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我是学霸的对照组

爸爸说后妈的女儿是要考清华北大的,事事都要紧着她。因为担心我影响她学习,甚至让我搬去舅舅家住。

我考上清华后,亲戚朋友们都夸舅舅舅妈会教孩子,我爸只能尴尬地笑笑。

1.

我妈在我升入高三前意外去世,没过多久我爸就再婚了。

他患得患失地对我说:「月月,你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爸爸工作忙,想找个人一起照顾你的日常生活,让你安心备考。」

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妈妈才走了多久,这么快就要再找个老婆了?

而且,还用「为我好」的理由来搪塞我?

「爸,我不需要人照顾。等我高考结束后,您再找个人作伴,好不好?」我殷切地看着他,希望他能照顾到我的想法。

我不阻止他再婚,可我希望他迟一点,至少等妈妈过世一年后。

可他却说:「你还是个孩子,你不懂,爸爸是为了你好。」

没过多久,李阿姨带着她女儿住进了我家。

她女儿张彤,我认得,我们学校全年级第三名。

而我,上次月考排在两百多名。按老师的话来说,考个本科还是很有希望的,但 985 和 211 就甭想了。

没想到,第三名成了我的继姐。

起初,李阿姨会做我的饭,会帮我洗衣服,还会叮嘱我好好学习。

我妈曾经做过的事情,她都在做着。

但没过几天,区别就显露出来了。

两个星期后,那个周五没有晚自习,大家都放学得早。

我在回家的路上不慎踩空台阶,两只膝盖和手心都破了皮,还有一只脚扭到了,疼得厉害。

我给爸爸打电话,说我摔了。

可还没等我说完一句话,爸爸就说「贴个创可贴,赶紧回家」,然后他就匆匆挂了电话。

我使劲把眼泪憋回去,拼命安慰自己,爸爸工作太忙了,他要赚钱养家。

我一个人一瘸一拐地走向附近的社区卫生中心。

等医生帮我处理完伤口,我再打车回家,比正常回家的时间多用了二十几分钟。

我推开门,只见爸爸和李阿姨、张彤已经坐在餐桌上吃饭了,有说有笑,仿佛他们是真正的一家三口,而我只是个外人。

漫长的一分钟后,爸爸首先发现了我,眼里闪过一抹心虚。

李阿姨站起来,微笑着说:「月月回来了,阿姨去给你盛饭,你快洗手来吃饭。」

我看着桌上的剩饭剩菜,想到我今天放学后的事情,那一瞬间,我只觉得我连爸爸也没了。

「没胃口,不吃了。」我冷着脸走向我的房间。

「站住!」爸爸放下筷子,严厉地看着我。

「你李阿姨给你盛饭,你不说声谢谢就算了,还敢甩脸子,你妈以前是怎么教你的,把你教得这么没礼貌没规矩!」

他不提我妈也就罢了,一提,我就炸了。

「那你又是怎么教我的?我妈才走了多久,你就迫不及待地娶第二个老婆!这个家里,现在还有我的位置吗?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女儿吗?」

「真是反了天了!」爸爸怒气冲冲地冲过来打了我一个巴掌。

我捂着刺痛的脸,眼睛里蓄满泪水,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老何,怎么能打孩子呢?」李阿姨站在餐桌前不痛不痒地说道。

如果是我妈妈,她早就冲过来保护我了。

我回到房里,一个人闷着头哭。

摔下台阶后的扭伤与擦伤,脸上的那一巴掌,全都生疼,可再疼也不及心里疼。

2.

第二天早上,爸爸像没事人一样,完全不记得昨天打了我,也不记得我饿了一个晚上。

至于李阿姨和张彤,更是对我置若罔闻。

接连的变故,让我在学习上分了心。在接下来的月考里,我的成绩一落千丈。

而张彤,进了一个名次,全年级第二。

爸爸和李阿姨高兴地带我们去饭店吃饭,对张彤赞不绝口,关怀备至。

我彻底成了陪衬。

又一次月考,我的成绩又下降了。而张彤,降回了全年级第三。

晚上,我在屋里复习功课的时候,爸爸敲门进来。

他语重心长地说:「月月,你要努力把成绩提升上来。」

「嗯。」我点头应着。

我没有放松学习,没有不努力。

只是,妈妈去世,爸爸再婚,他再婚后的这个家……

我静不下心来。

爸爸深深地叹了口气,徐徐说道:「彤彤成绩好,是要考清华北大的。」

「……」

我无话可说,我的成绩确实不如她。

「彤彤说她最近学习有点受影响,爸爸想让你去你舅舅家住一段时间。」

我捏紧了手,藏在身后:

「我没有影响她学习。」

「爸爸没说你影响她学习。」

他顿了会儿,说:「彤彤现在住的那间房比较小。让你跟她换房间你肯定不愿意。」

所以就干脆让我搬走?

我的心沉到了谷底,思忖片刻后,不死心地明知故问:「去舅舅家住多久?」

「住到高考结束。」

我很想问问他,这话他是怎么说得出口的?他把李阿姨和张彤领回来前是怎么跟我说的?

