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给子女名字没起好会对子女造成多大的伤害?

我叫江爱乔,因为我爸姓江,我妈姓乔,他们非常恩爱。

我从小到大都非常讨厌这个名字,它时刻提醒我我的出生是一个错误。

满十八岁的第一天,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改了名字。

新的名字叫江忘。

我想忘掉过去,重新开始。

1

我的爸妈很恩爱,是我见过的所有夫妻中最恩爱的一对。

生在这样家庭的小孩,按理说应该会很幸福的。

而我,却从来没有感觉到幸福过。

有时候,我甚至想,既然他们那么相爱,爱到两人之间容不下任何人,包括他们的孩子。那他们为什么要生下我呢?

哦,我想起来了,他们本来是不准备生下我的。

怪我,是我投胎的时候迷了路,跑错了地方。

他们结婚后确实商量过,以后不要小孩。

可我妈意外怀孕了。

本来想去做手术的,医生说我妈体质不好,做完这个手术可能会对她身体造成影响。

我爸舍不得我妈身体变差,于是我就这么被留了下来。

2

我爸是个小有名气的摄影师,作品会出现在国内国外有影响力的杂志上的那种。

我妈是个有才华的画家,偶尔灵感迸发创作出来的画作也能卖出好价钱的那种。

是职业也是爱好,这就看得出他们都不是那种能安稳待在一个地方的人。

艺术家都喜欢到处流浪,体验不同的生活嘛。

我妈怀孕六个月后,在医生的强烈警告下,才没再到处乱跑,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几个月,直到我出生。

我爸也耐着性子,陪我妈熬过了这段度日如年的生活。

终于,我妈坐完了月子。

把刚满月的我往我奶奶家一扔,这两个憋坏了的人连夜赶飞机,直奔非洲大草原去欣赏自然美景了。

3

在我两岁多时,这两个绕着地球跑了一圈的人才回来了一次。

那次,我妈看我白白嫩嫩的脸蛋很可爱。心血来潮,随手抓起她的颜料和画笔,给我画了几根猫胡须。

那种颜料含有很浓的化学物质,我的脸很快变得又红又肿。

我妈吓得不知所措,我爸忙着安慰她,两人一时忘了在旁边哭晕过去的我。

直到我奶奶回来了,才赶紧给我洗干净脸上的颜料,然后带我去了医院。

住院的第二天,我爸妈就走了。

没错,他们走了,就这么走了。

没有去医院看我一眼,没有过问我的身体怎样了,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打。

只是在家里留了一张字条,写着他们没有照顾好我,心里很愧疚,想出去散散心。

如果有愧疚,那下意识的反应不该是补偿吗?他们对我愧疚,然后出去散心,补偿他们自己?

