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没有什么甜文宠文可以推荐的,谢谢?

早上我醒来打开水龙头时,发现流出的竟然是血,还没来得及惊叫,嘴巴就被紧紧捂住。

男朋友的声音在耳边压低:「别出声,外面全都是丧尸。」

很重很重的血腥味。

我回过身,才发现他白衬衫上全都是血,脖子上血肉模糊,还有血在疯狂地涌出。

「我被咬了。」

1

他的脸色发白,低沉的声音却透着极致的冷静:「我先出去,你把门反锁不要出来。」

「老公。」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恐惧还有绝望倾涌而来。

「会没事的,桌上有豆浆油条,你吃一点,我就在外头守着,我不会走。」

他一点一点地推开我的手,态度如此坚定。

「我不,我不要。」

我没有松开,反而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搂住。

我不要他走,即便只是在门外,那也等于是隔绝了两个世界。

「我有可能会变成丧尸。」

「我不怕!」

「如果你真的变了,那我就跟你一起变。」

我不松,死也不松手。

2

他一动不动,沉默了几秒钟后轻轻地叹口气。

对于我。

他从来都是无可奈何。

桌上的豆浆油条还热着,是我昨晚说想吃,所以一大早的,趁着我还没睡醒他出去买。

谁知道回来的路上,扑过来一个男人,朝着他的脖子狠咬了一口。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周围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奔散着跑向各处。

墨言的反应也极快,一把推开男人拔腿狂奔,在回来的路上,无数个活生生的人被扑在地上。

甚至就在楼下,我们对门那个女的就被她家男人按在地上疯狂撕咬,肠子都被扯出来了。

3

「我有可能会变成丧尸,只有出去你才安全。」

墨言坐在沙发上,血已经不流了,眼睛红得可怕,抬眸看向我的眼神透着嗜血的欲望。

「那又怎么样?你真的变成丧尸,就我一个,我也活不成,与其被别人咬,还不如被你咬。」

我狠狠地咬了口油条,从牙缝里挤出的最后一句话。

墨言没有回应,他眼睛愈发地红,像是被血染过,身子在颤抖,脸色透出死灰,脖子的青筋也在一点点显出,看起来极其吓人。

「你没事吧?」

我急忙凑过去,却被他极其粗鲁地一把推开。

「不准出来!」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冲出房门。

「砰!」

门狠狠地砸上,根本容不得我半点矫情。

「啊……」

门外传来他压制的痛苦惨叫。

我试图去开门,他的声音发颤且哀求:「小依,听我一次,就这一次,不要出来。」

一扇门仿佛隔绝两个世界。

我在里,他在外,我靠着门哭着喊他:「墨言……」

「没事,我没事。」

一开始,他还能应我,直到最后没了动静。

「墨言!」

「墨言!」

我哭着喊着,轻轻地拍着门,祈求他一声回应。

可没有。

一直没有。

直到门外传来低声的吼叫,仿佛是野兽透着暴躁。

「墨言,是你吗?」

「墨言,你应一下我,是不是你啊?」

我猛地爬起身,透过猫眼看出去。

墨言正背对着门,在他跟前是对面那俩公婆。

那女的半边脸血肉模糊,肠子还在外头晃荡,而那男的正在对着墨言龇牙咧嘴地示威。

墨言没有闪开,只是定定地站在那里仿佛一座山。

那男的扑过来了。

我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正要惊叫出声。

墨言一把拽住他的头发,往旁边的墙上使劲一砸。

「砰!」

巨响伴随着西瓜爆裂的场面,实在是太过血腥。

我差点没吐了。

而那个女的愣了一下,居然感受到害怕,走了。

男的一动不动。

墨言这才缓缓转过身,我才发现他瞳孔已经发白。

刚才那两个丧尸也是这样。

瞳孔发白,透着死灰,墨言也已经变成了丧尸。 

4

世界末日的第一天。

我的男朋友就变成了丧尸,而我只能透过猫眼望着他。

四目相对。

他龇牙咧嘴地瞪我,然后转过身背对着门。

他没有走,还是守在门外,有路过的丧尸他就扬起拳头。

我们租住的是私人公寓。

一室一厅。

门外是狭长的过道,左邻右舍都住着不少人。

丧尸病毒爆发的时候。

公寓里不少人都被感染,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甚至在睡梦中,就被枕边人给咬了喉咙。

我唯一能看到墨言的方式,就是通过这小小的猫眼。

无数次望出去,都是他的背影,始终没有看到他转过头来,仿佛已经变成不知疲倦的雕塑。

「墨言!」

「诶,墨言!」

四周似乎没有丧尸,我盯着他的后脑勺,小心翼翼地喊。

动了!

他动了!