可我不敢问,我怕他又打我。

以前,他从来都不舍得打我一下。

或许是见我低着头久久不语,爸爸补充道:「咱家要是能出个清华北大的,那可是光宗耀祖的大事。彤彤有这个本事,这一年,家里事事都要紧着她。」

我抬头问道:「那我呢?」

爸爸顿了一下,眼里是不信任,也是蔑视。

他说:「你上哪里的学校都行,毕业后就在家附近随便找份轻松点的工作。」

果然,我问他这个问题,就是自取其辱。

他看不起自己的亲生女儿。是我不好,上高中后反而放松了学习。

「我明天就搬去舅舅家。」

「要不要爸爸帮你收拾行李?」

我用尽力气说出两个字:「不用。」

「那好,你早点休息,别学习太晚了。」说完他就走了出来。

我坐在书桌前,环顾着这间屋子,眼泪终于绷不住地落下。

没了妈妈后,又没了爸爸,连住的地方都要给人腾出来了。

这个晚上,我下定了一个决心。

我要付出更多更多的努力去学习,考上好大学。

我要给自己争口气!

3.

次日一早,舅舅和舅妈一起来接我。

李阿姨皮笑肉不笑地说:「我们家月月就要麻烦她舅舅和舅妈了。」

舅舅不跟女人斗气,冷哼一声,狠狠地瞪着我爸:「我姐才走了多久,半年时间都不到,你就要把她女儿赶出家门了!」

爸爸苦笑着解释:「我也是迫不得已。现在两个女儿都要高考,总要紧着成绩好的来。」

舅舅冷笑不止。

舅妈把我推进屋里,关上门后对我说:「别管你爸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只要记得,你还有舅舅和舅妈,不是孤身一人。」

「嗯!」我重重地点着头。

有舅妈帮忙,行李收拾得很快。能带走的东西,我全都拿上了。

走的时候,只有李阿姨假模假样地送到门口,爸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动不动。

他大概对我很失望,我成绩不好让他脸上无光了。

这一天,我离开了这个家。

自从爸爸再婚后,或者应该说是从妈妈去世后,这个家或许就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

到舅舅家后,次卧已经收拾出来了。

舅舅拿着 iPad 翻看家教老师的信息,问我想找哪个老师补课。

舅妈拍打了舅舅一下,而后对我说:「月月,你舅让你补课是为你着想,不是逼你学习。我和你舅都尊重你的意见。」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数息后重重地点头,目光坚定:「我想补课,麻烦舅舅舅妈帮我请家教。」

舅舅和舅妈高兴得眉欢眼笑,齐齐应声:「好。」

接着,舅妈去做饭,舅舅继续让我选家教老师。

考虑到补课费,我跟舅舅说,可以分阶段请家教老师。于是,我选了一位大一在读的大学生交给舅舅去联系。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逼着自己把失去妈妈的悲痛埋在心底,不再去想家里的糟心事,努力静下心来学习。

在学校里,我一如既往地认真听课、记笔记,到了舅舅家,等家教刘老师过来后就听她讲题。

刘老师有针对性地对我的错题进行讲解,不仅说错题的正确解法,还会告诉我遇到这种不会解的题怎么思考,怎么巧妙地去得点分。

在下一次月考来临前,我又做了一套模拟卷,分数终于有些接近成绩下降前的水平了。

4.

然而,月考前,我突然生病了。

舅舅和舅妈劝我去医院,但我急着证明自己有进步,坚持参加考试。

考第二门的时候,我用手使劲按了按刺痛的太阳穴,拍了拍昏沉沉的脑袋,努力让自己清醒些。

有时候,老天爷就像是要故意跟人开玩笑似的,我越想坚持到底,老天爷就越不想让我如愿。

哐当一声,我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已在医院,只有舅妈守着我。

舅妈眼底乌青,又哭又笑地说:「月月,你醒了就好,吓死我和你舅了。我赶紧给你舅打个电话,他公司有事刚走没多久。」

「舅妈,考试……」

舅妈脸上的表情迅速变化,想板起脸凶我又心疼地收住,最后说道:「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学业、事业、财富等等,都没有意义。」

我愣愣地看着舅妈,禁不住鼻头一酸。

自妈妈去世后,就没有人对我说过这样关怀的话了。这几个月里,我仿佛熬过了大半生,度日如年,每一天都是煎熬。

「对不起,让舅妈和舅舅担心了。」

我哭得稀里哗啦的,我不想哭,可忍不住。

舅妈急忙安慰:「不哭不哭了,是舅妈没照顾好你。」

我哽咽道:「舅妈很好,是我急躁了。成绩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提升的,离高考还有大半年,我应该仔细规划。」

「哎!」舅妈弯着眉眼应道。

我看了眼病房门口,犹豫了会儿,问道:「舅妈,我爸知道我在医院吗?」

舅妈表情一滞,温声说道:「你爸工作忙,电话里说了一声,叫我们好好照顾你。」

「嗯。」我对舅妈轻轻弯了弯眉眼,内心无比苦涩。

我问自己,究竟在期待什么?

