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中西方的神仙都住在天上,他们互相认识吗?

孙悟空看着摆在面前的两份合同,陷入了沉思。

这两份合同,一份来自天庭,返聘他回去继续当「齐天大圣」;另一份则出自如来,邀请他以西天访问学者的名义出任「斗战圣佛」,这个职称和他师父唐三藏平级。

八戒和沙僧就没有这个苦恼,因为两人在天庭都有处分,被开除公职,就算回去恐怕也要被同事耻笑。但孙悟空就很难做这个决定了,毕竟取西经他劳苦功高,他不想被再被如来摆一道。

但这些个事儿,孙悟空的猴脑袋想不明白,于是他打算请教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教他七十二变的菩提祖师。

菩提祖师毕竟名气大、道行高,无论是在西天还是天庭都吃得很开,也比较熟悉两边的生态环境。

孙悟空回到方寸山,把自己的困惑告诉师尊,菩提祖师微微一笑,并不直言,而是默默地朝西走去。

悟空立刻顿悟,回去就把天庭的那份合同协议撕成碎片。

他相信师尊绝对不会骗他。

1

自从当了「斗战胜佛」,孙悟空的日子就过得很清闲。

因为他既不需要发表论文学说和五百罗汉内卷,也不需要到大雷音寺教书讲经,每日吃吃水果,和以前的三五好友打牌、喝酒,过得好不逍遥快活。

这一日,孙悟空的几个旧识——昴日鸡、奎木狼、女土蝠把他约了出来,四人找了个高档农家乐喝茶、搓麻。今日孙悟空手气很旺,大爆棚,一卷三,他玩得很开心。

但是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却忽然发现,昂日鸡手里明明有三张五饼,却依然让孙悟空上吃五饼听牌,他立刻就明白这三人其实是故意输给他,看来是另有所求。

奎木狼这人心直口快,没那么多弯弯绕,他对孙悟空说:「大圣爷,都说佛渡有缘人,哥几个和您缘分不浅,您这尊大佛可不得给我们帮帮忙啊?」

孙悟空有些好奇,便问道:「我现在一个学者,能给你们帮什么忙啊?」

「嗨!这不是最近天庭又要评职称了吗?现在评职称都是硬杠杠,我们哥几个虽然一天比鸡累、比狗忙,但如果硬性条件不满足,这职称我们是决计评不上的,所以想请大圣爷帮忙发表几篇核心论文,把兄弟们的名字挂上,也算是帮我们成佛了。」

孙悟空有些犹豫,倒不是说他小气不肯帮忙,而是他一个老大粗,别说论文了,大字都写不出来几个,如何帮这些兄弟挂名字呢?

女土蝠似乎看出孙悟空难言之隐,便建议道:「大圣,您如今已经成佛了,这论文当然也不用您自己动笔,只需带上几个学生,一切交给他们去写便是。」

孙悟空心想,这大概就和唐三藏当年收他们三人当徒弟西天取经一个道理,只是这一次他才是那个骑白龙马的师傅。

唐三藏既然都能做得,他孙悟空有什么做不得?

于是孙悟空便一口答应下来,奎木狼三人千恩百谢,临走前还给他塞了不少三千年的蟠桃,孙悟空看着那些红扑扑的桃子,猴脸上笑开了花。

2

如果要收弟子,孙悟空就必须找老熟人猪八戒帮忙,因为他现在是灵山学院招生办主任。

孙悟空一进门,猪八戒就拿出自己的珍藏好烟凑上来献殷勤,他亲切地喊道:「我亲爱的猴哥哥,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吹来啦?」

孙悟空白了他一眼,啐道:「呆子,我都说了几次了,现在别喊我猴哥,要叫我猴专家!」

猪八戒点头如捣蒜一般,赶紧道:「是,是,那猴专家有什么吩咐啊?」

「我闲得无聊,想带几个弟子玩玩,你给我安排一下。」

猪八戒心里奇道:这泼猴今天是抽了什么风,怎么突然想到做导师了,他认识字吗?

