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没有爆笑沙雕文推荐?

我怀疑我的男朋友疯了。

他最近开始频繁地说梦话,这天我煮了蛋花汤,他冷冷地瞥我一眼,说:「爱妃又要给朕下毒了?」

我手一抖,差点把碗扣他身上。

1.

大一的时候,社团活动上我见到了袁计,对视的一瞬间就仿佛全身过电,一刹那就认定了他是我的爱人。

他也一样,说见到我的时候一眼万年,连我们生几个孩子都想好了。

我们一见钟情,在一起六年,现在已经准备结婚了。

他在一家公司上班,而我则经营着一个花店。

不过袁计最近表现得很怪异,我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

起初他最近经常做梦,醒来后还会跟我讲梦见了什么,梦里他是皇帝,有一个非常喜爱的贵妃,但因为朝堂争斗,却不得不把贵妃打入冷宫。

我嗤之以鼻:「你肯定是甄嬛传看多了。」

但有一天,我煮了蛋花汤,他突然冷冷地瞥我一眼,说:「爱妃又要给朕下毒了?」

我吓坏了,拉着他去看心理医生。

但医生说,他逻辑缜密,思维清晰,对答如流,精神状态也极好,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后来我偷偷观察他的言行反应,发现他只有跟我在一起时,才会有这些「症状」。

我怀疑他是故意演的。

2.

花店不忙,我提前回来做饭。

饭菜出炉,袁计正好也回来了。

他换了鞋,先过来从背后紧紧地抱了我一会儿,像只大猫儿蹭了半天。

被他的短发扎得耳朵发痒,我撇嘴:「你干吗?」

袁计轻叹:「今天开了一天会,心累,棠棠,让我充会儿电。」

我心里甜滋滋的,推开他的手,端着盘子转身:「花言巧语也没用,今天还是你洗碗,先去洗手,开饭了。」

但我转过来,却发现他负手而立,神情完全变了一个人。

明明还是同一张脸,他半眯着眸子,满眼都是冷冽,杀气张扬,淡淡吐出五个字:「伺候朕洗手。」

「……」又犯病了。

我没理他,端着菜去客厅了。

身后传来袁计的呵斥:「贵妃,你大胆!」

我回头瞪他一眼,他昂首挺胸,高傲地仰着下巴,两道视线刀子一般戳着我。

到底是真的还是装的?

我嘀咕起来,略一沉吟,干脆配合着他演戏。

我拿毛巾过来给他擦了手,柔声道:「皇上,该用膳了。」

袁计冷笑了一声:「爱妃,反常必妖,你何曾对朕如此顺从?」

尼玛!

心里破口大骂,我把他按在椅子上,冷冷道:「爱吃不吃!」

他反倒老实了,乖乖拿起筷子沉默地吃饭。

吃完饭,他就坐在床边,眼神迷蒙。

收拾完,我回到卧室,见他还在「发病」,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我说:「皇上,该歇息了。」

他抬眸望过来,神情瞬间冷冽,身上的气势磅礴慑人,真仿佛置身在龙殿之中。

袁计冷冷地开口:「爱妃没什么要对朕说的吗?」

我当然没话说,就淡淡说了一句:「臣妾不懂皇上的意思。」

他嘴角浮起一丝嘲讽的笑,道:「刚才的那碗汤,不是加了绝息散么?朕现在还好好活着,爱妃是不是很失望?」

神经病啊,这让我怎么接?!

我心里破口大骂,不打算再理他了,可身体却完全不受思维控制,我的嘴动了起来继续说话,而我却像第三人般,目睹着这一幕的发生!

我们绝望地对视,四周是模糊的帷幔香炉,场景瞬间转幻,置身于皇宫的寝殿之中。

我的声音里充满怨气:「既然陛下已经知道绝息散的事,为何不处死臣妾?反正活着也是行尸走肉,还不如死了算了!」

他双目猩红,一步步朝我走来。

「你想死就死吗?你死了一身轻松,让朕怎么办?朕要留着你,折磨你,日日夜夜摧残你,让你生不如死!」

心脏像被箍住,憋得难受,甚至喘不过气来,不知不觉我也泪光盈盈,声嘶力竭地吼道:「百里计,那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我扑过去,掐住他的脖子,却被他轻松地反制,一甩将我甩在了床上。

他哑声道:「若棠,你可以恨我,但你永远别想逃离我的身边!」

「你放开我!」我挣扎着哭喊着。

他却一把撕开我的睡衣,咬牙道:「朕宁愿被你恨一辈子!」

他眼睛几欲滴出血来,咬着牙吻我。

3.

皮肤接触到凉薄的空气,我打了个寒战,瞬间清醒过来,再抬眸,见袁计也是怅然若梦,就知道他也醒了。

刚才那一幕依旧清晰,激烈的情绪在胸膛里碰撞,我眼泪还没止住,忍不住抬手给了他一巴掌。

啪!

