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如何用一张照片表达“恐怖”?

这是一处被淹没的洞穴,专业潜水员,往返都需要 6 小时。

而救援队,却需要在被困人员被麻醉的情况下,

将 18 人全部救出。

这就是震惊世界的「泰国睡美人洞」救援事件。

一、传说与现实

6 月 23 日,是「野猪」足球队一名球员的生日。这天,他的父母早早准备了晚宴,还买了一个漂亮的蛋糕,等他回来。

下午,少年们照常训练。但是训练结束后,他们没有回家。

教练和其他球员凑了一些钱,买了一些零食,准备给这名少年过一个难忘的生日。

6 月的泰国,酷暑难当,睡美人洞是难得的避暑之地。他们决定前去探险。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来睡美人洞,只不过,之前他们和所有人一样,浅尝辄止。

这是泰国第四大洞穴,全长 10316 米,鲜有人能走完全程。里面地形又极为复杂,遇到暴雨,洞穴内会迅速积水。

睡美人洞地形图 图片来源:国家地理纪录片《The Rescue》

少年们把自行车锁在洞口,兴奋地开始这场冒险。至于洞口写着「禁止背包客在雨季进入」的警示牌,他们选择了无视。

属于热带雨林气候的泰国,此时刚刚进入雨季不久。到了 7 月,睡美人洞内会灌满积水,届时洞口会被封住。现在,洞内还是一片旱地。

尽管刚刚还是烈日当头,但暴雨却骤然而至。

少年们却没有发觉。

越往里走,他们越激动。洞内干燥,路线清晰,前路未知的一切,都让他们体验着前所未有的刺激。

等到发现积水已经蔓延到他们身后时,已经晚了。

此时,激动变成了恐惧。回去的路变成了河,他们只能朝着更深的地方前进。

就这样,少年们与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

晚上,生日的那名少年没有准时回来,他的父母开始感到不安。

很快,越来越多的父母发现了不对劲,都开始出门寻找他们的孩子。

他们找到了洞口,看着一排自行车整齐地锁在那里,一阵凉意在心中泛起。

停在洞口的自行车 图片来源:户外探险 outdoor

洞里一片黑暗,积水成片,他们进不去,只能焦急地在洞口喊着孩子们的名字。

他们喊得撕心裂肺,可回应他们的,只有冷冰冰的雨声。

警察很快赶到。

暴雨不减反增,早已汇成洪流,逼退了想尝试进洞的警察、父母以及其他救援人员。

这种情况下,只能依靠专业的队伍。

于是,泰国皇家海军「海豹」突击队,接手了搜救任务。

2018 年 6 月 25 日(野猪少年被困第 3 天),首批海豹突击队成员到达了现场。

如果是在一般的海水潜水救援,毫无疑问,皇家海军的突击队很快就能解决问题。

但是洞潜与海域潜水完全不同,洞中路线多曲折、岔路多,经常有狭窄通道,像迷宫一样;水中环境阴暗混浊,非常危险。

经过摸索,皇家海军发现,面对如此恶劣的环境,一切救援措施都失去了作用。他们无法进入洞中更深的地方,溺水窒息死亡的风险太大。

皇家海军首批次摸索救援宣告失败。

经过媒体的报道、发酵,「野猪」足球少年被困山洞的事情,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在泰国乃至全球都引起了关注。

但是,连皇家海军的突击队都无能为力,还会有更专业的队伍吗?