不愧是他们。

我奶奶当时差点气晕过去。

这件事是我长大后听奶奶的邻居讲的,至于为什么不是听我奶奶讲,因为这个唯一关心我疼爱我的亲人,在我三岁的时候出车祸去世了。

4

我没有见过外公外婆和爷爷,他们去世得早。唯一见过的隔代长辈只有奶奶,可是她也只陪伴了我三年。

那时候我年纪小,还不理解死亡的意义。只知道每天见不到奶奶了,很伤心很难过,天天大哭。

妈妈不能安静作画了,她很烦躁很痛苦,我哭她也哭。

我坐在地上蹬着腿,哭得眼泪鼻涕糊一脸。

我妈双手抱膝蹲坐在地上,抖动着肩膀,哭得委屈隐忍。

我爸心疼,抱着我妈安慰许久。

「我们找个阿姨吧,阿姨是专业的,照顾乔乔肯定比我们在行。」

「嗯。」我妈还在抽噎,「从正规的机构找。」

他们找来的阿姨照顾小孩挺有经验,很快我就被她哄好了,也不怎么哭了。

给我在小区的幼儿园办了入园手续,他们交代了阿姨平日的接送事项,就放心地出国了。

阿姨知道他们两个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差,但没想到出去一次要这么长时间。

那个阿姨在我们家干了两年多,见我爸妈的次数不超过五次。

后来有一次,我爸妈一走就是半年多。

那段时间,阿姨的儿媳妇怀孕了,她要辞职回去照顾儿媳妇。

可是她怎么都联系不上我爸妈,他俩不知道跑到哪个国家去了,手机一直无法接通。

阿姨迟迟走不了,她儿媳妇肚子一天天大了,天天打电话催她回去。

有一天放学,周老师牵着我的手在幼儿园门口一直等到天黑,也没人来接我。

周老师打阿姨的电话没人接。

幼儿园就在小区里,周老师知道我家在哪,拉着我来到家门口。

敲了半天门,里面没人应答。

我仰着头,对周老师说:「我有钥匙,在兜兜里。」

周老师从我裤兜里翻出了钥匙,她问我:「钥匙怎么在你这儿?」

「阿姨放我兜兜里的。」我说,「阿姨还拿了一个好大的包包,说她要回家了。」

周老师脸色一变,打开门进去,果然空无一人。

5

周老师家和我家在同一个小区,她将我带到了她家里。

「妈,哪里来的小屁孩?」周老师家里有个比我大一点的小男孩,他看到我如临大敌,飞快地将地上的玩具小汽车收起来。

「扬扬,这样可不对哦,妈妈不是教过你要记得分享。」周老师蹲在小男孩面前耐心教导。

小男孩犹豫了一会儿,缓缓打开了玩具柜,嘟着嘴将小汽车递给我,不放心地交代:「轻点,别搞坏了啊。」

我点点头,接过小汽车,咧开嘴笑了:「谢谢哥哥。」

小男孩伸出手指戳了戳我的酒窝:「还挺可爱。」

我俩坐在地上玩玩具,两个大人在一旁聊天。

扬扬爸爸小声问:「怎么回事呀这是?」

周老师这般那般解释了一通。

扬扬爸爸提高了音量:「有这样当爹妈的吗?把孩子扔给保姆大半年?现在连人都联系不上,太不靠谱了!」

「嘘!你小声点!」周老师指了指我。

我和扬扬玩了好长时间的玩具。

扬扬开心地跟周老师说:「妈妈,这个妹妹比小叔家的妹妹好,她不摔我的小汽车,也不撕我的图画书,我喜欢这个妹妹。」

就这样,我在周老师家里住了一段时间。

周老师每天给我洗澡的时候还会教我唱歌,晚上睡觉的时候给我讲故事,周老师做的饭也好好吃。

我太喜欢周老师了,真想永远跟周老师住一起。

可是我爸妈回来了,他们来接我了。

我记得走的那天,扬扬哥哥哭得特别大声,他抓着我不放,嘴里喊着:「妹妹是我们家的!不能把妹妹带走!」

6

后来,爸妈又找了个阿姨来家里。

我不喜欢那个阿姨,她给我扎头发总是弄疼我,她还不刷牙,嘴巴很臭。

阿姨发现我爸妈一出去就是几个月甚至大半年,她在家连饭都不做了。我早上和中午都是在幼儿园吃,晚上回去,她就买油条给我吃。

连续吃了一个多月的油条,我看见油条直接吐了。

她就改成买包子了。

等我吃包子吃到吐时,她就再换一样。

家里的地她也是好长时间才打扫一次,地板上经常有她吐得黏糊糊的口水。

我在家里拉粑粑了,她会骂我臭,以至于幼儿园大班的我学会了憋粑粑。时间长了,我在家里再也拉不出来粑粑了,只有到了学校才拉得出来。

我爸妈快回家时提前给她打了电话,她用最快的速度把家里打扫干净。

晚上,妈妈玩手机的时候笑了,我觉得她心情很好,就对她说:「妈妈,我不想要这个阿姨在我们家。」

「为什么呀?」妈妈问我。

「阿姨不讲卫生,她不刷牙,也不扫地。」我说。

「不可能吧?」我爸说。

我爸妈把那个阿姨叫了出来,问她怎么回事。

阿姨笑了下说:「乔乔这孩子,小小年纪还挺记仇,我不让她看动画片,她就说要把我赶走。」

她搓了搓手,一副很真诚的语气说:「我是觉得,小孩子还是少看电视的好,哪怕孩子哭闹也不能心软。」

我爸点头说:「你说得对,小孩子哪能看电视呢。」

阿姨回房间了,我爸蹲下身子,很严肃地对我说:「乔乔,爸爸要批评你,今天的事是你不对。」

我哭了出来:「爸爸,我没有要看电视,阿姨坏,她还不给我做饭吃。」

爸爸很生气:「乔乔,你才六岁就学会撒谎了,这是坏孩子的行为。」

妈妈也认真地看着我:「乔乔,快跟爸爸道歉。」

「我不道歉,我没有撒谎!」我哭着跑回了房间。

第二天,我爸妈非要我跟阿姨道歉,我不肯。

阿姨摆摆手说:「没事,小孩子嘛,长大了就懂事了。」

爸妈表示很失望,当天就收拾行李走了。

他们一走,阿姨就把我拉到墙角罚站。

「死丫头,还敢告状!」她使劲揪我耳朵,「连你爸妈都不信你,我看你跟谁说!」

从那以后,她心情一不好就让我罚站。

不过,她倒是不敢使劲打我,毕竟身上有伤老师会看到。顶多就是揪耳朵拽头发,或踢一脚。

就这样,我过完了幼儿园。

暑假的时候,我爸妈回来了。原来,社区的阿姨给我爸打了电话,提醒他们该给我办入小学的手续了。

很明显,如果没接到电话,他们完全忘了这回事。

爸妈回家的那天,我使劲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一下。

又将之前在沙发上捡的几根长头发放在他们的床上,衣柜里的衣服也打乱了顺序。

我妈看到我胳膊上的青痕,随口问是怎么弄的。

我瑟缩了一下,惊恐地摇了摇头。

「乔乔,告诉妈妈,是不是有人欺负你?」我妈发现我神情不对,也认真起来。

我咬着嘴唇:「妈妈,阿姨不让我说。」

「乔乔不怕,妈妈保护你。」她用眼神鼓励我。

「妈妈,阿姨晚上睡在你和爸爸的床上,她还穿你的睡衣。她掐我,不让我告诉你们。」我哭着说。

我妈直接冲进了房间里,在床上和衣柜里检查起来,我爸也紧张地跟了进去。

很快,屋里响起了我妈的哭声:「把她赶走!」

刚买菜回来的阿姨,一进家门就被解雇了。

听了我妈的指控,她大声叫着冤枉,说自己没做过。

我妈怎么会听解释呢,她正在卧室里发脾气呢。

后来,卧室里整张床都被我妈换了,衣柜里的衣服也全被她扔了。

7

爸妈还想再找个阿姨,我跟他们说不用了,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我对阿姨有心理阴影了。