他知道这其中必有蹊跷,但他也不敢多问,便拿了 2022 届灵山研究生的花名册过来,孙悟空胡乱地翻了几页,随手指了三个名字,猪八戒认真地记下,表示这事儿他一定安排妥当,敬请猴专家放心。

过了几天,三名年轻僧人来到孙悟空座前报到。想必是「斗战胜佛」的名声在外,三名年轻人见了孙悟空十分激动。

「尊敬的导师您好!我们三人的法号分别是『宝卷』『宝鉴』『宝典』,以前主修《金刚经》《法华经》……」

没等三人自我介绍完,孙悟空便摆手让他们打住,然后拿了三张纸放在他们面前。

「你们每人写一篇论文让我看看。」

宝卷、宝鉴和宝典对视一眼,宝卷大着胆子问道:「导师,我们的研究方向是什么啊?」

「什么研究方向?」

「就是我们跟随您要研究学习什么课题。」

这可把孙悟空问了个懵逼,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使劲儿一拍桌子。

「这么简单的事还要我告诉你们吗?你们长脑子是干什么吃的,难道自己不会悟吗!废物!」

宝卷、宝鉴和宝典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再也不敢吭声了。孙悟空把三人锁在大殿里,说不写完论文不许吃饭,随后便溜了。

但孙悟空也不是去偷懒,而是去找他的师弟沙僧,自从沙僧被封为「金刚罗汉菩萨」之后,他就一直潜心钻研佛法,兢兢业业,成果颇丰,据说非常有望升为佛陀。

找到沙僧后,孙悟空便苦口婆心地沙僧给他一个课题。憨厚老实的沙僧自然是拗不过大师兄,便把自己正在研究的课题《轮回与业报最优化迭代法》让给了孙悟空。

孙悟空拿了课题,欢欢喜喜地回到大殿,心想这个课题总该够那三个愣头青写论文了。

然而,孙悟空没想到的是,在他回去前,宝卷、宝鉴和宝典已经把那三篇论文写完了。

3

「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宝卷、宝鉴和宝典相视一笑。

「导师说让我们三人自己悟,于是我们三人苦思冥想,终于明白:原来导师的意思是让我们像你一样上西天『取经』。」

孙悟空愣是没听明白,宝卷只好解释道:「我们三人抄了几篇外国文献,把它们翻译成了中文,都是国内没发表过的,请导师放心。」

孙悟空恍然大悟,笑道:「孺子可教也!」

于是,这三篇论文被发表了出去,第一作者是孙悟空,第二作者自然是奎木狼等人,宝卷、宝鉴、宝典三人排在最后。

奎木狼等人自然是开心得不得了,他们又找孙悟空打了几次麻将,「输」给他很多钱,孙悟空一高兴,也给了三名弟子不少好处,大家都很开心。

第一年评职称,奎木狼、昴日鸡、女土蝠三人的硬件分远远地甩开其他人,自然而然地评上了职称,其他没评上的二十八星宿恨得牙痒痒。

但恨归恨,还是有不少人私下里向三人打听这论文是哪里来的,因为凭这三人的脑子如果能写出论文,恐怕猪都要笑醒。

奎木狼、昴日鸡、女土蝠三人本来约定要三缄其口,不能给孙悟空带来麻烦,但也架不住酒力醉人,二十八星宿们立刻就知道是孙悟空帮了他们的忙。

于是大家都开始想着法子把孙悟空约出来,央求孙悟空帮忙,而孙悟空这人也面皮薄,根本架不住别人求他,于是这些写论文的任务便落到了宝卷、宝鉴和宝典三人身上。

三人自然无法拒绝,只能乖乖地写,不过好在每次写完孙悟空都会给他们一点儿好处,有时候还会带他们和天庭的朋友一起喝个酒,为以后的工作铺铺路什么的,三人倒也干得无怨无悔。