二、救援专家的绝望

暴雨依旧不止,时间异常宝贵,每过一分钟,危险就增加一分。

于是,泰国政府向英国洞潜协会发出了国际援助请求,邀请来了全球洞潜界的传奇人物,英国人瑞克(Rick Stanton)和约翰(John Volanthen)。

6 月 27 日(野猪少年被困第 5 天),瑞克和约翰来到救援现场,所有人都把希望赌在了他们身上。

但他们并不乐观。

「我们感到压力巨大,大家对我们抱有太大的希望。」

瑞克和约翰到了现场,很快就开始潜水。

洞里的能见度太低,混浊度、水流激流程度、以及洞中的复杂程度,即便是顶级专家,也心生恐惧。

首次进入洞潜,他们甚至没有游远,就返回来了。

睡美人洞内的结构是 T 字形,泰国皇家海军在洞内设置了一个「三号阵地」。三号阵地相对广阔,有较多的空间作为救援中转站,且地理位置较高,有较多的旱地。

三号阵地再往洞里就极难前进,至于一般普通救援人员,需要冒着极大的风险才能到达这里。

三号阵地成了救援的分水岭。

瑞克和约翰这两个顶级专家,花费了一番力气才游到三号阵地。

他们多次试着往更深处游,但是洞里的岩壁、管道、碎片,以及无边的黑暗,让他们望而却步。

他们多次跟泰国皇家海军讨论进一步深入洞穴的方案,并进行了多次尝试,但都以失败告终。

另一个专业的救援人物,比利时人本,也遇到了挫折。

本是一个潜水教练,在泰国生活了二十多年,对当地洞潜的经验非常丰富。

他在泰国办了一家潜水学校,听到野猪少年被困的消息后,拎着自己的装备,就来到现场。本懂泰语,很容易就弄清楚了眼下的形势。

本比英国顶级专家晚到,进行洞潜出来后碰到瑞克和约翰。本跟他们讨论了下洞里的情况,表达了他对于洞内复杂情况的意见。本认为,这次救援不可能会取得进展。

英国专家赞同本的观点,三号阵地再往深处,没有一个人有所收获。

「我都怀疑我们还有继续待在这里的必要了吗?」约翰说。

于是,瑞克和约翰,选择放弃。他们转头离开了现场。

在世界顶级专家看来,这次救援非常危险,甚至可能发生严重的救援事故。

关键是,他们都不知道少年们是否还活着,哪怕找到少年,出洞需要长距离潜水,少年们甚至不会游泳,也几乎不可能救得出来。

他们绝望了。

连世界顶级专家都放弃了,救援还有希望吗?整个救援团队都陷入了沉默。

难道真的要放弃此次救援?真的不再寻找野猪少年们?只能坐以待毙,等雨水停止,洞里水流全部排出?

彼时,就只能看到少年们的尸体了。

他们没有选择退缩。

既然洞里都是水,那么是否可以调动大量的抽水机,把洞里的水都抽干?这样,少年们就可以直接走路出洞,而不需要潜水。

很快,大型水泵抽水机被搬过来,如此大量的水抽出来排哪去了?洞口附近又没有排水系统可以容纳大量的水。

最后,积水排到一片农田上,淹没了整片农田。农田主心系野猪少年们的生命,丝毫没有计较。

「孩子比农田重要,粮食没了可以再种,但是我们不能让孩子重生」。农田主人说。

但是暴雨不断,水流急,抽水的效率永远无法跟上暴雨带来积水的速度。

几台大型抽水机昼夜不停地运作,但只能稍微缓解它们的上涨速度。

还有什么办法?

三、转机与希望

在进行第一次综合评估后,海豹突击队指挥官不得不承认:找到孩子们的希望渺茫。

至暗时刻降临。

但是,泰国皇家海军没有放弃,本没有放弃,许多救援人员也还都没有放弃。

「孩子们都是运动员,身体素质很好,我们要相信孩子们还存活着,我们不能放弃救援」。泰国皇家海军的指挥官对士兵们说。

野猪少年们的父母也在洞口大喊着。

「儿子,快回家」。

「你快出来,我们一起回家」。

英国洞潜专家走后,本和泰国皇家海军海豹突击队,继续进行救援。

海豹突击队成员们负责不断运输氧气罐到三号阵地,本从三号阵地往深处开始恐怖的「死亡洞潜」之旅。

本带着潜水设备和绳索进洞。

布线是洞潜的黄金原则,洞潜人员必须靠绳索牵引,最先洞潜布线是极其危险的,但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最先布线的人是让人敬仰的真正的英雄。

洞内岔道多,有很多死胡同,许多通道都很窄,本经常需要脱下装备,匍匐前进,推着装备往前钻过去。

最困难的地方就是睡美人洞穴的 T 字形岔路口。这是洞穴的狭窄处,宽仅有 70 厘米,还有急转弯,在岔道中找到准确的路十分艰难,一不小心,可能就迷路了,一去不返甚至触碰死亡。

