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你碰到过最恶心的亲戚是怎么样的,作出过哪些举动?

这么多年,岳母一直认为我这个农村来的小子高攀了他们家。

所以小舅子肇事逃逸后,岳母第一时间让我去顶罪。

「你有学历、有能力,工作丢了还可以再找,你弟弟不行,他还年轻,不能这么毁了。」

「王岩,只有你能救你弟弟!刘源他还小,无论如何也不能出事。所以,妈想让你去警察局自首!」

没错,就在刚刚,我小舅子肇事逃逸了。

岳母想的办法是,让我去顶罪。

「不要再说了,你弟弟当时喝了酒,不跑也不行!再说他刚工作,如果有事,这一辈子也就完了。作为姐姐、姐夫你们不帮,谁还能帮?!」

听完岳母的话,我终于明白了,她还有一个考量,如果当时刘源不逃逸,酒后肇事,那保险公司一分钱也不会赔。

「可是,妈!我也会掉丢掉工作的!」

「我知道!你有学历、有能力,工作丢了还可以再找;可你弟弟他不行,我不能看着自己的儿子这辈子就这样废了!」

岳母看我又想说什么,嗓门立即大了起来:「我告诉你,王岩,你一个农村的穷小子,是我们家供你吃喝,帮你铺路,否则你能有今天的成就?」

「妈!你别说了,我们考虑下!」妻子适时地打断了岳母的咆哮,拉着我进了房间。

我一个农村穷小子,通过努力考上了大学,毕业后过了国考,成了这座城市体制内的一名公务员。

可能有人会说:「你小子命不错,竟然通过了公务员考试,捧上了铁饭碗!」

其实命不错的远不止于此。通过别人介绍我结识了现在的妻子刘悦。

而且妻子家是本地的,连我都认为自己太幸运。

依靠着妻子的家庭关系,我可以更好地在这座城市扎根,甚至可以少奋斗十年!

但现实真的是这样吗?

我和妻子感情发展得很快,恋爱不到一年,我们就开始谈婚论嫁。

起初,岳母提出要 15 万的彩礼。

当时,我已经工作了一年多,省吃俭用地攒了点儿钱,父母又掏了一点儿,也就凑齐了。

只是当我把凑够的钱拿给岳母的时候,她竟然狮子大开口,借口我没有准备婚房,彩礼竟然涨到了 30 万。

15 万的彩礼已倾尽我的所有,现在又变成 30 万,我根本就拿不出。

「阿姨,我们家彩礼拿 30 万,那嫁妆?」

「怎么?你还想着嫁妆?我告诉你,我们嫁的是闺女,就我们家的条件、闺女的长相,要 30 万你亏了吗?」

「阿姨,我……我不是这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要不是看你工作还可以,我根本就不会同意。」

