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没有什么特别恐怖的鬼故事?

弟弟失踪后的一周。

我的床垫发出一股奇臭的异味。

剪开床垫之后,我在里面发现了弟弟的尸体。

他的手脚被缝在床垫上,嘴巴被缝上了一圈线。

01

警察告诉我,弟弟被缝床进垫的时候,还活着。

他是被活生生缝进去的。

我崩溃了。

这一周,我睡在了弟弟的尸体上,毫无察觉。

警察没有发现任何关于凶手的线索。

弟弟的身上,没有找到任何他人的指纹以及皮肤组织。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天警察脸上古怪的神情。

他告诉我们,弟弟就像是自己爬进床垫,然后把自己缝在里面一样。

我并不相信这个说法。

弟弟才只有十二岁。

母亲一共生了三个孩子,弟弟是唯一的最小的男孩。

他很娇气,也很怕疼。

但他也很爱我。

我们年龄相近,所以关系最好。

我记得他失踪的那天早上,突然急匆匆的跑到我的房间。

「姐姐。」

弟弟一脸恐惧的抓紧了我的手。

他的手上很湿,很凉,全是一层细密的冷汗。

他凑到我耳边,告诉了我的一句话。

这句话,我没有告诉警察。

他说,他恐怕要死了。

当时,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毕竟这个年纪的孩子,脑子里总是装着天马行空的东西。

但是,他的表情却是从未有过的恐惧和认真。

「姐姐,我要死了。」

他又重复了一遍。

这一次,我认真的看着他。

我以为他在学校里,遭遇了什么欺凌或者威胁。

他摇了摇头,额头上全是冷汗。

弟弟看着我,嘴唇抖动了几下,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发现了家里其中一个人的秘密。」

「她….」

弟弟突然猛地扭过头,他的脸色骤然变得惨白。

我顺着他的眼神望过去。

门后什么也没有。

「我要藏起来,我不能被她找到。」

弟弟留下这句话之后,便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从那天后,他便失踪了。

我魂不守舍的坐在床上。

床垫已经换成新的。

但那股奇特的臭味,却仿佛一直萦绕在我周围。

我以前曾在书上看到过一句话。

死过人的房间,那股尸臭的味道,是永远不会消散的。

我擦了擦眼泪,仔细回想弟弟那天说过的话。

他发现了我们家其中一个人的秘密。

母亲,大姐。

他发现了谁的秘密?

自从父亲和别的女人走了之后,母亲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她变得暴躁,易怒,情绪非常的不稳定。

大姐已经上班,我们家的大部分经济支出都靠她。

我很难想象,她们之中一个人会和弟弟的死有关系。

就在这个时候,大姐走了进来。

她眼睛肿的厉害,很明显刚刚哭过。

「这件事不怪你。」

大姐颤抖着说道。

看着大姐憔悴苍白的脸,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大姐把我搂在怀里,我感觉到,她的心跳很快。

这个时候,我听到她用极轻的声音说道:「我们的弟弟,是被母亲杀死的。」

02

我震惊的看着大姐。

她的表情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大姐深呼吸一口气,她漂亮的鼻尖渗出了几滴汗珠,眼里浮现出明显的恐惧。

她问我,还记得父亲和母亲吵架离婚的那一天吗?

我点了点头。

那天一大早,大姐让我带着弟弟去游乐园玩。

等我们回来之后,就看到母亲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告诉我们父亲走了。

紧接着,大姐缓缓说出了令我无比恐惧的一段话。

那天,她知道父亲会和母亲提出离婚,所以一早她就让我带弟弟出去了。

她躲在房间里,听到客厅里传来了父母的争吵声。

那时候她的心情很烦躁,根本不想掺和父母之间的争吵,所以一直没出去。

刚开始声音还挺大的,但大概有五分钟,客厅里突然陷入一片寂静。

我姐有点坐不住了,蹑手蹑脚的推开门。

客厅里空无一人。

只有厕所传来了滴水的声音。

「妈?」

她喊了一声。

无人应答。

她走到了厕所门口。

厕所的门半敞开着,我姐就趴在缝隙里往里头瞧。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姐再次深呼吸一口气,似乎在极力压下恐惧。

她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音:

「我看见,妈整个脑袋都浸在了浴缸里。

地上,是断裂的指甲盖,好几块。

浴缸里的水,全是红色。

她倒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分明就是…

当时,我吓傻了。

等我反应过来,我赶紧把门推开,冲了进去。

但你知道吗?

