 年,极少数有超过 5 年的,虽然有文献报道有超过 10 年的,但那个可信度比较低了。

所以如果被狗咬了 5 年都没发病,那几乎就是安全的了。

患者这 5 年来都没有接触过猫狗,那就不可能是狂犬病了。

还是考虑脑袋的问题。

患者也不一定是恐水,可能是真的不想喝水而已。

如果他有脑炎、脑膜炎或者脑梗死,某块区域的脑组织受到损伤后,也是可能影响到咽喉肌肉的,也会导致容易呛咳。

这在一些脑梗死后遗症的患者中很常见,喝水容易呛咳。

患者血压还是高,心率还是快,我加紧了补液。

神经内科医生来了。

听了我的病史介绍后,又看了病人,阅读了 CT 片子,觉得还是不能排除脑炎、脑膜炎可能。

不是所有脑炎脑膜炎患者都会有剧烈呕吐,这得取决于颅内高压情况,建议住院后完善腰椎穿刺检查。

而且头颅 CT 还得复查,头颅 MRI 也得做。但这些都不是今晚的事情,得明天后天了。

患者家属同意住院。

患者本人也是清醒的,此时没有幻觉,就是比较紧张,不爱说话,但也同意住院。

神经内科医生刚走,患者似乎就开始烦躁了。说要回家。

「不是说好了吗,要住院的。」我跟他说。

他不听,老婆劝说也无效,一直要起床回家。

还想拔掉身上的留置针。

事实上有一处留置针被他扯了出来,护士来不及制止,输液器的液体迅速沾湿了床单,而他手背上的针眼也开始冒血。

我一把冲过去摁住了他,保护了另外一处静脉通道。

「患者可能有谵妄或者幻觉了,给他推注 5mg 咪达唑仑。」我跟护士说。

咪达唑仑是一种镇静剂,按我的经验,几秒钟就能让患者安静下来。

镇静剂会有各种风险,但为了能迅速控制他,没办法,只能这么做。

规培医生和其他几个护士也闻讯赶来,帮忙控制了他。

就在护士准备给药时,患者突然剧烈抽动起来。

就像一个癫痫大发作的患者,他已经失去了意识,双眼上翻,在床上剧烈抖动,肌肉绷得紧紧的。

真是见鬼了,我暗骂了一句,神经内科医生刚走,患者就发生神经内科最常见最危重的情况,癫痫大发作。

「快,给他咪达唑仑。」我催护士。

咪达唑仑除了能镇静,也能终止这种癫痫大发作。

患者老婆手足无措,在旁边哭成泪人,为了不影响我们抢救,护士只好把她请出抢救室。

药物下去了,患者应声而倒。

从浑身抽搐到安静下来睡过去,也就十秒钟时间。

我差点累趴了。

现在最怕的就是镇静药下去会抑制患者呼吸,因为患者本来呼吸就不大好,血氧勉勉强强,万一呼吸抑制了,缺氧加重,那可能就得上呼吸机了。

我焦头烂额,但尽量克制自己,保持冷静,让规培医生打电话给 ICU,问他们有没有空床。

如果患者情况不好,可能神内去不了了,得去 ICU。

回过神来才发现,患者扯掉针水的那个针孔流了不少血,床单染红了一片。

我身上也沾了一些血迹。

患者为什么会发生癫痫?