他缓缓地转过身,泛白的眼瞳透过猫眼在盯着我。

「你还记得我不?」

「我是你老婆,你守在这里就是为了保护我。」

我的声音稍微大了点,突然冲过来一个丧尸,被墨言一把拽住头发,狠狠地撞向那面墙。

「砰!」

那头直接被砸爆。

我只能直呼「卧槽」,丧尸的世界这么暴力凶残。

墨言以前多好的小伙子啊,温柔贤惠,知书达理,现在动不动就直接要爆人的头。

「老公你好厉害啊。」

「那些丧尸都不是你对手,你好棒棒 ~」

马屁还是要拍的。

他手一松,那丧尸滑落在地上。他直勾勾地盯着猫眼。

虽然隔着一扇门。

还是能感觉他对我馋得很,龇牙咧嘴的。

5

「家里没水了。」

这么下去,我就算不变成丧尸,也会熬成人干。

毕竟没有系统也没金手指,更没有什么神秘的短信,会在丧尸爆发前提醒囤货。

所以很悲催的,这才第二天,我们家就已经是弹尽粮绝的地步,鬼知道哪个谁是不是死在蓄水池中,总之水龙头里流的都是血。

墨言身姿笔挺地杵在那,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现在已经是晚上。

我已经困了,在他又转过身去的时候回房睡觉。

第二天起床,门口堆放着三大桶矿泉水,还有一堆吃的,薯片饼干全是我喜欢的口味。

「老公,你还记得我。」

我冲过去,趴在门上怼着猫眼往外头看去。

墨言站在那背对着我。

比起之前,他手里还多了一把锋利的斧头。

估计是我的声音引来丧尸。

隔壁家那个老阿婆龇牙咧嘴地扑过来。

墨言斧头一劈。

老阿婆的头就飞了出去,那身子抖索着倒下,还在抽搐,好久好久才终于没了动静。

「老公。」

我压低了声,墨言缓缓转过身,森白的眼珠子没有一点人气,只是冷冷地盯着那猫眼。

「你要还记得我,你就点头,稍微示意一下也行啊。」

我人都要贴在门上了,他居然缓缓转过身,留了个背影给我,意思是说他不记得我了。

「墨言,你别以为这样就能骗我,你再不配合,信不信我现在就开门冲出去?」

我很生气,明明就记得,甚至能听得懂我说话。

还装!

装个屁!

丧尸怎么了,我又不会对丧尸人种歧视。

6

「我数到三,你不转过身,我就开门。」

「一!」

「二!」

我的手已经握在门把上,他的背影依旧如此倔强。

「三!」

我转动了门锁,他猛然转过身,龇出八个大牙,还挺白。

我:「凶什么啊,你别以为变成丧尸我就怕你。」

他龇牙的动作僵住。

「把你牙齿收起来,要不然我就把胳膊递到你嘴巴里让你咬,我跟你一起当丧尸也不错。」

我这话一出,他嘴巴立刻闭上,默默地转过身。

「转过来,我让你转过去了吗?」

我声音一大,隔壁那个老阿公就冲过来。

墨言一斧头过去,默默地又转过来,望着猫眼,死灰的脸上透着一种宠溺的无奈。

他对我一贯地没有办法。

我想笑,只是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滑落脸庞。

三年前,他单膝跪在地上,仰着头说会保护我一辈子,谁知道三年后,会是这样的守护方式。

外面的世界越发凶残。

我所处的位置是城中村,住的是五楼,依旧能闻到浓郁的血腥味,还有腐尸的味道。

这里是南方而且是夏天。

盛夏的太阳一晒,那滋味简直了,我只想吐。

这天早上。

我睡得迷迷糊糊,隐约听到门外的开门声。

那瞬间,我一蹦而起冲出去。

大门微微开着,墨言站在门外拎着大包小包正塞进来。

「老公!」

我激动得喊出声。

他动作一僵,缓缓地抬起头,眼睛透出猩红。

那是对食物的渴望。

我就是最美味的猎物,而他则是可怕的猛兽。

7

我吓得缩了缩脖子。

他脸色一沉,把东西一扔,关门的动作很轻。

「老公。」

我冲了过去。

门已经被锁上,只能通过猫眼看到他正背对着门。

两个丧尸冲过来。

他拎起斧头,一下一个暴力且凶残。

「老公,我想你了。」

我扁了扁嘴,鼻子酸得不行,眼泪直往下掉。

他的后背僵直,许久都没有回过头,只是紧紧地握着那把斧子。

他还是不愿意见我。

我感觉他应该是怕控制不住对我造成伤害。

外头全都是人吃人的世界。

在开始的几天,还依稀能听到人类的惨叫声。

现在几乎听不到人的声音。

只有丧尸的低吼,还有那种龇牙啃骨头的细碎声。

电也早就停了。

到第八天,水龙头里连血水都不再流了。

墨言一直在往房里搬东西。

各种吃的用的,客厅早就已经被塞得满满当当。

他还是守在门口。

楼道的丧尸已经被他清完,就算我说话,也没见有丧尸冲出来,安静得让人心头发慌。

「老公,没电了,你拿回来的那些肉都臭了。」

我趴在门上跟他聊天。

墨言没有回头,也没有应声,自从变成丧尸后,他就没再说过话,应该是已经失去语言功能,但我知道他还听得懂我说的话。

世界末日第十五天。

这栋公寓的丧尸已经被墨言处理干净,就连地上的尸体,还有那些爆浆的头也都没了。

他还是不肯见我,就知道每天偷偷摸摸地往房里塞东西,就在门口那里也不进来。

我能让他这样么?