结果到了第二年评职称的时候,大家人手一篇论文,好不容易加的分等于没有加,所有人都傻了眼。

如此一来,普通论文肯定是没有竞争力了,必须发表在核心佛刊上的论文才可以。

可想象虽然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宝卷、宝鉴和宝典三人根本写不出能够发表在核心佛刊上的论文,因为孙悟空根本就没有教过他们学术方面的东西,三人只有麻将和酒量进步了不少。

没办法,孙悟空只好把主意打到了沙师弟头上。

可老实巴交的沙僧觉得孙悟空的行为确实欠妥,或者用行话来讲,就是学术不端。

但孙悟空却提出一个他没有办法拒绝的条件。

「沙师弟,我知道你虽然提出过很多理论,但你却无法申请到科研经费来支撑你的研究,我可以利用我的身份和关系,让你获得天庭的项目支持,而且天庭也会邀请你去做讲座,搞座谈会,各种各样的出场费绝对少不了你的,你觉得怎么样?」

沙僧虽然对钱并不感兴趣,但是一听可以搞自己的个人讲座,宣传他的研究成果,他就无法拒绝孙悟空的提议,只好答应下来。

4

有了沙师弟帮忙,这核心佛刊自然不在话下,但孙悟空很快地就遇到了新的问题。

那就是现在找他帮忙的神仙,实在太多了。

不光是和他关系好的二十八星宿,甚至上到八仙,下到三十六天将,都会托关系找孙悟空帮忙挂论文,论文根本供不应求。

于是乎,孙悟空干脆明码标价,核心佛刊,九千年蟠桃;普通论文,至少也要六千年蟠桃。

至于那些送不起礼的,那不好意思,慢慢地等吧。

但即便如此,天庭众仙还是会咬咬牙,哪怕借钱也要给孙悟空送上优质蟠桃,毕竟职称关乎一辈子的收益,即便九千年的蟠桃价格昂贵,但长久来看自己还是不亏的。

另一方面,为了满足广大神仙的需要,孙悟空大幅地扩招座下弟子,从本来的三人扩张到了十二人,这些弟子每天的任务就是给他写论文、代酒、当司机,和学术有关的事情那是半点儿不沾。

过了一段时间,猪八戒风风火火地跑到孙悟空办公室,低声道:「猴哥,大事不妙啊!」

孙悟空一听,还以为唐僧又被妖怪抓走了,猪八戒连骂他三声糊涂。

「听说有学生举报你不务正业、为师不尊,现在都已经告到教务处了,还好处理这件事儿的人和我是老乡,这才把举报信压了下来,猴哥,你可得好好地感谢我。」

孙悟空吃了一惊,于是赶紧拿了三个九千年蟠桃放在猪八戒手里,猪八戒这才拿出那封举报信,交给孙悟空,叮嘱他一定要「清理门户」。

孙悟空拿了举报信,把那些学生们写的论文拿出来,一个字一个字地仔细比对,结果发现写这封举报信的人是一个叫宝莲的学生。

孙悟空非常生气,但他现在毕竟是有身份的人,不至于当面撕破脸皮,于是,他便把自己的一众弟子叫到一起吃火锅。

但孙悟空只点了一个牛油变态辣的锅底,菜却一个没要。

「我当年取西经的时候,如果有半点儿忤逆唐僧,这脑袋都要被紧箍咒勒到变形,但如今竟然有学生去教务处举报我,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孙悟空「啪」的一声把举报信拍到桌子上,众弟子一个个噤若寒蝉,宝莲更是吓得面色苍白,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求孙悟空原谅自己。

