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异性合租会不会产生日久生情?

大学室友邀我合租,没想到迎接我的是他的女朋友。

原来老哥们长期出差,平时只有我和他女友住在这里,尴尬的事儿接二连三……

最近我打算租房子,大学同寝室的好基友王鹏突然找我,说他那边刚好有个单间,问我感不感兴趣,因为价格便宜,离我单位也近,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次日,我便大包、小包的开始搬家了,可到了租住的公寓,给我开门的竟是一个颜值极高的女人,穿着一条瑜伽裤,那身材别提有多惹眼。

我第一个反应肯定是找错地方了,可对方打量了一下我,立马就说,你是王鹏的大学同学吧,快进来,快进来。

我很诧异,这美女谁啊!

眼睛则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看,说实话这种样子的美女太稀有了!

美女好像习惯别人这么看她,自我介绍说自己叫白小慧,是王鹏的女朋友,王鹏刚巧昨晚出差了,临走前交代让我好好招待你。

白小慧说这番话的时候,我整个人是懵的。

王鹏什么家境,什么长相,哪怕他家祖坟炸了,也不可能找到这么赞的女朋友,我心里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简单安排好了房间,白小慧开始洗菜做饭,说今晚准备了大餐,你带着嘴吃就行了,啥活都不用干。

我木木地点点头,平常挺会说话的自己,面对白小慧竟不知道咋开口了。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被惊艳到的表现吧。

这时,王鹏来信息了,问我住进去没?

我说刚住进来,同时迫不及待地问他,找了这么赞的女友,居然连声招呼都不打,太不够意思了,必须请客吃大餐哦。

王鹏发来了一个惊愕的表情,整的好像挺肉疼似的,不过他也没多解释什么,只说自己这段时间在外地来不了,让我放心住就是了。

我差点没吐血,这王鹏心可真大,让我搬来住,自己却走了,孤男寡女的也不怕出点啥事!

1

晚餐很丰盛,白小慧不仅长得漂亮,做菜的手艺更是一流,我心里对王鹏的嫉妒更深了。

饭桌上,白小慧一个劲给我夹菜,那客气的程度好像我跟她才是大学同学似的,我原本很拘谨,但一来二去,两个人也慢慢混熟了,毕竟都是年轻人,共同话题也多。

吃完饭,白小慧收拾桌子洗碗,我立马自告奋勇地去扔垃圾,同时熟悉一下周围。

可刚在楼下扔完垃圾,我听见两个抱小孩的阿姨抬头,对着某一层楼指指点点,说那房子居然有人敢住,不怕半夜闹鬼什么的。

我忍不住顺着她们指的方向往上看,那不就是我刚搬进去的 501 嘛,从楼下刚好能看到 501 的厨房,白小慧还在刷碗呢。

这房子难不成还不干净?

我听王鹏说过,他其实也刚搬过来不久,看中的也是房租便宜,不然不会那么便宜转租给我一间。

王鹏向来办事粗心,既然我搬来了,这种事情肯定要问清楚。

可我刚准备问时,俩阿姨早已不知去向。

我怀着忐忑的心上了楼,原本还怕吓着白小慧,想隐晦地问她有没有了解过这房子。

白小慧毫无顾忌,说是不是听到有人说这房子不干净了?

