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没有搞笑沙雕的小甜文?

我穿成了白雪公主的后妈。

我每天朝九晚五,兢兢业业,烦得魔镜都不想说话。

好不容易送走了白雪公主这个麻烦精。

结果王子他把我绑了。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你绑我干啥?」

王子解开衬衫领口,倾身色诱我:「我要干什么,你还不清楚吗?」

……

「好家伙,我拿你当女婿,你竟然想睡丈母娘!」

01

我穿书了,穿成了白雪公主的后妈。

我本以为我会是《沉睡魔咒》中的安吉丽娜·朱莉,美艳不可方物,抬手呼风唤雨,出行狂霸酷炫拽。

可下人告诉我,我就是个被国王抢来的悲催村口小芳,空有美貌,没有势力。

这我就不高兴了。

我芳龄二八,还未成家,你让我给人当后妈?

什么?你说国王老头很有钱?

说什么呢!那可是我的老 baby!

我看着瘫痪在床上的老国王,决定收回刚才那句话。

老国王他人虽然瘫了,但色心未瘫。

他摸着我的小手艰难地喘着气说:「等我病好了,我就宠幸你。」

我面上懵懂点头,心里骂骂咧咧。

老色鬼,人都半残了,还惦记着糟蹋黄花大闺女。

我带着我的侍卫小李子回了卧室。

问,就是外国人名我记不住。

我对着屋里的那扇大镜子,开启了每日灵魂一问:「魔镜啊魔镜,天冷了,我不想努力了,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大哥来看穿我的脆弱?」

魔镜没有回答,魔镜它表示不想理我。

我只好把这份折磨加诸到另一个人的身上:「小李子,你说国王什么时候能死,我什么时候才能继承他的财产?」

小李子他很是无语,修长的身姿站得分外直挺:「王后殿下,谨言慎行。」

我啧啧地欣赏着他帅气的俊脸,很是不解国王的用意。

在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女身边,放一个这么帅的贴身侍卫,合适吗?

莫非那老头想考验我的定力?

还是他格外相信自己年老色衰的魅力?

总之,我决定让小李子加入我的阵营。

「小李子啊,你看你年纪轻轻,必是骨骼清奇,与其给那老头卖命,不如跟我上下一心。」

小李子俊眉微皱,看似做了一番极难的心理挣扎,最后对我行了个骑士礼:「王后殿下,臣以骑士之名,愿将一切都奉献给您,为您效忠,至死不渝。」

02

虽然贴身侍卫是国王老头为我安排的,但人却是我亲自选的。

那天,我享受了一把选秀的快乐。

各式各样的年轻小伙排排站,看得我眼花缭乱。

小李子是那个欧什么……算了,就叫他马冬梅吧。

他是马冬梅男爵家的远房侄子。

在一众人群中,他金灿灿的黄毛和帅气的脸庞闪瞎了我的眼。

我看着他被铠甲包裹住的精壮身躯,一时没忍住,对马冬梅男爵问道:「令郎的胸大肌为何如此健硕?」

小李子闻言淡淡地扫了我一眼,那眼里的杀气让我当时拍板定案:「就他了。」

想刀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我就喜欢看别人不服我却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自从他当了我的贴身侍卫,肉眼可见地萎靡了许多,那张俊脸都颇为憔悴。

王宫里的人都以为我给国王戴了绿帽子,吸光了小李子的精气。

其实我不好意思说是因为他太过操心。

我给他赐名小李子,他说我不如叫他老妈子,天天给我收拾烂摊子。

「王后殿下,你每天无所事事,就会找事,上个厕所都能迷路,何时才能成就你口中的大业?」

我嫌弃地瞥了他一眼:「我今天摆烂,明天摆烂,天天摆烂,这不是自律这是什么?」

小李子:「……」

鉴于我再不做出一番丰功伟业,我这唯一的属下眼瞅就要弃我而去。

于是我带着小李子四处耀武扬威,就好比那 cixi 和李莲英。

「cixi 是谁?李莲英又是谁?」小李子用他那低沉磁性的嗓音问我。

「呃,东方的一个王后和……太监?」

小李子站在原地,浑身直冒寒气地看着我,我严重怀疑他来王宫打工的目的。

你这么对待你的老板,真的不怕被开除吗?