我什么都没看到。

妈的尸体就在我眼前活生生的消失了。

那一刻,我惊呆了。

我以为是我看到幻觉了。

但是下一秒,妈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了。

她浑身上下都湿淋淋的,头发丝都在滴水。

我看见她的指甲断了好几个,但她像是半点都感觉不到疼似的。

她轻飘飘的问我,刚刚有在厕所里看见什么吗?

我假装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摇了摇头。

我当时有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如果我回答看见了,下场会非常可怕。

因为妈的语气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但她的眼睛,分明就在死死的看着我!」

听完我姐的话,我浑身鸡皮疙瘩耸起。

按照大姐的意思,母亲分明已经不是活人。

但我很难相信,和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的母亲,会是一个死人。

大姐猛地抓住了我的手,「你听过一个传言吗?死人是不会让你发现她已经死了,如果你发现了,你也离死不远了。」

「你知道爸为什么自杀了吗?因为他在害怕,那天他失手杀死了妈。」

「当你准备去投案自首的时候,却发现你杀死的那个人,还好好活着,你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弟弟一定是发现了妈不是活人的秘密,所以妈杀死了他。当你没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她就是一个正常人,但当你发现了,她会想尽办法的杀死你。」

大姐的手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突然,她的眼珠子猛地移到了眼尾。

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外,悄无声息的盯着我们。

「你们俩姐妹在聊什么呢?」

我能明显感觉到大姐的手一抖。

「妈,我和小妹说,不要为了小弟的死自责了。」

听到大姐的话,母亲瞬间红了眼睛。

她身体一晃,勉强扶住门把手。

「小玉,妈有个快递在楼下,你帮妈去拿下吧。」

大姐担忧的看了我一眼,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母亲坐在了我的身边。

她的脸色极为的苍白,毫无血色。

之前大姐的那番话,让我对母亲产生了一种恐惧感。

我不着痕迹的往后移了一点。

母亲突然凑了过来,她的眼睛睁的很大,眼皮在微微颤抖着。

「小柔,你的弟弟,是被你大姐杀死的。」

03

我震惊的看着母亲。

「妈,你说什么?」

「因为你的弟弟发现了你大姐的秘密,所以她要杀死他。」

母亲竟然和大姐说了一样的话。

「那天,我和你爸因为离婚的事情吵架。

你大姐突然说,她要和你爸单独谈谈。

我虽然不放心,但我觉得你爸虽然是个人渣,但不至于对亲生女儿做什么,就让他们单独待一块了。

后来我心里很烦,就到楼下抽了根烟,可等我上来的时候,你爸已经不在了。

我看到你姐倒在了地上,浑身都是血,脑袋凹进去一大块,那样子根本就活不成了。

我吓得连忙打报警电话,但就在这一刻,你姐的尸体从我眼前消失了。

她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脸色相当的平静,但是她的脑袋上,分明还有凹陷的痕迹。

你大姐就那样笑着问我,妈你刚刚是看见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吗?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

可我敢肯定,只要我说看见了她的尸体,她就会毫不留情的过来杀掉我。

我什么也不敢回答,你们每个人都是妈的心肝,是从我肚子里掉下来的一块肉,我最了解我的女儿了,那一刻,我很确定,那已经不是你的大姐了。」

听完母亲的话,我陷入了深深的震惊和困惑。

我的母亲和大姐,都告诉我,对方已经死了。

而唯一清楚事情真相的父亲,已经自杀了。

我到底该相信谁?

「你弟一定是发现了你姐的秘密,所以他被杀死了。」

「鬼是不会放过任何知道她死了的人。」

母亲一脸恐惧的说道。

「妈,我把快递拿上来了。」

大姐出现在门口,晃了晃手中的快递。

母亲的眼里一闪而过惊恐,她若无其事的起身,「妈给你们做晚饭去。」

大姐见母亲离开,连忙走了过来,压低声音说道:「小柔,她没和你说什么吧?不管她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她已经不是我们的母亲了。」

