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什么真实的恐怖照片吗?

这是一张洞穴救援图,这个男人头朝下卡在了缝隙里,他所有的血液涌向头部,被折磨了整整 27 个小时。

26 岁的约翰为寻刺激,硬要去感受坚果油灰洞里最著名的地方——「产道」,

据说从这里挤过去,就像从母亲的产道中挤出去一样,会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入洞后,他本以为经过现在这条极窄的甬道,前面就可以有一个宽敞的空间转身。

结果,他走错了路。

等到他发现前面已经无路可走的时候,他才知道,这是一条死亡岔路。

他,再也出不来了。

洞穴探险

坚果油灰洞情况示意图

你体会过绝望吗?

如果你是图里的这位哥哥,就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绝望。

生路就在旁边,可你就是出不去。

伴随你的,还有大脑充血、无法动弹、缺氧带来的窒息……

26 岁的约翰·琼斯自小时候起,就和弟弟布什一起跟着父亲去探洞,经验丰富。

2009 年 11 月,他决定挑战大名鼎鼎的「坚果油灰洞」。

坚果油灰洞,是一个热液洞穴,内部温热潮湿,以洞穴细长狭窄,结构复杂而闻名探险圈。

在这次探险活动中,约翰也算是个领队,时不时提醒大家要注意安全。

冬日寒风凛冽,地面尚有冰雪,11 个人都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临进洞前,约翰大声提醒大家:

「洞里很热,外套要脱在外面。最后检查一下头盔上的灯!」

「一切 ok 的话,我们就出发!」

坚果油灰洞地形图

一切准备就绪,探险正式开始了。

11 个人从洞口鱼贯而入,向东面的「大滑梯」(The Big Slide)进发。

洞穴内漆黑一片,只能依靠头盔灯光和手电筒进行照明。

每个人都感到了紧张和刺激,但并不怎么害怕。

毕竟,坚果油灰洞早在 1960 年就被发现,内部结构也早已被基本探明。

正因此,它的危险系数就比较低,是个很适合练手的「新手穴」。

约翰一行想要去的「大滑梯」,是一个有 45° 倾角的斜坡。

那里是洞中最开阔的地带,顺着斜坡,人们可以轻易地进入到洞穴的更深处。

大滑梯的位置

半小时后,约翰一行人终于找到了「大滑梯」。

对于探洞初学者来说,这有倾角的「大滑梯」新奇、刺激、有趣。

安全滑下之后,他们在一个平缓宽敞的平台上围坐休息,热烈地讨论着刚才的体验。

而对于热爱冒险的约翰来说,体验「大滑梯」还远远不够。

他拿着地图,研究着下一步的方向:

「再往前走,洞穴会变窄。」

「据说从这里挤过去,就像从母亲的产道中挤出去一样,会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所以这段路也被命名为产道(The Birth Canal),是坚果油灰洞里最著名的地方。」

「而且,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下面的空间很宽敞,足够我们所有人转身回来。」

约翰越说越兴奋,言语里满是期待。

但其他人却默不作声。

沉默片刻后,一个同伴畏畏缩缩地说:

「我……我第一次来探洞,感觉到这里,体验就已经很好了。」

「我也是。我的体力不太好,现在返回应该刚好,再往前,我怕体力不支会有危险。」

听到这些「劝退」的话,约翰有些沮丧。

但让他就这么走,又不甘心。

这时,约翰的弟弟乔什站起来说:「哥哥,我想继续。」

「我也是。」

「还有我。」

另外两个朋友也表示赞同。

约翰立刻兴奋了起来:「那就兵分两路,要回去的就原路返回,剩下的人跟我走。」

就这样,这支 11 人的探险小队,分成了两路。

四人继续向前,七人打道回府。

决定前行的这四个人并不知道,这是死神给他们的一次机会。

但他们并没有在意。

约翰一行四人继续前行,洞穴通道果然变得狭窄不堪,只能容纳一个人将将通过。

大块头的约翰爬在最前面。

但他需要不断地调整身体的姿态,才能顺利前进。

爬了一阵子,约翰的面前突然出现了岔路。

从视觉上来看,左边一条路相对开阔,右边一条则显得有些拥挤。

借着手电筒的灯光,约翰打量着眼前的两条路,又看了看手里的地图。

即使是「产道」,也不至于这么狭小吧?