她说没啥好怕的,哪个地方没死过人,闹鬼这种事她压根不信。

还说王鹏经常加班很晚,她大半夜睡不着,还在客厅看恐怖片呢。

我有点无语,心想这女人的神经也够大条的。

天渐渐黑了,同处一屋,面对这么一个美女,我哪里会有睡意。

白小慧也是一个典型的夜猫子,见我挺无聊,就切了点水果,提议一起刷新剧。

我没有意见,两个人就懒在沙发里看剧。

白小慧看新剧,我则时不时偷瞄她几眼,白皙的皮肤、精致的脸蛋、丰满的身材,一切都是那么的养眼。

电视剧放什么,我压根就没放心上,只觉得这剧吻戏真多,三观也不正,女主接二连三的出轨,幽会各种男人,有时竟还带家里来。

我看得挺尴尬,白小慧却看得很带劲,前仰后翻的,胳膊和大腿的肌肤跟我触碰后,也不收回。

关键还说女主的吻技好烂,还不如自己,更离谱的是转头问我的吻技咋样,我脸都快被她问红了。

内心则替王鹏捏把汗,真担心他头上冒绿光。

刷完剧,时间不早了,我俩互道晚安就各自进房了。

我困意终于来了,想着衣服啥的明天整理,一股脑儿塞进床边的衣柜再说,可刚一打开柜子,我就吓了一跳。

2

里头竟挂着一套颜色鲜红的新娘中式婚礼服,特别艳丽,还有凤冠霞帔。

关键还不在于这套婚礼服,而是它挂的方式,笔直下垂,非常立体,如果不看颈部以上,活脱脱就像有个人站在柜子里一般。

外面灯已经关了,白小慧估计这会儿已经脱衣服上床了,我当然不可能再去问她这礼服咋回事。

关上柜门,明天再说吧,兴许是房东女儿什么的结完婚留下的。

虽然有些膈应,但困意上来,也就不管了。

不过这一觉睡得特别不安稳。

迷迷糊糊间,我感觉柜门好像开了,那婚礼服的鲜红裙摆慢慢挪移了出来,我蜷缩在床上,眼睛都瞪直了。

我顺着裙摆往上看,婚礼服的两端竟多出了两条雪白纤细的手臂,上面长出了一颗头戴凤冠、端庄艳丽的头颅。

我浑身发颤,头皮炸裂,脑海一片空白。

只觉得这个「新娘」的妆涂得特别厚,口红擦得特别红,表情僵硬,就这样无神地看着墙角。

我想跑!

但我根本动都动不了!

就在这时,「新娘」猛转头,看向了我。

我吓得一哆嗦,心脏都快从嘴里奔出来了。

内心则大骂王鹏,哥们平时对你不薄,你居然把我往死路上领啊。

我不敢再往下看,可眼睛居然怎么也闭不上。

「新娘」就这么直直地看着我,冷不丁惨惨一笑,随即右手一抬,竟抽出了一把包着喜字的剪刀。

我想大喊,可根本发不声音。

就在这眨眼间,她举起剪刀,直接插入自己的脖子,然后猛得用力一划,鲜血瞬间狂喷。

这一幕让我完全失控,我使劲全身力气,从床上跳了起来。

眼前一切如旧,竟是一场噩梦!

此刻,天已微亮。

我本能地看了一眼衣柜,依稀还能看到那套婚礼服,可我哪里还敢打开,穿上衣服便夺门而出。

缩在客厅的沙发上,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搬走,这里绝对不干净,再住下去小命都会不保。

也不知过了多久,白小慧终于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我脸色惨白的样子,立马觉得不对,赶紧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没多想,一五一十将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她。

纵然是胆大的白小慧听完脸色也都不好看了。

她给我递了杯热水,缓了好一会儿才说自己刚搬进来的时候,关于这屋子的闲言碎语听了不少,大体说这屋子原本住着一位漂亮的准新娘,喜宴都已经定了,可就在结婚前几天,新郎竟跟一个洗脚妹好上了,还鬼迷心窍地要跟对方结婚。

新娘依旧深爱着新郎,可想尽办法都无法挽回新郎的心,最终以死相逼,新娘也不回头,听说就在那屋拿剪刀抹了脖子。

白小慧说完这件事,我俩彼此沉默了很久。

最后我哆哆嗦嗦来了一句。

「今天我就搬走!」

白小慧唰地一下看向我,着急道:「你走了,我怎么办?我一个人哪里还敢住啊!」

白小慧这话说到最后,都带着哭腔了。

确实经过了这事,一个人谁还敢住这儿。

不过我是死也不会再住那间屋了。

白小慧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带着恳求的语气道:「你别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要不今晚你也住我那间?我那间啥事没发生过!」

3

我差点没吐血,跟你住一间,王鹏回来还不打死我。

白小慧紧跟着补充道:「放心,王鹏不会知道,另外咱这不是特殊情况,确实是没办法才这样,我求求你留下陪我好不好?」

我看得出来,白小慧初来乍到,是真没地方可去,兜里估计也没几个钱。

看到一个美女这么求我,而且我还答应王鹏要照看好她,就这么走了也太不义气了,因此便点点头。

随即道:「那今晚你睡床,我打地铺好了。」

白小慧松了口气说等王鹏回来,再重新找地方,这几天咱们就将就一下,说完还朝我吐了吐舌头。

说实话跟这么一个大美女住一屋,是我做梦都想的事。

随后我浑浑噩噩的上了一天班,那套鲜红的婚礼服似乎仍旧在我眼前晃悠,下班快到租住小区时,那种忐忑的感觉更强了。

不过就在我跨入小区的刹那,我看见白小慧竟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冷风拂面,吹得她的小脸通红。

我问她,你咋一个人坐这儿?不冷啊?