我摇了摇头,「姐,妈什么也没有说。」

晚上。

我冲完澡,正准备穿衣服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很奇怪的声音。

是滴水的声音。

啪嗒。

啪嗒。

一开始,我以为是水龙头没有拧紧。

但竖起耳朵一听,水声是从外面传来的。

而且滴水的声音越来越近,像是有一个浑身湿漉漉的人正在往厕所门口靠近。

直到,停留在我的门外。

我心脏狂跳起来。

我想起了大姐说过的话。

母亲整个人泡在浴缸里,浑身湿漉漉的。

她已经不是活人了。

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手指紧紧攥紧了浴巾。

大概过了一分钟,滴水声在厕所门口停止了。

一摊水顺着门缝里流了进来。

我颤抖着弯下腰,趴在地上。

我看见了一双灰白的脚,脚尖用力的踮着,不断有水滴顺着脚踝流下。

我吓坏了,惊慌失措的后退了几步。

一阵轻微的摩擦声响起。

是从玻璃上方传来的。

像是有人用手指轻轻在玻璃上划过的声音。

我抬起头,浴室的门上方的玻璃水蒸气正慢慢褪去。

准确来说,是有一只手正僵硬的在擦拭。

我死死的盯着玻璃。

下一刻,我看到了母亲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玻璃后。

她的眼珠子缓缓向下挤到了眼睑处,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我吓得尖叫一声,「妈!你干嘛要这样盯着我!」

母亲像是突然清醒过来一般,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

「小柔,妈看你洗澡洗的有点久了,担心你出事。」

「我真的不会因为弟弟的事情想不开的。」

我再三解释之后,母亲才离开了。

但当她离开之后,一股极为恐怖的感觉突然笼罩住我的身体。

门的高度足足有两米。

母亲的身高只有一米六。

而门上面用于透气的玻璃窗,位于最顶部。

母亲至少要踩在椅子上才行。

但我刚刚分明就看见,母亲只是踮着脚尖而已。

她的脸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窗户后面。

04

除非,她的身体,被拉长了。

但这是一个活人可以做到的事情吗?

难道母亲真的如同大姐所说,早就已经死了?

就在我满心恐惧的时候,我接到了警察的电话。

警察告诉我,他们发现了一个关于弟弟的重要线索。

弟弟除了死于窒息,全身还有多处软组织挫伤。

「白柔同学,我们严重怀疑,你的弟弟生前曾遭受过严重的家暴。」

「请问你的母亲是否曾经对你的弟弟进行过殴打?」

警察语气严肃的说道。

「没有,妈妈的脾气不好,但是她从来没有打过我们。」我老实回答道。

虽然我现在不确定母亲到底是不是活人,但是我很肯定,母亲没有动手打过弟弟。

相反,她对弟弟非常的好。

我记得有一次弟弟发烧的很严重,打了退烧针也不见好,母亲就一直守在他的旁边,替他擦汗喂他喝水。

警察没有过多的询问我,只是提醒我注意自身安全。

我正准备挂断的时候,电话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噪音。

噪音非常刺耳。

我忍不住把手机移开了一些。

突然,电话里响起了警察的声音。

他的声音变得十分古怪甚至有些尖锐。

「白柔同学,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性,有时候,死去的人也会骗人?」

「你真的信任你的弟弟说的话吗?」

我愣了一秒,刚要询问他是什么意思。

那头已经挂断电话了。

此刻,我的内心充满了种种疑虑。

弟弟身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警察说的最后那两句话,又在暗示什么?

