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知道有哪些人贩子遭到比较严重的报复或报应的真实事件?

1994 年,四川有个人贩子,为了拐走一对年幼的兄弟,直接残忍杀害了他们的妈妈。

最重要的是,对于发生的这一切,被拐的哥哥全部都记得。

18 年后,他回来了。

开端

1994 年 7 月 12 日,开江县永兴镇。

这天恰巧镇上有集会,箭口垭村里许多妇女都去了镇上赶集。

31 岁的肖学琴也不例外。

她想着给孩子爸爸赵代富买一件新衬衣,就拿了家里 30 块钱出门了。

临走前,她先去了趟隔壁邻居家,说自己鞋坏了,向邻居大姐借了双白色塑料拖鞋。

可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肖学琴就被自家两个孩子「追」上了。

他们是 7 岁的赵永勇和 4 岁的赵永宽。

见妈妈要去镇上赶集,他们也要吵着去。

肖学琴哄了哄兄弟俩,又看着他们没穿鞋的小脚,笑着点头答应了。

一路上,母子三人有说有笑。

赵永勇家人合照

可当他们来到镇上后,意外出现了。

一个叫矮矮胖胖的男人,突然喊住了路过的肖学琴和两个孩子。

对方操着一口本地话,一脸诚恳地说,有亲戚跟肖学琴同村,想让她给捎个口信。

在那个年代,手机还没有出现,固定电话也刚在城市普及。

即使农村有公共电话,收费也比较贵。

所以如果想给人传递消息,很多时候都会找同村的人捎口信。

肖学琴向来是个热心肠,也就没推辞,径直跟着蒲三娃走进了他的店铺。

而赵永勇和弟弟在店外找了个板凳,乖巧地坐下来等妈妈。

从外往里看,这家店压根个「棋牌室」,里面摆着好几张麻将桌。

不久后,打麻将的人就散场了。

而肖学琴还没有出来。

赵永勇觉得奇怪,便和弟弟悄悄推开大门走进了店里,想去找妈妈。

可当他们刚踏入这家店,便看到了最血腥惊悚的一幕:

肖学琴竟然面朝下,被人狠狠地按在地上!