白小慧看到我回来,楚楚可人地抽了抽鼻子,胆怯地说天快黑了,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害怕。

白小慧说这话的时候,犹如一只受惊的小猫,似乎是怕我今晚不回来了,这一刻我真想牵住她的手,永远护着她。

我说别怕,有我呢,我绝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白小慧灿烂一笑,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步入小区,突然迎面一条金毛像是发了疯似的,突然冲向我们,白小慧吓得一把拉住我的手。

狗主人及时拉住金毛,同时赶忙向我们道歉,说自己的狗一向很温顺,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

因为没有发生意外,我们也没计较,两个人回到出租屋,我才发现这一路我都牵着白小慧,直到两个人都意识到不对劲,才尴尬地松开了对方。

晚上随便吃了点,我俩都没啥胃口。

夜幕很快降临,白小慧刷剧的心情都没有了,说我昨晚没睡好,今夜还是早点睡吧,然后洗刷一番就进了房间。

我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想想今晚要与她同处一室,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洗刷一番后,我壮着胆子终于进入了白小慧的房间,屋内散发着一股迷人的香水味,白小慧坐在旁边的梳妆台正擦着精华乳,屋内空调调的很高,白小慧换上了一身薄薄的丝织睡衣,纤纤玉足显露无疑,一条粉色文胸搁在床边。

这一幕任何男人看后恐怕都会想入非非。

白小慧也感觉气氛不对,赶紧指了指地上,说地铺铺好了,早点睡吧,然后就麻利地钻进了被窝。

我也很快进了被窝,然后深呼吸几下,尽量让自己别起邪念早点睡觉,否则王鹏追到天涯海角也要砍死我。

可越是逼自己睡越睡不着,白小慧同样如此,在床上翻来覆去。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突然,咚咚咚……

卧室门外传来了三声敲门声。

我整个人瞬间绷直,白小慧更是尖叫一声,整个人直接滚进了我的地铺,紧紧抱住了我。

4

刹那间,我感受到了白小慧滑嫩的皮肉、滚烫的体热,脑海只是一片空白,只知道她抱我,自己则本能地抱紧她。

过了几秒钟,就听见外面传来一个妩媚女人的声音。

「死鬼,你敲错门了,我住这一间。」

我一怔,突然想起白小慧的房门和大门相隔很近,两者确实很容易混淆。

「我这不是想你想疯了吗?你老公不在家吧?」紧跟着传来一个男人猴急的声音。

「你胆子咋那么小,不是跟你说出差去了,还不赶紧进来……」

我彻底无语,居然是两个人偷情,关键两人急得连门都没关,娇媚的声音听的是清清楚楚。

此刻,我明显感觉到白小慧呼吸有点急促。

刚才我一直没敢多看她一眼,此刻才发现白小慧脸蛋已然泛起红晕,眼神更是迷离,喘息之间口中芬芳四溢,那迷人的香水味更将我最后一点理智彻底撕碎。

我忍不住靠近她,她也微闭着双眼慢慢靠近我。

可就在这一刻,突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是骗子推销电话,我直接问候了他妈一遍,大晚上的这么拼命骗钱,想找死啊!

等我挂掉电话,原先的气氛荡然无存。

而我那该死的兄弟义气又回来了,竟对白小慧说,我不能对不起王鹏。

白小慧啥话也没说,只是「嗯」了一声,就默默退回到自己的大床。

看到如此美人与我擦肩而过,我心里那叫一后悔。

我很想再多看一眼睡衣女神,但白小慧像赌气了似的,并没再给我机会,将身体转了过去。

睡觉吧!什么也别想了!我安慰自己!

就这样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没干成「坏事」,没心理负担的缘故,这一觉竟睡的格外香甜。

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我看了一眼大床,白小慧早已起床。

想想昨晚发生的一切,心里真有点懊悔。

我有自知之明,估计这样的好事再也不会发生第二回了。

起床刷牙洗脸,心里还忐忑等会儿跟白小慧接触时,会不会尴尬。

可外面根本没有她的身影。

也许是去买早点了,我坐在客厅里等她,同时想点等会儿交流的话题以免尴尬。

可等了足足一个小时,仍不见她身影。

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冷不丁看了一眼那间死过人的屋子,同时拿起手机拨打了白小慧的电话。

突然,那间死人屋子里传出了白小慧的手机铃声。

在空荡的客厅内,这铃声犹如催命的丧钟一般,在我的头顶轰然炸裂。

5

刹那间,我的神经一下子绷紧。

脑海里更是本能地冒出两个字——逃命。

经过了那件事后,白小慧不会无缘无故去那间房,而且她「失踪」的时间起码超过一小时,也就是说从我出卧房到现在,她也许就一直悄然无声的在那个房间。

我不敢再往下想,双脚开始慢慢往大门口移。

可就在此时,一声轻微的求救声从屋内传出,声音虽轻,但我肯定就是白小慧。

她遇到危险了。

屋内的「鬼」很可能对她下手了。

此刻,我要是这么逃了,白小慧必然凶多吉少。

我不能丢下她,昨天我还说要永远护着她,今天若这样弃她而去,那还算是个男人嘛。

瞬间,我捏紧拳头、咬紧牙关、心中一横,猛的冲过去推开了那屋的门。

饶是我做足了思想准备,仍旧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大跳。

白小慧的手脚被绑在床上,嘴里塞着一块红布,不过这并不重要,关键的是她旁边坐着一个「人」,不,准确的说是一套衣服!