……

出院后,刘老师辞了家教。

她对舅舅和舅妈说:「月月各科基础都不差,只有英语断腿严重,可以请更专业的老师帮她恶补,明年冲刺 985。」

舅舅和舅妈都频频点头,对刘老师连声道谢。

我知道高三的补课费有多贵,可也知道补课有多重要,把舅舅舅妈的好记在心里。

出院后的第二天,刚好是此次月考出成绩的那天,我回到学校上课。

因为缺考,我的成绩排名垫底了。

课间,同桌方静戳了戳我的胳膊肘,把头凑过来小声地说:「何月,你是不是故意跟你爸怄气,才在考试的时候晕倒?你可别拿自己的身体健康和学业跟家里置气,不值当。」

她家跟我家是一个小区的,知道些我家的事情。

她说得对,不值当。

「不是。」我做着这次的月考试卷,眼睛不离卷面。

方静凑得更近,看着我的试卷,有些惊讶地说:「你这几道题的答案好像都是对的,这次要是考了,说不定排名会有进步。」

后座的王慧从外面走进来,正好经过我的座位,嗤的一声,说:「有些人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不敢跟实验班的学霸比成绩,就在考试的时候装病,也不想想人家学霸有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这样的声音,从张彤和她妈妈住进我家开始,我就预料到了。

我继续做着卷子,没有理王慧。

方静噌的一下站起来:「阴阳怪气个什么劲呢?自己舔着实验班的学霸当闺蜜,也不知道你那好闺蜜有没有把你当回事。」

「方静,我说你什么了吗?你急个什么劲?」王慧提高了嗓门,同学们看起了热闹。

我不咸不淡地瞥了王慧一眼,拉着方静坐下:「狗咬了你一口,难不成你还要去咬狗啊?」

王慧拿手指着我,满脸怒容:「你说谁是狗?」

我气定神闲地看着她说:「谁应,谁就是狗。」

我又不是什么软弱可欺的小可怜,刚才不出声是不想浪费学习的时间,想赶在老师讲卷子前多做几道题。

5.

上课铃响前,班主任李老师提前走了进来。

顿时,教室里鸦雀无声。

李老师是英语老师,喜欢拖堂,还喜欢占用体育课的时间。

她还有个癖好,喜欢在对学生说教的时候掺杂几句英语让我们复述和翻译,答不上来就会给我们加课时。

全班同学都怕她,对她又爱又恨。

下课后,李老师把我叫去了办公室。

「何月,每个人的一生都会经历很多事情,有开心的,也有难过的。你妈妈去世的事情,老师们都知道你很悲伤。但逝者已逝,你要调整好心态,把成绩提上来。这样,你妈妈也会高兴。」

我从善如流地说:「请老师放心,我会努力学习,不让我妈失望。」

李老师顿了一下,似乎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你明白就好。你回教室吧,下节课快要开始了。」

「好的,谢谢李老师。」

我走出办公室后,一眼就看见了王慧。她紧紧地盯着我,好像是专门在等着我,看我有没有在老师面前告她的小黑状一样。

我思忖了一下,王慧有什么黑料?

但转念间,我就想,她的事与我何干,不能在她身上浪费时间。

我径直从王慧身边走过,余光瞥见了那只装作不经意间伸出的脚。

我绕了过去。

没想到王慧没有把脚伸回去,走在我后面的陈可被绊倒了。

陈可是全校第一名,刚在办公室跟她的班主任说话。

王慧小脸煞白,拿手指着我,开口就陷害:「是何月让我把脚伸在这里的。」

看吧,我不想惹事,但事情会惹我。

我目光一冷,沉声道:「王慧,嫁祸给别人也要有点水准。难道不是你想绊倒我才故意伸着只脚在那里?」

「你胡说!」

就这样,我们在办公室外不远处吵了起来,围观的同学越来越多。

李老师一看见我们就眼角直抽搐,待听说是陈可被绊倒时,直接黑了脸。

实验班的班主任徐老师说:「李老师,陈可次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有学生嫉妒是正常的。」

「徐老师话重了,这就是个误会。再说,我们班的学生要嫉妒也是嫉妒自己班的第一名,嫉妒你们班的干嘛?」李老师精神了。

这是我们爱戴李老师的原因之一。

事关全校第一名,两位班主任老师也针尖对麦芒。

很快地,年级主任来了。

同时,上课铃也响了。

年级主任让我们回教室上课,把两位班主任老师叫去了办公室。

这节课一结束,我和王慧就被通知明天请家长过来。

我的心往下沉了沉,我不想让舅舅舅妈失望,不想让他们误以为我在学校不好好学习。

至于我爸,他现在已经是别人的爸爸,请家长这事我根本就不会考虑他。

第二天,我领着舅妈走进办公室。

没想到,我爸居然已经在办公室里跟李老师说话了。

他看了我一眼,眼里的失望满满地溢了出来。

可他怎么会来?