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正死死抓着她的头部,一下一下地往水泥地上撞。

而另一个男人却拿出一个粗大的注射器,疯狂地扎向肖学琴脑袋。

紧接着,又有一人拿来了一把尖刀,狠狠刺在了这个可怜女人的背上。

女人的尖叫声被一个音量巨大的收音机所覆盖。

赵永勇被吓得无法呼吸。

只有 4 岁的弟弟也被彻底惊呆,随后抓着赵永勇的手放声大哭。

可这一哭,就暴露了他们的存在。

这三人确认肖学琴已死后,便阴测测地赵永勇和弟弟走来,抱起来扔进了地下室。

地下室潮湿阴冷,赵永勇和弟弟抱在了一起。

他们哆哆嗦嗦地看着这些男人的脸,看着他们走出房门并上了铁锁。

赵永勇和弟弟大哭一阵子后,渐渐冷静下来。

逃,是他们当下唯一的念头。

赵永勇开始观察这间地下室,虽然门被锁死,但门上方却有个四四方方的窗户。

这扇窗户恰好没玻璃。

于是,赵永勇和弟弟用一根长木棍支在地面和门板上,然后再双手双脚爬上去。

赵永勇平时就喜欢爬树翻墙,很快就跳到了窗外。

但弟弟却不行了。

他毕竟年纪小一些,很多次都爬到一半掉下来。

有次,兄弟俩终于成功逃出地下室,甚至跑到了店铺后院的外墙处。

可就在爬墙的过程中,被看守的一个老头儿发现了。

结果可想而知。

赵永勇和弟弟又被扔回了地下室,并且狠狠挨了一顿毒打。

之后七天,他们都呆在这个地下室。

为了杜绝他们逃跑,对方直接在饭菜里加了安眠药,导致赵永勇觉得自己总是犯困。

七天后,男人们担心夜长梦多,趁夜把兄弟俩带出了镇子。

这一路颠颠簸簸,赵永勇也渐渐清醒过来。

他此刻确信,这几个男人是人贩子。

为了卖掉自己和弟弟,合伙杀了他们的妈妈。

赵永勇内心恨得咬牙切齿,可连日来的殴打早就让他不敢造次。

保命,才是最关键的。

于是这一路上,赵永勇时不时看向窗外,恨不得把眼前的一切都刻进脑子里。

赵永勇记得,人贩子先是带他们横穿公路,接着又到了一条僻静的小路上。

在这条小路边,有一个不知名的小站,那里等着一辆货运列车。

对方匆匆将兄弟俩塞进封闭的车厢后,列车便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大一点的车站。

接着,他们不知又使了什么手段,把拐来的孩子们转车运到了北京。

和兄弟俩一起被拐的,还有两个孩子。

其中一个在火车上又哭又闹,于是两个人贩子边夹抱着他进了厕所。

出来时,人贩子两手空空。

孩子没了。

至于他去了哪里,赵永勇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他紧张地吞咽着口水,之后转头小声告诫弟弟,一定不能再哭闹。

否则下一个消失的,就是他们自己。

在这之后,兄弟俩让做什么就做什么,绝不反抗。

赵永勇被拐路线,北京地址不明,暂推测为北京站

但因为离家越来越远,心中的恐惧也越来越大。

终于,在福建莆田,赵永勇和弟弟迎来了自己「新」命运。

「新」命运

兄弟俩先被领到了一个名叫阿和的家里。

在这里,赵永勇见到了不少孩子,大部分都比他年纪小。

如果做个比喻,「阿和家」就像个小型商超,货架上的商品各式各样。

只不过,这些商品是一个个被拐来的孩子。

每次有陌生的男人女人进门,这些孩子便会被喊出来,站成一排。

供人挑选。

赵永勇和弟弟就乖乖地站在其中。

最后,7 岁的赵永勇因为已经完全记事,被「便宜」卖给了当地一个徐姓买家。

改名徐杨。

至于弟弟被卖到了哪里去,赵永勇也不知道。

被拐卖就像是二次投胎。

有些孩子命好,遇到一心求子的买家,像亲生子女一样被养育长大。

这是不幸中最「幸运」的一种,也是最罕见的一种。

但在更多时候,被拐的孩子在买家心里,只是一个延续血脉的「工具人」。

如果是女孩,那就生儿育女、传宗接代。

如果是男孩,那就干活挣钱,传宗接代。

就像被卖到徐家的赵永勇。

那天交易成交后,赵永勇就跟着所谓的「养父」徐金池回了家。

当时出来迎接他的,是两个瘦弱的小女孩,年纪看起来和自己弟弟一样大。

徐金池说,这是他的妹妹们。

赵永勇看着她们,又抬头望了眼这个可以被称为「家徒四壁」的家——院子的围墙高低不平,角落里有个鸭棚,屋子里的摆设更是破破烂烂……

他更想回家了。

来到新家没多久,赵永勇就开始被徐金池逼着干农活。

烧火做饭、放上百只鸭子,同时照顾两个妹妹……

但这还不是最要命的。

干活需要力气,但赵永勇却顿顿吃不饱。

他毕竟是个男孩子,胃口大又整天干体力活,自然很容易饿。

可家里的存粮太少了,徐金池根本舍不得让孩子们吃饱。

赵永勇有次饿到不行,就偷偷抽走了墙上的几块砖,想「无意」砸死几只鸭子。

这样就能大吃一顿。

可结果,鸭子被砸死的事被徐金池发现了。

他立刻抓到赵永勇,用一根木头棍子直接砸在赵永勇的腰上,让他痛到爬不起来。

徐金池把话说得也很直白:

我把你买来,就是为了干活当劳力,长大了就给我当女婿,给我养老。

这样一来,赵永勇这辈子都会被「绑」在了这个家里。

可是徐金池忘了很重要的一点:赵永勇被买来时已经 7 岁,清晰地记着人贩子杀害母亲,拐卖自己和弟弟的全过程。

他发誓,迟早会离开这个家。

来到徐家一年后,赵永勇随大流上了小学。

登记的名字是「徐杨」。

也正是从这时候起,赵永勇跟村里的大人、小孩渐渐变得熟络起来。

村子里有很多被买来的孩子,这是公开的秘密。

这些孩子里会有弟弟吗?