就是那套鲜红的婚礼服,它就像一个活人一般坐在红凳子上,无头无手,但在我刚才开门的刹那,明显感觉到它身体一转,一双无形的双眼死死盯着我。

我的世界观彻底塌陷了,整个心理防线更是瞬间崩塌,大脑更是一片空白,甚至连逃命都完全忘了。

就这样呆呆地看着它。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好几秒!

突然!砰!砰!白小慧艰难抬起右手砸起了床,我一下回过了神,看向白小慧时,才发现一条极细的鱼线正勒着她的脖子。

白小慧命悬一线,我绝不能坐视不理。

当下我怀揣着必死的心,冲向床边,扯掉鱼线,撕裂绑绳,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随即拉起白小慧就跑,我有些诧异,由始至终那套婚礼服都丝毫未动,隐约间我甚至听到它像是松了口气。

而就在我俩冲出房门的刹那,那套衣服轰然间瘫软在地。

「走,赶紧离开这里!」我死死拽住白小慧的手,感觉浑身都在哆嗦,白小慧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手宛如一块冰,寒冷刺骨。

白小慧慌忙点了点头。

我俩没有任何犹豫,几乎是夺门而出,狂奔着出了小区,两个人的手始终拽着,我不肯放开她,她也不肯放开我。

经过了这件事,我是身心俱疲,我决定请假几天,回老家去去晦气,小时候碰到邪门的事,老家都会请人驱邪送晦气,我知道不管灵不灵,我都得这么做,不然绝对会留下心理阴影。

但白小慧怎么办?

她肯定不能跟我回老家,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让王鹏那孙子回来。

我联系了王鹏,可这孙子微信不回,电话不接,我没辙,只好等他来找我。

白小慧见我已经在订火车票了,赶忙问我是不是要丢下她,不要她了!

她说着竟往我怀里钻,整个人更是害怕的瑟瑟发抖。

我心头一怔,也一把抱住了她,劫后余生,我不可能再丢下她。

王鹏不管,我必须得管!

随便吃了点东西,又去找了间宾馆,今晚是无论如何走不了的,这个过程中白小慧一直死死拽着我。

到了宾馆,我让白小慧再睡一会儿,毕竟这一通折腾,肯定累坏了,但她很不放心,说一定要我搂着她睡。

我只好照做,先补个觉再说。

就这样我搂着她,她紧贴着我,两个人裹在一条被窝里。

白小慧在得到了充分安全感后,很快睡去了。

而我在如此尤物缠绕之下,睡意被驱赶的丝毫不剩,内心邪念更是翻江倒海涌了出来。

6

我竭力控制自己,一遍遍地告诫自己这是兄弟的媳妇。

但白小慧睡觉很不安稳,腿一直在我身上蹭,好像故意在勾引我似的,更要命的是被紧裹的白小慧明显感觉到热了,竟开始一件件地脱起了衣服。

刹那间,我的理智防线被全面攻破,满眼全是白小慧婀娜的身姿。

可就在此时,被子底下的手机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是谁发来的信息,一条接一条,如同机关枪一般不停的弹射。

我被惹烦了,想把手机直接关机。

可就在我拿起手机的瞬间,整个人如同触电般愣住了。

手机里反反复复就一条信息——王鹏死了你知道不?

发消息的是原先同宿舍另一个基友陈旭。

我仔细看了看手机信息,又看了看怀中的白小慧,这会儿是真懵圈了。

我忙问啥时候的事啊?人是不是还在西安?他爸妈知道吗?

陈旭立马发来三个问号。

在什么西安,他家不是在内蒙嘛,两个月前在内蒙出的车祸,人被一辆大车都撞烂了,这不是赶上疫情封锁,加上他家地处偏僻,所以到现在才知道。

两个月前就死了?

那前几天跟我聊天的是谁?