我爸看着我,沉思了一会,点头道:「也是,都上小学了,是个大孩子了。」

于是,小学一年级的我,开始了独自一人的生活。

虽然刚开始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晚上睡觉有些害怕。

我想起来动画片里都讲过,坏人和魔鬼都怕光。我把灯一打开,好像真的没有那么害怕了,后来慢慢就习惯了开着灯睡觉。

七岁的我自己做饭,自己学习,自己生活。

很多事我都可以一个人做了,除了家长会。

全班同学都有家长来,只有我孤零零一个人坐在那里。

班主任联系不上我爸妈,就会对我发脾气,说我不配合她的工作,每次都害得她被主任指责工作没做到位。

那个班主任教我们语文,我不喜欢她,也不喜欢上语文课。其他功课都能考满分,只有语文经常不及格。

8

小学三年级,我们换了新班主任。

当她走进教室,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周老师!」我大声喊出来。

周老师也认出我来了,她开心地笑了。

听周老师说了我才知道,她自己在家学习,获得了小学的教师资格证,就来这个学校当老师了。

他们一家也搬到学校的家属楼。

怪不得我上大班的时候,就再也没在幼儿园里见过周老师了呢。

「周老师,你真厉害!」以前教幼儿园,现在教小学,肯定是越来越厉害啦!

那一天,我的心情特别好,总是忍不住扬起嘴角。

周老师也教语文,我开始喜欢语文课了。每一节语文课我都积极举手回答问题,考试的时候能打九十多分了。

又要开家长会了,我忐忑不安。

当知道我的爸妈都不能来时,周老师没有说什么,只是摸了摸我的头。

9

有一天放学后,周老师叫住了我。

「乔乔,晚上到老师家里吃饭好吗?」

我长大了,知道不能随便去别人家里吃饭,可是我太喜欢周老师了,还是忍不住点头了。

「咦,哪来的小孩?」

一走进周老师家,坐在沙发上的男孩就问。

还小孩呢,我记得扬扬哥哥也就比我大一岁吧。

「你不记得啦?小时候哭着喊着不让妹妹回家呢!」周老师笑道。

「哦,你是乔乔!」他惊喜道。

终于记起我了,扬扬哥哥开心地拉着我去跟他一起玩乐高,他耐心地教我怎么拼轮船。

还不时地给我鼓励:「乔乔真聪明!」

吃饭的时候,周老师拿出了一个上面带有草莓的小蛋糕。

「乔乔,生日快乐!」周老师说。

「今天是我的生日吗?」我完全不记得,从小到大我都没过过生日。

「嗯,老师记得你的登记资料,上面写的你的生日就是今天。」

「谢谢周老师。」我咧开了嘴巴。

「快许愿吧!」周老师点燃了蜡烛。

九岁时,我过了人生第一个生日,许了一个幼稚的愿望:我想让周老师当我的妈妈。

10

初一时,有一天半夜,我的肚子一阵疼痛。

我惊醒过来,浑身是汗。

掀开床单,我看到下面一大片的血迹。

我的第一反应是尖叫,脑海里瞬间浮现各种可怕的病症,我浑身颤抖,想着自己是不是要死了。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我冷静下来,生理课上学过的内容以及班上女生偶尔小声讨论的话题不停涌现,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跑到妈妈的房间,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到卫生巾。

凌晨两点,我打开家门,哆哆嗦嗦地去小区的便利店买。

第一次半夜出门,周围漆黑的夜色像张着血盆大口的巨兽,呜呜地朝我扑来。

来回的路上我都拼命奔跑,一直到家了,猛地关上大门,我才觉得自己安全了,蹲在门口大口大口喘着气。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无比的孤独和无助,不知道是因为半夜出门被吓的,还是因为第一次生理期的紧张,我好想有一个人能在身边陪我。

第一次,我想念起了远方的爸妈。

我坐在玄关地板上,抱着膝盖,拿起手机给我妈打电话。

「喂,乔乔?」我妈的声音晕晕乎乎,带着睡意,「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是,妈妈,我想你了。」我第一次这么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感情。

「乔乔,妈妈刚刚才睡着,你又把她吵醒了。」那边我爸拿过电话,语气不是很高兴,「不要打扰妈妈睡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吗?」

「好的爸爸。」我挂上电话。

我洗了个热水澡,穿了一件暖和的睡衣,又换了一床厚厚的被子,钻进被窝,将自己紧紧包裹起来,才觉得好像没那么冷了,也不那么孤独了。

11

初二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家,我在路边的花坛里看到了一条瘦瘦小小的狗狗。

我从书包里翻出一根火腿肠,剥开喂给了狗狗。

狗狗吃得狼吞虎咽,好像很久没吃过东西一样。

看狗狗吃完了,我背起书包继续走。

可是那只狗狗一路跟着我到了我家楼下。

「我要回家了哦,再见!」我冲着狗狗挥手。

狗狗呜呜叫着,圆溜溜的眼眶里溢满了泪水,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我忍不住了,回过身将狗狗抱了起来。

回家后,我给狗狗洗了澡,喂它吃了饭。

我给狗狗取了名字,可可,因为它太可爱啦!

