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们相信命吗?

我们抢救过一个女孩,从普通感冒症状到停止呼吸,短短一天。

解剖结果让我们大吃一惊。因为理论上这种情况很难发生。

事情发生在 11 年前,当时我在外地实习,轮转的科室恰好是急诊科。

由于我喜欢急诊,急诊科老师也喜欢我,所以我当时在急诊科待了整整 3 个月。

这 3 个月来我遇见了上千个病人,其中这个 23 岁的女性患者,在我的记忆里打上了烙印。

病人姓许,2 周前她开始有咳嗽,并且觉得周身乏力。

以为是普通感冒,自己到药店买了药,吃了效果不好,在室友的陪同下又去当地诊所就医。

诊所医生初步考虑也是上呼吸道感染,给予口服药物处理。

但病人仍然有咳嗽、乏力,咳嗽严重时感觉到有心慌,觉得整个心脏要跳出来了一样。

诊所医生提高了警惕,考虑不排除心肌炎可能,尤其是病毒性心肌炎。

要知道,普通的感冒是不可能有心慌的。

普通感冒是局限于上呼吸道的感染,多数是咽痛、发热、乏力、咳嗽等症状。

一旦出现胸闷、心慌,一定要警惕可能是心脏的毛病,尤其是心肌炎。

诊所医生是这样分析的。

口服药物是不行的了,心肌炎需要休息,也需要用些护心的药物,得静脉用药。

于是在诊所打点滴。

打了 2 天,还是没效果。

诊所医生建议病人到市医院(我实习所在地)去检查,做心电图、心脏彩超等,还要抽血查心肌酶、肌钙蛋白、血常规、肝肾功能、电解质等。

但即便是确诊了心肌炎,也没有非常好的药物。

这个病多数是病毒引起的,我们都没有很好的抗病毒药物,只能够对症支持治疗。

绝大多数心肌炎都是可以自己好的,不用太担心。

只要不是爆发性心肌炎(重症心肌炎)就没问题。

病人不懂什么叫爆发性心肌炎,诊所医生进一步解释了,说以前在大医院学习的时候见过这种病,来势凶猛,是最严重的心肌炎,胸闷、呼吸困难、气喘、休克,根本来不及抢救人就没了。