T 字形岔路口狭窄通道,图片来源:《档案》节目

经过本的努力,虽多次涉险,但顺利通过了 T 字形的岔路口,找到了连接更深洞中「芭堤雅」滩地的正确通道。

「芭堤雅」滩地位置相对最高,距离洞口潜水距离约 3 公里,前期英国洞潜专家和泰国皇家海军分析,这是野猪少年们极有可能的生存地点。

本尽可能地布线,直到把身上带来的绳索用完,才退回三号阵地。

这是一个重大突破,早些时候,英国洞潜专家都没有实现的难点,在本的努力下被攻破了。

这极大地鼓舞了救援大本营的所有人员。

四、众人之手

国际救援队陆续赶到。

6 月 28 日(野猪少年被困第 6 天),美国军队第 353 特种作战小组和第 31 救援中队的飞行员们,飞抵达泰国。

6 月 29 日,中国两支专业专家救援队陆续到达泰国清迈,其中一支负责洞潜救援,另一支负责山地救援。

澳大利亚也派来了特警救援队。

日本、俄罗斯、英国都派来了救援队,参与山地救援。

沙曼以及其他几位退役的前海豹突击队队员也归队,来到睡美人洞参与救援。

还有世界各地的志愿者,几千人闻讯而来。

当地民众自发在洞口搭建锅灶,就地生火准备餐饮等食物,给救援队和志愿者以及现场野猪少年家属们,送上补给食物。

而就在本和泰国皇家海军,通过三号阵地再往里突破后,已经离开的英国洞潜专家瑞克和约翰又返回现场。

或许是听到本和海豹突击队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消息,或许是放不下 13 条生命,不管怎样,两个世界顶尖洞潜专家还是选择回归战斗。

泰国皇家海军指挥官也接受他们继续参加救援,而鉴于他们的专业,指挥官仍然安排瑞克和约翰,作为救援核心人员。

海豹突击队和之前做出了突出进展的本,都配合他们。

但是要到达「芭堤雅」滩地,还要经历超长距离的潜水,洞中环境又崎岖复杂,险象环生,有很大难度。

这一次,他们会完成这项艰难的任务吗?

五、另一种愿望

正在救援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泰国当局别出心裁,请来了缅甸高僧古巴文春。

泰国信仰佛教。

当地传言,很久以前,公主与马夫私奔,但心爱之人被国王杀害后,公主用发簪自尽而亡。

公主死后,她的鲜血变为河流,身体成了山峰。山是她侧身躺下的样子,而她微微隆起的肚子,就成了睡美人洞。

许多村民都做过类似的梦:公主托梦给他们,让缅甸高僧古巴文春来睡美人洞见她。

公主说,高僧古巴文春出生在泰国,后来去了缅甸,他是多年前那个马夫转世,她等了这么多年,只有见到他,才放过野猪少年们。

有民众把这个奇怪的梦发到社交网站,迅速传播开来。

于是,他们希望古巴文春能来现场化解这场灾难。

6 月 29 日,野猪少年们失踪一周,古巴文春和他的三个弟子被邀请来到救援现场。他们先在洞口外作法,做完又进洞里,然后再出来。

做完法,高僧给出惊人预言:「野猪少年们还活着,过几天就能见到他们了,可以救出来。但会有人死亡」。

这个预言,给泰国当地民众增添了极大的希望,对高僧表示万般感谢,古巴文春也留下一些手链。

说来也奇怪,高僧来作法时,甚至作法后三天,睡美人山都没有下雨。

雨水慢慢停了,水位也下降了一些。水流也没那么湍急了,洞里能见度也有所提高。

当地民众更加坚信「托梦之说」。

但高僧所说的「死亡」,难道也会变成真的吗?

六、生机

在洞中救援开展的同时,山地救援也开始进行。中国派来两支救援队,其中一支全力以赴参与山地救援。

山地救援,就是在洞外的山上寻找:是否有支洞?进入洞中,是否能找到被困少年们的大概位置?是否可凿山进入洞中?抑或山洞是否有出口链接山外?