可我又不能真开了他,毕竟没有比他更贴心的侍卫了。

人帅、话少、办事利索,活……好不好我不知道,但他身材真的挺好的。

因此我只能对他狡辩:「太监就是大内总管,大内总管就是骑士长,我是夸你的意思。」

他显然不信,冷着张脸给我带路,将上厕所迷路的我带回了宫殿。

唉,现在的王后可真难当啊。

03

总之,我投身于自己的人设,努力给白雪公主找绊子,俨然是一个合格的后妈。

这一日,我那傲娇的镜子终于发挥了它的作用,用一种公事公办的声音对我说道:「王后很漂亮,可白雪公主比你更漂亮。」

??

「你们镜子还会自己 CUE 流程的吗?」

镜子它不理我,我甚至能感觉到它对我翻了个白眼。

我委屈地对小李子哭诉:「就连个镜子都瞧不起我!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比我更漂亮呢?」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勾魂眉眼,烈焰红唇,妖娆无比,怎么看都是一个大写的满意。

这镜子典型地没有见识,年少不知御姐好,错把萝莉当成宝。

瞅瞅人家老国王,多懂得欣赏,我都能当他闺女了,他都能将我绑了过来。

小李子无奈地看着我,然后对镜子说道:「你就不能骗骗她,惹她发疯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魔镜沉默了一会儿,看得出它格外地纠结,可它最后还是选择实话实说:「白雪公主她比你好看。」

我:「……」

「王后殿下,要不我帮你把它砸了吧。」我那忠诚又粗暴的侍卫如是说道。

「不,不用。」我抹了抹自己虚假的眼泪,对他吩咐,「去帮我找个猎人来,要刀快的那种,我不想再看见白雪公主了,你让他把她带到森林里杀掉,然后把她的心脏带回来给我,作为她死了的证据。」

「为……」小李子刚要说话,就被我抬手打断。

我故作深沉:「不要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聪明的人自然会懂。」

虽然我也不咋懂,但 b 装到位了总归没错。

「我不是想要说这个……」他无语凝噎。

「那你要说什么?」

「我想说,我去动手不是更好,殿下哪有钱请猎人?」

……

哎,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如你所见,我是王后,但我没钱,所以我才想谋权。

国王那老头估计是觉得自己一时半会从床上起不来,生怕我包养小白脸,竟然一分钱都不给我。

所以,侍卫就不是小白脸了吗?还是……

我幽幽的目光看向小李子的下半身,他条件反射地捂住自己,一脸戒备地看着我。

怪不得我上次说李莲英他的反应那么大,不会童话也有这种设定吧?

不会吧,不会吧?

唉,真可怜,我摇摇头,决定以后对他好点。

这王后当得如此憋屈的,估计也就只有我了。

不仅要照顾侍卫的心理素质,还要欠自己侍卫的钱。

04

最后我还是让小李子帮我找了个猎人。

虽然我很想省下这份钱,但我觉得小李子他去不得。

一是因为白雪公主有主角光环,无论谁去杀她都会走向放了她的剧情。

二是因为两个人都年轻气盛,孤男寡女的,还相遇小树林。

虽然小李子有可能那不行,但我还是担心他跟那瞎镜子一样没眼光,看上了白雪公主。

那我的篡位大业岂不是就剩我自己孤掌难鸣?

所以我带着小李子跟在猎人身后,准备一睹名著中毫无逻辑的一幕。

白雪公主皮肤雪白,两颊嫣红,正惊恐地看着猎人抽出他的杀猪刀。

而那五大三粗的猎人看见白雪公主纯洁善良的样子,犹如天使一般,实在忍不下心。

他对白雪公主说:「是王后让我来杀你的,那个女人蛇蝎心肠,嫉妒你的美貌,可我实在对你狠不下心。

「可怜的小公主,你快跑吧!跑得越远越好,千万不要被她找到!一定要活下来!」

好家伙,上来就出卖雇主,这就是你们猎人的职业道德吗!