「既然说到这儿了,咱就把话说清楚,嫁妆一分也没有,要这 30 万也是给我儿子结婚用,如果你非要嫁妆,那么等以后刘悦生了孩子就算是嫁妆了!」

听了这话,我当时就离开了:「我是来娶媳妇儿的,不是来买媳妇儿的!」

本以为自此,我和刘悦的缘分也就到头了。

没过几天,刘悦竟主动地来找我,还拿了 10 万块钱。

婚后才告诉我,这 10 万一部分是妻子偷偷地攒的,一部分是向同事借的。

当时我很感动,于是开始到处筹钱。

30 万的彩礼凑够了,婚也结了,只是婚房只能租了。

婚后的生活,我们过得很甜蜜,而且省吃俭用,不到两年就偷偷地还掉了借的钱。

岳母明面上对我们不搭不理,实际上时刻关注着我们的动向。

有一次,我们给父母在老家买了一份体检套餐。

这件事后来被让岳母知道了。

我们被狠狠地骂了一顿,骂我们没有良心,养了一对白眼狼。

妻子后来给岳母花几千块钱买了一条金项链,才算是把她的气消了大半。

只是岳母不生自己闺女的气了,却没有放过我:「你爹妈没有本事,没有医保以后养老成本太大,但是你一碗水要端平,今后给你爹妈花的每一分钱必须让我知道。」

哎!忍字头上一把刀,为了家庭的和睦,只能刀刃向内了。

妻子有一个小 4 岁的弟弟刘源,娇生惯养,学习不咋地,抽烟、喝酒、打架、搞对象倒是样样精通。

我们结婚那年,他正好上大学。

我借了一辆车把他送到了学校,办了入学。

可刚回来没几天,就接到了学校的电话。

我和妻子急忙坐车赶过去。

最终在派出所见到了刘源。

原来,刘源与同学产生了争执,把人家给打了,家长来了,报了警。

可刘源在派出所,依旧嚣张:「姐夫!你们带钱了没有?就一个农村的穷逼,赔点儿钱就行了!」

听到「农村的穷逼」这个字眼,我很是厌恶,恨不能立即回去,让其自生自灭算了。

「对不起!你别跟他计较,他还是一个孩子!」妻子看出了我心思,立即替她弟弟道歉。

没办法看刘悦的面子,赔了钱,我们夫妻俩还得上门给人家赔礼道歉!

随后的日子,因为这种事,不知去了几次,我都和派出所的老民警混熟了。

更过分的一次,刘源给我打电话:「姐夫,借我 2000 块钱!」

「干什么用?」

「干什么用你不用管,就说借不借!」

「你姐知道吗?」

「你个抠逼!管我姐知道不知道?!」

「那不借!」

「你敢?你就是倒插门的女婿、没骨气的软蛋,管你借钱是看得起你,给你脸了是不?」

「我草!」我咒骂了一句,准备挂掉电话。

随即电话里传来他的威胁:「你要是不借,我就管我姐借!」

「你敢?」

「那借不借?」

我努力地平复心情,只能妥协:「好,我给你转过去!」

「早说借不就行了!啰哩啰唆!」

我是你爹啊?倒成了我欠他的了。

原以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

没想到后面的事情才真的叫刷新了我的三观。

妻子和岳母知道了刘源借钱的事。

经过她们娘俩再三逼问,终于知道这笔钱的用途。

刘源在大学里搞了一个对象,不小心把人家女孩的肚子搞大了,借钱是为了打胎。

岳母听说后,立即给我们俩开会:「你们赶紧请假,陪我去刘源学校,倒要看看是哪个狐狸精勾引我儿子,要是敢讹我们,跟他们没完。」

女孩家人听说我们家去了人,人家也带人去了。

派出所里,岳母一张嘴犹如抹了芥末的机关枪,一句句呛人的话,那叫一个酸爽。

对方那儿也是亲闺女,本来就感觉吃了亏,哪里听得下去,女孩的父亲在派出所里就动了手。

人家就是奔着找事儿来的,结果都不用找,一同来的几个小伙全部参战。

不过岳母确实生猛,面对来势汹汹的对方几个小伙子,一丝不惧,嘴、手、脚上的功夫全部发挥到了极致,怎奈架不住人家人多啊!

关键时刻还是我们夫妻俩,冲进人群,护住了岳母。

一通乱战下来,我和妻子都受了伤。

最终还是我出钱了事。

只不过后来听说,那女孩因为此事受了刺激,没多长时间就转学了。

事后,我特意请老民警吃饭。

至今我依旧记得当时他说的一句话:「小伙子,听老哥一句,下辈子找媳妇,先相丈母娘!」

婚后的第三年,我们借钱交首付买了一个不到 60 平的房子,虽然小了一点儿但毕竟有了自己的家。

总租房子,没有家的感觉。

只是这个房子跟我们好像没有缘分。

刘源毕业面临着找工作。

就他那个吊儿郎当的样,自己找工作肯定没戏,所以理所当然地开始跟父母哭闹,岳母让我们帮忙。

妻子是医院的护士,本来就是签合同的那种,也不认识什么人。

所以这个重任落在了我身上。

通过关系在我们单位的后勤管理公司找了一个职位。

可刚上了一个月的班,后勤管理公司的赵经理就来找我。

原来,刘源把公司的一个有夫之妇给搞了。

人家家属来我们单位闹。

单位出面给平息了,为此我还背上了一个处分!