病人被说怕了,当天就急急忙忙去了市医院。

但由于当天市医院人太多,病人怕麻烦,加上本身也没有太不舒服,以为可以忍忍,就没去医院,又回到了诊所。

诊所医生重新开了些辅助心脏的药物,又开了几个中成药。

嘱咐她好好休息,不要活动,让心脏有个恢复的时间,并且再让患者回到市医院,排队也要排进去,不可大意。

但患者刚大学毕业,没找到工作,钱不多,想到医院花费可能更高,又想到诊所医生说心肌炎绝大多数都是轻症的可以自愈,也没打算去医院住院了。

在诊所拿了药的当天下午,患者咳嗽突然加剧,并且出现胸闷气促。

室友见她情况不妙,赶紧打了 120。

恰好,就是我跟我上级医师一起出的车。

我们的车来到病人身旁时,她已经意识模糊了。口唇青紫,一看就是缺氧。

我当时经验浅,没见过大场面,有点被病人的状况吓到了。

上级医师则经验老道,立即安排吸氧、心电监护、开通静脉通道,并且准备接回医院急诊。

病人的室友也陪同上车,病史都是她提供的。

这几天她们俩都待在一起,所以她很熟悉病人情况。

我们在病人手机找到了她父母的电话,联系了他们,让他们赶往医院。

路上,综合病人之前的发病情况,上级医师考虑是爆发性心肌炎,或者重症肺炎,只有严重的心肺疾病才会导致这么明显的缺氧、发绀。

但由于病人手头上没有任何检查资料,我们也只能靠猜。

在车上我们能做的就是给她吸氧,做心电图,常规补液。

我给她拉心电图时,能感受到她四肢都是冰凉的,血压也是偏低,上级医师说她已经休克了,必须加紧补液抗休克,同时督促司机,车速可以放快一点。

一路上我都心跳很快,一直死死盯着患者,盯着心电监护,生怕她一口气上不来人就没了。

大家没搭过 120 车,可能不知道 120 车司机开车有多猛。

平时我搭他们车都会晕车的,如果不是很急我都会让他们开慢点,转弯缓一点,否则我会吐司机一脸。

但那天,我希望司机能开得快一些,再快一些。

因为我甚至能感觉到,病人的气息似乎在减弱,虽然生命体征还能维持,但我真的特别担心她可能下一秒就不行了。

由于我精神高度集中,那次飙车我竟然没有任何晕车感觉。

但没想到,意外还是发生了。

在距离医院还有十分钟左右路程时,病人突然全身抽搐,大小便失禁。

这把她室友吓了一跳,也吓了我一跳。

那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一个全身抽搐的病人,整张床都在抖动着。

同时心电监护也发出尖锐的报警声,我一瞅心电监护,室颤了,然后很快就心跳呈一直线。

上级医生见势不妙,一触摸颈动脉,没搏动,确认了心跳骤停的存在。

急急忙忙在车上给她气管插管,由于车子开得太快,摇晃有些厉害,上级医师平时 10 多秒就完成的插管操作,那次楞是花了差不多一分钟。

我记得不是太清楚了,反正就是比平时的时间要长。

我也着急忙慌地抓起呼吸球囊,赶紧进行辅助通气。

护士负责推药,主要是肾上腺素,我跟上级医师就轮流胸外按压和球囊通气。

在车厢这么一个密闭的环境里做心肺复苏我是头一回,本身我就有些紧张,再加上车子摇晃,没几下子我就全身湿透了。

那十分钟,过得非常漫长。

上级医师啥话也不说,就是拼命地按压,他的汗水比我还严重,额头、手臂、手掌也全部湿透了。

好不容易回到了急诊室,我们急急忙忙把病人转运到抢救室。

虽然我们一刻也没有停止胸外按压,但病人检查仍然没有生命迹象,又换人继续按压了几十分钟,反复推各种抢救药,均没有效果。

病人脸色惨白,手掉在床外,指甲异常紫绀,那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一个死亡病人。

病人父母终于来了。

上级医师跟家属沟通完后,他们嚎啕大哭。

然后我们停止了胸外按压,检查病人的瞳孔已经极度散大,心音听不到,动脉搏动触不到,没有自主呼吸,全身发绀。

一个年轻的生命,没了。

上级医师好再次回顾了病人的发病情况,考虑是爆发性心肌炎可能性大。

只有爆发性心肌炎,才能解释她如此迅速的病情进展,缺氧,休克,甚至心跳停止等。

在 120 车上发生的抽搐,应该是阿斯综合征了,由于严重的心律失常导致心脏泵血不出,大脑严重缺血,所以会造成抽搐、大小便失禁等脑功能障碍表现。

由于患者病情太过危重,即便及时气管插管辅助呼吸,仍然无济于事。

患者的疾病本质在心脏,是心脏衰竭了,根本来不及抢救。

这跟之前诊所医生告诉患者的一模一样。

患者就这么倒霉,遇到了极少见的爆发性心肌炎。

上级医生感慨,病毒性心肌炎见得多了,绝大多数都是轻微的,病人只有一点胸闷,顶多有点气不够感觉。

但一般休息一段时间,用点药物,慢慢就会好,很少见过这么严重的爆发性心肌炎。

真的是束手无策。

病人舍友吓傻了。

病人父母也瘫死了几次,他们不能明白为什么平时活蹦乱跳的女儿,会突然这样走掉。

他们不得不接受了现实。

很快他们反应过来了,尸体不能火化,不能签字,要个说法。

为什么孩子会无缘无故死掉,医院处置有没有问题,之前的诊所用药有没有问题。

不查个清楚,我们也宁可一起死掉了。

这件事闹大了。

上级医生很无辜,反复跟家属说接到病人的时候病人已经快不行了。根本没机会诊治,一来就是抢救,不存在任何过错。

家属找了熟人,估计也是医生,出主意,质疑为什么我们上了 120 车等到发生抽搐了才气管插管,为什么不早一些时候插管,是不是延误了最佳的抢救时机。

我们百口莫辩,只能说现场病人还是有呼吸的,而且现场环境复杂,也没办法马上就气管插管,转移至 120 车上评估进一步处理是没问题的。

先给吸氧也是合适的,万一气管插管不顺利,病人挣扎等,反而造成更大的缺氧。

各执一词。

多说无益,尸体解剖吧,先搞清楚患者的死因,是不是爆发性心肌炎。

万一有药物过敏可能呢,诊所的药物,急诊科医生的药物,都有过敏可能。

「另外,还查到诊所医生开了中成药,有没有中药中毒可能。」专家说。

另外,病人这个属于猝死,说不定会有心肌梗死、主动脉夹层、肺栓塞、脑栓塞等可能呢。只不过时间太紧迫,来不及诊断。

死者父母异常激动,就差在我们急诊科拉横幅了。

那就尸体解剖吧,做好打官司的准备。

尸体解剖结果等了很久才出来,当时我已经离开急诊科了。

但我的上级医师把结果告诉了我,结果是出乎所有人意料。

死者肺动脉干、左右肺动脉都有大量血栓堵住,肺动脉分支也有不少血栓栓塞住。

进一步检查发现,患者的下腔静脉、双侧髂总静脉内有血栓形成。

心脏本身没有梗死,而且不符合爆发性心肌炎改变。

真相大白了。

病人根本不是爆发性心肌炎,

而是死于严重的肺栓塞!