这个家里不再是我孤零零一个人啦,新成员可可正式加入。

可可特别粘我,只要我在家,走哪它就跟到哪。

每天早上出门上学时,它就趴在门口送我。晚上回家时,一打开门它就守在门口等着我。

可可还特别聪明特别听话,我跟它说要去卫生间上厕所,它一次就学会了。我不让它抓沙发,它就再也没有抓过。

我想着,我要跟可可当一辈子的好朋友。

12

快过年时,我爸妈回来了。

他们一进门,可可就开始疯狂地乱窜乱叫,似乎被吓到了。

然而,我妈吓得更狠。

「啊!哪里来的狗!」

我妈吓得一下子跳到我爸的身上。

我爸把我妈抱到房间里,关上房门,然后满脸怒气地走到我面前。

「乔乔,家里怎么会有狗?你不知道妈妈最怕狗了吗?」

「我不知道啊。」我很无辜,没人跟我说过啊。

「这只狗不能留在家里。」我爸的口气不容置喙,「明天爸爸就把它送走!」

我吓得紧紧抱住可可,哭着说:「爸爸,求求你不要把可可送走。我把它关在我的房间里,一定不会让它出来吓到妈妈的,好不好爸爸?」

看着我泪流满面的样子,我爸沉思了一下,点头道:「那千万不要让它出来了。」

我擦擦眼泪,疯狂点头:「嗯,谢谢爸爸!」

房间里,我抱着可可跟它说:「这几天,你要乖乖的,不能出去哦。」

可可好像听懂了我的话,小声哼唧了两下。

爸妈准备留在家里过年,这次待的时间要长一些。

每天早上,我趁着爸妈还没起床,偷偷把可可抱到楼下去遛弯,等它拉了粑粑再带回家。

有一天,爸妈的朋友带着孩子来拜访,他们让我把那小女孩带到房间里去玩。

小女孩看到可可很喜欢,抱着它玩了半天。

过了一会儿,小女孩要上厕所,她竟然打开门抱着可可一起去了。

「等下!」我吓得跟着跑了出去,但还是晚了。

我妈看到可可又一次吓得脸色苍白,手里的水杯掉到地上。

那对客人看情况不对,赶紧拉着自家孩子告辞了。

这一次,我爸更生气了,脸色难看得吓人,他直接对我说:「把狗给我,我现在送出去!」

我哭着摇头,抱着可可不松手:「不要,又不是我把它放出来的!是你们的客人抱出来的!爸爸你不能不讲道理!」

「乔乔,你太不懂事了!你看看把妈妈吓成什么样了!」我爸搂着瑟瑟发抖的我妈。

「妈妈,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把可可放出来了。你跟爸爸说,让他不要把可可送走好不好?」我哭着对我妈说。

可是我妈一句话都不说,只是趴在我爸怀里低低抽泣,吓坏了的样子。

我大声为自己争取:「可可是我唯一的朋友,这个家里只有它每天陪伴我。爸爸妈妈,你们一年才在家里住几天,就这几天你们就要把我唯一的的朋友逼走,你们不能这么自私!」

「乔乔!谁教你用这种口气跟爸爸妈妈说话的?」爸爸语气严厉,「就冲你这没礼貌的态度,这只狗就必须送走,让你长长记性,以后学会礼貌待人!」

我哇地大声哭出来,抱着可可跑出了家门。

13

寒冷的冬天,我抱着可可在街头漫无目的地走着。

世界那么大,却没有一个我和可可的容身之处。

我看着可可,眼泪再一次哗啦啦流下来。

「乔乔?」耳边响起迟疑的声音。

疑惑地抬起头,在朦胧的视线中,我看到了一张俊秀的少年的脸。

这张脸有些熟悉,可是我记得自己不认识这样的帅气小哥哥啊!

「不记得我啦?」小哥哥假装难过起来,「唉,有些伤心呢!」

「你是……扬扬哥哥?」我惊喜地睁大眼睛。

「现在好过一点了。」扬扬哥哥温柔地笑起来。

碰到好久没有见过的小伙伴,我暂时忘记了伤心事,和他开心地聊了起来。

街上很冷,扬扬哥哥带我去了一家奶茶店,请我喝热热的奶茶。

「为什么哭?」他问我。

这一问,我又想起了可怜的可可,眼泪吧嗒吧嗒掉了下来。

在我断断续续的讲述中,他总算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扬扬哥哥伸手摸了摸我怀里的可可,可可好像很喜欢他,还撒娇地蹭了蹭。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这几天可以把可可放在我家里。」他冲我眨眨眼,「等你爸妈走了,你再把它接回去。」

我一听,这可真是个好主意,高兴地把可可交给了他。

过年那几天,我一有空就去扬扬哥哥家看可可。

周老师还是像以前一样温柔亲切,她拿出好多零食给我吃。

可可在这里适应得很好,连吃的狗粮都比以前高级,我发现它很快就长胖了一圈。

14

等我爸妈又走了,我把可可接回家了。

扬扬哥哥很喜欢可可,隔三差五带着各种宠物零食来我家看它。

我的各科成绩都不错,就是数学稍微差了一点。

扬扬哥哥知道后,每天晚上都来帮我补习数学。

在他的帮助下,我的成绩上升很快,中考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也是扬扬哥哥所在的高中。