袁计捂着脸,委屈道:「棠棠,你打我干吗?」

刚才那一瞬,贵妃的情绪感同身受,她恨皇帝,恨到要下毒毒死他,可她又爱皇帝,所以才会如此绝望心痛。

我没好气道:「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我的睡衣被他撕坏了!

他忙说赔两套给我,看着他下单,我心里才舒缓了几分。

等两个人都放松下来,我们开始讨论这个灵异事件。

袁计把自己梦见过的情节都告诉我,皇帝和贵妃是青梅竹马,封妃后感情甚笃,但贵妃的家族参与谋反,皇帝下令诛杀了她全族。因此贵妃由爱转恨,才选择给皇帝下毒。

我脑中灵光一闪,问:「皇后是谁?」

袁计:「……」

他也不知道,这个问题没有得到答案。

4.

对这种诡异事件我们也没办法,他要是「犯病」了,我就陪着他演演戏,后面次数多了,又像之前那样发生了几次对话。

每次对话都感同身受,从梦境中恢复过来,两人都满身大汗,身心俱疲。

就连我们的感情,细微之处也产生了改变。

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我们一起想解决办法。

正巧在袁计的公司楼下看到一张广告牌,写着「催眠治疗心理问题,包括失眠多梦、郁结忧思、幻觉多发等。」

我偷偷打了电话,把袁计的情况描述了一遍。

对方是个很甜美的声音,她温柔地说:「根据你描述的症状,可以确定你男朋友是产生了幻觉,可以来催眠试一试,只要他不再陷入幻境,你们就不会再遇到这种状况。」

她的声音仿佛带着魔力,一下子就蛊惑了我,当即预约了时间。

我们就一起去见了催眠师。

这是一个催眠工作室,在催眠师介绍那一栏,有一个女性催眠师和一个男性催眠师。

接待我们的就是电话里的那位女性催眠师,名字叫颜月,初见她,我愣了一下,她五官精致端正,肌肤光洁,不施粉黛却光鲜亮丽,简直比我见过的电视明星还要好看。

颜月说:「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竭尽所能。」

不知为何,她说话总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让人很快就会信任她。

她带着袁计去了催眠室,我目送他们进去,心里无端升起一股奇怪的情绪,像是恼怒,又像是怯弱,无法自控。

我只能认为自己是太紧张了。

紧张忐忑地等待了两个小时候,袁计从催眠室出来了。

他脸色发白,神情有些恍惚,看见我叫了一声:「棠棠。」

「催眠是什么感觉?」我很好奇。

袁计却满脸疑惑,支支吾吾说不出个一二三来。

我再问他催眠的前后都发生了什么,他也失忆一般,什么都回想不起来。

我心里顿时泛起了嘀咕,这个催眠到底行不行啊?

但接下来的几天,他果然没有再「犯病」,一次都没有!

催眠果然有用!

我大喜,到了第二次催眠的时候,我就催促袁计赶快去,因为花店有事,自己就没跟着去。

忙完花店的事,我回家做饭,饭菜做好,袁计也回来了。

他脸上还挂着恍惚茫然的神色,跟第一次催眠后一样。

我摆着碗筷,笑着招呼:「过来吃饭了。」

就听身后一道冷峻的声音响起:「棠儿竟然亲自做菜给本将军吃?」

一道冷意窜过,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发起,我全身僵硬,回头看他,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袁计冷漠地瞧着我,又说了一句:「辛苦棠儿了。」

他只会叫我棠棠,而「犯病」时叫我爱妃,或者叫若棠,这棠儿又是什么鬼!

强忍着心头的癫狂,我试探地问道:「陛下?」

他皱起眉头:「棠儿不要乱叫,若被外人听到,整个将军府都要被牵连!」

我:「将军府?」

袁计一脸正色:「当然,将军府也是你的家,棠儿,待我这次西征回来,就娶你!」

我没好气:「我谢谢你啊。」

他又郑重地发誓:「你放心,就算陛下赐婚,我也绝不会娶公主!」

我:「……」

很好,现在不是皇帝了,改成将军了!还有皇帝的赐婚,让他娶公主!

谁能告诉我,这又是哪一个前世今生!

5.

第二天,我们就去找颜月。

在催眠工作室,颜月一袭大红色连衣裙,明艳照人,她笑吟吟地起身,冲了杯咖啡给我。

「可是催眠有了什么后遗症?」

颜月又顺手接了一杯纯净水给袁计,冲他一笑:「你不喜欢喝咖啡,就喝水吧。」

看着他们的互动,我微微一怔,颜月怎么会知道袁计不喝咖啡?只催眠了两次,哪有这么深的交流?

袁计说了昨天「犯病」的事,这次他的身份不是皇帝了,而成了将军,我们都担心这是新一轮的梦境。

如果梦境越来越多,早晚有一天,袁计会深陷梦境,分不清真假,精神失常!