我深吸一口气,说道:「李老师,这是我舅妈。」

李老师的脸上写着「我懂」,她以为我被叫家长不敢叫爸爸,就叫了好说话的舅妈过来。

「何月舅妈,你好。我刚才跟何月爸爸说了,何月的成绩之前下降得很厉害,这次的月考因为生病没参加,希望她接下来能好好学习,家长也多督促一下,争取下次考试时有进步。」

舅妈说了一声「好」。

李老师继续说了几句学习上的事情,而后就结束谈话了。

我送舅妈离开,一路沉默。

走出教学楼后,走在前面的爸爸突然回头说道:「何月,你现在长本事了,居然跟同学打架斗殴!」

「我没有。」我立刻否认,不想让舅妈也误会。

舅妈轻轻地拍了拍我的手,说道:「姐夫,话可不能乱说,刚才月月的班主任可没说打架。」

「那是老师给她留面子!她跟班里的同学打架,误伤了尖子班的全年级第一名,不然怎么会被叫家长!」

舅妈担心地问我:「月月,是不是真的?」

「我们班的王慧故意伸脚绊我,没绊成我,绊倒了年级第一名。」

我爸厉声道:「看吧,她承认了。」

我无力地轻叹了口气,失望的次数多了,竟不觉得失望了。

爸爸对我的态度,我渐渐地不再那么关心。

舅妈护着我,开怼我爸:「你哪只耳朵听见月月承认打架了,月月分明是被同学欺负了。你非但不帮月月做主,还冤枉她不学好,安的什么心!」

我爸被舅妈的气势压住,恨恨道:「和你姐一样,你们就惯着她吧,我懒得管!」

说完他就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学校。

舅妈不放心地嘱咐我:「别多想,好好学习就行。」

「嗯呢。」我弯着眉眼点头。

我反复告诉自己,我不是被所有人抛弃的小可怜,我还有舅舅舅妈,我要开开心心的。

6.

周末,舅舅送我去培训班。

在这里,我意外地遇到了年级第一名的陈可。

我在陈可身边的空位坐下,小声地说:「那天连累你被人绊了一脚,我感到很抱歉。」

陈可定定地看了我两秒,声音清冷地说:「不怨你,是我自己倒霉。」

我舒了口气,把老师待会儿要讲的习题册拿出来。

周六一整天的培训课结束后,陈可对我说了第二句话:

「没想到你能跟得上培训班的进度,希望下次月考的时候,我们班的第五十名不再是年级五十。」

「谢谢陈同学的鼓励。」

大学霸虽然凡尔赛,但话不难听。

周日早上,我到培训班的时候,陈可也刚到。

她突然问:「昨天老师布置的作业,都做完了吗?」

「做完了。」

「做到几点?」

「大概一点半的时候。」我做完作业后才洗漱,是凌晨两点睡的。

陈可微微沉吟了会儿,说:「还行。」

我这是,被学霸表扬了?

我不自觉地扬起嘴角,心情愉悦。

陈可把她的作业放到我面前:「对对答案,看看你做对了几题?」

「好的。」

我虽然有些蒙,但能直接膜拜年级第一名的作业,这个机会可遇不可求。

对完答案后,我像蔫了的皮球一样,叹了口气:

「大题只做对了一道。」

陈可挑眉:「其他的呢?」

「其他题错得不多,算是正常发挥吧。」

「加油。」

「谢谢学霸。」

上完课后,陈可又问我:「听说你住亲戚家?」

「是的,暂时住在舅舅家。」

陈可点点头,走之前对我说:「以后有不懂的题,可以在晚自习后到我们班来找我。」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喜从天降,眉欢眼笑地说:「好的,谢谢学霸,您是帮助同学的大善人。」

陈可轻哼了一声,高冷地走远。

……

周一晚自习结束后,我迫不及待地背上书包去实验班找陈可。

我到的时候,张彤刚好从教室里走出来。

她睁大眼睛,满脸戒备地看着我:「何月,你来做什么?这里是实验班,不是平行班,打扰实验班的同学学习,小心老师又要叫家长。」

呵,不用猜了,上次我爸来学校,应该就是张彤的手笔,她指不定在我爸面前说了什么。

我把眉毛往上一挑,像看杂耍一样看着她,不咸不淡地说:「张彤,有些东西抢也抢不走,而有些东西并非一成不变。」

「你来就是跟我说这个?」她凑近我,压低声音说,「信不信我现在就去对老师说,你来找我麻烦。」

我危险地半眯起眼,心想:反正要被她冤枉,不如干脆坐实了。

这时,学霸的声音在教室门口响起:

「她是来找我的。」

张彤惊讶地看着陈可,再看看我。

陈可站在教室门口,一脸高冷又傲娇,说:「何月,还不快过来。」

「来了。」

我绕过张彤,走向陈可。

张彤恶狠狠地瞪着我,似乎还剜了陈可一眼,而后背着书包离开。

她应该感谢陈可,让她今晚免于挨揍。

陈可领着我走向她的座位,拉了张凳子给我,开门见山地问:「什么题不会做?」

「一道数学大题。」

我发现,实验班的大部分同学都还没走,还在继续自习。

真是应了那句话,比你优秀的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努力。

我要向他们学习。

我又给自己打了一次鸡血。

7.