15

扬扬比我高一个年级,他的成绩很好,上高中后依然一有时间就帮我补习数学。

在他的耐心指导下,我像是打开了任督二脉,忽然明白了数学的奥妙,沉醉其中不可自拔,不用他辅导也能学得很好了。

高二时,有一天上体育课,我跟同学打羽毛球时不小心跌倒,脚腕剧烈疼痛。

我被老师送进了医院,检查后是脚踝骨折,医生说需要做手术。

躺在床上的我痛不欲生,求医生快点给我手术。医生说需要家长签字,我给我爸打电话,接通后,他让我把电话给医生。

医生在电话里把我的情况说了,又把电话还给我。那头,我爸说这是个小手术,他让我班主任过来给我签字。

做完手术,我需要住院一个星期。

走路困难的我连上厕所都不能独立完成,我又给我爸打电话,说医生嘱咐了我这种情况必须有个陪床。

「爸爸,我不能总是叫护士来扶我上厕所,人家也有工作要忙。而且医生说我需要营养,不能老是吃外卖。」我又一次给他打了电话。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联系他,可是一个人住院真的是太难了。

为了避免上厕所,我忍着一天都不喝一口水。可是各种住院的手续、费用等事情也需要人去处理,医生已经催过我几次了。

我爸在那头沉默了半晌,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乔乔,你很快就要成年了,马上就是大人了,爸爸相信你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你妈妈刚刚找到一点灵感,新的画作才起笔,我们这边短时间内是不好离开的。艺术创作不易,相信你能理解我们是吗?」

「可是爸爸……」

「就这样吧,我给你再转些钱过去,你请个护工照顾你,再见!」那边匆匆挂了电话。

当医生再一次催促我去补办一些手续时,我拿起电话,犹豫了很久,还是按了下去。

「扬扬……」刚开口,我就哽咽了,彷佛所有的委屈一下子都迸发出来了。

很快,扬扬一脸急色地赶来了医院,跟她一起来的还有周老师。

看着孤零零一个人住院的我,周老师很心疼。

她握住我的手:「乔乔不怕啊,周老师给你陪床。」

接下来几天的住院,是周老师每天在陪着我。

扬扬晚上一放学就会来看我,并对我当天自学后不懂的功课进行讲解。高三的他,对我所有课本的内容都无比熟稔,指导我学习游刃有余。

也正是因为他的补课,我住院时完全没有耽误到学习,回到学校能直接跟上所有功课的进度。

出院后,周老师还坚持让我在她家住了一个月,每天给我炖各种营养汤,生生把我喂胖了三斤。

16

扬扬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在机场送他的时候,我眼泪汪汪。

他拍了拍我的头:「哭什么啊,又不是不回来了,寒假就能见面了。」

「寒假还有好久呢。」我小声说。

「不是还能视频吗?」他假装威胁,「我可要定期问你成绩的,名次掉下去过年可就没礼物了啊。你答应了要考我们学校,不许反悔!」

「嗯。」我含泪点头。

17

高三下学期时,有一天我去取钱,竟然发现卡里只剩两百多了。

我赶紧给我爸打电话,一直打不通,我妈的电话也一样。

发微信给他们也没人回复。

这张卡是我爸的,他每次回来的时候,才会在我的提醒下往里面打一些钱。

每次打的钱差不多够我用一年,而他也不是一年才回来一次,所以卡里的钱一直都有多余。

上个月取钱的时候,我明明看到里面还有两万多,足够我用到高考,甚至连大学第一年的学费都够。

我当时还想着,我爸妈一年都不回来也没关系。我省着点用,上大学就能做兼职挣钱了。等我能养活自己了,就再也不花他们的钱了。

可是卡里的钱呢?

银行卡是我爸的,我也没权利去银行查账单。

我到六月份才满十八岁,出去找兼职也没人肯要我这个未成年。

况且,高三最后几个月太关键了,我也不可能这个时候去打工。

为了挣钱影响了成绩,那就不划算了,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的。

我一边每天给爸妈打一通电话,一边将家里找到的我妈的几个旧包挂在了网上卖。

我妈在家里的时间不多,家里总共也没放几个包,我全部都挂出去了。

爸妈的电话一直没人接,我妈的包一个月后卖出去了两个,其他的没人问津。

后面几个月,我就靠着卖包的两千多块钱撑了过去。

18

高考终于到了,考完后我觉得自己发挥不错。

果然,成绩出来,跟我预料的差不多。

我赶紧给扬扬打电话,告诉他我的分数。他说上他们学校完全没问题,让我大胆地报吧。

填完志愿后,我就在奶茶店里找了份工作。

其实那时候我的心里是焦虑的,因为奶茶店的工资一个月才三千五,暑假两个月我最多挣七千。

这个钱堪堪够大学第一年的学费,这两个月我就算再省,也得花掉一些生活费。开学后也不能马上就能找到兼职,那时的生活费也是个问题。

我忍不住回家又翻箱倒柜了一通,没找到合适的能卖的东西。

看了看客厅里的沙发,我开始考虑,也不知道这个有没有人要,能卖个什么价钱。

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我给扬扬打电话报喜。

暑假他参加了学校的志愿项目,没有回来。

他建议我提前去学校,说可以带我参观学校,还可以去其他景点玩一圈。

我拒绝了,说还要去打工。

「你没钱了?」他在视频里问我,「你爸妈没给你留钱吗?」

我才把这几个月遭遇的经济困境告诉了他。

他恼火了:「你个笨蛋,怎么不早跟我说?」

「没事,我这不是自己解决了嘛。」我嘻嘻笑着。

他说我没把他当自己人,遇到困难都不跟他讲,气得挂掉了电话。

晚上,他却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说给我找了个家教的兼职,按课时给钱,算下来比卖奶茶强多了。