我忙说你别胡说八道了,王鹏怎么可能两个月前死了,前几天还跟我说去在外地出差,他还找了一个特漂亮的女友。

陈旭说我是不是脑子让驴踢了,谁会拿这事跟你开玩笑,随即他发来一张王鹏墓碑的照片,上面清晰的贴着他的照片。

我有些不知所措,陈旭一向说一不二,关键同学关系再差也不会咒别人死,更何况宿舍哥几个处的都不错。

陈旭看我不说话,又紧跟着道:「他当初一毕业就回了内蒙,这半年来一直留在家照看瘫痪的母亲,还找漂亮女友?你做梦帮他找的吗?还是你遇到鬼了……」

陈旭后面说什么,我压根没心思再回复。

后背的鸡皮疙瘩是一阵接着一阵。

王鹏两个月前就死了,他压根就没离开过内蒙,更没有找女朋友,那我现在搂在怀中的白小慧是谁?

我想起了那间出租屋,想起了那套婚礼服,想起那只突然狂吠的温顺金毛,难道白小慧就是那个自杀的新娘?她假借王鹏引我上钩,是想要我的命?

胡思乱想下我早已汗流浃背,此刻我迫不及待的推开了白小慧,起身就往门口走。

可刚摸到门把手,背后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7

瞬间,我整个人如同被点了穴一般一动不敢动。

「不准走,不准离开我!」白小慧猛的从床上跳了起来,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我。

一股醉人的女子体香萦绕住了我,侧面刚好有一面镜子,此时的白小慧仅仅只穿了单薄的内衣。

我心里虽然害怕,但身体却很诚实的有了反应。

白小慧确实太勾人了。

「我不走,我只是肚子饿了去买点东西,别乱想!」我松开了白小慧的手,强装镇定道。

听我这么说,白小慧像只温顺的羔羊慢慢点了点头,丝毫不怀疑我在骗她。

「那你早去早回,绝对不能丢下我,一定要回来找我知道吗?」见我离开,白小慧再三叮嘱。

我连忙点头,不经意间又回头看了她一眼,那天真无暇的脸庞是那么楚楚可人,如果我和她只是单纯的相遇该有多好,可现在……

我没再犹豫,小命要紧,转身便走了,虽然我没有回头,但我能感觉到白小慧一直目送着我,直到我越走越远。

摆脱了白小慧我整个人松了口气,先回老家再说,离开这里,离开这座城市我才感觉安全。

赶火车站,现在就去!

可就在我准备拦出租车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靠,你个孙子,怎么在这儿啊?」

我一愣,转头才发现居然是陈旭。

我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直接抱住了他。

「你个混蛋,咋那么巧居然在这儿碰到了。」

我有些激动,在大学时代,我、王鹏、陈旭是最好的基友,特别是陈旭,他特讲义气,凡事总挡我前面。

大半年没见,陈旭特高兴,只是提到王鹏的事时,陈旭是一个劲的唉声叹气。

随后他硬拉我去喝酒,我实在没那心情,说要着急回老家。

陈旭听罢,当即拍着肩膀说别抢车票了,说来也巧,他公司刚好派他去我老家县城出差,公司大奔都让他开出来了,正好送我回去。

好哥们送我回家,路上也不寂寞,我当然乐意,况且有他在我身边,我也安心不少。

而就在这时,白小慧明显急了,开始不停的发来微信,问我怎么还没回去,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千万别丢下她不管之类的话。

我没回,她便接二连三的发来视频通话,索性我把她直接删除了。

想起这几天遇到的一些列的怪事,我哪里还敢相信她。

就这样消停了好一会儿,突然我手机又震了一下,跳出一条短信。

「我是白小慧,你现在非常危险,我绝不骗你,赶紧告诉我你在哪儿?」

8

我有点懵!

心里想着我跟我好哥们在一起,能有什么危险,跟你在一起才有危险吧?

随后她又反复发了几条类似的短信。

我依旧没理白小慧,只当这是她勾人的手段,现在自己脑海里就一个想法——回家。

只要跟家人在一起,一切邪祟都不会靠近。

「跟谁聊天呢,这么粘,女朋友啊?」陈旭见我手机响个不停,冷不丁来了一句。

「没谁,公司里的破事,都请假了还来烦我!」我推脱了一句,怕吓着陈旭。

陈旭也没在意,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过往。

车开出了市区,上了高速,手机也没声响了,想来白小慧应该是放弃了。

我暗暗松了口气,上大学那会儿陈旭一直说他八字硬,半夜睡坟地,猛鬼都得让位,想来是有他在我身边护着,白小慧才不敢再来缠着我了。

打了个哈欠,我一阵困意上来,跟陈旭说了声先睡会儿。

可刚合上眼,手机又跟炸了似来,传来一系列震动,我心里大骂白小慧太能缠了,可转头一看,陈旭的手机也跟炸了似的,我俩同时接受到了大量信息。

是班级微信群。

似乎是发生啥大事了!