拿了我的钱,让我欠着债,还把我当怨种。

我站在角落里生着闷气,一旁的小李子忍着笑意。

月光透过枝丫缝隙打在他的侧脸上,眉眼如画,鼻梁高挺,喉结随着他憋笑的动作上下滚动,甚至带动了他整个胸腔都在跟着震动。

那曾经迷惑我的健壮胸肌隐藏在铠甲里,透出一股 A 到人腿软的气息。

我耳根一红,还挺勾人啊小东西。

我清了清嗓子,正了正身,一本正经地看向猎人的方向。

白雪公主早就跑没了影,他还傻傻地站在原地。

半晌后,他回过神,找了只野猪,剖了心,就走出树林准备回去糊弄我。

所以,人心和猪心那么大差距,他是当我傻吗!

我勤学苦读 985,他竟然想把我当成九年义务教育漏网之鱼?

可我又不能拆穿他,我对不起国家对我的栽培和教育。

我愁眉苦脸,然后一脚栽进了坑里。

哪个天杀的在这种地方挖个坑!不知道我五体不勤,平地都能表演漂移吗?

我可怜兮兮地看向小李子。

他蹲在坑边俯视着我,笑意吟吟:「王后殿下,您这又是在表演什么把戏?」

我恼羞成怒:「还不快把我抱上去。」

05

被小李子抱在怀里,我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十分地满意。

这手感,这触感,这……

「王后殿下,您再乱摸,我就把你扔下去。」小李子沉声威胁我。

「嗨,看你这抠搜样,」我不舍地挪开我的手,「你们男人穿成这样,不就是给人摸的吗?」

他停下脚步,挑眉看我:「我穿成什么样?」

我上下扫了他一眼,紧密结实的铠甲,毫无缝隙。

「呃……或许,你有没有听过什么叫作制服诱惑?」

小李子显然没听懂,他警告地瞥了我一眼,然后继续抱着我往回走。

他抱着我就像抱着个玩具,一点负担都没有。

这安全感,让母胎单身的我不禁倾诉欲爆棚。

我对他说:「小李子,等我篡位成功了,我把你收为我的男宠吧,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作一步登天。」

小李子脚步一顿,紧了紧抱住我的手,无声地威胁。

这点小场面我丝毫不惧,继续说道:「到时候,我把甜茶也收进我的后宫。」

甜茶是我的另一个护卫,那忧郁的长相,真的很像提莫西•查拉梅。

只听小李子冷笑一声:「你想得还挺美丽。」

「嗨,」我了然一笑,对他说道,「你放心,到时候王后我还是最疼你。」

小李子手一松,把我扔在地上,留给我一个不屑的背影。

我揉揉摔疼的屁股,从地上爬起:「还挺傲娇,男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兴趣。」

小李子的手紧紧地握着身侧的佩剑,回头凉飕飕地瞅了我一眼。

我立马改了口:「好好好,我只收甜茶行了叭。」

凶什么凶。

谁想他更生气了,拔剑就把身边的树给砍秃了。

我唏嘘地噤了声。

男人啊,你的名字叫真难懂。

06

白雪公主丢了,王宫里竟没人在意,包括她那个瘫痪在床的国王老爹。

但最近国王隐隐有好转的趋势,他摸我的手越来越勤,打量我的视线也愈加一言难尽。

看来我的夺权篡位计划要加快进程了。

我悲丧着脸回到房间,小李子竟然不在。

「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女人。」

魔镜他心如止水,甚至跟小李子学会了敷衍:「尊贵的王后殿下,您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在山那边的白雪公主她比您更幸福。」

我:「……」

「你怎么不问我山那边在哪?」魔镜忍不住先开口。

我面无表情:「哦,我知道啊,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人跟着唱起来了吧?