本着这样的想法,约翰坚定地选择了相对开阔的那条路。

岔路口示意

他带着弟弟和另外两个朋友,努力地向着前方爬去。

可没爬多久,约翰就发现了不对劲:这甬道怎么突然变得如此狭窄?

约翰皱着眉头,通过头盔上的灯光再次确认,前方的道路似乎有变大的趋势。

他顿时松了口气。

只要挤过这个最狭窄的地方,就能到达开阔空间了。

这时的约翰,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错误,坚定地相信自己是对的。

不知不觉间,他和同伴来到了一个几乎垂直向下的通道。

这里的特征与地图上对「产道」的描述一模一样。

于是,约翰毫不犹豫地向下爬去,准备体验「重生」的感觉。

由于大头朝下,充血的大脑让他更加急于前行。

他努力收紧腹部,蜷缩身体,只为通过这个狭窄的通道。

约翰所在的位置

结果没多久,他就停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约翰的头,被死死卡住了!

倒立困境

受困时长:30 分钟

救援者:弟弟乔什

你体会过大脑充血又不能回归正常的感觉吗?

此时的约翰,全身血液持续涌入大脑,让他开始一阵一阵地眩晕。

无法扩张的前胸令他窒息,被挤压的肠胃也泛起恶心感。

周遭的昏暗,让约翰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每一下心跳,都冲击着他额头上暴起的血管,仿佛随时要冲破了一般。

「别动!我被卡住了!前面没有路,我们好像搞错了!」

约翰大声喊道。

漆黑幽深的洞穴,仿佛深渊一般,回荡着约翰的声音。

试想一下,如果是你在这样的环境中,你能坚持多久呢?

为了适应地球的重力,人类的身体进化了上千万年,早已无法应对长久的倒立。

从医学角度来看,长时间倒立会让血液和体液在大脑和肺部堆积。

这样一来,血液循环会减慢,双腿会缺血,毛细血管会破裂,毒素也会慢慢积聚。

如果是一些患有脑部、眼部慢性疾病患者,仅仅几分钟的倒立,就可能危及生命……

那么,约翰能坚持多久呢?

被卡住的约翰

在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之后,约翰尽力地深呼吸了两次,让自己冷静下来。

之后他屏住呼吸,用力感知着自己的处境:

大头朝下,上半身被完全卡住,小腿自由,但借不上任何力。

随后,约翰试图收缩身体,用手臂把自己推回去。

但重力没那么容易对抗。

约翰仍旧卡在原处,纹丝不动。

这个时候,跟在他身后的弟弟乔什赶到了。

借着头盔上的灯光,乔什看到了哥哥的脚,他慌张地问:「哥哥,你还好吗?」

「我卡住了,完全动不了。」

「我拉你上来!」

乔什说着,伸出手去抓住了哥哥的两只脚,试图把他拉出来。

可事情远没有他们想象得那么简单。

约翰处于几乎垂直向下的状态,加上周围岩壁的挤压、摩擦。

想要把他拉出来,需要很大的力气。

而弟弟乔什所在的位置,同样十分狭窄——他有力气也使不出来。

乔什只能将约翰拉出一小截,但他只要一松手,约翰就会重新掉回原处。

在拉扯了几次之后,乔什意识到,这是徒劳的。

「我必须出去。」乔什说,「这样不行,我们需要救援队。」

留下两名朋友陪伴约翰,弟弟乔什开始向地面返程。

这时候是 11 月 24 日,晚上 9 点。

乔什花了半个小时才回到地面,重见天日的他立刻拨打了所有求救电话。

确认救援队已经在路上后,乔什再次回到洞穴中,回到了哥哥身边。

大头朝下、卡在黑漆漆的洞穴里,稍微想象一下就知道,这滋味痛苦又绝望。

乔什深知这一点,所以他趴在哥哥脚边,开始闲聊:

「哥哥,我是不是也应该跟你一样去医学院读书?」

「毕竟你马上就要是一位儿科心脏病专家了。」

「还有,我交女朋友了。你想听听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在聊了很多生活琐事后,作为摩门教的信徒,兄弟两个开始一起祈祷,念起了赞美诗。

Do not be afraid, because of me and you with in;

Do not be frightened, because I am your god.

I must be firm you, I must help you,

I have to use my justice the right hand to support you.