睡美人山地势图 图片来源:国家地理纪录片《海底大探索》

在找寻的过程中,救援人员曾经听到山里疑似有凿洞的敲击声。他们以为是少年们的求救声,但经过多次搜查均无果。

根据泰方规划的山地搜索战略,中国、美国、日本、俄罗斯救援队都在山上寻找联通出口的其他支洞口。

不仅洞内复杂,山上也复杂,地方靠近泰缅边境最著名的「金三角」地带,夜间行走在这泰缅边境线是极其危险的。

一波搜索下来,所有救援人员都是一脚泥一脚水,用砍山刀开路,抓着藤蔓,在小断崖和陡坡爬上爬下。

他们忘记了摔倒多少次,忘记了身上的伤痛,看到支洞他们欣喜万分,但最后他们发现,这些支洞口都是死洞。

山地搜救寻找支洞中 国家地理纪录片《海底大探索》

而后,天空又开始下雨,山地救援多日搜索无果,他们只能往回撤。

还有一个方法。

大家可能会问,可否在山顶上找到连通睡美人洞里的位置,然后从山体钻井下去,打通山顶和洞里,让孩子们通过新的通道爬出来?

当地派遣钻井队上山踩点研究,可经过多次分析探讨,要实行钻井,需要打通非常深的溶洞岩石,从技术和时间上看,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个方法也只能宣告失败。

山地救援无望,只能依靠洞潜了。

瑞克和约翰回来后,在本之前取得突破进展的基础上,又进行精密的研究分析。

此时中、美、泰、澳洞潜救援队也变得庞大,大家组成睡美人洞洞潜国际救援联队,开展进一步救援。

7 月 1 日(野猪少年被困第 9 天),中、美、泰、澳洞潜国际救援联队往洞里运输了一百多个气瓶,准备在三号阵地建立气瓶供应储备保障区,为洞潜专家潜水进洞搜救野猪少年们提供气瓶保障。

7 月 2 日,他们又运输了一百多个气瓶,甚至开始全泰国征集旧气瓶。

所有准备就绪,现在需要专家们更进一步洞潜,往芭堤雅滩地挺进。

英国顶尖洞潜专家瑞克、约翰,带着本以及海豹突击队的一些成员,开始从三号阵地出发。

芭堤雅海滩距离三号阵地潜水距离约 1.5 公里,本之前做了一些布线,他们需要找到本布置的路绳,在这个基础上历经艰难,才能到芭堤雅滩地。

瑞克和约翰一直在打头阵。

终于,他们努力突破了层层阻碍,第一次顺利来到芭堤雅海滩。当他们从水中露出脑袋,急切地搜寻芭堤雅滩地上的人影后,心凉了半截。

野猪少年们并不在这里。

孩子们最有可能生存的地方却毫无踪迹,那他们又会在哪里?一切似乎又陷入绝望。

短暂休息后,瑞克和约翰还是穿过芭堤雅滩地,继续往前挺进。

没游不远,当他们再次浮出水面时,惊喜来了。

那群孩子在斜坡上坐着。他们已经二百多个小时没看见外面的世界了。约翰的头灯照着孩子们的时候,他们甚至感到异常刺眼。

芭堤雅滩地与少年发现处模拟地形图 图片来源:BBC

「你们有多少人?」约翰问。

「十三。」 一个懂英语的少年回答道。

真是太棒了,野猪少年和年轻的教练都活着,一个都没有少。

「你们今天会带我们出去吗?」

「不,今天不行」。「我们必须潜水,我们还会再回来的」。

「我们几号能离开?」

「我不知道」。

「我们很饿,很冷」。

「我知道」。

……

约翰赞赏他们,并跟他们保证,很快,他们会带着更多的人过来。

这 13 个孩子,居然在没有食物和水源的情况下存活了 10 天。

起初他们进洞带有零食,后来零食吃完了,年轻教练教他们冥想,保持冷静,形成「心如止水」的状态,喝溶洞岩壁滴下来的水。

在教练的指导下,他们也轮流挖掘洞穴墙壁,教练不断鼓舞孩子们,一定会有人来救他们的。

这些方法很有用,至少他们活到了救援人员到来。

很快,约翰回到三号阵地,带来了少年们都还存活的消息,还带出来少年们写的纸条:「我们现在非常需要食物,除了洞里的水我们什么都没吃」。

海豹突击队立即向外界传达讯息:野猪少年和教练 13 人全部被找到,而且全部活着。整个大本营沸腾起来了。

最为激动的就是这些少年的亲属们,惶恐地期待了 10 天,内心煎熬了 10 天。那一刻,他们都喜极而泣。

约翰在洞中与少年们对话的视频被传到网上,整个世界都在欢呼。

那一晚,洞外救援中心灯火通明,大家不断微笑、拥抱,连平日里非常严肃的泰国皇家海军指挥官,都露出了笑容。

但瑞克和约翰的兴奋劲很快就褪去。

他们的心情十分复杂:如何才能把少年们安全带出来?这是面临的新难题,从目前情况来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七、深渊与死亡