期中考试雷打不动地来临了。

这一次,我明显感觉到自己有进步,数学最后两道大题全做出来了,英语阅读理解好像也读懂了。

最后一天考试,正好是没有晚自习的周五,考完就放学了。

我收拾好东西,顺着人群走出学校。

校门口,我见到了我爸。

他和蔼可亲地看着张彤,关心地问:「彤彤,累了吧,我们现在就回家,你妈做了好多你爱吃的菜。」

张彤笑着说:「妈妈一定也做了爸爸爱吃的菜。」

两人有说有笑地上车,开开心心地回家了。

多么有爱的一对父女啊!

「哭什么?」

陈可从我身边经过,停下脚步:「考砸了?」

我微微摇头,哭着说:「英语阅读理解全做出来了,我是高兴的。」

陈可啧了一声,继续往前走远了。

我擦干眼泪,一个人坐车回舅舅家。

记得小时候,爸爸只要有空就会接我放学。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再也没有接过我放学呢?

我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吧,那时我没有拿到三好学生的奖状。

对一个父亲来说,孩子的学习成绩有那么重要吗?

重要到可以对亲生女儿不管不顾,把别人的女儿捧在手心里?

下公交车后,我拍拍脸颊,睁大眼睛,努力作出笑脸,开开心心地走向舅舅家。

至少,不能再让舅舅舅妈为我担心了。

打开门的瞬间,饭菜香扑鼻而来。

舅妈从厨房里伸出脑袋,说:「月月回来了,快休息会儿,准备洗手吃饭。」

舅妈做了一桌我爱吃的好菜。

我扬起嘴角开心地笑,笑得眼尾沁出泪花。

我告诉自己,我得到的不比张彤差。

……

期中考试成绩出来后,我成了班上进步最大的学生,全校排名一百多,比之前的成绩还好。

同桌方静悄悄地对我说:「实验班的张彤,期中考试排名二十多。」

「哦。」我淡淡地应了一声。

「你怎么没点反应?」

「她的成绩即便下降,也比我好很多,轮不到我幸灾乐祸。再说,她成绩怎样关我什么事。」

方静对我竖了个大拇指:「好样的,就该这么想。那种烂人,人品不行,考试成绩再好,咱也不放在眼里。」

我点点头,继续背课本。

不过,我还是会禁不住猜想,爸爸知道张彤成绩下降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8.

第一学期结束后,陈可发信息告诉我,她家请了前年的省状元来做家教,问我要不要一起。

这样天大的好事,当然要了。

我跟舅舅舅妈一说,他们二位就立马联系好,带着我上门拜访了。

这位省状元是陈可父母托关系,用人情与金钱请过来的,舅舅舅妈和他们谈过后支付了部分补课费。

陈可说:「听说张彤家里也给请了家教,你再努力点,争取超过她。」

学霸跟张彤有仇怨?我能得到学霸的帮助,反而是托了张彤的福?

学霸冷冷的,咱也不敢问,只敢说:「排名越靠前,越难超越。让我超过张彤,不可能的。」

「没出息。」陈可嫌弃道,「自己给自己设限,能成功才怪。」

我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了退。

陈可让我把期末考试的试卷都拿出来,我乖乖听话,盼着学霸再指点我一二。

她边看边蹙眉,指着错题说:「这道题,培训班的老师讲过几乎一模一样的,你是怎么听课的?」

「一时没想起来。」

「这道题,我给你讲解过类似的。同样的公式套一套就行。」

「我忘了。」

陈可恨铁不成钢地瞥了我一眼,继续说道:「这次英语倒是及格了。寒假里,你主攻英语吧。你其他几门课的成绩都还行,把英语成绩提升上来,可以进年级前五十。」

我们班单科第一第二的成绩,在实验班的学霸眼里只是还行,有点泄气啊。

学霸说得对,但是英语……

「英语太难了。」

「背单词,没有捷径。社会上有人一边工作一边上夜校,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从零基础到考过雅思。你也可以通过努力从及格到接近满分。」

我无话反驳,学霸说什么都对。

整个寒假,除了除夕和正月初一,我几乎都是在陈可家一起复习。状元在的时候,状元教我。状元不在,就是陈可教。

舅舅舅妈总说,我能得到陈可的帮助,是祖坟冒青烟。

我深以为然。

过年期间,舅舅舅妈还带着我带着礼物上陈可家拜年了。

反而是我爸那边,舅舅舅妈让我初一回去了一趟。我到的时候是早八点,他们一家三口刚要出门拜年。

爸爸喜气洋洋地说:「月月,我们正要去彤彤的姥姥家,你跟我们一起去。」

李阿姨皮笑肉不笑:「她姥姥多个外孙女,肯定高兴。」

「爸,新年快乐,我还要和舅舅舅妈一起去给我姥姥拜年。」

我努力弯着眉眼。

9.