此时的约翰,充满着生的希望。

约翰·琼斯

他虔诚地说:「我很抱歉,主,让我离开这里吧。为了我的妻子和孩子,救救我!」

没错,26 岁的约翰已经娶妻生子。

前不久,约翰还刚刚获得了一个喜讯:妻子艾米丽怀上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

于他而言,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他的妻子和孩子们,也都在等着他回家。

等待是煎熬的。

在兄弟两个共同度过了两小时后,救援人员到达了洞穴入口。

朋友呼唤乔什,让他上去跟救援人员沟通具体情况。

「不,我不去。」乔什说,「我要在这儿陪着他。」

可这个时候,约翰却说:

「去吧,乔什,带他们进来。」

「来救我。」

救援开始

受困时长:3.5 小时

救援者:苏西

第一个赶来的救援者,是一位女志愿者,她的名字叫做苏西。

收到求救信息,苏西几乎是立即就出发了。

但由于坚果油灰洞很偏远,她赶到时已是凌晨 00:30。

此时,约翰已经被困三个半小时。

苏西也是一名探洞爱好者,她曾多次进入过坚果油灰洞,对洞内的情形十分熟悉。

并且,苏西本人也有被卡在洞穴中的经历。

她深深地记着,当时的她根本无法移动双腿,几乎什么都听不到。

在经历了恐慌之后,她恢复到镇定,一毫米一毫米地挪动自己,直到脱困。

所以,她比任何人都能理解那种恐惧和无助,也更了解该如何应对。

苏西身材娇小,行动敏捷,很快就到达了约翰被困的位置。

「Hi!约翰,我是苏西。你怎么样了?」

她大声地问,试图确认约翰的状况。

还好,约翰立即回答了她。

「苏西,谢谢,你的到来。我真的,很想,离开这里。」

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从遥远的走廊尽头传来,气息虽然短促,却还算有力。

听到回答,苏西安心了几分——约翰的状态比她想象的要好得多。

她笑着对他说:「放心!我也曾经在洞里卡住过。你一定能离开这里。」

凭借丰富的经验,苏西想了很多办法。

比如,她剪掉了约翰的牛仔裤,试图腾出一些空间。

比如,她沿着约翰的手臂倒了一些水,希望约翰能喝到些水,从而补充水分。

苏西在约翰的腿上绑好了救援绳索,并递给入口处的另外三名成员。

四个人一同拉动绳索。

但由于洞穴蜿蜒崎岖,力量都被凹凸的石壁抵消掉了。

约翰的位置,根本没有丝毫移动。

在尝试了所有能想到的办法后,苏西发现,她也无能为力了。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救援队的下一次救援之前,帮助约翰缓解情绪。

苏西不断地说着话:

「你想吃什么?想吃薄煎饼吗?我可以让他们买好,在上面等你。」

「在洞里探险的故事,我都会讲给你的妻子听,她会觉得你是个英雄。」

最后,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就为约翰哼唱了一首赞美诗。

苏西一直在说说笑笑,一副很轻松的模样。

但她的担心却在一点点地加重。

又两个小时过去了,她听见约翰的声音里,鼻音正逐渐变得越来越重。

这意味着,约翰的状况在变差。

再次救援

受困时长:7 小时

救援者:瑞恩

在苏西做出各种尝试的时候,大批的救援人员赶到了。

犹他州治安办公室为此特意设立了一个指挥中心。

在这里,专业的救援工作者们,提出了一个又一个救援方案。

「这个洞穴有其他的门吗?」

并没有。

「可以使用炸药吗?把缝隙炸开一点,人才能出来。」

不行。

洞穴内情况不明,可能会伤到约翰。

「试试润滑呢?把油倒进去,润滑岩壁,再把人拉起来?」

为此,救援人员甚至订购了 6 加仑的植物油。

但最终,这些方案全都被否决了。

与此同时,专业的救援队员瑞恩进入了洞穴。

他来到约翰身边,接替了志愿者苏西。

瑞恩从 4 岁起就开始探索洞穴。

他与父亲戴夫都是犹他州洞穴救援组织的成员。

瑞恩曾经历过多次的洞穴困境。

然而,在看到约翰的情况时,他还是意识到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困难。

由于洞穴太过狭窄,太大的先进设备根本无法进入。

瑞恩只能携带一个小型设备,并试图用它来破开约翰周围的岩壁,从而拓宽洞口。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瑞恩发现,他只钻透了 6 英寸的岩石。

