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绑架李嘉诚儿子的世纪大盗,竟想「无罪释放」

1998 年 11 月 12 日,策划并组织绑架李嘉诚儿子独获 3.62 亿港币的「世纪大盗」张子强,一审被判死刑。大概很少有人知道,直到这一刻,张子强仍然没有放弃自己被「无罪释放」的希望,而这个希望正是来自于李嘉诚当年的不报案。

在开启这个震惊世人的大盗故事之前,我想有必要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一位高级记者和报告文学作家,现为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当年在深圳特区报工作。2000 年的 3 月,我应广东省委宣传部和广东省公安厅的邀请,采访写作张子强案。「张子强」这个名字,我并不陌生。当我最初从一些报纸传媒上,看到把香港黑社会人物张子强称为「世纪大盗」时,我总怀疑这是否是为了追求轰动效应,而把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黑社会头子「神化」了。但随着我的走访逐步深入,我发现这个人的一生,可谓亦人,亦鬼,亦神。

李嘉诚的大儿子李泽钜当年被绑架,不仅其赎金之巨世界第一,整个案件之复杂曲折也是人们无法想像的。

这个犯罪集团由两个犯罪团伙组成,一个基本上都是香港的惯匪,犯罪的渊源很长,干的都是大案。一些成员因负案都在身,都回不到香港而藏身国外。他们讲究「智慧犯罪」,为首的就是被称为「世纪大盗」的张子强,他常说的一句话,「做事要用脑」。

另一个是被香港警方列为「头号通缉犯」叶继欢的团伙。叶继欢是个悍匪,广东汕尾人,他曾多次在香港街头与香港警察面对面的开枪驳火,也曾在深圳街头光天化日之下,亲手杀了一位怀疑出卖他的人。我曾在广东省公安厅大案处的档案室里,看到过当年被他杀的死者照片,此人的血腥让我感到触目惊心。其犯罪团伙主要为公开打劫香港金店,犯罪成员多为内地人。

叶继欢在绑架李嘉诚儿子的前夜被香港警方打伤被捕,后被判了 40 多年徒刑,直到 2017 年才在香港监狱因患癌症去世。尽管已经是服刑 20 多年的案犯,可他的去世,又让香港媒体「热闹」了一阵子,可见其在香港的「影响」之大之久。

绑架李嘉诚儿子的犯罪集团最终被送上法庭提起公诉的就有 36 人,他们横跨粤港两地作案,制造了多宗惊天大案。今天,人们熟悉的只有其绑架了华人首富李嘉诚的大儿子李泽钜。其实,后来他们很快又绑架了香港的第二大富豪、当时的「新鸿基地产」董事局主席郭炳湘,索取了 6 亿港币的赎金。

郭炳湘被绑架时遭了很多罪,身心所受到的伤害远比金钱损失要大得多,这是又另一个长长的故事了。这帮绑匪被抓前,还在策划绑架另一名富豪,当时香港整个富人社会都人心惶惶,防弹车都卖脱销了。

因此,案件破了以后,自然吸引了全世界的媒体。

这个案件是由广东省公安厅办的,那时香港刚回归不久,由于涉及一国两制,以及大陆与香港不同的法律体系,因此办案单位一直很谨慎,没有对外全面公开过案情。这也给社会和媒体,留下了许多猜测和演义的空间。

涉案人员有五个人被判了死刑,其中三名是香港人,首犯就是最初由其提出并策划了绑架的所有细节,还「投」了 200 万港币做案前准备资金的张子强。张子强是所有绑架案的策划和领头者,也是最后登门收取赎金者。

两桩案件一共索取了 16.38 亿港币现金,装了五车,每一张港纸都经过张子强一人之手运回。第二个香港人叫陈智浩(此人后来拿着绑票的钱到家乡做善事,还被选为政协委员)。他拿的钱仅次于张子强,因为绑架李嘉诚儿子的全部赎金,除了张子强拿走自己的(张子强犯罪有几个规矩,其中之一就是:他只取约定好属于自己的一部分,剩下的钱如何分赃就不管了),其它都是交由他去分配的。