此后,岳母通过她的同学关系竟然很真的找了一个正经工作,还是国企。

刘源有了工作,起初我还挺高兴。

但之后岳母却总是往我家跑,还帮着搞家务做饭,我立即提高了警惕。

一天吃饭的时候,岳母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王岩,本来刘源的工作稳定了,不想再打扰你们了,可是中间人提出来要 30 万的好处费!」

桌子下面我用力地掐大腿,以此来提醒自己要时刻保持清醒。

「妈,我们刚刚买了这个房子,手里实在是没钱了!」

「是啊,妈!您看这个旧房子,我们都没钱装修!」

妻子也在一边帮腔。

「妈,当年彩礼我们不是给了您 30 万吗?您看能不能先用这钱!?」

「不行!你弟已经工作了,下一步就是买房结婚,这笔钱不能动!」

我去!你儿子结婚的钱不能动,就玩命搜刮我们?我有怨气,但也只能心里想想。

「王岩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们这房子也挺小的,不如搬到我们那儿去吧!等我和你爸走了,那个房子就是你们的了。」

「妈!你是叫我们卖房子?」

「就算是妈求你们!」

「我们考虑一下吧!」妻子制止了即将爆发的我。

岳母走后,我的一口怨气终于发泄了出来,当然发泄的对象是妻子。

「我知道你已经为我们家付出了很多,但我只有这么一个弟弟!」

「我是他姐夫,不是他爹!」我咆哮着!

刘悦听了没有再劝我,而是开始打电话四处借钱。

看着妻子电话里为了节前放弃自尊地一遍遍地祈求。

我还是妥协了。

房子卖了 70 万,还了十几万的债和房贷 20 万,就正好剩下了三十几万,自此我们再一次回到了「解放前」。

只是令我气愤的是,付出了这么多,我并没有成为这个家庭的功臣,反而成了更不招待见的人,彻彻底底地成了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

住在岳母家,每天我要负责岳母规定好的家务,吃饭也要按照标准算钱。

比如,早上吃的是豆浆油条,我吃两根油条、一碗豆浆,就要掏 4 块钱。

中午如果也在家里吃,吃个炒菜,就要掏 20,加上米饭和其他配菜,就要掏 30。

晚上一碗粥和小菜,照样需要掏 5 块,这样一天花销是 39,岳母会拿一个本记上。

至于妻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不算吃喝的钱,但是水电费是算在妻子头上的。

这些钱都会在我们月初交的 2000 块钱生活费里面扣除,真可谓亲闺女明算账啊!

「咱不如办一张饭卡,吃饭打卡算了?」

「别瞎说,让妈听见,妈就该伤心了!」妻子看我抱怨,急忙制止。

「那妈这钱算得也太细了,我可是没见刘源出过一分钱啊!」

「我就这么一个弟弟,刚参加工作能挣什么钱?」

好吧!妻子一句「我就这么一个弟弟」足够了。

「媳妇儿!吃饭记账我也就忍了,能不能跟妈说说,别随便进我们的房间?」

「怎么了?」

「还怎么了?你没有发现,咱们一想干点儿坏事,妈就进来不是找到东西,就是提醒你吃药吗?」

「那还不是妈心疼我,知道我胃不好!再说了,也是你做贼心虚,一天天老想着干坏事!?」

「我去!跟自己亲媳妇儿干坏事,我心虚啥?」

交涉再一次失败,只能继续忍着。

直到有一天,我竟然直接被抛弃了。

那天是岳父 60 岁生日,我早早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用攒了很久的 2000 块钱,去商场买了一部手机,想着作为送给岳父的礼物,还打电话定了一桌子菜送到家。

可是到家后,却发现家里没有人。

给妻子打电话,妻子关机了。

给岳父打了电话,也关机了。

随后不情愿地又打了岳母和刘源的电话,也关机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不是出事了?,

我赶紧给亲朋好友打电话。

直到电话打到了姑姑(妻子的姑姑):「喂!王岩啊!你还在加班吗?我们在融兴酒店给你爸过生日呢,下了班赶紧过来吧!」

我愣了一下,随即赶紧说道:「姑,你们不用等我了,单位还有事,一时半会儿过不去!替我祝爸生日快乐啊!」

「好的!回头我让刘悦给你带一块蛋糕!」

「谢谢,姑!」

我挂断了电话,一屁股坐在了餐椅上。

看着一桌子菜,决定自己吃。

为什么作践自己呢!我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火辣的酒精掺杂着泪水一股脑地钻进了喉咙,也不知道是辣是咸。