我定睛一看,后背瞬间发凉,手都忍不住抖了起来。

是班长发的信息,大致内容还是王鹏出车祸的事,群内同学都很惊讶,不过这条消息却跟陈旭发的不一样。

因为出车祸而死的除了王鹏,还有一人!

那便是陈旭!

两个月前陈旭应邀赴内蒙旅游,两人同乘一车,在高速上遭遇一辆半挂碾压,整辆车被拦腰切断,两人胸腔以上被撞成肉泥,下半身则卡在了半挂下面,那模样简直惨到了极点。

班级群内哀嚎一片。

我则完全懵逼!

陈旭若是也死了,那旁边坐着的又是谁?

车内一下子变得格外安静。

我想起了白小慧那条短信,她说我现在非常危险,难不成是指陈旭?

此刻陈旭也翻了翻手机,嘴角突然发出了一声冷笑。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只感觉此刻坐的不是大奔,而是一辆开向地狱的灵车。

9

此刻,我本能地打开手机,下意识的准备联络白小慧。

旁边,陈旭突然冰冷道:「都知道啦?」

「知、知道什么?」我故意装傻,内心则波涛汹涌。

陈旭阴森一笑,竟非常直接道:「班长说的没错,我和王鹏都已经死了。」

「你、你……」我感觉腹内翻江倒海,无法相信眼前这个相处了四年的好基友,一路上还跟我寒暄唠嗑的兄弟,竟是一个死人。

「别惊讶,你很快就会和我们一样!」陈旭说完,开始猛踩油门,竟想越过中间的护栏,撞向对面车道行驶而来的大车。

「你想干什么?」我慌了,本能的拽他的方向盘,可方向盘如同碾盘纹丝不动,与此同时我发现陈旭的脑袋、驱赶、手臂都开始流出浓血,原本完好无损的身躯出现了瘆人的缝合伤口。

「兄弟,你别怪我,当初咱们约好去内蒙找王鹏玩,可你却爽约,现在我俩都死了,你也得下来陪陪我们,你说过好兄弟永不分离!」陈旭说着,车子已然冲出了隔离带。

我瞬间记起当初陈旭是约过我来着,可那时候自己刚上班,天天加班,哪里有空陪他去内蒙,可你俩虽然惨死,也不能拉我这个活人垫背啊。

生死瞬间,我拼命求他放过,但陈旭仿佛带着一股强烈的执念,他和王鹏出车祸而死,我也得一样。

想起他俩被削掉半个身子的惨状,我瞬间小便失禁,死亡就在眼前。

「放下执念!」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白小慧的身影鬼使神差的出现在我身侧。

她猛的一声怒吼,原本还咬牙切齿要送我上西天的方旭猛的一脚刹停了大奔,所幸对面车道的车不多,见势不妙都停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白小慧使了什么手段,刹停车之后,陈旭如同被点穴一般僵硬挺直、一动不动。

「滚!」随即白小慧又狠狠一脚,毫不犹豫的将它踢了出去。

「小慧!」我怯怯地看了她一眼,此刻的她与原先的柔弱判若两人。

「别说了,赶紧走!」白小慧坐上了驾驶位,一个漂亮的转弯,车子再度朝着市区方向疾驰而去。

一路上,白小慧都紧绷着脸,我知道她还在生我的气,虽然我还闹不清是咋回事,但我现在明白一点,白小慧一直在帮我。

「我想知道到底是咋回事?」终于我还是忍不住问道。

白小慧叹了口气,看着我焦虑不安的样子,最终还是向我说明了一切。

王鹏和陈旭确实已经死了,它俩临死前一直遗憾兄弟三人未能相聚,这种遗憾伴随着惨烈的车祸形成了一种极深的执念,因此做了鬼后,它们唯一的念头就是把你带走,抚平生前的遗憾。

王鹏转租你鬼屋,陈旭开车撞向大车,都是因执念而起,执念的力量非常恐怖。

我一声叹息,这俩好基友对我的「感情」是真好啊!