夜晚,救援队开起了作战会议,瑞克和约翰告诉泰国当局,找到孩子还仅仅是最基本的部分,关键是如何将孩子们安全带出来。

他们讨论了一晚上,但无果。

7 月 3 日,野猪少年们被困的第 11 天,

救援搜救行动变成了救援营救行动。

孩子们被困在芭堤雅海滩地往里约 400 米处,距离三号阵地潜水距离约 1.5 公里,距离洞口潜水距离约 3 公里。

救援现场手绘洞穴距离图图片来源: 国家地理纪录片《The Rescue》

专业潜水员进出大概需要 6 小时。

洞内黑暗,积水混浊,地势崎岖,通道狭窄,能见度又极差,孩子们又都不会游泳潜水,而且他们被困十余天,肌肉开始萎缩,行走都不太稳。

专业潜水员在这种情况下,都得费很大劲才能游完全程,非专业的成人仅能完成很小距离的潜水,那么,在极度恐慌又缺乏技术的情况下,这些弱小的孩子们该怎么办?

很显然,直接带孩子们潜水出洞这个方法不可行。

让少年们在黑暗中避开障碍和石头,克服内心的恐惧,这是救援方案最需要考量的因素。

救援人员纷纷提出自己的看法,但都没有完美的救援方案。

最为安全最保守的方案:等雨季结束,雨水停了,洪水消退,洞内积水消散,野猪少年们能自行走出来。

但是泰国的雨季要持续到 10 月,如此就得再等 3 个月,食物供给、氧气损耗以及人力投入,都成了难题。

……

泰国当局无法下定决心。

与此同时,泰国当局安排了泰国皇家陆军总医务官贝克医生以及其他海豹医疗兵进洞,给孩子们治疗伤势,并送去大量的食物、饮水、医药、氧气瓶,以及保暖衣物。

「水下环境太恶劣了,我先前也从未进行过洞穴潜水,我们耗尽了氧气瓶的大部分氧气,才进来的。」贝克医生说道。

而救援方案一直悬而未决。

「倘若最后有什么问题,我们也是一直陪伴孩子身边,挺过这段艰难日子」。陪伴人员坚定地说道。

野猪少年的父母们,又陷入新的煎熬。

「我们保证,救出孩子的方法百分之百安全。」泰国指挥官对外说道。

此时,把野猪少年们留在洞里,似乎是最好的方案,也是最无奈的办法。

野猪少年们面临新的「深渊」。

测量洞内的氧气浓度,仅为 15% 左右,再低一些,少年们就会开始呼吸急促,如同处于海拔 4000-5000 米的高山上。

营救没有较好的方案,整个救援团队本就笼罩在焦虑且无奈的氛围,而救援死亡事件的发生,又推使他们进入更加沉闷、绝望的情绪。

7 月 5 日,野猪少年被困的第 13 天,前海豹突击队员沙曼,负责往洞里输送氧气瓶,他和潜水搭档带上湿式潜水服,计划教孩子们潜水。

返途中,沙曼因缺氧而失去意识,队友发现后,赶紧将他拖回三号阵地,立即做心肺复苏。但效果不佳,他们又把沙曼送出洞治疗。

7 月 6 日凌晨,沙曼被宣告死亡,年仅 38 岁。

「很遗憾,沙曼死了,一捆湿式潜水服具有很大的浮力,对于洞内潜水具有很大的阻碍,消耗很大的能量,沙曼在回途中耗尽了氧气,因缺氧而死。」瑞克解释。

不合适的装备,没有什么洞潜经验,是沙曼死亡的真实原因。

沙曼的死亡,让海豹突击队决定暂停潜水。三号阵地外,海豹突击队成员再也没有潜入洞里了。

坏消息接踵而来:一辆救援队的卡车,在行驶过程中因不熟悉地形,不慎跌入山崖,造成多人重伤,好在没有死亡。

各国救援队的救援行动也暂时停止。

救援行动暂时按下了暂停键。

但气象专家预测,新一轮大暴雨将会来临,到时洞内水位更加无法控制,野猪少年们将步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救援,迫在眉睫。

八、方案与施压

「不能再等了,我们能做些什么?」美国救援指挥官焦急地问瑞克和约翰。

「孩子们是不可能潜水出来的,我们做不到的。」瑞克解释道。

「万一是有可能的呢?」

但经过综合考虑,由救援人员带孩子们洞穴潜水出来——潜水营救,是唯一的方案。

但如何让孩子们克服恐惧?