丧尸都没了,我们俩好好过日子不行么?

这天凌晨。

我就躲在门后,看着门锁终于轻轻地转动。

他枯白的手伸了进来。

我一把抓住:「哇咔咔,看我这回还不逮到你。」

8

他的手顿时僵住。

我望过去,正对上他染了血般猩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带着嗜血的欲望。

「老公!」

虽然有心理准备,我还是吓得缩了缩脖子。

喊声怯怯。

他定定地盯着我,仿佛一整个世纪那么漫长。

突然间,他一把推开我,把门重重地砸上。

「砰!」

声音在黑夜中极响,仿佛惊雷震着耳膜。

「老公,你开门啊。」

我去拍门,透过猫眼,只看到他的后背。

没有回应,只是僵直得仿佛一座雕像,守卫着我们这个家。

「哎啊!」

我捂住了肚子,露出痛苦的哀嚎:「哎啊哎啊,我肚子好痛,老公我肚子痛……」

他终于回过身,透过猫眼,能看到他正在紧紧地盯着这扇门。

「哎哟哟……」

「好痛……」

「老公……」

我缓缓滑落,躺在地上,声音越来越虚弱。

真的……

我要死了,再不进来救我,真的就嗝屁了。

就在我没吭声后的一秒钟。

门锁转动,我赶紧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地瘫在那。

他走进来。

越靠越近,我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道。

这货还洗澡了?

这绝对不是我们家沐浴露的味道。

「哦……你在外头洗澡,你是不是背着我遛狗了?」

我猛地睁开眼睛扑上去,一只手揪住他的衣领,另一只手上下各种乱摸乱捏,肉是僵硬的,没有温度,但绝对不是那种蚀骨冰凉。

至于遛狗,那是我们之间的一个梗。

很久以前,我们一起看过的一个抓奸的综艺,男主借着遛狗的时间去外头找女人鬼混。

「干嘛?」

「瞪着我干嘛?」

「你说,你是不是在外头有人了?」

「居然偷摸摸在外面洗澡?」

「还不进家也不管我,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我双脚架在他腰上,像只无尾熊一样搂着他不放,免得这货又推开我冲出门去不理人。

9

他站桩似的一动不动,透着猩红的眼睛在盯着我。

「干嘛?别以为瞪我我就怕你啊。」

我抬起手,把胳膊怼在他的嘴边:「有种你咬啊,你咬我,我就变成丧尸也咬你。」

他扭过头不看我,也不吭声,僵硬着身子像个木头一样杵着,仿佛是在默默地抗议。

哦不对,是忍耐。

这满满的馋意,就算别过头,也能感觉得到。

「你干嘛不理我?」

「你是不是爱我了?」

「哦,你在外头勾搭上跟你同物种的女丧尸了对不?」

「你们一起在夜晚游荡,一起啃人肉,啃完人肉一起洗澡澡,更有共同话题的是不?」

我越说越大声,他缓缓转过头,猩红的眼中透着无奈,僵硬着一点点地摇头。

还想否认?