深夜。

我悄悄的来到了弟弟的房间里,尽可能的寻找一些有用的线索。

其中一个抽屉上了密码锁。

我试了一下弟弟的生日,没开。

我又尝试了一下我的生日,锁一下就开了。

我的眼眶红了一下。

抽屉里,是一个黑色的摄像机。

摄像机有些旧,上面蒙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我拿出摄像机,发现竟然还有电。

开机之后,我发现里面保存了三个视频文件。

我点开了第一个文件名叫做监视的视频。

视频的拍摄时间是半个月前的晚上十二点。

画面里,弟弟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显然正在熟睡之中。

视频有些晃动,很显然是一个人手拿着摄像机,缓缓靠近熟睡中的弟弟。

我的心忍不住提了起来。

镜头对准了弟弟的脸。

但这个视角有些奇怪。

是从下往上拍的。

就好像有人趴在了地上,拍摄弟弟的脸一样。

我的呼吸逐渐急促了起来。

但紧接着,我发现了一个让我更加恐惧的事情。

视频里,全程只有一个人的呼吸声。

拍摄者的呼吸声,我完全没有听见。

我的双手逐渐颤抖了起来。

画面最后定格在了弟弟的脸上。

最后的那一刻,弟弟突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脸上出现了极为恐惧的表情。

很显然,他发现拍摄者了。

下一秒,视频戛然而止。

我压下心里的惊惧和不安,点开了第二个视频文件。

这个文件名字叫做古怪。

视频里,弟弟弯下腰,似乎在捡什么东西。

拍摄视角同样很奇怪,是从上往下拍摄的。

这个视频很短,只有短短几秒。

最后一刻,我看到弟弟脸上的表情出现了明显的变化,变得十分惊恐。

但画面里却没有出现任何能让人产生害怕的东西。

我反反复复观看了视频十多遍,终于,我后背泛起一股恶寒。

我发现了,弟弟到底在害怕什么。

05

地面上的瓷砖非常的光滑,能微微的反射出弟弟的脸。

我按下了暂停键。

终于,我看见了瓷砖上的弟弟的脸后头,还有一张人脸。

那人脸离弟弟很近,近乎于是靠在弟弟肩膀上一般。

乌黑的头发完全挡住了这个人的面孔。

弟弟显然也发现了身后的这个人,所以才露出如此惊恐的表情。

这就是他害怕的东西。

我心脏跳的更加快了。

第三个视频叫做靠近。

视频刚开始,一片漆黑。

我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逐渐的,画面有了一点光亮。

我皱着眉头仔细盯着画面。

这个视角似乎像是在床下拍摄的。

镜头对准的是床底部的木板。

这个想法让我觉得细思极恐。

当时,视频的拍摄者就藏在了弟弟的床下。

突然,镜头移动了,视角缓缓的转向床外。

我看到了一双蓝色条纹的拖鞋。

一瞬间,我头皮发麻。

因为这双拖鞋,正是我现在脚上穿着的。

我喉咙艰涩的滚动了一下。

我终于知道这个视频为什么叫做靠近了。

因为躲在床下的拍摄者,正在靠近我。

我的手心渗出了冷汗。

床下,传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像是有人用尖锐的指甲在地板上用力的滑。

我缓缓后退,眼睛死死的盯着床下。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猛地扭过头。

大姐站在我身后,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小柔,你大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

我一脸恐惧的指了指床底下。

大姐狐疑的看了眼床下。

她走到床前,趴了下去。

随后她咦了一声,钻到了床下。

「姐?」我紧张的喊道。

床下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任何声音。

我急忙趴了下来。

发现大姐正死死的看着上方。

「小柔,你快进来看。」

她压低声音对我说道。

我连忙钻了进来。

床底的木板上,竟然密密麻麻写着一行行小字。

「我们家里藏着一个非常恐怖的事情。

最重要的,没有人察觉到这个事情。

她是多出来的。

她一开始就不存在。

我很害怕。

每一天,她都在监视我有没有发现她的秘密。

我发现了。

我只能装作没发现,但我知道,我装不了多久。

她的眼睛,无时无刻在盯着我。

我必须要躲起来,躲到一个她找不到的地方。」

这段话,是弟弟写下的。

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家里多出了一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准确来说,是淡淡的血腥味。

血腥味是从大姐的身上传来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头歪到了一侧,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她的脑袋似乎被正常的时候要凹进去一块。

「姐,你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

我被她看的心里有些发毛。

大姐突然凑近我,缓缓笑着说道:「小柔,你觉得家里多出来的那个人,是谁呢?」

06

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大姐的话是什么意思?

「小柔,我只是想提醒你,你不管有多害怕,都不能在妈面前表现出异样,但是,她如果对你产生怀疑的话,会极力在你面前展现异样之处。」

「我们必须要先下手为强,杀掉她。」

大姐的脸上闪过一丝狠毒。

我吓了一跳,干巴巴的说道:「姐,那,那是咱妈啊!」

大姐无奈的看着我,「我都跟你说多少次了,咱妈早就已经死了,你难道想像弟弟一样,被她残忍的杀害吗?」

母亲真的已经死了吗?