正喝着酒,突然门打开了。

刘悦看着独自喝酒的我,有点儿不知所措:「妈说你要加班,赶不回来,所以我们就……」

「哦!没事,我这不是给自己买了菜吗!饿不着!」

「我不知道手机为什么关机了!」

我倒了一杯酒,向着刘悦举了举:「来吧,跟我喝一杯,一会儿还要去单位,明天有个会,还要准备一下。」

「老公!对不起……」刘悦一口干了那杯酒。

「『对不起』这三个字,不应该是从你的嘴中说出来!」

「对了,我给爸买了一部手机,他那部老手机也该换换了!祝爸生日快乐!」

躺在单位的折叠床上,刘悦先后打了几个电话,我都没接。

从那以后,我经常借口加班在单位睡。

我不想累了一天,回到一个不属于我的家。

就这样磕磕绊绊地住了一年多,我玩了命地存钱,正好那年赶上单位补了点儿工资,加上卖房子剩余的几万,很快地就攒到了三十万。

我发誓等首付的钱够了,就买一个好房子,搬出去。

至于岳母她们的那个大房子,再大我也不会惦记。

只不过,我的计划很快地又泡汤了。

岳母知道我们攒了一点儿钱。

就逼着我买一辆车:「买了车,刘悦上下班不用总挤公交了。」

虽然不悦,但我又同意了。

我和妻子这一年在备孕,万一妻子怀孕了,不管是她自己开,还是我接送,确实方便。

于是,花了十几万买了一辆紧凑型的小轿车,白色的,样子挺好看,很适合女人开。

而且,按照岳母的指令,车主写的是刘悦。

我倒不在意,车主写我们俩谁。

在意的是,我们买车后,刘源三天两头地来借车!

这辆车都成给他买的了,油钱我掏,保险、维修费用我掏,就连他喝多了酒叫个代驾,都会叫我下去接他,好让我付钱。

行!这一切我认了,可是如今他开车撞了人,凭什么让我去顶罪?

顶罪工作就丢了!

工作一旦丢了,我在这个城市立足的根本也就没了。

「妈,对不起,这个罪我不能顶!」

妻子没有阻止我,在屋里默默地擦眼泪。

「好你个王岩,我们家供你吃、供你喝,还把女儿嫁给你,我们算是把良心喂了狗了,既然你不肯帮刘源,那你给我滚!

「刘悦!你听听啊,这就是你选的男人,关键时刻你也看到了,根本就指不上,明天给我去离婚,否则你也给我滚!」

这是我出门时听到岳母骂我和妻子的话。

但这一次我没有回头。

深夜,我再次独自一个人回到了单位。

那一夜,即使偶尔会有从办公楼后面驶过的火车,依旧觉得很放松,睡了一个好觉。

只是这放松的感觉也就只维持了几个小时。

第二天上午,我就接到了岳母的电话。

岳母告诉我,刘悦已经去自首了,并炫耀她教育出来的女儿是多么优秀。

听到这个消息,我在电话里第一次向长辈爆了粗口!

放下电话,我急忙去了交警队,并找了一个朋友帮忙。

我的车就停在交警队后面的院子里,车头有着明显的变形,说明出事的时候发生了剧烈的撞击。

找了负责妻子案子的警察。

「警察同志,我爱人的案子?」

「你也是体制内,不会不懂法吧?肇事逃逸不但要承担全部责任,还会触犯《刑法》,是会被追究刑事责任的!」

「我要是说人不是我爱人撞的,您信吗?」

「扯淡!你妻子什么都承认了,而且细节都对得上,案子已经调查完了,事实清楚,你说不是妻子撞的有什么用?」

「要是能找到我爱人不在场的证据呢?」

已经离开的警察,听我说完,回头看看我:「找到再说吧!我可以晚点儿再跟领导汇报。」

我看有戏急忙出来,但在交警队门口见到了刘源。

「你还知道来?」

「姐夫,瞧你这话说得,那是我亲姐,如今犯事儿了,当弟弟的还不得来看看!?」

「你姐会被判刑的!」

「知道!我找一个懂法律的哥们问过了,不过还好我姐是合同工,出来后再找个工作,不碍事儿的!」

「你他妈放屁!那是你姐!」听着他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像极了一个素不相识的路人,在谈论一件有趣的事。

「别废话!我不知道那是我姐吗?让你顶你又不同意,我有什么办法?」

「就问一句,你姐替你扛了,良心过得去吗?」

「我有什么过得去过不去的,她不就我这么一个弟弟?我要是被判了我姐的良心过得去吗?」

「我草你妈!」

我再也忍不住了,飞身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

谁知这一招并没直接制敌,刘源一拳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胸口,我直接倒地。

反过来,刘源骑到了我的身上,开始疯狂地挥动拳头。

我只好拼了命地护住头,并暗自恨自己草率了。

不过好在是交警队门口,很快路过的警察就制止了刘源。

警察听说打人的是我小舅子,也就没有多管。

刘源得意地竖起一根中指,扬长而去。

坐在地上,我轻轻地摸摸脸上肿起的地方。

这一刻我彻底地明白了,不光是卖掉的房子、挨的打,亦或是现在妻子甘愿为弟弟顶的罪,这一切我们都是活该自愿!