孙悟空微微一笑,他虽然不像唐僧有紧箍咒,但折磨人的办法却多得是,于是,他指着那锅滚沸的麻辣锅底,对宝莲说:「你把这锅锅底给我喝干净,喝干净我就原谅你。」

宝莲平时一点儿辣都吃不了,更别说干喝这锅锅底了,但孙悟空不允许他拒绝,其他学生也是屁也不敢放一个,于是,宝莲只好端起咕嘟冒泡的锅底,闭着眼睛喝了起来。

这场折磨长达一个多小时,直到最后一滴锅底也被喝完,孙悟空才一甩袖子离开了。

不料,第二天,却传来了噩耗。

宝莲死了。

5

根据宝莲同一个宿舍的人回忆说:「宝莲一晚上跑了二十多次厕所,大概是拉得虚脱了,一个没注意从厕所的窗户上摔了下来,死的时候肛门还在便血」

孙悟空十分后悔,觉得自己确实过分了些,但想来想去还是怪这个臭小子身体不行。自己当年可是挑着担走到西天,不知吃过多少苦,这臭小子怎么连个火锅锅底都扛不住?

猪八戒为了处理宝莲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孙悟空给他塞了不少好处,要求他必须把这件事摆平,猪八戒一口答应,说这件事包在他老猪身上。

宝莲出身贫苦,家中只剩一个目不识丁的老母亲,听到宝莲的噩耗差点儿哭死过去。猪八戒几次慰问,又给老人一大笔慰问金。他劝说老人西天遥远,路途凶险,后事交给他来处理就行。

宝莲之死起初就像一块扔进水里的石头一样激起波澜,但在猪八戒的一番长袖善舞下,风波渐渐地平息,大家很快地淡忘了这件事。

这件事唯一留下的影响,大概就是猪八戒动不动就向孙悟空邀功,搞得孙悟空不胜其烦。

另一方面,沙僧动不动就问孙悟空学术交流的事情,他最近有很多最新研究成果想要发表,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孙悟空有些发愁,但每年灵山水陆道场就那么一期,发表论文的那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佛,沙僧虽然勤奋,可终归只是个小菩萨,哪儿能轮得上他呢?

于是孙悟空把他的老朋友——天庭人事主管太白金星约出来喝茶。

席间,孙悟空不停地夸赞太白金星工作能力强,愣是把庞大的天庭管理得井井有条,其实这下一届玉皇大帝应该让太白金星来当才是,太白金星笑说孙悟空真幽默,他现在一把年纪,哪里还有发展空间,现在都讲究干部队伍年轻化呢。

「既然如此,那白老您不如考虑一下进入『三清』,成为一名『院神』。」

太白金星捋了捋胡须,叹道:「这个我倒也考虑过,只是我这一辈子搞得都是管理,和学术界的这些大佛大神没有什么交集,人家会给我投票吗?」

孙悟空笑道:「这有何难?你回去就上表玉帝,以天庭的名义办几场佛学交流会,把那些大仙大佛都请来,这么一来二去地,关系不就熟络了吗?」

太白金星一听,直呼「高招」,立即照办。

他先是上表玉帝,说天庭的干部队伍这些年来素质越来越高,论文成果也越来来多,应该办几场学术交流会来显示天庭佛学水平,促进交流进步。

等专项资金批下来后,太白金星便将项目承包给一家会议承办公司,而这家公司正是孙悟空以弟子的身份注册的,甚至公司里的员工都是宝鉴和宝卷他们。

会议是按照五百人的规模办了,但到最后只来了一百多人,但这也难不倒孙悟空,毕竟猴毛一拔就有无数猴子猴孙,反正开会的人也没人在乎别人是人还是猴。

沙僧很高兴,因为他终于有了发表成果的场合;太白金星也很高兴,因为他终于见到了大罗金仙,甚至还见到了原始天尊。

孙悟空也很高兴,因为他见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

6

这个女人的名字叫阿紫,是燃灯老教授的学生兼秘书,明年博士毕业。

燃灯老教授这个年纪已是古稀,人已经接近痴呆,连句话都说不出清楚,但他毕竟是佛学泰斗,能把他请来那是添光了。

酒席上,阿紫大大方方地站起来,向在座的专家以及一些天庭的领导敬酒,她说:「老师身体不便,这杯酒就由阿紫代了,小女子身份低贱,诸位领导喝一杯,小女子陪三杯。」

结果阿紫硬是把一桌子男人给喝服了。

孙悟空叹服于她的酒量,也迷恋她的颜值,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像阿紫这样的美人,更是如此。