颜月坐在对面,眸光含笑望着我们,缓缓道:「其实有个最简单的办法,你们不见面,自然就不会再有梦境了。」

我们俩脱口而出:「不行。」

我们从大一在一起,到现在六年多了,谁也离不了谁,不见面根本不可能。

说完我们对视一眼,满意于彼此的默契,眉眼之间都是笑意。

袁计在桌下伸手过来,紧握住了我的手。

颜月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我们,沉吟了片刻,道:「既然这样,那我再想想办法,袁先生再接受两次催眠看看效果如何吧?」

似乎也只能这样了。

从工作室离开时,颜月还笑吟吟地递给袁计一张名片,让他下次来之前先预约。

颜月肤白貌美,眼波之间妩媚动人,我总觉得她看袁计的眼神怪怪的,跟看我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6.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是一个孤女,在一个陌生古风的朝代,乞讨为生。

有一天一个戎装打扮的男子把我带回了府,给我准备好看的衣服,叫大夫给我看病,他把我收为义妹,处处贴心照顾,还给我起了个名字,叫棠儿。

男子是当朝将军,名字与袁计同音,叫元计,是个寡言肃穆的男人。他对谁都冷淡漠然,可唯独对我,温柔如水。

我叫他「计哥哥」,他叫我「棠儿」,我看着他练剑,他陪着我绣花。

很奇怪,在梦里我还有着清醒的意识,看着梦境中的自己与元计将军日日相处,情愫暗生。

直到有一天他说,要娶我为妻,可偏偏此时,一道圣旨下来,给公主和将军赐了婚。

公主独断专横,要求元计只许娶她一个,要把在将军府的我驱逐出府。

元计不允,与公主僵持下来。

可偏偏西北战事紧急,元计无奈奔赴西北,他一走,公主便入主将军府。

从那之后,我便受尽了公主的折磨羞辱……

直到我咽气时,元计都没回来,临死前只隐约听到公主得意的笑声:「贱人,跟我斗,你也配?」

随着梦境深入,将军和公主的脸渐渐清晰,元计的脸和袁计一模一样,而公主的脸……竟然和催眠师颜月的容貌重叠在了一起!

「啊!」

我一下子从噩梦中惊醒,才发觉自己已经满身冷汗。

梦境里的事,真真切切仿佛发生在身边,现在回想仍然痛彻心扉。

再一看时间,竟然都九点了。

我给袁计打了一个电话,他大概在忙,没有接。

一直到晚上,袁计都没有打电话来,我再给他打电话,过了很久他才接起来。

「棠棠?」

我忍着怒气:「你在哪儿?没看到我的消息吗?」

袁计周围很嘈杂:「什么消息啊……我还跟颜月在吃饭呢,你吃了吗?」

一头怒火轰地烧了起来,我饿着肚子等他,他竟然去跟颜月吃饭了?!

我怒气冲冲问了吃饭的地点,就立即赶了过去。

一进餐厅,我就看到坐在角落里的两个人。

颜月风情万种,笑颜如花,似乎在听袁计说什么趣事,袁计背对着我,看不出表情,但我能猜想到他一定也是笑容满面的。

混账……竟然跟女生单独约吃饭,已经突破我的底线了!

我朝他们快步走过去,愠怒中,仿佛看到颜月朝我的方向瞥了一眼。

马上就到他们面前了,却不知怎么的,他们隔壁桌的杯子突然倒了,饮料洒了一地,而我正好踩了上去!

「啊!」

我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就狠狠地摔倒了,还顺带撞倒了旁边的餐车,顿时叮铃咣当一大片响声!

所有人都看过啦,众目睽睽之下,我像一个狼狈的小丑……

「棠棠!」

袁计当然也看到了,他立即冲了过来,拿了纸巾给我擦脸上的污渍。

我恼怒地推开他,咬着牙道:「别碰我!」

袁计有些手足无措:「你没事吧?摔到哪儿了?用不用去医院?」

忍着屁股疼,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更不想理他!

「看你们约会挺开心的,你们继续,我就不打扰了!」

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狼狈地爬起来就要走。

袁计拉着我不放:「棠棠,我给你发过消息,你也说没关系,怎么现在又搞这些?」

他一句话让我怒火中烧,我什么时候收到他的消息又同意他约会了?这不是倒打一耙吗!

「你把你发的消息给我看!」

他立即拿过手机,翻找我们的聊天记录,随即自己也一脸迷茫的样子:「怎么没有了……」

「袁计!」我冷笑,「你是『犯病』的时候给我发的吧?」

颜月也走了过来,笑吟吟地瞧着我:「棠棠,袁计现在是病人,我跟他只是讨论病情,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倒成了我的不是了?我的男朋友跟别的女人约会,我眼巴巴地赶过来摔了一身脏,现在成了最大的笑话!

袁计还拉着我不放,我突然低头在他手上咬了一口,趁势跑了。

7.