「那是蓝精灵,不是小矮人……」

「哎呀,没事,反正都是小矮子,所以,魔镜,毒苹果要怎么做?」

「算了,我自己研究吧,你个废物魔镜,除了废话,还能干啥,一天天,就知道叭叭叭。」

插不进话的魔镜:「???」

历经七七四十九天,我终于做出了完美的毒苹果。

问,就是数字吉利,今日宜出行。

我戴着手套,用手捏着苹果把,防止自己摸到外面的毒药把自己毒死,然后带着小李子雄赳赳气昂昂地直奔山那边小矮人的木屋。

临走前,我还嚣张地大笑两声,给魔镜念了一遍我的反派台词:「只要白雪公主吃了这苹果,就必死无疑,到那时候,我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了!」

切,它以为我不知道它是国王派来监视我的眼线吗?

07

我看着眼前低矮的屋檐,第一次对白雪公主的身高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这丫头这么矮的吗?这都能进去?

白雪公主天真又可爱,就是眼神不咋地。

就我这化妆技术,她竟然也信。

她接过我的苹果,两颊羞涩,啃得格外带劲。

然后两腿一蹬,瞬间倒地。

小李子在我的淫威下,被迫哈哈干笑两声,大声喊道:「白雪公主从此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恭喜王后,贺喜王后!」

别说,还真挺有 cixi 和李莲英那味。

直到确定跟踪我们的人走了后,我带着小李子找了个视线绝佳的地方躲了起来。

可在这猫了好几天,我人都发臭了,都没等到说好的王子。

小李子挠挠胳膊上的蚊子包,忍不住问我:「殿下,您到底在等什么?」

我双眼无神,饿得发昏:「等王子啊。」

「王子?」他挑眉,「什么王子?」

我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哪知道是什么王子,百度都不一定知道他姓啥叫啥,我就知道是邻国的王子。」

「邻国……这里的邻国只有利伯维尔。」他轻声呢喃。

「哦,」我没注意他的异样表情,敷衍道,「那就是这个利……国的王子。」

「我们等王子做什么?」

「等王子把白雪公主吻醒啊,这样我才能完成任务,才有可能回家啊。」我唉声叹气。

「王子他不会来了,我们走吧。」

我一怔,诧异地问:「为啥?」

小李子他眼睫轻垂,挡住了他的眼睛,让我琢磨不透他的神情。

只听他嗓音略带沙哑地说道:「因为我就是利伯维尔王子的侍卫,王子他已经死了。」

「他怎么死的!?」

那我的任务怎么办?

「被暗杀,幕后凶手就是圣纳泽尔的老国王。」

我震惊:「那你来宫里是为了给你家王子报仇吗?」

他沉沉地叹了口气:「是……殿下,如果您……」

我急忙握住他的手,打断他的话,殷切地张口:「大哥!我叫你一声大哥!你以后就是我亲哥!只要你带老妹逃离火海,什么王位、狗位,老妹我双手奉上,当然,给我留点钱就更好了!」

小李子:「……」

这叫什么?这叫雪中送炭!这叫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我正愁任务做不了,要是被老国王糟蹋了怎么办,这现成的大腿就送上门来了。