赵永勇一边上学,一边悄悄打听弟弟的下落。

直到有天,同村的一个小孩说,隔壁村子有一个和赵永勇长得很像的男孩。

赵永勇一听,心情立马激动起来。

他不管不顾地跑到了隔壁村,却发现同村小孩说的那个人,根本不是自家弟弟。

赵永勇失落地往家走,一路上时不时望向天空。

弟弟到底被卖去哪里了呢?

爸爸知道妈妈被坏人害死了吗?他有在找我和弟弟吗?

此时,赵永勇的父亲赵代富已崩溃了无数次。

在母子三人失踪后,他没日没夜地找寻妻儿的下落,在镇上一找就是一天。

村里人对此也众说纷纭。

有人猜测肖学琴是故意带着两个儿子跑了。

在那个通信不发达的年代,村里经常有人一声不吭地跑到外地,彻底断了联系。

对于这种说法,赵代富绝不认同。

一来是妻子与自己一向恩爱。

二来是家里的行李和存款,全都没动过。

如果她想带着两个孩子离开,怎么可能只带着做衬衫的三十块钱呢?

赵代富每天过得生不如死,一次次跑到派出所询问情况。

后来,一个村民的话引起了赵代富的注意。

「为什么不顺着人贩子这条线找找呢?」

在四川达州,拐卖孩子的事情时有发生,镇上甚至还有两三个人贩子因此坐过牢。

赵代富当即就去派出所反映情况,自己也开始找线索。

与此同时,「赵家母子三人失踪」的消息在镇上也渐渐传开。

一个名叫高元翠的村民向警方指认,她曾在镇上永兴中学街道的一家店铺外见过赵永勇兄弟。

她因为认识妈妈肖学琴,所以跟两个孩子热情地打了招呼,还交代他们尽早回家。

当时赵永勇还回答说:「要等妈妈一起走。」

见两个孩子有妈妈同行,高元翠便离开了。

自此,再也没有人在公共场合见过赵永勇兄弟。

警方和赵代富听说消息后,立刻和高元翠一起来到了永兴中学街道。

然而,当警方调查了被指认的那户人家后,并没有发现母子三人的下落。

赵代富是失望又失落。

他无奈地从店铺里走了出去,可一抬眼,看到了隔壁的一家店铺。

几乎就在那一瞬间,赵代富似乎想通了什么。

这家店的店主,名叫蒲际建。

外号蒲三娃。

这人的名声向来不好,据说原来还是个人贩子。

并且,赵代富之前在蒲三娃家附近给人做过泥工,盖过房子。

他知道,蒲三娃家有一个很深的地下室。

是个藏人的好地方。

赵代富没再犹豫,当即就向警察求助,希望能去蒲三娃家里调查一番。

然而,因为没有证据,警方只能在蒲三娃的家里大致查看。

结果并没有肖学琴和两个孩子的踪迹。

警察离开后,赵代富和肖学琴的娘家人依然不死心。

于是,赵代富花了 80 元买烟犒劳村民,想带十几个人去蒲三娃家看看。

可最后还是被拦了下来。

没有证据,就不能堂而皇之得闯入。

斟酌一番后,赵代富放弃了蒲三娃这一条线。

然而赵代富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和警察第一次前往蒲三娃家里时,赵永勇兄弟就被关在距离他们几米之外的地下室里,苦苦等待着解救。

命运总是格外喜欢捉弄苦命的人。

父亲拼命寻找儿子,儿子苦苦盼望父亲。

一切都刚刚好,但偏偏又擦肩而过。

肖学琴母子失踪后,赵代富沉寂了很长时间。

在村民的记忆里,妻离子散后的赵代富足足有三四个月没有出门。

白发苍苍的赵家奶奶,担心儿子寻死,时常劝他出去透透气、散散心。

但半年后,赵家奶奶病逝了。

临走时,奶奶的手里死死握着一张赵永勇和弟弟的照片。

赵家合影

赵代富的灰暗人生里又失去一个至亲。

之后几年,赵代富勉强打起精神,赚钱盖了间新房,从老房里搬了出来。

从老房临走时,他在自家卧室的破门板后,用毛笔写了一句话:

肖学琴走后:代富放心不下一辈子。公元一九九四年 6 月初 4 日(即 1994 年 7 月 12 日)。

那晚,赵代富在老房子里坐了一整夜。

辍学

时间来到 2000 年。

身在福建的赵永勇此时已经 13 岁,五年级。

此时的他,已经记不清自己的姓氏是「超」,还是「赵」,只知道自己曾叫永勇。

并且对家乡的记忆也开始变得模糊。

赵永勇在学校的成绩几乎垫底,心思完全不在学习上。

唯一让他感兴趣的,是美术课。

平时除了上课和干活,赵永勇最爱干的事就是画画。

他在画本上记录着关于家乡的房子、山水、建筑、舞龙……

还有妈妈被杀害时的场景。

他从来没有忘记,也不敢忘记 7 岁那年发生的一切。

赵永勇绘画的妈妈被害场景

赵永勇绘画的家乡样子

赵永勇想利用画画的方式,让这些恐怖的场景印在脑子里,刻在骨子里。

只有这样,他才能回到自己的家,给妈妈一个交代。

五年级之后,赵永勇辍学在家。

每天除了帮徐金池干农活,就是偷偷在家写日记、画画。

2000 年春节,13 岁的赵永勇偶然看到几个从广东回来的老乡竟然会在玉石上作画。

他好奇地跑过去问,得知这是近几年流行起来的「玉雕师」。

看着这几个穿着体面、兜里有钱的老乡,赵永勇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第二天,他就去跟徐金池商量,自己想去学玉雕手艺。

想学手艺,就需要学费。

徐金池刚开始并不同意,他不想给这个便宜儿子多花费一分钱。

不过这在赵永勇的意料之中。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徐金池,给他算了一笔账——做玉雕师和干农活,收入可天差地别,并且这工作还是个「金饭碗」,越老越吃香。

不仅如此,赵永勇还信誓旦旦地保证:挣来的大头会寄来家里。

徐金池一听每月有钱拿,没多想就同意了。

第二天,赵永勇就快速地收拾行李,坐上了前往广东的火车。

这是他第一次逃离那个所谓的「家」,远离每天殴打他的徐金池。

自他踏出家门的那一刻,就没打算再回去。

后来的日子里,赵永勇每夜都会在潮湿破旧的宿舍里写日记、画画。

他曾一度想去全国各地寻找家乡。

但身上没技术,口袋里没钱,不论去到哪里都无法生存下去。

赚钱,寻家,复仇,成了赵永勇生活的全部中心。

他每天从早上 7 点到晚上 11 点,一直在不停地学习画画和雕刻,中间只休息两小时。

学徒是没有薪水的,徐金池又不给他生活费。

赵永勇只能省吃俭用,最困窘的时候只能喝自来水充饥。

一年后,赵永勇的手艺突发猛进。

他雕刻的玉石小件,精致小巧,比别的学徒能多卖不少钱。

但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赵永勇还是把薪水给福建的徐金池汇了一部分。

后来,他跟老家渐渐断了联系。

独立

2008 年,赵永勇已经成了小有所成的「玉雕师」。

他出来单独开了一家玉雕店,收入是之前学徒时的几十倍,用于「寻家」的存款也越来越多。

赵永勇开始频繁地外出「旅游」,去了全国各地的小城市。

他专门去试吃当地的特产和特色菜,想以此寻找印象里的家乡。

但结果总是不尽人意,赵永勇每次都失落而归。

直到 2010 年春节。

这时,赵永勇已经收了两个学徒。

大年三十那晚,赵永勇与学徒、学徒家人一起吃年夜饭。

为了过年,大家各显身手,各自做了几道家乡菜,包括腊肉和凉拌折耳根。

然而,当赵永勇尝了这两道菜时顿时愣住了。

这就是他小时候曾尝过的味道!

一定不会感觉错!