我跟袁计冷战了。

他找了几次,都被我拒绝,到现在已经好几天没见面了。

我自嘲地想:现在不见面,他也不会犯病了,这样倒也挺好。

可冷静下来后,我又察觉出几分不对劲来。

袁计从来不会撒谎,他说给我发过消息,可我的确没收到。

颜月又格外像电视剧里的绿茶,她的目的性太明显了,就是冲袁计而来的。她和袁计,到底什么关系?

有心想找袁计问个明白,可想到还在跟他冷战,我也只能按捺下烦闷的情绪。

花店里花香怡人,我却无精打采。

手机一响,是有人下了订单,订了 999 朵玫瑰,下单人晚上来取。

有事情做也好,我放空了大脑,开始专心地修剪花枝准备花束。

晚上花束准备好了,我在店里等着客人来拿。

咔哒一声,有人推开了门。

我抬眸,却见是袁计,当下甩给他一个冷脸。

他对百合花过敏,所以很少会来我的花店。

袁计笑了笑,干巴巴地开口:「棠棠,我来取花。」

我愣了一下:「玫瑰是你订的?」

他点头:「是啊,自从你开了花店,我从没送过你花,这次送你一大捧玫瑰,弥补一下之前的遗憾。」

我气不打一处来,真想把 999 朵玫瑰甩到他脸上去。

「袁计你是不是有病?让我亲自修剪玫瑰,再送给我自己,你是不是钱多得没处花,耍我玩啊?」

他傻呵呵地笑,拿起巨大的花束,向我单膝跪地,一字一顿道:「棠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看他言辞恳切,我的气也消了一大半,撇撇嘴问:「那天到底怎么回事?」

他挠挠头,也露出了疑惑:「那天颜月约我,说想到了治疗的办法,我本来要给你打电话,可怎么也打不通,后来给你发消息报备了一下,但你找过来的时候,那些聊天记录都不见了……我发誓是真的!」

这么灵异,或者是颜月催眠了他?

我半信半疑,又问:「那你都跟她聊了什么?」

袁计抬头,深深望着我:「棠棠,你信不信那些梦境就是我们的前世?」

我脱口想说不信,可又想到我那天做的梦,那么真实,感同身受。

沉吟了老半天,我才微微点头:「……信吧。」

袁计拉住我的手,轻声道:「我也信。前世我是皇帝,你是贵妃,又或者我是将军,你是将军的义妹,总之我们已经两辈子在一起了,这辈子肯定也要在一起的。颜月说,既然我们不能分开,在一起又总是会陷入前世的幻境,那不如将堵塞改为引导,她催眠让我彻底恢复上辈子的记忆。」

想到那个艳丽的女人,我就酸得难受。

「谁知道她是好心还是另有所图……」

「棠棠,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袁计皱起了眉,「其实第一次见颜月的时候,我就有种感觉,好像认识她很久了……」

我想起我梦里那个讨厌的公主,就是长着颜月那张妩媚多情的脸。

但彻底恢复前世的记忆,也的确能让他避免再陷入意识混乱……

思考了半天,我做了决定。

「可以试试,但不能再找颜月,我们换一个。」

8.

袁计给催眠工作室打电话,这次约了那个男性催眠师,专门挑了颜月不在的时候。

漫长的两个小时过去,袁计才从催眠状态中醒了过来。

我忙迎上去:「怎么样了?」

刚拉住他的手,袁计却本能般一缩,躲开了我的接触。

我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有了不妙的预感。

「……袁计?」

他神情淡然,目光冷冽,像完全换了一个人,但意识却又是清醒的:「楚棠。」

他从来没有这样叫过我的全名,两个字瞬间拉开了我们的距离,我慌了起来:「你怎么了?」

他微微摇头,依旧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我都想起来了。」

我试探着问道:「想起皇帝和将军的那两世了?」

「不止……」他语气含糊,显然不想多说,话锋一转,摸了摸我的脸颊,「棠儿,那两世,委屈你了。」

那两世我结局凄惨,想起来也感同身受,抓着他的手撒娇:「这一世你是不是要好好弥补我一下?」

袁计却说:「有点累了,我想先回去休息。」

「那我陪你回去。」

他却冷静地推开我的手,说:「不用,你去花店吧。」

男催眠师也跟了过来,开口说:「袁先生现在还没彻底恢复状态,让他一个人休息一下就好,如果有人坚持陪着,反而不利于他的恢复。」

他脸上挂着亲和的笑容,但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

袁计点头招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男催眠师道:「袁先生,路上小心。」

他恢复了两世记忆,不应该先告诉我前两世具体的过程吗?还有那个颜月,到底跟我们是什么关系?