所有付出,根本就没有在人家心里激起哪怕一丁点儿的浪花!

他逃脱了法律的制裁,竟然还站在了道德的高地。

这个牢坐得不值得,一忍再忍换不来怜悯,必须主动出击。

下定决心之后,我先去了医院,打听了一下受伤人的情况,那人重伤或者死亡,直接决定着法院的量刑。

被撞的那个人还在 ICU 抢救,也就是说,重伤肯定了。

接下来妻子不但会被定罪,我们也将负担着巨额的民事赔偿。

第一步当然先去寻找妻子不在场的证明,迫使案件重新调查。

这个证明其实并不难,妻子昨天还在上班,只要证明事故发生时妻子还在单位就可以了!

不过到了妻子的单位,才知道不这么简单,妻子在事故发生的时间,早已经下班了。

而且门口的监控还拍到了我们家的车。

这个视频对我妻子不利,因为没有拍到开车的人,警察完全可以怀疑当时就是我妻子开的车。

正在我着急的时候,妻子的同事提供了一条命线索:「快下班的时候好像她弟弟来管悦姐借钱,具体什么时候走的,没有注意了!」

「车是谁开了看到了吗?」

「没有!」

我谢过妻子的同事,心中暗喜,这也是一个好消息,毕竟当时刘源是在的。

刘源昨天确实喝酒了,这个是岳母承认的。

也就是说,刘源是开着车去喝酒的,他来借钱应该是为了喝酒。

按照他姐的性格,这个钱她一定是会借的。

借了钱,刘源应该会送刘悦一程,那么最好不是送回了家,这样妻子就会乘坐公共交通。

对了,乘车记录!

我和妻子结婚以后就共用一个支付宝。

输入了登录密码,我很快地查到,昨天有一条乘车扫码的记录。

扫码的时间是晚上的 19 点 22 分,距离事故发生的时间还有 1 小时 3 分钟。

显示乘坐的车辆是 7 路公交车。

公交车总公司,我借口妻子昨天乘坐 7 路公交车,钱包丢在了车上,与工作人员大吵了一架。

直到我拿出了支付宝的扫码记录,那个工作人员才叫来了经理。

经理也是怕事情闹大,迫不得已,同意了我的请求,并帮我根据扫码机的编号,找到了那辆公交车。

监控里显示妻子是 19 时 22 分在东山立交桥站上的车,20 时 19 分在天和路公交车站下车。

「终于找到了!」我看到视频上面的时间和画面,心里窃喜。

从天和路下车后即使立即开车赶往北二环以外的国道事故发生地点,6 分钟也是来不及的。

「可以拍个照吗?」

经理点点头。

「钱包找到了?」经理错愕地看着我。

「没有,但请保存好这段视频,我已经报警了,很快警察会来取证!」

这时,岳母打来了电话:「王岩,赶紧回来,把东西收拾收拾,滚出去!」

我无奈地笑笑,心道:「正好轮到你了,竟然就来了电话,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

借了一辆车去收拾东西。

一进门就看到他们一家三口正在吃中午饭,而且还在喝酒,像是庆祝一般。

「姐夫,来喝一杯?」

「别理他!」岳母忙制止,随后就跟我说:「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也就行了,从今天起,你就正式地和刘悦离婚了!」

「哼!民政局你家开的?你说离婚就离婚了?」

「妈!你先别让他跟我姐离婚,等他把赔偿家属的钱也都赔了,再说吧!这个穷小子还有点儿作用!」

「也对,那就再等等!」

我听着这母子俩无耻的话,真的替刘悦不值。

「刘悦去顶罪,你们却在家里庆祝?你们的良心难道被狗吃了?」

「你别忘了,我们是让你去顶罪,我姐是看你不去,才自愿去的,换句话说,是替你顶得罪,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无耻的逻辑!我不会让你姐坐牢的!」