再加上他一直觉得四川人的口音,就是自己小时候讲话的口音。

他认定,自己一定来自四川。

这个春节,是赵永勇人生中最兴奋的一年。

他终于不用再大海捞针,终于确认了自己的家乡——四川。

2012 年,赵永勇打开了「宝贝回家」的寻亲网站。

他把记忆里被拐卖前的所有信息,都上传到了网站里,尤其是母亲被害的恐怖过程。

很快,他的帖子就引起了寻亲志愿者「老中医」的注意。

「老中医」在核实了赵永勇的信息后,迅速找来了一帮经验丰富的寻亲志愿者。

这些志愿者专门组建了一个「赵永勇寻亲讨论群」。

至此,赵永勇的寻亲复仇之路正式开始了。

志愿者首先建议赵永勇去四川成都立案,办理采集 DNA。

这是寻亲过程中最有力的证据。

2012 年 5 月 17 日,赵永勇登上了从广州开往成都的 K192 次列车。

但不巧的是,抵达日期正好是周末。

为了让赵永勇在到达后第一时间做 DNA 采集,「老中医」与四川省公安厅的警官取得了联系。

在警官的安排下,赵永勇提前在重庆下车。

5 月 18 日,赵永勇在志愿者「天蓝蓝」的陪同下,在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分局立案,并采集 DNA。

与此同时,志愿者建议赵永勇通过媒体扩散寻亲消息。

一向腼腆内敛的赵永勇,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5 月 19 日,赵永勇接受了重庆电视台 630 栏目的采访,讲述了自己和弟弟被拐卖的全过程。

这天下午 6 点 30 分,赵永勇的寻新故事登上了电视。

紧接着,重庆当地的多家媒体都来采访赵永勇,主动刊登寻亲信息。

那一刻,赵永勇死去多年的心又重新跳动起来。

他悄悄期待着,自己的父亲和弟弟会正在电视机前收看节目吗?

5 月 20 日,志愿者带着赵永勇,开始到永川一带寻找线索。

当赵永勇看到永川以及大足火车站时,瞬间喊出声:「我当年见过的站台就是这种!」

这让志愿者兴奋不已,并且尝试带赵永勇去更多的地方,刺激出他的回忆。

5 月 21 日,赵永勇来到内江市,在志愿者帮助下到郭北镇和白马镇寻访。

但没有任何结果。

5 月 25 日,赵永勇从内江回到成都,收到了一条好心人提供的信息。

一个成都商报的读者打电话告诉报社,说内江市高粱镇到白合镇有报道中记录的场景。

赵永勇激动不已,赶紧和记者、派出所民警赶到了相关地点。

结果依旧不扑了个空,很多信息都对不上。

5 月 26 日,成都电视台《真实人生》的给赵永勇做了专访……

日子一天天过去,赵永勇和志愿者早已疲累不堪。

但谁也不清楚事情到底卡在了哪里,寻亲之路丝毫没有进展。

不久后,赵永勇再次失落地回到了广州。

在寻亲的这一路上,赵永勇的心就像在坐过山车,在希望和失望中苦苦挣扎。

但赵永勇不打算放弃。

妈妈死不瞑目,弟弟下落不明,人贩子大概率逍遥法外。

赵永勇几乎没有放弃的理由。

8 月 31 日,赵永勇再次登上了从广州开往重庆的火车。

之后,他与志愿者又捋出了不少有用的信息,比如他曾记得自己家的冬天需要用火盆取暖。

这种火盆,在四川又被称作「火坑」。

志愿者「岳池青衣」听说后,立马提出「挖坑取火」是四川达州至万源一带的风俗。

于是,此行的目的地就定在了万源、达州一带。

接着,志愿者们又根据先前的信息,圈出了几个重点:

宣汉胡家;

渠县的三汇镇;

万源市区周边以及碑高乡。

9 月 3 日,达州志愿者「达州背二哥」陪同赵永勇来到了碑高乡。

但无论是实地查访,还是访问疑似人家,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同日,达州电视台、《达州晚报》都刊登了赵永勇的寻亲信息,达州市公安局也介入其中。