我凑近在他的衣领,还有他的脖子使劲地嗅,再往上凑,亲他的脸:「你身上的味道不对劲,仿佛是别人的香水味。」

他就定定地看着我,眼中的猩红在一点点褪去,好像是被我吵到不馋了,还透出一丝紧张。

我瞪他:「你不老实交代,我跟你没完。」

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露出森白的牙齿。

我就往前凑,他下意识地往后仰,避开我凑过来的嘴。

「你真的不爱我了,以前都是主动亲我,现在居然避开,你居然呜……你变心了……」

我嘤嘤嘤地捂住脸,从手指缝里偷瞄他的表情。

他还在瞪着我,眼都不眨的那种,也不吭声,就是安静地站在那,仿佛木桩子一般。

许久……

我都要装不下去的时候,他突然低头,唇轻轻地碰了碰我的额头,然后又飞速挪开。

10

我偷瞄他,这货眼睛都红了,透着满满馋意。

我知道他想啃我,像是饿极的人面对油滋滋的烤肉。

这谁能扛得住,反正换成是我,肯定扑过去狠狠咬一口。

「老公。」我搂住他的脖子,「我知道我很诱人,但我们得研究一下怎么解决这种馋意,要不然以后还怎么处,难道你要天天守在门口?」

他愿意我也不愿意啊,我都习惯要抱着他睡觉。

特别是在末世。

这些天,我孤枕难眠,人都老好几岁了。

我拉着他沙发上坐下,委委屈屈地跟他讲,我这些天是怎么趴在门上透过那个猫眼看他,却只能看到一个背影,真是太心酸了。

墨言很安静,其实他没变成丧尸之前也是很安静的一个人,现在就更加沉默,还扭过头不看我。

那我不能忍了,直接两手捧住他的脸硬掰过来。

四目相对。

他的眼睛越来越红,就像是泛出了血水。

突然间。

他推开我,冲出门,再一次把门紧紧地合上。

「老公。」

我趴在门上,透过猫眼看出去。

他背对着门,身体在颤抖,手已经握成拳头。

他在克制,在努力地压制着想要伤害我的那种欲望。

我拍了拍门:「老公,如果你想咬我,你就咬呗,就一丁点疼,我肯定不会惨叫,这样我就能变成丧尸,跟你一起游荡还一起洗澡。」

他身子一僵,猛地回过头,猩红的眼直勾勾地盯住我。

隔着猫眼。

我也能感觉到他的怒意,他在生气。

11

「嗥嗥……」

他突然发出野兽般的吼叫,转身冲了出去。

「老公!」

我喊他,他却连头也不回,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跑了。

墨言落荒而逃。

我趴在门上一直等着,两个多钟头他都没回来。

我腿都发麻了,想出去找他又不敢,只能靠着门缓缓滑下,眼泪不受控制地滑落。

墨言该不会真的就这么跑掉,不再回来了吧?

早知道我就不勾他了。

明知道人家馋,我还伸胳膊去怼他的嘴叫他啃。

这什么性质?

反正换成是我,都饿成那样了,墨言还拿着烤串在我面前晃悠,我不生气,不弄死他才怪。

天已经大亮。

我趴在窗后偷摸摸地看出去,有几只丧尸在晃悠。

这半个月来,一个活人都没见着,也不知道这城中村还有人不,反正要没有墨言,我现在要不是被丧尸咬死就是活活饿死。

来了……

他来了……

墨言手持着斧头出现,扬起手就朝着丧尸脑袋砍去。

这场面血腥且暴力。

我差点没惊叫出声,紧紧地捂住了嘴。

他一斧头一个。

突然间,转头看向我,眼中还透着血一样的猩红。

这货在发泄愤怒。

以前他多斯文多温柔的人啊,变成丧尸后好暴戾。

不过我不怕,看着他一斧头一个,就觉得哎啊,不愧是我男神,好 Man,好帅,好拽酷炫……

如果不是怕引来丧尸,我就使劲给他鼓掌吹口哨,来一句:「老公六六六,老公天下第一牛……」

不过越看越心慌。

墨言好像是疯了,一直劈,一直劈,一直劈。

那些丧尸在他面前就像是柴火,而他是劈柴的工具人,不知疲惫一般,手都没停过,甚至眼睛都不眨,也不知道眼睛累不累。

我就趴在窗户上看,看到他越走越远就要离开视线范围,急忙喊出声:「老公,你回来,你别不要我,我发誓,我再也不勾引你了。」

真的,我再也不那么嚣张地晃着胳膊往他嘴上怼了,我会穿得严严实实连块肉都不露。

他脚步一顿,僵硬且缓慢地一点点转过身体。

12

猩红的眼睛望向我。

虽然没说话,可这么多年的默契让我知道他不会走。

他只是去砍丧尸了。

我守在家里,数着时间一直等,等到太阳落山。

门外终于传来动静。

门锁在转动。

门被推开。

他走了进来,第一次主动站在我的面前。

手里没有斧头,他又洗了澡,换了件干净的白衬衫。

「你过分了哈,自己找地方洗澡不带我。」

是真的委屈。

我们以前都是一起洗澡的,还说要一起洗一辈子。

结果末世一来,他变成丧尸后就物种歧视不带我了。

我不得不担心,他会不会觉得女丧尸更有共同话题,从而嫌弃我讨厌我抛弃我。

他就沉默地看着我,眼睛直勾勾地泛着淡淡的猩红,不过不像之前那样要咬我一口的凶。

我边嘤嘤嘤边抬眸偷瞄他,他突然转身朝门口走去。

「老公!」

我一喊,他脚步一顿,回头看向我,又往外走。

就在门口。

门没关,他看向我,缓缓地抬起手一晃一晃。

像女鬼在招魂。

此时此刻,就差一句:「我死得好惨啊……」

换成是别人我肯定吓得屁滚尿流,冲进房间把门一关,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但招手的人是墨言,我不但不怕反而有点期待,屁颠屁颠地跟上去。