后来他们又组过几次饭局,渐渐地,孙悟空从朋友那里得知,阿紫和燃灯老教授的关系很不一般,两人表面上是师生,暗地里却情愫纠葛,甚至已经在国外领了证。

孙悟空愈发觉得这阿紫笑靥如花讨人喜欢,又觉得那燃灯老头目光猥琐让人讨厌,这么好的一个女孩,怎么就让这老不死的给糟蹋了呢?

回去后,孙悟空便找到猪八戒:「你给我设立个奖学金。」

猪八戒知道这猴子肯定有什么小心思,于是便傻乎乎地问:「猴专家,这奖学金评定的标准是什么啊?」

于是孙悟空就按照阿紫的条件量身定制了一些标准,但他在这些条件里面又加了一条「必须参与过斗战胜佛主导的研究项目。」

不出所料,阿紫很快地就联系了他,说是希望能参与到孙悟空的研究项目当中。

孙悟空装作有些勉强的样子答应了她,随后就吩咐宝鉴帮自己订了去南海的机票和亚特兰蒂斯龙宫套房。

当然,报销名义是「科研考察」。

阿紫到底是跟过燃灯教授的人,她一路上把大事小事安排得妥妥帖帖,甚至还预订了酒店的特色 SPA 和烛光晚餐,比宝鉴那几个呆头鹅灵光多了。

饭桌上,阿紫举起一杯拉菲,盈盈地笑着:「孙教授,小女子不胜酒力,等会儿若是醉了,你可不许欺负我哦。」

孙悟空一张猴脸醉得跟屁股没什么两样,心想这拉菲都开了快八瓶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俩对瓶吹呢。