可现在他只说了一句「委屈你了」,就像听戏只听了开头,饶是百爪挠心也听不到结局。

看着他略显陌生的背影,我心里突然起了一个念头,想紧紧地抓着他,仿佛只要松开了,就会永远失去他了。

只能担忧地问催眠师:「他要多久才能恢复啊?」

催眠师淡淡道:「每个人体质不同,恢复的时间也不同,如果你想他恢复得好,就离他远一点。」

我愕然看着他,却见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

不想去打扰袁计,我回了自己家。

在家门口,却见到了颜月。

她悠然自得,大红色连衣裙摇曳起无数的风情,看见我便粲然一笑:「我等你很久了,若棠。」

我冷了脸:「我叫楚棠。」

「叫什么不重要。」她拢了拢头发,侧目瞧着我,「我来是要告诉你袁计和你的前世今生,如果你想听的话,不妨请我进屋坐坐。」

她那副盛气凌人的姿态真让人讨厌!

我咬了咬唇,忍了半天,还是开了门让她进屋。

一进门她就说:「给我泡一杯茶,龙井茶,我的口味与袁计一样。」

袁计不爱喝咖啡,钟爱喝茶,尤其龙井,我家里也备了好多。

忍气吞声给她泡了一杯茶,我才坐下来:「可以说了吧?」

颜月慢吞吞地呷了一口茶,又装腔作势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袁计是仙根深厚,觉醒得慢一点,而你道行浅,早该梦见过前世了。」

她这么一说,我瞬间想起那个梦来。

「梦里应该有我吧?」颜月笃定地笑了起来,再一看我震惊的表情,更是了然,「若棠,梦里的我们才是真正的我们,我和袁计是一对儿,而你,从来都是被放弃的那个。」

9.

随着话音落下,突然一道亮光从头顶而降,直接没入我的脑海。

眩晕过后,一段影像般的记忆渐渐在我脑海中苏醒……

那一世,他是皇帝百里计,我是尚书的女儿楚若棠。

他是太子时,就被指了婚,娶了丞相的女儿颜月。而我与他虽然青梅竹马,却始终不得相伴,直到我入宫选秀,他才封我为妃。

后来我的父亲参与谋反,被诛九族,只留了我一个罪臣之女在宫里。我背负全族的血海深仇,对他又爱又恨,最终选择了下毒。

但他没中毒,又因为此事把我打入冷宫,再后来一杯毒酒赐下,结束了我的残生。

又一世,他是百战将军,把孤女的我捡回将军府,收为义妹。

但皇上赐婚,让他娶清月公主为妻,他不能抗旨,便拖着婚约,不肯成亲。

西北战事吃紧,他不得已奔赴战场,清月公主趁机入主将军府,开始虐待折磨我。

直到我断气他都没回来,这一世结局也是凄惨。

颜月的声音充满了蛊惑:「第一世你被皇帝赐了毒酒而亡,而我身为皇后,侍奉陛下几十年,直到最后陛下驾崩我也随之而去,我们合葬在皇陵,一生平安顺遂。

「第二世他从西北回来,得知你的死讯后,也只是为你点了几炷香聊表纪念,随后与我成亲,我们举案齐眉,相濡以沫,临终之际,他都不记得你叫什么名字了呢。」

随着她的嘲笑,那些故事一般的情节在我心底生根发芽,竟然真的感同身受,难以自控!

颜月笑颜如花,开心道:「若棠,你只能是我们的过客,就算你们之前过得再好,只要我来了,你就要让位,懂么?」

我心底一片冰凉,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凝结,沉声道:「我不信。」

袁计人品优秀,待人诚恳宽厚,他绝对不会背信弃义,哪怕是之前两世,也不会是薄情寡义之人!相比颜月的叙述,我自然更相信我的男朋友!

我又冷冷补充一句:「那些记忆,一定是你篡改了!」

颜月脸色一变,把茶杯重重放回桌面:「不信你可以问问袁计,他现在已经恢复了前两世的记忆,马上就要回到我的身边了。」

她又微微一笑:「真可惜,现在我不是公主,你也不是丫头了,不过就算不能赐死你,我也有的是办法。」

想到那一世她对我的残暴行径,我怒火中烧,抢过茶杯就朝她砸了过去!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她只轻轻一摆手,茶杯就调转了方向,朝我飞了过来!

要不是我偏了一下头,就正好被砸个头破血流了!

饶是如此,茶杯也砸到了我身后的花瓶上,顿时哗啦一番巨响,茶杯和花瓶落地,屋里顿时狼藉一片!

颜月轻蔑地看着我:「我三世修炼,有灵力在身,就凭你想跟我斗?你也配?」

说完她嘲讽地勾起唇角,笑容灿烂,似曾相识。

我恍然:「那个男催眠师,也是你!」

她脸上光晕浮动,瞬间变幻了一张脸,随即又幻化回去,淡淡道:「是啊,我只不过略施小计,就顺利恢复了袁计的两世记忆,还要谢谢你呢。」

我双拳不住地发抖,恨恨地盯着她。

「那天在餐厅,是不是也是你搞的鬼!」让我摔得那么狼狈,成为别人眼里的笑话!

「不然呢?」颜月起身,「识趣的话就不要再去打扰袁计,你若再纠缠,别怪我不客气。」

撂下警告,她得意洋洋地离开,留下我对着满屋狼藉发呆。

10.