这时已是 11 月 25 日凌晨 4 点,约翰被困 7 小时。

此时,约翰由于倒立了接近 7 个小时,呼吸已经变得困难,他开始感到眩晕。

一般来说,当头部朝下时,心脏的泵送速度会变慢,流入的血液也会超过它的容载。

如果不及时调整姿势,心脏将无法保证正常血压,并失去将血液输送到全身的能力。

直白讲,就是心力衰竭。

同时,约翰的双腿也失去了知觉。

按照这样的钻透速度,他们是跑不赢死神的。

钻岩壁图

不过好在,他们还有一个希望——利用滑轮。

吸取了弟弟乔什、志愿者苏西的教训,救援队准备在洞内安装「滑轮 + 绳索」的牵引装置。

具体的操作方式就是,将滑轮凿进岩壁,穿入绳索。

绳索的一端绑在约翰的脚上,另一端则交在洞口的救援人员手中。

通过拉动绳子,就能将约翰拉出来了。

这样的装置,既能解决洞内狭窄无法发力的问题,也能规避岩石与绳子的摩擦问题。

在 2004 年,救援队曾经用这个方式,成功解救过一个年轻人。

虽说由于洞穴的狭窄,滑轮安装的进度十分缓慢。

但种种因素都表明,这是能够解救约翰的唯一可行方法。

此时救援队的每一个成员都坚信,只要滑轮系统完工,约翰立刻就能得救。

他们完全无暇去想:

如果这个「唯一可行」的方法出了问题,又要怎么办?

滑轮救援

受困时长:10 小时

救援者:滑轮系统小组

11 月 25 日清晨 7:00,约翰被困 10 小时。

他的妻子艾米丽赶到了。

艾米丽怀着身孕,和约翰的父母一同驾车赶到了坚果油灰洞,还带着 13 个月大的女儿莉齐。

到达时,他们看到,洞口已经聚集了 100 多名救援人员。

救护车、消防车、警车拥挤在洞口,不远处甚至还停着一架救援直升机。

救援队员们都十分忙碌,他们一边紧张地讨论,一边执行救援计划。

艾米丽哭着说:「我可以想象,他一定很累、很害怕。」

「我知道,我什么也做不了,但我真的很想在他出来时,给他一个拥抱。」

犹他州的治安官汤姆·霍奇森接待了她。

霍奇森同样流着眼泪,回答她说:「我们一定会把约翰救出来,为了你。」

约翰与妻子艾米丽

与此同时,滑轮系统终于准备就绪。

瑞恩拉过垂下来的绳索,对约翰说道:「我会用绳子绑住你的腿,上面的人会把你拉出去。」

而此刻的约翰,已经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

长时间保持同一姿势,血液不流通,会引起神经麻痹症状,使腿和脚产生麻木感。

也就是我们常见的「腿麻」。

如果长时间坐姿不正确,站起身的时候,会发现自己的腿麻了。

那怎样缓解这种情况呢?

站直身子、伸直腿,让血液流通起来,这样只消片刻,腿就会恢复如常。

但是,约翰现在根本做不动。

不仅如此,由于过长时间的缺血,约翰腿部的受损程度非常严重。

试想一下,当绑在腿上的绳子拉扯时,他又会承受一波接一波的钻心之痛。

可为了离开这里,约翰只能坚持。

滑轮系统示意图

洞穴口,几名救援人员一起拉动了绳索,滑轮系统开始见效,约翰真的被拉动了!

他自己也感受到了身体在上升,呼吸也越来越顺畅。

大脑也从混沌中渐渐清醒过来。

然而就在所有人庆幸时,约翰忽然痛苦地叫喊了出来:「啊!不!停下!」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的腿突然传来了剧痛!

听到尖叫声,救援人员连忙下来查看。

紧接着,他们就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由于隧道的角度问题,约翰的脚顶到了拐弯的岩壁,造成了剧痛。