如果,他们在潜水过程陷入恐慌,不仅会害了自己,还会害了带他出动的援救人员。

瑞克和约翰想出一个方法:给孩子们打麻醉针,让他们在「安静」的状态下被带出洞。

懂麻醉、懂潜水的医生成了救援关键。

瑞克马上向澳洲潜水员、麻醉科医生哈里斯发出邀请。

哈里斯刚开始接到瑞克信息时,立刻拒绝了。

第二天,瑞克跟哈里斯语音通话讨论了很久,知道他是孩子们生还的希望,哈里斯开始动摇了。

接着,哈里斯选择来到了救援现场。

到达救援现场,哈里斯医生进洞见到了孩子们。

「孩子们很瘦小,看到孩子们,我就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孩子们的坚强乐观让我动容」。

该是下定决心的时候了,哈里斯选择了参与这项「麻醉救援计划」。

综合评估,哈里斯认为:可能会有三四人死亡,甚至多达五六人。

约翰和瑞克把这个「麻醉救援计划」告诉了美国救援指挥官,

「我表示很怀疑,但我相信他们的能力。」美国指挥官说道,他也预测会有人死亡。

而实施这项计划,还需要专业人手帮忙。

约翰和瑞克需又邀请了业界多名专业洞潜人员,这些人有的是电工、有的是登山者,有的是球队人员、有的是攀岩者,但他们都有丰富的洞潜经验。

专业联队组建完毕,但泰国当局还没有下决心。

「如果我们准备不充分,或者有任何风险,我们不会采取任何行动。」泰国指挥官对外说道。

而据气象预测,暴雨即将开始,洞内空气也越来越混浊,救援已箭在弦上。

救援专家们和澳洲麻醉师,不断地推演麻醉救援计划。

他们向泰当局施压:再不实施救援,他们就要离开了,他们也没有留在现场的必要了。

危急之下,泰国政府高层来了。

7 月 6 日晚,野猪少年被困的第 14 天,泰国内部部长与救援联队集中讨论,内政部长问了很多问题。

「为什么选择这个镇静剂?」

「为什么选择这个剂量?」

「还有不潜水的救援方案吗?」

……

救援专家们一一进行了解答。

那一晚,他们讨论到深夜。

但直到第二天早上,救援专家们照旧没有得到批准实施救援。

瑞克和约翰组织制定了更为详尽的救援方案,比如孩子们穿什么样的防护服、给孩子们戴特殊的面罩、孩子们氧气瓶的位置、面部朝向等等。

救援专家们给泰当局人员进行概念排练的大型演习,尽可能地模拟救人过程。

概念排练演习,图片来源:国家地理纪录片《The Rescue》

泰国当局意识到,这是一个不得不冒险的救援机会。

7 月 8 日凌晨 2 点,泰国内政部长批准了「麻醉救援计划」。

该方案存在高风险,澳大利亚外交人员为麻醉医生哈里斯申请了外交豁免权,以避免出现救援差错后,遭受泰国司法系统起诉的风险。

泰国当局也与足球少年们的家人签订了风险协议。

少年们告诉救援人员,他们准备好了。

九、营救

7 月 8 日,营救日,也是野猪少年被困的第 16 天。

根据救援方案,英国洞潜专家、麻醉医生、专业潜水员,海豹突击队成员,组成救援先锋队。

先锋队负责进洞前往孩子们的受困地,负责注射麻药,并将野猪少年们运送到三号阵地。中国洞潜救援队 5 人和其他洞潜救援人员,负责将少年们从三号阵地传送到洞外,再由医务人员紧急送往医院。

T 字形路段的通道十分狭窄,一个人都极难通过,何况还要带着孩子穿越。

T 字形路段通道图。图片来源:中国日报英语点津

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是我所做过的最难、最危险和最冒险的事,不是我个人的安全,而是我要负责别人的安全。」约翰说。