这进一步提示,病灶就在大脑。

不是脑炎,就是脑膜炎,或者有脑梗死也说不定。毕竟患者肌力、肌张力都有改变。

患者虽然安静下来了,但血压也跟着下来了,这是镇静药的副作用。

也可能患者本来就是有血压低情况,只不过先前太紧张了,造成假性高血压,镇静药让他安静下来了,血压就露出本来面目。

我把补液的速度加快一些,试图升高血压,同时让护士重新给他多打了一处留置针。

这样危险的病人,有一处留置针是不够用的,必须有双通道,才能万无一失。

就好像刚刚,如果患者只有一处通道补液,又恰好被患者拔掉了,那就很被动了。

患者老婆边抽鼻子边问我,是不是很危险。她目睹了抢救的经过,惊魂未定。

我说是的,应该还是脑袋的问题,如果血压和呼吸没有好转,可能得去 ICU 了。

她一听说要去 ICU,顿时破防了,蹲在地上大哭。

我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

她说想看看病人。

我又把她带入抢救室。

她紧紧握住了病人的左手,呼喊他,给他打气。

无意间,我瞥到了患者左手的小指,包着个创口贴。

多年在临床摸爬滚打的经验,让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直觉,或者说怕死吧。

我问家属,这个伤口怎么来的。

说是一周前在乡下扫墓的时候,不小心弄伤的。

我喉头有点发紧了,问具体是怎么弄伤的,是不是被刀子还是木屑什么扎伤的。

我边说边拆开患者的创口贴,伤口不是很大,一公分左右的小口子,但是里面有点发黑,周围还有点红肿。

看到这个伤口,我心提到嗓子眼了。

同时也无比的懊恼,这么明显的一块创口贴,怎么我这么久都没有发现呢。我前后好几次给他查体了,硬是没留意到这个伤口。

患者老婆告诉我,当时好像他(指患者)在给墓地除草,用手在泥土上挖什么东西的时候,被一些瓦片还是石头割破的,还流了些血。

「后续你们清理伤口了吗?」我追问她。

同时全身检查了,确认没有其他的伤口。

「简单用水洗了伤口,然后贴了创口贴。」她告诉我。

「这几天来有消毒吗?」

「没有,就贴创口贴而已。」

我的天啊!

「他过后打了破伤风针了吗?」我瞪着她问,「这是至关重要的问题。」

「也没有。」患者老婆仍然一脸茫然。

规培医生也反应过来了,异常的紧张,「他该不会是破伤风吧?」

我缓缓点头,认可规培医生的判断。而这个判断,又给了患者家属一锤重击。

她语无伦次,说以前听说过破伤风,说破伤风跟狂犬病一样恐怖,是不是快不行了啊。

差点就跪下来求我们救救她丈夫了。

破伤风啊,我绞尽脑汁也没想到患者会是破伤风。因为我临床上没见过几次破伤风,印象不深刻。

我一直以为是脑袋的疾病,甚至还怀疑是狂犬病,却独独没有想到破伤风。

破伤风是一种厌氧菌(破伤风杆菌)在伤口繁殖后能入血入神经而致病的,破伤风杆菌平时在哪呢?土壤中最多见,一些生锈的道具也会有。

患者的手指在土壤中受伤,而这片土壤完全可能存在破伤风杆菌,破伤风杆菌进入伤口后会迅速繁殖,尤其喜欢又细又长的伤口,因为那样的伤口里面容易形成缺氧的环境。

而破伤风杆菌是厌氧菌,最喜欢缺氧环境,所以繁殖速度惊人。并且会产生大量毒素,尤其是痉挛毒素。

破伤风潜伏期一般 7-8 天,也可能是 24 小时内发病,越快发病预后越差。

患者会有全身乏力、头晕、头痛、咀嚼无力、肌肉发紧、反射亢进等症状,典型症状是肌紧张性收缩的基础上,阵发性强烈痉挛。

通常最先出现的是咀嚼肌无力,张口困难,口角下缩,咧嘴「苦笑」、颈项强直,如果背部肌肉强力痉挛时,患者的躯干会扭曲成弓状,叫作「角弓反张」。

除了角弓反张,患者全中。

患者一直都是很紧张的,我以为是焦虑害怕,后来还以为是脑袋疾病引起的,没想到是破伤风引起的肌紧张。

而且患者说话小声、不爱说话,喝水呛咳,这都可能是破伤风的症状啊。

想到这里,我后背一阵发冷。

「老师,这么小的一个伤口,会引起破伤风吗。」规培医生望着患者的伤口问我。

当然有可能的,不管是不是破伤风,我们都得先给他注射破伤风抗毒素和免疫球蛋白,虽然现在可能有些晚了,但好过什么也不做。

同时,要给他这个手指彻底清创消毒。

我埋怨了家属一句,这种伤口就不应该包这么紧的创口贴,创口贴也不是这样用的,你包得这么紧,破伤风杆菌不知道多开心。

患者家属擦干眼泪问我,一定是破伤风了吗。

我不确定,但目前破伤风可能性最大。脑炎、脑膜炎都不能完全解释他的病情。肺炎更加不行。

「有没有办法给他确诊破伤风,要不要抽血查抗体抗原之类的。」规培医生也问我。

这就是最大的难题,我告诉他们,破伤风最麻烦的就是没有特异性的检查,很难确诊。

但如果患者有外伤伤口,加上有肌紧张、张口困难、颈部强直等表现,差不多就是了。

如果患者发生角弓反张,那就确定无疑了。但不是所有病人都这么典型。

「你留意到了没有,患者喝水的时候,嘴巴是张得很小的,脖子又那么硬,四肢也都硬邦邦的,还有幻觉、痉挛,这就是破伤风了。」我越说越激动,「一开始很多似乎不重要的小细节,逐步在我脑海回放。」