但阿紫脸上一点儿醉意也没有。

那一刻,孙悟空便明白:这个女人不简单。

她不是妖怪,但她比妖怪还厉害。

7

从那以后,孙悟空就经常带着阿紫外出科考。

他们在金字塔前讨论过前世今生,在帕特农神庙里谈过众神,在复活节岛聊过永恒。

每次出行,孙悟空都会带阿紫坐头等舱,住最贵的酒店,喝最贵的酒。

但每次,他都醉得比阿紫快。

孙悟空是个不服输的人,他总是觉得自己下次一定能赢她。

科研经费是很紧张的,用完了,孙悟空就自掏腰包,他不想让阿紫觉得自己不行。

他是有些家底,但他到底不是做生意的财神爷,财政很快地就告急了。

过于困难的时候,孙悟空就伸手借,毕竟大半个天庭都欠过他人情,他开口没人不答应。

但借终究是借,他孙大圣面子再大,总要还的。

而且不知不觉地,他的债务问题就比五指山更加沉重。

没办法,孙悟空只好想办法拓展一些「业务」。

他结拜大哥牛魔王的儿子红孩儿虽然当了公务员,但根不正、苗不顺,在单位上发展很受阻碍。

酒席上,孙悟空劝牛魔王让红孩儿跟着自己读个研究生,提升一下学历,镀镀「金」。

牛魔王心疼儿子,心甘情愿地掏了一大笔钱。

移山大圣想搞个工程,覆海大圣想弄个养殖,但他们两人的资质有些问题,迟迟拿不到天庭的批文。

最后孙悟空依靠自己的关系一通打点,让土地爷在他们两人的资质证书上盖了章。

他的结拜大哥镇元子人参果重金属含量超标,在新闻上闹得沸沸扬扬,几千盒人参果积压在仓库里没有人要,镇元子急得眼泪都快哭干了。

孙悟空让镇元子把人参果包装成扶贫农产品,然后再让猪八戒把这些快要过期的人参果全部收购,然后发放给灵山的教职工们,当作员工福利。

除此之外,孙悟空理所应当地截下了自己学生的所有补助、稿费、助学金或者奖学金,虽然这些钱不多,但蚊子腿也是肉。

孙悟空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阿紫,闭上眼睛看到的是白花花的银子。

他觉得,凭自己七十二变大闹天宫的本事,这个世界没有能难倒他孙悟空的事情。

8

最近天庭发生了一些事情,让孙悟空很是唏嘘。

一是自己的死对头杨戬被提拔成了监督组主任,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到处彻查天庭百官的贪腐问题,搅得沸沸扬扬。

二是自己的好朋友奎木狼,因为一些生活作风上的问题,被组织下放到基层防沙治沙,活活地变成了一条土狗。

孙悟空不禁感叹:自己当初听师尊的建议,可真是太对了。

毕竟西天和天庭是井水不犯河水,「三只眼」管得再宽也欺负不到他孙悟空头上。

况且政务系统有猪八戒这个能人把持,就算真的有人举报,孙悟空也能闻风而动,提前将事情摆平。

时间过去得很快,一晃神,宝卷、宝鉴、宝典三人快要毕业了。

孙悟空叫三人一起吃了顿饭,台面上,孙悟空称赞三人兢兢业业,刻苦勤奋,日后定是栋梁之材,他询问三人毕业后的打算,以及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地方。

宝卷想回老家继承生意,宝鉴想去天庭谋份差事,宝典想继续深造,他申请了国外的一所大学,这所大学是耶稣开办的,要求很高。

宝典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科研成果,所以他想请孙悟空把自己设立的奖学金评给他,增加面试官对他的好印象。

孙悟空微微一笑。

「怎么,你是觉得我斗战胜佛没水平,教不了你?」

宝典吓了一跳,连忙解释说自己只是对《福音》感兴趣,对导师没有半分不敬。

「你若是想继续深造,那就留在我门下做事,总之,奖学金的事,免谈!」孙悟空一甩袖子就走了。

可怜的宝典自然是不知道奖学金已经名花有主。他没签三方协议,又不想继续被孙悟空压榨,索性在外租了个房子一门心思地考各种资格证。

孙悟空虽然少了三个任凭使唤的弟子,但他并不在乎。反正学生们都听话得很,也没什么社会经验,画个饼,夸两句,干得比狗都卖力。

孙悟空现在已经非常精于此道了。

对于那些家里比较厉害、有权有势的学生,他就送到沙师弟那里做研究。

对于那些一穷二白的学生,如果干不死,那就给我往死里干。

9

孙悟空置办了两套别墅:南海一套,北海一套。

他买了两辆奔驰:自己一辆,阿紫一辆。

他开了两个账户:国内一个,国外一个。

孙悟空好赌,他现在已经不满足于打麻将,而是打飞的去澳门玩牌九、玩百家乐。

他赌赌赌的时候,阿紫就在奢侈品店买买买,三个销售跟在她屁股后面拎包。

孙悟空经常夸阿紫,说不是她这么会花钱,自己绝对想不到这么多挣钱的门道,这都是她的功劳。

阿紫夸孙悟空有胆识、有手段,是男人中的男人,猴王中的猴王。

10

不知道什么时候,网上出现了一封关于孙悟空的举报信。

里面详细地罗列了孙悟空的各项斑斑劣迹,比如收受礼物、挪用研究经费、学术弄虚作假、生活作风糜烂。

这封举报信的细节非常充足,充足到孙悟空百口莫辩,孙悟空一看就知道这封举报信一定是他身边的人写的。

是宝卷?宝鉴?还是宝典?