我抱着手机心里美滋滋的,就知道他不会真跟我生气。

19

做家教一个多月,我挣够了大一的学费和头两个月的生活费。

走之前,我把家里那台落灰的跑步机卖了。虽然才卖了一千多,但多点钱更有安全感。

把可可拜托给了周老师,我拎着行李去学校了。

扬扬来车站接我,有他这个熟人,我一入学校就没有波折地办好了各种手续,开始了精彩的大学生活。

开学第一个星期,在扬扬的帮助下,我在学校打印店找了一份兼职。

这个工作的好处就是,可以根据我的课程安排自由调整打工的时间。我没有因为做兼职耽误到一节课。

开学一个月后,我去公安局提交了改名申请。

我的名字叫江爱乔,我爸姓江,我妈姓乔,因为他们拥有给我取名的权利,将我的名字赋予了这样一份含义。

但是我非常讨厌这个名字,从小到大都讨厌。

现在我满十八岁了,我拥有了改名的权利。

尽管上大学后改名字非常麻烦,需要反复在几个单位甚至老家之间跑来跑去,但是我不嫌麻烦,一遍一遍往返,只想改掉这个让我非常不喜欢的名字。

我自己的名字,当然要我自己喜欢才行。

新的名字叫江忘。

新的地方,新的开始,我想忘掉过去,重新出发。

20

扬扬听说我改了名字,微笑着对我说:「江忘,很好听。」

我看着他:「你不问为什么吗?」

他说:「我只知道,改名后你很开心。」

虽然他已经叫习惯了乔乔这个名字,但还是强迫自己慢慢改了过来。

现在,他叫我小忘。

21

开学第二个月,有人在宿舍楼下点蜡烛向我表白。

听着下面的男生大喊我的名字,其他人起哄「答应他」,宿舍的我尴尬得脚指头都要抠穿地板了。

我正在想着,怎么拒绝才能让他体面一点。

楼下忽然传来大喇叭里的声音:「小忘,不要答应他,我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从喇叭里传出来的声音音色会发生一些变化,但我还是一下子就听出来是谁的了。

我激动地跑向阳台,看到楼下草坪上举着大喇叭的扬扬。

居然有人来抢着表白,看热闹的学生一会儿都围了过来。

点蜡烛的男声更加大声了,像是比谁的嗓门大。

我推开门,穿着拖鞋,风一样地朝楼下奔去。

到了楼下,围观的人像是知道我是当事人,自动给我让出一条道。

大家一脸吃瓜的兴奋表情,准备看我选择谁。

我当然是毫不犹豫走到那人面前,歪着头看他:「好呀!」

他激动地抱着我转圈圈。

当然是我的扬扬啦,另外一个人是谁我都不认识。

22

大一上学期快结束,我爸妈才回家。

我爸打我电话,问我怎么不在家。

我说:「我上大学了。」

我爸愣了一下,才尴尬道:「都上大学了啊,时间过得真快呀!」

后来,我问了他银行卡的事,不是我想找他要钱,而是我担心那钱被别人盗用了,提醒他去银行查一下。

他跟我说,那钱是他自己用了。

之前,他曾回国一次,不过是在另一个城市,没有回家。

那时候他微信绑的银行卡里的钱用完了,他手机相册里有我手里这张银行卡的照片,他就把这张卡绑到微信里,把里面的钱用了。

他当时还记得这是女儿的生活费,想着过两天再从别的卡里转过来。

后来他就忘了。

忘了还在上高三的女儿没了生活费,忘了女儿马上就要高考了。

哪怕是现在,他也没想起来问我一句当时是怎么生活的,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从哪来。