而隧道的弯曲方向,与约翰腿部的弯曲方向,刚好是相反的。

也就是说,如果他们继续强行向上拉,约翰的双腿一定会被折断。

此时约翰的身体状况已经很差了,折断双腿的重伤只会让他瞬间休克。

这种状态下的休克,无疑会瞬间杀死约翰。

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精神支撑

受困时长:12 小时

精神救援者:妻子艾米丽

此时,约翰已经在漆黑的洞穴中,倒挂 12 个小时了。

外面的救援队片刻都没有停歇。

他们找来了一套重型空气钻头,准备组建新的滑轮系统。

瑞恩继续留在约翰身边,他松开了约翰脚上的绳子,并跟他聊起了天。

「嘿!约翰,他们在改进滑轮系统,我给你带了些喝的。」

瑞恩故作轻松地说着,将手中的一个小管子放了下去。

吸管垂到了约翰眼前,他吃力地把管子含进嘴里,吸了一口——是甜甜的运动饮料。

的确,运动饮料是唯一能帮助约翰补充体力的东西。

艰难地喝了几口之后,约翰停了下来。

他说道:「对不起,我太胖了。如果我没有那么胖,你们救我或许能更容易些。」

瑞恩想不到约翰还能开玩笑,看来他的求生欲望依旧旺盛。

对于倒挂了 12 小时的人来说,这实在太难得了。

为了鼓励他,瑞恩回答说:「好,等你出去了,我来做你的锻炼伙伴,陪你减重。」

除此之外,瑞恩还注意到,约翰会时不时地扭动他唯一能够自由活动的双腿。

这也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象征着他对自由的渴望,也反应着他内心的恐慌和不安。

救援人员艰难靠近

(救援人员艰难靠近)瑞恩想听约翰说说话,于是他说:「我们再聊聊……你的家庭吧?」

提起家庭,有些虚弱的约翰果然打起了精神。

他声音不大,嗓音里充斥着原本不该有的嘶哑:

「我的妻子叫艾米丽,她很漂亮。」

「我们已经有了一个一岁大的女儿。另一个孩子,也会在明年出生。」

「预产期……是明年的 6 月 13……」约翰断断续续地说。

对家人的依恋,是约翰强大的精神支柱。

他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心态却依旧能保持乐观。

这其实都是因为,他太渴望与深爱的家人们团聚了。

于是,救援队找来了一台电信设备,准备让约翰和他的妻子艾米丽通话。

在漆黑的隧道里,瑞恩带着小黑匣子,将它尽可能地靠近约翰。

洞穴太深了,信号很差。

小黑匣子里,艾米丽的声音伴随着噼噼啪啪的杂音。

可大脑发昏的约翰依旧能够清楚地分辨出,那是妻子的声音。

艾米丽大声喊着:「我爱你!约翰!继续战斗吧!」

约翰同样大喊着回应道:「我爱你!我爱你!告诉莉齐我爱她!我一定会出去,会再见到你!」

瑞恩听得出来,约翰在哭。

听到这一切的救援者们,也都忍不住热泪盈眶。

此时的约翰,心中也只剩下一个念头:我要出去,要与他们团聚。

突发意外

受困时长:19 小时

救援者:滑轮系统小组 2.0

11 月 25 日下午 4 点,约翰受困 19 小时。

要知道,医生给出的救援黄金时间,是 8 至 10 小时。

约翰几乎突破了极限。

此时的他,说话开始断断续续,声音里也出现了明显的、不寻常的杂音。

这说明,他的肺部已经有了大量的积液。

从医学角度来看,肺部长在其他内脏的上面,人体如果长时间出于倒挂状态,肺部便会被肝脏和肠道持续挤压。

一旦肺部没有了足够的「工作空间」,人的呼吸就会逐渐困难。

与身体的不适同步,他的精神也开始崩溃,恐惧慢慢侵袭着他。

约翰一会儿歇斯底里地哭泣,一会儿念叨着什么,试图来安慰自己。

就在他快要崩溃的时候,谢天谢地,新的滑轮系统终于完工。

这一次,救援队在洞穴的墙壁上安置了 15 个滑轮。

更加强有力的绳索,将它们一一串连了起来。

地面上的人,也都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即使约翰真的在营救过程中休克,也能够保证他第一时间获得急救,从而保住性命。

地面救援

新一轮的营救即将开始,瑞恩再次向约翰说明情况。

「约翰,我们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我需要你用手去推,还有,注意调整姿势,别受伤!」

约翰吃力地答复着:「好,我明白。」

紧接着,洞口的八个人齐心协力,开始拉动绳子。

约翰的身体,再一次被从裂缝中被拉了起来!

洞口的人每拉动一次,他就会被抬起来一点。

他们连续拉动了三次,直到约翰再次接触到那处拐弯的岩壁!