我内心无语,但又转头看向白小慧,问了另一个疑惑:「那你又是谁?」

10

「我?」白小慧看了我一眼,没有言语,停了几秒,又苦涩的笑了笑。

「你到底是谁?」我越发好奇。

「一个傻女人而已!」白小慧顿了顿自嘲道,我明显看到她眼圈一红,仿佛承受了无边的委屈。

看到这一幕,我内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突然变得格外酸楚。

仿佛跟她有数不清的纠葛,但又朦朦胧胧,丝毫都记不起来。

突然车子出现油量过低警报,想来是刚才的撞击划破了油箱,很快车子便开不动了。

「糟糕,先下车,赶紧找地方躲起来,不然今晚很麻烦!」白小慧眉头紧锁、忧心忡忡。

「你的意思陈旭还会来?」我心头一惊。

「不单单是陈旭,王鹏也会来,如果扛过今晚万事大吉,如果扛不过……」听着白小慧的口气,她似乎也没什么把握。

我俩弃了车,我原本想直接报警,让警察把我们带离,可手机却没有丁点信号。

我又想拦车,可所有车均对我视而不见。

白小慧说我受到陈旭强烈怨念的感染,活人的视线很容易将我忽略,而且天越黑这种影响越强烈。

我有些崩溃,我俩就这样走了好一会儿,终于看到了一个服务区,服务区应该是刚造,外面拉着警戒线,里头漆黑一片,不过至少有了一个过夜的地方。

「今晚只能在这里过夜了,找最污秽的地方,比如厕所,越是肮脏越能迷惑阴物。」白小慧说着就带我住进了公厕。

公厕的门和窗子都被我们封了起来,里头漆黑一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坐在角落,感到疲惫不堪,从早上到现在我的精神一直紧绷着。

「你先睡会儿吧,我盯着就行!」白小慧很了解我道。

我没客气,打了个哈欠,便合上了眼睛。

不过我并没有真正睡着,整个人处在半睡半醒的昏沉状态,也许是受到了一系列的惊吓,我的身体隔一段时间就情不自禁的抽动几下。

「靠着我睡吧,别怕,我不会丢下你!」白小慧默默来到我身边,坐在了我身边。

我心中一暖,没有犹豫,直接抱住了她。

「我们永远不要分开了好吗?」我鼓起勇气,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很想说这句话。

白小慧使劲「嗯」了一声,随即也抱紧了我。

虽然此刻犹如在鬼门关门口,虽然这里是肮脏的厕所,但我们彼此都感觉只有当下,才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兄弟,我知道你在这儿,出来吧,我和王鹏来看你了!」突然,不远处响起了陈旭的鬼叫。

11

我真的快吓疯了,下意识地抱紧了白小慧。

白小慧也很紧张,她盯着那扇门,眼睛一眨不眨。

「兄弟,我是王鹏,既然鬼屋里的婚礼服没要你的命,我只好亲自动手了!」猛然间,王鹏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这孙子,亏我当初对他这么好,我心里暗自咒骂。

可咒骂归咒骂,我根本不敢乱动分毫,只听到这俩死人你一句我一言,诱惑我出去,一时间整个服务区都在回荡他俩的鬼叫。

白小慧说过,只要撑过今晚就万事大吉,我就跟他俩这样耗着。

可就在这么想的时候,突然那鬼叫声戛然而止。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没迷惑我?紧跟着一声猛烈的撞击,被封住的厕所大门被拆了个四分五裂。

伴随着路口的灯光,我看到陈旭那张死人脸探了进来。

「滚!」白小慧毫不迟疑,飞起一脚踹向了陈旭。

「砰!」的一声,这一脚没像原先那般有效果,仿佛踢在了钢板上,陈旭竟纹丝不动。

「死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坏我们的事,你以为我还会被你偷袭到吗?」陈旭冷冷一笑,一拳砸向了白小慧。

白小慧一个侧身闪过,飞起一脚踢向了陈旭的肚子。

那动作堪比武林宗师。

这一次陈旭未能防住,身体像破功般倒飞了出去。

「赶紧走!」白小慧没犹豫,拉起我就要走。

可我刚站起身,两道鬼影齐齐冲向白小慧,我看到了阔别半年的王鹏,他身体分成了两截,眼耳鼻血肉模糊,整张头皮都已掀起,在风中飒飒作响。

两鬼合力对战白小慧。

且它俩身上均散发着黑气,似乎这一刻战力开始飙升。

白小慧显然有些吃力,身躯连连后退,狡猾的陈旭更是掏出肠子勒住白小慧的脖子,王鹏则对准她的肚子猛击。

「滚、滚!」白小慧使出吃奶的劲,想要先踢飞王鹏,奈何陈旭的肠子不仅死勒住白小慧的脖子,还将她的手脚全部缠住。

陈旭生前就是一肚子花花肠子,我们仨就属他鬼子点多,这死了竟还将这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

「刚把我踢出车外,现在我就让你去吃粪!」陈旭阴笑着,将白小慧摔向了蹲坑,同时将她的脑袋使劲往坑里按。

我不能再坐视不理了,白小慧那么护着我,我绝不能让别人欺负她。

这一刻,我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猛踩陈旭的脑袋,它想让白小慧吃粪,我就踩碎它脑袋。