高三下半学期,真正进入高考倒计时,同学们都紧张了起来,个个没日没夜地复习备考。

这学期第一次模拟考的时候,我的英语成绩突飞猛进,排名挤进了年级前五十。

我频频到实验班找陈可,他们班的同学都认得我了,就连实验班的老师有时候也会指点我几句。

我是沾了学霸的光。

陈可的同桌对我招招手:「陈可去洗手间了,何月你先坐她位子上。」

我一坐下,就有同学说:「何月,你这次的排名超过了我们班的人,陈可脸上的笑容都多了。她自己常年考第一,都没见她这么高兴过。」

我憨憨地笑了笑,正要谦虚几句,就听见一声不合时宜的「切」。

张彤冷嗤道:「一次考好,未必次次都能考好。」

我和实验班的同学都不由得收起了笑容。

刚走进教室的陈可淡淡地说:「连续退步,那就是真的考不好。」

我小声地问陈可同桌:「张彤考得怎样?」

「又退步了。」

好家伙,我好像能得意了,嘴角与太阳肩并肩。

陈可拉了张凳子坐下,对我说:「瞧你这一脸傻笑的样,继续做题,不能松懈。不然,就要像某些人一样,不进则退,丢人现眼。」

最后四个字,她咬字极重,音量提高,在安静如鸡的教室里显得格外嘹亮。

这,分明就是故意戳某人肺管子。

张彤敢怒不敢言,恶狠狠地盯着我们,好像要把我们的后背戳穿。

我偷偷地傻笑。

有人怼张彤,让她吃瘪,我干嘛不乐。

10.

高考第一天,舅舅舅妈一起送我到考场外。

被保送清华的陈可居然也来了。

我惊讶地问:「你也参加考试吗?」

「我保送了。」陈可微微蹙着眉头,「把你的文具袋拿出来给我看一下。」

我虽然不解,但还是照做了。这大半年,陈可对我的帮助是极大的。

陈可从我的文具袋里把三支 2B 铅笔拿出来看了又看,眉头越蹙越紧。

然后,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透明文具袋递给我,里面是四支削好的 2B 铅笔。

「涂答题卡的时候,用这里面的笔。你自己带的,就别用了。」

说完她还干脆把我自己备好的 2B 铅笔拿走了。

我一头雾水,只见她满脸傲娇地说:「名师出高徒,我也算是你半个老师,好好考,别给我丢人。」

「好的!」我重重地点头,走进了考场。

第一天考完后,我们还要继续回学校复习。第二天进考场前陈可又来了,又换了我的 2B 铅笔。

虽然不解,但我相信陈可。

高考结束后,有人欢喜有人愁。

我故意走慢一步,在张彤后面走出考场。

只见她兴高采烈地飞奔向我爸和李阿姨。

我爸笑呵呵地问:「彤彤,考得怎样?」

「发挥正常。」张彤自信满满。

顿时,爸爸和李阿姨都与有荣焉,脸上全是喜色。

我走近他们,叫了一声「爸」。

爸爸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一瞬,继而变成了尴尬的笑。

我擅自把他的这个笑解读成心虚。

一个父亲,对别人的女儿笑得那么亲切自然,反而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只能摆出僵硬的尬笑,如此疏离。

这么离谱的事情,就这么发生在我爸身上了。我甚至忍不住怀疑,我是捡来的,张彤才是他亲生的。

他说:「考完了就好,上哪里的学校爸爸都支持。」

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李阿姨眉毛上扬,得意地说:「我听说有些学校,多花点钱也能拿到本科学历。再说了,学历不重要,将来等彤彤名校毕业后给月月介绍好工作。」

「我的朋友,用得着谁介绍?」

陈可走到我身边,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李阿姨满脸嫌弃地打量了陈可几眼,说:「难怪月月成绩不行,交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朋友,连高考都不参加。从刚才起,我就看见她在考场外晃悠了。」

「这位阿姨,你在说什么呢?人家陈可早就保送清华了,当然不用高考!」

我的同桌方静走了过来,声音贼大,一句「保送清华」把周围的家长和学生们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

「这就是一中的陈可同学吧,次次考试第一,我一直让我闺女向你学习。」

「还是陈可同学最厉害啊,保送清华。我儿子要是能有陈可一半强,我就烧高香了。」

其他几个认识我们的同学也围了过来。

「何月得陈可亲传,成绩乘火箭进步,可羡慕死我们了。」

「是啊是啊,就连老师都说何月现在的成绩考 985 名校没问题。」

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故作谦虚地说:「多亏了陈可和老师们的帮助。」

陈可扬起嘴角,又傲娇道:「也不想想我是谁。」

爸爸震惊过后,激动地看着我:「月月考得怎样?」

我弯了弯唇角:「反正考完了,上哪里的学校都行。」

爸爸又尴尬地笑了笑。

李阿姨拉着他的胳膊说:「老何,先回家吧,都聚在考场外不好。」

爸爸看了看我,载着那母女俩开车走了。

陈可指了一下舅舅舅妈的方向,对我说:「刚才你舅舅舅妈急得就要过来跟你爸吵架,是我劝住了他们,让他们在那边等你。」

「谢了,你是我人生中的贵人。」

陈可笑道:「你这声『谢』,我收了。」说完,她把 2B 铅笔全都还给了我。

我疑惑地问道:「为什么要在考前换我的笔?」

「以防万一。」陈可的脸色沉了下来,似乎是想起了不好的回忆。

「嗯?」

「我并非次次考试都是第一,有一次月考只得了第十名。你猜是什么原因?」

「难道……跟 2B 铅笔有关?」

陈可点头:「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但确实是张彤换了我的笔。听说你们班有人跟张彤走得近,比如当初那个把我绊倒的人。」

我惊讶得目瞪口呆。

现在仔细想想,王慧好像动过我桌上的笔。

「刚开始教你作业的时候,我纯粹就是想跟张彤作对。后来,我们成了朋友,朋友间互相帮助没毛病。」

我猜到了。

「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等成绩出来后,我填报北京的学校,以后周末还可以一起出来玩。」

陈可笑着点头。

11.