但一番苦寻的结果,依然是令人失望的。

见地毯式搜索没有效果,具有丰富经验的「达州背二哥」联系上了福建电视台。

他准备从调查人贩子为切入点。

而福建电视台则提议让赵永勇回福州,他们会帮忙联系当地公安部门,找到卖出他的人贩子「阿和」,让「阿和」交代一切。

9 月 5 日上午,赵永勇带着新的希望,坐上了回福州的列车。

可就在这个时刻,四川那边传来了好消息。

下午 17 点左右,四川达州开江县的好心人提供了一条有效信息。

对方说,自己的母亲依稀记得 1994 年左右,在开江永兴镇曾发生过母子三人同时失踪的事情。

得此消息,「达州背二哥」立即打电话到达州开江县永兴派出所确认。

派出所当即查证,确有其事。

失踪人口分别是分别是母亲肖学琴,儿子赵永勇、赵勇宽。

这时,赵永勇才知道自己姓赵。

他记忆里那个模糊的「走」字偏旁,和两个「口」,是母亲教他写的繁体版的「趙」。

一切都对上了。

再三核实后,基本确定了赵永勇曾经的家,就在永兴镇。

回家

赵永勇找到家了。

这是他过去 19 年里做梦都在想的事情。

2012 年 9 月 11 日,赵永勇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到了盼望已久的家。

此时,村头已经拉起了红色条幅,村民们乐呵呵地迎接赵永勇的归来。

在红色条幅的正前方,站着一个瘦弱的男人。

他是赵代富。

面对眼前的锣鼓喧天,他显得有些无措。

没多久,赵永勇下车了。

赵永勇看到那个瘦瘦小小的男人,第一反应就是和自己长的很像。

他感觉自己像在做梦。

当两个男人时隔 19 年再次相见,眼中的泪水再也绷不住。

父子俩人抱头痛哭。

当冷静下来后,赵代富想问些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赵永勇把这些全都看在眼里。

他知道,父亲是想问妈妈的下落,是想知道当年发生的一切。

赵永勇做了个长长的深呼吸。

他告诉父亲,「妈妈已经不在了,被人害了」。

至于杀害她的凶手,赵永勇丝毫没有忘却。

在重逢的当天下午,他和父亲手挽着手,来到了当地派出所。

面对警方的询问,赵永勇像一个蛰伏多年的复仇者。

他交出了自己私藏多年的画本,向警方描述了被拐那天发生的一幕幕。

而这些证据,直指杀人凶手——蒲三娃。

其实在回家之前,志愿者带赵永勇去了一个地方。

他们去了蒲三娃的店铺。

抵达时,店铺外站着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有五六十岁,又胖又矮。

根据之前赵永勇的回忆,人贩子的有一只眼睛是近乎「闭上」的。

于是志愿者找到了蒲三娃。

站在店铺门前,赵永勇突然有些害怕。

志愿者问他:「是不是他?」

赵永勇紧张地看着眼前的人和店铺,重重地点了点头。

从 7 岁开始,他就再也没忘记过这张脸。

志愿者得知了确切答案后,便小心翼翼地走向蒲三娃。

蒲三娃也显得有些紧张。

他躲闪着目光,但没阻止志愿者和赵永勇进入自家店铺。

赵永勇进入店铺后,直接穿过门市,来到了阳台处,在这下面是接近 100 平米的菜地。

他继续跟着感觉走着,直到站在地下室通道口。

18 年前,他和弟弟就被关在这里。

蒲三娃是杀母卖子的凶手已无疑。

之后,蒲三娃被警方正式逮捕。

但被捕后,面对赵永勇时隔 19 年的指控,蒲三娃却死不认账。

警方也明白,如果找不到肖血琴的尸体,以及蒲三娃杀人的物证,就只能以贩卖人口罪将其逮捕。

如果这样,赵永勇的妈妈便真的死不瞑目。

警方在蒲三娃的院子里掘地三尺,找到了大量的骨头;但这些骨头有人骨,有牛骨,难以辨认。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被捕的蒲三娃得意洋洋地坐在审讯室里,等待着被释放。