可我哪里是鬼的对手,陈旭一个转身,一条肠子瞬间飞来,直接将我抽飞了出去,随即王鹏松开了白小慧,嘿嘿嘿地朝我走了过来。

「兄弟,来,我送你上路,咱们仨永远都是好哥们!」王鹏说着,猛的掐住我的脖子,那股劲大的出奇,俨然是要把我脖子掐断的节奏。

「不、不准动他!」白小慧看到我整个人被王鹏举了起来,嘶哑着怒吼着,疯了一般想要救我,缠绕她双手的肠子被硬生生的扯断。

可惜陈旭的肠子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似的,刚扯断又被重新缠上。

「这个时候你还想救他?先想想你自己吧!」陈旭得意的一笑,而此刻我已然处于迷离状态,脖子仿佛已经跟脑袋脱节了。

就在这生死攸关的瞬间,白小慧突然发出一声非人的尖叫,身上竟燃起了一股翠绿色的火焰。

看到这一幕,陈旭惊的都结巴了。

「你疯啦?为了这小子,宁愿自己魂飞魄散?」

12

「不准你们伤害他,谁也不能伤害他,他得好好活着,必须活着!」白小慧咬着牙,身上的火焰愈发浓烈。

原本还得意的陈旭发出了惨烈的叫声,身上也燃起了翠绿色的火焰,紧跟着传导到了王鹏身上,它也烧了起来。

这一烧之下,它哪里还顾得上我,当下放开我开始满地打滚。

我一落地,本能的要避开这火焰,可奇怪的是这火焰竟对我丝毫没有伤害。

「快走,走的越远越好!」浑身冒着火焰的白小慧朝我大叫。

「那你怎么办?」我哪里肯离开,我心里只想着带她走,如果没有她,我根本不知道接下去该咋活。

「忘了我,好好活下去,走!」白小慧说完,猛的一用力,将我整个人推了出去。

紧跟着,砰的一身巨响,整个厕所轰然炸裂。

这一炸仿佛将我的魂魄也炸散了,我不顾一切的冲向了已成废墟的厕所,挖啊挖,嘴里不停的喊着白小慧的名字。

不知过去了多久,直到晕厥当场。

当我再醒来的时候,人已在医院躺了三天了,我爸妈都吓坏了,以为我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没有在医院休养,当天我就偷跑了出去,再度回到了那个服务区,那个厕所的位置已经被清理,里头空空荡荡,什么都没剩下。

此刻想起陈旭最后说了那声「魂飞魄散」,我瘫倒在地、嚎啕大哭。

接下来的日子,我如同游魂一般游荡在那座城市,几天后我接到了宾馆的电话,是我和白小慧住过的那家宾馆。

前台小姐说当日跟你一起入住的那位小姐,拉下了一本非常精致的笔记本。

当天打扫房间时发现的,但她走的匆忙,等回头去叫时人已走远。

前台小姐是个善良且心细的人,她知道这本笔记本比较重要,但前台只留了我的电话,就联系了我。

我急忙去了宾馆,如获至宝般接过那本笔记本。

这是白小慧的。

我迫不及待地翻开,里头记录着我和她在出租屋第一次相遇,她其实比我还紧张,光打扮就花了好几个小时,如同待家出阁的姑娘;那次在小区里被黄毛追咬,我第一次牵住她的手,她如同第一次初恋,内心如沐春风;那次两人同居一屋,相拥对视,她笑我太笨,宁顾兄弟义气,不要漂亮媳妇;那次她强迫屋内女鬼绑架自己,以试我的真心,她含着泪笑我太傻,竟连这种小把戏都看不穿;那次在宾馆,两人就这么拥抱着,她真希望时间停止,永远停在那一刻。

她说前世姻缘今生能续,已是奢望,上天就给了她这么点时间,她非常珍惜每分每秒,可我偏要丢下她,她连写了好几个「坏蛋」,但却在最后一个坏蛋上画了个圈,下面又写了一行小字——两世最爱的人。

我看到最后,已是泪流慢慢,瘫软在街头,我仿佛一下子明白了,但一切都晚了,最爱我的女人已经走了,这世上只留下我一人。

我该何去何从?

我不顾一切,嚎啕大哭,我想再找到她,但我已经彻彻底底把她丢了。

「喂,别哭了!」突然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好耳熟!

我猛的一转头,一切都像是初见,一个穿瑜伽裤的靓丽女孩出现在我面前……备案号:YX11YyAYL8M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