末世以来。

我第一次踏出房间。

从一楼那个门走出去的瞬间,腐尸的味道简直了。

我差点没窒息。

就在地上,目光所及之处,不下十具尸首分离的丧尸。

全都是墨言砍的。

我再傻也明白,他在这砍了一整天其实是给我开路。

大概是因为我说想变成丧尸跟他一起游荡一起洗澡,所以他现在要证明就算我没有变成丧尸,也能跟他一起游荡一起洗澡。

当年也是这样。

我说羡慕别的女孩子有个那么完美的告白仪式。

他就在宿舍楼前捧着花,站在蜡烛围绕成的爱心里,大庭广众下,喊我的名字,还在我跟前单膝跪下,求我当他的女朋友。

就在一辆车门前。

他停住脚步,示意我上车。

幸亏我大学时候有考过驾照,虽然是三脚猫功夫,可在这末世中,还是能派上大用场。

墨言在副驾驶座指路。

我开着车,照着他所指的方向,最后停在别墅前。

大门敞开。

里面装修极其豪华。

关键是这里的水居然没停,也没有被污血侵染。

我打开水龙头,看到清澈的自来水流出的那瞬间,鼻子一酸,差点没感动到哭出声。

墨言在望着我,指了指浴室的方向。

我知道了,他是想说他就是在那里洗的澡,沐浴露的味道,就是他身上的味道。

13

「哦。」

我指着他跺脚:「你自己偷摸来别墅享受不带我,要不是被我怀疑你遛狗,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带我来住大别墅了,对不?」

我知道这确实是无理取闹,但我不这么做,墨言根本就不会理我,只会背对着我疏远我。

我们的相处,永远就像是隔着无法跨越的鸿沟。

而现在,我气鼓鼓地瞪着他。

他避无可避,只能抬起头轻轻地摇了摇头,否认我的指控。

「那你干嘛不早点带我来?还需要等到我怀疑你?」

我继续不依不饶,他看看我,又看看外头,张嘴发出的却是「呜呜」的声音,努力地在解释。

「哼!」

我下巴一扬,努力地把盈满的骄傲给压回去。

看我厉害吧。

丧尸都能被我气活,「呜呜」地张嘴会说话了。

「反正我不管,你以后不准离我远远的,洗澡一起洗,睡觉一起睡,吃饭也一起吃。」

无理取闹哪家强?华夏中原王小依!

墨言沉默地跟着我。

去哪?

当然是去浴室,我已经好久都没淋着水洗澡了。

关键是还有男神给搓背。

这感觉太幸福。

不过我还是洗得很快,怕水洗完了下次就没了。

然后我把别墅翻了一遍。

一共两层楼,装修很豪华,院子也很大,围墙很高,还有个地下室,里面好多红酒。

「老公,我们终于也能住豪宅了,我好爱你。」

这种时候当然是扑进他的怀里,像只无尾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怼着他的脸就是使劲亲。

这货的眼睛越来越红,我在亲他,他却想吃掉我。

我是不介意的,望着他咧嘴「嘿嘿」地笑。

要不是怕他生气,我就把白嫩嫩的胳膊怼他嘴上让他咬,我也变成丧尸,我们俩就一人拎一个斧头,到外头去砍丧尸玩。

反正都世界末日了,死就死呗,也没什么大不了。

其实我是个很丧的人,一直以来,死亡对我来说其实也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事。

但墨言要我活着,每次我表露出想变成丧尸的想法,他就很生气,眼睛通红地把我丢开,自己跑到外头,使劲儿地砍丧尸。

14

豪宅周围的丧尸都被墨言砍了,尸体也被拖走。

我已经能出去溜达。

墨言在旁跟着,手里还拎着斧头,遛我像是遛狗。

这里是豪宅区,跟之前的城中村不同,人还是挺少的。

墨言也清理了不少,所以目之所及没看到什么尸体,空气中也没有之前那种腐臭。

「老公。」

我主动去拉墨言的手:「你好棒棒啊,那些丧尸都打不过你,你简直就是丧尸王。」

他瞥了我一眼。

我满脸堆笑,特狗腿地搂住他胳膊:「我这个弱小无助的人类,一定得要抱紧你大腿。」

他面无表情,任由着我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

变成丧尸后的墨言更加拽酷冷,八百年不吭一声,大多数时候,都是极其冷漠甚至主动疏远。

我才不让他这样,他离我远一步,我就往他这边凑两步,直到挂在他的身上为止,每当这种时候,他总会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老公,其实我们这样的生活也蛮自在的。」

我跟着墨言在某超市零元购,把堆满的购物车往外推。

「是活人?」

「居然还有活人!」

刚走出大门就听到久违的呼喊,而且是个女孩子,还喊得很大声,满是惊喜,根本不怕丧尸咬她。

我扭头一看,顿时明白她为什么不怕丧尸,周围都是军人,还带着枪,而她也是一身军装,看起来英姿飒爽,让人特有安全感。

但下一秒,黑幽幽的枪口齐刷刷地对准墨言。

「你们想干嘛?」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挡在墨言的跟前,还双手张开,像只炸毛的猫,怒视那些人。

「小姑娘,你身后的好像是丧尸,快点让开。」

有个阿叔在喊我。

刚才那个女孩子也冲着我喊:「你快让开啊。」

在人类的眼中,丧尸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必须得一枪爆头,然后把尸体拿去烧掉。

「我不让,丧尸怎么了?丧尸就得被枪怼着吗?你们这是物种歧视,是不对的。」

我喊得理直气壮,只是眼眶一下子红了。

其实我很害怕,这么多人我打不过,万一他们要抢走墨言,或者不由分说就要把墨言干掉怎么办?