高考成绩出来后,我超常发挥,将会和陈可继续做校友。

舅舅舅妈高兴得天天合不拢嘴,在市区有名的大饭店预订了个厅办升学宴。

那天,爸爸一个人很早就到了。

舅舅说:「你二婚老婆带来的宝贝女儿不也要办升学宴吗?你不去忙她的事,来这里干什么?」

我爸尴尬地笑了一下,义正词严地说:「月月是我亲生女儿,今天是她的升学宴,我哪里能缺席?」

舅舅还要跟我爸戗声,舅妈拽了拽他:「一会儿客人就来了,别闹得难看,叫别人看笑话。」

爸爸得意地笑了笑,对我说:「月月,真不愧是我女儿,我们老何家居然出了个考上清华的,真是祖宗保佑。」

原来我爸不但极好面子,而且脸皮极厚。

我眸光一沉,说道:「爸爸,升学宴的费用,我这一年的补课费、伙食费,你转账给舅妈吧。」

顿时,爸爸表情凝固,用责怪的眼神看了我一下。

舅妈接收到我的眼神,似笑非笑地说:「你这孩子,都是一家人,说什么欠不欠的。你爸还养了个女儿,得先紧着那位来。这钱,晚点再还给我们也行。」

我爸硬气地说:「不用改天,现在就转账,弟妹,一共多少?」

「今天这席订得不贵,一桌 1088 元,一共 12 桌,一万三千多。最开始请的那位刘老师花了五千多,培训班的补课费一共八万,和陈可爸妈一起请前年的省高考状元,花了两万。总共十一万八千多,至于月月的伙食费,舅舅舅妈养外甥女就不计较了,姐夫转我十一万八千块就行。」

我爸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不可置信道:「怎么花了这么多?我给彤彤请的家教,总共才花了两万多。」

他的话音落下,李阿姨与张彤刚好走进来,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我小声地问舅妈:「请她们了?」

舅妈肯定道:「没有。」

爸爸不悦地看向她们:「你们怎么来了?」

李阿姨堆起笑脸,说:「咱们家月月考上清华,多么荣耀的事情,我当然要来祝贺。」

这时,其他客人陆陆续续地也到了。

爸爸沉着脸,对李阿姨和张彤冷声说:「找个位子坐下,别丢人。」

张彤用淬毒的眼睛看了我一眼,跟着她妈一起坐到席上。

这天,来了不少亲朋好友,陈可和她爸妈也来了。

陈可看见了张彤,把我拽到一边,提醒我:「张彤的分数出乎寻常的低,只能上二本,你小心她嫉妒惹事。」

「已经惹过一回了。我前天碰见她和王慧发生争执,被你料中,张彤让王慧换了我的笔,没想到王慧还反过来换了张彤的笔。」

闻言,学霸也震惊了,闪着八卦的大眼睛,急忙问:「怎么回事?」

「王慧和张彤交好,张彤从没帮她补习过。本来也没什么,毕竟帮是情分不是义务。但有咱俩做对比,我的成绩在你的帮助下突飞猛进。王慧不仅嫉妒我,还怨恨张彤不帮她。」

陈可听得啧啧了好几声:「真是恶有恶报。」

12.

宴席正式开始后,舅舅在台上激情陈词,高兴得手舞足蹈。

亲戚朋友们纷纷夸赞舅舅舅妈会教孩子。

舅舅被夸得更加飘飘然,被舅妈抢走话筒才停下来。

我爸走到台上,骄傲地说:「我们老何家出了个高材生,我为我女儿感到骄傲。今儿个高兴,大家都吃好喝好。」

舅妈一个回身,接过另一只话筒说:「刚才大家不都问我月月是怎么做到的吗?我现在就告诉你们这里面的秘诀。」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舅妈身上,尤其是家里有初高中生的父母们,眼里的求知欲都快喷出来了。

舅妈不慌不忙地说:「月月住到我们家后,她每天的食谱都是营养师专门针对她制定的。月月上的名师培训班,一次性预付费八万。月月和同学合请家教,即便对方家出得多,我们也仍然出了两万块。」