血栓一下子把肺动脉主干分支都堵死了,血液流不过去,没办法跟肺泡的氧气进行氧合。

患者会迅速缺氧,表现为喘憋、气短、呼吸困难,如果这个栓塞不及时解除,患者很快就会出现休克、昏迷、乃至死亡。

遗憾的是,这样大面积的肺栓塞,根本不可能自己溶解掉。

除非医生马上诊断出是肺栓塞,然后第一时间用溶栓药,但从诊断、拿药、推药、等药物起效这个过程,最快最快都要 1 个小时以上。

别说 1 个小时,即便是 1 分钟,对患者来说都已经是无法忍受的了。

大脑缺血超过 5 分钟就会死亡。

有人要问了,那马上开胸手术,切开血管把血栓掏出来不行吗?

行,但是这个耗时更多,患者根本等不及。

而且这个手术创伤这么大,很有可能会因为严重出血而死掉。

所以,手术拿血栓也不现实。

这么突然发病的大面积肺栓塞,任何治疗手段都不会是及时的,等待患者的只有一个选项。

死亡。

家属接受了女儿死于肺血栓栓塞的事实。

那这个血栓怎么来的?

尸体解剖结构也告诉大家了,是因为下腔静脉、髂静脉里头长了血栓,这些深静脉长了血栓,血栓如果足够大了,随时可能脱落,一旦脱落就会循着血流进入肺动脉,造成肺动脉栓塞。

好端端的,我女儿怎么会有这么严重的深静脉血栓形成呢?

一调查,还真被查出来了。

死者生前吃了 3 个月的避孕药。

避孕药?避孕药就会导致她这么严重的血栓形成吗?大家都不敢相信。

避孕药的主要成分就是雌激素和孕激素,避孕药会增加血栓形成的风险,不是说一定会形成。

避孕药本身是非常好的东西,能减少不必要的怀孕,减少流产率,但是极少数人口服避孕药会有这样那样的风险,而且风险因人而异,死者不幸运,她吃避孕药就引起了血栓形成。

这是猜测。

但是这种猜测是符合逻辑的。

尸体解剖结果出来后,诊所医生一直认为的诊断被证明是错误的。

病人不是心肌炎,更加不是爆发性心肌炎。

病人一开始可能就是肺栓塞,只不过刚开始脱落的血栓不多,肺动脉没有完全堵死,所以仅仅表现为咳嗽、胸闷、甚至有点气短、心慌的表现,这时候如果医生足够警惕,应该建议做心脏彩超或者胸部 CTA,就能看得出病人是有肺栓塞的了。

可惜死者第一次来我医院时没有去成,室友是这么说的。

一切都是命。

到后来,血栓突然一下子都脱落了,就跟雪崩一样,迅速堵死了肺动脉主干,血液再也流不过去了,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科普小课堂:如何避免肺栓塞的发生?

避孕药这么凶险吗?还敢吃避孕药吗?

当然敢,这样的病例是极其少见的,避孕药的好处远远大于坏处,如果已婚女性暂时不想要孩子,可以用口服避孕药,当然,这样一来风险都在女性这边。我个人想法是建议男方戴避孕套,这是最安全最无副作用的办法。

大家不要被个例吓到了,现实中很多妇女吃避孕药都是没有明显不良反应的,前提是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

爆发性心肌炎真那么恐怖吗?

恐怖。幸运的是,绝大多数心肌炎都是普通的心肌炎,轻症的,不致命。经过休息、保守治疗就能恢复。问题是我们要观察,随时发现有转变为重症心肌炎可能。

重症心肌炎,顾名思义心脏肌肉炎症很厉害,导致心脏的泵血功能障碍,没办法泵血,那就会休克,也没有特异性治疗,重点是对症支持治疗,包括用上 ECMO 等手段。

肺栓塞是什么?如何避免肺栓塞的发生?

简单地说,任何东西堵住肺动脉,都算是肺栓塞,但是最常见的栓子是血栓,所以肺栓塞通常指的是肺血栓栓塞症。

肺栓塞有很多危险因素,任何导致静脉血液瘀滞、静脉内皮损伤、血液高凝状态等因素都可能会诱发肺栓塞,比如创伤/手术、脑卒中、肾病综合征、吸烟、妊娠/产褥期、血小板异常、恶性肿瘤、口服避孕药、长途航空或者乘车旅行等。

要想预防肺栓塞,那就得从上数原因做起,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普通人一般不会发生肺栓塞,多数是有基础病因的病人容易肺栓塞。备案号:YX11PMDG8QY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