我心里仍有种疑虑。

突然,我感觉鼻尖的血腥味越来越浓。

我惊恐的看见大姐的额头凹陷下去一大块。

那种程度,正常人根本不可能活命。

大姐完全没有察觉到她自己的异样。

她直勾勾的看着我,「小柔,我们不能心软,我们一定要杀死她。」

我的脑海里猛地浮现出大姐之前说过的话。

如果她对你产生怀疑的话,会极力在你面前展示异样之处。

我心底的恐惧快要将我整个人吞没。

大姐眼睛睁的极为夸张,眼角近乎于要裂开一般。

她整个脑袋都凑了过来,眼睛直直的看着我,丝毫没有眨动。

「小柔,我都忘记问你了,那天妈让我下去拿快递,她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啊?」

大姐咧开嘴角,露出一个极为不自然的微笑。

我寒毛瞬间耸立。

这种笑,仿佛就像是有人用力往上拉扯她的脸皮,夸张的可怕。

我的心脏跳动的厉害,故作镇定的摇了摇头,「姐,我忘记了,我困了,想回去睡觉了。」

我刚想从床底下爬出的时候,脚却被人用力抓住了。

「小柔,妈妈已经睡了,现在是杀死她的好时机,我们现在就动手。」

大姐幽幽的说道。

我慌张的踹开大姐的手。

「姐,你让我再想想!」

我不敢看床底的大姐,硬着头皮走回到了房间。

半夜。

我躺在床上,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很显然,大姐已经死了。

母亲告诉我的,应该是真的。

弟弟是发现了大姐的秘密,才被大姐杀死的。

但是母亲的举止也很诡异。

昔日熟悉的两个人,现在都陌生的让我害怕。

巨大的恐惧和孤独涌上心头,我呜咽了起来。

哭过之后,我的情绪冷静了一点下来。

父母离婚那天发生的事情,唯一的知情人就是父亲。

虽然父亲已经自杀了,但是有一个人,或许能知道点什么。

她是父亲的情人,也是父亲离开母亲的原因。

我曾经非常恨这个女人。

我甚至约她出来过,求她不要破坏我们的家庭。

她的联系方式,我还保存在手机里。

父亲自杀前和她相处的时间最多,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我颤抖着拨通了这个我曾经厌恶无比的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人接通了。

「徐阿姨。」我酝酿了一下语气,说道。

听到我的声音,手机里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

「你找我干什么?」

「我想知道我爸自杀前,有没有堵对你说过奇怪的话?」

手机那头瞬间陷入沉默。

甚至连呼吸声都变弱了。

许久,手机里才传来了声音。

「你爸,不是自杀的。但是所有人包括警察,都认为他是自杀。」

「那天,他说要和你妈去谈离婚的事情,但是回来之后,我发现他整个人的状态变得很不对劲,就好像是在害怕什么一样。」

08

「你能想象的到吗?你爸一个大男人,竟然把自己躲在狭小的衣柜里。我发现他的时候,他整个人蜷缩在衣柜里,手脚都快变形了。」

「我想要把他拉出来,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肯出来,整整一天躲在里头不吃不喝。」

「我从未见过你爸害怕成那个样子,一开始,我以为是你妈抓住了他什么把柄,威胁他了。直到我给你妈打了一个电话之后,我才明白,你爸为什么这么害怕。」

徐阿姨的语速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

「为什么?」我焦急的问道。

「因为他发现了其中一个人的秘密,所以他必须要藏起来,否则,他就会被人杀死。」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整个身体都冷了下来。

「我爸到底发现了谁的秘密?你快告诉我。」

我急不可耐的说道。

徐阿姨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像是没有听见我的话一样,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难怪他会怕成那样,我也很害怕,他说那人一定已经发现了他知道了这个秘密,他活不成了。」

「那天晚上,你爸突然从衣柜里钻了出来,这几天他几乎没吃什么东西,整个人瘦的跟个骷髅一样,他直勾勾的看着我,嘴咧的非常夸张。」

「我很害怕,我就躲到了床底下。但很快,你爸就趴了下来,他一直看着我,之后就发生了非常难以解释的一幕。」

「你爸像是被什么东西拉起来了,我不敢出声,下一秒我就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然后你爸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那脖子软软的垂了下来。」

「他不是跳楼自杀的,他就死在了家里面,死在了我的面前!」

徐阿姨的声音陡然变得尖锐了起来。

「现在,那个人要来找我了,因为他知道,我也发现了他的秘密。」

「这些天,你知道我都躲在哪里吗?我把自己藏在了冰箱里,我以为这样他就发现不了我,但是我还是被他找到了。」

徐阿姨的声音染上一丝诡异的疯狂。

我难以想象,这么多天,这个女人竟然一直忍受在冰箱内生活。

这根本是正常人难以做到的事情。

除非,她是害怕某个人到了极点。

我想到了警察说过的话。

我的弟弟,很可能是自己钻进去的。

他躲在床垫里,是为了躲避家里的某个人。

突然,手机里传来了徐阿姨极为恐惧的声音。

「他,来了。」

我的心脏瞬间被捏紧了。

我听到了脚步声。

这个脚步声很古怪。

不像是正常行走。

像是拖着两条腿在地上爬行。

吱嘎一声。

什么东西被打开的声音。

徐阿姨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声。

随后,戛然而止。

我听到了利器陷入皮肉发出的噗呲的声音。

我的手开始疯狂颤抖。

手机掉落在了地上。

但或许是刚好碰到了免提键,声音清晰的从里头传出。

「下一个,就轮到你了,你也逃不掉!」

徐阿姨恶毒至极的声音从手机内响起。

我吓得挂断了电话。

心脏狂跳。

09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徐阿姨到临死之前,也没有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母亲,还是大姐?