刘悦「嘿嘿」一笑:「我姐就我这么一个弟弟,我进去了她心里更难受。再说了,我姐自首了,也承认了车是她开的,人是她撞的,车又是她的名字,你如何翻盘?」

「你应该操心的是如何凑齐一笔钱用来赔偿人家!」

「无耻!」

听着这些丧良心的话,我快步地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被翻得乱七八糟,我们俩的东西被丢了一地。

不用看,东西被他们翻过一遍了。

我悄悄地在窗帘盒下面取出了一个微型摄像头。

这是我住进来之后安装的,其实是为了防备他们进我们的房间。

说再白点儿是怕刘源那混蛋偷我们东西,也好留下证据。

妻子胃不好,总是会胃酸胀,所以常备胃药,时不时地就要吃上一粒,已经养成了习惯,所以胃药必须拿走。

不过看着药瓶里面的药,我却起了疑心,这药已经买了有一段时间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

随后,我去了一家熟悉的药店,又买了一瓶一个牌子的这种胃药,一对比虽然药片有些相似,但绝对不是一种药。

「大夫,您帮我看看这是什么药?」

中年药剂师接过了我递过去的小药片。

「小伙子,你这真是考验人啊,这样一小片也没有包装,费点儿劲啊!」

「没事您大概帮我看看就行,我就怕吃错了药,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行!我看看!」

中年人看了又看,而后又闻了闻!

好一会儿,才说道:「不确定,等会我给你拿几种对比下!」

下午,我再次来到了交警队,见到了负责案子的警察。

因为朋友再次打了电话,警察的态度明显地好了不少。

我给他看了调查的成果,随后他又询问了我一些情况。

「好,我去跟领导汇报一下,不过你最好也做一下你妻子的工作,如果她站出来主动地推翻以前的笔录,对我们会更有利!」

「好的,不过您看我能不能见见妻子,做做工作。」

当着妻子的面,我拿出了一段录音。

录音是中午回家时候录的,让她看看他家人的嘴脸。

妻子看完默不作声,只是流泪。

随后我又拿出了两个药瓶。

一个是胃药,一个是叫作「优明思」的药。

「什么意思?」

「你看看这两种药有什么不同?」我倒出里面的药片给她看。

「没有不同,好像一样!」

我点点头:「其实这段时间,我怀疑你吃的一直都是这种药,优明思!」

妻子拿起了「优明思」的药瓶,立即被其适应症所吸引。

适应症显示这是一种避孕药。

这一年我和妻子积极备孕,不知道怎么,就是怀不上,我们俩也偷着去做过检查,结果我们双方各方面都很正常,查不出原因。

现在终于知道了,是岳母偷偷地替换了妻子的胃药。

妻子崩溃了。

其实任谁也不会相信,亲妈竟然会对自己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

「我们走吧,离开这城市!」妻子哭了好一会儿,这才说出了一句话。

妻子被我说通了,主动地提出来要推翻所有的笔录,并申请重新调查。

十一

事不宜迟,我在得到案件重新调查的通知后,立即开始做准备。

我查看了摄像头录制的视频,并截取了岳母偷偷换药的一段。

随后根据妻子昨天下车的地点,推算出了刘源他们喝酒的酒店。

当然还是那个方法,我谎称昨天弟弟在这里吃饭丢了东西,调取了视频监控。

视频里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刘源从进店到离开的全过程。

当然饮酒也是看得清清楚楚。

我用手机偷偷地录了下来,这个是用来和刘源谈判的筹码。

随后我又去化验了药品的成分,医院找朋友开了一份假的诊断书,还打印了一份协议。

做好这一切,我终于准备要和老刘家谈判了!