我哥俩好地踮起脚揽住他的肩膀:「大哥,你给我说说你那计划呗,让老妹看看,能不能帮你出谋划策啥的?」

小李子面无表情地拿下了我的手:「王后殿下,你不给我添麻烦就行了。」

「真、真的吗?」我羞涩又期待地看着他,「我真的可以躺平了等带飞吗?你负责乱杀,我负责嘎嘎?」

小李子闻言静静地看了我半晌,然后叹了口气,说道:「你到时候注意自己的安全就行,我怕我没有工夫管你。」

我立马点头如鸡。

就在我俩准备往回走的时候,他突然回过头,沉着嗓子叮嘱我:「回去后离甜茶……离尼尔侍卫远点,他是国王的眼线,少跟他说话。」

「好。」我乖巧回应。

不说就不说嘛,干啥黑着张脸。

08

等待谋反的日子里,我兴奋得睡不着觉。

我要给我的此次行动起一个名号。

古有安史之乱,靖难之役,今有我林某人王后叛乱。

就是不能记录到史书上,让我颇为遗憾,想想也无甚可惜,毕竟我只负责躺平。

我听着外面噼里啪啦的打斗声,激动得赶紧关上了门,生怕波及自己。

但我忘了封窗。

因为甜茶从外面翻了进来,将我绑了起来。

哦,他现在在我心中配不上甜茶的名字了,人家叫尼尔。

尼尔带着我来到阵前,我看着医学奇迹,突然站立的老国王,心里只有一首凉凉。

这个老银币。

我又转过头看着对面阵前的主帅小李子,他手里拿着剑,正横在白雪公主雪白的脖颈上,跟我遥相呼应。

此时,我突然想高歌一曲,因为我想起英雄联盟中的一个传统——两军交战,不斩乐师。

想了想,还是小命要紧,毕竟旁边还有个老六。

「戈尔德·凯尔,你想拿白雪公主换我的王后,这功课你做得可不足啊。」老国王呵呵直笑。

小李子,不,凯尔,他沉着一张脸,冷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老国王讥讽大笑:「那白雪公主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儿,你拿一个野种来换我的王后,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

我就说嘛!这个糟老头子怎么可能生出那么漂亮的女儿!

白雪公主闻言满脸泪痕,眼中带恨。

「那你是什么意思?」凯尔问道。

老国王洋洋得意:「我要你退兵,然后给我利伯维尔北边的领地。」

这话一落,凯尔那边的士兵不干了,纷纷喊道:

「你个老头臭不要脸!」

嗯,我也觉得。

「是你被我们围攻了,还想要我们领地,做你的春秋美梦吧!」

嗯,言之有理。

「王子殿下,杀了他们!」

王子殿下?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别啊!大哥们!小妹我还想多苟活几日!

吵闹间,我感觉脖子一疼,紧贴着我的匕首在我的脖颈间拉了一道口子,血顺着伤口往下流。

「考虑得怎么样啊?戈尔德·凯尔。」老国王胜券在握地嗤嗤发笑。

凯尔握剑的手青筋暴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他抬手对身后的士兵喊道:「退兵!」

呜呜,果然还得是我的好大哥啊!

09

大哥他不光退了兵,还用城池将我换了过去。

就是没给我松绑这一点让我不太满意。

我狗腿地对大哥表达我的忠心:「大哥你放心,我以后指定给你养老送终,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亲闺女,我一定不拔你氧气,还找老嫂子伺候你,包你满意!」

大哥他黑着脸有点生气,难道这还不够?

我试探着问:「要不两个?一个老嫂子给你捶腿,一个老嫂子喂你吃水果,岂不……」

我闭了嘴,不敢再说了。

因为大哥他不耐烦地解开了衬衫领子,三步并两步向我走来,然后把我推倒在后面的床里。

淦,我有这么身娇体软易推倒吗!

他半俯在我上方,一张俊脸贴得格外近。

「你、你要干啥?」我咽了咽口水,紧张地问道。

他轻声笑了笑,手指暧昧地拂过我的脸庞:「我要干什么,你还不清楚吗?」

我娇羞道:「不清楚。」

他果然上了套,霸总似的说:「那我就示范给你看看。」

说完,他低头吻了下来。

我害羞地闭起了眼睛,然后又愤愤地睁开了眼睛。

就这?就这?

这个吻蜻蜓点水,清汤寡水。

说好的干柴烈火、欲火焚身呢?

你不能因为是童话故事,就敷衍我吧,有什么是我尊贵的 VIP 不能看的?