袁计……袁计他真如颜月所说,放弃了我吗?

巨大的信息量砸得我头昏脑涨,我把自己关在家里两天,对着地上的陶瓷碎片发呆。

整整两天,袁计也没找我。

我苦笑起来,难道颜月说的是真的,我只是他们感情里的过客,只要她来了,我就得让位?

可明明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眼万年,注定终身啊!

我就是不甘心。

我决定去找袁计验一验真伪。

在晚上他下班的时候,我在他公司楼下等着,没一会儿就见到了他。

他竟然与两天前气质判若两人,身姿更挺拔,气质更冷冽。他的眉眼明明没什么变化,可整个人都仿佛镀了一层光,闪耀耀眼。

我刚要叫他,就见他转身朝另一边的停车场去,一个大红色的身影迎上了他。

我不由得咬紧了牙,怒火腾地烧了起来。

是颜月,她一直跟袁计在一起!

那袁计呢,我们在一起六年,难道觉醒了两世的记忆,他就头也不回地选择了颜月、放弃了我?

他不是这样薄情寡义的人啊!

「袁计!」

腿脚不受控制,我朝他小跑过去。

看到我,袁计的神情微微一顿,眸中流露出我熟悉的情愫来,却没开口。

颜月趁势挽住他手臂,居高临下地打量我:「若棠,你还是来了。」

我望着袁计,用视线一点一点描绘着他的五官,沉声道:「袁计,你这几天没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在忙吗?」

颜月得意地笑道:「袁计,告诉她你都在做什么。」

他只漠然地扫了她一眼:「我在消化前两世的记忆。」

他的冷漠不只是对我,也是对颜月。

而我们视线交缠时,他再刻意地隐藏内心的情绪,也总会流露出丝丝歉意来。

也对,前两世,是他对不起我啊。

我苦笑起来:「我们在一起六年,除了前两世的歉意,你没别的要对我说的吗?」

袁计垂了眸,沉默了片刻,道:「对不起。」

谁稀罕一句对不起啊!我抓住他的双手,直直盯着他:「过去的事都是过去的,既然以前我们没有好的结果,那这辈子我们好好过好不好?这辈子我们一定不会那么惨的!」

颜月突然伸手,一点点掰开我的双手,嘲讽道:「看来你还是死得不够痛,袁计不要你,是为你好,懂么?」

我压根不想理睬她,只看着袁计幽深的黑眸:「袁计,你知道怎么样才是对我好。」

颜月恼怒,却没说什么,而是看戏般打量着我。

袁计终于抬眸望着我,他的眼睛乌黑明亮,蕴满了情意。

他摸了摸我的脸颊:「棠棠,前两世都是我害死了你,我不想你再步以前的后尘,如果能让你幸福平安地过一生,我宁愿选择放弃。」

他这一句话,瞬间夺走了我所有的力气。

我眼眶红了,怒目而视:「你明明知道如果没有你,我就不会过得幸福!」

他抿了抿唇,朝前走了一步,拉着我的手说:「我会用别的方式弥补你。」

此时他背对着颜月,手却突然重重地捏了我一把。

我一怔,诧异地看向他。

这是我们以前的暗号,如果有什么话不方便说的,就捏手暗示,无论有什么误会或者怨气,都先忍下,等回头方便了再大大方方地沟通。

袁计又说道:「但现在,请你不要再来找我。」

说完,他又面无表情站回到颜月身边,两人并肩而立,携手相伴看起来那么刺眼。

颜月得意地笑了起来:「听到了么?欠你的自会弥补你,也请你不要再纠缠他,女孩子还是要自重一点。」

心口像塞了几块冰,冻得难受,又与心头的熊熊怒火交融,更是纠结得说不出话来。就算知道他有什么苦衷,也无法平息我现在想杀人的情绪!

狠狠瞪他一眼,我咬着牙,转身就走。

11.

回去我就大哭了一场,还拉黑了袁计。

晚上睡梦中,仍是悲痛万分,恍惚的梦中,袁计出现了。

他捧着我的脸,呢喃着:「棠棠,对不起。」

谁稀罕你对不起!

不管你有什么苦衷,你也选择了颜月!我给你面子没有闹,可不代表我没有脾气!

我想冲他嘶吼,却发不出声音,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他在我梦里放肆。

「再等等我,用不了多久,很快……」

我才不会等你,渣男!

我不知哪来的一股力气,猛地用力,推开了他,自己也一下子从梦里醒了过来!

我不能认输,现在我要过得好,过得开心!

等他回头告诉我苦衷,解释缘由的时候,如果理由不充分,看我不活生生打死他!

我决定不再去想那个渣男,开始专心经营花店。

可颜月并不想让我好过,她每天都来我店里订一束花,说袁计照顾我生意,也算是一种弥补,她趾高气扬,耀武扬威。

我也不肯认输,咬着牙面对她。

想到袁计对百合过敏,我每次就在花束里加上一朵百合,暗忖,毒死你个老六!