可世上没有天衣无缝的犯罪。

警方在蒲三娃家中的一个木制旧衣柜的木腿上,发现了人类血迹。

经过 DNA 验证,正是属于肖学琴的。

之后,警方又在院子里连挖好几天,终于挖到了一副人类遗骸。

根据鉴定,遗骨属于肖学琴。

铁证在前,蒲三娃终于认了罪,两名同伙也被逮捕。

原来,他们将肖学琴杀害后,直接分了尸,并且焚烧后埋在了自己后院。

他们在作案时,赵永勇兄弟就在后院附近的地下室。

2014 年 8 月,经四川省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蒲际建被判死刑。

经过多方调查,蒲三娃曾经多次诱拐永兴镇的孩子,其中好几个孩子因为被转卖很多次,至今找不到下落。

继为母亲讨回公道后,赵永勇又在警方的帮助下找回了弟弟赵勇宽。

找回赵勇宽的线索,是当初拐卖他们的人贩子「阿和」交代的。

时隔多年,在北京西站第一次见面时,兄弟俩并没有马上开始寒暄。

他们沉默着,久久对望着。

赵永勇与弟弟赵永宽

此时,赵勇宽已经结婚一年,和妻子一同在北京工作。

赵勇宽回忆说,他先是被卖到了福建一家农户,受到了无尽的殴打和虐待。

后来农户缺钱,又将赵勇宽转卖给了福建莆田的吴姓人家。

在这里,赵勇宽终于过上了正常的日子。

由于知道自己的来历,知道自己以前有个家,所以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会蜷缩进被窝里,眼泪就把枕头打湿了。

对于那段惨痛的经历,赵勇宽也一直铭记在心,

接到警方的来电,得知亲生哥哥赵永勇在寻找自己,赵勇宽的心猛然跳动起来。

后来,赵永勇带着弟弟来看母亲被害的地方——永兴街 270 号。

这里已经人去楼空,周边都是废墟瓦砾。

时移世易,当年,一个无辜的女人被粗暴得结束了生命。

而她视为生命的两个儿子,被卑劣的人贩子当做物品贩卖。

「宽宽你还记得吗?妈妈就是在这里被坏人杀死的。」

「当着咱俩的面。」

赵永勇指着 270 号的小院子,嘴唇哆嗦着说出了这句话。

一直沉默着的赵勇宽,此时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

他一直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他们一个好好的家会变成这样?

压抑的沉默终于爆发了,赵勇宽啜泣不止。

认亲之后,赵永宽回到北京在建材市场给人打工,赵永勇也回广东继续做玉雕生意。

两人很少联系。

就算联系,也是通过父亲和小姨。

当一家人谈及让「买家入刑」问题时,赵勇宽却沉默了。

他艰难地说,自己并不愿意和吴家人断绝关系,依然想过原来的生活。

「也许是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改变了我的心境。」

赵永宽希望哥哥早日忘却伤痛,回归正常生活。

但对于赵永勇来说,已经发生的那些事情,注定会在心里,永远放不下。

兄弟俩唯一的共识,就是「人贩子死刑」。

而赵永勇则断绝了和徐家人的联系。

他知道,他带着仇恨活到今天,就是为了给「给妈妈一个交代」。

不过,兄弟俩还惦记着母亲的骨灰安葬问题。

他们想着,一定要让漂泊受苦的母亲葬在赵家祖坟里。

但这个问题,赵代富却很为难。

赵代富后来娶的妻子,兄弟俩的后妈,并不同意让肖学琴安葬在赵家祖坟。

她觉得会给家人带来晦气。

如今的赵代富

物是人非,用在赵家人身上再合适不过。

赵永勇蛰伏 19 年之后,看似终于找到了家,见到了父亲和弟弟。

并且大仇得报,把蒲三娃送进了监狱。

但从深层角度来说,他并没有真正找回父亲和弟弟。

也许从被拐走的那一刻起,他就是永远失去了那个原本幸福的家。

但赵永勇后悔吗?