后来我在香港国际刑警组织的帮助下,去过他用赎金在香港买的豪宅。这个豪宅「豪」到什么程度?游艇可以直接开到他家的后门。由于他私吞了一部分钱,后来还发生了「绑匪绑绑匪」的故事,陈智浩为此还向大陆公安报案。陈智浩害了不少人,包括他在深圳的二奶。

还有一名大陆的案犯叫马尚忠,这个人身上更是充满着故事,说来大家可能不信,其到香港犯案时,还是湖北一个机场的警卫排现役排长。马尚忠的警卫排里有一名广东汕尾籍的战士,这名已经服役的战士认识叶继欢。马尚忠到广东来休假时,就跟着叶继欢去香港打劫了金铺。

当年曾有段视频惊动了整个香港社会,在香港人口稠密的观塘街,有个人在打劫金店时遇上警察,他拿着 AK47 冲锋枪,横扫马路上的警察,而且不戴面罩,这个人就是马尚忠。当时,住在旁边一幢楼上的一位香港居民,用家用摄像机偷偷拍了下来,卖给了电视台,让很多人看到了这惊心一幕。马尚忠也因此被香港警察打中了腿,虽然成功逃脱,但变成了一个瘸子。

后来,马尚忠再也回不了部队,变成了一个悍匪。绑架李嘉诚儿子案发时,马尚忠已经因另案被判 11 年在监狱服刑两年。所以,他见到办案警察第一句话就是,「你们怎么把我捞出来了?」。

还有两个死刑犯,一个叫梁辉,叶继欢犯罪团伙成员,因犯抢劫罪被判死刑;一个叫钱汉寿,也是广东汕尾人,后来偷渡香港获得身份。这个人被判死刑十分「杯具」,他不是犯罪集团成员,也没有参加两桩绑架案,更没有分到一分钱。就是因为张子强想买炸药,他为了区区几万块钱,跑到汕尾购买了 800 公斤炸药并偷运进香港,惊动了整个香港警界,而犯非法买卖爆炸物罪,判处死刑。从某种角度讲,后来张子强犯罪集团案如此惊动大陆警方,派出大量警力破案,和发现这 800 公斤炸药被运进香港有一定的关系。

首犯张子强在最后被押赴刑场时,来了很多境内外媒体。由于在初审时发生过媒体用长变焦镜头偷拍法院内部情况,因此,当天法院在走廊上挂起了深绿色的围幔,所以绝大部分记者都没有拍到张子强押赴刑场的画面。执行枪决后的一年多,突然有香港媒体报道说:张子强没死,隐身在某一个神秘的地方,甚至还有人报料说,在泰国看到他和他的妻子罗艳芳。一时又传言四起,在境内境外炒得沸沸扬扬。

因此,有关单位为以正视听,邀请我去采访报道这个案件。我用了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查阅了 200 多本案卷,调看了所有的审讯录像录相,还在国际刑警组织的帮助下,三进香港,三去澳门,踏察了所有犯案现场,采访了香港、澳门和广东的办案警察和警方高层,我还去了主要案犯的家乡,了解他和他们同伙的成长经历,后来又采访了案件的预审员、公诉员和审判员,以及最后看守他们的管教,和张子强的先后两任律师。我还采访了部分案犯和他们的家属,还去过张子强的家、张子强在澳门豪赌的赌厅,采访过和澳门黑社会里曾经与张子强接触过的人。希望以第一手资料记录下世纪大盗张子强最后的日子,许多资料都是第一次披露,它真实地记录了张子强其人其事,也会真实地揭开人们心中的很多迷团……