进洞前,澳麻醉医生哈里斯对先锋队成员进行麻醉镇静剂注射培训,每个少年需要打两针。

第一针打完后,救援人员会开始运送少年,但是潜水运送长达数个小时,镇静剂随着时间会失效,需在运送过程中补打第二针。

「最好打在大腿外侧,穿过潜水服,即使打到了骨头也没关系。」哈里斯医生鼓励先锋队救援专家们。

先锋队员们拿着针管对着矿泉水瓶不停地练习着。

一针、两针、三针……直到熟悉扎针的动作。

分配好针管、药物,做好防水措施,先锋队员们出发了。

对于营救方案,他们又进行多次预演,确保没有问题后才正式开始实施。

救援需分批次进行,分三天进出救援,救援耗时长,每天计划救援 4 人左右。

洞口外,早已设置起屏障,除了医疗人员,媒体以及其他人员几乎都被驱赶干净,媒体都只能在远处观望着。

而三号阵地上,大部队救援人员整装就绪,他们甚至准备了 15 个尸袋,做最坏的打算。

救援先锋队穿过芭堤雅滩地,抵达少年们的被困地。

先救谁?瘦小的优先?高大的优先?还是体弱的优先?

少年们自己给出了答案。

他们决定,家最远的孩子先出去,这样他在回家的路上,就可以一路给其他孩子的父母们报平安。

之前瑞克还根据泰国当局的要求,给孩子们带进缅甸高僧古巴文春留下来的手链,野猪少年的父母以及泰国人,都相信这个手链是一个希望的象征,能带给孩子们好运。

现在,孩子们戴着手链,开始了「奇迹之旅」。

第一个孩子正式开始被救援,贝克医生给他分了一片抗焦虑药。

在海豹突击队员的帮助下,孩子穿上了潜水服,带上潜水头套,准备好氧气瓶,哈里斯给第一个孩子腿上注射完一针抗流涎针(防止孩子们在麻醉状态下溺死在自己的口水中),在另一条腿上打上一针全身麻醉药。