「OH!」约翰吃痛,发出叫喊。

瑞恩见状连忙对着外面大喊:「停!暂停!让他休息一下!」

这时,约翰的处境好了一些,至少他不是被紧紧地卡在裂缝当中了。

瑞恩向洞内探了探头。

约翰立即见到有一束光,打在了自己身前——是瑞恩的头灯。

「约翰,你还好吗?看看我?」瑞恩向他打着招呼。

约翰向声音的方向转了转头,在受困 19 个小时以来,他第一次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瑞恩也打量着约翰:他的脸上泥泞不堪,眼睛也因为哭泣而红肿。

但他没有流血,眼睛仍然是棕色的,显得明亮而充满活力。

他看起来很好,脸上甚至还挂着微笑。

「天呐,真不敢相信。我竟然真是倒挂着的。」

约翰笑着说:「我的腿……我的腿可能完蛋了。」

瑞恩也是报以微笑,对他说:「约翰!别放弃,我们一定能救你出来!」

在休息了 20 分钟后,救援工作继续。

瑞恩提高了声音,喊道:「运输!」

随着他的指令,绳子第四次拉紧,约翰再一次慢慢上升。

这一次,他们都看到了希望。

或许,约翰会受伤。

或许,约翰会失去双腿。

但他一定能够脱身。

他能够再次拥抱他深爱的妻子,也可以看到孩子的出生。

可就在这时,「嘭!」地一声,意外发生了!

「啊!」

两个人,同时发出了尖叫。

约翰感到,那股拉着他向上的力突然松了!

他再次跌跌撞撞地摔了下去!卡进了更深的地方!

而在约翰滑落的同时,瑞恩也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砸蒙了。

等他再次清醒,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摸到的却是满手的鲜血!

原来,在刚才的发力拉扯之下,一处石壁不堪重负碎裂了,插在里面的滑轮也跟着崩落。

沉重的金属登山扣,直挺挺地砸中了瑞恩的脸,几乎把他的下巴都砸断了。

「瑞恩?你怎么样?」约翰问。

瑞恩感觉自己的舌头在流血,仿佛已经被切成了两半,眼睛也是肿的。

他强撑着回答道:「约翰,我在流血,我必须得出去了。」

紧接着,他又安慰约翰说:

「不过,没关系。会好的。会有人来接替我,跟你一起回来。」

艰难坚持

受困时长:20+ 小时

救援者:戴夫

从洞口钻出来的瑞恩满脸是血。

可即使在这个时候,他还是在担心约翰:「必须有人和约翰待在一起。」

瑞恩说着,目光停留在了他的父亲戴夫身上:「爸爸,你进去吧。」

戴夫答应了儿子的嘱托,爬进洞穴来到了约翰身边。

「约翰,你还好吗?」戴夫问。

这一次,约翰没有再露出笑容。

20 个小时的痛苦与折磨,几乎耗尽了他的精力和希望。

「我会死在这里的。」他说。

「我出不去了,对吗?」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救援者,戴夫称职地回答道:「我们会救你出去的。」

然而,此时此刻,倒挂了 20 小时的约翰已是奄奄一息。

在昏迷之前,他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瑞恩,他还好吗?他好像伤得很重?」

很难想象,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约翰到底在想些什么?

是在自责吗?

假如不是我非要进来,假如不是我认错了路,也不至于连累更多的人受伤。

是想图个心安吗?

虽然我出不去了,但我不希望再有其他人,因为救我而受伤了。

「他没有大碍,已经送去医院了。」戴夫回答。

在获得了这个答案后,约翰彻底沉默了下来。

他的呼吸,也越来越缓慢了。

约翰受困坚果油灰洞事件报道

救援队仍旧没有放弃。

戴夫试图靠近约翰,想将绳子套到约翰的腰上。

可由于刚才的掉落,约翰已然滑到了更深更窄的地方。

裂缝太窄了,戴夫不但没能成功将绳子绕过去,自己还卡在了其中。

他花了 15 分钟的时间,才从石缝中脱身。

紧接着,戴夫带上了小型钻头,再次钻了回去。

他来到约翰身边,开始用钻头疯狂地钻着岩壁,希望能将新的滑轮固定进去。

在这样黑暗又湿热的环境中,戴夫每工作几分钟,就觉得自己快要呕吐出来了。

真不知道,约翰是如何在这里撑了 20 多个小时的。

不知过了多久,戴夫终于把滑轮推进了墙壁,随后爬出了洞口。

他把治安官霍奇森拉到了一边,报告了洞穴里的真实情况。

「他有心跳,但我到达时,他已经呼吸困难了。」

「更可怕的是,他失去了希望和动力。」

「他已经超过了极限,在死亡之前,我们恐怕没有办法救他出来了。」

再次掉落的约翰,几乎丧失了求生意志。

为了鼓舞他,救援队再度将电信设备送了进去。

艾米丽的声音再次在地底响起:

「我知道,这么长时间,你一直在努力。」

「为什么不休息一下?休息一下,然后你就可以再次振作。」

然而,这一次,山洞深处的约翰没再回应她。

终局

受困时长:27 小时

救援者:救援队 137 人

11 月 25 日 23:56,一名医护人员进入了洞穴。

仔细检查之后,医生宣布,约翰已无生命体征。

在经历了岩缝的挤压、上下的颠倒、由希望到绝望的精神折磨之后,约翰的生命终结了。

27 个小时,他经历了人类不该经历的痛苦。

那种倒挂在漆黑逼仄空间中的绝望感,即使只是想象一下,也足够令人毛骨悚然。

在场的 137 名救援人员,在听说约翰的死亡讯息后,全部沉默了。

他们付出了 27 个小时的不懈努力,却终究没能跟死神抢回约翰。

约翰的妻子艾米丽,崩溃痛哭:「你们怎么知道他死了?他只是昏过去了!」

艾米丽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

工作人员尝试安抚她,希望怀有身孕的她可以尽快回家休息。

可艾米丽不肯走:「如果他没有死呢?我们都离开了,他醒来却发现没有人怎么办?」

事实上,约翰已经几个小时没有动、没有说话、没有呼吸了。

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再发生什么奇迹了。

安抚之中,治安官霍奇森再次对约翰的家人们作出承诺。

「我们一定会把约翰的遗体带出来。我们向你保证,好吗?」

采访救援人员

一天后,艾米丽在家中接到了霍奇森的电话。

「……很抱歉,艾米丽……我们,我们可能,又要食言了。」霍奇森轻声细语地说。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艾米丽问。

因为连续食言而心虚,霍奇森多了几分吞吞吐吐。

「……真的很抱歉,艾米丽……我们,我们尝试了很多办法,但是,都失败了。」

原来,在后续的工作中,救援人员发现,想要把死去的约翰带出来,更加艰难。

这主要是因为,原本约翰还能用手臂向上助推,或是自主地调整身体姿态。

可现在,失去了约翰的帮助,他们完全无法移动约翰的身体,哪怕一分一毫。

如果这项救援工作再继续进行下去,救援人员就要面临更多的危险。

这很可能会造成新的伤亡。

「或许……不知道你们是否会介意……这个洞穴,是否可以作为约翰的安息之所?」

听完这一席话,艾米丽沉默了。

她当然想再见到约翰,即使他已经死去。

但如果这会给其他人带来更多伤害,她还要一意孤行吗?

艾米丽很爱约翰,也很了解他。

她努力地设想,如果让约翰去选择,他是否愿意长眠于此呢?