在这些令人好奇的诸多谜团之中,被问起最多的,就是李嘉诚当年为何不报案。

绑架发生时,绑匪第一时间让李泽钜给家里打电话,李泽钜在电话里说:「我被人绑票了,千万不要报案。」这是个请求,也是个暗示,因为他当时看到绑匪的手上拿着枪。李嘉诚自然知道儿子面临的危险,因为香港历史上发生过华懋集团著名亚洲女首富「小甜甜」龚心如的丈夫王德辉被绑架后,永远失踪连尸首都一直没有找到的撕票案件(这个案件也让龚心如后来变得那么「不正常」),它让所有的香港富豪心寒胆颤,作为首富李嘉诚当然不例外;

绑匪张子强在当天傍晚就到了李嘉诚的家。李嘉诚当时在外地开会,接到家里电话后,立即乘直升机回到他在香港浅水湾的家(这里我在采访中也去过,院子大得可以停直升机),很快张子强就来了。

一般绑架案,绑匪都是躲在暗处提条件要钱,让受害者家属害怕焦虑。可张子强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李家(这里做个小澄清,在许多媒体报道中,都说张子强身上绑着炸药去的,其实张子强就是空手去的,连枪都没带,而且当时外衣还敞开着)。这也让李嘉诚在第一时间里知道儿子在谁手里和绑匪提出的条件。在钱和安全之间,富豪们肯定选择的是安全。何况华人首富李嘉诚一直是培养这个大儿子李泽钜接班的,怎么会为了钱,报警让儿子承担风险?

几乎也是在第一时间李嘉诚就和绑匪张子强谈好了赎金,并且立即联系了香港汇丰银行落实提取现金,他还有什么必要去报警呢?也许读者会问,当时谈赎金是李嘉诚和张子强两个人谈的,你怎么知道在第一时间就谈妥了呢?

张子强案由于案件重大,审讯中全部进行了录像。张子强被抓后,在广州看守所里亲口说了谈赎金的详细过程,而且是绘声绘色地说。我看了整个审讯的录像带,所以知道谈赎金的具体过程,包括李嘉诚当时是怎么说的。这也让我弄明白了,赎金为什么是 10.38 亿?3800 万的零头是怎么出来的?包括后来的现金是怎么交到张子强手上的?10.38 亿的现金,它们的体积有多大?装了多少包?

《北京卫视》2015 年曾邀请我去做过两期这个案件的专题,每期 40 分钟,请我谈写这个案件的过程。他们非常有意思地在访谈中提出一个问题:十亿港币,有多重呢?在节目中,他们用砝码称出一张 1000 元的港币,大约是一克的重量,这样推算出十亿港币它的重量就是一吨。这还不包括第一天张子强带走的那 3800 万,和还有相当一部分是 500 元面值的港币。其实大家忘了,赎金一共是 16.38 亿,还有另外一桩绑架案(我会在后文面细细地讲给大家)。

我不知道李嘉诚的这笔赎金一共有多重,但我大概知道它们有多大的体积。张子强拿走其中的 35% 以后(法院最后认定的是 3.62 亿港币),余下的钱装了 40 个塑料编织袋,堆满了一间 40 平方的房子。这些钱将负责分赃的陈智浩刺激得整夜无法入睡,就呆在这堆钱的旁边,灵魂出窍般地一直坐到天明。

所以那几天,李嘉诚想的就是尽快将钱交给张子强,好而将儿子赎回来,想都没想去报案。

李嘉诚没有报案的真相,是他对绑匪有「一个承诺,三个劝告。」

由于钱都是现金,而且是不连号的旧钞,数量太大,香港银行分三天才筹集齐,第三天张子强来收最后一笔钱,临离开时,李嘉诚对张子强说了一番话,这番话就是「一个承诺,三个劝告。」其中「一个承诺」就是再次承诺不报案。张子强对李嘉诚也有一个承诺,即是:从此不会再动李家的人。这个承诺对李嘉诚很重要。