突然,手机嗡嗡震动了起来。

我恐惧的拿起手机。

是警察的电话。

「白柔同学,关于你的弟弟,我们又发现了一个关键的线索。」

「以下我说的话,请你务必要记住。」

「不管你现在对我隐瞒了什么,你都必须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我,因为现在我是你唯一能信任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警察的话给我一种强烈的安全感。

我的眼泪情不自禁的掉了下来。

我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警察,包括母亲和大姐的古怪。

「白柔,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一句话吗?死人,也是会骗人的。」

「什么意思?」我急忙问道。

「我们解剖了你弟弟的尸体,发现他体内的器官已经萎缩腐烂,这种腐烂程度,足以判定你弟弟在一年前已经死亡。」

我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那个喜欢抱着我撒娇,喜欢偷偷给我买糖吃,我来例假了会红着脸给我买卫生巾的弟弟,早在一年前就死了。

那这一年和我相处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不相信你说的话。」

我一字一顿的说道。

「白柔,你是时候该认清现实了,你的弟弟早在一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我脑袋嗡的一声,背脊无比僵硬。

他一定是在说谎。

我浑身都在发抖。

「我把你弟弟的死亡证明发送给你。」

我收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上,赫然是弟弟的死亡证明。

死因是内脏破裂。

霎那间,我想起了床板下弟弟写下的那一行行字。

家里出现了一个本该不存在的人。

他发现了一个很恐怖的秘密。

原来,他是发现了自己的秘密。

他发现了自己已经死了的秘密。

当你发现一个人已经死了的时候,他会想尽办法的去杀死你。

大姐的话再次在我脑海里浮现。

我发现的一切,是他想让我发现的。

「我知道这个事实很残忍,但你必须要面对。」

「接下来,我会告诉你一个残忍的真相。」

10

通过警察的叙述,我想起了那个被我遗忘掉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真相。

一年前,我的父亲出轨了比他小十岁的学生。

那天,大姐让我带着弟弟去游乐园。

但是恰好因为天气不好,我们提前回家了。

我和弟弟看到了父母在激烈的争吵。

母亲发出尖锐的吼叫,抓着父亲的胳膊,狠狠在上面撕咬着。

父亲或许是被咬的疼了,他抓起母亲的头发,用力的往浴缸里砸去。

我们都被吓傻了。

母亲整个脑袋都被按在水里,不断的挣扎着。

最后,是弟弟先冲上前。

他用力的咬在了父亲的大腿上、。

父亲发出了一声惨叫,猛地推开了弟弟。

可是谁也没想到,弟弟的头就那么恰好的磕在了洗手台的尖锐处。

鲜血,流了一地。

我的眼前都是一片血红色。

是弟弟的血。

父亲紧张的看了一眼弟弟,他颤抖着伸手去探弟弟的鼻息。

他踉跄的后退了两步,惊慌失措的看了我们一眼,仓皇而逃。

我和大姐哭着把母亲拖了出来,拨打了报警电话。

母亲活了下来,但是弟弟,却死了。

弟弟的死亡,我们都悲痛万分。

但是隔天,弟弟突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家里。

也就是在那一天,我们的记忆,完全模糊了。

或者准确来说,像是被突然篡改了。

我们完全忘记了弟弟已经死亡的事实,继续和他生活在一起。

第一个发现弟弟秘密的,是父亲。

他的记忆并没有改变。

当一个人,看到自己亲手杀死的儿子,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父亲的心理早就崩溃。

而正是因为父亲,弟弟也发现了这个秘密。

他发现的从来不是其他人的秘密,而是他自己本身已经死亡的秘密。

当一个人发现鬼的秘密的时候,鬼一定会杀死你。

弟弟杀死了父亲。

大姐对父亲的死产生了怀疑。

她告诉我,她看到父亲死的那天,弟弟半夜偷偷出去了。

一旦怀疑开始种下,秘密很快就会被发现。

大姐是第二个发现这个恐怖的秘密的。

理所当然,她被弟弟杀死了。