15

「小姑娘,你再不让开,那只丧尸会吃了你。」

那个阿叔又喊了。

「他不会吃了我的,他不是丧尸,他是我老公,他一直在保护我。」

我瞪着那些人,声音已经发颤:「求求你们了,不要伤害我老公,他没有咬过人也没吃过人。」

那些人面面相觑,他们不信,丧尸怎么可能会不咬人。

可墨言就站在我身后,并没有做出攻击我的举动,所以他们也迷糊,没有第一时间开枪。

几秒的沉默后,那个女孩子突然朝我走来。

「你别过来。」

我当即冲她大吼,我不能让她靠近,不能让她确定墨言就是丧尸,那样墨言会很危险。

「你别怕,我们没有恶意,不会伤害你们。」

那女孩子脚步一顿。

我当然知道他们对我当然没恶意,可对墨言呢?

「跑!」

我握紧墨言的手,拔腿就朝着旁边的停车场冲去。

「哎,小姑娘。」

他们在喊我,可我拽着墨言连头都不敢回。

那边是我的同类,可我选墨言。

但还没跑几步。

墨言突然脚步一顿,我被他拽得手生疼。

「跑啊?」

我回过头去喊他,正对上他泛起猩红的眼睛。

这一瞬间,恐惧跟绝望疯狂地涌上心头,眼泪瞬间汹涌而出:「你想干嘛?」

他想干嘛我不会不知道,只是不敢相信而已。

所以到了这一刻,他要抛下我了,想要把我甩给那些人了。

果不其然。

在我的质问声中,墨言坚定地要推开我的手。

「老公……」

我哭着喊他,可他面无表情,硬是要把我的手拽开。

「我不要啊,你别想甩开我。」

手被他硬生生推开的瞬间,我整个人就扑了过去。

挂他身上这种。

我真的不要太熟练,怕是树懒都没我这么会挂。

「你俩干嘛呢?」

那小姑娘看得一头雾水,那个大叔:「哎哎哎,我们可不是什么坏人,不是光抢女人不要男人的那种丧尽天良的匪徒哈。」

他们没看出墨言是丧尸。

我一愣,望向墨言,他眼睛的猩红掩盖住丧尸特有的那种死鱼的白,所以他们没认出来。

16

「哈,我们能干嘛?我们就是想秀一下恩爱,毕竟太久没见到人了,有点小激动。」

我努力地挤出笑,边解释边紧紧地缠着墨言不放,想要甩掉我门都没有。

他们很无语,特别是那女孩子,唇角还抽了抽:「那什么,你们要跟我们一起吗?我们已经设了安全区,那地方没有丧尸。」

「不用!」

「我们挺安全的,就先不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连连摆手后,紧拽着墨言压低声:「走,不走的话,他们要弄死你我就跟你一起死。」

他在定定地盯着我。

我也在盯着他,这种时候,他永远都瞪不过我。

终于他还是抱着我走了。

那些人没有追上来,我坐上车才终于松了口气。

总之回到别墅。

我把门一关,窗帘一拉,望向墨言咬牙切齿。

这货居然要甩掉我,他怎么敢 ,看来是对他太好,让他忘了这个家一向都是我做主。

「想不要我了是吧?」

「迫不及待地就要把我丢给别人了是吧?」

我一步步逼近,墨言一步步后退,直到后背贴在墙上,双手无助地挡在胸前阻止我靠近。

「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一直在刻意地跟我保持距离,就为了今天吧,为了今天把我送走。」

我最后一句话,说得咬牙切齿,抬手怼在他胸口。

这货怎么敢的啊。

居然不问过我,就偷摸摸地自己瞎做决定。

墨言摇着头,努力地想解释,「呜呜」地想跟我扯什么人类跟丧尸没未来的大道理。

我会理他?

讲大道理谁不会,问题是做不做得到啊。

我直接脚尖一踮就怼过去亲在他的唇上。

很凉。

没有温度的凉意。

四目相对,他的眼睛迅速泛起骇人的猩红。

17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伸舌头。

还咬他!

谁说只有丧尸会咬人,我也会,咬破他的唇。

那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唇齿间。

我真的是个疯子,这一瞬间,我就想也变成丧尸。

他突然一把推开了我。

猝不及防中,我跌坐在地上,而他眼里已经染了血。

他转身就走。

我冲过去,一把抱大腿:「你不准走,我不准你走。」

我这个人就是偏执,就是认死理,爱的人就算是变成丧尸,我也不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

变成丧尸又怎么样?