我很是生气,然后一脸正气地推开了他:「好家伙,我拿你当女婿,你竟然想睡丈母娘!」

凯尔:「……」

被我推倒在地的凯尔沉默不语,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眼光看了我许久。

我觉得他在怀疑自己的魅力。

其实不是他魅力出了问题,是我比较害羞而已。

但我不想告诉他,因为他肯定会说我果然是在馋他的胸大肌。

而我是一个矜持的美女。

10

曾有姐妹告诉我,男人你得吊他两天才能同意,我认为很有道理。

可还没等我开始钓鱼,我就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白雪公主逃跑了。

哎,都怪这生活太过安逸,我都忘了正事没提。

我叉腰横眉怒目:「好啊你个利伯……还是西伯利亚国王子,你是不是吻白雪公主了!要不然她怎么能醒?」

凯尔摇了摇头,十分黑线地说不是自己。

我更气愤了:「你竟然还敢撒谎!不是王子的真爱之吻根本唤不醒她!」

他没问我话语里为何如此地笃定,轻飘飘地吐出一句:「这世上又不是只有我一个王子。」

呃……还挺有道理。

我心虚地转移话题:「那她跑了会怎么样?」

「不会怎么样,就是会带着她老公回来复仇而已。」

我:「???」

怎么的,童话秒变宫斗剧?

回凯尔国家的路上,他处处叮嘱我要小心,不要离开他的视线。

事实证明他多余了,笑死,因为我们根本没回去。

在半路上,我们「偶遇」了三十万大军。

这得是多害怕我大哥啊,毕竟我大哥逼宫老国王只用了二万精兵。

我们很识时务地被「请」到了白雪公主老公的国家,美其名曰让我们参加他们的婚礼。

此时我想吟诗一曲:哦,我那孝顺的继女。

11

我和凯尔被关在一起,我怀疑我那继女对于给她便宜老爹戴绿帽的心思十分地着急。

凯尔依旧一身银白铠甲,但还是挡不住我想上下其手的心。

没办法,我馋他的胸大肌真的挺久了!

他上下扫了我一眼,对我嗤之以鼻:「我对丈母娘可没有兴趣。」

……这就是传说中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但我是谁,我可是白雪公主的后妈!

万千小学生的梦中的敌人!

我冷嗤一声:「说不准白雪的老公对丈母娘感兴趣。」

凯尔的一张俊脸青了又黑,黑了又紫,总之就是五彩斑斓的黑。

我继续火上浇油:「而且,我看他长得有点甜茶。」

凯尔闻言半眯着眸,语气不善地问我:「你果然还没忘记尼尔,非得要我杀了他吗?」

……这么血腥暴力的吗,这时候咋不记得你自己是童话故事了?

我不敢再继续老虎口拔毛,话锋急转:「那哪能呢,我大哥这么英俊潇洒的人天天在我眼前,我怎么可能记得那个尼尔呢?」

凯尔拧眉:「大哥?」

「不不不,王子殿下。」

自从凯尔的身份暴露后,我俩的日常地位来了个乾坤大挪移。

我不禁感慨曾经耀武扬威的日子,当初的打工人小李子多招人疼啊。

现在这个王子殿下动不动就威胁我,还不让我看美男。

没有美色的日子,属实是寡淡无味。

这就是爱情的苦吗,我可以选择不吃吗?

「不能。」凯尔冷冷留下一言,然后走到桌边坐下小憩,「快睡吧,明天是场鸿门宴。」

哎呦,小童话竟然还懂我祖国的经典文化。

就是这茫茫夜色,孤男寡女的,你不对我做点什么,是不是有点太辜负我继女的心思了?