我打了岳母和刘源的电话,谈判的地点就在家,要是在外面实在是丢不起那个人。

家里,还是日常吃饭的那个餐桌,只是今天却成了我的战场。

一边是岳父、岳母还有刘源。

一边则只有我一个人。

但我并不觉得孤单。

我带了一个笔记本电脑,放到了中间,并悄悄地打开了录像功能。

「姐夫?你这架势可不小啊,这是要搞哪一出?」

「对啊,王岩,你中午不是刚刚滚蛋吗,怎么?」

「谈判!」

「草,谈什么判?姐夫,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判?」

我拿出了刘悦昨天下班的视频。

「刘悦昨天是你送到了东山立交桥附近,没错吧?」

「没错啊!那又怎么样?」

「你就嚣张吧。接下来有你不嚣张的时候!」

我随之继续:「刘悦在东山立交桥下车后,找了一个地方吃饭,在 19 时 22 分的时候坐上了 7 路公交车!」

视频显示的是刘悦在公交车上。

「王岩,你这是要搞什么名堂?差不多就行了!」岳父好像看出了门道,终于说话了。

看了一眼岳父,发现已经用上了我送的手机。

「爸,您知道吗?就是您的默许害了一家人!」

「你放屁!」岳父听了没有说话,岳母则是抢先开始骂道。

「今天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怎么就害了全家人?」

我指指视频:「别急先看视频!」

「你们看到了吗?刘悦 20 时 19 分的时候在天和路下的车。

「也就是说,在昨天 20 点 19 分的时候,刘悦还在天和路。

「天河路距离北二环以外的国道事故发生地点,至少有 15 公里。」

我打开了高德地图,给他们看行驶的路线和距离。

「按照刘悦的开车技术,在短短 6 分钟的时间里是无论如何也来不及的,也就是说我找到了刘悦不在场的证明。」

「哼,说了半天就这?我姐只要认了,你觉得警察会重新调查吗?」

「就是!你已经不是我们家的人了,所以我们家的事,你也不用管了!拿着东西滚吧,不然我就报警!」

「好啊,你报!报警了正好来看看我搜集到的证据!」

岳母听了愣在了那里!

我又操作电脑,打开了另一个视频。

「刘源,昨天你撞人前喝了酒,也找到证据了,你可以看看!」

刘源看着我打开的视频,立即愣住了,嘴角有着一丝的抽搐。

「你个王八蛋,想怎么样?」

「怎么样?去自首,把你姐换出来!」

「草,你想得美,她就我这么一个弟弟,她不会不管我的!」

「你可想好,今天我是在家里说,所有的东西都是可控的,如果我把这些交给警察,后果你应该明白吧?!」

刘源听我说完,脸僵了,他怕了!

「刘源不要听他的,这就是在吓唬你,无论如何你也不能去,又不这一辈子就完了!」

我听岳母说完,又打开了一个视频。

视频中岳母偷偷地进了我们房间,打开柜子拿出一个小瓶,然后往里面装东西!

随后我又拿出了那两个药瓶,每一瓶里面拿出一颗。

「这是刘悦的胃药,而这是一种避孕药,妈!你看看这两种药你熟悉吗?」我故意拿给已经惊慌的岳母看。

「这能说明什么?」

「说明你偷偷地换了刘悦的胃药,你女儿在长期吃避孕药!」

「这真的是你干的?」岳父听到这儿,立即满脸愤怒地看向岳母。

「你别听他的,胡乱拿两种药就在这儿瞎说!」

「我已经找地方化验药品的成分,结果很快就会出来。还有我已经拿到了你大量购买优明思的证据。」

我拿出手机,打开了一张照片:「你拿我的医保卡,去买的优明思不错吧?要不要再给你放一下买药那天的视频!?」

「不要了!」我作势要操作电脑,岳母急忙制止。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只是想让你们等刘源结婚了再要孩子!」

此刻,我知道胜利的天平已经偏向了我这一方,这也是这么多年以来,我第一次在这个家坐直了身体。

「第一,刘源去自首,主动交代,争取宽大处理!」

「不行,我不去!」

「你想好,我如果去举报,你一样被带走。还有如果警察知道了你是醉驾,肯定会重判,同时,保险一分钱也不会赔。」

「你敢?我会告诉我姐!」

「你们不是说,从今天起我和你姐离婚了吗?所以你姐管不了我!」

刘源呆在了那里,嘴唇都已经紫了!

「第二,这套房子是我的,今天就把协议签了,过后配合我去过户。不过放心,我会让您二老在这里养老!」

「这个更不行!房子是我们家的,绝对不能给你!」

房子是岳母的命,但我的房子难道不是我的命吗?

「投毒对人造成伤害,即使是你自己的女儿,你也会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我说着拿出了一张医院的诊断单。

岳母看到单子上面的诊断结果,顿时失去了力气,彻底地瘫坐在了椅子上。

「第三,刘源找工作的钱是我出的,我要拿回来!今天就可以转账!」

我打开了手机的收款码,递过去。

「第四,刘悦出来之后,我们会离开这里,从此之后不要再联系了!」

「你他妈不要太过分啊!你这是要往死里整我们啊!」刘源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只是我一瞪眼,他立即不敢再多说!