最后,艾米丽给出了答复:「这很合适。」

「约翰喜欢户外运动,他也很爱犹他州。现在,那是他的地方了。」

在获得了家属的认可后,管理人员用混凝土密封了洞穴的入口,禁止任何人员进入。

这既是让约翰安息,也是避免更多的人遭遇危险。

在洞穴的入口处,他们安放了印着约翰头像的纪念牌,以此缅怀。

就这样,坚果油灰洞,成为了约翰的长眠之地。

约翰纪念牌

葬礼

约翰的葬礼,迎来了许多当日参与救援工作的人。

包括受了伤的瑞恩。

瑞恩的舌头上有割伤,甚至还缝了针。

参加葬礼时,他的嘴唇还肿得很厉害,只能用吸管吃流食。

谈论起约翰,瑞恩仍旧十分痛苦:「如果他能活下来,我们一定会成为亲密的朋友。」

无法忘记约翰的,不只有瑞恩一个人,苏西也是一样。

在约翰死后的几个礼拜,她的脑海中一直回放着当时的情景。

苏西不受控地回想起滑轮崩落的一瞬间。

由于绳索突然泄力,拉动绳索的她也摔倒在地。

如果要形容当时的感受,苏西只想说:「感觉就像是一记耳光。」

一个多月过去了,她仍旧在不断地试图寻找其他方案。

「我们有没有可能做些不一样的事,来改变这样的结果呢?」

苏西几乎陷入了无尽的自责和抑郁之中。

他们付出了一切可以付出的努力,可约翰还是孤零零地死在漆黑的洞穴里。

得知了苏西的情况,约翰的弟弟乔什给她打了电话。

苏西倾诉了自己的心声,乔什也诉说了自己的愧疚。

「当时,继续探索是我的主意。之后,我又亲眼看着约翰,被岩石所吞没……」

这通电话之后,他们建立起了友谊。

约翰去世后,妻子艾米丽回到了他们在弗吉尼亚州的家。

她和父母住在一起,并且在孕中申请了研究生。

「我只知道他还在照顾我们,我们的家人仍然是一家人。」艾米丽这样说。

第二年的 6 月 15 日,约翰和艾米丽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

她给这个孩子取了名字——约翰。

希望这个孩子能够接替约翰,继续享受人生。

2012 年 8 月,艾米丽终于走出了阴霾,找到了新的伴侣。

而这场婚礼,就是由约翰的父亲亲自主持的。

婚后不久,艾米丽又生下了自己的第三个孩子,带着约翰的期盼开启新生活。

艾米丽的新家庭

探洞 Tips

约翰是不幸的。

他原本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充满希望的人生。

可一次普通的洞穴探险,却让他的一生戛然而止。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被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恐惧和绝望包裹。

我们为他失去的生命而遗憾,也为所有向他伸出援手的善良的人而感动。

但除此之外,我们更应该反思,如何才能避免这样的悲剧。

洞穴探险到底是什么?

洞穴探险,简称探洞。

它是一项满足人们好奇心理的,科学、体育、旅游相结合的户外运动。

洞穴的神秘,能给人带来强烈的诱惑和刺激感,同时又具有很高的科研价值。

穿过黑暗,你可能会发现新的地貌和矿石、新的化石和物种。

甚至能找到远古人类的活动痕迹。

四川省乐山市一处洞穴中发现的动物头骨图

正是因为它的独特魅力,在欧洲,洞穴探险在上个世纪就已经形成了规模。

1892 年,英国就有探洞俱乐部成立,名为约克郡漫步者俱乐部。

1941 年,美国洞穴探险者们,成立了国家洞穴学会(NSS)。

到了现在,探洞已经发展成了一种十分成熟的户外休闲、探险活动。

在某些地区,探洞被作为生态、探险旅游的形式,纳入到了旅游公司的营业范畴。

当然,探洞虽然非常有吸引力,但它确实潜藏着危险。

漆黑的环境、狭小的通道,天然形成的迷宫洞口,隐藏的陡崖,都可能吞噬人的生命。

探洞的主要风险有 5 项:体温过低、摔伤、洪水、落石和体力衰竭。

如果真的想要体验洞穴探险,必须在事前做好充足的准备。

约翰的悲剧,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他们的前期准备工作不到位。

比如他们选择的坚果油灰洞,虽然看上去简单,但事实上却是危机四伏、暗藏凶险。

此前,曾有 10 人在该洞内受伤,其中 4 人重伤。

在 1999~2009 年间,救援队有 5 次前往该洞穴的救援记录。

2004 年,有一位青年在洞内被卡住,救援人员花了 14 小时才将他救出。

据说,他被卡住的地方,和约翰一模一样。

在这之后不到一个星期,又有一位探险者被困在洞中。

由于过高的事故率,坚果油灰洞在 2006 年被州政府关闭了。

2009 年 5 月,洞穴重新开放。

在那之后,想要进洞探险,必须要向管理方递交申请,获得批准才行。

而约翰的探洞时间,仅在重新开放半年后。

如今的坚果油灰洞

总之,如果你对洞穴探险感兴趣,希望在行动之前,牢记以下几条重要 Tips:

初学者,要跟随专业团队。

至少保证 2 人以上结伴。遭遇危险时,可以留下一人陪伴遇险者,其余人外出求救。

两件必备物品:头盔和光源。保证携带足够的照明工具和电源。

洞穴内温度普遍偏低,做好御寒准备。

各人分别携带自己的照明设备、电源、食物等。

行走时不要跑跳,上下坡时要手脚并用。

做好防水措施;在缺乏保障的情况下,不要轻易涉水。

有迷路风险时,注意沿途做标记;一旦迷路,需保持冷静,原地等待救援。

探索未知、追求刺激,或许是人类的天性。

但是,探险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部分资料来源

Nutty Putty Cave accident,Caveheaven

Nutty Putty Cave,http://Museumfacts.UK

Nutty Putty: ‘I really, really want to get out’,Sltrib News

备案号:YX11Mrpxx0A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