凯尔用行动回答我,他能,因为他真在桌边活生生坐了一宿,说是为了我的安全守着我。

淦,还真他娘的是个童话故事。

12

第二天,我顶着欲求不满的黑眼圈参加了白雪公主的婚礼。

我看着同样被请来的老国王,打了个招呼:「哎呦,好久不见哦。」

老国王看见我身后的凯尔,回我一声冷哼。

今天这个剑,我是一定要犯的。

我坐过去,落井下石地问他:「你不挺厉害的吗老头,咋也被绑来了?」

老国王愤愤不平,甚至还 diss 我:「要不是你没杀死她,我们至于在这相见?」

行叭,反正跟他解释主角光环他也不懂。

这老头当初非不信,非要我想办法杀了白雪公主,我要不听他的,他就要对我酱酱酿酿。

我问他:「你为啥不自己动手?」

他说:「已故的王后给我下了诅咒,我无法对白雪公主动手,不然就会死于非命。」

我说他怎么瘫痪还那么猖狂,原来是个演技派,怪不得被绿,还被亲亲老婆下了诅咒。

老国王看向我身后的剑拔弩张的凯尔:「你就算想现在杀死我给你哥哥报仇,也得先解决白雪吧?」

凯尔面色不善地看着他,不置一词。

就在我怀疑两人快要看出火花的时候,白雪公主牵着她的王子出了场。

她依旧乌发白容,天使一般的长相,只是眼里不再单纯,而是充满了阴鸷和憎恨。

好家伙,这就黑化啦?

别说,还挺对味,要不是我贪慕凯尔的胸大肌,真想跟这样的白雪来一出故乡的百合花开了。

她扯着嘴角,讥讽地对我们笑:「父王,母后,欢迎你们参加我的婚礼。」

我毫无感情、全是技巧地鼓了鼓掌:「恭喜,恭喜。」

白雪冷笑:「我看你们一会还笑不笑得出来。」

难道不是你一直在笑吗?我的便宜大闺女。

但我不敢说,因为我们周围围了一圈的人,拿着剑指着我们,准备一声令下就送我们驾鹤西去。

13

凯尔将我护在身后,皱着眉看着白雪的——老公。

「哈罗德·伊夫力?」

我这才跟着把视线投向了那个没有存在感的王子。

他双眼空洞无神地注视着前方,像一个呆滞的木偶。

「他这是怎么了?你们认识呀?」

凯尔蹙眉:「他被巫术控制了,他是我的挚友,他父王在遥远的伊斯贝兰王国做客,听闻他最近的行为很不正常,便给我传信让我前来看看。」

我无语:「所以你是早有准备,主动前来的呗?亏我还以为我们命不久矣,想要跟你来个临终表白来着……」

凯尔一怔:「你说什么?」

我恼羞成怒:「没听见就算了!」

凯尔伸手牵过我的手低头浅笑,声音小小的,都蒙在了他震动的胸腔里。

他说:「乖,等我收拾完这里,我们回去表白。」

我还没发表意见,白雪她先不乐意了,她尖声喊道:「你们当这是哪里!来人,给我杀了他们!」

侍卫们一拥而上,凯尔护着我且战且退,还顺带一个拽着我裙子不放的老国王。

凯尔的剑被他们收了去,他随手拿了一个烛台架子充当武器。

虽然我的白马王子此刻有点滑稽,但依旧不妨碍我觉得他帅呆了。

所以,「说好的你早有准备呢?人呢!」

凯尔脸上罕见地挂满了不好意思:「我以为她要婚礼后发难呢,谁想到这么经不住刺激。」

……这白马王子多少沾点缺心眼。

就在我吐槽他不靠谱的时候,旁边斜刺过来一把剑刺向了凯尔。

我惊恐地看着他血流如注的肩膀,顿时怒从中来,抬手捡起一块不知道哪来的板砖,照着那个侍卫的头用力砸了下去。

他娘的,我都没这么欺负过他呢!

我捂住他的伤口呜咽:「可心疼死我了。」

惹得凯尔低低地轻笑。

「你还笑!」

他轻咳两声,掩耳盗铃:「不笑了,不笑了,别哭了。」

他手足无措地帮我抹掉眼泪。

我嚎啕得更大声了:「你的救兵呢!」

「来了来了,你睁开眼看看。」

「哦。」我瞬间睁开了眼睛。

前来支援的侍卫顺势就将战局扭转,擒了白雪,还顺带了一个自投罗网的老国王。

我终于放松地叹了口气,原来童话故事的走向也挺生性。

14

白雪公主的老公,就是凯尔的兄弟,那个什么什么夫的,清醒后感天谢地,非要留我们做客。

凯尔义正辞严地拒绝了他,说要回家听戏。

我纳闷:「什么戏?你们西方也流行这个?」

凯尔神秘一笑,附在我耳边说:「你不是要跟我表白吗?」

我老脸当场一红,随后又深深犹豫。

这不是童话故事吗,万一我们婚后没有幸福生活怎么办?