「王岩,这么多年,我们家确实对不起你,但看在我们是一家人的份上,能不能?」

「不能!」我看着又回来的岳父,说出了我的心里话。

「我娶了刘悦,是因为我爱她,在这个家我处处忍让,甚至放弃了尊严,是因为你们是她的家人。但剥开了刘悦,你们什么都不是!今天我就要连本带利地拿回我的一切!」

岳父被我说得哑口无言。

说完,看所有人都没有反应,我打开了手机,拨通了负责我们案子警察的电话。

「我现在拨通的是警察的电话,在电话接通之前如果你们不做出决定,那对不起,咱们法院见!」

「嘟 ……嘟……嘟……」

「好了,我们同意!」

「妈?」

「闭嘴,还不都是因为你个混账东西!一会儿收拾收拾东西去自首吧,别让你姐在里面过夜,你姐一着凉容易胃疼!」

我挂断了未接通的电话。

拿出了一份协议,并打开了收款码!

十二

当天晚上,刘源自首了。

刘悦出来后,我把她接去了宾馆住。

她跟我说不想见任何人。

我知道这一次她是彻底地对这个家绝望了。

但我没有告诉刘悦,我和岳母他们之间达成的协议,毕竟血脉是改变不了的,希望时间可以抚平这些伤痕吧。

有房子做威胁,我相信岳母也不敢再干涉我们的生活了。

第二天,被撞的人成功地抢救过来了,但是落得终身残疾。

我通过关系帮忙疏通了一下,在调查报告里面隐去了刘悦顶罪的过程。

刘源主动交代,极度配合,并积极进地行赔偿。

最终只被判了一年半,附带民事赔偿 105 万。

保险公司赔了 60 万。

岳母他们把棺材本拿出来,补了剩余的 45 万。

我主动申请工作调动被允许,很快地带着妻子去了另一个城市。

由于积极备孕调理,妻子很快地就怀孕了,我用 50 多万交首付买了一栋大房子,幸福的家再一次变得完美,开始为迎接新的生命做准备!

刘悦的自述:

我出生在城市,长在城市,本以为已经很幸运。

却是不想遇到了一个有着强烈控制欲的母亲以及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弟弟!

从小到大,我的所有决定都是听母亲的,并在一条规划好的道路上,一步步地长成了母亲想要的样子。

对于弟弟,还是那句话:「我只有这么一个弟弟。」

从小到大,处处都让着他,其实也没有觉得不妥。

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王岩。

说实话,王岩远不是我心中的那个白马王子,家在农村,帮不上什么忙,只能靠自己!

但是农村长大的他,身上却有一种吸引我的气质。

他聪明,学习成绩优秀,考上了重点大学,还考上了公务员。

他凡事都要较真,一言一行都透着一股子倔强。

他孝顺、体贴,照顾父母尽心尽力,每年我的生日和结婚纪念日都会买礼物。

他向往自由,面对任何问题都会乐观地对待,以至于我都开始羡慕,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他那样追求自由的勇气。

结婚后,我努力地想在他乡给他一个温暖的家,但却摆脱不了我的原生家庭,反而一步步地把他也拽了进来。

看着他那个向往自由的心一次次地被母亲压制,看到他为了家庭和睦默默地忍受,看着他一次次地备受弟弟的折磨。

我想过和他站在一起,但从小的教育和束缚告诉我:「不可以。」

直到亲眼看到我的爱被亲人一次次无情地践踏,才开始重新思考我的付出到底值不值得。

我们是一家人,是亲人!

但是「亲人」这个词,却成了他们用来绑架我的枷锁。

我是女儿、是姐姐,但我更是一名妻子。

我渴望做一个孝顺的女儿、一个伟大的姐姐,但是我更应该做一名体贴的妻子。

终于,母亲和弟弟对我一次次毫无底线的索取伤害到了我,让我彻底地看明白了一切,这一次我选择站在了丈夫一边。

我不是妈宝,更不是扶弟魔。

我们去了另一个城市,彻底地获得了自由,这一刻,终于体会到了我丈夫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我用努力获得想要的生活,并为此活得心安理得!」

备案号:YX11vRQvQA0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