来参加宴席的亲戚朋友们,纷纷惊掉了下巴。

我用余光瞥了眼张彤和她妈妈。不出所料,两人都黑着脸。

我勾起嘴角,慢慢走上台,接过舅妈的话筒说道:「我要感谢舅舅和舅妈为我费的心思,也感谢爸爸为我支付了所有的补课费。」

嘭——

温柔贤惠的李阿姨把杯子往桌上一砸,惊得同桌的客人纷纷离座后退。

「好你个老何,说什么对我们娘俩好,把彤彤当亲生女儿,没想到还是差别对待,给何月花了十几万补课费,只给我家彤彤花几万块钱补课!」

李阿姨一边怒斥我爸,一边走了过来。

我爸最爱面子,铁青着脸说:「你别在这里闹,有事回家再说。」

「说什么?说你担心何月打扰彤彤学习,就让何月搬到她舅家去住,其实你是担心彤彤打扰何月学习吧!」李阿姨指着我爸的鼻子骂。

我爸手上已经青筋暴起:「今天是月月的升学宴,你不想吃席就回家去。」

「现在就想赶我走了?我天天洗衣服做饭伺候你,你就是这么回报我和彤彤的?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李阿姨怒气冲冲地随手抓起旁边那桌的杯子餐碟砸向我爸。

舅妈眼疾手快地拉着我站到边上,舅舅立刻护到我们身前。

我爸的额头开了花,流出血来。

啪的一声,他打了李阿姨一巴掌。

李阿姨也不是个吃素的,和我爸扭打了起来。

亲戚朋友们终于有人拉架,把两个人拉开。

张彤哭着跑到李阿姨身边,哭诉道:「爸,你怎么能打妈妈呢?」

我爸正在气头上,什么话都往外蹦,厉声说:「还不是因为你没本事,好好的第三名成绩下降,还敢瞒着我,最后考了个二本,活该!」

张彤气得面红耳赤,指着我说:「是何月找人偷偷换了我的 2B 铅笔!是她害我!」

亲戚朋友们震惊地看着我,有人说不可能,也有人大概是嫉妒吧,阴阳怪气地说什么人品不行,成绩再好也没用。

爸爸失望地看着我:「月月,这是真的吗?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呢!」

「你宁可相信别人的一句信口雌黄,也不相信自己的亲生女儿,你还配做爸吗?」

舅舅怒目相向,攥起拳头就要跟我爸干架,还是舅妈死死地拽着他。

我轻声安抚舅舅和舅妈,不慌不忙地对陈可打了个手势。

开席前,我把前天的录音转发给了陈可,请她在必要的时候帮我这个忙。

于是,一段音频用最大的音量在宴客厅响起。

是我前天遇见张彤和王慧时打开的录音,录到了张彤亲口承认找王慧换我的笔,她指责王慧没办成事反而害她。

我出现在她们面前后,她们又联合起来对付我,张彤说会把换笔的事栽赃到我头上,王慧说她就是证人。她们要在网上大肆宣传,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有多卑劣。

张彤急得要去关音频,我舅舅和舅妈岂能让他们如愿。

这段音频播放到了最后,将张彤的歹毒呈现在了在场所有人的面前。

亲戚朋友们一人一句。

「小小年纪,心思怎么这么恶毒?」

「老何,别人家的女儿养不熟,肯定还是亲生的好,你可别犯糊涂。」

我爸指着李阿姨说:「滚!以后你们和我没有关系!」

「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李阿姨万目睚眦。

我爸也冲冠眦裂,扬声说:「你砸伤我的头,你女儿企图害我女儿考不好,我跟你们没完!」

「你主动赶何月离开,对她不闻不问,现在看她考上清华了就想充当好爸爸,也不看看你女儿还认不认你!」

李阿姨狠狠地打了他的脸面,拉着张彤离开。

舅妈冷嗤了一声:「跑得可真快。」

13.

升学宴后,爸爸说李阿姨和张彤搬走了,让我回家去住。

我对他说:「爸,高三最紧张的一年您把我赶到舅舅家,给别人做二十四孝老爸,如今我考完了,考得好,就想让我回家,让您再扮演好爸爸,凭什么呢?」

「就凭我是你爸!」他板起脸,做出严厉的模样。

「您是我爸,我喊您一声爸,可您是怎么对我的呢?我放学摔伤,您对我不闻不问。别人一句话,您就让我从家里搬出去。别人说我临考前换笔,您就认定我干了这样的缺德事。」

「月月,爸爸知道错了,以后一定好好照顾你。你总住在亲戚家不是长久之计。」他放软了语气。

是啊,不是长久之计。

可他当初怎么就让我去舅舅家住呢?怎么就不担心我在亲戚家没法好好备考呢?

我觉得心累:「我已经长大了,暑假一过就上大学了。」

我再厚着脸皮麻烦舅舅舅妈一个多月,之后我就可以住校,等毕业后再自己租房子住。

至于爸爸,他是我爸,可也仅仅如此。

开学前,我一个人去陵园见了妈妈。

我告诉她,我要去北京上学了,会照顾好自己,请她不要担心。

后来,我听高中同学说,张彤在外省上学,很少回家。张彤的妈妈又嫁了个男人,结果那人赌博骗光了她的钱,还欠了一堆债。

我看着火车窗外的阳光,以及沿路经过的风景,微微地弯了弯唇角。

那些人是好是歹,都已与我无关,我将用心迎接自己更好的未来。备案号:YX01xvNY6OyRMb2QG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