算了,反正我现在能养活自己了,也懒得跟他说了。

23

大学四年,我没有回过一次家。

我爸妈应该也没发现。

自从我没问他们要过钱后,他们也忘了这回事,再没给过我一分钱,

不过,和扬扬在一起,我还是很开心的。

我们一起去上课,放假了一起去做兼职。

几年大学时光,我们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24

大学毕业,我和扬扬都留在了这个城市工作。

扬扬和同学在大学期间合开了一间游戏工作室,毕业后继续经营着,状况还不错。

我考了教师资格证,进了一所重点高中当数学老师。

我们把可可接了过来,生活平淡且幸福。

周老师早知道我们在一起了,天天催着我们结婚。

我们都觉得,先把精力放在事业上,等过两年事业稳定了,再好好办一场婚礼。

25

一天,上完课的我回到办公室,看到手机上的未接来电。

真是稀奇事,居然是几年没联系过的我爸打来的。

我好奇,就回了过去。

「乔乔啊,你毕业了吗?现在在哪啊?」我爸在那头问。

我愣了下,这个名字我好几年没听过了。

「我去年就毕业了,留在本地工作。」我回答。

「怎么在那么远的地方工作啊?老家这边机会也多啊。」我爸说。

「这边挺好的,我懒得回去。」

我爸可能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毕竟我们父女聊天的次数寥寥无几。

「先挂了啊爸,我还要工作。」我赶紧结束了这无聊的电话。

过了几天,我爸破天荒的又打来了。

「乔乔,我记得家里有台跑步机的,怎么没见着?」

我愣了下,面不改色撒谎:「哦,那台机器太久没用,坏掉了,我找售后来看,说是修不好了,就当废品卖了。」

「这样啊,那我再去买一台吧,你妈说要在家里健身。」

「跑步机太久不用会坏,你们只用几天,特意去买一台划不来。」我提醒道。

「哦,我跟你妈也到了退休年纪了,以后不想到处跑了,准备在家里常住了。」他说。

「嗯。」我挂了电话。反正他们出不出去,跟我关系也不大。

26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妈打电话给我。

这就更稀奇了,在我印象中,她几乎没给我打过电话。

「乔乔,这个周末回家吗?」

我从来没想过,这句话能从我妈嘴里问出来。

「妈妈,周末时间太短了,回不去。」

「坐高铁很快啊。」

「坐高铁也要四个多小时,再加上去高铁站的时间,这两天来回,我有十多个小时在路上。」

那头,我爸拿过电话:「乔乔,你妈妈只是想你了,你连她这一点小愿望都不能满足吗?」

我忽然很想知道,他们非要让我回去是干什么。

于是,我买了高铁票。

回家后,我妈很高兴。

吃完饭她就拿着手机给我看一个视频,里面是一对母女穿着一样的衣服背对着镜头在跳舞。

两人身材差不多,文案是:猜猜哪个是妈妈哪个是女儿。

「是不是很好玩?」我妈睁着大眼睛望着我,「这个舞我已经学会了,你现在也赶紧学,学好了我们一起拍一个这样的视频,肯定有很多人点赞。」

我脑海里飘过那句: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所以,你让我周末赶回来,就是为了陪你拍个视频?」

我妈无辜地点头。

真行,不愧是我爸妈,永远不会让我失望。

当天下午,趁着他俩午休,我买了高铁票跑了。

回去的路上,我真想扇自己两耳光:叫你好奇!叫你好奇!

我爸打电话来,我直接挂掉了,再打我就关机。

晚上开机,打开微信,我收到了我爸发来的超级长的小作文,一条接着一条,合起来估摸着有七八百字。

内容就是一个中心,痛斥我不尊重妈妈,对妈妈没礼貌。

呵。

我一个字没回,就当没看见。

27

我和扬扬的事业发展得很顺利,开始考虑结婚的事了。

在老家办婚礼,他爸妈帮我们订酒店,邀请宾客,搞定所有前期工作。

全部都准备妥当,要成亲的前一周,我才通知我爸妈。

突然听说我要结婚了,他们只是愣了一下,连新郎是谁都没问。

本以为他们会说没时间,结果两人说会来参加。

只能让司仪改一下流程,到时候让我爸妈上去露个脸,合个照。

婚礼的当天,我爸妈没有出现。

还好我早有预料,等待一个多小时无果后,采用了备选方案,婚礼顺利完成。

等到宾客散尽,我们都要离开的时候,他们才姗姗来迟。

错过了女儿的婚礼,他们居然没有一丝难为情,若无其事地说还好赶得及时,我们还没走。

我问他们为什么迟到,我爸说,在来的路上我妈看到路边的无名野花很漂亮,兴奋地拿出画板画了起来。

所以是,路边的野花都可以比亲生女儿的婚礼重要。

我妈还兴致勃勃地拿出手机给我看她拍的画,问我好不好看,说就是刚才画的。

旁边扬扬的爸妈目瞪口呆。

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认识我了,知道我小学就一个人生活,更知道我爸妈很不靠谱。

但脑海中的想象跟现实中的亲眼所见带来的震撼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看着我妈还在热情地介绍她的画,周老师抱住我,声音哽咽。

「孩子,你能活这么大真是不容易。」

我吸了吸鼻子:「太不容易了!」

28

结婚当天晚上,扬扬还想安慰我来着,以为我被爸妈伤着了。

没想到,他却看到我在那里笑。

「笑什么?」他问。

其实,我是忽然想到小时候许的那个幼稚的愿望。

我跟他说:「九岁那年的生日愿望成真了。」

哈哈,这下周老师真的成我妈妈了。

从这一刻开始,我才觉得自己有家了。

29

我发现爸妈自从搬回老家后,给我打电话发信息次数明显变多了。

内容基本差不多。

我爸多是问我放假去哪里,比如「放暑假要去泰国?国外有什么好玩的」。

但都会被我怼回去——「国外不好玩,那你们怎么玩了半辈子,到快退休了才回来呢」。

我妈多是对我婆婆的朋友圈发表看法,比如「你给周老师买了一张按摩椅?乔乔,你是不是从来没有给妈妈买过礼物」。

我更不客气了——「哦,因为我婆婆过年给我包了红包,元旦给我买了一条裙子,上个月我过生日她还送了我一条钻石项链。妈,我过生日你怎么没给我送礼物?对了,你不会连我生日是哪一天都不知道吧?」