只是有时候看着娇艳欲滴的花儿,想起我们以前甜蜜温馨的日子,我的眼眶就忍不住红了。

颜月看见我红着眼睛包花,冷哼一声:「装腔作势!」

半个月后,我这天刚关了花店准备下班。

颜月来了。

我冷冷看着她:「他今天没订花。」

颜月脸上笼了一层恨意,红色的风衣随风轻摆,我突然感觉到她的一股杀气。

「若棠,你留不得了。」

我眯起眼睛:「你什么意思?」

她冷冷道:「你活着,只会影响我们的关系,我要袁计的心完完整整属于我,而不是分给你一半!」

我哼了一声:「他既然选了你,那我就不会再要他了,你大可不必如此担心。」

她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嗜血的笑容,缓缓道:「可是若棠,你不死,我不放心呢。」

我顿时怒了:「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她诡异地笑了笑,我却不想再跟她纠缠,快步离开了这里。

12.

颜月有种种诡异的手段,她若要针对我,还真不知道如何应对。

路上突然一股邪风刮了起来,直接朝我卷来!

心底突然升起巨大的危机感,我立即顿住了脚步,而下一刻,只听啪嚓一声,一个花盆从头顶的高层落下来,与我毫厘之差!

如果我再往前一步,就……

这肯定不是巧合,我瞬间就确定是颜月的手段!

她要杀我!

背后浸出一身冷汗,我茫然地环顾四周,根本不知该怎么应对,无力与恐慌包裹着我。

而前方突然出现一个挺拔沉稳的身形,我定睛一看,竟然是袁计!

他沉着脸,张开双臂,一把把我揽进怀里!

「袁计!」

他说:「别怕,我来了。」

袁计的眼眸微敛,看不清神情,我刚抱紧他,又立即发觉了他不对劲。

他的怀里多了一股浓烈的香味,也没有抱着我时摸我后脑勺的习惯,甚至那张俊朗的脸都令我非常陌生。

「你……你不是袁计!」

他冲着我微微一笑,面容有一瞬间的模糊,成了颜月的脸!

「你是颜月!」

我挣扎,却怎么也逃不出她的怀抱!

她手中出现了一把水果刀,刀刃锋利,在夜色中闪着锋芒。

我的心一下子坠入了悬崖,怒道:「你用袁计的脸杀人,会毁了他一辈子!」

她幽幽地道:「只要有我在,他就不会出事,我就是要他一辈子离不开我,只能依赖我一个!」

「你根本不是真正地爱他!」

「我说爱,那就是爱!我只要拥有他,至于其他的,关我何事!」

她张狂地笑着,水果刀朝我刺了过来!

电光石火间,一个身影扑了过来,直接把我撞到了一边!

颜月的刀深深地刺入他的身体——

「袁计!」

我惶恐地出声,顾不得手心与地面摩擦的疼,爬起来冲过去,接住了他倒下来的身体。

颜月面容扭曲:「你怎么在这儿?」

她掌心闪烁出流光,朝袁计的伤口按过去,却被他一把推开。

「离我远点!」他脸色苍白,掩饰不住自己的厌恶,颜月一下子傻了。

再看向我时,他温柔了许多:「对不起,棠棠,让你受惊了。」

「袁计……」

我带着哭腔喊他的名字,下意识想求救,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对付颜月。

他带血的手摸了摸我的脸,轻叹一声:「没事的,棠棠,前两世让你受苦了,这次是我欠你的……」

「你不能出事,先别说话了,听话袁计!」

他无力地笑了笑,轻声道:「我接近她,只是为了你,你要相信我,我对她没有一点感情。」

我信,我怎么会不信你!

喉咙像塞了棉花糖,一个字也吐不出来,我只能无声地哭,紧紧地抱着他!

旁边的颜月,缓缓站了起来。

她的表情五彩纷呈,有痛恨有委屈有不可置信,最终化成了一张充满怨毒的脸!

「你还是选了这个贱人!你这段时间接近我只是为了她!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们!我得不到,她也别想得到!」

说完,她指尖一滑,水果刀犹如生了意识,自行飘浮在空中,朝他刺了过来!

13.

袁计不能有事!

那一瞬间,我眼里只有那把水果刀,下意识地抓住了水果刀!

嘶!

掌心刺痛,血涌了出来,顺着刀刃滴落。

「棠棠……」

他心疼地唤我,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小玻璃珠,让我的血滴在了玻璃珠上……

玻璃珠一出现时,颜月就脸色大变,放弃了操控水果刀,直接跃起飞扑过来!

眼看要扑到我们的一瞬间,我的血融入玻璃珠,颜月竟像受到了磅礴的力量反击,整个人又倒飞了出去,狠狠跌在地上!

下一刻,玻璃珠光芒一敛,竟然直接融入了我的手心,所有的血迹也瞬间不见!