凯尔见我一副为难的样子,变了脸:「怎么,你后悔了?不愿意?还是你没忘记尼尔,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我拉住他的袖子将他拽了回来,小声说出了我的顾虑。

凯尔当场黑了脸,咬牙切齿地说:「我不行?」

他将我扛了起来,转身就宣布:「启军,回营!」

回国后,凯尔刚带我见了他的父母,然后跪地就求了婚。

还没等我沉浸在第一次被求婚的激动中,他直接宣布第二天婚礼。

……

好家伙,老国王当初都没你这么猴急。

凯尔勾唇邪魅一笑:「我给你证明一下我行不行。」

「噗嗤——」我破坏了气氛地捧腹大笑,「笑得很好,下次别笑了。」

凯尔很无语,他决定不再跟我废话,抱起我就往屋里去。

不愧是白马王子,公主抱得很标准。

然后就是尊贵的 VIP 不能看的了。

不过,凯尔,很行。

15

我叫戈尔德·凯尔,利伯维尔的二王子。

我进入圣纳泽尔王宫是为了给我哥哥报仇。

他是被老国王谋害而死。

起初,我收买了欧卓纳男爵,伪装成他的远房侄子,进了宫内的侍卫选拔。

我本想着成为老国王的侍卫,然后找机会下手杀了他。

但这计划被突然而来的王后破坏了。

王后她也就比老国王的女儿白雪公主大两岁,听说是被老国王强行抢来的。

她长得确实美艳勾人,但我是来杀人的,不是来选美的。

初次见面,她那句「令郎的胸大肌为何如此健硕」,简直是奇耻大辱,让我忍不住想当场杀了她,但被欧卓纳男爵按住了。

我忍住了火气,做了她的侍卫。

她说我长得像他们家乡的一个伟人,于是叫我小李子。

我发现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骨子里全是幺蛾子。

她很烦,又是迷路又平地摔的,给我找了不少麻烦。

刚开始我听她说想杀了白雪公主的时候,我很是嗤之以鼻,果然越美的女人越是蛇蝎心肠。

但她奇奇怪怪,她嘴上说着狠话,却始终狠不下心,想杀白雪公主,又总是放了她。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老国王在威胁她。

因为去世王后的诅咒,他需要在保持自己声誉的情况下,借他人之手除去他那个会巫术的女儿。

好吧,就像梅利莎说的,他被绿了,心里有点扭曲。

梅利莎就是王后,但她总跟我说她叫林羽,一个……东方人的名字。

我开始和脑子不大好的王后相依为命(她说的)。

我看着她每日忙活得要命,不是在给白雪公主找茬的路上,就是喊「小李子救命」。

我开始觉得王后可爱起来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我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她,可这个女人竟然没在意,她又收了一个侍卫,管他叫甜茶,总是一脸星星眼花痴地看着他。

我有点生气,我又开始频繁地在她眼前晃。

她终于不再看尼尔了,把视线放回了我的身上,这让我很满意。

她今天又垂头丧气地回来了,说是老国王又占了她的便宜。

我压抑着心中的暴戾,想杀了那个死老头子。

她不开心,她跟我说,要不要和她一起谋权篡位。

我忍住了自己想要立刻答应的冲动,不然这个女人很会蹬鼻子上脸,满脸的洋洋得意。

半晌后,我回答她说:「好。」

我半跪下,握起了她的手,吻了下去。

我对她宣誓:「我愿将一切都奉献给您,为您效忠,至死不渝。」

我会护她,守她,还有……爱她。

做一个真正的骑士。

作者:胖胖龙不加糖备案号:YX11bvyQkOg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