第一个孩子显得很放松,他很信任哈里斯医生。

失去知觉后,另一个洞潜救援专家给他戴上防水面罩。接着,他的脸被推到水下,两只手绑在身后,开始被运送。

第一个孩子运送了 300 米,救援专家就带着他浮出水面,赶紧探测孩子的生命体征。

气氛非常紧张,但孩子的手指开始移动、抽搐,救援人员看到这些动作很兴奋,因为这意味着孩子还活着。

他给孩子打了第二针,孩子停止了抽搐。

英国洞潜专家约翰,很快也带出来第二个孩子。

途中,这个孩子出现呼吸不正常。

浮出水面后,约翰急忙给孩子脱下面罩,孩子呼吸好一些,但一戴上面罩就又呼吸糟糕,如此反复多次。

约翰一度握紧孩子的手,一度非常崩溃。

「我一直害怕自己带出去的是一具尸体,而不是一个孩子。」

幸运的是,这个孩子撑了过来,约翰带着他继续前行。

而英国洞潜专家瑞克带出来的第四个孩子,比第二个孩子情况更糟糕。

在洞潜中,救援人员一度觉得孩子已经停止呼吸。

孩子出现身体寒冷、僵硬的情况,救援人员赶紧给孩子做人工呼吸,过一会终于见到孩子开始呼吸了,悬着的心才放松了点。

期间,瑞克和救援人员甚至以为,这是他们带出去的第一个死去的孩子。

为了安心,瑞克一直看着孩子的脸继续洞潜,他要清楚地看到孩子还是活着的。

对于他们来说,洞潜最难通过的就是 T 字形路段,必须先把孩子推过去,然后救援人员抓着孩子赶紧跟上,经过这个狭窄路口后,很快就能到达三号阵地。

对于先锋队救援人员来说,三号阵地嗡嗡嗡的水泵声就是希望的曙光。

很快,第一个孩子被顺利送到三号阵地,被抬上了担架,带他出来的先锋救援人员也如释重负。

三号阵地到洞口有二百多人,他们齐心协力,负责传送孩子到洞口。

当第一个野猪少年被送出时,洞口响起了掌声,孩子被送上救护车前往医院治疗。

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野猪少年都被顺利送出睡美人洞。

第一天的救援任务 4 个顺利完成,第四个孩子被运出时,已是夜晚。

而远处的各记者们根据救护车的数量,都在做着未经确认的「被救出少年」人数的报道。

泰国指挥官也面露喜色地对外公布:今天的营救任务很成功,我们终于看到了久未见面的野猪少年的面孔。

7 月 9 日,第二批孩子也顺利被传送出洞。

7 月 10 日,野猪少年们被困第 18 天,还有一批次孩子和教练 5 人未被救出。暴雨如期而至。先锋队成员们早会讨论时,甚至考虑是否还继续冒险救人。

「今天不进洞救援,明天就更没机会了。」有人说道。

最后,他们达成一致意见,坚持进洞进行第三批次人员救援。

这一次要救出 5 人。

在运送其中一个孩子时,救援人员换手抓绳没有处理好,失去了布线的绳索,一度让他带着孩子失去方向,游到了一个陌生的洞。

幸好,救援人员没有放弃,坚定地带着孩子探索出路,最后遇到了其他救援人员,顺利地将孩子传送到三号阵地。

7 月 10 日 18:47,最后一个孩子被送出洞,送上直升飞机,这意味着包括教练在内的最后一批孩子,全部安全出来。

此时,全世界都在庆祝欢呼。

孩子们出来,救援人员还没完全撤离出洞。

还有一部分人都还在三号阵地。此刻的他们,心情是放松、喜悦的。

英国洞潜专家也回到了三号阵地,他们在那儿拍照合影。

但贝克医生和一名海豹医疗兵还未退回到三号阵地,他们还要面临一个挑战性的洞穴潜水。

突然,三号阵地的一个抽水水泵突然爆裂,到处喷水,积水迅速倒灌,洞内水位暴涨。

大家都紧急往洞外撤。

但贝克医生和海豹海军迟迟未出现。

所有人都心系他们。

终于贝克医生和泰国海军出现了,很快三号阵地也积满了水。

他们,有惊无险地顺利出洞。

最后一个人安全踏出洞口时,救援行动才真正胜利,洞口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7 月 10 日,野猪少年们失踪 18 天后,这个载入史册的国际救援终于顺利结束。

后续

孩子们救出后没几天,睡美人洞就被完全淹没。

7 月 24 日,在一座寺庙里,被解救的野猪少年们接受了剃度仪式,成了寺庙里的小沙弥,开始几天的短暂修行,被解救的足球教练成为一名僧侣,为期 3 个月。

他们在这个寺庙里,为牺牲的前海豹突击队成员沙曼,以及世界各国参与救援的英雄们祈福。

英雄,值得被感恩,被永远铭记。

科普时间:普通人被困山洞怎么办?

旅游、探险、野外工作常会深入一些山洞,山洞环境复杂,方向难辨,极易迷路。被困山洞怎么办?可以参考如下方法。

  1. 循着洞中光亮行走,注意头上容易脱落的石块以及脚下的障碍物;

  2. 吹哨子或呼叫,注意体力的分配,根据国际求救信号呼救:1 分钟 6 次,停顿 1 分钟,不固定的呼叫不断重复下去更容易引起注意;

  3. 多余的衣服或布块铺上方向,表明自己的位置;

  4. 走过的路尽量做上记号,帮助自己辨别方向或让搜救人员找到自己;

  5. 合理分配食物,切勿一次性吃完;

  6. 不要随意喝不干净的水,不干净的水容易引起腹泻、肿胀,甚至引起脱水。山洞中尽量寻找滴水,小水滴或者积水或许可以提供干净的饮水。

  7. 保持温暖,避免失温,把衣服的水分拧干或者换上干燥的衣物,受困者尽可能依偎在一起取暖。

  8. 保持精神的平静,受困者第一反应是恐慌,精神压力会非常大,保持冷静,切勿惊慌,寻找出路或等待救援。

一般建议:在进洞前,要准备好适当的装备以及通信设备,出发前让亲友知道自己的目的地,与熟悉山洞情况的人同行。

参考材料:

  1. 国家地理纪录片《The Rescue》

  2. 户外探险 outdoor:走出深渊,英雄归来!——泰国洞穴救援事件实录

  3. 《档案》节目:睡美人洞中生死劫,牵动全球的泰国大营救全揭秘

  4. 南方都市报:泰国「睡美人」洞被困 13 人在昨日全获救

  5. 《中国应急救援》 戴友义 2018 年泰国洞穴救援相关技术浅析

  6. 国家地理纪录片《海底大探索(S2):泰国洞穴救援》备案号:YX111RrWw30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