转瞬之间,失去的记忆悉数回归,过往的碎片在我脑海里爆发,我一下子想起了所有的往事!

颜月摔得不轻,好半天起不来,怨毒地盯着袁计,厉声道:「袁计,你背叛了我。」

袁计淡淡道:「仙珠本来就是棠棠的,你偷用了这么久,早该还给她了。」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原来你这段时间跟我在一起,就是为了仙珠?」

袁计没有再理她,而是转头望着我。

「若棠……对不起。」

我手一挥,自己和袁计的服饰瞬间变幻,恢复了我们在仙界的装扮。

我长发如瀑,眉眼清秀,一袭白裙清冷优雅。袁计玄色长袍,长发挽成发髻,容貌精美绝伦,气质冷冽。

我们的伤也在瞬息之间恢复。

「你没有对不起我……」我轻笑。

他的眼眸宛若幽潭,汇聚了无尽的情愫:「前两世,让你受委屈了……」

我摇头,握着他的手:「不委屈,我一点也不委屈。」

第一世我被打入冷宫后,是皇后赐的毒酒,他得知后虽不能废后,却终生没再踏入皇后后宫半步。

第二世我被颜月虐待致死,他回来后直接杀了颜月,自己在狱中选择自裁。

直到现在的第三世,就是我们经历的最后一劫了。

……

他是元计星君,我是若棠仙子,我们携手修仙,相伴千年。

偏偏颜月星君喜欢上了元计,想与他结为仙侣,却遭拒绝。

颜月的舅舅是星华帝君,为她强行修改了元计的命定姻缘,把她和元计凑成一对。如此一来,元计要与我结为仙侣,就要历经三世情劫,重写姻缘书。

颜月说:「情劫难渡,弄不好魂飞魄散,元计,你认命吧,我哪里比不上若棠?哪里配不上你?」

元计只说:「你不懂,若棠就是若棠,我只要她一个。」

他温柔地抚摸我的脸:「若棠,等我历劫回来娶你。」

我不顾一切选择与他一起渡劫。

前两世之所以结局凄惨,都是因为颜月插手。她为了让我渡劫失败偷偷下凡,但因为一身灵力被封印,只能拿了我的仙珠来用。

袁计其实恢复了所有的记忆,却怕我再被伤害,就决定将计就计,假装自己的记忆被颜月篡改,一边稳住她,一边寻找我的仙珠。

他怎么也没想到,颜月会把仙珠放在鱼缸的锦鲤肚子里,才多花了些时间去找。

现在仙珠归位,我的记忆和灵力都回来了,颜月却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女人。

我再看向颜月,只觉得她无比地可怜。

14.

历经两世不被爱,到第三世还不死心,她费尽心机只为了袁计的喜欢,值得吗?

颜月已经泪流满面,朝我们嘶吼:「我不服!你凭什么喜欢她不喜欢我,我到底哪里不如她了?」

袁计搂住了我:「你是不错,可唯独一点,你不是她,我只认若棠一个人,不管哪一世在哪里,我的喜欢,永远只在她面前存在。」

颜月哭着说:「我为你付出了一切……」

「谢谢你的付出,但我不需要。」袁计淡淡道,又看向我,「若棠,要怎么处置她?」

我淡淡道:「虽然我现在不恨她了,但被爱迷惑,她走错了路,余生就让她好好补偿之前造的孽吧。」

见袁计颔首,我指尖浮现出一团光芒,朝颜月飞过去。

光芒入体,她挣扎起来,但于事无补,没一会儿她的身影消失在原处,只留下一条嫣红的连衣裙。

随即一只小鸟从裙子里钻出来,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我长长叹了口气,既失落又欣慰。

这一世,总算没了颜月的参与,我们能圆满相爱一生。

15.

我们对视,看着彼此的古装,忍不住笑出了声。

「现在可以回家了吗?」袁计问。

我手一挥,两人的服饰变回现代装扮:「回去,你做饭。」

他一脸委屈:「棠棠,我都过敏了,你还让我做饭?」

说着他一捋袖子,手臂上一片皮疹,显然是百合花过敏的结果。

「你知道自己百合花过敏,还收着那些花?」我瞪他一眼。

他笑得明朗:「棠棠送我的花,怎么能扔呢?」

油嘴滑舌!

我掌心一片柔光,在他手臂轻抚过,皮疹瞬间消失。

「现在不过敏了,可以回家做饭了。」

「……」

我得意地皱皱鼻子:「我现在可是有灵力的,你最好乖乖听话哦。」

他沉默了许久:「棠棠,这是作弊,这一世还没过完呢。」

「我知道啊。」我笑吟吟瞧着他,「还有几十年,我们可以慢慢过。」

「慢慢过。」他重复我的话,突然低头在我唇上亲了一口,「若棠,还好有你陪着,我很幸福。」

「我也是,元计。」

晚风轻轻吹过,夜色下我们手牵着手。

(完)

备案号:YX11vRlqbkX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