赶快让 ICU 医生过来会诊,指不定患者等下又抽搐了,并且可能发生呼吸肌、膈肌痉挛,会严重缺氧乃至致死的,做气管切开或者上呼吸机最保险。

目前能做的就是对症支持治疗了,抗毒素和免疫球蛋白估计发挥不了多大作用,耽误太长时间了。

患者老婆对去 ICU 有犹豫,我急起来就骂她了,在这里对付不了破伤风,等下角弓反张抽起来,得不停用镇静药,镇静药用多了也会可能抑制呼吸的,会死人的。

ICU 医生来了,我们俩一斟酌,觉得破伤风实在像。

说服家属后,就准备上 ICU。

上 ICU 之前,我给他左手小指彻底消毒了,护士也给打了破伤风抗毒素和免疫球蛋白。

把病人交给 ICU 后,我总算松了一口气,打电话告诉神经内科医生,说患者考虑破伤风,转 ICU 去了。

后来我了解到,患者刚上 ICU 不久,就发生了一次超级典型的「角弓反张」。

破伤风患者全身肌肉都会痉挛,腹部肌肉背部肌肉都可能痉挛,由于背部肌肉更有力量,所以当两边肌肉同时收缩痉挛时,患者的躯体会被扭曲成弓形,就好像一张拉满了的弓,看起来非常可怕。

自此,破伤风的诊断再无怀疑。

患者不是脑炎、不是脑膜炎、不是脑出血或脑梗死,而是破伤风。

很可惜大家都忙着抢救,没有人想起来去拍照,否则就是教学得非常好的图片。

ICU 医生给患者用了很多镇静、解痉药,总算把患者的痉挛控制下来了。同时转入了单间隔离病房,减少光线、声音的干扰。

第二天,请了感染科主任过来会诊,综合评估,诊断破伤风。

但考虑到患者病情比较严重,随时还会再次发生严重的痉挛,尤其是呼吸肌肉的痉挛,怕患者缺氧窒息,所以 ICU 医生给患者做了气管切开,保持呼吸道通畅,是成功救治的关键。

病人在 ICU 住了差不多两个星期,据说后来还是发生多次痉挛,但幸亏都能被及时终止,好转后转入感染科病房,差不多住了 1 个多月,痊愈出院。

破伤风也是极其严重的疾病了,死亡率也高,但不是必死无疑,这就需要靠积极正确的治疗了。

科普小课堂:日常受伤,哪些情况要警惕破伤风?

破伤风是什么病?

简单地说,就是有一种细菌(叫作破伤风杆菌)感染了我们的伤口,这个破伤风杆菌是厌氧菌,不喜欢氧气的,如果伤口又细又深,就非常容易形成深部缺氧环境,那就有利于破伤风杆菌的存活繁殖,当然不深的伤口也是可能有破伤风杆菌存活繁殖的。

一点破伤风杆菌繁殖加速后,会产生很多毒素,这些毒素进入人体就会引起一系列症状,最常见的就是导致肌肉的紧张和痉挛,最开始会出现口部咀嚼肌强直,导致患者张口困难,咧嘴「苦笑」、颈部强直、头后仰等,随后受累的肌肉是面部表情肌、颈部肌肉、背部肌肉、腹部肌肉、四肢肌肉、最后为膈肌,会导致呼吸困难、窒息。

患者还会有发热、头痛、乏力等症状。

破伤风杆菌感染后,潜伏期多久?

一般是 7-8 天时间,可短至 24 小时,长达数月数年都可能,但一般是 7-8 天左右,潜伏期越短,病情就越重,预后越差。90% 的病人在受伤后两周内发病。

受伤后应该如何处理伤口?

由于环境中会有破伤风杆菌,尤其是土壤中常见,所以当有伤口时一定要处理好,原则是一定要做好消毒工作,如果伤口比较深,一定要做好清创消毒处理,不能直接覆盖创口贴,因为创口贴封闭了伤口,造成相对缺氧环境,如果感染了破伤风杆菌,就很容易促进它的繁殖。

是不是受伤了就一定会感染破伤风杆菌?

当然不是,如果是普通的受伤,不接触土壤、生锈或者比较脏的东西,一般不会有破伤风杆菌,即便有接触了土壤,也不一定会有破伤风杆菌的,只要及时清理伤口就好,不用太紧张。

但如果是接触了土壤、生锈的箭头或者钉子、木屑等等,尤其是伤口比较深细的,就一定一定要消毒清理伤口,然后去医院注射破伤风抗毒素。早期应用抗毒素是很有效果的,但如果等到病发了再用,效果就很差。

破伤风能预防吗?

不受伤,是最好的预防。

另外,受伤之后及时彻底清创也非常重要。

还有人问破伤风疫苗有吗?有,目前我们国家就已经推广了破伤风疫苗的接种,而且是计划内疫苗,免费的。但破伤风疫苗产生的抗体能维持 10 年左右,并不是终身免疫的,但对于新生儿预防破伤风非常关键。成年人受伤了还是要及时处理,该注射抗毒素的不要含糊。备案号:YX11PMm7m4w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