那我们就一起去啃人类呗。

就算会被爆头,那就一起被爆头呗。

万一死了能变成鬼,我们还能手牵手一起走奈何桥。

墨言僵着身子一动不动。

我抬起头望向他,眼泪已经模糊了视线:「我求求你了,你别走,我不要你走。」

他摇头。

他居然在摇头。

明明说好了要在一起一辈子,说好的一辈子,结果这才几年啊,他就要甩掉我了。

「好,你走,你踏出这个门,我就去找别的丧尸咬我。」

我松开手了,站起身,两手叉腰凶得很。

这货就是吃硬不吃软。

我 就不信了,凭我的胡搅蛮缠还不能克他。

「走啊!」

「你走啊!」

他不动了,我见他还杵着,干脆一把把门拉开:「出去后我们就各不相干,我就算变成丧尸,也绝对不会再多看你一眼。」

他不走,猩红的眼睛瞪着我,凶巴巴地就是不走。

我比他还凶,龇牙咧嘴:「快走,别在这浪费时间,我还得去打扮一下勾引别的丧尸。」

「砰!」

门被他狠狠砸上。

这货不走了,还别扭地挡在门前,不让我出去。

「哎啊哎啊……」

我捂住肚子,软软地跌坐地上:「我刚才吃到你的血,好像也要变成丧尸了。」

18

墨言一脸错愕,着急忙慌地蹲下身望向我。

那一瞬间。

我勾住他的脖子,然后亲过去。

想要甩开我门都没有,就算丧尸我也照收。

这真就因祸得福。

我发现我们可以亲亲,我居然没有变异。

可能是要丧尸咬一口。

墨言没有咬我,所以我就没有被丧尸病毒感染。

这可就不得了了。

我日常变成啃墨言,趁他不注意就凑过去亲亲。

这货一开始还躲。

后来就麻木了,任由我对他为所欲为上下其手。

人类反击战超级快。

大早上的我睡得正香,突然听到门外喇叭声响起。

这一区丧尸已经被清除,让我们这些幸存者去社区做个登记,还能免费领取必要物资。

我到的时候,队伍已经排得挺长,大家眼中满是激动,脸上掩盖不住的高兴,不过也有不少人笑不出来,眼中已经没了光。

「哎,小姑娘,我见过你啊,怎么就你一个人?」

正排着队。

前头一大妈回过头看到我,满脸堆笑。

「啊?」

我一愣。

「我得感谢你老公,是他救了我,他还把我们这一区的丧尸都给清了,可是个大好人啊。」

「哦对,他是你老公吧?」

「我有次看到你们一起出来,还一起上了一辆车。」

大妈走过来握住我的手,嗓门还挺大。

大家纷纷打量着我开始窃窃私语,在嘀咕某个男孩子。

拎斧头砍丧尸那个。

还穿着白衬衫,每次出现都是干干净净的。

最后走的时候就一身污血。

不过再出现,又是干干净净的,看起来很帅气的男孩子。

19

「对对对,他是我老公,他不喜欢凑热闹,所以我过来替他一起做个登记。」

我满脸笑容,掩盖不住地得意跟骄傲,我男人砍丧尸是牛,一斧头一个,妥妥战神级别。

「嗨,是你啊,我叫沫子,我们见过咧。」

上次那个女孩子。

她是负责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看到我依旧满眼惊喜。

「你好,我叫小依。」

其实还是有点心虚,怕他们发现墨言是丧尸。

但她没什么异样的眼神。

笑容依旧灿烂,还主动跟我握了握手。

旁边的大妈可热情,扯着嗓子跟沫子说:「她老公可厉害了,我们这一片丧尸之所以这么少,全靠她老公全都给砍死了,就连我这条老命也是她老公救的。」

「唔,是吧?」

沫子笑着看向我。

此时此刻,我脸红了,更心虚:「我没在场,不过救人这种事,应该只是碰巧。」

真的,这时候不能吹。

万一他们要见墨言怎么办,或者他们缺人要招墨言砍丧尸怎么办,总之墨言不能见人。

「哪能是碰巧,你这孩子就是谦虚,之前我们这些人全住在枫桥那边,丧尸可多了,都不敢出门,连动静都不敢发出,全靠她老公天天都在那砍丧尸,特别是晚上的时候,还会挨家挨户给我们送水送吃的,这可不是碰巧了吧,这就是英雄。」