他不后悔。

因为他终于给了「妈妈一个交代」。

现状

回顾整起案件,赵永勇和弟弟的遭遇几乎是所有被拐儿童的缩影。

据统计,人贩子和买家「偏爱」6 岁以下的低龄儿童,尤其是刚在襁褓中的婴幼儿。

从数据上看,4-7 岁是未成年人最易失踪的年龄段。

因为低龄儿童更不具备反抗能力,被收养后也更容易「养熟」。

在性别方面,被拐卖的男童比例高于女童。

数据显示,在 1-12 岁之间,男孩在失踪数均多于女性,而在 13-18 岁期间,青春期女性失踪数却略多于男性。

其中原因不难猜测,「重男轻女」思想在我国根深蒂固数千年。

在一些经济思想落后的地区,「养儿防老」「传宗接代」的封建观念仍在盛行。

就像是最近刚被找回家的 18 岁男孩孙卓。

在其买家的家里,明明已经有两个女儿,却还要通过拐卖的手段「收养」孙卓。

这些父母的思想里,香火中断的罪过要远大于拐卖犯罪。

同理,正是因为「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导致大量的「女婴」从一出生就被遗弃。

在我国,绝大部分父母在孩子刚出生后就决定遗弃送养。

其次是 1-3 岁幼儿成长起。

而在男女性别上,女性在各个年龄段被遗弃送养的比例要远大于男性。

在婴儿期,被遗弃的女性数量是男性的 2.6 倍。

这一现象从建国以来一直持续到如今,并且在 1979 年至 1990 年逐渐达到顶峰。

在这段时间,我国正在落实计划生育政策以及将其写入宪法成为国策。

所以对于亲生父母的遗弃行为,又引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如何区别「非法领养」和「恶意拐卖」?

先说非法领养。

其实也就是我们常见的「私下抱养孩子」。

这种情况一般是亲生父母出于重男轻女或其它原因,主动将孩子送给另一对父母。

前提是双方必须经过商量,尤其是经过亲生父母二人的同意。

在达成一致后,新父母把孩子抱回家抚养。

作为抱养方,一般会出一笔钱给予亲生父母补偿。

但是,这绝对不符合法定程序。

从法律意义上,亲生父母的行为属于「遗弃」,抱养父母的行为属于「非法领养」。

不过,这种情况的出现大多归结为无知。

因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家庭,一般都来自意识落后的农村。

父母们根本不知道这是违法行为。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下被送出的孩子,生活条件要相对较好。

不过也有很多案例是,养父母抱养女孩之后,自己又生育了一个男孩或女孩。

这就导致在之后的子女抚养中,可能会出现「亲疏远近」的问题,给所有孩子都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心理影响。

当然,也有很多亲生父母在孩子长大后,想恢复亲子关系。

但这种情况一般不被法院支持。

毕竟当初把孩子亲手送人的,也是他们。

接下来说「恶意拐卖」。

顾名思义,就是在亲生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贩子直接「抢走」。

这种行为的恶劣性质已经是不可饶恕的犯罪。

有的孩子被故意致残,在大街上乞讨。

有的孩子因为太过聪明,记得父母和家乡,直接被人贩子杀害。

幸运一点的,就如孙卓和赵永勇。

最起码能正常地生存。

但在这条拐卖产业链里,买家也是毫无人性的犯罪者。

因为拐卖来的孩子,大多都是 4-7 岁。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不像是婴儿,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去抚养长大。

买家根本不会有耐心去做这件事。

而拐卖来的小孩,既好养育,又很容易「被听话」,打几顿基本就都老实了。

就像案件中的赵永勇。

他的买家徐金池,因为自己有两个女儿不甘心,便买下赵永勇。

他的真正目的并非想要养育孩子,而是为了延续香火,为了养儿防老。

可以想象,不论是孙卓的两个「姐姐」,还是赵永勇的两个「妹妹」,在这种魔窟一般的家里必然会经历不平等对待。

从孙卓的案里来看,「买卖同罪」和「买家入刑」几乎已经成了全民共识。

2019 年,我国刑法明确了买家的量刑标准。

刑法第 241 条第 1 款: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刑法第 241 条第 6 款: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处罚;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但这种规定,有时却显得那么无力。

就像是被推到风口浪尖的孙卓,就像是不想追责的弟弟赵永宽。

有时候,一纸谅解书就能减轻买家的罪孽。

最后,祝天下无拐。

希望每一个破碎的家庭,都能迎来重逢的那一天。

参考资料:

  1. 《深埋 19 年的罪恶》,今日说法

  2. 《从徐扬到赵永勇 18 年回家路》,三联生活周刊

  3. 《宝贝回家:7 万条数据解读儿童拐卖与遗弃》,澎拜复数实验室

  4. 《拐卖儿童犯罪的现状与遏制对策—以 F 省为例的实证研究》,王锡章

  5. 《严惩「养父母」,并不简单》中国政法大学疑难证据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吴丹红备案号:YX1108WrgrQ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