30

一天,我爸打电话来,说我妈住院了,让我回去。

我问什么病,我爸没回答,只说回去再说。

当时,我的脑海里闪过了各种可怕的病名。

虽然我对她没什么感情,但还是担心的,急忙赶了回去。

等到了医院,我才知道,我妈做了阑尾微创手术,只需要住几天院。

刚好是周末,我就没急着回去。

我爸从不进厨房,我就在家里给他们做饭再送到医院。

我爸跟隔壁床的阿姨说:「这是我女儿,住得老远了,特意飞回来看我们。」

周日中午,我煲了鸽子汤拿过去,跟爸妈说下午我就走了,周一还要上班。

我爸舀汤的勺子顿住了,他问:「非要走吗?能不能请几天假?医生说你妈不能吃外面的食物,你也知道爸不会做饭……」

「爸,我带的高三,现在很关键,没有重要的事不能随便请假。」我打断他。

空气安静了几秒,「啪」一声,我爸将汤勺使劲一甩,瓷质的勺子在地上开了花。

他站起来指着我厉声训斥:「这叫随便请假吗?你妈住院还不算重要的事?乔乔,你眼里还有没有爸妈?你妈还有三天就出院了,只请三天假你都不愿意吗?隔壁床的王阿姨住院半个月,人家女儿天天都来,晚上还陪床。你是怎么当女儿的?你知不知道,每次人家问我们家孩子是不是在国外时,我有多尴尬?还有,你妈海鲜过敏,你昨天晚上做了虾仁粥,我们都没忍心指责你。」

隔壁床的人探头探脑,隐约听到「不孝」「白养」之类的字眼。

很好,发脾气是吧,谁不会呀?

我也站起来,冷笑一声:「海鲜过敏?瞧把你们委屈的!我就问,我长这么大,你们跟我在一起生活过几天?我不知道她对什么过敏很奇怪吗?作为父母,你们又知道我对什么过敏吗?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吗?你也说了,我妈再过三天就出院了,她是生活不能自理还是缺人陪床非要让我留下?还问我是怎么当女儿的,那你们是怎么当父母的?你们也知道住院需要人陪,我妈都有你陪了还想要我留下?那我十七岁的时候脚伤住院一周,我给你打电话,你管过我了吗?我那时候还未成年呢!」

说完,我转身离开。

走到病房门口时,我顿住,补充了一句:「对了,恐怕你们还不知道吧?我大一的时候就改名字了,江爱乔这个名字让我恶心,我现在叫江忘!」

31

说出那一通话后,我的心里前所未有的畅快。

从那以后,我好久都没跟爸妈再有过联系。

连我怀孕、生孩子都没告诉他们。

可能又是从我婆婆的朋友圈知道的消息,我妈打电话给我。

「乔乔,你生宝宝了?」

「嗯。」

「可以给你打个视频,看看宝宝吗?」

「不用,我记得你们并不喜欢孩子。」

后来,我爸给我转了很大一笔钱,说是给孩子的红包,我没有收。

32

又一年,我过生日。

我妈给我发了生日祝福,并且发了很长一段话。

「乔乔,生日快乐。妈妈现在记得你的生日了,以后每年都会记得。过去那些年,是爸爸妈妈错了,我们没有尽到为人父母的责任,我们不是合格的父母。虽然现在说已经晚了,但我们还是想跟你说一句对不起。这些年,做我们的女儿辛苦你了。」

我看到,我婆婆发的每一条关于我儿子的朋友圈,我爸妈都会在下面点赞。

有一张我儿子和可可在一起玩耍的照片,我妈在下面留言:外婆很怕狗,但是诺诺喜欢的话,外婆愿意养一条,以后诺诺回来了可以跟它一起玩。

然而,我从来没有带诺诺去看过他们一次。

33

我的爸妈人到老年,似乎才终于发现了家人的重要性。

他们小心翼翼想要给我补偿,可我已经不需要了。

太晚了呀!

在我最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从来都不在我身边,现在再回来有什么用呢?

有时候,他们诚惶诚恐的态度连扬扬都有些不忍心了,想劝我算了。说他们年纪都那么大了,何必揪住过往不放呢。

可是我不愿意啊!我放不下也忘不掉啊!

曾经受过的伤,此生都无法痊愈了。心口上那一道道伤痕,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当初是怎样一步步熬过来的!

幼儿园时,我被阿姨虐待,在家里肚子疼死也硬憋着不敢上厕所。

七岁时,我强迫自己克服黑夜里一个人待在家里的恐惧,到现在每天晚上睡觉我都必须开着灯。

小学时,每次家长会只有我的家长不来参加的难堪自责。

初中时,第一次生理期来时的害怕无助。

高中时,一个人住院的孤独委屈……

是的,我就是这么记仇。

从小到大的每一步艰难跋涉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因为痛的感觉也是那样实实在在。

成长这条路,我走得太辛苦了!

我不想忘记。

如果就这么原谅了,我觉得是对过去那个无数次陷入绝望的自己的背叛!

我心疼过去的自己。

所以,我的爸妈,就让我们余生各自安好吧!

(全文完)

作者:大姐姐莫莫备案号:YX1108lxML1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wechat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