不,猪八戒、沙僧和尚也有嫌疑。

但孙悟空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他必须先把这件事儿压下来,大事化小。

他先找了各种关系,希望通过天庭的朋友给大眼怪公司施压,先把热搜撤下来再说。

但,无论他订多么高级的餐厅,准备多少年的佳酿,没有一个人愿意赴宴。

仔细地一问,天庭的朋友都推说家里有事儿,什么老大要念书;老二要换尿布;自己最近在吃药,身体不适,实在有心无力。

孙悟空每每点了一桌子菜,最后却只能打包回去喂狗。他感叹人心变了,时代改了,感情淡了。

撤不掉热搜,这件事就要传到众佛耳朵里,第一个发现的人就是南海观音。

她要求猪八戒彻查孙悟空这些年的研究经费使用情况,吓得猪八戒慌慌张张地跑来哭诉,说这一次自己无论如何也瞒不过去。

「猴哥,完了,全都完了!我看咱俩还是赶快出国吧!」

孙悟空微微一笑,说:「紧张什么!山人我自有妙计。」

第二天保存发票存根的档案馆就莫名其妙地着火了,而且还是红孩儿的三味真火。

红孩儿有前科,所以天兵天将立刻逮捕了他,但红孩儿一直在喊冤,他说自己不过给导师点了一根烟,怎么就变成纵火了呢?

没了证据,孙悟空大可一推四五六,说个七八九,南海观音也拿他没办法。

孙悟空本以为自己这招「火龙烧仓」天衣无缝,从此便能高枕无忧。

但哪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11

这一次,是宝卷、宝鉴、宝典三人,联合将孙悟空告上法庭。

回家做生意的宝卷,渐渐地了解到其实灵山学院有很多利惠学生的政策和补助,但自己却一分钱也没见着,于是他便把这件事告知了宝鉴和宝典。

宝鉴正在二郎神手底下工作,而宝典本来就是三人中最勤奋的,他通过了法考,成为一名律师。

三人回想起自己的经历和遭遇,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了孙悟空侵害,却投诉无门,何况宝莲之死就像一片乌云一样,笼罩在他们三人心里。

最终,他们决定起诉导师孙悟空,要求孙悟空为自己这些年的压榨行为道歉,并将索赔款全部捐赠给宝莲的母亲。

宝卷四处奔走收集证据,宝鉴操刀写举报信,宝典则作为三人的代表律师,写诉状,递交法院。

被告席上,孙悟空摇头冷笑:「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们三人这是想当阿尔萨斯啊?」

宝卷、宝鉴、宝典三人则回应道:为师不尊者,何德何能称父?

为了应付这场官司,孙悟空花了很大的价钱,请来了法律界鼎鼎有名的律师天团罗家班。

面对着罗家班的长枪短炮,宝典这个初出茅庐的小菜鸟很快地就受挫了,法官宣布择期再审。

尽管一审受挫,但是宝卷、宝鉴、宝典一致决定:无论孙悟空开出什么价码,绝对不接受和解,这场官司他们要打到底。

孙悟空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但心里也颇为忌惮,他知道:哪怕是三个臭皮匠,也有赛过诸葛亮的时候。

就算他做得再天衣无缝,但做过的事、烧过的纸,总是会留下痕迹的,他的猴毛总有露馅儿的那一天。

他觉得自己有些累了。

12

孙悟空问阿紫,想不想和自己一起出国,到星家坡去生活。

到时候他做她的盖世英雄,她做他的紫霞仙子,他们一起当普通人,朝九晚五,生几个猴子,过平凡生活。

阿紫微微一笑,点头答应。

孙悟空立刻订了两张七彩祥云航空公司的机票,他觉得事不宜迟,既然要走,那就早早地脱身。

阿紫帮他收拾了行李,两人没带多少东西,包括阿紫那一大堆值钱的包包。

到了机场,过了海关,阿紫说自己想去买杯咖啡,暂时离开了。

但直到上飞机,孙悟空都没有等来阿紫,反而等来了二郎神。

「你个三只眼,干吗来寻我的晦气?我现在是佛,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二郎神微微一笑,指着孙悟空手里的行李箱说:「我们接到举报,听说你私自携带涉密佛学情报潜逃,你必须跟我们走一趟。」