死后的大姐彻底被弟弟同化,并且她的记忆,也被修改了。

她认为自己发现的不是弟弟的秘密,而是母亲已经死亡的秘密。

弟弟又篡改了母亲的记忆,让她以为,那天死的其实是大姐。

他成功的让我们开始互相怀疑。

而他唯一的目的,就是诱导着我,去杀死唯一的活人,我的母亲。

11

此刻,我早就已经泪流满面。

「我该怎么做?」我哽咽着说道。

警察的声音有一种温柔又坚强的引导的力量。

「白柔,你现在要保持冷静,你不能被他们看出来,你已经发现了这个秘密,怎么做,就看你自己的了。」

我逐渐冷静了下来。

我挂断了电话,拿起了一把水果刀,藏在了身后。

我推开了大姐房间的门。

她坐在床上,低垂着脑袋,脖子弯曲下垂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姐,我想明白了,我们确实得马上杀死母亲。」

大姐惊喜的抬起头。

但我却看到了她眼里深深的恶意。

「那我们马上去杀死她。」

大姐兴冲冲的走向了我。

下一秒,我藏在身后的水果刀,刺向了她的腹部。

大姐震惊的看着我,完全没想到,我会杀死她。

「对不起。」我眼泪流的很凶。

此时,大姐脸上的恶意突然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是一种我非常熟悉的感觉。

她征征的看着我,抬起手,似乎想擦去我的眼泪。

下一刻,大姐在我眼前,消失了。

我周遭的家具宛如潮水般褪去。

地板变成了一个个小碎块,最后变成了一片空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惊恐的看着地板,强烈的失重感包裹住了我。

下一刻,我失去了所有意识。

只听到了一声——

实验成功。

12【反转的真相】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床上。

周围站着好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

他们微笑着看着我。

「小柔,你终于做到了。」

我听到了母亲激动的声音。

我吃力的抬起头,却在看见母亲的脸的时候,愣住了。

母亲像是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

明明只有四十来岁的母亲,竟然双鬓全白。

「妈,这是哪里?」我困惑的环顾四周。

我明明记得,我杀死了已经变成鬼的大姐。

母亲哽咽着抱住我,她的双臂都在颤抖。

「这是实验室,这几位都是帮助我们的医生。」

实验室?

我更加疑惑了。

我不应该,在家里吗?

「既然你已经醒来,说明你已经成功的战胜了自己,其实实验只是一个辅助,你真正应该感谢的,是你的母亲。」

「你成功战胜了自己的两个副人格,走出了自己的世界。」

一个戴着眼镜,长相斯文的男人走到我面前,微笑着说道。

最让我震惊的是,他的声音,竟然和电话里警察的声音是一模一样的。

紧接着,他告诉了我一个隐藏在背后的,恐怖的真相。

我想起了一切。

我的父亲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和控制欲。

可以说,他是我十六岁的人生里,见过的最恐怖的男人。

父亲敏感多疑,他一度怀疑母亲出轨。

哪怕母亲只是跟快递小哥说几句话,父亲都会觉得,母亲背叛了她。

每一次,母亲都被打的遍体鳞伤。

父亲不仅殴打母亲,他每次喝醉酒之后,还会动手打我们姐弟三人。

母亲曾经多次想过离婚。

但我的父亲威胁她,如果她敢离婚,就杀死我们。

为了保护我们,母亲忍受着父亲近乎于变态的控制欲。

后来,父亲愈发的变态。

他开始在半夜借着酒醉,偷偷进出已经上大学的姐姐的房间。

很多次,都是母亲哭着护在姐姐面前,才让父亲没有得逞。

每一次,母亲都被打的头破血流。

为了摆脱父亲,大姐早早的搬了出去。

但我们还是低估了父亲的恶心。

他不是人,是一个禽兽。

禽兽是没有怜悯之心的,也不会放过自己的女儿。

有一天,大姐衣裳不整的哭着回来,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吃不喝。

一开始,我们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但直到同样衣衫不整的父亲紧随其后进了家门,我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天,一直温和的母亲像是发了疯一般,像只凶狠的野兽对父亲又打又骂。

可是母亲又怎么打得过父亲呢?