「可不是,我们这一家三口的命全都是他救的。」

「我们家也是,要不然别说被丧尸咬死,饿都饿死了。」

「是啊,要不是她老公给送吃的,我们早就成干尸了,更别说后来她老公还把丧尸给清了。」

大家伙儿你一言我一句,说得那个激动。

我才知道墨言做了这么多事。

沫子笑盈盈地问我:「有机会跟你还有你老公一起吃个饭?」

「不不不。」

我吓得连连摆手:「我老公不喜欢跟人接触。」

他连我都想啃,更别说这么多人了,在他眼里都是山珍海味。

「那行吧,那你做个登记,然后留个手机号,我们已经联系有关部门过来恢复电力跟通信,相信很快就能恢复正常了。」

沫子这话让众人都很激动,人类的反扑绝对给力。

我回到家把门反锁。

我们家窗帘一直没拉开,也得亏是独门独户的别墅,我在考虑要不要带墨言离开。

这里是一线城市。

人多不说,而且管理还严格,我不可能一直藏着墨言。

20

「老公,要不我们离开吧,去找个没人的地方。」

我走进卧室。

出门的时候,我就叮嘱他,一定要乖乖地在这等我。

结果门一推开。

卧室里居然没人,我第一反应就是墨言跑了。

那货居然敢跑路。

真以为我是说笑,不敢去找丧尸咬一口。

正脑充血。

「小依。」

熟悉的声音让我僵住,几乎不敢回头。

墨言在喊我?

怎么可能啊,他自从变成丧尸后就不会讲话了。

「小依?」

又是一声喊。

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转过身看过去。

墨言就站在我身后。

长裤白衬衫,干净利落,关键是那死鱼一般的眼睛,此刻竟然透出淡淡的神采。

「你会说话了?」

我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忍不住狠狠地捏了下脸。

很痛,痛得我龇牙咧嘴。

「会一点。」

他话很短,还有点僵硬,却比之前好太多太多。

「不是,丧尸还能变成人的?」

我整个世界观都要崩塌了,瞪着墨言还是不敢信。

「不清楚。」

墨言摇了摇头,我冲过去,直接趴在他胸口。

之前是没有心跳也没有体温。

可现在居然能听到微弱的心跳声,一摸他的胸,居然还有温度,不是之前死人般的凉。

「我的天啊,你好像真的活过来变成人了。」

我激动得差点没哭出声,拽着他来到房里,直接上手剥他衣服, 怎么也得做个全身检查。

他脖子的伤口早已经愈合,身体白白嫩嫩,一捏还挺有弹性,不像之前的僵硬。

我再往他胸口一靠。

这次没隔着衣服,更能清晰地听到那心跳声。

「噗通噗通……」

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动人的旋律。

「怎么会这样?」

我想不通,墨言满是宠溺地望着我,唇角微扬。

他也不清楚。

总之墨言能变成人,绝对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奇迹。

21

半个月后。

墨言的瞳孔彻底恢复成黑色,跟常人无异。

虽然说话还是少。

但已经能说出长句,跟我的交流基本没什么问题。

然后我们研究了又研究。

觉得墨言能变成人,应该是我天天啃他造成的,特别是那次,我咬他还咬出血来了。

以毒攻毒,毕竟丧尸咬人能让人变成丧尸,那人咬丧尸,为什么就不能让丧尸变成人?

虽然角度刁钻,可除了这个,我们实在想不出别的合理解释。

第二次人口普查来了。

这一次通讯跟电力彻底恢复,人类开始恢复生产。

我跟墨言是手牵手去登记的。

走进广场的刹那。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我们身上,都在窃窃私语。

「是他吧?」

「是他,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还真是。」

「长得可真帅啊。」

这句是个小姑娘喊的,我望向墨言满眼都是骄傲。

可不。

我的男人何止是帅,妥妥的小说男主。

「小依。」

沫子又来了,扬手跟我打了个招呼,望向墨言:「你好,我们之前见过的。」

「嗯,我记得。」

墨言唇角勾了勾,低沉的嗓音透着几分淡漠。

沫子给了我们几张单子。

除了登记我们的基本信息,还有两张体检表。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但还是拗不过墨言,我们还是去做了个全身检查。

检查报告出来的那天。

我都不敢看,偷瞄着墨言的脸色,看到他唇角勾出笑,这才一把抢过体检表看了个遍。

一切正常。

墨言的身体已经恢复成人类,体内没有丧尸病毒。

对!

现在的体检报告还多了一项丧尸病毒的检测。

有些人类虽然没有变异。

体内却是隐藏着丧尸病毒,就会被隔离。

然后还出了一种药,经过系统化治疗,彻底清除丧尸病毒后才能解除隔离恢复正常生活。

当天晚上,夜黑风高。

「老婆……」

墨言站在床边,一粒一粒地解着衬衫的扣子。

我:「嘤嘤嘤,你别过来啊,小女子承受不住,」

22

十年后。

人类世界已经恢复正常。

丧尸病毒也已经成了某种传说,而我一胎二宝。

「妈咪,你最爱哥哥还是我啊?」

小闺女搂着我大腿,仰着小脸笑得甜甜。

「我最爱的当然是你们爹地咯。」

我冲口而出,书桌前加班的墨言唇角在疯狂上扬。

我看过去,他也正好看过来,四目相对,他幽深的眸子里,装着的满满全都是我。

  • 完 -

□ 溏心小肉粽备案号:YX11KrwkW11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