孙悟空吃了一惊,他打开自己的行李箱,发现里面装的根本不是钞票存折,而是满满的 A4 纸。

他这才明白自己中计了。

13

面对二郎神紧箍咒般无休无止的询问,孙悟空始终贯彻三个「不」字,那就是:不是我、我没有、我不知道。

但这一次人证、物证俱在,就算是狡猾如孙悟空,也没办法轻易脱身。

孙悟空始终想不明白:自己没有对不起阿紫的地方,她何苦要陷害自己呢?

于是他告诉二郎神自己想见阿紫一面,只要见了阿紫,他就会配合他们调查。

阿紫来了,孙悟空心中有千言万语,但拿起电话只问了一句:「你吃过饭了吗?」

阿紫沉默了一会儿,淡淡道:「宝莲是我弟弟。」

「那你是来帮他报仇的?」

阿紫摇摇头。

「三十五佛的位置是固定的,几千年都不会变,只有你倒台了,我才有机会。」

孙悟空愣了一下,摇头苦笑。

待阿紫走后,他向二郎神承认了一切指控,包括泄密、挪用公款、行贿受贿,违背妇女意愿发生不正当关系。

二郎神立刻提起公诉,他在法庭上慷慨陈词,痛批孙悟空的「佛阀」行为,请求法院从严从重判处孙悟空罪行。

但孙悟空毕竟是西天的人,天庭既然要量刑,就不能不跟西天通气,否则有伤和气。

经过领导们共同研究决定:孙悟空被开除佛籍,判处有期徒刑一百年,接受劳动改造。

跟他一起接受改造的,还有在教务系统内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的猪八戒。

沙僧也受到了牵连,因为他眼睁睁地看着一切发生却假装视而不见。不过幸运的是,他只是被取消了佛陀评定资格,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孙悟空和猪八戒被送到某个砖窑厂内劳动,因为做砖必须方方正正,尺寸统一,否则房屋就有倒塌的风险。

这也是让他们明白做人必须规规矩矩的道理。

孙悟空原本就是一块石头,又在八卦炉里体验过生活,对制砖的流程非常熟悉,不久就掌握了很多烧砖技巧。

他甚至静下心来,仔细地研究如何把砖烧得又快又结实,写了不少论文和创新发明,甚至还获得了国家专利,为自己争取到了减刑。

休息的时候,孙悟空和猪八戒两个人坐在院子里面抽烟,因为有数量限制,所以只能猪八戒抽一口,他抽两口。

「猴哥,老猪有一件事儿始终想不明白,你能不能为我答疑解惑?」

「有屁快放。」

「你是石猴,按理来说是没有性别的,以前咱们三个瞒着师傅逛窑子你从来都不进去,这回你怎么就栽在一个女人手上?」

孙悟空淡淡地吐了口烟。

「我一只猴子,一年到头就是天天吃喝赌,能花几个钱?你们送给我的钱我根本就用不完,但是找了女人,这钱就像变成了水一样,流得干干净净。」

猪八戒似懂非懂。

「你是说——你找女人,并不是图她身子,而是因为她能帮你花钱?那你又为什么要承认自己和她发生关系呢?」

「太监也要娶老婆呢,她不告我非礼,我岂不是要被她白嫖了。」

猪八戒恍然大悟,惊呼:「猴哥,高明。」

孙悟空微微一笑,弹掉烟灰:「别叫我猴哥,叫我猴砖家。」备案号:YX115kzYynb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