我眼睁睁的看着母亲的脸被父亲扇得肿了起来,嘴里全是血。

年幼的弟弟想去阻止父亲,却被父亲一脚踹开,撞在了桌子上,血流了一地。

弟弟的鲜血刺痛了我的双眼,我终于忍不住了。

我抄起一把水果刀,冲了过去,狠狠的刺入了父亲的背部。

他震惊的转过头,似乎没有想到,那个软弱的女儿,此刻也会变成凶恶的野兽。

一下,两下。

直到母亲哭着过来抱住我,求我停手的时候,我才惊慌失措的停了下来。

父亲倒在了地上,脸上凶恶的表情永远凝固在了那一刻。

「妈,你快去看弟弟!」

我们踉跄着来到弟弟的身边,才发现,他早就没了呼吸。

弟弟的眼睛睁的很大,眼里写满了恐惧。

我的弟弟。

我从小最爱撒娇的弟弟。

那个会偷偷给我买糖吃,我来例假了会红着脸帮我买卫生巾的弟弟,永远的离我而去了。

「都是妈的错,是妈太懦弱,是妈对不起你们!」母亲嚎啕大哭。

我征征的看着弟弟的尸体,突然反应过来,姐姐一直在房间里没有出来。

外面这么大的动静,姐姐是不可能不出来的。

那么疼爱我的姐姐,怎么会听到我们的哭喊不出来呢?

一个不好的念头在我心里浮现。

我哭着打开了门。

姐姐躺在床上,手软软的垂了下来。

鲜血,从她割开的手腕不断的滴下,在地上形成一摊艳丽的血泊。

在这一天,我失去了最爱的姐姐,和弟弟。

本该与我生命同行,相伴成长的两个家人,永远的离开了。

母亲的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哀鸣。

我睁大眼睛,如果….

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该有多好。

这一切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

我们是幸福的一家人。

13

「于是你幻想出了两种人格,大姐和弟弟,你的潜意识强烈希望他们还活着。」

「你的欲望过于强烈,所以你的大脑替你做到了,你成功分裂出了姐姐和弟弟两个人格,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你都分饰两角。」

「对于你这种特殊的情况,我们采用了很多种办法,甚至包括催眠,但是都没有效果,你的大脑太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

「直到我们的教授提出了一个从来没有成功过的实验,让你母亲的意识来进入你的脑内世界,进行人格摧毁的干预。」

母亲紧紧的抓紧了我的手,像是怕我离开她一般。

「这个实验的成功概率其实不足百分之五十,如果失败,你母亲的意识也会留在那个世界中,从此之后,她将如同行尸走肉。」

「虽然我已经把最坏的结果都告诉你母亲了,但是她还是执意要做,她是一位很伟大也很坚强的母亲。」

「摧毁人格实验的第一要点,就是先摧毁弟弟的人格。你和弟弟的关系最好,所以弟弟的人格是最为棘手的,我们通过几次实验预测,发现弟弟的人格并不能轻易摧毁,并且这个人格的警惕性很强,他从刚开始就察觉到我们的入侵。」

「因此,我们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们要给这个弟弟人格反复灌输一些数据,前几次,我们都失败了,但是最后一次,我们成功了,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既然这个人格是最为狡猾的,那我们便要利用他的狡猾之处。我们很清楚,弟弟人格一直想取代主人格,所以他必须要利用姐姐人格,杀死入侵者,也就是你的母亲。」

「你好,白柔,还记得我的声音吗?」

这时,一个漂亮的女医生笑着走到我面前。

我听出了这个声音,缓缓睁大了双眼。

是徐阿姨的声音。

「这个实验最难的地方,是在与副人格周旋的同时,又不能引起主人格的怀疑,所以必须要有徐阿姨这个角色的加入,来让主人格相信,弟弟并非活人。」

「白柔,你的大脑非常的警惕,一直不断的排斥我们数据的进入,我作为你脑内世界的警察,刚开始并没有获得你的信任。」

「多亏了你的母亲在里面协助我,我才能不断的对你进行暗示,施压,我循序渐进的提醒你弟弟早已死亡的事实,让你主动对副人格进行抗拒。」

「其实他们都是你意识的产物,当你从心底不信任他们,并认为他们不存在的时候,他们将不复存在。」

「你的意志决定这个世界,你的意志是什么样,这个世界,便是什么样。」

「所幸,这个实验非常的成功。」

男医生的嘴角上扬成一个漂亮的弧度。

而我,早已泪眼模糊。

母亲流着泪抱住了我。

「乖囡囡,以后我们要好好活下去。」

「嗯,我们要好好的,连他们的分一起活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实验室的窗外洒进一缕淡淡的阳光。

「天亮了啊。」

男医生喃喃的说道。

随后他转向我,对我勾了勾唇角。

「白柔,等你高考之后,想不想成为我的学生?」

两只蜻蜓从窗外飞入,分别停靠在我和母亲的手上。

「好。」

(全文完)备案号:YX11mR4Jqro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