交完赎金后,张子强就亲自将李泽钜送到李家开的位于香港铜锣湾的怡东酒店。其实不报案的真相,就是这「一个承诺,三个劝告。」「一个承诺」的内容比较清楚明白,「三个劝告」是张子强第三天来李家运最后一笔钱即将离开时,李嘉诚喊住了张子强,对当时已经坐在李家提供的一辆黑色奔驰 600 车里的张子强,说了一番话,这番话的内容就是「三个劝告」。 这个内容李嘉诚不愿对外说。后来,我于张子强在看守所里留下的那一堆录像中,找到了这个内容,说清楚这些,需要详细说明当时的气氛和背景,所以这里只好先卖个「关子」,容我在后面细述前因后果时,慢慢道来。

李嘉诚的不报案,大家广为探讨了各种原因,可大家不知道因为他的不报案所造成的后果,而这些后果的影响,还一度给警方造成了很大的困惑,更让张子强产生了想「无罪释放」的幻想。 

绑架案侦破后,张子强在看守所里交待了犯案经过,他之所以交待得很痛快,除了其他案犯都已经交待了,案件经过警方已经弄清楚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李嘉诚在香港不报案。

他觉得香港警方无法治他的罪,所以他痛快地交待,希望大陆警方将他遣送回香港。张子强交待后,广东省警方就及时向香港警方做了通报,香港警方根据张子强的交待,查封了张子强以 4000 多万赃款购买的香港一处别墅(如今这幢房子恐怕值好几个亿了)。

可是后来由于李嘉诚坚持不报案,根据香港法律,受害人不报案,在香港这个案件就是不存在的,张子强的妻子罗艳芳不仅据此向香港警方要回了这幢房子,还通过律师提告,法庭最后判决香港警方向罗艳芳赔偿了据说是好几百万的港币。 

李嘉诚不报案让香港警方很被动。为此,广东省公安厅还专门派当时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厅长朱明健到香港去会见李嘉诚,结果朱在香港等了 7 天,李嘉诚就是没见。

这变相地让张子强产生了幻想,一直在看守所里顽抗,他之所以在看守所里什么都说,就是觉得自己会被送回香港受审。他甚至拿着一本大陆的《刑法》对审讯人员说,在大陆你们可以治我的罪,但在香港未必。因为,他知道只要将他送回香港,他就会被立即释放。

当然,李嘉诚不报案,这也让他承受了很大的社会压力。不过分地说,从维护社会法治角度来说,这是李嘉诚的一个污点。还有,他有一个很大的忌讳,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最后对张子强说的那一段话,让张子强觉得他和李嘉诚做了一个交易。这也是李嘉诚后来千方百计地不希望这个案件的内幕公之于众的原因。当然,当时也有不喜欢李嘉诚的香港媒体在报道中扭曲了李嘉诚。

所以,我后来完成的作品,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以长篇报告文学(上下卷)出版时,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受到了阻扰,而没有顺利发行,只有极少数的书流入了市场。

这个案件惊心动魄的程度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30 多个人物、故事、情节、和有了钱以后的命运,非常值得我们思考。

这个案到底是怎么破的?张子强又是如何在广东江门被抓?

为什么没有绑架霍英东? 

绑架案的二号人物叶继欢是怎样落网的,怎么只有他在香港服刑?

那么多的钱,又是怎么分的?分钱的人,后来又是什么命运?

真的有一个送快餐的人也分了 1500 万?

被告中有一位年轻的姑娘,她是谁?为什么被判刑?她冤吗?

张子强漂亮的妻子罗艳芳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等等,等等。别着急,待我一一讲来……

我不仅仅想说一个离奇的故事。我想说不一样的一群人,不一样的人生,这个故事也许离我们很远,也许离我们很近,因为他们很多人的面孔,你在生活中可能似曾相识,仿佛就出现过在你的身边,他们走到后来这一步,就是因为——钱。

可是,谁不缺钱?备案号:YX01Br0aOel4WNZbm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